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1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875089358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一集 绝命司 司绝命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黑水城】


[黑水城内,慕容胜雪、覆秋霜遭遇十部众包围,命似风中残烛。]


慕容胜雪:你说……你们都是绝命司?

魈毒童子:哈哈哈……你猜啊。

尸叟:拿下!


[喝声出,围战起,潇湘客一剑三式,连取敌手咽喉。覆秋霜剑气再发,连珠不停,却见——]

(太和受伤,伤口却立即复原)

慕容胜雪:你的功力,是改良过的亡命水?

殷若微:哈哈哈……你说呢。

无患开膛:接近完美的亡命水。


[一掌,纳闷于心,一掌,暗自震惊。战局,登时双分。]


慕容胜雪:<趁丁凌霜未出手,必须速决,以求脱身。>

殷若微:杀。


[殷若微、无患开膛,凭借改良亡命水之威,攻势更迭。]


慕容胜雪:(肃英偷袭,牵制明晨)烟波钓线。

殷若微:织云手。

百雪踪:杀。(轻伤明晨)

覆秋霜:百雪踪。


[分神助剑,再接猛掌,岂留喘息,覆秋霜立即察觉背后阴寒。]


魈毒童子:老猴,哈哈哈……

覆秋霜:是毒。


[为防毒气侵心,急封七大穴,殷若微见状,疾攻覆秋霜,战局丕变。]


覆秋霜:啊!(遭太和、纣绝、普明三人围攻)古岳剑法•钟响南屏。


[急转直下,古岳剑威逼住三丈距离,阎途三人一时难以欺身。]


慕容胜雪:夜雨捻花不沾身。


[觅得空隙,慕容胜雪剑气虚发,游身思退,同时——]


百雪踪:追。


[战友脱身,顿陷死战,覆秋霜忍毒忍痛,以一敌三,尽显宗师之威。]


覆秋霜:古岳剑法•夕照古峰。

魈毒童子:开膛拂阴指。

无患开膛:淬骨爪。

殷若微:织魂夜断。

覆秋霜:(太和伤势瞬间复原)怎么可能!

殷若微:任你剑术神通也无用,杀!

覆秋霜:古岳剑法•岳擎北云。


[即便逆境,覆秋霜剑擎北云,势破山岳,阎途三人竟难占上风。眼见不取,天外忽现一掌,磅礴而下!]


[来掌浑厚,似万山压顶,逼得覆秋霜难以喘息,终于。]


殷若微:这个死老猴,竟有如此功力与剑法,果真惊人。

无患开膛:若非玄冥及时出手,否则要擒覆秋霜非这般容易。

魈毒童子:虽是一开始便说要抓覆秋霜,但让明晨逃脱,真是可惜。

尸叟:明晨就交予丁凌霜与百雪踪,你们先将覆秋霜带下吧。


(夜色渐深,明晨一路奔逃,心中却也不停在思索)


慕容胜雪:<为什么?为什么绝命司会东山再起?是覆秋霜找错了人?不对,魈毒童子、无患开膛怎会突然背叛我?到底……怎么一回事?>


【银槐鬼市】


随风起&段江辖:是你……

随风起:(心念急转)好久不见啊,分别了二十年,竟然会在此相逢,我的兄弟随风一刀。

段江辖:你……啊!(随风起一拳打晕段江辖,并顺势接住)

随风起:以前就跟你说了,酒别喝这么多,你看你。

忆无心:(变声)看到大哥你,我一时太高兴。大哥,抱歉,我有一点……

随风起:有卫生一点,别吐在这。来,大哥扶你,我们顺便好好叙旧。

(两人带着段江辖赶紧离开,来到一无人街道)

随风起:好险你够机敏,虽然方才的声音装得差一点就是了。你怎么了?

忆无心:没……没事,我看过附近了,那个人没跟上来。

随风起:幸好他不爱管闲事。

忆无心:现在怎么办?

随风起:还是先分尸好了。


(小剧场)

随风起:别阻止我,这是最直接的方式。

忆无心:这样太残忍了。

随风起:不然就地活埋,这样比较人道。

忆无心:我不是这个意思,唉,杀死他,我们之前做的就都没意义了。


段江辖:(醒来,随风起正好拔剑)你想做什么!

