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2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41175571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二十九集 开杀的刀 风中的血

录入:余生、密函(风逍遥相关部分)
校对:叶清眉


【月凝湾】

风逍遥:叫我风中捉刀。

[怒睁开的眼,宣告理智逐渐消失,醉生梦死,醉在生中,死在梦中。]

玲珑雪霏:醉生梦死。

忘今焉:杀!

杀手:杀啊!

(众人围攻风逍遥,被击杀)

无情葬月:大哥。

(杀手前赴后继,风逍遥杀戮不止)

无情葬月:大哥……走啊!

忘今焉:风中捉刀,你再不束手就擒,你的兄弟就要死了。(用手杖戳无情葬月腹部)

风逍遥:杀吧,杀了他,让我更疯,更狂!(再次开杀)而我,不是来救人,我是来……报仇!哈啊!

无情葬月:哈哈哈……这才是……我的好大哥。

风逍遥:<月,我的小弟,对不住!>

无情葬月:<大哥……>

风逍遥:就算我救不了你……(风逍遥舞刀开杀,众杀手倒地)

无情葬月:<我也不会怪你。>

风逍遥:但是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狂杀)

[急促的脚步,踏出奇妙的变化,风中的刀,抓不住,摸不到,是刀声,是哀嚎声,更是淌血的心声。月凝湾,血凝湾。]

风逍遥:杀!杀杀杀杀杀……

[止不住的杀声,收不住的刀势,是更狂更疯更无理智,却是更准更快更无余地的杀伐。]

忘今焉:嗯?

玲珑雪霏:夫子,道域四宗绝学皆有后遗症,醉生梦死一旦失去压制,最后就会陷入毫无理性的疯狂,直到杀死周围所有的人为止,这太危险了。

忘今焉:如果……让他连自己的兄弟也杀了呢?那是下策,老朽现在可不想让他活着离开。小碎刀步是吗?哈!(杀手拉动铁链成网,牵制了风逍遥)八山伏虎阵,以铁链阻挡你的身形。你的脚步剩下多少,你的体力消磨多少?

风逍遥:回步杀?萧索!

忘今焉:哼,连地形的不利也无视了,但只有本能,毫无战略,确定他陷入了疯狂。盈曦,准备好了吗?

玲珑雪霏:啊……

无情葬月:盈曦,你还记住风花雪月?

忘今焉:来了。

(玲珑雪霏出招迎向风逍遥,受伤倒退)

玲珑雪霏:他的刀风变得这么利,这就是醉生梦死的效果?

风逍遥:哈啊!

玲珑雪霏:分星擘两!

[陷入疯狂不可自拔的刀,杀,唯有杀,或许,本就无情,本就无爱,既无情爱,便该全无罣碍。]

玲珑雪霏:化星归源!(风逍遥中招后退)

无情葬月:大哥啊……

风逍遥:杀!(冲向玲珑雪霏)

玲珑雪霏:这……啊……(中招受创)

忘今焉:盈曦,别留手!

玲珑雪霏:聚星汇宿?七杀!

风逍遥:杀啦!

[一时犹豫,已失先机,一连串的攻势,已是逼命危机。]

忘今焉:诲人不倦!(击中风逍遥)

玲珑雪霏:啊……

忘今焉:盈曦!(扶住玲珑雪霏。)

玲珑雪霏:他……

忘今焉:想不到醉生梦死竟有如此威力,你太大意了。

玲珑雪霏:啊!(风逍遥再次冲杀)

忘今焉:(推开玲珑雪霏,挡住风逍遥)死吧!极星十字掌!(扑空)怎会?

风逍遥:杀!

[极端的本能,在伤势之中只存杀的意念,紧接而来的是,绝杀的一步。]

(风逍遥起跳)

忘今焉:天师云杖!(抵挡了风逍遥的杀招)要杀吗?(后退,将无情葬月推到风逍遥面前)杀他吧!

风逍遥:杀啦!(冲上前)

无情葬月:再会了,我永远的大哥!(回忆风花雪月相处场景,流泪)

(一道气劲飞入,推开了无情葬月)

神田京一:找了好几天,终于找到了,混账!

忘今焉:赤羽信之介,神田京一。

赤羽信之介:国师还记得吾讲过的话吗?赤羽信之介,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光明殿】

(三大天护来到)

[地门深处,光明殿上,三大天护谒见大智慧,如迎圣临。]

大智慧:此次召唤,相信各位心中有数,这也是你们四大天护正式揭晓彼此身份的重要时刻。

千雪孤鸣:但是还少一个人。

大智慧:佛缘,自会将最后一个人带到你们面前。

藏镜人:他的任务,是为了圣战而做的准备吗?

大智慧:随心指引,便见道标。

千雪孤鸣:(上前)罗碧啊,大智慧自有安排,有需要问这么多吗?

藏镜人:若与圣战有关,罗碧想在此拜托大智慧一事。

大智慧:千雪孤鸣的刀吗?

藏镜人:是。

千雪孤鸣:哇!还真正是这个要求啊?大智慧什么都知道,一定早有安排!

