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0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09605474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七集 慈悲的代价

录入:卡喵、萩萤、叶清眉(欲星移部分)、掉光了的节操(赤羽部分)
   密函(风逍遥部分与南溟广虚、绯绛丹心部分)、清(无情葬月部分)


【达摩金光塔外】

[佛国近在眼前,却是一步难进,为魔众之生杀,菩提尊,玄之玄,别开一场立场冲突。]

一步禅空:进,无妨,贫僧已说,愿以此身独承众怒,护命苍生,阿弥陀佛。(缓步走向群侠)

武敛君:哼!哈!

(武敛君起手直攻菩提尊而去,菩提尊闪避,转攻魔兵,菩提尊为护魔兵回身应掌,击退武敛君)

浮云子:武敛君!

一步禅空:施主,请针对贫僧,阿弥陀佛。

侠士甲:真正要对这个和尚动手?

侠士乙:盟主都没讲话,应该……

武敛君:别以为我不敢下手。

一步禅空:他们的罪孽,贫僧来受。

侠士丙:那就别和他们客气了!杀啦杀啦

玄之玄:住手。(示意武敛君退下)菩提尊,这又是何必呢?

一步禅空:感谢盟主出言阻止。

玄之玄:真正阻止了吗?玄之玄纵为一界盟主,不过一介凡躯,也有不能阻止之事。

一步禅空:拥有兵力优势的尚同会,不论进退,只需盟主一声令下。

玄之玄:逃避,将使一切恶化。

一步禅空:贫僧只希望别再为难魔众。

玄之玄:是谁在为难谁呢?

一步禅空:仇火燃心,利刃劈下,业力转化,即成业火。

玄之玄:所以菩提尊广倡放下仇恨,是为了众人好,同时给魔众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这就是佛门所谓的慈悲。

一步禅空:盟主可愿施舍这一点慈悲?

玄之玄:我肯,别人肯吗?眼前所见的众侠士,有一些人是为了执行他们心中的正义,菩提尊或可劝退;但另一群人,他们的家人、朋友甚至爱侣,皆死在魔世手下,他们心痛却无力,如今立场对调,他们想讨回一点东西,也不能吗?

一步禅空:杀伐不能讨回什么。

玄之玄:那魔世又因为杀,得到了什么?又为什么一定要杀?菩提尊,你该先用这句话问站在你身后的魔众。

日唱寡魄:好,你们要杀就杀!来啊!(被一魔将拦下)你做什么!闪开!

魔将:日唱寡魄,你做什么。

日唱寡魄:放手。

武敛君:魔就是魔,恶性难改。

侠士:杀掉他们啦!

玄之玄:菩提尊,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想保下的魔众,你口中会改过的苍生!

一步禅空:这只能证明,贫僧不是渡他们的人。

玄之玄:纵使这样,菩提尊仍然奋不顾身?

一步禅空:佛国法门千千万万,天门佛脉万万千千,就算不是贫僧,尚有他人能渡。例如梁皇无忌,虽是魔身,但仍成正果,若因力有未逮随意断送生路,非贫僧作风。

玄之玄:我尊重佛门教义所表达的信念,但若单凭理念凌驾人情义理,难道不嫌残忍吗?

一步禅空:佛法不脱人情,何言残忍?

玄之玄:残忍的从不是佛法,而是人。每一个人都有对自己残忍的权利,菩提尊能做到,但尚同会的群侠呢?为了你的慈悲,你要他们放下仇恨,为了这群魔众茫不可期的改过向善,你要他们放下仇恨?但是他们杀人时,可曾想过刺身的鲜血留在他们的刀下,你恳求时,可曾想过刺心的鲜血流在你的慈悲之下?放不下是我们的折磨,改过是他们的救赎。用我们的折磨换取他们的救赎,菩提尊,你的慈悲,太过残忍!

浮云子:盟主说的没错,这算什么慈悲?这算什么?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玄之玄:梁皇无忌魔身修道,是梁皇的机缘,如果他们真能改过,这也是他们的机缘,但是凭什么要我们给他们这个机缘?

一步禅空:确实,慈悲,不该只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所以有人实行了,是尚同会的侠士。慈悲,就烙在贫僧的肩上。

玄之玄:刀痕是慈悲,刀刃是残酷,菩提尊是想说,一体两面吗?

一步禅空:外界常用不同的字句去形容一件事物的本质,甚至只是撷取片段,割肉是残酷,割肉饲鹰则是对自己残酷,但后续呢?残酷不会是结束,如同恶途的终点,未必不能开出昙华。

玄之玄:菩提尊可能忘了,割肉饲鹰是一种自愿的行为,但逼群侠将仇恨转嫁到菩提尊的身上,无异是强求。

一步禅空:贫僧是求,非是强求,这刀痕就是最好的证明。

玄之玄:所以菩提尊是承认,慈悲是残酷的,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一步禅空:贫僧愿意承担这份残酷,以及所有的代价。

玄之玄:到头来他们还是报不了仇,就因为你这份慈悲,菩提尊,你的慈悲并不平等。

一步禅空:因为贫僧只是人。

玄之玄:他们也是。他们与菩提尊一样都是人,但他们却分享不到菩提尊的慈悲,你无法抚平他们的愤怒与悲伤,因为你一心一意就是要保住你身后的魔众,而不是在魔众付出代价后超渡回向,总之魔众不用死,这就是菩提尊的结论。

一步禅空:盟主可曾听过,天下无魔族?

