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集数 第1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497828236
备注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十九集 出卖之魔

录入:鱼头、恋白、北龙归心、余生
校对:叶清眉


【荒野】

雁王:在下,雁王上官鸿信。

应龙师:你的名号对老朽来说,很重要吗?

雁王:我相信专程找上疆主的人皆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应龙师:还带来交易。

雁王:情报,以及条件,纵使……不怀好意。

应龙师:哼哼哼……你很直接。

雁王:表明恶意,也是释出善意的一种。

应龙师:怎样的恶意能让老朽动心?

雁王:也许还会动怒,甚至动手。救走炽阎天的人,是我。不愧是雄霸一方的凶岳疆朝之主,气,终究是沉下了。

应龙师:你想用老朽原本唾手可得的胜利与老朽交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有胆识吗?可惜,老朽有更直接的方式。

雁王:疆主难道忘了,当初的一面之缘?我敢来见疆主,自然是有完全的准备。

(回忆雁王在围剿应龙师之战中救下众人——

雁王:凤翼燎原!)

雁王:或者,疆主认为我那时底牌尽现,你也已经想出反制的方式?

应龙师:像你这种人,老朽见多了。一次就用尽底牌的人,也没资格在老朽面前谈条件。

雁王:疆主也是同样,保留了凶岳疆朝大部分的元气,本可顺利一统魔世,却要因为元邪皇的计划,计较着本来就能避免的损失,疆主会如帝鬼这般愚蠢吗?

应龙师:你也与帝鬼照面过?

雁王:只是听闻,但也许我会看到他的愚蠢重新上演。

应龙师:那就要看你提出的是什么交易了。若让老朽不满意,老朽倒是不介意愚蠢一回,而你,却无缘见到后续。

雁王:疆主的直接真令我激赏,那我也开门见山了。用修罗国度的灭亡,换取凶岳疆朝与人界合作,歼灭元邪皇!

应龙师:透露炽阎天的行踪,换取老朽的协助,这就是你的算盘?

雁王:我说的,是修罗国度,也就是包含炽阎天在内所有被收留的修罗国度魔兵。

应龙师:哦?

雁王:利用炽阎天对我的信任,将那班余孽引出,逐一歼灭,再放出消息,引曼邪音这尾落网之鱼出洞,便能擒而杀之。而最后的目标便是……公子开明。

应龙师:修罗国度策君非是易与之辈,你的口气未免夸大。

雁王:他欠我一条命,只要疆主帮助我逼出公子开明背后的秘密,他就必须死。至此,凶岳疆朝便能保存在人界的战力,用最少的损失换取修罗国度的灭亡,做到真正的,斩草除根。

应龙师:哼哼哼……炽阎天被你所救,却也被你出卖,反而害了自己的国家,狡猾又冷血的交易。

雁王:疆主对我所提的条件没任何疑惑?

应龙师:欣然接受,不正是你对老朽的期望?

雁王:会后,我先送上这份薄礼。后续,就等元邪皇身亡,公子开明等人再也没利用价值之时,上官鸿信,双手奉上。

应龙师:你也是为了保护人界不受元邪皇侵袭?

雁王:人界怎样与我无关,就算凶岳疆朝最后想反向并吞人界,我也不在意。

应龙师:那这项交易对你来说有意义吗?

雁王:意义,我不需要,我的目的就是让游戏持续下去。

应龙师:先前你出手,也是为了游戏?

雁王:疆主有兴趣?

应龙师:炽阎天的行踪。

雁王: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请教疆主。

应龙师:说。

雁王:原纹绣罪狷螭狂。看疆主的反应,是见过了,或者,在与我交易之前,疆主的不悦就是来自此人。

应龙师:问起此人的目的为何?

雁王:只是有一点兴趣,就不知他与疆主谈了什么?

应龙师:他只是一颗棋子,你要拿什么来换?

雁王:一颗难操纵的棋子,换一个更有用的情报。网中人,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妖神将,已从岩浆中救出。

应龙师:哦?

雁王:蜕变大发复生的他,已没先前的记忆。

应龙师:确实是很有用的情报。

雁王:那……疆主的棋子,吾收下了。


【还珠楼外】

剑无极:让我试验一下,现在的我,跟以前差多少。

勾心芒:狂妄的小子,来人,杀!

众魔兵:杀啊!

[勾心芒一声喊杀,魔兵齐上,但见剑无极身不动,剑芒更速。]

勾心芒:<我竟然看不到他出剑?>

剑无极:这样还不够试验,再来!

勾心芒:齐上啊!

