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集数 第0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300077178
备注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四集 降服的代价

录入:冻气入体、鱼头、千年等__蛇
校对:叶清眉


【荒野】

长琴无焰:我希望你能劝说苗疆、鳞族,向邪皇俯首称臣。

俏如来:啊?

公子开明:先招降后驱使,与先前帝尊相同的作法,果然是一脉相承的血缘。

长琴无焰:邪皇想要一个简单的作法,就算在进入人世之时受伤,也无人可以阻止他的脚步。投降,是最好的方式。

公子开明:喂,你们两个。

炽阎天:策君有何吩咐?

公子开明:都叫我策君了,是不是站的位置不对,站过来这边啊?

长琴无焰:他们现今属邪皇麾下,昔日修罗国度关系已不存了。

公子开明:真的是这样?

曼邪音:修罗国度,强者为尊,邪皇既已打败帝尊,吾等已是邪皇子民。策君若要驱使我们两人,就加入邪皇麾下。有策君帮助,邪皇一统九界之路更加畅行无阻。

公子开明: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一定是认错人了,喂你是谁啊?快将老女人曼邪音还我。

曼邪音:你讲什么!

长琴无焰:闼婆尊。

曼邪音:哼。公子开明,注意你的语气!现在你已经不是曼邪音的领导了。

公子开明:气成这样应该是同一人才对。别被我打扰,你们继续,继续。

俏如来:胜弦主真将九界的和平寄托在俏如来身上?

长琴无焰:唯有投降才能减少伤亡。

俏如来:虽然胜弦主对俏如来有恩,但人魔殊途,俏如来又要如何信得过前辈?

长琴无焰:利弊得失,俏如来自能绸缪衡量,无焰便不多言了。

(俏如来看向公子开明)

公子开明:看我干啥,是要我负责签吗?

长琴无焰:策君如能从旁协助自是更好。

公子开明:这,胜弦主啊,只怕是……爱莫能助。

长琴无焰:俏如来,你的答案?

俏如来:这……让俏如来沉思片刻。

长琴无焰:如此大事,该然。

俏如来:另有一事,胜弦主可有父亲的消息?

长琴无焰:史艳文。(按弦,琴弦一声响)没。

俏如来:唉。

长琴无焰:勿多问,思考你自己的事情吧。

公子开明:又换到我了。

长琴无焰:策君有何疑问?

公子开明:怎会……败得这么快?我通过魍魉栈道之时,闇盟方才与修罗国度交战,这两个……(看向曼邪音和炽阎天)就算他们骁勇善战,也不够西经无缺打,更何况还有你坐镇。我就不相信,元邪皇再怎样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可以占领闇盟就很困难了,何况凶岳疆朝还有沉沦海天险,怎会败得这么轻易?

长琴无焰:凶岳疆朝尚且不堪一击,遑论闇盟?

公子开明:啥?

长琴无焰:邪皇渡海直击凶岳疆朝,连战连捷,一个蓝月未满,凶岳疆朝就举国称臣。

公子开明:这……这……这……

长琴无焰:俏如来,你的回答?中、苗、鳞三界,是投降,或者死战?

俏如来:俏如来决定……代表中、苗、麟三族,全面投降。

公子开明:俏如来,你真心要这样做?

俏如来:当邪皇之威连缺舟先生尚不能取之,为免伤亡,俏如来心意已决。

公子开明:掌声鼓励!你这么大胆,竟代表其他两界同意。

俏如来:俏如来会尽力说服他。三天后,天允山,俏如来代表三界联军向邪皇俯首称臣。

长琴无焰:既然如此,无焰便回禀邪皇了。

俏如来:还要胜弦主居中斡旋。

长琴无焰:无焰自当尽力。(收琴)请。

俏如来:前辈,关于魔伶公主,她……

长琴无焰:精卫一脉,情感原本执著强烈。她百计千方,最终走上极端,在你身上留下血纹魔瘟,那也是她的抉择。

俏如来:是俏如来负了她。

长琴无焰:魔伶一番心意,终究是一厢情愿。你能怜惜,于她心足矣,算不得相负。

俏如来:唉。

长琴无焰:只是你既提到魔伶公主,你认识那名蛟族女子吗?

俏如来:胜弦主见到锦烟霞姑娘了?

长琴无焰:希望你能劝说她远离红尘争斗。除此之外,无焰亦无他言可劝,告退了。(离开)

公子开明:俏如来。

俏如来:回去再说吧。

公子开明:走。


【应龙师驻地】

(独眼龙为救逾霄汉独闯军营,对上应龙师。)

应龙师:怎样?不是想见老朽吗?

独眼龙:(抽刀刺穿应龙师躯体)俺要的只有解药。

应龙师:那也该好好讲吧。

(魔气涌现,刀上的应龙师变成魔兵,魔兵身亡,应龙师自身后袭来,手掌按在独眼龙肩上)

应龙师:带人侵入敌营,死不足惜。多谢你帮老朽处决他。(法杖击退独眼龙)

魔兵:疆……疆主……

应龙师:一人一刀就能长驱直入,究竟是人骁勇,还是刀冷利,或者是你们太松懈了?