玄之玄:嗯……

一步禅空:人性太过复杂,而魔性又潜藏在人性之中,所以形成魔障。如果报仇只能用杀伐终结,那魔障便由心而生,心存魔障,人亦成魔。以眼还眼、以暴易暴,等同以毒攻毒、以魔噬魔。既厌恶魔,为何成魔,既厌恶杀,为何造杀?

玄之玄:这就是自业自受。

一步禅空:贫僧愿一己承担。

武敛君:哈!(起手冲向菩提尊,菩提尊不闪不避,硬承一拳,口呕鲜血)

东方秋雨:武敛君!

武敛君:你凭什么讲承担?!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东方秋雨:盟主。

玄之玄:我压不住众怒了。

(中原群侠缓步上前,进逼菩提尊)

东方秋雨:浮云子!

浮云子:你凭什么这样对待受害者,太残忍了!

侠士: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玄之玄:众人息怒,菩提尊,今日是我们先出手,已经理亏,但这种情势,若无解决,对尚同会以及天门,绝非好事,玄之玄必须忍痛提议,一人一掌伤,换一个魔安然离开,你,肯吗?

一步禅空:但若贫僧身亡。

玄之玄:届时所有的魔众,当场释放,但若菩提尊喊停,剩下的魔,尚同会一个也不会放过。

一步禅空:可以,但方才贫僧先受一击,能先放走一员吗。

玄之玄:放。

一步禅空:(对身后的魔将)你们一人先离开。

魇将:你……何必……

一步禅空:先离开这个包围。

魇将:唉……日唱寡魄,你先走,我负责照顾魔兵。

日唱寡魄:这...

魇将:论职位,我在你之上,这是我的命令!

日唱寡魄:啊……好吧。(走入达摩金光塔)

玄之玄:诸位兄弟,菩提尊愿意倾听你们的哀伤,你们...去吧。

武敛君:伪善的和尚,好好听清楚,(转向一名中原群侠)你,你先说。

中原群侠丙:我……我的兄弟被魔世征召,结果因为瘸脚,当场就被杀死了……还我的兄弟来,哈!(一掌击在菩提尊胸口,菩提尊后退一步,魇将示意一个魔兵进入达摩金光塔)

一步禅空:你的伤痛,贫僧,听到了。

中原群侠丁: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也被杀了!哈!(一掌击在菩提尊胸口,菩提尊后退几步,口呕鲜血,魇将再示意一个魔兵进入达摩金光塔)

一步禅空:你的伤痛,贫僧,也听到了。

中原群侠戊: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也是啊,哈!(一拳击在菩提尊下颚,菩提尊口吐鲜血,此后群侠轮番上前泄愤,一人一掌,菩提尊渐感不支,魔兵也逐渐进入达摩金光塔)

中原群侠己:别打死他,打死他就便宜了那群魔兵了。

中原群侠庚:换我来,看他能支持多久。(又是一记重拳打在菩提尊身上,菩提尊此时已是浑身浴血)

[一掌一掌的血溅,一声一声的控诉,在换取魔众性命的当下,一步禅空痛了,痛在耳中,痛在心间。只因眼前,皆是众生。已算不清受了几掌,已听不清多少悲怒,身躯虽已难支,佛心仍是坚决。在场众人虽是愤怒,却也被这无畏的大慈悲震慑,不忍再下重手。]

一步禅空:啊……终于,最后一人。

中原群侠辛: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一拳打向一步禅空)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施主,快……

魔将:撑住,我们一同。

一步禅空:快……别浪费时间。

魔将:我们快进入。

魔兵众:嗯……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一步禅空欲离开,被武敛君拦下)

东方秋雨:武敛君。

武敛君:还没结束。(抬手欲打一步禅空)

玄之玄:右魁。众人心神已疲,请偕同左帅带领众人回到尚同会,修身养息。

武敛君:是。

玄之玄:这不是我所乐见的结果,伤痛既然造成,希望不会沦为笑话。菩提尊,请恕玄之玄必须坚持尚同会盟主的意义以及责任,如你一般。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走几步支持不住跪倒)贫僧的罪,贫僧来受。

(一步禅空几欲倒下,被锦烟霞抱住)

法涛无赦:禅空。(锦烟霞为一步禅空医治)啊……锦烟霞。

一步禅空:魔……救……

锦烟霞:(将一步禅空扔给法涛无赦)愚蠢的秃驴。

一步禅空:啊……

法涛无赦:禅空。伤势减缓,是方才……(背起一步禅空,离开)


【中原•树林】

[花雨纷落欲寻黑瞳的神田京一遭遇神秘人物]

荻花题叶:就是你杀伤在下的学弟吗?

神田京一:喔……又来一个挡路的新面孔。(戒备欲拔刀)

荻花题叶:这个不雅的动作是宣告与花为敌了吗?

神田京一:我是不介意与你为敌,不过为了让事情好做你别为难我。我就当你没出现过。

荻花题叶:花不留你,是要留你身边的那个人。

神田京一:他跟我,留他就是留我。留他不要紧,留我,你会悲哀!

荻花题叶:哈!那花只好承受你的无礼了。

神田京一:放马过来!

[不容眨眼的刀速极致宣告战局开始神田京一初步试探随即无极剑法上手]

神田京一:一剑……无极!

荻花题叶:好奇妙的攻击。这是刀法还是剑法?

神田京一:一剑无尽!

荻花题叶:但可惜我不善用刀。(展开扇子)哈……斩!(同神田京一攻击对上,后退)注意,绝招来了。五行定位。

神田京一:啊,不妙!(踩中阵法)一剑……

荻花题叶:大地之罚!

神田京一:无声!

