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集数 第0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340837376
备注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八集 鱼龙变

录入:鱼头、千年等_蛇、余生
校对:叶清眉


【金雷村】

[金雷村,鳞王北冥封宇强势挡关,一会凶岳疆朝之主应龙师。]

鳞王:自比一界,自抬身价,自大狂妄。北冥封宇在此,候教!


幻幽冰剑:可恶……

万雪夜:再这样下去,用冻气制住他们也难以突围。

飞渊:术法、剑术都用了,有步变到没步,害我……喝!害我对王的子民出手,讨厌的邪术。

(突然,戏珠飞来击倒周围的亡灵士兵)

幻幽冰剑:这是……?

飞渊:是阿觞。

北冥觞:幸好赶上了。

万雪夜:你怎来了?

北冥觞:父王亲征,所以我便来此救援。

飞渊:什么,王上来了?

万雪夜:即使如此,先突围吧。

申玳瑁:(疲惫不堪,喘息不已)海……海境……

亡灵士兵:杀!……啊!

申玳瑁:龙子!

梦虬孙:站起来,王都已经亲征了,你还在这做啥?

申玳瑁:什么?王……

梦虬孙:准备突围!


应龙师:太虚海境之主,你想要先手,还是礼让老朽?

鳞王:本王想,也许……无所差别。

应龙师:是吗?那……得罪了!

鳞王:果然,你们的目标是摧毁此地。

应龙师:原来鳞王早有提防。

鳞王:面对你,本王不过芸芸后辈,提防该然。

应龙师:哼哼哼……后生可畏。

鳞王:既然疆主放弃先手,观潮万世钦浪涛!

[皇戟镇海四权再现,凭空而起的浪潮挟带吞天之势,磅礴无匹。]

应龙师:这种水气,不是术法。(化去水气)真是令老朽讶异。(倏然消失)

鳞王:弄何玄虚!

应龙师:还是太年轻了。

鳞王:(脚下出现阵)这是……?

锦烟霞:鳞王!(出手救援)

应龙师:担心你自己吧。

(遭应龙师化解,随即被绿鞭缠住一臂)

勾心芒:不是要牵制我们吗?

鳞王:封印咒术,喝!(被结界弹回)

应龙师:天真啊天真,徒劳无功啊。

梦虬孙:看到鬼!

北冥觞:父王!(眼见包裹起鳞王的术法球被应龙师击碎)不可啊!

飞渊:王上!

梦虬孙:王!

申玳瑁:王!

(术法球破碎,却见鳞王同以水球护体,毫发无伤)

北冥觞:啊,父王没事!

应龙师:你……

鳞王:多谢你放本王出来。

应龙师:区区北冥之鲲,也想与应龙争胜?

鳞王:有何不可?

应龙师:应龙御雨,这浪……并非独享于你。

鳞王:是吗?

应龙师:这是……?

鳞王:一界之主的实力。

应龙师:<水气没对老朽加成?怪异的现象……>

北冥觞:父王,吾军全数被杀,但尸体却受应龙师咒术控制,反噬于我们了。

飞渊:不过刚才有发现,用冰封碎尸的方式他们就没用了,但还是没解决完毕。

鳞王:众人衡量自己的伤势,帮助锦烟霞姑娘将魔将全数驱逐。

梦虬孙:收到。(领众人离去)

鳞王:而你,接招吧!

[戟浪再起,层层叠叠,应龙师且战且退,疑问油然而生。]

应龙师:<从他入战到现在,力量愈加强悍,却没引起巨大的震荡,难道这些水气不是取自地脉?>原来如此,果然不是术法。

鳞王:你发现了。

应龙师:浪涛之气是取自空气中的水气快速凝聚而成,你能断言老朽无法同取优势,是因为水气为你所役,也为你所夺。

鳞王:以及施展咒术的优势。环境、体质,种种因素会影响武者的状态,当然也包括咒术的运用是否能达完美,至于失去水气加成的你,技穷了。


【山顶】

凰后:再说一次,你要什么?

御兵韬:替我袭击鬼祭贪魔殿。

凰后:就因为一个初衷,你要我倾尽一切,维护你的墨之一国?

御兵韬:你要拒绝?还是到了这种程度,你还要谈利益?

凰后:若要与你谈利益,你现在能给我什么利益?

御兵韬:嗯?

凰后:既然你拿不出利益,那你就没筹码与我谈判。现今俏如来虽是名义上的钜子,但真实的墨家势力已经被我掌握大半,潜于暗处,这才是墨家一贯的风格。

御兵韬:所以?

凰后:有限的帮助,由我判断该怎样伸出援手。

御兵韬:你可知俏如来被元邪皇打败,诛魔之利这张王牌对元邪皇无用?

凰后:这种情报何须劳烦你来告知?

