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2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38578010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二十集  一局十年

录入:咖喱、原随云(赤羽部分)、谈妙筠(风花雪月部分)
   千年等_蛇(锦烟霞部分)、叶清眉(欲星移部分)
校对:LINGGin


【树林】

[一句走狗,双方冲突即将引爆!]

梦虬孙:被乞丐打的,才是衰尾狗!

剑无极:笨牛啊,看到没,狗在吠了。这阵,我来就好!

雪山银燕:剑无极!

梦虬孙:(一棍击退剑无极)这才是狗在吠!

剑无极:说啥!一剑——

梦虬孙:哦?

剑无极:无极!

梦虬孙:(挡开)很快怎样!

剑无极:(化出灵属之器)无尽!

梦虬孙:哇,也太快,看到鬼!

[无极剑法双招串联,变化迅速,梦虬孙收了玩心,洞庭韬光一瞬现芒!]

剑无极:哇咧,原来是剑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小心!(啸灵枪出)

剑无极:面子问题,笨牛啊,就跟你讲这阵我来就好了!是讲生角的,原来你也是用剑,反正我们也不会在海境相遇了,干脆在这堂堂正正一决,想拿锋海剑夺那口神器去为非作歹,先过我这关。

梦虬孙:我听没你在讲啥!

剑无极:都老交情了还在装傻,跟欲星移那只满腹黑水的墨鱼同路,你也不是什么好货!

梦虬孙:同路,哼!你给我听清楚,太虚海境不是欲星移一个人的。连鳞王也不一定有我的法,区区一个师相,我还不放在眼内!

剑无极:什么?(与银燕对视,银燕收枪)原来你这么不爽欲星移,这样误会一场了,歹势。笨牛啊,我看我们来走好了。

梦虬孙:误什么会,给我站住!

剑无极:都已经跟你道歉了,还这么凶是怎样?

梦虬孙:那句走狗给我解释清楚,还有,欲星移又怎样惹到你们了?

剑无极:你不会想要听。

梦虬孙:那我就打到你讲!

剑无极:个性真差。先问一个问题,你听过墨家九算吗?

梦虬孙:墨家?又是墨家。现在全海境正在推行墨学,听到都腻了,现在你们又要向我推销!

剑无极:什么?不就整组坏光光了。这九算的手脚怎么会这么快!

梦虬孙:你所说的九算是什么?

雪山银燕:乃是出自墨家的阴谋家,企图掌握九界,甚至还设计我的大哥,让他变成通缉犯。

梦虬孙:俏如来的事情我听说了。老实说,看到鬼!

雪山银燕:你也认为有问题?

梦虬孙:我梦虬孙虽专情于剑,却不是一个武夫,别小看我了。

剑无极:还没讲完咧。现在主持中原的尚同会,也是一缸大黑水,就连苗疆也开始被墨家掌握,就不知道阴暗处有多少牺牲者了。总之啊,俏如来绝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但九算的头壳都很精,要对付他们,只用武力可能会很吃力。

梦虬孙:刚才说了,我——不是武夫。

剑无极:能拼得过与欲星移那只墨鱼?

梦虬孙:没试过,还不知咧!(离开)

剑无极:稍等一下,你还没问九算是谁呢。

梦虬孙:(停步)第三次提醒,我不是武夫。你们讲的我都听得懂,也会查证。但我必须提醒你们,不管欲星移如何,鳞族的事情就该由鳞族解决。

剑无极:很呛怎样!

梦虬孙:这是原则。旁边的那只牛,你会希望是由别人来评断俏如来吗?

雪山银燕:那就要先问过我的啸灵枪!

剑无极:所以你和欲星移是亲兄弟?

梦虬孙:我没这么衰尾。

剑无极:一条线索——尚同会盟主矮冬瓜玄之玄,他也是黑底的。

梦虬孙:你们找过他了吗?

雪山银燕:找过了,毫无进展。

梦虬孙:收到。对了,好好保管那支枪,如果有一天鳞王说要讨回始帝鳞,我不会留手。(离开)

剑无极:还以为生角的,加减都有牛性,想不到还有一点头壳。不过,还不是同样被我们牵去了,哈哈。

雪山银燕:这样好吗?

剑无极:有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手多一点机会。而且他看起来比你聪明,不会看到红布就黑白冲。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哇塞,很久没听到这句话了。走,继续调查。(两人离开)


【树林】

靖灵君:凭借着邪剑的污染,会是无法自拔的沉沦。

无情葬月:选择杀戮的剑,就不存在神圣一词。

靖灵君:七彩贯虹!荷啊!

[剑宗之斗初开篇章,正与邪的对立,各自逞能,尽展不凡之势。]

无情葬月:血冥昼晦!

靖灵君:仙舞•鎏云飘迹!

(二人拼斗,靖灵君剑被挑飞)

靖灵君:嗯,不差。

无情葬月:傲邪剑法,是为克制仙舞剑诀而生。

靖灵君:哈,不用提醒我仙舞剑宗的历史。(重执剑)正邪不两立,邪终究不能胜正。仙舞•神影指路!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

靖灵君:(震退无情葬月)重蹈覆辙,令尊的下场,概是苦状万分!使用正确的心法运剑,才能脱离邪道。

无情葬月:省下多余的口舌,教导,是胜利者的权利。

靖灵君:若非是与令尊的交情,我绝不留情!

无情葬月:无情绝情,何必留情。

靖灵君:执迷不悟!仙舞•神虹开道!

无情葬月:血龙张翼任回旋!

