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2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43863184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二十一集  飘散在风中的血

录入:神马天下
校对:LINGGin


【四方山】

[刀剑相竞,生死一决,抛弃了共同的过往,运使自身的兵器,刻画出一段血泪交织。退无可退,忍无可忍,难以修补的裂痕,任随命运的摆布,再开杀戮血道。]

风逍遥:掠步杀•疏狂。

无情葬月:血龙张翼任回旋。

[曾经的相知相惜,曾经的生死与共。早被蒙蔽的心,增添仇恨蔓延;早被捉弄的情,彼此消逝不存。]

无情葬月:血染尘嚣尽锋芒。

风逍遥:回步杀•萧索。

[剧烈的肢接,蒸腾了体内的酒气,越杀越是清醒,越醒越难压抑,潜藏在体内的本能,逐渐张狂。]

风逍遥:败吧,在我还能控制自己之前。

无情葬月:失败,那不是属于我的名词。血布长河!那耻辱,不能再刻印在我的身上。

风逍遥:变强,对你而言,真正这么重要?(月不答)傲邪剑法,真正改变了你吗?那醉生梦死,是不是又改变了我。如果我还能控制自己,风月无边,一个纪念的名字,舍弃了,便不再压抑!不再压抑,那就是疯狂的开始!哈——!

无情葬月:你终于释放你的本性,醉生梦死的极致,那残忍的面目,终于又让我亲眼看见。我也用最残暴的一面,完结这一生的……悔恨啊!(戴上面具)

[极端极端极端,醉生梦死的极致,竟是最疯狂之态。面对昔日的丑恶记忆,无情葬月心恨,剑,也誓必除恨!]

无情葬月:了结这段名副其实的悲哀。傲邪剑法——

风逍遥:横步杀——

无情葬月:血神霸临战天下!

风逍遥:惊鸿!

[刀剑两宗极致武学的冲击,也是内心最深层的冲击。]

风逍遥:杀!

无情葬月:杀!

[不愿闪避的攻击,用伤势换得伤势,生死更迭,在两人错身的刹那——]

无情葬月:再来!

[月下追风,风中追月,激烈的缠斗,宣告着胜负即将来临。]

风逍遥:极步杀•寂静!(刺进月胸口)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捅穿风)沉溺在背叛之中,又何必在最后清醒。

风逍遥:月,别再醉了,醒……来吧。

无情葬月:太迟了。(抽剑)

[飘散在风中的血雾,又是谁愿意落下。]

无情葬月:风中捉刀,我最敬重的大哥。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雪昏倒在地上,那……

玲珑雪霏:(醒来)风。(化光而去)

荻花题叶:用最真诚的感情来算计,你们永远不是我的对手。哈,逼出了真正的风中捉刀,月,你还能保下生机吗?或者,你该杀了风,你一定要杀了风,那接下来,吾就不用再顾忌。风花雪月的感情,早就成为历史,痴心妄想的延续,所换来的结果,只是剩下……花与雪的永恒。


【四方山】

玲珑雪霏:人呢……这是……信,风的刀。那……不可能,风不可能死……无情葬月!你该死!(击碎崖上刻字)


【佛国•暮鼓】

[暮鼓之内,梦虬孙存心挑衅,杖击贝叶尊。]

朽净:无知小辈!老衲身为天门之尊,容不得你猖狂!

僧人:怎会这样。

[虬龙一怒荡天门,光天白日之下,容不得一丝奸佞,洞庭轁光如棍千影,狂扫而出。]

梦虬孙:欠打。

众僧:贝叶尊!(欲助,被打退)

梦虬孙:无关的人,想变狗吗?偷袭,这种程度,若我还拔剑,那就真正……看到鬼!

朽净:你以为你是谁!波罗法印!

梦虬孙:装什么气势,哎哟?

[朽净掌不留情。连环出招,得意反击。]

朽净:要比经验,你还差得远

梦虬孙:哪一个朝代的经验。

朽净:这……

梦虬孙:再挡啊。

朽净:我挡……我……挡不了。

僧人:贝叶尊!啊,快找人支援。

朽净:救……救人啊。

梦虬孙:人,什么人,有人吗?你是人吗?再打!猪头狗,穿人衫,浪费!尤其是这么矜贵的僧衣,你不配!

朽净:做……做什么,住手。

梦虬孙:给我脱下来,脱下来。(沐摇光袭来)又一个,你……怎有这口剑?!