剑无极:喝!海纳千川,是因空无,无形无相,无常无定,而至无穷无可限!太快了,慢一点。出手太急,再缓一点。

众魔兵:杀啊!

(刀出,人移,魔兵瞬灭)

勾心芒:啊?

剑无极:剩下你了,来喔。

勾心芒:夸口!木荆缠!与你拉开距离,你的刀光多快都是没效。

剑无极:也太天真了。一剑——无极!

[无限之招,极限之速,勾心芒惊惶中,无以招架。]

勾心芒:啊,我没死……我没死!

剑无极:还是差了一点,嚥气。你测试不了我现在的程度,饶你一命,我叫作剑无极,去找你们更强更勇更厉害的高手过来!(转身)

(勾心芒欲背后偷袭,刀瞬间横在颈前)

剑无极:下一次就不一定收得住势了。(勾心芒仓惶逃走)怎样,蝶蝶,想不到你丈夫变得这么强了吧?

凤蝶:刚才是怎样?叫我退开?什么时候我变成你的下人了?

剑无极:没啦,蝶蝶,我是怕我刀风太利,若是不小心去扫到你的头发我会很舍不得耶。

凤蝶:就这个理由我还能接受,不跟你计较了。

剑无极:还是蝶蝶最好了。

凤蝶:你进步这么多,为什么心情不好?因为银燕?

剑无极:唉……

凤蝶:你,伤到他了?

剑无极:无论怎样,我都会伤到他。

凤蝶:银燕不是鸡肠鸟肚的人,看到你进步,他会替你高兴,你照实讲,或者还能激励他奋发的决心,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

剑无极:因为有一些事情,是不能放下,也是不允许自己放下。对我与银燕来说,宫本师尊是不可冒犯的神,一剑无悔,是师尊留给我们的最大纪念,要追逐更强,就应该遵照师尊的脚步前进。虽然我们没讲出来,但是,我相信笨牛一定是这样想的。

凤蝶:你认为,你背离了宫本总司的路?

剑无极:当然不是。师尊根本不想要我们依循相同的道路前进,我明白,银燕也明白。但就算是明白,我们内心希望的,仍旧是希望沿着师尊的脚步前进。

凤蝶:但是,你没这样走下去。

剑无极:对笨牛来说,我是背叛者,无论怎样讲我都会伤到他的心。我能明白,因为如果是他这样做,就算表面上不讲,内心一定也会纠缠。

凤蝶:你一定是讲了很过分的话,所以才会这么后悔。

剑无极:也不是很过分啦。

凤蝶:一定很过分。

剑无极:是有一点点过分。

凤蝶:绝对很过分。

剑无极:对啦对啦,因为我一时想不到怎么回应,讲完之后自己也很后悔!

凤蝶:剑无极,以后,可以别这么逞强,反而去伤到自己最重视的人了吗?

剑无极:好啦,我知道嘛,唉……

凤蝶:唉……对了,我来找你是因为我接到消息,西经无缺他们已经完全回到九脉峰了,原本我还以为你是往苗疆方向而去,结果想不到竟然是往鬼祭贪魔殿这个方向过来。

剑无极:啊?这样就有地方找人了,蝶蝶,一起走吧。

凤蝶:嗯。(两人离开)


【另处荒野】

(魔兵不断惨叫倒下,雪山银燕气喘吁吁,拳中沁出鲜血)

雪山银燕:……一百,时间刚好。

(又有新魔兵出现)

魔兵:是人类,围起来!

雪山银燕:可恶……


【应龙师驻地】

勾心芒:参见疆主。

应龙师:遇到谁了?

勾心芒:呃……

应龙师:贴身裂衣,丝毫不伤皮肤,准利的刀法,是一流高手所为。难道会是西经无缺?

勾心芒:不是,他说他叫剑无极。

应龙师:剑无极,他留了什么话给你?

勾心芒:呃……

应龙师:留命不杀,必有传话。

勾心芒:他说,要我们派出更高更高的高手来找他。

应龙师:呵呵呵……是年轻人吗?

勾心芒:是。

应龙师:不削弱对手却想着意气之争,太年轻了。

勾心芒:勾心芒势报此仇!

应龙师:报仇?以这种差距而言,经过十个三月并升,你也无胜算。我传你们回来是因为胜弦主已经逃脱,现在最重要的是继续追捕修罗国度的余孽,不能让他们死灰复燃。

勾心芒:是。

魔兵甲:启禀勾心芒将军,有人在鬼祭贪魔殿外围伏击我们的军士。

勾心芒:死伤多少?

魔兵甲:一百五十名。

勾心芒:哼!又是那名剑客?

