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1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875081178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集 绝命司的真相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天下风云碑】


[风云碑,风云碑,江湖英杰争雄处,但见登高者,天下第一狂,天下第一豪。]


岳灵休:尽情一战。

黑白郎君:不死不休。


[再续未竟之决。]


黑白郎君:哼!

岳灵休:你的实力,比印象中更强了。

黑白郎君:想要借此讨饶,南宫恨不会接受。

岳灵休:讨饶?金仙大罗掌。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呀喝!


[大罗掌轰地,阴阳气震天,霎时掌气翻腾,天地撼动。]


黑白郎君:封灵斩!哈哈哈……越过吾之顶上,便让你一试坠落的滋味。

岳灵休:你学了刀法。

黑白郎君:嗯?

岳灵休:想用刀法就拿出你的兵器,我不会笑你。

黑白郎君:哼!打败你不需要任何兵器。

岳灵休:何必作态。(拳掌无影,压制黑白)


[速拳连环,快掌重叠,最刚硬直接的路数,竟使黑白郎君一时不备。]


岳灵休:光耀大江山。

黑白郎君:五绝神功。吞败!

岳灵休:休想!


[伤势互换,随之便是更猛烈的反击,内力,战技,强争高下。纠缠将成死斗,却见天刑道者意外之举。]


(岳灵休五体投地。)


黑白郎君:哦?求饶之姿。

岳灵休:错。

黑白郎君:嗯?(只见岳灵休四肢聚力,竟生生抓起地下巨石扔向黑白)刺激!

岳灵休:还记得这招吗?天刑大审判!


[风漩动,云翻涌,审判天刑当空压下,黑白郎君不惊不惧,名招再现。]


黑白郎君:收,化,运,发,一气化九百!

岳灵休:来得好!空劲大归还。

黑白郎君:一气化九百。

岳灵休:空劲大归还。


[黑白郎君倍力还劲,天刑道者收劲推力,往返之间,所凝真气逐渐超越肉体极限,若有凡躯在侧,必将灰飞烟灭。]


黑白郎君:<要吾认输。>

岳灵休:<要吾退让。>

黑白郎君&岳灵休:<——做梦!>

黑白郎君:一气……化九百。(以伤换招)

岳灵休:空劲……


[一瞬失机,压缩气劲瞬间爆发,惊天气流爆旋,遍地疮痍,草木皆非。]


黑白郎君:你……

岳灵休:我输了。

黑白郎君:哼!用非全盛之躯应战,这是对南宫恨的污辱。

岳灵休:输便输了,黑白郎君会为战败找理由吗。

黑白郎君:吾不能接受。

岳灵休:是不能接受我现在的状态,还能将你伤到这种地步。

黑白郎君:哈哈哈……这种程度还伤不了黑白郎君。

岳灵休:讲这句话之前先将嘴上的血擦一擦。

黑白郎君:我不准这二十年的虚耗夺走我最好的对手,给我一个时间。

岳灵休:药神是我的好友,有他在,三个月。

黑白郎君:三个月后,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哈哈哈……(坐上幽灵马车离开)

岳灵休:但好友的伤还没好。算了,(看看眼前的天下风云碑)被这么宏大的力量打到竟然只落两块漆,这么坚固,我看天下风云碑才是最强的。先回……苗疆。


【中原•十殿阴曹】


慕容胜雪:属下明晨,参见绝命司。

方之墨:明晨,你误会了,我不是绝命司。

慕容胜雪:那你的举动作何解释呢?

方之墨:阎王翎已表态,你为何还要出手?

慕容胜雪:因为,我高兴啊。(再次出剑,顺手将安倍推出殿外,方之墨随之奔出)

肃英:明晨,你想背叛组织。

慕容胜雪:覆秋霜,此地交你了。(出殿,肃英欲拦,覆秋霜阻止)

覆秋霜:留步,此事……老夫以为让他们自行处理即可。

肃英:纠伦,你没意见吗?(纠伦沉默)

太和:虽然与计划不同,但……真是太有趣了。

覆秋霜:以三人之力硬闯而去是一个选择,但……真正动手起来,谁能保证自己此战过后毫发无损。敢问尸叟,照规矩,为了找绝命司而误杀同志是否会受到惩罚?

