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0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300119720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九集 真相 假象

录入:表弟、由己
校对:LINGGin


【苗疆•树林】

无情葬月:你……你怎么给我捅下去啊!

[冷不防的一剑,如流星急划,瞬间消逝而过。]

无情葬月:可恶!

蒙面人:葬魂无踪。

无情葬月:啊……

蒙面人:我不能让你活在这世上。

无情葬月:别打了……别打我了,师尊,徒儿知错了……不可逼我,别逼我……拜托你……拜托你啦……

蒙面人:鎏虹飘踪。

无情葬月:剑锋无情……人葬月。(剑气贯穿蒙面人右肩,逃走)


【水月同天】

风逍遥:这个地方,就是水月同天,这么多年了,这个地方还残留着血不染的邪气。(手抚剑痕,想象月开杀时的情景)

岁无偿:(打量地上脚印)这一步踏得很深,刺杀者用了很特殊的武学。

风逍遥:这是……刀痕,这个脚步……(想象月中招时的情景)小碎刀步……

岁无偿:这是小碎刀步?你使用时,并未留下这样的痕迹。

风逍遥:因为你……没看过真正的小碎刀步。小碎刀步的精义,是在靠近敌人之时,利用细碎的步伐,调整身形制造出快速旋身的效果,自敌人料想不到的角度出刀,这就是你熟悉的小碎刀步。

岁无偿:风中捉刀的成名绝技。

风逍遥:但小碎刀步绝杀的一刀,不是轻灵的脚步(风逍遥拔刀,对岁无偿施展小碎刀步)绝杀的一刀……是在转向重步的一刀(收刀结束)。

岁无偿:你真的是风中捉刀的传人?

风逍遥:我不是。

岁无偿:不是……不可能,这不可能,那是十数年前的事情了,你的年纪……

风逍遥:没人见过风中捉刀,从来没有,因为……(手按刀柄)我就是风中捉刀。那一年,我……十六岁。


【天门•暮鼓】

[久违的面孔,熟悉的名号,梵海惊鸿踏上暮鼓,风云暗涌。]

虚尘:金刚尊……

法涛无赦:你……回来了。

梵海惊鸿:人间是暂宿,众生皆过客。无去,无回。

法涛无赦:这段期间,你去了何处?

梵海惊鸿:我不是为了回答你的问题而归来,而是我的归来代表我的问题。

法涛无赦:你的出现,代表质疑。

梵海惊鸿:魔氛充斥,天门清圣,荡然无存。

法涛无赦:你听说了一步禅空之事?

梵海惊鸿:宁愿不听。

法涛无赦:天下无佛,天下无魔,佛魔无别,共处天下。

梵海惊鸿:他能解一时之危,能解开因果吗?自业自得,佛法并非万能,神通不敌业力,何况一介人身。

法涛无赦:不是万能,就不做吗?难以成事,便不做吗?无法改变,就不做吗?

梵海惊鸿:佛有三不渡,无缘者不渡,无信者不渡,无愿者不渡。

法涛无赦:此不渡所说的,不是真正的不渡,更非排斥受渡者,而是佛门反求诸己。过去无法可渡,现在渡之。现在无法可渡,未来渡之。

梵海惊鸿:你可能想过,不是现在无法,而是方法不对、想法不对、做法不对。

法涛无赦:用三不对诠释三不渡吗。

梵海惊鸿:真要诠释,只需一字。

法涛无赦:何字?

梵海惊鸿:斩!

法涛无赦:(叹气)你变了,当真变了。

梵海惊鸿:这是吾的法。

法涛无赦:本座看不出,你现在所修的是哪一种法。

梵海惊鸿:常法。

法涛无赦:夺取性命,何以为常。

梵海惊鸿:纵恶,又是什么法?

法涛无赦:这是慈悲法门的意义。

梵海惊鸿:你讲慈悲?你看过盲信外道,而被火祭的婴儿吗?那不是慈悲!你见过逆伦弑亲的儿子吗?那不是慈悲!你见过被剥皮的僧众,就因为他奉佛的方式不对……那更不是慈悲!一步禅空只是推迟因果,这……不是慈悲!

虚尘:金刚尊……

法涛无赦:看来那件事情,真的是你做的。

梵海惊鸿:我不介意接受质疑,你也不该逃避我的质疑。

法涛无赦:质疑,从不存在,只有信念无所不存。慈悲,怎能存于杀戮。

梵海惊鸿:法,千千万万,无一定论。

法涛无赦:这不是恣意妄为的理由,否则天门又何需防范其他法门。

梵海惊鸿:原来你还记得顾及天门。

法涛无赦:本座不会让天门为难,同时也相信一步禅空的努力,绝不会白费。

梵海惊鸿:所以,你还是选择支持他。

法涛无赦:而你,不能接受这种支持。

梵海惊鸿:萨埵三尊的责任,你还记得吗?

法涛无赦:真想不到,为了求法而另辟蹊径不惜出走的你,竟说了责任两字。

梵海惊鸿:我的离开,并未造成天门动摇。

法涛无赦:紫金钵回归,金光塔飞升,早就昭示禅宗衣钵争夺,难以避免。

梵海惊鸿:那你还纵容一步禅空,做出让其他宗脉质疑之事。

法涛无赦:本座仍有底线。假若魔兵有了激烈的躁动,天门就会收回对他们的庇护,但只要他们还在天门的一日,便是慈悲广泽,众生皆能受之。

梵海惊鸿:那……不在天门中的魔,是不是就不受保护?

法涛无赦:这是你淮备威逼他的方法?

