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2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51629624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二十四集 缺舟一帆渡

录入:北龙归心
校对:叶清眉


【通幽谷】

[剑宗之斗再掀波澜,正与邪的交汇,再战续章。]

靖灵君:鎏云飘迹!

无情葬月:血冥昼晦!

[相同的招式,同样的结果,靖灵君心中却早有准备。]

(七彩贯虹被无情葬月挑飞,靖灵君剑指上)

靖灵君:卸!

(无情葬月手腕被击中,血不染落地)

靖灵君:退开!

(靖灵君震开无情葬月,欲拾血不染,被无情葬月阻拦)

[双方兵器分别脱手之后,激烈的下盘攻守,脚步进退之间,互不相让。]

(无情葬月将血不染击入岩石)

[不容喘息的争夺,一回身,一转眼,剑指四扫。]

靖灵君:惊异吗?仙舞剑诀,非是你所想的这么简单!

无情葬月:自以为是的强调,乃是夸口。

靖灵君:是不是夸口,用血不染来印证!七彩贯虹!呵啊!(剑上手)

无情葬月:挫败,已经是你注定的结果。(身影骤消,至石边取回血不染)

靖灵君:无情葬月,忘了你父亲的教训,沉迷血不染,就接受制裁吧。

无情葬月:有何能耐,尽展无妨。

[凝结的氛围,对峙的情景,蓄势待发之剑,各自冷然而握。按捺不住的剑意,血不染率先而动!]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

靖灵君:仙舞?神影指路!

(剑交,无情葬月被震退)

靖灵君:仙舞?神虹开道!

无情葬月:血染尘嚣尽锋芒!

(靖灵君挡住剑招,无情葬月消失不见)

靖灵君:人呢?

[就在靖灵君迟疑的刹那。]

(无情葬月倏然出现,背刺靖灵君)

靖灵君:啊!

无情葬月:傲邪剑法更非你能预料。(拔剑)

靖灵君:(踉跄)怎有可能!

无情葬月:是我驾驭了血不染,不是血不染驾驭了我。(上前)

靖灵君:啊……化!(离去)

无情葬月:(收剑)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剑锋无情人葬月!


【回苗疆王府的路上】

忘今焉:你是不是对老朽有误会了,老二?

铁骕求衣:你不该动我的人。

忘今焉:白日无迹查得太深了,至于风中捉刀,老朽从来没有针对过他,你应该去问风花雪月。

铁骕求衣:这不是恫吓,是告知。

忘今焉:嗯?

铁骕求衣:(出掌袭击忘今焉,二人对招)你不该动我的人!

忘今焉:当年你带风中捉刀回铁军卫的时候,老朽就告知过你,风花雪月最后必然自相残杀。

铁骕求衣:人呢?

忘今焉:死了。

铁骕求衣:你该离开苗疆了。

忘今焉:风花雪月的情仇,你是最清楚,他的死,当真与老朽无关。

铁骕求衣:这不是建议,这是命令。

忘今焉:你要怪我,不如怪你自己,是你自己造成风中捉刀的死。

铁骕求衣:嗯?

忘今焉:老夫成为国师,是计划之中也是计划之外。原本苍狼王子只是牵制竞日孤鸣的棋子,最后却被他一举反扑。

铁骕求衣:你应该阻止他。你能做,但你没做,你用王的生命赌你的权位。

忘今焉:但无损我们的计划,成就三部宝典的苍狼,岂不更能壮大苗疆?

铁骕求衣:是成就了你的权位。

忘今焉:所以你忌惮了。放走无情葬月的人是你吧?能在王宫重重戒备之中救走无情葬月的人有谁,我、擅长阴阳术的荻花题叶,还有你铁军卫军长。你想利用无情葬月来牵制老朽在道域的秘密,挑拨老朽与荻花题叶的感情,不是吗?再更远久的讲,当初你带风中捉刀进入铁军卫,不是也想利用风中捉刀与道域的关系来牵制我?自老朽进入苗疆以来,你对我的戒心从来不曾放下,不是吗?

铁骕求衣:讲感情,那真不像你。

忘今焉:那就讲回现实吧。是你放走无情葬月,才造成风中捉刀身亡,现在要追究老朽的责任未免颠倒是非了。

铁骕求衣:你太贪了,你要的,不只是一个栖身之所这么简单。

忘今焉:那你要的呢?俏如来就要交给尚同会了,你甘心让老七做鉅子?

铁骕求衣:我出手过,俏如来逃了。

忘今焉:只出手一次就认输?

铁骕求衣:鉅子之争,不能建立在内斗。

忘今焉:还是你从没想过,遵从鉅子的命令?