(二人过招,各自负伤,无情葬月回头不见靖灵君踪影)

无情葬月:嗯……

靖灵君:(传音)这是唯一,也是最后的警告,是人控剑,非剑控人。放不下血不染,靖灵君,唯能制裁!

(无情葬月收剑)


【苗王宫】

俏如来:罪徒俏如来,特来向苗王投案。

苍越孤鸣:嗯?投案……

忘今焉:<俏如来,你在玩什么把戏?>

苍越孤鸣:俏如来,你可知你此举的后果?

俏如来:苗王会将我送还尚同会,作为中苗双方友好的象征。

苍越孤鸣:这样你会有办法再次逃脱?

俏如来:困难。

苍越孤鸣:但是你仍然来了。

俏如来:俏如来只有一事相求,希望释放赤羽先生,俏如来实不愿再让他人为我牺牲。

苍越孤鸣:就为了这个原因?

俏如来:也希望苗王能护送赤羽先生两人平安离开中原。

苍越孤鸣:我相信不是这么简单。

俏如来:苗王,难道想在此将我击杀?

苍越孤鸣:如果你真的有罪,杀之何妨?如果你被证明清白,中苗之间难得的和平就此瓦解。无论如何,杀你的人都不能是孤王,也不能在苗疆皇宫之内。孤王非上智之人,想不通你的机关,但无论如何,你已投案,便无不收之理。这个烫手山芋,即刻交给中原处理。国师,派人通知军长,亲自押送俏如来,交还尚同会。

俏如来:那赤羽先生与神田壮士?

苍越孤鸣:孤王已经将他们释放,他们现在正在王府作客,孤王会保证他们平安回到东瀛。

俏如来:多谢苗王厚恩。

忘今焉:且慢。

苍越孤鸣:国师有何见解?

忘今焉:俏如来毕竟对西剑流有恩,现在将他交给尚同会,只怕王上的婚礼生变。

苍越孤鸣:嗯……

俏如来:婚礼?苗王将要大婚?

苍越孤鸣:正是。

俏如来:但俏如来去留,与王上婚礼何干?

苍越孤鸣:王后乃是雨音霜。

俏如来:哈?!

忘今焉:所以老臣建议,且将俏如来收押,再行处理。

苍越孤鸣:叉猡。(叉猡入)先将俏如来带至牢房。

叉猡:是。(押送俏如来离开)


【苗疆•王府花园】

(霜独立花园,赤羽来到)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

赤羽信之介:霜,你允诺了苗王的婚事?

雨音霜:是。

赤羽信之介:为什么?

雨音霜:苗王对我很好。

赤羽信之介:一开口就露出破绽。

雨音霜:苍狼他会对我好。

神田京一:(来到)军师,你平安无事。

赤羽信之介:神田,你的伤势?

神田京一:啊,我没事,虽然内伤还有一点,但是外伤大部分都好了。啊,霜,这是怎样一回事?你为什么要嫁给苗王?你不是喜欢那个雪山银……

雨音霜:那是过去的事情。

神田京一:是在多过去,不是才没多久?你就这么快跟苗王了。

雨音霜:神田大人,这是霜的抉择。

神田京一:难道你是为了救我们?

雨音霜:神田大人,过去我也曾经恋慕过信之介大人,但是人的感情总是会变,尤其是女人。得不到回应的爱,如何长久?

神田京一:啊……

雨音霜:这是霜的决定,希望你们可以给我祝福与尊重。

神田京一:你若是不愿意,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就杀出去。

赤羽信之介:神田,霜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她自有主见。

神田京一:啊,可是……

雨音霜:神田大人,多谢你的关心。

神田京一:这……我知道了。

赤羽信之介:霜,你只要记得西剑流永远是你的靠山。

雨音霜:是。

叉猡:参见王后。

雨音霜:叉猡,我还不是王后。

叉猡:王上要我来通知诸位,俏如来前来王府投案了。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投案了?嗯……

叉猡:据他所言,是为了救两位。

雨音霜:但是我……

赤羽信之介:霜,别急躁。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

赤羽信之介:不用多言。叉猡将军,可否方便让我与俏如来一会?

叉猡:国师有令,禁止所有的人拜访俏如来,尤其是你与神田京一以及王后。

雨音霜:忘今焉算什么,由得他作主吗?

赤羽信之介:我们明白了,叉猡将军,多谢你的转告。

叉猡:我先告退了。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非是无谋之辈,你如果想帮助他,也要谋定而后动。若是反成负累,岂不更麻烦?

雨音霜:啊,是。


【苗疆•大牢】

(忘今焉来到牢房探视俏如来)

忘今焉:老朽真真想不到。

俏如来:忘师叔,我们又见面了。

忘今焉:你这手……当真让我料想不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俏如来:来此之前,师叔有遣退所有的守卫吗?这一点要注意啊。

忘今焉:老三对你夸耀万分,老七讲你幼虎可畏,照老朽看来……

俏如来:请师叔指点。

忘今焉:过誉了。

俏如来:那只是俏如来尚未反转师叔的想法。

忘今焉:你真以为这个地方能保你安全?

俏如来:如果师叔愿意将我交给尚同会,将即将到手的钜子之位拱手让给玄之玄,那俏如来自认失策。

忘今焉:我不能将你交给尚同会。无论王是否有杀你的顾虑,但在王动手之前,你总是会说出让王不杀你的理由。

俏如来:俏如来相信当今苗王会明智决断。

忘今焉:保护自己生命,又能救赤羽与神田京一,此举可称一箭双雕。但你算错了一件事了。

俏如来:是弟子不才,愿聆听师叔的教诲。

忘今焉:如果老朽直接在此杀你。

俏如来:师叔怎样向苗王交代?