梵海惊鸿:这是我救他的方法!

法涛无赦:你的救,不是救。

梵海惊鸿:是最终目的,过程,自由心证。

法涛无赦:你想怎样?

梵海惊鸿:天门里的魔众,是否可渡,就由众人耐心验证,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但天门之外的魔类,绝难纵容!

心音三僧:恭送摩诃尊。

法涛无赦:梵海惊鸿……


【正气山庄外】

神田京一:荻……为什么这样看我,怎样了?

赤羽信之介:你方才讲了荻字。

神田京一:什么?哪有啊,军师,你是不是听错了。

方独白:我有听到,你讲了荻字。

神田京一:什么?

方独白:秋。

神田京一:落。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这……

神田京一:你们这样吓我,我的吓到了。

方独白:吓到什么?

赤羽信之介:你们两人都一样中了咒术,荻芦飞花秋带杀。只要讲完这七个字,你们就会死。(对方独白)你已经讲到秋字了。

方独白:你别骗我,我什么时候讲过这七个字了?带。

神田京一:军师。

赤羽信之介:安静!

俏如来:每一个中术者的死亡时间不同,所以非是定时术法。

赤羽信之介:这七字既然能被加速,就非是固定时间发动。

俏如来:关键的是讲出七个字。

赤羽信之介:必须用文字推动的术法,受术者必须自行讲出这七个关键字。

俏如来:是一种言灵术。

赤羽信之介:如果是这样,只要阻止中术者讲完关键七字即可。

俏如来:但是中术者完全无自觉。

神田京一:飞。

赤羽信之介:没时间了,只能赌(打晕方独白)。

神田京一:军师……

赤羽信之介:安静!(检查方独白咒术发作情况)

神田京一:花。

俏如来:成功了。

赤羽信之介:神田京一,我要让你昏迷,而昏迷的时间,不知会有多久。

神田京一:我真的中招了,军师,你知道怎样解吗?

赤羽信之介:毫无头绪,但我能确定,这是一种自我毁灭的机制,必须让你失去意识,才能阻止你说出关键的七字。

神田京一:我明白了。

赤羽信之介:你可晓你是怎样中了术法?

神田京一:完全不知道。

赤羽信之介:那我先动手了,做好淮备。

神田京一:军师,如果我醒不过来,替我转告紫,对不住,我不能照顾她了。

赤羽信之介:不用告知,因为……我一定会医好你。(打晕神田)

(片刻后)

俏如来:神田京一与方独白,皆已安置在房内。

赤羽信之介:侥幸。

俏如来:这一次,我们慢了一步。黑瞳七人,已亡六人。

赤羽信之介:但是还有一个活口。

俏如来:连累了神田壮士。

赤羽信之介:他们的昏迷只是暂时。方独白已经命悬一线,只要醒过来马上就会死。

俏如来:这种术法,在中苗都是闻所未闻。

赤羽信之介:使用言灵,在东瀛阴阳术之中,也有类似的术法。

俏如来:阴阳术,与诛魔之利的血之禁咒出自相同的渊源。阴阳术起自战朝,阴阳家后来转变,结合了道家学说,转化而后……龙虎天师……道域,阴阳学宗。

赤羽信之介:道域,就是日前你所讲过,那两名道者的出处。

俏如来:虽然只是推测,但这种术法可能是来自道域。如果是这样,那两名道者或者能提供协助。

赤羽信之介:就先找到这两人。


【尚同会】

南溟广虚:在下南溟广虚。

绯降丹心:绯降丹心。

南溟广虚:特来拜会先生。

玄之玄:道域……传说中的道教仙境,真是稀客。两位,在下尚同会盟主玄之玄见过道者。

南溟广虚:好说了,你也是出自墨家的人。

玄之玄:正是师承墨学。

南溟广虚:默苍离与你有何关系?

玄之玄:前任的钜子,也是墨家的叛徒,意图染指中原,已经伏诛了。

南溟广虚:那天师云杖的下落,你知晓吗?

玄之玄:天师云杖,不曾听闻。

南溟广虚:天师云杖乃是道域之宝,被默苍离偷盗而出,默苍离既然是墨家钜子,那墨家便需承担责任。

玄之玄:默苍离背离师门宗旨,师兄弟早就与他断绝来往,两位所讲的话,玄之玄全然不知。

绯降丹心:就算这样推脱,属于墨家的责任你们仍然要承担。

玄之玄:玄之玄会尽力协寻。

南溟广虚:是当真会尽全力,或者只是虚应故事。尚同会盟主,我们两人虽只是道域的小小使者,但天师云杖却是道域圣物。若引动宗主之怒,道域绝不善罢甘休。

玄之玄:在恐吓之前,是否应该先确认你们所处的位置,这是中原,不是道域,贵宗主是谁,有什么通天彻地的本领,玄之玄不知。但如果要兴兵起端,本着止戈息武的理念,玄之玄会让贵宗主知难而退。话说回头,师侄俏如来师承默苍离,他才是你们的对象。

南溟广虚:我们会来此,便是他所指点。

玄之玄:他也不知道天师云杖的下落?

南溟广虚:确实如此。你若有所思,又是盘算什么?

玄之玄:默苍离虽是俏如来亲手所杀,但俏如来天性温和,为长者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南溟广虚:你的意思是,俏如来欺骗了我们?