魔兵:是……是我们守备不力,疆主赦罪……疆主赦罪。

应龙师:好好反省,别再让人见笑了。

魔兵:是是,多谢疆主不杀。(退去)

应龙师:一群废材,比不上黄口小儿的一口刀。好,我喜欢你的眼神,尤其是失去的那一眼。虽然已无魔气,但曾经的痕迹不会消失,再次见面,老朽更确定了。邪眼的寄宿者。

独眼龙:紫瞳灵睛早已不在俺的身上。

应龙师:当然。因为那颗邪眼早就回到元邪皇的身上。能承载邪眼一段时间的人族肉体,确实坚韧,老朽忘了你的名字,能再说一次吗?

独眼龙:独眼龙。

应龙师:龙,呵呵呵……这个字,被滥用得拉低最原始的价值,若非你蹭拥有邪皇那颗畸眼,这是亵渎之罪,难赎啊。

独眼龙:俺来此……

应龙师:老朽已经拿出耐心,与你这个低贱的人族对谈,你的耐心却在此时用尽,这是恳求的态度吗?

(独眼龙横刀)

应龙师:不智的选择,但也是很好的反应。要你的同伴痊愈很简单,就只一个条件。

独眼龙:说吧。

应龙师:留下。怎样,反悔了?

独眼龙:你有什么目的?

应龙师:你只需答应,除非你想赶不及。那名修行者应该清楚自己的状况,也告知你了吧,否则你也不会找上老朽。其实老朽有很多咒术能让受术者生不如死,却偏偏选了这一种,你知晓为什么吗?


【山洞中】

逾霄汉:(痛苦难耐)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哀嚎,浑身泛出红光)呵呵呵……佛非佛,人非人,苦行……(忽然醒悟)不……不行……我必须……(抽出刀又插回)不能被占据,不能……


【应龙师驻地】

应龙师:要折磨一个人,千刀万剐之痛是一种,心灵的煎熬又是一种,让他能感知自己的变化,明白自己正一步一步走上非人之路。你说,对一个虔诚的修行者而言,会是怎样的炼狱。(逾霄汉愈抽刀自尽,刀却掉落地上)

独眼龙:你!

应龙师:老朽在魔世实验很多次了,倒想看人界的修行者是否会有不同的反应。

独眼龙:<实验,难道在魔世当中也有修行者?>

应龙师:选吧,虽然老朽也不保证,你这次回头是否能平安杀出就是了。

独眼龙:俺答应。

应龙师:比老朽所想的更快,你能再讲一次吗?说你愿意留下。

独眼龙:俺愿意留下!

(话音一落,应龙师挥舞法杖击向独眼龙头部,施法。)

应龙师:葬西风,绝韶虞。(法术施展完毕,独眼龙被击退数步。)

应龙师:你可以离开了。

独眼龙:解药呢?

应龙师:老朽可没讲过,这个咒术有解药。

独眼龙:啊!你……

应龙师:心急了,哈。牲奉祭令的解法,不是让受术者服下解药,也无法直接解除,而是经由媒介——也就是你——将另一半咒术转化。只要你回去,就知晓该怎样做了。

(独眼龙离开)

应龙师:祭祀所要的,从来就不是牲品的鲜血,这个道理不是很明显吗。


【山洞】

逾霄汉:不行……不行……我必须……太大意了,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反抗我的意识,我不能让自己……危害……啊……

(独眼龙赶回,伸手贴近逾霄汉背上)

逾霄汉:我的身体……独眼龙。

独眼龙:你没事了。

逾霄汉:是你……

独眼龙:应龙师给俺解除术法的方法。

逾霄汉:他怎会给你?

独眼龙:这不重要,现在,俺要你将魔世的情报带出去给众人。

逾霄汉:为什么不是一起离开?你答应了什么条件?

独眼龙:应龙师乃咒术佼佼者,阴险非常。记得提醒众人务必提防。

逾霄汉:你不说,我就杀上应龙师的根据地——

独眼龙:逾霄汉!大局为重。你这条命是俺救的,甚至有很多次都是俺救你出死门关。

逾霄汉:我欠你的,早就还不清了。

独眼龙:还记得我们讲过,如果换成酒……

逾霄汉:整片黄泉。

独眼龙:黄酒成泉,恰如其名。

逾霄汉:我不会让你独饮。

独眼龙:俺相信你。

(两人默默相对,彼此了然)

逾霄汉:我会将消息带出,然后……接你回去!(仗刀离开)

独眼龙:放心,俺绝对不会放弃。


【小树林】

殒飞流:想杀出重围,纵使通天本领,也要……败亡!(挥手指挥魔兵进攻)

魔兵:杀掉入侵者。杀啦!

藏镜人:败的是你们,亡的更是你们!(魔兵爆体)

千雪孤鸣:这么爱说鬼话,就让你们这些魔升级去做鬼再说啦。

(千雪孤鸣当先冲锋,魔兵尸横遍野。银娥也放下七巧,抵抗魔兵。)

[护雏心切,突围意坚。藏镜人、千雪孤鸣再度联手,远久前的记忆在掌下刀上再次重演。]

(回忆浴血双雄救无心)

七巧:阿爹!阿娘!

千雪孤鸣:若是会怕眼睛闭紧一点,手也抓紧。

银娥:小心。

(千雪孤鸣单手抱起七巧,有魔兵背后偷袭,银娥急忙冲上挡下)

千雪孤鸣:我知道。

藏镜人:无论千军万马,你们注定千骨尸骸。

千雪孤鸣:可恶,还真的杀不完。(飞刀出手,魔兵纷亡)

殒飞流:嗯?(攻上)

藏镜人:凭你,哼!

