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861434640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三集 阎王十部众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苗疆•御花园】


鸩罂粟:等了十七年,终于让我等到机会揭露真相。这背后一切的主使,就是阎王鬼途。

千雪孤鸣:等一下,你说是阎王鬼途,你是骗我没接触过吗?很久前开始阎王鬼途就是一个黑市管道,专门药物与毒物买卖,连我也有帮心机温仔去批过货。但要说他们有什么企图……

鸩罂粟:那只是你所知道的阎王鬼途,甚至,更久之前,阎王鬼途连自己的使命也不清楚。

千雪孤鸣:什么意思?

鸩罂粟:在我一开始知晓阎王鬼途的存在时,确实如你所说一般,他们是黑市贩卖药物的管道,但狼主,你知晓江南大疫吗?

千雪孤鸣: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中原江南发生怪病,群医束手,死了数万人。王兄认为是好机会,还派了藏仔去……唉,讲得远了,我当然记得。

鸩罂粟:后来找出医治这场瘟疫方法的人,就是幽冥君。

铁骕求衣:冥医的师尊。

鸩罂粟:是,但是幽冥君虽然找到医治方法,所需的重要药材,厚补、田七等,却突然稀缺。虽有药方却无药材,导致这场瘟疫蔓延扩大,到最后,幽冥君用了方法自阎王鬼途手中购得大批的药材。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注意到阎王鬼途的问题。

千雪孤鸣:有什么问题?田七、厚补又不是什么珍贵的药材。

铁骕求衣:不是珍贵的药材,却囤了可供数十万疫民所需的份量。

千雪孤鸣:对啊,囤这么多干嘛?啊,难道?

鸩罂粟:垄断。在我明察暗访之后发现,他们垄断了市场上药物的流通,让药物变得稀缺。当有病人需要药物时,再转手贩卖,借此获得数倍至数十倍的暴利。

千雪孤鸣:就算是这样好了,囤积这些药材也要成本,也是有风险,做生意就算黑心肝也牵扯不到海境跟夜族。

鸩罂粟:狼主就不怀疑当年江南那场怪病的来由吗?

铁骕求衣:药毒,让中原群医束手的怪病,也是药毒。

千雪孤鸣:是他们散播瘟疫?赚钱赚成这样也太黑心,而且这么庞大的金流,恪命司是要过得多有钱。

鸩罂粟:如果这么多钱都不在恪命司身上呢?

千雪孤鸣:那是会跑去哪里?

鸩罂粟:为了追查此事,我们决定开始查探阎王鬼途,虽然花费了不少力气,但是我与幽冥君都成功进入了阎王鬼途。到了此时,才知晓阎王鬼途更深一层的秘密。他们的目的不只是财富,还有更深的算计。

铁骕求衣:财富与权势,人之所欲。既得财富,便想取得权势了。

鸩罂粟:江南大疫只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我们也发觉他们对苗疆、海境也同时伸出了黑手,而策划者一切的人。

千雪孤鸣:就是你讲的阎途十部众,以及绝命司。


【中原•十殿阴曹】


覆秋霜:独吟萧索覆秋霜,初至十殿阴曹,求见绝命司。

太和:肃英所引荐的竟是一个老头,还真是物以类聚,哈。

明晨:还是不老实的老头。

覆秋霜:阁下此言,老夫不解其意。

七非:你的人被碧真拦截到了。试探底线,以初次合作来说不够聪明。

明晨:在鬼途上寻阎王踪迹,从没人能挑战十殿阴曹的规矩。

太和:这么想死,就让阎王鬼途替你备棺,如何?

覆秋霜:哈哈哈……数十年前老夫游历中原时,初步接触恪命司,亦不明其背后势力,若此行是入虎口,老夫总该设法保命。

明晨:满口谎言,若真不知,何以踏上十殿阴曹,便唤绝命司之名。

覆秋霜:因为老夫与阎王鬼途并非初次合作,经过这么多年,老夫才终于肯定恪命司之上定有高人。十七年前,海境三王之乱,北冥无痕所拥鬼途势力,便是老夫引线。


【苗疆•御花园】


鸩罂粟:当时海境与外界隔绝,而能利用漏洞引渡阎王鬼途必是有权出海境之人。自此,三王之一的北冥无痕开始暗植势力,直到十七年前时机成熟,联合其他双王谋反。

铁骕求衣:与夜族惨案同时引爆,北冥无痕的计划细节也在控制之中。

鸩罂粟:然也,阎王鬼途潜伏在任波罕一脉已久,本打算一次引爆双境动乱,他们便可伺机作手,重整后的苗疆与海境便会落入他们的掌握。

千雪孤鸣:很会吹,你还没认识夜族时,夜族一点事情都没有,偏偏你出现之后,王兄就开始发现夜族有问题,难道不是你唆使的?还是他们真的是无辜,是你阴谋败露才让他们当替罪羔羊。

鸩罂粟:因为当初我是为了追查阎王鬼途刻意接近夜族。认识你,教导榕烨,不过是一个顺手的过程。

千雪孤鸣:还有,阎王鬼途的领导不是恪命司吗?为什么又生出一个绝命司?这个名字我从来不曾听过。

鸩罂粟:这就要从阎王鬼途的制度开始讲起。实际上,恪命司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令牌。

千雪孤鸣:越讲越玄,恪命司是一块令牌,你怎不说是一座屎桶。

铁骕求衣:如同鬼玺一般的存在吗?