玄之玄:也未必是有欺瞒之意,但人死为大,先人的丑事,又何必再度揭起。

南溟广虚:但天师云杖的下落,却不容隐匿。

玄之玄:玄之玄只是提醒两位,任何可能,都是可能。当然,如果有天师云杖的下落,玄之玄也必然告知。

南溟广虚:我们明白了,请。

浮云子:盟主,这两个人是谁?他们所讲的道域,又在哪里?

玄之玄:不用多问,吾有事离开。继续追杀黑瞳与魔世余孽,不容错放。

浮云子:是。


【中原•树林】

赤羽信之介:两位道者请留步。

南溟广虚:你是谁?

赤羽信之介:在下赤羽信之介,想请两位前往正气山庄,有事相托。

南溟广虚:正气山庄……正好,我们正要前往。

赤羽信之介:两位请。


【苗疆•大牢】

修儒:人呢?大哥呢?惨了,大哥偷跑出去了。不妙,赶紧找人才是啊。


【苗疆•王府花园】

修儒:大哥,赶紧出来,别再玩了,快出来啊。你是跑去哪里了,真的找不到人……这……赶紧来去转告王上,请王上帮忙找人才是。


【苗王府】

苍越孤鸣:修儒,发生何事,为何如此慌张?

修儒:王上,大哥失踪了!

苍越孤鸣:他不是在大牢之内吗?

修儒:方才我去找大哥之时,只看到大牢的铁锁已经打开,大哥也不知去向。

苍越孤鸣:这……

修儒:我已经找了很久了,都找不到人,没办法了,只能来请王上帮忙。

苍越孤鸣:我了解了。叉猡,陪同修儒全面搜查。务必找出修儒大哥的下落。

叉猡:叉猡遵命。

(修儒、叉猡两人下殿)

苍越孤鸣:太不寻常了,人在天牢之内竟会无端消失。

忘今焉:又是这种的疏忽,当真不能原谅。

苍越孤鸣:国师……孤王认为,不是疏忽这么简单。

忘今焉:王上怎样想。

苍越孤鸣:就算门锁有失,痴狂的无情葬月怎能在未惊动守卫之下离开,守卫并非固守定点,在巡逻的过程之中,竟然没人发现无情葬月……

忘今焉:王上怀疑是王府之内的人所为吗?

苍越孤鸣:若不是王府之内的人所为,那他必是了解王府所有的布置,但又是谁带走无情葬月,他的用意究竟为何?

忘今焉:修儒大哥的经历,确实非是我们能全盘了解的。

苍越孤鸣:如果有人想对无情葬月不利的话,又是谁,肯冒这么大的危险前来呢?

忘今焉:王上,你变得更加明察了。

苍越孤鸣:国师,此事必须彻底查清楚。

忘今焉:此乃微臣之责,王上请放心。

苍越孤鸣:请国师速办吧。

忘今焉:是,微臣告退。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既然来了,又不便现身吗?

神秘人:我在等你开口。

荻花题叶:没别句了吗,连一句感谢也不愿说吗。

神秘人:为何需要我向你感谢呢?

荻花题叶:船过水无痕,是专属于墨家的最佳写照吗。

神秘人:事情处理好了?

荻花题叶:昊辰亲身出手的结果,何必多此一问。

神秘人:感谢你。

荻花题叶:收下了。只是你吾皆身在局中,别以为隐身在后,就脱得了关系。

神秘人:花的意思是?

荻花题叶:自愿现身,还是让吾恭请你出面呢?荻花题叶,有请……吾该称你……

忘今焉:(现身)非然踏古忘今焉。

荻花题叶:久违了……夫子。

忘今焉:昊辰如此客套,老夫受宠若惊啊。

荻花题叶:吾已备妥上等佳茗,正待夫子品尝。

忘今焉:嗯……很久没喝到昊辰所泡的茶了,走吧。

荻花题叶:夫子,请。

(花随忘今焉向内走去)

禹晔绶真:绶真见过学长,夫子。

忘今焉:绶真,你受伤了。

禹晔绶真:是啊,不小心被花刺到了,刺一下是在真痛。

荻花题叶:幸好是不小心被刺到而已。

(花与忘今焉坐下喝茶)

忘今焉:面对西剑流军师,感觉如何?

荻花题叶:难逢的敌手,也是难测的对手。

忘今焉:意犹未尽的感觉。

荻花题叶:事情结束,人情,夫子已经欠下了。

忘今焉:其实,不用你亲身处理,相信其他的人,也能办得很好。

荻花题叶:感谢夫子的体谅,我应该这样说才对——人情,夫子已经欠阴阳学宗了。

忘今焉:终究还是欠你。

荻花题叶:互助的基础,建立在诚信之上。至于先欠后欠,来日方长,不急。

忘今焉:但老夫现在,可以还你这个人情。

荻花题叶:哦……夫子的动作也不慢嘛。愿闻其详。

忘今焉:无情葬月……

荻花题叶: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禹晔绶真:<别再假了,真的受不了。>

荻花题叶:我想,我应该马上保护月才是。(起身)

忘今焉:你真的接受他了?(起身)

荻花题叶:我相信现在的月,悔改了。他受伤如此严重,又变成一个疯子。啊……他是花最好的兄弟,我要用自己之能,好好照顾才是。

忘今焉:风花雪月的感情,仍然这么深吗?

荻花题叶:消逝感情,存于心中,现在正是弥补之期。

忘今焉:你想怎样做呢?

荻花题叶:绶真,你回到道域,告知无情葬月的事情,让他们派人前来找寻无情葬月

忘今焉:且慢。

荻花题叶:消息传出去,我相信玲珑雪霏,也绝不会坐视不管。

忘今焉:好了。你在想什么,老夫很清楚,别玩这种把戏。

荻花题叶:夫子千万不可误会,昊辰也不愿意这样做。

忘今焉:道域进入苗疆,乃属节外生枝之举,这件事情,就让老夫来处理。

荻花题叶:怎敢劳动夫子大驾呢?

