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0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09577374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六集 剑之魔

录入:小王很有耐性、予婵、千年等__蛇(锦烟霞部分) 、掉光了的节操(赤羽部分)
校对:叶清眉


【树林】

(玄之玄率中原群侠围攻锦烟霞)

玄之玄:所有残留人族的魔,杀。

锦烟霞:想杀魔,剑够利吗?

[追杀,无止尽的追杀。不留任何魔种遗留人间,玄之玄随形横扫毫无余地,激起锦烟霞反抗意志,以及潜藏的杀念。]

玄之玄:墨改?碧潭映月。

锦烟霞:嗯,古岳派的剑法。

玄之玄:很接近了。

锦烟霞:你动了什么手脚?

玄之玄:很在意吗?

锦烟霞:不对,不是古岳派的剑法。

玄之玄:也很接近了。

锦烟霞:你是谁?

玄之玄:杀你之人。墨改……

锦烟霞:鬼吟泣追风。

玄之玄:夕照古峰。

[一剑强过一剑,一招狠过一招,其中却藏着熟悉的影,扰乱了锦烟霞的心绪,三千白发更显飞狂。]

锦烟霞:<这种剑法对魔的伤害……>

(回忆:

俏如来:我早已还俗,归入墨家。上回对战,你所见识便是墨家的止戈流。试想若墨家倾巢而出,白蛟不也尽付传说?)

锦烟霞:墨家……你来自墨家?

玄之玄:是又如何?

锦烟霞:不过尔尔。

玄之玄:哼,这种话只有一种人能说——有命的人。(群侠围攻锦烟霞)可惜你是魔,注定绝命。

群侠:杀啦。

[墨改奇招,克魔剑痕,先挫锦烟霞之身,随之人海前仆后继。然而见血的魔,只有更恨。纵使心已狂乱,仍是无所匹敌。]

玄之玄:也只有这样了,你将成为网中人之后第二个战利品。墨改?潮信双涛。

锦烟霞:风雨……

玄之玄:不对!(出手稍慢,锦烟霞消失)有人插手,嗯。

侠士一:盟主。

玄之玄:不用废话,追!(收剑)只用障眼法介入,好慈悲的手段。可惜,用错地方了。


【树林】

锦烟霞:多管闲事。

(锦烟霞出手击向一步禅空,被一步禅空挡住)

一步禅空:这不是闲事。

锦烟霞:闭嘴。(推离一步禅空)你为什么出现?(一步禅空不作答)我说你为什么出现?为什么不讲话?(一步禅空以手指自己,再指锦烟霞)说!快说!再不说,我就要去找方才那个小娃儿胜负。

一步禅空:贫僧就是不希望你们胜负。

锦烟霞:看来俏如来所说,千真万确。

一步禅空:嗯?

锦烟霞:佛门有难,墨家替你们出头是吗?

一步禅空:施主想偏了,贫僧只是认为哪一方死伤都不是好事。

锦烟霞:你只是怕我杀了他们。

一步禅空:这个原因也有。

锦烟霞:讲人话。

一步禅空:阿弥……

锦烟霞:不准念佛号!

一步禅空:施主方才不是问贫僧为什么出现?

锦烟霞:我有预感会是一个很无聊的答案。

一步禅空:你是否愿意随贫僧回达摩金光塔?

锦烟霞:我错了,不是无聊,是可笑。

一步禅空:贫僧哪里说笑?

(锦烟霞欲离开,被一步禅空伸手拦下)

锦烟霞:嗯?你……

一步禅空:不只是施主,其他未随梁皇无忌退回魔世的成员,贫僧也要带回。

锦烟霞:与吾何干?

一步禅空:施主不是甫脱险关吗?

锦烟霞:你想救魔?

一步禅空:施主果真有慧根!

锦烟霞:异想天开。佛与魔难以共存。

一步禅空:已经有一群魔众听从贫僧建议前往天门。

锦烟霞:哼,你不怕我杀天门的人?

一步禅空:施主会因此随贫僧回去吗?

(锦烟霞作势欲走,被一步禅空再度拦下)

锦烟霞:闪开,你有你的正事,我也有我的,两不相干。

一步禅空:什么正事?

锦烟霞:尚同会不只追杀魔族,还有黑瞳。

一步禅空:你想救黑瞳?

锦烟霞:黑瞳之首以及赵参才是我的目标。背叛者,杀。

一步禅空:背叛,嗯,对中原来说确实如此,但想不到你这么有正义感。

锦烟霞:我不是为了中原。

一步禅空:我想也是,因为方才你说了一个名字。找出犯罪首脑,合理。但赵参是谁?贫僧感觉,这背后应该是有很多故事。

锦烟霞:与你无关。

一步禅空:但与青奚宣有关。(锦烟霞扭头)果然。

锦烟霞:你怎样猜到的?