大智慧:你的刀,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千雪孤鸣:你看,连大智慧也赞同,那支柴刀很适合我。

藏镜人:我想大智慧不是这个意思。

大智慧:个中真意,静心体会。独眼龙,边界状况。

独眼龙:似有躁动,俺会持续注意。

大智慧:实际上,边界长久以来一向难逃智慧法眼,总有阻碍世人得悟之举。

独眼龙:是天门吗?

千雪孤鸣:唉,驱动达摩金光塔,取得主导权,就要妄自尊大,还真不将别人放在眼内啊!

藏镜人:何时要开始动作?

大智慧:近了。


【无水汪洋】

万雪夜:近了。

缺舟一帆渡:你有什么预感?

万雪夜:不明所以。

缺舟一帆渡:或者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万雪夜:什么意思?

缺舟一帆渡:我是在回答你的问题。

万雪夜:我没任何问题。

缺舟一帆渡:也许,这就是问题。在肯定的当下,产生疑问,在行动的当下,反而停滞,或者,心生抗拒,却将事情推向一个原本不预期的结果。一个念头,足以让未来产生分歧。

万雪夜:你又预见什么?

缺舟一帆渡:(转头看)近了。


【天门】

梵海惊鸿:近了。(锦烟霞来到)

锦烟霞:少室古剎开始进入备战状态,但你却不再进行查探。

梵海惊鸿:查探已经无济于事,对方既然设网,我方亦可守株待兔。

锦烟霞:这不像你的个性。(梵海惊鸿沉默转身)地门,真有如此难防?

梵海惊鸿:天门,也非任人宰割。

锦烟霞:你有腹案?

梵海惊鸿:枯髓咒怨,既已不存,天门佛力,就没一定要囤积在暮鼓的必要,是时候准备转移佛力了。

锦烟霞:你的意思是……

梵海惊鸿:晨钟。当初天门能快速转移佛力,运用在净化以及催动之上,是因为一步禅空与法涛无赦还健在,现此状况,必须提早做下准备,边界异象,以及显示刻不容缓,何况……(拿下颠倒梦想)我必须把握时间参透颠倒梦想。

锦烟霞:又在故弄玄虚。

梵海惊鸿:再怎样玄虚,终也必须揭开此剑与地门的关联。也许颠倒梦想,将是胜负关键!


【月凝湾】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神田京一,救人。

神田京一:是!(拔刀开杀)

忘今焉:哼。

(风逍遥忘今焉交手,玲珑雪霏加入,忘今焉退,赤羽信之介迎上)

[变生突然,援军来到,忘今焉讶异之间,随即定下策略。]

忘今焉:盈曦,退!

玲珑雪霏:夫子……

赤羽信之介:还走得了吗?

忘今焉:想救人,就自己对付风中捉刀的醉生梦死。哈——啊——(挥动天师云杖)

[忘今焉高举天师云杖,灵能灌入,顿时乌云密聚,雷光大作。]

赤羽信之介:危险!

忘今焉:万雷击灭!(雷电突击,众人闪避)走!

神田京一:别想走!(冲向前)

赤羽信之介:小心!

神田京一:(风逍遥阻挡)你做什么?我是来帮你的!

赤羽信之介:(支援神田京一)他陷入疯狂了。

风逍遥:呀!

神田京一:可恶!

赤羽信之介:制住他。

神田京一:他的连招太快了。

风逍遥:杀!

玲珑雪霏:醉生梦死,一旦陷入最后的疯狂,唯有杀掉所有的人然后力尽而死。

赤羽信之介:你还未走?

玲珑雪霏:没时间了,只有一个解法。

风逍遥:杀啦!

无情葬月:雪!

(风逍遥将刀刺入玲珑雪霏的体内。玲珑雪霏强吻风逍遥。)

(回忆——

玲珑雪霏:风逐雪行,雪融风中,这是多难得的一幕。如果一开始的风花雪月只有三个人甚至两个人,我们还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风逍遥:你讲得对,这原本就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我回来,就是要结束这个故事。)

玲珑雪霏:风,你讲错了,这是你的故事。但是……要由我结束。(倒下)

风逍遥:雪!

无情葬月:(挣扎)盈曦啊!放开我……(挣脱束缚,爬向玲珑雪霏)

风逍遥:你……你给我吃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你到底……

玲珑雪霏: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准备百酒丹。明明,明明你不可能活下来,但是……但是我……

风逍遥:我带你去找大夫……我带你去找大夫。赤羽先生,救她……(赤羽观视,摇头)啊……玲珑雪霏:风逐雪行,雪融风中,为什么,你总是听不懂我的暗示?

无情葬月:(爬行前进)盈曦……

玲珑雪霏:月,你来了……月,对不住,我……以后,让我,陪着昊辰。

风逍遥:雪……支持下去……支持下去!