魔兵甲:不是,对方好像是用拳头。

勾心芒:我知晓了,退下。

魔兵甲:是。

应龙师:看来很多人对凶岳疆朝有意见嘛。

斗角犀:用拳头,让斗角犀前往处理。

应龙师:不用了,我已经派人回魔世通知疆朝派援兵过来。

勾心芒:疆主请谁前来?难道是……

应龙师:只要阻断公子开明与胜弦主的退路,魔世尽归疆朝所有。现在双尊重伤,不是你们的对手,率领所有的人马加紧追捕,这是你们的任务。

斗角犀:那鬼祭贪魔殿的守备?

应龙师:有老朽坐镇即可。

斗角犀:是。(与勾心芒离开)

应龙师:雁王,你能带给老朽怎样的大礼呢?


【荒野】

(天地不容客静立,雪山银燕踉跄走来)

天地不容客:现在已经不是黄昏了。

雪山银燕:是我慢了。

天地不容客:我想不到,失去兵器你连一百名魔兵都收拾不了。

雪山银燕:下次,我会更快。

天地不容客:总还是有可取之处。

雪山银燕:嗯?

天地不容客:至少你没为自己找理由。

雪山银燕:唉。

天地不容客:一共两百四十七名,虽然浪费了一点时间,这表示你能力足够,我低估你了。所以,天亮之前,再杀一百名魔兵。去!

雪山银燕:好!(离开)


【还珠楼】

(俏如来昏睡,史艳文在旁照顾)

俏如来:(梦语)元邪皇……六绝禁地,九脉峰。呃……啊,啊!(醒转起身)

史艳文:作恶梦了吗?

俏如来:爹亲。

史艳文:不用急着起来。

俏如来:但是……

史艳文:但是也不差这一刻。

俏如来:我知晓元邪皇……

史艳文:嘘!就只有这一刻,作爹亲的儿子,别作天下人的俏如来。(端起碗,欲亲自喂俏如来药)

俏如来:爹亲,我自己可以。

史艳文:爹亲难得有这个机会。上回你受伤有修儒代劳,这次让爹亲自己来吧。这一场硬战让你辛苦了。都说银燕爱逞强,其实你比银燕更逞强。持续不断的斗智斗勇,心累了,也慌了。牺牲看得多了,不是舍得。一刀一刀割下去,忍得、忍不得,最后都是苦。最后茫然了,只好将一切交给自己,扛下所有的责任,只怕有所疏漏,竭尽心力,就怕再有一点错谬。(玄狐走到门外,踌躇未进)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是不断累积的沉重,或者是一支压垮你的羽毛?(扶俏如来躺下)休息在这一刻,躺在这,什么都别再想了,就是休息。

俏如来:嗯,多谢爹亲。

(史艳文出门与玄狐离开)


【还珠楼大殿】

玄狐:我本想看俏如来醒了没,并不是有意偷听。

史艳文:我知晓。你与魔世传说中的模样有很大的差距。

玄狐:人会变,魔也会。就算我是非人非魔,也是会变。你说,我算是什么?

史艳文:艳文听过你的事情,如果你要艳文回答这个问题,那艳文会说,玄狐就是玄狐,就是你自己。

玄狐:就算我有了感情、有了体悟,但是今天看到你跟俏如来,我才明白,有一种感情我无法体会,那就是亲情。自生于世的我,没这种感情。

史艳文:你认为,血缘是重要的关系吗?

玄狐:废苍生的儿子死了,我可以看出他的悲伤跟愤怒。

史艳文:血缘是亲人,但亲人未必有血缘。爱,虽然有很多面向,但本质都是相同。这世上有很多孤儿,但他们同样有亲人。你只是还未遇上,不代表没机会感受。

玄狐:你讲的是还有很多情感,我只是还没机会体悟吗?

史艳文:是,只要机缘到了你就会有这个机会。

玄狐:我还想了解更多。(废苍生入内)

废苍生:俏如来醒了吗?

史艳文:精忠已经醒了。

废苍生:我要见他。(越过史艳文)

史艳文:先生。

玄狐:(拦住废苍生)让他休息一阵,别再让他劳心。身为人父,你应该知晓这种心情。

废苍生:缺儿……我的……缺儿!(落泪)


【九脉峰】

(墨雪不沾衣独坐,陷入回忆)

风逍遥:是在失神啥?

墨雪不沾衣:没事。

风逍遥:讲这句话就绝对有事。

墨雪不沾衣:我在疗伤。

风逍遥:伤得这么严重,连我来都没发觉?(墨雪不沾衣无言)是怎样了?