鸩罂粟:接近,但更复杂。凭借着过人的医术,幽冥君在阎王鬼途平步青云,成为阎途十部众之后,才明白阎王鬼途的制度。在阎王鬼途,真正决策的人一共有十个,便是阎途十部众。十部众若有死伤,便由恪命司择人补上。这十人讨论阎王鬼途的方针、政策、目标该如何进行,并且提供资源,而恪命司就藏身在这十人当中。

千雪孤鸣:是哪一个?

鸩罂粟:无人知晓。若十部众无法进行决议,恪命司会再以令牌另行颁下旨意,决定方针。十部众只知晓恪命司是十人之一,却不能知晓是哪一个同志。

千雪孤鸣:这制度也太古怪了,都没人知道,只靠一块令牌,若是不小心被人做掉……

鸩罂粟:那下一个人便是新任恪命司,同样,也无人知晓是谁,甚至你无法判别因为任务而死的十部众是否就是卸任的恪命司。

千雪孤鸣:还有这样的?那你们后来怎么做?

鸩罂粟:要彻底瓦解一个组织,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铁骕求衣:成为他们的首领。


【小路】


岳灵休:所以我们就利用这个制度,想方设法找出真正的恪命司。我们有锁定的目标,但没十足的把握。

修儒:岳大哥,你又破功了。

岳灵休:我观察过了,此地没人。

修儒:你这句话,已经讲第十四次了。

岳灵休:有这么多次吗?

修儒:有啊。

岳灵休:你是要听故事还是要聊天。

修儒:听故事,岳大哥,你继续讲。

岳灵休:在苗疆、海境动乱将启之时,我们心智知不能再拖,便使计诱出怀疑的人选。好在一击得手,恪命司的令牌落入我们的手中,我们便让幽冥君成为新的恪命司,继续潜伏阎王鬼途。

修儒:啊,所以药神说太师父是恪命司就是这个原因,但……我有一个疑问,太师父破解了他们制造的瘟疫,他们应该很痛恨太师父才对,为什么还会接纳太师父让他们成为阎途十部众?

岳灵休:药不离医,幽冥君医术通神,能帮他们达到某种目标,所以得到重用。听说幽冥君死了。

修儒:嗯,太师娘还天天念佛迴向,说是要帮太师父偿还一些罪孽。

岳灵休:罪孽……为了取得信任,他做了不少违心之事,难为他了。

修儒:但太师父亡故,他们不就会发现恪命司消失吗?

岳灵休:在你太师父亡故之前,阎王鬼途就将近瓦解了。

修儒:啊?

岳灵休:同一时间我们也统筹了万济医会,用来对抗阎王鬼途的毒药,加上有幽冥君里应外合,我们连接剿灭破坏了阎王鬼途的阴谋与据点,阎途十部众有五个死在我手上,但可惜,我没撑到最后。

修儒:后来岳大哥你生病了。

岳灵休:生病啊……

修儒:嗯?

岳灵休:我倒下之后,阎王鬼途破败,照你在海境的见略所闻,参与的阎王鬼途找上海境的皇子。

修儒:嗯,是四皇子北冥异。

岳灵休:子承父业,投靠他的阎王鬼途都是旧部的阎王鬼途。

修儒:啊,阎王鬼途还有分新旧?

岳灵休:之前旧的阎王鬼途,十部众没死的都逃了。幽冥君死后,现在的恪命司应该是……


【苗疆•御花园】


千雪孤鸣:——也就是说……俏如来的推测没错了,你是现任恪命司。那阎王鬼途接触北冥异当真不是你授意的?

鸩罂粟:阎王鬼途破灭后,我便代替身故的幽冥君带领万济医会,当年的身分只是不堪揭露的历史。但当年的十部众,最少还有四个人活着。多年来我居无定所,为了避开追杀,同时调查余孽的动向。

千雪孤鸣:后来呢?

鸩罂粟:他们派出识龙影与北冥异接头,唆使北冥异取代恪命司,成为卖命的饵食而不自知。

千雪孤鸣:然后北冥异为了建功,决定派识龙影接近幽冥君之女,盗取你送给幽冥君的华佗方巾,准备破解你的药理对付你。

鸩罂粟:华佗方巾失窃之后我心生怀疑,利用旧时恪命司的身份调查,发现识龙影的身份是新任十部众之一的神华。在不能出面的情况下,我通知幽冥君之女解决了识龙影,但也证实了阎王鬼途卷土重来,以及我当年的一个猜测。

千雪孤鸣:什么猜测?