御兵韬:元邪皇若击溃了苗、鳞两界,你的墨家也难独善其身。

凰后:唉,这该是怀念前任钜子的时候了。过去,墨家见证过多少强权,历经多少帝王,最后又有哪个帝王逃过了墨家的掌握?而今墨家却成了目标,是谁将墨家彰显在世?不就是你、老三、老七的杰作?

御兵韬:我还不知,原来你如此推崇钜子的想法。

凰后:事实是,原本隐于黑暗的墨家,是你们将它送上火炉。钜子赢了内战,你们赢到理想,只有我,赢得利益。

御兵韬:死抱着这点利益,最后将自己带入毁灭,也是愚夫。

凰后:对抗墨世是墨家共同的责任,我说了,我会配合你,有限的帮助。

御兵韬:袭击鬼祭贪魔殿的计划?

凰后:围魏救赵,未必能解苗疆之危。

御兵韬:只要拖延时间。拖延,就有机会出现转机。

凰后:仍寄望被元邪皇打败的俏如来?

御兵韬:你有更好的办法?还是你想取代俏如来?你能开出真阵?

凰后:我会取回止戈流,却也不忙于一时。

御兵韬:还有一个人我不能放心。

凰后:放心吧,现在他若出手也不会针对你,或者你应该尽量希望他愿意出手。

御兵韬:那可以开始交换情报了。

凰后:我要你手中所有的牌。


【金雷村】

应龙师:技穷?哈哈哈……你真以为老朽底牌尽掀了吗?

鳞王:外围被术法操纵的亡者还没攻入。或者,疆主是想等到吾方援军到来,然后杀掉他们,替你们添力?在此之前,外围的亡者不足以攻破此地,而我们……(另一边,三魔将已被负伤被围)——似乎已经胜了。或者,你收回笼罩此地的术法便能全神应战,但如此一来也将失去死灵大军。本王相信,这么特殊的邪术需要时间酝酿,无法短时间内重建。

应龙师:你……!

鳞王:选吧,维持现状,惨败而回,或者收回咒术,为了未知的胜负全力一搏,还是……为魔世捐躯,战死金雷村?

应龙师:<没必要为邪皇在此损耗自己。>退兵!

元邪皇:没这必要。

[沉声传入,竟引四野惊爆,随之天象易改,殃云笼罩。]

锦烟霞:云相剧烈变化,这……

飞渊:你们看!

梦虬孙:怎会是他啊?!元邪皇!

北冥觞:他就是……

锦烟霞:元邪皇?(忽感不适)

万雪夜:你怎样了?

锦烟霞:强大的……魔力。

三魔将:恭迎邪皇!

应龙师:邪皇。

鳞王:这种压力,千年前的魔世霸主……

元邪皇:外围死灵大军已被本皇全数消灭,现在,单纯了,一条路——灭!

鳞王:本王不许任何人危害鳞族!

应龙师:邪皇,此人交我即可。

元邪皇:他是一界之主,你,够格吗?铲除其他的人,包括那只叛逆的蛟龙,此人……由本王发落。

应龙师:是。(向锦烟霞等人走去)

锦烟霞:众人小心。

梦虬孙:我也来!

飞渊:这样他们……(望向三魔将)

万雪夜:交给我们。


鳞王:如此强悍的力量,在此地开战,龙涎口恐怕……

元邪皇:还未动作,你在顾忌什么?放弃先手,那本皇可要进了。(向前踏出一步,鳞王横戟备战)这样就对了,来。

鳞王:击浪万里闰汪洋!

元邪皇:(挡下)哦,好招。九霄魔动堕红尘!

[四权绝式再展,皇戟在手,北冥封宇誓守鳞族,但见元邪皇空手搏斗,不落下风,愈战愈感强悍,愈战愈使人胆寒。]

鳞王:一步也没退,好强悍的力量,元邪皇……

(回忆:

锦烟霞:包括烛龙吗?

鳞王:山海经所载创世之神,龙脉之祖,元邪皇竟有这种力量!)

鳞王:<这就是……烛龙的力量。>

应龙师:<力量未减,难道俏如来他们没对元邪皇造成任何伤害?>

梦虬孙:死老头!

应龙师:(化解梦虬孙与锦烟霞攻势)就这样?哈哈哈……

锦烟霞:这样正好!(长发缚住元邪皇一臂)

元邪皇:蛟龙,你忘了千年前的根。

锦烟霞:我记得你灭帝女精国的恨!

(鳞王再攻,元邪皇脸上添一血痕)

元邪皇:(瞬间震退锦烟霞)再告知你们一事,第二波魔兵已经到了。五千魔兵,虽然不多,也足可让你们逃生无门。

北冥觞:<这么悬殊的战力……>

鳞王:那又如何?

