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1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25930322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十四集 逐渐揭开的真相

录入:咖喱、蜜函(风逍遥、铁骕求衣部分)、柠檬要加蜂蜜(荻花题叶部分)、    原随云(赤羽部分)、叶清眉(欲星移部分)、谈妙筠(风花雪月部分)
校对:LINGGin
统筹:浪花海月


【树林】

[为解还珠楼之危,剑无极、雪山银燕再度对上玄狐。]

玄狐:我要看无极剑法的奥妙。

剑无极:哦……很好,这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来喔!(手握刀柄蓄势攻向玄狐,雪山银燕挥动啸灵枪随后跟上)

[口上的挑衅,内心的戒备,玄狐内心一动,察觉对手不同初会。]

玄狐:(后退两步躲过剑无极剑招)与上回不同。

剑无极:废话!这么简单就给你摸透,是要怎样叫做天才剑者!

玄狐:嗯……(握剑蓄势待发)

雪山银燕:小心!

(玄狐拔剑发招)

[白光闪耀,剑器一舞动四方。]

(剑无极接招,被击退数步,雪山银燕迎上前去,亦被击退。)

雪山银燕:好猛烈的剑气!

剑无极:什么好猛烈啊,跟我那个无缘的老丈人的剑气比起来,还差得远呢!哈!(挥刀与雪山银燕再次上前,同玄狐交手数招)

[枪,走得刚烈;刀,走得风快。三人在交接间,各自留下伤痕!]

玄狐:以枪带剑,剑的变形,是你的剑法,我已接收。

(雪山银燕微愣)

剑无极:不然是在碎碎念碎碎念是在念啥小……朋友啊!(挥刀)一剑无极!

雪山银燕:(挥枪指向玄狐)神魔一念·飞燕穿月!(两人上前与玄狐再度展开交锋)

玄狐:剑劫·始界洪荒。(身形变换莫测)

[捉摸不定的剑路,快慢变异无方,针对性的攻击让剑无极难以措手,配合出现了破绽。]

(剑无极、雪山银燕相继受创)

剑无极:可恶啊!(化出灵属之器)一剑无尽!

[剑路已被透彻,一剑无尽全然失效!]

(剑无极被重创)

雪山银燕:剑无极!雪燕回空!(一击落空,被重创)

玄狐:我讲过,这套剑法不适合你,你就是破绽。

剑无极:(挣扎站起)我终于知道了,我为什么一看到你就讨厌你呀!

(玄狐疑问状)

剑无极:自第一次见面啊,你就在那边讲什么剑法,讲什么适合不适合,你是什么毛啊,谁准你随便替别人作评断了!

玄狐:你就对你的剑法毫无体悟吗?

剑无极:是要体悟什么!武功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家人朋友,不是要用来体悟的。像你这种人,为了追求自己的顶峰,压逼别人,伤害别人,夺走别人最心爱的东西,就是为了这么无聊的目的,有什么好体悟的啊!

玄狐:剑不是用来追求目的,剑的本身便是目的。

剑无极:屁够了没!剑是有什么目的啊!会有目的的只有人,人才有用剑的动机。追求剑却忘了人,我看你下辈子干脆去投胎作一块剑铁!

玄狐:我不需让你理解,你们只要做一件事情——让我见识一剑无悔。

雪山银燕:如你所愿!

[启动入灵机制,银燕内力源源不绝送入啸灵枪中。]

剑无极:来喔!(两人合力进攻)

[再启战机,是等待,更是期待。银燕、剑无极,等待出手的最好时机;玄狐,等待渴望的一刻来临。终于……!]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剑无极:一剑无声!

玄狐:剑劫·竞魔跨限!

剑无极:一剑……

雪山银燕:无悔!

(三人极招相对)

[印入玄狐眼中的,正是渴望的景象。三锋交会,玄狐剑折!]

(玄狐被击退数步,一剑无悔剑招中出现宫本总司的幻象,攻向玄狐)

剑无极:终于给你看到了,一剑无悔,让你死而无悔!

玄狐:这绝美的一剑,值得。

(玄狐倒地,身上散发出魔气。剑无极、雪山银燕身上伤势发作)

雪山银燕:剑无极!(上前扶住剑无极)

剑无极:死了。

雪山银燕:嗯,你伤得很重。

剑无极:(大笑)咳,什么暗盟三大剑手啊,也只有一点……本事……(倒下,被雪山银燕接住)

雪山银燕:我带你回还珠楼医治!

剑无极:(欲逞强)免……(晕死过去)

雪山银燕:剑无极……剑无极……(背上剑无极离去)


【四方山】

俏如来:风中捉刀、无情葬月的生命,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玲珑雪霏:嗯……

[一个眼神,透彻入骨,瞬间……]

(玲珑雪霏发动咒术,四周渐渐冰冻)

<俏如来:这不是幻境,也不是冻气凝霜。>

俏如来:姑娘,这是紫微星宗的术法吗?

玲珑雪霏:风与月有什么危险?(抬手)

俏如来:姑娘切莫误会,俏如来不是威胁,而是实言相告。

玲珑雪霏:讲吧,我听。

俏如来:先请教姑娘芳名。

玲珑雪霏:你连我的名字也不知,就来找我。

俏如来:俏如来是在想无办法之际,作了一个大胆的猜想,此地是否有人会出现,来的人是谁,对俏如来而言毫无把握。

玲珑雪霏:怎样的猜想?

