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1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45242634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十七集 坠途血杀尊

录入:浪花海月、北龙归心、冻气入体、原随云(赤羽部分)、千年等_蛇(禅霞部分)
   谈妙筠(风花雪月部分)、叶清眉(欲星移部分)、丧球球(废锻部分)
校对:小懒鹿


【天门】

[巍然持剑,赤红如血的身影。天门挡关,是一种决然,更是绝不回头的觉悟!]

玄之玄:摩诃尊,这又何必。

(走上前,摩诃尊挥剑阻其路)

武敛君:盟主!喝!

玄之玄:喝啊!

梵海惊鸿:嗯……

锦烟霞:喝!

群侠:保护盟主。

锦烟霞:不知进退,哈!

[坚守承诺的魔,不愿再开杀戒。白发过处,只为退敌,目标,只在首恶!]

锦烟霞:哈!

梵海惊鸿:喝——

群侠:杀啊,杀啊……

[佛与魔,誓不两立。此时却是并肩,开出漫长战途。]

玄之玄:佛魔联合,是何等不忍目睹的荒唐。

锦烟霞:是谁荒唐呢?哈!

群侠:唉啊……

东方秋雨:喝啊!

(另处,东方、武敛君、浮云子围战摩诃尊)

笑山河:笑山河——

石魄心:石魄心——

两人:拜侯,喝!

锦烟霞:哈!

(锦烟霞闪过攻击,两人旋即对上摩诃尊,同时东方三人掌攻在后)

梵海惊鸿:哼,喝!

东方秋雨:呀!

浮云子:喝!

武敛君:呀!唉啊……(被白发掼飞)

梵海惊鸿:多事。

锦烟霞:喝啊!

水弦月:妖女,让我水弦月来领教你!

武敛君:该死,喝!

锦烟霞:喝!

梵海惊鸿:呀!

[特异墨者入战,更添凶险。锦烟霞、摩诃尊,在杀与不杀的抉择之下,终于露出疲态,空门乍现。]

玄之玄:喝啊——

朽净:喝!

梵海惊鸿:唉啊……

锦烟霞:啊……

众僧:摩诃尊!(上前欲助)

梵海惊鸿:我讲过,退下!

众僧:(被震飞)唉啊……

[剑,招上招。人,怒上怒。虽然尽力压制嗔心,却疑惑群众愚昧,激战中,消磨仅存的仁慈。]

梵海惊鸿:可悲孽障,唉……

锦烟霞:住手,闪开!(白发飞出相助)

玄之玄:管好你自己吧。

锦烟霞:恼人,喝!

玄之玄:佛克魔,墨也制魔。你,没机会。

锦烟霞:风雨尽寒涛!

玄之玄:这一战……喝!(化剑,却被白发牵制)你败了!

锦烟霞:(察觉偷袭)喝!唉啊……

(玄之玄身前赞掌,锦烟霞闪避不及,被身后黑衣人一剑刺穿)

[憾心一幕,映入眼帘,勾起沉痛。]

梵海惊鸿:魔向佛,人近魔,颠倒世间!唉啊……(中玄之玄一掌)

朽净:喝啊!

东方秋雨:夜雨秋风!

浮云子:白云掩日!

[突然!]

梵海惊鸿:魔心人,佛身魔。梦想……无间啊——!

群侠:杀人了!恶和尚杀人了!

梵海惊鸿:呀!

浮云子:该死,杀!

[无间无间,既无救赎,以罪洗罪,以恶制恶,纵使体力被消磨,却止不住开道的脚步。]

梵海惊鸿:喝啊……(回忆昔日开杀情景)

朽净:他……

玄之玄:嗯……

东方秋雨/浮云子:死来!

梵海惊鸿:僭越者——

玄之玄:不妙!

梵海惊鸿:斩!

[凄厉的一剑,散落满天的红雨之下,是浴血的愤怒尊,披着一身恶行罪业,挥剑杀生!]

(东方秋雨、浮云子等人亡命)

梵海惊鸿:还有谁来!

(群侠纷纷后退)

玄之玄:喝!

朽净:小心那口剑。

玄之玄:<此剑果然古怪。>喝!

朽净:<让他活着,芒刺在背。>波罗法印!

(摩诃尊中掌,反身一剑,朽净仓皇躲过)

玄之玄:墨改•潮信双涛!

梵海惊鸿:人众归老境!

[必杀的决心,重招相击,席卷四周!]

(烟雾中,白发袭来)

玄之玄:啊……

朽净:唉……

玄之玄:你……

朽净:妖女。

锦烟霞:你们……死吧……飞练纵三千,喝啊——

[魔流如狂涛席卷,扫荡四面八方,锦烟霞豁命一招,清空战场!]

锦烟霞:唉噗……(不支倒下)

(摩诃尊挥剑袭向玄之玄)

玄之玄:哈!

