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1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512548709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十六集 天门佛血 

录入:恋白、鱼头、白发
校对:叶清眉


【暗夜•小路上】

(俏如来、赤羽信之介和梵海惊鸿对峙中)

梵海惊鸿:解除魔障!否则……(禁剑现利芒,震慑俏如来)

俏如来:抱歉,这件事情俏如来无法做到。

(颠倒梦想攻向俏如来,赤羽凤凰刃上手,挡住攻击。)

[短暂交锋,颠倒梦想再次现芒。]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赤鸿飞羽——!

[刀不待言,凤凰毅然杀上,赤羽强抑内伤,焰招横空。]

俏如来:<赤羽先生率先牵制,是要我马上离开。>

梵海惊鸿:(逼退赤羽信之介)闪开!——嗯?

(赤羽信之介再攻,俏如来背后助力。)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

俏如来:没赤羽先生做东,如何招待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解释无用,主客皆作同命鬼!

俏如来:那就——(两人照眼,同时转身逃开)

[为避无谓争端,赤羽、俏如来一心脱战,反遭来者紧追不舍。]

俏如来:如来圣焰!

(颠倒梦想化解来招,直取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朱雀天火!(凤凰刃阻止,又遭逼退)

俏如来:<他能破解佛门属性的招式。>

(激烈交锋中,赤羽再添新创)

俏如来:不妙!喝——!

[赤羽内伤爆发,外创亦添,俏如来顾不得元体之损,强行运招。]

俏如来:圣印莲华!

赤羽信之介:朱凰蚀焰!

梵海惊鸿:刀途厄病苦!

(气劲交冲,刀光剑影,三人再度战到一处。待尘埃消散,三人竟成互相牵制之势。)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呃!(忍住内伤)

俏如来:是俏如来技不如人,啊……(内伤发作)请大师先放过赤羽先生。

梵海惊鸿:我的目标,只有你!(剑锋再逼一分)是他自己选择死路!

赤羽信之介:(亦逼上)看你的剑快,还是我的刀利!

梵海惊鸿:试吧。

俏如来:我只有一个遗愿,请务必找出阻止魔瘟蔓延之法,还有……解救天门。


【天门】

(天门众僧与尚同会群侠对峙)

法涛无赦:盟主,你说什么!

玄之玄:金刚尊没听清楚,我便再说一次。魔瘟蔓延,尔等束手无策,尚同会决定进驻,重整天门!(天门众人皆惊)还有什么疑问?

法涛无赦:凭什么!

玄之玄:金刚尊,你实不该问啊。因为这一问,只有罪状,以及难堪。

法涛无赦:罪状何来?

玄之玄:四大罪。天门少室古刹一脉罔顾民怨,收容魔族,这可是事实?

法涛无赦:阿弥陀佛。

玄之玄:梵海惊鸿无视戒律屠戮僧侣,杀业深重,这也是事实?

法涛无赦:这……

玄之玄:一步禅空不守清规苟合魔女,空门蒙羞,这,不是事实吗?

法涛无赦:盟主此言太过。

玄之玄:太过?需要尚同会请来锦烟霞对质吗?

法涛无赦:有何不可?

玄之玄:好险,差一点就中计了。金刚尊,我还以为你与此事无关。

法涛无赦:本座不解。

浮云子:在我们来此之前,俏如来设谋嫁祸盟主,说盟主是黑瞳首领,最后阴谋败露,目前正与东瀛贼寇赤羽信之介同受通缉。

法涛无赦:嗯?

浮云子:但指控盟主的伪证,却是菩提尊给他的。这两人勾结陷害盟主,又与锦烟霞接触,金刚尊作何解释?

玄之玄:这就是最后的真相。天门勾结俏如来,陷苍生于水火,极罪也!

法涛无赦:他不是这种人。

玄之玄:那我便是那种人吗?(法涛无赦不语)金刚尊替他辩解,真是令玄之玄心痛。莫忘了魔瘟肆虐天门,出自俏如来的恶意散播。

法涛无赦:他没理由做这种事情。

玄之玄:他没理由,那是谁有理由?

法涛无赦:什么意思?

玄之玄:记得俏如来的血纹魔瘟曾受金刚尊以佛力压制,而今却失控,魔瘟更传入天门酿成灾祸。

法涛无赦:阿弥陀佛。盟主推测太过。

玄之玄:我没说什么,只是在想,每一件事情的背后皆有动机,那……是谁的动机呢?

法涛无赦:也有可能是意外。

玄之玄:一句意外,金刚尊便想推卸所有的责任?

法涛无赦:本座不是这个意思。

玄之玄:那是什么意思?因为菩提尊死了,所以与你无关。因为摩诃尊不在上位,所以与你无关。因为俏如来不是天门的人,所以与你无关。那现在天门的死活,是否也与你无关?

法涛无赦:盟主!

玄之玄:金刚尊!我已经给你机会了,如今状况,只怕赔上整个尚同会,也保不了你。你既无心天门,那就只剩一个方法——

法涛无赦:不可能!


【天门别处】

(一弟子手捧一套似曾相识的雪白法衣上前,朽净接过披上)

朽净:摘下伪装的这一刻,正是变化不同的法相,拯救苍生的一刻,(戴上法冠)最关键的一刻,来了!


【天门】

玄之玄:金刚尊,你的一句不可能,并无法改变事实。

法涛无赦:就算尚同会要进驻天门,也只是协助。要以外人之姿接管领导权,如何服众?