肃英:十部共诛,万毒钻心。

覆秋霜:定下了游戏,就必须遵守规则,让明晨与七非自行解决恩怨。若明晨猜测错误,误杀了七非,阎王翎再度表态,他将自领惩罚。如果明晨自己技不如人,不也正好替众人解决麻烦。不管他们谁生谁死,阎王鬼途今天最多牺牲一名同志。

太和:一人上,一人下,很公平的游戏。

肃英:那安倍博雅之事。

覆秋霜:区区安倍博雅逃得过阎王的手掌心吗?


(殿外,安倍博雅趁机逃命,熟料方之墨早已等在必经之路。)


安倍博雅:<这么快的身法,难道是缩地大法?>

方之墨:安倍博雅,你还想往哪里去呢?

安倍博雅:此地就是终点了。

慕容胜雪:慕容游子渡潇湘,客舟飘摇披霞裳。华裘残剑犹胜雪,烟雨还似九月霜。

方之墨:明晨,咄咄逼人,小心终被虎噬。

慕容胜雪:安倍博雅,你做得很好。

安倍博雅:接下来是你们的事情了。(退避一旁)

方之墨:你筹谋这场内斗就不怕杀错人,十部共诛,万毒钻心吗?

慕容胜雪:杀错便杀错了,慕容胜雪何惧之有。

方之墨:你真以为不管做了什么,天剑慕容府都能保下你的性命?

慕容胜雪:别浪费口舌了,不管你今天说什么,我都会杀你。


[曾为同志,今为寇雠,方之墨全力施为。]


方之墨:影法三殁•捉行猎影。


[转眼,剑抽扫,人缩影,各有往来,第一手交锋已过。]


方之墨:杀。


[试探过后,是互不相让的较劲,影法三殁,快逾奔电。]


方之墨:哼!


[眼见对手攻势越猛,慕容胜雪刃锋挑刺,剑路峰回,十三剑变化多端。]


方之墨:只有这样吗?

慕容胜雪:没错,就这样。

方之墨:影法三殁•擒影灭形。(明晨晕倒在地)结束了。(正要走近明晨)啊!这是……无形剑。

慕容胜雪:现在察觉,已经太迟了。(起身)你体内还有十一道剑气,现在可以好好谈话了。你是如何在众目之下运用阎王翎,你抓安倍有何目的,凭你的年纪与根基如何攀上绝命司之位。(方之墨困兽犹斗,明晨引发剑气。)

方之墨:你以为杀了我,就能完全掌控阎王鬼途吗。

慕容胜雪:承认了。

方之墨:哈哈哈……

慕容胜雪:唉,笑得这么难听,你还是死吧。(数十道剑气齐发,方之墨惨亡)

安倍博雅:你杀了他,那我要问的答案不就问不到了。

慕容胜雪:唉,抱歉,是我太冲动,不如,我好人做到底,送你去问他。别紧张,我真的是一名好人。

安倍博雅:你这个人看起来这么斯文,怎么杀人的手段这么残忍。

慕容胜雪:好了,没时间与你抬杠,替我传一个口信吧。


(十殿阴曹,明晨拿着方之墨的人头回来)


慕容胜雪:七非临死前将绝命司之职托付在下,同样一句,谁赞成,谁反对。

覆秋霜:覆秋霜见过绝命司。(纣绝与魈毒童子一同行礼)

太和:<老狐狸,早晚扒了你的皮。>

慕容胜雪:太和,有何想法尽管提出无妨。

太和:(环视众人)哈,见过绝命司。

慕容胜雪:看来是没人反对了。

肃英:阎王翎未动,代表七非乃真正的绝命司,照规矩你确实有资格成为绝命司。

慕容胜雪:三字癖,你呢?

