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3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51663624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三十集 谋女 魔女

录入:恋白、白发、鱼头
校对:萩萤


【铁军营外树林】

苍越孤鸣:最快的方法,最少的伤亡,孤王与你,一决雌雄。

[最少的伤亡,最快的方式,苗疆军政两大领导,正面冲突。]

铁骕求衣:铁军卫的方式。

苍越孤鸣:直接的方式。

铁骕求衣:那……王上,铁骕求衣,请招!

苍越孤鸣:请!

[静默的氛围,肃杀之气渐升。绝顶高手,神元内藏,身未动,气劲四散。]

(两人交手)

[拳掌相接,各有巧妙,苍狼虽强,战技却逊一筹。]

铁骕求衣:你经验不足。

苍越孤鸣:虚空灭•狼王印!

铁骕求衣:旋龙震天击!(击退苍狼)撼天阙的虚空灭我也能破,何况你,呀!(冲向苍狼)

苍越孤鸣:但是孤王还有……轮回劫•破乾坤!

[四两拨开千钧势,苍狼再使轮回劫。然而肢接间,忽感对手掌力忽空,无力可借。]

苍越孤鸣:(受伤后退)寸劲!你对宝典武学钻研甚深,早就有准备破解之法了。

铁骕求衣:兵之道,知己知彼,百战不败。

苍越孤鸣:专门用来对付苗疆王族的武学。(现出唐刀•绊)你有考量过三部宝典在身的状况吗?

铁骕求衣:没。(礊龙刃上手)所以,臣也不敢大意,也请王现出狼王爪吧!

苍越孤鸣:不需要。

铁骕求衣:那王上会因为这莽撞的自大而后悔!

[兵器再启战端,风云变色,山河震动。]

苍越孤鸣:星辰变•天狼啸日!

铁骕求衣:腾龙决•奔龙破云关!

[双雄虎斗,各自逞能。刀锋交错之间,又是血影纷飞。]

铁骕求衣:你承袭的根基都是残缺的功体,还留有多少能耐?

苍越孤鸣:想判断孤王还有多少能耐,言之过早!

(二人对招,苍狼再度受创)

铁骕求衣:你败了。腾龙决•烨龙啸空!

苍越孤鸣:皇世经天•星辰万变•破空——千狼影!

铁骕求衣:哈啊!

苍越孤鸣:(伤,退)虚空灭•轮回劫!

(两人凌空跃起)

苍越孤鸣:星辰极变•万狼啸天绝!

[三式宝典连环变化,铁骕求衣应招回气不及,强接狼王反扑。]

铁骕求衣:啊……!(被击落)

[随即乃是致命一刀。]

风逍遥:(急奔而至)老大仔啊!!

(铁骕求衣力虚屈膝,唐刀利芒停在铁骕求衣颈上)

苍越孤鸣:(喘息)战争,结束了。(收刀,拭去唇边血迹)叛军首领铁骕求衣,(铁骕求衣抬头)你……愿否留在孤王身边守护苗疆,也守护你要创造的,墨之一国?(铁骕求衣攥拳)还是你甘心赴死,让你的一生理想尽付东流?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愿为守护苗疆、愿为守护墨之一国奉献终生!(低头行礼)

苍越孤鸣:啊……(伤发,踉跄倒退)

风逍遥:老大仔!(扶起铁骕求衣,转身)王上,你打算怎样……处置军长?

苍越孤鸣:什麽处置?(风逍遥看向铁骕求衣)今日乃是武艺切磋,让孤王深感自身经验不足之处。军长,望今后你能多加指点孤王。(铁骕求衣低头回应)

风逍遥:啊?王上你的意思是?

苍越孤鸣:此地的武艺切磋就只让我们三人知情吧。(离开)

(躲藏在树后的黑衣人转身离开。走在回宫路上的苍越孤鸣遇到迎面而来的赤羽信之介和神田京一)

苍越孤鸣:赤羽先生,这次辛苦你了。

赤羽信之介:是吾奉欠苗王之恩。

苍越孤鸣:也多谢你对孤王的提点。

(闪回:

赤羽信之介:神田京一,先回中原吧。

神田京一:是。

(苍越孤鸣在路上等候)

赤羽信之介:苗王,赤羽信之介参见苗王。

苍越孤鸣:赤羽先生要回中原了吗?

赤羽信之介:是,王上离开王宫拦截,莫非有事?

苍越孤鸣:孤王有事向赤羽先生请教。

赤羽信之介:是何事情?

苍越孤鸣:关于军长铁骕求衣。

赤羽信之介:嗯?王上已经做了处置了不是?

苍越孤鸣:他早就看破了忘今焉的野心,所以违逆孤王的命令将你留在中原,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忘今焉,对吧?

赤羽信之介:确实。

苍越孤鸣:但不只你,为什么连他都选择对孤王隐瞒?