沐摇光:与你何干。

朽净:尚同会的高手啊,快擒下他。

梦虬孙:你是尚同会的人。

僧人:快支援贝叶尊啊。

众僧:快点快点。

梦虬孙:我不想玩了,听清楚,你没资格拿这口剑。

朽净:(沐摇光欲搀)不用了。

众僧:贝叶尊……

朽净:多余的关心省下,老衲没这么脆弱。

沐摇光:在下是为传达盟主的新政令而来,正好遇上僧侣求援,才赶来一助,但那个人是谁?

朽净:是谁,应该问你们尚同会吧。

僧人二:(赶来)贝叶尊……

朽净:老衲说了,没事。

僧人二:贝叶尊不是交代说,要追查一件事,弟子是将资料拿来给贝叶尊的。

朽净:来得正好。(看资料)老衲要去见盟主。


【树林】

梦虬孙:不爽……虽然打了那个肥脸的,我还是很不爽。尤其是看到那口剑,被别人拿着……看到鬼!欲星移,这下子你难解释了。天门的事情,愈看愈有问题,看起来只有……问受害者了。


【锋海】

玄狐:此剑名为,九尾风华。

[锋海之内再开剑决,锻神锋、废苍生,两大铸手同时面对玄狐。]

玄狐:来,让我见识你们的剑法。

[锈剑无锋,大巧不工,以实破虚,返璞归真。]

玄狐:大巧若拙之剑。

锻神锋:(对上玄狐、废苍生)锻神锋只爱以一敌二,不爱以二敌一。

废苍生:假掰。

[文帝双器,清逸雅致,点染风光,天地低昂。]

玄狐:意境深远之剑。

[三方交锋,剑上各自万千风采。时而藏变于拙,时而瑰丽无限,即便身经百战的玄狐,也难得如此畅快淋漓,手中九尾风华,也开始变化了。]

玄狐:你们没让我失望。剑劫•始界洪荒!

锻神锋:随心所欲,举轻若重,能配合剑者完美的契合,真不愧是锻神锋最高杰作。

废苍生:再赞叹,局面就要难以收拾了。

玄狐:来,用出你们最得意的剑招。

废苍生:谁先取得关键一击,谁就取得关键。

锻神锋:接受你的赌注。剑绘•江山如画——

废苍生:废剑诀•殛。

锻神锋:一抹嫣红。

玄狐:剑劫——

[极招相会,在身上各自刻下剑痕。]

玄狐:这一剑,我……收下了。(倒地,魔气溢出)

废苍生:我们,没成功吗?

锻神锋:哼,跟我来。


【锋海】

锻神锋:想不到你的剑法,还有几分威力。

废苍生:比起你的华而不实,还过得去。

锻神锋:最后一招,你也没取得上风。

废苍生:你更该想,连我们两人联手,也无法成功,那现在还欠了什么,才能将这个问题解决。

锻神锋:也许是还没到,消灭他的时间。

废苍生:也可能是条件还不能满足。

锻神锋:你该回鲁家了。

废苍生:想将我排除在外。

锻神锋:锋海是我的地盘,他是受到风华绝代的吸引而来,他……原本就与你无关。

废苍生:你能铸造九尾风华,是得到废字流铸术的启发,若非我的战书,你的成功遥遥无期。请帖是你发的,既然让我看到了,那就一定与我有关。

锻神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盘算,除非渡世大愿,否则……不可能将护世之兵,发挥到极限。最后,风华绝代仍是要交给俏如来,才能发挥完整的威力。你假意切磋交流,只是要借吾之手,铸超越墨狂的护世之兵。

废苍生:借你之手,借你的手干嘛,缝衣服吗?

锻神锋:哼,你的希望不可能实现,风华绝代决不可能交给俏如来。

废苍生:自以为是。你用了天地烘炉铸剑,若非吾助你一臂之力,现在那口破剑,还插在炉底。

锻神锋:口舌之争无用,也许是天意。现在证明的方法,以及解决的方法都指向同一个——这就是我要你回去的原因,完成你的墨狂,让俏如来用止戈流,才能真正杀掉玄狐。

废苍生:胡言乱语,止戈流是诛魔之利,如果杀不了玄狐,你可知后果会是怎样。

锻神锋:是对止戈流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那还没完成的墨狂没信心,或者……是对俏如来没信心?

废苍生:这不只是后患无穷,甚至可能引发一场人间浩劫。为了一个赌注,你甘愿将无辜的人都牵涉入内?

