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3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58168423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三十一集 傲邪残月

录入:咖喱、蜜函(风逍遥、欲星移部分)、风起梨花落(雁王部分)、千年等_蛇(锦烟霞部分)
校对:LINGGin


【孤雪千峰】

[刀锋呼啸扑杀而至,剑刃血光再现锋芒。风与月的传说,刀与剑的极致,默契、配合,在战斗中无边尽展。面对不共戴天的仇人,存在两人心中解决的方式,唯有一字——]

风逍遥/无情葬月:杀!

忘今焉:风与月的战绩,早有所闻,但你们带伤而来,也太小看老朽了!

无情葬月:血染尘嚣尽锋芒!

风逍遥:回步杀•萧索!

忘今焉:诲人不倦!

忘今焉:(剑脱手落地)极星十字掌!

风逍遥:横步杀•惊鸿!

忘今焉:这就是你们淮备对付老朽的方法吗?

无情葬月:血龙张翼任回旋!

忘今焉:果然厉害,但我没心思再与你们纠缠了。墨舍巍峨•时雨永沾!(化出天师云杖)

风逍遥:小心!

无情葬月:注意!(两人被击退)

忘今焉:走!


【尚贤宫】

雁王:忘今焉太低估了赤羽的影响力。

凰后:他总认为,少年人的心智,最易掌握。

雁王:利用雨音霜的情感,制造苍狼与雪山银燕、剑无极的冲突,让啸灵枪与狼王爪互相损害,然后趁隙夺得狼王爪,来应付苗王的皇室经天宝典——这本是一着妙棋。

凰后:你认为他错在哪里?

雁王:他不该让赤羽留在王宫,让赤羽能与铁骕求衣交陪,让他无法下手杀俏如来。赤羽能给苍狼正确的提示,将苗疆内战消弭。在他与俏如来合作的时候,他就失败了。他最不该,是在一败涂地之后,还想取得狼王爪作为筹码。

凰后:狼王爪受损,需要放置孤雪千峰恢复灵气。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又怎能瞒过一直关心苗疆变化的赤羽信之介。

雁王:当他判断狼王爪被修复的时候,就是他陷入陷阱的时候。

凰后:你认为,他是第一个牺牲者?

雁王:他……还有一张牌——天师云杖。


【孤雪千峰】

苍越孤鸣:(拦路)孤王虽不愿与你动手,但也不能让你离开!

忘今焉:王上真要逼老夫至此吗?

苍越孤鸣:如果夫子想要与孤王动手,那孤王会收回承诺……亲自报仇!

风逍遥:想走?别做梦!极步杀•寂静!

[生门被封,退路受阻,就在忘今焉踌躇之刻,迎面而来的快刀又再度急杀而来。不容喘息的对战中,只见风中捉刀激烈反攻,刀招连接之间,愈杀愈是疯狂!]

忘今焉:能使出如此变化莫测的刀法,风中捉刀,你太可惜了!

风逍遥:还有吗?破!

忘今焉:但是你忘了老朽的出身。哈啊!(风逍遥中招受创)

无情葬月:是仙舞剑诀,大哥,小心……唉……(呕血)

[天师云杖加乘剑诀威力,在周身旋动宏大气流,所向披靡,脚步难以近身。]

无情葬月:不妙,血不染,我愿意再度臣服在你之下,任你使唤,请你,助我。傲邪剑法——

[战事危急,无情葬月放手一搏,全心入邪。]

风逍遥:月……

忘今焉:真好,正与邪的对决,今日势必再度分出一个高下!仙舞剑诀•神旨圣意舞天下!

无情葬月:血神霸临战天下!

[剑宗两大绝学正面冲突,剑气纵横,满目疮痍。]

(苍越孤鸣跨步到风逍遥身前,挡下气劲)

风逍遥:小弟啊!(奔跑上前接住坠落的无情葬月)小弟!

无情葬月:大哥,我们绝不认输,对吧?

风逍遥:小弟,我们绝对不会认输。

无情葬月:还记得吗?

风逍遥:当然记得!

无情葬月:扶我起来。

风逍遥:好。

忘今焉:果然勇悍,但有何能耐,尽展来!

风逍遥:淮备好了吗?

无情葬月:风……

风逍遥:月……

无情葬月/风逍遥:无边!

忘今焉:送你们兄弟同上黄泉!

[风月无边,为情,为仇,为恩为爱,不枭敌首,誓死不归!]

忘今焉:啊!(被风捅穿)死来啊!(欲杀)

无情葬月:大哥!(推开风,被天师云杖贯穿,趁机刺穿忘今焉)为父亲,为义父,为盈曦,为昊辰,忘今焉,你偿命来!