赤羽信之介:因为王上信任国师。

苍越孤鸣:孤王希望赤羽先生能给我一个更精确的答案。

赤羽信之介:军长是九算之一,也就是说,他与忘今焉曾是同谋。

神田京一:军师,这么直接好吗?

苍越孤鸣:果然!当初忘今焉指点我找寻军长作为一个选择的机会,如今看来,也是将孤王玩弄于手中的一步棋而已!

赤羽信之介:但军长若是与忘今焉勾结,就不会放吾归来。忘今焉将岁无偿之死嫁祸于白日无迹,处处挑拨王上与铁军卫的关系,可见忘今焉也在算计军长。

苍越孤鸣:察觉这点的军长才会进行反扑。那孤王,是下一个反扑的对象了吗?

赤羽信之介:是。但是赤羽想提醒王上,每一个人所求皆有不同。铁骕求衣想要的是什么?如果也是权力,他就不该留下吾。因为就算与吾联合扳倒忘今焉,再来,他也存在着面对吾与俏如来的危机。也许军长心中有一个理想,那个理想是超越权力,也可能是当初他愿意收留自道域逃回的忘今焉的原因。

苍越孤鸣:军长的理想……

赤羽信之介:人心难测,赤羽的忠告也未必是真。但望苗王深思,军长对苗疆的重要性。

苍越孤鸣:多谢先生的忠告。另有一事,孤王要劳烦你,是关于忘今焉的党羽……)

苍越孤鸣:赤羽先生的提点,让苍狼受益不少。

赤羽信之介:是王上判断正确,才会让这场战祸消弭于无形之间。

苍越孤鸣:赤羽先生之后要去哪里?

赤羽信之介:先回中原与俏如来汇合。

苍越孤鸣:俏如来何等幸运,能得赤羽先生亦师亦友之助。

赤羽信之介:王上有俏如来所无的优势,自也有俏如来不能及之处。位置不同,付出与取得也不同。俏如来无铁军卫更无王权,奔波卖命,又往往落得千夫所指,这中间得失,又有谁说得清。王今日收罗了铁骕求衣,文武兼备,又何必欣羡俏如来。

苍越孤鸣:多谢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临走之前,吾还有一个疑问,面对铁骕求衣,即便是王上也无必胜的把握,为何王上在至极之刻未动用狼王爪?

苍越孤鸣:孤王认为,并无此必要。

赤羽信之介:王上,作为王,很难真心,不是吗?

苍越孤鸣:哈!

赤羽信之介:那赤羽信之介请王上替吾转达……


【龙涎口】

梦虬孙:莫名其妙想针对龙涎口,想不到除了那个靖灵君,你也成为矮冬瓜的走狗。那就不需要客气了,进招来!

[绵长地穴之中,剑斗瞬间开启,乞罗八景怒战暗盟剑手!兵器交闪之间,有谱在心。]

梦虬孙:没停步的迹象,可恶!喝——!(攻向玄狐,无果)

玄狐:你无法阻止我。

梦虬孙:看到鬼!(攻势更强)<这口风华绝代果然不是凡品,硬碰不利。>

玄狐:剑劫•始界洪荒!

(几番交接,玄狐斩断梦虬孙的挎包带)

梦虬孙:忽快忽慢,好奇怪的剑!(洞庭韬光出鞘)但我……更怪!落雁连群影!

[以怪制奇,梦虬孙剑势跳脱常理,欲阻玄狐脚步。然而——]

玄狐:这部剑法,很适合你。可惜……不是我所追求。魔变•碧潭映月!

梦虬孙:(挡住攻势)这招,为什么这么熟悉啊……啊!你用矮冬瓜的剑法!难道这就是他给你的报酬?!

玄狐:什么意思?

梦虬孙:装蒜!晚钟荡回梦!

玄狐:魔变•夕照古峰!


【金雷村】

阿清:啊,地震!

长老:怎会突然又地震了?难道是龙涎口?

常欣:玄狐吗?

幻幽冰剑:不对,这种感觉……

小七:好像有什么声音耶……(靠近龙涎口入口)

幻幽冰剑:别靠近!(拉开小七)

(几道剑气射出,小七受惊)

常欣:啊小七!这……

幻幽冰剑:果然,是梦虬孙,他们战起来了!


【龙涎口】

(龙涎口内因剑气动荡不已,尘土飞扬)

梦虬孙:咳咳咳……要打出去打!(被玄狐逼退)可恶!八景江湖•归帆定风波!

玄狐:同一套剑招,不同的剑意,真是特别。魔剑•无极!

梦虬孙:啊这是——!(吃惊之下,玄狐趁机奔向更深处)坏了!别跑!(急追而去)

玄狐:(行至岸边凝望远处金身)就是那个吗?

梦虬孙:(追赶而来)给我住手!你果然是听了矮冬瓜的话,想要破坏那座金身!