(藏镜人与殒飞流对掌,鬼天牛突然攻来,藏镜人双掌分战两人。)

[魔将再添战力,鬼天牛来势汹涌,重招进逼,殒飞流辅佐攻势,困斗苗疆战神。]

鬼天牛:杀。

藏镜人:这样就想困战藏镜人?难啊!

(击退两人,魔兵再度涌上,重重叠叠,不绝不休)

殒飞流:鬼天牛,时机到了。

鬼天牛:正是为此而来。

(殒飞流和鬼天牛跃出战圈,发动术法。)

七巧:阿爹阿娘。(躲在千雪背后)

千雪孤鸣:放心,就快要……<魔兵怎会增加得这么快?>

银娥:杀之不尽,怎会……

千雪孤鸣:<没看到魔兵是从哪一个方向支援,太奇怪了。>

(死去的魔兵再度站起,千雪一时惊讶,背后中刀。)

千雪孤鸣:是术法,不妙。藏仔啊!

藏镜人:嗯?什么妖术。(掌气迸射,魔兵纷纷被震飞。)

[亡灵残躯,至死方休。一波接连一波,生者、死兵交错勇战,消磨众人体力,愈陷危机。]

千雪孤鸣:一群怪物啊。(受伤)

七巧:阿爹!

千雪孤鸣:乖,义父没……(分神之时,背后再中一刀)

银娥:千雪孤鸣!七巧!(分神之时,受伤)

鬼天牛:疆主的咒术不会让所有的亡魂死得轻易,无论是吾军还是你们。

殒飞流:受死吧。

藏镜人:这样的邪术,想杀藏镜人,哈哈哈……

千雪孤鸣:是啊。死在这个地方,是会被别人笑死。银娥啊,别放弃,跟上。

银娥:银月式•嫦舞。

(千雪孤鸣拉着七巧跟随藏镜人前方开路,银娥紧随其后,却被源源不绝的魔兵阻挡)

千雪孤鸣:银……(魔兵杀之不尽,将千雪和七巧分开。千雪飞刀出手,保护七巧。)七巧。

七巧:阿爹!

(银娥见此场景,脑中记忆闪现。)

(银娥回忆:

银娥丈夫:银娥,是我没用。

银娥女儿:阿爹阿娘!)

(七巧遇险,银娥挺身挡招,被两个魔兵刺穿,鲜血喷洒。)

银娥:女儿乖。这次,阿娘总算……保护到你了。

千雪孤鸣:银娥啊!破空千狼影!

(千雪孤鸣刀气纵横,魔兵被暂时清空,抱住倒下的银娥。)

千雪孤鸣:银娥,撑住……你撑住……

银娥:千雪孤鸣,你讲过,会好好照顾……七巧……对吧?

千雪孤鸣:你讲这是什么话啊,你是七巧的娘亲啊!

银娥:我……是吗?

七巧:阿娘,你别死……别死啊!

殒飞流:好机——

藏镜人:蝼蚁,该死!(殒飞流爆体而亡)

鬼天牛:殒飞流!

(术法破解,藏镜人走向千雪一家,魔兵被威势所震,纷纷退让)

藏镜人:千雪,她们两人,你顾,血路,我开!

千雪孤鸣:七巧,跟紧一点,银娥,我们走。(收回飞刀,背起银娥。)

藏镜人:吾命由吾——

千雪孤鸣:不由天啦!

(藏镜人开路,千雪紧随其后,杀出重围)

藏镜人:围势已解。(背起七巧)

千雪孤鸣:藏仔。

藏镜人:你顾好银娥。

银娥:千雪……孤鸣……

千雪孤鸣:别讲话了,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给你新的人生。

银娥:人生……其实我已经不只一段人生了,三次选择,有谁这么幸运。第一次,我选择结束自己的性命,因为我放不下我的夫君以及女儿;第二次……我选择回到地门,因为我放不下你们……

千雪孤鸣:那就别放下,为了这份记忆,活下去。

(藏镜人前后兼顾,魔兵难以近身)

银娥:第三次,我保护了我的女儿,我终于……终于……

千雪孤鸣:是啊,你保护了你的女儿,七巧就是你的女儿啊!

银娥:终于……能去见……他们了……

(手臂垂下,千雪忙伸手扶住背上的银娥。)

千雪孤鸣:银……娥……

银娥:<多谢你们。>


【野外】

剑无极:我讲……你是被抓来的么?

锦烟霞:你是吗?

剑无极:哼,拜托咧,我天才剑者耶,不是别人请我,我还不愿意来咧。

锦烟霞:那你是否想走?外面那个武者,你交手过吗?

剑无极:剑术还不错。

锦烟霞:至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配合你。

剑无极:(看到西经无缺到来)<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啊?>

锦烟霞:<必须认真对付的高手。>

(剑无极、锦烟霞对视一眼,齐齐攻向西经无缺)

剑无极:来喔!(抽剑攻击,三人缠斗)

锦烟霞:嗯?(被击退)

西经无缺:有进步,但仍有限。(击退剑无极)

锦烟霞:鬼吟泣追风!(招数被破解,剑无极再次被击退)

剑无极:啊!

锦烟霞:剑无极,可恶!

[心急,招急,上手瞬间竟是——]

西经无缺:这是?