忘今焉:啊!(被推上石尖,毙命)

无情葬月:唉……(昏倒)

风逍遥:飞溟!王上……

苍越孤鸣:我暂时为他止血输气,快带他回去给修儒治疗!

风逍遥:多谢王上!

苍越孤鸣:夫子。万般放不下,总是一场虚话,孤王希望你也能死得瞑目。(为忘今焉合上双眼)来人,将夫子收埋,葬在月凝湾。

苗兵:属下遵命。


【尚贤宫】

雁王:这世上,只有四种人。第一种人,是死人。就算有天师云杖,逃得过风月追杀,苗王也不会放过他。忘今焉,已经是死人。

凰后:那再来就是老三了。

雁王:欲星移吗?

凰后:玄狐滋扰龙涎口,那是对鳞族莫大的灾害。如果要快速处理,只有重兵入境了。

雁王:或者,欲星移可以自己入局。

凰后:那太冒险了。

雁王:如果欲星移不冒险,那会引来更大的危险。因为,那将是一场国战。


【金雷村外】

鳞王:这是国战!最后警告,离开,否则……

玄狐:我只对剑者有兴趣,只要俏如来出现,龙涎口便安然。

剑无极:口气真差,连我都忍耐不……

鳞王:荷!你的目标是俏如来,却对足可重创太虚海境的龙涎口动手?!

玄狐:这是我现在唯一的目标。

鳞王:为了一己之私,牵连一国之危,本王与你只能……一战!荷啊!

[警告未成,鳞王怒火已燃,手中皇戟挥舞,强战暗盟剑者。]

剑无极:(扶住冰剑)站好。

鳞王:鳞族不好战,一刻钟之内离开!

玄狐:剑劫•始界洪荒。

鳞王:<速度不定,奇异的剑式。>荷啊!

剑无极:想不到这个鱼头王这么强啊,臭狐狸这下咬到鲨鱼了。

鳞王:此剑不凡。

玄狐:九尾风华。

鳞王:可惜沦为恶器。

[护境心决,鳞王内力浩瀚归流,皇戟镇海四权,巍然上手。]

玄狐:魔变•夕照古峰。

鳞王:击浪万里闰汪洋!荷啊!

剑无极:漂亮!

玄狐:与雪山银燕同样,运使枪戟长兵,却全然……全然没剑意,太可惜了。

幻幽冰剑:哼,这样你就没办法偷招了是吗!

玄狐:(回忆:梦虬孙:你知道什么叫做悟吗?是,也许你很天才,看过的剑招就能仿制,甚至改造。但那不是悟,是偷!)偷招……

     (回忆:梦虬孙:我终于知道,刚才所接你的每一招为什么都有异样的感觉,因为你连剑意都是模仿别人的!)连剑意……

剑无极:又想反击啊?

鳞王:观潮万世……

玄狐:(回忆:梦虬孙:你对这些学来的招式没任何感情,说什么体悟!还敢讲这是属于你的剑式!)也不是悟的。

鳞王:钦浪涛!这是……

玄狐:我是剑者,我能悟剑招……

剑无极:(扶住颤动的剑柄)这是怎样一回事啊?

玄狐:我……

(回忆:废苍生:你不是魔。

 常欣:真正的魔应该就是像你这样冷血吧。
 废苍生:没感情就不可能成就最上乘的剑招。)

玄狐:我是……

(回忆:常欣:但她并不冷血。)

玄狐:……魔!

剑无极:小心啊!

[战局诡异,变数莫名,九尾风华如受牵引,随即成招。剑无极、冰剑,惊异瞬间。]

幻幽冰剑:这是……

剑无极:剑十一!

[涅槃之招震撼方圆,鳞王全力抵御,同时欲再运镇海四权反击,岂料皇戟转变之间——]

鳞王:啊!(被击飞)

[空门瞬露,死门直入!]

鳞王:啊!(连中数剑)

梦虬孙:(到来)喂,刚才地脉又震动了,你们可有……哈?!(常欣来到,玄狐收招,鳞王重伤)王!(冲上前扶住)王,王啊……别……别再流了!(捂住伤口)别再……

鳞王:对不住,梦……虬孙,保护……海境。

梦虬孙:王为什么来这,欲星移,欲星移人呢!欲星移人呢……

鳞王:相信……师……相……

梦虬孙:王,王你清醒啊!王!你别死,别死啊!……

剑无极:臭狐狸!(欲拔剑,冰剑阻止)你要做什么?放开!

幻幽冰剑:你没看到他用剑十一了吗?你出事就算了,如果金雷村……

梦虬孙:剑无极。

剑无极:生角的啊。

梦虬孙:代我……将王的尸体还有皇戟送回海境,将始末告知欲星移。

剑无极:那你……

梦虬孙:拜托你,马上!

