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0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868313556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八集 阎王 诡图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银槐鬼市】

带路人:欢迎来到银槐鬼市。


[暗门开启,迎来眼前壮阔景象,正是暗藏无数黑暗的神秘之都——银槐鬼市。]


枭岳:这就是银槐鬼市?

带路人:若就广义来说,是,但对黄琥阶级者,这阴司街的商品就不值一提。

枭岳:(东张西望)这……是口好剑。

御兵韬:是碧血长剑门骆子枫的碧血银芒。

枭岳:为何将好剑跟其他次品放在一起?

小摊老板:有多少货做多少生意,若想要算你十两银就好。

带路人:不必惊讶,在这里不论高低只要双方同意,订立契约,交易即成。贵客头一次来,何不带上此剑作为伴手礼。

枭岳:不用了。(放下剑)

御兵韬:请直接带我们去巧木宫吧。

带路人:请往这边。

魏先生:你有想杀的人吗?只要开口,玄毒七杀掌随时帮你。

枭岳:啊?

魏先生:还没想到不要紧,我们可以先定好契约再谈。(出手要抓枭岳,伸出的手掌心中有一把血色小刀印记。)

枭岳:(避开)你做什么!

魏先生:不会让你吃亏啦。(此时苦魂链袭来,困住魏先生)

带路人:魏先生,你这样越区破坏规矩,我们会很困扰。规矩,你清楚的。

魏先生:放开我,我不要去深渊,我不要去,放开我……放开我……(被拖走)

带路人:你差一点就要接下血印了。

枭岳:血印?

带路人:也是契约的一种,但属于更高层级,在银槐,也有契约交换的交易方式。方才的状况原则上我们不会干涉,但那个人积欠了银槐千两,试图逃逸,又破坏了区域规矩,我们才会插手。

枭岳:如果我不小心接下血印?

带路人:那他的债务就换到你的身上了。

枭岳:哪有这种事!(双目相接,读到对方内心)你们……

御兵韬:无论何种情形,只要接下便等于双方同意,对吧?

带路人:所以贵客务必注意契约内容。

枭岳:(锁链声)那什么声音?

御兵韬:现在,能进巧木宫了吗?

带路人:当然,这边请。


【巧木宫】


老爷:许久不见的贵宾,现在本总该称你哪一个身份?

御兵韬:有差别吗?

老爷:身改心仍在,渊源依然存,身移心为转,前缘自然空。

御兵韬:你知道我的来意。

老爷:不急,规矩你晓得的。

御兵韬:这壶酒总不是准备给我随从的吧。

老爷:你知晓所谓的无独有偶吗?

覆秋霜:残声凭烛捻韶光,半掩孤帷远朝堂。满树凋零无寄处,独吟萧索覆秋霜。苗疆军师,御兵韬,我们终于见面了。

御兵韬:海境雨相,覆秋霜。

老爷:冤家宜解不宜结,生事事生何日了。


【苗疆•小树林】


[肃冷的夜,肃杀的人,安倍心知来者不善,面对沉重压逼,随手即是,]


安倍博雅:八方灵符•击。跑!


[一招虚晃,安倍趁机欲退,孰料,]


明晨:阴阳术法,就陪你玩上一遭。

安倍博雅:八方灵符•舞。


[要命的剑,薄如纸,轻似烟,慕容胜雪招逼人命,式夺人魂。]


安倍博雅:<好快!>


[安倍虽是术法护身,无奈武力不济,险象环生,反观潇湘客神态自若,似在玩弄掌上猎物。]


安倍博雅:八方灵符•化。啊,这是……(剑气化虚为实,困住安倍)

明晨:发觉了吗?劝你不要乱动。

安倍博雅:这是什么诡怪的剑气?

明晨:潇湘十三剑。

安倍博雅:若不是我来不及变身,你绝对没这个机会。

明晨:哦?你是指念诗换衣吗?那要重来一次吗?

安倍博雅:哼,算了,这次我就放过你,你到底想干嘛?

明晨:绑票。

安倍博雅:啊!(晕倒,被明晨带走)

太和:(迟来一步)被他抢先一步了,这名安倍博雅究竟有何重要性呢?