纠伦:没意见。

慕容胜雪:玄冥。(无人应答)

太和:哈,跑得还真快。

慕容胜雪:既然大家皆无意见,承蒙错爱,未来就有赖众人协助。眼下有命令三道,第一,废除无聊的游戏,今后绝命司由在下一人担任;第二,我要掌握所有的亡命水;第三,阎王鬼途与中苗……


【苗疆•苗王宫】


苍越孤鸣:天尉山和谈?

安倍博雅:他是这么说的没错。

苍越孤鸣:在对苗疆子民这么大的伤害之后,还想要以和谈解决这场纷争,未免轻易了。

御兵韬:这场和谈不知真伪,亦有可能是陷阱,但,可以一谈。

苍越孤鸣:明知可能是陷阱,也要一谈?

御兵韬:论战力,苗疆远胜阎王鬼途,若担心下毒,亦有药神相助。王须步步为营,但无须畏首畏尾,和则未必,谈却可以。

苍越孤鸣:俏如来,你也这么想吗?

俏如来:目前阎王鬼途占领黑水城,无疑是拥有一座移动堡垒,要将他们歼灭并不容易,在此等优势之下会提出和谈,必经一番衡量。且听他们的说法,或可从中得知阎王鬼途的目的,甚至谋取中苗最大的利益。

苍越孤鸣:好。

御兵韬:微臣会派遣小七前往勘察周遭地形,做好退路安排,以策万变。<阎王鬼途内部究竟起了何种变化?>


(小树林)


御兵韬:对于阎王鬼途的和谈,你有何看法。

俏如来:也许绝命司已经易主了。

御兵韬:这早在你的筹划当中?

俏如来:一山不容二虎,绝命司规矩的制定,表面是竞争,实际上早就埋下自灭的种子。如此结果,并不意外。

御兵韬:你灌溉了这种子。

俏如来:我不了解绝命司,但了解覆秋霜,静水深流是他的原则,他的野心非是独霸天下,而是一界之中的权力左右者,扶持一个傀儡,自己在幕后操纵才是他的风格。

御兵韬:绝命司不是傀儡。

俏如来:过去的绝命司不是,未来的绝命司……也不是。

御兵韬:看来天尉山的和谈有方向了。

俏如来:仰仗军师了。

御兵韬:你也必须同行。


【银槐鬼市】


九冥杀神:你们知道欺骗银槐的代价。

随风起:我们……

忆无心:我们当然清楚,所以才费心带这些来证明。如果你有疑虑,请说无妨,但我们希望你是有实质的根据,否则这只是无谓的恫吓。

九冥杀神:有胆量。(转身带路,忆无心悄悄松口气)

随风起:看不出来你这么大胆。

忆无心:我只是在想,他若真有派人监视而且发现,早该在鬼河动手,所以他不是真的发现,而是一种测试。

随风起:不用我提点就发现,啊,我有一种小妹长大的感觉。

忆无心:总不好所有的事情都麻烦随风师兄吧。

随风起:很好,继续保持,我们进去吧。


随风起:话说,刚才讲话的方式不像你,是有人教过你吗?

忆无心:以前在还珠楼有时候会跟楼主聊天,不经意学到的。

随风起:你的父亲若知道他的好友如此照顾你,一定会很欣慰。


【还珠楼•花园中】


凤蝶:主人,怎么了?

神蛊温皇:将这些绝版书收回书房吧。

凤蝶:不是才拿出来吗。

神蛊温皇:以防万一。


【银槐鬼市】


守门人:银槐鬼市。

九冥杀神:夜生尽散。

守门人:血印立契。

九冥杀神:永不翻身。

忆无心:血印……永不翻身。

九冥杀神:牢记.。(三人进入)

忆无心:这是……

九冥杀神:落花随缘庄。

忆无心:哇,好美丽的地方,我第一次看到这种花草。

九冥杀神:这是幽荧,是天首亲自栽培。(熄灭灯笼,美景更甚。)

忆无心:这些花草都是精心栽培过的,看得出来此地主人非常细心与勤劳。如果金池阿姨在,一定跟天首很有话题。

随风起:看不出来新老板品位这么好,那她人呢?