俏如来:赤羽先生给我一封信,告知我风逍遥壮士曾经前往还珠楼,为的是查探关于无情葬月的消息。同一时间,王族亲卫的岁无偿也来到还珠楼,要查探孤血斗场。而两者之间,有一个相同的牵连线索——发生在水月同天的惨案,无情葬月因此失踪。

玲珑雪霏:嗯,你继续讲。

俏如来:在风逍遥离开之后,四方山上,出现了风中捉刀的刻字。这大字是怎样出现,推敲风逍遥离去的神情,对水月同天的态度,(山壁上“风中捉刀”四字覆上了冰)就算他不是风中捉刀,也与此人有重大的关联。他留下这四个字,是为了找人,或者,让人来找他。

玲珑雪霏:这只能说明,我与风中捉刀有交情,不能证明我的来历。

俏如来:岁无偿查探的孤血斗场出自苗疆,如果苗疆真有阴谋家,而有人极力在隐瞒这个阴谋,对现在的俏如来而言,推测只有一个方向,墨家九算。不久之前,道域两位道长前来寻找俏如来,陈述了黓龙君的故事,以及询问天师云杖的下落,而俏如来正在追查黑瞳的时候,却遇到神秘人物以出自道域的咒命七罡字阻止。

玲珑雪霏:咒命七罡字……

俏如来:姑娘知晓这个咒术?

玲珑雪霏:非常了解。

俏如来:如果道域当中有人与九算联手,那这就不足为奇。但听闻两位道长的说法,咒命七罡字并非寻常的道域人物就能使用,甚至他们也无法说出来历。

玲珑雪霏:这是道域阴阳宗最高阶的言灵术,施展所具备的条件非常严苛。

俏如来:可以透露吗?

玲珑雪霏:不传之秘,不便透露。

俏如来:姑娘是否能解?

玲珑雪霏:你还没讲完这当中的牵连,还有,风中捉刀与无情葬月怎会有危险?

俏如来:苗王亲身擒抓无情葬月,为何这么多年来,无情葬月不曾有消息,怎会突然现身又得罪苗王,甚至让苗王亲自进入中原动手。风逍遥能笃定水月同天的惨案非是风中捉刀所为,那是谁陷害了风中捉刀?

玲珑雪霏:你口中的墨家九算。

俏如来:如果道域的惨案真与墨家有关,协助墨家的道域人士可能牵涉其中。

玲珑雪霏:不可能。

俏如来:姑娘如此笃定,莫非熟悉此人。

玲珑雪霏:你在套问我的话。

俏如来:综合以上数点,俏如来作了一个假设,风中捉刀与无情葬月可能与道域有关,甚至当中牵连了一个秘密,所以才会遭受陷害追杀。俏如来才会在此,想引出风中捉刀的朋友,因此俏如来的第一句话,是一个问句。而今,证明了这个猜想。

玲珑雪霏:你赌赢了,吾名玲珑雪霏,确实出自道域,是风中捉刀和无情葬月的朋友。

俏如来:俏如来运气不差。

玲珑雪霏:他们有怎样的危险?

俏如来:苗王擒抓无情葬月,风中捉刀势必牵连。这背后有人操纵,唯有找出幕后的阴谋家,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玲珑雪霏:他们有办法对抗任何危险。

俏如来:甚至是现今的苗王,或者整个铁军卫与苗军?

(玲珑雪霏沉吟)

俏如来:俏如来有办法找出当年造成道域内乱的真凶,只望姑娘助我一臂之力。(弯腰行礼)

玲珑雪霏:你要吾怎样助你?

俏如来:俏如来必须先知晓姑娘、风中捉刀以及无情葬月身上的故事。


【苗疆王宫·牢房】

(修儒向无情葬月施针)

[下定决心,织命金刀对准无情葬月脑门。关键时刻,一阵浓雾,竞由外涉入。]

修儒:(转身望去)嗯,这是……

[浓雾中,一个脚步声由远而近,由轻而重,沉稳却是坚实,缓步而来,逐渐清晰。]

(一个人影走来,看守牢房的苗兵晕倒在地)

修儒:啊,你是……(人影靠近)


【尚贤宫】

欲星移:这风中的杀气不寻常。

九算老五:你讲呢,老三。

欲星移:哈,看来真是我作人失败。

九算老五:下次可要好好作人。

欲星移:那下次再讲吧。

[口中的谈笑难掩风中的杀机,欲星移戒备,幕后的人,同样谨慎。蓦然,金粉随风飘散,空中飘旋金莲。]

欲星移:天女散花,一出手就是杀招吗。

九算老五:哈。(发动招式)

[莲花气劲如刀刃旋闪,扫动四面八方,欲星移纵身进退,却被花杀包围。]

欲星移:相星九绝?文曲造玄光!(打退老五攻击)老二不在,谁有把握在一对一的情况之下杀了我?老五,深思啊,两败俱伤,那就损失太大了。 九算老五:哈。你的相星九绝,功力更胜以往了。

欲星移:你的天女散花也不差。

九算老五:为何改变主意?

欲星移:墨家已经光大,鳞族也已经接受墨学,我的目的已经达成。

九算老五:那钜子之位……

欲星移:我没老七这么积极的野心。

九算老五:噢……哈。

欲星移:这笑声太虚伪了。

九算老五:始帝嫡系,公子苏的后人,海境单传一脉的鲛族,因为始帝半人的血统,永世与王权无干。明明是王室血脉,历经两千年早就淡薄得比海境之水更淡的血脉,仍然束缚了你。如果你能吞忍,又何必加入墨家?

欲星移:我加入墨家,是因为始帝与墨家的渊源。因为墨家的理念,一视同仁的平等。

九算老五:这平等,也代表你争逐海境权力的平等。

欲星移:其实鲛族的特权,本身就没平等了。特权的要我推翻特权,那真是愚昧得不知反省啊。

九算老五:这真是当年与我们共同作战对抗钜子的老三吗?

欲星移:一切都是太过年轻所犯的错误。

九算老五:但是你知晓我们的理想。

欲星移:只要别牵扯到鳞族,我与你们不会是对手。

九算老五: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分析,这都是空言。别忘记了,我们随时可以揭穿你的身份。

欲星移:我从未做过危害海境的事情。

九算老五:只是还未做。

欲星移:虽然我作人失败,但作为一条鱼,我仍是成功的鱼。你猜鳞王是信你或是信我?

