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集数 第2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543777690
备注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二十二集 料不到的决战


录入:千年等__蛇,鱼头,余生
校对:叶清眉


【无极山】

[无极山之上,五百畸眼族民,即将被处斩。]

闇盟魔兵:杀啊杀啊!

[元邪皇为救族民,孤身踏入无极山。]

闇盟魔兵:杀啊!

元邪皇:(脚步不停,掌气过处,魔兵碎尸遍地)你们的阻挡,只是迎向死亡。

闇盟魔兵:杀啊!

[前仆后继的身影,一个接过一个。明知是死路一条,闇盟士兵,无悔无惧!]

(治屏蓬径直攻上,被元邪皇一把抓在手里。)

元邪皇:为什么——(快拳猛击,治屏蓬卒)

命獓因:杀!

元邪皇:这样无惧死亡?(一掌,命獓因卒)

崇吾举父:吼!

(崇吾举父无需招数,横冲直撞,元邪皇不闪不避,龙炎绽放,一掌,崇吾举父卒)

元邪皇:你们到底信奉什么?

闇盟魔兵:杀啊杀啊!


(御兵韬、墨雪不沾衣和鬼飘伶守关。)

墨雪不沾衣:师尊,你怕吗?

御兵韬:怕。

鬼飘伶:What?(什么?)未战先怯不是好事。

御兵韬:怕,是因为责任未了。所以一定要尽力活下去。

墨雪不沾衣:嗯。

鬼飘伶:Get it。(收到)

(元邪皇大踏步来到)

元邪皇:到底是怎样的信念,让你们敢横阻在本皇面前?

御兵韬:因为九界不能为你一人涂炭生灵。

元邪皇:那烛龙就该灭亡吗?(拔出幽灵魔刀)

御兵韬:不该,但那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所以,不能惩罚我们。(三人兵器出鞘)不用多言,战吧!

(御兵韬首开第一战,如炎龙破空,飞身直击元邪皇。兵器交接,各自后退。)

御兵韬:<他的力量大不如前,果然……伤势未复,状况恶劣。>

(两侧墨雪不沾衣、鬼飘伶迅速补上,不留元邪皇喘息。)

[一剑攻,一剑守,招式身法虽是精妙,但在绝世根基之前,怎敢轻忽?怎敢保留?每招每式皆是豁命之击。]

(墨雪、鬼飘伶被击退瞬间,御兵韬再次攻上,磐龙刃大开大阖,式式雄沉刚猛)

元邪皇:<他想消耗吾之体力,后面还有几关?>

[以力换力,御兵韬强行抢攻,元邪皇哪允对手策划,转眼之间伤势交换。]

墨雪不沾衣:师父!

(御兵韬受伤,墨雪、鬼飘伶迅速抢上,剑法迅疾刁钻,元邪皇也难全数避开,互换伤势之中,御兵韬又提刀扑上,连番快攻,不容喘息)

御兵韬:旋龙震天击!

(御兵韬抓住机会,弃刀运掌,极招上手。元邪皇边挡边退,两人再度互换伤势,各自呕红重创。消耗已尽全力,御兵韬三人不再恋战,趁机撤退)

元邪皇:这肉身,终究……支持不住了。还有多少战阵,来吧。让本皇见识,你们要赔上多少人力,才能阻止吾。(强压伤体,元邪皇重震精神,提刀前行。)


(元邪皇来到第三道防线,前方传来幽幽古琴声)

长琴无焰:玉律惊声动幽冥,风起瑶山舞凤鸣。抚驭烽火无焰色,长琴响彻胜弦名。

(湖边,胜弦主一人一琴,挡住邪皇前路)

长琴无焰:邪皇,无焰久等了。

元邪皇:让你逃过一劫,如今又来送死。

长琴无焰:特来为邪皇,一曲,送行!

(琴弦波动,气劲随声传送,湖水升腾而起。水花之中,一道人影一闪而至,指尖剑气锋芒逼人。元邪皇迅速回身应招,以快打快,转眼间两人各添伤口)

元邪皇:西经无缺。可惜,闇盟,也只剩你们了。

西经无缺:不只是我们。(轻点肩下伤口,无数绿色光点自战场尸体浮现,魂力汇聚在西经无缺身上)这一战,是来到人界的闇盟众魔,真正的最后一战。

(魂力聚集,西经无缺气势达到顶点,手指轻划,犁灵剑出)

西经无缺:无焰,奏曲。

(话音落,琴声起。素雅古琴升起急促战声,琴声中,西经无缺如风,如叶,如幽灵飘忽无定,虽无招式,却难防御。元邪皇不敢大意,全神对战。压抑的氛围下,草木摧折,湖水翻滚飞溅)

[一场有计划的牺牲,织成一幅英魂血图。死灵,源源不绝;犁灵,剑行无缺!]

元邪皇:现在本皇总算知晓,你们为何能牺牲畸眼族引诱本皇前来。因为你们连自己的人民,也能牺牲。

西经无缺:所以为了你的理想,被牺牲的魔众就是理所当然?就因为他们不是畸眼族!

元邪皇:有私心的庇护,毫无私心的牺牲,标准由谁决定?