随风起:你自己思考一下,要分尸还是活埋。

段江辖:你你你……别将这种恐怖的事情讲得这么轻松。

随风起:我不是讲过,别再让我遇到。

段江辖:这里够隐密,我又是常客,不躲来这,要躲去哪?

随风起:你是常客?不过就是杀师的叛徒,占地为霸的土霸王,你会是银槐鬼市的常客?

段江辖:什么土霸王,村里的地都是我买的,我是村长,大家尊敬我是正常。

随风起:骗谁啊,你哪来这么多钱,分明就是土匪。

段江辖:你怎么不去问问村民,等一下,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过去?

随风起:黄府门弟子,饮血问路段江辖,残害师尊,躲入绿林,不是新闻。

段江辖:这么久以前的事情,是谁在追究?买我生命的就是银槐鬼市的交易?

随风起:你现在才想清楚,反正你本来就要死,别拖累我们,杀……

忆无心:随风师兄,你冷静点。

随风起:难道就要放他离开?他若被人发现,我任务没办法交代,他也同样要死。

忆无心:不如让他跟我们同行,如此就不用担心被发现。而且他说他常来,可以请他带路,省得我们误闯不该去的地方。

段江辖:不可能,但你倒提醒了我,银槐鬼市不能动武,你不想活了?(随风起就是一拳)你……你还真动手。

随风起:这不叫动手,这叫友谊,朋友之间有一些肢体接触很正常的啊。

段江辖:谁跟你是……(随风起又是一拳)

随风起:是不是。

段江辖:我……(再加一拳)是……我们是朋友。

随风起:那么朋友有难事不是该帮忙。

段江辖:应该……

随风起:嗯,很好,从今日开始你就叫……随风一刀轻飘飘。

段江辖:<真烂的名字。>

随风起:怎样,你对我取名的艺术有意见?

段江辖:没有。你们想去哪里?

忆无心:我们想去见枯魂斗技场的参加者。

段江辖:有名字吗?因为对象不同,老爷安排住的地方也不同。

忆无心:他叫诸葛穷。

段江辖:是他,他可是众所皆知的祸星。如果是他,应该是在监牢。

随风起:带路。


(监牢外)

段江辖:那边就是监牢,但没有老爷的手令没人能进去。

忆无心:用我们的刀币也不能吗?

段江辖:这里毕竟是由老爷管辖,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进去。

随风起:我去问问看。

段江辖:是你接到我的格杀令。

忆无心:是啊。

段江辖:你们都找到我了,怎么不动手,要冒着这种危险进入鬼市?

忆无心:我只是想找诸葛大哥,没必要伤害无辜的人命。

段江辖:江湖上都说我杀害师尊,算是无辜吗?

忆无心:你有吗?

段江辖:我……

随风起:问过了,他们说里面的犯人没诸葛穷这个人。

忆无心:可以相信吗?

随风起:这是地牢,应该有不少守备,闯入需要一点计划。先去别的地方,真的找不到人再回头来找。

忆无心:那要去哪里找?

段江辖:如果不在地牢,就是在客房。


(高级客房)

随风起:是这里吗?

段江辖:那是最高级的客房,住的若不是顶级贵宾,就是斗技场的长胜斗士,老爷怎么可能给他住。

忆无心:都到了,不问一下吗?

段江辖:不用了,浪费时间。


路人甲:是段兄。

段江辖:我……(被随风起一脚踢飞)

随风起:喂,兄弟,你小声点,我兄弟的耳朵脆弱,只要被吓到就会飞起来。

路人甲:啊?但我好像看到是你揍的。

随风起:胡说。(走到段江辖身边又是一脚,将他踢到旁边的枯井里)你看,你又吓到他了,就是因为他的体质特殊,才叫轻飘飘。

路人甲:轻飘飘?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分明是段兄。(忆无心拉起段江辖,术法改变他的声音)

段江辖:我……我的声音……我……我的嗓音坏了。

随风起:这是你朋友的声音吗?

路人甲:欸?

路人乙:华兄你没听说吗?外面都说段兄早就被做掉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

路人甲:真的喔?哈哈哈……我早就知道那个白目短命啦。

路人乙:你不是跟他很有交情?