[不能放弃,绝不能放弃,一个信念,开启绝望的血途,看不到终点,却必须坚持,因为一放弃,便是生灵涂炭。]

北冥觞:<父王,别……别再……>

(回忆:

鳞王:你能对不起自己,但是你不能对不起太虚海境的子民,这便是海境之主的继承者该有的责任与觉悟。)

北冥觞:<责任,觉悟……>

飞渊:阿觞?

北冥觞:我一定会回来,(飞渊讶异)你会相信我对吧?(飞渊点头)等我。(飞快离开)

飞渊:阿觞!

申玳瑁:太子!

梦虬孙:看到鬼!他是要去哪里啊?

鳞王:觞儿?

(北冥觞一路飞奔,自龙涎口入海,奋力前游)

北冥觞:<找到他……只要找到他……>

(回忆:

狷螭狂:王难道没讲过,这颗戏珠不适合现在的太子吗?

北冥觞:本太子拿戏珠还可以踢,你拿锦囊能做什么?

狷螭狂:生妙计啊。)


【浮情道】

北冥觞:到……到了!浮情道……

(北冥觞来到浮情道,却没见到人)

北冥觞:师……武丑,你在吗?我是北冥觞,如果你在,请应一声。现在鳞族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你担心父王怪罪,我愿意付出所有的代价将你所背负的原罪一肩担下。(下跪)武丑,请你回答我,武丑!(无人回答)难道他真的不在,唉,罢了。

(拿出戏珠和双拐放下,起身)

北冥觞:父王,等我!(离开)


【金雷村】

[战斗不止,为护海境,北冥封宇豁尽全力,欲阻元邪皇。]

(鳞王攻击,元邪皇握住王戟)

元邪皇:王者,能做到这种程度,本皇钦佩你,虽然方才小伤是依靠蛟龙的帮助。所以,本皇决定给你尊严!(击退鳞王,运功)

[元邪皇再抽邪骨,血肉中,魔刀再现。]

鳞王:那是……

元邪皇:幽灵魔刀!

鳞王:<海境必须保下,本王不能输,绝不能输!>(全力运功,水气萦绕)

元邪皇:可敬的一界之主,值得此招,上穷下达斩曦月!

鳞王:疏洪万古顺江河!

(两人对招,四周震动,大地开裂)

鳞王:海境,由吾守护!

(鳞王再度冲向元邪皇,两人以快打快,气流迸射,难见状况)

梦虬孙:怎样了?死了吗?

应龙师:嗯?

(尘埃落定,鳞王稍逊一筹。元邪皇再起一掌,重伤鳞王。)

梦虬孙:王!

申玳瑁:王!

元邪皇:结束了。

鳞王:(跪地)还没……结束……(王戟撑地,鳞王再起。)本王绝对不退,为了海境……不退!喝!

锦烟霞:守住,不可放弃!

梦虬孙:可恶啊!

(再度交战,更趋下风,元邪皇在鳞王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元邪皇:也就这种程度了,虽然现在鳞族还有一只虬龙,但也只能到此为止。

鳞王:还……没……结……束……(再次攻上)

锦烟霞:鳞王!

梦虬孙:不可啊!

元邪皇:成全你。

北冥觞:(刚刚赶回)父王!(挺身冲入战圈,挡在鳞王面前,中元邪皇一掌)

飞渊:阿觞!

鳞王:觞儿。(抱着奄奄一息的北冥觞)

北冥觞:父……父王……

鳞王:觞儿……觞儿,本王先替你护住心脉,撑住,撑住……(运功护住北冥觞)

元邪皇:这样的你们,还能守护什么?你们,还有余力再战吗?

[轻藐一语,放眼消沉,守护的意念,脆弱地瞬间瓦解,在绝对的武力之前,到底还能守护什么?]

梦虬孙:难道……真的守不住?

(忽然传来震天杀声)

应龙师:怎有杀声?

元邪皇:外围魔兵躁动。

日魄:众人跟上,保护海境。

(日魄率领魔兵赶来支援)

锦烟霞:是……

梦虬孙:怎会是你?

日魄:我们已经开出一条退路,你们快走,众人,杀!

魔兵(日魄所领):杀!

(支援魔兵护在鳞王面前)

梦虬孙:你们……为什么……

日魄:为了救我们的菩提尊,为了收容我们的师相与鳞王。为了……我们最后的故乡——海境。

元邪皇:弱小的魔气,你是魔?

日魄:是。

元邪皇:是还敢挡在本皇面前,还有这身装扮。

日魄:阻挡,又如何?(被元邪皇伸手掐住脖子)

梦虬孙:日魄!

日魄:别管我,你们快走。

元邪皇:伟大的情操,却不是用在魔世,用在属于你们的根。这一身僧衣,便让你们看不清自己了吗?