剑无极:(背上皇戟,抱起鳞王尸体)我会再来!(离开)

(梦虬孙走向玄狐,玄狐收剑)

常欣:梦虬孙。(被冰剑拉住)

梦虬孙:原本,我们没仇。

玄狐:我的要求很简单,俏如来即刻应战,否则就要毁掉龙涎口。

梦虬孙:又是这句话,看来,你不只无情,就连仇都感觉不到。那我同样那句话,我会守住龙涎口,甚至不惜玉石俱焚啊!……你知道我做得到。(离开)

常欣:梦虬孙……梦虬孙。唉……(转身推搡玄狐)

幻幽冰剑:常欣姑娘。

常欣:你走……走啊!

玄狐:你说我能待在村中。

常欣:为什么你认为发生这种事情你还能待在金雷村,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还是你现在就要毁掉龙涎口!(推玄狐)为什么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为什么!

幻幽冰剑:常欣姑娘,别这样……

玄狐:我随时会回来毁掉龙涎口,除非俏如来出现。

幻幽冰剑:我们先回金雷村吧。

常欣:冰剑姑娘,我担心梦虬孙他……

幻幽冰剑:我知道,走吧。


【金雷村】

(梦虬孙抱头跪在村中)

村民:少年仔,你还好吧?

常欣:他怎样了?

阿清:他一入村,走没几步路,就突然间跪下去,叫他都没反应。对了,外面的状况是怎样?

幻幽冰剑:一言难尽。

常欣:小七,帮我去拿水,他可能不太舒服。

小七:好。

常欣:你……没事吧。

梦虬孙:我……我很怕,很怕……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怕过。连王都死在玄狐手上,我……

常欣:梦虬孙。

梦虬孙:(泪流满面)我很怕,我保护不了海境,我的……家乡。什么给人抓去卖掉煮汤,那都是开玩笑的。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幻幽冰剑:<必须赶紧通知俏如来。>


【天门】

[天门境内,一条越过边界的不凡身影暗夜潜行。]

(众僧巡视,白影一闪而过)

逾霄汉:<不在圣顶,不在晨钟暮鼓,就只剩少室古刹腹地。若不在初祖庵,应该在……>塔林。


【地门】

缺舟一帆渡:你的动作很快。

念荼罗:你也是。

缺舟一帆渡:现在才是真正的茶冷了。茶味有差,泡的人不对。

念荼罗:只要让一切不存在,就不会出现后续的错误。(翻转茶杯,杯中无物)

缺舟一帆渡: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在掌握之中。

念荼罗:你是说万雪夜。

缺舟一帆渡:独眼龙无法替你排除他,所以,你来了。

念荼罗:是你来了。(场景由无水汪洋转至倒吊林)你想阻止,然后利用我的神通通知梵海惊鸿。

缺舟一帆渡:非是你的神通。

念荼罗:是我,一直是我,终归是我。你想让一切回归常轨而行,最后却印证我就是常轨。

缺舟一帆渡:千年前,三十六名高僧;然后,七十二名;再然后,一百零八名。现在,是你,大智慧。

念荼罗:这个名号,代表永恒不变的法——佛法。

缺舟一帆渡:没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就如同当初的颠倒梦想,也没法让紫金钵归地门所有。在历经一切之后,遇到了现今的梵海惊鸿。

念荼罗:你真以为他足够成为地门的阻碍。

缺舟一帆渡:阻碍行动的不是梵海惊鸿,而是……颠倒梦想。


【天门】

(逾霄汉急急而奔,被一剑拦下)

梵海惊鸿:这个方向是通往塔林,但你……不是天门之人。荷啊!是谁派你来的,地门?

逾霄汉:你就是梵海惊鸿?

梵海惊鸿:怎样?

逾霄汉:高手。(过招)好剑,这口疏瀹难得遇到对手。真不愧是……颠倒梦想。

(锦烟霞由背后袭击逾霄汉,发丝被刀斩断,逾霄汉收刀离开)

锦烟霞:休走!

梵海惊鸿:不用追了。

逾霄汉:云间独步逾霄汉,期待与你再战,如果还有机会。

锦烟霞:真要放他离开?

梵海惊鸿:他的意图明显,既不是援兵,也不是刺探,他是真心想夺紫金钵。

锦烟霞:单枪匹马来夺?

梵海惊鸿:也许……不是单枪匹马。

僧人:(来到)摩诃尊,方才我们好像看到……

梵海惊鸿:加强巡守。另外,联络尚未离境的地藏师,取得近期关于佛国各处的相关讯息。

僧人:是。

梵海惊鸿:离开时,刻意显露踪迹扰乱人心,是经过长期观察之后所拟定的战略。

锦烟霞:你的思路似乎比早前更为清晰。

梵海惊鸿:通过魔考之后,柳暗花明。颠倒梦想之谜即将解开。


【地门】

念荼罗:有这么简单吗?