忘今焉:花的算计,尚在老夫的预料之中。

荻花题叶:我就用夫子所欠的人情来交换,感谢了。

忘今焉:哈,这一步棋,老夫先走了,请。

荻花题叶:绶真,替吾送夫子一程。

禹晔绶真:夫子,请。

荻花题叶:亲爱的夫子啊,你果然是昊辰最敬重的人。(坐下饮茶)千万不可玩弄花啊,花,可是会伤人。(举杯,杯从手中落下)


【尚贤宫】

(玄之玄进入)

老五:中原武林的领袖,怎会突然大驾尚贤宫,难道是我记错了约定的日子?还是你的目的达成,要宣布钜子的身份?

玄之玄:俏如来在中原享有名声,要杀他,不是这么简单。

老五:人就在正气山庄,不是很简单?还是你有忌惮?

玄之玄:是啊。杀入正气山庄,杀了俏如来,如果这样就能成功,这个世界早就被九算统一了,多余的举动就省下。再说,吾初掌尚同会,在完全的翻脸之前,先保留一点余地。赤羽信之介、雪山银燕、剑无极虽然不在他的身边,却也是他的奥援。要杀俏如来,先必须消灭他的党羽,再让他身败名裂,以大义之名杀之。

老五:相信你已经开始实行了,希望其他的兄弟,能如我一般欢喜你的成功。

玄之玄:不用一开口就挑拨。我来,是要讲一件事情。

老五:什么事情?

玄之玄:道域的人出现了。

老五:嗯?

玄之玄:道域事件的始末,你我都很清楚。陈年旧账被翻出,这不是好事。

老五:前任钜子造的孽,应该让俏如来去承担。

玄之玄:俏如来可不是乖乖就范的人。

老五:那就逼他就范了,这对你应该不难。

玄之玄:如果你认为简单,那就叫你去处理吧。

老五:哦?你甘愿?

玄之玄:技不如人,就只能甘拜下风。倒是你,蛰伏在尚贤宫这么久,是想坐收渔利,还是另有图谋?如果说俏如来真有内应,你的嫌疑……啧啧啧。

老五:老二跟老三的动作也不积极。我想提醒你,真正救了俏如来的人,可是老三。

玄之玄:最毒妇人心,别以为我猜不出你的打算。想隔山观虎斗,在最后关头收割成果,也要来得及。我就是你的眼睛,没我,你寸步难行。

老五:口口声声别猜疑同志,开口却是恐吓,这师兄弟的情谊啊。

玄之玄:我要离开了。

老五:下一个目标,选定了吗?

玄之玄:九届之中,我们只掌握了三界。达摩金光塔,天门,会是一个好的起点。(转身离开)


【天门】

(众魔兵打扫,忽然纷纷扔下扫把离开)

魔兵一:喂,你听说了吗?

魔兵二:(手持一本书)原来你也听到了。

魔兵一:是啊,是天门那群秃驴说的,关于通道的事情。

魔兵二:真的可以回到魔世吗?

(魇将手持一本书斜眼偷听)

魔兵一:这种事情,当然是内部的人最清楚。

魔兵二:但是之前怎会不讲,现在才讲。

魔兵一:听说是因为良心不安,才承认的。

魔兵二:原来他们还会良心不安喔。

(日唱寡魄走来)

魔兵一:啊,是将军。

魇将:你去哪里了?

日唱寡魄:去哪里?哼,你都没听到风声吗?那群秃驴隐瞒真相,达摩金光塔之内,还有其它入口能回到魔世。

魔兵二:什么?原来将军也知道了,那就应该没错了。

魇将:你这样说,众兄弟只会浮躁。

日唱寡魄:怕什么。(打掉魇将手中的书)

魇将:你做什么?

日唱寡魄:理论。(拖走魇将)


【天门•暮鼓】

(虚尘向法涛无赦讲述此事)

法涛无赦:啊?这传言从何而出。

虚尘:根据魔兵证言,是天门的僧侣所透露。

法涛无赦:不可能。

虚尘:但是……

法涛无赦:众人皆知晓,现今无任何回到魔世的方法,怎有可能讲出这种动摇人心的传言。

虚尘:金刚尊。

法涛无赦:可否让魔兵指认,是谁放出这些消息。

虚尘:天门幅员广大,恐怕困难。

日唱寡魄:臭秃驴,你敢欺骗我们。

法涛无赦:本座没欺骗你们什么。

日唱寡魄:还说没有。快将回到魔世的方法说出。

魇将:日唱寡魄!抱歉,他会这么激动,只因为……

法涛无赦:莫听信谣言。

日唱寡魄:哦?你果然也知道嘛。怎样?现在还想狡辩吗?

法涛无赦:此事本座正在追查,但本座必须说,这是一种煽动你们的方法,主要是要让你们无法被安抚,甚至暴动。

日唱寡魄:然后增加你们的麻烦是吗?