玲珑雪霏:他……他会……原谅我吗?(死去)

风逍遥:雪……雪……啊!(崩溃悲伤)

[明明都是背叛,明明都是谎言,为何要让这不真实的情感痛入心中最深处,泪,停不下,只恨命运拨弄,风花雪月,最虚伪的真情。]


【村庄】

村民:剑大侠啊,你真正不再待一下吗?

剑无极:没办法,家里还有人在等,我也是顺道来拜一下春桃,想不到就遇到你们了。

村民:虽然在黑水城也住得很习惯,但现在,既然没有魔世来乱了,干脆慢慢搬回来,好好重建这个地方。

小夏:(跑来)师尊师尊,你要走了喔?

剑无极:是啊,我离开之后啊,你们也要好好练剑,知道没?哎哟,怎会没看到小冬?他人呢?

小夏:他说他跟其他的村民回去黑水城辞别,所以我是一个人来送师尊离开。

剑无极:喂,别讲得好像要送我出山一样。是讲平常看你们两个黏在一起,突然少一个还真不习惯。

小夏:师尊别这样讲啦,虽然我跟小冬的感情很好,但是也没必要一直绑一起吧,就好像我没小冬就不够力一样。(剑无极若有所思)师尊啊,你等着看,我喔,一定会比小冬更厉害啦!师尊,师尊啊!你怎么都不讲话?

剑无极:(回神)没事啦。没有错,努力打拼就能超越!那我先离开了,有空再来看你们。

小夏:讲到一定要做到喔!

剑无极:好啦好啦知道了,啰嗦啊!(摸小夏头)

小夏:弟子恭送师尊!(行礼)

剑无极:走了。(离开)


【还珠楼】

凤蝶:怎样?有见到冰剑吗?

剑无极:嗯,有啊。我叫她在金雷村养伤,之后再回还珠楼就好了。

凤蝶:嗯?她的伤势很严重吗?

剑无极:不轻就是了,因为她之后啊,又被一群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蒙面人追杀。

凤蝶:追杀?嗯?发信通知我们冰剑在金雷村的那封信,并没讲到这个讯息。但是,会用这么隐秘的方式告知我们,代表对方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剑无极:烦恼这么多做什么,有我在,安啦安啦。(想拍凤蝶肩膀被躲过)哎哟,还闪得很顺。

凤蝶:你还有事没说。

剑无极:哪有啊?

凤蝶:根据信中所说的位置,从还珠楼到金雷村来回一趟,依照你的脚程也不可能超过一天吧,难道你又去惹什么事情了?

剑无极:哪有啊!我是绕去扫墓了。

凤蝶:你是去不悔峰还是正气山庄?

剑无极:我不是去扫师尊的墓。

凤蝶:嗯?那是谁?

剑无极:呃,这嘛……(扶额)我还是别讲好了,怕你吃醋啊。别乱想啦,好啦,其实啊……

凤蝶:是……春桃吗?(剑无极惊讶)我……很感谢她,也很对不起她。

剑无极:凤蝶……

凤蝶:所有的事情,之后我都调查过了,她是一个很好的姑娘。若不是她,你不会恢复,如果不是凭金吾联合还珠楼,她也不会……

剑无极:好了好了,都过去了,还提这做什么。

凤蝶:过去了,不代表忘却了。你知道吗,我最无法忘却的是什么?那个时候,我伤了你,伤了被她唤醒的你。

剑无极:别这样啦,(走过去拍拍凤蝶)如果那个时候我够强,就能阻止这些事情发生了。

凤蝶:只有力量的强悍是不够的,现在你的心,也应该够坚强了。你之前只能用到剑八,现在却已经能使出剑九以及剑十来了。

剑无极:看过然后模仿一下,就生出来了。怎样啊?有七八分像吗?

凤蝶:看过就能使出,你也算是天才了。

剑无极:多讲的,天才剑者不是在叫假的啊!我是努力的天才!

凤蝶:你对飘渺剑法的悟性超乎意料,这项东西,现在我交给你。

剑无极:什么啊?

凤蝶:(拿出飘渺剑法剑谱)完整的飘渺剑法!

剑无极:哈?(转身)我不要!

凤蝶:剑无极!方才是谁讲都过去了?

剑无极:我……

凤蝶:对,就是你!

剑无极:我不是要讲这个啦。

凤蝶:剑无极,方才我说,现在你的心也应该够坚强了。经过玄狐的事件,我希望你不只开始正视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有你自己的。

剑无极:我自己的……

(回忆——

小夏:师尊别这样讲啦,虽然我跟小冬的感情很好,但是也没必要一直绑一起吧,就好像我没小冬就不够力一样。)

凤蝶:我也一样。曾经,我为主人是否应该清醒而感到挣扎,但人,总是要跨出那一步,才会真正知道后续的路该怎样走下去。

(剑无极反手伸出,接过剑谱)

凤蝶:多谢你的理解。

剑无极:别误会了,如果不是因为你,这本烂书啊,我早就拿去烧掉了!

凤蝶:在烧掉之前,我建议你先翻一下。

剑无极:这烂书有什么好翻的啊。(翻书)嗯,剑十二!