路人甲:做生意,有钱才有交情啦,哈哈哈……(两人离开)

随风起:真危险,看起来要再注意一点。

段江辖:你想做什么?别过来……别过来……


随风起:(吹掉手上几缕头发)找了十几个地方都没结果。

忆无心:比起那件事,我更担心……你没事吧?(段江辖被割去头发)

段江辖:我……我没事。

随风起:一路上还遇到他六个朋友,好在我这个易容术不错,没露出破绽。不过,你该注意你的人际关系,遇到的每一个人听到你死都是笑嘻嘻。

段江辖:如果不是你,我会变这样?

随风起:若没有我,你哪来机会看清那些朋友。

忆无心:随风师兄,前面有一个酒摊,让他休息一下吧。

随风起:嗯,轻飘飘,我们去喝一杯。


(酒摊上)

随风起:别想太多啦,你虽然失去了他们,但还有我们。

段江辖:你们愿意跟我做朋友?

随风起:五湖四海皆是朋友,对吧,师妹。

忆无心:是啊,虽然有意外,但……人生海海,能这样走在一起未尝不是缘分。

随风起:别急着感动,说不定哪一天你还会突然发现一切不过虚幻,顿悟得道,哈。对了,话说回来,我们一路走过来,每一处客房都问过了,还是找不到诸葛穷,现在还剩哪里可以找?

段江辖:治疗斗技场伤者的医庄,说不定会有线索。

随风起:嗯,(端起酒杯)兄弟,虽然相识不久,但能与我合作这么久,你也算得上一号人物,方才多有得罪,随风起用这杯向你赔罪。

段江辖:随风兄客气了,能帮上你们是我的荣幸。(两人对饮,段江辖抽搐倒下)

随风起:兄弟,你怎么了?

段江辖:你……

随风起:是蚀心粉,兄弟,你太伟大了,竟然为了让我们顺利进入医庄不惜自己服毒,我们快带他去,不可枉费兄弟的苦心。


随风起:结果连医庄也找不到。

路人丙:那不是段兄吗?(对戴着帷帽的段江辖仔细打量)抱歉,认错人了。(吓跑)

段江辖:你们老实说,我的脸到底变成怎样了?

忆无心:呃。

随风起:没怎样啦,很可爱。

段江辖:可爱?(拿下帷帽,惨不忍睹)

忆无心:段先生,请不用担心,大夫说了,好好休息一个月就会好转。

段江辖:(嚎哭)不行了,我没办法帮你们了。

随风起:我最讨厌人半途而废。

段江辖:我也讨厌啊,但是你看我,才没半天就变成这幅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连身边的人也弃我而去,如今还找不到人,我真的没办法了!

随风起:别放弃希望。

段江辖:希望?难道老爷还真让他住最高级的客房?


(高级客房)

守卫:诸葛穷,他在这里啊,你们是他的访客吗?那请在此登记。(段江辖心碎一地)

忆无心:我好像有听到什么碎掉的声音

随风起:只是有人对人生幻灭了而已,不用在意。


忆无心:诸葛大哥。

诸葛穷:这个声音,小姑娘是你,你怎会来此?(忆无心讲述)死小孩,改日再找他算账。话说是哪一位天才帮你想到这副伪装?孤达仔应该没那种脑袋才对。

随风起:那位天才正是吾。(入内)原来是你,臭小子,还我钱来!

忆无心: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认识?

随风起:他……


(回忆:

诸葛穷:兄台请留步,观你骨骼惊奇,一双手坚毅稳定,一对眼精光四射,想必是剑中高手。

随风起:内行的。

诸葛穷:在下无意间获得了一本天外飞仙剑谱,无奈自己资质愚钝,无法功成。多年来我一直等待有缘人,如今剑谱隐隐躁动,一定是与兄台的剑意有了共鸣。

随风起:这么神奇?

诸葛穷:在下愿顺应天意,这无价的剑谱卖你八十两就好。

随风起:八十两,这么贵。

诸葛穷:这是天意,天意不可违。

随风起:我这个人什么的都不信,就是信天。好,我买了。)


随风起:你真真害惨我了。

诸葛穷:所以,你练成了?