法涛无赦:增加麻烦是其次,让我们失去保护你们的立场才是目的。你们会被放弃,届时,贫僧也难保你们的安全。

日唱寡魄:你在恐吓我们。

法涛无赦:天门各脉,甚至整个佛国,都在关注一步禅空的行动,以及你们的后续,想法各自不同,甚至有人想干涉此事。你们的平安,建立在你们的安分。一旦你们起了暴动,天门,就没办法保证你们的安全。一步禅空相信你们,你们为何不愿意相信一步禅空。

日唱寡魄:这……

魇将:我相信大师,相信一步禅空。众兄弟就交由我安抚吧。(转身离开)

法涛无赦:看来你的同伴已经想清楚了,相信身为将领的你,知道该怎样做。

日唱寡魄:说不能回到魔世的是你们,散布谣言的又是你们,你们这群秃驴,是要我们怎样相信你们啊。(离开)

法涛无赦:施主……(叹气)

虚尘:日唱寡魄态度恶劣,金刚尊,不如将他单独囚禁,以安群心。

法涛无赦:监禁,为什么?

虚尘:我担心他会暴起发难。

法涛无赦:你为了一个可能,而对他进行处罚。

虚尘:啊,弟子知错了。

法涛无赦:先设法安抚,莫让事件扩大。

虚尘:是。(离开)

法涛无赦:如果这真是你所授意,那你果真变了不少,梵海惊鸿。


【水月同天】

岁无常:你就是风中捉刀。在苗疆写下传奇的人,就是你。那一年,你只有十六岁。

风逍遥:是。

岁无常:这……

风逍遥:怀疑我?(喝酒)

岁无常:是,非常怀疑。苗疆刀界的一道惊鸿,在短短的一年间写下无数传奇的你,竟然只有十六岁。而且,你还是铁军卫的兵长。

风逍遥:如果我再讲,我不是苗疆人,你是不是更为惊异。

岁无常:你不是苗疆人,怎会加入铁军卫。

风逍遥:唉,很久以前的往事了。我的故乡,发生了一场动乱,每一个人都必须选边,但无论是哪一边,都是另一边的敌人。纷争,就此开始了。杀戮,也开始了。

岁无常:与苗疆内战相同。

风逍遥:我不想要伤害我重要的人,所以,我跟一群我很重视的人离开了。我以为,远离纷争就能不卷入纷争,逃避战火就能避开战火,能将自己的责任忘却。

岁无常:天真。

风逍遥:诶,那年我才十六岁,体谅一下好吗。

岁无常:你就是那一年来到苗疆。

风逍遥:那是一段快意恩仇的日子。(喝酒)但是,纷争总是避不过,立场,选边,在哪里都是同样。我厌倦了,不愿意再选择了,因为选择,永远不会结束。我一个人离开,直到我遇到另一个人。他对我讲,这世上有永远不能和平解决的纷争,当这种事情发生之时,就是战争。战争虽然带来杀戮,但只有引导战争的人,能可快速结束战争。这虽然污秽,但这种污秽的事总是要有人去做。

岁无常:铁骕求衣。

风逍遥:很久以前的往事了。

岁无常:这几件事情,有什么牵连。

风逍遥:无情葬月,是当初与我一同离开故乡的人。他的身份特殊,有人假冒我要伤害他。我们来到苗疆,苗疆有孤血斗场,孤血斗场又牵连到这桩事情。或者,这件事情的背后,也与故乡的纷争有关。故意将血不染所杀的魔兵送到万里边城给我,他的目的,就是要我查这桩事情,或者他的目的,是要让我对上无情葬月。

岁无常:所以查出孤血斗场,就能有眉目了。

风逍遥:是。

岁无常:我会处理。

风逍遥:有一个人能帮你,尉长……

岁无常:(打断)我去求助还珠楼是为什么,你知道吗?

风逍遥:你不想见到他。

岁无常:他是铁军卫的人,我不能杀他,但是只要有机会,我不会放过。

风逍遥:唉,当时铁军卫有非做不可的决定。

岁无常:我不需要理由,我也不会给自己,任何欠他人情的机会。

风逍遥:你的下一步?

岁无常:回苗疆查探,查关于无情葬月的事情,找到无情葬月,说不定就能找到孤血斗场的线索。你呢?你打算怎样做?

风逍遥:如果找不到他,那就让他来找我。

(岁无常离开)

风逍遥:唉,连一句再见都不说就走,立场分明啊。(喝酒)道域,我的故乡,现在你安好吗?


【正气山庄】

俏如来:两位道者已经见过神田京一两人,他们身上所中咒术,是否可解。

南溟广虚:想不到在中原,也会见到道域的阴阳术,而且是最顶尖的咒命七罡字。这是谁下的术法?

赤羽信之介:他并未报出姓名,既然两位道者既知来历,可有解法?

南溟广虚:这……此人既然也是出自道域,我们为何要帮你们。

绯降丹心:何况,你们还未交还天师云杖。

俏如来:黓龙君之事尚未厘清,俏如来实不知天师云杖的下落。

南溟广虚:你们交出天师云杖,我们就替你们救这两人。

赤羽信之介:所以你们是知晓解法了?