九冥杀神:天首今日不见任何人。

随风起:啊?那我们要如何完成报到?(九冥杀神扔给忆无心通行证后离开)这是……叫我们自便的意思吗?

忆无心:好像是耶。

随风起:真是的,多说两字很困难吗。但也算好运,连他都这么麻烦了,谁知道那个天首又会出什么难题。

忆无心:如此细心照料花草的人,一定是一个好人。

随风起:这里是鬼市。

忆无心:随风师兄,那现在呢?

随风起:反正通行证有了,我们就四处熟悉环境,顺便打探你要找的诸葛穷在哪里。


(两人四处游荡,发现一处摊贩。)


随风起:终于找到了,我就说怎么可能没有买卖的地方。对嘛,这种感觉才像鬼市。

忆无心:为何这里的人都要躲在黑暗之中?

随风起:自然是交易的内容不宜让外人知道。

忆无心:这样要如何确认买的东西?

随风起:全凭自己的眼力、手气以及直觉,这就是本领,也是趣味所在。嗯?(冲过去)

忆无心:怎么了?

随风起: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忆无心:<难不成是大哥哥的仇家。>

随风起:臭豆腐。

小摊老板:你很识货。

随风起:当然,那是我最喜欢的家乡味。为何你这里没灯火?

小摊老板:祖传秘方,不宜外露,要就询价,不要就离开。

随风起:不用询价了,直接给我一份。

忆无心:这里连食物也有卖?

小摊老板:人命都能做买卖了,食物有很特殊吗。

忆无心:那有人专门在卖情报吗?

小摊老板:各处都有,但想要明确的情报,直接去巧木宫,找掌管此地的老爷。不过等级不够,你未必能进去。

随风起:老爷?很厉害吗?

小摊老板:银槐十大高手之一,你说呢。

随风起:百武会十大高手连杂鱼都排得进去,天允山十大高手最尾说不定还是独眼龙。排行这种东西有一个基准吗?

小摊老板:武功的话,很少人看到他动手,很难说。但要说手段,不久之前他才自苗疆军师御兵韬、海境雨相覆秋霜手上完成一笔大交易。过去总是说,天掌死,地管生,偃师司匠,老爷握商贾,若道谁不从,鬼尊执赏罚。但我看,下一次鬼市大会这句话就要换了。

随风起:什么意思?

小摊老板:等你们待久就知道了。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随风起:这种柔弱又酥脆的触感,(拿起手中香囊)这什么?!

小摊老板:全天下独一无二的臭豆腐香包。

随风起:香包……不是吃的吗?!

小摊老板:我有说过是吃的吗?鬼市交易,靠的是眼力、手气以及直觉,这就是本领。

忆无心:随风师兄。

随风起:你……罪不可赦!

小摊老板:你想在阴司街动手?

忆无心:随风师兄,请冷静!

随风起:让开,今天师兄就教你何谓爱之愈深,恨之愈深。

老爷:是谁敢在阴司街滋事,是你们吗?


【天尉山】


(山上)

慕容胜雪:你不好奇,为何我会选择和谈?

覆秋霜:阎王鬼途虽握有资源,但实力终究无法与整个苗疆抗衡,若执意相耗,以长久观之,未必占得便宜。

慕容胜雪:喔,你对阎途十部众的实力存有疑虑。

覆秋霜:非也,是你需要争取时间坐稳这绝命司之位。

慕容胜雪:有人说,别让所谓的智者开口说话,看来不是没有道理。起风了。


[天尉山下,日光偏寒,苗疆兵马浩荡前来。]


风逍遥:大祭司,此地就劳烦你镇守了。

步天踪:放心吧。

风逍遥:小七,你率领人马往东南方峡谷,若有动静,就发信号弹策应。

小七:是。


(山上)


慕容胜雪:很好很好,约你们来和谈,苗王却将半个苗疆的兵马都搬来了。


[就在此时——]


