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1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14293419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十集 飞雪中的玲珑

录入:余生、咖喱、擦擦、柠檬要加蜂蜜(荻花题叶部分)
校对:LINGGin


【四方山】

[山壁刻下沉埋的名字,风中捉刀,揭开道域故事新篇章。]

风逍遥:风花雪月。风……在等你们。


【苗疆•树林】

岁无偿:<风花雪月,孤血斗场的斗士。嗯?>

(一众蒙面人奔过,岁无偿尾随)


【苗疆•树林】

无情葬月:(负伤奔逃)救人……救人……救人喔……为什么都没人来救我?这血怎会流不停啊?头壳真……真晕!(不支跪地)

众蒙面人:(追至)就是他,杀!

无情葬月:啊,什么!(逃)

[杀手渐众,无情葬月伤重力疲,神智昏迷,内心的愤怒却是越来越难压抑。]

无情葬月:(痛苦)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大家都要杀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爆发)逼人太甚,逼人太甚!喝啊!

(运剑指,剑气冲击众杀手)我又想起了,多情的花,无情的雪,当风停止追逐,月只能无言。太……悲痛了。


【苗疆•树林】

修儒:(与叉猡寻找中)唉,大哥去了哪里了?

苗兵:(来报)将军!有人查到无情葬月的踪迹了!

叉猡:人在何处?

苗兵:就在十里之前的树林,好似有人在追杀他。

修儒:什么!叉猡将军,快救大哥啊!

叉猡:好,走。(三人离去)


【苗疆•树林】

[逼至极限,潜藏的杀意终于爆发,混沌的脑识,只残余战斗本能。]

无情葬月:来……(剑指收命)再来。

岁无偿:(暗处观看)<嗯?这个人?>

众杀手:杀啦……

[眼看同伴一一惨亡,对手虽是浑身浴血,却是杀气腾腾,众杀手心生恐惧!]

无情葬月:一起……来!

众杀手:杀啊……

[众杀手同口喝杀,同时攻向无情葬月,只见无情葬月剑指微动!]

无情葬月:瑰丽的花雨,正要落下。(众杀手爆体)

[满天的血落如雨,在月下凄艳。]

无情葬月:只剩下你了。

岁无偿:我无恶意!(飞身至无情葬月前)住手吧!

无情葬月:剩下你了,风中……捉刀。

岁无偿:嗯?你讲什么?(见其不答,上前探视)哈,竟然昏迷了!

(岁无偿带走无情葬月后,修儒一行赶至)

修儒:大哥!大哥啊!

叉猡:(四下查看)没见到人,也没尸体。

修儒:大哥到底去哪里了?

叉猡:修儒,别着急,只要你大哥还留在苗疆,一定能找到他,我们先回王府再说。

修儒:唉,好吧。

(修儒一行离去,暗处一人亦离开)


【树林】

锦烟霞:你……来自天门?

梵海惊鸿:你……残杀僧侣!

[僧者会魔者,剑未动,乍见梵海惊鸿,怒战白练飞纵!]

一步禅空:快住手!

锦烟霞:(推开禅空)闪开!

梵海惊鸿:离开一步禅空!

锦烟霞:你可知晓,是谁纠缠?

梵海惊鸿:精怪迷惑,欲海沉沦!

锦烟霞:笑话!

一步禅空:停手!(叹气)菩提明镜!

(禅空加入战局,欲制止打斗,却被两人合作点穴)

一步禅空:这……你们……<无法动弹,贫僧的穴道……啊……>

[不愿波及一步禅空,对战的两人,一瞬的默契,消散之后又是更强猛的战斗,不死不休!]

锦烟霞:鬼吟泣追风!(被打退)

梵海惊鸿:果真妖魔!怎能……放你祸世!(运功)

一步禅空:是摩诃五趣,施主小心啊!

梵海惊鸿:人众归老境!哈!

锦烟霞:哈!啊……

一步禅空:施主……(运功冲击穴道)

[摩诃尊初展绝学,锦烟霞魔功被佛气所制,首逢强敌!]

锦烟霞:雕虫小技!哈!

一步禅空:(嘴角流血)<梵海惊鸿……>

梵海惊鸿:是时候了,伏诛!(惊锦烟霞竟承此拳,原是禅空辅助)一步禅空!你竟强行冲开封穴!

一步禅空:别伤她!

梵海惊鸿:你……

锦烟霞:哈!(攻上)

一步禅空:锦烟霞!

锦烟霞:可恨的秃驴,死吧……死吧!

一步禅空:不可……啊!(关心战局,险中飞石,被锦烟霞白发弹开)

梵海惊鸿:顽劣妖魔,罪行难渡!(出剑)愚……蠢!

一步禅空:哈?那口剑……

梵海惊鸿:正是……颠倒梦想!

[一句颠倒梦想,一逞逆转锋芒!]

锦烟霞:哈!啊……(受伤)

一步禅空:住手啊!

梵海惊鸿:斩!(斩向锦烟霞,禅空上前代受)

一步禅空:啊!(左肩中伤)

梵海惊鸿/锦烟霞:一步禅空!(锦烟霞抱住禅空)

梵海惊鸿:放手!(攻上)

[情绪暴冲,白发过处,疯狂反扑!]

锦烟霞:(背上禅空)磐毁倒须弥!哈!