俏如来:两位道者,救人如救火,实在不容耽搁。而且俏如来认为,其中一位,可能有着与天师云杖相关的线索。

南溟广虚:你的判断从何而来。

俏如来:事情复杂,请原谅俏如来不便告知。

赤羽信之介:其实也不用勉强,两位,赤羽希望你们能直言,合作毕竟是对双方都有益。

南溟广虚:没天师云杖,一切便不可能。

俏如来:两位道者当真不能通融,或者先救一人吗?留下一人为质,等待俏如来找回天师云杖再行解开。

南溟广虚:其实,我们也无法解开。咒命七罡字,是最顶尖的阴阳术法,就算在道域,能使此招的人也不会超过三人。要救这两人,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是找出施术者,第二,送往道域交由宗主解术。

俏如来:送往道域。

绯降丹心:但没天师云杖,宗主绝不可能允诺救人。

赤羽信之介:或者吾,会想出令贵宗主允诺的方法。

绯降丹心:俏如来,我们可以允诺替你先将人送至道域,但你没交出天师云杖,事情终究不能解决。

俏如来:俏如来实不知天师云杖的下落。

南溟广虚:那就请你努力追查吧。(与绯降丹心离开)

俏如来:看来解铃还需系铃人了。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神田京一就劳烦你照顾了。(离开)


【天门•暮鼓】

虚尘:金刚尊,事情不好了。

法涛无赦:怎样了。

虚尘:有一些魔兵开始躁动,我们安抚不了。

法涛无赦:本座亲自前往一观。

虚无:(跑过来)金刚尊,魔……魔将……

法涛无赦:慢慢说,魔将如何。

虚无:那名日唱寡魄,杀了他的同伴魇将。

法涛无赦:啊?此事必须马上封锁,绝不能让摩诃尊知情。

虚无:这……

(日唱寡魄持魇将人头走来)

虚无:邪魔恶性难改,将他收下。

(虚尘动手)

法涛无赦:住手。你要作乱,为何单独前来。

日唱寡魄:我必须这样做,我也只能这样做……

法涛无赦:做什么?

日唱寡魄:日唱寡魄,在此请罪。

法涛无赦:你为何杀害自己的同伴。你可知此举,将造成魔兵暴动。

日唱寡魄:魔兵暴动,就是魇将所造成的。

法涛无赦:你说什么?

日唱寡魄:你们以为他是最安分的吗,没有,回到魔世的意念,他比谁都坚强。他暗中统和魔兵,观察你们的动作,博取你们的信任,放松戒心,就连我也被瞒住。他认为只要毁掉紫金钵,就能打开回到魔世的通道。直到半个时辰之前,他将我叫出,要我与他联手才对我坦承。

法涛无赦:你又为什么不与他联手,难道你不想回去?

日唱寡魄:我想回去,甚至比他更想。但我……我竟然……我竟然相信了那个憨和尚。

法涛无赦:本座以为,你并未受到感化。

日唱寡魄:你们讲的感化,与我无缘,我只是想保护仅存的同胞,以及……回报那个憨和尚所以为的慈悲。

法涛无赦:虽然如此,魇将既然能笼络魔兵,便知众人心中不服,今日虽能阻止,但杀戮已在天门发生,过了这关,又如何应付下一关。

日唱寡魄:我……(跪下)

法涛无赦:施主。

日唱寡魄:让天门……为我剃度吧。

法涛无赦:阿弥陀佛,你是想以身作则,安定众人之心,是吗?

日唱寡魄:我是将领,我若带头,他们便会安分。

法涛无赦:从善之段,莫过一念。

日唱寡魄:别误会了,我从来就没想过什么善,也不相信什么佛,当然也不可能真心皈依,这是条件交换。你为我剃度,我安定军心,天门也能从此平息。

虚尘:这……金刚尊。

法涛无赦:本座明白了,请先为自己的同伴安葬,再回到圣顶,天门马上为你安排剃度仪式。

日唱寡魄:等你。(起身离开)

虚尘:金刚尊,不信三宝,不信吾佛,如此出家众,不也形同背佛者。

法涛无赦:你们可知晓,所谓的背佛者往往会成为最虔诚的信徒。(转身离开)欲得其果,必种其因。这个因已经是佛法,已经是慈悲,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完成。这,就是缘法。


【天门•圣顶】

[昔日屠刀沥血,今朝剃刀断丝,一个不为佛的信念,在众人注目中,种下慈悲的因。]

法涛无赦:钟声警前尘,魔亦见明心。

虚无/寡魄:阿弥陀佛。

(金刚尊为日唱寡魄剃度)

众魔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法涛无赦:由本座亲自落下第一刀,从此之后,你便是天门之人,并延续原名,赐法号日魄,愿日照之处,善魄长存。

日唱寡魄:弟子日魄谢过尊者。

(梵海惊鸿在暗处观看)

法涛无赦:后续剃度仪式,将由心音三僧完成,请前往少室古刹,更沐僧衣。

日唱寡魄:阿弥陀佛。

(梵海惊鸿离开,法涛无赦跟随)


【天门•树林】

法涛无赦:既然回到圣顶,为何不继续观礼。

梵海惊鸿:我是听闻魔将残杀的事件而来。

法涛无赦:果然是你遣人散布谣言。

梵海惊鸿:你若认为是我,那便是我了。

法涛无赦:那你看到了什么?一步禅空的理论,已得到证实。魔,也能渡化。

梵海惊鸿:这只能证明天门之内,有一个魔可渡。

法涛无赦:再次强调这句话,只会让本座更确定你的针对性。

梵海惊鸿:我所针对的,不是一步禅空。

法涛无赦:但你的行为,等同针对一步禅空。可还记得三武灭佛当中,第二次的灭佛事件?

梵海惊鸿:提起我们未曾经历的历史,有意义吗?

