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2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51644814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二十七集 羽国访客

录入:鱼头、北龙归心、小懒鹿、余生
校对:叶清眉


【天门阿修罗窟十里处】

梵海惊鸿:嗯?你们……是此地的修者吗?(僧人一动不动)毫无反应,这是怎样一回事?(尝试触碰,僧人突然出手)

[边界道场突生变数,莫名出现的僧侣,莫名引动的攻击,不只种种莫名,更是讶异莫名。]

梵海惊鸿:云海大师?山海大师?

云海大师:千云百叠!

山海大师:万山十定!

梵海惊鸿:昔时指点阿修罗窟之情,梵海惊鸿尚未偿还,大师已经认不得我了吗?(大师不语,攻势依旧)<攻势凶狠,却无杀气,而且面若无神,形同傀儡,事有蹊跷,速战,擒下!>(颠倒梦想上手)得罪!

(颠倒梦想气浪震退众人,众僧侣头痛难忍)

云海大师:我们……我们是……

山海大师:啊……阿弥陀佛……是……摩诃尊……

梵海惊鸿:大师,你们究竟是……

云海大师: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众僧侣齐诵)

[心经传诵,回荡四野,异状尚未厘清,眼前又见惊诧。]

云海大师:……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梵海惊鸿:你们……

山海大师:……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众僧侣逐渐石化)

梵海惊鸿:大师,大师啊!怎会这样?

(地藏师:回来的同伴说,道场毫无人息,只有很多静坐的石像。)

梵海惊鸿:强迫自身散尽修为,当场石化,为何他们要用这么极端的手法?(钟声响起)方才那是什么感觉?

(梵海惊鸿:可还有其他的线索?

地藏师:他说他忘却了。)

梵海惊鸿:忘却……事有蹊跷,看来还是必须前往。(一阵浓烟卷来,周遭变成禁地入口,念荼罗赫然眼前)怎会……是你叫我来的?那些僧侣的状况你也知晓吗?这一切与禁地有关吗?为什么你要运用神通制造梦境?昔时阻止我深探,现在又与我见面,你究竟想转达什么?(一震)天门!

(禁地入口不见梵海惊鸿,亦无念荼罗,缺舟一帆渡独自站立)


【树林】

[面对来者挑衅,靖灵君一出手便毫无保留,剑光急划一瞬,如同流虹抛洒,眨眼即过。]

忘今焉:好剑法。

靖灵君:喝!

[剑锋随机忽转,转向进逼命门,险象环生的情景下,忘今焉仍然神色不改,谨慎应对。]

忘今焉:好险呀。(一掌震退靖灵君)不愧是仙舞剑宗的高手,有这种实力,竟会不敌无情葬月,真是让老朽讶异啊。

靖灵君:你的耻笑我收下了,但你的生命也要留下。

忘今焉:哈哈哈……尽看你的本事。

靖灵君:仙舞•神影指路!

忘今焉:诲人不倦!

[剑气横啸四方,惊心动魄的对决,回收观望,只留满目疮痍之境。]

靖灵君:鎏云飘迹!(急攻下忘今焉武器脱手飞出)这种实力,还想灭口?

忘今焉:果然是新创的仙舞剑诀,老朽一时大意了。

靖灵君:杀不了你,也是我大意了。

忘今焉:简单来说,是老朽分心看了你的招式。

靖灵君:思考破招的方法,你还有时间吗?

忘今焉:破招?你怎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美其名说是创新,实际上也只不过是修改了运剑的方式而已,墨守成规,怎算得上是突破?

靖灵君:废话少说,交出天师云杖,与我回道域接受审判。

忘今焉:你用尽全力了吗?若是如此,那就太让老朽失望了。

靖灵君:你无可救药,唯有,就地正法!

[战云再起,面对杀人凶手,靖灵君尽展全力。]

忘今焉:你也只有这样?极星十字掌!

(掌对掌,靖灵君肱骨出体,重伤跌出)

靖灵君:你……你……

忘今焉:你想用老朽的罪证,老朽就让你观视。极星十字掌,就是这部功夫,杀了修真院的院童。

靖灵君:你这样丧心病狂的恶徒……!

忘今焉:再来……就是这了。

靖灵君:仙舞……神虹开道!

忘今焉:天师云杖——墨舍巍峨•时雨永霑!

[道域王骨初现,催动灵能加成,忘今焉双手转动云杖,胜负,早已注定。]

(靖灵君惨呼,亡)

忘今焉:唉,可惜啊,仙舞剑宗又少了一个高手。(运使云杖,靖灵君尸体顿时消散)


【还珠楼】

风逍遥:我要你替我找一个老头。

雪山银燕:你讲的人是忘今焉?

风逍遥:当然是他了。

冽风涛:国师忘今焉?他不是在王宫?

风逍遥:啊?你还不知道?笨牛你还未对他讲过喔?

雪山银燕:发生很多事情,所以我还不及向众人解释,就连剑无极也受了重伤。

风逍遥:啥?剑老小受伤了?我去看看。

雪山银燕:他跟凤蝶姑娘在房内。

风逍遥:那我了解了,我还是稍等一下,先别打扰。

凤蝶:是风逍遥?怎样来到还珠楼?