墨雪不沾衣:我太弱了。

风逍遥:说这啥话啊,若没你,怎保得住胜弦主这一路上的平安。(墨雪不语)搜查元邪皇的部队正在整装,元邪皇就算受伤消耗了实力,但仍然是恐怖的对手,这战可是生死交关。

墨雪不沾衣:主力是闇盟的残部吗?

风逍遥:是。同样出自魔世,胜弦主跟应龙师根本是两种个性的魔。胜弦主更在乎自己的手下族民,为了阻止元邪皇用尽心力,应龙师就只想着趁乱图利。

墨雪不沾衣:应龙师会继续狙击闇盟的残部,闇盟面对的敌人不只是元邪皇。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醉与清醒之间的分寸很难拿捏吧?

风逍遥:噢哦,连这你也知?

墨雪不沾衣:小七呢?

风逍遥:军师一边指导他武学,一边教他兵法。老大仔说,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能教多少就教多少。

御兵韬:在讲我坏话吗?

风逍遥:说人人到。

御兵韬:军长,支援闇盟的部队由你调派。

风逍遥:听到,我来去了。(离开)

御兵韬:你……愿意支援闇盟吗?(墨雪不沾衣沉默)不愿意?

墨雪不沾衣:只要师父吩咐。

御兵韬:闇盟主要的目标是搜查元邪皇,这是非常危险的任务,我是问你愿不愿意,不是吩咐你。

墨雪不沾衣:我……墨雪愿意协助闇盟。

御兵韬:前往与胜弦主汇合吧。

墨雪不沾衣:是。(御兵韬欲离开)师父。

御兵韬:你应该称呼我军师才对。

墨雪不沾衣:我……还能变强吗?


【竹林】

(胜弦主弹琴,西经无缺闭目沉思)

西经无缺:(起身)也许我找错人了。

长琴无焰:(一曲毕)这一曲,能得几许知音?

西经无缺:知音者稀,独不只一人。

长琴无焰:弦上有知音,剑上呢?剑胆琴心,剑有一胆,琴独一心。

西经无缺:就只是传剑。

长琴无焰:也只是传剑。

(两人不语,剑无极与凤蝶同来)

长琴无焰:他来了。

剑无极:找到你……你们了。

西经无缺:是你,来找我吗?

剑无极:当然啊,听说你被元邪皇追杀,顺路从这过去,顺便来关心你一下。

凤蝶:明明就是关心,偏偏要嘴硬。

剑无极:蝶蝶,留个面子给我嘛。臭……西经无缺啊,我有事情要问你,我们借一步讲话。

西经无缺:嗯?走吧。(二人离开)

凤蝶:你……你就是胜弦主,闇盟之主。

长琴无焰:正是长琴无焰。(凤蝶凝视长琴无焰)嗯?

凤蝶:虽曾听闻主人讲过,但是亲眼见到才知道你的气质更胜传言。岁月不但没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反而增添了风韵。

长琴无焰:姑娘赞谬了。请问姑娘芳名?

凤蝶:晚辈凤蝶,主上神蛊温皇。

长琴无焰:曾与令主有一面之缘,令主可好?

凤蝶:嗯,主人安好,多谢关心。


【竹林】

西经无缺:你找我做什么?讲吧。

剑无极:我回去想了很久了,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你要帮我。

西经无缺:这值得你花时间去想吗?

剑无极:当然,受人点滴剑无极都会记在心里。你……有绝症吗?

西经无缺:你怎会这样想?

剑无极: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就是……你打算与元邪皇同归于尽。

西经无缺:我若有这个本事,早就做了。

剑无极:对啊,若有这种本事,以你的个性怎么可能不做,但是我本来想不通的问题,听到你跟元邪皇反目之后,将所有线索串连,天才剑者发挥了绝顶的智慧,我终于明白了,你是不愿意死后这一身的绝技失传,所以决心要找到一武骨特殊、悟性极高、资质出众、外表绝伦的人作为传人。

西经无缺:我就是看你资质上乘,认为你能青出于蓝,所以才教你。

剑无极:就是说嘛,怎么可能……啊,什么,你认真的喔?

西经无缺:认真,因为你是天才剑者,剑无极。

(剑无极十分感动)

西经无缺:难道你不相信?

剑无极:我……我的资质是公认差……

西经无缺:管你信不信,总之我是信了。

剑无极:你……你,别跟我转移话题。讲,虽然你说你的能力无法跟元邪皇同归于尽,但……但是你是不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要去找元邪皇一决死战。

西经无缺:我的年纪虽大,但也不想死,何况……

剑无极:何况还有一个长琴无焰要你保护。

西经无缺:哈。

剑无极:你笑啥。

西经无缺:她可是闇盟之主,是魔世中最不需要保护的魔之一。

剑无极:但是……

西经无缺:我教你的东西,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学,就算任飘渺这等绝逸之才,也无法仿习。

剑无极:嗯?