鸩罂粟:当年阎王鬼途几次被围剿之后,我便察觉内部似乎有了动静。我怀疑恪命司之上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才是真正的阎王鬼途领导者。

千雪孤鸣:就是你口中所说的绝命司。

鸩罂粟:是,他才是阎王鬼途真正的领导者,是我花费了很多功夫才得到的名字。

苍狼:作为恪命司,拥有阎王鬼途的最终决策权,你却认为阎王鬼途背后还有人,难道还有什么人能绕开最高领导操纵你的行动?

鸩罂粟:我不知,但我确实有这种感觉。

千雪孤鸣:骗谁啊,创立一个像阎王鬼途这样庞大的组织要多时间跟心力,他全权交给你,没对你下指令,然给你玩到整组坏光光都没出面,他的心是有多大?

鸩罂粟:也许对他而言,创立这样的组织并不是困难的事情。

千雪孤鸣:军师,如果是你,你要多久的时间?

铁骕求衣:如果是我,由无到有,万事俱备,一帆风顺,十年方能略有规模,十五年最快,但……难。

千雪孤鸣:十五年创建,到你潜入时又过了好几年,经营二十年的组织没了都不会心痛?

铁骕求衣:如果考虑覆秋霜进入中原的时间,阎王鬼途的历史,远超过这个数字。

千雪孤鸣:连掌握的权力都不要,这个绝命司要的是什么?还有,吸收了那么多金钱,阎王鬼途又用去哪里?喂,恪命司,你钱都花去哪里?

鸩罂粟:你的问题,也许都是同一个答案。

千雪孤鸣:什么答案?

鸩罂粟:这也是为何幽冥君能在阎王鬼途受到重用的原因。阎王鬼途吸收的金流,除了招兵买马之外,还用来研制这一种药物。

千雪孤鸣:什么药物?

鸩罂粟:长生不老药。

千雪孤鸣:讲到老子都要翻桌了,长生不老药,跟我开什么玩笑!

鸩罂粟:其实你们都见过了,长生不老药的未成品。

千雪孤鸣:还真的有?

鸩罂粟:人会老化、死亡,是因受到岁月或者外力的伤害不能复原。如果有一种药物能快速恢复受到的伤害呢?

铁骕求衣:你讲的是……

鸩罂粟:未完成的长生不老药,就是亡命水。

千雪孤鸣:亡命水!

鸩罂粟:我所知的阎王鬼途大概便是如此了,王上。

苍狼:你讲的事情大部分有可信之处,但孤王也无法判断真假。

鸩罂粟:我有人证。

苍狼:你所讲的,是当年与你、幽冥君一同剿灭阎王鬼途的天刑道者岳灵休吗?他人在何处?

鸩罂粟:时间若至,他会出现。

千雪孤鸣: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与他共谋?

铁骕求衣:王上认为呢?

苍狼:片面之词,并无佐证。照你所言,苗疆应该有阎王鬼途的人潜伏,除非将此人找出,否则。

鸩罂粟:该有的协助我会尽力,在此之前,请王上允准一项要求。

苍狼:说吧。

鸩罂粟:夜族始终是我一生亏欠,榕烨学药于我,受我牵连至今,我想该当面向她说清楚。

苍狼:可以。

铁骕求衣:让微臣带路吧。

鸩罂粟:提醒一事,阎途十部众各有所擅。能可控制这般庞大的病毒人数,在同一时间行动,用毒者,乃此道的绝顶高手。若真潜伏在苗疆,你们必须全力擒捉。还有,绝命司,就藏身在十部众之中。


【中原•十殿阴曹】


七非:推动海境乱局的黑手,不代表日后会尽心尽力,就看接下来你所展现的诚意。

明晨:说不定绝命司一高兴,你有机会补入悬宕已久的神华,啊,早死的位置,真不吉利。

太和:再加上肃英就两个老头了,你确定?哈。

覆秋霜:若有需要,老夫随时静候。(离开)

明晨:还没叫他退下,他就走了,我可以追上补几刀吗?

纠伦:没必要。

明晨:哟,三字癖讲话了,我还以为你没来开会。

太和:你是说玄冥吧,从头到尾不发一语,人真的在现场吗?

明晨:这样很好啊。

太和:是啊,现场只剩五个人,还能召开会议,真有趣。

七非:人选范围缩小了,绝命司人选剩下四个。

太和:七非,你刻意将自己排除在外,是欲盖弥彰了。

纠伦:不是我。

明晨:三字癖也急于否认,事情愈来愈有趣了。

七非:但这也不排除是故布疑阵,无论如何,还是那套规矩,想成为绝命司就各凭本事,找出现任绝命司吧。

太和:跑得真快,哈。

明晨:啊,太和,等我。

纠伦:真无聊。


(后山)

太和:明晨,方才老头所讲的话,你抱持什么看法?