梵海惊鸿:逃?哼!(追)

[愤怒的修者,追魔的意念,梵海惊鸿疾步飞驰,锲而不舍!]

梵海惊鸿:(停下)血迹断了,此魔脚程倒是很快,气息已弱,暂难追踪。一步禅空,你太可悲了!为了一个魔,竟用肉身挡下此剑攻击!须知此剑伤魔(收剑),更伤佛!(离去)


【还珠楼外】

玄狐:(劈落暗器)任何机关也阻挡不了我!(进入)


【还珠楼•机关阵】

[踏入还珠楼的玄狐,眼前竟是一片荒凄之地!]

玄狐:幻术。(石阵起,纵横交错)石阵。

[幻化巨石攻向玄狐,玄狐身影闪动,眼观四方。随即!剑未出,剑气先行,旋走四面八方!]


【还珠楼内】

凤蝶:他真的闯进来了!

幻幽冰剑:此魔非同小可,凤蝶姑娘,机关阵挡得住他吗?

凤蝶:主人讲过,还珠楼的机关是依据五行阴阳排布,阴阳推动幻术,导引五行之气为兵,金

行雷阵,木行风阵,水行毒阵,火行烈阵,土行石阵。

幻幽冰剑:他是破了第一阵了?

凤蝶:无论他破了多少阵都无用,(冰剑疑惑)因为五行循环,生生不息。土灭金生,

金灭水生,还珠楼的机关只会重复,永无出路。

幻幽冰剑:原来如此。


【还珠楼•机关阵】

[巨石粉碎,随即彼此磁合,牵引雷电!]

玄狐:阴阳五气为阵,奥妙!但玄狐没兴趣!(出剑)

[阵法变动之间,玄狐呼剑上手,剑随意旋走奔龙!直冲天际,再降九泉!]

(机关破,还珠楼现,众杀手围上)

杀手一:众人保护还珠楼!杀!


【还珠楼内】

凤蝶:(推着轮椅)哈?怎会!这么短的时间,他怎能找到机关枢纽?!

幻幽冰剑:通道还有守卫,可以支持一阵。(杀手惨嚎,尸血四散入内)

[惊异间,魔已入楼!]

凤蝶:你是谁?为什么来到还珠楼?你怎能识破还珠楼的机关枢纽?

玄狐:温皇,任飘渺!

(玄狐看向温皇,凤蝶、冰剑起手攻玄狐)

[三口剑,剑影纷飞闪烁,在还珠楼中交织穿梭!凤蝶与冰剑虽欲阻挡,然而寒光已然突围而出!]

(玄狐剑招中伤温皇,凤蝶惊声回护)

凤蝶:主人!(为温皇止血)

(玄狐一剑穿透冰剑,钉于墙上)

凤蝶:冰剑!

(玄狐躲过突来飞弹)

凤蝶:你到底是谁?

(玄狐收剑,冰剑勉以剑支身)

幻幽冰剑:凤姑娘,楼主……楼主怎样了?

凤蝶:主人伤得很重,只差一分,险中心脉。

玄狐:他真的残废了?

凤蝶:你想做什么?

玄狐:怎样能让他恢复?我……要看飘渺剑法!

凤蝶:你看到了,主人已经瘫痪,就算你杀他,他也毫无反应,现在他重伤在身,再不救治,便会失血过多身亡。

玄狐:我要看飘渺剑法!

幻幽冰剑:你……你听不懂人话吗?主人已经不能用剑了!

凤蝶:你要看飘渺剑法,我可以给你剑谱。

玄狐:剑谱是死物,我要亲眼目睹,最顶层的飘渺剑法!

凤蝶:除了主人,没人可以重现剑十一。

玄狐:还有你。

凤蝶:我使不出。

玄狐:给你人世十天的时间,东方十里的树林,等你。

凤蝶:这是强人所难!

玄狐:我只要结果。无论你用怎样的方法做到,我都无所谓。你做不到,我就开始杀你身边的人,

直到你做到为止。或者,你的主人再度站起之日,包括……那名身藏暗处的人。只要看到剑十一,

你们所有的人都会平安。(离去)


【树林】

赤羽信之介:别与我算计,为了保护同志,赤羽将用最直接的方式,诉诸暴力!

[爆发的炎流,宣告内心的愤怒,忘今焉、赤羽信之介,将见极端!]

忘今焉:你想诉诸武力,但武力可有办法解决你的问题?杀了老朽,你的线索就中断了。

赤羽信之介:哈……西剑流逼供的方式,是连九算,也料想不到的花样百出!

忘今焉:擒走苗疆国师,你想要让吾主与中原开战?

赤羽信之介:他不可能知晓。

忘今焉:我怎可能不让他知晓。只要我一失踪,马上会有人告知吾主状况,我会坚持到吾主救

回老朽的那一日。

赤羽信之介:一具尸体。

忘今焉:还有千千万万的陪葬者。

赤羽信之介:吾说过了,莫用权谋,吾已一意孤行。

忘今焉:如果你真要拖下这么多生命,何不放过这么多生命?

赤羽信之介:嗯?

忘今焉:赤羽先生可知晓,要成就一个美丽的故事,就要结束在它最为璀璨的时刻。只要你与神

田京一离开中原,让西剑流知恩图报的故事到此结束,那就是最为完美的收尾了。

赤羽信之介:你以为赤羽信之介是会接受威胁的人吗?

