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0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866445991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六集 黑暗的交易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苗疆】


九冥杀神:诸葛穷,时辰……到了。


(话音才落,手中锁链直击诸葛穷,攻势凌冽。诸葛穷不欲正面对抗,羽扇一挥,烟雾骤起,与忆无心消失身影。)


诸葛穷:竟然派出九冥杀神,小姑娘,你快离开,我一个人还有办法逃脱。

忆无心:我不能抛下朋友不管。

诸葛穷:事情没这么简单。


(一声巨响,锁链击碎二人藏身巨石。)


诸葛穷:拼了,天敕雷印。

忆无心:焚石灼。

九冥杀神:销魂荡魄。(二人不敌)

忆无心:水石变。(与诸葛穷水遁,藏身地底)


(地底)


诸葛穷:现在知道了吗?被他盯上不是开玩笑。(地上,九冥杀神拖着锁链慢慢搜寻。)


[铁链一击,地底竟现无数流星。]


诸葛穷:这是……(两人闪避,现身地面)

忆无心:金石盾。

诸葛穷:两袖清风。


[一瞬分神,清风石盾立遭瓦解。]


忆无心:<不行,要赶快设法脱身,但连水石变都被他发现……>

诸葛穷:小姑娘,注意听我说,吾有一法脱困。

忆无心:嗯?啊!(转身却被打晕)

九冥杀神:苦寂魂归,浮生妄途。


【黑水城外】


风间始:就在这里。

剑无极:四处找寻。

风间始:嗯。

剑无极:找不到,没任何痕迹,你有任何线索吗?

风间始:黑水城的轨道图是最高机密,只有大匠师看过,我也不清楚。

剑无极:始,别丧气,一定会有办法,我们先去尚同会找人帮忙。

风间始:嗯。


【中原•尚同会】


凌名远: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尚同会。

陆开元:这不是剑无极剑大侠吗?好久不见了。

剑无极:你是……陆开元。

陆开元:一别经年,剑大侠还认得老夫。

剑无极:你在尚同会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不认得,但这位……

陆开元:这位凌名远,是新加入尚同会的兄弟,不曾见过剑大侠,得罪之处……

凌名远:在下有眼无珠,请剑大侠莫要见怪。

剑无极:无妨,我们有要紧的事情找俏如来,他在吗?

陆开元:你们来得不巧,盟主目前不在尚同会。

剑无极:那你可知道他去了哪里?

陆开元:盟主并没有交代去向,我们也不清楚。

风间始:那该怎么办?

剑无极:这嘛。

凌名远:盟主不在,为什么不找方之墨大哥?

剑无极:方之墨?

凌名远:是啊,盟主不在中原时,会内事务皆由方大哥一手调度,你们有困难,找他也是同样。

陆开元:方之墨办事能力确实不差,但盟主已然回归,事情还是该由他来发落。

凌名远:可是盟主不知去向,既然有方大哥在,何必舍近求远。

方之墨:(来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凌名远:方大哥。

剑无极:你就是……

方之墨:在下方之墨。

(剑无极与风间始交换眼神后,向众人讲述黑水城事情)

方之墨:黑水城消失?

风间始:是,我与兄长回去过,现场只剩下平地,入口已不知所踪。

剑无极:黑水城本是能够移动的地下堡垒,我们担心城中人的安危,却不知它跑去了哪里,所有才会来找俏如来,想麻烦尚同会群侠协助搜索。

方之墨:听你们形容,黑水城中的异变倒与妖染的情形如出一辙。

风间始:妖染?

方之墨:是,近日在苗疆闹得人心惶惶的妖染事件,中原本只有零星影响,但最近在太仓山、镜日湖、清凉河附近接连传出灾情,已有向东扩张的迹象。

风间始:镜日湖向东,那个地方不就是……


【村中】


东叔:小东……小东。这个不像话的孩子,果园要收成没来帮忙,又不知道跑去哪里。小东啊。

小夏:东叔。

东叔:小夏,你来得正好,有看到我家的小东吗?

小夏:没有,他又工作放着不做跑去玩了吗?

东叔:对啊,园里还有一大片桃子还没采收,唉,真头疼。

小夏:我来帮忙。

东叔:这怎么好意思。

小夏:不要紧啦。

东叔:唉,多谢你了,我们小东若是有你一半的乖巧那就好了。


(树下)

小东:(执笔)无极东,东无极,招招强,敌……呃,不好不好,这句太俗(划掉)。冷眼识世路,小东逐剑痕,深恩不可负,这好像是万雪夜的诗句。

小夏:东叔在烦恼没人帮忙采收桃子,结果你躲在这摸鱼。

小东:小夏,你来得正好,我正在想以后闯荡江湖时的出场诗,想得头快痛死,你书读得比我还多,快来帮我想几句啊。

小夏:唉,都已经长这么大了,还在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抢过小东手中纸张撕掉)

小东:喂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夏:当大侠是小时候不懂事的玩笑话,你还是别想了。

小东:说什么,你难道忘记了我们跟师父的约定?