风逍遥:你出来了,这样好,将所有的事情一次讲完。(将情况说出)

冽风涛:国师竟然是阴谋家?

风逍遥:看你的态度很担忧的样子?

冽风涛:只是想到王上,唉。

凤蝶:风逍遥,虽然我很想帮你,但经过玄狐这次事件,还珠楼受到的损害很大,情报系统的人力也不足,就连冰剑也失去下落,我非常担心她,现在就算很想帮你,效果也极为有限。

风逍遥:啊?好吧,但仍请你尽量帮我注意。忘今焉到处流窜,这绝对不是好事。

凤蝶:嗯,我会尽量。

雪山银燕:有需要我们的地方就出声。

风逍遥:多谢啦,这是风花雪月自己的恩怨,让我们自己去处理即可,请了。(离开)

雪山银燕:凤姑娘,剑无极怎样了?

凤蝶:他好很多了,你可以去看他。

雪山银燕:嗯。(入屋)

杀手:凤蝶姑娘,外面有苗兵送来一封信,是给冽风涛先生的。

冽风涛:给我的?(看信)嗯?小妹,我要离开还珠楼一趟。

凤蝶:大哥要去哪里?

冽风涛:我想前往苗王宫一趟。

凤蝶:嗯,大哥一路小心。


(剑无极躺在床上,回想刚才亲吻凤蝶,一边傻笑)

剑无极:呵呵,呵呵,哈哈哈……

雪山银燕:剑无极?剑无极!

剑无极:啊……啊!这么大声要干嘛啦!

雪山银燕:你是在笑什么?你的伤势怎样了?

剑无极:好很多了啊。

雪山银燕:嗯那就好。

剑无极:别讲我的事情,我已经没事了,那你的事情呢?

雪山银燕:我?

剑无极:霜啊,霜的事情。

雪山银燕:这……我……唉。

剑无极:不是我要讲你,你为了俏如来耽搁,有理由,为了帮我,有理由,为了让霜冷静一段时间,也是理由。但是现在你还有什么理由啊笨牛?你若是爱霜你就应该去将她找回来。都过了这么多日了,你也应该去见她了。

雪山银燕:我……

剑无极:别在那你你我我,我的事情处理完了,你的事情怎样处理?银燕啊,霜一定是回到黑水城了,你的啸灵枪也断掉了,刚好,回黑水城找臭老头替你处理一下。(银燕沉默)笨牛啊!

雪山银燕: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霜。

剑无极:向她解释,请她谅解。

雪山银燕:那等你的伤势好了——

剑无极:啊别在那牵拖啦,我的伤好了我自己会走,别牵拖到这边来。要面对的事情啊,怎样难面对也要去面对。如果我敢,也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雪山银燕:是啊,你讲别人的时候都很敢,遇到自己的事情就讲状况不同。

剑无极:别在那顶嘴了快去啦!

雪山银燕:我知道了。

剑无极:嗯。

(银燕走后,凤蝶入来)

凤蝶:银燕去了吗?

剑无极:是啊。

凤蝶:希望他与霜姑娘能有一个好结果。

剑无极:没好结果我这个作兄弟的也要给他乔到变好结果!

凤蝶:对别人的事情倒是很有热诚嘛。

剑无极:凤蝶,别这样嘛。对了,冰剑姑娘还未回来吗?

凤蝶:有人找到冰剑了,她在金雷村。

剑无极:金雷村?


【尚同会】

玄之玄:今日召集诸位同志前来,是想向诸位宣布一事。吾与俏如来误会冰释,俏如来即将加入尚同会,成为副盟主。

侠士甲:俏如来喔,但是他的脸……

侠士乙:是啊……他加入尚同会是否又会让血纹魔瘟肆虐?这……

俏如来:诸位不用担心,俏如来身上的血纹魔瘟已经遭到控制,再无传染力。

侠士甲:讲是这样讲……

俏如来:诸位如果不信,师叔可以为我作保。

玄之玄:是,吾可以担保俏如来身上的血纹魔瘟已经无传染力了。

俏如来:另有一事,也藉此机会向诸位公布。盟主已经与我协议,从今而后,中原武林如遇纷争外敌,将由尚同会介入主持公道,无论是否是尚同会众,一视同仁,接受照顾。

玄之玄:副盟主!

俏如来:盟主有要补充的事情?

玄之玄:哼,没了。

俏如来:那今后尚同会事务便由俏如来与盟主共参了。

玄之玄:(咬牙)当然。

俏如来:俏如来欲前往海境拜访同盟,先告辞了。

玄之玄:师侄,一路小心。

俏如来:多谢师叔关照,请。(离开)


【太虚海境】

海境士兵:启禀王上,尚同会副盟主俏如来求见王上。

鳞王:尚同会副盟主,请入。

俏如来:俏如来参见鳞王。

鳞王:你就是俏如来,气宇轩昂,与令尊……该说是你的伯父有相似之处。你的脸,那是魔气?