忘今焉:被发现才需要交代。

俏如来:怎可能不被发现呢。苗王虽然善良,可不是愚蠢。

忘今焉:俏如来如果有罪,杀之无妨;俏如来如果无罪,回到中原,是苗疆心腹大患。王不能做,老臣愿为苗疆担此大罪。师侄,这个理由如何?

俏如来:苗王爱好和平。

忘今焉:中苗世仇,史家三代手上多少苗民鲜血。不杀,民心必疑。

俏如来:只怕国师之位不保。

忘今焉:王上仁慈宽厚,虽然国师身份不保,只要苗疆再有危机,我总是有机会重拾国师的宝座,而危机总是人制造的,你说是吗?

俏如来:九算擅长的伎俩。那其他师叔会心服吗?

忘今焉:胜者便是钜子,愿赌服输,更重要的是,杀都杀了,王上又能奈我何?钜子之徒,言过其实,一步失策,踏入绝路。你还有话要说吗?

俏如来:俏如来无言以对。

忘今焉:那就安心归途吧。(拔剑欲杀)

俏如来:啊,我想起来了。(忘今焉收剑)原谅俏如来脑拙,俏如来终于想起自投罗网的理由了。

忘今焉:不是想要安全的保护,还有救出赤羽与神田京一?

俏如来:俏如来从没这样讲过,从头至尾这都是师叔你自以为是的推论,俏如来是找一个能安全见到师叔的地方。

忘今焉:见我?你是特地来见老朽?

俏如来:当然。单独与师叔见面太危险,我需要苗王的保护啊。

忘今焉:你为何要见我。

俏如来:俏如来希望师叔替我洗清罪嫌,揭穿玄师叔的身份。

忘今焉:哈哈哈哈,这个想法非常的有创意,但老朽为何要帮你?

俏如来:九算之一的忘今焉自然不会帮我,但有一个人,绝对会出手相助,就是——辅师琅函天。

忘今焉:琅函天已经死了。

俏如来:原来师叔对道域的过去也这么了解,俏如来一讲到人名,即刻知晓辅师的身份来历以及生死,九算当真无所不算,师侄拜服。现在,师叔对俏如来的观感是否有所扭转?

忘今焉:你确实反转了我对你的想法。

俏如来:还记得吗,你们监视冥医前辈这一年,想知晓师尊身亡之后有留下什么线索给我,然而一无所获。但你们也知晓,冥医前辈忍受着一年亡命水的痛苦,就是为了将这封信交我。(拿出信)这封信上面记载着你在道域所有的恶行以及真相!


【尚同会】

(武敛君、东门朝日、沐摇光三人来到)

武敛君:盟主召集我们有何要事?

玄之玄:是关于尚同会全新的方针。这一个多月来,尚同会经历连续的人力折损,以及多次的战斗,为了继续维持武林的秩序,尚同会需要更多的助力。

武敛君:但先前不是已经颁布人才征召?

玄之玄:这波方针所要的不是个人能力,而是要求更多的势力归入尚同会的编制,同时,不愿加入尚同会的派门,组织以及村落,将不再受到尚同会的保护。

沐摇光:盟主终于决心厉行规范了。

玄之玄:这是金刚尊的事件所给我们的教训。为何金刚尊的恶行到了最严重的阶段才被揭开,就是因为还有不信任尚同会的势力给了金刚尊最好的掩护,才导致一连串的悲剧。如今天门由贝叶尊所掌,更与尚同会永久结盟,而中原本身也应该有更强力的规范,方能更加团结,不被叛逆动摇。

沐摇光:盟主说的是,北杓三耀会全力支持盟主。

东门朝日:东门朝日亦同。

玄之玄:那就尽速执行此令,不得有误。(东门朝日、沐摇光离开)武敛君,政令已经颁下,该去执行了。

武敛君:这件事情,且容武敛君斗胆谏言。

玄之玄:嗯?

武敛君:当初盟主以墨家为号召,宣扬无所差别,一视同仁,尚同会也会秉持这个理念保护中原所有的人民。

玄之玄:你是在想为何现在尚同会开始有所区别了是吗?你从尚同会创立至今走到这一步,难道还看不明白?尚同会愿意无所差别,其他的人又是怎样回报?游离者,各行其事,甚至还有质疑我们的反动势力,若非我早有提防,是不是俏如来再多加煽动,你们就会马上放弃尚同会,马上放弃原本坚持的正义?

武敛君:但有必要这样,就强迫所有人加入尚同会?盟主一开始所说的是让各方势力自由加入,而今却改变方针。

玄之玄:我并未强迫他们加入,我只说不愿意加入尚同会者就不再受尚同会保护。尚同会不侵略不犯人,如果他们有能力自保,何必受吾尚同会节制。

武敛君:难道不加入尚同会就不该被保护?

玄之玄:无能自保,何以保人。尚同会经历几次大战,人才折损,加入尚同会的人皆是视死如归的侠士,为贡献武林尽一份的心力。而有的人虽然有能力,却是坐等保护,不愿付出,这样公平吗?

武敛君:这样的尚同会属下担心将面临变质。

玄之玄:变质的从不是制度,而是人心。你是想将这个预设的未来加诸在我的身上?