铁骕求衣:我是军人。

忘今焉:这样啊,那军长,该放行了。

铁骕求衣:什么时候开始的?最早的九算还有相同的理念与抱负,是人心易变还是权力让人痴迷?

忘今焉:你知道鉅子最让人讨厌的是哪一点吗?明明知晓那是他的陷阱,却无法挣脱,猜忌的因早被种下。

铁骕求衣:就算明知所谓的内奸极可能不存在。

忘今焉:但是互信,早就消失了。

铁骕求衣:是,信任消失了。老大,善自珍重。(离开)


【苗王府】

玄之玄:杀死八刀痕的人,就是雪山银燕。

雨音霜:啊?(一惊)

雨音霜:你想骗我,不可能。

玄之玄:你可以去问雪山银燕,问赤羽信之介,或者俏如来。

雨音霜:我……我不信。

(雨音霜含怒出手进攻玄之玄,三两招之间被玄之玄制住。)

玄之玄:将怒气发在我的身上,也不能改变事实,何况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玄之玄气劲勃发震开雨音霜)

雨音霜:为什么,你要告知我这件事情,为什么!

玄之玄:让你看清楚雪山银燕的真面目,让你明白你是怎样的无知与受人欺骗。你以为得到的爱情,结果是得到愧疚与同情,让你清醒。

(雨音霜承受不住打击,重心不稳连退数步)

玄之玄:你可以拒绝得到答案或者去证明你要的答案吧。

雨音霜:父亲……银燕……

玄之玄:再来就是牵制你了,老三。


【金雷村】

常欣:你说有人拜访,为什么不是将它请入金雷村,而是要我跟祖父去见他。

小七:我忘记讲了,是清伯将他挡在村口。

长老:又是阿清,怎会一点都没完改变啊。

(长老带着常欣到达村外看到阿清)

长老:就是这个吗?

阿清:长老,巫女,你们来了。

长老:阿清,你实在没礼貌。

阿清:那件事情,都已经过一段时间了,现在还有人来问,实在有够奇怪啦。

常欣:难道是……你是谁?

沐摇光:说起来,欲星移正是在下的剑术指导,先前他将佩剑留给在下便求去,在下猜想,应该是与金雷村的遭遇有关,你们是否愿意告知?

长老:你是想知道哪一个部分啊。

沐摇光:锦烟霞,一步禅空,全部。


【无水汪洋】

(雪夜在屋内清醒,看着烛光摇曳,门风呼动,桌案上放着一卷画卷,雪夜打开首页,看了一眼画卷随即取下曤日推门而出)

(山崖边一个身影竖立在月光下吹奏)

万雪夜:你是…?

缺舟一帆渡:姑娘醒了。

万雪夜:嗯?先生是谁,我怎会在此?

缺舟一帆渡:在下缺舟一帆渡。称吾缺舟即可。

万雪夜:缺舟?我叫万雪夜。

缺舟一帆渡:这边请。

万雪夜:我怎会在此?

缺舟一帆渡:你连续问了两次。这很重要吗?

(万雪夜在身上搜寻着什么)

缺舟一帆渡:你找的东西是这吗。(缺舟拿出天门令)这是少室古刹的通行令,在地门是禁忌的东西。所以我替你收起来了。

万雪夜:原来这个地方被称为地门。

万雪夜:我怎会来到此地。

缺舟一帆渡:你问第三次了。

万雪夜:因为你一直没回答。

缺舟一帆渡:因为不重要。

万雪夜:不重要?

缺舟一帆渡:未来之事总是比过去的事情更重要。现在知晓之前发生的事情,对现在的你无意义。

万雪夜: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缺舟一帆渡:你要喝茶。我很难得泡茶给人喝,喝吧。(万雪夜喝茶)多谢。

万雪夜:多谢?

缺舟一帆渡:我不是讲过,我很少有机会泡茶给人喝。啊,这应该是第二次吧。

万雪夜:你一定很少朋友。

缺舟一帆渡:其实我没朋友,一个也没。

万雪夜:你看起来不是这么孤僻的人。

缺舟一帆渡:我也这样感觉。

万雪夜:多谢你的款待。我想探问一个人。

缺舟一帆渡:两条路,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缺舟一帆渡:马上离开。

万雪夜:另一条呢?

缺舟一帆渡:永远留在地门。

万雪夜:我选择第三条。找到我想找的人,然后离开。

缺舟一帆渡:你想找谁?

万雪夜:我想找一名虬髯,身形魁伟的独眼刀客,名叫荒野金刀独眼龙。

缺舟一帆渡:你讲的人,我见过。


【地门内部】

(银娥为千雪孤鸣包扎,七巧在一旁玩耍)

银娥:你去劈柴,怎会伤到手?