(言语虽急,战斗更疾,最高等的武功化为最单纯的刀来剑往,进退之间,步步险地。良久,数回刚过,元邪皇突然一道气劲击伤奏琴的胜弦主。西经无缺更添怒气,攻得更急)

元邪皇:烛龙创天地,天地灭烛龙。天地何曾对得起烛龙一脉?

西经无缺:烛龙被灭,因循天地法则,不是众生的错,不能报复在众生身上。

元邪皇:天地法则,由谁决定?本皇就要重定这法则。

长琴无焰:没人能决定。只能不断前行,然后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赎罪!

(胜弦主琴声暂停,拍案而起。古琴直立,胜弦主跃上石桌,单膝抵琴,双手操弦,两道锐利气劲在铿锵铮音中飞射而出)

长琴无焰:胜弦指下操铮音!

(气劲如贯穿天地的两把长刀,划开云层,划破大地,挟带碎石滚水,挟带天地之威,斩向元邪皇。元邪皇再添新伤,西经无缺趁机攻入,闇盟最强两人默契配合,元邪皇渐落下风)

长琴无焰:玉律长曲动幽冥,瑶山闻声鸾凤鸣。抚琴无艳犹可绝,胜弦指下操铮音。

[终曲方尽,新奏再开。四式连绵而出,无焰断章,究竟是为何人,织音送行?]

(胜弦主诗句出口,古琴周身翻飞。衣袂飘舞,胜弦主旋身而起。极招蓄势,花叶飞旋,半空之中,琴动四声,音律之内,化出无数水蓝色鸾凤,飞舞啼鸣,似歌似诉,不知是欢喜还是忧伤,只有那悲壮决然响彻云霄、感动天地,蒸腾的碧湖化作漫天水花,飘洒而下。水花里,鸾凤齐飞,琴声中,西经无缺剑招更显锋锐,一曲知音,一腔宿愿,闇盟两人豁尽全力)

长琴无焰:尸……

(两人联手,元邪皇仍是威风凛凛。片刻之后,胜弦主再度受创,却强止退步,拨弦再攻,元邪皇伤上加伤,颓势显露。)

西经无缺:<精神与魔力皆有散失的迹象,难道……>

长琴无焰:<元邪皇的状况……>

(两人发现元邪皇身体有异,对视一眼。胜弦主古琴入手,变远攻为近战,与西经无缺一前一后夹攻元邪皇。多年的默契,造就无间地配合,招式连环,一上一下,一直一曲,元邪皇一时疲于应对,无力反击)

元邪皇:你们……

西经无缺:<果然……>

长琴无焰:<有机会杀他!>

元邪皇:上穷下达斩曦月!

(元邪皇极招使出,西经无缺犁灵折断,却丝毫无惧,不顾受创,步步紧逼。元邪皇感觉不对,回身之时,只见迎面古琴已到,躲闪不及,古琴击中腹部。胜弦主右手按琴,左手全力提气拉弦,一时空气凝滞,四野寂静,只闻得琴弦逐渐收紧、再收紧的嘶嘶细音。弦至极处,势如满弓,胜弦主嘴角溢血。手松时,七弦皆断,无穷气劲似贯日神箭,射入元邪皇体内。一声痛呼,元邪皇踉跄后退,体内暗劲连环爆发,一阵接过一阵,再难维持身形。西经无缺手持断剑,刺入元邪皇要害。犁灵剑吸收魂力,再度恢复完整)

元邪皇:这剑……

西经无缺:魂不灭,剑不灭,信念不灭!

元邪皇:本皇的理念,怎会……在此停步?

长琴无焰:确实在意料之外。

元邪皇:哈哈哈……用魂力正面冲突,死灵耗尽,本皇死,西经无缺也同样活不了。

西经无缺:西经无缺在远久前早已亡身。就如同元邪皇,早该在千年前陨落红尘。

元邪皇:那你……后悔吗?

西经无缺:从来不悔。

元邪皇:是吗?本皇……也……是……

(元邪皇缓缓闭上双眼,幽灵魔刀脱手坠落,千年一魔,终也消散无形)


【无极山】

[而在无极山上,时刻已至。]

魔兵一:时刻已到,斩。

俏如来:住手!(同玄狐、剑无极来到)

魔兵一:你们是谁?

俏如来:两国之战,不伤平民。还请诸位刀下留人。

魔兵一:谁理你。

(魔兵正要动手,剑无极一声轻喝,逆刃出鞘,魔兵断首。)

剑无极:现在谁敢动?

俏如来:如果诸位坚决开战,那俏如来,也只好以武相逼。

魔兵:(被主角光环照的睁不开眼,兵器掉在地上)众人撤退。

剑无极:哼,跑得跟飞似得。

畸眼族一:你们,你们是邪皇派来救我们的吗?

剑无极:什么元邪皇,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解开畸眼族民身上锁链)

畸眼族一:你们也是邪皇的敌人,哼!

剑无极:是在啥小朋友啊,这是什么态度啊?我们救了你们耶!算了,懒得跟你们计较。俏如来,现在要怎么处理啊。

俏如来:魔兵退得如此之快,他们早就预料到我们会前来救援,根本无心与我们对战。能这样熟悉我们的人……雁王。

剑无极:那现在怎么办?