缺舟一帆渡:六祖之前,紫金钵便失落,谁也没得到什么,佛国从此自绝于尘。彼时地门尚且无名,如今始为境外所知,却逢阻挠,难道你不曾想过,也许地门真正不是紫金钵的归处。

念荼罗:或者,紫金钵最终归你。

缺舟一帆渡:那并无意义。

念荼罗:所以你想让梵海惊鸿拿着颠倒梦想带领天门抗拒地门,让一切变得有意义。

缺舟一帆渡:你知道这口剑?

念荼罗:文殊。

缺舟一帆渡: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背负以及坚持,一个善意的提醒,太过急躁不是好事。

念荼罗:所有行动尽在掌握,无论是成是败是进是退。

缺舟一帆渡:包括我吗?

念荼罗:只有你,例外。(场景切回无水汪洋)也许你是对的,我曾这样想过。

缺舟一帆渡:我会让自己永远成为这个例外,我保证。

念荼罗:有凭据吗?

缺舟一帆渡:眼见不一定为凭,这我们都清楚,也是我们少数的共识。

念荼罗:有时候,双眼也会欺骗一个人,记忆也是。以为在,实不在。以为走了千山万水,其实从未离开过。

缺舟一帆渡:一个建议,别再来无水汪洋,你会很挫折。

念荼罗:我期待挫折的那一日。请。

缺舟一帆渡:不送。

万雪夜:(看到念荼罗离去)嗯?

缺舟一帆渡:怎样了?

万雪夜:方才好像有人来访。

缺舟一帆渡:是吗?(接过万雪夜递来的笛子)说不定你的双眼甚至记忆骗了你。


【太虚海境】

(午砗磲向欲星移报告消息;剑无极抱鳞王的尸体入)

午砗磲:王……王竟然……怎会这样,啊……

欲星移:(步向鳞王的尸体,观视)剑无极,王是被谁所杀?

剑无极:就那个玄狐啊。

欲星移:玄狐?

剑无极:哼!想不到他竟然练成飘渺绝剑,而且还是剑十一啊。

申玳瑁:师相,那是何人?

欲星移:出身魔世,暗盟三大剑手的玄狐,也是锋海剑夺最后的得剑者,根据玄之玄先前的情报,他拥有快速学习他人剑招的天赋。

午砗磲:又是魔世之人,可恶!不如挥军金雷村,就算他是绝代高手也难逃出生天。

欲星移:他不是事情源头,何况我们真正的目标不是他。

剑无极:不然是谁啊?

欲星移:为何之前你们会被玄狐针对?

剑无极:啊?又是玄之玄啊?

午砗磲:那就将所有的嫌疑者一网打尽。

欲星移:冷静。现在这个局面,我也有责任,是我没阻止王。

申玳瑁:啊?师相知道王出去的事情?

(欲星移沉默不言)

剑无极:哼!不应话,是又在盘算什么阴谋啊?

午砗磲:剑无极!海境收留过你,不代表你能出言不逊。

申玳瑁:午砗磲,别在这种时候起争执。

欲星移:剑无极,不管怎样,海境是我的故乡,你明白我的意思。(转身看王)

剑无极:如果你是真心的,那我道歉!

申玳瑁:师相,现在该怎样处理?是要先布置王祭,还是……

欲星移:让我再细想吧。

午砗磲:师相,国不可一日无君,不如趁此时……

欲星移:你是想说皇太子吗?

剑无极:皇太子?难道是我住在这那一年多都没看过一面的那个皇太子啊?

申玳瑁:师相,不如让微臣领军前往迎回皇太子,再让皇太子亲拟诏书举行国葬。

欲星移:他若想回来,不用他人迎接,也不用等到此时,你们也挡不住他。

午砗磲:这……还是师相认为其他皇子也有能考虑的人选?

欲星移:我没说要这样做,也没这个权力。

剑无极:老爸都死了,做儿子的也应该回来吊祭吧。

欲星移:我不想在此时为其他可能突然出现的皇孙而分神。

剑无极:这句话听起来啊,很复杂。

(欲星移攥拳)

申玳瑁:师相……

欲星移:为什么会是现在,想不到……竟是现在!(一拳捶在椅上)鳞族虽然不好战,却也不畏战,王的死,太虚海境绝对不善罢甘休。右文丞!

午砗磲:臣在。

欲星移:将王的尸身暂时安置在浪辰台,同时以水火石燃化珍珑髓,让王的躯体保持澄净。

午砗磲:但浪辰台是师相的居处……

欲星移:照办便是。切记,不可处理王的伤口,我们必须保留证据。

午砗磲:臣明白了。

欲星移:当然,若这段期间皇太子自行回朝,那便妥善安置,一切等我回来再处理。

午砗磲:是。(抱鳞王尸身离开)

欲星移:剑无极,请你马上离开。

剑无极:帮你们送回你们的王,结果就马上就要赶人了,这样对吗?