锻神锋:你若有自信,这可能是终结废字流千年不解难题的最好方法——让玄狐与俏如来一战,你赢,成就护世之兵;我赢,那造成浩劫的魔手中所持的,就是我所铸造的,灭世之武。


【还珠楼】

幻幽冰剑:凤蝶姑娘,剑无极与雪山银燕又来了。

凤蝶:太好了,我正要找他们两人。

雪山银燕:凤蝶姑娘。

凤蝶:银燕。

雪山银燕: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讲。

凤蝶:我也是,你先讲吧。

雪山银燕:玄狐没死,他又复活了。

幻幽冰剑:又复活了,怎有可能,是不是你们失手了。

剑无极:失什么手啊,一剑无悔确确实实命中他的要害。

凤蝶:难道是魔世中人与常人的构造不同。

剑无极:又不是第一次杀魔,哪会弄差去啊。

幻幽冰剑:玄狐没死,他一定会再来还珠楼闹事。

剑无极:打一次死不够,那就再打死他一次,这次将他剁成肉酱,我看他怎样复活。

雪山银燕:可是他得到锻神锋的那口神兵,可能会比以前更难应付。

剑无极:怕啥,讲到神兵,你手中的啸灵枪也是王骨加持过的宝物。

凤蝶:银燕,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讲。

雪山银燕:什么事情。

凤蝶:赤羽信之介与神田京一被擒了。

剑无极:这我们早就知道了。

凤蝶:那你们可知晓,为了救他们,俏如来自愿投案,现在被囚禁在苗疆王宫之内。

雪山银燕:什么?!

剑无极:等一下啊,你要去哪里啊?

雪山银燕:救出大哥。

剑无极:事情那有这么简单,那边可是苗疆的王宫。

雪山银燕:是地狱也一样。

剑无极:记得俏如来是怎样跟我们讲的吗,需要你的时候啊,他自然会找你,这一次啊,不是他被抓了,而是他自愿投案。他若是没把握,怎可能会自投罗网。我想啊,他既然没留信息给你,一定是做好了淮备了,如果你冒然去救人,说不定反而破坏了俏如来原先的计划。

雪山银燕:你讲的有道理,我一时心急,竟没想到。

剑无极:你没想到的事情啊,可是真多。

凤蝶:另一件事情,你们应该也有听说了吧,苗王要大婚了。

剑无极:你讲什么啊。

凤蝶:事情传遍苗疆,难道你们不知情?

剑无极:我们一路赶来,根本没去探听消息啊。

雪山银燕:苗王要大婚,那该恭喜他啊。剑无极,为何这般紧张。

剑无极:紧张新娘是谁啊!

雪山银燕:新娘……

凤蝶:他要迎娶雨音霜姑娘。


【苗疆•王府花园】

叉猡:王后,这是王上命人送来的珠冠凤袍,请王后试穿。

雨音霜:放在我的房间,我会找时间穿。叉猡将军?

叉猡:两天后便是大喜之日,王后似乎对大婚之事毫无兴奋致。

雨音霜:我自有分寸

叉猡:王族亲卫,是以死保护王上的死士,霜姑娘是王上最爱的人,也是王族亲卫要保护的人。

雨音霜:叉猡将军,你想讲什么?

叉猡:自岁无偿死后,王上连一件任务也不肯派给我,表面上看,是要我保护王上。实际上,却是王在保护我,王重情,他不忍看到他所爱的人受到伤害,但是……这不表示他所爱的人就能伤害他,任何人想伤害王上,叉猡不计代价,必会善尽王族亲卫的职责!

雨音霜:叉猡,你在恐吓我。

叉猡:叉猡不敢,但叉猡希望王后多关心王上。

雨音霜:无论怎样,这都轮不到你插嘴!

叉猡:叉猡失言,叉猡先告退了。

苍越孤鸣:不用太介意叉猡讲的话。

雨音霜:你都听到了。

苍越孤鸣:孤王会给予适当的斥责。

雨音霜:她是关心你,出自真诚的忠心。

苍越孤鸣:但逾越了本分。

雨音霜:王上,关于会见俏如来的事情……

苍越孤鸣:对于这件事情,你已经要求了两天了。

雨音霜:俏如来对西剑流有恩,现在他被囚禁在王宫,无论如何,西剑流总要有一个代表致意。

苍越孤鸣:霜,你一直在为难孤王。

雨音霜:王上,这并不折损苗疆的利益。王上。

苍越孤鸣:孤王只有一个条件,面见俏如来,必须有孤王或者国师在场。

雨音霜:这……可以。


【苗疆•大牢】

雨音霜:俏如来。

俏如来:是霜姑娘。

雨音霜:你还好吧,信之介大人很担心你。

俏如来:俏如来一切安好,请转告赤羽先生放心。

雨音霜:你有什么事情要让霜转告吗。

俏如来:转告赤羽先生的事情……没。

忘今焉:俏如来,明日便是王上与霜姑娘完婚之日,完婚两日后,便要将你送回中原,你有什么话要对王上讲吗?