玄狐:先与胜弦主会合。

俏如来:我先去见父亲,随后便到。


【野外】

(俏如来急急而奔,找到史艳文)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畸眼族人如何了?

俏如来:已经平安救下。应龙师早就料到我们会来救,轻易便放人了。元邪皇——

史艳文:并未见到元邪皇。

俏如来:难道是胜弦主成功了?

史艳文:我们快前往观视。


【无极山】

(胜弦主与西经无缺默然相对。)

西经无缺:此战结果,始料未及。

长琴无焰:本为消耗元邪皇,让其不能破坏最后一处禁地,替俏如来争取时间。想不到,他竟止步于此。

西经无缺:这是那五百畸眼族民以及闇盟英魂所换来的胜利。(插剑入地)该道别了,终究走到无法再修补的这一日。

长琴无焰:每一次摧折,记忆也会出现落差。

西经无缺:也许,尸会忘了此战。

长琴无焰:也许所忘却的是先前的事物。

西经无缺:但绝对不会忘却人界有如此赏心悦目的竹林。

长琴无焰:(盘膝而坐,琴置膝上)林中有一把琴——

西经无缺:一杯茶——

长琴无焰:还有……一口剑。

(在西经无缺目光下,胜弦主拉起断掉的琴弦,一点点缠绕在琴柱上,琴弦划破手指,沾染斑斑血迹,她却毫无知觉,缓慢而轻柔,好似在进行一场神圣的仪式。琴弦全数系好,胜弦主轻拨一声)

西经无缺:琴弦并未调正。

(胜弦主不答,只是轻柔地弹奏。汗水打湿了面纱,鲜血染红每一根弦。)

西经无缺:此剑、此念,将遵守约定,回到该回去的所在,仍识弦上古调。

长琴无焰:沉沦海上,犹记江湖。

西经无缺:黄泉一片,不也江湖?

长琴无焰:那片江湖,不闻常阳音律。

西经无缺:尸会……牢记在心……

(西经无缺缓缓倒落,胜弦主收声起身,想要扶起他。手未触及,犁灵已经和尸同归虚无。)

长琴无焰:唉……

(胜弦主略带哭声,只捧得一片黄土,又自指尖随风飞落。仰首观看,半空中满月皎洁,好似传来一声轻唤——)

西经无缺:无焰……


【高处】

应龙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雁王:很满意的结果?

应龙师:超出预期的胜利,元邪皇死了,西经无缺也死了,闇盟,还有谁能制吾!

雁王:你确定战局的结果?

应龙师:元邪皇强大的魔气消散,无极山也再无战斗的状况,我感受到犁灵的魂魄飘散。元邪皇终究闯不过这一关,只剩下胜弦主与公子开明,魔世,将在凶岳疆朝一统之下!

雁王:你太得意了,得意忘形,戒之。

应龙师:得意,但非大意,成功的一步就在眼前,但成功非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与另一个敌人。

雁王:距离我们成为敌人还有一点时间,或者,你想缩短这个时间?

应龙师:吾不会蠢得在这个关键时刻与你开战,除非你想战。

雁王:你的愚蠢我无法判断,所以吾总是做好准备。(断云石上手)要试吗?

应龙师:如你所说,我们还不到为敌的时间。

雁王:给你一个忠告,苗疆势必会保护胜弦主与公子开明,你的机会不多了,抓紧你最后的时间。

应龙师:还有一樁事情,妖神将。妖神将不除,早晚会成为凶岳疆朝的芒刺。

雁王:你早晚会知晓网中人的下落,也许,很快。

应龙师:你已出卖炽阎天,为何迟迟不交出网中人?

雁王:总是要留着一张牌,等待着……与你为敌的那一刻。

应老师:想利用妖神将牵制老朽吗?希望你有这个本事操控妖神将。

雁王:与你讲话,当真考验吾的耐性。(转身离开)

应龙师:不说再会是表示合作关系已经结束了。斗角犀。

斗角犀:参见疆主。

应龙师:率军包围无极山,阻挡所有回苗疆的通路,尤其注意俏如来的行动。

斗角犀:是。(离开)

应龙师:胜弦主,西经不存,长琴无依,老朽也该送你……琴剑相随了。


【野外】

俏如来:胜弦主!(瞥见地上幽灵魔刀)啊?

长琴无焰:元邪皇已死。

俏如来:当真?西经前辈,西经前辈人呢?

史艳文:西经无缺,他……

俏如来:啊……

长琴无焰:犁灵能伤魂体,他早就抱着决断的心情参与这一战,只是这唯一的机会必须在胜算最大的时候打出。原本我们只是想重创元邪皇,让你与玄狐做了结,只是……我们赌赢了,战果比预期更丰厚。

俏如来:感谢胜弦主与西经前辈,保住了九界众生。

长琴无焰:是为了保住闇盟还在魔世的子民。俏如来,畸眼族人呢?

俏如来:已经救下,凶岳疆朝士兵并无抵抗。

长琴无焰:很好,你果然没辜负吾的期盼。

俏如来:胜弦主早知俏如来会救人?