欲星移:后续的话,你不会想听。

剑无极:所以不是不能听就对了,这样有什么好躲的啊?

欲星移:因为这件事情,必定追究到尚同会。

剑无极:若是要针对玄之玄,也要算我一份。

欲星移:再说一次,鳞族要针对的是尚同会,该负责的不只是盟主。

剑无极:你又在打俏如来的主意喔?

欲星移:别让鳞族失了立场,欲星移自然就不会失了分寸。

剑无极:不管你想怎样做,若是敢动到俏如来啊,我不会让你好过!(离开)

欲星移:左将军。

申玳瑁:师相。

欲星移:点兵起马,从现在起,鳞族正式对中原……宣战!


【尚贤宫】

凰后:探子已经传回消息,死的人是鳞王。

雁王:鳞王?真是让人意外。

凰后:让老三逃过一劫了。

雁王:我们方才讲到谁?

凰后:老二已经放弃反击,甘心臣服在苗王为他建立的墨之一国。

雁王:轻易的放弃理想,铁骕求衣是第二种人,失败的人。

凰后:那就继续讲我们的计划吧。

雁王:无论死的是鳞王,欲星移,或者鳞族的重臣大将,都不会影响到下一步的计划。

凰后:压力,会转向下一个人。


【尚同会】

赤羽信之介:如果吾所料不差,忘今焉现在纵然不伏法,也要成为阶下囚。

玄之玄:哼!罪有应得。

赤羽信之介:哈,这句话自你口中说出,真不知是怎样的讽刺。

玄之玄:我乃是尚同会之主,现在你们能奈吾何?

赤羽信之介:上一个这样想的是忘今焉。

俏如来:而且局面类似,都是身处我与赤羽先生配合的处境,昔日的苗王宫,今日的尚同会,而且这回,俏如来非囚犯,赤羽先生更可自由行动。

玄之玄:哼!<一对二,又失去奥援,局面如此不利,俏如来,你想一步一步逼死我吗?>

侠士:启禀盟主、副盟主,大事不好了,鳞族、鳞族……

玄之玄:怎样了?

侠士:鳞族率大军前来,说要向尚同会宣战啊!

俏如来:怎会这样?

玄之玄:俏如来!

俏如来:你退下吧。

侠士:是。

俏如来:师叔,此事与我无关。

玄之玄:不是你想用鳞族之力逼我退位?

俏如来:玄师叔有把柄在欲师叔手上吗?若否,如何逼宫?这是你们九算之间的问题。

玄之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俏如来:信不信,师叔何不前往求证?

玄之玄:我会求证,但你与赤羽信之介都要留在尚同会!

俏如来:嗯,可以。

玄之玄:哼!(离开)


【尚同会外】

[鳞族大军压境,尚同会群侠严密戒备,战火一触即发。]

玄之玄:师相!

欲星移:哈啊!

玄之玄:你!你竟直接动手!

欲星移:廉贞御丹碧!

玄之玄:(中招连退数步)你……你是存心开战?

欲星移:算计鳞族,导致吾王身亡,老七,我要你付出代价!

玄之玄:且慢!鳞王身亡了?

欲星移:死的不是我,让你讶异了吗?

玄之玄:我没针对鳞族。

欲星移:但你有针对龙涎口!

玄之玄:我没!俏如来身居副位,我要如何随意行动?

欲星移:玄狐!

玄之玄:玄狐?他在金雷村?

欲星移:我认为这不是巧合。

玄之玄:就因为我曾用龙涎口威胁你?

欲星移:你的动机太充足了!

玄之玄: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欲星移:为了剑十一,玄狐针对还珠楼,幻幽冰剑却被追杀到金雷村,会是巧合吗?如果玄狐没达到目的,战火是否会顺势延烧到金雷村,甚至波及龙涎口?

玄之玄:你没证据!

欲星移:我不需要证据!湮灭证据是墨家最擅长的手段。老七,我没时间,也没心情与你勾心斗角。吾王身亡是事实,致命伤正是玄狐所学到的剑十一!

玄之玄:不可能!

欲星移:你若怀疑,现在随我回到鳞族,亲眼确认!

玄之玄:老三!你恼怒失智,剑十一再出代表的是什么?

欲星移:温皇之事不是当下必须解决,我的重点一直没变。

玄之玄:我明白了,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处理这件事情,将兵力撤走,一切好讲,别意气用事!