九算老五:我们自然有让他信服的证据。

欲星移:会比我手上掌握你们的计划更多吗?

九算老五:真是逼人杀人。

欲星移:我可是挑过时间才来的,老五,一对一,你的必胜在哪里?麻烦你点出让我知情。

九算老五:老三,走出尚贤宫之后,你活命的机会又有多少,你能评估吗?

欲星移:真要逼得我与俏如来联手?留一点余地,让你们的计划顺利,也让我能专心处理海境的事务。

九算老五:俏如来已经入局,一旦新任钜子之位定下,海境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欲星移:我倒是不担心这点。钜子能对付九个,我不到他一半的本事,要对付四个,也是勉强。别忘记了,我们互握的秘密,如果个个揭穿,对谁都不好。

九算老五:看来你心意已决了。

欲星移:若否,怎敢摊牌。

九算老五:我想知晓,你真正改变心意的原因为何。

(欲星移回想起一步禅空和锦烟霞在龙涎口分离的一幕)

欲星移:看破世情,淡薄名利了。

九算老五: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

欲星移:阿弥陀佛,禅宗讲究顿悟,一念之间,天堂地狱。

九算老五:噢……请问大师法号?

欲星移:(回忆锦烟霞)大概是……法海吧,哈。(离开)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绶冕,虹蜺过处尽疆舆。


【天门】

[天门之中,玄之玄率众前来,场面一时紧逼。]

法涛无赦:(迎向玄之玄)阿弥陀佛,盟主率众前来关心天门领导权的心意,太过了。

玄之玄:金刚尊言重了。天门领导权与吾何干,与尚同会何干?我关心的是现任领导者。

法涛无赦:那也不劳费心。

玄之玄:若是金刚尊,确实不劳费心。但……菩提尊呢?或者该这样问,鳞族、尚同会、中原群侠之死呢?

法涛无赦:关联何在?

玄之玄:菩提尊护魔之举,正是引爆点。

法涛无赦:当初受掌护生,可有人命损失?

玄之玄:有一个魔,可没进入天门。

法涛无赦:锦烟霞。

玄之玄:在她大肆屠杀的当下,正与菩提尊同道。这件事情有幸存逃离的尚同会成员能作证,欲星移还为此前往追捕锦烟霞,至今未回。菩提尊言,所有的行为与天门无关,但他毕竟是天门领导之一,他所保之魔,也是天门负责收容,要说无关,如何取信他人。菩提尊一昧包庇,却未细思配套方针,我宁愿相信菩提尊处理失当,但其他的人会怎样想呢?纵容!

虚尘:金刚尊。

武敛君:看来有人想逃避盟主的质问。

玄之玄:右魁,控制情绪,给天门一个台阶。

法涛无赦:一步禅空……已不存人世了。

虚尘:(大惊)哈,金刚尊……

法涛无赦:抱歉,本座尚未传达天门各部,他早就为他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请盟主以及众人,留他身后清净。

浮云子:片面之词,如何取信所有的受害者。

法涛无赦:这件消息,由鳞族师相亲自带回,你们可以找他印证。

玄之玄:欲星移。那锦烟霞呢?

法涛无赦:若她还想造恶,天门不会置之不管。

<玄之玄:她还没死,老三,你到底是在做什么?>

玄之玄:金刚尊说,菩提尊已经付出代价,那另一个人是否也该有所负责?

法涛无赦:盟主是说……梵海惊鸿。

玄之玄:摩诃尊,这个称号听起来似与金刚尊、菩提尊并驾齐驱,我好像明白什么了。

法涛无赦:他原是天门萨埵三尊之一。

玄之玄:我不是说这件事,而是苦衷……包庇杀人的苦衷。

法涛无赦:本座从未包庇……

玄之玄:不用解释,我能体谅。失去菩提尊,金刚尊需要更有力的支持,巩固在天门的地位。

法涛无赦:这是个人的行为……

玄之玄:然后金刚尊只要一句大局为重,便能助其规避一切责任。

法涛无赦:真相未明,任何猜测……

玄之玄:就因为他是摩诃尊,享有以往的尊荣。

法涛无赦:盟主。

玄之玄:金刚尊。权贵观念,不应该存在天门,甚至整个佛门。

法涛无赦:这就是盟主的理解?

玄之玄:这是金刚尊的决定可能造成外界的理解。我能理解金刚尊的想法,但是他们呢?外界呢?甚至你身后的弟子呢?先是菩提尊,后是摩诃尊,三尊身份何等尊荣,甚至可足为天门表率,一句个人行为,怎能杜绝悠悠众口。外界对天门的观感以及误会,金刚尊真能视而不见?

法涛无赦:所以……盟主要本座交出领导权,以示负责。

玄之玄:没。这不是唯一解法。实际上,我认为现在天门之内,没有任何人比金刚尊更适合领导天门。

浮云子:盟主。

玄之玄:近期天门举止,动辄惹人非议。纵魔,破戒,滥杀。纵然玄之玄一人信你,天下人可信?历史为鉴,三武灭佛,或者虽有魔惑,更有佛门堕落。前车历历,现在真正该做的是提升金刚尊个人以及整个天门的威望。而这个缓冲余地……血纹魔瘟…… 法涛无赦:血纹魔瘟,俏如来面上的魔纹。

玄之玄:已经扩散了。

法涛无赦:哈!(众人大惊)

玄之玄:原因不明,但酝酿成灾是事实。为了避免灾情扩大,玄之玄代表尚同会在此恳请金刚尊,率领天门协助救灾。

浮云子:盟主,这个决定……

玄之玄:是必然的决定。一者,单凭尚同会之力难以快速阻止魔瘟蔓延,我们需要更多的支援;二者,这是挽救天门观感的绝佳机会,我曾与金刚尊、菩提尊共事过,既有机会,必当周全。那个时候,天门 同样遭受魔障蔓延所害,至今……历历在目。

法涛无赦:啊,阿弥陀佛。

玄之玄:我明白金刚尊所在乎的不是名位,而是苍生。但……就当成是玄之玄的一点私心吧。

(金刚尊思考中)

虚尘:金刚尊。

浮云子:盟主已经释出极大的善意,你还在考虑什么?