玄之玄:这一点就不劳金刚尊费心了。先前我说除了金刚尊,找不到一个更适合领导天门的人,但先前是先前——(一道白色身影走出)现在是现在!

法涛无赦:朽净住持?!

(回忆:

朽净:盟主此时专程来见老衲,有何要事?

玄之玄:未来,我需要你的力量拯救天门。

朽净:盟主说笑了,老衲和定一住持联合出面都没办法改变什么。

玄之玄:因为只有住持一人时,才能真正大展身手。瞒者瞒不识,住持该坦承了,否则,玄之玄又要如何帮助住持呢?

朽净:盟主是何时发现的?

玄之玄:围杀锦烟霞失败之后,你与定一住持离开尚同会时,你的眼神露出破绽。

朽净:盟主慧眼,到让老衲佩服。开门见山吧。

玄之玄:未来天门将有一劫,能解此劫者,唯有尚同会以及住持。)

朽净:又见面了,法涛无赦。

法涛无赦:你这身装扮……

朽净:有问题吗?还是你们认为只有你萨埵三尊才有资格穿上这个装扮?对了,从现在起,你应该称呼老衲……贝叶尊!

法涛无赦:你想接管天门?

朽净:结局不变,法涛无赦,何必将自己弄的如此难堪才肯退位?

法涛无赦:你!啊……

(回忆:

玄之玄:相信藉由这件事,天门、中原皆能化危机为转机,共同努力吧。)

法涛无赦:你们……!

玄之玄:朽净住持乃曹洞、云门、法眼、沩仰等宗脉所共同推派的代表,在天门更享有元老地位,关于他的事绩,金刚尊应该比尚同会更清楚才是。

朽净:阿弥陀佛,那都是过往了,老朽所注重的,是现在。

法涛无赦:纵使朽净住持坐拥元老尊位,也未必能守护天门。

朽净:至少不会让天门弄到这个地步。

法涛无赦:若真有阴谋者的存在,朽净住持恐怕难以应对。

朽净:是吗?(突然出掌)

法涛无赦:(对掌,被震退)你……

虚尘:金刚尊!

朽净:你所担心的,是武力。现在还有疑问吗?

法涛无赦: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

朽净:是你识人不明,被表相蒙蔽,须知大勇若怯,大智若愚。看来堂堂萨埵三尊修行不过如此。

法涛无赦:你说得没错,本座确实……识人不明!

朽净:你错看了你的同修,错看了俏如来,但我们不怪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拯救天门。盟主,后续的四大方针……

玄之玄:就由我宣布了。金刚尊,你还有意见吗?(法涛无赦不语)第一,交出所有的魔众,平息众怒。第二,交出代表禅宗传承的紫金钵。

法涛无赦:你……

玄之玄:第三,让出领导权,由朽净住持领导天门。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但这件事情必须由天门新任领导同意——将权力完全下放,让尚同会……控管天门!

虚尘:这……金刚尊!

玄之玄:这是必然的结果,也是很多人的盼望。若金刚尊拒绝,尚同会必定领受民意,向天门宣战!

虚尘:金刚尊……

玄之玄:金刚尊,为了天门,放手吧。虽然你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法涛无赦:纵使不惜发动战争?

玄之玄:操之在金刚尊一念。

法涛无赦:……三天,给本座三天的缓冲期限。届时,本座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朽净:阿弥陀佛。那就等你三天,届时别忘了改口称呼老衲贝叶尊。

玄之玄:很欣慰金刚尊如此识大体。最后告知一事,摩诃尊又开杀了,对象是染上魔瘟尚未身亡的平凡百姓,这可是东方秋雨亲眼所见。言尽于此,三日后再见了,请。(离开)<计画——>

朽净:<——成了!>

法涛无赦:<原来一切皆是演戏,到底还有什么是真的?>

朽净:<只有一个,唯一的恐惧……(回忆定一被断头)颠倒梦想,梵海惊鸿,绝不可留!>

虚尘:怎会变成这样?尚同会他们……

法涛无赦:虚尘,有一件事,速办。切记,不可告知他人。


【暗夜•小路上】

(赤羽、梵海惊鸿、俏如来仍在对峙)

梵海惊鸿:关天门何事?

俏如来:因为这一剑下去,不只魔瘟无解,天门也会马上陷入阴谋算计!

(颠倒梦想忽而转向逼上赤羽颈间,赤羽一惊之下不及反应)

俏如来:大师!

梵海惊鸿:说清楚!

俏如来:观大师如此紧张,看来俏如来猜得没错,大师正是天门之人。

梵海惊鸿:摩诃尊,梵海惊鸿。

俏如来:摩诃尊。

梵海惊鸿:说,天门之祸,何来?

(俏如来与赤羽对眼,赤羽略一点头)

俏如来:且容俏如来推测,摩诃尊决定追杀我之前,应该有遇到尚同会之人,甚至是……盟主。

梵海惊鸿:正是玄之玄。

俏如来:果然。

梵海惊鸿:你在引导我?