[一者人海消耗,一者变数突袭,同样负伤的两人,紧握手中之剑,划出更凶险的战势。不只胜负,更是生死拉锯。]

玄之玄:<一步,就只差一步。>

(回忆暮鼓对战酆都月:

 玄之玄:经过此役,墨家离目标,又前进一步。)

梵海惊鸿:<一步,就只差一步。>

(回忆:

 锦烟霞:僧众与魔兵在你们的面前,引火殉道。)

两人:<杀他,终止一切!>

[气力空磨将尽,彼此心知,只有一招,判生,定死。]

玄之玄:墨改——

梵海惊鸿:摩诃五趣——

玄之玄:流萤逐月!

梵海惊鸿:刀途厄病苦!

(双式交击,摩诃尊再挥剑逼得玄之玄倒退不止)

梵海惊鸿:喝啊!

(玄之玄慌忙出剑架住)

玄之玄:你……太可惜了。

(但见朽净、武敛君两人架住摩诃尊,黑衣剑者背后一剑贯穿)

玄之玄:哈!

梵海惊鸿:唉啊……(被击飞)

玄之玄:死来!

法涛无赦:(赶到)梵海惊鸿!

(逼命之际,但见一蓝色光影飞入挡下攻击)

玄之玄:老……

欲星移:盟主!


【桃源渡口】

无情葬月:你杀了娇姨?

禹晔绶真:啊……我……我……

无情葬月:惊吓,是代表默认。

禹晔绶真:这……(信坠地)喝!

[欲夺取生机,只能豁命一搏,禹晔提笔挥洒而攻,却也难伤来者分毫。]

禹晔绶真:惊涛拍浪!

无情葬月:激动,是提升勇气的成份。

禹晔绶真:雷旨泣神方!

无情葬月:血冥书晦。

[阵法再开,天降怒雷而至,只见无情葬月身影飘忽,穿梭之间,剑气纵横八方。]

禹晔绶真:唉啊……噗……

无情葬月:你是阴阳宗的人,荻花题叶的手下。

禹晔绶真:我……你杀我,学长不会放过你。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收命)


【天门外】

玄之玄:师相,请你解释你的行为。

欲星移:吾乃受命而来。

玄之玄:受命?

欲星移:日前锦烟霞杀害鳞族人马,罪证确凿,更同一步禅空勾结行事,梵海惊鸿也与此两人接触,嫌疑未清。

法涛无赦:师相……

欲星移:为究刑责,锦烟霞必须押上海境,接受审判。梵海惊鸿则以证人身份传唤,经查证之后,若为共谋,一体同罪。

法涛无赦:这不是事实。

欲星移:是否事实,不是由金刚尊判定,还是……金刚尊想交由尚同会判定?

玄之玄:嗯?

欲星移:不过此案,鳞族是事主,当由鳞族裁决。

玄之玄:但他们所涉及的,可不只此案。为解血纹魔瘟之祸,尚同会与金刚尊协议,进驻天门。摩诃尊却伙同锦烟霞阻挡尚同会脚步,大开杀戒,师相,你如何看?

欲星移:鳞族与尚同会曾为盟友,自然代为审理。

玄之玄:共审如何?

欲星移:盟主不相信鳞族的公信力?

玄之玄:那也要看是谁出面。

欲星移:啊,看来真是我做人失败。共审可以,另一件事也一并处理如何?

玄之玄:何事?

欲星移:盟主被诬陷之事。将俏如来赤羽信之介一并提押,何况俏如来也与菩提尊、锦烟霞接触过,不将他找来,合理吗?

玄之玄:<老三,你真要逼得这么绝?>

欲星移:<老七,各退一步,别逼人太甚。>

玄之玄:杀易擒难,若要先擒俏如来,只怕又会祸连无辜。也罢,这两个人就先交由鳞族严加看管。

欲星移:盟主果然明智。那欲星移投桃报李,便为盟主善后,十里宽限,换取一席之地。

玄之玄:(收剑)就给师相一个面子。武敛君,率领余众,退至十里之外。

武敛君:这……是。(带人撤退)

欲星移:多谢盟主。

玄之玄:这句谢,不足以弥补尚同会的损失。

欲星移:依尚同会的威望,相信很快就会有其他的人投诚。

玄之玄:我会期待。

欲星移:至于战死的群侠,我会商请天门处理。

玄之玄:该处理的不只是尸首。不该存在的变数,我希望能永远消失,无论是死是活。啊……

欲星移:盟主,该养伤了。

玄之玄:真是多谢关心。朽净住持,我们先离开。

朽净:这……

玄之玄:放心,贝叶尊这个称号,不会离住持太远。(二人离开)

欲星移:摩诃尊,你可以放下你的戒备了。

梵海惊鸿:哼!(收剑)

欲星移:(观视锦烟霞)幸好还有气息。

法涛无赦:梵海惊鸿,你没事吧?嗯?梵海惊鸿?

(梵海惊鸿倒下,法涛无赦抱住)

法涛无赦:梵海惊鸿……梵海惊鸿!

欲星移:莫慌,先将他们带走再说。

(抱起锦烟霞,与金刚尊离开)


【苗疆•王府花园】

苍越孤鸣:你愿意嫁给孤王吗?