玄狐:只要这样,俏如来就会提早与我决战。或者,他现在就出现,我只要看他的剑法。

梦虬孙:剑法?

[洞庭韬光挥洒,剑光更炽。然而面对九尾风华,梦虬孙不敢大意。缠战间,愈战愈是心惊。]

梦虬孙:<这个所在地质脆弱,不能久战。>

玄狐:不想用全力,就别阻挡我。

梦虬孙:啰嗦!

(两人交战,玄狐一掌击退梦虬孙)

玄狐:嗯……(储招,再被梦虬孙跳出拦阻)你……

梦虬孙:别妄想啊!(进攻)

玄狐:破坏此地,也是同样。(剑气袭向四面八方,梦虬孙以身挡招)此地,有这么值得守护吗?魔剑•无尽!

梦虬孙:呃!

(梦虬孙重伤力竭,四周剑气激荡,石块纷纷崩落)


【太虚海境】

鳞王:嗯?师相,你有感觉到吗?

欲星移:微弱的震荡……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午砗磲:(匆匆奔出)王,师相。

鳞王:右文臣何事仓皇?

午砗磲:刚才接到消息,守在镇海堡礁的宝躯一脉,突然被洋流波动所伤。

(欲星移突然疾奔而去)

鳞王:师相!


【龙涎口】

玄狐:异样的感觉,更强烈了。

梦虬孙:原来……原来就是这样。你说你想看俏如来的剑招,其实,是为了偷学对吧!

玄狐:偷?

梦虬孙:刚才你用的虽然有一点不一样,但确实是剑无极的招式。他怎有可能平白无故将剑式教你,这是你用偷的对吧!矮冬瓜的剑招也是一样。我看,就连你一开始用的什么剑劫也是偷的!

玄狐:为什么你们都说是偷?

梦虬孙:没经过同意不告而取就是偷!

玄狐:这是我悟的。

梦虬孙:看到鬼!你知道什么叫作悟吗?是,也许你很天才,看过的剑招就能仿制,甚至改造。但那不是悟,是偷!有形没意就是空壳,再怎样强大,也是空壳!

玄狐:我所用的招式,都有剑意,非是你所说的有形没意。

梦虬孙:那是你自己的剑意吗?!我终于知道刚才所接你的每一招,为什么都有异样的感觉,因为你连剑意都是模仿别人的。剑意,是剑者的感情以及人生的经历所带来的领悟。

玄狐:人生的经历……

(回忆:

废苍生:为何不自己参悟?

玄狐:我在参悟。

废苍生:你无法。

玄狐:为什么?

废苍生:剑,是人所用。剑招,是人所使。人是有感情的生物,没感情就不可能成就最上乘的剑招。)

玄狐:感情……

梦虬孙:你对这些学来的招式,没任何感情,说什么体悟!还敢讲这是属于你的剑式!你有属于自己的剑式吗?或者,你真正是天才,能马上领悟出属于你自己的剑式。

玄狐:领悟,不难。

梦虬孙:是吗?喝!(攻上)那也要你有时间领悟。我绝对不会……让你破坏此地啊——!

[潜能爆发,玄狐未及反应之际,更强大的剑气随之而至。]

梦虬孙:喝——!

玄狐:啊……(被击飞)

梦虬孙:成功了!

(玄狐稳稳落地,察觉到自己伤口有异,此时一道剑气袭来,抬剑化解)

梦虬孙:(追来,喘气)我不会让你再进!

玄狐:龙……

梦虬孙:啥!

玄狐:原来人界也有龙。(伤口瞬间痊愈)

梦虬孙:啊,伤口竟然……!

玄狐:我能有自己的剑法,我能,我能……我能!

[眨眼,念头一动,玄狐临阵悟新式,剑出一瞬]

玄狐:(击退梦虬孙)我说,我能!

梦虬孙:你能……你…你——!你学我的八景江湖做什么!这就是你的参悟?!笑话!!

玄狐:这是我的剑招。

梦虬孙:做贼的喊抓贼!那是我的八景江湖,你刚才用的……是这招!(展示原招攻向玄狐,玄狐以同一招接住)你还用啊?!啊惨!刚才我对你用了三招,你不会全部都偷学去了吧?!

(一道剑气突袭而来,玄狐反手化解,幻幽冰剑走入)

梦虬孙:啊,怎会是你!

幻幽冰剑:我已经听金雷村的人讲了,所以我才下来帮你。

梦虬孙:别拖累我就好。

幻幽冰剑:你打不过他,因为他已经偷学到楼主的剑十一了。

梦虬孙:啥!连温皇的剑招也偷学到了?魔世的人怎会这么没品!(玄狐举剑走来)看来是还没死心!