俏如来:霜姑娘。

雨音霜:明日我便要与苗王成亲。

俏如来:原来如此,俏如来恭祝两位,百年好合。

雨音霜:多谢。

苍越孤鸣:多谢。

俏如来:对了,如果银燕与剑无极到来,请霜姑娘转告他们两人,不用担心俏如来。

雨音霜:真正没其他的话讲了。

俏如来:没了,霜姑娘请回吧。


【忘今焉房间】

(忘今焉回忆:

俏如来:我要师叔配合我,揭穿玄之玄。

忘今焉:怎样揭穿,所有的黑瞳皆已身亡。

俏如来:有一个人可以。

忘今焉:谁?

俏如来:与师叔交情甚密的荻花题叶。

忘今焉:你连这也清楚?

俏如来:道域既然和忘师叔有关,那帮助玄师叔灭口的荻花题叶自然也是与师叔有关。

忘今焉:哈,说得也是,倒是老朽多问了。

俏如来:如果荻花题叶以证人的身份,配合师叔你的证词,证明他影形的伪装以及黑瞳的身份呢?

忘今焉:怎样做?

俏如来:修真院惨案……

忘今焉:修真院惨案如何?

俏如来:一百六十六名院生,皆是道域一时之选。一夜之间尽遭屠戮,个个受同一招而死,无一人逃生。

忘今焉:如何?

俏如来:虽是少年,莫说是菁英,便是一百六十六名普通的武林人士也很难独力一夜杀尽,何况是用同一招,这就是第二个不可能。

忘今焉:是难,不是没可能。黑白郎君,撼天阙,帝鬼,甚至是你的父亲史艳文,都有这种的能耐。

俏如来:就算杀手真有这种本事,师尊可没这种能耐。师叔,你有吗?

忘今焉: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

俏如来:凶手为何坚持用同一招的武功杀人呢。

忘今焉:也许是他的武学特殊之处。

俏如来:也许是要制造他有这种特殊的武学。

忘今焉:真真假假,谁知晓呢?

俏如来:这四名幸存者就是风花雪月四人,而其中一人就是与师叔你过从甚密的荻花题叶。而师叔又是辅师,该怎样联想呢?俏如来大胆假设,如果在修真院惨案发生之前,就有人在饮食中下了迷药,要杀这一百六十六个院生是不是容易多了?所有昏迷的院生一个接一个,一人接一掌,师叔,你真下得了手。

忘今焉:如果跟你的师尊害死的人比起来,可能连尾数都不够。

俏如来:也许是为了避免嫌疑,也许是感情深厚,荻花题叶带走了三名好友,让你彻底消灭了天元抡魁的可能性,引发后续的道域战火。

忘今焉:所以……

俏如来:俏如来身陷囹吾,待苗王大婚之后,就要由师叔亲自移交尚同会,赤羽先生也要在铁军卫的保护之下遣回东瀛。就在交人当日,荻花题叶忽然现身,与师叔同时揭穿道域之乱幕后的黑手——玄之玄。

忘今焉:你要我背叛同志。

俏如来:是大义灭亲。

忘今焉:所有的罪名,都有人承担,那封信呢?

俏如来:自会消失。

忘今焉:那你呢?

俏如来:掌握尚同会,成为新的武林盟主。

忘今焉:那钜子之位呢?

俏如来:我既然号令不了众师叔,这钜子之位也不过是止戈流的传承体,动摇不了你们再开新局,再论胜负,我也可以保证不会在苗王面前说出什么让你受到怀疑的话。

回忆结束)

忘今焉:釜底抽薪,反败为胜。小子不除,后患无穷啊。


【还珠楼】

剑无极:雪山银燕啊,你还留在这做什么?

雪山银燕:我……霜姑娘,这是霜她自己的抉择。

剑无极:你明明知晓霜爱的人是你,她哪有可能答应那个黄酸仔苗王的求婚,这一定是被压逼的。

雪山银燕:你难道不了解霜吗?除非她自愿,否则她不可能被威胁。

剑无极:赤羽跟神田京一都被抓了,难道还不是威胁。

雪山银燕:但是我们若离开,凤蝶姑娘的安危……

剑无极:废老头说我们有几天的时间,我们让凤蝶赶紧去隐秘的地方躲起来,弄清楚状况还来得及回来。

雪山银燕:这……


【尚同会】

玄之玄:才颁布政令便有少数派门率先投诚,这是很好的开始。现在就等沐摇光通知天门回来,后续再动作。

沐摇光:盟主。

玄之玄:你回来了,贝叶尊也来了。

朽净:很意外吗。

玄之玄:贝叶尊口气不佳,你的脸……

朽净:被你们尚同会的贵客打的。

玄之玄:贵客?