法涛无赦:你说呢?惜时紫金钵失传,种下第二次灭佛的远因,之后盛朝武宗入魔,酿成灾劫,是佛国众修者豁命,才重新镇压枯髓咒怨。佛门经历这么多的灾难,至今才等到紫金钵回归,象征佛劫已过。于此当下,萨埵三尊应该同心,不该互相对抗。

梵海惊鸿:但如今,枯髓咒怨还不是失守了。姑且不论这个意外,你既提及了盛朝武宗灭佛,那也应该知晓另一个导火线,是佛门多戒行不精的腐败僧众,不事生产,虚耗国力。为何不先检讨自己,反而倾斜言论,规避责任。

法涛无赦:当时僧侣亦受魔氛所染,不能只看外界所传而如此武断。

梵海惊鸿:如果当时的僧侣,能更坚定己心,岂怕魔染?难道一步禅空日后发生的状况,你也要推脱为魔染,为什么不是他难坚定己心?这不是宽限,而是纵容。

法涛无赦:果然,你对锦烟霞有成见。

梵海惊鸿:他杀害僧侣,是事实。

法涛无赦:这就是一步禅空,坚持要渡的原因。

梵海惊鸿:流言蜚语,将毁修行,更损天门。

法涛无赦:一步禅空离开时,早已言明与天门无关,所以天门也不便主动干涉。原因,是担心更多其他宗脉介入。

梵海惊鸿:与吾何干。(离开)

法涛无赦:梵海惊鸿。<他早就算淮,本座不可能在此当下,离开天门。唉,一步禅空,你一定要保重……>


【中原•树林】

锦烟霞:(扔下一个包裹)吃的。

一步禅空:施主先用。

锦烟霞:斋食,我没兴趣。

一步禅空:素果,施主真有心。

锦烟霞:是你们出家人麻烦。

一步禅空:现在你,还是执着于仇恨吗?

锦烟霞:从未忘却。

一步禅空:纵使赵参已死。

锦烟霞:是你自己提起赵参,提起这个失败的赌约。

一步禅空:真的失败了吗?

锦烟霞:他并未活着进入达摩金光塔,既然注定被杀,救他又有何用。

一步禅空:每一个有形的性命,都有其终点,你我皆是。施主会因为这样,就马上自我了断吗?

锦烟霞:讲什么笑话。

一步禅空:是吧,就算是面对已知的未来,施主也不会在当下就放弃。何况是面对无形的命运。

锦烟霞:但你还是没改变什么,甚至到他死,也不见悔悟。

一步禅空:施主怎肯定他没悔悟。

锦烟霞:就算他有悔悟,死了,又有何用。

一步禅空:一个人的悔悟,不一定是作用在自己身上。换贫僧问吧,赵参的死,真换得施主一丝快慰吗?如果此事无法抚平心中的仇恨,杀他,又有何用。

锦烟霞:他的死,让我很快乐。(回忆禅空落泪)我不快乐,全是因为你。

一步禅空:因为贫僧。

锦烟霞:没错。

一步禅空:也就是说,与赵参无关。

锦烟霞:哼,我从来没看过这么不认输的人。好,既然你一直说要渡我,那就再下一个赌约如何。

一步禅空:贫僧不是赌徒。

锦烟霞:是你放弃这个机会。

一步禅空:内容。

锦烟霞:你定。

一步禅空:那贫僧就赌施主,最后一定会领悟佛法。

锦烟霞:就这样?

一步禅空:施主认为太少?

锦烟霞:是不可能达成。

一步禅空:难说。

锦烟霞:是你的坚持,那就提出赌注吧。

一步禅空:放下对鳞族、佛门的追杀,放下所有的仇恨。

锦烟霞:你浪费了一个赌注。

一步禅空:换施主说了。

锦烟霞:哈,我的赌注很简单。我要你……爱上我。如何,想反悔吗?我可以给你这个权利。

一步禅空:贫僧……接受。不用怀疑,贫僧同意了,日后还请施主多多指教。

锦烟霞:你不问原因?

一步禅空:贫僧不需要知晓原因。

锦烟霞:如此轻率,你根本就不懂爱。莫怪你对奚宣的背叛,看得如此淡然,佛门果真是毁情弃爱的根源。

一步禅空:是否真如施主所言,我们可以慢慢印证。

(锦烟霞转身离开)

一步禅空:施主欲往何方?

锦烟霞:找出黑瞳的首领,杀之。

(一步禅空走向另一方向)

锦烟霞:你又要去哪里。

一步禅空:关于黑瞳之事,万分紧要,贫僧认为必须告诉俏如来使其因应。

(锦烟霞跟上)

一步禅空:嗯?施主……

锦烟霞:不是要去找俏如来吗?但你尚未进食。

一步禅空:先办正事。


【正气山庄】

俏如来:<指玄之玄黑瞳首领身份的关键,仅存一线,想不到竟有这么多参与灭口的人,阴阳术。>

一步禅空:俏如来。

俏如来:是菩提尊,以及……锦烟霞。

锦烟霞:现在看到你,有更厌恶的感觉。

俏如来:我与姑娘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锦烟霞:但你口中的墨家,曾经在我身上,留下令人厌恶的剑伤。

俏如来:是玄之玄师叔。

锦烟霞:原来你们是师门关系。

俏如来:姑娘是来一讨公道?

一步禅空:当然不是。初次造访正气山庄,没什么好送的,这是素果。

俏如来:啊?

锦烟霞:一步禅空。

一步禅空:怎样了?

锦烟霞:那是……

俏如来:是什么?

一步禅空:对了,这是这位施主淮备的素果,请笑纳。

俏如来:多谢菩提尊与姑娘的美意。

锦烟霞:你们出家人,都一样惹人厌烦。你不说要告知俏如来关于黑瞳首领的线索吗,还不快说。

俏如来:如果是关于黑瞳首领的身份,我早有眉目。

锦烟霞:他在那里。

俏如来:姑娘很急?

锦烟霞:他该死!