忘今焉:是老朽给你黑瞳的名单,而今你却将矛头指向我,未免无理!

赤羽信之介:就算无理,也要无理!(剑气冲向忘今焉)

忘今焉:那老朽再退一步,交出方独白,换得神田京一。

赤羽信之介:我从没讲过方独白未死,这句话,是承认了你与那名道者,勾结的真相!

忘今焉:对付玄之玄,还有很多其他的办法,未必需要方独白不是吗?例如,吾!

赤羽信之介:嗯?

忘今焉:赤羽先生一定听懂老朽的话意,但是赤羽先生不用急,咒命七罡字并无时限,你考虑的时

间非常充裕。而陷入昏迷的方独白,暂时也无法对玄之玄造成威胁。老朽的一举一动,真正的目的,

军师大人不是非常清楚吗?

赤羽信之介:你可要记得,赤羽信之介可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之人!

忘今焉:忘今焉自当了解。但是老朽也想表示,利益的交换,并不涉及恩仇。赤羽先生,请了。(两人各自离去)


【四方山】

风逍遥:等了这么久了,是没看到,还是鱼仔最爱讲的,是我做人失败,没人想见我。嗯?

[一朵散落的雪晶,在风中飘零不化,风逍遥见状,已有所知。]

风逍遥:雪,是你吗?(随雪晶走)


【红花林】

[追随着雪晶,风逍遥一路来至一处红花林之中。]

风逍遥:雪融了,是这吗?

玲珑雪霏:风逐雪行,雪融风中。这是多难得的一幕。

风逍遥:雪。(雪現身)多年不见,你还是一样美丽,雪。

玲珑雪霏:一別数十年,这里的景色会让你想起故乡吗,风?

风逍遥:道域,已经不是我的故乡了。

玲珑雪霏:刀宗势微,无能者再出,你若回归,也许能再振刀宗一系。

风逍遥:刀宗的未来,不是我的责任。道域已经和平,让其他的师兄弟去打拼吧。

玲珑雪霏:这是……你离开我们的原因吗?

风逍遥:一部分。

玲珑雪霏:你还是放不下,与学宗的仇怨?

风逍遥:你不用试探我。如果我放不下,阴阳学宗早就被风中捉刀血洗了。

玲珑雪霏:你是什么時候开始喝酒?

风逍遥:別管这么多。告知我,水月同天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

玲珑雪霏:你终于还是知情了。

风逍遥:你们早就知道了。

玲珑雪霏:其实,水月同天之战,我与花,也是事后得知的。

风逍遥:然后,你们就袖手旁观了是吗?甚至连通知我也沒有,还是你认为真是我下的手?

玲珑雪霏:我相信你,相信你不是凶手。但又是谁隐姓埋名,避而不见,谁又能捕获风的痕跡?

风逍遥:嗯……

玲珑雪霏:我追查过,但是没线索。唯一庆幸的是,我没看到月的尸体。

风逍遥:花怎样看?他是怎样看待这桩事情?

玲珑雪霏:我没见他。或许,我该去见他。

风逍遥:你再也没见过他了?原来逃避的人,不只是我嘛。

玲珑雪霏:我们四人远离道域,在苗疆生活的那一年,永远是风花雪月最快乐的日子。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

风逍遥:时光不会留在那一年,就好像,我们永远回不到十三岁那年。

玲珑雪霏:你要离开了?

风逍遥:我想找到月。

玲珑雪霏:我会帮你。

风逍遥:替我向花痴问好。(离开)

玲珑雪霏:如果一开始的风花雪月,只有三个人,甚至两个人,我们还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风逍遥:(停步,回首)一开始就是三个人的故事,风只是随缘而来,本该随风而去。(仰头喝酒,离开)


【正气山庄】

俏如来:他们要我们交出方独白。

赤羽信之介:这是条件交换。

俏如来:赤羽先生怎样看?

赤羽信之介:为了救神田京一,这是最好的方式。

俏如来:九算虽有相同的目标,却不同心。忘今焉不愿玄之玄太过得势,出卖了黑瞳的情报给你,但却也派人追杀黑瞳。

赤羽信之介:原本吾以为那名道者是玄之玄的人,但看忘今焉透露的讯息,人必是他所派出。

俏如来:透露讯息,却又派人抹杀,这是为何?

赤羽信之介:或者是玄之玄委托他的协助,还有告知我们一件事情。

俏如来:现在能揭穿玄之玄的,只有他。

赤羽信之介:拥权自重,他提升自己的重要性,并且昭告了我们。看来你诸位师叔当中,此人的野心最大。

俏如来:如果我们有把握,一举扳倒玄师叔,就能保证忘今焉的立场吗?

赤羽信之介:难。九算的立场根本未明,要说共同的目标,除了光大墨家,只剩下你身上的诛魔之利。

俏如来:我诸位师叔做事,果真不留下任何破绽。

赤羽信之介:如果墨家能维持如今的和平,也没即刻对付他们的必要。但而今三界已落入其手,九算的下一步,动作又会是什么?