锦烟霞:<一步禅空的菩提明镜。>

胜弦主:<非魔之式,嗯……>

剑无极:啊……可……可恶……(被西经无缺提起)你?(一路行至悬崖边)想要做什么?

(西经无缺太守讲剑无极扔下悬崖)

剑无极:啊……你这个死老头!


【靖丝林】

锦烟霞:(看向回转的西经无缺)你将剑无极怎样了?为何不回答?

胜弦主:这杯茶仍是不肯赏光吗?也罢,你离开吧。

锦烟霞:嗯?

胜弦主:我见过俏如来了。

锦烟霞:你去找他?

胜弦主:是。为了传达邪皇旨意。而俏如来也已经接受建议,全面投降。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去找俏如来,你就能知晓事情始末。

锦烟霞:那剑无极?

胜弦主:我们不会杀他,该离开时,他自然就会离开。(锦烟霞转身离开)帝女王脉,无论精卫或蛟龙,皆是敢爱敢恨的奇女子。 希望你能成全我一点私心,善自珍重,莫再卷入这场大战。

锦烟霞:就如先前前辈所说,在元邪皇毁灭帝女精国的那一刻,一切便无法挽回,无论何种理由,我一定会向元邪皇反抗到底。记住我的名字,白练飞纵锦烟霞!

胜弦主:锦烟霞,如此飘逸的名字,仍掩不住族脉烈性,只怕俏如来也劝不了她。

西经无缺:她身上那股力量……

胜弦主:能与魔气、蛟龙之力相并存,这是她的机缘。

西经无缺: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机缘。.

胜弦主:包括那名少年吗?他真是你想找寻的人?

西经无缺:大概吧。

胜弦主:除了锦烟霞与这名少年至少还有四个人留在范围之中。(饮茶)

西经无缺:嗯。


【野外】

梦虬孙:投降?

俏如来:是。

梦虬孙:你在开什么玩笑?

公子开明:鳞王身边没人了吗?

梦虬孙:你!哼,你不是讲你跟什么胜弦主有默契,默契在哪里啊?我还以为你们是去下战书,结果是去下降书,全部的家当被你败光光了!你干脆别叫公子开明,叫公子开钱好了!

公子开明:默契是有,若是没默契就不会投降了,俏如来都答应了,你是在靠北啥?

梦虬孙:苗疆代表,你说一下话啦。

铁骕求衣:我在想,有胜算吗?

梦虬孙:没胜算也要跟他拼了。

铁骕求衣:我问的胜算,不是你口中的胜算。

梦虬孙:啊?

公子开明:我本就怀疑,以凶岳疆朝跟闇盟之能两军联手,元邪皇怎么会这么快一统魔世,原来啊…….

俏如来:应龙师一战即降,必有所图。

公子开明:沉沦海三分鼎立,修罗国度虽占七分之二,中原大战接连损耗先帝与大将数名,元邪皇率畸眼族叛变就算攻下修罗国度元气也大不如前,一人之力纵然通天也不可能抗衡天下。应龙师会甘心放下他在凶岳疆朝的权利甘愿成为马前卒?

俏如来:凶岳疆朝一降,闇盟便独立难支,应龙师狡猾深沉或者这就是他的目的。

公子开明:恩,保存实力借由元邪皇之手消灭闇盟,但胜弦主可不是普通的女流之辈,她若是阴险起来连我也会抖。

俏如来:胜弦主想保全闇盟众人,也唯有降了。

公子开明:一方降另一方就降,应龙师不可能没想到这点。

铁骕求衣:驱狼吞虎之计。

公子开明: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不离十。

铁骕求衣:这样看来元邪皇身边也是暗流潜伏。

梦虬孙:人邀一邀,一起去给他死,你们之前对付西剑流不就是这样?

俏如来:西剑流虽对炎魔不满,但内部仍是团结。而元邪皇身边只怕不只两部势力,或者三部甚至更多,众人都在等。

梦虬孙:等什么?

俏如来:等出手的时机。

铁骕求衣:如果没必胜的把握,他们两人都不会轻举妄动。

公子开明:所以应龙师的动作是这场大战的关键,如果胜弦主先出手,应龙师却帮助元邪皇那局势将瞬间逆转,所以胜弦主一定不会即刻动手。

铁骕求衣:必须要应龙师先动手,胜弦主才有可能动作。

梦虬孙:等下,你们在讲啥?啊?

公子开明:其实你也很聪明嘛,只是减少了一点点震撼教育。

梦虬孙:俏如来……你打算……

俏如来:是,投降之日,止戈流杀元邪皇!


【树林】

(灭世双尊看到西经无缺走出)

曼邪音:闇盟第一剑手,胜弦主的朋友真不知道整天在忙什么。

炽炎天:关于和平条约。

曼邪音:怎样?

炽炎天:胜弦主话中有话

曼邪音:嗯?

炽炎天:我认为她是故意透漏出邪皇受伤的消息,投降之日俏如来可能会有动作。

曼邪音:那我们是不是该将此事向邪皇禀报?

炽炎天:如果邪皇有损,现在的局面是怎样?

曼邪音:应龙师与胜弦主都来到人世,魔世两大魁首都在中原。啊?你的意思是……

炽炎天:无论胜弦主是否愿意,这两个人只怕只有一个人可以回到魔世。凶岳疆朝有魔世最强的国力。

曼邪音:胜弦主或者能得到俏如来的支持,中原战场应龙师没优势。

炽炎天:那魔世呢?