千雪孤鸣:力量太大,失手难免。七巧,别到处跑,小心跌倒。

七巧:不会啦。哎呦。

(藏镜人出现及时扶住了七巧)

藏镜人:小心。

千雪孤鸣:你看,才刚说而已,还不多谢罗叔?

七巧:多谢罗叔。

千雪孤鸣:这么有闲来找我。

藏镜人:找你喝酒,永远有闲。

银娥:七巧,来帮你爹亲准备酒杯。

七巧:哦。

千雪孤鸣:看到眼睛都直了是怎样,七巧还只是孩子。

藏镜人:我也希望,能有这么可爱的女儿。

千雪孤鸣:要就自己去生一个,别常肖想别人的,是讲你一把年纪了,也应该找一个对象了。

藏镜人:我讨厌娶老婆。

千雪孤鸣:为什么啊?

藏镜人:就是感觉厌恶,但我想要有一个女儿。

(钟声想起)

千雪孤鸣:那你只好去抢一个了。

藏镜人:你有听说了吗?

千雪孤鸣:听说……你讲的是?

藏镜人:圣战,即将开启了。

千雪孤鸣:嗯。


【锋海】

锻神锋:你完全恢复了?

玄狐:另一个人呢?

锻神锋:你讲废苍生?他已经离开了,再来你要往哪里去。

玄狐:我要见识飘渺剑法。

锻神锋:你对俏如来还有兴趣吗?

玄狐:嗯?

锻神锋:止戈流剑阵,会是你追求目标的终途。

玄狐:我的剑途,永无止境。

锻神锋:你所用这口风华绝代,他的能为,超乎你的想象,但是你还无法将它完全发挥。

玄狐:嗯?

锻神锋:换一句话讲,现在你驾驭不了这口剑。

玄狐:九尾风华不是这样讲的,他说,只有我,能将他完全发挥。

锻神锋:因为风华绝代,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你最后的终途,必然是俏如来。

玄狐:我会记住你的话。

(玄狐离开锋海,路遇废苍生)

废苍生:完全失去兴趣了?还会注意我。

玄狐:你不是离开了?

废苍生:不这样讲,锻神锋就不会轻易放你走。

玄狐:你找我?

废苍生:你想成就最上乘的剑法?

玄狐:是。

废苍生:为何不自己参悟?

玄狐:我在参悟。

废苍生:你无法。

玄狐:为什么?

废苍生:剑,是人所用,剑招,是人所使,人是有感情的生物,没感情,就不可能成就最上乘的剑招。

玄狐:剑招是肉体的展现,感情能透支肉体,但剑招本身并无感情。

废苍生:这就是你错误的想法。

玄狐:嗯?

废苍生:会有情绪,那就很好。

玄狐:我不了解你的意思。

废苍生:你可以尝试了解这个意思,魔的悲喜,太过极端,但是……你不是魔。

(废苍生离开)

(玄狐正要离开时,被蒙面人叫住)

蒙面人:玄狐,老师交代如果你想去还珠楼验证你的剑法,那就走错路了,凤蝶已经带着温皇离开了。

玄狐:他们去了哪里?

蒙面人:这就是老师要我找你的用意,这是他们躲避的地方。

(蒙面人抛给玄狐路观图)

蒙面人:老师还要我向你告知,杀了凤蝶温皇就会恢复,而且绝对会与你一战。

玄狐:很好。

(玄狐离开)


【海境】

(鳞王会见玄之玄)

玄之玄:鳞王。

鳞王:盟主暂息雷霆,方才右文丞说盟主盛怒而来,本王便已猜到原因,梦虬孙之事是海境的疏失。

玄之玄:摩诃尊联合锦烟霞杀害贝叶尊,之后封闭天门,岂是一句疏失就能了结?姑且不论天门,尚同会需要一个交代。

鳞王:等梦虬孙回到海境……

玄之玄:不是梦虬孙。

鳞王:嗯……

玄之玄:先前左将军回报之后,鳞王可有查看梵海惊鸿的剑,是否还在?

鳞王:当下本王遣人一探,剑已失踪。

玄之玄:当然啊,那原本剑是由谁保管?

鳞王:师相。

玄之玄:哈,完全掌握押送的过程与环节,人犯前脚才踏出,梦虬孙就马上放了锦烟霞,还将剑盗走,更算准时机拦截,被披上鳞族伪装的锦烟霞顺利混入,还布置了一连串的欺敌战术拖延护送的脚步,计划得逞之后更懂得马上封闭天门。鳞族师相,难辞其咎。

鳞王:此事与师相无关。

玄之玄:鳞王是存心袒护。

鳞王:盟主想说,梦虬孙是受到师相指使?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他们两人是堂兄弟,却彼此不合很多年了。

玄之玄:堂兄弟,我认为这层关系,反而让师相更无法摆脱嫌疑。

鳞王:盟主有所不知,梦虬孙虽有鲛人血统,却对鲛人一脉存有心结,让他不断刁难师相,这么多年过去,就连本王也无从介入。

玄之玄:我怎知晓,这不是鳞王的推脱之词?