武敛君: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玄之玄:叛逆者诛,毋庸置疑。但旁观者真有资格受到庇护吗?武敛君,你的好友郭筝是怎样死的?难道不就是因为俏如来的旁观,才导致这个悲剧?现在连鳞族也选择抽身,这难道不足警惕,还要等下一个悲剧发生,才要有所觉悟吗?尚同会的每一步都照着你们的期望逐步成长,你该做的,不是质疑,而是,全力支持。

武敛君:但……变成这种局面,不是我的期望。

玄之玄:你却不能否认,自己是推手之一。日前,你不就为了自己的信念,参与追杀金刚尊的任务?我知道郭筝壮士曾经出卖过百武会。

武敛君:盟主!

玄之玄:这是我追查黑瞳身份之时,意外得到的情报。你不就是为了你的好友赎罪,才加入尚同会的吗?

武敛君:我……

(传来一声惨叫,高玉衡、令开阳负伤退入)

令开阳:盟主小心!

玄之玄:何人放肆!

梦虬孙:我——鳞族,乞罗八景,梦虬孙!

玄之玄:<头上带角,老三没提过此人。观其武学,是剑法走势,实力非凡。>

梦虬孙:两只狗,该打!又一只狗,退、下!(击飞武敛君)

玄之玄:好剑法。

梦虬孙:看到鬼!这样也看得出这是剑,不差。

令开阳:无理!(欲攻)

玄之玄:住手。

梦虬孙:狗主人讲话了。喂,我是来找你的。

玄之玄:找我何事?

梦虬孙:不是事,是人。

玄之玄:谁?

梦虬孙:欲星移。

玄之玄:你们先全部退下。

令开阳:这……

玄之玄:没事,退下吧。

令开阳:是。

玄之玄:武敛君,浮云子与东方秋雨皆为了信念而捐躯,好好思考,未来尚同会还需要你。(武敛君沉默离开)抱歉,我的属下失礼了。

梦虬孙:免歹势,因为我淮备问的更失礼。墨家九算,可是阴谋家?——是不是太过直接?不过,既然我都已经讲出关键词了,坦白从宽。

玄之玄:我只是疑惑,为何你提的是九算,而非十杰。

梦虬孙:十杰?

玄之玄:墨家十杰,一枝独秀。但再怎样出色,俏如来的师尊——前任钜子默苍离,与九算同样,本皆在十杰之列。师相之于其他九算,就如同所有的九算之于默苍离。九算可是阴谋家,好问题。默苍离用亡命水掌控中原,俏如来大义杀师,经历魔世一遭,重返人界,先与吾等谋划退魔,之后又设谋陷吾入罪,这当中究竟谁才是阴谋家?

梦虬孙:我是在问九算,别岔开话题。

玄之玄:我一直都在回答你的问题。

梦虬孙:现在是狗咬狗吗?

玄之玄:狗尚且忠心,人却可满腹经纶,却找不到忠诚二字。

梦虬孙:你还没给我答案。

玄之玄:有一些话说得太明白无非断人后路。

梦虬孙:原来盟主还会想到给人退路,那刚才我进入的时候,所听到那个新政令又是什么?

玄之玄:对尚同会来说是自保,对中原来说是凝聚团结的必要规范。

梦虬孙:变相的阶级之分。真想不到,我们海境还曾经挺过这样的尚同会。

玄之玄:我真庆幸师相不再支援,这样我也不用分心提防他。

梦虬孙:提防他掀你的底!

玄之玄:你果然一无所知。

梦虬孙:你想说什么?

玄之玄:听闻魔祸初期,海境曾收留过剑无极。

梦虬孙:那是一段很快乐的回忆。

玄之玄:之后又收留了胜邪封盾。

梦虬孙:那阵子有比较热闹一点。

玄之玄:那时梁皇无忌临危授命,师相便让剑无极支援胜邪封盾脱困。若梁皇无忌不能生还,胜邪封盾是否全归师相所掌?

梦虬孙:你这番话,有腥味!

玄之玄:我只是不明白,来自最明白墨鲁历史渊源的海境,世袭相位的欲星移,为何接触墨家之后汲汲营营九算之列,甚至意图窃居钜子之位。他明知墨家积极远离朝纲,自己却不避嫌,同时掌握权力以及历史脉动的他究竟在图谋什么?

梦虬孙:现在盟主不也正在主导中原?

玄之玄:但将我推上这个位置的,又是谁呢?

梦虬孙:都是一缸黑水!(离开)

玄之玄:没错,在这黑色的染缸里面,又有谁能独白,现在抽身也早已洗不清了。无论是谁在暗处散播,老三,你们海境的麻烦只能你自己解决了,哈!


【尚同会外】

武敛君:<盟主说得没错,浮云子与东方秋雨都是为了贯彻信念而战死。尤其是东方秋雨,我的信念,一向比他更强,但为何现在我……>(被一棍打倒)唉!(爬起转身)做什么!

梦虬孙:好狗不挡路,闪一边去!

武敛君:别侮辱人。

梦虬孙:不爽来战,反正也战不赢。

武敛君:你……

梦虬孙:这么生气做什么,我是在称赞你。那个矮冬瓜讲过,狗是一种忠心的动物,你们对尚同会这么忠心,所以就是尚同会的狗,站在门口就是看门狗了。也就是说,尚同会是一个狗窟,啊,还是叫魔窟较有气势,更适合你们。

武敛君:胡说什么!

梦虬孙:我有说错吗?现在的尚同会,侵略、迫害,哪一件事情少做过?只是你们较会包装而已。刚才你们还颁布了一道新命令,我一路听来很不爽,非吾族类便受排拒,很呛怎样!你们的盟主是学什么,墨家是吗,其实墨跟魔真正差不多,只是一个黑得更斯文。听人讲没文化很恐怖,有知识的流氓更恐怖。这个地方跟我不合,还是那句话——看到鬼!(离开)

武敛君:(自言自语)我加入尚同会是为了赎罪,不只是好友你的,还有……我的。真正逃避的人是我啊,如果当初我有能力……现在我够强了,不再逃避,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郭筝,好友,我会步上你的后尘吗?