玄之玄:浮云子,让金刚尊细思吧。

法涛无赦:(闭目又睁开)虚尘,虚无。

虚尘、虚无:弟子在。

法涛无赦:通知少室古刹,投入救灾行列。

虚尘、虚无:是。(转身离开)

玄之玄:多谢金刚尊。相信借由这件事情,天门、中原皆能化危机为转机,共同努力吧。叨扰甚久,我们也该告辞了。

法涛无赦:嗯,盟主慢走。

玄之玄:菩提尊之事,玄之玄深表遗憾。啊,请。(率尚同会众人离开)

法涛无赦:几次与俏如来对谈,显其谨慎,怎会让血纹魔瘟无故蔓延?难道先前压制的佛力,已经消退?嗯……


【苗疆王宫】

(苗兵惊慌地向苗王汇报)

苍越孤鸣:失踪!怎样失踪的!

苗兵:所有的守卫都死了。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修儒跟无情葬月就失踪。

苍越孤鸣:孤王不想知道过程,孤王要知晓怎样发生!

苗兵:我们不知道,我们真的不知道。

(忘今焉进入大殿)

忘今焉:王上,发生何事了?

苍越孤鸣:修儒与无情葬月失踪了。

忘今焉:啊,怎会?

苍越孤鸣:就在铁军卫的守护之下,他们竟能逃出王宫,传军长铁骕求衣!

苗兵:是……是……(退出)

忘今焉:王上暂息雷霆,等军长到来再作商议。

铁骕求衣:铁军卫军长铁骕求衣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无情葬月逃走了!

铁骕求衣:嗯……(沉思状)

苍越孤鸣:铁军卫守在宫外,没任何发现吗?

铁骕求衣:这是铁军卫的失职,铁军卫会担起责任。

苍越孤鸣:好,孤王信任你。

(铁骕求衣一甩披风,霸气离开)

忘今焉:王上,心中可有端倪?

苍越孤鸣:铁军卫守在王宫之外,我与军长守在宫内,即便这样仍让无情葬月失踪,这个幕后的人与王宫的牵连极深。

忘今焉:无情葬月屡次从王宫逃脱,确实可疑。

苍越孤鸣:但这个举动,让无情葬月的嫌疑更深重了。

(忘今焉若有所思)


【村口】

[魔瘟扩散,天门众僧协助尚同会疏散村民。]

僧人一:这边都是经过检查没遭受魔瘟感染的人。

僧人二:请诸位守秩序,离开封锁线。

(两名僧人督促众人离开)

僧人二:阿弥陀佛,大家不用惊慌,跟上。

(众村民陆续离开,村民一扑倒在栅栏上)

僧人一:(扶起村民一)小心。

村民一:大师,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还留在里面,他会不会有事?

僧人一:这……阿弥陀佛,我们只是将感染的病患集中,让他安全。

(村民一点头离开,脖子上出现魔瘟的痕迹)


【村庄内】

(虚尘等三名僧人来到,看到村内遍地因魔瘟而死的村民)

虚尘:是未及逃生者,阿弥陀佛。

(三人发动佛力超度亡者)

虚尘:愿一切苦痛,不再随身。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饮茶中,玲珑雪霏到来)

荻花题叶:来回不停奔波,亲爱的雪,你真是让花不舍啊!

玲珑雪霏:昊辰,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情。

荻花题叶:先坐下喝茶吧。

(玲珑雪霏坐下。荻花题叶再倒了一杯茶)

荻花题叶:想问什么问题,直说无妨。

玲珑雪霏:咒命七罡字。

荻花题叶:你知晓了。

玲珑雪霏:你承认了。

荻花题叶:嗯,是我所为。

玲珑雪霏:为何与墨家的人合作呢?

荻花题叶:欠过的人情,然后也是人情之间的条件交换。

玲珑雪霏:怎样的人情让你愿意牵涉其中。

荻花题叶:先喝茶吧,这是你喜欢的雪阳毛尖,冷了就不好喝了。

(两人喝茶)

玲珑雪霏:这茶,苦涩。

荻花题叶:你讨厌了,那我换掉吧。(伸手去拿玲珑雪霏的茶杯)

玲珑雪霏:不用,感谢。(握住茶杯不放)你明知晓墨家与道域的冤仇。

荻花题叶:不是讲放下吗?

(玲珑雪霏起身离开)

荻花题叶:(起身跟上)雪...(玲珑雪霏停下脚步)不再多留片刻吗?

玲珑雪霏:事情我已经明白了。

荻花题叶:你在生气。

玲珑雪霏:为何要生气呢,请。

(玲珑雪霏离开,禹晔绶真到来)

禹晔绶真:学长……

荻花题叶:若无重要之事,先别来吵我。

禹晔绶真:很重要……只是你们怎样了?

荻花题叶:没事,直接说。

(禹晔绶真告知荻花题叶关于无情葬月失踪)

荻花题叶:绶真,带上罗盘,去苗疆看一下风水。

禹晔绶真:学长,这……

荻花题叶:那个王宫的风水有问题,人都会莫名其妙地失踪。

禹晔绶真:之前有请夫子保护无情葬月,是不是……

荻花题叶:他日我若说要你保护的时候,记得……

禹晔绶真:我会马上跑,跑得越远越好。

荻花题叶:哈。绶真啊,要开战了,准备好了吗?

禹晔绶真:学长想向苗疆直接宣战?