长琴无焰:虽然失去这条底线,但无焰仍希望保住一点信念。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因为胜弦主心中所想,与俏如来一般无二。

史艳文:胜弦主,你受伤沉重,需要尽快疗伤。精忠,劳烦你联络众人。

俏如来:是。(回来时带来了剑无极)我先让玄狐照看畸眼族民。现在魔世通道还被凶岳疆朝占住,暂时无法将他们送回。

史艳文:就算回到魔世,为了阻止第二条烛龙诞生,凶岳疆朝也势必将畸眼族斩草除根。

长琴无焰:闇盟会全力周全。

俏如来:但现在的闇盟……胜弦主,事情了结之后,让俏如来陪胜弦主前往魔世吧。

长琴无焰:你前往闇盟只为这个理由?

俏如来:我还欠魔伶公主一个道别。

长琴无焰:你有此心,魔伶也感宽慰,终究是她强逼于你,非是你心甘情愿。

俏如来:幽灵魔刀就由我带回给废苍生前辈处理。

长琴无焰:嗯。

剑无极:呃……他……他……走得安详吗?

长琴无焰:安详。

剑无极:以后闇盟需要剑无极,只要一句话。

长琴无焰:多谢。

俏如来:剑无极,劳烦你与玄狐一同将畸眼族民押送到还珠楼严加看管,等待时机再将他们送回魔世。

剑无极:嗯,交给我们。

鬼飘伶:胜弦主。

长琴无焰:你们来了。

御兵韬:我们已经听说战况了。虽然付出了极大的牺牲,终究取得了胜利。闇盟的恩情,苗疆必当还报,势必护送胜弦主安然回归魔世。

长琴无焰:有劳了。

史艳文:现在最后的问题,是如何应付凶岳疆朝,夺回魔世通道。

鬼飘伶:魍魉栈道,is very dangerous(非常危险),但也不是unbeatable(闯不过),只是回到魔世,still need to deal with(还是要应付)凶岳疆朝。

长琴无焰:俏如来,你与史艳文先将幽灵魔刀带走吧。

俏如来:先让俏如来送胜弦主一程。

长琴无焰:不用,幽灵魔刀至关紧要,早一刻毁掉,早一刻安心。以元邪皇之能,谁也不知再耽搁会发生什么事情,何况,还有隐忧。

俏如来:什么隐忧?

长琴无焰:元邪皇身边还有一名助手,擅长化身之术,难以分辨,他有可能已经混入苗疆之中,他并未出现在此战,所以必须注意。(俏如来讶异)尽快解决此事,以免节外生枝。

俏如来:但是……

御兵韬:再来是苗疆与闇盟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胜弦主安全。

俏如来:那就有劳军师了。

史艳文:艳文告辞。胜弦主,保重。(史家父子离开)

墨雪不沾衣:师父……要出发了吗?

御兵韬:同归苗疆。

墨雪不沾衣:是。

(众人离开)


【高处】

斗角犀:启禀疆主,俏如来与史艳文已经离开了。

应龙师:嗯……准备行动。

斗角犀:是!


(御兵韬一行)

御兵韬:且慢。嗯?

墨雪不沾衣:虽然被踏得模糊,但这是……脚印。

御兵韬:很多人的脚印相互杂踏。

墨雪不沾衣:也许是魔的脚印。

长琴无焰:应龙师行动了。

御兵韬:回头。

墨雪不沾衣:师父?

御兵韬:应龙师打算在半途截击我们。

长琴无焰:不是我们,他们的目标只有我。

御兵韬:我不会让他得逞!

长琴无焰:军师的意思是回头?

御兵韬:他们一定把守了所有前往苗疆的通路,但他们料想不到我们会回头。

长琴无焰:回去哪里?

御兵韬:鬼祭贪魔殿。

长琴无焰:最危险的地方。

御兵韬:现在的鬼祭贪魔殿应该倾巢而出,去围堵胜弦主了。

鬼飘伶:就算回到鬼祭贪魔殿only four of us(只有我们四人),没救援的人,同样无法safe(安全)。

御兵韬:墨雪?

墨雪不沾衣:胜弦主受伤,我与你的配合度更高,留下我更有帮助。

御兵韬:鬼飘伶,你的轻功最好,劳烦你前往九脉峰通知吾主救援。

鬼飘伶:You got it(没问题).

长琴无焰:有劳军师了。

御兵韬:请。


【荒野】

雪山银燕:你回来了。

天地不容客:嗯。

雪山银燕:为何突然陷入沉思?

天地不容客:我曾问过你,愿意为了变强付出怎样的代价。

雪山银燕:我愿意承受任何代价。

天地不容客:考虑清楚再说,别嘴快。

雪山银燕:我愿意承受任何代价!

天地不容客:我讲过,你的问题是你的杀性不足,你杀性不足,是因为你与你父兄相处太久,失去本能。

雪山银燕:为何我觉得你对我的父兄有很多意见,尤其是父亲?

天地不容客:闭嘴!没你发问的余地!

雪山银燕:是。

天地不容客:唯有痛苦,才能激发人的杀性,如同负伤的猛兽最是恐怖。肉体的创伤对你而言已经不足够,你必须承受更大的折磨。

雪山银燕:我不怕。

天地不容客:你不怕?可能会让你变成另一个人。

雪山银燕:什么意思?