俏如来:俏如来面上魔纹已无大碍,请鳞王不必担忧。

鳞王:你来到鳞族,又是为了梦虯孙之事吗?

俏如来:不是,俏如来是想一访师相,请鳞王引荐。

鳞王:又是师相,个个来访海境,皆要拜访师相,真不知海境之主是他,还是本王。

俏如来:王上说笑了,师相非凡人,能驭师相,方现非凡能。

鳞王:反过来讲也是同样,去吧。师相在浪辰台。

俏如来:多谢王上。


【浪辰台】

俏如来:欲师叔。

欲星移:我听说了你的事情了,逆境之时,还能扳回颓势,当真不易。事后回想,也许我们始终是低估你了。

俏如来:师叔赞缪了,俏如来特来想师叔说谢。

欲星移:谢什么?

俏如来:至少有三件事情可谢,当日,玄师叔设计陷害,师叔未出手配合,否则,俏如来便难脱生天。

欲星移:你要谢,该谢一步禅空。

俏如来:第二谢,谢师叔周护菩提尊大愿,护住金雷村与锦烟霞。

欲星移:龙涎口绵延至海境,这是天意。

俏如来:第三谢,谢师叔设计保护天门。

欲星移:那是梦虬孙恣意妄为,与吾更是无干。

俏如来:哈,师叔是决意置身事外了?

欲星移:俏如来,你对你的师叔了解多少,又对墨家了解多少?

俏如来:师尊只留给我一本墨迹,简略交代了墨家历史与九算的事情,甚至师尊以死引出你们五人也是之后从冥医前辈的身上得到的情报。

欲星移:你继承为钜子,背负墨家维持九界安定的职责。但你的师尊,却没对你交代关于墨家的事情,你想,是为什么。

俏如来:师尊希望墨家永远沉埋。

欲星移:道不同,不相为谋,你的师尊与九算始终是冲突。

俏如来:师叔就没想过,师尊是最重视墨家的人吗?你们光大墨家的最后一步,也是摧毁墨家的第一步。

欲星移:摆了,这一点上面,我们暂时不可能达成共识,你来不过是希望从我身上,找到一点有用的情报。

俏如来:师叔料事如神。

欲星移:墨家组织,九算各自监督一界,定期回报钜子,而钜子也巡查九界,忘今焉就是钜子巡查道域之时,败露阴谋。

俏如来:而今所现者,中苗佛道鳞羽魔,也不过七界,而魔世封印,佛国避世,九算,怎能遍布九界?

欲星移:不过典章制度而已。无界可守者便留在尚贤宫协助钜子传授墨学。

俏如来:玄师叔负责中原,忘师叔负责道域,师相负责海境,军长负责苗疆。

欲星移:你猜到了。

俏如来:我本以为忘师叔负责苗疆,但既然他在道域阴谋败露,那便可知他原属道域,那苗疆应该还有一位,举足轻重的九算人物。俏如来思前想后,唯有军长,但……没证据。

欲星移:你来找我讨证据吗。

俏如来:军长放走赤羽先生,虽非明证,也是暗证。

欲星移:老大的权力欲望,一向是最大的。老二对他提防了。

俏如来:所以俏如来,才会选择最先铲除他,俏如来想问师叔,军长的想法又是如何?而最后那位隐而未现的师叔,又是怎样的立场?

欲星移:不是与钜子作对的人就是坏人,对立,可能只是立场与思想的不同。

俏如来:俏如来便是因为这样才会居于被动。让玄师叔害死这么多人,而今,唯有提早掌握两位师叔的立场,才不会重蹈覆辙。

欲星移:你也高估了九算的情谊了。九算都是聪明人,聪明人最难展现真心。

俏如来:嗯……

欲星移:但我可以确定,一直按兵不动,默默观察的老五,动机绝对不简单。

俏如来:师叔为何这样讲?

欲星移:我知道她之所以按兵不动,并非是想隔山观虎斗。而是她在等,不是等一个时机,是等一个人。

俏如来:什么人?

欲星移:你方才讲到,九算对应九龙地界,九龙地界又是哪九个?

俏如来:地穴九龙腾神州,炎黄蚩尤共居吾,海鳞天翼各有所,魔妖分杂暗世中。炎黄蚩尤共居五的意思,应该是指适合人族居住之所,共有五处。中苗佛道应属这方,鳞族,羽国,也已经知晓,妖魔纷杂。

欲星移:魔与妖不同,相同的是他们皆沉于暗世,无法与其他境界接触。

俏如来:那还有一处是……

欲星移:不知。

俏如来:不知……

欲星移:九龙天书是地界划分之所,地气虽有特色,但会是谁首先创国,又怎能知晓?九龙天书始于始朝,达摩创立佛国,道陵天师创立道域,皆是晚于其后。

俏如来:墨家与九龙天书渊源如此之深,时刻注意九界动向,竟也不知最后一界。

欲星移:正如佛国,不得其门而入也,回到先前的问题,中苗道鳞已有所属,老五负责的是哪一个地界。

俏如来:非是佛国,非是魔世,那只能是……

欲星移:正是,羽国。

俏如来:她是最后一个,与你师尊交锋的九算。


【尚贤宫】

玄之玄:哼。

凰后:你回来了,仍是一贯的气愤难当。

玄之玄:老大背叛同志。

凰后: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玄之玄:本来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忘今焉回到尚贤宫)

玄之玄:你……还敢回到尚贤宫?!