(荻花题叶用扇子打了禹晔绶真的额头两下)

荻花题叶:憨人所想果然与正常人不同,唉。等吾命令行事,若再有违逆我之计划,你自己……先找风水吧。

禹晔绶真:啊,绶真了解了。

(荻花题叶离开)


【树林】

(忘今焉双手杵杖默然而立,荻花题叶到来)

荻花题叶:封笔藏墨卷不开,啼笑梦初皆非哉。弑向迷曰斩邀曰,杀矣汝生一字哀。

忘今焉:杀气腾腾。

荻花题叶:夫子果真有通天彻地之能,荻花题叶深感佩服。

忘今焉:这种态度,花想要宣告什么?

荻花题叶:只是请夫子收下我的敬意。

(荻花题叶攻向忘今焉,两人对掌)

忘今焉:这一掌是宣战。

荻花题叶:别在花的面前玩弄两手政策,你的做法等同准备毁灭阴阳学宗。

忘今焉:这就是老夫疑问的地方,你当真想要保护他。

荻花题叶:夫子这个话意……

忘今焉、荻花题叶:人不是你带走的。(各自撤掌)

忘今焉:老夫尚记得合作是建立在诚信之上,但花你……

荻花题叶:哎呀,夫子,是昊辰胡思乱想,真是抱歉。

忘今焉:有人插手,而且已经引起吾王的注意了,会是……雪吗?

荻花题叶:不可能,雪还在我的掌握之中。

忘今焉:哈,希望还真是如此。


【村庄】

(被魔瘟感染的村民在垂死挣扎)

村民一:(趴在栅栏上)救我们,救我们啊!

东方秋雨:这……(痛心状)

尚同会成员一:左帅,他们……没救了。

东方秋雨:我知道,但是不能让他们离开,造成魔瘟扩散。

村民二:快……快救我们啊!

(尚同会成员二惊恐退走)

东方秋雨:众人别惊慌,冷静……

尚同会成员一:他们根本没在听!左帅,如果他们冲出来,我们……如果众兄弟也被感染!

东方秋雨:别再说了!如果我们弃守,那魔瘟……

村民三:(激动)为什么不理我们,为什么……

东方秋雨:啊,你们……

村民三:你们根本就不想要救我们!

村民二:我们要死了对不对?你们说啊!

尚同会成员一:啊,左帅!

东方秋雨:众人撤退!

村民一:退什么!

村民二:怕死就一起死啦!(村民们用力摇晃栅栏)

尚同会成员一:快跑啊!(转身逃窜)

东方秋雨:冷静!众人冷静!

(村民们推翻栅栏跑了出来,冲向东方秋雨)

东方秋雨:(转身一推尚同会成员一)小心!(被村民围住)

尚同会成员一:左帅啊!

(数道剑气飞射而来,暂解东方秋雨之危,梵海惊鸿提剑而来)

梵海惊鸿:渐修,雨润梵中宝树,(连发数招)顿悟,雷行海上扁舟。(一剑挥去砍下数人脑袋)

东方秋雨:你……你怎……

(村民尸身散发魔瘟)

梵海惊鸿:想不到此处也有,哈!(剑插入地,威力四散)是谁散布魔障?

东方秋雨:这……是……

尚同会成员一:是俏如来啊。

梵海惊鸿:人在何处?

东方秋雨:目前应该在正气山庄。(梵海惊鸿转身离去)且慢,你是谁?


【村外树林】

(梵海惊鸿径自离去,行至半途路遇玄之玄)

梵海惊鸿:存心拦路!

玄之玄:背剑,红色螺发,阁下便是摩诃尊?

梵海惊鸿:何人?何事?

玄之玄:快人快语。尚同会盟主玄之玄,在此……

梵海惊鸿:闪开!(大步离开)

玄之玄:看来摩诃尊对尚同会观感不佳,请留步,(梵海惊鸿停下)我不清楚摩诃尊听到了什么,却也不想细问,因为成见已深,辩解无用,一切交由事实公评。事实眼见为凭,更分轻重缓急,目前最严重者摩诃尊已经见识了。

梵海惊鸿:你的部署能力不足。

玄之玄:所以我亲自前往天门,央求金刚尊协助了。我明白,摩诃尊不待见尚同会,但苍生危难,金刚尊也不可能置之不管。就如同先前天门收容魔众,若菩提尊还在世……

梵海惊鸿:说够了吗!

玄之玄:我只是希望摩诃尊明白,曾经,我、菩提尊、金刚尊、俏如来为魔世战乱而同心,此次魔瘟蔓延事件虽然少了一个人,但不会因此影响到我们的决心。

梵海惊鸿:你在引导。(玄之玄疑惑状)散布魔障者,不正是俏如来,他还会与你们同心吗?

玄之玄:无心之过。

梵海惊鸿:如何肯定?

玄之玄:就凭他是现任的墨家钜子,是我的师侄,更是史艳文的儿子。

梵海惊鸿:戮世摩罗也是史艳文的儿子。

玄之玄:那是特例。

梵海惊鸿:这是包庇。

玄之玄:若这样说,金刚尊对摩诃尊不也包庇。戮世摩罗堕落为魔是一回事,俏如来魔瘟在身是另一回事。摩诃尊想因为这些巧合就定俏如来的罪吗?当初为取紫金钵,俏如来不慎放出锦烟霞,难不成这也要算在俏如来的身上?就算不明白俏如来为何身带魔瘟,也不能证明俏如来是存心,就算怀疑,也不能改变俏如来身为带原者的事实。若不能彻底解决问题根源,受苦的便是苍生。但……魔瘟,无人可解。(为难状)无法针对咒术源头,就必须找出代替方案,最终目标就是将扩散的魔瘟关键因素完全排除。

梵海惊鸿:成果?

玄之玄:目前只能持续疏散,至于伤亡,只能……牺牲了。

梵海惊鸿:太慢了!(离开)

玄之玄:摩诃尊……摩诃尊……啊,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在引导。无论是你、金刚尊,甚至整个天门。


【村庄】

(玄之玄回到村庄,尚同会众人向其行礼)

玄之玄:状况?