苍越孤鸣:苍生何晓几危安,鲲鹏欲展风间。惊鸿敢与天对立,雄翼中,握世皇权。

慕容胜雪:苗王真是好气派,如此壮盛军容迎接,真让慕容胜雪不胜惶恐。

苍越孤鸣:施放毒物,残害苗疆子民,孤王若要你惶恐,现在还不足万一。

慕容胜雪:初次见面,慕容胜雪见过苗王。

御兵韬:久见了,海境雨相,覆秋霜。

覆秋霜:不算太久,老夫至今铭记,军师欠吾七十二颗冰晶玉。

御兵韬:阎王鬼途在中苗引起的动乱,区区冰晶玉,尚不足万一。还是,雨相打算将旧账一一清算。

覆秋霜:军师就这么确定不需要阎王鬼途,只靠药神所制的解药能解得了毒?

御兵韬:用人不疑,如果药神没这份能为,会让阎王鬼途如此忌惮吗。

覆秋霜:能力是一回事,结果又是另一回事了。莫忘了,黑水城中也有苗疆之人。

俏如来:临危不乱,还能反客为主紧握阎王鬼途的话语权,看来无论是海是河,雨相总能如鱼得水。

覆秋霜:不敢,说到反客为主,盟主远胜老夫多矣,在海境如此,在苗疆亦是如此。言及此处,念起吾能加入阎王鬼途全赖盟主成全,老夫尚欠你一声,多谢。

慕容胜雪:哎呀,听出来了,原来你们是旧识,我初来乍到,敢问这声多谢,是谢什么呢?

覆秋霜:绝命司可记得老夫加入十部众时所提的条件为何?

慕容胜雪:记得,啧啧啧,怎会突然想不起来,那个废物的名字。

覆秋霜:真眉。

慕容胜雪:嗯,是这个名字。

覆秋霜:多谢俏盟主替吾杀了真眉,老夫才有今日的地位。

(回忆:

御兵韬:俏如来……

苍越孤鸣:怎样?

御兵韬:应没有毒杀真眉的理由。)

苍越孤鸣:此事怕是……有所误会。

覆秋霜:事到如今,将事情说清楚也好,为了能顺利加入阎王鬼途,老夫需要一点功绩。但中苗之界非是老夫熟悉之地域,自然要依靠故人。吾借故人之手展现潮汐瑰瑕,先一步让俏如来知道我的存在,让他能循线找到老夫。

(回忆:

俏如来:水状刻纹……结晶。

李剑诗:你该思考的是,为何潮汐瑰瑕会再回到吾的手中。)

覆秋霜:果然,盟主留下了海境的印记,与老夫联络,帮助老夫杀害真眉,取得阎王鬼途的信任。

慕容胜雪:原来如此,吾还怀疑以苗疆大牢的天牢地网,怎能如此轻易得手,原来是内应。果然江湖一点诀,说破没价值。

覆秋霜:这样,或者能解苗王心中的……误会。

苍越孤鸣:孤王所讲的误会是指雨相。真眉,是孤王下令诛杀。犯吾疆土,害吾人民,足够死罪。这种小事需要劳烦俏如来亲自动手吗?

慕容胜雪:(鼓掌)这么说起来,该说谢的不只是覆秋霜,而是我。多谢苗王让苗疆少一个危害,让阎王鬼途少一个垃圾。

御兵韬:我们来,非是为了叙旧,直切重点吧。

慕容胜雪:过往阎王鬼途恶事皆是方之墨一手策划,现在首恶已经伏诛,阎王鬼途愿意与苗疆永结和平,互为盟友。

苍越孤鸣:如此,便想过去之恶轻轻揭过吗?

慕容胜雪:不是揭过,是放下。当然,为弥补苗疆的损失,阎王鬼途今后会为苗疆提供各种医术研究,以及各类药材。放眼未来,才是正途。

苍越孤鸣:孤王如何信你?