(不料玄狐突然跪地,梦虬孙诧异)

玄狐:龙涎口……(想起在锋海也出现过同样情况)真是特别的所在。

幻幽冰剑:一起解决他。

玄狐:(起身)我还会再来。(离开)

梦虬孙:死狐狸,你给我站……不对,你敢再来,就试看看!呃啊……(晕倒)

幻幽冰剑:你别逞强了,先……啊!(急忙拉起梦虬孙扶住)喂,你怎么晕倒了?!喂!


【太虚海境】

鳞王:状况如何?

欲星移:已让右文丞安置受伤的驻守成员,左将军也同时加派波臣众员看守,定海堡礁目前无恙。

鳞王:想不到竟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欲星移:尤其是在这个关口。

鳞王:师相的意思是?

欲星移:龙涎口有梦虬孙镇守,能动手者少之又少。而知悉龙涎口对海境的危害还敢动手者,更是屈指可算。但赶在无必胜把握的状况下动手,真是胆大包天啊……玄之玄!


【尚同会】

玄之玄:副盟主归来了,沐摇光下去吧。

(沐摇光离开)

俏如来:你是出自墨家吧?

(沐摇光一顿,转身看向两人,见玄之玄挥手示意,才退下了。)

俏如来:是哪一位师叔的门人?

玄之玄:他是老三栽培的人。

俏如来:还有之前偷袭神田京一的剑客,又是谁的门下?

玄之玄:你问这要做什么?

俏如来:作为钜子,俏如来总要知晓自己有多少麾下。

玄之玄:哼,墨家门人未必承认你这个钜子。

俏如来:俏如来会对他们晓以大义。

玄之玄:哈,你想借用墨家的力量来强化尚同会,别傻了!现在墨家的势力,都是我们自己的门人,外人根本就无法控制。

俏如来:看来尚同会的高层都是师叔的心腹,对吧?

玄之玄:你猜呢?

俏如来:这样俏如来深处敌营,不是很危险?

玄之玄:副盟主若是担忧也可以离开啊。

俏如来:那倒是不用。

(语毕,赤羽信之介和神田京一走出。)

俏如来:啊,好险俏如来还有几位朋友。赤羽先生,久见了。盟主,如今我们误会冰释,相信留下赤羽先生做客,也是无妨吧?

玄之玄:哼!

(玄之玄不满离去)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

俏如来:赤羽先生,关于苗疆的状况,忘今焉的下落?

赤羽信之介:苗疆暂时安定,至于忘今焉……


【月凝湾】

忘今焉:铁军卫撤回了?哼!老二,你这么轻易就臣服了。你说,这一战苗王并未取出狼王爪应战?

蒙面人:是。


【太虚海境外围】

欲星移:龙涎口的水脉已经不稳,不能从那个所在过去,引动此祸最大的嫌疑者——玄之玄。但若鳞族率军进入中原,就会造成中原震动。尚同会必会趁势以为借口兴兵,严重者,引起九界动乱。

(鳞王孤身进入中原)

鳞王:这是……王的责任。


【苗疆•无情葬月房内】

无情葬月:修儒,大哥回来了吗?

修儒:还没耶。我是担心大哥你……

无情葬月:我怎样了?

修儒:风逍遥大哥伤得这么严重,虽然经过治疗,也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我想……你的伤势也绝对不轻,让我看看好吗?

(修儒走向无情葬月,被避开。)

无情葬月: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

修儒:你狠奇怪呢,我又不是头一次帮你疗伤,你一直闪,是在闪怎样啦?

无情葬月:你忘却了,上次,你有给我很多的活血丹,而且我已经服用过了。伤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修儒:但是活血丹的功效,还是有限啊。

(红光一闪,无情葬月道出惊人之语。)

无情葬月:宿命,无能摆脱的记忆。

修儒:啊?你讲什么?

无情葬月:啊,没事……没事。(按住血不染)

修儒:大哥啊,我感觉你说话怪怪呢。

无情葬月:修儒,我想大哥要回来了,我先去等他。

修儒:我不准你离开!

无情葬月:拜托你。

修儒:我是医生,你要配合我的治疗啦!(拦住无情葬月,却被越过离开)大哥……大哥啊!

不行,我要跟去看看!


【苗疆•树林】

(修儒一路跟随,走在前面的无情葬月突然加快脚步,确认甩开修儒后,月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将血不染插在地上,盘腿而坐,周身红光大炽。)

血神:欣赏,坚毅不拔的意志。

无情葬月:你来了?

血神:怀念,难以忘却的回忆。

无情葬月:我会再度压抑你的控制。

血神:抗拒,属于最美丽的抉择。

无情葬月:我从来就没认输过。

血神:狂妄,愚昧终是需要疼惜。

无情葬月:我需要再杀掉最后的一个人。

血神:解开百年禁忌的封印,血神,将会瑰丽再临。

无情葬月:我已经准备好了。

血神:面具,你能带上,但丑恶的面容,你无法舍弃。

无情葬月:这是我早已明白的宿命。

血神:无需告知世人将会遗忘的名字,情是千刀万刃,埋葬在月下等待救赎的灵魂,正是……

(无情葬月双眼一红)

无情葬月:无情葬月。

(躲在树后窥看的修儒被风逍遥从背后捂住了嘴。)


【苗疆•花园】

无情葬月:大哥,你回来了。

风逍遥:你是跑去哪里了?