一步禅空:这并不困难。你……愿说吗?(锦烟霞再扭头)太勉强了是吗?抱歉,是贫僧僭越……

锦烟霞:古岳派。

一步禅空:李沉渊大师的派门,与你有关?

锦烟霞:太久了,真正太久了……

(锦烟霞向一步禅空详细解说)


【树林】

[欲擒黑瞳高层的神田京一遭遇神秘蒙面人半途拦截。]

神田京一:喔,盖头盖面的,这样武功就会较强吗?

蒙面人:多管闲事,该死。

[蒙面人掌成虎爪,扫劈擒扣快捷无伦,攻势凌厉。不欲纠缠,神田京一按刀踏步。]

神田京一:一剑无极。

蒙面人:猛虎崩山势。

(蒙面人迅速后退,神田京一追击)

蒙面人:还不差。

神田京一:一剑无尽。

(蒙面人不敌神田京一,面罩被划破险些露出真面目。)

蒙面人:离开。

神田京一:是拖延战术,快追傅江愁!


【荒野】

傅江愁:呼……

禹晔授真:南去北来休便休,白苹吹尽楚江秋。道人不是悲秋客,一任晚山相对愁。傅江愁先生,久违了。

傅江愁: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傅江愁,我不是傅江愁啊。

禹晔授真: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傅江愁:别再靠近过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禹晔授真:这……我该说欢迎出手吗?(傅江愁出手,禹晔授真轻易招架)残忍,手段真是残忍。

傅江愁:平江手。

禹晔授真:哎呀,好惊人的杀招。(出手杀傅江愁)虽有文质彬彬的外表,但却是一个衣冠禽兽,唉。(离开)

(神田京一随后赶到)神田京一:不对!(走近察看尸体)全无气息,人已经死了。(傅江愁脖上伤口裂开渗出鲜血,头颅掉下)我的动作必须加快。


【不悔峰】

(玄狐被中原群侠包围)

东方秋雨:魔世的余孽。

玄狐:我不是修罗国度的人。

东方秋雨:无论你是何来历,是魔,就有该死之处,杀!

群侠:杀啦……

玄狐:(躲过攻击)我已经解释过了。

(东方秋雨动手,被玄狐避开,反手抽剑斩落几位侠士头颅。)

侠士一:可恶,杀啊。

[精确极沉的剑招,亡者只见一道白芒,随之便是无尽的黑暗笼罩。东方秋雨一惊觉,急收攻势。]

东方秋雨:啊……(被玄狐以剑指喉口)

侠士一:东方先生。

东方秋雨:住手,众人住手。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玄狐:玄狐。在这山壁上留招的人是谁?

东方秋雨:什么山壁?什么留招?

玄狐:我想知道他们的名字。

东方秋雨:你到底是在讲什么?啊,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叫作不悔峰,曾经有两名绝代剑者在这决战过。他们分别叫作宫本总司以及任飘渺。你问的是不是这?

玄狐:嗯。(收剑)

侠士一:可恶,杀!

东方秋雨:住手。众人离开。

(群侠离开不悔峰)

玄狐:宫本总司,任飘渺。(在不悔峰坐下)


【树林】

(锦烟霞与一步禅空讲完古岳派的事情)

一步禅空:嗯,阿弥陀佛。

锦烟霞:又念佛号。

一步禅空:善缘为始,悲剧为终。

锦烟霞:所以,赵参该死。

一步禅空:这就是贫僧所说的悲剧。你并未弄清楚,为何恨赵参。

锦烟霞:我说了。

一步禅空:因为他背叛,贫僧听见了,但这不是很矛盾吗?你想替古岳派报仇,源自于那个人共同的回忆。妳想杀赵参,是因为那个人的背叛,让妳痛恨所有的背叛,施主,妳的心,并不自由。

锦烟霞:我想杀谁就杀谁,哪里不自由?

一步禅空:心,你的心,并不自由。

锦烟霞:我不想听佛理。

一步禅空:贫僧只是陈述事实,那个人,青奚宣,自始至终,你皆受他主导,如果不是他,施主还会动手造杀吗?唉,前非已铸,贫僧会替你超度被你所杀的黑瞳。

锦烟霞:我何时说杀了黑瞳。

一步禅空:追查过程,你没杀黑瞳?

锦烟霞:何必浪费时间。

一步禅空:两道枷锁。

锦烟霞:嗯?