东方秋雨:魔瘟的蔓延逐渐得到控制,但是……感染的病患无一生还。

玄之玄:伤亡?

东方秋雨:千余。

玄之玄:啊,苍生何辜,令人心痛,啊。

浮云子:盟主,不好了。

玄之玄:怎样了?

浮云子:南溟广虚他……他……

南溟广虚:(从屋内走出)要死了!

玄之玄:(上前一步扶住)道者!

南溟广虚:你别靠近我!以免……染上……魔瘟。

玄之玄:不用担心我,玄之玄自有抵御之法。

南溟广虚:你讲过……我死之后,就要抓俏如来。现在我命不长久,你……一定要……将俏如来正法。不然,道域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倒下身亡)

玄之玄:(接住南溟广虚)道者……道者……道者,你死得苦状万分。玄之玄……玄之玄对你有愧呀!

浮云子:盟主,别伤心了。

玄之玄:我不是为了道者一个人伤心,更是为了死在血纹魔瘟底下的无辜伤心。为什么……为什么……是玄之玄无能……是玄之玄无能啊!

武敛君:盟主,道者已经身亡,你跟俏如来约定期限已经到了,散布血纹魔瘟的凶手不能逍遥法外!

玄之玄:但是时间这么短,俏如来怎有机会证明他的清白。

浮云子:那是他的问题。而且就算他是清白的,他是血纹魔瘟的带原者,只要他活着,血纹魔瘟随时可能再度爆发。

尚同会成员三:这种恐怖的东西,还会再出现喔!

尚同会成员四:不可啊,这真的不可再出现了。

浮云子:盟主,你必须……大义灭亲!

(玄之玄退了几步)

东方秋雨:盟主,最少也要将俏如来擒抓监禁,阻止再度散播血纹魔瘟的可能。

浮云子:在没办法证明他的清白之前,盟主,请你秉公处理。

玄之玄:啊。传我号令,通知俏如来前往尚同会,接受公审。

东方秋雨:是!

浮云子:如果俏如来像上次同样拒绝配合,那该如何?

玄之玄:杀,无赦!

尚同会成员三、四:遵命!(众人领命而去)


【正气山庄】

梵海惊鸿:(走到门口)俏如来,锦烟霞。

(正气山庄门开,锦烟霞走出)

锦烟霞:是你。

(梵海惊鸿拔剑攻向锦烟霞,锦烟霞一跃躲开攻击)

[不容辩白,不假思索,剑出颠倒,梦想杀飞踪!]

(两人交手数招)

锦烟霞:你怎会找来?

梵海惊鸿:我知晓你来找俏如来。

锦烟霞:你去过金雷村。(梵海惊鸿不断进攻)就算要我还命,(长发缠住颠倒梦想)也不是还你。(梵海惊鸿挥开长发,又被缠住)别欺人太甚!(缠上梵海惊鸿的手)我已经答应一步禅空,不杀僧侣,望你自重。

梵海惊鸿:不杀僧人,便可杀凡人?!魔障终是魔障!(震开锦烟霞长发,挥剑再攻)

锦烟霞:你……(反攻)这剑……

梵海惊鸿:连佛也伤的剑。(出招击中锦烟霞)

锦烟霞:(流血连退数步)可恶!

梵海惊鸿:一步禅空,心机白费。(插剑于地)

[怒语一出,剑行刀霸,摩诃五趣将出,锦烟霞亦运起抗佛之招]

锦烟霞:磐毁倒须弥!(长发四射)

梵海惊鸿:刀途厄病苦!(锦烟霞再度受创)一步禅空如此下场,是你所为;天门受外界质疑,也是你起因。

锦烟霞:是啊!都是我……(低头伤感,全不顾梵海惊鸿提剑靠近)

梵海惊鸿:伏诛吧。呀!

(颠倒梦想向锦烟霞玉颈斩落,锦烟霞缓缓闭上眼,脑海中浮现一步禅空的身影)

菩提尊幻影、锦烟霞:阿弥陀佛!

梵海惊鸿:(停下剑来)你讲什么?

锦烟霞:为何不下手?

梵海惊鸿:你方才讲了什么?

锦烟霞:你不是要杀我?还不动手。

梵海惊鸿:为何不趁机反抗?

(梵海惊鸿回忆——梵海惊鸿:因果要他救一个魔?

金刚尊:一个改过向善的魔。你可以慢慢印证,这一次,我不会阻止你。)

(回到现实, 梵海惊鸿一声悲号,收起颠倒梦想)

锦烟霞:你……

梵海惊鸿:俏如来呢?叫他出来。

锦烟霞:他不在,你为何找他?

梵海惊鸿:哼!(离开)

锦烟霞: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天门,一步禅空所重视的天门。


【还珠楼】

剑无极:(醒来)真好睡啊!(从床上翻身坐起)这是哪里呀?

(雪山银燕入内)

雪山银燕:你醒了。

剑无极:(四处张望)这是什么地方啊?

雪山银燕:你昏倒了,所以我先将你带来这休息。这个地方是……

剑无极:刚不会是……(一转身,凤蝶出现,相视无言)我好了,可以离开了。(向外走去)

凤蝶:为什么不跟我讲?

剑无极:跟你讲啥?

凤蝶:你们去找玄狐挑战的事情。

剑无极:他惹到我,我找他比手骨大小支,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凤蝶:那你可以走了!

剑无极:以为我很爱留哩!

雪山银燕:(上前拦住剑无极)你身体还没好。

剑无极:干什么啦,也没多重的伤。

雪山银燕:嗯……(按住剑无极的伤口)

剑无极:啊!痛痛痛……

雪山银燕:(加重力气按)都在喊痛了,表示休息不够。

剑无极:明明就是你……痛……痛……我知道错了,我不敢了啦!