无情葬月: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运功疗伤。

风逍遥:哦?这有医生你不找,偏偏要去找一个安静的所在。伤势如何了?

无情葬月:已无大碍。

风逍遥:恢复得很快嘛。

无情葬月:幸好有修儒为我准备丹药,所以……

风逍遥:好,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当初时,忘今焉使用迷药陷害你的时候,在这个花园,你怎能有把握王上会即刻救援叉猡将军?那王上若没赶到位你又打算怎样做?

无情葬月:我会逃走。

风逍遥:你说你是装疯的,那你又如何知道那个迷药会有效果?真的有问题!

无情葬月:这……

风逍遥:你要自己站好还是我强行将你绑起来?

(无情葬月下意识退了几步)

风逍遥:修儒。

(修儒从身后走出,无情葬月步步后退,被风逍遥从后猛地擒住,修儒上前把脉。)

修儒:大哥,对不住了。啊,这是!……大哥的脑中,有一怪异的气息,这……这是以前没过得啊!

风逍遥:是傲邪剑法的后遗症!这是怎样一回事啊?

无情葬月:傲邪剑法是克制仙舞剑诀而生,而仙舞剑诀也是为对付傲邪剑法而造。

风逍遥:这个意思是,邪剑破仙剑,仙剑再破邪剑,以生生不息之理,演变出一招克一招,一招再破一招,共同演化出的互竞招式,这也是剑宗一直封印血不染并没摧毁血不染的原因。

无情葬月:运使傲邪剑法必须自行引导血不染的邪气入身,导入的邪气愈重,那使出的招式威力越强。

风逍遥:醉生梦死、仙舞剑诀、怒天之惩、浩星归流,这刀、剑、掌、术四宗的绝学皆有一定的后遗症,而先人也留下了如何控制的关键。但傲邪剑法呢?

无情葬月:只能凭借自身坚强的意志,强行驾驭邪气。

风逍遥:一旦无法控制,就会精神分裂,完全入魔。

无情葬月:是,我一直控制得很好,一直到……

风逍遥:到什么时候,你被花痴划下的那一刀?

无情葬月:我疯了一段时间,直到遇到冥医,他替我医治。但我疯狂的时间内,邪气……已经进入我的脑中。但是当时,我还能控制。

风逍遥:但忘今焉的迷药真正有了催动的效果。当你发现之时,你已经无法控制邪气了,对吗?(无情葬月默认)这样我了解了。

无情葬月:大哥,你放心。我绝对有办法再度控制血不染的邪气。

风逍遥:放下血不染,停止报仇的想法,忘今焉的事情我一个人处理。

无情葬月:这是我们共同的冤仇,我不能放下!

风逍遥:修儒,他目前的状况呢?

修儒:大哥他……

(无情葬月在风逍遥身后打暗号。)

风逍遥:(回身)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打暗号。

无情葬月:好不容易才到这最后的关头,为什么连这个机会也不给我?

风逍遥:依照你现在的状况,面对这接二连三的打击,后果太难预料。

无情葬月:父亲、义父、修真院的同修、花痴、雪霏,这么多人的仇,大哥却要我放弃!

风逍遥:我可以替你做啊。

无情葬月:如果不能让我杀忘今焉,那我为什么要练傲邪剑法?为什么要忍耐这么多年?如果要我忍受这种懊悔,不如直接让我发疯好了!

风逍遥:修儒,你认为呢?

修儒:我……我认为……

无情葬月:修儒!

修儒:应该……给大哥完成这个心愿,否则,大哥会活得很痛苦!

风逍遥:但他如果不幸入魔疯狂,你……你有办法医治他吗?

无情葬月:不用医治,请大哥直接杀了我。

(无情葬月向风逍遥单膝跪下)

风逍遥:我嘞呸呸呸,你是在讲啥?快起来!

修儒:我……这是师尊留给我的金刀,我想……它真正的用意,就是导出大哥脑内的邪气。我这阵子一直在思考如何医治大哥的症状,所以……我有把握!

风逍遥:啊?真的吗?

无情葬月:只要再一次,一次就好,只要这次过后,我会将血不染封印。大哥,拜托你!我求你!

风逍遥:啊……既然修儒有把握,那……好吧,这是最后一次!

无情葬月: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风逍遥离开,修儒默默收起金刀)

无情葬月:修儒,感谢你。(修儒不语,眼中含泪)抱歉,让你为难了。

修儒:你明明就很严重,为什么要讲谎话?

无情葬月:忘今焉的实力无法估计,我只能……呃!