梦虬孙:元邪皇,你……快住手!

元邪皇:忏悔你的错误,本皇,舍你一命。

日魄:(双手缓缓合什)忏悔……我正在忏悔。阿弥……陀佛……

(听到佛号,元邪皇大怒,手上发力,日魄碎体而亡。)

元邪皇:这么渺小的力量,这么微不足道的信念。

锦烟霞:海境,奚宣的故乡,还有……万千生灵。(运功,吐出一口龙息。)

梦虬孙:你做什么?

锦烟霞:当初若非你的虬龙之力呼应,我也无法顺利破除石封,这口龙息,我该还你。

(锦烟霞将龙息自梦虬孙龙角灌入)

锦烟霞:用你的余力,护送鳞王与北冥觞,带领众人撤退!

梦虬孙:退,是要退去哪里?龙涎口都要被毁了。

锦烟霞:别从龙涎口离开,从原本的路径回到海境。

梦虬孙:这……你……

锦烟霞:听我的,否则全死。

(梦虬孙发出一声无力的叹息,锦烟霞挺身攻向元邪皇)

梦虬孙:撤退啊!(和左将军扶起鳞王撤退)

海境魔兵:掩护他们撤退。

飞渊:仙舞•神虹开道!

万雪夜:暴雪封关!

海境魔兵:阻止魔兵,保护鳞王。

海境魔兵:阻止他们啊!杀啊!

(众人且战且退)

[谁曰魔心难改,只为当初一念慈悲,而今愿以一死无悔,恩义奉还。]

鬼天牛:讨厌的蝼蚁,魔族之耻。

斗角犀:追。

元邪皇:你想独自抗衡本皇?

锦烟霞:我能守护此地,还有……杀你!

(白发飞射,应龙师和元邪皇分别挡下,锦烟霞趁机进入龙涎口。)

元邪皇:本皇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底牌。应龙师,追杀败军。

应龙师:是。(离开)


【龙涎口】

(锦烟霞回到一步禅空金身处)

锦烟霞:到了最后,我们还是在此地结束我们的命运。这人生就是你念念不忘的因果吗?你知晓吗?元邪皇再现了,他要毁灭龙涎口,所以我需要你的力量才能保护海境,保护众生。

(元邪皇踏入龙涎口)

锦烟霞:百年之前,我们没人有能力两全,百年之后,我等到了。所以,一步禅空,将你的力量借我,我能保证不会伤害到海境与其他无辜生灵。(菩提尊金身散出金光)多谢你,一步禅空。(长发卷上金身,功力传递)此生,我还是没有领悟佛法,若有来世,你我再会有期。

(锦烟霞催动功力,气势无匹)

元邪皇:就是此地,嗯?蛟龙。

锦烟霞:你不是想毁灭此地吗?此地名唤龙涎口,一旦爆发,不只太虚海境,金雷村方圆百里也将生灵涂炭。元邪皇,重现烛龙之力的你,能抗衡这种力量吗?

元邪皇:你……

(锦烟霞长发飞舞,链接龙涎口气流)

元邪皇:用蛟龙之力,绑住如此庞大的气脉,太天真的想法。

锦烟霞:不只蛟龙之力!渡五趣,定四正——

菩提尊(金身):归三悟。

锦烟霞/菩提尊(金身):萨埵十二恶皆空!


【金雷村】

[猝不及防,外围数千追击魔兵,如同蝼蚁,瞬间湮灭。]

(元邪皇被庞大水柱冲出,水柱中化出锦烟霞身影与元邪皇对掌。)

元邪皇:你竟用缺舟之招为基,反弹龙涎口雄力于本皇。蛟龙,千年之前,蛟族随本皇征伐人世,千年之后,你竟与本皇作对!

锦烟霞:千年之前,蛟族因为你被遗留人世;千年之后,你灭了帝女精国,现在不过因果偿还!

元邪皇:你的肉体承受不住这股力量。

锦烟霞:你也同样。

元邪皇:就为了这个人世?

锦烟霞:有幸人世一遭,白练飞踪锦烟霞,无悔!

(功体全数爆发,白发引领滔天巨浪席卷天地,淹没元邪皇,魔兵浮尸无数)


【撤退路上】

飞渊:爆炸声?

万雪夜:金雷村的方向。

(梦虯孙已有所觉,震惊不已,云散天开,细雨挥洒)

幻幽冰剑:大雨。

飞渊:你们看!金雷村周围被大水淹没了。

梦虬孙:申玳瑁,保护人族,我们沿水路回海境,快啊。

(天地静谧,雨水滋润花红柳绿,流过常欣墓前。激流托浮着伞柄缓缓流向远方)


【荒野】

(应龙师率领下属自术法保护中落下)

斗角犀:竟然这么大水,若不是疆主出手,我们三人就要死于非命了。

鬼天牛:但是所有的魔兵都卷入身亡,邪皇在漩涡中心,这么大的破坏力,他支持得住吗?