凤蝶:哼!(转身偷笑)

(剑无极回身望向凤蝶,凤蝶慢慢走出房门,剑无极目送)

剑无极:(推开雪山银燕)笨牛放手啦,你是在做什么!

雪山银燕:(抓住剑无极的手)让你留在还珠楼啊。

剑无极:做什么!

雪山银燕:为你自己。

剑无极:你自己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完,你就来烦恼我。

雪山银燕:我能自己处理,你能吗?

剑无极:哈哈哈……这句话,你讲出来太没说服力了。

雪山银燕:你要我听你的,你也要听我的。

剑无极:不然这是什么道理啊。你听俏如来的指挥做事,但是……你甘会要俏如来听你指挥做事?

雪山银燕:当然不会。

剑无极:对啊!智商有差,情商有差,所以啊你听我的是正确,但是要我听你的那就是瞎子骑马,太危险了!

雪山银燕:这两者不同。

剑无极:哪里不同!

雪山银燕:这……总之就是不同。

剑无极:若讲不过我就让我走。

雪山银燕:我不准!你与凤蝶姑娘到底是怎样了?

(剑无极沉默,回忆起凤蝶一剑刺中他,凤蝶在他蒙眼练剑时为他擦汗,凤蝶抱着任飘渺远去的背影)

剑无极:没怎样啊,都过去了。

雪山银燕:什么过去了?

剑无极:在我跟温皇之间,她早就已经有了抉择。

雪山银燕:但是你听到凤蝶姑娘有危险的时候,你还是来了。

剑无极:哦,还有吗?换作是你,你就不会来了吗?我不知道你做人啥时变这么小气啊。

雪山银燕:动机不同。

剑无极:还是朋友。

雪山银燕:那你有向凤蝶姑娘确认过吗?无论我们怎样痛恨温皇,对凤蝶而言,温皇都是她的恩人,都与她有感情。她照顾温皇,她感觉对不起你,但是这并不表示你们就要分开。

剑无极:我怎会开始讨厌这么和平的日子了!

雪山银燕:怎样?

剑无极:没大事情可以忙,只好忙这些小事情。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好了好了,我说我没怎样是骗人的,你让我休息一下。玄狐已经死了,还珠楼的事情算是解决,给我休息一下,我们就赶紧赶回苗王府,去解决你的事情。

雪山银燕:是要怎样解决。

剑无极:将霜接回来啊!

(雪山银燕低头沉默,凤蝶在房外听完二人对话后离开,到大厅见赤羽信之介)

凤蝶: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玄狐的事情已经处理,我也应该离开了。

凤蝶:嗯,俏如来那方面有什么问题吗?

赤羽信之介:我相信他应该会有行动,但九算动作实在毫无破绽。

凤蝶:为何不让剑无极与银燕知晓俏如来正在遭遇难关?

赤羽信之介:他们若牵涉,事情就会更复杂,甚至会成为被利用的目标。

凤蝶:但玄狐的事情就是一个警讯,而且你听过一件事情吗?

赤羽信之介:嗯?

凤蝶:传闻血纹魔瘟在武林各处扩散,现在众人的矛头都指向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啊!血纹魔瘟扩散?!凤蝶姑娘,赤羽先告辞了,请。(急忙离去)

凤蝶:看赤羽先生的神色,事情很严重。


【郊外】

赤羽信之介:这是……(满地尸体)果然是俏如来身上的血纹魔瘟,一旦失去佛力压制,扩散力竟然这么强。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是俏如来。

俏如来:(看了看四周)这个地方不安全,赤羽先生,请你先行离开。

赤羽信之介:你呢?

俏如来:他们是因我而死,我想替他们收埋。

赤羽信之介:这不是你的责任。

俏如来:赤羽先生,你曾问我一个问题,如果九算不为恶,是否就没针对他们的理由。

赤羽信之介:想不到他们会做得这么绝。

俏如来:是认定是阴谋家就马上动手才好,还是得到证据之后才能动手,这一念之间是这么多无辜……就为了对付我一个人,为了达成他们的野心,是不是一开始,俏如来就该如他们的愿,死在他们的手中,就能免去无辜牵连。

赤羽信之介:如果这样做,他们就真正无法无天了。

俏如来:赤羽先生,先让我为他们收埋吧,这是我该做的。

赤羽信之介:嗯,那我在三里外的树林等你。

俏如来:多谢。(弯腰开始收埋尸体)


【树林】

俏如来:赤羽先生,久候了。

赤羽信之介:无妨,俏如来,在我离开这段时间,发生何事?

俏如来:是这样……(向赤羽描述)

赤羽信之介:想不到玄之玄竟然做得这么绝,用散播血纹魔瘟作为威逼你的手段。

俏如来:在南溟广虚身亡之前,我必须掌握揭穿玄之玄真面目的证据。

赤羽信之介:他的下一步,就是利用南溟广虚的死以及阴谋家的身份作为杀你的理由,血纹魔瘟的威胁如此严重,如果你不死,随时可能会再次爆发,唯有你死,才能彻底根绝血纹魔瘟。

俏如来:南溟广虚的生命是用玄师叔的力量压制血纹魔瘟来维持,可以说,只要玄师叔认为时机已到,随时便会可能身亡。

尚同会成员:终于找到你了,俏如来。

俏如来:壮士。

尚同会成员:南溟道者身亡,盟主下令传唤俏如来前来尚同会解释。

俏如来:我明白了,回禀盟主,我会前往尚同会。

尚同会成员:很好,话已传到,请。

俏如来:请。

赤羽信之介:时机到了吗?

俏如来:到了。扳倒玄师叔,揭穿九算的时机到了。


【苗疆王宫】

风逍遥:什么?人不见了?

铁骕求衣:是。

风逍遥:在你眼皮底下,在王上的身边,就这样不见?

铁骕求衣:別重复相同的问句。

风逍遥:哪有可能?(离开)

铁骕求衣:你要去哪里?

