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1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51599618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十五集 胜负逆转 

录入:恋白、鱼头、白发、原随云(赤羽部分)
   千年等_蛇(禅霞部分) 、谈妙筠(风花雪月部分)
   叶清眉(欲星移部分)、丧球球(废苍生、锻神锋部分)


【尚同会】

[尚同会公审俏如来,双方最终摊牌时刻,即将来临。]

玄之玄:俏如来,关于血纹魔瘟的扩散,以及南溟广虚的指控,你怎样回答?

俏如来:血纹魔瘟确实扩散,但俏如来是受人所害。

玄之玄:怎样受人所害?

俏如来:正如俏如来之前所言,我为追查真正的黑瞳首领,找寻黑瞳高层,却屡屡受到阻碍。阻碍者出自道域,更派人刺杀黑瞳高层,俏如来为救人,不得已而出手,致使魔瘟扩散,而阴谋者故意将扩散的魔瘟传给两位道者,制造动乱,就是为了栽赃嫁祸。

玄之玄:两位道者生前有言,道域惨案是出自令师默苍离之手。他们被杀害,便是因为你意图隐瞒真相,私藏天师云杖。如今默苍离已死,这名阴谋者又是谁?

俏如来:玄师叔认为,道域血案是家师所为?

玄之玄:默苍离叛出墨家,以亡命水残害群侠,声名狼藉,即便在道域行此阴谋也不意外。<你若否认黓龙君的罪行,我便说你是袒护,届时你的发言公信大失。>

俏如来:但天师云杖并未落在俏如来手中,如果道域惨案真是家师所为,那就代表有一种可能,道域惨案若非另有凶手,就是家师尚有同谋,而这个同谋就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侠士一:默苍离的同谋?

侠士二:是啊是啊,是有这种可能啊。

侠士三:对啊对啊,有可能啊。

赤羽信之介:<以谎言遮盖谎言,俏如来,你与两年前相比,果真判若两人。>

俏如来:再细想,两位道者之死,是因为追查天师云杖。试想,天师云杖是何等重要之物,若真在俏如来手中,今日杀此两人,明日道域再派高手,只是治标不治本,可见俏如来并无行凶的必要。那真凶若是真正拥有天师云杖的人,这个时候的他,该怎样做才好?最好的方法,便是找一个替罪羔羊代死,从此天师云杖下落不明,证据全灭,而那个不幸的代罪者,便是俏如来。

玄之玄:你如何证明有这个同谋?

俏如来:俏如来原先不能,后来联想,便能了。

玄之玄:喔?

俏如来:家师当年尚为墨家钜子,如有同谋必然也出自墨家。

玄之玄:未必然是出自墨家。

俏如来:喔?为何师叔急于否认?

玄之玄:因为你太过武断。

俏如来:那师叔也不必如此着急,难道师叔你知道什么?或者……你想隐瞒什么?再回头细想,魔瘟因何扩散?是因俏如来遭受袭击。那俏如来为何遭受袭击?阴谋者一为隐瞒真相,一为灭口,灭谁的口?黑瞳之首的口。

玄之玄:俏如来,你口口声声黑瞳尚有首领,但你带走的人并不在黑瞳名单之中,更无法证明你所藏之人与你遭受的袭击有所关联。

俏如来:多谢玄师叔,这就是问题所在。为何这七个人身居黑瞳高位,却不在黑瞳七人名单之中。黑瞳以出卖同伴为职,身份一旦暴露,便失去功效。这般隐秘,师叔能巨细无遗掌握每一名成员,对于黑瞳高层却一无所知。难道数以百计的黑瞳,都是逐一向戮世摩罗报告,中间无须过滤?

玄之玄:或者另有要人过滤情报。

俏如来:什么?或者,师叔,你怎会说出或者这两个字?

玄之玄:为何不能说?

俏如来:师叔卧底魔世暗中策划,才使金光塔之役一战成功。能掌握黑瞳的成员名单,却对黑瞳的情报传递有所疑虑,师叔,这种说法,如何说得通?

玄之玄:<啊,陷阱!>

(群侠议论纷纷)

玄之玄:俏如来,今日是对你的公审,切莫以黑瞳之事转移话题。

俏如来:师叔怎样善忘,如果陷害俏如来的真凶真是家师的同谋,他同时也是刺杀黑瞳的人。刺杀、陷害、阴谋家,三者同样指向一个人,怎能说是转移话题?师叔,今日你大失沉稳啊。

玄之玄:你可知……

俏如来:俏如来请问师叔,在你卧底的这段时间,黑瞳如何传递情报?中间的人是谁?由谁向戮世摩罗汇报?你手中的黑瞳名单是从何得来?为何遗漏黑瞳高层?

玄之玄:俏如来,吾对你百般忍让,为何你的口气如此咄咄逼人!

俏如来:师叔选择逃避我的问题。

玄之玄:这么复杂的事情,如何简单回答?

俏如来:那师侄有一个简单的回答。

玄之玄:什么意思?

俏如来:潜入魔世,玩弄两手政策,残害武林同僚,真正的黑瞳首领,就是你!


【水月同天】

风逍遥:月,那一刀不是我下的手。

无情葬月:刻骨铭心的伤痕,淡忘,还是逃避。

风逍遥:我没理由伤害你!

无情葬月:痛彻心扉的真相,是我亲眼所见。

风逍遥:真是讲不听,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

无情葬月: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

风逍遥:到底是谁逼你的,我们一起来去找他算账好吗?