俏如来:或者是达摩金光塔。

赤羽信之介:嗯……

俏如来:道域的故事,就算是九算的作风,见缝插针,引发内乱,而后让墨家掌权。人,很难对权力知足,一旦尝过,就希望掌握更多的权利。

赤羽信之介:那他们早晚会觊觎苗疆的王权,但以现今苗王对忘今焉的信任,轻言只会招来猜忌。

俏如来:我们的劣势不只如此,现在,我们失去所有的线索了。


【还珠楼内】

凤蝶:大哥。

冽风涛:温皇和冰剑的伤势?

凤蝶:主人伤的很重,但没生命危险。冰剑无恙,方才多谢你。

冽风涛:我们是兄妹,无需说谢。

凤蝶:你是来还珠楼退隐的人,却让你卷入风波。

冽风涛:真正的风波在后面。那名剑手……你要倾尽还珠楼之力对付他吗?

凤蝶:这样死伤必然惨重。

冽风涛:而且,可能没胜算。让我纳闷的是,他是一个魔,为什么会对还珠楼的事情这么了解。

凤蝶:大哥认为,幕后有人主使吗?但还珠楼已经与世无争,为何还要针对还珠楼。

冽风涛:温皇没死,对很多人而言,就是芒刺在背。

凤蝶:他们为何不直接针对还珠楼?

冽风涛:因为你不只是你一个人,对上你,等于对上了你的朋友。你需要帮助,你需要你的朋友。

凤蝶:这……让我再考虑一下。


【苗疆王宫】

(修儒向苍越孤鸣汇报情况)

苍越孤鸣:仍是找不到无情葬月的下落?

修儒:大哥疯疯癫癫,又不知为何被人追杀,我很担心他。

苍越孤鸣:这件事情,背后并不单纯。国师,你的看法?

忘今焉:无情葬月是江湖人,或许江湖人有江湖人的纷争。

苍越孤鸣:会有江湖人将纷争带入王府吗?哪一个江湖人,敢惹动苗疆王朝这么大的仇敌,只为了报仇?

忘今焉:主上已有定见。

苍越孤鸣:孤王并不聪慧,这个问题,一时仍难了解,所以才询问国师。

忘今焉:两种可能。一者,不可解的深恨宿仇,甚至不惜冒杀身之险;二者,最大的利益,让人铤而走险。

苍越孤鸣:挑衅王权,孤王怎能忍得!

忘今焉:王上要追查?

苍越孤鸣:最少,也要将王宫之内的叛徒找出。

忘今焉:是。

苍越孤鸣:叉猡,继续派人搜查。

叉猡:是。

苗兵:(入)启禀王上,外面雪山银燕、剑无极求见。

修儒:哈,是银燕和剑无极。

苍越孤鸣:宣入。

苗兵:是!

(苗兵出,剑无极、雪山银燕入内)

剑无极:哟,你就是苗王啊,很久没见了,最近好吗?

叉猡:无礼之徒!

苍越孤鸣:无妨,你就是剑无极,孤王可不记得与你见过面。

剑无极:啊,没见过喔。那是我记性差了,但是银燕你应该见过吧?银燕啊,打一声招呼。

雪山银燕:雪山银燕,见过苗王。

苍越孤鸣:两位来到苗疆,有什么事情吗?

剑无极:就是因为我那个小弟,风间始啦,你还记得吗?

苍越孤鸣:风间义士,他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剑无极:没有啦,始跟我讲,他跟你有交情,现在天下太平,我闲着无聊,想找一个游玩的地方。听说霜也来了,就这样来散心了。

叉猡:荒唐。苗疆王宫,是你们想来便来的地方吗!

剑无极:现在中原和平,(指银燕)这边是史艳文的儿子,俏如来的小弟,(指自己)这边是风间始的大哥,(指苍狼)那边是我们朋友,感情这么好,还要用身份压人啊,这样真是破坏中苗刚建立好的美好友谊,不是吗?

叉猡:你们……!

苍越孤鸣:叉猡,安排两位休息。

雪山银燕:我想见霜姑娘。

苍越孤鸣:嗯……修儒,那就劳烦你,带各位前往霜姑娘休息之处。

修儒:我知道,我稍后带你们去。

雪山银燕:多谢。

修儒:王上,那修儒先告退了。

苍越孤鸣:去吧。

(四人离开)

苍越孤鸣:国师。

忘今焉:王上有何吩咐?

苍越孤鸣:无情葬月之事,必然有内奸潜伏在王府之中。布一个局,将人找出,

忘今焉:王上在为难微臣了。

苍越孤鸣:君之道,将将之道,这是国师的教诲啊。

忘今焉:哈,王上学得很快。

苍越孤鸣:交你全权处理。

忘今焉:臣领令。


【苗疆王宫•花园】

(雨音霜独自沉思,修儒、剑无极、雪山银燕走近)

雪山银燕:霜!

雨音霜:你们怎么来了?

剑无极:修儒啊,我们去那边。

修儒:去哪一边?

剑无极:就去看你的新朋友啊。(推走修儒)

修儒:大哥他还在昏迷当中,有什么好看的。

剑无极:看他睡觉也是看啊,这么多话要干嘛啦,走啦!(拖走修儒)

雪山银燕:霜。

雨音霜:你来这做什么?

雪山银燕:等一下。(揪出树丛中偷窥的剑无极和修儒)

剑无极:啊!银燕。

雪山银燕:你不是要去看修儒的大哥?