小夏:师父,他都多久没来看我们,说不定早就将我们忘了。

小东:师父不是那种人。

小夏:我不跟你争,只想提醒你,行侠仗义喂不饱肚子,靠师父教的那几招防身术,你也当不成大侠。

小东:喂,够了,我知道伯母过世后你自己一个人过得很辛苦,所以才处处对你忍让,别以为自己没了老母就可以……(发觉失言)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夏:东叔的腰骨不好,园里的工作对他越来越吃力了,你若有空多待在家帮忙。(离开)

(远处传来人声)

方之墨:剑大侠,你们讲的村庄就是前面哪里吗?

剑无极:是啊,希望他们没受到妖染波及才好。

小东:啊,这个声音。(寻声而去)

剑无极:很抱歉,还麻烦各位陪我们走一趟。

陆开元:能帮助剑大侠是老夫的光荣,算什么麻烦。

方之墨:巡视灾情本是尚同会的责任,其他地方我也让凌名远率众前往查看,剑大侠不必客气。

剑无极:很久没来了,不知道小东小夏现在过得如何。

小东:(跑来)师尊!是师尊,真的是师尊!

剑无极:小东!


(村头)

小东:大家看,是谁来了。

村民甲:是剑大侠,剑大侠,你来看我们了。

剑无极:抱歉,很久没来探望大家,看到你们都这么有活力,我就安心了。

小东:怎么没看到小夏和我阿爹?

村民乙:我刚才看到小夏好像在帮东叔搬柴,应该在你们家的样子。

小东:那师尊,我们赶快去我家,小夏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

方之墨:我们就在这等你吧。(剑无极与小东离开)要变天了。


(小东家)

小东:小夏,阿爹,你们快看是谁来了。小夏,阿爹,你们在做什么?(地上有血)啊!

剑无极:小夏,东叔!(小夏转身,手中拿着带血砍刀,东叔生死不明)

小夏:血……血……血……


(村头)

众村民:血……血……血……

陆开元:这是什么情形?

风间始:黑水城出事的时候村民就是这种模样。

陆开元:众人小心。


(小东家)

小夏:血……血……血……

小东:阿……阿爹!(欲要上前,小夏暴起,被剑无极打晕。)

剑无极:东叔怎么了?

小东:师尊,阿爹他……

剑无极:快,快找大夫。


(村头)

[众村民发狂围杀,风间始三人不敢轻伤人命,霎时险象环生。]

陆开元:可恶!(待要拔刀)

风间始:(拦住)不行,他们只是普通的村民。

陆开元:但是再这样下去……

剑无极:始!快,往这边走。

风间始:是。


(剑无极众人突破包围一路奔逃,却遇高崖挡路。)

小东:阿爹……

剑无极:始。(交过小夏,带着小东与东叔跃上高崖,其他人跟上。)幸好我还记得附近有这个高崖。

小东:师……师尊,阿爹他……

剑无极:我暂时点住他的穴道,止住出血,但刀伤太深,必须赶快找寻大夫,不过这个情形……

方之墨:我们要离开不难,但带着伤者又不能伤及无辜,这样太冒险了。有几批尚同会的同志正在附近巡视,陆开元,麻烦你速往清凉河一带的村落求援。

陆开元:没问题。

方之墨:至于太仓山方面。

风间始:由我去吧,我在这待过,比较熟悉路况。(两人离开)

小东:(哭泣)阿爹……


(树林中)

陆开元:<快要到清凉河了,剑大侠,你们要等我啊。>怎么突然起这么大的雾?(拔刀)

尸叟:阴风惨惨,阴雾茫茫。鬼途长长,鬼啼响响。

陆开元:装神弄鬼,现面来。

尸叟:鱼线细细,鱼钩尖尖。(鱼钩甩出,绞杀陆开元。)人血甘甘,人肉咸咸。(捡起陆开元头颅装进鱼篓)


(天色已黑,救援迟迟未到,妖染村民已快要爬上高崖)

剑无极: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小东:师父,小夏他……

小夏:血……血……血……

剑无极:小夏。

小夏:血啊!(暴起)

剑无极:小夏,是我,你看清楚,你清醒啊。(小夏发狂)

方之墨:(防守崖边)剑无极,快援手啊。

风间始:兄长,(带着救援赶到)赶快救援,别伤人命。

剑无极:终于回来了,(小夏突然安静)小夏?