随风起:废话,我是什么人!当年在还珠楼还有不少人对此招啧啧称奇。

诸葛穷:哎呀,天意呀。不瞒你说,这套剑法乃家师所创,需要紫薇入宫、贪狼坐命、左辅右弼、帝王之相之人才能练成,他的遗命就是要我寻找能练成的人。原本我只是想一试,想不到你真的练成,这就是天意啊!如今中原无主,四散零星,正是你应承天命一统乱世成就不世之功的时候。去吧,今后任重而道远,一路珍重。

随风起:原来还有这种因缘,我什么都不信就是信天,既然天命如此,这份重任,随风起担了!

诸葛穷:慢走。

随风起:(怒)你真的把我当成傻子!

诸葛穷:误会啊,我从来没这么想。

忆无心:你们快住手。

随风起:罢了,有约在前,我忍。

诸葛穷:什么约定?

随风起:是她花钱请我来的。

诸葛穷:小姑娘,钱不可以乱花喔。

随风起:你说什么?

诸葛穷:没有,我说有眼光,很划算。现在人见到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忆无心:你不跟我们走?

诸葛穷:我在这吃好穿好,为什么要走?

随风起:你是被抓回鬼市的,住这么好,除了贵宾之外,只有斗技场的长胜斗士,你……

忆无心:你已经在斗技场竞技了,那不是很危险的地方吗?

随风起:小子,你可知她费了多少功夫才到这里。

诸葛穷:就是知道才会叫你们快走,我已经让你们冒险了,若再跟你们走,老爷必不会善罢甘休,如此不就又害你们陷入危险。

随风起:你真是自私。

诸葛穷:我自私?

随风起:你确实都替我们设想了,但你有想过自己吗?你有想过任由自己陷入危险,关心你的人就不会担忧吗?你这种想法反过来说也是只想到自己。要拒绝是你的事,但说成是为人好,那就令人不爽了。用好意拒绝善良是最正当,却也是最奸巧的骗术。

忆无心:随风师兄,诸葛大哥。

诸葛穷:哈哈哈……你不是头一个这么说的人,但我想得很清楚,斗技场虽有风险,不过若能就此还清债务也非坏事。你们看这里就知道,只要我没输就不会有事了。何况在这里还有一个人,我必须找机会向她道歉。

忆无心:可是……

段江辖:(作高僧模样)这位施主都这么说了,我们又何必强人所难。

诸葛穷:这位又是……

随风起:短短时间,看破人生,大彻大悟的大师。

段江辖:贫僧法号轻飘飘。

诸葛穷:看来你们有一趟有趣的旅程,来日一定要仔细听。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再去找你们。对了,回去时顺便代我向步老先生问好喔,小姑娘。


【苗疆•房间内】


岳灵休:他的情况?

鸩罂粟:除了睡眠不足,疲劳过度,饿,大小淤血之外,没什么大病大痛。他会晕倒,应该是药性反冲之故,没什么大碍。

岳灵休:好啦,我别再乱来就是,那他什么时候会清醒?

鸩罂粟:很快。

岳灵休:很快是多快?

鸩罂粟:(枭岳醒)这么快。

枭岳:我是发生什么……

鸩罂粟:我没说你可以起床。(迷香散出,枭岳睡着)

岳灵休:喂,你在做什么?

鸩罂粟:他疲劳过度,没睡满六个时辰不准下床,处理完他,轮到你了。

岳灵休:我?我很好啊。

鸩罂粟:天下间没有人接下黑白郎君的一气化九百还能感觉很好。

岳灵休:除了我可能是没人吧。

鸩罂粟:加上你同样是没人,别不听话了,手来。

岳灵休:唉,好啦。(鸩罂粟探脉)

鸩罂粟:不意外,内伤了。(递过药丸)虽然空劲大归还还能制衡一气化九百,但你二十年的虚耗也不是开玩笑的。吞下药丸,好好调养,这么大的人了,自己的身体要顾。

岳灵休:好啦,跟我阿嬷一样啰嗦。既然岳仔没事,他清醒之后吩咐他勤练基本功,不可懈怠。(抬脚往外走)

鸩罂粟:才叫你要好好调养,又想去哪里?