明晨:他很有见解,提出对中苗采长久之计,用迂回蜂蛰的战略。

太和:对苗疆以民生、经济为胁,从国之根本瓦解他们的战力。

明晨:至于中原混杂,尚不知隐藏多少高手未知,可由尚同会向内施压。

太和:哈,竟与我们的方针不谋而合。

明晨:但他是海境人,却能在进入中原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出精确的判断,可见是一名战略人才。

太和:想不到你才说要杀他,现在又给他这么高的评价。

明晨:人与事,一向可以分开看,我肯定他的能力,并不能改变我对这个人的厌恶。

太和:且行且看吧,老男人的嘴总是不可靠的。

明晨:另外,对他的说词,代表绝命司的阎王翎并没有表态。

太和:你怀疑没来的玄冥是绝命司?

明晨:依迹象来看,确实是他。

太和:嗯,现在我怀疑你了。

明晨:我有必要瞒你吗?

太和:哈,纠伦说不是他。

明晨:那个三字癖,一向孤僻,也许我该与他亲近亲近,套套他的话。

太和:去吧,我在苗疆尚有任务。

明晨:暂别。


【唤魂桥】


明晨:又在养剑。

纠伦:来此地,做什么。有话说,无事离。

明晨:无事就不能单纯来找你聊天吗?你与玄冥也不是每次会议都参加。

纠伦:我不是,绝命司,虚伪心,不需要。

明晨:诶,我对绝命司纯粹是好奇,绝无他想。

纠伦:你之事,非吾事。

明晨:你不好奇这么多年来是谁取得了绝命司的身份?还是,绝命司根本不在我们十部众之内?(纠伦指尖一滴鲜血射入剑柄)亡命水钻研已有时日,绝命司没单独找你试药吗?还是你找人试药?

纠伦:我没试,要线索,找别人。

明晨:何必这么难相处,我可是特地来与你交心啊。

纠伦:话投机,吾必言,不投机,言无益。

明晨:上次会议就说我们要控制中苗非是易事,更非一朝一夕,十部众必须培养绝对的默契,各司其职、各尽专长。

纠伦:组织事,吾配合,论私交,没兴趣,讲团结,装肖仔。

明晨:哈哈哈……那我可是提醒你,千万莫因私怨而耽误正事,毕竟,你与还珠楼中那个人的过节总有一日要解决,不是吗?

纠伦:入阎途,看悲欢,渡纠伦,斩情关。影嶙峋,几度寒,剑凌霜,命不还。(离开)

明晨:不理我,三字癖,真有趣。真是不知不觉就被传染了,哈哈哈……不知苗疆进展如何。


【苗疆•地牢】


守卫:参见军师。

榕桂菲:大哥。(看见药神)是……是你。

铁骕求衣:让他进入。(守卫打开牢门)关上后,让他们独处。

(鸩罂粟进入牢房,铁骕求衣与守卫离开)

鸩罂粟:这样就能好好讲话了。

榕桂菲:有什么好讲的。

鸩罂粟:夜族惨案的真相,你不想知晓?

榕桂菲:你还敢提起,若不是你……若不是你……

鸩罂粟:阎王鬼途,就算我没出现,任波罕鹰翔也会成为他们的棋子让苗疆陷入动乱。

榕桂菲:父亲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棋子。

鸩罂粟:所以阎王鬼途放弃了,用了另一个计划诬陷于我,更让鹰翔甚至整个夜族陪葬。

榕桂菲:为什么你说得如此云淡风轻,这十七年来,夜族背负骂名,我身上的一誓龙黥成了作讽刺的刻印。然后,我听到不同的真相,先是大哥,现在是你,哈哈哈……夜族在你们心中究竟算是什么?

鸩罂粟:至少在我心中,是一生的亏欠。

榕桂菲:亏欠,若你认为自己没错,为什么要亏欠?

鸩罂粟:我以为不让鹰翔知晓阎王鬼途的事情就能保护他,保护夜族。他自始至终皆不知我主动与他结识的真正原因,而最后,我也无法阻止悲剧发生。

榕桂菲:然后,你就躲了十七年,连一句真相也没说。

鸩罂粟:时机未到。

榕桂菲:什么时机?是你口中针对阎王鬼途的伟大计划吗?

鸩罂粟:是你。我原本以为夜族无一幸免,直到温皇找上我,才知晓还有一个人活着。徒弟……

榕桂菲:我是吗?如果你接近夜族、接近父亲是有所目的,也许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师徒情份。

鸩罂粟:你要这么想便这么想吧。

榕桂菲:如果你不知我还活着,你还会出现吗?

鸩罂粟:至少,我不会让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

榕桂菲:阎王鬼途要杀你?

鸩罂粟:所以,你才会被构陷,因为他们知晓,只有你会让我不计生死,自愿踏入陷阱之中。

榕桂菲:那你……可曾将父亲当成是真正的朋友?

鸩罂粟:原先是随缘,现在,生死至交。

榕桂菲:现在,什么意思?

守卫甲:(进入)时间到了。

鸩罂粟:嗯。对了,军师呢?