[玄之玄拔剑便攻,尚贤宫内展开一场恶斗。]

玄之玄:墨改•夕照古峰。

忘今焉:诲人不倦。

(两人气力相当,难分高下)

凰后:住手。

玄之玄:嗯?

凤后:老大既然敢来,就听他想讲什么吧。

玄之玄:还有什么好讲的!

忘今焉:老七,你真要顺俏如来之意让我们内斗?

玄之玄:若不是俏如来反面,今日,你会留我生命吗?

忘今焉:其实我们还有合作的空间啊,钜子之位,我可以退出竞争。

玄之玄:哈哈哈……诱之以利,就以为我会轻信吗?原先的协议不过是一场公平的赌注,一旦有人无视赌约,钜子的身份不过就是诛魔之利的承载者,你又何时听命过俏如来了!

忘今焉:但老朽,可以替你杀俏如来,保住你在尚同会在中原的控制权。

玄之玄:我需要你的帮忙吗?

忘今焉:你与我最大的不同,是你尚同会盟主的身份,在中原想杀他谈何容易。而我,多年来深耕苗疆,在孤血斗场收罗斗士,这战力足以代你杀一个俏如来。

玄之玄:你在苗疆的势力,哈,只怕早就被老二扫荡了。

忘今焉:我不认为苍狼会继续信任老二。老七,老朽可以为你办妥此事,只有一个要求。

玄之玄:什么要求?

忘今焉:我要在中原得到一块安身立命的基地。

玄之玄:哈哈哈……老二就是因为这样收留你才会养虎为患。

忘今焉:交易不成立了?

玄之玄:你能逃过风花雪月的追杀再来讨价还价吧。

忘今焉:风花雪月在老朽面前微不足道。

玄之玄:那就快去处理,老二若来,就是你要被处理了。

忘今焉:看来交易真正不成立了。

玄之玄:展现你的实力再来讲吧。

忘今焉:呵呵呵……

凰后:你怒冲冲而来,便是为了交代此事?

玄之玄:俏如来是大敌,分崩离析的九算只会被各个击破。

凰后:承认吧,是他让你陷入了困境了。

玄之玄:我仍是盟主。

凰后:被掣肘的盟主。

玄之玄:他无奈吾何。

凰后:唉,我实在分不出你与老大,到底谁比较虚张声势。

玄之玄:老五!

凰后:其实,你还是有办法的,没人可以抓到影形,只要你放下盟主的位置化身重来,俏如来就没你办法了。

玄之玄:看来妳仍是准备作壁上观了,哼,我绝对不会这样就认输。

凰后:你,怎样看呢?

(陌生的人影踏入尚贤宫)

雁王:放不下权力,一开始他就被俏如来用饵钓住了,所以俏如来才不着急对付他,因为他始终在钩线之中。

凰后:是人钓鱼,还是鱼钓人,还在角力当中。

雁王:是妳在钓我,还是我在钓你呢。

凰后:你终于来了,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了。

[帘幕飞起,帘后一道曼妙身姿,九算最后一人终于现身了。]


【深林里】

无情葬月:嗯……(目光追逐一片雪花,来到雪的抚琴之所)

玲珑雪霏:连这一曲也不愿听完吗?

无情葬月:妳有心情在这弹琴,但我没我心情陪妳。

玲珑雪霏:听不出我是用什么心情来弹这一曲吗?

无情葬月:听得出,无奈与悲伤。

玲珑雪霏:我知道,你,在怪我。

无情葬月:妳并没做错什么。

玲珑雪霏:你的态度很明显,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无情葬月:我是在怪我自己,与妳无关。

玲珑雪霏:你都没感觉吗?你是怎样对待我的。

无情葬月:我必须这样做。

玲珑雪霏:有什么理由,让你如此坚定?

无情葬月:一旦说出又是伤害妳的口语。

玲珑雪霏:你可以直说无妨。

无情葬月:我承认,是我亏欠你。

玲珑雪霏:你亏欠我什么,友情,还是感情?

无情葬月:我说过我会弥补,但这一切真正太迟了。

玲珑雪霏:为什么你不将事情挑明,一定要让我活在这迷惘之中?

无情葬月:我是一个不值得被爱的人,甚至说,我不知道要怎样去对待一个人。

玲珑雪霏:这就是你给我的原因。

无情葬月:妳我之间只剩下友情,曾有过短短的感情,消失了,也过去了。

(无情葬月要离开)

玲珑雪霏:且慢。

(无情葬月停驻脚步)

无情葬月:找寻忘今焉的踪迹,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玲珑雪霏:忘今焉的下落,我已经查探到消息。

无情葬月:为何方才不说?