鳞王:上回梦虬孙欲对师相落下杀招,盟主可是亲眼见到;再加上这次的事情,让他们意见分歧,关系更形恶化。别说合作,就算是一点谈和空间恐怕也没。

玄之玄:哼,原来如此。

鳞王:盟主此言何意?无论如何,本王再次应诺,必会捉拿梦虬孙……

玄之玄:然后交给尚同会。

鳞王:这……

玄之玄:很难吗。

鳞王:他毕竟是海境之人,理应……

玄之玄:理应莫管他境事务,现在他却公认挑战代表中原的尚同会,更造成天门政局丕变,梦虬孙既损他界,理应受他界审判。还是……鳞王想藉此包庇?

鳞王:本王绝无此意。

玄之玄:我想也是毕竟没有任何君王,会愿意为了一个宵小叛逆,将危机上升到国家层级,在历史上,有很多本可避免却仍阻止不了的战争,就是这样发生的,你说是吗,鳞王。

鳞王:尚同会想兴战,鳞族也不会坐以待毙。

玄之玄:我说了,战争本可避免,只要一国之君拿出该有的公信力,毕竟受害者可是天门以及尚同会。

鳞王:法有度,理有衡,本王相信尚同会应该不会做出过分的判决。

玄之玄:有这句话,就当作是鳞王同意了。

鳞王:也请盟主记住,受审过程海境也必须知晓。

玄之玄:当然,现在最后一个请求。让我见师相。


【浪辰台】

欲星移:真想不到,你还愿意踏上浪辰台,盟主。

玄之玄:师相。

欲星移:听起来是质问的语气。

玄之玄:你该知道我想问什么。

欲星移:不如开门见山。

玄之玄:天门之事……

欲星移:如你所料。

玄之玄:你还敢承认?

欲星移:就算我否认,你会相信吗?

玄之玄:你破坏协议!

欲星移:破坏?我没亲自布计,也没亲身插手,哪来破坏协议?如你所见,整个布局都是梦虬孙一人处理,我并没下任何指导棋。

玄之玄:挑拨,以及引导。

欲星移:自我挑拨,天下间有这么憨的人?

玄之玄:大智若愚,无疑是最狡诈的局。

欲星移:鲛人使诈,名副其实,多谢赞美。

玄之玄:老三!

欲星移:好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那……老七,你是否要让我讲完?

玄之玄:好让你得意吗?!

欲星移:是念在我们之间那曾经的一点情谊。

玄之玄:我看不出你有任何留手。

欲星移:我只是故意引梦虬孙去处理这件事情,我们多年不睦,王自然不会相信我们有勾结,至于梦虬孙……他处处针对我,我又何必保他?要杀他,你自己努力,加油。

玄之玄:你现在神态以及心绪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老实说,我一时也分辨不出,果然人生如戏,戏子无情啊。

欲星移:用急躁的举措顺势布局,误导俏如来在错误的时机出手,与老七你的演技相比,我还差得很远。看来该送客了。

玄之玄:(转身)龙涎口。(师相一惊)老三,你现在的表情,真实多了。

欲星移:我只是讶异,想不到你对金雷村的兴趣至今未灭,更想不到你对我的关心,超乎预期。

玄之玄:好歹同是九算,关心是应该。

欲星移:再假就不像了吧。

玄之玄:那就单刀直入。我不介意摧毁一步禅空的金身,让龙涎口爆发!

欲星移:老七,别逼人走绝路!

玄之玄:是谁逼谁呢?

欲星移:我是为了周全一步禅空才护住天门,你自然也可以设下防线减少损失,这两者并无冲突。或者你比较希望是我亲自布局,而非栽在梦虬孙手上?老七,当初你小看俏如来导致身份暴露,现在你犯了同样的毛病却不知自省,反而威胁我,这于情于理说不通啊。

玄之玄:老三,你急了,开始辩解了,你的悠闲气质怎会一眨眼就全然消失无踪?老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欲星移:若我真出手,就不会只是这样了。你了解我的个性。

玄之玄:就如同你了解我的手段。

欲星移:如果真要走至绝路。那鳞族就只好向尚同会宣战。

玄之玄:现在主导权可是在我的手上,你没选择余地。继续保持这种不安吧,这会让你更加警惕言行,再会了,鳞族师相。(离开)

欲星移:毫无准备,欲星移又怎敢自居相位。你说是吧?黑瞳之首。


【金雷村】

(梦虬孙找到金雷村)

梦虬孙:<应该就是这里了,伯祖父的情债啊……结果还是到哪里都一样。>咳咳,大家好,我不是妖怪,我叫梦虬孙来自鳞……

(村民四散而逃)

梦虬孙:族……

(萧风吹过,灯笼滚地,孤独的身影尽显一片凄凉)

梦虬孙:有人吗?拜托应一声啦。

(长老带着常欣走出来)

长老:你们也太紧张了吧,我来看看。

(清伯、小七跟上)

小七:唉哟,真正有角耶,不会是魔……

梦虬孙:嗯?!