(入侵的邪气再度发作,修儒连忙扶住无情葬月)

修儒:大哥,你这样……你这样,我怎能放心?

无情葬月:今生我只剩一个大哥,一个小弟。如果连最后一个仇人,我……呃……

血神:留情,是伤害自己的毒药。

修儒:大哥!

(修儒紧紧抱住无情葬月,失声痛哭)

无情葬月:答应我,要替我高兴,别哭……别哭。


【金雷村】

阿清:那只魔出来了耶。

小七:啊,那冰箭姑娘呢?

常欣:看到了!

(玄狐和幻幽冰剑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幻幽冰剑:走了就别再回来!无论你想找人还是想找剑法,这个地方都没有!

玄狐:毁掉龙涎口,俏如来就会出现。

常欣:你要找的人是俏如来?

玄狐:他,欠我一场剑决,我在金雷村外等他来救你们。否则,龙涎口毁灭!

(玄狐离开,常欣欲追上,被幻幽冰剑拦住)

幻幽冰剑:你想做什么?

常欣:劝他离开啊,还有别跟俏如来决战。

长老:欣儿啊,那太危险了啦!

阿青:是啊,巫女。那只魔看起来跟锦烟霞不同,不是这么简单就会被你说服啊,而且你又不会武功。

幻幽冰剑:他们说得没错。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就好了。

常欣:你……那梦虬孙呢?

幻幽冰剑:他会继续守在龙涎口,现在他伤势在身,先让他休息吧。

(常欣转身去找玄狐)

小七:啊,巫女啊!

长老:欣儿啊!

幻幽冰剑:你们别跟来!(追了出去)


【金雷村外】

(常欣跟上玄狐)

常欣:你叫玄狐对吧?

幻幽冰剑:常欣姑娘,别接近他!

常欣:你一定要和俏如来决斗吗?

玄狐:我要看他的剑法。

常欣:是不是你跟他讨剑谱,他不要给你,所以你才这样做?

玄狐:我不需要剑谱,我要与他一战。

常欣:所以是你一厢情愿?

幻幽冰剑:之前他来到还珠楼时,也是这样。

常欣:难道……你不认识字,所以一定要打过,而不是要剑谱?如果是这样,我愿意教你识字。虽然我不懂剑谱,但是我可以让你了解,剑谱在写什么。

玄狐:剑谱是死物,剑招是活的。

常欣: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剑招是人用出来的,而那些人也是从你所说的死物学会剑招的啊。为什么你自己不练,一定要打打杀杀?俏如来的剑法一定也是看着剑谱练成的吧。他能,你没道理不能啊。而且他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了,你看起来比他更厉害,说不定你会比他更快练成啊。

玄狐:他答应过我要与我一战。

常欣:啊?他答应你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些事情?是他毁约,还是你们约在金雷村?

玄狐:我要提前战约。

幻幽冰剑:无理取闹!

常欣:嗯,那你知道吗?龙涎口爆发不只是金雷村,另一方面的鳞族也会受到伤害。

玄狐:除了剑法,其他与吾无关。

常欣:就算是关系到一个国家的人民,你也无所谓喔?

幻幽冰剑:常欣,别过去!

(常欣走向玄狐,抓起他的手。)

常欣:跟我进村啦!

玄狐:嗯?

幻幽冰剑:<嗯?玄狐没动手?是因为常欣姑娘没有剑意,也没杀气的原因吗?>

常欣:反正要赶你也赶不走,劝你别跟俏如来决斗更不可能。既然你坚持要破龙涎口,我们也没能力阻止你,那你在村外等还是在村外等也没什么差别,干脆入村好了,哼!(拉走玄狐)

幻幽冰剑:啊,常欣姑娘!唉。


【金雷村内】

阿清:哼,那只魔一直待在村内,其他的村民都不敢擅自出来活动。

小七:没办法啊,这是巫女的决定。

(常欣走出)

长老:欣儿啊,这样不好吧?

常欣:我讲过了,如果他真的要动手,不管他在村内还是村外,结果也是不会改变的。就算他不针对龙涎口,凭他的实力,我们也逃不了啊。

阿清: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但是……

(幻幽冰剑走出)

常欣:冰剑姑娘,梦虬孙的状况还好吧?

幻幽冰剑:一直睡。

常欣:啊?伤到这么严重喔?

幻幽冰剑:跟伤没关系,他对周遭还是有警觉,是因为他跟玄狐战斗耗损过大。对了,他要我提醒你们一件事。

常欣:关于玄狐吗?

幻幽冰剑:是搬迁的事情。

常欣:啊?我们没人要搬迁啊。

幻幽冰剑:他说他担心你们因此想要搬走,但玄狐既是受到煽动,就表示金雷村早被掌握,若村民贸然离开,说不定又会变成人质。

长老:唉,事情怎会变得这么复杂啊。

(常欣闻言走向玄狐)

常欣:喂,你是真正想要毁掉龙涎口吗?