应龙师:金雷村周围已成泽国,无法入内,你们先撤退,邪皇的事情交老朽处理。

鬼天牛/勾心芒/斗角犀:是。(离开)

应龙师:蛟龙集中了龙涎口气脉攻击元邪皇,不但缩小了对周围环境的波及,也加强了对元邪皇伤害的力量。胜败与否,龙涎口是否摧毁,根本无关紧要,此战最紧要便是观察元邪皇的状况与能为。被这样的力量正面波及,他真能无伤吗?

(离开)


【黑水城】

(燕驼龙来到)

雪山银燕:如何?大哥的伤势……

燕驼龙:只能感受他的体内有一股热流无法宣泄,唉……

雪山银燕:连你也没办法吗?(燕驼龙摇头)

(温皇来到)

神蛊温皇:史君子,好久不见了。

雪山银燕:神蛊温皇。

史艳文:是温皇,为何突然来到黑水城?

神蛊温皇:我想拜访修儒,他可在黑水城中?

史艳文:他正在里头诊治精忠。

神蛊温皇:俏如来也受伤了?

史艳文:被元邪皇所伤。

神蛊温皇:与千雪相同的伤势,可否让温皇入内观视俏如来?

史艳文:当然,先生请。

(温皇步入房内,为俏如来诊治)

修儒:温皇前辈,如何?

神蛊温皇:你用针正确,压抑了俏如来体内的火热,但依然只能治标,不能根治。

修儒:是修儒学艺不精。

神蛊温皇:以你的年纪而言,你的医学天分当真非同小可。

修儒:俏如来大哥的伤势需要内外并行,但他的伤势太特殊,我已经尽我所能用药,但是全然无效啊。

神蛊温皇:这不是普通的伤势,你已经尽力了。<千雪的伤势与俏如来相同,那他也是被元邪皇所伤,但是……七巧见到元邪皇,元邪皇却没伤害七巧,是不屑杀之,还是……>修儒,我会暂时留在黑水城,我们共商对策。

修儒:这样实在太好了!


【金雷村附近水岸】

应龙师:<白蛟自爆已经几个时辰,还不见元邪皇身影,嗯……>先回鬼祭贪魔殿,等待消息。

[就在应龙师即将离开之际,水面突然发生变化。]

应龙师:(回身观察)河水爆冲,难道……

[只见一条身影自水下缓缓升起,面容不改威严,丝毫不见伤疲之态。]

应龙师:参加邪皇。

元邪皇:白蛟,不差。但是她怎会秃驴的武学?

应龙师:蛟龙一脉进入人世千年,也许是与佛门之人关系密切。

元邪皇:她只做错一件事情,背叛了自己的种族,选择对抗本皇。

应龙师:是。

元邪皇:同为四龙之脉,你应该记取这个教训。

应龙师:应龙师与凶岳疆朝,永远效忠邪皇。

元邪皇:再来便是苗疆了。(化光而去)

应龙师:<受到地力冲击,竟然还看不出伤势,元邪皇……是你的威能当真不可测度,还是你在隐瞒伤势?>


【崖边】

剑无极:啊!(被西经无缺打退)

西经无缺:还是失败。

剑无极:<为什么他的剑法这么随性?没一招一样的,难道……他真的没出过招?经过这数日的休养,我的脚就要好了,想一个办法逃走。>

西经无缺: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抓不到我出手的轨迹?

剑无极:老人家就是多话,现在我看不出端倪,再多打几次,依照我的悟性,很快就会看出你的破绽了。

西经无缺:你的天资属性是无,身上具备同属的剑法,剑走无形无相,脚步无常无定,算起来,剑上的剑法更契合你的本质。

剑无极:你跟玄狐真的是亲戚,讲的都差不多,但是能融合两种剑法,才是我天才剑者剑无极的本事!

西经无缺:用什么方法融合?手用一套,脚用一套,选择最好的变化,这就是你以为的融合?

剑无极:我怎样融合,这是商业机密,就算你问我也不会告知你。

西经无缺:一套绝世剑法,足可用一生去品尝,两套绝世剑法,想要精通,也非常人能及。要融合两套剑法,就算是一代宗师的资质,也难如登天。

剑无极:哈哈,我刚好是三代宗师的命格,百年难遇的奇才。

西经无缺:我讲了,我没用任何招式就打败了玄狐。因为没招式,所以玄狐无法仿袭。

剑无极:啊不就好棒棒!你一直讲一直讲,是不是要我出去替你放送?魔世有一个老头剑法很厉害,没出招就打败玄狐,大家赶快来看喔!