[五行阵势,再展奇法!神田京一未能察觉,深陷重险之危。]

荻花题叶:结束了!

神田京一:你说什么?还没完!(挑出第三只刀)

荻花题叶:你的刀还很多只吗?

神田京一:一剑……

赤羽信之介:神田京一!不可乱动!(赶来阻止)

神田京一:军师!

赤羽信之介:你已经中了术法,再移动一步,性命不保!

神田京一:啊……

荻花题叶:来人真是好眼力,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赤羽信之介。

赤羽信之介:阁下认识在下?

荻花题叶:不熟悉,但大名如雷贯耳。

赤羽信之介:那与赤羽作对的后果阁下可否清楚!

荻花题叶:赤羽先生,先替你的同伴解开术法吗?

赤羽信之介:陌生的敌人,怎能让你看清楚我的能为!

荻花题叶:哈,赤羽先生当真小心,既然先生到来,怎能不给你这个面子。这个人吾便交你,也请告知俏如来,前辈所欠,后辈偿还。后会有期,请!(躬身,离开)

赤羽信之介:嗯……撤(为神田京一解开术法)

神田京一:军师!

赤羽信之介:这个人是术法高手,用术法降低了你的剑速,并同时将你困在阵法之内。

神田京一:可恶!没在一开始就尽全力一剑取胜是我的失误!

赤羽信之介:(向欲逃走的沐林生)你若现在离开,我就不能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了!

沐林生:芦!

神田京一:芦啥?

沐林生:我没讲啥啊。

神田京一:你明明就讲芦!

沐林生:我……我什么都没讲啊。

赤羽信之介:神田!(向沐林生)你是黑瞳的领头者之一,唯有你曾见过黑瞳真正的首领,是吧?

沐林生:我……我什么都不知!

赤羽信之介:你的同伴已经死四个了,你仍要假作不知!难道你看不出来你们的主人早就将你出卖!

沐林生:啊?

赤羽信之介:跟我们来才能保命!

沐林生:荻!

赤羽信之介:嗯?

沐林生:好吧!我跟你们离开,但你们必须保证我的安全!

赤羽信之介:随我们来吧。(转身离开)

沐林生:飞!

神田京一:逛?逛什么逛?你是要逛去哪里?

沐林生:什么逛去哪里?

神田京一:你刚才不是讲逛!

沐林生:我真正不知道你在讲啥。


【还珠楼外】

(岁无偿步向还珠楼)

岁无偿:<要寻找孤血斗场的线索,竟是一筹莫展。嗯……现在的做法,只有求助>还珠楼。(风逍遥随后出现,岁无偿回头)是你!

风逍遥:看起来目标相同嘛,一起进入吧。

岁无偿:哼!

风逍遥:你讨厌铁军卫,但是我并不讨厌你。我不知道你来这做什么,但我愿意带你进去。若没,门口的机关就够你呛的了。

岁无偿:我不会因此感谢你。

风逍遥:我也不需要你的感谢。(走向还珠楼门口)凤姑娘,风逍遥有事求见。

冰剑:(从还珠楼走出)是你,风逍遥。

风逍遥:冰剑姑娘,你怎会在这?

冰剑:一言难尽,两位请进入吧。(三人进入)


【还珠楼内】

凤蝶:你们想拜托还珠楼的情报网,替你们找寻事物?

风逍遥:嗯,我想找一个人,或者是三个人,但是他们都非常久远了。

凤蝶:怎样的人?

风逍遥:无情葬月。

凤蝶:无情葬月,好像曾经听过。(转问岁无偿)那你呢?

岁无偿:我想找寻关于孤血斗场的线索。

凤蝶:嗯,我尽量帮忙吧。

风逍遥:多谢你。

凤蝶:你是剑……雪山银燕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风逍遥:唉哟,这句话好像讲到一半弯过去了。

凤蝶:你们先前往客房休息,等有线索,我再告知你们。

风逍遥:嗯。

岁无偿:请问,你的大哥呢?他不想见我?

凤蝶:大哥不在还珠楼。

岁无偿:我了解了,多谢!


【苗疆王宫•花园】

(无情葬月神色有异,快速运剑指冲向叉猡)

叉猡:啊……

(无情葬月欲攻击又停止动作,叉猡滴落冷汗,无情葬月逼开叉猡,捂头状态疯狂)

无情葬月:我……我在做什么?我……

(无情葬月再对叉猡做出攻击架势)

叉猡:你这个疯子!想做什么!

(叉猡手按回影,无情葬月冲向叉猡,叉猡手持回影掷出,被无情葬月避过,无情葬月剑指近身攻击,身旁树干遇剑气而断,无情葬月将回旋的回影掷向叉猡,叉猡受伤,回影落地,无情葬月追击,剑气捅伤叉猡)

[无力还击,血染剑气窜动,眼看叉猡命如狂风残烛]

(叉猡伏地吐血)

无情葬月:杀!

[危急间]

(苍越孤鸣为叉猡挡住无情葬月剑指)

[乍见王者之姿稳然而临]

苍越孤鸣:虚空灭!狼王印!

(苍越孤鸣退开无情葬月)

苍越孤鸣:叉猡,你没事吧!

叉猡:王上!

(叉猡欲挣扎起身,昏去)

苍越孤鸣:叉猡!嗯……

(苍越孤鸣回头看无情葬月,无情葬月头疼难耐状)

无情葬月:啊……我……我……风……又是风!

(无情葬月气劲爆发)

苍越孤鸣:你到底是谁?

无情葬月:无情葬月。

苍越孤鸣:无情葬月?

无情葬月:阁下是风中捉刀的朋友?