天地不容客:你可能不再是现在的雪山银燕,你可能会变成另一种性格,更加凶暴、残忍,或者疯狂,或者,你会变成一名废人,能否支撑得住,就看你的意志。

雪山银燕: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但是雪山银燕就是雪山银燕,我永远不会变。

天地不容客:我希望你记住这句话。(递出一个盒子)这里面有三颗药丸,你先……

雪山银燕:你在犹豫?

天地不容客:一颗,先服下一颗。

雪山银燕:好。

天地不容客:不是现在。

雪山银燕:啊?那是什么时候?

天地不容客:今夜子时。

雪山银燕:我知道了。


【野外】

公子开明:曼邪音你怎样回来了?我不是叫你去查探消息?

曼邪音:我前往无极山要探听元邪皇的消息,却在路上发现凶岳疆朝的兵士,人数极多,好似在搜索什么。

公子开明:整个路上都是凶岳疆朝的士兵,这……情况不对。

曼邪音:策君想到什么?

公子开明:凶岳疆朝大军尽出,封锁各个要道,应龙师此举想必是针对胜弦主而来。

曼邪音:又是胜弦主,为何策君的心思总是惦记着长琴无焰?

公子开明:你们将财产都给我败光光,我若没押胜弦主借一点本钱周转,是要怎样反败为胜,将失去的财产都给他赢回来?

曼邪音:你的意思就是,我们要去救胜弦主?

公子开明:一定要去必须要去马上要去。

曼邪音:面对这么雄厚的兵力,你还真以为你有办法?

公子开明:当初,我免你们三尊单枪匹马就镇守在沉沦海,他们看到我就吓死了,你还真以为我没办法?但目前先找出他们的下落要紧。

曼邪音:我没兴趣参与此事,要去你自己去!

公子开明:欸没礼貌,你没有选择的权利。我是你的上司,我说的话就是命令。

曼邪音:哼!别用上司的身份来压我,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做到!

公子开明:总有一日你会再度臣服在我的麾下,现在你只是提前执行命令而已。

曼邪音:哼!

公子开明:别哼,赶紧来去,云啊!走!


【九脉峰】

苍越孤鸣:嗯?军长。

风逍遥: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自昨日起,军师就不见人影,而你神色不对,发生何事了?(风逍遥欲言又止)怎样,到底发生何事?是不是军师又涉险了?

风逍遥:是险。

苍越孤鸣:元邪皇,是与元邪皇有关?

风逍遥:应龙师派人抓了五百名畸眼族人,说要在无极山处斩,藉此引来元邪皇。

苍越孤鸣:抓无辜作为人质?!

风逍遥:是啊。

苍越孤鸣:这种做法后患无穷,除了元邪皇的报复之外,即便中苗战争最炽热的时候,即便罗碧怎样毒辣,他也决不会擒抓无辜百姓来威胁史艳文,因为那是底线,残杀他国无辜的同时也是允许他国残杀苗疆的无辜。

风逍遥:所以,老大仔并不打算将这件事情告知你,他希望你永远是一个仁君。(苍越孤鸣一震)王上,如果是你,做,还是不做?

苍越孤鸣:孤王……

风逍遥:是大局为重,还是仁义为上?如果为了大局连仁义都不要了,这样我们跟应龙师有什么差别?

苍越孤鸣:这……

(此时,负伤的鬼飘伶踉跄来到)

风逍遥:啊?你是……鬼飘伶,闇盟的人,怎样了?

鬼飘伶:元邪皇……死了。

风逍遥:元邪皇死了?!

鬼飘伶:无极山的伏击……成功,元邪皇死了。但是应龙师,胜弦主……应龙师派人围攻胜弦主,我好不容易才突围而出。

风逍遥:老大仔,老大仔人呢?

鬼飘伶:他被困在中原,快……快去救他们。

风逍遥:你身上的伤势?

鬼飘伶:我不要紧,我……(倒下)

风逍遥:他昏倒了。

千雪孤鸣:发生什么事情了?啊,他是闇盟的人?

苍越孤鸣:元邪皇已死,军师在中原遭受应龙师攻击。

千雪孤鸣:真的吗!

风逍遥:必须马上去救他,这颗……

苍越孤鸣:将他安置在此。军长,即刻率领大军与孤王出战,务必救回军师!

千雪孤鸣:我也去!

苍越孤鸣:有劳皇叔了,我们即刻出发!


【还珠楼大殿】

(温皇独坐下棋,狷螭狂进入)

神蛊温皇:剑无极他们尚未回来。

(狷螭狂听后转身欲走)

神蛊温皇:不用怕打扰,陪我下棋吧。

狷螭狂:罪者不擅棋艺。

神蛊温皇:那……看我下棋吧。

狷螭狂:嗯?(转身观看)一手天元便让先生思考许久吗?