俏如来:正如同玄之玄引导摩诃尊来杀我一般,我与他同出墨家,运用相同的手段也属正常。

梵海惊鸿:墨、鲁两家,与达摩金光塔有所渊源。

俏如来:这层渊源,成了玄之玄积极接触佛国的推力。虽然在血纹魔瘟的传染性被完全压制之前,我难以自由活动,但仍听闻武林风声。自尚同会成立至今,不断对菩提尊的行动进行质询,甚至压迫。

梵海惊鸿:一步禅空的行为,本该遭受公评。

俏如来:但不代表非要致人于死地。而且在追杀菩提尊的人马之中,据闻还有天门的人。或者,摩诃尊认为天门派人清理门户,亦无不可。无论如何,这两者之间的关联,摩诃尊可以亲自印证。再者,当初玄之玄是以协助天门进化魔染取得信任,因为他对魔世武学有所研究,至于原因,是因为他曾经很接近魔世。在人世,除了戮世摩罗与天恒君,有一种人曾经很接近魔世,而现在那种人几被杀尽,只有一人尚存——

梵海惊鸿:谁?

俏如来:黑瞳之首!

赤羽信之介:若非这次我们被追杀,此战你未必能轻取。而我们被追杀的原因,正是因为指控玄之玄为黑瞳之首失败,反而成为阴谋者。

梵海惊鸿:我该杀你们吗?(颠倒梦想再逼)

赤羽信之介:若指控为真,受益者,会是谁呢?(梵海惊鸿不语)俏如来,看来他并不信任你。

俏如来:就算摩诃尊不信任我,也应该相信菩提尊吧?

梵海惊鸿:嗯?

俏如来:听闻菩提尊为解救金雷村灾厄,自愿化成金身,是为什么?因为他不忍见到苍生灾苦,不愿牺牲一个向善之魔。更重要的是,他相信就算他不在,也会有人替他守护天门。摩诃尊,你去过金雷村吗?

梵海惊鸿:我没见到一步禅空。

俏如来:再去一次,我认为,你会等到一个能带你去见他的人。

(梵海惊鸿收剑离开)

俏如来:赤羽先生没事吧?

赤羽信之介:想不到天门之内,竟还有这般高手,先离开此地吧。

(两人离开)


【苗王宫大殿】

苍越孤鸣:仍没无情葬月的消息?

白日无迹:禀王上,他已经进入中原。

苍越孤鸣:身为铁军卫的情报总理,进入中原,你就找不到人吗?

白日无迹:无情葬月行踪飘忽,探子难以追踪。

苍越孤鸣:你在对孤王讲理由吗?

白日无迹:白日无迹会全力查探。

苍越孤鸣:凶手一定与王宫有关,白日无迹,铁军卫从没让人失望,孤王相信你。

白日无迹:白日无迹定然不辱使命。

(苍越孤鸣与叉猡离开)

忘今焉:尉长,你也认为这个事件,与王宫内部有关吗?

白日无迹:白日无迹不敢妄言。

忘今焉:是吗?嗯……你追随军长很久了。

白日无迹:国师想探听什么?

忘今焉:只是有一点怀疑。

白日无迹:没人可以怀疑铁军卫的忠诚。

忘今焉:千万别让王失望。

白日无迹:是。(离开)

忘今焉:<苍狼已经起疑,无情葬月的失踪,让他对王宫内部有了疑心。叉猡绝对忠诚,嫌疑者并不多,只要追查下去,这火,早晚会烧到我的身上,是有人想将我拖下水吗?>


【还珠楼后院】

(凤蝶独自站立,背后剑无极低头欲走)

凤蝶:看到我怎样又走了?

剑无极:我哪有啊?只是这还个珠楼太大,一时找不到路,走差了。

凤蝶:你的伤……

剑无极:话讲一半为什么吞下去?是噎到吗?

凤蝶:原本想问你的伤势,但是看起来是应该好了。

剑无极:原来是打扰到你,想下逐客令了。

凤蝶:是,多谢你们,请了!

剑无极:怎样啊,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凤蝶:需要别人对你低声下气,才能彰显你的伟大吗?

剑无极:你讲话有必要这样刺牙牙吗?你这样凶,除了你家的主人之外,还有谁敢要你啊!

凤蝶:你!……(伤心)

剑无极:我……

凤蝶:你们想留到几时?几时想走?

剑无极:别赶,我们马上就走!

凤蝶:你知道你哪一点最令人讨厌吗?

剑无极:我知道我如果留在这里,就是最令人讨厌的。

凤蝶:你是一个自卑、胆怯又自以为是的懦夫。但是……但是我……(欲走)

剑无极:等一下!(凤蝶停住,落泪)我……我……你讲过,你要陪在温皇的身边。

(凤蝶举步欲走)

剑无极:我讲等一下啊!

凤蝶:等一下不够,要等多久?我等到的,仍然是同样自卑的你!

剑无极:我……

幻幽冰剑:(出现)不好了,凤蝶姑娘!

凤蝶:冰剑,什么事情?

幻幽冰剑:俏如来……正被尚同会追杀。

雪山银燕:(出现)啊?!


【尚贤宫】

(忘今焉驻杖走出,玄之玄紧随出现)

忘今焉:你也来了。

玄之玄:老三人呢?

老五:找老三,你找错地方了吧。

玄之玄:他应该来这给我一个交代。

老五:你质疑他为何没按照计画夹杀俏如来。

玄之玄:若是他有出手,就算有赤羽的保护,俏如来怎能逃脱!

老五:他退出计画了。

玄之玄:什么?!

老五:就是这个意思。

玄之玄:是真心退出计画,还是不想让我得逞!