【苗疆•大牢】

俏如来:这封信上面,记载着你在道域所有的恶行,以及真相!

忘今焉:恶行?莫忘却了正是你的师尊化名黓龙君,掀起道域战乱。钜子的恶行也是墨家的耻辱,因此知晓一点道域的掌故,或者辅师琅函天的故事也不足为奇。

俏如来:错了。

忘今焉:你想否认黓龙君就是默苍离的真相?

俏如来:黓龙君确实是师尊的化名,但造成道域大乱的人并非是黓龙君,也并非是阴阳宗主,而是道域的英雄人物玉千城以及你——忘师叔,苗疆国师,也是剑宗辅师,琅函天。

忘今焉:质疑死去英雄的名声,这段话若是让道域的人听到,你就必死无疑了。

俏如来:俏如来当然有所本。

忘今焉:那封信?

俏如来:需要俏如来说得更清楚吗?

忘今焉:老朽也很久没听故事了,你讲吧。

俏如来:信中记载,当初仙舞剑宗一连三届天元抡魁让玉千城掌握道域神君之位三十六年,也许是久掌权力的贪婪,又或是辅师的诱惑,让玉千城起了永久掌握道域的野心。原本只要再次天元抡魁,玉千城便可继续执掌道域,但那一届剑宗的弟子未见突出,而其他三宗各有奇才,玉千城开始担忧自己即将失去天师云杖的威权,而辅师便献策,如果修真院所有的院生身亡,那下一届的天元抡魁就无法举行,玉千城可以再掌道域十二年,也可以趁此机会进行他的野心。

忘今焉:毫无证据的说词,也与道域的历史违背。

俏如来:故事还未结束,师叔何必着急定论。

忘今焉:你继续讲。

俏如来:但是玉千城与辅师的阴谋失败了,因为师尊,也就是黓龙君的到来。师尊察觉九算的蠢动,为了进行调查而来到道域。他依附在阴阳宗主身边,在道域发现了你的踪迹,进行了试探与追查,让你的身份逐渐有败露的可能。为了怕被揭穿,你因此提早动作,屠杀了修真院百余名院生。但此举也确实暴露了你的野心,阴阳宗主察觉此点,想要有所动作,你却先发制人,以阴阳宗主之名诱出刀宗掌令,将他杀害,嫁祸于阴阳宗主,在桃源仙地展开死战。玉千城与阴阳宗主同归于尽,你便找了一具尸体诈死,趁机夺走天师云杖,将一切嫁祸给师尊,掀起了这场道域内战。

忘今焉:我为何要夺走天师云杖?

俏如来:因为你还未放弃染指道域的野心,天师云杖将是你有利的筹码。

忘今焉:是很好的故事,但是破绽百出,而且毫无证据。

俏如来:证据就在这封信之中。

忘今焉:莫说老朽不知信中内容是什么,就算真是钜子的留书,一个声名狼藉的死者遗言,值得相信吗?

俏如来:师叔,当初与师尊正面交锋,一定让你困顿非常吧?

忘今焉:老朽年事已高,激将法对老朽无用矣。

俏如来:就算九算真无任何破绽,你认为师尊会找不到证据吗?真相与证据皆在信中,三个不可能,揭穿疑点,便是可能。

忘今焉:何谓三个不可能?

俏如来:例如,以师尊之能不可能摆脱不了你的嫁祸。他既然察觉真相,为什么要放弃辩解,带着污名离开道域?这是第一个不可能。

忘今焉:第二个呢?

俏如来:继续讲下去,那便是公平竞争,现在不是赌命的时候。

忘今焉:你所透露的讯息太过笼统,错了,吾要杀你,对了,我更要杀你。

俏如来:师叔承认了?

忘今焉:那是道域的往事,不需要老朽承认,也不需要老朽否认。

俏如来:师叔不想先确定信中的内容?、

忘今焉:既然信在你的手中,那老朽该怎样做?(俏如来打开信)师侄,老朽不急,老朽有时间慢慢看。

俏如来:是吗?但是,这封信……(转过信纸,却是白纸一张)

忘今焉:哈?这……

俏如来:信,我早就交给他人保管,只要我一死,那封信即刻会转到道域紫微宗主的手上。

忘今焉:原来如此,果然,老三和老七讲得不错,你果然有钜子之风。

俏如来:现在,师叔还要杀我吗?

忘今焉:你要我怎样做?

俏如来:配合俏如来,揭穿玄之玄。


【沉香兰居】

无情葬月:荻花题叶,昊辰。

荻花题叶:(独饮)终究还是来了。我,还能闪避吗?(起身掀飞桌子)

无情葬月:最后的奉劝,归还血不染!

荻花题叶:啊……沉香兰居,将毁也。(施术现出血不染)

无情葬月:血不染!

荻花题叶:战胜我,血不染双手奉还。

无情葬月:放下所有的牵挂,尽情一战。

荻花题叶:牵挂,情份,最绝情的人,永远是你!

无情葬月:荷啊!

[血不染近在眼前,无情葬月心动,人动,风华绝代随手啸动。]

荻花题叶:月,你真正不懂放弃吗?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

荻花题叶:荷啊!

无情葬月:人葬月!

荻花题叶:大地之罚!

(无情葬月击破术阵,荻花题叶受伤)

荻花题叶:<想不到这世间,还有其他的兵器能承受傲邪剑法。>哈啊!