无情葬月:夜蝶飞阶,霎微雨阙。(指尖凝气)

风逍遥:够了,念完了吗?一定要将你打清醒,你才要听我说话!(喝酒,拔刀)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

[不愿入耳的解释,冲突瞬间爆发。误会,在燃烧中,越趋激烈。]

(禹晔授真暗中窥战)

风逍遥:我让你这么怨恨吗?打一下消气就好,一定要到杀我你才会甘愿?

无情葬月:血冥昼晦!

风逍遥:踏步杀?碎梦,破!收手吧,月!没剑你是打不赢我的。呃!

无情葬月:瑰丽的剑法超渡恶质的灵魂。留情,是伤害自己的毒药。

风逍遥:这件事情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查一个清楚,但你要给我时间。

无情葬月:忘却还是胆怯?使出让我最为伤心的那一刀。

风逍遥:这……

无情葬月:血染尘嚣尽锋芒!

风逍遥:喝啊!

无情葬月:杀!(移步风逍遥身后,剑指击中)

风逍遥:啊!

禹晔授真:不妙了!(离开)

无情葬月:大哥,怀念的称呼,敬重的心,碎了。

风逍遥:(踉跄)究竟是爲什麽?爲什麽要将我们逼向这种极端?

无情葬月:无需麻痹自己的残忍。

风逍遥:兄弟情义……兄弟情义……我们的情份,难道真的这么薄吗?

无情葬月:聆听人间最悲哀的挽歌,我不惋惜。(泪落)

风逍遥:该惋惜的人,是我,不是你!

无情葬月:血布长河!

风逍遥:我不会再让手了,喝!

无情葬月:傲邪剑法!

风逍遥:小碎刀步!


【尚同会】

俏如来:你就是……黑瞳首领!

侠士一:玄之玄是黑瞳首领?

侠士二:怎会这样……

浮云子:俏如来,你别颠倒是非,含血喷人!

俏如来:唉,师门不幸,叛徒接二连三,俏如来越是查探真相,越是发现真相的黑暗恐怖。在我察觉异状之时,他先声夺人阻止我查探真相,更借我之手杀害南溟广虚,意图将道域血案嫁祸于我,更牵连千余无辜民众。

玄之玄:俏如来!

俏如来:吾师有罪,我已大义灭亲,还有何罪可隐?天师云杖对俏如来毫无作用,更无私藏之要。当日你登上盟主,俏如来亦有担保,而今,师叔,你要如何对得起群侠的托付,对得起信任你的…俏如来!

玄之玄:胡言乱语!俏如来,我本一心讨保你,但你为了隐瞒令师之罪,不惜嫁祸于吾,孰可忍,孰不可忍也!你口口声声陷我入罪,空口白话全无证据。那我反问你,你的推测又从何得来?

俏如来:师叔可记得赵参?一名黑瞳的低层,死于群侠之手。苍天有眼,他在临时之前有所悔悟,将一桩秘密告知菩提尊一步禅空。他说黑瞳所有的情报,皆交给七名高层,由高层交给黑瞳领导。这名领导形貌千变万化,形态不同。这样的传递过程看起来并不复杂,为何师叔方才不说?

玄之玄:没必要。

俏如来:没必要的意思,是默认你知晓这样的传递过程,那又为何隐藏七人名单?

玄之玄:因为我的手上,并无这七人名单。因为怕动摇人心,所以隐瞒。

俏如来:这七人怎会动摇人心?除非这七人知晓什么秘密。

玄之玄:大战方休,人心散离,正当团结一致,如果知晓有恶徒逍遥法外,则咬牙切齿,以为天理不彰。现在应该给群侠百姓希望,而非怨怒不甘。这七个人,我自会暗中查探。

俏如来:难以自圆其说。

玄之玄:正因为难以自圆其说,所以我才会暗中调查,再彰天理公正。浮云子。

浮云子:盟主。

玄之玄:你说吧。

浮云子:其实盟主早就派我暗中调查这件事情,只是还未有进展。

玄之玄:所以,我非是不知,而是暂时隐瞒。

俏如来:师叔无进展,俏如来却有进展。赵参还说,黑瞳的高层曾提到,真正的黑瞳首领手臂上有三道痕迹,那是影形修炼用来改变身形的易骨神典时,不可抹灭的痕迹。

(回忆:

(一步禅空将一个包裹交给俏如来后离开正气山庄)

俏如来:这份素果,果真是大礼。

(玄之玄在与赤羽对战中被划破衣袖,露出臂上痕迹)

(俏如来来到魔门世家)

燕驼龙:俏如来,你可以自由行动了?

俏如来:前辈,我想在魔门世家找一项关于影形的资料。

燕驼龙:影形哦,就是上回来黑水城那个假俏如来?我找看看。

俏如来:有一项线索也许可以作为参考,手臂上的三道痕迹。

燕驼龙:线索很少,是有听过一种隐密的族群,可以改换自己的容貌。他们修炼一种名唤易骨神典的武学,用来改变骨骼。若是要从外表来识破这种功夫,根本是毫无办法。但是修炼这部武学的人,身上都会留下三道的折痕,称为骨痕。但是骨痕在哪里,则随着每一个人的体质不同而位置不同。但是骨痕留下之后,则无法改变位置。

俏如来:易骨神典……)

俏如来:魔世曾经派人假冒俏如来,借由攻入胜邪封盾与黑水城。假冒者便是出自影形,是谁让影形帮助戮世摩罗?师叔,你是否也是影形一族?是否也是幕后的阴谋家?现出你的手臂,让我们观视,证明你的清白!