俏如来:他现在,尚不能死。

锦烟霞:你想庇护凶手。

俏如来:我想庇护的,不是凶手。

(锦烟霞运功欲动手)

一步禅空:且慢,俏如来必有考量,先听他怎样说吧。

俏如来:有很多事情,不能明言,因为其所牵涉的范围太大。一个真相,足以引起武林动乱,更将扩大正邪双方的杀戮。

一步禅空:这样说,让贫僧更加不明。

俏如来:俏如来也不想菩提尊与姑娘听明白,选择隐瞒,实乃逼不得已。

一步禅空:贫僧相信你的选择。

俏如来:多谢。

锦烟霞:但我却是听不明白,为了其他的理由,包庇如此残毒的阴谋者,这算什么。

一步禅空:有时候,将事情听明白无益现状。

俏如来:其实,我之所以不能出面处理,还有一个原因。

一步禅空:血纹魔瘟。

俏如来:菩提尊善解人意。实际上,金刚尊所赞佛力,正日渐消退,但一味压制,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一步禅空:没任何办法吗?

俏如来:有。(看向锦烟霞)

一步禅空:锦烟霞。

俏如来:又想诱导我替你解除血纹魔瘟,白费心机。更实际的做法,说出幕后黑手的身份,由我了断。

一步禅空:你想主持正义?

锦烟霞:没有。我的心中没什么正义。

一步禅空:贫僧好像看到了不同以往的锦烟霞。

俏如来:听说远古前的锦烟霞与青奚宣是一对侠侣。

一步禅空:长老也是这样对贫僧说的。

俏如来:原来菩提尊去过金雷村。他们还好吗?

一步禅空:很好,除了当初异象尚未解除,一切安好。

俏如来:异象还在?

一步禅空:不用担心,若有万一,我与这位充满侠心的施主,会前往协助。

锦烟霞:无聊的话题,可以结束了。(转身离开)

俏如来:指日可待。

一步禅空:贫僧也是这样认为。对了,关于戮世摩罗……

俏如来:俏如来不敢奢望,多谢菩提尊关心。

一步禅空:别放弃任何希望,贫僧会尽力,请。(转身离开)

俏如来:<为防隔墙有耳,菩提尊果真用心良苦。这份素果,果真是大礼。>


【中原•树林】

锦烟霞:我开始感觉浪费时间了。

一步禅空:怎样说。

锦烟霞:方才去正气山庄,你什么事情也没办。为什么,你总是在做浪费时间的事情。

一步禅空:早就办了,不就是送出素果吗?

锦烟霞:什么时候做的。

一步禅空:就在施主走在贫僧前头的时候。

锦烟霞:一堆小动作。

一步禅空:正是为了预防大动作。(突然停下)

锦烟霞:为何停步?风中有一股厌烦的气息。

一步禅空:佛气,熟悉的佛气……是你吗?

梵海惊鸿:渐修,雨润梵中宝树;顿悟,雷行海上扁舟。

锦烟霞:又是秃驴。

一步禅空:真想不到会在这种时刻重逢。

锦烟霞:你认识他?

梵海惊鸿:我却已识不得,菩提尊的面容。

一步禅空:你是为阻贫僧而来。

梵海惊鸿:我的目标,只有……她。

一步禅空:梵海惊鸿。

锦烟霞:如你所愿!


【苗疆•树林】

众苗兵:快搜查,不可让他逃脱。

无情葬月:(醒来)啊,爬不起来,为什么我爬不起来。(挣扎站起)你们这些人真恐怖,不给你们参观,就骗我,打我,现在又要杀我。我不是动物,我不要做动物啦。我……我要快来去躲起来。(手捂胸前伤口)为什么又在流血啊,流很多了。


【还珠楼】

幻幽冰剑:凤姑娘,外面有人到来

凤蝶:是谁?

幻幽冰剑:陌生的面孔,而且,好像是魔族。

凤蝶:魔族。


【还珠楼外】

玄狐:我要见温皇,以及凤蝶。

还珠楼杀手:凤姑娘说,还珠楼谢绝外客。

玄狐:我不接受这个答案。她不出来见我,我就进去见她。

还珠楼杀手:还珠楼机关重重,你有本事进入,就进入吧。

玄狐:机关,也阻止不了我。


【苗疆•树林】

忘今焉:是赤羽先生,久违了。

赤羽信之介:客套话省下。解开神田京一身上的术法。

忘今焉:老朽不善术法,赤羽先生找错对象了。

赤羽信之介:莫用话术,别与现在的我谋算,为了保护西剑流的同志,赤羽会放下智谋算计,放弃一切人情得失,用最简单的方式,武力解决!

忘今焉:真是直接。


【四方山】

风逍遥:风花雪月,过往刻印的名字,原以为最无包袱的我,能摆脱这一切。我找不到你们,那就让你们来找我!


[来至四方山的风逍遥,旋身踏步纵落山巅。刀锋刻下埋藏已久的名字,面对过往的风逍遥内心暗藏怎样的情感呢?

为救神田京一,赤羽信之介将毫无保留,进行极端。他是否能从忘今焉身上,得到解开咒命七罡字的方法?

玄狐硬闯还珠楼,魔世三大剑手之一的玄狐,是否会威胁到神蛊温皇,以及凤蝶的性命呢?

无情葬月又身怀何种的秘密呢?锦烟霞与一步禅空又要如何面对强势来袭的梵海惊鸿?

九算阴谋即将深入达摩金光塔,俏如来又要如何应对?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届之墨武侠锋第十集——飞雪中的玲珑。]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