玲珑雪霏:说了,你就会走了。

无情葬月:为何现在要说?

玲珑雪霏:因为你已经要走了。

无情葬月:地点。

玲珑雪霏:等风来,我们从长计议。

无情葬月:地点!

玲珑雪霏:月,我们先去找风……

无情葬月:地点!

玲珑雪霏:种种迹象显示,忘今焉可能就是孤血斗场的主人,若他真是孤血斗场之主,那他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无情葬月:他还敢回去苗疆。

玲珑雪霏:最危险的所在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何况月凝湾的地势……

无情葬月:月凝湾,妳不可跟来。

(无情葬月走远)

玲珑雪霏:我已经决定要做的事情,我想对你说的是,再也无人能阻止我。


【金雷村】

(常欣照顾昏迷的冰剑,梦虬孙进来)

梦虬孙:还没醒过来喔。

常欣:你又来了,是说你一天来看三四次,看起来你也很关心她嘛。

梦虬孙:反正三餐宵夜都在你们村内解决,顺便来看一下伤患,而且,我有事情要问她。

常欣:听你的语气有一点不甘愿,如果嫌麻烦,不如你将事情讲给我知,让我来问。

梦虬孙:这样我还不是要找时间来问你?

(冰剑发出声响)

常欣:你看,都吵到她休息了。

梦虬孙:啊不就很歹势,不对,我就是要等她清醒啊!

常欣:啊对哦。

(冰剑醒来坐起,梦虬孙走过来将其按下)

幻幽冰剑:你做什么!我要去找楼主!

梦虬孙:找什么楼主!你都已经昏迷超过一天了,如果还有另一个人也被追杀,不是早就脱困就是被杀死了。去也没用。

幻幽冰剑:啥?!

梦虬孙:啥什么!我有事情要问你。你是被谁追杀?

幻幽冰剑:我不知道。

梦虬孙:怎样招惹的也不知道吗?

剑无极:(声音传来)就是这间哦,多谢。

梦虬孙:嗯……很熟悉的声音。

(剑无极进入)

剑无极/梦虬孙:啊!

剑无极:你怎会在这啊?

梦虬孙:我才要问你,为什么会来这?

幻幽冰剑:剑无极,你们没事了!

梦虬孙:你们熟识?

剑无极:生角的啊,没你的事情是在插什么嘴啊!

梦虬孙:什么没我的事情!她被追杀,是我救她的!

剑无极:啊……你被谁追杀?

幻幽冰剑:不知道,是一群蒙面人,而且主人跟我失散了。

剑无极:放心啦,你们那个温皇啊平安没事情,而且打走玄狐的还是剑十一。

幻幽冰剑:啊?怎会?

梦虬孙:温皇……你是还珠楼的人。稍等一下,玄狐……不就是去锋海抢剑那个黑衫的,想不到他人品这么差,那口剑被他夺走,真正没好事情。难怪你们那个时候会这么针对他。

剑无极:到现在你才知喔。

幻幽冰剑:不管怎样,主人没事就好了。对了,你怎会找来这里?

剑无极:啊就不知道是谁将讯息传到还珠楼,我们才知道的。是说这个村庄还真隐蔽,我看你干脆在这养伤好了,还珠楼方面有我们顾着就可以。

梦虬孙:<八成是那个臭墨鱼叫人传讯的,而且这么小心,一定是在防其他的九算。>

剑无极:好了好了,知道你没事啊,我会跟凤蝶讲一声。

梦虬孙:稍等一下,你是将我当作空气喔。

剑无极:怎样?

梦虬孙:你刚才不是在关心我为什么在这。

剑无极:随便问问,别这么认真啦。

梦虬孙:一副想要赶紧离开的样子,还满面春风,是怎样,春天到喔?

剑无极:现在看你啊,突然觉得你帅很多,不知是怎样啊。

梦虬孙:但是……我有一点不爽的感觉!

剑无极:哇……我什么都没讲就闻到呛味了,生角的啊,你的性格真差,在这个村庄的人啊,看起来都很和善,多跟他们相处一点,我跟你讲,你会变得很好相处。

梦虬孙:看到鬼!讲得好像你跟这个村庄很熟的样子。

剑无极:是第一次来啦,但是却有一种很怀念的……感觉……

梦虬孙:怎样突然不讲话?

剑无极:没、没事。我要走了。

幻幽冰剑:你要回还珠楼了吗?

剑无极:我要先去扫墓。(离开)

幻幽冰剑:扫墓?

常欣:你那个朋友看起来很有趣。

梦虬孙:朋友……朋友吗?


【黑水城】

风间始:银燕,你回来了,大哥人呢?

雪山银燕:他留在还珠楼。霜……霜姑娘可有回来?