岳灵休:找老朋友聊天,他就交给你们照顾了。(离开)

鸩罂粟:喂,真是的。

白比丘:你也有伤在身,既然枭岳已无大碍,便交我照顾,你休息去吧。

鸩罂粟:那便劳烦大师了。

白比丘:该然。


步清云:安倍大哥,这么做,真的好吗?

安倍博雅:放心啦,比丘尼说他中了药神的迷香,没这么容易清醒啦。

步清云:我的意思是,我们答应替大师看顾枭岳大哥,却做这种事情,万一枭岳大哥醒来。

安倍博雅:醒来就醒来,这只花脸猫,怕他有牙啊。哈哈哈。

步清云:我总觉得这么做不太好。(枭岳脸上被画的乱七八糟,睡醒)

啊,醒了。(躲到一边,顺手将笔塞到步清云手中,步清云连忙将手背在身后)

枭岳:清云,还有安仔。

安倍博雅:你怎会突然醒来?我是说,你总算醒来了。

枭岳:头真晕,我睡多久了?

步清云:有半日了,枭岳大哥,你头晕是身体还是哪里有不舒服吗?

枭岳:没有啦,可能只是睡太久了。要说不舒服,怎么感觉脸痒痒。

步清云:脸……

安倍博雅:哈哈哈……

枭岳:在笑什么?我的脸怎样了?(摸到一手墨)这是……墨汁。臭骗子,你对我的脸动了什么手脚!

安倍博雅:冤有头债有主,要找对人,人不是我杀的喔。(举起清云拿笔的手)

步清云:安倍大哥。

枭岳:清云,怎么可能,一定是你这个骗子在搞鬼。

安倍博雅:喂喂喂,你可不能随便诬赖,说是我做的,证据呢?

枭岳:证据,哼,还不简单。

安倍博雅:<糟了,忘记他还有这招。>(躲到清云身后)

枭岳:(擦眼)奇怪……

安倍博雅:什么奇怪?(枭岳再此运用能力)枭仔,你怎么了?

枭岳:安仔,我……我好像……读不到别人在想什么了。


鸩罂粟:枭岳的脉象四平八稳,检查不出奇怪之处,大师可有什么发现?

白比丘:我也认为他很健康,但异能消失却是事实。

鸩罂粟:难道是异能使用过度的后遗症?我对妖族毫无所知,实在无从判断,幸好他并无其他不适,便顺其自然,慢慢观察吧。

白比丘:药神对妖族的病症亦有兴趣?

鸩罂粟:不单妖族,坦白说,我对你与安倍博雅的身体也有很有兴趣。

白比丘:这样的说法容易引起误会。

鸩罂粟:抱歉,我是说你们两人一者长生不死,一者曾死而复生,作为一个钻研医道的人,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

白比丘:安倍博雅发生的只能说是奇迹,所谓长生不死之谜,也只是蜕变大法,怕是要让药神失望了。

鸩罂粟:蜕变大法本身就是一大神秘,研究还未有眉目,怎可说是失望。

白比丘:先生目的不单是钻研医道吧。

鸩罂粟:大师可知阎王鬼途的亡命水就是未完成的长生不死药。

白比丘:所以先生认为一切与对我施下诅咒之人有关。

鸩罂粟:在见过大师之前,我不敢想,但眼前既然有长生不死的实证,那徐福就很可能还活在这个世间。

白比丘:我明白,这也是我留在苗疆的原因。

鸩罂粟:你也认为徐福与阎王鬼途有牵涉。

白比丘:这是最直接的联想,但要知晓详情,还必须进一步了解阎王鬼途。

鸩罂粟:大师身上没其他线索吗?

白比丘:我虽然知道传我蜕变大法之人是徐福,却对他知之甚少,否则也不会到现在还寻不到他的踪迹,这次怕是真的让你失望了。

安倍博雅:(来到)说失望可能还言之过早喔。

鸩罂粟:是你,枭岳的情形如何了?

安倍博雅:刚才知道异能丧失时烦恼了一阵子,但马上就说他肚子饿,跟清云吃饭去了,我想应该是没事。

鸩罂粟:方才你说言之过早。

安倍博雅:要找徐福,蜕变大法确实是一个方向,比丘尼虽然没线索,但天下间练有蜕变大法的可不止比丘尼一个啊。

鸩罂粟:你是说网中人。

白比丘:网中人下落成谜,可能回去魔世或者去了任何一个境界,难不成我们要游历九界,找寻他的踪迹。

安倍博雅:要问他的事情,不一定要找他本人啊。不是有一句话说,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鸩罂粟:你的意思是……

安倍博雅:黑白郎君。


【银槐鬼市】


[鬼市阴暗的角落,枯魂斗技场,喧嚣再起。]


随风起:你就是不放心吗?