守卫甲:军师还有事离开,稍后便回。(打开牢门)

鸩罂粟:哈,那还真是,时间到了。


【苗疆•御花园】


铁骕求衣:启禀王上,药神带着榕桂菲私逃了。

苍狼:什么?

千雪孤鸣:什么?人你带去的,竟然没顾好。

铁骕求衣:是微臣失职,中途离开一段时间,回来时牢房守兵大乱,药气弥漫,应是药神手笔。

千雪孤鸣:我早就讲过药神不能信,榕桂菲也有问题。等一下,该不会是你故意放人走的吧?

铁骕求衣:王爷多心了,属下马上派人追捕,以证清白。

千雪孤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哼,枉费他说得这么有诚意,真的被他骗了,一定要将他们抓回来。

铁骕求衣:没错,这次不能放过他们。


【中原•尚同会】


修儒:总算到了,尚同会。(回头看看岳灵休)<应该是不会一见到俏如来大哥就当场破功吧?>唉。

侠客甲:小兄弟,你来尚同会有什么事情?

修儒:哦,我是来找俏……找盟主的,他在吗?

侠客甲:他不在,好像是说要去苗疆的月凝湾调查事情。

修儒:啊?

侠客乙:怎样,来拜访那个花瓶盟主喔?

侠客甲:别这样讲啦。

侠客乙:这样讲还客气了,一回来接管尚同会又马上跑出去,根本没心思解决会内的问题。

侠客甲:盟主不是去调查什么妖染吗,就是怕那些人的症状更严重啊。

侠客乙:若不是有方之墨帮忙抓药,镇定他们的情绪,盟主还有时间慢慢查喔?呸!(一股劲风袭来)啊!(摔倒)

侠客乙:谁,谁打我?是你?

侠客甲:你白痴喔。(两人争斗起来)

修儒:诶,我……我是学医的,让我看一下那些人的状况。

侠客乙:他们又不是得病,大夫是有什么用。

侠客甲:方之墨,你来了。

方之墨:我来看大家状况,嗯?(轮椅上的岳灵休露出背影)

侠客甲:哦,他们是来找盟主的。

修儒:(查看完状况回来)这位是……

方之墨:在下方之墨。

修儒:哦,刚才他们有提起你,幸会,我叫修儒。

侠客甲:刚才你有看出其他的问题吗?

修儒:没有耶。

侠客乙:就说大夫没用了,而且还是这么嫩的大夫。(又一道劲风袭来)啊,又是谁打我?

修儒:我们……我们还是直接去找盟主好了,请。


【苗疆•小路上】


俏如来:<方才前往月凝湾,并无异状,而驻守的兵力也说苗疆境内正在通缉药神,看来该向苗王与二师叔商议,也许……>


路人甲:拜托你,给我一点星河草就好。

路人乙:不行,我只剩这一点了,自己去找啦。

路人丙:我知道哪里有好货。

路人甲:真的吗?

路人丙:但你们也知道,现在星河草都被管制了,说什么可能有问题。

路人甲:我们全家都一定要用这个煮茶来喝,没这个不行啊。

路人丙:现在这个很贵喔,以现在的行情……(耳语)

路人甲:这么贵!根本是吃人够够。

路人丙:不要就算了,我去卖给别人。

路人乙:卖给我,我有钱,都给我。

路人甲:你自己不是有,闪一边啦。(动手)

路人乙:做什么?

路人丙:喂喂喂,有需要这样吗?


鸩罂粟:原来你没武学根底,还跟得上吗?

榕桂菲:你看起来也没比较轻松啊。

鸩罂粟:至少我能用药理养生修身。

士兵甲:(声音)往这边搜查。

鸩罂粟:糟了,这边。(两人藏身山石后)

士兵甲:奇怪 ,明明就有声响。(众人围搜山石,却无发现)哼,继续追下。

榕桂菲:他们……

鸩罂粟:想学吗?先前千雪、俏如来找上我时,我就是用这招应对。

榕桂菲:我只想知道到为什么我们要逃。

鸩罂粟:因为我根本没证据,包括夜族惨案,包括阎王鬼途,包括跟我相关的一切,所以要让王上他们采信,很难。

榕桂菲:啊?

鸩罂粟:这原本就是一个局,他们要的就是我现身,然后他们随时皆能对我下手。我若死,就会与鹰翔变成真正的生死至交了。

榕桂菲:开什么玩笑,所以连我也变成逃犯。

鸩罂粟:你不逃,就会变成阎王鬼途威胁我的筹码。会被察觉与我有关系,表示阎王鬼途就潜伏在很靠近你的地方,你早就成为他们的目标。(拨浪鼓声传来)

榕桂菲:拨浪鼓的声音,啊,是阿蜂、小景他们。

小景:真的是榕姐姐,太好了,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

阿蜂:全苗疆的人在找姐姐和……药什么神的。

鸩罂粟:正是在下。

小景:坏人,害姐姐被大家追。

鸩罂粟:你们很熟?