老五:我们有共同的目标,但是……不曾讲过要让你成为钜子。杀俏如来失败,是你没本事,也不用怪罪老三。

玄之玄:他为何退出计画?

老五:你问我?

忘今焉:他知晓我们太多秘密。

老五:(平静)那就杀了他啊。

玄之玄:老五,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就是勾结前任钜子的人。

老五:我的实话刺伤了你吗?鳞族已经奉行墨家,老三退出计画,对你而言应该是很好的机会,最少,你少了一个竞争者。

玄之玄:他若安分,那是最好。否则,天门之后,他就是下一个目标!

忘今焉:你的问题问完了,那该老朽发问了。老二来了吗?

老二:如何?

忘今焉:除了老三,现在人已经到齐。老朽的问题很简单——是谁救走无情葬月?

玄之玄:我没时间理会你们苗疆的事。

老五:我可是一直留在尚贤宫。

忘今焉:老二——

老二:你怀疑我?

忘今焉:要从王宫带走无情葬月,并无几个人可以做到。苗王对王宫内起疑,对我最为危险。莫非是谁怪我踏入了他的地界。

老二:这种不安的感觉,是谁种下的?就算在钜子之位上面有所竞争,九算的目标应该都是相同,你们都已经中毒了,是前任钜子所种下的,名为猜忌的毒。

忘今焉:你难道要说,还有其他的人有本领在王宫中将人带走?

老二:也不是不可能。或者,这当中有你遗漏的东西。

忘今焉:你要我相信你?

老二:苗疆,本来就不是你的责任。我要算计你,早就可以动手了。

忘今焉:嗯……

老五:现在我们该思考的是老三,还有俏如来。老大,这是你的机会。因为俏如来现在只有一个方向——


【山洞】

赤羽信之介:苗疆……

俏如来:赤羽先生,你还好吧?

赤羽信之介:现在中原暂时没我们的立足之地。无论是前往还珠楼,或是黑水城,都只会牵连其他地方。暂时前往苗疆,会是一个好办法。

俏如来:这一次,是俏如来失策了。

赤羽信之介:赵参给菩提尊的情报并非是假。至少,对赵参而言是真的。无论这个情报是否能传达至我们耳中,最后总是会经由方独白与我证实。正气山庄之外的绝杀,就是故意露出的破绽。这个局,玄之玄早就布置好了。

俏如来:黑瞳是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灵魂的人,黑瞳高层竟然愿意为灭口的玄师叔作伪证,甚至牺牲性命。难道这七名黑瞳高层都是玄之玄的心腹?

赤羽信之介:七名死士布一个局,而且是黑瞳这种人,太难了。(俏如来沉思)玄之玄应该对他们每一个人都讲了同样的话——

(玄之玄:你们七人,我对你最为倚重。我会救你,只要你依照我的吩咐去做……)

赤羽信之介:——所以他们七个人,每一个都以为自己能可得救。我想,方独白应该已经被玄之玄灭口了。

俏如来:啊……

赤羽信之介:面对千军万马仍不见你这般愁容,何以如今反倒迟疑?

俏如来:戮世摩罗……小空……

赤羽信之介:怎么了?

俏如来:小空是唯一见过玄师叔真面目的人。玄师叔率众逼杀之时,却没试图揭穿他的身份……

赤羽信之介:第一,这是因为就算他讲了,群侠也不会相信。

俏如来:这个理由我明白,另一个理由呢?

赤羽信之介:小空聪敏机变,他不想让你有任何线索或者机会,所以宁死也一句话都不讲。你倒是想到这份用心,所以叹息。

俏如来:俏如来对他有愧。

赤羽信之介:事已至此,多想无用。

俏如来:破绽……还有一个问题,师相欲星移。

赤羽信之介:嗯。

俏如来:鳞组在中原协助重建,欲师叔也在中原。如果有他出面作证,对群侠的影响力更大。如今虽然玄师叔得逞,但未必中原群侠全然信服。我相信,仍有对俏如来抱持信心的人。

赤羽信之介:围困之时,如果欲星移出手,我们要逃脱便数倍困难了。

俏如来:是欲师叔与玄师叔中间出现矛盾,或者另有隐情?

赤羽信之介:你要前往海境?如果这是陷阱,那我们就更难脱身了。

俏如来:另外,关于神田壮士。

赤羽信之介:专心想你该做之事。俏如来,你决定要往哪一个方向?

俏如来:苗疆。

赤羽信之介:经过万里边城,很难逃过忘今焉的耳目。

俏如来:还有另一条路可以通往苗疆。

赤羽信之介:你讲的是……


【野地】

(无情葬月独自静坐,往事渐渐浮现。)

(回忆:

(道域修真院,童年无情葬月被三名学童欺辱殴打,毫无还手之力。)

学童甲:果然是剑宗有史以来最笨的白痴,这种人打乎死刚好。真正不知道他是靠什么关系进来修真院的。

学童乙:还不是因为他老爸是……

学童甲:哈哈……好在剑宗还有我们这群希望。

童年风逍遥:下面的,打完了吗?

学童甲:谁?是谁在说话?

童年风逍遥:免找了,是我。

学童甲:是你……刀宗的人!

学童乙:师兄,小心。听说他的刀法真快。

学童甲:喂!刀宗的!这是我们剑宗的家内事,不准你管!

童年风逍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句话你有听过没?

学童甲:有听过。但是要出头,要有实力。

童年风逍遥:一对一,我和你。

学童甲:天元抡魁,一向都是我们剑宗的天下。走,来去校场!