小夏:师尊,我……我怎么在这里?


(妖染众村民纷纷清醒过来)

村民乙:这不是尚同会群侠吗?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村民甲: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东家)

剑无极:(拿着食篮进屋)吃晚餐了。

小东:师尊。

剑无极:香喷喷的包子,包菜包肉,我去隔壁村庄排队排半个时辰才买到的,还附赠村民送我的水蜜桃一颗,来,趁热。

小东:多谢师尊,我不饿。

剑无极:大夫讲过东叔没事,只是失血过多需要休息,你这样不吃不喝一直看着,他也不会醒得比较快。(递过水蜜桃)照顾人也要照顾自己,总不能东叔还没好,你就先倒下吧。

小东:我知道了。(放下桃子,拿起包子)

剑无极:还是这么挑食。

小东:呃,嗯。

剑无极:(拿起桃子)吃完早点休息,说不定明天一起床东叔就醒了,别太勉强自己,知道吗?

小东:是,我知道。


(屋外)

小夏:怎样,他有吃我的包子吗?

剑无极:嗯,正在吃。

小夏:那……他有讲我什么吗?是不是在生气?

剑无极:没有,我们没讲到这个。

小夏:那……东叔的伤势……

剑无极:你若真的这么担心,为什么不自己进去看他?

小夏:我……我怕……小东不想看到我。

剑无极:你认识小东的时间比我更久,应该很了解他,袭击东叔你也是身不由己,小东不会将责任归咎于你。

小夏:但……

剑无极:不急在这一时三刻,(递过桃子)想通了再去见他。邻居兄弟,哪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天色不早了,你赶快回去休息吧。

小夏:是,多谢师尊。


(村内小树林)

剑无极:死了!?

风间始:是,我赶到太仓山时,村落宛如鬼城,遍地都是百姓与尚同会群侠的尸体。我转往清凉河向凌名远等人求援,才费了这么多时间。

剑无极:清凉河,那不是陆开元去的地方吗?

风间始:关于这点,我们在赶回的半途看见一具无头尸体,看他的身形打扮,应该就是陆开元。

方之墨:探子回报,多出村落同时动乱,令巡视的尚同会人马折损不少。这个村庄虽然暂归平静,但不保证异变不会再发生。

剑无极:我也正在担心这个问题,偏偏在这个时候却找不到俏如来。

方之墨:很意外吗?中原人民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何曾及时出现。

风间始:呃……

方之墨:盟主不管事,我们也只能依靠自己。我收到风声,先前传遍苗疆军营的妖染事件已得到控制。

剑无极:有解决的方法了?

方之墨:我亦好奇此事,而俏如来也很有可能已收到消息,所以……方某正要邀请二位与吾同往苗疆。


【苗疆•御花园】


鸩罂粟:大师。

白比丘:打扰先生思考,贫尼抱歉。

鸩罂粟:没事,只是在思考阎王鬼途的事情,这次医治军长有劳大师了。

白比丘:贫尼只是尽力一试,没有先生的药理,军长断难恢复。

鸩罂粟:言重了,大师原先是要寻求我的协助,到头来却是我受大师帮助。

白比丘:得到线索已经是最大的收获,蜕变大法、不老族、亡命水,除此之外,对贫尼下诅咒之人究竟还留下多少踪迹在这世上。

鸩罂粟:我认为路会愈走愈明,待我与好友的宿愿解决,也许大师也能找到答案。

白比丘:说到阁下好友,他的事迹也在苗疆迅速传开了。

鸩罂粟:与大师并列苗疆两大救星,对苗王来说算是蓬荜生辉吧。

白比丘:贫尼不敢当。

鸩罂粟:岳灵休可没大师这么谦虚。

白比丘:他看起来也非自大之徒。

鸩罂粟:他太耿直了,硬碰硬是他的风格,当然他也为此吃了不少亏。嗯?怎么有人守在房外?