西经无缺:其实,没用招式并不是正确的说法,我使用了对应玄狐的剑法。

剑无极:刚才不是说没出招,现在又说有出招了,自己打自己的脸,打得很爽怎样?

西经无缺:无招,也是一招啊。

剑无极:嗯?

西经无缺:除了无形无相,无常无定之外,还有一种无。当时的玄狐只能复制,无法领悟,所以他无法理解我的剑法。

剑无极:吹够了没?是什么无啊?牛牵到北京也是牛的无吗?

西经无缺:空无。

剑无极:空无?

西经无缺:海纳百川,能成其大,能纳百川,是因空无,故能成其汪洋,以无用驱有用,是为无穷之用。我无招式,是因为我之招式,应对手之招而生。以无用之招,而应有用之招,因无用而成无穷之用。

剑无极:无无无,讲了一大堆的无,拐弯抹角就是要讲你很厉害就对了。

西经无缺: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剑无极:我没兴趣听。

西经无缺:那你继续闯吧。

剑无极:不爽打了,累了要休息啦。(走一边坐下休息,西经同样)<空无……>


【太虚海境】

(右文丞不安的走来走去)

午砗磲:唉,王怎会去这么久?刚才又发生地震了,海境不会出事吧?

鳞族守卫:啊是……

梦虬孙:闪开啦!

鳞族守卫:啊!(被打飞)

(梦虬孙等人背负受伤的鳞王与北冥觞归来)

午砗磲:啊,是龙……(发现受伤的鳞王等人惊讶上前)王,太子……

梦虬孙:别叫了,去找太医令!快啊!

午砗磲:是!(跑走)

梦虬孙:你们先待在这里,左将军,我们走!(离开)

申玳瑁:是。(跟随)

(海皇戢被掷回王座后)

飞渊:王,阿觞……唉。(哭泣)


【浮情道】

(武丑归来,看见石桌上的物品)

武丑:嗯?混天拐,还有戏珠,他来过。终究……踏上了这条路。(收起锦囊、双拐与戏珠)残声凭烛捻韶光,半掩孤帏悬锦囊,满树凋零无寄处,独吟萧索倦痴狂。(离开)


【靖丝林】

(赤天犬汇报情报)

胜弦主:龙涎口被攻破了,但邪皇不知所踪。

赤天犬:是。

胜弦主:只怕能拖延的时间不多了。传令众军,准备攻下万里边城。

赤天犬:是。(领命而去)


【太虚海境】

鳞王:啊……(醒来)

梦虬孙:王……王醒了!王醒来了!

鳞王:梦……虬孙……

申玳瑁/午砗磲:王……

鳞王:左将军,右文丞,这里是……海境。啊……(伤口再次出血)

梦虬孙:王,你的伤势很沉重,别起来。

鳞王:觞儿……觞儿他呢?难道……(坐起)

梦虬孙:王,别想太多,太子他……他还活着,但是受伤沉重,目前还没清醒。

鳞王:觞儿……

梦虬孙:太医令已经在想办法了,王,你先养伤。

鳞王:本王明……(吐血)

申玳瑁:王!

午砗磲:这……这该怎么办?

梦虬孙:可恶!不行,我去找修儒来。(欲离开)

鳞王:不用了,要请人来,早该请了,还拖到现在。

梦虬孙:这……

鳞王:此时外出求援,被魔军趁隙抓到行踪的机率大大提升,为了保护鳞族,你的判断非常正确。

梦虬孙:王……

鳞王:这也是师相会做的判断.你们的伤势……

申玳瑁:谢王关心……微臣与龙子尚可自理。

鳞王:对外防御阵容已经备好了吧?

申玳瑁:龙子都安排妥善了。

鳞王:嗯,对了,我们撤退至海境,是龙涎口平安了吗?还有,本王在昏迷前知晓锦烟霞要众人撤退之事,她人呢?

梦虬孙:这件事情我正要禀报,蛟龙气息消失了。

鳞王:啊?

梦虬孙:我们奔回海境途中,有听闻震天惊爆,随后下起大雨,而驻守在镇海堡礁的宝躯一脉回报,镇海堡礁完全沉落,塞住了通往龙涎口的海底通道,但所引起的海流,没造成任何人的损伤。

鳞王:梦虬孙……

梦虬孙:锦烟霞她……她恐怕是利用龙涎口的力量与元邪皇玉石俱焚。太虚海境再也不用担心龙涎口被威胁了,再也……(悲痛落泪)

午砗磲:龙子……

申玳瑁:龙子……

鳞王:左将军,军务方面还劳费心,右文丞,替本王备好文房四宝以及王令卷轴。

申玳瑁/午砗磲:是。(退下)