玄之玄:我的手臂……

浮云子:俏如来,今日是你接受公审,怎样是你来质问盟主!

玄之玄:浮云子,退下。

浮云子:盟主……

玄之玄:要我现出手臂不难,但随意的指控就要我自证清白,那我还有时间领导群侠吗?证有易,证无难,是你该提出证明我有罪的证据了,而非我自清无罪。

俏如来:今日的公审,师叔不就要我自证无罪。正如师叔所言,证有易,证无难,我要如何证明无罪,唯有证明罪在他人!

玄之玄:这样也算是证明?

神田京一:证明在这!

(神田京一与方独白走出)

玄之玄:啊?

神田京一:想不到我们竟然没事情吧!

(回忆:

【四方山】

俏如来:原来如此,俏如来尚有一事相求。方才俏如来问过姑娘,能否解开咒命七罡字?

玲珑雪霏:嗯?咒命七罡字是出自道域,我自有办法解开。

【正气山庄】

神田京一:这下睡的有够久,全身疼痛。

玲珑雪霏:你的要求我已经达成,俏如来,别忘了你的承诺,告辞。

俏如来:多谢姑娘!

(玲珑雪霏离开)

锦烟霞:俏如来,现在你打算怎样做?

俏如来:方独白,你的生命正遭受威胁,你要如何自保,你可清楚?

方独白:这……呃……)

神田京一:玄之玄,今天绝对会让你悲哀!

赤羽信之介:方独白,将你所知的讯息说出。

方独白:啊,我是黑瞳高层之一,所有黑瞳收集的情报包括赵参在内,都是向我汇报,我再向黑瞳首领报告,由首领收集,交给戮世摩罗。

俏如来:你的首领是怎样一个人?

方独白:他的形态千变万化,有时候是老人,有时候是少年,有时是男,有时是女。但我们与他接触太频繁,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他手臂上的痕迹,从此时常注意。后来与其他黑瞳高层交谈,才发现这是他每次变身之时都隐藏不了的痕迹。

赤羽信之介:能将易骨神典修炼至最高层,骨痕却留在这么明显的所在,这是天意,还是苍天有眼。

俏如来:变化形态的影形,黑瞳的高层,出自墨家、隐藏道域血案的秘密,杀人灭口,散播血纹魔瘟,嫁祸于我,所有的线索都串联了。露出你的手臂,黑瞳之首,蒙昧始觉玄之玄!

玄之玄:(震惊后退)想不到……想不到你竟然逼我至此!你真不愧是默苍离的徒弟!看来今天,非要走至极端不可了!

[变生突然,局势逆转,在场众人无不屏息以待,那真相揭穿的一幕!]

玄之玄:你输了,师侄。

(俏如来陷入思考)

俏如来:我错了,哪里错了?我哪里错了?

默苍离:我教过你,每一件事背后都有目的。

俏如来:目的,什么目的?师叔的目的是掌握九界、彰显墨家。

默苍离:还有什么?说,还有什么?

俏如来:我,钜子之位,他们要杀俏如来,取得诛魔之利。

默苍离:他们为何不直接杀你?

俏如来:因为我是俏如来,他们要我身败名裂,杀我一事,才能名正言顺。

默苍离:你认为血纹魔瘟就是让你身败名裂的方法,你明明可以将嫁祸的伤害降到最低,为什么还要让这桩公审顺利进行?

俏如来:因为我自菩提尊身上得到骨痕的线索,想要借此反击。

默苍离:你怎样反击?

俏如来:我知道骨痕的消息,故意让赤羽先生离开,让玄之玄有下手的机会。为查证骨痕真伪,我在魔门世家查到易骨宝典的讯息,再与方独白对质,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默苍离:那你为什么会输?

俏如来:我为什么会输?

默苍离:用思考代替发问,破绽在哪里,破绽在何处?

俏如来:破绽,破绽……

玄之玄:为什么灭口要用咒命七罡字这么麻烦的方式?

玲珑雪霏:这是道域阴阳宗最高阶的言灵术,施展所具备的条件非常严苛。

锦烟霞:这么厉害的咒术需要发动的条件必然非常严苛,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

俏如来:你是故意让我有查证的时间。

玄之玄:如果是我要灭口,怎会先放出名单,再让你知晓七人高层?

忘今焉:九算虽然不齐心,却有共同目的。

俏如来:所以连你也是……同谋!你假意不愿玄之玄坐大,故意让赤羽知晓七人名单!]

默苍离:再思考,关键,陷你入罪最大的关键。你要怎样做,快想!

俏如来:怎样做?关键是,关键是……

默苍离:散播血纹魔瘟还不够让你身败名裂,他要让你成为一名彻彻底底的阴谋家!

(回到现实)

俏如来:啊!

玄之玄:你太让我失望了。

[袖袍揭开,是最令人震惊的结果。]

神田京一:啊?没痕迹!怎会?

侠士一:没痕迹!

侠士二:怎会这样?!

侠士三:对呀对呀!怎会这样啊!

方独白:俏如来!这跟你说的不一样,不一样啊!

赤羽信之介:黑瞳余孽,死有余辜,喝!