曼邪音:啊!

炽炎天:应龙师还有六名皇子留在魔世,只要堵住通口阻挡胜弦主回去,闇盟国力不足以抵挡凶岳疆朝。再退一步讲无论谁得胜修罗国度都是灭亡了。

曼邪音:可恶……既然如此,护住邪皇,最少还能保住修罗国度的一丝命脉,就算是邪皇麾下的属国也不过回到以往罢了。

炽炎天:我的疑问是,胜弦主为何指定我们随行协助?

曼邪音:嗯?

炽炎天:以她和俏如来的交情,需要籍由我们了解中原事务吗?

曼邪音:这……你认为胜弦主在监视我们?

炽炎天:邪皇出自畸眼族,与先帝血同一脉,除了未持有鬼玺,修罗国度并无反他的理由。如果她真是为了监视我们才向邪皇要人……

曼邪音:但如果隐瞒,让邪皇知晓,这罪责……

炽炎天:若果策君在必能替我们定夺主意,但是现在……

曼邪音:策君又到底在盘算什么?

魔兵:两位尊者,胜弦主有请。

炽阎天:知道了,去吧。

魔兵:是。

曼邪音:现在该怎样办?

炽阎天:我单独前往。如果有事,你……

曼邪音:我先前往鬼祭贪魔殿。

炽阎天:嗯。


【靖丝林】

炽阎天:炽阎天参见胜弦主。

胜弦主:闥婆尊为何没与你同行?

炽阎天:自邪皇进入人世佛国中时有不安,曼邪音四处巡查,想查出对邪皇不利的人,若有查获,必不轻放。

胜弦主:如查获欲对邪皇不利者,必不轻放……辛苦双尊了。

炽阎天:分所当为。

胜弦主:无焰有一事不明,要请教炼狱尊。

炽阎天:不敢,请胜弦主示下。

胜弦主:邪皇虽有灭世之威,一统魔世,但修罗国度印记鬼玺却是外流。

炽阎天:是。

胜弦主:若有一日,帝尊邪神将手持鬼玺再度回归,双尊该奉谁为主?

炽阎天:典章已改,修罗国度未必需要鬼玺作为依归。

胜弦主:如此,双尊是彻底忠于邪皇了?

(胜弦主气势强大,炽阎天退后一步)

炽阎天:是!

胜弦主:唉,闇盟与修罗国度周旋多年,眼看如此景况不免凄凉。

炽阎天:修罗国度仍存,只是存于邪皇麾下。

胜弦主:国主又是谁?修罗国度的未来取决于双尊的动向。鬼玺既无威信,炼狱尊何不登高一呼,成为新一任的帝尊也好领导众人。

炽阎天:炽阎天绝无此意。

胜弦主:也罢,修罗国度屡经战火未来在邪皇的领导之下必能重振国力,届时再寻明君也不难。如果炼狱尊愿意接受,闇盟自也倾尽全力,协助修罗国度尽复旧观。

炽阎天:哈,胜弦主不念旧恶,如此肚量,炽阎天拜服。

胜弦主:都是为邪皇做事,何必分别你我。炽阎天,中原历经数次变乱,非昔日之比,无焰想委托你,深入中原调查情报。

炽阎天:啊?

胜弦主:也许能寻得数名故人加添战力,帮助邪皇。

炽阎天:多谢胜弦主。

胜弦主:去吧。

炽阎天:炽阎天告退。


【树林】

曼邪音:你讲什么?

炽阎天:胜弦主暗示,会协助修罗国度复国。

曼邪音:空口白话,如何能信。

炽阎天:她让我单独行动,进入中原这是一个好机会。

曼邪音:你想做什么?

炽阎天:找回属于修罗国度的光荣!


【中原•野外】

俏如来:锦烟霞姑娘!

锦烟霞:俏如来,你投降了?

俏如来:是,这是不得不决定的。

锦烟霞:你是真心,还是假意?

公子开明:问这么多,为什么不相信他?

锦烟霞: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相信你,只是帝女精国被元邪皇所灭,此仇注定锦烟霞不能与之共天,更不能屈服。

俏如来:锦烟霞姑娘,其实人魔之战你立场尴尬,何不……

锦烟霞:是胜弦主托你劝我离开是吧?

公子开明:你是……帝女精国最后的皇脉?

锦烟霞:一人之皇脉,又有什么意义?

俏如来:锦烟霞姑娘……

锦烟霞:梦虬孙他们呢?

俏如来:各自回禀情况了。

锦烟霞:我想前往海境。

俏如来:啊?

锦烟霞:我与海境牵连至深,此行除了致意鳞王,也想完成昔日夙愿,奚宣的故乡……


【野外】

梦虬孙:你们两个原来在这。

北冥觞:恩?梦虬孙你的脸色为何如此沉重?发生何事了?

梦虬孙:我特来告知你们,太虚海境……太虚海境已经决定,全面向魔世投降。

飞渊:你说什么?还没打就先投降这是什么步啊?看都看不懂。

北冥觞:梦虬孙这是你们的决定?

梦虬孙:未免伤亡,这是不得已的。

飞渊:骗人!我就不信魔世有多恐怖,是不是我们的战力不够,不要紧我马上回去道域找人帮忙。

梦虬孙:你乖乖呆在这里就好了,不要越帮越忙!