(苍狼上去扶住霜的手,霜后退一步)

雨音霜:这……这个问题太突然,王上。

苍越孤鸣:或者对你而言是突然,对孤王而言却是沉埋了很久一段时间的情感。

雨音霜:但是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久。

苍越孤鸣:情感无法用时间衡量,重点乃是……你愿意吗。

雨音霜:我……这……

苍越孤鸣:孤王很高兴。

雨音霜:我没答应你。

苍越孤鸣:我很高兴你没马上拒绝。

雨音霜:那是因为……

苍越孤鸣:霜姑娘,孤王知晓你并不爱我,但是孤王……不希望再失去任何自己珍惜的人。

雨音霜:你明知我……我的心中已经住着其他的人了。

苍越孤鸣:孤王并不在意。

雨音霜:你怎能不在意。

苍越孤鸣:因为孤王在意的是你的幸福。

雨音霜:守护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你怎能幸福。

苍越孤鸣:那他爱你吗,他怎能不告而别,对你数日不闻不问。如果他爱你,他就会珍惜你、担心你、不愿意失去你。在自己落魄的时候,他会希望你能陪伴在他的身边,却又不希望你看到他这般的落魄,在他得意的时候,他会希望你能为他高兴,但内心的失落却又不希望让你知情。

雨音霜:王上讲的是自己。

苍越孤鸣:爱,只要一方付出,另一方愿意接受,这样就能得到幸福。这幸福……结束于任一方的停止。

雨音霜:这样的爱,太孤单了。

苍越孤鸣:有你,孤王就不会感觉孤单。两情相悦虽然是最美的一段,但坦然被爱也是一种幸福。

雨音霜:我……

苍越孤鸣:别急于拒绝,给自己一点淮备的时间,也让孤王有一点淮备的时间。

雨音霜:怎样的淮备时间?

苍越孤鸣:对你,是接受的淮备时间,对孤王……是被拒绝的淮备时间。

雨音霜:哈。

苍越孤鸣:现在回答,对你对我都太莽撞了。

雨音霜:嗯。

苍越孤鸣:孤王期望得到正面的答案,因为……孤王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天门】

法涛无赦:师相,他们两人……

欲星移:已经遣人送至海境。

法涛无赦:唉……

欲星移:不用担忧他们两人,现在应该担忧的,是天门。

法涛无赦:师相已知来龙去脉。

欲星移:所以单刀直入,现任盟主绝非善类,取不下天门,他必然开战。天门僧众无辜,而被尚同会吸收的群侠不过是被鼓动利用的群众,同样无辜,相信金刚尊也不愿见到无谓的伤亡。

法涛无赦:师相可有建议?

欲星移:双尊共治。当然,另一个人不会是摩诃尊。

法涛无赦:你要朽净住持当权?

欲星移:是共治,不是取代。

法涛无赦:师相,有一传言,本座想向你证实,望你实言相告。

欲星移:请说。

法涛无赦:听闻师相与玄之玄,皆师承墨家?

欲星移:这是在怀疑我?那……金刚尊可以动手了。(气氛一时紧张)算了,这一句,在天门不适用。

法涛无赦:当初玄之玄提出让天门投入救灾的提议,看似善意,实则以退为进,酝酿阴谋。

欲星移:可惜金刚尊骑虎难下,只有两项选择,信我,不信。选择不信,现在摩诃尊,可是在海境掌握之中。

法涛无赦:你……

欲星移:或者,金刚尊可念在菩提尊与锦烟霞的份上,为自己,为天门,留下一个退路。

法涛无赦:本座想再拜托一事。

欲星移:金刚尊答应了?

法涛无赦:先听本座说完。

欲星移:魔兵是吧?

法涛无赦:师相怎知?

欲星移:菩提尊挂心之事,金刚尊必然周全,欲星移又怎会没任何的淮备呢?

法涛无赦:拜托你了。

欲星移:等所谓的贝叶尊,以及尚同会进驻天门之时,魔兵便会全数退出。但在离开之前,换我问金刚尊一个问题。

法涛无赦:什么问题?

欲星移:日前金刚尊可有派人出任务?

法涛无赦:这……

欲星移:有难言之隐无妨。我只是要提醒金刚尊,那个人,可能无法回来了。

法涛无赦:什么意思?

欲星移:玄之玄既然要染指天门,岂会放弃任何漏洞?此事我会设法压下,金刚尊……保重。(离开)

法涛无赦:虚尘……


【尚同会】

玄之玄:<老三此次出面作保,虽无明显作对意图,却也非常刻意,还语带威胁。他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有此转变?或者,这也是一个局。还有梵海惊鸿那口剑,颠倒梦想,嗯。>

武敛君:盟主。

玄之玄:是武敛君,何事?