榕桂菲:这以后慢慢再讲,我们必须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拨浪鼓小孩:小景,你不是说有一个地方可以给榕姐姐躲?

小景:对啊,快跟我来。


【苗疆•皇宫】


忆无心:千雪阿叔。

千雪孤鸣:无心,你不是该待在还珠楼或者黑水城,怎么跑来这里?

忆无心:前阵子,苗兵有异,军师请我前来查看,然后他希望我能出任祭司台。

千雪孤鸣:<好你个铁骕,竟然趁我不在时做这种事情。但若无心真的当了大祭司,确实对藏仔跟苗疆也是好事。>你答应了?

忆无心:还没。

千雪孤鸣:无心,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有时候亲人之间过多的体谅反而会失去本能拥有的幸福。别想太多,相信你自己的判断。

忆无心:嗯。千雪阿叔,我听说了药神的事情,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千雪孤鸣:那桩事喔,我们来就可以了,你专心在祭司台的事情就好。

忆无心:嗯,千雪阿叔,你小心。

千雪孤鸣:<奇怪,铁骕找了无心,为什么还要公开竞争?应该不会只是为了杜绝非议吧?>


【苗疆•灵字分支】


步天踪:怎么了,才稍提高一点难度就无法破解了吗?你这样,为父何时才能放心,云儿。

云儿:玄灵化界,借法天地,招风祭明火,敕。(破阵)

步天踪:风火破木阵,很好,这才是吾儿应有的水准。

玉彤:(从屋内出来)好了,你们都先休息一下。

步天踪:玉彤,你怎么又随意下床。

玉彤:之前的药吃下去之后身体感觉有好一些,你们两个还没吃午餐吧。我煮了一些饭菜,快来吃。(发病晕倒)

步天踪:玉彤……

云儿:母亲!

步天踪:快拿药来,快!


(黄昏,云儿在屋外焦急等待,步天踪从屋里出来。)

云儿:爹亲,母亲没事了吧?

步天踪:服药之后,已经睡了。

云儿:但……刚才那已经是最后一贴药了,万一下次再发作……还是让 我去接一些工作吧,就算是粗工,我也愿意做,只要母亲没事就好。

步天踪:好吧,去做吧,明日我们一同去苗疆。为父一定会拿下祭司台,不会再让你们吃苦了。


【苗疆•某处树林】


蒙面人甲:你听说了吗,有人说那群人有星河草。


忆无心:<近来苗疆不断发生异状,我该通知爹亲或者伯父吗?不知他们是否知晓这些事情。>(发现前方有人倒地呻吟)你怎么了?

诸葛穷:痛……我的肚子很痛……总算得救了,多谢你的相助,忆无心姑娘。

忆无心:啊?你认得我?

诸葛穷:在下诸葛穷,穷是浩瀚无穷的穷,是一名涉足商道的小人物,多少知晓一些江湖事闻。

忆无心:原来是这样,但你怎会倒在路边?

诸葛穷:来苗疆的途中干粮吃完了,我看路边的草长得不错便试试看了。

忆无心:啊?

诸葛穷:唉,自然万物本为一体,何必讶异。

忆无心:呃,你来苗疆是有要事?

诸葛穷:当然,但在那之前……(拉过无心藏身一旁草丛)

忆无心:你做什么?

诸葛穷:嘘。


(此时,一场打斗蔓延过来)


忆无心:<原来他是怕我们被卷入,但这群人是谁?他们看起来不像一般人。>

诸葛穷:墨者,还珠楼。

忆无心:你认得出他们?

诸葛穷:生意人,少不了与各方交陪,他们都是我的客人。但还珠楼与墨者素无恩怨,怎会在这打起来?


蒙面人甲:将星河草交出。

墨者甲:休想。


忆无心:他们也在抢星河草。

诸葛穷:这星河草真的有这么特别吗?(拿出一株草)

忆无心:你怎么会有?

诸葛穷:刚才拔的还没机会吃。(一名蒙面人跌倒在草丛旁)诶?

蒙面人乙:是星河草,给我,快给我!

蒙面人甲:听到了吗,那边也有星河草。(双方改换目标,一同攻来)

墨者甲:交出来 ,快把星河草交出来。

忆无心:糟了。


【岸边树林】


(海上行驶已久的船只终于靠岸,枭狱与安倍博雅先行下船。)


枭狱&安倍博雅:老大,老大。(两人恭送黑白郎君下船乘车离开)

安倍博雅:快,拿盐来。(枭狱递过盐,安倍一边撒盐一边喊)净盐除秽,恶灵退散,拜托,以后别再遇到了。

枭狱:总算送走这只恶鬼了,哈哈哈。

安倍博雅:回想这一路,每天揍,每天打,每过一日,如隔三秋,根本不是人在过的生活。(与枭狱抱头痛哭)

剑无极:(下船)你们两个就是太白目,才会被人修理得这么难看。

风间始:呃,兄长。

剑无极:怎样?(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枭狱:(偷笑)哼,还好意思讲别人。

安倍博雅:也不照镜子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

剑无极:拜托,我是为了精研武道,把握跟高手过招的机会,才会……

安倍博雅:听很多了。

枭狱:别找借口了,嘴王。

剑无极:你们现在是讨皮痛就对了。

风间始:唉,日也吵,夜也吵,我们在路上没沉船真是奇迹。

安倍博雅:是说,大哥,好不容易来到中原,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枭狱:是要去游山玩水,还是去吃山珍海味?