慕容胜雪:这就是下一步阎王鬼途释出的善意,所有中毒之人皆能得到解药,但贵方同样必须交出一人。

苍越孤鸣:何人?

慕容胜雪:鸩罂粟。

御兵韬:毫无诚意的交谈。

慕容胜雪:在下不解军师之意。

御兵韬:第一,药神非属苗疆之人,第二,此毒药解只是时间的问题,这项交换对苗疆非是必要。

覆秋霜:此毒威力你们已见识过了,中苗疆域有多大,可能产生的变数便有多大,还是,你们要赌。

俏如来:和谈的前提是双方皆能接受的条件,而且军师方才已开诚布公。雨相,俏如来希望这次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覆秋霜:尚同会方面,有何条件。

俏如来:很简单,除了解药,贵方必须归还黑水城。

慕容胜雪:黑水城目前是阎王鬼途的根据地,除非你们释出更大的而利益,否则要取得共识,难。

俏如来:我想听雨相的答案。

覆秋霜:绝命司的答案就是老夫的答案。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了。

慕容胜雪:和谈僵持不是好事,那各退一步,解药加上黑水城换取苗疆永不追究,以及中苗之人不准庇护鸩罂粟、岳灵休两人。

苍越孤鸣:兹事体大,孤王需要时间考虑。

慕容胜雪:不急,如此大量的解药,准备也需要时间。

苍越孤鸣:十天后,同样时辰与地点,孤王会给你一个答复。

慕容胜雪:尚有一个小小的附加条件。

俏如来:请说。

慕容胜雪:将磐龙刃……物归原主。

御兵韬:敢问公子与天剑慕容府是何关系?(明晨不语,铁骕求衣上前耳语)王上,微臣建议,答应他们的条件。

苍越孤鸣:(小声)为何临时做此决定?

御兵韬:容微臣事后解释。

苍越孤鸣:你们的条件,孤王允了。十天后相同地点,交换筹码,请。(离开)

俏如来:俏如来也告辞。


【回程路上】


苍越孤鸣:你们没什么要向孤王解释吗?

俏如来:此事与军师无关,是俏如来一人所为。

苍越孤鸣:驱虎吞狼,让覆秋霜进入阎王鬼途,让他们自相残杀,孤王思虑虽不及你们敏捷,但非愚蠢之辈。你们不告知孤王,是怕在今日事前孤王露了行迹。

俏如来:苗王,俏如来甘受任何刑罚。

苍越孤鸣:孤王勘察现场,凶手未留下任何证据。至于军师,自招欺君之罪,重杖一百。念苗疆境内事务繁杂,暂且寄下。

御兵韬:微臣领罪,谢王宽厚。

俏如来:俏如来多谢苗王。

苍越孤鸣:此事不用再提。军师,是否该向孤王解释方才之事。

御兵韬:实不相瞒,与天剑慕容府之恩怨是微臣从军前的一段往事。

苍越孤鸣:天剑慕容府是何来历,能让军师忌惮?

俏如来:家父曾提及,五十年前,天剑慕容府在江湖各派门中甚有威望,但因某种原因封剑退隐已久,被世人所淡忘。该不会这某种原因,便是……

御兵韬:是。

苍越孤鸣:天剑,实力比起任飘渺如何?

御兵韬:难以比较,在微臣认知中,过往的百年江湖单论剑法,中间有三十年是古岳派的时代,今后十年可能仍是任飘渺的时代,但在他们之前是慕容家的时代。俏如来不也看过那名祭司台士兵的尸体。

俏如来:是,那名士兵的体内同时藏有十三种不同的剑气。

御兵韬:照吾估计,那名慕容胜雪所学恐不及家传的六成。

苍越孤鸣:中原果真卧虎藏龙,但为何在魔世入侵时他们杳无踪迹?

御兵韬:实际上,灭世三尊也曾侵攻天剑慕容府。

苍越孤鸣:结果呢?

御兵韬:无功而返,后未再犯。

苍越孤鸣:以三尊的实力,魔军之兵力,天剑威能再大,真能以一敌万?