武敛君:特来关心盟主伤势。

玄之玄:嗯,我没事了,倒是你好好休养,此役失去浮云子以及东方秋雨,你未来的责任更加重大。

武敛君:哼,想不到自称为佛者,竟然与魔同样可恨。

玄之玄:所以为了正义,我们更要加强自身,才能制裁邪恶,你有此才能,却需要更多的协助。我已经派人招募新员,就看何时有成果了。

侠士:(带黑衣剑者前来)盟主,人已经带到。

玄之玄:嗯,你下去吧。

武敛君:原来盟主也注意到这个人了。

玄之玄:阁下武功高强,竟然藏身于尚同会之中,甘于默默无闻、不问功勋。如此伟大的情操,足堪尚同会表率,敢问壮士何名。

黑衣剑者:东门朝日。

玄之玄:这个名字,我记住了。

侠士:盟主,有三个人说是听到招募令特来投靠尚同会。

玄之玄:喔,快请进。看来,尚同会很快就能恢复元气了。

(二位侠士各展身法来到尚同会)

高玉衡:高玉衡。

令开阳:令开阳。

高玉衡/令开阳:参见盟主。

玄之玄:竟然是你们,真是令人意外。

武敛君:盟主认识他们?

玄之玄:先前我交给浮云子的名单之中,尚有少部分菁英并未答应加入尚同会,而武林绝剑北杓三耀也在名单之内,此两人正是其中的成员。

武敛君:北杓三耀还缺一人?

沐摇光:(走来)沐摇光在此。参见盟主。

玄之玄: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北杓三耀竟在尚同会齐聚了。

沐摇光:听闻尚同会折损甚多,剩下的成员能力不足以辅佐盟主,我便带他们两人来此,想了解让群侠抛头颅、洒热血的尚同会究竟有何魅力,如今一见,不差。

武敛君:(攻向沐摇光)能力不足,是你判定的吗?!你有何资格,对群侠与尚同会品头论足。

沐摇光:要我用全力吗,你会后悔。(拔剑)

玄之玄:<是沧海珍珑。>住手。未来众人皆是尚同会一员,没必要针锋相对,收起你们的敌意,将精力放在对抗邪恶之上吧。

沐摇光:盟主开口,沐摇光照办就是,但若有人想试试,我绝不会拒绝。

玄之玄:浮云子身亡,而现今的尚同会已无设置文职的必要,再加上左帅一职因东方秋雨身亡而空悬,便与右魁合并一职。武敛君,从现在起你便是武场统领,日后带兵演武,便归你所管。

武敛君:属下领令。

玄之玄:至于东门朝日,便担任吾御用亲卫。北杓三耀,就由沐摇光领导,自成机动战力,不受管辖,望你们能为尚同会尽心尽力。

沐摇光:当然。

玄之玄:现在最大的重点,便是擒捉俏如来,查探血纹魔瘟是否继续扩散,武统领,即刻查办。

武敛君:是。

玄之玄:<将亲自训练的菁英,全权交我差遣,确实很有诚意,但连专属的佩剑也留下,将底牌交吾保管。老三,这是你的让步,还是宣示与我们划清界线的决心?哼。>


【苗疆•树林】

赤羽信之介:进入苗疆,暂时便安全了。

俏如来:仍要小心忘师叔的眼线。

赤羽信之介:你现今的情况,让我想起两年多前,史艳文受到诬陷。群侠总是善忘,相同的事情发生不久,如今便又重演。

俏如来:我相信当中仍有不少人相信俏如来。但是在那种情况之下,就算有信任俏如来的人,也不可能违反大众的意思,俏如来能可体谅。

赤羽信之介:你与你的父亲同样善良。

俏如来:因为人总希望自己能成为英雄,在聚集的时候,愿意相信自己能尽一点力量,为天下进行一点改变。

赤羽信之介:但无法判别这改变是好是坏。

俏如来:只会更好。

赤羽信之介:哦?

俏如来:因为历史无法回头,我们无法证明没改变会更好。所以对赞同的群众而言,只要改变就必然是正确。否则,他们就必须接受自己,是让天下动荡的原因。

赤羽信之介:我讲错了,你与你的父亲截然不同。我开始对教育你的人感到兴趣了。抱着这样想法的你,为什么还能有着救世的胸怀?

俏如来:赤羽先生是认为俏如来对人性失望?

赤羽信之介:难道不是吗?

俏如来:其实人都有脆弱的一面,为什么不能给予包容呢?正因我们自己也同样脆弱,同样会犯错,才更需要互相扶持。赤羽先生,你不也扶持了俏如来的脆弱。

赤羽信之介:哈……两年多前,赤羽绝想不到今天,会有舍命保护你的一天。

俏如来:俏如来也想不到,人生难料。

赤羽信之介:现在虽然暂时安全,但要如何扳回这一局?

俏如来:这……

(有人走过,两人躲在树后)

路人一:你有听说那件事吗?

路人二:你是讲锋海剑夺喔。

路人一:是啊是啊,那名锋海主人讲得口气真大,讲什么天下第一剑即将出炉,要举办什么锋海剑夺,七天后啊,要替神剑找一个新的主人。

路人二:嗯,他还发武林帖送到全武林去,真正是惹是生非。

路人一:你说这样应该是不想去看看啰?