西经无缺:那不是剑法,是我在魔世历经千百战连我自己也不再记得自己时,才得到的东西,我无法名之,也无法确定它是不是能传承,但是,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你能。

剑无极:为什么我能?

西经无缺:因为我知晓,在你倒下之前,你不会放弃,秉持着这样的信念,才成就你天才剑者的资质。即便有先天的赋予,仍需后天的努力。你以为这天下之大,所有的剑界惊鸿,都是一出生就能飞天遁地吗?只要你相信你自己,只要不放弃,你便是独一无二的天才剑者。也因为你正拥有这样的信念,对我传给你的东西学习得如此之快,也让我讶异非常。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剑无极:有,你有什么交代我办的?

西经无缺:怎么绕来绕去,你就是要我死就对了。

剑无极:先问一下,预防万一,不是很好!•

西经无缺:嗯,多困难都可以?

剑无极:一句话,万死不辞。

西经无缺:我只要你记住,我是闇盟的魔。

剑无极:这么困难啊。老仔,我会永远记住,闇盟有一个臭老头,他叫西经无缺。

(二人回到胜弦主所在)

凤蝶:话讲完了。

剑无极:没事了,我们离开吧。

凤蝶:嗯。

(凤蝶,剑无极离开)

西经无缺:真是血性男儿,那是,我不曾经历的岁月啊。

长琴无焰:人生,各自不同,江湖,也是。

西经无缺:希望他们的江湖一片平静。

长琴无焰:而我们的江湖……

墨雪不沾衣:(到来)墨雪不沾衣,奉命支援长琴无焰,协助查探元邪皇下落。

长琴无焰:——正开始波涛汹涌。(抚琴)


【荒野】

公子开明:你别讲话。

鬼飘伶:What?(什么?)

公子开明:叫你别讲话你是听不懂喔,为什么影响我的思绪,没礼貌。

鬼飘伶:You……son of a bitch(sun of the beach)(你……沙滩上的阳光)

公子开明:阿飘,乱骂人是会出事的。(亮兵器)

鬼飘伶:Cut the loose.(放马过来。)

公子开明: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闇盟已经出发寻找元邪皇的下落,你为什么没跟去?

鬼飘伶:I’m not interested with 元邪皇.(我对元邪皇没兴趣)我对小明的secret(秘密)比较interested(有兴趣)。

公子开明:乱讲,我没什么秘密,是要讲几次你才要相信?

鬼飘伶:传说中,迦谛圣者击败火魔儿之后,取下了他的火尖枪头,这个东西,where is it now?(现在在哪里?)

公子开明:你说的故事我真的不知道,你去问别人,别再烦我了。

鬼飘伶:迦谛三悟,奇怪文字的圣衣。What’s that pose to mean(又是代表什么意思。)

公子开明:我……你真的想要知道?

鬼飘伶:Of course.(当然。)

公子开明:不后悔。

鬼飘伶:No doubt.(不用怀疑。)

公子开明:那……你仔细听好。(凑到公子开明身边)以前以前,番薯吃到饱,我卖你猪脚,你叫我阿爸。来……叫一声,乖。

鬼飘伶:Screw you!(魔你的)(抽刀)

公子开明:走。(急急而奔)


【荒野】

(曼邪音重伤而逃)

曼邪音:<想不到……凶岳疆朝的动作,来得又快又急,不只炽阎天是否有脱出重围。>

(两个魔兵巡逻到曼邪音所在)

曼邪音:<达摩金光塔附近,都被凶岳疆朝掌控了,邪皇为何还没回来。不行,我一定要先设法离开,他们搜捕不到我也可能怀疑我早已离开,必须趁此刻脱出重围。>

(曼邪音从阴影出速度冲出)

魔兵:是……

曼邪音:闪开。(迅速击杀两名魔兵)

[无奈接受现实,放弃回头整军的希望,曼邪音力脱重围,来到中途。]

斗角犀:喝!