剑无极:说起来你们都是第一次来中原,那我就先带你们去……

风间始:呃,兄长。

剑无极:始,怎么了?

风间始:我……我想先去黑水城。这一趟去了东瀛,师尊和大匠师他们一定很担心我,我想先去向他们保平安,而且……而且……

剑无极:而且还有小玉在等你,对吧。我明白,我了解,那你一路小心,我再去黑水城找你。

风间始:多谢兄长,那我先行一步。二位,再见了。(离开)

安倍博雅:小玉,是西瓜吗?

枭狱:笨蛋啊,是他的“这”啦。(翘起小拇指)这个始看起来老实老实,真是看不出来。

安倍博雅:原来是“这”啊,是说始去找他的“这”,我们怎么不跟他一起去?这样不是比较有伴?

剑无极:这……

枭狱:看起来是作人大哥的,看小弟去找“这”,输人不输阵,也赶紧要去找他的“这”啦。

安倍博雅:喔,原来是“这”的关系啊,那就难怪了。

剑无极:别再那边这啊那了,你们两个是讲完了没,该走了啦。


【苗疆•还珠楼】


(花园中,神蛊温皇独坐看书)

神蛊温皇:<自夜煌与各境搜罗童男女合共三千,渡海东行,永不再归。>夜煌,童男女。(放下手中异域搜奇录,又翻起另一本书。)<燕驼龙所提供关于盗贼遁影与夜煌的记载,在妖族自封妖界的始末出入甚多,分明遭人窜改,刻意瞒去妖族的存在,但他是何时所为,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凤蝶:(进入)主人。

神蛊温皇:凤蝶,你认为一个人处心积虑渡海远行,会在什么情形下重归故土?又为何回来之后没留半点声息?

凤蝶:渡海远走?是剑无极……他回来了?

神蛊温皇:没有,讲的不是他。你来得正好,茶水空了。

凤蝶:总算退化到连倒茶都懒惰了吗?

神蛊温皇:有凤蝶大人在此,我这微末茶艺怎好班门弄斧。

凤蝶:倒茶而已,需要什么茶艺。不是喝茶的时候,外面有客人找你。

神蛊温皇:客人?

凤蝶:是一位尼姑,自称白比丘,是否请她进来?

神蛊温皇:哦?(起身离去)

凤蝶:主人?


【还珠楼大厅】


神蛊温皇:贵客来到,不及远迎,还请大师见谅。

白比丘:冒昧来访,未有通知,实是贫尼唐突。

神蛊温皇:大师请上座。

白比丘:温皇先生知晓贫尼名号?

神蛊温皇:八百比丘尼的不死传说,稍有见识者,何人不知。大师远渡重洋找上还珠楼,才是让吾意外。

白比丘:一路探听,人人皆说神蛊温皇蛊术天下无双,我想,(拿出用手帕包好的针)这针上的蛊物你应该不陌生。

神蛊温皇:这临危保命的紫烟蛊确实出自吾手,大师亲自登门,吾便解了这针上的蛊毒吧。

白比丘:你不问我是如何沾染此蛊?

神蛊温皇:已知的事情何必多此一问呢。

白比丘:嗯?(温皇羽扇一挥,蛊毒已解。)好神妙的手法。

神蛊温皇:误损大师宝物,劳烦大师千里而来,现在恢复原样,请大师勿要见怪。

白比丘:先生也非有意,何来见怪。而且我专程西渡亦非只为此事而来。

神蛊温皇:哦?

白比丘:我来是为了找一个人。

神蛊温皇:大师欲寻何人?

白比丘:在我身上施下诅咒,令吾长生不老的人。

神蛊温皇:他的名字。

白比丘:始朝方士,徐福。

神蛊温皇:你找的这个人作古很久了。

白比丘:先生不信?

神蛊温皇:我只是怀疑世上真有不死之人。

白比丘:你的眼前就是活生生的见证。

神蛊温皇:若真如此,(变身任飘渺)大师是否愿让吾一试?


(日渐西山,剑无极并安倍、枭狱一路风尘仆仆来到还珠楼)

安倍博雅:还珠楼,大哥,这就是你中原住的地方?

剑无极:算是暂时借住的啦,我跟你们说,等一下进去遇到你们嫂子跟我那个黑心肝的老丈人,是千万不要乱讲话,上次有一个叫梦虬孙的啊……

枭狱:什么?你跟你的丈人住一起?这样说起来,你是给人招赘的。该不会是吃软饭的吧?