凤蝶:这招主人尚未完成,我是叫你看轮回、天葬、涅盘这三招。

剑无极: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啊?是怕我超越温皇喔?

凤蝶:你现在自尽,十八年后,也许有可能。

剑无极:哈啊?(关上书放下)你讲话还是这么激……励人心啊!

凤蝶:就靠自己证明自己的能力。

剑无极:好啦,知道嘛,是说刚才那个什么跨出那一步的话啊,讲得实在很有道理,害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样回应。

凤蝶:这是别人跟我讲的。

剑无极:那这个人啊,一定是很有智商的人,我认识他吗?

凤蝶:当然,就是欲星移。

剑无极:(大惊)什么?怎会是那只臭墨鱼啊?那我要收回我说的话了!九算啊,没一个好东西!垃圾!


【太虚海境】

(欲星移打喷嚏)

鳞王:嗯?师相,你染了风寒?

欲星移:鲛人在海境染风寒,有这么容易吗?

鳞王:那就是师相遭人怨恨了。

欲星移:在这种时刻,除了梦虬孙,不作第二人想。

鳞王:谁叫师相用这种方式让梦虬孙镇守在龙涎口。

欲星移:说到龙涎口,镇海堡礁似乎即将完成?

鳞王:多亏宝躯一脉,这道工程才会如此迅速。

欲星移:老实说,此道屏障能发挥多少功用,尚未知也。若照事典记载,龙涎口爆发足以破坏整个海境。

鳞王:若当时青奚宣将此事告知先王……

欲星移:事先告知也无济于事,举国迁徙,谈何容易?莫说无根水的环境限制,国土若能轻易取得,中苗之间又何苦征战多年未果。

鳞王:本王明白,但至少能用这段时间研究出可能防堵的方式,说不定这百年光阴,能想出比定海堡礁更精良的屏障。

欲星移:再怎样精良,只是治标不治本,或者,还有另一种方式。

鳞王:什么方式?

欲星移:放弃海境隔世成规,正式对外侵略。(鳞王惊讶)当然,与墨鲁两家牵连甚深的海境,必也引起墨鲁两家的关注。臣不讳言,换作是臣,说不定会接受这个挑战。

鳞王:师相此话认真?

欲星移:但臣也明白,伯祖父与臣的心性,不同。

鳞王:师相还真了解未曾谋面的那名伯祖父。

欲星移:说不定……臣真正了解他。

鳞王:哦?

欲星移:除了海境,也必须周全金雷村,实际上,在菩提尊顺利镇压龙涎口之后,曾提醒他们可以迁至他处定居。因为当初的封印破坏,也已经不需要金雷村的血脉之力了。

鳞王:他们不愿离开?

欲星移:白蛟传说真相大白,更让他们不愿离开原处,想永远守护着那片土地。

鳞王:若是将未来可能的人为破坏告知呢?

欲星移:来不及了,金雷村的事件既被查探,谅必也受到监视,只要村民一搬迁,就等同昭告天下,针对村民同样能收到成效,就算搬迁成功,也必须分神两地,届时,必首尾难顾。

鳞王:海境虽然不好战,却也不畏战!

欲星移:那就将侵略的力量保存到对抗敌人的那一天吧。

鳞王:哈,在讲这句话的当下,师相倒是又出现了当初学得墨学之后返回海境的风采。

欲星移:都已经知晓臣是九算之一,王还提到这个,唉,我真的是作人失败,因为臣有一种被挖苦的感觉。

鳞王:本王所说,皆是肺腑。

欲星移:哈,那王可能不知,其实,当初臣差一点无法回到海境。

鳞王:为何?

欲星移:被当时的钜子上了一课,一个名为生死交关的课。

鳞王:听起来,师相还有其他际遇。

欲星移:有机会再向王报告吧。现在,还有更该担心之事。

鳞王:本王相信你的堂弟会将龙涎口顾守得很好。

欲星移:但真正的关键,却不在他的身上。

鳞王:嗯?

欲星移:<俏如来,针对你其他师叔的后续,你能牵制几分,透彻几分,胜算又有几分呢?>


【树林】

雪山银燕:大哥,你要离开了?

俏如来:如果有事,就到尚同会找我。

雪山银燕:大哥怎样了?

俏如来:银燕,你与霜姑娘发生何事了?

雪山银燕:这……

俏如来:是八刀痕的事情?

雪山银燕:大哥也知道了?

俏如来:银燕,这需要时间。(拍银燕肩膀)

雪山银燕:我明白。大哥,你不用担心我。

俏如来:我们兄弟聚少离多,又经历许多故事,大哥一直对不够关心你而感到自责。

雪山银燕:你要代替父亲保卫中原,重责大任,大哥,放心吧!我能自己排解情绪。反而是你,尚同会是玄之玄的地盘,你真正不需要我的保护?

俏如来:就因为是他的地盘,他才不敢动我。九算分崩已经是定局,他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给其他师叔,银燕,如果一切顺利,十五天后,我会再回来。

雪山银燕:嗯?