守卫甲:是药神与大师,是这样,王上与军师听说军长醒了,特来探视。


(房内,风逍遥自床上起身,跪倒在苍狼身前。鸩罂粟与白比丘自外进来)


苍越孤鸣:军长。

风逍遥:风逍遥罪该万死,请王上责罚。

苍越孤鸣:(扶起风逍遥)这不是你的错,好好养伤吧。

风逍遥:但是……

苍越孤鸣:你再坚持,孤王就要追究了。这项消息应该封锁不让你知情,现在你既知晓,表示有人失职。

御兵韬:微臣马上彻查。

风逍遥:老大仔。

鸩罂粟:或者军长有这段时间的记忆。

苍越孤鸣:是两位,多谢你们的协助。

鸩罂粟:现在说谢还太早了,方才的问题关乎军长的后续状况,非常重要。

苍越孤鸣:先生何意?

鸩罂粟:字面上的意思,就算我没问,千雪王爷也会开口。

风逍遥:我……确实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只记得向王上报告之后,脑中便一片空白,还有……

鸩罂粟:还有什么?

风逍遥:我回到了离开家乡的那个夜晚。我看到花,看到雪,还有很久不见的月,那是很美好的回忆。(黯然)

御兵韬:风逍遥。

风逍遥:但是一切都变调了,我的眼前一片血腥,所以我举起刀想改变一切,却一直轮回相同的结局。在梦中,我杀红了眼,现在我很想喝酒。(铁骕求衣递过一坛酒,风逍遥狂饮)不是风月无边。

御兵韬:现在风月无边都被扣押检查,反正你也没差。

风逍遥:我不是很需要喝,而是很想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鸩罂粟:<对媒介的依赖性增强了。>

风逍遥:老大仔,我是不是暂时不能回岗位了?

御兵韬:铁军卫那边不用担心,除了风月无边,酒很多。

风逍遥:哈,我知道了。

苍越孤鸣:孤王会派人照料你的起居,现在苗疆尚有要务,孤王先离开了。

风逍遥:那属下就不起身相送了。

御兵韬:还是没大没小。(与苍狼一同离开)


(御花园中)

御兵韬:药神是否有话要说?

鸩罂粟: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军长已有成瘾的迹象,必须再进行观察,连带那群士兵也是,甚至……

御兵韬:先前俏如来从月凝湾到王宫途中所听到的争执,代表星河草仍在暗处扩散。

鸩罂粟:但若阎王鬼途存心渗透苗疆,媒介可能不只星河草。

御兵韬:我们手上还有阎王鬼途的人,王上。

苍越孤鸣:去吧。

御兵韬:是。


【巧木宫】


(九冥杀神抓捕诸葛穷归来。)


鬼哭狼嚎声: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


老爷:蹉跎岁月巢儿苦,心中恻,血出漉,令吾独凋枯。

诸葛穷:是我看错吗,九冥会帮你?老爷,你与天首和好了?

老爷:还敢提起此事,亏三姑娘要本总善待你。(倒酒)

诸葛穷:三姑娘?什么三姑娘?我认识的姑娘很多,你说的是哪一位?

老爷:商人重利轻别离,此话当真不差。

诸葛穷:也有一话,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老爷:席散,人去,但缘仍存,喝吧,杯酒结缘,巧木宫的规律你知道的。

诸葛穷:杯酒结缘,我是很想喝啦,可是。(抖抖身上锁链)

老爷:依你之能,不难挣脱苦魂链,除非你的手正隐隐作痛。她的烙印虽是麻烦,但不碍事。(解开苦魂链)现在可以喝了。

诸葛穷:哈,看起来你们是谈好了才出手。(饮酒)一叶秋末,老爷还是这么细心。

老爷:酒也喝了,(一仆人拿来一堆账册)来,生意开谈。

鬼哭狼嚎声:来……来……来……

老爷:你欠我的,打算怎么还,诸葛穷?


【苗疆•王府】


安倍博雅:忆无心,你终于醒了。

忆无心:安倍先生,这里是……王府。

安倍博雅:你不是去帮那个钱鬼送行,怎会昏倒在外面?

(回忆:

诸葛穷:这样……就没你的事了。)

忆无心:他……


【苗疆•御花园】


忆无心:军师,诸葛大哥一定出事了,我想去找寻他,看是不是能帮得上忙。

安倍博雅:但是人海茫茫,你要去哪里找?

忆无心:我知道他有一名师弟,也许有线索,军师……

御兵韬:此事我明白了,待阎王鬼途事情解决,我会马上派人调查,但在那之前还有很多任务要你们协助。

安倍博雅:这么快就有任务?

御兵韬:眼下苗疆人心惶惶,正需要祭司台支援,诸葛穷已辞去职务,便不属于此。你们既然加入祭司台,便归苗疆所辖,日后行动皆须经过上司同意。

忆无心:但是……

安倍博雅:都是祭司台的人,见危不救,这也太没人情味了。

御兵韬:每一个地方都有规矩,没命令你们都不能轻举妄动。

步天踪:(到来)忆无心,地气后续之事需要你出外调查,你可否愿意?