一步禅空:与青奚宣无涉者,不杀;与那名高僧无涉者,不杀。不杀是好事,但为何有杀与不杀的分别?只因为你恨这两个人,施主,你的心,扣着两道枷锁。

(锦烟霞爆了气场闪身离开)

一步禅空:啊,施主……

锦烟霞:(回声传来)我会记得杀掉所有的人,不只是黑瞳。

一步禅空:施主,施主……贫僧的意思是,放下仇恨,手无屠刀,心便清净……

一步禅空:唉,为何不听贫僧讲完。如果因为贫僧的话,而改变做法,也只是多一道枷锁扣在心头。还有无数人命……

一步禅空:不会,你不会改变做法,贫僧很清楚,你非真正的好杀之徒。这次,你没杀贫僧,阿弥陀佛。

锦烟霞:枷锁,无聊的说法。一步禅空,我会让你后悔挑衅锦烟霞!

群侠A:啊,是……是那个女魔,赶紧通知盟主。(欲离开却被锦烟霞挡住去路)

群侠A:可恶,拼了!

锦烟霞:(闪躲攻击)你是尚同会的人。

群侠A:怕了吗?我会将你碎尸……

锦烟霞:嗯。(以绝对武力压制,啪啪打脸)

群侠A:万段……(被锦烟霞击倒在地)

锦烟霞:我只问一件事,黑瞳。

群侠A:(努力起身)你想知道黑瞳?

锦烟霞:我要线索。

群侠A:这……

锦烟霞:线索!

群侠A:名……名单。我身上有名单,每一个追杀的人身上都有,给你,给你哦。

锦烟霞:(打开名册查看)<果然有赵参。>


群侠A:终于走了。(看到锦烟霞又回来)呜呜,妳……

锦烟霞:什么枷锁,我就杀给你看——

(锦烟霞一掌直取额头命门,群侠A吓得失禁,锦烟霞却又停手)

锦烟霞:哼!算了,浪费时间!


【村落】

(修儒四处打听风中捉刀,北风传奇跟在修儒身后。)

修儒:请问这位大伯,你曾经听过风中捉刀这个人吗?

大伯A:谁是风中捉刀啊?我不曾听过,抱歉喔。

修儒:嗯,感谢你。

北风传奇:大哥,我实在看不懂,你为什么整天在找这个风中西瓜呢?

修儒:找什么西瓜?

北风传奇:风中的大西瓜啊。

修儒:这,不是你在唱的吗?

北风传奇:我已经很累了,不想走了。

修儒:好吧,那我们先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问看看。

北风传奇:为了吃一个西瓜跑这么远,我不吃了,我要回去找阿嬷。

修儒:啊,这……有了,有一个地方,应该找得到线索喔。

北风传奇:喔,原来西瓜也要线索喔。

修儒:不是啦,大哥你继续跟我走就对了。

北风传奇:我才不要,你分明就是要将我拐去卖钱。

修儒:我……我没有啊,大哥别乱讲啦

北风传奇:欺骗我,我会杀你喔。

修儒:你先别误会,我……我是要带你去王宫看看公主啦。

北风传奇:啊,看什么公主?有美吗?

修儒:应该很美吧。因为长得很丑的公主,不会被写入故事里面。

北风传奇:嗯。真好,不枉这段时间以来本驸马爷一直在保护你。

修儒:这又是什么驸马爷啊。

北风传奇:修儒,驾前开道,不得有误。

修儒:大哥,拜托一下,那是王宫呢,不是你可以随便玩的地方啊。

北风传奇:放心,北风传奇自有分寸,免烦恼。

修儒:北风传奇,是谁啊。

北风传奇:连我的名号你也不知道,真是莫名其妙,去罚站。

修儒:啊,又发作了,我真正会被气死,惨了,苗疆什么时候有公主啊,这下真的惨了啦,大哥啊,你走慢一点,等我啦。


【苗疆王宫】

(叉猡向苍狼汇报情况)

王宫侍卫A:启禀王上,外面有一名名唤修儒的人求见。

苍越孤鸣:修儒,是冥医的徒弟,快请他进入。

王宫侍卫A:是。(退下)

忘今焉:王上所言的冥医,是一代国手杏花君吗?

苍越孤鸣:正是,当初憾天阙身中奇毒,是冥医出手医治,孤王曾答应他找寻俏如来,但后来孤王忙于政事,俏如来又已出现,这份恩情始终无法偿还。

(王宫侍卫带着修儒和北风传奇进殿)

修儒:修儒拜见苗王。

北风传奇:哇,这个地方实在很大。

苍越孤鸣:修儒,你为何突然来访?