俏如来:我先离开了,保重。

雪山银燕:大哥保重。(俏如来离开)


【黑水城】

小玉:啊,是废叔公!(废苍生与风间始来到)真是稀客。

风间始:大匠师,小玉姑娘,你们好。

废苍生:我有事情要与大匠师讲,你们两个小的,离开。

风间始:啊?

小玉:风间始,我们去那边。(扯住风间始离开)

风间始:啊哦。

大匠师:你找我要做什么?

废苍生:我要进入黑水城的最深处。

大匠师:(吃惊)你要用不灭火铸剑?


风间始:(停下)小玉姑娘啊,我们要去哪里?

小玉:霜姑娘最近的心情很差,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我想找无心去安慰她

风间始:这……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情,我一个男人不好吧?

小玉:男人?

风间始:是啊。

小玉:(反应过来)哦,好像是这样。

风间始:<原来她没将我当做男的喔。>

小玉:对了,废叔公为什么要来找阿公?

风间始:我也不清楚,他好像跟俏如来讲了什么,之后就过来了。对了,小玉,你叫前辈叔公,他跟大匠师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

小玉:村民有跟我讲过,他好像是阿公的亲兄弟。

风间始:啊?好像?什么意思啊?前辈现在用的不是本名喔?

小玉:可以讲是也可以讲不是,成为废字流的人,就要以废为姓,换姓改名。好像是……为了纪念什么事情的样子。

风间始:是为了守护护世之兵未完成的大愿。

小玉:原来你很清楚嘛。那你想好你以后的名字没?

风间始:啊?什么名字?

小玉:你不是废叔公的徒弟吗?你以后就要改姓废了。

风间始:啊?我不是啦,我只是去帮忙的。

小玉:废叔公的脾气这么坏,破窑根本就不给人靠近,你能留在那,可见废叔公对你多好。

风间始:也是啦,前辈的个性是有一点强硬,但是相处久了,也是慢慢习惯了。

小玉:我就不习惯。

风间始:对了,小玉姑娘,我一直没听你讲过你的父母。

小玉:阿爹跟阿娘喔?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不在了。听讲阿娘是病死的,阿爹则是伤心过度抑郁而终了。

风间始:你的父母一定很相爱。

小玉:嗯,我也这样想。


大匠师:我不准!

废苍生:锻家用了天地洪炉,我必须用不灭火,才能完成最后一道的工序。

大匠师:不灭火如果受到损害,黑水城就失去动力了。

废苍生:我能保证。

大匠师:保证什么,绝不会伤害到不灭火?

废苍生:保证小心。

大匠师:不行,这牵连太大了。

废苍生:我只是报备,不是要同意。

大匠师:我是大匠师,黑水城是由我作主!

废苍生:我也不会听你的。

大匠师:废苍生!

废苍生:我心意已决。(离开)

大匠师:你难道忘记了小玉父母的事情了吗?(废苍生停下)废字流,你已经是最后的传人,你的手艺还没人继承,如果你失败了,废字流就失传了,还是,你认为风间始能代替你?

废苍生:那个小子孩差得很远。

大匠师:那你就不能冒险,小玉已经失去父母,不能……

废苍生:别再讲了!废字流要得到解脱,护世之兵就必须完成,然后在我手上更超越。

大匠师:为何你参加锋海剑夺之后就变得如此激进?

废苍生:因为我看到了两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机会。

大匠师:你……

废苍生:无论你怎样讲,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打开机关,让我深入,如果十五天后我没出来,就将机关封闭吧。

大匠师:啊?


【沉香兰居】

(无情葬月挖坑,风逍遥写碑文)

无情葬月:大哥,雪会希望你亲手送她。

(风逍遥起身,抱起玲珑雪霏,葬入土中。)

风逍遥:雪霏。

[理不清的爱恨情痴,看不透的深邃人心,随着黄土一抔沉埋,最后,谁得到了,或者,所有人都失去了。]

风逍遥:雪,花痴深爱着你,无论你怎样对他,他永远会原谅你。

无情葬月:但是有一个人,我们绝对不能原谅他。

风逍遥:忘今焉……(伤发)

无情葬月:大哥!

风逍遥:我,还撑得住。

无情葬月:回苗王府吧,修儒在那里,有他的医治,你的伤势会好得很快。

风逍遥:你的伤势并不比我轻。

无情葬月:我不要紧。

风逍遥:别逞强。赤羽先生,忘今焉阴谋被揭穿之后,你便失踪,为何又会突然出现?

赤羽信之介:吾是受了两个人的托付,进行工作。

风逍遥:是俏如来与银燕?

赤羽信之介:不是,第一个人是苗王。

风逍遥:王上?他要你做什么?

赤羽信之介:忘今焉阴谋被揭穿,苗王为何会放过杀害岁无偿的凶手?那是因为苗王当时判断忘今焉既然与孤血斗场有关,就必然有一股属于自己培植的势力。

无情葬月:今日我们所见到的,都是出自孤血斗场的斗士,其实那日我在王府发狂,伤了叉猡,我就该怀疑忘今焉了。但是我一直认为是白日无迹下的手,直到大哥找上我。

赤羽信之介:如果当时杀了忘今焉,忘今焉手下的势力可能会被其他九算吸收,甚至在苗疆内部造成动乱。所以,他选择让忘今焉离开。

风逍遥:但是为何王上要找你,不找其他的人?