(举掌欲杀,被玄之玄挡住)

玄之玄:现在要灭口,来不及了!

方独白:俏如来!你明明讲只要指证玄之玄是黑瞳之首,你就能救我的性命,为什么这跟你讲的不一样?他为什么还想杀我?

俏如来:这……

浮云子:你讲什么啊,你讲你是受了俏如来的指示才诬赖盟主?

方独白:是啊是啊!俏如来不知怎样查到我的身份,他要我冤枉玄之玄是黑瞳首领,只要与他配合,他就会救我的性命。俏如来,这跟你讲的完全不同,完全不同啊!大家,俏如来才是主谋。我作为黑瞳,出卖同志,我罪该万死!饶命,饶命啊!

侠士一:什么啊,竟然是俏如来冤枉盟主!

侠士二:太过分了!怎能这么做啊!

侠士三丙:难道他真的是阴谋家?!

众人:对啦!是啦!阴谋家,阴谋家!………

俏如来:<我……中计了!>

玄之玄:方独白,你还知道什么?(扶起方独白)讲出来。

方独白:啊,盟主饶命!我讲,我讲!有一夜,我在正气山庄,看到他跟一个陌生人讲话,好像讲什么杖,什么师尊,后来,他就出掌打到那个人的身上,那个人的面上就出现了黑色的纹路。然后,那个人向他磕了三次头之后就离开了。

东方秋雨:是血纹魔瘟,他是故意散播血纹魔瘟,设计嫁祸盟主。

武敛君:俏如来!

神田京一:方独白!俏如来救你性命,你竟然冤枉他。

赤羽信之介:神田!

方独白:什么救我性命,你们刚才明明还想杀我灭口!

神田京一:你在胡说什么?!

玄之玄:(对俏如来)你说的骨痕,是我故意在你面前露出。我试探你,想证明你的清白,你却用此诬陷我,让我心痛啊。师侄,你还有话讲吗?

俏如来:……俏如来,无话可讲。

玄之玄:赤羽先生,这是中原之事。念在你们协助对抗魔世,现在你们可以离开,回归东瀛了。

赤羽信之介:事到如今,我也无言。俏如来——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此行中原,承蒙款待,也该施予回礼,便让赤羽做东,请你前往东瀛作客如何?

俏如来:哈,只怕俏如来无暇分身。

赤羽信之介:哦?谁敢阻挡赤羽信之介的邀请?你吗?(指向浮云子)还是你?(指向东方秋雨)还是你们?都没的话,那就只有……你了!

玄之玄:看来赤羽先生已经有决定了。众人———擒下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神田京一。

神田京一:军师。

赤羽信之介:开路!

神田京一:是!(双刀出鞘)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夫子啊,荻花题叶不是你能随意利用的人,这一掌,你应该有所警觉了。将昊辰当成代罪羔羊的这一步,我料不到吗?哈…,墨家,摊开在白日之下的证据,你们所换到的,不止是俏如来。整个道域反扑追杀,你们玩得起吗?>

禹晔授真:学长,快!开战了!

荻花题叶:我还没动作,你喊什么开战?

禹晔授真:啊……啊……真喘……

荻花题叶:被追杀吗?

禹晔授真:水月同天。

荻花题叶:嗯?

禹晔授真:无情葬月,风逍遥。

荻花题叶:再来呢?

禹晔授真:恢复了,无情葬月恢复了!

荻花题叶:确定吗?

禹晔授真:非常确定。

荻花题叶:<千算万算不如天一划,血不染还在我的手上,那风对上月的结果……>

禹晔授真:风逍遥被打得真惨。

荻花题叶:你说什么?

禹晔授真:而且,雪霏姑娘已经赶去了。

荻花题叶:啊?雪!(急忙化光而去)


【水月同天】

(玲珑雪霏现身)

玲珑雪霏:啊……月,风。我该出手才是。分星……

荻花题叶:星流掌,你的目标只有两个。我想应该是风,因为你舍不得让心爱的月受伤。

玲珑雪霏:这是阻止。

荻花题叶:收掌吧,我来,也是要阻止。

(玲珑雪霏收敛气劲)

荻花题叶:只是他……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无情葬月了。

玲珑雪霏:这是挑拨。

荻花题叶:雪,我多希望这场战局死的人,是……

玲珑雪霏:是谁?

荻花题叶:是吾荻花题叶。

玲珑雪霏:别再胡说。如何化解这场无意义的争斗,才是重点。

荻花题叶:我对他们一再包容,但他呢?今日主角若是我,你们会救我吗?

玲珑雪霏:这……我当然是会救你。

荻花题叶:感谢。有你这句话,足够了。

玲珑雪霏:你想怎么做?

荻花题叶:去四方山等消息,我会将风安全救回。

玲珑雪霏:我出面比你更适合。

荻花题叶:我不想再听见月用话来伤害你的心,因为这样,我会更心痛。

玲珑雪霏:唉……

荻花题叶:离开吧,相信我的能力。

玲珑雪霏:这……

荻花题叶:继续拖下去,风的状况就会更危险。

玲珑雪霏:好吧。(化去)

荻花题叶:嗯……化!

(崖下风月缠斗未休)

无情葬月:血龙张翼任回旋。

风逍遥:掠步杀?疏狂!

(两招相拼,风逍遥被击退)

无情葬月:结束了,丑恶的回忆……喝!