忆无心:至少要亲眼确定。

随风起:人不少。

工作人员:要下注吗?

随风起:(翻看下注本)全是要诸葛小子死,那个老头赚大了。


老爷:各位都下好了吗?那让我们省下陈旧的开场白,欢迎连胜十三场的勇士。

诸葛穷:在下诸葛穷,穷是浩瀚无穷的穷。

观众甲:骗子还钱啊!

观众乙:给他死……给他死……

随风起:哈哈哈……他还真是受欢迎,看来他自己能处理好,对吧。

忆无心:我担心的是……

随风起:先不论小子的本事,那个老头还要靠他赚钱,定然不会派出高手。

诸葛穷:老爷,这次的对手是谁啊,你可要找对人。不然,坦白说,之前的都太简单,我都赢到不好意思了。

老爷:你这次的对手很有趣,难得会主动找上本总,而他的能耐,包君满意。

诸葛穷:你还有……

九冥杀神:苦寂魂归,浮生妄途。

诸葛穷:有谁……


[枯魂斗场,诸葛穷遭逢意外对手,展开一场生死搏斗。]


忆无心:诸葛大哥不会有危险吗?

随风起:放心,他没这么简单。

诸葛穷:送往迎来。两袖清风。


[强招连接被破,诸葛穷心中焦急,双手运化。]


诸葛穷:逆灵剑•大道初行。啊!(受伤)


(回忆:

步天踪:正邪混杂,当心惹祸上身。)


诸葛穷:老人家的话,真该听的。


(危急时刻,场外飞来一柄剑,斩断九冥杀神手中利剑。)


观众们:是谁……

随风起:流光一剑随风起,命绝飞霜更不疑。(潇洒入场,拔起地上佩剑)

诸葛穷:你们……(随风起一掌将他推到场外晕倒。)

随风起:抱歉,人昏倒了,这场决斗只好由我接手了。

观众甲:你是谁啊,我们是来看祸星死的……

众人:对啊对啊。

随风起:别吵!主办者都没说话了,你们这群妖道叫什么!我输,我赔三倍给所有人,我赢,分文不取,你稳赚不赔,如何,老爷?没应声,那就是好了,让我领教杀神的高招,但你的剑……


(随风起话音未落,九冥杀神凌冽攻势已到,短短数息,两人已过数招。)


随风起:单刺,罕见的兵器。

九冥杀神:碍事。


[血芒刁钻,尽取死穴,但观剑客随风而行,随心而动,招招化险为夷。]


九冥杀神:葬魂血刃。

随风起:回风落影。


[突来奇招,九冥诧异之际,拳腿随至。]


随风起:(逼得九冥杀神手中单刺脱手)你也来。

九冥杀神:哈。


[杀手之决,从兵刃换至拳掌交接,变化奥妙,令旁观者不由赞叹。]


随风起:喂,你有听过一招天外飞仙吗?


[假回风,真落影,九冥双手遭制,胜负,]


随风起:连鬼灵步你也会,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吗。来真的了,那我……(老爷偷袭)你……竟然违约。

老爷:从头到尾,本总便没允诺你任何事。

随风起:奸老头。


[雄厚内力经由烟管压缩,宛若震江炮击。]


忆无心:大哥哥!


(随风起重伤,忆无心突围被阻,场上瞬间被包围。)


老爷:这里交由本总处理,可以吧?(九冥杀神默认离开)


【苗疆•小树林】


鸩罂粟:唉……

榕桂菲:唉……

鸩罂粟:是你啊。

榕桂菲:为什么叹气?

鸩罂粟:刚才我去帮某一个人善后,只能说,别勉强自己做不擅长的事情。

榕桂菲:你不是才刚痊愈,就被岳灵休拉走了吗?

鸩罂粟:我不想谈这个了。你呢,为何叹气?