[昔日情谊再度破裂,激战中,剑,仍是无情,掌,仍是无奈。]

无情葬月:血染尘嚣尽锋芒!

荻花题叶:大地之壁!

荻花题叶:为什么不能让你清醒?为什么你还是不能满足?真正要逼我,那我会让你后悔!

无情葬月:多言无益。

荻花题叶:怒天之惩!

无情葬月:傲邪剑法最终式,向来只有血不染可以承受,今日,就由你代替。

[五行召唤之术,天上忽起风云急涌之势。反观另一方面……]

无情葬月:(碎帽散发)血神霸临战天下!

(极招相对,荻花题叶落败,手握无情葬月剑尖。)

无情葬月:昊辰,你输了!

荻花题叶:月,留情了。

无情葬月:花也留情了。

荻花题叶:我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要杀你!(挺身撞入剑尖)

无情葬月:花!(松手后退)

荻花题叶:这样……能唤醒你吗?

玲珑雪霏:(突现)昊辰!

无情葬月:这……

(玲珑雪霏为荻花题叶点穴拔剑,风华绝代被弃置于地)

玲珑雪霏:无情葬月,伤害我最重的人,犹原……还是你!

无情葬月:雪!

玲珑雪霏:用昔日的情谊,甚至是不惜用自己的血,昊辰想要淡化你与风的仇怨,你能体会吗?

无情葬月:我无法容许风的残忍,我无法原谅风的背叛!我一定要杀风中捉刀……我一定要杀风中捉刀!

玲珑雪霏:那花与雪的结局,是不是皆要死在月的剑下?(放下荻花题叶)

无情葬月:我并没要伤害你们!

玲珑雪霏:为了血不染,你……荷!(将血不染抛给无情葬月)来,用血不染,杀我!

无情葬月:(转身闭目)雪,原谅我。

玲珑雪霏:荷啊!

(无情葬月回头,玲珑雪霏猝然停止运功,狠狠掌掴无情葬月)

玲珑雪霏:(流泪)曾经的一切,你完全抛弃了。(再掴)你的心,除了仇恨,再也容不下真情!(无情葬月流泪)我曾经为你流过了多少眼泪,你知道吗?(抚摸无情葬月脸颊,再掌掴)我的心,曾经有你的位置。(抚摸无情葬月脸颊)但现在……我无法再容忍你!(再掴)

无情葬月:(阻拦)好了!(拾风华绝代,转身欲去)

玲珑雪霏:无情葬月!

无情葬月:本属于最美丽的谜题,我还在追寻!(离开)

玲珑雪霏:啊,昊辰!(为荻花题叶疗伤)


【树林】

梦虬孙:<让我知道更多的讯息,企图影响我的判断,玄之玄果然满腹黑水。没关系,你们一个拖一个,到时候我就一次解决。欲星移,你最好不是真正做人失败,否则……>遇到熟人了,喂……

申玳瑁:是龙子。

梦虬孙:你怎样出海境了?

申玳瑁:属下是出来查探武林讯息。

梦虬孙:这种事情还需要你出马?

申玳瑁:师相的交办。

梦虬孙:够了够了……我不想听到他。

申玳瑁:龙子息怒。

梦虬孙:放心,我对同族一向很好,虽然我体内只有一半宝躯血统。

申玳瑁:午砗磲也是宝躯一脉,龙子平常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

梦虬孙:谁叫他开嘴阖嘴都是经天纬地的师相,真正欠电。

申玳瑁:龙子体内也有一半鲛人血统,但对师相……

梦虬孙:停,住口,别逼我讨厌你。

申玳瑁:是属下失礼了,先行告退。

梦虬孙:等一下,随便讲讲就被吓走,就不能再陪我聊几句吗?

申玳瑁:属下有紧急消息必须马上回禀师相。

梦虬孙:什么消息?先向我报告。

申玳瑁:是。(报告)

梦虬孙:又是……

申玳瑁:又是什么?

梦虬孙:没,没什么。听好了,遇到我的事情,不用跟欲星移回报。

申玳瑁:为什么?(被掐住脖子)啊,龙子?

梦虬孙:我不想去哪里都被他掌握,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解释吗?

申玳瑁:属下明白了,那属下先告退。

梦虬孙:被沾染上的地方有可能没问题吗?看到鬼!


【太虚海境•浪辰台】

(午砗磲报告,欲星移自斟饮茶)

午砗磲:以上就是尚同会目前最新的方针。

欲星移:<变本加厉,老七,你的胆,比我所想的还更大啊。>

午砗磲:现在想起来,幸好师相先前及时叫海境不再涉入,难道师相早就预见这个结果?

欲星移:右文丞。

午砗磲:在。

欲星移:饮茶吗?

午砗磲:啊?

欲星移:坐啊。

午砗磲:这……

欲星移:还是你不信任我……

午砗磲:没!

欲星移:——的茶艺。

午砗磲:不敢。

申玳瑁:师相。

欲星移:来得正好,左将军,一同品茗如何?

申玳瑁:天门传出消息……

(欲星移闻之大惊,茶杯滚落)


【太虚海境•牢房】

锦烟霞:担心无用。只要我们还被关在此地,任何事情都是多想。

梵海惊鸿:颠倒梦想在手,这小小的牢笼困不住我。

锦烟霞:剑被取走,功体被锁,这就是你的处境。

梵海惊鸿:住口!