剑无极:的确是要去没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走到这,脚突然就麻掉了。所以啊,先蹲一下,让气血通顺一下再走。修儒啊,你替我看一下脚好不好,是不是最近欠运动,血气不顺,不然还是高血压,身体……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知道拉知道啦,真的要走了。修儒啊,我们走。

修儒:银燕大哥,我真的是无辜的。(被剑无极拖走)

雨音霜:如果没其他的事情,我要离开了。(转身欲走)

雪山银燕:霜姑娘,稍等一下。

雨音霜:才一会工夫,连称呼都变了吗?

雪山银燕:我没这个意思。或者我……一时还不知道怎样面对你。我不知道,你是……焱的小妹。

雨音霜:如果我不是焱的小妹,你就不会来找我了,是吗?

雪山银燕:我没这个意思,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来找你。

雨音霜:那是为什么?

雪山银燕:我……我希望我们能维持过往的关系。

雨音霜:我们的关系改变了吗?

雪山银燕:没,但是……这……

雨音霜:你不需要改变什么,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我们的关系并不会改变。

雪山银燕:那就好。

(相对无言)

雨音霜:为什么不讲话?

雪山银燕:关于你的姐姐焱,你……你知道她在中原的事情吗?

雨音霜:我与姐姐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我虽然知晓她,但是父亲一直不愿意让我们接触,我们的关系并不亲密。

雪山银燕:你的父亲,是八刀痕?

雨音霜:怎样?

雪山银燕:没事。

雨音霜:我甚至没见过她,她与我,长得很像吗?

雪山银燕:以前我没注意过,现在详细看,你与她,确实有几分相似。

雨音霜:哦,没注意过。

雪山银燕:是因为没想到这层,所以就不曾在意。

(霜转身走远)

雪山银燕:霜!

雨音霜:雪山银燕,我是来这散心的。如果你是专程来惹我心烦,就别出现在我的面前。(离开)

雪山银燕:霜!


【苗疆•野外】

岁无偿:(回忆:无情葬月:剩下你了,风中……捉刀。)

<他在最后,确实讲了风中捉刀四个字。追杀他的凶手,容貌皆已毁坏,与当年水月同天的状况相同。杀手,如果真与孤血斗场有关,那这个人,就一定牵涉到某种秘密。>

无情葬月:(昏谜中醒来)啊……痛……

岁无偿:你清醒了。

无情葬月: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你是不是绑架我?你有趁我睡着的时候对我做什么,若没我怎么全身这么痛。

岁无偿:胡言乱语。你叫什么名字?

无情葬月:北风传奇,天下无敌的北风传奇。

岁无偿:北风传奇……

无情葬月:外面很危险,每一个人都要杀我,你是不是遇到危险被我救了?那你可以做我小弟,我还有一个大哥叫做修儒。

岁无偿:修儒……冥医的弟子。

无情葬月:(踉跄扑在岁无偿身上)真痛……对了,你的眉毛……

岁无偿:如何?

无情葬月:好像用画的一样,真粗。

岁无偿:(拨开无情葬月)你听过风中捉刀这个名字吗?

无情葬月:风中捉刀?(抱头呻吟)

岁无偿:你知道这个名字?

无情葬月: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岁无偿:你为什么被追杀?

无情葬月:我……我不知道!(晕倒)

岁无偿:(接住月)<他神智失常,如果他真的认识风逍遥,莫非,他就是无情葬月?他伤的很重,我该先找风逍遥来指认,还是前往孤血斗场,做最后的查证?嗯,风逍遥现在不知去向,我本是为了追查孤血斗场的事情而来,继续进行此事,前往孤血斗场,等他伤势稍愈,再带他去见风逍遥。>(离开)


【树林】

(锦烟霞背着重伤的禅空缓缓前行,禅空醒来)

锦烟霞:死透了吗?

一步禅空:将贫僧……放下吧。

(锦烟霞放下禅空,禅空勉强站立)

锦烟霞:要我放下,还不站好。

一步禅空:贫僧没事。

锦烟霞:差一点就被背后的剑伤夺命了,还说没事。

一步禅空:佛门禁剑……之后若再遇上他,先避为先。

锦烟霞:但若他执意进逼,我一定……

一步禅空:避开他!贫僧求你。

锦烟霞:哼,我们走吧。


【竹湖村】

(众村民与鳞族士兵正在修复村庄)

村民一:很好,大概再过两天,就可以修复竹湖村了。到时候,就能将暂居在湘南镇的村民迁回了。

村民二:能修复得这么快,都是鳞族的帮忙。

鳞族士兵一: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村民一:是说你们离开水底这么久,真的不要紧吗?

鳞族士兵一:我们只是对烈日的抗性比较低,一般的状况下,没什么关系。

村民二:对喔,都忘记你们那个师相了,他一直到处跑,也没什么大碍啊。

鳞族士兵一:师相跟我们,比较不一样。啊,差一点就忘记了,等一下师相要来视察,我们还是继续做好了,另日再聊。

(锦烟霞、禅空来到)

锦烟霞:这个村落,似乎正在重建。

一步禅空:是之前魔世的破坏所致。

锦烟霞:也就是说,找不到大夫。

一步禅空:此剑伤最难,难在内劲,只能让贫僧慢慢……(不支)

锦烟霞:(扶住)我只是不想你拖累我,别误会了。

(村民一看到二人)

村民一:啊,是……是他们!

村民二:之前那个和尚和女魔,怎会走在一起啊!