鳞王:梦虬孙,扶本王下床。

梦虬孙:王是想要去看太子?但是王现在的状况……

鳞王:本王没要前往探视,放心。先扶本王起来吧。

梦虬孙:嗯。(扶鳞王下床)

鳞王:<觞儿,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另一边房内,北冥觞受伤昏迷,飞渊一旁照顾,冰剑雪夜进入)

飞渊:阿觞……你真的很勇敢,挺身保护王上,你还说你不值得我交陪,现在的你不是变了很多了吗?多到我都怀疑自己配不上你了,哈……要不是我听海境的人讲你已经不是太子了,我还真的这样担心过。既然我当不成太子妃,那就换你来道域入赘,其实啊,你也不一定要做回你的太子,对吧?你来道域,我们做一对神仙眷侣,有时间就回海境探望王上,有时间……(掩面而泣)为什么你还没醒来,为什么……(扶墙哭泣,冰剑上前安慰)

幻幽冰剑:飞渊……

飞渊:冰剑姑娘。(抱住冰剑哭)我已经失去常欣了,听梦虬孙说,连锦烟霞都牺牲了,我不想再失去阿觞……(扑到阿觞身上哭)

幻幽冰剑:唉,不会有事,你要相信他会好起来。

飞渊:但是……

幻幽冰剑:你的心情我也有过,在不知道一个人是否存活,那种等待的焦急,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北冥觞躺在你的面前,但我所等的那个人却下落不明。

飞渊:那……最后你有找到了吗?

幻幽冰剑:有,他回来了,我终于……等到他了。但前提是等待的人必须抱持希望,否则,被等待的人没回来,自己就先被绝望打垮了。

飞渊:我……我知道了。

幻幽冰剑:那时,有人陪在我的身边,让我不是孤单一人,我们也会陪你,不会让你孤单。

飞渊:冰剑姑娘……多谢你。

(万雪夜上前探视北冥觞)

幻幽冰剑:雪夜。

万雪夜:元邪皇的力量我们都亲眼见证,北冥觞的功底不算深厚,却能在承受元邪皇一掌之后存留一息。

幻幽冰剑:这证明他确实吉人天相。

万雪夜:先前梅香坞救了胜邪封盾的柳穿杨,当时他的伤势甚危,也是靠欲星移救治。据义母转述欲星移的说法,鳞族之气,长久受到海境浸沐洗涤,现在既然回到海境,必会对修复伤势有很大的帮助。

幻幽冰剑:是啊,老板娘确实讲过,飞渊,放宽心吧。

飞渊:嗯,我知道,我一定会……抱持希望。


(另一边房内,文房四宝已备好,鳞王坐于案前)

梦虬孙:王是想做什么?

鳞王:你先到一旁吧。

(鳞王提笔而书)

鳞王:梦虬孙,这是本王所拟的诏书,由你保管。

梦虬孙:啊?为什么是我?

鳞王:预防万一,本王清楚自己的伤势,若本王不幸倒下,必须有一个人能代为传诏。

梦虬孙:看到鬼!有什么命令,王自己颁布就好了,我虽然有一个龙子的头衔,现在也只是代理一半师相职务,拿着这个是有什么用?

鳞王:嗯,有理,那……(化出沧海珍珑)这口剑,也暂且由你保管吧。

梦虬孙:王,你……

鳞王:沧海珍珑在手,加上本王拟诏,足可充当权令,梦虬孙……

梦虬孙:我不要!欲星移的剑,我不屑保管!

鳞王:(拍案而起)这是命令!(坐下)没错,这是师相的剑,而本王也讲过,你回到海境的判断是师相会做的判断。若本王要你接下师相一职,你,敢吗?本王相信,若欲星移还在,也会赞同这个决定。

梦虬孙:但我反对!一个龙子之称就已经让我很厌烦了。师相,我不想接,也接不起。

鳞王:确实,强行推你上位太过勉强,但现在正值鳞族存亡之秋,暂代其职对你来说,不是难事,何况本王还没倒下,这道命令还不会马上实现。

梦虬孙:王,屏除私人情绪,这是一国大事,怎可如此轻率?

鳞王:你看过本王轻率吗?

梦虬孙:呃……

鳞王:你的才能,本王都看在眼里,虽有聪明才智却不愿精进,若本王猜想无误,是因为你不想步上欲星移走过的路,对吧?但这种心态反而与你的本意背驰,愈不想与他同路,愈局限自己的出路,愈是表现毫不在意,反而愈加在意。

梦虬孙:我是真的没有在意。

鳞王:若真不在意,就不需要特别强调,更不会因为有几个相似的点就斤斤计较。

梦虬孙:我……

鳞王:人的个性、命运、道路,不过就是那几种,说起来相同但又有一点不同,但无论如何,欲星移是欲星移,梦虬孙是梦虬孙,聪明如你,总有一天会想清楚这点。

梦虬孙:我就说我没有在意了。

鳞王:嗯,所以,本王记得方才讲过这是命令,为何梦虬孙还不接旨?(拿起卷轴)

(梦虬孙上前接过卷轴与沧海珍珑)

鳞王:这样就……(伤痛难受)

梦虬孙:王!