小七:没啦……

(小七被梦虬孙吓得后退几步,珍珠掉了出来)

小七:啊。

(小七拭去珍珠上的灰尘,重新收好)

梦虬孙:等一下,你怎会有这颗珍珠啊。

小七:我是在村外捡到的,因为看起来很美,所以我就收藏起来,是有……什么问题吗?

梦虬孙:<应该没看错,那分明是鲛人泪,但怎会……>

长老:少年人,你说你来自鳞族,想不到金雷村与鳞族真是有缘,先是青奚宣,然后是欲星移,现在是你。

梦虬孙:喔,讲到伯祖父的名字了。

常欣:伯祖父,所以你跟欲星移……

梦虬孙:那不是重点。

常欣:是欲星移叫你来的?

梦虬孙:他叫我来我就会来吗?!看到鬼!我是跟伯祖父的孽缘,谈过了后才来的,跟欲星移无关!

小七:看起来他们关系没多好。

清伯:又不是每一对兄弟都……

梦虬孙:是堂……兄弟!差一个字差很远耶。请问可以继续我的问题了?

常欣:你放在讲的,是锦烟霞吗?她现在过的好吗?

梦虬孙:应该还不差吧,如果你再早几天问,可能就不好了。

常欣:嗯?

梦虬孙:嗯啥,本来是我在问事情的,怎会变成你们在问我了?

长老:少年人,你想问什么?

梦虬孙:我……

长老:你……

梦虬孙:我是来问欲星移的事情。

常欣:你们不是亲戚,为什么跑来这里问?

小七:可能是他们的关系很差吧。

清伯:最近是怎样,一直有人来问,那个欲星移的事情。

梦虬孙:啊,还有其他的人来?

清伯:是啊,对方说欲星移是他的剑术指导。

梦虬孙:<难道是那个拿沧海珍珑的尚同会走狗。>罢了,多余的事情我不想理,我只想知道你们所看见的全部过程,包括欲星移的态度,还有事发的地点位置。

常欣:由我来说吧。

(讲述)


【龙涎口】

梦虬孙:那些人口中的欲星移,跟我所识的欲星移,根本是两个人,是被抓交替了吗。还有从哪个少年人的口袋掉出来的鲛人泪,我这辈子还没看过欲星移流眼泪,有可能吗?看到鬼。

(走到龙涎口崖边查看龙涎口)

梦虬孙:这个地方看起来,真正有崩过,而且崩很大。

(查看一步禅空)

梦虬孙:那就是他们讲的菩提尊喔。

(掏出零食吃起来)

梦虬孙:嗯,确实是龙涎口,但是,为什么怎有一股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啊,是海境!龙涎口的另一端是通往海境之下的水城。为什么我没听到这个!为什么我没听到这个啊!可恶!欲星移!

(梦虬孙转身离去)


【尚同会】

(靖灵君来到尚同会)

玄之玄:道者,你受伤了。

靖灵君:想不到无情葬月竟能将傲邪剑法练至这种程度。难道非要紫微宗主出面才能解决这桩剑宗的耻辱?

玄之玄:道者不用忧心,无情葬月危害武林,尚同会协助对抗,道者先专心养伤,尚同会的大日子即将到来,而且……这桩事情,也与道域有所牵连。

靖灵君:是关于俏如来?

玄之玄:然也。


【海境边界】

(梦虬孙急急而奔,两名海境士兵出现阻挡去路,随后左将军也显身拦路)

梦虬孙:嗯?你们这是做什么?申玳瑁!

申玳瑁:龙子。

梦虬孙:惨,我有不好的预感。

申玳瑁:私放锦烟霞,盗走海境保管之剑,拦截尚同会,种种行为不只触犯城规,更用不法手段干涉他境事务。

梦虬孙:所以王,下令来抓我是吗?!

申玳瑁:必须给尚同会一个交代。

(左将军与士兵拔刀,欲捉拿梦虬孙)

梦虬孙:看到鬼!是他们不法,为什么要给他们交代,给我闪开,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见王。

[立场虽坚,却也无法规避过错,梦虬孙不愿伤人,闪避之间,步急,心更急!]