飞渊:你说什么?看到鬼的啊,你是不是会怕那些妖魔鬼怪啊!

梦虬孙:怕什么,我才没在怕他们咧!

飞渊:这样你为什么要投降?

梦虬孙:你当做我很爱投降喔?一切听从安排,别一堆意见。

飞渊:我抗议啦!

梦虬孙:你没投票权,抗议无效。

飞渊:我是实话实说,若是仙舞剑宗三大名锋汇聚,我啊一定冲第一个杀进去魔世。

梦虬孙:你是这么冲动做啥,若是需要你的时候我一定让你冲第一个!

飞渊:喔,这是你说的哦,不准变卦。

梦虬孙:你放心,有人会在后面准备救你咧。

飞渊:你为什么都不讲话啊?

北冥觞:如果众人决定,我没意见。

飞渊:啥,你……

北冥觞:先让梦虬孙将话讲完。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

梦虬孙:目前需要你们两个镇守龙涎口,但如果有听到什么消息,切记,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北冥觞:梦虬孙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梦虬孙:没什么意思。龙涎口的重要性不用我交代,千万不可擅离职守就是了。

北冥觞:我会坚守龙涎口.

梦虬孙:这样就好,麻烦你们了,我要先离开了。

北冥觞:辛苦了,请。(梦虬孙离开)飞渊我们先回龙涎口。

飞渊:阿觞……

北冥觞:怎样了?

飞渊:你……变了……

北冥觞:变了,什么变了?

飞渊:你的态度变了。

北冥觞:我的态度怎样变了?

飞渊:啊……没事了,走啦走啦。


【太虚海境】

鳞族卫兵:禀王,锦烟霞求见。

鳞王:哦?请她进入。

鳞族卫兵:是!

锦烟霞:抱歉,在此紧逼时刻,叨扰了。

鳞王:无妨。

锦烟霞:沿路走来,我看到兵力正在排布,不似出兵之初,谅必是鳞王接到投降的约定,正在重新调动。.

鳞王:梦虬孙已经请人将消息传回,但鳞族仍不敢大意,有备无患。莫非姑娘来此是想要传达此事?

锦烟霞:我相信梦虬孙能处理好。今日来访是想致上哀悼之意。欲星移之事我很遗憾。

鳞王:说不上遗憾,如果这样能让原本恨他的人放下一切……你,还在恨师相吗?

锦烟霞:曾经是,而后稍有改变,在我能释怀之时,他又让我恨之入骨,但现在我无法断定。

鳞王:是梦虬孙介意之事吗?身为鳞王,北冥封宇能做的就是相信师相。

锦烟霞:我相信他是真心对待鳞王,也是真心维护海境,否则他也不会因为我动怒开杀波及鳞族,欲致我于死地,也不会为了龙涎口而心急,这我都明白,就跟……就跟奚宣一样。

鳞王:姑娘…….

锦烟霞:抱歉,我只是感慨,时至今日,我才真正用访客的身份来到奚宣的故乡。

鳞王:当年青奚宣的抉择,本王也不能确定是对是错。

锦烟霞:无论对错,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海境是奚宣的而故乡,龙涎口是一步禅空甘付出性命守护之地,锦烟霞人世一遭,甚有体悟。必会协助梦虬孙守护海境。

(北冥封宇对锦烟霞深鞠一礼)

锦烟霞:鳞王何必如此?

鳞王:这一行礼是代师相所还,更是身为一国之君,代表鳞族全体感谢姑娘仗义相助。

锦烟霞:客气了,我会这样决定,还有一个原因。

鳞王:什么原因?

锦烟霞:我已经见过元邪皇其中一名大将,也就是向俏如来劝降的幽闇联盟首领,胜弦主长琴无焰。其实,是她故意引我会面,同时证实我蛟龙身份。

鳞王:蛟龙?魔世龙族双脉。

锦烟霞:鳞王对四龙传说所知多少?

鳞王:因为梦虬孙的关系,师相曾向本王说明来由。

锦烟霞:包括烛龙吗?

鳞王:山海经所载创世之神又与四龙有何关系?

锦烟霞:这要从九界尚未成型开始讲起……(讲述)

鳞王:龙脉之祖,元邪皇竟有这种力量。

锦烟霞:关于四龙似乎还藏有很多秘密,可能与元邪皇相关。无论如何,我已表明魔世蛟龙与鳞族虬龙将会联手对抗元邪皇的意愿,但据闻应龙已臣服在元邪皇之下,不可不防。

鳞王:梦虬孙的虬龙潜能是师相亲身认证,但他还无法控制这股力量。

锦烟霞:我会协助他,只是可惜,四龙血脉不全,否则若有璃龙之助,也许更添胜算。

鳞王:其实……

锦烟霞:嗯?

鳞王:啊,没事,感谢姑娘告知。

锦烟霞:离开之前,我还想确认一事。当初欲星移将我与梵海惊鸿移交海境,是否也受法涛无赦之托收留还在天门的魔兵?

鳞王:目前他们适应良好,也未有造乱,姑娘问起,是想见他们吗?

锦烟霞:不用,我只想提醒,留意他们的动向。元邪皇一统魔世、进攻人界的消息若让他们知晓恐怕造成浮动。

鳞王:本王明白姑娘顾虑,但恐怕……来不及了!