沐摇光:属下前往天门时,有与对方短暂交手,是一名头上带角的剑者。

玄之玄:梦虬孙。

朽净:看来盟主是很熟识了,他自称来自鳞族。老衲还记得,先前那个师相,好像与盟主关系很好啊。

玄之玄:何必语带尖锐,梦虬孙只造访尚同会一次,他为何找上天门,我确实不知。

朽净:盟主不是讲过,尚同会会保护老衲,如果此人真代表海境立场,这样老衲还能相信被关在海境的梵海惊鸿会没问题吗?

玄之玄:东门朝日,沐摇光你们先下去。

东门朝日/沐摇光:是。

玄之玄:你想将隐忧完全铲除。

朽净:只要盟主设法,将梵海惊鸿引渡回天门,老衲就能办他。

玄之玄:筹码?

朽净:他所持有的颠倒梦想,以及……方导邑。

(回忆:方导邑村民:千秋不朽,吾佛无疆。千秋不朽,吾佛无疆……(烧孩子献祭))


【太虚海境•大牢】

锦烟霞:那口剑,竟有这般迷惑人心的魔力。

梵海惊鸿:怀疑?

锦烟霞:难以置信。

梵海惊鸿:可惜,皆为亲身所探、亲眼所见。

锦烟霞:只是一口剑。

梵海惊鸿:一口能伤魔,更伤佛的剑。我不想用,命运却逼我使用,不断使用。

锦烟霞:所以你才杀了他们。

梵海惊鸿:他们的罪行不只如此。

(回忆方导邑:村民:儿子啊,你……你做什么?

村民儿子:今天我要献上我的父亲。

众村民:千秋不朽,吾佛无疆。千秋不朽,吾佛无疆……

村民:儿子啊,你……你怎能……

村民儿子:(杀死父亲)敬伟大的圣剑。

众村民:千秋不朽,吾佛无疆。千秋不朽,吾佛无疆……

回忆结束)


【尚同会】

玄之玄:惊人的案件,想不到天门的过去也有这么黑暗的历史。

朽净:根据被封藏的调查文件,还有众僧被剥皮的记录,但是也许内容太过骇人并未详述完全。

玄之玄:也没有人能证实方导邑的堕落,是颠倒梦想所造成。

朽净:也没人能证实毁灭方导邑的,不是梵海惊鸿。

玄之玄:剑不会自行杀人,而颠倒梦想现在正由梵海惊鸿持有。

朽净:还有当初梵海惊鸿不告而别,从此,天门由双尊者共持。

玄之玄:要大做文章,必须肯定他离开的原因。

朽净:每一年方导邑毁灭那一日,心音四僧就会依照菩提尊与金刚尊的吩咐前往惨案现场吊祭回向。

玄之玄:最大的可能,他们早就猜到作案者就是梵海惊鸿。还差证词,能让天门各部相信的证词。

朽净:虽然萨埵三尊共持那时,梵海惊鸿虽未露杀性,却有迹象。

玄之玄:什么迹象?

朽净:从很久以前,他啊,就是一名疑佛者。

(回忆佛国:

法涛无赦:你想寻法?

梵海惊鸿:永远保持质疑,避免盲从,一向是我的淮则。

法涛无赦:标淮的疑佛者。

梵海惊鸿:我疑的不是佛,是神。神佛神佛,神与佛,不是同一个概念,却常被世人混淆。

法涛无赦:本座明白你的意思。

梵海惊鸿:却不明白我的质疑。

法涛无赦:你不相信本座与禅空能解除你的质疑,给你一个答案。

梵海惊鸿:终究不是我的答案。

法涛无赦:质疑,是追寻真理的途径,却也无需躁进。虽然本座明白,要你停止思考,实在为难。

法涛无赦:(匆匆赶来,不见摩诃尊)梵海惊鸿……禅空说的是真的吗?你就这样离开,可有想过萨埵三尊共持天门的责任?梵海惊鸿!