修儒:王上听禀。

(修儒向苍狼禀明月的状况)

苍越孤鸣:我了解了,所以修儒此次前来,便是要找寻风中捉刀的下落吗?

修儒:是啊,但是一直都没消息,修儒想王宫耳目众多,所以才会想来请王上帮忙。

苍越孤鸣:孤王之前未能答谢冥医前辈医治之情,连俏如来之事也没尽到心力,趁此机会就让孤王全力协助吧。

修儒:真是太好了,多谢王上。

苍越孤鸣:国师,有听过风中捉刀的事迹吗?

忘今焉:苗疆国内确实流传过关于风中捉刀的事情,只是此人消失已久,若要深入调查,只有一人绝对能胜任。

苍越孤鸣:国师所言是尉长白日无迹吧。

忘今焉:他专擅 情报,在苗疆耳目众多,可以胜任。

苍越孤鸣:嗯,修儒,目前你们就先留在王府做客,静待消息,孤王非常赞赏你为兄弟所付出的关怀,王府之内如同自家之处,不用客气。

修儒:多谢王上。

北风传奇:大哥,那个就是苗疆的公主吗?(月看向叉猡)

修儒:这……

苍越孤鸣:她是孤王的亲卫,叉猡将军。

北风传奇:所以她不是公主。

苍越孤鸣:当然不是。

北风传奇:大哥你又骗我,哼。

修儒:我不这样说,你会跟我来吗?

苍越孤鸣:这位壮士真是有趣。

北风传奇:在下北风传奇,我本来是要来苗疆做驸马爷的,但她不是我的菜,王上我决定放弃。

叉猡:胡说什么,谁是你的菜啊。

苍越孤鸣:叉猡,北风传奇的精神状况,修儒方才说明过了,请包容吧。

修儒:是啊,叉猡将军抱歉啦,大哥有一点……

叉猡:哼。

北风传奇:哼,哼啥,别以为你脾气大,我就会怕妳喔。

苍越孤鸣:叉猡,派人准备一个房间,让修儒和他的大哥安歇吧。

叉猡:是,王上。你们随我来。

修儒:大哥,走啦。

北风传奇:要跟凶女人到处走啰。


【黑水城】

(霜在郊外徘徊,回忆————

雪山银燕:雪山银燕的心中早就有一个人了。

雪山银燕:我讲的人,也是一名东瀛的女子,叫做焱。)

雨音霜:焱……姐姐。

(银燕从后面接近霜)

雪山银燕:霜。

雨音霜:怎样?

雪山银燕:妳……你最近好吗?

雨音霜:方才才见面,问什么最近好不好。

雪山银燕:没,我只是关心你一下。

雨音霜:哼,我不知道你竟然这么关心我,关心到没事找事。

雪山银燕:啊,你若无聊,我……我也可以陪你散心。

雨音霜:我无聊,我可以去找小玉或者找红梅姐,我为什么要跟你散心。

雪山银燕:这……我……我只是关心妳。

雨音霜:只是关心我?看清楚 ,我是不是长得很像,你认识的某一个人。

雪山银燕:没,妳……你今天是怎么了。(银燕后退)

雨音霜:(抓住银燕的手)我爱你,但是……你爱我吗?

(霜亲吻银燕,银燕反应过来,惊异地后退数步。)

雨音霜:终于讲出嘴了,过去这样一点都不像我,别问我问什么看上你,或者是因为你太笨了总是要人照顾。

雪山银燕:霜……

雨音霜:你不用回答了,因为答案……我早就知晓。(霜背对银燕,抬手拭去流下的眼泪)

我要离开黑水城了。

雪山银燕:你……你要去哪里?

雨音霜:之前苗王曾请我往苗疆做客,我允诺过他,我想我该去给他一个祝福,就当做是散心吧。


【中原野外】

(赤羽信之介疾奔而来,看到地上黑瞳的尸体)

赤羽信之介:慢了一步,嗯……玄之玄也开始进行灭口的动作,不知神田那边的状况如何。嗯……必须加紧动作。(离开)


【中原野外】

(一名黑瞳在野外游走)

黑衣人:唐山行,有人追杀你。

唐山行:你是谁?

黑衣人:别问太多,主人派我接应你。

唐山行: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黑衣人:黑瞳名单已经漏泄。

唐山行:再来就是逼我承认我的身份吗?

(黑衣人出手欲灭口唐山行)

唐山行:破心掌,(唐山行反击杀黑衣人)想灭口,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禹晔授真:南去北来休便休,白苹吹尽楚江秋,道人不是悲秋客,一任晚山相对愁,壮士且慢。

唐山行:又一个来送死的。

禹晔授真:敢问壮士是唐山行先生吗?