童年风逍遥:不用这么麻烦啦,在这就好了。

(双方作势欲打,童年无情葬月仍伏地挣扎。)

童年风逍遥:人真多,没关系,一个一个来。

(三名学童扑上。)

(童年无情葬月尾随童年风逍遥而去,默然不语。)

童年风逍遥:哈哈哈……打了真爽啦!三招就落跑了。(回头)喂!你为什么都不说话?你是哑巴?还是……

童年无情葬月(轻声怯语):我……我不是……

童年风逍遥:哦!对了,为什么你家的师兄弟啊,都一直在欺负你?

童年无情葬月:我不知。

童年风逍遥:哼!最讨厌仗势欺人的!我有听说你的资质真差,仙舞剑诀一招都学不起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童年无情葬月:我……我不想要学……

童年风逍遥:什么?你不想要学?那样你来修真院要做什么?

童年无情葬月:我也不知……

童年风逍遥:好啦好啦,你什么都不知,我也懒得问了。

(风逍遥欲离开,无情葬月小声啜泣)

童年风逍遥:啊……(停下脚步)好,好啦好啦!你……你别伤心啦!不然这样啦,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好不好?谁敢欺负你,就是欺负我!

童年无情葬月:(擦泪,转悲为喜)真的吗?大哥要保护我?

童年风逍遥:为什么叫我大哥啊?你……

童年无情葬月:大哥是几月生的?

童年风逍遥:我喔?我是……

(回忆画面转换,黄发垂髫成束发,少年无情葬月持血不染与一众杀手对峙。)

少年无情葬月:残缺的月色之下,吾,再度开杀。

(剑锋微动,数名杀手命丧黄泉。)

少年无情葬月:瑰丽的血雨,终又飘零落下。

(风声潇潇,少年风逍遥如疾风穿行来援,二人背对,杀手环绕。)

少年风逍遥:喂!没事吧?

少年无情葬月:当然。

少年风逍遥:准备好了吗?

少年无情葬月:风——

少年风逍遥:月——

少年无情葬月/少年风逍遥(拔刀提剑):无边!

(招出血雨落,漫天血雨下二人默立无言。回忆画面切换,漫漫夜色中少年无情葬月独自看星。)

少女玲珑雪霏:星光稀微,月映雪寒。

少年无情葬月:剑虽无情,情在心中。

(暗中偷看的荻花题叶愤而离去,来至小屋前见风逍遥正在烤鸡)

少年风逍遥:花痴你回来了,真刚好……(举起烤鸡)

少年荻花题叶:我不饿,大哥你自己先吃。(进屋)

少年风逍遥:一,二——

(荻花题叶举茶,手不断颤抖,将茶杯砸在桌上。)

少年风逍遥:三!

(屋内荻花题叶掀桌。)

少年风逍遥:茶太热了,去烫到嘴?

少年荻花题叶:不是。

少年风逍遥:还是茶太酸了,去涩到舌?

少年荻花题叶:算是吧。

少年风逍遥:唉……想开一点,醋喝太多,对身体也没多好。

少年荻花题叶:哼!(离开)

(少年风逍遥继续烤鸡,火光渐晦,回忆结束。)


【四方山】

风逍遥:哈!

玲珑雪霏:你笑什么?

风逍遥:想到过去啊,真是难以忘却的日子。

玲珑雪霏:风,愿意去想了?

(风逍遥起身,观崖壁风中捉刀四字。)

风逍遥(取出酒葫芦):我好很多了。

(玲珑雪霏欲夺酒葫芦,风逍遥闪开,拔开瓶塞饮酒。)

玲珑雪霏:喝太多,对身体不好。

风逍遥:我不喝,伤才会永远不好。酒是良丹妙药,你不曾听过?

玲珑雪霏:有这种说法吗,谁说的?

风逍遥:我说的。

玲珑雪霏:你还有心情说笑?

风逍遥(饮酒):<与其让你们去承受这些问题,不如让我一个人承受就好。>

玲珑雪霏:化解这件事情的方法,我认为不难,但要先找出证据,证明你的清白。

风逍遥:我的头壳里面,根本就没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举壶欲饮)哇,惨,我的良药没了。

玲珑雪霏:真好的机会,我们一同前往吧。

风逍遥:要去哪里?

玲珑雪霏:买酒啊。

风逍遥:买酒?

(玲珑雪霏转身离开。)

风逍遥:雪,你也等我一下!


【野地】

无情葬月:花,解释的时间,错失了。

(起身离去,夜色沉沉。)


【九脉峰】

赤羽信之介:从九脉峰这条路,确实可以隐秘前往苗疆。

俏如来:嗯?

[进入九脉峰之中的俏如来与赤羽,感受到一股隐隐的杀气。]

赤羽信之介:九算当真智巧,连这一步也被你们料到了。

忘今焉:山中甲子定何年,桑米柴炊忘一天。言语在句君识否,朽木琴雕听无弦。

俏如来:师侄俏如来见过忘师叔,幸会了。

忘今焉:(双手驻杖)是幸,或者不幸?

俏如来:这……端看结果。

忘今焉:你在观察,观察还有多少人。

俏如来:我只是纳闷,只有忘师叔一人。

忘今焉:也许你走出洞口,会有其他的人。

俏如来:啊!所以在苗疆的九算不只忘师叔一人。

忘今焉:哈,在这样的局面下,你还能保持冷静,寻求任何在逃生后可能有用的线索。老七讲得没错,后生可畏。

赤羽信之介:国师不留在王宫,私自外出,这样好吗?