(斗角犀打伤曼邪音)

斗角犀:臭女流还想跑去哪里。

曼邪音:勾心斗角之一,呵。

斗角犀:笑什么。

曼邪音:你的实力杀不了曼邪音。

斗角犀:臭女流还嘴硬。

(曼邪音勾魂投出,被斗角犀一拳击回,重新接掌勾魂曼邪音双手被反震染血)

斗角犀:受死吧。

曼邪音:我不会死在此地,因为我是……(勾魂挥舞,气劲勃发)修罗国度,闼婆尊。(内劲激发勾魂特性魔音彻响抵住拳劲并震伤斗角犀。)

斗角犀:你……

曼邪音:镇魂曲。

斗角犀:跟长琴无焰一样,用这种招数,妳们这些……臭女流。

曼邪音:魔舞……

(招式待发之时被勾心芒绿鞭缠住手臂)

斗角犀:好机会。

(抓住机会快步斗角犀上前将动作受阻的曼邪音击飞)

斗角犀:已经讲过,妳……死定了。

勾心芒:先拿下你之后再让炽阎天陪葬。

曼邪音:炽阎天……原来,他逃出了,哈哈哈……

勾心芒:没错,他抛下妳了。

曼邪音:(再次唤出勾魂,内力一聚)炽阎天在等我,我也绝不会在此止步,魔舞碎天华。

[无视重伤,曼邪音鼓起全力,势要杀出重围。]

勾心芒:花叶凋敝。

斗角犀:犀动地裂。

(曼邪音久战内力不足败北,被击飞)

勾心芒:可恶,死吧。(再出一招欲收人头)

(天外忽来漫天暗器。)

勾心芒:什么东西。(躲避)

恋红梅:红梅齐绽。

(恋红梅突然出现战场,击退勾心芒、斗角犀。)

斗角犀:又是一个臭女流。

曼邪音:妳……

恋红梅:走。(拽住曼邪音的手)

斗角犀:休想。

(在曼邪音不妥协之时,天外暗器在此齐飞,阻止勾心芒追击。)

斗角犀:雕虫小技。

柳穿杨:(从后冲出来打破僵局)老板娘快走啊!

恋红梅:我知道。(强行拉走曼邪音急急而奔)

勾心芒:跑哪里去。

柳穿杨:箭破魔氛。(启动箭阵)

勾心芒:这是什么。

柳穿杨:退。

(勾心斗角被暗器所阻,不能追击)

斗角犀:怎会这样。

勾心芒:被疆主知情,我们又要被责罚了,我们两人分头率军全力搜捕。

斗角犀:嗯。


【地下暗洞】

恋红梅:多谢你,柳穿杨。

柳穿杨:当初被魔军追杀,承蒙梅香坞收留,今日不过举手之劳。

恋红梅:你的武功更胜先前,还有,你背后的战力……

柳穿杨:收人所托尚在培植,依约不能透露太多还请海涵。

恋红梅:好吧。(想查探曼邪音的伤势)

曼邪音:别靠过来。

恋红梅:已经脱险了就好好休息吧。

曼邪音:专程来救,有何企图?

柳穿杨:专程,哼,若非解除地门洗脑之后,老板娘坚持留在附近查探,今日有怎会顺手救走你!

曼邪音:哈哈哈……堂堂闼婆尊会需要你们这般低贱的人族救援。

柳穿杨:老板娘,我认为现在应该将她杀掉。

曼邪音:如果你能,就来啊。(一口气喘不上来,再次推开想来查看伤势的恋红梅)就说别靠过来了!

柳穿杨:(扶住被推得踉跄的老板娘)妳做什么!

恋红梅:柳穿杨, 你先离开吧。

柳穿杨:老板娘,但是她……

恋红梅:不要紧,这一点小事,我还能应付。

柳穿杨:但外面还有魔兵我不放心,至少将老板娘安全送出再说。

恋红梅:那……就请你在能支援的地方就好。

柳穿杨:我明白了,趁此时间,我也去联络同伴好了。

恋红梅:多谢。

(柳穿杨离开)

曼邪音:休想我感激妳。

恋红梅:嗯。

曼邪音:还是妳认为这样就能补偿?贱人,荡神灭差一点毁在妳的手中,妳呢,倒是活得心安理得。(气急攻心脉息不稳,一下跌坐在地)

恋红梅:再动气等他们追来,就只有死路一条,荡神灭,不会希望妳意气用事,断送修罗国度。

曼邪音:讲得妳好像很了解荡神灭一样,哼。

恋红梅:我曾劝他别回魔世,但他拒绝了。

曼邪音:哈哈。

恋红梅:立场分别,我注定辜负他的情。

曼邪音:妳倒是讲得理所当然。

恋红梅:战争中的一切本来就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我不希望再有任何战争。

曼邪音:真可惜,邪皇会带来无尽的战火,只要邪皇回来凶岳疆朝不足为惧。

恋红梅:他就舍弃你们了。

曼邪音:妳胡说什么?!

恋红梅:我在达摩金光塔周围查探时,听到一点风声,柳穿杨也借由同伴从外得到消息,元邪皇真正的目的……(解说)

曼邪音:啊,邪皇……怎会?