欲星移:(沉思,握拳)三天,如果不查出真相或者解决这件事情,鳞族将不惜代价与尚同会正面开战,彻底消灭尚同会!这不是侵略,这是……报复!(愤然离去)

玄之玄:知晓龙涎口,又同时知晓玄狐者,屈指可算……俏如来,你真会狠心到这种程度吗?真是逼我不得不亲自处理啊!


【尚贤宫】

雁王:玄之玄,很难辩解。

凰后:前例已开,怎样解释,老三都不会相信他。

雁王:无论玄之玄怎样撇清,欲星移也很难不怀疑他与俏如来联手。

凰后:俏如来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

雁王:压力越大,越容易误判。

凰后:容易误判的人,能成为九算吗?

雁王:无论是玄之玄,或者欲星移,都很难在这种状况下,摆脱先入为主的想法。他们是第三种人,愚蠢的人。

凰后:哼。如你所说,这世界,只有四种人。

雁王:死人。

凰后:失败的人。

雁王:愚蠢的人。还有……

凰后:以及……

雁王/凰后:我。


【苗王府•客房】

修儒:大哥你醒来了,感觉怎样了?

无情葬月:我的伤势……

修儒:你伤得很严重,幸好赶紧送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无情葬月:大哥呢?

修儒:你先别着急啦,风逍遥大哥他没事情。

无情葬月:唉……(邪气攻心)时间,尽情把握。

修儒:大哥啊,你的状况愈来愈严重了,一定要赶紧处理才是啊。(无情葬月流下血泪)啊!(伸手接住)

风逍遥:(入)啊,这是……不对,修儒啊,赶紧医治啊。

修儒:织命针!

风逍遥:为什么你的眼睛会流血啊?难道这也是傲邪剑法的后遗症?修儒啊,状况到底怎样了?

修儒:这……大哥一直在对抗血不染的侵蚀,但吸收的邪气愈重就必须越强行压制,所以会有七孔流血的情形发生。而且大哥的邪气,已经……

风逍遥:冥医前辈不是有留下织命金刀吗?赶紧手术啊!

修儒:但……但我没把握,我根本没把握,一旦手术失败,大哥的生命会……

风逍遥:啊?你不是说你有把握医好月!

无情葬月:大哥,别怪修儒,是我叫他这样讲的。为报仇我需要血不染的力量,而且……早就已经不是开脑就能救治的。

风逍遥:什么!为什么?你骗我!你又骗我!月!

无情葬月:这个仇,我等了很久很久,终于……结束了。

风逍遥:你太傻了,这不值得你这样做。不行,我不能看你入魔,我不能放弃你。修儒啊,还有办法吗……还有办法吗!

修儒:对不住,大哥已经被魔气侵蚀,就算现在开脑成功,也可能只有两成恢复的机会。

风逍遥:(激动退步,撞上身后的书架)连你也保不住……我算什么大哥……我算什么大哥?!

修儒:对不住,是我没用,如果我有师尊的医术,我就能,我就能……(趴在无情葬月怀里哭)

无情葬月:你们这样怪罪自己,只会使我更痛苦。

风逍遥:小弟……

无情葬月:大哥,扶我起来。

风逍遥:你要做什么?

无情葬月:其实……还有最后一个办法能可救我。

风逍遥:什么办法?

无情葬月:仙舞……剑宗。

风逍遥:仙舞剑宗?如果剑宗能可对抗血不染的邪气,那当初岳伯父怎会死得那么凄惨?

无情葬月:仙舞傲邪相生相克,父亲曾经向我偷偷讲过,若要顺利运使血不染,必须熟傲邪悉仙舞,但也因为剑宗派系内斗,被视为邪物禁书的血不染与傲邪剑法,如何与仙舞剑诀一同修炼。

风逍遥:你这样说,是有这个可能。

无情葬月:父亲见我资质坏,为了能可让我在剑宗出人头地,在不识仙舞剑诀的情况之下偷学傲邪剑法教我,过程中运使了血不染的邪气,致使邪气入心,终生非人。

风逍遥:你这样讲……难道你……

无情葬月:没错,我有学得初步的仙舞剑诀。邪气冲心时,我以仙舞剑诀的口诀压制,初步还能抵抗,但现在不但会失去意识,还出现方才七孔流血的现象。

风逍遥:那就表示初步的口诀已经压制不住了。

无情葬月:可是,这是我最不愿选择的方法。我不是资质不好,我是不想卷入这些是非,所以我不想学仙舞剑诀,甚至傲邪剑法。

风逍遥:现在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你恢复最重要。先放下这些,我随你回去道域,我们一同寻求他们的帮助,将仙舞剑诀学透来克制血不染的邪气。

无情葬月:我没经过同意就带走血不染与修炼傲邪剑法,我没把握能得到各位师伯父他们的原谅,更何况苗疆目前需要你,我也不能再拖累你。

风逍遥:我也无法放弃你啊!