风逍遥:找人啊。

铁骕求衣:你还有伤在身。

风逍遥:一点小伤。

铁骕求衣:我会派人去找。

风逍遥:我还在放假吧?

铁骕求衣:收假了。

风逍遥:啊?你说什么啊?我听不到……我听不到……一定是耳朵受伤了。(捂住耳朵)

铁骕求衣:兵长!

风逍遥:军长,再给我一点时间,拜托了!

铁骕求衣:嗯……最后三天!

风逍遥:(转身离开)再見!<如果月真的恢复了,那他一定会去……>(施展轻功离开)


【树林】

[在还珠楼附近的树林之中,身中一剑无悔身亡的玄狐,尸体开始起了变化了。]

(外散的魔气聚拢,收回玄狐体内,玄狐睁开双眼,站了起来)

玄狐:一剑无悔,这美丽的一剑,我……接收了。(缓步离开,行动如常)


【天门】

(虚尘向法涛无赦汇报情况)

法涛无赦:辛苦你们了,出去支援的弟子状况?

虚尘:依照金刚尊指示,在入口之处加强佛气沐净,避免魔瘟趁隙传染。

法涛无赦:嗯。

虚尘:只是想不到,竟有这么多地方受害,甚至还有不及获救的百姓……

法涛无赦:你们尽力了……对了,受灾者如何安置?

虚尘:皆迁移到尚同会所规划的收容领地。

法涛无赦:可有见到俏如来?

虚尘:(摇头)没有。

法涛无赦:太不寻常了。

虚尘:金刚尊的意思是……?

法涛无赦:没事,再观望吧。(眼前浮现一步禅空面容)

(天门某处角落躲着一名僧人)

僧人一:(上前搭肩查看)你怎样了?

(躲着的僧人回头,脸上正是魔瘟)


【水月同天】

[水中月,月同天,一条肃寂人影,静静伫立。]

(风吹草动,天地萧杀,风逍遥于萧杀寒风间缓步出现,见欲寻之人背影。)

风逍遥:我就在想,不是在四方山,就是在这了。

无情葬月:知晓这个地方的人,不多。凶手,就是其一。

风逍遥:你怀疑我?

无情葬月:终于找到你了……我记忆中的一点丑恶——风中捉刀!

(无情葬月旋步回身,二人扶刀指剑对峙。)


【尚同会】

(玄之玄托腮闭目坐于宫中,展开回忆一——

少年玄之玄:为什么?我们根本没必要这样做。

老者:这是惯例。只要卖出一个影形,就可以维持族人十年的生活。

少年玄之玄:贫瘠的土地可以搬离,影形没故乡。

老者:影形影形,有影没形。世人要利用我们的多变,同时也厌恶我们的多变。我们……注定不能活在光亮之下。

少年玄之玄:你只是恐惧改变。

老者:相信苗王会善待月荒凉兄弟吧。

月荒凉兄弟身死情景。

回忆二——

少年玄之玄:百典武窟收罗了这么多武功,却没一本真正上乘的秘籍。是因为影形,只能模仿别人的武功吗?不要紧,就算再普通的武学,我也能用我自己的智慧改造成为超越原典的上乘武学。

老者:你在找什么?

少年玄之玄:我要离开。

老者:影形不能曝光。我们的秘密,保存我们存在的价值。

少年玄之玄:你阻止不了我。

老者:你是族内百年难见的天才,不足十五岁便练成最高阶的易骨神典,你早晚会成为族长,为什么就不肯安分?

少年玄之玄:这个世上,哪来安分的天才。

回忆三——

默苍离:你不够安分。

玄之玄:钜子不接受我的意见?

默苍离:墨家不需要现身在阳光底下。

玄之玄:所以我是从一个黑暗躲入另一个黑暗。

默苍离:真正光明照不到的黑暗只存于人心。

玄之玄:难道是我讲的计划不好?

默苍离:金丝雀的声音很美妙,但你……会将雀鸟的叫声当作建议?

玄之玄:你……钜子,你阻止不了我。

默苍离:你是凡人仰望的天才,你要习惯他们的角度。

玄之玄:学习凡人愚蠢的思维?

默苍离:不是,是习惯用他们的角度看吾。其实我已经给你很高的赞誉了,最少……我夸奖了你的声音。)

浮云子:盟主……盟主……盟主……

玄之玄:我听到了。

浮云子:这段日子盟主辛苦了,若非要事,也不想打扰盟主休息。

玄之玄:我没睡,只是想起一点旧事。

浮云子:俏如来,到了。

玄之玄:嗯……总算到了。浮云子,你认为我能成功吗?

浮云子:浮云子相信老师必能击倒叛徒,夺得钜子之位。

[尚同会外,武林群侠齐聚,参与这场轰动江湖的武林公审。]

武林群侠:来了来了,俏如来来了。

(俏如来步入尚同会,身后跟着赤羽信之介)

俏如来:红尘轮回众生顾,因果循环有定数。放下屠刀虽成佛,愿坠三途灭千魔。(风吹兜帽,露出脸上魔纹,群侠纷纷避退)

武林群侠:盟主也来了,盟主……盟主……

(玄之玄带着浮云子走来)

玄之玄:俗世何曾分黑白,庸贤石上覆苍苔。一坯黄土平愚圣,半夜人间冷月来。

武林群侠:恭迎盟主!

<玄之玄:俏如来,你准备好了吗?

俏如来:师叔,俏如来自是……有备而来!>


[尚同会公审俏如来,俏如来是否掌握所有的证据,能否揭穿玄之玄的身份?

玄之玄又要如何压逼俏如来?

无情葬月为何突然失踪,又为何突然恢复,是谁在背后策划这一切?

他与风逍遥之间的误会,是否能可解开呢?

玄狐为何能死而复生,他的身上到底藏有怎样的秘密?

血纹魔瘟侵入天门,金刚尊要如何阻止?

剧情走入高潮,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十五集——胜负逆转。]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