村民三:小声一点啦,之前那个和尚还在我们的面前保下一群魔,现在又跟那个女魔在一起,我看他一定有问题啦!

村民一:该不会连她也要保吧?

村民二:真是失德,一直替杀人凶手找生路,这算什么慈悲啊!

村民三:但是听说那个女魔啊,也杀死很多和尚呢!

村民一:说不定这次,这个和尚的目的不一样啊。你们看,如果他若是有头发啊,那个和尚也算是一个美男子。旁边那个,是女魔耶,也是母的啊,呵呵呵……

村民二:喂喂……别乱讲啦!

村民一:什么乱讲,你看,都牵在一起了。等一下,顺便搓下去,哇……爽啦!

锦烟霞:你们……!

一步禅空:控制嗔心。

锦烟霞:他们在侮辱我们!

一步禅空:谤言由人说,别节外生枝,贫僧求你。

锦烟霞:为了那种人求我,未免……

(鳞族士兵走来)

鳞族士兵一:啊,魔族!

鳞族士兵二:魔族怎会在此?!

锦烟霞:哦,胆寒吗?

(锦烟霞欲上前,被禅空拦下)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诸位,我们只是经过此处,别无他意。

村民一:没其他意图?替杀人犯讲话的和尚,没资格讲这种话了!

村民二:你根本就是魔族的共犯!

村民三:狗男女啦!……啊!(被锦烟霞击飞)

村民一:杀人了!

鳞族士兵一:无故伤人,众人将恶徒擒下!

(鳞族士兵齐上,锦烟霞连杀两人)

一步禅空:别杀……别杀……求你……别杀。

(禅空不支跪倒,锦烟霞无视禅空请求再杀数人)

众村民:救人啊……救人啊……(逃散)

一步禅空:别再杀了……

[声声悲,声声唤,重创之躯,无能为力,眼前散作一片血雾。痛入心间的人,满目矇眬,耳也矇眬。]

(回忆:一步禅空:这是……

欲星移:若菩提尊能渡化她,自然是好事。然若不成,此物是可助你度过危机。)

(禅空欲探入怀中取物,锦烟霞出现在面前)

锦烟霞:小心你的伤势。

(尸骸满目,禅空悲痛握拳)

锦烟霞:我没赶尽杀绝,是他们逼人太甚,也逼魔太甚。

一步禅空:(挣扎起身)是贫僧……是贫僧的罪过。

锦烟霞:有罪过的人是他们。

一步禅空:是贫僧的罪过,阿弥陀佛……

锦烟霞:不准你为他们念佛号!他们不配!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双手合十念诵佛号,落泪)

锦烟霞:你……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锦烟霞:我保证,不会再发生,可以走了吗?否则,你的同修恐怕又要追来了。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锦烟霞扶禅空离去后欲星移来到)

欲星移:啊……(查看尸体)这个伤口,是锦烟霞。来此支援的鳞族,全数……被杀害。这就是……你的手段吗?锦烟霞!我的纵容,换得鳞族的伤亡,如果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欲星移,将不计手段与代价,血祭英灵!(怒然离去)


【天门•暮鼓】

法涛无赦:啊,天门境内,曹洞、云门、法眼、沩仰等宗脉,开始联合各部支派,准备对前次魔众造乱事件反议。

虚尘:现在少室古刹,正设法安抚他们。但弟子担心,他们很快就会找上尊者议论,届时……

(数名僧人来到)

朽净:金刚尊。

虚尘:哈,他们……

法涛无赦:来得好快。是朽净、定一两位住持,来此……

朽净:还问我何事。佛门禁地沾染血腥,进入达摩金光塔的魔兵在天门妄动杀业,此事已经传遍天门。金刚尊,你们的举动让天门立场尽失,若其他法门追问,你要如何交代?

法涛无赦:两位请放心,此事已经平息,日魄已经皈依佛门,在他的领导之下,魔兵不会再作乱。

定一:杀害同伴的魔将,竟获赐法号,从此常居天门。此事若传出,更是落人口实,难道天门所纵容者,皆是杀人魔?

法涛无赦:此言差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况他的行凶动机,两位可否……

朽净:我们不是来听解释的!金刚尊,你可能没听清楚,我们的意思是,处理掉魔众,莫让他们拖累天门。

法涛无赦:他们是众生,不是拖累。

定一:这次事件,已使天门地位动摇,如果这不是拖累,怎样才算是拖累?!

法涛无赦:佛国各处法门,只论立场,不论地位。

朽净:禅宗衣钵,正是地位象征。金刚尊啊,你在自欺欺人,你真的要将紫金钵,拱手让人吗?

定一:既然金刚尊无心保住紫金钵,那好,现在菩提尊出走天门,处理杂务,不如金刚尊也顺势出天门去协助,天门的方面就交由我们护持。至于……至于紫金钵,也交由我们保管。如此一来,金刚尊既可顾全菩提尊不被邪魔所扰,天门也可以完全安定,不正是两全其美?

朽净:阿弥陀佛,时局混乱,老衲不吝挺身而出,还请金刚尊三思,不可罔顾天门诸脉。

虚尘:你们……!