【海境某处】

魔兵甲:真奇怪,最近好像不平静,兵力一直调动,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魔兵乙:难道是有人要攻打海境?

魔兵丙:应该不会有问题吧?就算有事,也不会牵连到我们。自从那个欲星移把我们接来海境之后,也没外面的人问过。一直到那个玄之玄死了,都没人来动我们。

魔兵乙:嗯,也是。

魔兵丁:(自外面走来)将军。

日魄:有什么消息吗?

魔兵丁:这……

日魄:怎样了?

魔兵丁:之前太子还有那名龙子将欲星移带回海境,听说欲星移他受伤沉重,到现在还没醒来。

日魄:啊?!

魔兵乙:怎会这样啊?

魔兵甲:是啊是啊,怎会这样啊?难道真的有人要来打海境了?

魔兵丁:还有一件事情。

日魄:何事?

魔兵丁:海境兵力调动的原因已经查出了,是……我们的故乡,魔世。

日魄:你说什么?!

魔兵甲:故乡?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魔兵丁:但是听说不只是修罗国度……

日魄:怎样一回事?说清楚!

魔兵丁:他复生了,还统一了魔世,准备攻占其他九界。

日魄:复生?!怎会是他,元邪皇?!



【佛国外围】

(七巧抚尸哀哭)

七巧:阿娘……阿娘……

藏镜人:千雪,你尽力了。这么重的伤势,就算找来冥医也未必能救,更不用说手边没有任何药材与工具的你。

千雪孤鸣:好不容易才杀出重围……

七巧:阿爹,阿娘她……

千雪孤鸣:七巧乖,想哭就哭吧。义父在这里陪你,还有……陪你的娘亲……

(银娥墓前,七巧低头啜泣)

千雪孤鸣:还想陪你的娘亲,是吗?

七巧:嗯……

千雪孤鸣:那……等你想走了,再跟义父说一声,不用太急。藏仔,你先去找俏如来他们吧,顺便将消息带回,这里有我就好了。

藏镜人:消息,只能交给你了。(千雪诧异)我要离开了。

千雪孤鸣:不然你是想要去哪里啊?我们还未跟独眼龙、逾霄汉会合啊。

藏镜人:你与他们会合之后,去找俏如来吧。

千雪孤鸣:你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藏镜人:要与你一起走到哪里?身为兄弟,我不想让你为难。

千雪孤鸣:为什么,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你却逼我想起这桩事情?

藏镜人:进入地门,再世非人,如今走出,又怎能不面对?这是早晚的事情,无论是你,还是苍狼。好好照顾七巧。

千雪孤鸣:你就这样要离开,不管众人了吗?想不到堂堂的万恶罪魁,竟是这种藏头缩尾之辈!

藏镜人:现在的藏镜人,对中原,对苗疆,都是真正的万恶罪魁。

千雪孤鸣:那无心呢?你又要丢下你的女儿吗?

藏镜人:有你担保,我不是生死不明,就够了。

千雪孤鸣:你……!

藏镜人:我不会将你们抛下,从前如此,之后,也是如此!(离开)

千雪孤鸣:唉……


【铁军卫大营】

苍越孤鸣:全面投降?俏如来为何会接受这等建议?对于公子开明这个人,军师有何看法?

御兵韬:思绪特异、做法另类,言谈中虚实不定,其性难以捉摸,但不可否认,此人谋略的手段实属奇诡,能可出其不意。

苍越孤鸣:此举能为我们带来和平吗?

御兵韬:至少值得一试。

苍越孤鸣:元邪皇目前有伤在身,尚肯接受妥协,但此等缓兵之策能为我们争取多少的时间?再者,元邪皇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御兵韬:臣明白王上的疑虑,如果元邪皇所要的结果是全面毁灭这个人世,那此举便是自投罗网。

苍越孤鸣:三界联军,正面迎战,我们没有绝对的胜算吗?

御兵韬:有,但付出的代价必然惨重。

苍越孤鸣:所以军师的想法也是认同这个提议?

御兵韬:臣已经准备妥善。

苍越孤鸣:那吾方前往的代表人选?

御兵韬:由臣亲自代表前往即可。臣的身份地位是最好的选择,也代表苗疆十足的诚意。

苍越孤鸣:以身涉险,难保不测。

御兵韬:王上,相信臣的能力。

苍越孤鸣:孤王自是明白军师的能为,但……刺杀元邪皇,能可轻易得手吗?

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孤王猜对了吗?全面投降,是顺应其势还是虚晃一招,也许刺杀才是真正的目的。这是众人的决定还是军师自己的决定?为什么不直接向孤王说明?

御兵韬:这是众人商议的结果。

苍越孤鸣:那成功的几率呢?

御兵韬:微乎其微。但若觅得机会,我会全力一搏!

苍越孤鸣:孤王要如何配合你的行动?

御兵韬:臣若有危,王上千万不可救援。

苍越孤鸣:不可能!你是苗疆肱股之臣,孤王岂能让你独自犯险!

御兵韬:万里边城需要王上亲自坐镇才能壮其声势,而且接下来的变化也需要王上沉着以对。这样,臣才能无后顾之忧。

苍越孤鸣:军师!

御兵韬:这才是臣不敢向王上直接说明的原因。

苍越孤鸣:答应孤王,一定要保全自己的性命,明白吗!