修儒:大哥,让我陪你回去道域好吗?我有医术,随侧在身一定能有帮助啊。

无情葬月:修儒,多谢你。但你不是道域的人,不了解道域的规矩。你陪我回去,反而会让我……更担心你。

风逍遥:对啊,修儒,有我陪他,你放心啦。

修儒:这……哦。

风逍遥:这样现在快走。(上前拉无情葬月起来)

无情葬月:唉……(伤发)

风逍遥:月……

无情葬月:大哥,急也不在一时,先让我纳元调息吧。

风逍遥:啊,对呀,你伤得这么严重,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先吩咐一下苗疆的事情,我们待会就出发。

无情葬月:好。

修儒:那我来淮备路上急用的药材。

无情葬月:嗯,大哥,修儒,多谢你们。


【苗疆•王府花园】

(风逍遥独自饮酒,修儒慌张而至)

修儒:不好了,大哥,大哥不见了!

风逍遥:你讲什么!

修儒:我方才送汤药给大哥,大哥的房内只剩下这封信。大哥,大哥不见了啦!

风逍遥:啊?

(信中内容:大哥,修儒,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苗疆回到了道域。你们不用替我担心,这是我的选择。在我的记忆中,总是存在着悲伤与疯狂,仇恨与愤怒,如果我真正疯狂了,也许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失去自己的我,才是最快乐的人。修儒,你曾对我说过不能亲手报仇是你心中最大的遗憾,但我一生都在追逐仇恨,在报仇之后得到的,竟是一种失落。冥医前辈曾经对我说过,希望我做一个好人,而杀戮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你要替我感到欣慰,因为,我终于不会一错再错了。大哥,你还记得故乡的模样吗?虽然我们之前都有踏入沉香兰居,但我却一直感觉不到故乡的存在,因为那是我们一直都不想去回忆,悲伤的所在。而今,我怀念起故乡了,怀念那一夜的月轮花,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因为我知道大哥现在有了责任,欠苗王的,欠苗疆的,你要替我们还。)

(风逍遥、修儒赶到桃源渡口)

风逍遥:小弟啊!

修儒:大哥啊……(摔倒在地,挣扎爬行,被风扶起)

无情葬月:<什么是最美丽的回忆,你们就是属于我最美丽的回忆,感谢你们。>邪气入心,不能自己,终生非人,哈,原谅我在最后一刻,又欺骗你们了。

风逍遥:小弟!

修儒:大哥啊!

无情葬月:无情葬月,飞溟,在此拜别。

风逍遥:你又骗我……你又骗我!

修儒:大哥啊……(落泪)

无情葬月:来世再会了,我的兄弟。(流下一行血泪)

(岸边,风逍遥落泪)


【沉香兰居】

(花与雪的墓相比邻)

无情葬月:二哥,盈曦,我回来了。这是大哥的风月无边,怀念吗?你们要慢慢喝。(倒酒于墓前)你们在那边过得好吗?盈曦,你有欺负二哥吗?(血不染邪气发作,一掌盖向自己天灵)你们放心,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来看你们最后一面,马上就走。(为自己写墓牌)其实,我很想要与你们一起,但我知道,知道你们还在怨恨我。(流下血泪滴在墓牌上,将牌立于盈曦墓右侧)荻笔生花,轻题于叶,这个名取的含义,我永远……记得。(抚摸昊辰墓牌,花的幻象现于身后)八面玲珑,雪晶霏落,其实你一直过得不好,活的很痛苦,对吧?(抚摸盈曦墓牌,雪的幻象现于身后)你们都问过我,为什么我要叫做无情葬月,我一直都没向你们解释。应该说,是我不敢解释,因为,无情最是多情人。沉香兰居,这个被封印在道域无人知晓的角落。(化出天师云杖解开封印)感谢你们,我已了无牵挂。来世如果还有缘分,你们还会想要认识我吗?(转身离去)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剑锋无情人葬月。


【地门•光明殿】

千雪孤鸣:奇怪,大智慧是跑去哪里了,怎会这么久都没看到人啊?

藏镜人:你在讲什么,大智慧……(念荼罗盘坐于殿中)一直都在光明殿。

千雪孤鸣:啊,对啊,大智慧一直都在,怎样了吗?

藏镜人:方才你不是问……

千雪孤鸣:问啥?

念荼罗:罗碧,你的记忆,是否欺骗了你?

藏镜人:就如同大智慧所讲过的,随心引导,就不会受到没必要的蒙蔽,眼是如此,心亦如此。

(逾霄汉入)

千雪孤鸣:他是?

逾霄汉:逾霄汉拜见大智慧。

藏镜人:看来就是最后一名天护。

念荼罗:结果?