御兵韬:大祭司!

步天踪:他们是祭司台的人,我该有权力调派他们吧,军师?(铁骕求衣无话)那忆无心,你是否愿意接下这个任务?

忆无心:是,晚辈……

步天踪:嗯?

忆无心:属下领命。(离开)

安倍博雅:只有她恐怕不够,我也去好了。

步天踪:我只叫忆无心去,并没叫你,祭司台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们处理。

安倍博雅:哈啊?

步天踪:快去。(安倍只得听令离开)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御兵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步天踪:你比我更了解忆无心的为人,与其让她私逃,不如由我放人。

御兵韬:难道不是有人想回报权杖一事的恩情。

步天踪:随便你讲,记得你欠我一次。

御兵韬:哈。


【黄昏夹缝出口附近】


忆无心:我记得是在这附近没错,为何找了许久都找不到?


(回忆:

任孤沉:黄昏夹缝的出口在哪里,你知道的。)


忆无心:莫非?(抬头看天色)


[就在日夜交错的黄昏时刻,隐于夹缝的余晖渐渐浮现。]


忆无心:啊,就在那。


(忆无心进入夹缝,此时屋外空无一人,石桌上书本无风自翻。)


忆无心:<就是此地。>

任孤沉:(房间内传音)忆无心,怎么是你,那个白痴呢?

忆无心:他被人抓走了,详情听说……

任孤沉:白痴的想法真难以理解。

忆无心:任大哥隐居在此不便涉入江湖事,但如果任大哥有什么线索,可否告知我?

任孤沉:吾拒绝,那是他该受的惩罚,你不用管,省得又被连累。

忆无心:但……他是我的朋友、你的师兄。

任孤沉:你再帮他多收拾几次善后,很快就不是他的朋友。

忆无心:可是……

任孤沉:没有可是!

忆无心:唉,既然你不愿意告知我,我只好住在这,知道你愿意跟我说。不过,如果我住在这太久,俏如来大哥可能会担心而来找我。啊,不只大哥,还有千雪阿叔、军师、步前辈,可能还有很多很多人都会找来这里。

任孤沉:忆!无!心!

忆无心:我在这,任大哥,有什么想说的吗?

任孤沉:你……学什么不好,偏偏去学那个白痴的烂招。(扔出卷轴)往东十里后, 再依地形图而行,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

忆无心:多谢任大哥襄助。

任孤沉:下次不准踏入黄昏夹缝,尤其是跟白痴一起的时候。

忆无心:嗯,我会提醒诸葛大哥。(离开)


(此时一阵风吹来,石桌上落下一张白纸,上书:诸葛白痴,不得进入。)


任孤沉:能做的我都做了,死白痴,你最好别再给我辜负别人的好意。


(白纸上又多了一行字:忆无心亦同。)


【苗疆】


百姓甲:你们有听到吗,王上下令禁止贩卖星河草。

百姓乙:什么啊,明明就是很普通的草药,硬要讲有毒,现在变得这么贵,一两星河草喊价到十两银,这谁买得起啊。

百姓甲:你怎会这么清楚,难道你知道去哪里买?

百姓乙:别乱讲,我听别人说,听别人说的啦。

百姓甲:你若有,别暗藏,我这里也快没存底了。

百姓乙:什么存底,难道你也有……

百姓甲:没有啦……我是说存款要见底了。(旁边百姓丙浑身颤抖)你是怎么了?

百姓丙:没……没事……

百姓甲:唉,苗疆最近又要开始多事了,一个星河草也惹来这么多风波。

百姓乙:说到这,你有听说九脉峰发生的事情吗?

百姓甲:你说发生地震,好在有一个叫岳灵休的人帮忙才没出事情。

黑白郎君:(乘坐灵骨马车来到)你们说的人是谁?

百姓甲:你……你是什么人?

黑白郎君:你说岳灵休现身了?

百姓甲:是……是啊,多亏他,九脉峰才没发生伤亡。

黑白郎君:他人在哪里?

百姓甲:听说在苗王宫作客,是苗王的上宾。

黑白郎君:哈哈哈……遗忘多年,终于又再出现了。岳灵休,再次相会,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做结,哈哈哈……


【苗疆•地牢】


侍卫甲:参见军师。

御兵韬:有任何进展吗?