神蛊温皇:虽是醒目,运用得宜,一子能抗天下。

狷螭狂:就是因为醒目,所以让人群而攻之,同样天下抗衡。

神蛊温皇:或者落子者有备而来。

狷螭狂:局中消长是必然,但出现在棋盘上的本该只有棋子。

神蛊温皇:一旦入局,皆是棋子,并没差别。消长根由仍是这一手天元。

狷螭狂:因为这一子在世人眼中是一种罪孽。

神蛊温皇:棋盘之上只有胜负,为自己所认定的立场而战。至于罪孽,神蛊温皇不欲评断,倒是阁下方才一席话,听出许多感慨,莫非这一手天元,阁下也曾下过?

狷螭狂:罪者无能一抗天下。

神蛊温皇:却曾让人群而攻之。昔时师相尚在,未曾听他提起阁下这号人物,而能从应龙师手下全身而退,也非全然是千雪之功。若是因罪者两字埋没长才,不免可惜。

狷螭狂:先生过奖了。

神蛊温皇:罪在身而不致死,甚至受命出海境,协助众人,是犯行轻微,戴罪立功,或者罪不在己,却代其罪?甚至,本非犯律,却拥罪名,常挂于口是一种警惕?

狷螭狂:先生说笑了。若无触法,哪来的罪?

神蛊温皇:严格来说,元邪皇也未犯律,若今日他之立场与我们一致,不只心系畸眼族,他还会被视为罪孽吗?(狷螭狂略为吃惊)怀璧其罪也是一种罪啊。

(温皇看向棋盘)

神蛊温皇:啊……你等的人回来了。

(剑无极进入)

剑无极:大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元邪皇……

狷螭狂:那群畸眼族民呢?

剑无极:啊?

狷螭狂:抱歉,罪者只是听闻你们去救援人质,所以……

神蛊温皇:让剑无极说完吧。

剑无极:怎会突然这么有礼貌啊?听了真不习惯。

神蛊温皇:正事正事。

剑无极:好啦。总之啊,元邪皇身亡了!

神蛊温皇:俏如来与你们去救援畸眼族民,那出手的人?

剑无极:听说啊……是西经无缺,玉石俱焚,他……捐躯了。无论如何,除去最大的祸患啊对九界而言是好事,至于畸眼族民,出还珠楼就可以看到了。

神蛊温皇:你将他们带来还珠楼了?

剑无极:啊不然咧?

狷螭狂:他们没事,太好了。

剑无极:喂,花面的,你好像很关心他们?

狷螭狂:他们毕竟是无辜的,尤其挟持他们的人还是魔世之人。为了权欲之私,牺牲不相关的人,就因为畸眼族出了一只烛龙。

剑无极:你没事吧?

狷螭狂:没事,罪者只是有感而发。

神蛊温皇:元邪皇之祸虽解,魔祸却未结束。

狷螭狂:应龙师。

剑无极:你们是说那个金毛的死老头?

神蛊温皇:剑无极,你先下去。

剑无极:啊?

神蛊温皇:稍后我有事与你相谈。

剑无极:常常在那边装模作样,哼。(离开)

神蛊温皇:元邪皇身亡之事,必已传开,凶岳疆朝全数兵力将会倾巢而出,再加上守留魔世的疆朝势力,应龙师的反扑恐怕不亚于元邪皇酿成的灾祸。

狷螭狂:罪者与应龙师正面交锋过,对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让罪者出去查探吧。

神蛊温皇:小心为上。

狷螭狂:罪者明白。(离开)

神蛊温皇:(看棋盘)自古龙非池中物。


【荒野】

[邪皇身殒,疆朝趁势而起,身疲的众人随即遭受反扑。斗角犀、悲不闻、蛮光率众逼杀!]

斗角犀:别让他们逃走,尤其是那个臭女流!

(话音刚落,磐龙刃威势逼来,魔兵顿时殒身当下)

墨雪不沾衣:师父。

御兵韬:(上前)带胜弦主离开。快!

墨雪不沾衣:是。

(墨雪听命,带胜弦主先行离开)

御兵韬:百镇雄关御兵韬,请招!


(另一边)

墨雪不沾衣:嗯?

魔兵:可恶,追!

(墨雪带着胜弦主躲藏暗处,凶岳疆朝魔兵失去追踪目标)

墨雪不沾衣:凶岳疆朝果真紧追不舍。

长琴无焰:天赐良机,应龙师绝不会错失。

墨雪不沾衣:似曾相似的情景。同样遭受追杀,同样隐蔽行踪,这是我第二次保护你。

长琴无焰:多谢。

墨雪不沾衣:但上一次,我失败了。在你面前承认自己失败需要莫大的勇气。

长琴无焰:真正的勇气是自我正视。

墨雪不沾衣:我认同。所以明白无法改写自己的过去,却能维持你最后的结局,让你同样全身而退。西经无缺的事情,我……很遗憾。

长琴无焰:这是他的选择。

墨雪不沾衣:而你支持他。

长琴无焰:这是我的选择。

墨雪不沾衣:你愿意再下一个选择吗?

长琴无焰:人生总是不断的在做出选择。

墨雪不沾衣:我从没想过取代他。我明白他是永远不可能被取代的存在,西经无缺永远只会是西经无缺,但……

魔兵:找到了!

墨雪不沾衣:墨雪也可以成为你心中唯一的……(转身杀向魔兵)墨雪!