玄狐:只要俏如来出现。

常欣: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就去做?

玄狐:龙涎口,很特别。

常欣:特别?

玄狐:很多气息混杂,太多干扰了,再给我一点时间。

常欣:唉,对你,我很挫折,因为我真正无话可说。同样是魔,你们真正太不相似了。

玄狐:魔,是混在那些气息之中的魔气?

常欣:你可能听过这个名字,锦烟霞。

玄狐:全然不知。

常欣:也是啦,听说她本来就是在人界出生的魔,她的祖先是蛟族,之前我们都叫她白蛟。

玄狐;蛟族,原来,已经消失的其中一脉龙血,是被遗留在人界。

常欣:什么意思?(玄狐不答)算了,拿锦烟霞与你相比,是我的错。她在人界生活,你来自魔世,也许她更接近有魔气的人,而你才是魔。

玄狐:我才是……魔。

(废苍生:魔的悲喜太过极端,但是……你不是魔。)

常欣:对啊,跟她相比,你才是魔。我本来以为,你是因为龙涎口爆发之后只会毁掉金雷村,所以没有感觉,但当我告知你,另一个国家也会有严重的伤亡之时,你的反应也是一样,甚至连一点恐惧也没有。真正的魔,应该就是像你这么冷血的吧。

玄狐:你错了。

常欣:哪里错了?

玄狐:那个魔,锦烟霞,情绪起伏,是否大怒大恨,极端非常。

常欣:是又怎样?

玄狐:之前有人对我说,魔的喜悲极端,锦烟霞是魔没错。

常欣:但她并不冷血,你若知道她所经历的一切就会明白,你们非常的不同。还有,你不就是魔吗?为什么刚才那句话还要别人对你说?(玄狐不语)唉,我知道我可能在浪费时间,但我还是希望你别对龙涎口动手,甚至……希望你别跟俏如来决斗。

玄狐:为什么?

常欣:嗯?

玄狐:你们没有丝毫武功,为什么之前还要用性命阻止我前往龙涎口?

常欣:这就是锦烟霞的故事,但与剑无关。

玄狐:那跟感情……有关吗?

常欣:嗯,跟感情有关,又怎样?

玄狐:说,我想了解。


【天门】

(梵海惊鸿独自感受颠倒梦想之力,表情痛苦难当,锦烟霞察觉,长发飞卷,颠倒梦想坠地。)

梵海惊鸿:锦烟霞!

锦烟霞:你在做什么?(梵海惊鸿拾剑背好)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在做危险的举动!

梵海惊鸿:我必须加快参透颠倒梦想的玄机。

锦烟霞:所以你让剑控制你?

梵海惊鸿:只是放松对此剑之力的抗衡,让我更接近这口剑。

锦烟霞:如果没绝对的把握,就别贸然行事,现在还有更紧急的事态。

梵海惊鸿:何事?

锦烟霞:接近天门边界的一些宗脉传出了奇怪的现象。

梵海惊鸿:难道?!

锦烟霞:在你身上发生的怪事入侵天门了。

梵海惊鸿:怎有可能?

锦烟霞:我也感觉奇怪,因为天门边界并未听到其他钟声,若非各宗脉之间交流时出现记忆落差的现象,我也无法察觉这个情形。

梵海惊鸿:来得好快。

锦烟霞:如何因应?

梵海惊鸿:用法音影响精神力,自然也使用法音抗衡。

锦烟霞:但晨钟……

梵海惊鸿:暮鼓。

锦烟霞:足够吗?

梵海惊鸿:两个时辰一响,每日六响,是否有成效,再观察。

锦烟霞:也让我帮忙吧。

梵海惊鸿:别再往边界之外探查,就是最大的帮忙。我不想让一步禅空心机白费。

锦烟霞:这是一场战争,我想保住一步禅空重视的一切。

梵海惊鸿:虽无心音四僧协助调度,但少室古刹终也完成机动防线。地门胆敢侵入,梵海惊鸿,随时候教!


【无水汪洋】

(缺舟斟茶,顿住)

万雪夜:怎样了?

缺舟一帆渡:茶冷了。

万雪夜:茶叶才刚泡开。

缺舟一帆渡:茶味有差。

万雪夜:你还没喝。

缺舟一帆渡:泡的人不对。

万雪夜:需要换手吗?

(万雪夜斟茶,缺舟举杯闻香)

缺舟一帆渡:你做得很好。

万雪夜:泡茶吗?

缺舟一帆渡:质疑、反对、代行,这是寻求真理的途径。

万雪夜:那被质疑、反对、代行的便是虚假了?