锦烟霞:我无意刺激你。只是要你明白处境,还有……下次动手,先出一个暗示。

梵海惊鸿:你……

锦烟霞:我也想回到天门处理他们,当然,是在不损鳞族的前提之下。等,总是有机会。

梵海惊鸿:只怕天门等不了。

锦烟霞:这比较像是一步禅空所讲的话。

梵海惊鸿:别用这种很了解他的口气。

锦烟霞:其实……在他离开之后,我才开始真正了解他,只有一件事例外。

(回忆:

一步禅空:那口剑……

梵海惊鸿:正是,颠倒梦想。

一步禅空:佛门禁剑。

回忆结束)

锦烟霞:他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何那时他的伤势会如此麻烦?天门外那一战,那个肥秃驴也很忌惮你的剑,而你的气质,也实在不像一般的佛门中人,甚至……

梵海惊鸿:甚至什么?

锦烟霞:你杀人杀得很顺手,就算是魔,也不见狠得过你。

梵海惊鸿:你拿我与魔相比?

锦烟霞:魔又惹到你了吗?在这世上还有比魔更恶,更毒,更残的人心,就像你本来想杀的那个肥秃驴那样。

梵海惊鸿:我会杀他,就像当初的那群人一样,全数该灭。那群人……将颠倒梦想当作圣物,用违背伦常的异端手段,去供奉颠倒梦想,那群人……该死,为什么又想起他们,该死……该死!

锦烟霞:你果然有屠杀的经验。

梵海惊鸿:清理门户。

锦烟霞:天门之人,又是秃驴。

梵海惊鸿:佛国不只有僧侣,还有信奉释教的一般百姓。天门境内,也有很多与外界村落无异的奉佛聚落。

锦烟霞:原来是屠村。

梵海惊鸿:是又如何?

锦烟霞:想不到修佛之人也很极端。

梵海惊鸿:你不了解颠倒梦想。佛门禁剑,颠倒梦想,是一口流传佛国已久的魔考之剑,修佛者遇上此剑,将陷心魔业障的考验,通过者得证大道。

锦烟霞:若没有通过呢?为何佛国之中,会流传着这种剑?

梵海惊鸿:数百年之前的事情,如今又有谁知其真相?只留下了不可考的传说,或说初祖时期便存在,或说在金光塔建成之后,才见此剑,或说紫金钵失落前后,此剑方传入佛国。

锦烟霞:紫金钵……你们的东西,还真容易失落。

梵海惊鸿:乱源难防。

锦烟霞:你铲除乱源的方式就是杀,是你自己选择持有那口剑。

梵海惊鸿:这是与魔考共处的代价,以封巾包覆,由我持有,这就是我的做法。

(欲星移步入)

锦烟霞:<机会……>

梵海惊鸿:<来了……>

锦烟霞:你来此,又不讲话,究竟盘算着什么?

欲星移:金刚尊他……

梵海惊鸿:他怎样了?

欲星移:身亡了。

梵海惊鸿:啊!

欲星移:请节哀。

梵海惊鸿:他是怎样死的?

欲星移:含冤而死。为了稳固地位,不惜勾结俏如来,散布血纹魔瘟,祸乱天门……

梵海惊鸿:谎言,谎言,谎言谎言谎言啊……(不停捶打牢门铁链)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欲星移走远)

锦烟霞:你是故意刺激?

欲星移:你们有知情的权利。

锦烟霞:你大可隐瞒一切,说不定我们还能安分一段时日。你言行矛盾,到底是何居心?(欲星移继续走)欲星移,你还没回答我,欲星移!

梵海惊鸿:法涛无赦……(手上血流如注)


【桃源渡口】

风逍遥:(徘徊)锋海剑夺的结果已经出炉,嗯,先来去找花痴才是。

(无情葬月泛舟而来)

风逍遥:<嗯,是月!>(躲入暗处)

(无情葬月登岸,执剑离去)

风逍遥:<血不染……>月已经拿到血不染,那……啊!花痴!(焦急离去)


【沉香兰居】

(玲珑雪霏为荻花题叶疗伤,风逍遥匆匆赶来。)

风逍遥:花痴!

玲珑雪霏:性命保住了。

风逍遥:无情葬月……

玲珑雪霏:风,不可。

风逍遥:雪,你退开!

玲珑雪霏:能否听进我的苦劝?算我求你。

风逍遥:退无可退,忍无可忍!

玲珑雪霏:这个结,一定要用性命来解开吗?

风逍遥:这已经是最后的办法。

玲珑雪霏:我们也可以再逃避啊!

风逍遥: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我们对他的包容,已经太多了!

玲珑雪霏:我一直希望我们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但你们……却不容许有这个机会的来临。

风逍遥:有,有这个机会,将他打到残废,废掉他的武功,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我还能控制自己。

玲珑雪霏:啊……你想做什么?

(玲珑雪霏欲阻拦风逍遥,被击晕。)


【锋海外】

(银燕、剑无极于锋海外焦虑等候,无情葬月持风华绝代前来)

雪山银燕:无情葬月!

剑无极:啊,你回来了!

(无情葬月目不斜视,径直而过)

剑无极:稍等一下啊!上回忘记讲,我们是修儒的好朋友啊!

无情葬月:(止步)修儒。(回头)

剑无极:是啊,修儒人呢?

无情葬月:他在安全的地方。

剑无极:你为什么将他藏起来啊?

无情葬月:为了他的安全,为了我的复仇。

雪山银燕:什么意思?

(无情葬月转身淮备进入锋海)

剑无极:等一下啊!你真要将这口剑带入锋海,交给那只狐狸喔?

无情葬月:我的剑只有血不染。

剑无极:喂!喂!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握剑)没办法了!