(血雨挥洒,魔兵绝路)

长琴无焰:墨雪不沾衣本就是独一无二。

墨雪不沾衣:不管答案为何,这口古来绝会为你开出大道。

长琴无焰:我们的目标——鬼祭贪魔殿。

墨雪不沾衣:古来墨剑绝•卢沟晓月剑如霜!(无边剑利,破魔开道)


【天上】

(公子开明与曼邪音同坐木鸢)

曼邪音:策君,这边是鬼祭贪魔殿。

公子开明:没错,现在就是要反攻的时刻。

曼邪音:我们两人?

公子开明:很多了。

(二人跳下木鸢,进入鬼祭贪魔殿)

曼邪音:嗯?鬼祭贪魔殿为什么没驻兵把守?

公子开明:果然证实了本策君的判断,全部的魔都跑出去了,这真安全,有够安全,保证安全。

曼邪音:那攻下鬼祭贪魔殿要做什么?

公子开明:同样的女人,你的智商为什么就没胜弦主的一半,你能跟凰后比的也只有那两……

曼邪音:公子开明!

公子开明: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跟凰后比的也只有那两个手环,跟凰后的子弹一样危险。

曼邪音:讲清楚!

公子开明:如果鬼祭贪魔殿没人,那这就是胜弦主撤退的方向,也就是我们接应她的地方。

(话音刚落,忽闻一声枪响自后方袭来,二人反应及时,闪避开来)

公子开明:愈是安全的地方,就愈是危险。

(凰后持枪信步踏出)

凰后:公子开明,我还以为是另一只鸟。愈是聪明的魔,就愈是容易踏入陷阱。墨家,有一个共同的责任。

公子开明:嗯?

凰后:就是……灭魔。


【荒野】

(墨雪与胜弦主荒野疾行)

墨雪不沾衣:你的状况。

长琴无焰:伤势稍缓。

墨雪不沾衣:仍不能掉以轻心。

长琴无焰:你的顾忌正确。(上前拉住墨雪)

墨雪不沾衣:嗯?

(忽感前方有异,墨雪剑气一扫,阵法破出,魔兵身现)

应龙师:哼哼哼……与上回同样,警觉心丝毫不减,通往绝境之路,也是同样不改。手下败将,这一次没了西经无缺,你又能改变什么?

墨雪不沾衣:我无须改变什么,因为你同样会失败。

应龙师:尽逞口舌,哈。

(应龙师手势现,飙刑飞折飞身而出,攻向墨雪)

墨雪不沾衣:你就是袭击小七之魔?

飙刑飞折:杀!

(二话不说,两人你来我往,招招狠厉)

应龙师:这里交你们处理。(说罢转身追向胜弦主)

墨雪不沾衣:休走!

(无奈分身乏术,只能再抗飙刑飞折)

飙刑飞折:剑者,你能比上回的刀者更让我惊艳吗?


【不归路】

长琴无焰:嗯?这个地方……

应龙师:不归路上人不归,不只是人,魔也同样。(威势震退胜弦主)

长琴无焰:啊……

应龙师:幽暗联盟与修罗国度同样来到人世,同样走上这条不归路,杀了你,魔世的未来将掌握在老朽的手上。

长琴无焰:哈啊。(勉力运招)

应龙师:苟延残喘,那老朽就送你上路!(运招)苍天悲叹!

[应龙师重喝一声,再施咒术!]

(忽然天外飞来一人,气势震退在场两人)

应龙师:嗯?是何人?

(一片光影之中,云海过客再次吟诗而出)

云海过客:夕照云舟恨归晚,几度争锋几度休。在下,云海过客。

应龙师:云海过客?

云海过客:胜弦主,你无恙否?

长琴无焰:嗯?阁下是?

云海过客:云海过客。(胜弦主无解)看来这个身份,目前不适合我,你们也可以称呼我……

(转眼云海化出原身)

公子开明:公子开明。

长琴无焰:策君。

公子开明:胜弦主,你刚才是不是心脏跳一下,想不通怎会来一个不认识的?

长琴无焰:策君,请自重。

应龙师:哼,你在弄什么玄虚?

公子开明:惊异吗?为何本策君会在这出现?

应龙师:你应该死在鬼祭贪魔殿……

公子开明:对啊,想不到吧?我没死在鬼祭贪魔殿,反而是鬼祭贪魔殿已经被攻下了,你你你……已经没地方可去了。

应龙师:嗯?不可能。修罗国度已经全灭,幽暗联盟的战力也全数死在无极山,你孤掌难鸣,如何功成?

公子开明:你这个饭桶,洗脚桶,垃圾桶,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本策君解释给你听吗?

应龙师:嗯?

公子开明:想什么?猜什么?怀疑什么?直接来说啊,就是……你中计了。

应龙师:是雁王!

公子开明:掌声大鼓励!在中原支援胜弦主的战力不只有公子开明、苗疆,还有……墨家。

(回忆鬼祭贪魔殿对阵凰后时——

曼邪音:来得好,为炽阎天偿命来!哈啊!(欲攻被小明拦下)

公子开明:够了够了……真是感情用事,动一下脑袋好吗?