苍越孤鸣:你的语气怪异,你到底是谁?

(无情葬月看到昏迷的叉猡)

无情葬月:抱歉。

(无情葬月又陷入头痛,昏迷倒地,苍越孤鸣不解)

苍越孤鸣:嗯……这……

(修儒和忘今焉进入花园,修儒惊见无情葬月倒在地上)


【苗疆王宫】

修儒:参见王上、国师。

苍越孤鸣:修儒,叉猡的状况如何?

修儒:叉猡将军休养几日便能恢复。

苍越孤鸣:真是感谢你。

修儒:是修儒对不起王上,造成了王上的困扰。

苍越孤鸣:孤王实感疑问,为何你的朋友会有如此疯狂之态?

修儒:修儒也感觉奇怪,大哥从来就没这样过。

苍越孤鸣:那无情葬月又是谁?

修儒:大哥有说这个名字?

苍越孤鸣:孤王亲耳所听。

修儒:无情葬月是大哥真实的名字,但是他一直都想不起来。

苍越孤鸣:究竟是何情形?

修儒:这……我一时间也无法理出头绪,不知如何解释。

苍越孤鸣:没关系,当你想到之后再告知孤王。只是,此番幸好孤王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果他再继续失控,只怕在王府中多伤人命。

修儒:这……

忘今焉:以无情葬月展现出来的能耐,连叉猡将军也无法将他制服,留在王府中有隐忧。

修儒:国师的意思是,要将大哥赶出王府?

忘今焉:老夫只是提出疑虑。

修儒:啊……说得也是。大哥这种情形,留在王宫确实很危险。王上,多谢你的收留。我与大哥……

苍越孤鸣:如果他攻击你,你能抵挡吗?

修儒:啊……这……大哥不曾攻击过修儒。

苍越孤鸣:那就派人将无情葬月押入大牢。

修儒:王上,请王上饶恕大哥无礼之举。

苍越孤鸣:修儒放心,孤王不是问罪,而是要留下无情葬月的必要措施。

忘今焉:王上要留下无情葬月?

苍越孤鸣:囚禁方能限制他的行动,这也是比较安全的方法。当然,修儒若是感觉委屈,也可以将他带走。

修儒:啊……不会,多谢王上。修儒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可否让修儒前往牢房照顾大哥?

苍越孤鸣:当然可以。

修儒:多谢王上。那修儒就先告退了。


【正气山庄】

南溟广虚:窃夺天师云杖,造成道域四宗分崩离析的人,正是你的师尊孤鸿寄语默苍离。

[惊人的言语,透露出不寻常的信息俏如来心念电转],已有考量。]

俏如来:两位道长说,是师尊夺走天师云杖,让道域分崩离析?

南溟广虚:难道你想否认?

俏如来:俏如来不敢否认,但若真是师尊所为,必有原因,只是俏如来实不知两位道长所言何事。甚至道域,更是闻所未闻之处。请两位道长言明详情,解释俏如来心中疑惑。

南溟广虚:你假作不知,就想遮掩天师云杖的下落,以及道域分崩离析的罪过吗?

俏如来:若真有罪,俏如来自愿代师尊受过。天师云杖若在吾手,当也双手奉还,然而若不知详情,俏如来如何回应两位道长的要求?

绯绛丹心:嗯……(与南溟广虚相觑)先交出天师云杖。

俏如来:俏如来讲了,天师云杖若在吾手,自当奉还,但俏如来毫无头绪,如何奉还?

绯绛丹心:还想狡辩!杀!(准备动手)

俏如来:且慢!杀了俏如来,那线索果真中断了。

绯绛丹心:嗯……

俏如来:请两位道长详细说明,道域在何处,天师云杖又是什么,四宗是哪四宗,又是如何分裂?

南溟广虚:道域便是九界之一的道域,位于桃花源口;主要由神啸刀宗、仙舞剑宗、紫薇星宗、阴阳学宗四宗分立,为首者为掌令;天师云杖,乃是一统道域龙虎天师道陵真君遗骨所化。

俏如来:<龙虎天师遗骨,莫非也是王骨之一?>

南溟广虚:四宗地支为轮,十二年度,四宗派十八岁以下弟子进行角逐,称为天元沦魁,胜者取得天师云杖,该宗掌令号为神君,掌理道域十二年。如此千年,中间虽经数次变乱,最终也回归传统。

俏如来:嗯?为何争夺天师云杖之位,不是以掌令作为代表,却是以十八岁以下的弟子作为代表?

南溟广虚:天师遗训,修道者最重天分,年幼者潜力无穷,是以道域不看现在,而看未来,每届赛后,四宗便分派六岁以下聪慧弟子共同进入修真院修行细心栽培。

俏如来:然而十八为禁,十二年一轮,或有遗珠之憾。

绯绛丹心:纵有遗珠,也是天意,而且道宗崇尚无为而治,神君之位虽尊,实则四大宗与无数小派,各有领土道规,虽尊神君号令,但也各自相安。

南溟广虚:在多年前,掌令玉千城手握天师云杖三十六年,在辅师琅函天辅佐之下,道域大治,直至黓龙君出现在道域为止。

俏如来:就是师尊?

南溟广虚:黓龙君先靠近阴阳宗主,取得信任,暗中筹画。一夜,修真院中出现杀手。来者武功高绝,屠戮修真院学童一百六十六人,只有四名幸存者,因结伴私游而逃过一劫。

俏如来:好残忍的手法,可知凶手使用的是何种武功?

南溟广虚:一种不属于道域武学的掌法,每一个死者皆是心口中掌,留下了十字掌纹。

俏如来:十字掌纹?