逾霄汉:抢夺紫金钵失败。

独眼龙:你闯入天门境内?

千雪孤鸣:哇,这个胆也太大了吧,一个人去啊?

念荼罗:失败?可惜了。

藏镜人:为何大智慧要派他独自潜入天门呢?

念荼罗:吾佛慈悲,非到必要,不施雷霆手段。若能用最低限度的减损,达到地门淑世的理想,那是再好不过。

藏镜人:天门以佛国正宗自居,顽抗至今,妥协已无可能,就算顺利夺取紫金钵,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届时,便是地门采取防守也免不了一番大战,倒不如地门主动出击,一劳永逸。

念荼罗: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途径了。所以我才说,可惜。

千雪孤鸣:罗碧啊,这下你开心了吧,好战分子。

逾霄汉:大智慧。

念荼罗:嗯,逾霄汉留下,其他的人暂时退下。

千雪孤鸣:听到(与罗碧、独眼龙出)

念荼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逾霄汉:仍是失败了。(自划一刀)

念荼罗:吾佛慈悲。


【天门】

(摩诃尊在包扎伤口)

锦烟霞:这是什么闲情逸致?

梵海惊鸿:淮备,以及记录。该找出的线索,已经都找出了,颠倒梦想方面也有进展,我只是预防万一。

锦烟霞:那名闯入天门的人,值得注意。

梵海惊鸿:怎样了?

锦烟霞:我向尚未离境的地藏师提醒天门发生之事,并让他们小心此人,结果得到逾霄汉的过去,竟是佛国极富名望的高手,佩刀疏瀹在手,无所披靡。

梵海惊鸿:哦?

锦烟霞:你曾离开天门领导位置而游历,不曾听过此人吗?

梵海惊鸿:彼时,我确实动过前往他处法门的念头,却在中途遇到了方导邑事件,之后我便不再离境。过了许久,才有一探阿修罗窟的兴趣。

锦烟霞:逾霄汉失踪之前,也曾密切关注过禁地。

梵海惊鸿:失踪?

锦烟霞:嗯,也因为多年前这件事,让其他也在关注禁地的人产生更强烈的防备心,甚至因此察知,将近两年前,禁地可能曾经对外开放通口。

梵海惊鸿:但如今,他却是针对紫金钵而来。

锦烟霞:这个消息,还藏了一个警讯,两年前,甚至早在逾霄汉失踪之时,禁地就开始策划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但那时他们还不知紫金钵在何处。

梵海惊鸿:可能的推测,他们得到了足以侵略其他法门的筹码。这个筹码,可能不只逾霄汉,现在即将逼近。


【尚同会】

赤羽信之介:欲星移不惜国战,也要进兵,鳞族发生的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俏如来:难道是其他师叔有了动作?

赤羽信之介:嗯……

神田京一:军师。(来到,在军师耳边耳语)

赤羽信之介:玄之玄与欲星移见面之后,便单独离开了。

神田京一:是。

赤羽信之介:神田,随我来。

神田:是。(两人离开)

俏如来:嗯?鳞族的进攻,莫非……

沐摇光:(入)启禀副盟主,外面有人送来一项东西,说是要转交给你。

俏如来:是何物?(打开包袱,见《羽国志异》)这是!(飞奔而去)


【尚同会外】

雁王:你来了。

俏如来:你……你是……

雁王:你不是看过我的故事了?

俏如来:你是……雁王!

雁王:最少尊称我一声,师兄吧。


【金雷村外】

玄之玄:金雷村。(玄狐迎面而来)玄狐,想不到你真在此地。怎样,我所讲的方法可是让你如愿了?

玄狐:一剑无悔,剑十一,皆已悟得。

玄之玄:那你又为何要针对金雷村,莫非这里有你想要的剑法?

玄狐:我与俏如来注定决战。

玄之玄:你想见识止戈流?那好,只要你跟之前一样答应我的条件,我便会尽快帮你安排。

玄狐:不用了,我已经接受了交易。只要针对龙涎口,就能让俏如来不得不提前与我一战。

玄之玄:是谁与你交易?

玄狐: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要履行交易的内容——杀你。

玄之玄:中计!


[中计中计中计,昔时谋算赤羽之计,今朝竟是反扑自身。误入陷阱的玄之玄,面对蜕变之后的玄狐,黑瞳之首是否能逃出生天?

尚贤宫内,两道身影连环布局,顿失君王的太虚海境是否将成为下一个目标呢?

面对传讯亲会的雁王,俏如来又要如何排招解计?缺舟一帆渡与大智慧,两者之间究竟有何牵连?

天门、地门,局势紧逼,佛国战火即将引爆!欲知最后的极端高潮,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最后一集——黑暗中的智慧。]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