(左将军猛喝一声持刀迎上梦虬孙)

梦虬孙:左将军你……

申玳瑁:莫再抵抗,请龙子束手就擒。

梦虬孙:你打不过我。

(梦虬孙棒击退左将军与海境士卒,这时远处虹光闪烁,突现一妳飞驰而来,矗立在梦虬孙的面前)

梦虬孙:皇戟!王!你……

(左将军与海境士卒再次围攻而上)

梦虬孙:可恶!

申玳瑁:龙子!

海境士兵:追。

(梦虬孙改变策略快步急奔而逃,回头相望近在咫尺却不得而归的家乡,梦虬孙抬手逝去眼泪,脚不停步远远离开)


【龙涎口】

梦虬孙:从来只有乞丐赶庙公,现在乞丐连破庙都不能住了。一群憨鱼!干脆给人抓去卖掉煮汤算了!(掏出零食)什么东西都有,就是没有带百里闻香,郁卒。

欲星移:还有吃的吗?

梦虬孙:有喔。(不假思索地扔出米饼)等一下!

(欲星移吃下米饼)

梦虬孙:那是我的!(屡次伸手欲夺,被欲星移躲过)你……

欲星移:我专程顺着龙涎口游过来看你,向你讨一点东西吃,何必这么生气,大不了之后赔你便是。

梦虬孙:我终于搞清楚你的目的了,臭墨鱼!

欲星移:洗耳恭听。

梦虬孙:你明知道有人在追查九算,还加速刺激我参加锋海剑夺,就是为了引导最讨厌你的我去追查九算的事情,然后对你更加不满,进而与你作对,劫囚夺剑,全部都是因为他!(指着菩提尊金身)你想还情,却又不便亲自出手,所以借我之手,让天门脱离尚同会掌握,最后我就会成为代罪羔羊,有家归不得,还要留在这里,替你顾守龙涎口!

欲星移:诶更正,是替海境守住龙涎口。除了一点用词不准确,我必须称赞你……真聪明。现今状况,若我再入人世,就会被九算围剿,而你一入海境,就会被鳞族围剿,双方既然相见两厌,不如不见。至于海境方面,我已经向王建议,让宝躯一脉进行修建定海堡礁的工程,预防龙涎口的爆发危害,经过百年的镇压,水气已经有消散的状况,应可将伤害降至最低。至于这段时间,千万别让任何人去破坏龙涎口。

梦虬孙:给我住口!(挥剑便攻)

欲星移:哎呀,此地先前经过剧烈变动,地质脆弱,你真要动武?

(梦虬孙一愣,低头观视地面裂痕,欲星移趁势入水)

梦虬孙:啊,欲星移!你别跑!

欲星移:不送了,否则龙困浅滩可是会被你最讨厌的犬类所欺,我会定期送来百里闻香让你品尝,再会。

梦虬孙:欲星移——!你这个臭墨鱼啊,给我回来啊……真正有够……可恶!等海境度过这次的危机啊,我一定要一次总账,刚才还吃我的东西!不知道东西是不是还够吃!(倒出零食)干脆去跟金雷村再分一点好了。


【苗疆王宫大殿】

苍越孤鸣:明日便是将俏如来移交尚同会,同时,也要将赤羽与神田京一送回东瀛。军长,由你护送赤羽先生与神田京一上船。

铁骕求衣:是。

苍越孤鸣:国师。

忘今焉:在。

苍越孤鸣:你负责与尚同会交涉。这次,孤王亲自押送俏如来前往中原。

忘今焉:是。

叉猡:王上,那叉猡呢?

苍越孤鸣:你留在王宫,负责守卫。众人各自退下吧。

(铁骕求衣、忘今焉、叉猡退)


【苗疆王宫】

赤羽信之介:吾与神田京一就要离开了。

雪山银燕:那大哥……

神田京一:都离开中原,我们也担不上心了。

剑无极:我们靠自己啦,明日跟过去处理。

赤羽信之介:嗯。

(一个苗兵过来通知)

苗兵:是银燕吗?霜姑娘在王宫外面找你。

雪山银燕:霜,她不是回黑水城了,为什么不进来?

剑无极:说不定是太思念了,回来亲一下才要回去。

雪山银燕:剑无极,别胡闹。

(雪山银燕跟着苗兵离开被找到雨音霜)

雪山银燕:霜,怎样了?

雨音霜:你知道……我是八刀痕的女儿?

雪山银燕:啊。

(闪电交加,淫雨霏霏)

雨音霜:真正是你,杀了我的父亲?

雪山银燕:你……知道了。

雨音霜:你想瞒我到几时?