朽净:自业自得,这是因果,魔众既然杀人,就当该受报应。紫金钵乃佛门圣物,天门之尊更是圣职。菩提尊与金刚尊既然要承担他们的罪业,就不该继续此位此职。

法涛无赦:两位主持心意,法涛无赦心领。若真让两位护持天门,想必又是一个负担,何况私下协议,亦难杜悠悠众口。不如这样,先过第一关,如此,诛魔名正言顺,两位更可服众。

朽净:怎样的第一关?

法涛无赦:当初一步禅空承受尚同会百数掌力,一掌一命,方救得魔众入天门,此举让尚同会与天门各部都不敢作声。只要两位愿受,每受一掌,驱赶一魔,谁敢不服!

朽净:荒唐!为魔受掌,莫名其妙!

法涛无赦:当初一步禅空能为慈悲大愿受掌,两位却不愿为诛魔决心受掌,莫非日后只要一句诛魔,就能不分青红皂白,轻易夺众生之命?(发力威慑四周)

定一:这……

法涛无赦:两位诚信未立,便要统领天门,本座又怎能放心将天门主导权,轻易让出,阿弥陀佛!

朽净:哼,看来是谈判破裂了。金刚尊,既然你不肯让步,那就……别怪我们了。

定一:菩提尊的错误,就由菩提尊自己承受!

朽净:走,我们离开。

(众僧愤然离去)


虚尘:金刚尊,现在该怎么办?

法涛无赦:相信菩提尊。


【尚同会】

浮云子:盟主,有两个自称来自天门的住持,率众来见。

玄之玄:天门。请他们进入。该来的终于来了,哈。

(浮云子请入两人)

朽净:阿弥陀佛。老衲朽净。

定一:老衲定一,见过盟主。

(玄之玄不言)

朽净:盟主?

玄之玄:啊,抱歉,我……正在压抑愤怒。

朽净:啊?

玄之玄:虽然两位应是为了要事而来,但日前,菩提尊为难尚同会,强制将魔兵送入天门庇护,已使众怒难平,如今更纵容锦烟霞杀害群侠与鳞族,今日面对两位住持,玄之玄不知如何自处。

朽净:啊?菩提尊纵容锦烟霞杀人啊!这个意思是他们两人现在同道?!

定一:天门尊者之一的菩提尊与妖女如影随形,成何体统!现在又纵容妖女杀人,分明是天门之耻啊!

玄之玄:嗯?观两位如此愤慨,难道不知此事?

朽净:盟主,当初佛国为封印魔世不惜拔升金光塔,怎可能又为了保全魔众,甘犯众怒。一步禅空自作主张,天门之人皆不屑为之。

玄之玄:但菩提尊的行为可是由金刚尊认可。

定一:盟主有所不知,此次我们率众出天门就是因为法涛无赦包庇一步禅空,种种行为早已引起天门各宗脉的反弹。我们甚至认为,他们两人早就失去了领导天门的资格。无奈他们强权在握,我们只好另寻协助。

玄之玄:所以你们来找尚同会。

朽净:我们本来担心盟主先与他们两人有所合作,会让我们难以说服盟主。如今看起来,盟主也是看不惯他们的行为了。

玄之玄:不至于看不惯,毕竟这就是佛门所谓的慈悲,玄之玄一介外人,难以插手。

定一:慈悲不是这样用的,如今又听盟主说出一步禅空与锦烟霞过从甚密,要说他们没关系,谁信啊。老衲实不愿说,轻近女色,分明破解。何况锦烟霞又是魔族!

玄之玄:两位稍安勿躁吧。菩提尊与锦烟霞的行踪,我已让左帅、右魁率众追查,这是方才回报的消息。(拿信)依照信中指示,你们就知道该到何处会合。也许天门之人介入,我们会更有立场。

朽净:(接信)求之不得,多谢盟主。(与定一离开)

浮云子:盟主,那两个人动机不纯。

玄之玄:树大必有枯枝,但若运用得当,小小的枯枝也能成为恼人的尖刺。一根尖刺,也许失足,也许……丧命。


【枫树林】

荻花题叶:亲爱的雪,你终于来了。

玲珑雪霏:昊辰。

荻花题叶:多久了?

玲珑雪霏:或者有十年了。上回见面是为了月的事情。

荻花题叶:别对我讲,你这次来还是为了月。

玲珑雪霏:血不染再度出现,风也再度吹动。

荻花题叶:不是为了他们,你……会愿意就为了见我,而见我吗?

玲珑雪霏:你找过我吗?

荻花题叶:你讲呢?

玲珑雪霏:何必自欺欺人。

荻花题叶:我想见你却也不难。虽然你没见过我,但是我,却常常见到你。每一夜,我总是会作着相同的梦。梦中,总会回到在我们苗疆的那一年。

玲珑雪霏:对自己使用操梦术,会是沉沦的开始。

荻花题叶:花,是沉沦在梦中的人吗?

玲珑雪霏:我想问你,是否有月的消息。

荻花题叶:没。

玲珑雪霏:真没有?

荻花题叶:你知道我不会骗你。

玲珑雪霏:我相信你。

荻花题叶:如果你真要找到月,你要回到他身边吗?

玲珑雪霏:他需要我在他身边吗?

荻花题叶:但是……花很需要雪的陪伴。

玲珑雪霏:如果只有我们得到幸福,那就太不公平了。

荻花题叶:没人得到幸福,就是公平吗?