回忆结束)


【太虚海境•大牢】

梵海惊鸿:当时的我已经得到此剑在天门境内流传的消息,便以另辟蹊径求法为由,私自游历查探,详情却未向他们说明。

锦烟霞:所以……你寻这口剑很久了。

梵海惊鸿:我寻的,不是剑。

锦烟霞:你需要那口剑考验你的质疑,淬炼出你的法。


【尚同会】

玄之玄:但……谁会相信他的说词,事实摆在眼前,现在的梵海惊鸿就是一个杀人的破戒僧。

朽净:盟主明鉴。

玄之玄:如果当初梵海惊鸿,真是为了那口剑前往方导邑,便可合理怀疑,他是为了独占那口剑才隐瞒不说,最后他还是被那口剑所奴役,他……入魔了。也许当初他想不到,出现在面前的竟是人间炼狱,但……


【太虚海境•大牢】

锦烟霞:毁掉炼狱的,往往是另一个炼狱——我认为你走偏了。

梵海惊鸿:嗯……

锦烟霞:想否认,就丢掉那口剑。

梵海惊鸿:丢得了剑,丢不了罪业。

锦烟霞:也丢不了过去。

梵海惊鸿:过去……属于那口剑的过去,为何那口剑会在佛国流传,又为何那口剑拥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唯有带着质疑继续前行,才能抽丝剥茧,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锦烟霞:就算可能步向错误的结局。

梵海惊鸿:畏惧错误,选择旁观吗?逃避不是我的做风。

锦烟霞:看得出来,还走在质疑的道路上。

梵海惊鸿:永远不会放弃。

锦烟霞:却也难改现况。

梵海惊鸿:如果因为不能改变就放弃质疑,那与放弃生存有何不同。

锦烟霞:呵,深表赞同。

梵海惊鸿:我不需要你的赞同也不会因此赞同你,现在的我只想快回天门清理门户。

鳞族士兵:是龙子,师相说任何人……

梦虬孙:都不淮进入是吗?我会自己跟他讲,闪!

梦虬孙:你就是那口剑的主人,摩诃尊是吗?旁边那位……礼貌上我该尊称一声……伯祖母,但听起来怪怪,而且我相信欲星移应该也不会这样叫你。

锦烟霞:你是谁?

梦虬孙:乞罗八景梦虬孙,来问几个关于天门的问题(坐下)。我想知道尚同会积极介入天门,是在何时何事?

梵海惊鸿:为何想知晓?

梦虬孙:因为我才刚打完那个天门的肥脸贝叶尊,很不爽!

梵海惊鸿:你去过天门。

梦虬孙:还去过尚同会。不想我被玄之玄说服,就换你们讲。

锦烟霞:事情要从一步禅空保下魔族以及我积极追查黑瞳说起……(与梵海惊鸿一同讲述)

梦虬孙:果然啊,有问题的明显不是俏如来。

梵海惊鸿:将我们释放马上就能解决。

梦虬孙:先解决海境的家内事。

梵海惊鸿:你究竟有何打算。

梦虬孙:打算,没错,就是打九算!

锦烟霞:九算……


【沉香兰居】

玲珑雪霏:久别的重逢,好不容易团聚的机会还是失去了。

荻花题叶:雪,你怎样了?

玲珑雪霏:是我无能,总以为仇恨总有化解的一天。

荻花题叶:究竟发生何事。

玲珑雪霏:是我无能,总以为逃避能可解决这一切。

荻花题叶:冷静。

玲珑雪霏:是我无能,还是无法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荻花题叶:这是……风的刀。

玲珑雪霏:你们总是要我不可介入,但如今……

荻花题叶:没亲眼见到风的尸体,你不可妄下猜测。

玲珑雪霏:信中的内容是淮备要宣告什么,我不敢看,我没勇气看。

荻花题叶:这封信……这不是月留下的信,他要留书绝不会让信沾染血迹,这是风的遗物。

玲珑雪霏:上面写什么?

荻花题叶:内文已被血迹模糊,只有细微的数字可以辨认:玉、琅、毒。无法辨认信内的内容,深究无用。

玲珑雪霏:当年他是最了解我的人,也因为他的改变你们因此反目成仇,我本以为已经失去了他,再来又是欣喜着他的复生,随即又是……是我迷失了,是我不该如此……相信他。

荻花题叶:虽然我知道你爱的人不是我,但只要见到他这样伤害你,都会让我恨不得杀了……

玲珑雪霏:无情葬月!无法原谅,我无法原谅!