南溟广虚:是。

俏如来:修真院的学童都是天资聪颖的少年,足可竞逐天元抡魁,一百六十六人,都死在同一招手下,无一生还。

南溟广虚:是。

俏如来:杀手的目的自然是破坏十二年一届的天元抡魁。

绯绛丹心:惨案发生,道域震动,黓龙君又挑拨阴阳宗主暗算道宗宗主,导致刀宗宗主身亡。之后神君玉千城与辅师揭穿黓龙君的阴谋,阴阳宗主心知事败,与黓龙君联手,四人一决桃源仙地,辅师与神君紫薇宗主三人同归于尽。而黓龙君便趁机夺走天师云杖,离开了道域。之后,刀宗和剑宗寻仇而来,攻杀阴阳宗,阴阳宗便向吾主求援。

俏如来:原来两位道者是出自紫薇宗。

绯绛丹心:然也。吾主是唯一幸存的宗主。主持正义,然而四宗彼此攻伐历经数年方才平定,目前道域暂时由吾主主持。然而阴谋之论却也油然而生。

俏如来:有人指责贵宗宗主才是道域内乱背后的阴谋家?

绯绛丹心:虽然清者自清,但四宗稍定,猜忌难免,形成一种恐怖平衡。多年来,道域苦寻黓龙君下落,是为证吾主清白,更为取回天师云杖,重开天元抡魁,但苦苦不得其法,唯一的线索是根据阴阳宗所言,黓龙君可能出自墨家,两年前听闻墨家钜子出现,他的形貌正与黓龙君相同,也就是你的师尊,孤鸿寄语默苍离。这就是他为让墨家渗透道域所进行的阴谋。

俏如来:(转身沉思)<不可能。>(攥拳)<不可能。>不可能。

南溟广虚:什么没可能?

俏如来:(转身)两位道者,俏如来身受师恩,当然也要承担师尊之责,天师云杖的下落,俏如来定当尽力找寻,但另有一人,两位或者可以前往询问。说不定会有更多的线索。

南溟广虚:谁。

俏如来:比俏如来更亲近师尊的尚同会盟主玄之玄师叔。

南溟广虚:玄之玄……我们会前往找寻,但是俏如来你仍是南溟广虚和绯绛丹心的首要目标。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两位,你们再不离开,恐怕要沾染魔瘟了,请。

绯绛丹心:我们会再来。(两人离开)


【还珠楼】

凤蝶:你们要我找的消息,我已经派人尽力找寻,但料不到,你们所要的线索竟然都指向同一边。

风逍遥:什么意思?无情葬月跟孤血斗场有关?

岁无偿:不可能!

凤蝶:先说孤血斗场。孤血斗场是苗疆贵族赌注玩乐之所,毫无可疑之处。

岁无偿:若无可疑,为何会有灭口,可有从两位掌柜的方向下手调查?

凤蝶:试验过了,仍然一无所获。

岁无偿:那你所讲的线索是什么?

凤蝶:再讲无情葬月吧。我在还珠楼过往的情报之中,有找到这个名字。当年在苗疆曾经出现数位神秘人物。这位无情葬月也是其中之一,他的剑术高明,所以被主人特别注意,但是他出现的时间不足一年,而且行踪隐密,之后就消失不见了。上回再出现,已经是十一年前的事情。

风逍遥:十一年前,出现在哪里?与其说出现,不如说是他的兵器出现。根据还珠楼的查探,无情葬月的兵器,是一口邪兵,名叫血不染。这口剑上面有一股特别的邪气。十一年前,在中原的水月同天发现了数十具尸体,身上都沾染了血不染的邪气。

风逍遥:水月同天……

岁无偿:那与孤血斗场有什么关系?

凤蝶:当中有一具尸体非常特别,左手无名指有四节指骨,外观却是一般无异。

岁无偿:所以……

凤蝶:义父是苗疆王爷,也曾去过孤血斗场,他精善药理,有时会出手医治受伤的斗士。他曾对主人说过一次奇妙的经验,他救治过一位负伤的斗士,察觉那位斗士左手的无名指竟有四节指骨,那名斗士名叫赫连铁树,在十三年前战死在孤血斗场。

岁无偿:原来是他,连他也死了。这个秘密竟连我也不知情。

凤蝶:赫连铁树似乎以这种畸形为耻,从不向外人说明。

风逍遥:这说不定是巧合,这种畸形虽然罕有,也未必不可能同时出现。

凤蝶:这是最微弱的线索了,但当年那场战斗,还有一个人意外参与……

风逍遥:谁?

凤蝶:苗疆刀界惊鸿,风中捉刀。

风逍遥:(惊愕)不可能!风中捉刀不可能参与那场战役。

凤蝶:这是还珠楼的情报。

风逍遥:情报有误。

凤蝶:如果情报有误,也不是我能判断。


【尚同会】

玄之玄:武敛君,你的不满溢于言表。

武敛君:那不是慈悲。

玄之玄:我明白。

东方秋雨:盟主,我们大可不管一步禅空坚持杀掉那班魔军。

玄之玄:若一步禅空出手阻止呢?他是天门双擎之一,终究不宜正面冲突。武敛君,达摩金光塔虽然救了魔,但中原尚有黑瞳余孽与残存的魔兵,例如天恒君,现在还未找到他的下落,你仍有任务。

武敛君:武敛君领令。

东方秋雨:武敛君。唉……他对魔的痛恨真是超乎异常。

玄之玄:只有失去过,才能明白失去的痛苦。一步禅空虽是高僧,却将人心看得简单了。处理锦烟霞之前,还要再处理一个魔,一个坐在不悔峰的魔。


【天门】

法涛无赦:终于醒了,禅空。

一步禅空:贫僧没事了。

法涛无赦:那是因为暮鼓的强大佛力才让你暂时没事。还有……

一步禅空:还有什么?