【银槐鬼市•巧木宫】


[诡秘银槐之内,三雄各怀鬼胎,勾心之斗,各自盘算。]


老爷:有道是相逢自是有缘,相识更为不易,然而两位不只于此,连所需之物也相同,当真可贵。

御兵韬:比起缘分,我更相信这世间的巧合都是条件具足的必然,但有一点是对的,人生无常,谁也不能时时左右逢源。

老爷:银槐开门做生意,(斟酒)难免顺了姑情失了嫂意,我们图的是钱,钱是最不忠诚的东西,落入谁的口袋就效忠谁。

覆秋霜:不忠之物往往最为公正,不是吗,军师。(举杯)

御兵韬:缘是天定,份在人为。(对饮)

老爷:现在两位都喝过结缘酒,老规矩,夜冥缘市,天明即散,就看谁能让本总喝下这杯天明酒。(铁骕求衣伸出一只手)加五成吗?这就是军师的开价?

御兵韬:依市面的价加五倍,收购银槐所有包括金银盏在内的七种药材。

覆秋霜:原来这就是苗王给人民的诚意。对了,我怎么忘记节用也是墨学的一部分。

御兵韬:你若出不起可以直接退出。

覆秋霜:(拿出)敢问冰晶玉市值多少。

老爷:每逢冬季才产出十颗的冰河之宝,一颗可值一百两银。

枭岳:<什么?那一颗就够我吃一辈子的香蕉了。>

覆秋霜:里面有七十二颗,换算总共一百二十两黄金,但老夫相信这点小钱肯定不入国力雄厚的苗疆眼内。

御兵韬:庸俗。(拿出木匣推过)

老爷:(打开)这是……火炼丹。昔年盛朝皇室秘造,若得正确用法能救病危者一命,无病者服下能增数年功力,这神丹妙物如今天下仅存五颗,实属国宝。苗王爱民心切,老朽佩服。

覆秋霜:老爷应知天下局势。

老爷:略知一二。

覆秋霜:若老夫能代苗疆在未来开放通路给银槐,让你们进入做买卖呢?

老爷:诱人的条件,但现在的苗疆由不得你作主吧。

覆秋霜:只是……现在。

老爷:如果是现在,那……

御兵韬:我不需要随着无法达成的条件起舞。

老爷:你的条件确实诱人,可惜巧木宫只接受能立即生效的交易条件。

枭岳:<哈,赢了。>

覆秋霜:若是如此,老夫就放心了。火炼丹确实是武林至宝,但……(拿出一物)在亡命水的配方之前仍是俗物。

老爷:看来这次买卖到此定案了。(手伸向亡命水配方)、

覆秋霜:<到此地步,除非开出通路这等条件,你才有可能胜出。但开放通路等于让银槐入主苗疆地下世界,其中风险你能承担吗?御兵韬,只要你一提出,老夫便马上退出,药材能否顺利运回苗疆犹在未知。>

御兵韬:我们没更高的筹码,走吧。

枭岳:等一下,我还不知道亡命水是什么,万一他出的是假货呢?

老爷:谅你初来,教你一句,鬼市规矩,不插嘴,不问来历。

御兵韬:枭岳,我们离开吧。(两人离开)

老爷:哈……


(码头,银槐几名工作人员正搬货上船。)


老爷:能与贵客谈上两笔生意实属荣幸,但容老朽提醒,货一旦离开银槐便与银槐无关。

覆秋霜:老夫明白,希望还有下次的交易,请。

带路人:想不到御兵韬会放弃。

老爷:放弃?哈……好戏才刚开始。


[取得药材,覆秋霜欲借水路运回阎王鬼途,然而,水流湍急,货船不及转向,苗疆船只正面冲击。]


百雪踪:埋伏。

御兵韬:狂涛风险掀波澜,战旗扬幡兵道寒。

百雪踪:杀。

御兵韬:御韬号令万军势,雄镇百川跃狼关。(打退百雪踪)

枭岳:(迎上)你的对手是本大爷。


覆秋霜:半途劫船,该说不出所料吗?

御兵韬:这是回敬你在九脉峰所做的布置。

覆秋霜:哦?就算让你知情,你又能如何?

御兵韬:不用废话,百镇雄关御兵韬,请招。


[彼此刺探第一击,御兵韬力压覆秋霜。]


御兵韬:开山破碑掌。

覆秋霜:以为担忧药材被毁,所以急了吗?

御兵韬:吾不会给你太多开口的机会。


(码头附近高处)

老爷:御兵韬深知取得药材不只一法,所以以退为进,反客为主。

带路人:那是覆秋霜输了一步。

老爷:输?哈,覆秋霜早看出对方心思,所以一开始便欲借药作饵。


(船上)


覆秋霜:杀。心急,令你失了判断。莫忘了,此战是在水上,而老夫是,海境雨相。


[覆秋霜剑掌合一,借水力加持,古岳剑法势如惊涛翻浪。]


御兵韬:这便是你的实力?