忘今焉:虽然是国师,也是有私人的时间,虽然时间不多,应该也……够了!

[谈笑间,杀机浮动,九脉峰内,展开一场生死搏斗。]

(赤羽和忘今焉率先交手,然而伤重不能尽全功,再被震退。身形交错,俏如来挺身迎敌。)

俏如来:喝——!

(俏如来手握佛珠挡住手杖,凤凰刃破空劈向忘今焉。)

[心知对方意在绝杀,赤羽化出凤凰,火舌吞吐,威势逼人。然而忘今焉预料对手伤疲,以一敌二,刀锋中寻求破绽,一击而中。]

赤羽信之介:啊!(被击退)

俏如来:赤羽先生!逼人太甚!如来圣焰!

忘今焉:诲人不倦!呀!(击退俏如来)墨舍巍峨•时雨永霑!

[一杖化作百十影,虚实难辨,俏如来、赤羽同时受创。]

俏如来/赤羽信之介:呃——!

(无数杖影之中,俏如来佛珠挥舞,不想仍被钉入石壁,血珠飞洒。忘今焉舍赤羽直取俏如来,手杖拧绞,将其伤得更重。)

忘今焉:我最主要的目标,本来就是你!

(杖中剑芒初现,俏如来旋身欲避,然而背后空门大露,登时血箭破空。忘今焉再攒一掌,借力使力,将脱体而出的手杖掼向赤羽。)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啊!(被手杖击中)

忘今焉:呀!(举剑直指背对自己跪倒在地的俏如来)

[逼命瞬间——]

俏如来:喝——(猛然起身,侧头闪过剑锋,随即拳掌凌厉,打得忘今焉连连后退)

忘今焉:这是?!

[反扑之招连环而来,如行云流水连绵不绝。]

(俏如来掌风翻转,结结实实打在忘今焉胸口,将其击飞。)

俏如来:赤羽先生!离开!(两人跌撞逃离)

忘今焉:(剧烈喘息,顺气间发现早已不见人影)哼。


赤羽信之介:这样逃不了,俏如来,你先离开。

俏如来:俏如来有办法。(按下某处机关)

赤羽信之介:怎会有机关?

俏如来:快进入。(两人进入密室)


忘今焉:(随后而至)嗯?不见人影……但你们能逃去哪里?哼!


【九脉峰密室】

(俏如来与赤羽倚壁休息)

俏如来:呃……噗!(呕血)

赤羽信之介:啊,俏如来!呃啊……(起身欲扶,亦呕血)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看来,暂时无法行动了。

俏如来:这样,也好……

(石壁冰冷,两人相顾无言。)

赤羽信之介:此地怎么会有密道?

俏如来:当初为了对抗西剑流,我与天地双部在九脉峰挖了地道,作为最后的基地。九脉峰的地形,俏如来最了解。

赤羽信之介:哈……当初对抗吾等的计画,如今竟成救命之策。

俏如来:赤羽先生,真对不住,拖累你们了。

赤羽信之介:这是吾等亏欠你们的,本该报答,无需待言。

俏如来:仍是感谢。

赤羽信之介:他必须回到王宫,不能久留。

俏如来:等不到我们,他就可能判断我们原路退回。

赤羽信之介:听说你的师尊,一人对付他们九人?

俏如来:是啊。

赤羽信之介:那真不是简单的工作。

俏如来:哈。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


【正气山庄外】

(虚尘步履匆匆,左右张望,脑中紧记金刚尊的吩咐。)

(法涛无赦:你的任务,是设法避开尚同会与天门各脉的监视,找到俏如来,告知他所有的状况。小心为要。)

虚尘:正气山庄没人……嗯?谁!————呃!

(树林中黑影忽闪,虚尘身后寒光乍现,不及反应,剑锋没体,登时血溅三尺。)

黑衣剑客:天门勾结俏如来,罪名确定。(留下虚尘尸体,负剑离去)


【金雷村】

(锦烟霞走出)

常欣:才刚回来又要走了?你就留下在金雷村生活也很好啊。嗯?

(梵海惊鸿进入村内)

锦烟霞:是你。

常欣:原来你们已经见过面了。上回就是这位大师来到……

锦烟霞:我知道。

梵海惊鸿:你们这里有谁知晓如何见到一步禅空?

锦烟霞:我带你去。

常欣:等一下,现在那个地方不是很危险?

锦烟霞:无妨。因为……我也想……再见他一面。

(锦烟霞转身离去,梵海惊鸿亦跟上)

常欣:锦烟霞,大师!


【龙涎口】

锦烟霞:经过变故之后,地质脆弱,自己小心。(来到岸边)就是……此地……

(回忆:

一步禅空:带她离开!(将锦烟霞推向欲星移)

欲星移:菩提尊不可啊!

锦烟霞:奚宣……

一步禅空:青奚宣欠你百年光阴,贫僧在此偿还。喝——!(举掌自封七窍))

锦烟霞:又见面了……这次,我带着你的同修前来。

(梵海惊鸿定定望着远处金身,锦烟霞潸然泪下)

梵海惊鸿:他在化作金身之前……可有说什么?