[就在风逍遥性命垂危之际,漫天花雨,扑地而至。只见无情葬月双手合一,血剑向天。]

(破招收气,风逍遥已不见)

无情葬月:花……(离开)


【天门】

(法涛无赦闭目伫立)

虚尘:金刚尊,大事不好,有弟子染上魔瘟了!

法涛无赦:什么?!

虚无:金刚尊,有弟子准备出任务时突然发生异状……

法涛无赦:魔瘟?

虚无:这……正是。

虚尘:怎会这样?有佛气沐净把关,魔瘟是怎样传入的?何况众弟子皆有遵照指示,不去触碰患者……

法涛无赦:多想无益。你们马上巡视天门,将发病者全数带来暮鼓,集中看顾。

虚无、虚尘:是!(各自离开)

天门弟子:呃……啊……

法涛无赦:<暮鼓的力量,竟无法阻止魔瘟恶化,与先前酆都月感染的状况不同。>

虚尘:金刚尊,大事不妙,经少室古刹查探,天门各处似有其他弟子受害,目前已经设下警戒,全境戒备。

法涛无赦:你说什么?!

虚无:金刚尊,目前从外支援回来的僧侣,暂时停在入口腹地,正在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虚空:金刚尊,天门已经出现严重的灾情……

虚尘:啊?!虚空,你!(看到虚空脸上布满魔纹)

虚空:其中一个邑地已经有人死亡!而弟子……也活不久了。

虚无:你是什么时候……

虚空:我也不清楚……呃!

法涛无赦:静心。(举掌压制魔瘟)

天门弟子:啊……(倒下,尸体溢出魔瘟)

法涛无赦:小心喝,!(加催暮鼓佛力驱散魔瘟)

虚空:呃……啊……

法涛无赦:为什么?当初俏如来所刺魔纹尚能用佛力压制,为何现今无明显效用?暮鼓能驱散溢出的魔瘟,为何不能救人?啊……

虚空:呃,很快,我就会步上后尘了,但其他的人不能受害……

虚尘:虚空,别放弃希望!

法涛无赦:退出暮鼓腹地。

虚尘:金刚尊!

法涛无赦:每隔一段时间,敲动暮鼓,驱散魔氛,只能这样做了。

虚尘:这……这岂不是要他们等死!

虚空:虚尘,只有这个方法了。

法涛无赦:唉。

虚空:金刚尊,交你们了。

虚尘:虚空……

虚无:虚尘,请随金刚尊离开。我……也留在此地。

虚尘:啊?虚无,你!

虚无:是,我也接触了感染者。但能救苍生,我不后悔。

法涛无赦:虚无……啊……阿弥陀佛。(离开)

虚空:现在……我终于能体会到虚间的感觉了。

虚无:没错,前所未有的平静……


【天门另处】

虚尘:已经通知少室古刹,直接以感染地区收容感染者,严控人员流向。

法涛无赦:<唉……>

虚尘:金刚尊?

法涛无赦:没事。本座必须细思解决方针,不能让天门……嗯?

日魄:金刚尊。

法涛无赦:是你,日魄。你怎样来了?

日魄:听闻魔瘟之事,特别赶来。我出身魔世,知道这个咒术的出处,让我一观吧。

法涛无赦:但……

日魄:放心,较之人族,魔族可抗时效较长,而且这已非咒术根源,我看看便出。

法涛无赦:小心为要。

日魄:我知道。

法涛无赦:希望能有转机。唉……

(过了一会)

虚尘:日魄进入将近一刻间了,怎么还没出来?

法涛无赦:算算时间,该敲响暮鼓了。

(鼓声传来)

虚尘:暮鼓被敲响?

(日魄走出)

法涛无赦:日魄,内中状况?

日魄:虚空……死了。

(法涛无赦、虚尘闻言一震)

法涛无赦:方才是你敲响暮鼓?

日魄:不是我一人之力。

(暮鼓下虚无双掌合十)

虚尘:啊……虚无!

法涛无赦:唉……阿弥陀佛!

(天门各处,魔瘟弥漫)

百姓:啊……要死了!……救我!救我……

虚尘:金刚尊,该怎么办?

法涛无赦:本座必须保住天门,一定还有其他的方法,不存在天门的方法!咒术,驱逐,以身试魔……玄之玄!


【尚同会】

赤羽信之介:神田京一,开路!

神田京一:是!(双刀出鞘)

[群情激愤。心知辩解无用,赤羽信之介,决护俏如来杀出众围。]

俏如来:住手!你们若再靠近,我便引动血纹魔瘟!(群侠皆惊,齐齐后退)让我们离开!

玄之玄:你终于坦诚,血纹魔瘟是你所散布的。但如果你敢这样做,我便亲手杀你!群侠,尚同会的成立宗旨是什么?真要让中原再度引燃战火,再度与道域挑起争端?一年多的魔祸,难道还不够让我们珍惜这短短的和平?尚同会不能在此擒下俏如来,苟存无用!诸位,动手!

群侠:杀啊——!

俏如来:啊……(向赤羽方向靠近)

赤羽信之介:(一把拉起)走!

[神田京一率先开路,双刀过处,挡者披靡。]

群侠:杀啊杀啊!

[东方秋雨与浮云子掌气交击,神田凛然无惧,且战且退。]

神田京一:一剑无极!

东方秋雨/浮云子:呃!

神田京一:一剑无尽!

[刀快,身快,刀影开出一条生路。俏如来与赤羽脚步不停,欲冲出包围。然而——]

玄之玄:逃得了吗!喝!