覆秋霜:古岳剑法•平湖秋光。

御兵韬:同样的招式对吾无用。

覆秋霜:招不在新,能杀即可。(重创铁骕求衣)

枭岳:御兵韬!

百雪踪:哼!(牵制枭岳)

覆秋霜:墨家九算就只有这点本事吗?死吧!

御兵韬:沧溟纳千川。

覆秋霜:怎会!

御兵韬:九算论武,吾抡元。腾龙决•旋龙震天击。(力压覆秋霜)

覆秋霜:你……

御兵韬:吾说过,回敬你在九脉峰所做的布置。

覆秋霜:哈哈哈……九算的实力吾总算见识了,可惜,你仍是徒劳。百雪踪,退。


(覆秋霜与百雪踪趁机逃离,随后船内开始爆炸。)

御兵韬:枭岳!


(覆秋霜二人逃到岸边,转身看向河道中已经开始燃烧的船只。)


覆秋霜:御兵韬,你真以为老夫毫无所备?船上的药材,你一项都得不到。


(另一处码头,小七带领卫队等候再此,铁骕求衣带着枭岳鳬水上岸。)


御兵韬:小七,安排妥当了吗?

小七:全照军师的安排。欸,枭岳他怎么了?

御兵韬:呛到而已。

枭岳:御兵韬,下一次要做这种事情麻烦早点讲,咳咳咳。

御兵韬:各营兵将的情况?

小七:正在捞药,三刻后就能全数上岸了。多亏军师预先推测出敌人会在船内安置炸药,先在河底水口准备了水雷跟水网,亲自作饵,抢先一步炸开船底,让货箱安然流入水中避开爆炸。

枭岳:所以,一开始底下的爆炸是你布置的水雷。

御兵韬:覆秋霜自以为在诱导吾,实际上吾也同时转移他的焦点。

枭岳:你们苗疆炸船真是不手软,这趟的开销够我吃几辈子的香蕉了。

御兵韬:若不这样怎瞒得过覆秋霜,但这么大批的药材进入苗疆境内必难瞒过他的耳目。传令各营,加快手上动作,务必将药材尽速运回皇宫。

小七:是。

御兵韬:(拿出一个布袋)独吟萧索覆秋霜,吾会期待下一回的交锋。


(码头附近高处)

带路人:还是苗疆军师技高一筹啊。

老爷:谁胜谁败都无所谓,最后胜利者都是我们。


【夜•小路上】


(覆秋霜与百雪踪路遇两名闲聊中的路人。)


路人甲:阿茂,你知道吗,一个时辰前铁军卫的士兵运一大批不知什么东西往皇宫去了。

阿茂:苗疆又要战争了喔?

路人甲:若是这样,我们要赶快去躲好才对……

百雪踪:是药材,一个时辰前,追之不及了。

覆秋霜:(摸向怀中,回忆起刚才交手)连冰晶玉都抢,土匪!墨家九算,期待下回交锋了。


【野外】


随风起:麻烦的丫头。(一个纵跃)

(地底,忆无心摸索着前行)


(市集上,随风起随意在茶摊坐下。)


随风起:凭你忆无心也想跟踪我,做梦。

忆无心:(旁边茶桌上)大哥哥,你找我?

随风起:(惊)怎么可能!

忆无心:什么怎么可能?

随风起:没……没事。想不到我们才分开没多久,马上又碰面了。

忆无心:事实上,我有事想请……

随风起:我拒绝。

忆无心:啊?我还没讲……

随风起:再见。(似一阵青烟溜走)


(小路上)

随风起:那种起手式我还不知道吗,(抬头一看)啊?!

忆无心:大……

随风起:免!(再次逃走)


(反复数次,就是无法摆脱忆无心,一直折腾到太阳都落山。)


随风起:没道理啊,怎么跑了十六个地方都会遇到她?难道她轻功非常好?哎呀,我是在笨几点的啊,无论是回头或者冲过她我都是跑直线,当然会被她料到去向。好,这次我就乱冲,不信还会遇上你这个忆无心。(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转,却没发现身上衣服簌簌掉着闪粉)啊!怎么会!你……你……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

忆无心:没有啊,这次我没追一直在原地,是大哥哥自己跑回来的。

随风起:啊!(转身又跑,没发现忆无心手上熠熠闪着光。)


随风起:(用草伪装,匍匐前进)这样,就找不到了吧。

忆无心:你不累吗?