路人二:没啰,现在中苗和平,没事情做,当然要去凑热闹。

路人一:喔这样啊,那到时候一起去吧。(离开)

俏如来:锋海剑夺……

赤羽信之介:你有兴趣?

俏如来:锋海主人与废苍生前辈有一点恩怨,这口剑的问世,必然会牵连到废字流,而且如此广发武林帖,七天之后。必会引来多方人马参与。

赤羽信之介:若非现今处境堪危,赤羽信之介也有一点兴趣。俏如来,你打算怎样进行下一步?

俏如来:线索只剩一条。

赤羽信之介:道域。

俏如来:风花雪月。

赤羽信之介:嗯……


【苗疆】

[锋海广发武林帖,锋海剑夺之事逐渐在武林中蔓延开来。]

剑无极:笨牛啊,你有听到吗?

雪山银燕:天下第一剑。

剑无极:这个金锋仔虽然假掰,口气又很大,但是啊,他也是很有本事啦。他夸下海口,这口剑一定很厉害。

雪山银燕:现在我没兴趣。

剑无极:就当作是路上抬杠的材料嘛。


【洞穴内】

玄狐:伤势,痊愈了。剑,断了。我需要新的兵器。(拿起断剑离开)


【黑水城•破窑】

风间始:前辈。

废苍生:(修复墨狂中)怎样慌慌张张。

风间始:我听到消息,听说俏如来因为散播血纹魔瘟,正被尚同会通缉。

废苍生:那是黑水城外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风间始:但是——

废苍生:你能帮上什么忙?黑水城的功用是对抗魔世,不是参与武林斗争,要惹事生非,去黑水城外处理。

风间始:我担心大哥跟银燕,他们一定会卷入这场风波。

废苍生:再去搬一百斤铁矿来。

风间始:啊,是。还有一件事情。

废苍生:不是讲了,黑水城外的是非,与黑水城无关。

风间始:是锋海……

(废苍生铁锤一顿)

风间始:锋海主人锻神锋,自称已经完成了天下第一神兵。还广发武林帖,要召开锋海剑夺,取决天下第一神兵的归宿,这就是他送过来的武林帖。

(废苍生接过武林帖丢进窑炉)

风间始:啊!前辈你还未看过。

废苍生:无聊。

(又一张武林帖夹劲风而来,嵌在窑壁上)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废苍生:是你。

锻神锋:你的徒弟不是讲了,是他送来的武林帖。黑水城虽然隐秘,但锻神锋要找,也不是困难的事情。

风间始:我不是前辈的徒弟啦,我只是来帮忙的。

(废苍生取下武林帖,再次丢进窑炉)

锻神锋:你……

废苍生:你完成了,我还未完成。你要成为天下第一,言之过早。

锻神锋:在时间上,废字流已经慢了一步。

废苍生:这口墨狂已经完成两千年了,那个时候,锋海知道如何起火了吗?

锻神锋:你……

废苍生:如果你是特地前来耀武扬威,那我只有两个字送你。

锻神锋:哪两字?

废苍生:自己想。

锻神锋:顽固,自大,幼稚?

废苍生:哈,看来你很懂得反省。

锻神锋:我是讲你。

废苍生:嗯?

锻神锋:我送来武林帖,是要让你前往锋海,了解自己的无能,你以为我铸造出的兵器,就会让墨家所用吗?藉由锻家完成的护世之兵,会有他自己的主人,甚至是……墨家的敌人。

废苍生:我没空。

锻神锋:逃避不能改变现实,哈哈哈哈……(离开)

风间始:前辈,你真的不要去锋海?说不定,他真的打造出什么厉害的神兵……

废苍生:风间始!

风间始:怎样?

废苍生:再搬三百斤的柴火。

风间始:是。

废苍生:哼。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扇柄轻击掌心,无情葬月前来)

无情葬月:花。

荻花题叶:(叹气)啊……看来禹晔绶真已经死了。

无情葬月:这是默认。

荻花题叶:我已经开除他的学籍,但你也是不会放过他,是我教人不严。是吾命他去拿血不染,但当我赶到之时,已经无法阻止那场悲剧。

无情葬月:因何拿走血不染?

荻花题叶:血不染已经影响你太深了,你始终没发觉吗?

无情葬月:本属于最美丽的谜题……

荻花题叶:住口!我不想听到你这样说话!不止是我,连雪也同样。

无情葬月:交还血不染。

荻花题叶:不可能!我不能让它再伤害你。只要你能脱离它的束缚,那风花雪月的友情,一定还有重新建立的那一天。

无情葬月:多此一举。

荻花题叶:无情葬月!

无情葬月:风如何对我,花明白吗?

荻花题叶:你又是如何对我!

无情葬月:吾只追究凶手。

荻花题叶:若非雪,花……

无情葬月:无需顾及雪的感受。

荻花题叶:喝!你从不明白,你是怎样的幸福!