雪山银燕:我不想瞒你,但是我……我找不到开口的时机。

[无言的痛,刺入心中,曾经是最熟悉的人,怎会在此刻陌生,曾经最爱的人,为何此刻这般生疏。好不容易踏近了一步,但为何距离,越来越远?]

雪山银燕:原谅我,好吗?

雨音霜:我是不是……该放下仇恨,原谅你?

(银燕上前扶住雨音霜的肩膀)

雨音霜:我可以不恨你,我可以原谅你,我可以继续爱你。

雪山银燕:霜。

雨音霜:但是我……怎能接受这样的自己?

(霜转身离开)

雪山银燕:霜……

(银燕欲追,却是脚步踉跄,被石头拦了路,只能远远看着霜离开,这时剑无极打伞而来)

剑无极:霜呢?银燕啊,你怎样了。

雪山银燕:霜……知晓了。

剑无极:什么啊!你还呆在这做什么,快把她追回来啦!笨牛啊!快去,去啊!

雪山银燕:给我们……一点时间吧。

剑无极:唉。

雪山银燕:啊……!


【地门村落】

万雪夜:经过这个村落,就是缺舟所讲的地方。

路人:这位壮士,你是新面孔,是要往哪里去?

万雪夜:我想往西南而去。

路人:你要去圣殿?

万雪夜:圣殿?

路人:是大智慧的旨意吗?

万雪夜:(犹豫一瞬)是!

路人:你能见到大智慧,真是福气。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吗?尽管讲不用客气。

万雪夜:你们见过一名虬髯独眼的刀客吗?

路人:虬髯独眼的刀客?没呢。这边的访客很少,不然这么特别的形貌,若是有一定有印象。

万雪夜:多谢。这…(看到迎面而来一个女子脖子上系着熟悉的方巾)独眼龙身上的赤方巾,上面还有血迹。独眼龙来过这?

(钟声响起)

万雪夜:独眼龙在哪里?

(村民纷纷拿起武器)

万雪夜:你们在隐瞒什么?

路人:杀!

万雪夜:都是高手,这是陷阱。

万雪夜:流雪回空!

万雪夜:飞鳞破甲!

(红女孩背后偷袭,万雪夜被匕首贯穿)

路人:杀啦——

(万雪夜惊醒,发现桌子上有一卷羊皮书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没故事的妖怪,他没有自己的故事,所以很羡慕别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没故事的妖怪很羡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他吃掉别人的故事,他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

(笛声响起)

万雪夜:笛声?(走出房屋)你是……?

缺舟一帆渡:万姑娘清醒了?

万雪夜:先生是谁?我怎会在此。

缺舟:请。

缺舟一帆渡:趁热品茶。

万雪夜:我认识你吗?

缺舟一帆渡:姑娘应该不认识缺舟。

万雪夜:你叫缺舟?你怎知晓我的姓名?

缺舟一帆渡:姑娘要找的人有眉目吗?

万雪夜:你知晓我在找人?

缺舟一帆渡:无水汪洋西南方三十里外,有一个地穴,你要找的人可能在那里。但你要注意,该处凶险万分。

万雪夜:多谢。

(缺舟拿出天门令)

万雪夜:经过这个村落,就是缺舟所讲的地方,破败的村落,发生过战斗。(四下查看)血迹!(一阵风吹过,独眼龙红方巾随风飘舞)

万雪夜:这个地方,缺舟讲的地穴,深入一探。

万雪夜:这地穴,不是天然形成,是人挖出来的。

万雪夜:又是血迹。

万雪夜:死路。

(钟声响起,万雪夜开始挖地穴,藏镜人幻象出现攻击万雪夜)

万雪夜:你是?

(独眼龙,冰剑等幻象出现,万雪夜惊醒,发现桌子上有一卷羊皮书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没故事的妖怪,他没有自己的故事,所以很羡慕别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没故事的妖怪很羡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他吃掉别人的故事,他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虽然吃了很多很多故事,但他依然很苦恼,因为那些都不是他的故事,他仍然没有自己的故事。]

(笛声响起)

万雪夜:笛声?

万雪夜:你是?

缺舟一帆渡:茶冷了,万姑娘。

万雪夜:万姑娘?

缺舟一帆渡:怎样了?

万雪夜:忽然对自己的名字,有一点陌生而已。

缺舟一帆渡:大概一时忘记了吧。

万雪夜:我遭受袭击,现在还感觉有一点昏沉。我好像认识你。

缺舟一帆渡:万姑娘,对你而言,你所经历人生是什么?

(万雪夜略微迟疑)

缺舟一帆渡:哈~这问题真是唐突了。

万雪夜:我经历的人生是发生在我的身上的事情,造就我这个人的一切。

缺舟一帆渡:发生过的事情真正发生过吗?