榕桂菲:大哥带回的那些药材。

鸩罂粟: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其实我认为可以继续制作药方,毕竟对方是阎王鬼途,和谈的背后不代表全然信任。

榕桂菲:但制作出来仍是免不了囤积。

鸩罂粟:确实有一点多。

千雪孤鸣:(到来)不是有一点,是很多。

鸩罂粟:千雪王爷的脸色好像很差。

千雪孤鸣:因为有人将研制解毒药方发放出去这些事情推给别人去做啊,(鸩罂粟假装看风景)别看别处,就是在讲你啦。

鸩罂粟:我在看榕烨的精神很好啊。

千雪孤鸣:你被攻击之后,她就跑去照顾你,剩下的进度只好我跟修儒来分担。

鸩罂粟:那修儒呢?

千雪孤鸣:还记得关心后辈喔。(修儒已经累到在药材堆里呼呼大睡)

鸩罂粟:唉,辛苦了。

千雪孤鸣:就这样喔?榕桂菲你看,你师父啊。

榕桂菲:我没承认。

千雪孤鸣:看到没有,堂堂药神,记得反省。

鸩罂粟:千雪王爷如此介意,那就换我接手吧,目前我也没其他的事情。

千雪孤鸣:不是都已经和谈了,还处理什么,帮我将那些药材全部搬到八百年都没回去的孤雪千峰比较实在。唉,都是那个铁骕,我的房子就要变仓库了。

风逍遥:(来到)诶?岳灵休还没来喔?

鸩罂粟:军长在说什么?

风逍遥:岳灵休向老大仔提了两坛吊儿醉,还以为他要来找先生喝酒。

鸩罂粟:吊儿醉性烈,我伤势初愈,不适合饮用,也许去找其他的酒友了。

千雪孤鸣:哎哟,原来岳灵休也是好酒伴,我应该找时间跟他交一下朋友。


【苗疆•花园】


俏如来:关于针对阎王鬼途的后续动作。

苍越孤鸣:慕容胜雪有想要得到的东西,就算有其他意图,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打破和谈的结果,你们想针对的是覆秋霜吧。

俏如来:昔时覆秋霜稳居海境,于朝为相,在野授业,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威望权位。而他陪同慕容胜雪前来苗疆谈判,所处位置等同谋臣,表示他现阶段也选择了相同的位置。

苍越孤鸣:让慕容胜雪成为被众人针对的目标,让自己掌握资源同时也保有退路。

御兵韬:纵横手法,微臣一目了然,但是慕容胜雪又是怎么想的。

俏如来:覆秋霜现今处境不比海境,阴谋家身份暴露,合作中难免掺杂猜忌。

苍越孤鸣:你的意思是,针对慕容胜雪下手。

俏如来:和谈中所见慕容胜雪高傲不训,绝不愿作为一个傀儡,只要能挑起他们之间的矛盾。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了,只是覆秋霜出自纵横家,难道就没有纵横家的资源?

御兵韬:王上认为微臣与忘今焉的关系如何。

苍越孤鸣:哈,委屈军师用自己为例,倒是岳灵休、药神与幽冥君费了这么多年与阎王鬼途周旋,覆秋霜却能在短时间内打入核心,还联合慕容胜雪除掉原先的绝命司。

俏如来:海境十七年前为乱的三王之一北冥无痕,其背后的阎王鬼途势力就是覆秋霜暗中引介,表示当时覆秋霜已有野心。


【中原•十殿阴曹】


凌名远:所以当你掌握现今阎王鬼途的规则时,便积极拉拢、谋算。可惜,杀错人选了。

魈毒童子:<没看过的陌生面孔。>

无患开膛:<这就是绝命司的真面目。>

殷若微:<在尚同会时看到的小人物,怎么可能。>

覆秋霜:你是绝命司?不可能。

凌名远:其实你也算是猜对了一部分,但既然没猜对全部,就不能算是真正的解谜。

覆秋霜:或者,你与方之墨在尚同会共事并非巧合。

凌名远:想用各种合理的推测来掩饰师自己的慌张,这样的你倒不如多年前将阎王鬼途引入海境来得天马行空啊。(看一眼魈毒童子)其实,她也不算说错。

覆秋霜:你们皆是绝命司。

凌名远:再给你一个提示,方之墨是绝命司,绝命司却非方之墨。你很敏锐,在知道阎王鬼途东山再起、改换组织形态时,便料到背后另有操盘手,然而在更早之前,阎王鬼途不知重生过几次了。当然,过往的阎王鬼途也不是被称为阎王鬼途。