荻花题叶:雪,这句话从你的口中说出,真是让我无法置信。

玲珑雪霏:你又想阻挡我。

荻花题叶:我已经没理由。

玲珑雪霏:那就退开。

荻花题叶:我有伤在身,无法尽力帮你。

玲珑雪霏:昊辰,我讨厌人太过保护我。

荻花题叶:同样的话你曾经说过,但无法改变的是我对你的心意。

玲珑雪霏:你这样的付出得不到回报。

荻花题叶:就算得不到回报,哪怕是一点点感动的机会,我也是会做,让我处理吧。


【苗王府】

叉猡:启禀王上,婚宴会场已经布置完成。另外,军长铁骕求衣也自边关赶回参与国宴,正在外面侯传。

苍越孤鸣:众人先退下,宣军长进入。

叉猡:是。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参见吾王,恭贺吾王大喜。

苍越孤鸣:军长请起。(铁骕求衣跪地不起)军长是为了白日无迹的事情请罪。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驭下无方。

苍越孤鸣:大婚之日在即,孤王不想谈国事。军长,国宴之上尽欢吧。

铁骕求衣:是。

忘今焉:王上,白日无迹的动机尚未查明。

苍越孤鸣:国师,孤王讲了,今日不想谈国事。

忘今焉:是,那微臣告退。


【野外】

雪山银燕:叉猡将军,我们要见霜姑娘。

叉猡:王后是未来苗疆母仪,闲杂人等怎能晋见。

剑无极:不然见苗王也好啊。

叉猡:王上正为婚事筹办,不见外人。

剑无极:我们好歹也是你们未来王后的朋友,先进去会场等吃喜酒可以吧。

叉猡:你们有受到邀请吗。

剑无极:上一次来就没这么多事情。

叉猡:俏如来被囚禁在王宫之内,谁知晓你们的动机是否单纯。

剑无极:你不通报,那就只好……硬闯了!

雨音霜:(前来)住手,叉猡将军请让他们两人进入(叉猡迟疑),王上那边我会交代。

叉猡:是。

剑无极:扮势都有了,霜,你该不会真正要嫁给那个苍狼王子吧。

雨音霜:你们不是要来喝我的喜酒的,那是来找俏如来的吧,他要我通知你们他很好,你们不需要担心。

雪山银燕:我要见大哥。

雨音霜:婚宴之后还有时间安排。

剑无极:婚宴喜酒,讲得这么顺口,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雨音霜::剑无极,这没你的事情,闪一边去。

剑无极:是啊,我闪,我闪一边去。

雪山银燕:霜。

雨音霜:怎样。

雪山银燕:你……你是不是受了威胁?

雨音霜:你认为苗王是这样的人。

雪山银燕:你真正爱他。

雨音霜:至少,他爱我。你离开苗疆王宫之时,一个理由也没给我。你在做什么,在这段时间你想起我几次?你是侠客,你有任务,而我呢,你可曾将我放在心上?我想争,但我如何争得过一个死人,而且这个人……还是我的姐姐。银燕,你要我守着一份绝望的爱,也不能找一个爱我的人吗?(剑无极树后偷听)明日,请淮时赴宴。(转身欲离)

雪山银燕:(拉住)霜!你不能嫁给他!

雨音霜:为什么?

雪山银燕:我……我希望你……幸福。

雨音霜:因为我是火的小妹,还是因为我是霜?

雪山银燕:相同的意思。

雨音霜:那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如果你想阻止这场婚礼,你有更好的办法,只要你开口,你知道怎样做……

雪山银燕:我……我……(放手,霜推开银燕离去)


【树林】

荻花题叶:你也是留手了。

靖灵君:你受伤了。

荻花题叶:连性命也差一点失去。

靖灵君:所以你特来告知我,血不染。

荻花题叶:重回无情葬月之手,我身上的伤势也是拜他所赐,你不该对他存有任何的幻想。

靖灵君:这是仙舞剑宗之事,你无权过问。

荻花题叶:坦白说,连你也无法破解傲邪剑法吗。

靖灵君:你认为,我能容忍你耻笑剑宗的过去吗。

荻花题叶:非是耻笑,只是依稀记得,但是让我更心痛的是……我最好的兄弟,曾经是刀宗的希望,虽然他已经抹灭了过去,但是为了诛邪,他也不幸死在无情葬月的剑下了。

靖灵君:此事当真?

荻花题叶:若非是我先败在他的手下,那就不会是这种结局,再者……

靖灵君:吾曾经言明,只要他取回血不染,靖灵君势必诛邪。

荻花题叶:此事一旦传开,不止是你的声望……

靖灵君:登虹造殛,为正义再造杀极殛!

荻花题叶:哈,叹矣自笑一字呆啊。


【太虚海境】

申玳瑁:禀王,尚同会盟主玄之玄求见。

鳞王:请他进入。

玄之玄:蒙昧始觉玄之玄参见鳞王。

鳞王:盟主此来,可是要找师相?