御兵韬:玄之玄献策周旋,让魔军避开了慕容府的地围。

苍越孤鸣:该不会这又是军师在背后斡旋?

御兵韬:玄之玄故意留此后患,以为日后反击魔军之用,与属下无关。

苍越孤鸣:原来如此,孤王还以为军师年少从军,不曾涉入江湖纷争。原来,军师也有年少轻狂的时代。

御兵韬:这路上,微臣会向王上交代一切。

俏如来:不知俏如来是否有幸随行聆听?

御兵韬:走吧。


【黄昏•小路上】


岳灵休:俏……俏如来。

俏如来:前辈,你回来了,与黑白郎君的决战……

岳灵休:不是说叫我大哥就好了,但这不是重点,听说阎王鬼途前来和谈。

俏如来:嗯,大约三个时辰前的事情。

岳灵休:你们答应了。

俏如来:绝命司身亡,目前换人领导,并允诺改变方针,苗疆与尚同会的中毒异状他们也会负责解除。(岳灵休黯然)前辈?

岳灵休:绝命司死了,费了这么大的心神,纠缠至今,绝命司就这样死了。罢了,幽冥君,这样你能瞑目了吧。不对,俏如来,就算绝命司身亡,你们怎能肯定阎王鬼途不会再作乱。

俏如来:暂时不会,但未来难料。

岳灵休:那还放他们离开?

俏如来:毕竟是和谈,而且他们手中还有人质以及筹码。

岳灵休:这不是和谈,是威胁。

俏如来:我们不会对他们松懈,毕竟算计绝命司,顺势进入核心的其中一人正是俏如来从海境一路追出的阴谋者。

岳灵休:别忘了算我……

俏如来:前辈与黑白郎君一战,需要好好养伤。

岳灵休:不碍事,等好友休养好了,我会请他协助。

俏如来:俏如来可为前辈请狼主、修儒、榕姑娘等人协助。

岳灵休:不用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问你。

俏如来:前辈请说。

岳灵休:你的武学根底是佛门圣印六式绝招,是吧?虽然形态不同,但很明显是演化自灼字部。

俏如来:前辈也知圣印六式?

岳灵休:我不喜兵刃,专门钻研掌拳指等空手搏斗的武学,各路掌法也算略知一二,不知你师承何处?

俏如来:这……

岳灵休:不方便讲,无妨,佛门讲究缘分,既然你以此为基,自有缘法,我问了也没什么意义。倒是你能从原先的六式之中延伸其他招式,看来颇有天分。

俏如来:实际上,俏如来可能是同辈当中武学程度比较低的。

岳灵休:需要我帮你特训吗?

俏如来:啊?

岳灵休:只是提议,若你有兴趣。

俏如来:若俏如来真有心钻研武学,必非兴趣所致。

岳灵休:为了保护重要的人。很多人习武是为了这个理由,但未必所有的人到了最后还是为了相同的理由。

俏如来:俏如来深有感悟。

岳灵休:你看,一讲到这里,你的话明显变少了。别太过心烦,圣印六式只分封字部、灼字部,每部三式,但若钻研至深,一生受用无穷,我看好你的进展。

俏如来:俏如来惶恐。

岳灵休:哈,说到武学,我也该去探望我最近才收的徒弟了。(伤痛)

俏如来:前辈真不先去养伤?

岳灵休:不活动筋骨,伤反而好得更慢。记住,阎王鬼途若有其他动作,嗯?有人来了。


(剑无极和风间始搀扶着枭岳回来)


剑无极:叫你找阎王鬼途的眼线,逛没三条街就哀哀叫,真没挡头。

枭岳:拜托,出力的是我不是你,你当作读心术都不用消耗体力喔。

剑无极:好啦,好像我虐待你似的,让你睡一觉,明天再继续。

枭岳:(小声)这不是虐待,什么才是虐待。

风间始:我们这样找法,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线索,我越来越担心小玉与黑水城众人的安危。

剑无极:始。

俏如来:关于此点,你们不用担心。安倍博雅已经回来,黑水城再过不久也将得到解放。

风间始:真的?