无情葬月:怒天之惩,你练成了。

荻花题叶:没剑,月不是花的对手。(展扇)

无情葬月:瞬间变脸,你仍是跟以前一样。

荻花题叶:你想取回血不染,我给你一个机会。

无情葬月:不用,我也有自信能取回她。

荻花题叶:血不染插在沉香兰居。你的剑法需要剑的配合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无情葬月:然后呢?

荻花题叶:战胜我,血不染双手奉还。(化光而去)锋海剑夺,把握这个机会。

无情葬月:花……你也做下抉择了。


【尚同会】

( 银燕、剑无极来到 )

侠士:啊!是雪山银燕和剑无极。

雪山银燕:我要找你们的盟主。

侠士:这……

剑无极:龟龟鳖鳖是在犹豫什么啊。

武敛君:雪山银燕、剑无极你们来做什么?

雪山银燕:我要见你们的盟主。

武敛君:如果是为了俏如来的事情,就可以免了。俏如来诬陷盟主,众人亲眼所见,你不用为他讨保。

剑无极:哎呀!你这句话讲差了,讨保是认为有罪,或者可能有罪才需要讨保, 俏如来绝对无罪!我们来啊,是要你们头壳想清楚,别在那鲁小小。

武敛君:罪证确凿,还有什么可解释的,离开吧!

(银燕欲要进入尚同会内部,被武敛君强行拉住)

雪山银燕:放手!(震开武敛君)

武敛君:不知进退!喝!

剑无极:哎呀,打起来喽,那我的对手一定是……你了!

(东门朝日走近,两人对峙)

剑无极:装腔作势,来喔!

[ 一言不合,尚同会外,拳对掌,刀对剑,展开一场意气之战。]

剑无极:不错嘛,一剑无极!

玄之玄:住手!

剑无极:喔,很呛怎样?

(四人停手)

武敛君:参见盟主。

玄之玄:雪山银燕、剑无极,你们来到尚同会的理由我很清楚。但师侄企图陷害我的过程,相信你们在来的路上已经听闻了。

剑无极:哟,这件事情啊我们是有听过,如果不是你跟俏如来有什么误会啊,那就一定是……俏如来讲的是真的!

玄之玄:嗯?

武敛君:放肆!

玄之玄:少年人难免血气方刚,更难免行差踏错,为了保护他的师尊犯下这等的恶行,罪不可赦。你们若真心为他好,劝他回尚同会自首,或者可念过去对中原贡献的功绩,饶他一命。

剑无极:我听你在夸大,时常听老人在讲啊,讲矮人多恨搁兼狡怪,还真正有灵验。当初魔世大战,我就一眼都没看过你,结果俏如来怎么会保你做什么武林盟主,让你回头来陷害俏如来,你若是真正没问题,那就是真的有问题了!

玄之玄:如果我有问题,那俏如来又为何要保举我做武林盟主。

剑无极:你是叫我去掷笅喔?你们这群人啊,整天都在算计来算计去,俏如来一时被你瞒骗也不是不可能。

玄之玄:不管如何,你们要的答案不会在尚同会,还是你们想正式向尚同会宣战?

剑无极:哇哇哇,小娃娃很坏很呛怎样,是以为我们不敢是吗?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们离开吧。

剑无极:对啊,银燕,这次我挺你,我们跟他们拼了。啊?等一下,笨牛啊,你讲啥?

雪山银燕: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在玩什么把戏,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算计什么,但是我警告你们,雪山银燕不是俏如来,大哥用他的智慧揭穿阴谋,(出长枪)雪山银燕,是用啸灵枪扫荡邪恶!

剑无极:笨牛这句话漂亮!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们走吧。

剑无极:你们这些相捅的啊,出门走路小心点知道没?

(银燕、剑无极离开尚同会)

武敛君:盟主!

玄之玄:继续搜捕俏如来,明日宣招重要干部与成员,我有事情要宣布。

武敛君:是。


【中原•树林】

剑无极:你是转性了喔?想不到你竟然会这样就走啊。

雪山银燕:我有一点生气。

剑无极:只有一点?我还以为你会抓狂!

雪山银燕:是气大哥!

剑无极:啊?

雪山银燕:整个事情他都没让我介入。

剑无极:啊,对啊,连那只火鸡都有帮忙了,为什么没找你帮忙啊?

雪山银燕:就算我们走的道路不同,他仍然可以选择让我协助。他这样做,是不信任我,还是有什么理由?

剑无极:我想啊,可能是怕你笨,拖累到他。啊,等一下啊,你不是和你的大哥和解了?怎么走的道路又不同?

雪山银燕:大哥有大哥的方法,我也有我的方式,在不悔峰学习一剑无悔的时候,我就知道,大哥与我的路不同,我会帮助他,但并不代表我都需要照他的方法去做。早在事情爆发之前杀掉玄之玄,便无后来的事端。

剑无极:说不定俏如来就是怕你冲动。还有啊,他知道你的做法,所以选择别让你干涉他的行动,让你保留自己抉择的权利。

雪山银燕:总之,先找到大哥再说。

剑无极:俏如来跑去哪里,我们都不知道了,是要从哪里找起啊?银燕啊……


【苗王府】

苍越孤鸣:俏如来进入苗疆了?