万雪夜:那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

缺舟一帆渡:所以也可以说,只有记忆中的事情,才是发生过的。没在记忆中的事情就算没发生过。这就是人的一生对吧?

万雪夜:这算是一种哲理吗?

缺舟一帆渡:可能也是一种真理。

缺舟一帆渡:姑娘,你该回去了。

万雪夜:回去?我还未找到我要找的人。

缺舟一帆渡:为什么你这么坚持?

万雪夜:我有一种感觉,我非要找到他不可。

缺舟一帆渡:姑娘,我想帮助你。但你必须回去了。

万雪夜:想帮我,就给我一个方向。你知道我要找的人在哪里。

缺舟一帆渡:西南方三十里,有一处地穴。


【地门地穴】

缺舟一帆渡:你要找的人,可能在那里。

(钟声响起,万雪夜和独眼龙擦肩而过,转瞬移动到地穴内)

万雪夜:进行到一半的工程,这条信道到底是谁在挖掘?

(万雪夜继续挖地穴,挖出一大块缺口)

万雪夜:成功了!

万雪夜:啊,这是……这是……妖怪!

(万雪夜惊醒,发现桌子上有一卷羊皮书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没故事的妖怪,他没有自己的故事,所以很羡慕别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没故事的妖怪很羡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他吃掉别人的故事,他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

虽然吃了很多很多故事,但他依然很苦恼,因为那些都不是他的故事,他仍然没有自己的故事。

没故事的妖怪,就送给每一个人一个新的故事,从此以后,大家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了。]

(钟声响起)

万雪夜: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


【苗疆王宫】

剑无极:笨牛啊,你还好吧。

雪山银燕:现在,先以大哥的事情为先。

剑无极:笨牛啊,这边交给我就好了,你不用烦恼啦。

(红衣蒙面人找到忍着伤痛找到苗疆王宫)

杀手:剑无极……

剑无极:你是谁啊……

还珠楼杀手:我是还珠楼的杀手,玄狐,玄狐来了……快保护……凤姑娘……

(杀手不支倒地)

剑无极:又是玄狐。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们来去保护凤姑娘。

剑无极:那你的大哥该怎么办啊,将我们拆开,这一定是九算的阴谋。

雪山银燕:可恶!

剑无极:别多想了,凤蝶躲在安全的地方,所以你的大哥优先啊。

雪山银燕:你要我别后悔终身,难道,你不怕自己后悔终身?剑无极,你先去,等大哥安全,我就去帮你!

剑无极:笨牛啊,但是你一个人有够力吗?

雪山银燕:别让我们自己有后悔的机会,相信彼此。

(雪山银燕握住剑无极的手,坚定信心)

剑无极:笨牛,我等你。

(剑无极急急而奔离开苗疆王宫前往还珠楼,雪山银燕同样转身离开)


【苗疆王宫牢房】

(国师接近牢房)

忘今焉:师侄,该出发了。

俏如来:师叔,请。


【苗疆岸边】

铁骕求衣:赤羽先生,请了。

赤羽信之介:想不到两次踏入中原,皆是一般结果。来时意气风发,去时萧索落寞,赤羽信之介,不甘啊。

铁骕求衣:王上之命,意在保全两位生命,这也是为了霜姑娘着想。

神田京一:为什么,霜呢,怎会没来送行,真正是有老公,就忘记祖公了。

铁骕求衣:两位,请吧。


【中苗交界处】

[万里之外尚同会群侠齐聚,准备接收俏如来,荻花题叶也藏身暗处观视。]

(苗王苍越孤鸣率领苗疆众人押送俏如来现身)

玄之玄:尚同会之主玄之玄,代表中原,接收阴谋家俏如来。

苍越孤鸣:这是中原事务,交出俏如来之后,怎样处置,怎样结果,苗疆不过问。

玄之玄:此事,彰显中苗维持和平的诚意,沐摇光。

苍越孤鸣:国师,交人。

忘今焉:且慢。

苍越孤鸣:嗯?

忘今焉:俏如来,不能交给玄之玄。

(在场众人一惊)

俏如来:因为真正的阴谋家,今天将在众人的面前揭开他的真面目。

(俏如来气劲爆发,驱除身上的枷锁)


[逆转的局势,九算内斗已经定局,俏如来是否趁此机会,一举扳倒玄之玄?

赶往帮助凤蝶的剑无极,是否能在玄狐之前,及时找到凤蝶呢?

地门诡变的遭遇,万雪夜,狼主,独眼龙,藏镜人,他们究竟发生了何事?

藏镜人口中的圣战,又是什么,大智慧又是何人呢?

欲知一连串高潮极端,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二十五集——逆转局势的一招。]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