随风起:(惊吓)啊!

忆无心:喝口水,稍微休息一下吧。

随风起:忆!无!心!唉,不走了。(席地躺下)反正不赶时间,就听你的,稍微休息一下。不过我向来注重睡眠的品质,没睡三五天是不会起来,所以,晚安。

忆无心:大哥哥。(随风起已打起呼噜)


(回忆:

凤蝶:他虽然古怪,但还有一点可取之处。)


忆无心:如果我付钱给你呢?

随风起:(立马起身)多少钱?我的意思是,你哪里来的钱雇用我?

忆无心:我是奉大祭司的命令出来,有带一些盘缠。(掏出钱袋递过)

随风起:只有一点点就要找我冒险?

忆无心:那……我再将我祭祀台每月俸禄五成给你。

随风起:<五成啊,五成不行,这事件一看就非常麻烦,要想办法让她知难而退,但又不能让人说我欺负人,那……>七成才有可能。

忆无心:(干脆)好!

随风起:啊?等等,我是说八成。

忆无心:(干脆)可以。

随风起:(着急)九成……(忆无心迟疑)<哼,成功了。>

忆无心:大哥哥,你确定九成够吗?不然我的俸禄全部都给你。

随风起:啊?忆无心,你都没饿过肚子吗?

忆无心:比起钱,有一些事情对我更重要。

随风起:(眼中的忆无心突然全身散发耀眼光芒)<这光芒,太……太刺眼了。>

忆无心:大哥哥,你是怎么了?

随风起:我……好吧,就五成吧。

忆无心:嗯,我马上写一张契约给你。

随风起:顺便问一下,你到底……是如何追踪我的?

(忆无心告知)


【地牢中】


安倍博雅:呀!(挣扎)可恶,这条臭绳子。五行转化•木化火。(无效)

明晨:这条困仙索能封印术力,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功夫了。

安倍博雅:喂,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我跟你有过节吗?你最好是放开我,不然……(明晨口吐烟气,随即幻化一柄灵剑指向安倍。)我的意思是,大家都是文明人,有话好好讲,何必动刀动剑呢。

明晨:(撤去灵剑)说,你与绝命司的关系。

安倍博雅:绝命司?

明晨:你要装傻也可以,但相信我至少有一百种逼供的手段让你吐实。

安倍博雅:那……你信不信,你若是真的使出这一百种的任何一种,就别想再从我的口中挖出一个字。

明晨:这么硬气啊,那就从能使人皮肉分离的剥皮液试起吧。

安倍博雅:等一下……是我不好,我年轻,一时冲动没想清楚,我跟你道歉。

明晨:所以你准备说了吗?

安倍博雅:如果知道我一定会讲,但是我真的不认识什么绝命司。

明晨:你不认识绝命司,那为何他要抓你。

安倍博雅:太有趣了,这应该是我要问的问题吧。

明晨:无妨,要套出实情也不一定非要你本人愿意。(拿出亡命水)

安倍博雅:这是什么……(被硬灌)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明晨:安静,现在是我在发问。说,你与绝命司是什么关系,为何他要抓你?

安倍博雅:绝命司……

明晨:果然还是会影响脑智,要完整回答太勉强了吗?再问一次,你可知晓绝命司的身份。

安倍博雅:我……我……我不是已经讲过我不认识他吗,你是听不懂人话喔!

明晨:你不受亡命水影响?

安倍博雅:那就是亡命水?你是阎王鬼途的人。

明晨:<能抵御亡命水控制,这就是绝命司要抓他的原因。>

安倍博雅:能接触绝命司,你是……阎途十部众之一吧。

明晨:你倒是对阎王鬼途的组织很清楚。

安倍博雅:你们在中苗闹出这么多事情,不想清楚也得清楚。

明晨:就不怕知晓太多惹来杀身之危。

安倍博雅:知晓再多恐怕也没比知道你想查探绝命司身份来得严重。

明晨:听起来你更该死了。

安倍博雅:但你却不能杀我,因为失了我这个诱饵,你便无从钓出真正的绝命司。其实我们两人并无利害冲突,你要找人,我要活命,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是很好的合作对象。

明晨:精明如你,你打算怎么合作?

安倍博雅:首先你必须先给我更多阎王鬼途的情报。

明晨:这样的话术,你的想法未免天真。

安倍博雅:不讲也可以,只是提醒你,杀我不过逞一时的意气,留下我的性命对你更有利益。

明晨:哈,你先与困仙索好好作伴吧。(离开)

安倍博雅:(放心)好在遇到一个听懂人话的,勉强过了一关,但是……这条臭绳子。(挣扎)没人知道我被抓来这,花脸的跟大哥不知是否能找来救我。


【中原•尚同会】


凌名远:方大哥,你回来了。

方之墨:要你整理上次村落异变的牺牲者名单,整理好了吗?