侍卫甲:没有,但方才小尉长说要负责刑求,就……诶,小尉长。(小七消沉走来)

御兵韬:别勉强自己做这种事情。

小七:我只是想帮忙,但是……

御兵韬:留在这,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侍卫甲打开牢门,铁骕求衣入内,碧真双手被缚吊起。)


碧真:哈。

御兵韬:真不知你假意冷静还是对组织忠心不二,宁死不屈。

碧真:你们真以为……啊!(铁骕求衣触碰其伤口)

御兵韬:看来你并没有喝亡命水,若是这样我们有很多时间。

碧真:你……<可恶,原本拦杀岳灵休的任务结束之后,绝命司便会赐水,想不到……>

御兵韬:也许你该衡量自己在组织的地位,决定是否与我们合作,或者你可以服毒自尽,断了我们的线索,也省得阎王鬼途出手,清理累赘。

侍卫乙:(入内)禀军师,有贵客造访,王上正在接待。

御兵韬:这不用特别向我禀报。

侍卫乙:是王上要属下特来通知,对方带来与先前苗疆异状相同的消息。

御兵韬:回禀王上,吾稍后便至。

侍卫乙:是。(离开)

御兵韬:我已经失去耐性了。(施压)如果你以为小七这样就算是刑求,那你肯定误会了。(严刑拷打)


【苗疆•御花园】


苍越孤鸣:黑水城沦陷,现在就只能等待废苍生回归,看是否有办法处理。

风间始:就不知师尊何时回来,唉。

苍越孤鸣:若你尚无头绪,不如暂时待在苗疆,孤王也好久没与你一叙了。

风间始:这太叨扰了。

苍越孤鸣:我们之间还需要计较吗?当初多谢你与霜姑娘了。

风间始:都这么久的事情了。

苍越孤鸣:是啊,过了这么久,孤王差点认不出你的容貌。

风间始:这之后再向王上解释,目前最紧要的是不知苗疆、黑水城,连先前兄长待过的村落也……诶?兄长,你怎会站这么远?

剑无极:呃,那边人多,我站在这边比较凉。

风间始:这边也才三个人啊。(剑无极逃避苍狼眼神)

苍越孤鸣:人,总有少不经事的阶段,你说是吧,剑无极。

剑无极:咳咳咳,是……是啊。(尴尬)怎会这么热啊。

苍越孤鸣:哈。对了,阁下说是来俏如来,但他并未前来,不如阁下稍作盘桓,毕竟你们一路奔波,还遇上变故,也该好好休息。

方之墨:方之墨谢过苗王。

御兵韬:(到来)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向军师介绍,这位是来自中原尚同会的侠客。

方之墨:在下方之墨,方才听苗王说那些疑似妖染的症状,其实是阎王鬼途所布,那苗疆方面可有因应之策?是否能协助尚同会?

御兵韬:那就要看贵客的意愿。

鸩罂粟:(到来)来到苗疆,是我出诊最远的路途,可以别再让我打破原则吗?但比起大师,再远的路也不及远渡重洋。

剑无极:(看到白比丘)你还在苗疆作客啊。

方之墨:看来在场只剩在下不识大师,敢问大师名号?

白比丘:贫尼白比丘。施主是来寻求帮助?

方之墨:在下欲寻解毒之人,但闻大师远渡重洋,不知来自何处?

白比丘:东瀛。

方之墨:那又是什么理由让大师不辞千里离开故土?

白比丘:天命已了,境遇各安。

方之墨:我明白了。

鸩罂粟:你还真多问题啊。

方之墨:没办法,尚同会几经波折,还有一个不管事的盟主,在下总要筹谋再三,不敢轻忽。方才一席话,与大师如明镜自照,一片澄明。

白比丘:施主过誉了。

方之墨:我在来的路上早已听闻苗疆有神迹现世,现在印证中苗各处皆有阎王鬼途潜伏,说不定还扩及了更多的地域。

苍越孤鸣:军师,真眉还没说出阎王鬼途的基地吗?

御兵韬:微臣相信快了。(此时俏如来到来)

剑无极:俏如来,好久不见了!终于找到能讲话的人。

俏如来:剑无极,你回来了。

剑无极:是啊,我遇上了很多事情,不过先让你处理正事再来叙旧,毕竟有人来找你,(耳语)而且很不爽你。

俏如来:方之墨。

方之墨:没你的事了。

俏如来:你来到苗疆,莫非尚同会有变故?

方之墨:你要马上回去处理吗?

俏如来:究竟发生何事?