法涛无赦:锦烟霞。

一步禅空:果然。

法涛无赦:你怎会知晓?

一步禅空:只是感觉。

法涛无赦:方才那群魔众已经顺利进入天门。

一步禅空:贫僧知晓。

法涛无赦:若非他们的通报恐怕为时已晚。

一步禅空:贫僧知晓。

法涛无赦:你想成为圣者之后第二个坐在暮鼓的肉身舍利吗?

一步禅空:贫僧之幸。

法涛无赦:那也该是百年之后。让本座来吧。

一步禅空:你答应过贫僧什么?

法涛无赦:你又答应过本座什么?

一步禅空:你答应了,贫僧可是只说一句阿弥陀佛。

法涛无赦:我们不是互相信任吗?

一步禅空:还有互相支持。

法涛无赦:玄之玄已经表明立场了。

一步禅空:他的立场没什么不对。

法涛无赦:这就是本座担心之处。

一步禅空:一意孤行本来就需要付出代价,我们谁也不能轻言慈悲。

法涛无赦:为什么是你?

一步禅空:为什么不能是贫僧?

法涛无赦:尚同会不会因此罢手。

一步禅空:天门也不会因此与之冲突。

法涛无赦:当然。

一步禅空:这样就够了。

法涛无赦:魔兵愈来愈多,恐怕不易管理。

一步禅空:这对金刚尊而言,小事一桩。

法涛无赦:真是为难本座。

一步禅空:贫僧为难了玄之玄,为难了尚同会群侠,也不差再多为难一人。

法涛无赦:如果,本座是说如果,天门其他支脉甚至佛国其他法门借题发挥,只怕本座难以首尾兼顾。

一步禅空:谁说不能?还有一个方法,唯一的方法。(离开)

法涛无赦:不会,本座会设法不让这件事情发生。你的护生之路,本座同行。

(魔众夹道送别一步禅空)

魔众:大师,请务必平安归来。


【树林】

一步禅空:嗯?

欲星移:来者便是菩提尊。

一步禅空:原来阁下是专程等贫僧。

欲星移:鳞族师相。嗯……(互相端详)

一步禅空:我们……是初次见面吧。贫僧一步禅空,阁下便是鳞族师相。

欲星移:正是封鳞非冕欲星移。

一步禅空:师相特别来寻,莫非与尚同会有关?

欲星移:猜得很准。

一步禅空:中原为主,鳞族为辅,前此事件甫毕,师相便寻贫僧,不难猜测。

欲星移:但菩提尊必然不知我的目的。

一步禅空:不是来劝贫僧?

欲星移:千刀万剐,尚不能让菩提尊退却,更何况欲星移做人失败,如何劝退?

一步禅空:师相说笑了。

欲星移:有一件事说笑不得。

一步禅空:嗯……

欲星移:欲星移斗胆一问,菩提尊欲渡者,是否包括一名女魔?

一步禅空:白练飞踪锦烟霞。她,也是众生。

欲星移:菩提尊可知,她曾在我的面前扬言灭绝鳞族,只为一个远久前的恨。

一步禅空:这么快就找上你了。

欲星移:听此话意,菩提尊知晓什么?

一步禅空:一个她说曾经背叛她的名字,青奚宣。出自鳞族,师相可曾耳闻?

欲星移:正是伯祖父。菩提尊相信她的说词吗?

一步禅空:若有误解,便该助其放下执着,而非一味逼杀。

欲星移:她是魔,更满心仇恨,要她放下,难。

一步禅空:就因为难,贫僧愿担下所有后果。

欲星移:我知晓菩提尊曾在玄之玄眼前救走锦烟霞,但她的为害,远比遗留在人世的魔族来得强大。何况她对佛门的恨,不下于鳞族。

一步禅空:多谢师相提醒。贫僧会小心。

欲星移:只怕不是小心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日前慈悲之举早就惹来物议,纵然大师胸怀磊落,也需注意人心难测,更何况是受到威胁的人。周全,可一不可再。若锦烟霞当真伤害到鳞族,那鳞族只好联合尚同会拒敌。如果大师仍坚持介入,那鳞族与尚同会只好……对天门开战。

一步禅空:此事与天门无关,请师相不可妄自揣度。阿弥陀佛。

欲星移:玄之玄的举动,若说与尚同会无关,能服众否?

一步禅空:贫僧明白师相的意思,贫僧会尽快处理此事。

欲星移:金雷村。

一步禅空:嗯……

欲星移:既然菩提尊心意坚定,就听听这个故事吧。

一步禅空:师相知晓什么?

欲星移:不同于外界,另一种风貌的白娘子传奇。(讲述)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后来就如菩提尊所知,紫金钵回到天门,锦烟霞再次祸世。

一步禅空:果然。一切皆是因果。

欲星移:这个锦囊。(递给菩提尊)

一步禅空:这是……?

欲星移:若菩提尊能渡化她,自然是好事,然若不成,此物或可助你读过危机。

一步禅空:多谢师相好意。

欲星移:既然任何警告皆不能阻止菩提尊走这条路,欲星移只能预祝成功。

一步禅空:师相是否不曾见过青奚宣?