凌名远:是。(拿出)连同陆开元一共四十三人牺牲。

方之墨:可惜了这群自尚同会建基之初奋斗至今的同志。

凌名远:这幕后黑手真是可恶,方大哥,你一定要为他们报仇啊。

方之墨:方之墨什么身份,有盟主在,自然交由盟主处理。

凌名远:什么盟主,一回中原就跑得不见人影,有人看到他去出事的村落巡视,却没看到他回尚同会打一个招呼。这么喜欢巡视,怎么不专心当他的墨家钜子,反正有方大哥你坐镇,尚同会根本不需要这个挂名盟主。

方之墨:嘘,小心口舌招祸。

凌名远:讲就讲,谁怕谁,我凌名远不识俏如来,只服方之墨,还有很多年轻同志都这这么想的。

方之墨:又在胡言乱语,罚你出一趟公差。这是我自苗疆取回的药物,能解消造成异变的毒患,你拿去分配给会内同志服用。

凌名远:我就知道还是方大哥最关心我们。

方之墨:别拍马屁了,快去吧。

凌名远:是。(离开)

方之墨:哼!


太和:(接信)哈,苗疆方面还在周旋,七非就要先动手了吗。


肃英:(接信)尚同会。


丁凌霜:(接信)俏如来。


【夕阳西下•河边】


(落日余晖的河边,明晨独坐钓鱼,覆秋霜自远处来,两人一时无话。)


明晨:是不是我不问话,你就不会主动开口。

覆秋霜:不开口是怕惊扰河鱼,但你实在不适合做这种需要耐性的事情。

明晨:药材落在御兵韬的手上,你知道吗?

覆秋霜:听说了。

明晨:就这样?

覆秋霜:争斗如钓鱼,需要长远的耐性,静心等待总是有机会扳回一城,何况现阶段任务再成功,只是为他人作嫁,找出绝命司我们的局面才真正开始。

明晨:(放下鱼竿)我受绝命司命令捉了一个人。

覆秋霜:谁?

明晨:安倍博雅,来自东瀛的阴阳师,苗疆祭司台的新面孔。

覆秋霜:不曾听闻,绝命司要这个人做什么?

明晨:安倍博雅自己并不清楚,但他身上很可能有亡命水的抗体。

覆秋霜:哦?

明晨:绝命司同时对十部众下了缉捕令,其重要性非同一般。

覆秋霜:若真如此,这个人确实大有利用价值,吾有一策。


【苗疆】


榕桂菲:是你吧?药理方面,奴家与千雪王爷皆不如你专精,而阎王鬼途的手段你也比任何人更熟悉,王上最近却转而向奴家询问,甚至研讨解法,这分明是……

鸩罂粟:是王上很信任你,恭喜。

榕桂菲:奴家认为千雪王爷之于王上能得到比奴家更多的信任。

鸩罂粟:千雪王爷会比你更主动帮助王上。

榕桂菲:奴家要帮的是苗疆。

鸩罂粟:我知道有一种毒,能让人皮肉分离,你需要吗?

榕桂菲:想做什么!

鸩罂粟:一誓龙黥。(榕桂菲沉默)自小就被刺上的承诺,让我猜猜看,若我没有出面,你应该也有赔上自己性命的杀手锏,用来处理这桩事情吧。你的药理虽然学自于我,但依你天资应该也研发出属于自己的药理手法了,这并不难猜。

榕桂菲:夜族冤屈若无法洗清,任波罕榕烨也绝不能让族民再添一笔蒙羞罪名,九泉之下……

鸩罂粟:十八泥犁百事宽,这说起来容易,但……悬砣秤上两相难啊。追根究底都是因为武功太差,或者根本没有武功根底,事情才会这么难解决。唉,药神一脉始祖听说也不是什么武功高强的人,莫非这是宿命。

榕桂菲:看来奴家应该弃医从武。

鸩罂粟:别浪费你的才能,名师出高徒,我对你有信心。

榕桂菲:我有承认你这个师父了吗,而且你这根本是拐弯自褒吧。

鸩罂粟:先这样吧,现在只能调配出这些份量,之后要看军师是否能找到更多药材来源。(榕桂菲拿起一包药看看)还在惦记那位小朋友?