御兵韬:只要我在的一天,御兵韬决不让王上向魔世俯首称臣!(离开)


【鬼祭贪魔殿】

长琴无焰:无焰参见邪皇。

元邪皇:回应?

长琴无焰:赖邪皇天威,俏如来允诺,三日后在天允山代表三界联军向邪皇投降。

元邪皇:有什么要求?

长琴无焰:不伤百姓,不害平民。

元邪皇:只有这样?

长琴无焰:邪皇认为有诈?

元邪皇:你的判断?

长琴无焰:无焰认为,有诈。

元邪皇:哦?

长琴无焰:也许他们猜到了邪皇身上有伤,要在投降之日设局杀掉邪皇。

元邪皇:那就代表当日前来赴会的人必是三界最菁英的高手了?

长琴无焰:可以挡住对方大军入内,但是吾方大军也必须退出,否则对方起疑,受降必不可成。

元邪皇:本皇在乎他们降不降吗?

长琴无焰:无焰认为,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上策。

元邪皇:所以你认为?

长琴无焰:让无焰与应龙师各率本部守在天允山外围守住敌军进入,由邪皇一人接受俏如来一人献降书。真要使诈,一对一,邪皇,九界无敌。如果对方大军蠢动,吾方便能阻挡,俏如来便有阴谋诡计,也是无用。(元邪皇不语)邪皇?

元邪皇:就依你之言。(离开)


【应龙师驻地】

应龙师:中原北方是苗疆,还有……佛国,这就是你知晓的人世地理?

独眼龙:有听闻鳞族、黑水城,但不知根由。

(应龙师不置可否,独眼龙右手忽动,一拳揍上自己,登时嘴角洇红。)

应龙师:这情报,太少了;这处罚,也太轻了。

独眼龙:俺离开中原超过两年,人世又历经剧变,无法全盘了解。

应龙师:但你要想清楚,所有的你所知道的事情。

独眼龙:俺已经知无不言了。

(应龙师眼神一闪,独眼龙左拳再动,又添新红。)

应龙师:要挖空一个人的所知,就要挖空一个人的所有,至少,老朽是这样坚信。

(魔兵进入)

魔兵:启禀疆主,闇盟西经无缺求见。

(应龙师示意独眼龙退下,自己单独赴会)


【树林】

西经无缺:许久不见了,疆主。

应龙师:胜弦主派你前来有事吗?

西经无缺:人族侵入佛国,对邪皇不利,尸受老友所托,前来探问,是否擒得入侵者?

应龙师:呵呵呵……是否擒得,需要向胜弦主报备吗?

西经无缺:只是关心探问。

应龙师:如果有,要我交人吗?

西经无缺:只是探问。

应龙师:没。

西经无缺:疆主,别让尸为难。这个答案,可能要用生命作代价。

应龙师:呵呵呵……我还不知,原来闇盟第一剑手就可以如此目中无人。再回答你一次,你要找的人,没。


【烈恒山】

炽阎天:此地便是烈恒山,是妖神将被丢入的火山,进入找寻妖神将的踪迹。

(中途,忽见前方雁王背倚大石,读着《西游记》)

雁王:炼狱尊,炽阎天。守株待兔,有时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炽阎天:你是谁?

雁王:雁王,上官鸿信。


【佛国外围】

(千雪孤鸣带着七巧等候,逾霄汉踉跄走来)

千雪孤鸣:怎样这么慢啊……你受伤了!独眼龙人呢?

逾霄汉:我被应龙师所伤,独眼龙为了救我失陷在里头。

千雪孤鸣:什么?!

逾霄汉:藏镜人呢?

千雪孤鸣:他先离开了,是我留在外围等你会合。

逾霄汉:要救独眼龙。

千雪孤鸣:这当然!但是现在靠我们两人的力量,有办法吗?

逾霄汉:先回传情报。

千雪孤鸣:我们已经离开达摩金光塔了,应该安全了吧,走吧!

(二人正欲离开,忽见天上有光球掠过)

千雪孤鸣:啊?除了我们,还有人离开达摩金光塔?

逾霄汉:他身上有魔气,奇怪。

千雪孤鸣:魔族的身上有魔气,有什么还奇怪的啊?

逾霄汉:因为这魔气太细微,太细微了,细微得不如一名魔兵,但是他离开的身影,怎有可能是魔兵的身法?这个人必是压抑了自身的魔气行动,而他的魔气,必须大到离开佛国一定会被人发现的程度。

千雪孤鸣:难道藏有什么秘密?

逾霄汉:我先跟下。(追上)

千雪孤鸣:七巧你在这等我,我们马上回来!(亦追上)

七巧:爹亲!

(不远树林处,一人等候,另一人走来)

元邪皇:如何?

人影:虽然不多,已经查到相关的情报线索。

(草丛中,逾霄汉与千雪孤鸣暗中窥视)

千雪孤鸣:那是……!


[狼主、逾霄汉欲离开佛国,却意外遇上元邪皇。魔世一代霸主,为何私下收集情报?他想查探的是什么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吗?

闇盟第一剑手对上凶岳疆朝之主,西经无缺•尸能否从应龙师手中救出独眼龙?

全面投降暗藏杀魔之计,俏如来能否完成使命,以止戈流完成诛魔之责?

雁王的介入,又将为战局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第五集——各方算计。]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