恋红梅:凶岳疆朝趁势而起,元邪皇也不在乎,因为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魔世开疆拓土,他的心中恐怕也没有妳口中那修罗国度的荣耀,你们……只是弃子。

曼邪音:闭嘴!不可能,怎会……这样……


【荒野】

鬼飘伶:小明。

公子开明:气死!

鬼飘伶:又怎样了?

公子开明:到处找,四处找,随便找,就是找不到曼邪音的下落,烦死。

鬼飘伶:不是被人救了.It's already dead.(就是死了。)

公子开明:谁会这么好心救一个老女魔?又不是西……咳咳……

鬼飘伶:That is very dangerous,dangerous, very very dangerous.(你这句话很危险,危险,非常非常危险啊。)

公子开明:干嘛学我说话说三遍?唉,曼邪音,你若是死了,我就更难跟炽阎天交代了。算了,你帮我够多了,去找元邪皇吧。

鬼飘伶:What?(什么?)你要我去送死就对了。

公子开明:你也可以别去啊。

鬼飘伶:遇到他我会想办法。See you.(掰掰。)

公子开明:等一下。

鬼飘伶:What now?(又怎样了?)

公子开明:没……没事,我是要说我要去还珠楼,你去忙,我们之后再会。

鬼飘伶:OK I got it.(好了我知道了。)(鬼飘伶离开)

公子开明:应龙师守着通道,如果……别再节外生枝了。


【还珠楼】

(俏如来下床,废苍生推门入内)

俏如来:废苍生前辈。

废苍生:俏如来,嗯?(观察俏如来状况)

俏如来:前辈,俏如来没事,有话直说无妨。

废苍生:我想问你关于对战元邪皇时的状况。

俏如来:对战元邪皇时的情况?

废苍生:止戈流为何对元邪皇无用?

俏如来:关于这桩事情,俏如来正要对众人分说。等待爹亲与温皇在场,再一次……

废苍生:我要先听。

俏如来:前辈。

废苍生:等我听完之后,再决定是否要告知你的父亲与其他的人,尤其是……玄狐。

俏如来:为什么?

废苍生:别多问,讲就是。

俏如来:也许是人族的肉体,以及身上特殊的魔气,所以让止戈流与灭世之武都无法全功。

废苍生:但是魔族跟人族的肉身都有极限,同样会受到伤害。

俏如来:这便是关键。第一战之时,墨狂确实伤害了元邪皇。

(回忆第一次与元邪皇对战时场面——

元邪皇:失败了,墨狂,杀不了我。)

俏如来:这不合常理。当时我认为元邪皇有特殊体质,直到第二次战斗——

(回忆第二次与元邪皇对战时场面——

玄狐:他的伤势正在复原。)

俏如来:他的伤势借由幽灵魔刀恢复。

废苍生:他的伤势经由幽灵魔刀恢复……

俏如来:是。

废苍生:嗯……(思考)

俏如来:加上第一战之时,有一个地方让我非常介意。

废苍生:哪一个地方?

俏如来:当我使出继式时,元邪皇战势被突破,幽灵魔刀脱手而出,当时我认为是元邪皇真力不继,但后来证明,即便我与玄狐两人联手,他也能支撑。那……他为何会在当时让刀脱手?何况,他见识过止戈流。两次的战斗让俏如来作了一点推测。

废苍生:怎样的推测?

俏如来:元邪皇非是有勇无谋。他在进入人世之前,早已作好了备案,他预知应龙师的野心,也预料到局势的变化,那他会不作任何对抗止戈流的准备便进入人世吗?不可能,他早就作好准备了。如果……如果他的肉身根本无法支持他身上的强大力量,如果……也没任何魔身可以让他借体重生,那他强大的力量会寄存在哪里?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怕肉身受到损坏?为何他的行动会这么紧急?宁愿冒着风险也要提早进攻人世。关于这点,公子开明与我都有了想法——元邪皇的元寿,将尽了。

(还珠楼大殿之上,众人汇集)

神蛊温皇:果然如此。

玄狐:你们早就想到了?

神蛊温皇:无极山战斗前,我便有了这种推测。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让元邪皇急于进入人世。

玄狐:因为元邪皇将力量寄存在幽灵魔刀身上,他的肉身只是受到魔刀驱使的器具?