欲星移:确实未曾谋面,自有记忆开始,伯祖父早已逝世。

一步禅空:如今你现在见到了。(欲星移一惊)这是因果,阿弥陀佛。

欲星移:原来是你。嗯……


【树林】

黑瞳一:我……我知道的只有这些,别……别再打了。

锦烟霞:问过所有接触过赵参的黑瞳,就属你的消息最不可信。

黑瞳一:我只知道这些,他每一次跟我碰面都是选在古岳派山路入口。你再怎样问,我也是只知道这个地方。

锦烟霞:回到犯罪地点,未免狂妄。

黑瞳一:饶……饶命啊。

(忽然下起大雨)

锦烟霞:嗯……令人厌恶的雨。(离开)


【树林】

一步禅空:纷乱的人心正需这阵甘霖,阿弥陀佛。如果金雷村是整个故事的导火线,也许是一个好方向。

锦烟霞:嗯……是他?

(锦烟霞折下一片叶子作伞)

一步禅空:嗯……是你?

锦烟霞:伤势未愈,哪堪风雨,自己拿吧。

一步禅空:啊……多谢。

(回忆:

锦烟霞:下雨了

青奚宣:共撑一伞,姑娘会介意麽?)

一步禅空:感谢施主出手相救,请留步,施主会出现,心意真明显了。

锦烟霞:没。

一步禅空:嗯……

锦烟霞:你,想太多了,别自作多情。

一步禅空:想多,自作多情?施主不是因为接受贫僧的建议,决定进入天门吗?

锦烟霞:我错了,你是一个很讨人厌的秃驴。

一步禅空:贫僧是真心的 。

锦烟霞:真心,用这张面孔说真心。

一步禅空:啊……阿弥陀佛

锦烟霞:六根不净!

一步禅空:施主误会了。

锦烟霞:我不想听解释,为何又跑出达摩金光塔?

一步禅空:贫僧任务未了。

锦烟霞:包括我?

一步禅空:是。

锦烟霞:那你注定徒劳。

一步禅空:贫僧还记得上回你说的故事。

锦烟霞:既是故事,不也过去。

一步禅空:但你记在心上。

锦烟霞:……

一步禅空:别去排斥,正视自己的心,就如同你出手救贫僧那般。

锦烟霞:那是还情。

一步禅空:哪一樁情?

锦烟霞:一步禅空!别试探我的底线!

一步禅空:贫僧愿意陪你,游历从前的故事,无论是古岳派,还是金雷村。

锦烟霞:有意义吗?!

一步禅空:找回从前的你。

锦烟霞:你会后悔!

一步禅空:施主同意了?

锦烟霞:我会让你死心,彻底死心!

一步禅空:因果重启,便有一丝希望。


【正气山庄】

(赤羽带黑瞳回正气山庄)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人吾已寻得。

沐林生:你就是俏如来,你真能保护我的安全?花!

俏如来:嗯?

神田京一:又来了。他这个人有一点毛病,常常不知道自己在讲啥。

俏如来:你就是黑瞳的领头者之一沐林生?

沐林生:你还未保证我的安全。

俏如来:你的安全就在正气山庄。你可知你们的首领已经将你们抛弃,甚至要将你们斩草除根!

沐林生: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在乱世之中生存这是唯一的方法。

俏如来:出卖同志,为虎作伥!却要说是不得已,俏如来不想听你的胡言乱语!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样与黑瞳之主取得联系。

沐林生:首脑一直很神秘,从不在我们面前露出真面目。所有的情报都是我向下收集再整理成书面资料交给首领。

俏如来:那当中必然也有接触的时机。

沐林生:秋!

俏如来:嗯?

神田京一:真是够了!你一路上都在发出这种奇怪不明所以的声音,到底是要怎样?

沐林生:我没,我什么都没讲啊!

俏如来:你方才说了秋字。

沐林生:有吗?

俏如来:确实如此。

赤羽信之介:嗯……(上前检查沐林生身体)<奇怪!>

沐林生:怎样了?我身上有什么异状吗?

赤羽信之介:没……

沐林生:带!(神田京一,俏如来,赤羽信之介疑惑看他)你们为什么都这样看我?怎样了?

赤羽信之介:<这几个字>(芦!荻!飞!花!秋!带!)芦、荻、飞、花、秋、带。芦荻飞花秋带这六个字是何意?

沐林生:杀![一声杀,是未及惨嚎的恐怖情景](沐林生头颅掉落)

俏如来:啊……(震惊)

赤羽信之介:是阴阳术法!吾怎会一无所觉!

神田京一:好阴邪的杀人手法!

俏如来:阴阳术法。嗯……

赤羽信之介:吾中了拖延之计!他让吾以为得手却被拖延了时间。

俏如来:师叔他们的手段真是防不胜防。

赤羽信之介:失去线索更失去时间!

俏如来:赤羽先生方才说是阴阳术法,莫非也对此有所涉猎?

赤羽信之介:阴阳道在中原虽已少见,但早在千余年前便辗转流入东瀛。虽经变化,分流别派,但本质仍有相同的部分。

俏如来:阴阳家。与墨家也有一点牵连。

赤羽信之介:喔……

俏如来:此事暂且按下。黑瞳尚有几名领头者。赤羽先生,仍要劳烦你了。

赤羽信之介:嗯……神田,若再遇上那名术法者,莫与他动手。

神田京一:军师!你不相信京一!下一次我绝不会让他有机会对我施术!

赤羽信之介:他所施用的术法古怪,了解之前,不可莽撞。若否,吾便取消你的任务!