榕桂菲:小景的父亲是首批受害的士兵之一,而且有明显的药物依赖症状,奴家想先治好他。

鸩罂粟:你先去吧,后续我会继续设法。

榕桂菲:奴家都帮你分摊王上那边的询问事宜了,当然只剩下你有时间设法。

鸩罂粟:还有修儒能帮你的忙,别忘了,他可是冥医的嫡传,幽冥君一脉的针术新秀,以后医界就看你们了。

榕桂菲:想功成身退,避世幽居,哪有这么容易。哈。(拿起药包离开)

鸩罂粟:幽居幽居,幽冥君所居,九泉之下,何难。


(鸩罂粟出来屋外,竟正面遇上岳灵休,下意识转身就要避开)


岳灵休:好友。

鸩罂粟:我很忙,有什么事情稍后再谈。

岳灵休:上回你说将真眉交给苗疆处理,是担心我下手太重,现在你看,线索断了。

鸩罂粟:这是意外。

岳灵休:我认为拖太久了,必须正面迎战。

鸩罂粟:我赞同。

岳灵休:先听我想到的方法,我与黑白郎君约战在即,而阎王鬼途一直想针对我,不如。

鸩罂粟:扩散你们决战的消息引阎王鬼途前往天下风云碑动手,然后再将他们一网打尽,这我早就做了。

岳灵休:什么时候?

鸩罂粟:你没发现决战的消息早就传遍苗疆了吗?

岳灵休:原来是你做的。

鸩罂粟:你只需要专心准备这场决战,外围就交给我们吧。

岳灵休:你们……有谁?

鸩罂粟:除了你之外,其他能动武的人,再加上我。

岳灵休:记住,谋定后动。

鸩罂粟: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若不是你贸然答应黑白郎君约战,我也没必要伤这个脑筋。

岳灵休:若不是我决定迎应战,你恐怕段时间内没办法找出阎王鬼途。

鸩罂粟:好,你讲的都对,到时候就麻烦你代天执刑了。

岳灵休:我一向沉着,你放心吧。

鸩罂粟:看到鬼。(突然沉默)

岳灵休:你怎么了?

鸩罂粟:没有,只是……突然想起一个朋友。

岳灵休:是在我昏迷期间认识的吗?怎么不介绍?

鸩罂粟:你好客的个性还真是没改,又要请人喝酒。

岳灵休:黄汤下肚,就算交浅,也会言深。

鸩罂粟:哈,可惜,现在的他……可能不会将我当成朋友了。

岳灵休:嗯?

小七:原来药神先生在这里,太好了。

鸩罂粟:小尉长找我?

小七:只是来通报,军师带回一大批药材,请先生协助处理。


【夜•苗疆•御花园】


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看来军师此行顺利。

御兵韬:遇上一点麻烦,不过无妨。

苍越孤鸣:你一回来,孤王便急召相见,是关于真眉之事。孤王商请榕姑娘协助验尸,经她判断是毒素没错,但……

御兵韬:王上有何疑虑?

苍越孤鸣:谁有能耐无声无息潜入大牢对真眉下毒,或者这段期间见过真眉的人,军师是否曾经让俏如来单独见过真眉?

御兵韬:当时尚有枭岳陪同,而俏如来……

苍越孤鸣:怎样?

御兵韬:应没有毒杀真眉的理由。

苍越孤鸣:孤王没怀疑任何探监者的意思,只是若真是阎王鬼途所为,也太过无孔不入。(转身看向桌上的草药)

御兵韬:那是……阎王鬼途可能下毒的途径。

苍越孤鸣:先前禁令对星河草之外的药材并无约束之效,事到如今若直接向人民说明阎王鬼途的诡计,是否更能止损?

御兵韬:微臣以为,不能。

苍越孤鸣:唉,与药神所言同样。

御兵韬:药神找过王上?

苍越孤鸣:在真眉亡故后,药神便与孤王商谈,说明若宣布阎王鬼途渗入民间,除了有损皇室威信使人民恐慌,阎王鬼途更有理由建立台面上的管道,控制物资。

御兵韬:连王令都有人藐视,暗中交易,药神的顾忌其来有自,更何况……

苍越孤鸣:军师有言直说无妨。

御兵韬:这趟求药,微臣见到协助阎王鬼途的人了,正是在祭司台遴选时暗中扭转微臣在九脉峰布置的黑手。


【夜•苗疆•祭司台】


步清云:太好了,有了这些药,娘亲的病暂时就不用担忧了,感谢枭岳大哥。

枭岳:我没出什么力啦,要谢就去谢御兵韬跟那个叫覆秋霜的。

步清云:覆秋霜?