废苍生:(出现)你将这支破剑送回来了?交我吧。

(无情葬月递过风华绝代,离开)

废苍生:你们想做什么?

剑无极:没啦,没什么啦,只是看这支剑跟前辈你改造过的幽灵魔刀两支比起来啊,不知道是哪一支较好。

废苍生:幽灵魔刀只是试验品。

雪山银燕:前辈,玄狐会对凤姑娘造成威胁,请你千万不可将此剑交给他!

废苍生:打不赢,不能走吗?你们没办法对付玄狐?也许我能替你们争取几天的时间,趁这几天,你们谁要闪避玄狐,就躲去天涯海角,别再出现。

剑无极:为什么要凤蝶去躲啊,主动挑衅的人又不是她,是那只嚣张的狐狸!

废苍生:因为我讲,有多远,躲多远。

剑无极:你……

废苍生:若不避,就想办法满足他的要求。(离开)

剑无极:气死啊!若不是看在他是前辈的份上,一定将他辗死啊!

雪山银燕:为何废苍生前辈与锻神锋都这么维护玄狐?剑无极,现在该怎样办?

剑无极:提醒凤蝶暂时闪避,找机会再将那只狐狸做掉!

雪山银燕:嗯。(两人离开)


【锋海】

(玄狐打坐中,废苍生将风华绝代抛到他面前)

玄狐:这就是……我的剑,你回来了。

锻神锋:从今尔后,风华绝代便归你所有。这口剑,能陪你挑尽天下剑客,甚至是护世之兵墨狂。

废苍生:但不能保证不会断。

锻神锋:不能保证墨狂不会断。(两人眼神交锋)

玄狐:(握剑)剑,你叫什么名字?

锻神锋:风华绝代。

玄狐:那是你为他取的名字,不是他自己的名字。他的名字……九尾风华。(拔出剑,剑气冲天)

废苍生:小心。

锻神锋:来了。

玄狐:(挥剑)你们答应过我,与我一战。

废苍生:来。(出剑)

锻神锋:请招。(化出双剑)


【荒野】

(无情葬月仗剑独行,一封飞书突至)

无情葬月:四方山。(信丢地上,离开)

(信中言:四方山,生死一决。风中捉刀)


【天门】

朽净:看到要说服其他宗脉一同推广墨学,仍有难度。

僧人一:有一部分的人则是对金刚尊的罪行存疑,因此也对贝叶尊的政策有不少的反动声浪。

朽净:愚不可及啊。

僧人一:贝叶尊,那现在我们还要继续吗?

朽净:当然啊。

僧人一:但弟子担心……

朽净:没什么好担心的啦,天门之内还有部分尚同会进驻的成员,他们会协助处理。

僧人二:(入)贝叶尊,有一个人自称鳞族亲善大使,想见贝叶尊一面。

朽净:鳞族……请他进入。上回的时间过后,鳞族就没什么动作了,为何会突然派人来到天门?

(僧人二请入梦虬孙)

梦虬孙:初次见面,贝叶尊是吗?

朽净:你就是鳞族的亲善大使?

梦虬孙:是啊,我不久之前才到尚同会造访盟主,然后便听到关于金刚尊的事情,所以就来了解一下状况。

朽净:哦,原来是盟主招待过的贵客,老衲有失远迎了。请问有何疑惑需要解释?

梦虬孙:之前鳞族才关一个摩诃尊,为什么又传出金刚尊为恶伏法的消息?

朽净:阿弥陀佛。啊,天门不幸,也是佛国之耻。摩诃尊、金刚尊、锦烟霞、俏如来狼狈为奸,为害苍生,幸好盟主出手,否则啊真不该如何解决。对了,摩诃尊的状况呢?

梦虬孙:还关着,免烦恼。

朽净:那就好了。上回真是多谢贵境师相出手,才将摩诃尊、锦烟霞带回监禁,也多亏师相愿意居中协调,让金刚尊不得不退让,老衲啊才有机会坐上天门领导之位。

梦虬孙:<原来……他……也有份啊……>(怒气即将爆发)

朽净:施主是怎样了?

梦虬孙:怎样!(发功震退两名僧人)

朽净:你……(被一棍打飞)

梦虬孙:生角的乞丐,淮备要赶庙公啦!


【四方山】

风逍遥:(饮酒)我原本以为,避开你们就能避免看到兄弟相残的一幕。(无情葬月大步而来)是风花雪月的友情太薄弱,还是我们太一厢情愿,没将我们当作是兄弟?

无情葬月:背叛的风,注定要在月下消逝。

风逍遥:你认为我背叛你,那你是不是也背叛了我?

无情葬月:丑恶,该被抹去,记忆中的污点。

风逍遥:为什么,你甘愿放弃雪,放弃兄弟,就是不肯放弃血不染?

无情葬月:那美丽的谜题,我还在追寻。

风逍遥:够了!真正够了!你的胡言乱语,你追随的谜题,我今日就能给你答案!

无情葬月:给我解答。

风逍遥:你死,或者,我倒下!

无情葬月: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握剑)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出鞘)剑锋无情人葬月。

(风逍遥抛壶拔刀,生死一决)


风与月最终一战,无情葬月与风逍遥,谁是倒落血泊的一人?

俏如来深入苗疆,他能策反忘今焉,扳倒玄之玄吗?

梦虬孙怒打天门,此举又会造成鳞族怎样的危害呢?欲星移真正是保持中立,或者他另有盘算?

双铸一狐剑争锋,废苍生、锻神锋一战玄狐,手执神器的玄狐能将九尾风华发挥到何种的境界呢?

剧情正逢高潮,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二十一集——飘散在风中的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