覆秋霜:漫长的历史洪流中,绝命司一直在背后操盘。

凌名远:修正你的说法,在阎王鬼途这四字出现之前,绝命司这三字,不存在。上一个我,是方之墨,在史艳文支撑尚同会时,便加入尚同会安分守己,所以等俏如来回返时,并未在第一时间怀疑方之墨。再来,苗疆传出妖染事件,俏如来为解救尚同会众人,决定前往查探。

覆秋霜:但一切都是方之墨的手笔。

凌名远:苗疆方面,普明、纣绝也是功不可没。再来,方之墨施毒布计,夺取黑水城,同时取得剑无极、风间始等人的信任,一同前往苗疆。一方面监督苗疆进度与俏如来动向,另一方面……

覆秋霜:安倍博雅才是你的目标。

凌名远:然后,方之墨想针对俏如来,却发生了一点变数。方之墨尚未从忙乱的情绪平复,便踏入你们所设的陷阱,让你与慕容胜雪玩了一场游戏,至此,功成身退。

覆秋霜: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

凌名远:也不算是,只是有趣的实验,在漫长岁月之中有很多令人拍案叫绝的案例,而比起慕容胜雪,你更让我惊艳。鬼谷一脉延续至此,也不算太差,只是还能更好。只要你能了解长生的意义,了解绝命司要的究竟是什么。

覆秋霜:你到底是谁!

凌名远:达成你最终愿望的人。


【苗疆•花园】


俏如来:拥护慕容胜雪上位只是第一步,其余的十部众忠于原先的绝命司也好,觊觎领导位置也罢,将会陆续被煽动、分化。

苍越孤鸣:阎王鬼途与苗疆和谈的管道,覆秋霜恐会插手。

御兵韬:王上说得没错,他的打算就是暗中打破约定,引导阎王鬼途与中苗再度爆发冲突之刻,一举掌握所有的资源,东山再起。

俏如来:而我们就是要抓准这个时机,给他最致命的一击,这个目标便是……


【中原•十殿阴曹】


(跪坐在地的覆秋霜瞬间暴起,一掌打退凌名远打算趁势逃走)

凌名远:现在你也是……绝命司!


【苗疆•花园】


俏如来:成为下一任,绝命司!


【中原•十殿阴曹】


(凌名远手中的阎王翎插入覆秋霜后脑的瞬间,尸叟的钓鱼线也取走了凌名远的头颅。)


覆秋霜:哼哼哼……


【河边芦苇荡】


[雾,濛濛,寒阳斜照,氤氲中,嗅得出一股江湖血腥。]


慕容胜雪:非要这样赶尽杀绝吗?

百雪踪:杀。


[毫无喘息,间不容发,慕容胜雪人快,剑更快。]


[心知眼前人非真正难关,潇湘客以快破敌,一剑制胜。随即!薄刃、邪剑再度交锋,是翻越层次的激战。]


丁凌霜:(对百雪踪)君子争,若偷袭,你便死。(转身)来单挑,我与你,生无怨,死无尤。

慕容胜雪:吾名胜雪,你却唤凌霜,看来注定只有一人存活。


[无动,肃杀,白花飘散,蓦地!]


[潇湘剑招无处寄,天邪回锋式凌霜。彼此透析的剑路,战入胶着。]


丁凌霜:杀。


[日渐黄昏,百招拆过,寒阳江岸,仍是剑光粼粼。]


丁凌霜:天邪决•天霜寒。

慕容胜雪:烟雨拂柳剑回风。


[难逢敌手的对决,胜负快在一剑。]


[只见两人背立,]


慕容胜雪:我败了。

丁凌霜:照约束,死无尤。(寒芒直取慕容胜雪)


[忽然!]


丁凌霜:是高手。


[远在江心深处,一道隐世身影屹立轻筏,青笛横吹,飘然而渡。]


[欲知一连串精彩后续,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二集——天下无墨,纵横一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