枭岳:就是……一个布施功德的善主,没什么啦。

步清云:对了,你出门的期间,安倍大哥偷偷离开苗疆了。

枭岳:离开了?他有说要去哪里吗?

步清云:他没交代,只有留下一封信,说什么虐待劳工,他做不下去,父亲到现在还在生气。

枭岳:这个安仔啊,只会妄想荣华富贵,一点点辛苦都吃不起,真是烂草莓一颗。好啦,你去煎药给你阿娘,我去找……

步清云:怎么了?不是要去找他吗?

枭岳:唉,不用啦,他都这么大的人了,要去哪里是他的自由,我干嘛跟前跟后,随他去啦。

步清云:喔。

枭岳:清云啊,你照顾你阿娘的病多久了?

步清云:娘亲的身体一直不好,以前是父亲照顾,到我接手差不多十年了吧。

枭岳:十年,你不会感觉辛苦吗?

步清云:这是做晚辈的责任嘛。

枭岳:我的意思是除了照顾父母,你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一点打算吗?

步清云:父亲有栽培我学习术法,只是我天资不好,还需要勤加锻炼,。

枭岳:所以你打算传承你父亲的衣钵了?

步清云:应该会吧,枭岳大哥呢,你有什么打算吗?

枭岳:我……


(回忆:

枭岳:这个世界你闯过,你经历过,那是你的峥嵘岁月,后来你累了,受伤了,回来了,就跟我讲外面的世界不好。就算真的不好,那也不是我走过的路,凭什么我就要跟着你的路走,这是属于我的人生。)


步清云:枭岳大哥?

枭岳:我……我当然有打算啊,我是将来准备轰动武林惊动万教的人,你怎么会问我这种问题,哈,哈哈哈……

步清云:不愧是枭岳大哥,好厉害,我也要向你看齐。

枭岳:喔,那很好啊,你要加油,我看好你喔。

步清云:那……我先去帮娘亲煎药,回头再见了。

枭岳:嗯,快去吧。(步清云离开)有什么打算啊?(想起风间兄弟和安倍)唉,至少,他们灿烂过,我呢?(正垂头丧气时,遇上俏如来。)


【苗疆•祭司台花园】


枭岳: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这次跟去最大的收获就是看到那个奸巧的老头,他就是你要找的人吧。

俏如来:是他要找我。

枭岳:啊?没没没……我没偷看你的内心,别多想,也别跟那个骗子安乱讲,我实在不想跟他吵架。

俏如来: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

枭岳:才没有,我们妖族最讨厌的就是像骗子安那样的阴阳师,不过我也是不怕打输他喔,如果真的拼起来……

俏如来:安倍博雅不知所踪。

枭岳:我知道,我听清云讲过了。那个懒惰人,随便他去啦。

俏如来:此外,祭司台巡视的士兵被杀,只怕……

枭岳:难道他会有危险?怎会偏偏在这种时候。

俏如来:你们的交情一定很好。

枭岳:别误会,我没有在担心他,只是祭司台少他一个人会很不很方便,我是在替苗疆担心啦。

俏如来:我再向你确定一事,你说你在真眉心中所看到的另一个人,我们都见过,是吗?

枭岳:没错 ,而且他还特别针对你,我都有看到。呃,不是啦,我是说……啊,御兵韬来了,应该是来找你的,我就不打扰你们谈话了。(离开)

御兵韬:他都向你说了?

俏如来:现在总算肯定覆秋霜确实与阎王鬼途搭上线了。

御兵韬:何时肯定的?

俏如来:早在海境接触时,三王之乱的内幕……

御兵韬:我是说,你何时肯定的。真眉此次行动的背后有他。还记得上回我说,等你想清楚了,再告知我。

俏如来:是。

御兵韬:那你要说了吗。

俏如来:我见过另一名纵横家传人。而我相信,当初以你们投靠纵横家为理由,借此收拢墨家势力的凰后不会坐以待毙。

御兵韬:让纵横家掌握阎王鬼途,只会让局面更难收拾。

俏如来:对抗已知的敌人,好过面对一无所知的威胁。

御兵韬:真正一无所知的,是王上,而我必须佯装不知。

俏如来:多谢军师。

御兵韬:下一步你想怎么做?

俏如来:先处理露出狐狸尾的暗流,循线一网打尽,当然,我需要帮手。


【黄昏•苗疆•御花园】


鸩罂粟:唉。嗯?你来找我?