锦烟霞:他说他……爱我。

梵海惊鸿:难以相信。

锦烟霞:是啊……

(一步禅空:第一次见面之前,我便爱你。)

锦烟霞:我原本也难以相信,直到最后,我终于明白那句不合常理的话,还有……那第三滴的眼泪,就是他的爱……你有办法,让我代替他吗?

梵海惊鸿:不能。

锦烟霞:是吗。那我只好…一直,等下去……

(梵海惊鸿默然离开)

锦烟霞:其实,我也很清楚,我有可能等不到你。但无所谓了,就算没来世,我也替你欣慰,因为这是进入修行的你最终的目标。但你若因我而产生执着,有了来世,我也陪你入轮回。届时,我将化身出家众,渡你……


【苗王府后花园】

(霜独自采花,苍越孤鸣走出)

雨音霜:啊,王上。

苍越孤鸣:这段日子王宫发生不少事情,疏于款待,对霜姑娘抱歉了。

雨音霜:我没事,我不需要被款待。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苍越孤鸣:银燕和剑无极还未回来?

雨音霜:没。

苍越孤鸣:一句话都不留就离开了?

雨音霜:也许是不想让我担心。

苍越孤鸣:那这样你就不会担心?

(霜低头不语)

苍越孤鸣:霜姑娘,这段日子,你留在王府并不快乐。你留下来,是想等他们回来是吗?

雨音霜:如果是这样,我可以直接回黑水城。

苍越孤鸣:但是他就会跟你回黑水城对吧。

雨音霜:你讲的他是谁?

苍越孤鸣:这是我上回问的问题,他,是剑无极,还是银燕?

雨音霜:(转身)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苍越孤鸣:那可以回答孤王另一个问题吗?

雨音霜:嗯?

苍越孤鸣:霜姑娘,你愿意嫁给孤王吗?

(霜呆住,手中花束落地)


【桃源渡口】

(暮色中禹晔授真泛舟而来,弃船上岸。)

禹晔授真:再会了,亲爱的学长,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回来陪你了。(转身忽见无情葬月,大骇)啊!无情葬……!

无情葬月:——月。

禹晔授真:快走!(逃)

(无情葬月从容起身,禹晔授真逃亡中以术法向荻花题叶求援)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收到讯息,见字曰:无情葬月,桃源渡口。)

荻花题叶:哈……来得好快。

(禹晔授真讯息再来,见字:吾命休矣,救我。)

荻花题叶:这……(握拳)


【树林】

(夜色已临,禹晔授真拆视前时书信。)

禹晔授真:什么!学长,你真的开除我?

无情葬月:你杀了娇姨。

禹晔授真:我…我……

(无情葬月指尖现红芒。)


【天门内】

(众魔兵试图阅读经书)

魔兵甲:不行,还是不习惯,读到这些经书头壳就晕。

魔兵乙:别抱怨,其实在这里生活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魔兵甲:做和尚喔?哈哈……

日魄:不好吗?(走来)

魔兵乙:是将军。

日魄:安分守己,别让人抓到把柄。

魔兵乙:我们都很安分,都是他啦。

魔兵甲:啰嗦啊。将军啊,现在又有谁会找我们的麻烦?是天门的和尚吗?

(日魄沉默,法涛无赦走来)

法涛无赦:众人都好吗?

日魄:是金刚尊,众人都很好。

法涛无赦:嗯。(两人再度沉默)

魔兵甲:将军,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日魄:啊?没事。只是……

法涛无赦:抱歉,是本座无能。

魔兵乙:现在是演哪一出?

日魄:这不是金刚尊的错。

法涛无赦:日魄,你……

日魄:是,我都知道了。尚同会用莫须有的罪名逼金刚尊退位,还要天门交出我们。

众魔兵:什么?又是尚同会……

日魄:众人安静。我们是魔,虽入天门,仍有魔的尊严。他们为难金刚尊,还污蔑菩提尊的人格,忍无可忍。

众魔兵:污蔑菩提尊,凭什么啊!……

日魄:我们不会让你为难。

众魔兵:是啊是啊……

法涛无赦:别与他们起冲突。还没到最后,本座绝不放弃。你们是一步禅空舍命所保,本座不能让他的努力白费!

梵海惊鸿:(突然现身)然后,葬送天门?

法涛无赦:梵海惊鸿。

梵海惊鸿:对方来势汹汹,慈悲无用。

法涛无赦:你都知道了?

梵海惊鸿:沿路便见。

法涛无赦:你消失一段时间。

梵海惊鸿:我已见证一切。

法涛无赦:你去见了锦烟霞了?

梵海惊鸿:还有一步禅空。

法涛无赦:结果?

梵海惊鸿:特例。

法涛无赦:特例,那……(转向众魔兵)他们也是特例吗?

梵海惊鸿:同样特例。因为这个世上,终究有不可渡之人。

法涛无赦:短短的时间之内,遇上这么多特例。你就没想过,是不可渡之人是特例,还是可渡之人是特例?

(梵海惊鸿不语)

法涛无赦:千万劫后,所有众生皆可引渡。

梵海惊鸿:千万劫皆能等,不在乎多等一世。

法涛无赦:你要他们放弃此生?

梵海惊鸿:我不会放弃天门!(离开)

法涛无赦:梵海惊鸿!你为什么要杀百姓,就因为他们没救吗?


日魄:金刚尊,你神色不好。放宽心吧,尚同会即将进驻,无论他们采取什么动作,我们会与金刚尊一同面对。

法涛无赦:不是这件事情。

日魄:嗯?