神田京一:呃……烦啊!

[重重包围,如蜂拥蚁聚,神田京一三刀再现。]

神田京一:喝——!一剑……无敌!

[三刀变化无穷无尽,超越刀速的极限,尚同会群侠,瞬间溃败!]

神田京一:(刀锋映出身后人影)…还有高手!喝!

(两人交锋)

神田京一:呃啊!(不支昏迷)

(另一边,俏如来与赤羽仍在奔逃)

群侠:杀啊,杀啊——!

俏如来:诸位,莫逼俏如来。

侠士一:废话别多讲,乖乖受死来!

侠士二:俏如来!要我们相信你,你就束手就擒,盟主会查个详细!

侠士三:别跟他讲那么多!杀啊!

赤羽信之介:喝!

[一路冲杀,赤羽信之介仍有留手。然而被拖延的脚步,已生不耐。]

群侠:杀啊!

赤羽信之介:逼人太甚!当真以为赤羽不会杀人吗!喝啊!(折扇化作凤凰刃)赤鸿飞羽!

[一刀如火,烧得遍地凄红,包围者无不重伤。]

赤羽信之介:走!

玄之玄:(拦路)伤人逃逸,罪加一等。你的同伴还失陷在内,你就这样离开?

赤羽信之介:生死有命,神田京一若有万一,九算——一同陪葬!

玄之玄:你的重话只能到此!(随形上手)

赤羽信之介:(小声)俏如来,伺机逃出。

俏如来:啊,是!

赤羽信之介/玄之玄:喝!

[凤凰、随形再度交锋,负伤在身的赤羽,顿逊一筹!]

赤羽信之介:呃……!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你快走!

(与此同时,尚同会群侠攻到)

浮云子:杀!

(俏如来再陷围攻,顿时左支右绌)

玄之玄:玄狐果然在你身上造成伤势了。

赤羽信之介:这伤,赤羽将会加倍讨回!

玄之玄:哼!

[虽是负伤,凤凰怎肯低头。赤羽再舞火雀,誓要力挽狂澜。]

赤羽信之介:朱雀天火!

玄之玄:墨改?夕照古峰!

赤羽信之介:呃!朱凰蚀炎!

玄之玄:强弩之末!墨改?潮信双涛!

赤羽信之介:呃……噗!

俏如来:啊!赤羽先生!呃!(被武敛君击飞,落在赤羽旁边)

浮云子:神田京一已经被擒,你们乖乖投降,交由盟主发落。

武敛君:俏如来!你有负郭筝的性命!

俏如来:郭筝,神田京一。

(俏如来回想起郭筝自刎,天擎峡上独眼龙拼死护己)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这次,我可能救不了你了。

俏如来:赤羽先生,多谢你,但是……俏如来不能总是依靠大家的协助!

赤羽信之介:嗯?

俏如来:师叔,如果你能早几日动手,或者今天真能致俏如来于死地。

玄之玄:什么意思?

俏如来:我身上的血纹魔瘟,已经被压抑了。

玄之玄:虚张声势,有意义吗?拿下!

群侠:杀啦!

俏如来:喝——!

[只闻俏如来一声长啸,脚踏罡步,化至烈至刚之气,成纯阳之能,正是武林绝学——]

俏如来:纯阳——贯地!

[纯阳掌再现武林,尚同会众人被轰出数丈之外,玄之玄也被这股宏流逼得不能上前。]

赤羽信之介:喝!(击飞玄之玄)

俏如来:啊……走!

(两人离开)

玄之玄:竟然是……纯阳掌!可恨!

浮云子:盟主,现在该怎样做?

玄之玄:发出通缉令,追捕俏如来。众人先在尚同会外集合。我还有要事要问方独白。

浮云子:是。(指挥众人离去)

玄之玄:<不能一举解决俏如来,失策。如果他得到银燕、剑无极等人的奥援,更难处理。我必须先一步斩断他的后路。还有老三!老三为何没照计划到来,让俏如来脱逃?难道他另有居心?嗯……>(负剑离开)


【树林】

俏如来:呃……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嗯?你身上阳气反噬。

俏如来:啊……俏如来终究不是纯阳体质,也因此,在受血纹魔瘟影响的时候,无法强运纯阳掌。

赤羽信之介:你太乱来了。

俏如来:这本是对付师叔他们的最后一张牌,现在也被他逼出来了。俏如来……一败涂地。

赤羽信之介:是你我共同绸缪,不需太过自责。

俏如来:但……神田壮士。

赤羽信之介:他若未死,我必然救他。他若有失……

群侠:那边再找找看啊,好像是从这边过来啊。

赤羽信之介:追兵又至,我们先离开。


【中原?另处树林】

玄之玄:<计划必须要持续进行,天门的方面不能放松。可恶,难道真的要让其他的人坐收渔利?>

浮云子:参见盟主。

群侠:参见盟主。

玄之玄:神田京一状况如何?

浮云子:已被囚禁,但伤势沉重。

玄之玄:派人医治。

浮云子:盟主,有这个必要吗?

玄之玄:赤羽对抗魔世有功,他的手下,虽是包庇俏如来的战俘,但也需要人道处理。

浮云子:盟主果然宽宏仁慈。

玄之玄:方独白,你与俏如来接触的这段时间之内,俏如来是否还有跟其他人接触?