鳞王:没……没事。

梦虬孙:什么没事,哼,现在我还真希望王能让我马上使用这个权限。

鳞王:为何?

梦虬孙:这样我就要命令鲛人一脉割肉献血,不惜一切代价救王和太子。

鳞王:别胡闹了。

梦虬孙:什么胡闹,不是讲鲛人一脉很会救人吗?怎会王和太子出事,一个一个都跑去躲起来了?

鳞王:我们是重伤,不是中毒,是要鲛人一脉怎样着手?你怎会跟境外之人一样,误认鲛人一脉救人万能?

梦虬孙:就算他们不是万能,身为臣属也改为王跟太子设法,还是他们认为,太子被废就可以不管了?好啊,很好啊,那王呢?总该关心一下王吧?

鳞王:你既然对鲛人一脉这么有偏见,不如设法取而代之,否则有朝一日,师相之位还不是归鲛人一脉所掌?

梦虬孙:嗯?王,你这句话听起来怎会怪怪的?

鳞王:哈。(躺下休息)


【崖边】

剑无极:<睡着了。虽然还是有一点痛,但是恢复了不少,用轻功冲过,就算他追得上,我也已经闯过他的身后了,他就不能再拦阻我。哈哈,到时候这个臭老头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嗯,说做就做。(站起)>

(回忆——

西经无缺:海纳百川,能成其大,能纳百川,是因空无,故能成其汪洋,以无用驱有用,是为无穷之用。我无招式,是因为我之招式,应对手之招而生,以无用之招,而应有用之招,因无用而成无穷之用。)

剑无极:<以无用之招应有用之招。>我若偷跑不就认输了,哼!我剑无极是怎样的人,要走,就要堂堂正正的走过,不是偷偷摸摸用溜的。(坐下)死老头,我绝对会让你后悔!(闭眼休息)

西经无缺:哈。(睁眼看他复又闭上休息)


【靖丝林】

(胜弦主拨弦而弹,一只信鸟飞来,报告情况)

胜弦主:吾明白了,去吧。(信鸟飞走)命獓因。

命獓因:(来到)命獓因参见弦主。

胜弦主:进行吾交代之事,速办。

命獓因:属下遵命。(领命而去)

胜弦主:赤天犬,治屏蓬。

(二人来到)

赤天犬/治屏蓬:参见胜弦主。

胜弦主:(收琴而起)全军进发,即刻攻城。

赤天犬/治屏蓬:是。(三人离开)


【太虚海境】

(右文丞不安地来回走动)

申玳瑁:午砗磲,别太担心了。

午砗磲:唉,现在整个太医令都在跑上跑下,王现在还是清醒,但是太子的状况……

申玳瑁:也只能等了。

午砗磲:还要担心魔军随时都有可能攻来,就怕海境挡不……

(外面传来声响)

鳞族守卫:你是谁?为何来到大殿?

申玳瑁:有人前来了。

午砗磲:完了,打进来了。

鳞族守卫:啊,请进入。

申玳瑁:嗯?

(武丑来到)

申玳瑁:你是……


(房内,右文丞匆匆而来)

午砗磲:王,龙子。

鳞王:何事慌张?

午砗磲:有一个自称传授太子双拐的人说想要见王。

鳞王:双拐?是觞儿不知何时所学的兵器。

午砗磲:他说太子已经归还双拐,所以应请而来,还要我拿这个东西给王。(拿出戏珠给鳞王)

梦虬孙:看到鬼!是戏珠。

鳞王:怎会?(沉吟片刻)请他进入。

午砗磲:是。(退下)

鳞王:觞儿的戏珠怎会在他人手中?

梦虬孙:啊,我想到了,在金雷村战斗中途,太子有离开一阵,而且是往龙涎口的方向跑去,应该是回到海境,等他回来之时,就已经没拿兵器了。

鳞王:莫非觞儿是要找这个人帮忙?

(武丑进入)

鳞王:啊?这是……魑龙纹。难道……

武丑:罪民,原纹绣罪狷螭狂,特请入宫。(半跪)向鳞王,请罪。


四龙最后,魑龙现身,他的出现,是海境的救星或者带来另一场的风波?

鳞王父子先后重伤,梦虬孙是否能抵挡魔世下一波进攻?海境的存亡又是如何呢?

苗疆战线,苍狼、御兵韬,要如何抵抗胜弦主的攻势?

初始力量又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第九集——新战端。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