法涛无赦:方才本座巡视各处收容圈地,发现有不少感染魔瘟者不见,其中也包括了勉力压制魔瘟至今的虚无。

日魄:金刚尊可有四处询问?

法涛无赦:有。奇怪的是竟没僧侣发现这个状况。但……

日魄:但是什么?

法涛无赦:日魄,你是否有派部署交接看管感染者的任务?

日魄:给我一点时间查证。

法涛无赦:原来你也不知吗?

日魄:<抱歉金刚尊,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以及……决心!>


【中原】

[时限将至,尚同会浩荡行队欲再往天门,中途——]

东方秋雨:嗯?

武敛君:是可恨的魔兵,哼!

东方秋雨:(拦住)武敛君。

(众魔兵执火把在前,身后受魔瘟感染的僧侣缓缓走来)

武敛君:什么?!(与东方秋雨慌忙后退)

浮云子:怎样了?啊!

群侠甲:是感染者!是天门的感染者!

群侠乙:啊啊为什么他们跑出来这?!

东方秋雨:众人勿慌,冷静。

浮云子:你们想做什么?

虚无:天门,不接受尚同会接管!

虚空:菩提尊是无辜的!

魔兵甲:别污蔑菩提尊!

魔兵乙:金刚尊没错,天门不欢迎尚同会!

僧人甲:退开……退开……

武敛君:魔兵没资格说话!

浮云子:你们还替法涛无赦辩解,别忘记了是他们把你们害成这样的。

虚无:金刚尊没害我们!(将手中水桶抛起,内盛液体洒向魔兵僧侣)

东方秋雨:嗯?这个味道……

虚无:天门之事,由天门解决。魔瘟,让我们来……消灭!

(众魔兵高举火把,众僧侣双掌合十)

虚无:阿弥——陀佛!

(火舌吞吐蔓延,将受感染僧侣和魔兵迅速卷入)

侠士甲:什么啊!他们烧起来了!

魔兵甲:阿弥陀佛……

(其余还未燃起的魔兵冲过去抱住已着火的魔兵)

自焚的众人:观,观自在菩萨…………(诵经)

[火光瞬息蔓延,焰中所燃,是阻魔瘟,是护天门,是一种选择,使佛魔同路,放眼尽成焦土。]

东方秋雨:啊…竟…竟然……

侠士甲:啊?怎会这样啊……

玄之玄:这种手段便让你们退缩了吗?

尚同会众人:盟主。

玄之玄: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消灭魔瘟,却用错误的方式守护天门,然后你们就开始质疑自己的正义吗?他们觉悟了。你们呢?你们不觉悟吗?你们认为自己是错的吗?

浮云子:这……盟主说得没错!我们才是正义,尚同会永远追随盟主!

群侠:对啊,追随盟主,追随盟主!……

玄之玄:记住这份决心。众人,进发!

(尚同会众人踏过焦土继续前进,背后,锦烟霞默默看着这一切,心痛心怒)


【天门】

贝叶尊:盟主,你们终于到了。

玄之玄:中途出现一点变数,让住持久候了。

贝叶尊:什么变数?

玄之玄:待住持坐拥天门高位,这些变数,应该就不会再出现了。

贝叶尊:哈……盟主请。

(少室古刹武僧前来拦阻)

贝叶尊:嗯?少室古刹武僧!

玄之玄:看来金刚尊意欲毁约。

(忽然,几缕白发如银蛇飞窜,瞬间卷起一人远远抛出)

玄之玄:嗯?锦烟霞!果然,众人看清楚,天门请魔为他们护航了。

锦烟霞:住口!冷血无情的败类!僧众与魔兵在你们的面前引火殉道,你们竟然无动于衷,踏着他们的尸体而过!

少室古刹武僧:竟然……

锦烟霞:我答应过一步禅空,不再动杀。但我会阻止你们!

玄之玄:只是借口!天门与女魔勾结不但事实,而且罪证确凿。该肃清了!

(锦烟霞窜过尚同会众人,来到少室古刹武僧前)

少室古刹武僧:保护天门!

[就在冲突一触即发之时——]

梵海惊鸿:渐修,雨润梵中宝树。顿悟,雷行海上扁舟。

武僧甲:摩诃尊!

梵海惊鸿:天门众,依循金刚尊法旨,退回天门。

少室古刹武僧:但是……

梵海惊鸿:退下!(气浪席卷四方,众人皆受其震荡)

少室古刹武僧:是……(尽数离开)

东方秋雨:是那个杀人的和尚!盟主……

玄之玄:住持,冷静。

贝叶尊:(拼力压下心头恐惧)啊,老衲知道。

玄之玄:摩诃尊,你也要和金刚尊同流合污?

梵海惊鸿:梵海惊鸿的所作所为,无关天门!无论是过去、现在,或者未来,这颠倒众生,梦想痴妄。人不成人,魔不成魔,僧不成僧,划破因果,唯有,斩——

[极端极端极端,梵海惊鸿决然割袍,与天门划清界限,誓阻尚同会野心。他的剑,将铺写何种血路?

俏如来遭受追杀,他与赤羽要如何扭转局势?

面对苍狼,银燕、雨音霜,三人的三角习题如何解开?

凤蝶与剑无极又会何进展?

失踪的玄狐又去了哪里了?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十七集——坠途血杀尊。]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