赤羽信之介:苗王无法信任周边的人,毕竟九算的影响多深无法掌握,而经由墨风政策选拔的人苗王也无法放心,唯一的方法,就是委托我进行查探,这就是我失踪数日的原因。

神田京一:军师跟我走了整个苗疆,在路上找到了忘今焉的基地,还有他的手下,一个一个都被我们铲除瓦解了。

赤羽信之介:但是狡兔有三窟,忘今焉还有多少的势力,一时也不能确定。而且,墨家还有基地,余下的九算有怎样的打算也不能掌握。事实证明,苗王的做法正确,如果忘今焉真正死在中原,那这股势力必然会被其他九算吸收利用。留下忘今焉,反而能将他连根铲除。

风逍遥:但是你,怎会在这么巧的时间来到月凝湾救我?

赤羽信之介:吾说过了,赤羽是受了两个人的托付。

风逍遥:第二个人是……

赤羽信之介:军长铁骕求衣。

风逍遥:老大仔。

赤羽信之介:他说,忘今焉阴谋被破,第一件事情,就是阻止消息传回道域,第二件事情,就是杀你们三人。

神田京一:所以,我们忙完第一件事情就即刻来找你们了,好在来得及。

风逍遥:如果老大仔真是九算之一,他……他现在打算怎样?

赤羽信之介:如果我没猜错,铁骕求衣现在应该是打算……


【苗王宫】

苍越孤鸣:铁骕求衣率领铁军卫回头向王宫进发了?

冽风涛:是,如王上所料,铁军卫果然有了行动了。他们化整为零,分批前进,所用的手法,如同当初袭击龙虎山一样的暗行兵法。

苍越孤鸣:终于准备正面宣战了吗?冽风涛,这次劳烦你了。

冽风涛:冽风涛份所当为。

叉猡:可恶,铁军卫号称效忠王家,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王上,我们即刻召集兵马反击。


【沉香兰居】

风逍遥:什么?老大仔想要政变?

赤羽信之介:我想,苗王也应该猜到了吧。

无情葬月:我欠苗王一份情,该帮他,而且九算……乃是忘今焉的同路人。

赤羽信之介:副军长,你身负镇守万里边关的责任,掌握三成铁军卫的兵力,你怎样看?

风逍遥:副军长,他明知道我有三成铁军卫的兵力,为什么还要你来救我?他是铁军卫的建立者。如果我死了,那三成的兵力,就是他掌握了。

赤羽信之介:也许他是将选择权交你了。

风逍遥:交我?为什么啊?难道我不是他的一颗棋子,用来牵制忘今焉的吗?

赤羽信之介:这只有你自己能明白。

神田京一:照我看,他要你选择立场,你这三分之一的兵力太重要了,只要你倒戈,苗疆又要变天了。

风逍遥:立场吗?

赤羽信之介:你做好决定了?

风逍遥:我们马上赶回苗王府。(风月离开)

神田京一:军师,我们呢?

赤羽信之介:苗疆事务与我们无关,但对霜,对我们,苗王皆有一点恩情。

神田京一:军师要帮助苗王?

赤羽信之介:先看局势吧,也许苗王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帮助。(离开)

(忘今焉来到)

忘今焉:看到你没跟来,我便知道这个结果了。(凝视盈曦之墓)你与你的母亲一样感情用事,太过……愚蠢了。(离开)


【苗王宫】

叉猡:王上,快下令调集大军,准备对抗铁军卫!

苍越孤鸣:冽风涛,铁军卫主营离此地多远?

冽风涛:五十里外。

苍越孤鸣:也不算远了。

叉猡:王上!

苍越孤鸣:叉猡,你能战斗,但你能带兵吗?龙虎山之役,还不够证明铁军卫的精锐以及铁骕求衣在兵法上的能为?

叉猡:王上的意思是……

苍越孤鸣:冽风涛,你认为呢?

冽风涛:兵力相等之下,王上……不是铁骕求衣的对手。

苍越孤鸣:是啊。

冽风涛:但是仍有办法,退出王宫,退至万里边城,王是正统,只要与边城的驻军会合,我们就有双倍的优势兵力,之后号召各地的诸侯对抗铁骕求衣!

苍越孤鸣:让好不容易才因墨风政策而稍有喘息的苗疆,再度陷入一次内战?

冽风涛:王上!

苍越孤鸣:无论如何,准备应战吧。(离开)


【树林】

(忘今焉放出信号弹,众多蒙面人手下来到)

忘今焉:只剩下你们?(蒙面人点头)老朽将多年来培植的势力,深藏苗疆各处,竟被赤羽趁我专心对付风与月之时一一拔除。哼!老二已经暗中陈兵,他拒绝与我合作,现在失去盈曦,吾剩下的筹码,只有天师云杖。道域、中原、苗疆,都无我的容身之处,只剩下鳞族以及羽国。


【金雷村】

清伯:长老,巫女。

常欣:是清伯,那位姑娘的状况?