玄之玄:这次,我不是用私人身份来访。

鳞王:若是公事,何不让下属来通报即可。

玄之玄:我认为,有必要亲自一见鳞王。

鳞王:但之前鳞族已经完全撤回兵力,不再积极参与武林事务,本王实不知盟主有何动机前来。

玄之玄:我感觉到鳞王对我……有极大的不信任。无论鳞王听到什么,甚至误会什么,皆不能动摇玄之玄顾及曾经合作的情谊,所带来的警讯——海境的危机,即将逼近。


【太虚海境•潜龙崁】

欲星移:终于回来了。

梦虬孙:我还没找上浪辰台,你倒是先到潜龙崁等我了。

欲星移:听说你擅闯大牢私见重犯。

梦虬孙:我连尚同会与天门都敢闯,还有什么地方不敢去的。

欲星移:你闯了尚同会与天门?!

梦虬孙:是,怎样,怕我揭穿你的真面目吗?

欲星移:现在你看到的,还不够真吗。

梦虬孙:看到鬼!

欲星移:除了锋海剑夺,你不该惹事生非。

梦虬孙:就是惹过才知道,我是!你非!

欲星移:不知所谓。

梦虬孙:不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不该看到的我也看到了,没马上动手只是念在同为海境中人。现在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卸下师相职权!

欲星移:放肆!

梦虬孙:如果不肯,我梦虬孙将不惜挑战海境成规,越权执法!


【树林】

雪山银燕:(酒壶被剑无极拍飞)你做什么!

剑无极:你想喝啊,喜宴上面很多给你喝啦。

雪山银燕:我不喜欢那种场合。

剑无极:笨牛啊,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啊,你若不想她嫁给苍狼,你就直接讲。

雪山银燕:我……我要用什么理由。

剑无极:这个理由啊,原本就在你心中。

雪山银燕:我……我不知道,我的心中,已经有火了。

剑无极:你的心就这么窄喔,容不下第二个人,还是你没想过因为你从来没感觉你会失去她?笨牛啊,我很羡慕你,因为你从没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你从没那种啊……好像握在手中却又什么都握不住的感觉。所以你被爱得理所当然,你轻易得到,就不会知道怎样去珍惜。

雪山银燕:你要我做什么,我无法确定我对霜的感情。

剑无极:银燕啊,火已经死了,别再将她当作是你逃避的借口!

雪山银燕:什么借口!

剑无极:你不敢爱,也不敢接受爱的借口啦(银燕回头)!你想清楚啊,今天之后你就会失去霜了,这样真正无所谓,你真正无所谓?如果你还有一丝犹豫,如果你还存有一点点的怀疑,去做!

雪山银燕:但是大哥他还被囚禁在王府之内。

剑无极:那是什么废话啦,要做,就一次做到底,否则你会后悔终生。


【苗王府•婚房】

叉猡:吉时将至,请王后更衣。

雨音霜:我知晓。(流泪)


【苗疆•王府花园】

神田京一:军师,稍后霜就要嫁给苗王了,这样真正没问题吗?

赤羽信之介:神田,这段日子霜有向你求援吗。

神田京一:没,但是她闷闷不乐。看到苗王对霜这么好,老实讲比起那个雪山银燕我还是比较支持苗王。

赤羽信之介:将一切交给霜决定,她没向我们求助,就表示她有了决心。

忘今焉:吉时将至,请两位前往大殿等候入席。

赤羽信之介:多谢先生,请。

神田京一:哼,这个老奸面的,看到他就不爽。

赤羽信之介:走吧……(惨叫声传来)什么声音?


【苗疆•树林】

叉猡:你们这是做什么?

赤羽信之介:你果然没让霜失望。

雪山银燕:雪花伴孤云,山白不知春,银庄蜘蛛恨,燕城无情君。霜,我来,只有一句话——跟我走!

雨音霜:银……

苍越孤鸣:军长,保护王后。国师,招待贵客。你……惹怒本王了!

剑无极:气势很强怎样,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为笨牛,救爱人。拔刀杀,高帅富!


银燕、剑无极,对上苗王苍越孤鸣,一剑无悔对上皇世惊天宝典,诚实面对自己感情的银燕,是否能如愿带回霜呢?

一旁的赤羽、神田京一又会做何动作呢?大牢之中的俏如来是否还能掌控局势?

风逍遥身亡,风花雪月爱恨情仇越来越是难解。

玄之玄一会鳞王,梦虬孙逞威而来,内外交逼的欲星移又有何打算?

欲知一连串高潮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二十二集——燕血凝霜。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