方之墨:如果不马上回去,那跟你讲又有什么用。

俏如来:我还有要事……

方之墨:什么事?苗疆的事情吗?你是尚同会盟主,你的责任在中原,有什么事情比尚同会更加重要?(俏如来无言以对)

苍越孤鸣:俏如来,方之墨他们有带来其他消息……

剑无极:这我来讲就好了,俏如来,我们走。


(两人离开。)

剑无极:我实在想不通那个方之墨怎会处处针对?你不是他的盟主吗?

俏如来:若你知晓他是方独白的兄弟,便不会对他的态度感到讶异。

剑无极:方独白,黑瞳之一,那你还敢留他在尚同会?

俏如来:总不能因其亲人为恶,便断定他并非善类,若他真对武林有所贡献,就算厌恶俏如来那又何妨。不谈此事,你在苗疆的事情都办完了吗?

剑无极:苗王派人寻找废苍生的下落,始要再此等候消息,解毒的药也拿到了,我要赶去送给小东小夏他们,倒是你,来苗疆沾一下酱油就要走,你不是有要事要办吗?

俏如来:是有要事,但方之墨说的没错,中原出事,俏如来有即刻处理的义务。药神的药虽能解毒,但仍须找出下毒的源头与手法,我陪你回一趟中原,至于其他事情……有军师在,相信他会处理妥善。


【村落】


东叔:真抱歉,因为小人的伤,让两位大侠特意跑一趟,真是抱歉,抱歉。

俏如来:东叔莫这样说,看到村民无恙,俏如来便安心了。

剑无极:我自苗疆带回的药已经分送给村里众人,只要大家别再碰星河草,就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东叔:星河草,那是什么?

俏如来:各位难道不曾饮用星河草所煮的茶?

东叔:仙草,甘草,我们曾喝过,但星河草……

小东:我曾听过这种草药,但村里并没有喝它的习惯。

俏如来:二位可还有异变发生之时的记忆?

东叔:我……只感觉脑袋里一片昏沉,全身乏力倒在椅子上,然后小夏他就……小夏……(看一眼小东)抱歉,年纪越大,脑袋是越来越差,剩下的我也记不清了,抱歉……

小东:我只知道小夏杀伤阿爹,村民不停攻击我们,但是他们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东叔:小东啊。

俏如来:<为何只有小东不受毒质影响?>我明白了,此事我会再进行调查,多谢二位。

小夏:(提着水果入内)师父,俏大侠,村民要我提一些水果来给你们,东叔,还有……小东。

剑无极:(接过)这么大颗的水蜜桃啊,俏如来啊,这颗给你,这个村庄出产的桃子是特别好吃。

俏如来:多谢。

剑无极:东叔和小东也吃吧,小夏,还呆呆站着干嘛,拿过去给他们吃啊。(推小夏)

小夏:这是……早上新收成的桃子,村民交代我拿来的,我还特别……

小东:我不要。

东叔:小东。

小夏:不要紧啦,东叔,你好好养伤,我先离开了。(放下水果往外走)

小东:明知道我讨厌吃桃子,你还叫我吃。

小夏:(急忙回转)我知道,我知道啊,所以这里有你最喜欢吃的葡萄,你看。

小东:有准备葡萄,是不会早点拿出来喔。

小夏:是……是我不对,下次不会了。

剑无极:我就说,邻居兄弟哪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俏如来?

俏如来:我想这桃子大家暂时先别吃了。

剑无极:你的意思桃子有问题。

俏如来:还不是十分确定,但除了星河草,毒质肯定还有别种传染途径。苗疆带回的药你最好吃一些,饮食也要格外注意。

剑无极:你要继续调查?可是我……

俏如来:你若担心,就留下陪他们吧,我一个人处理即可。

剑无极:嗯,那你千万小心。


(俏如来离开东叔家,一路行至集市上)

俏如来:<异变的经过已大致掌握,绝非偶然发生,但毒质的散播途径,若以人力,很难不留下散播者的踪迹。若是水源,毒性易受水稀释。>星河草与桃子的共通点。

水果摊老板:来来来……先看的先买,慢来你就没得买,摊上的水果全部是产地直送,保证新鲜又甘甜。不管是西域的葡萄,江南的蜜柑,甚至南洋的火龙果,只要你想得到,应有尽有。

顾客甲:老板啊,我要五斤苹果。

顾客乙:我要两串葡萄。

俏如来:<能以最少的人手下毒,又能自然散播,病毒的媒介便是……>流销各地的特产品。(走到水果摊前查看)