岳灵休:详细的情形,俏如来会想你们解释。你在这正好。(走近枭岳)

枭岳:要做什么?

岳灵休:练功啊,我还有事情要做,时间不多,要尽量把握。

枭岳:等……等一下,我才刚回来,都还没休……(被岳灵休拉走)


【银槐鬼市】


随风起:(悄声)很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计划非常成功。

忆无心:(悄声)什么时候有这个计划了?

随风起:(悄声)现在。

老爷:银货两清了。

小摊老板:是。

老爷:那你可以离开了。本总难得巡视,想不到。

随风起:是难得吗?我怎么感觉从一开始就有人在密切观察我们。

老爷:果然如传闻所说的有趣,随风起。

随风起:那就好谈了,我们想……

老爷:但银槐有银槐的规矩,在本总抽完这口烟之前,给本总一个合理的答案。

随风起: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请见谅。我还没拔剑,不算动手。真正的动手是……(一把朱瑚刀币甩在老爷身前)

老爷:(长吐一口烟雾)遥想数日前,你我还是合作。

九冥杀神:他们是天首的人。

老爷:规矩,不可破。

九冥杀神:他们若犯了,我会亲自处理。

老爷:这是三姑娘的意思?哈哈哈……下次想找老朽,直接来巧木宫就好,毕竟老朽有时也喜欢玩一些游戏。

随风起:老先生,有一些游戏还是少玩为妙。(九冥杀神收起刀币待离开)

老爷:对了,不知三姑娘近日可好?替本总传达,本总期盼早日能再见到与魔共舞的风采。

随风起:<言不由衷。>

老爷:至于你们,作为见面礼,老朽可以免费提供一项你们想要的情报。

随风起:(与忆无心交换眼神)有一个人欠我很多钱,又欺骗我姐姐的感情,我正要找他算账。

老爷:此人姓名。

随风起:诸葛穷。(话音一落,众人皆侧目)

群众:是他,是那个败类……

老爷:如你们所见,这里的人都很喜欢他。

忆无心:他在哪里?

老爷:为了偿还债务,他将参加本总的枯魂斗技场,两位若有兴趣可以前来观赏。这位朋友也是落花随缘庄的新人?

忆无心:我叫……寒花一如心。

老爷:寒花一如心,未曾听闻的名号。(忆无心欲答,随风起摇头示意)看起来有些苦衷,你不用担心,但凡投靠银槐的人皆有过往。既然是三姑娘的人,老朽就相信她的判断,尽管安心待下去吧。一如心……一如心……忆无心!如果是化名,未免肤浅,就当作是老朽说笑了。两位虽隶属三姑娘,但若有机会务必来巧木宫作客。

随风起:有机会再说吧。

老爷:哈哈哈……请。(离开)

忆无心:他该不会是看穿了。

随风起:不清楚,但就算看穿,你也没犯规,他拿你没办法。

忆无心:但是,万一他们找到段江辖呢?

随风起:没这么刚好啦。(一回头看到伪装的段江辖)

段江辖:是你……


【黑水城】


覆秋霜:你察觉了吗?

慕容胜雪:他们的眼神不对。

覆秋霜:越接近十殿阴曹,杀气便越浓。


[就在两人警觉间,忽闻一声虎啸。]


慕容胜雪:丁凌霜。

肃英:慕容胜雪,覆秋霜,你们准备万毒钻心了吗?

慕容胜雪:原来绝命司不只一个人。

太和:想知道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吗?

魈毒童子:哈哈哈……因为我们都是绝命司。


[悬疑悬疑,鬼途生变,魈毒童子口出惊人之语,她的话究竟是何意思?真正的绝命司又到底是谁?

面对十部众的包围,慕容胜雪、覆秋霜,两人的命运又会如何变化?

鬼市之行又生波折,随风起、忆无心能否顺利潜入鬼市?神秘的鬼市又暗藏怎样的秘密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一集——绝命司,司绝命。]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