清伯:有小七顾着,但那位姑娘说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准备要离开。

长老:什么啊?才休息几天而已,真正没问题吗?

常欣:我看还是不保险,等一下,我再去劝一下好了。嗯?(发现玄狐来到)

清伯:啊,怎会又有陌生人入村啊。喂!(上前呵斥)你是谁?来这要做什么啊?

长老:阿清啊,有礼貌一点,别每一次都这样。

玄狐:此地是金雷村?

清伯:这不是废话吗?

玄狐:异样的感觉。

清伯:什么异样啊?真没礼貌,你才怪人咧!

常欣:清伯,别这样啦,(上前)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玄狐:我想让一个人来找我。

常欣:你说什么?

(幻幽冰剑和小七来到)

小七:你真正要离开了喔?

幻幽冰剑:我的伤势已经没要紧了,多谢你们的……(发现玄狐,大惊)你是玄狐!

常欣:嗯?冰剑姑娘。

幻幽冰剑:你们快离开他!(扯退常欣)他就是攻击我们的人!(众人大惊)

长老:什么?

清伯:哈?巫女小心啊!(抱走常欣)

幻幽冰剑:哈!(以剑攻向玄狐)

常欣:冰剑姑娘!

玄狐:(躲过数招)我无心与你战斗。

幻幽冰剑:针对楼主,还敢废话!

玄狐:我已经得到飘渺剑法。

幻幽冰剑:你说什么?(玄狐抽剑)

[话语甫落,玄狐剑起绝式,招未尽发,冰剑已然震惊!]

幻幽冰剑:啊!这是……涅盘!怎会!

玄狐:用在你的身上,浪费!(收剑)

幻幽冰剑:不可能,你怎能学到剑十一!不对,这不是飘渺剑法,这跟楼主的剑法根本不同!

玄狐:这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幻幽冰剑:楼主是在决战当中的生死关头才临阵悟出剑十一,这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学的。

玄狐:生死关头,我也经历过。(冰剑收剑)所以,我创出了属于我的剑十一。

幻幽冰剑:你这个偷招者!

玄狐:偷?

幻幽冰剑: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学到,楼主用生命换得剑十一,你改变之后,竟然还说是你自创的剑招!这不是偷是什么?啊呃……(牵动伤势,捂胸口)

小七:(迅速上前扶住)冰剑姑娘,你的伤又……

幻幽冰剑:我……我没事。

常欣:如果冰剑姑娘讲的是真的,那你已经得到你所要的剑招了,还来金雷村做什么?继续追杀冰剑姑娘吗?

玄狐:我没追杀她。

常欣:难道那群人跟你无关?

玄狐:她不是我的目标。

常欣:但你说,你想让一个人来找你。(玄狐扫视)你怎又不讲话?

清伯:别跟他说这么多啦,将他赶出去就是了。

玄狐:异样的感觉,更明显了。(快步走入金雷村内中)

常欣:你说什……喂,你做什么?

清伯:这个臭小子!(跟去)

常欣:清伯!

幻幽冰剑:别跟去!


玄狐:(龙涎口入口处)佛气,魔气,地气,封印之气,各种气息混杂,奇异的所在。

清伯:谁准你随便入村!出去!(欲上前赶)

幻幽冰剑:(拦阻清伯)别冲动!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世之人!

小七:哈?他也是魔世的人喔?

常欣: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请你离开好吗?

玄狐:这个村落很特别,尤其是此地。

常欣:你想找锦烟霞?

玄狐:我想找龙涎口。(众人惊讶)此地,就是龙涎口吧?(欲进入)

常欣:(上前拦阻)你想做什么?

众人:巫女!

长老:欣儿啊!

常欣: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但这个地方,你不能靠近。

(众人皆上前拦阻)

幻幽冰剑:你们……

长老:欣儿说得没错,魔又怎样啊?我这条老命就跟你拼了!

常欣:阿公!

清伯:都遇过锦烟霞这么番的魔了,我就看你还能有多番!

(玄狐欲拔剑)

幻幽冰剑:小心!(拔剑上前挡在众人身前)

玄狐:原来俏如来……

常欣:你也认识俏如来?

玄狐:也在此地……战斗过!(冲进龙涎口)

常欣:糟了!


【龙涎口】

玄狐:嗯?(梦虬孙携兵器袭来,玄狐迎上)

梦虬孙:很久不见了,我才正好要出去而已,结果就听到你在外面胡乱闹。(玄狐拍拍肩头的沙尘)你所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怎样,又想为非作歹?

玄狐:我的目标,龙涎口。

梦虬孙:看到鬼!

玄狐:(拔剑)或者,你能让我看到更高妙的剑法。

梦虬孙:我讲过,那口剑我总会找机会试看看。(拔剑)就是现在!