【十殿阴曹】


明晨:只有四个人啊,还不满半数。

太和:肃英还真准时啊,老人味马上就出来了。

明晨:三字癖,你慢了。

纠伦:讲正事,别废话。

太和:哈……明晨,你是被纠伦传染了吗,三字毒,很特殊啊。

肃英:普明、纣绝,皆回来了。

明晨:任务也失败了,这我们早已知情。

太和:是我讲的。

纣绝:太和,不是警告过你,别随便踏入各自负责的地盘。

太和:哎呀,何必这么生气,绝命司也没讲话啊。

普明:好了好了,这次是我们失败了,别吵好吗。

明晨:哈……若不是我们认识普明久了,恐怕也难防幼小可爱的声音之下所隐藏的杀机。回到重点,药神、天刑道者目前皆在苗疆盘桓,听说还有一个施展神迹的神尼帮助,我们的下一步呢?

覆秋霜:(进入)应该是迁移据点吧。

太和:又是你,绿色的老头。

明晨:打断我讲话,真是让人充满杀意啊,还有,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覆秋霜:你们派来与老夫配合的人,不是还没回来。

肃英:碧真,他怎么了。


【苗疆•地牢】


御兵韬:这样才算是初步,明白吗?(小七仍无法适应)不会动手,也要了解怎么做,方能监督手下是否做得得当。

小七:是……

御兵韬:我再做一次,这次要更仔细看。

小七:是。

碧真:别……别再……


【十殿阴曹】


明晨:以他的身手被擒,倒不意外。

覆秋霜:那你们认为他能坚守组织的所有秘密吗?

太和:他也不是知晓所有秘密。

覆秋霜:十殿阴曹呢?或者,你们要等绝命司下令。

纠伦:绝命司,未回应,老规矩,半数决。

明晨:那可能需要一点时间讨论了。

覆秋霜:也许你们……没时间了。


(十殿阴曹之外,铁骕求衣带领众苗兵已然到来)

御兵韬:阎王鬼途,全数歼灭!

众苗兵:杀啦!


【苗疆•夜•小树林】


枭岳:我说安仔,你现在担任的这个祭司台到底有什么用?

安倍博雅:为什么要这样问?

枭岳:因为虽然都叫做祭司台,但那个步什么的老头职位比你还大。

安倍博雅:谁做大的都一样啦。

枭岳:话不能这样讲啊,连那你那个大哥的小弟都比你受到苗王的礼遇,你就不想闯更大的事业喔。

安倍博雅:做那么辛苦干嘛,有钱领就好了。

枭岳:(施展读心术,却被术法反弹)哇!

安倍博雅:叫你不要偷看我的内心,活该。

枭岳:我是在关心你。

安倍博雅:关心不是偷看别人的心,再这样我收了你喔。

枭岳:你们阴阳师果然还是一样讨厌。

安倍博雅:诶,你这只妖想跟我这个超级阴阳师吵架吗?

枭岳:来啊。(两人打打闹闹)


(突然附近传来声音。)


黑白郎君:他在哪里?

路人甲:他……啊!


枭岳:是怎么了,还有,这个声音怎会这么……

黑白郎君:哈哈哈……(驾着马车驶过)

枭岳:熟悉。(与安倍两人冷汗直冒)你有没有……

安倍博雅: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枭岳:喔。

安倍博雅&枭岳:他是跑来苗疆做什么啦!


(小树林中)

岳灵休:所以,要如何钓出剩下的十部众甚至绝命司,你还没有头绪。

鸩罂粟:先前的女童与兽人逃脱之后就没有新的线索了。

岳灵休:你接替幽冥君缠斗阎王鬼途十余年,应该还没将底牌用尽。

鸩罂粟:如果我说,我的底牌就是你呢?

岳灵休:那个被我抓来的人关在何处?

鸩罂粟:逼供就交给苗疆,依你的个性,只怕线索会断得更快。

岳灵休:人是我擒捉,我自有分寸。

鸩罂粟:我一向不相信你那只有半刻钟的分寸,从前你在江湖所惹的是非,没有一件事能轻易善了……

黑白郎君:找到你了。(驾着马车到来)

鸩罂粟:怎会……

岳灵休:想不到竟然会再见到你,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天刑道者,南宫恨只问一句,你可有胆量再接一气化九百。


[天下狂人黑白郎君急闯苗疆,天刑道者岳灵休坦然面对,他们两人之间又有怎样的恩怨情仇?

苗疆大军包围十殿阴曹,面对铁军卫的强势围杀,阎王鬼途到底拥有多少实力?

神秘的绝命司又是何人?

带走诸葛穷的神秘人物,又是怎样的势力?

忆无心又会卷入怎样的风波?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七集——狂人与豪杰。]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