风间始:有啊,但是她的心情好像没很好,一直关在房内,无心跟小玉去探问她几次,她什么都没讲,每日的面色都很悲伤。

(银燕急速离去)

风间始:对了,银燕大哥,废苍生前辈在找你啊,银燕大哥——

(银燕来到霜房门前)

[千头万绪,难以说明,虽是下定决心,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霜开门)

雪山银燕:是……霜……

(霜关门又打开)

雪山银燕:霜……对不住。

雨音霜:你不用道歉,你没做错,父亲是侵略中原的人,他害死了焱姐,你是为了报仇,为了保护中原,你没做错任何事情,就算回到从前,回到当初,你也会毫不犹豫再杀父亲一次,对吗?

雪山银燕:啊……是。我不想骗你,我不能……原谅他,但是我仍欠你一句道歉,霜,我希望你……我希望你留在我的身边。(握住霜的手)

雨音霜:我留在你的身边很久……很久的时间了。

雪山银燕:那不同,过去,我自私,总是想着父亲,想着大哥、二哥,想着剑无极,但是我……我从没好好照顾过你的感受,我没好好珍惜你。只是霜,现在……现在我不想失去你,不是,我现在不能失去你!

(二人相拥)

雨音霜:我知道你没做错,但是小空被丢入魔世的时候,你也知道,你的父兄没做错,不是对,不是错,只是不能……(推开银燕)只是我们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进屋关门)

[最痛,不是不曾拥有,而是得到之后再度失去。关上的心门,再难打开。]

雪山银燕:真的……再没可能了吗?你们都说我的脾气像牛,你知道我不会这样就放弃。总有一天,你会放下,我会等你,等你愿意再次接受我。

雨音霜:你……太笨了……

雪山银燕:没错,就像你们大家讲的,我就是笨,才会一直错过你。但就是因为我笨,所以我……会永远等你!

雨音霜:银燕……保重……


【天门】

锦烟霞:你回来了。

梵海惊鸿:天门可有异状?

锦烟霞:问这是什么意思?

梵海惊鸿:有或没?

锦烟霞:口气未免不佳。若真有异状,你一路上会没察觉?

梵海惊鸿:那名地藏师?

锦烟霞:早就离开了。我跟他说,若有看到他的同伴,会设法通知他。你究竟是怎样了?先前你自言自语什么梦境,却不说明,现在你一听到那名地藏师所说,又莫名离开。好了,你到底看到什么?或者有探出什么?

梵海惊鸿:不关你的事。

锦烟霞:你……

梵海惊鸿:你真还想待在天门。

锦烟霞:又想赶我走?

梵海惊鸿:天门不是你想待就能待下的所在。

锦烟霞:我白练飞踪锦烟霞,也不是呼之即去的人。

梵海惊鸿:但你还能承受舆论多久呢?天门各部对你的容忍度各不相同,你若不想听,就该离开。否则有朝一日,你为此开杀,届时……颠倒梦想,绝不容情。

锦烟霞:没必要的恐吓,出自最深切的担忧,我就等到你愿意讲为止。


【藏经阁】

梵海惊鸿:萨埵十二决。<职称不同,法门各异。我记得一步禅空所修练的菩提三悟,有一招并非攻击武学。嗯……>就是此招,来处惹何埃。

梵海惊鸿:<人生来时路,无处不尘埃。故舍尘无惹,如梦幻泡影,即此式精髓,名唤来处惹何埃。>

梵海惊鸿:不够,资讯太少,但书中描述,与我所遇到那些僧侣所呈现的症状以及我脑中突然出现的空白……真是禁地吗?或者禁地之中还有能使萨埵十二诀的人,在背后作祟。哼。


【天门】

僧侣:今日交流,受益匪浅,阿弥陀佛。

地藏师:唵钵啰末鄰陀宁娑婆诃。

僧侣:虽然你们行脚各处,整个佛国都知晓你们的传统,但却没听人提起你们的领导者,不知是何方高僧?

地藏师:这我们也不清楚,只是口耳相传,尊奉地藏菩萨,依循此法而修行。

僧侣:这样啊,真可惜,若有机会亲睹,也许能有更深的交流。对了,听说你们最近遇到了怪事。

地藏师:已经知会天门摩诃尊,就不知我的诸位同修现在到底去了哪里了。

僧侣:相信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

(摩诃尊走来)

僧侣:啊,是摩诃尊。

地藏师:摩诃尊。(回头望向各位僧侣)

僧侣:啊,摩诃尊既然有要事,弟子就先告退。(众僧侣离开)

地藏师:摩诃尊是来找弟子的?难道是有消息了。

梵海惊鸿:他们……可能没救了,我前往道场之时……(讲述)

地藏师:石化……所以这些石像是?

梵海惊鸿:道场众修,全数罹难。你那群消失的同伴……

地藏师:啊,唵钵啰末鄰陀宁娑婆诃。

梵海惊鸿:你那名平安归来的同伴,可还有说过什么?

地藏师:这……没了,他什么都不记得。

梵海惊鸿:一点点线索也没有?譬如说看到什么?听到什么?

地藏师:好像有,但不什么重要……

梵海惊鸿:讲!

地藏师:好,他说,他只记得有听到钟声,除此之外,没了。

梵海惊鸿:钟声……

地藏师:摩诃尊。

梵海惊鸿:别再前往。

(摩诃尊离开)

地藏师: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锦烟霞来到)

锦烟霞:也许是佛国的危机。

地藏师:你是……

锦烟霞:将所有的事情告知我,如何?