忘今焉:正是,有人在苗疆境内发现俏如来的踪迹,向我回报。

苍越孤鸣:国师也听闻数日前的事情?

忘今焉:俏如来诬指玄之玄是阴谋家,反被揭破,被尚同会群侠追杀。

苍越孤鸣:国师是何看法?

忘今焉:王上又是怎样的看法?

苍越孤鸣:如果要是让孤王选一个人相信,那自然是俏如来,虽然史艳文与苗疆对战多年,但他的人格以及他儿子的表现,都足以相信。

忘今焉:王上错了。

苍越孤鸣:孤王错了?

忘今焉:对王上而言,谁可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该怎样做。

苍越孤鸣:嗯?

忘今焉:于公,俏如来是散播血纹魔瘟的人,这一点连他自己也承认,中原发生血纹魔瘟事件,死伤逾千,难道这样的事情也可以发生在苗疆?再来,中原与苗疆虽然和平,但两国之间宿敌长久,中原事务苗疆如果干涉,尚同会以及中原人又会怎样想?俏如来如果是无辜,那是最好,但如果无法证明他是无辜,那王上岂不是与中原再添过节?再者,与我们结盟者乃是尚同会,是玄之玄,非是俏如来,何必得失于人,而且就算俏如来是受了冤枉,那也是中原的事务,自毁栋梁与我们无关,助之无益。至于私……

苍越孤鸣:私又如何?

忘今焉:九龙天书之局,虽是先王挑起,默苍离派来了霜姑娘与风间始救了王上,但默苍离与俏如来明知先王中了陷阱,却故意放纵藏镜人杀害先王,挑动两国内战,先王之死,默苍离与俏如来就算不是首恶,也是袖手之罪,罗碧更是凶手,也是俏如来的亲叔。

苍越孤鸣:嗯……所以?

忘今焉:信不信,是普通人的想法,做不做,是王的决策。怎样的动作,才能确保苗疆最大的优势,王自有定见。

苍越孤鸣:传令铁军卫,全力搜捕俏如来的下落,生擒,带回发落。派人前往尚同会致意,告知俏如来行踪。

忘今焉:王上英明。

苍越孤鸣:擒回人犯之后,再交给尚同会处置。

忘今焉:属下即刻吩咐。


【天门】

朽净:阿弥陀佛。法涛无赦,想不到会有你我共治天门的机会。

(法涛无赦不理会)

朽净:哈,何必如此冷情?别忘了,你可是身系犯行嫌疑,能逃过罪责已是万幸,现在更保住领导之位,还不知感恩?老衲也不知该如何劝你,只是要再提醒一次,现在天门已经有尚同会成员进驻,我们应该携手合作解决天门乱象。

法涛无赦:乱象……

朽净:就是魔瘟啊,被你带入的魔瘟。

法涛无赦:依本座看,真正的乱象不是魔瘟。

朽净:啊?什么意思?

法涛无赦:有人缺少自知之明!

朽净:你!……哈,你所讲的老衲听得明白。确实,真正的乱象不是魔瘟,而是散布魔瘟的罪魁祸首俏如来!你说是吧,金刚尊?

法涛无赦:朽净住持你!……

朽净:是贝叶尊。还不习惯改口啊?这不是好现象,老衲可不希望再让盟主烦心。

法涛无赦:贝叶尊意欲如何?

朽净:魔世之祸,不只魔众,魔瘟也包含在内,所以必须彻底消灭。老衲决定下达命令,全力追杀俏如来。

法涛无赦:这……

朽净:不需要犹豫,何况这也是在帮你啊,俏如来一死,就能湮灭你勾结外敌的证据。

法涛无赦:贝叶尊!

朽净:哈,抱歉,老衲改一下说词,是消除你的嫌疑,洗清罪名。这可是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呢。

法涛无赦:本座认为事情复杂,必须详加……

朽净:金刚尊啊,老衲不是在征询你的意见,而是告知所下达的命令。有老衲所率领的人马以及尚同会所分派的群侠协助,就不劳金刚尊费心了,何况金刚尊也不适合主动,毕竟嫌疑未清,金刚尊你还是在监管之下。

法涛无赦:是这样吗……

朽净:啊,对了,根据先前的协议,还要处理天门之内的魔兵,怎会四处不见啊?

法涛无赦:天门广大,只怕贝叶尊没找详细。

朽净:哼,无论弄何玄虚,只要找到,老衲一个也不会放过。

法涛无赦:随贝叶尊吧,前提是要能找到。若没要事,本座想巡视天门各处。

朽净:天门各安,何必巡视?

法涛无赦:总是要洒净,请!

朽净:洒净?呵呵,法涛无赦你和一步禅空一样,愚不可及啊。


【野外】

风逍遥:这个雪,到底是跑去哪里买酒啊?