神田京一:唉……我知道了!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我们先离开了。

俏如来:多谢先生相助。

赤羽信之介:请!(转身离开)

俏如来:阴阳术法,道域,黓龙君,修真院的惨案,天师云杖,这当中必有九算牵连!是哪一位师叔,四名幸存者。唉……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苗疆王宫•大牢】

(修儒照顾昏睡中的无情葬月)

修儒:你喔,整天黑白乱来,有时候好像小孩,有时候好像白痴,一没看到,马上就出状况了。再这样下去,我还没将你医好,你就被人打死了。

(无情葬月醒来)

修儒:大哥,你清醒了。

(无情葬月坐起)

无情葬月:我痛痛痛!

修儒:知道痛了吗?

无情葬月:你又偷打我!

(无情葬月打了修儒一下)

修儒:大哥!你又打我!

无情葬月:你偷打我,我还手是应该的。

(无情葬月注意到自己在牢房中)

无情葬月:你为什么将我关起来?

修儒:问你自己啊?

无情葬月:我不喜欢这里!我要出去!

修儒:王上只是想要保护你的安全,过一段时间,就会让你出去了。

无情葬月:你没被关在这吗?

修儒:打伤人的又不是我。

无情葬月:啊……好啊,你分明将我当作是动物,锁在这等别人参观,准备收门票的钱!

修儒:动物?你终于承认自己不是人了?

无情葬月:你今日看我真不爽喔?口气真坏!

修儒:不是不爽,是非常的不爽!

(白日无迹靠近,守卫行礼)

白日无迹:在下铁军卫尉长白日无迹,谁是修儒?

修儒:原来是铁军卫的尉长,我是修儒。

白日无迹:你在找寻风中捉刀的下落吗?

修儒:是啊,有消息了吗?

白日无迹:风中捉刀消失多年,可能已经死了。

修儒:这……

(白日无迹观察无情葬月)

修儒:真正没其他线索?

白日无迹:没,风中捉刀是苗疆一道惊虹,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很快。但是,我可以传达你另一个讯息。

修儒:什么讯息?

白日无迹:风中捉刀要杀的人,必然有他该杀之处。话已带到,告辞!

无情葬月:大哥!那个蒜头大仔,为什么长得很像一只白毛猴啊?

修儒:你又开始无聊了。

(无情葬月靠在榻上)

无情葬月:唉……长得像人的被关这里,长的像猴的外面走。可怜啦!

修儒:真正可怜的人,是我啦!


【苗疆王宫】

侍从:禀王上,雨音霜姑娘求见。

苍越孤鸣:是霜姑娘,快请她进入。

侍从:是。

苍越孤鸣:慢。

侍从:王上还有什么吩咐?

苍越孤鸣:照孤王的安排准备。


【苗疆王宫】

苍越孤鸣:霜姑娘。

雨音霜:苍狼王子,很久不见,你……变了很多。

苍越孤鸣:哈……风间始呢?为何不见他到来?霜姑娘与风间始壮士对孤王有救命之恩,孤王一直想回报这份恩情。若非内战方休,魔乱方定,苗疆诸事纷扰,孤王真要十里红毯迎接恩人到来。

雨音霜:始在黑水城中尚有事情,到这来的人,只有我一个。

苍越孤鸣:霜姑娘,你有心事?

雨音霜:没什么事情。

苍越孤鸣:不用对我客气,有什么问题直接告知孤王无妨,孤王一定会想办法处理。

雨音霜:真正没事。

苍越孤鸣:难道是孤王你哪里有失礼之处?对你招待不周?

雨音霜:抱歉,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

苍越孤鸣:可否愿意与苍狼分享?

雨音霜:多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苍越孤鸣:难得前来,能否请霜姑娘在王府多待一段时间呢?让孤王好好表达感谢之意,希望你不可拒绝。

雨音霜:这……好吧。

苍越孤鸣:太好了,孤王已命人备下酒宴。霜姑娘,这边请。

雨音霜:嗯……


【通幽谷】

禹晔授真:通幽谷果真有美丽好风景。请问有人在吗?

娇姨:你是何人?来通幽谷做什么?

禹晔授真:老婆婆你好,在下禹晔授真。今日前来是专程要来拿回……

娇姨:嗯……

禹晔授真:血不染。


【树林】

(赵参在树林间逃窜)

赵参:最后的栖身之所了,唉……

(一步禅空与锦烟霞到来)

一步禅空:此地是……

锦烟霞:古岳派。

一步禅空:你想来吊祭李沉渊大师他们吗?

锦烟霞:是啊,吊祭。(飞身而出)

一步禅空:嗯……

赵参:你……你是……

锦烟霞:赵参,是吗?

赵参:我……我不是……

锦烟霞:偿命。(向赵参出手被一步禅空拦下)你……

一步禅空:施主,手下留情。

锦烟霞:别挡路。背叛者,唯有杀。


【不悔峰】

玄之玄:你很有耐性,坐在这已经数日了,既不逃避也不应战。

玄狐:我在等。

玄之玄:等什么?

玄狐:你是剑客,你用剑?

玄之玄:是,我用剑。杀魔的剑。

玄狐:我看得出来你是顶尖的剑客。我要看你的剑。

玄之玄:看了只怕后悔。

玄狐:求剑无悔。

玄之玄:那,允你。


[为诛魔,玄之玄对上玄狐。诛魔的剑,对上无悔之剑,是谁更胜一筹?

禹晔授真找上娇姨,血不染与道域内乱、风花雪月与孤血斗场到底有何牵连?墨家又如何牵涉其中?

风逍遥、岁无偿是否能找到谜团的源头?

俏如来又要如何查出真相?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八集——存于风中的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