地藏师:……


【晨钟】

梵海惊鸿:<当初出走天门的那段时间,尝试接触其他法门,虽未有结果,仍可猜想其他法门之内,应该也有类似暮鼓晨钟的地点,难道这种现象是由钟声扩散?(取下剑观看,回忆杀伐过去)颠倒梦想……>这一出走,什么都变了,只是我不愿承认,现在也是什么都变了。法涛,禅空,你们……都不在了。(背上剑)但只要天门还在,你们就还在,我不会让天门……嗯?(转身发现锦烟霞来到)你怎会在此?(锦烟霞观看晨钟)晨钟不是谁都能走上之地,尤其是境外之人。

锦烟霞:我连暮鼓也踏上了,为何不能踏上晨钟?

梵海惊鸿:哼。

锦烟霞:你认为那些异象最有可能何时侵袭天门?我对你们佛国不了解,但现在看来,你也是无解。

梵海惊鸿:你什么都知晓了?

锦烟霞:就算你不说,我也自有方法得到讯息。

梵海惊鸿:放肆!天门之事岂是你一介人世遗魔能随意插手?

锦烟霞:挑衅,是想在此开战吗?当初尚同会无情进逼,我便开始插手天门之事,现在只是顺手。

梵海惊鸿:我不会感激你。

锦烟霞:我不需要,而你也别怕欠我,就阻止我干涉的机会。回到正题,现在你尚不能断定这一切是否与禁地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你不能确定所谓的禁地究竟通往何处。

梵海惊鸿:是又如何?

锦烟霞:佛国幅员广大,你们虽知晓有其他法门的存在,却也无法在讯息不足的情况之下测知正确的位置。

梵海惊鸿:嗯?

锦烟霞:这只是猜想,所谓的禁地是否有可能就是其中一门?


【无水汪洋】

(缺舟吹笛,雪夜惊醒)

万雪夜:缺舟一帆渡!

缺舟一帆渡:(踏步走来)你找我?

万雪夜:所有的事情我都想起来了。

缺舟一帆渡:你想离开无水汪洋?

万雪夜:我该找一个人,而他,我早就见过。

缺舟一帆渡:而你现在才想起。

万雪夜:你也全然知悉。

缺舟一帆渡:你在怀疑我?

万雪夜:也许这样能找出答案。(拔刀攻向缺舟)

[恍若隔世初醒,万雪夜重刀挥砍,无水汪洋乍起战端!]

万雪夜:没作祟的笛声,你能如何?

缺舟一帆渡:你认为是我的笛声所致?

万雪夜:休再隐藏。雪夜曙光!(再攻)

(缺舟负手,不欲作为)

万雪夜:嗯?你做什么?(停招)

缺舟一帆渡:做你想做之事,你想找独眼龙,是吗?

万雪夜:是。

缺舟一帆渡:那……独眼龙是谁?

万雪夜:独眼龙……是……

缺舟一帆渡:是你想找的一个人。

万雪夜:我……想找一个人。

缺舟一帆渡:是,你想找一个人。但那个人是谁?

万雪夜:那个人……是……

缺舟一帆渡:其实你记得。(万雪夜收起刀)你想走出无水汪洋找一个人,你什么都想起了,所以你想现在就离开吗?

(万雪夜负刀离开)

缺舟一帆渡:没错,你知晓那个人会出现在哪里。(吹笛)


【倒吊林】

梵海惊鸿:终于又来到此地,这一次没神通相引。那名苦行僧已经不在。(发现地上血迹)啊!血迹!莫非出事了?(抚上颠倒梦想沉吟片刻)禁地!(进入内中)


【阿修罗窟】

梵海惊鸿:此通道便是阿修罗窟,全无特殊之处。(钟声响起,梵海惊鸿突感不适)又是这种感觉,恼人的钟声。

(万雪夜踏入)

梵海惊鸿:嗯?谁?

万雪夜:找到了,我要找的人,就是你!

梵海惊鸿:嗯?


【月凝湾】

[月凝湾月凝湾,生人勿近的月凝湾,异兽悲鸣之下,瘴厉毒气之间,忽见一条人影,怒然开杀而来!]

(万千剑气,尽灭兽瘴)

无情葬月: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杀手袭来)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剑锋无情人葬月!(不敌而爆碎)

(对上众杀手,月怒气开杀)

无情葬月:杀!

(剑过之处,血雨纷飞)

无情葬月:还有人要来送死吗?(忽然,四周再出一批杀手)除之不尽的蝼蚁,全部该杀!

忘今焉:单枪匹马就敢杀上月凝湾,(自后而出)无情葬月,你好胆识。

无情葬月:嗯?

忘今焉:老夫该佩服你的勇气吗?还是……老夫该亲手杀你?