剑无极:软你个头啦,小夫妻事业未成不得已寄人篱下,含辛茹苦,互相扶持,那是多凄美的爱情。将来有一天我发达了,盖一间更大间的,什么天下第一楼,我……

安倍博雅:我去看嫂子长得美不美。

剑无极:喂,我还在讲话,里面有机关啊,喂。


(三人先后进入还珠楼范围。)

安倍博雅:<哼,区区五行迷障阵也想困住我安倍大师。>

剑无极:安倍,机关危险,你小心啊。

安倍博雅:<安啦大哥,我可是大阴阳师,这种三脚猫的……这是什么?>啊!(痛呼)

剑无极:安倍!


(大厅内,任飘渺持剑而立,剑尖滴血。白比丘面色苍白,脚下一滩鲜血。空气正冷,伴随一声声痛呼,安倍博雅跌落在旁。)


任飘渺:嗯?

安倍博雅:到……到底是有多少机关啊?我嫂子就住在这种地方喔?

(转身一看,任飘渺持剑,白比丘浑身鲜血)

白比丘:安倍……(晕倒)

安倍博雅:比丘尼!

任飘渺:来得真不是时候。

安倍博雅:你……该死!


(波浪滔滔,枭狱独自被困孤岛之上)


枭狱:这是什么地方啊?


(另一边,剑无极仍在迷阵中四处寻找另外两人)


剑无极:其他人呢?

随风起:流光一剑随风起,(剑气冷冽,直逼剑无极)命绝飞霜更不疑。


【小路上】


修儒:岳大哥,在尚同会的时候你为什么又忍不住动手啊。

岳灵休:略施薄惩。

修儒:不是说要忍耐吗?我看,你的计划早就被看穿了吧。

岳灵休:所以我现在一直保持这个姿态,你讲话也小心。

修儒:我一直都很小心啊。

岳灵休:阎王鬼途出现了,(修儒四处张望)虽然症状有若干差异,但尚同会那群人应该是被阎王鬼途动了手脚。

修儒:这么确定?但是我没看出问题耶。

岳灵休:你火候尚浅,而我与他们多次交锋,早就……小心!

修儒:什……(出现一群鬼脸人)啊,你们……你们……


(碧真带队围杀岳灵休与修儒。)


碧真:幽冥君的传承,果然还是要我亲自出马,还有,天刑道者。重伤活擒,或者当场处决。


(覆秋霜,百雪踪分别在一旁暗中窥视)


【苗疆•荒漠边城】


阿蜂:我们跑得很远。

榕桂菲:荒漠边城。

小景:是啊。

拨浪鼓小孩:这里是……

小景:听说……听说阿爹曾经被关在这里。

榕桂菲:小景。

小景:这里应该暂时不会有人来了,阿爹也是……(哭泣)

榕桂菲:唉,别担心,你的阿爹一定会回来。

小景:没回来也不要紧。

榕桂菲:你说什……(小景突然拔出一把匕首)

鸩罂粟:留神!

小景:怎样,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

阿蜂:小……小景,你在讲什么啊?

鸩罂粟:阎王鬼途。(小景持刀冲来)

榕桂菲:不可啊!

鸩罂粟:抓到了。(解毒)

小景:(醒神)我……我怎会拿着一支刀?

鸩罂粟:这种症状与军师所转述的相差无几,但也因此露出马脚。能说出这么完整的字句,操纵者,应该很靠近,很靠近。年纪轻轻就有此能力,果真器材,但也因为年纪轻轻,终究沉不住气,这倒让我好奇了,你,是阎途十部众之一吧。(直指拨浪鼓小孩。)

榕桂菲:她……

鸩罂粟:方才我替那位小朋友解毒时,只有一个人专注我施药的手法,不过我很肯定根本没看出什么,是吧?

拨浪鼓小孩:哈哈哈……果然跟他们讲的一样,是很难缠的人物耶。

鸩罂粟:承认了,很好,那我的援军也该到了。(铁骕求衣带队驰援来到)

阿蜂:哇,找……找到我们了。

鸩罂粟:军师,我的三日尘好用吧。

铁骕求衣:用半刻钟的路程,所拟定的计划,若无你的奇药襄助,与狂想无异。

榕桂菲:这是……大哥你们的计策。

铁骕求衣:唯有假戏真做,才能在短时间内逼幕后黑手现形。

拨浪鼓小孩:哈哈哈……我还想跟榕姐姐继续玩呢,真可惜。

榕桂菲:你……竟然是……

拨浪鼓小孩:(鼓声阵阵)姐姐,你知道我的名字吗?(周围士兵突然发狂)


[御兵涛布计,引出阎王鬼途,这个组织究竟暗藏怎样的秘密?

白比丘、徐福,世上真有长生不死之药吗?

重回中原的黑白郎君,再入中原的覆秋霜,又会带出怎样的武争智斗?

预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四集——不死之身。]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