方独白:这……俏如来将我单独囚禁,我不清楚呢。

玄之玄:是不是有一个和尚?

方独白:啊……是啊,有啦。

浮云子:是不是叫作一步禅空?

方独白:好像真的是叫一步什么的。

浮云子:真的是一步禅空。盟主……

玄之玄:天门的高僧与俏如来来往频繁,这……

浮云子:一步禅空被魔族引诱,破坏戒律,又一意包庇魔兵,这也算是高僧吗?照属下所想,他可能早与俏如来勾结,绝非善类。盟主,只怕天门故态复萌,又再度以慈悲之名,包庇俏如来。

玄之玄:嗯?方独白,你是黑瞳的高层之一?

方独白:是啊是啊……我是黑瞳的高层之一。

玄之玄:那你可知,黑瞳的首领是谁?

方独白:黑瞳哪有什么首领?黑瞳就是一个组织,我们七个人就是首领,所有的情报就由我们七个人整理,交给戮世摩罗。

玄之玄:原来如此。

方独白:啊,盟主,可以饶我一命吗?

玄之玄:当然……不能!

方独白:呃啊!你!(倒地而亡)

玄之玄:出卖同志,将灵魂卖给恶魔的人,已不配为人。所有的黑瞳,至此……铲除殆尽!

浮云子:盟主英明。

群侠:盟主英明!萌主英明啊!……

东方秋雨:盟主。

玄之玄:东方秋雨,情况如何?

东方秋雨:通缉令已经发出,一部分的人正搜捕俏如来等人。但我们收到消息,有另外一件事情非常严重,所以特来向盟主禀报。

玄之玄:什么事情?

东方秋雨:听闻血纹魔瘟已经在天门散播了。

玄之玄:什么?!


【荒野】

风逍遥:花痴,是你,啊……

荻花题叶:再迟一步,你就没命了。

风逍遥:我该向你感谢吗?

荻花题叶:如果你肯,我会收下。

风逍遥:你的出手还真及时。

荻花题叶:久别重逢,为何不减少对我的抱怨?我可是救你的人啊。

风逍遥:哈,你还是同样,真的让我看不透。

荻花题叶:省下吧,我不想与你吵架。

风逍遥:四方山,为什么你没来?

荻花题叶:我……为什么要去四方山?

风逍遥:水月同天的那一战,你真的不知情吗?

荻花题叶:质疑我?那我是否该质疑你?当初你为什么离开?是谁最先背叛了风花雪月?

风逍遥:唉,我讨厌看到你们的三角恋,到最后若是为了感情来翻脸,我真的不知道要站在哪一边。

荻花题叶:你会站在月那边,但我也真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

风逍遥:如果我能选择站在哪一边,我何必不告而别?

荻花题叶:真不幸,我们还是为了这段感情撕破脸了。

风逍遥:所以,水月同天那战,使用小碎刀步的人?

荻花题叶:……是我,我承认就是我做的。

风逍遥:你!

荻花题叶:你早就怀疑我了,我为什么不敢承认呢?

风逍遥:真的是你!(手扶刀)

荻花题叶:不难猜想,能了解小碎刀步的人,只有我们四人。尤其最后那一刀,我曾经向你讨教过。

风逍遥:荻花题叶,你—!

荻花题叶:要如何幻化成风中捉刀,这对我来说,不难。

风逍遥:我该杀你吗!啊……呃!

荻花题叶:坐下吧,让我替你疗伤。

风逍遥:不用,将所有的事情解释清楚!

荻花题叶:如果你想杀我,我不会还手,但我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帮我保护雪。

风逍遥:乱七八糟!你们到底是在想啥?我真的看不懂这其中情怨纠缠。

荻花题叶:你亲眼所见,无情葬月已经不是你所认识的人了,不是吗?

风逍遥:这……

荻花题叶:血不染已经影响他太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尽途。

风逍遥:因为这样,才让你们走上自相残杀的地步?

荻花题叶:我没勇气用我的真面目面对他,所以我才会假冒成你,抱歉。

风逍遥:你怕雪会怨恨你,如同今日的情形一样。

荻花题叶:让你成为代罪羔羊,是我的不对。雪会恨你,但不会杀你。

风逍遥:你就让她恨我?

荻花题叶:你不该被恨吗?

风逍遥:你还是认为是我背叛了你们?

荻花题叶:现在,也是我该面对的时刻了。

风逍遥:你很清楚,我不想看见这样的结果。

荻花题叶:我不要求你能像包容月一样的对待我,昊辰只要保护我最爱的人,死,也满足了。

风逍遥:这段冤仇,难解了。

荻花题叶:不管如何,一旦月再伤害到雪,我绝对会出手,而且,我希望……

风逍遥:好了,我要先离开了,感谢你。

荻花题叶:你的伤势……

风逍遥:无妨,我还撑得住。

荻花题叶:一路小心,我暗中派人保护你。

风逍遥:你先顾好自己比较要紧。

荻花题叶:我送你一程吧。

风逍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啊。

荻花题叶:雪在四方山,我希望你苦劝她,别再介入。

风逍遥:嗯。(离开)

荻花题叶:风中捉刀,你果然是昊辰最敬重的……大哥啊,哈。


【野地】

无情葬月:(阖目)花雨飘散之后,雪,终于来临。

玲珑雪霏:你知晓我会来,又何必将花与我相提并论?