曼邪音:嗯?

公子开明:炽阎天是自愿牺牲。(拍拍曼邪音)一切都是为了引应龙师入局。

凰后:不愧是公子开明。应龙师将重兵都撤出,狙击胜弦主,鬼祭贪魔殿已经被墨家占领了。

曼邪音:啊?

公子开明:是雁王要炽阎天这样做的对吧?

(回忆中的回忆,尚贤宫时——

炽阎天:你说什么?

雁王:别让我说第二次。

炽阎天:你要我死,还要修罗国度众军士陪葬?

雁王:你死,修罗国度灭,应龙师才会相信自己掌握胜券,他带来的筹码能引来元邪皇,能让胜弦主与元邪皇两败俱伤,我才能引导他走入这个局,当然,前提是公子开明有足够的智慧知晓怎样配合。

炽阎天:我如何能信你?

雁王:无所谓,你可以带着修罗国度的兵马与网中人的邪茧离开,或者牺牲自己,牺牲所有的人,成为修罗国度的——英雄。)

公子开明:只有凶岳疆朝在中原也遭受重创,修罗国度才有得到喘息的机会。炽阎天……为修罗国度牺牲了。我与曼邪音前往尚贤宫时,当时是你们伏击我们的最好机会,但是你们没这样做,这让我起了疑心,直到我前往不归路查探之时才发现这个秘密,炽阎天的秘密——牺牲了所有的修罗国度残兵与他自己的秘密。

凰后:你已经确认鬼祭贪魔殿的状况,也该离开了。否则,你最挂念的胜弦主未必能支持多久。

公子开明:曼邪音,留在这,消灭所有凶岳疆朝逃回的人马。

曼邪音:那你……

公子开明:我来去……为炽阎天报仇!)

公子开明:听清楚了吗?被背叛的感觉如何?有爽吗?

应龙师:呵呵呵……就算被背叛了,只凭你,还有一个重伤的胜弦主便想要杀我?你布置了一个好局,但没收局的能力,终究太年轻了。

公子开明:我真想要杀你,一定要杀你,绝对要杀你!不过……有一个人一定比我更想要杀你。炽阎天,以及所有修罗国度的士兵豁尽了他们的生命就是为了他,都是为了他,只是为了他,现在,才是决战时刻!啊不对,重来,应该是……魔恁老母的应龙师,你万分该死!

[公子开明话语甫落,压逼的气氛之中,一阵熟悉的诗号——]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跃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滔天气势震动四周,网中人应声再现,强势回归!)


【荒野】

(俏如来背负幽灵魔刀而来)

废苍生:俏如来,史艳文,你们为何来此?发生何事了?嗯?你背上背的是……

俏如来:元邪皇已死,这是幽灵魔刀。

废苍生:元邪皇死了?好……太好了!

俏如来:请前辈设法毁掉这口幽灵魔刀。

废苍生:嗯?(接过幽灵魔刀查看)

俏如来:前辈,怎样了?

废苍生:这不是幽灵魔刀,只是一模一样的赝品。

(俏如来等人闻言震动非常)


【荒野】

(苍越孤鸣率军行进,恰好碰上急急赶回的鬼飘伶)

鬼飘伶:hey,it's you guys.(是你们)你们来得正好。

风逍遥:你怎会在这?

鬼飘伶:你们的军师要我来向你们求援,he wants you guys(他要你们大家)前往不归路支援。

风逍遥:为什么是不归路?

鬼飘伶:这是胜弦主与公子开明的布局,但是他们怀疑元邪皇already(已经)派耳目混入苗军当中,为了预防泄漏,必须对所有的人keep the secret.(都保密)只有少数的人知晓。

风逍遥:啊?但是你之前来到九脉峰时不是受了重伤?你是又怎么绕过来阻止我们的?

鬼飘伶: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你在讲什么)我闪过应龙师的眼线来这遇到you guys(你们),并未到九脉峰啊?

(乍闻此言,苍狼瞬间醒悟)

苍越孤鸣:皇叔,军长,你率军支援军师,孤王马上回转九脉峰!

千雪孤鸣:我带一半的兵力跟你回去。

苍越孤鸣:嗯。


【九脉峰】

(已无兵驻守的九脉峰,只剩伪装成鬼飘伶的弔魂罪抱着死去的睛儿默默伫立)

弔魂罪:九脉峰里头已无人把守。

(放下睛儿尸身,将真幽灵魔刀放入他怀中,弔魂罪退离,幽灵魔刀发出耀眼红光)


【荒野】

(苍越孤鸣率军疾行,却终是完了一步)

苍越孤鸣:<中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九脉峰……九脉峰……>

(突然,九脉峰地动山摇,红光乍现,直冲天际。九脉峰,最后一处六绝禁地,至此崩毁!)

苍越孤鸣:九脉峰……失陷了!


[伏羲深渊开启,始界回归只差一步,元邪皇当真能一魔力抗天下?

九界危机迫在眉睫,俏如来、史艳文、天地不容客,三人又要如何力挽狂澜?

更有潜藏在暗处的危机即将浮现,准备揭开另一页历史篇章!

欲知一连串最新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多媒体下一部最新强档——《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