神蛊温皇:虽然重塑了肉身,但是仍然不是最原始的自己,幽灵魔刀一向有刀驭人的前例,而他是将这个优势发挥到极点。因为幽灵魔刀本就出自于元邪皇自身。

玄狐:所以在他受伤时,幽灵魔刀的力量让他自己恢复。

神蛊温皇:但是这也代表元邪皇的肉身终究能被破坏。

史艳文:只要肉身崩毁,那幽灵魔刀也无用。

神蛊温皇:不断地伤害一定能将他逼至无法再用的状况。元邪皇破坏六绝禁地需要极大的能量,这段恢复时间是很好的机会。

史艳文:温皇仍然建议主动出击?

神蛊温皇:让他肉身恢复越多,对战时的威胁就越大,当他寿元将尽不得不背水一战时,那我们要付出的牺牲便非常庞大了。

史艳文:元邪皇之力来自自然,如果有取自自然的力量……

神蛊温皇:史君子有想法了?

史艳文:我要前往找寻一个帮手,请了。(离开)

俏如来:温皇前辈,俏如来也要离开了。

神蛊温皇:你要去哪里?

俏如来:先前往苗疆一趟,与苗王与师叔一会。

神蛊温皇:去吧。(俏如来离去)


【还珠楼外】

(俏如来出门遇到等待的废苍生)

俏如来:前辈。

废苍生:你有照我的吩咐吗?

俏如来:我隐瞒了幽灵魔刀与墨狂的关联。

废苍生:嗯……你当时与元邪皇对战,元邪皇抛去幽灵魔刀,并不是因为被你震脱出手,第一个理由,是怕你察觉幽灵魔刀上面有他的力量,第二个理由——

俏如来:因为幽灵魔刀是王骨,而墨狂,是王骨破坏兵器。

废苍生:所以非到最后关头,元邪皇不敢冒险。

俏如来:但是幽灵魔刀在九尾风华与墨狂夹击之下却无损伤。

废苍生:那是因为这两件兵器跟本就是反向的力量。夹击时,彼此抵销部分的力量,才让幽灵魔刀有可趁之机。如果能将这两股的力量合二为一……

俏如来:前辈。

废苍生:嗯?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前辈的盘算,但俏如来答应前辈隐瞒这件事情,不是为了让玄狐起戒心,而是要在事情走至这地步之前杀掉元邪皇。

废苍生:能吗?

俏如来:幽灵魔刀无论藏有多少元邪皇的魔力,最后仍需要肉身驱使,而元邪皇的肉身已经将尽崩溃。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元邪皇还有多久的生命。


【山洞】

元邪皇:人世的三十天,这是我在人世的最后一段的日子。这重塑的肉身,终究不是原身,他无法承载我的力量,但是足够了。


【荒野】

(银燕浴血杀魔,体力消耗过剧,气喘不停,天地不容客来到)

天地不容客:你的表现越来越差了,还是连续两日不眠不休的战斗让你虚脱了?

雪山银燕:这一点小事,算什么!

天地不容客:也是,不过就一点魔兵而已,算得上什么。那……再一百个!

雪山银燕:哈?(犹豫片刻)好!(离开)

(荒野之上,银燕强撑透支身体,不停地杀魔)

雪山银燕:三十七……

斗角犀:原来是你!(带兵前来)用拳的高手,让斗角犀会你一会!喝啊!(攻上)

(银燕被一掌打退)

雪山银燕:呃啊……

斗角犀:看来也不是一个角色。

雪山银燕:是吗?(抹去嘴角血色)雪山银燕,领教!


【九脉峰】

闇盟魔兵:启禀将军,好似发现了元邪皇的踪迹。

命獓因:什么?即刻派人通知胜弦主!

治屏蓬:那我们呢?

命獓因:随后追踪。记住,保持距离。(三人离开)


(另一处)

闇盟魔兵:启禀胜弦主,发现元邪皇身影,就在东方十里处。

墨雪不沾衣:我即刻来找支援。

长琴无焰:有劳了。走吧。

西经无缺:嗯。(与胜弦主一同离开)

墨雪不沾衣:东方十里。(放出信号)


【某山头】

(凰后看到信号)

凰后:烟火东方十里,那就是……(俯瞰山下)这个方位……(裂羽铳再出)在哪里?(凰后瞄准踉跄逃走中的元邪皇)抓到你了。


【山洞】

元邪皇:抓到了。

(邪皇回身,对上应龙师与其兵马)

应龙师:元邪皇,你竟敢出现在此。

元邪皇:两个选择,死,或者合作。


[奇奇奇,元邪皇同时出现两处,究竟哪一方是真,哪一方是假的呢?他故弄玄虚的目的又是什么?

当秘密逐一被揭开,渐渐失去优势的元邪皇又会使出怎样的手段呢?他的动作又将会为魔世带来怎样的改变?

人世是否能阻挡元邪皇这最后三十天的逆袭?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第二十集——双重背叛。]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