无情葬月:放心,我不会怪罪你们。

玲珑雪霏:将风伤得如此之重,月,你太无情了。

无情葬月:风与月的仇怨,花与雪,不该干涉。

玲珑雪霏:这段时间以来,风的付出,是你没看到的。

无情葬月:当初没杀了我,失算。

玲珑雪霏:你真的确定是风所为的吗?

无情葬月:他不该让我亲眼见到。

玲珑雪霏:是我对不起风,若不是风帮我,他今日也不会被你所伤。

(无情葬月低头不言)

玲珑雪霏:你受伤了吗?让我看看好吗?

无情葬月:心内的伤痕,看不见,医不了。

玲珑雪霏:别再让我们走上后悔的道路,好吗?

无情葬月:请恕我无法放弃。

玲珑雪霏:多久了,你还是不曾改变你的想法,唉……

无情葬月:补偿,一直存放在我的心中。

玲珑雪霏:真的没转圜的余地?

无情葬月:替我转告一句话,好吗?漫渡深渊,通幽谷,花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玲珑雪霏:啊……为什么你还是不放手?为什么一直找寻一个交代?

无情葬月:原谅我。

玲珑雪霏:迟了,已经太迟了!(转身落泪离去)

无情葬月:名唤无情的人,命中终该无情吗?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动作越来越慢了,你该检讨了。

禹晔授真:学长要我处理的事情这么多,还嫌我动作慢。

荻花题叶:不过,现在你的动作若不快一点的话,那后果就真难料了。

禹晔授真:哈?难道……学长你真的不理我?

荻花题叶:你该为所做的行为,付出一定的责任。

禹晔授真:这……弃卒保帅,我心寒了。

荻花题叶:如果我不理你的话,那我直接将你送至无情葬月的面前就好了。

禹晔授真:学长,你真的会怕他?

荻花题叶:突来的变数,打乱了吾全盘的计划,所以……(取信递过)这封信离开之后再观视,内中所写的内容,一定要切记。

禹晔授真:嗯,我明白了。

荻花题叶:快走吧,否则,我真的要保护你了。

禹晔授真:学长,保重。(离开)

荻花题叶:授真啊,原谅我,我必须选择这样做,才能保护阴阳学宗。


【四方山】

(风逍遥步履踉跄,玲珑雪霏上前扶住)

玲珑雪霏:你无恙否?

风逍遥:花痴的动作真快,差一点点,我就要去见阎罗王了。

玲珑雪霏:伤得真重。月怎会痛下这种杀手?

风逍遥:你没问他的伤势呢。

玲珑雪霏:感谢你,一再忍让。

风逍遥:我知道了,你跟花痴都躲在山顶偷看啊。

玲珑雪霏:我本来想出手,但昊辰一直不愿意我介入此事。

风逍遥:老实讲,我头一次赞成花痴说的话。你先回去道域好了。

玲珑雪霏:为什么一直叫我回去道域?又为什么不让我化解此事?

风逍遥:这段仇,如果能简单地化解,那让你插手又何妨?

玲珑雪霏:我能证明,这件事绝对不是你做的。

风逍遥:你要如何证明这件事情与我无关?

玲珑雪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风逍遥:我是说,现今的月应该听不进任何的解释,压抑在他心中的仇恨,太深了。

玲珑雪霏:你先在此疗伤。

风逍遥:哇,这种效率,连药都准备好了。呃……

玲珑雪霏:让我帮你疗伤吧。

风逍遥:有一些伤,却是大罗金丹也治不好的。

玲珑雪霏:唉……


【树林】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下一步你打算怎样做?

俏如来:我正在思索。

(一道气劲猛然袭向俏如来,赤羽挡住)

赤羽信之介:小心!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没事。嗯?是佛气……

梵海惊鸿:渐修,雨润梵中宝树。顿悟,雷行海上扁舟。

俏如来:方才剑气,是大师所发?

梵海惊鸿:你就是俏如来?

俏如来:是。

梵海惊鸿:杀人魔障的散布者!

赤羽信之介:又是玄之玄的局。

俏如来:大师请听解释!

梵海惊鸿:回答我,魔障是否由你所出?

俏如来:若论结果……是。

梵海惊鸿:解除魔障,否则……


【天门】

法涛无赦:如何?

虚尘:已将盟主请到,只是……

法涛无赦:只是什么?

玄之玄:俗世何曾分黑白?庸贤石上覆苍苔。一抔黄土平愚圣,夜半人间冷月来。

法涛无赦:嗯?本座只商请盟主前来,共商驱逐魔瘟对策,为何还要带人来此?

玄之玄:不只他们,还有天门外的群侠。

法涛无赦:盟主,可否解释现况?

玄之玄:该解释的人不是我,是金刚尊。

法涛无赦:什么?

玄之玄:是怎样的漏洞,竟让魔瘟肆虐天门,玄之玄不愿想也不敢想。

法涛无赦:盟主!

玄之玄:但只咎责,无益现状,本着同盟情谊与人道精神。尚同会决定,从现在起,进驻天门!

[阴谋计成,玄之玄魔掌伸向天门,佛国是否从此沦陷?

棋差一步,俏如来成为武林公敌,他要如何扭转整个颓势?而面对逼杀而来的梵海惊鸿,俏如来又要如何度过这个难关?

风花雪月情仇翻涌,知晓整个真相的风逍遥,又要做何选择?又是谁在背后操控阴谋?是忘今焉?是欲星移?还是其他九算?

欲知极端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十六集——天门佛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