缺舟一帆渡:如果经过这些过程还无法被取代,便不是虚假了吗?(取出笛子递给万雪夜)给你吹奏。

万雪夜:我不会。

缺舟一帆渡:此笛之名——

万雪夜:天人。

缺舟一帆渡:我从未讲过,你怎会知晓?(万雪夜一愣)吹奏吧。

(笛声响起,缺舟孤身走过佛国禁地之门。场景变换,远处传来鼓声,缺舟负剑自言自语)

缺舟一帆渡:果然,事情加速,只要天门提早防范,剩下的,就是参悟颠倒梦想的玄机。(转身消失)

(无水汪洋内,万雪夜独自奏笛,忽感身后有人走来)

万雪夜:嗯?

念荼罗:又见面了。

万雪夜:我记得你是……

念荼罗:你记得?是,你记得,你当然记得。

万雪夜:念荼罗。

念荼罗:你不该这样称呼我。

万雪夜:守关者?不对,现在,我应该称呼你——

缺舟一帆渡:大智慧。


【天门某处】

(两名僧侣走在路上,暮鼓敲响)

僧侣甲:是暮鼓。

僧侣乙:该交班了。

僧侣甲:(忽感身后有异)谁?

(一道人影走过,两名僧侣竟毫无察觉)

僧侣乙:什么都没啊?

僧侣甲:奇怪……

人影:(走至远处)紫金钵……


【金雷村】

剑无极:上一回叫冰剑别那么快回去,是叫她别来做电灯泡,但是也太慢回去了吧!

幻幽冰剑:(走出)是你,剑无极。

剑无极:是冰剑啊,看来你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嘛,为什么还待在这里?害我被凤蝶叫出来找你。

幻幽冰剑:现在我不能离开。

剑无极:怎样,是住得太舒适了喔?

幻幽冰剑:金雷村有麻烦了。

剑无极:麻烦?(往冰剑身后张望,见到玄狐)啊?!玄狐!

(幻幽冰剑欲拦住剑无极,被推开)

幻幽冰剑:剑无极!

剑无极:冤家路窄,又遇到了!哦,原来你就是金雷村的麻烦啊。

幻幽冰剑:他现在还想用毁掉金雷村的手段引俏如来跟他决战,别激怒他。

剑无极:什么啊,臭狐——

鳞王:原来是你!

剑无极:啊这个声音好像是……(鳞王走出)果然,是海境的王啊,你怎会来这啊?

鳞王:危害海境之人,你!说出指使你的人,然后,离开金雷村!

玄狐:让俏如来出现,我就不会破坏龙涎口。

剑无极:真正讲不听。喂那边的王啊,这次我可以破例,我们一起将这只——

鳞王:全部退开!(剑无极、冰剑一震)鳞族,由本王守护!这是……国战!


【尚贤宫】

黑影:这就是钜子的座椅。

老五:感觉如何?

黑影:难坐。

老五:那……你可以别坐。

黑影:坐着总比站着好。

老五:别忘记了,之前坐在这个位置的人,可是众叛亲离。

黑影:那这个座椅,不知俏如来……他是这个名字吧,不知他是否能坐得习惯。

老五:布置已经完成,很快就会有答案。

黑影:那……等吧。九算第一个牺牲者,就要出现了。


【孤雪千峰】

[孤雪千峰之上,昔日苗疆太祖埋骨之处,今日——]

忘今焉:应该就在附近。经过这段日子的修复,狼王爪应该已经回复了。只要取得狼王爪,便能对付苍狼的皇世经天宝典,最少,也增加一项筹码。利用天师云杖的王骨感应找寻狼王爪。

苍越孤鸣:(自身后走出)夫子是在找什么,(举起狼王爪)这项东西吗?

(大惊之下,忘今焉执杖连退数步)

忘今焉:王上,你怎会出现在此?

苍越孤鸣:你引动银燕与剑无极与孤王相斗,除了借孤王之手除去两人之外,另一个目的就是……其实你早就知晓,王骨兵器互击可能造成的损坏,想让狼王爪离开孤王身边,对吧?

忘今焉:你看破了,还是……铁骕求衣?

苍越孤鸣:不是孤王,也不是军长。赤羽先生要孤王转达一句话:赤羽信之介,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忘今焉:啊?!是赤羽!

苍越孤鸣:你对孤王有恩,孤王不亲手杀你,但是——

(两道人影自苍越孤鸣身后齐齐跃出)

风逍遥:忘今焉。

无情葬月:琅函天。

苍越孤鸣:今日,恩尽,仇还!

风逍遥/无情葬月:喝——!


[恩尽仇还,风月联手,是否能报仇雪恨?

阴谋者忘今焉,是否会命丧孤雪千峰?

闯入天门的神秘者又是谁,是地门的先锋,或者佛国他处的援兵?

九算最后一人,又在暗中摆布怎样的阴谋呢?

面对玄狐的进逼,鳞王亲征金雷村,战火将从此画终,或者失控延烧九界?

欲知一连串极端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三十一集——傲邪残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