无情葬月:血不染,染血不休,我会让你见证这个传奇。

(忽然,一杀手双脚皆被冰霜束缚)

杀手:怎样了?我的脚……啊……(冰霜冻体,爆裂崩碎)

(玲珑雪霏慢步来到)

无情葬月:雪霏。

玲珑雪霏:我来帮你了。

忘今焉:入局了,那现在只剩下一字——(众杀手准备)

无情葬月:你为什么要来?我……(雪月背对背)没办法保护你。

玲珑雪霏:我能保护自己。

忘今焉:杀!


【荒野】

风逍遥:臭老头到底躲去哪里了?

(俏如来寻来)

俏如来:风逍遥壮士。

风逍遥:啊?俏如来,你找我喔?

俏如来:俏如来听闻了苗疆的事情,关于军长。

风逍遥:他对我承认了,但是现在我不想管这些事情,我只想找到忘今焉,在道域介入之前报仇。

俏如来:俏如来找你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风逍遥:嗯?

俏如来:咒命七罡字发动的条件,你了解多少?

风逍遥:阴阳术法是雪与花的专长,但我知晓这个条件非常严苛。取血与发,皆是必须,催动的咒力也极为庞大繁琐,进行咒杀也是需要时间,无法当面施行。咒术在进行间的时候,施咒者本身的灵力也会大大降低,无法应付强敌。

俏如来:此法如此猛恶,拥有此法之人岂非能暗杀所有的人?

风逍遥:如果对手的身上有圣物,或者对手本身的内力、灵力超过施术者太多,那也无法进行咒杀。

俏如来:嗯,宫本师尊讲过,灵力、内力、术力其实都只是力量的一种形态,根基足够深厚,对抗各种咒术的力量也会随之增强。

风逍遥:而且此法虽然难破,但是只要被察觉,身边的人便可暂时阻止。

俏如来:黑瞳七人的血与发,应该早就在他们不知情的时候让玄之玄交给忘今焉。所谓的追杀是为了陷俏如来入局的一场戏,神田壮士是因为与荻花题叶交过手,被荻花题叶取得血与发,俏如来也与忘今焉动过手。不对!还有哪里疏漏了?俏如来身上所中的咒命七罡字,听说与之前不同?

风逍遥:经由天师云杖发动,连昏迷也无法阻止。

俏如来:是由天师云杖施法,还是由天师云杖发动?

风逍遥:有差别吗?

俏如来:当时天师云杖在荻花题叶身上吗?

(风逍遥回忆——

风逍遥:花痴你……

荻花题叶:不是我。

风逍遥:不是你?)

风逍遥:不在荻花题叶的身上,是在忘今焉的身上。不可能,他是剑宗之人,就算是花教过他,他也不是擅长术法的人,还有谁在帮助他?俏如来啊,你是特别来问这件事情的吗?

俏如来:这只是其一,俏如来感觉关于道域的往事,并不单纯。

风逍遥:忘今焉不是已经坦承自己便是真凶了?

俏如来:他是一个权力欲望很重的人,成为掌令辅师仍然不知足,他策划动乱是为了让道域一统,那一统之后,谁才是他心目中最好的傀儡?玉千城?还是荻花题叶?

风逍遥:都有可能,毕竟他们两人都对忘今焉有相当的合作关系。

俏如来:但整个事件当中,剑宗、刀宗、阴阳宗皆被卷入风波,受损最少的却是紫微星宗,这真是忘今焉想要的结果?还是师尊介入的后果?如果忘今焉还有勾结的对象,那又会是谁?疑点仍存,所以俏如来不得不怀疑,进而继续调查,希望能厘清真相。

(风逍遥回忆——

荻花题叶:到现在我才知道在夫子面前昊辰是怎样的天真,夫子啊,你真是吃人够够,你……真是善于利用人的感情啊,哈哈哈……

无情葬月:父亲并不知晓你与忘今焉的关系,他也是对父亲讲会让他登上道域全力的顶峰。

荻花题叶:真不知他对几个人讲过。

荻花题叶:我甘愿……咳咳……为你做……

玲珑雪霏:我知道。

荻花题叶:只要你肯……爱……)

风逍遥:(惊醒)难道……


【月凝湾】

(众杀手围攻雪月,月转身欲护雪杀敌,不料却被雪一掌正中胸口!)

玲珑雪霏:风花雪月的感情,充满谎言与背叛。

无情葬月:雪,你……(血流不止)

玲珑雪霏:哈啊!(再一掌,击飞月)

无情葬月:啊!(艰难站稳)哈哈哈哈……我真正想不到,真真想不到!(冲天怒火震动四周)


[最想不到的结果,最想不到的真凶,身伤情恸的无情葬月能否逃过这一场死厄?

万雪夜对上梵海惊鸿,佛国之内扩张的异象会是怎样的警讯或者阴谋?

九算最后一人现身,她所等待的人又是谁呢?

铁骕求衣不明的话意是否宣示着与兵长未来的对立?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二十八集——无情 葬月。]


玲珑雪霏:<那一日,每一个人都讲出了自己的秘密,但是……我没讲。他们,也没问我。如果他们问了,我会讲吗?这个问题,我不敢问自己……>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