玲珑雪霏:但是我们两人,也不可能会有幸福。替我找寻月吧。(离去)

荻花题叶:哈……月啊月……你怎能叫我不找你……你怎能叫我不找你……哈……


【苗疆•孤血斗场】

岁无偿:孤血斗场,想不到我还会再次来到这个地方。此地是当初埋葬斗场中,重伤身亡的斗士地方,如果真的有阴谋……(扭转机关)果真有地道。


【苗疆•孤血斗场•密室】

岁无偿:密室,好浓重的药味。这都是伤药(点燃蜡烛)果然,在孤血斗场身亡的斗士,并未真的身亡,而是都被带到这个地方进行急救,之后再被收罗成为杀手。孤血斗场,果然有阴谋存在,而且苗疆酝酿已久。嗯,回报王上。(离开密室见到尉长)嗯?是你?!


【正气山庄】

幻幽冰剑:(赶到)俏如来。

俏如来:冰剑姑娘,为何带伤在身?

幻幽冰剑;凤蝶姑娘有事请你商议,请前往还珠楼一谈。

俏如来:啊……但是俏如来暂时不能离开正气山庄。

幻幽冰剑:这……事情紧急,凤蝶姑娘非常需要你的协助。

俏如来:这……

赤羽信之介:(出现)让我代劳吧。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冰剑姑娘,请。

幻幽冰剑:这……好吧。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小心。

俏如来:嗯,我会注意。(赤羽冰剑离开)看冰剑姑娘神情慌张,还珠楼到底发生何事?

玄之玄:被玄狐找上了而已。(走向俏如来)赤羽离开了。

俏如来:看来是师叔的调虎离山之计。

玄之玄:也不算是,只是先做好准备而已。

俏如来:师叔来到此地,是打算要与俏如来做一个了断吗?

玄之玄:这盘棋还未结束。这样就杀你,也未免失去趣味。

俏如来:我到是不介意师叔这样直接,反正师叔看起来,也不是热衷于胜负游戏的人。

玄之玄:哈,没办法,师兄弟不够齐心,不能做得毫无破绽就会成为把柄。

俏如来:那师叔今日来,又是为了什么?

玄之玄:擒抓黑瞳方独白。

俏如来:师叔的黑瞳名单之上并无此人。

玄之玄:回头补上便是。

俏如来:那师叔打算用武力强取吗?

玄之玄:哦,那倒不用,我也要提防赤羽回头啊。你一定猜到我会调虎离山了,杀人灭口。让赤羽先行,再回头捉我。好险,我还有几个心腹的手下。(率杀手逼近)师侄,好好保护你的人证。(离开)

众杀手:杀。


【树林】

幻幽冰剑:赤羽先生,怎样了?

赤羽信之介:吾要先回一趟正气山庄。

幻幽冰剑:啊?为什么?

玄之玄:为了我啊。(出现)

赤羽信之介:盟主玄之玄,竟然如此神出鬼没?果然玄之又玄。

玄之玄:我那位师兄的盘算,我怎会不清楚呢。请他代为灭口,如果不提防他,那吾真妄为就算了。

赤羽信之介:师相不是讲过,先生可算是九算之耻。

玄之玄:哼,激怒吾吗?那换我激怒你了。赶不回正气山庄,神田京一……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赤羽信之介:哈……看来我们都做了最为不智的挑衅。

玄之玄:一位武林盟主杀一个西剑流的余孽,再为你安插一个罪名,不难。

赤羽信之介:你死了,吾便带着神田京一回到东瀛,用赤羽换一位九算,对俏如来而言,只算是小亏。

玄之玄:那废话不多说了,来吧!(出墨改)

赤羽信之介:冰剑,退开!


【树林】

一步禅空:我说……不用扶了,让贫僧自己走吧。

锦烟霞:你尚未痊愈。

一步禅空:方才那名大夫稍作处理,已无大碍。

锦烟霞:你不是说,此伤最难,难在内劲。

一步禅空:真的没问……(被锦烟霞一按,痛呼出声)啊!施主你……

锦烟霞:你不是说没问题吗?

武敛君:你在劫难逃!(尚同会群侠出现,包围两人)

一步禅空:是……尚同会。

武敛君:魔,该灭!妖僧,更该消灭!

锦烟霞:就凭你们。

朽净/定一:还有我们。(率天门众僧上前)

一步禅空:是朽净、定一两位住持。你们怎样来了?

朽净:来见证你如何破戒。如何丢尽天门的名声。

(锦烟霞挽上禅空胳膊)

定一:阿弥陀佛,污秽啊!

一步禅空:你们误会了……

锦烟霞:没什么误会!想杀我,要有能耐,想杀他,要有……觉悟!

武敛君:杀!

朽净:诛魔!(众人围杀锦烟霞被反杀)

欲星移: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授冕,虹蜺过处尽疆舆。

武敛君:师相。

欲星移:锦烟霞!


[欲星移挟怒而来,锦烟霞、一步禅空,要如何避过这重重的追杀?

俏如来能否保护最后的黑瞳?

赤羽信之介与玄之玄谁将胜出此战?

查得孤血斗场秘密的岁无偿是否能将讯息带回苗疆?

白日无迹又为何出现呢?

银燕、雨音霜两人的感情如何发展?

九算魔掌即将深入达摩金光塔,金刚尊法涛无赦能否阻止九算的阴谋?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十一集:连环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