【苗王宫】

(无情葬月扶风逍遥来到)

修儒:啊!大哥!

风逍遥:王上呢?

叉猡:风逍遥,你可知铁骕求衣意图谋反?你这次回归,可有带回铁军卫的战力?

风逍遥:我就是为这件事情而来,我想见王。啊……(风逍遥伤发,无情葬月搀扶)

无情葬月:大哥……啊……(伤发)

修儒:你们都受伤了,伤得很严重,让我替你们医治。

无情葬月:修儒,我没事。

修儒:怎会没事,先让我诊治一下。

无情葬月:先医治大哥。

风逍遥:王到底跑去哪里了?

叉猡:王上……他……


【铁军卫军营】

士兵一:启禀军长,潜行部队已经进入王宫周围三十里。

铁骕求衣:王宫中,可有动静?

士兵一:无。

铁骕求衣:嗯?

士兵一:军长,为何我们要包围王府?难道王宫之内出事了?

铁骕求衣:不用多问。传令,众军饱食,子时,校场集合。

士兵一:是!(领命退下,士兵二来到)

士兵二:启禀军长,苗王来了!

铁骕求衣:嗯?

众军:参见王上!

铁骕求衣:狼啊。

苍越孤鸣:铁骕求衣,见到孤王,还不行礼?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参见吾王。(单膝跪行礼)

苍越孤鸣:免礼。(铁骕求衣起身)铁军卫远行劳顿,副军长带兵有方,辛苦了。

铁骕求衣:这一点路程对铁军卫而言,不算什么。

苍越孤鸣:冽风涛。

冽风涛:臣在。

苍越孤鸣:你留在此地,孤王想与副军长单独一谈。

冽风涛:是。

苍越孤鸣:副军长,陪孤王散步,如何?

铁骕求衣:臣之荣幸,王上,请!(两人慢步离开)


【树林】

苍越孤鸣:大战,将起了。

铁骕求衣:王上明白了。

苍越孤鸣:你所要的是什么?

铁骕求衣:墨之一国。

苍越孤鸣:太祖创造苗疆,达摩建立佛国,军长的宏图不小,连父王这么善忌之人也瞒过了。

铁骕求衣:王上错了一着。

苍越孤鸣:哦?(转身看他)

铁骕求衣:既然猜忌,就不该留兵三分之一,若是先王,已夺兵杀人。

苍越孤鸣:嗯,铁军卫虽是苗疆直属、忠于王权的军队,但却是你一手建立,如果不让你亲自挑选,怎知晓哪一个部分是最忠于你的麾下,变生肘腋,更难防范。现在军营之中,都是会追随你兵变,对你最忠心的军兵吧?

铁骕求衣:如同白日无迹一般,皆是我亲手提拔栽培。

苍越孤鸣:那……孤王的目的也算达到了。回到原题,现在苗疆推行墨学,难道还不是军长心中的墨之一国?

铁骕求衣:创立了墨之一国,还要一个守国之君。

苍越孤鸣:孤王守不住?

铁骕求衣:让事实讲话。

苍越孤鸣:军长,孤王愚昧,不善兵策,想向你讨教兵法。

铁骕求衣:王上请说吧。

苍越孤鸣:就这样假设吧,现在军长要攻打王府,以暗行兵法包围,再来,军长你要怎样做?

铁骕求衣:深夜偷袭,伏兵十里,以火为号,里应外合,王宫乱,守卫必乱,叉猡将军虽为守卫之长,不善兵法,必会指挥救火应变,派人伪装守卫暗杀,然后……

苍越孤鸣:好办法,孤王就想不出这样的兵略,然后呢?

铁骕求衣:兵之道千变万化,状况不同,应变不同。臣要如何应变,也要考虑王上如何应变。

苍越孤鸣:嗯,孤王自认不如军长,只有一个办法,弃军而逃,退回万里边城与副军长风逍遥会合,联合部队,拉深战线。延请赤羽先生或者俏如来为孤王绸缪,孤王是正统,苗疆必有响应。

铁骕求衣:王上只想依靠他人的帮助?

苍越孤鸣:君之道,将将之道,孤王不需是能人,只需能用人。

铁骕求衣:忘今焉一生最大的失误,就是看错了王上。

苍越孤鸣:但这样,只是让苗疆的子民离散,战祸扩大!你是军人,孤王卸下身份阶级,让我们用铁军卫一贯的做法解决这场战争吧。

铁骕求衣:王上的意思是……

苍越孤鸣:最快的方法,最少的伤亡,就在此地,你与孤王,一决雌雄!(扯下披风扔出,铁骕求衣踩住)


[最快的方法,最少的伤亡,苗疆军政两大权首,即将一决雌雄!

天门布阵备战,佛国之内山雨欲来,锦烟霞、摩诃尊是否能守下天门?

玄狐又怎会找上金雷村,他的出现是否又将牵动海境浩劫?

是玄之玄的计策,还是阴谋家的摆布?欲星移又要如何因应?

梦虬孙是否能阻挡玄狐?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三十集——谋女,魔女。]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