俏如来:方才看先生想得入神,不敢打扰,俏如来想问,岳前辈人在何处。

鸩罂粟:他正准备前往天下风云碑赴约,我正要出宫,就顺路带你去找他。

俏如来:多谢先生。(两人同行)方才先生脸上露出一丝落寞。

鸩罂粟:怀念一名与你交谈之后察觉可能永远失去的朋友。还记得当初他在余晖之下,演练了一招夕照染杨堤,得意潇洒的神情历历在目。

俏如来:如果俏如来说,他会变成今日模样,俏如来有很大的责任。

鸩罂粟:幽冥君曾说,为了对抗阎王鬼途,有很多时候他都辨不清自己的样貌了,有一日他甚至问我,此刻的他究竟是幽冥君还是恪命司。

俏如来:先生怎么回答?

鸩罂粟:我塞给他一粒梦回丹,让他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等他睁开双眼,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俏如来:哈。

鸩罂粟:笑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只是想起自己的师尊,曾叫我发泄完情绪之后继续走下去。

鸩罂粟:很理性的人。

俏如来:也许正好相反。(片刻沉默后)先生有兴趣出诊海境吗?

鸩罂粟:哈,再说吧。


(苗疆王宫外•小树林)


鸩罂粟:好友。

岳灵休:又有什事情?

鸩罂粟:我要出宫采取试验用的药物,有什么事情你跟他讲吧。

俏如来:多谢前辈。(鸩罂粟离开)

岳灵休:原来是你要找我,是什么事情?

俏如来:已经有阎王鬼途的线索了。


(到得目的地,鸩罂粟开始采药,突然拿出一瓶药水滴在准备采取的草药上,草药瞬间枯败。)


鸩罂粟:还真不放弃算计我啊,屡战屡败,不嫌烦吗?

阿蜂&小景:药神大哥。

鸩罂粟:大哥?我都可以当你们的父亲甚至祖父了。

阿蜂:但是药神大哥的朋友希望大家叫他大哥就好,我们以为药神大哥也希望大家叫你大哥嘛。

小景:阿蜂,你一直大哥大哥绕来绕去,我都听到头晕了。

鸩罂粟:我不是这么在意岁数的人,叫叔仔还是阿叔就好了。

阿蜂:喔,所以,岳大哥很在意岁数喔。

鸩罂粟:也不是,他只是……遗落了将近二十年的光阴。

阿蜂:听不懂。

鸩罂粟:对了,你们怎么来了?榕烨不是去找你们了?

阿蜂:你说榕姐姐,没有啊。

鸩罂粟:但她听说小景的爹亲有新的状况。

小景:哪有啊,我们是听到拨浪鼓的声音才走到这来的。

鸩罂粟:啊!不对!(赶去找榕桂菲)<用错误的讯息引走榕烨,然后又让那两位孩童出现,告知我榕烨在他们手上,太大意了!>嗯?


(鸩罂粟一路疾奔片刻,发现榕桂菲昏倒在一块大石上。此时拨浪鼓声传来,鸩罂粟不查,被老虎爷偷袭受伤,不想附近草丛染有毒气,鸩罂粟又大意中毒)


老虎爷:终于等到这个机会。

鸩罂粟:原来……你会讲人话啊。

魈毒童子:但你很快就没办法讲话了。(被控制的大匠师走出)哈哈哈,我还记得喔,上次你笑我看不出来你的解毒手法,那现在……看是你的解毒手法快,还是虎大哥的爪更快。


【天允山•天下风云碑】


[久违的天允山,久违的天下风云碑,黑白郎君约战天刑道者岳灵休,天下第一狂对战天下第一豪,消息传开,武林人士纷纷聚集天允山,欲观看这场惊世对决。]


群众甲:是天刑道者呢,他消失武林这么多年,今天竟然又出现了。

群众乙:天下第一豪对上天下第一狂人,今天这场一定赞。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马蹄声响。]


黑白郎君:哈哈哈……天刑道者岳灵休,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哈哈哈……


[黑白郎君决战岳灵休,豪杰对狂人,是谁技高一筹?

药神半路遇袭,面对阎王鬼途逼杀,他能逃出生天吗?

安倍博雅为何能抵抗亡命水,这其中有何秘密?

绝命司的身份又是何人?

忆无心欲探银槐,随风起能帮助她顺利达到目的吗?

神秘的银槐鬼市到底又藏有怎样奇妙背景?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九集——向天借时 天下风云。]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