玲珑雪霏:我回来了。

风逍遥:哇!太好了!(夺过酒壶,喝一口,喷出)这是啥?怎会有药味?

玲珑雪霏:药酒啊。

风逍遥:什么药酒?

玲珑雪霏:对你的伤势非常有帮助的药酒,好喝吧?

风逍遥:非常难喝。(发抖)

玲珑雪霏:不对!(上前欲把脉)

风逍遥:停!(甩开)我没事,等一下被别人看到,不只月要杀我,连花痴也会想要将我打死。

玲珑雪霏:胡说!

(荻花题叶出现,呕血)

风逍遥:花痴!(雪为花把脉后大惊)怎样了,雪?

玲珑雪霏:那是……

荻花题叶:傲邪剑法。

风逍遥:啊?你为什么跟月打起来了?

荻花题叶:我……我拿了他的血不染。

风逍遥:你拿他的血不染做啥?

荻花题叶:很多年前我就告知你们,血不染会侵蚀人的心性,你们都不信。血不染在道域的传说,你们都忘记了吗?

风逍遥:这……

荻花题叶:雪的体会是最深的。是你们默认让他学成这个剑法,也是你们默认让他使用血不染,直至今日,才会有嗜杀成性的无情葬月。

风逍遥:他人呢?

荻花题叶:暂时被我逼退了,但他并没发现我的伤势。雪,我没伤害他,我也是不得已才对上他。

玲珑雪霏:我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又来临了。(踉跄)

荻花题叶:雪!

风逍遥:<无情葬月。>

荻花题叶:大哥,这是花——

风逍遥:花痴,好好照顾雪,我要来去找他。

玲珑雪霏:风,不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风逍遥:如果这个小弟真的不能唤醒。那我……

荻花题叶:锋海造出天下第一神剑,我言明,只要他能战胜我,我就交还血不染。

风逍遥: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你们都不淮再插手!(离开)

玲珑雪霏:花,快阻止……(晕倒)

荻花题叶:(扶住)雪……雪!


【树林】

无情葬月:风中捉刀!

风逍遥:无情葬月!

(二人对招)

无情葬月:终于承认了。

风逍遥:你……无可救药!

无情葬月:锋海剑夺之后,死决之期。

风逍遥:我会等你!


【锋海】

莫听:何人擅闯锋海?

红衣人:锻神锋铸造的神器在哪里?

莫听:蒙头盖脸,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何妨:主人已将神器收藏,就算我们知道,也不可能告知你。

红衣人:杀!

[神器成罪,神秘覆面人夜闯锋海,双殊剑锋虽利,却减少应敌经验,险象环生。]

红衣人:时间不多,下杀手再搜神器。

[忽然——]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莫听/何妨:参见主人。

锻神锋:你们受伤了,退下。

莫听/何妨:是。

红衣人:锻神锋,回来得这么快。

锻神锋:吾离开锋海不过短短时间,你们便趁夜动手,是早有关注,还是……预谋已久?

红衣人:退!

锻神锋:你们擅闯锋海,又伤我婢女,现在连失礼也没讲,便想一走了之,这样的目中无人,锻神锋怎能不失态呢?

红衣人:注意!

锻神锋:一招,谁能接吾一招,谁就能走。


【暗夜•树林】

风逍遥:啊,是你?白日无迹,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

白日无迹:(静候)军长给你的时间,已经到了。

风逍遥:哦,我知道啊,我正要回去覆命。我……可能要离开铁军卫了。(往前走)

白日无迹:是吗?(尾随)水月同天的血案,真正是你做的?

风逍遥:你为什么要问这件事情?

白日无迹:因为这件事情,很重要。

风逍遥:这与你无关。

白日无迹:我想听真相。

风逍遥:是,是我做的。

白日无迹:嗯?

风逍遥:怎样?(白日无迹突然攻上)你做什么?

白日无迹:杀你!


【苗疆•野外】

[进入苗疆的俏如来与赤羽信之介,一路暗行隐匿行踪。]

赤羽信之介:嗯?又是九算之人。

(苗兵齐上)

赤羽信之介:不是……

俏如来:是铁军卫。

苗兵:将俏如来包围。

赤羽信之介:苗王也要对我们下手。

俏如来:人数不多,能可脱困。

铁骕求衣:人虽不多,但你们无法脱困。十冷寒风啸九方,披戎衣,八月吹霜;万里血足踏千浪,杀意起,百城尽殇。

赤羽信之介:军长久见了。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恭请赤羽先生、俏如来,前往王府作客。

俏如来:俏如来有事在身,只怕不便。

铁骕求衣:那铁骕求衣只好……请招了!


极端极端极端,铁骕求衣亲身出马,欲擒俏如来与赤羽信之介,他们两人能否逃出铁军卫的掌握?

白日无迹为何要杀风逍遥?水月同天的血案又与白日无迹有何牵连?

闯入锋海的覆面人是谁?是谁在觊觎锋海神器?伤愈的玄狐、失剑的无情葬月,锋海神器,如何引发一连串的极端冲突?

欲知高潮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十八集——锋海剑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