唐山行:是,又如何?

禹晔授真:好勇气,果然是害人不知惨,杀人不知眼的败类。

唐山行:再来呢?

禹晔授真:一招,除害啊。

唐山行:哦,放马过来啊。破心掌!

禹晔授真:惊涛拍浪。

[阴阳绝学初现尘寰,残忍之掌难敌水华轻舞,一招便败。]

(唐山行爆体而亡)

神田京一:又慢了一步了,不过抓到你意思相同。(神田京一拔刀)

禹晔授真:他是黑瞳,我是为武林除害。

神田京一:谁知道他是黑瞳,现在公布的名单之上,可是没他的名字啊。

[救援不及,悔差一步,神田京一双刀狂闪,急攻而去。]

神田京一:一剑……无极。

禹晔授真:慢渡深渊。

(两招对拼,神田京一攻势被化解)

禹晔授真:连给我解释的机会也没有,那莫怪禹晔授真失礼了。

神田京一:我用看的就好,不用听的。

禹晔授真:点三清,开天光……

神田京一:一剑……

禹晔授真:雷旨泣神方。

神田京一:无声。

(禹晔授真被击退化光而闪)

神田京一:逃得真快,再找寻另一个人。


【某处树林 】

(禹晔授真受伤缓行)

禹晔授真:实力不差,我得赶紧通知学长才是。

(阴阳术法动,禹晔授真传讯荻花题叶)

[禹晔授真:禹晔授真身亡,请学长报仇雪恨。]

荻花题叶:上天待吾不薄,替我解除了一个困扰。

[禹晔授真:狼心狗肺的……]

荻花题叶:污蔑吾,后果你不能承受。

[禹晔授真:你不会心痛吗。]

荻花题叶:早就要你专心调查血不染,不停苦劝,失败理所当然,因何我要心痛呢?

[禹晔授真:又是我的错了吗,哼!]

荻花题叶:伤势如何,人又在何处?

[禹晔授真:五马分尸,奈何桥。]

荻花题叶:该是我入局的时候了吗。

[禹晔授真:东瀛剑客真强,你会被切成十八块。]

荻花题叶:感谢学弟出自真心的提醒。

[禹晔授真:免了,你的感谢藏着危机,不敢领教。]

荻花题叶:嗯。

[禹晔授真:又开始算计了,恐怖!]

荻花题叶:接下来,进行吾交代之事,速办。

[禹晔授真:就会使唤人,唉。]


【达摩金光塔入口】

(魔将魔兵抵达达摩金光塔)

魇将:还是来了,可惜不是故乡,哎……

(天门众僧出来迎接。)

天门弟子A:阿弥陀佛,魔世中人不可进犯。

魇将:可恶,被骗了吗,哼,该死的秃驴。

天门弟子A:不可执迷不悟,放下屠刀。

魇将:伪善。(出手进攻天门弟子)

天门弟子A:嗯。

法涛无赦:住手。(出掌抵挡住魇将的攻势。)

天门弟子A:是金刚尊,这些魔众……

法涛无赦:你们先进入,让少室古刹协助安排收容魔众之所。

天门弟子A:啊?

法涛无赦:佛门不禁有缘人,你们起了分别心了。

天门弟子A:啊,阿弥陀佛,弟子马上去安排。

(天门弟子回到天门之中)

法涛无赦:误会一场。

魇将:我们还以为被骗了,那我们可以进入了吗?在此之前……

法涛无赦:在此之前……(法涛无赦发动佛门术法,卸下了魔众的兵器)

魇将:你?!

法涛无赦:进入天门,你们不需要兵器。

魇将:既然担心我们伤害你们,那还让我们来?

法涛无赦:如果你们没有害人之心,也不会介意此事。

魇将:哼。

法涛无赦:几项守则谨记,在天门境内,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但出入场所仍有所限制,同样必须遵守天门的规矩。

魇将:这是囚禁。

法涛无赦:本座不否认,甚至可说,是一种处罚。

魇将:什么佛门,根本容不下魔。

法涛无赦:但你们,终究还是来了。

魇将:我们也可以选择离开。

法涛无赦:施主忘了来此的目的。你们屠戮人世本该受此处罚,还是你们想以性命为代价,让尚同会等中原群侠泄恨。寻求庇护,本就会失去一定程度的自由,这里毕竟是达摩金光塔,而我们的有求很简单——斋食听经,这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要命的规定,至少足以安身立命。

魇将:唉。

天门弟子A:禀金刚尊,已经安排妥善。

法涛无赦:嗯,诸位请进吧。

(魔众开始进入天门)

魇将:我能再拜托一事吗?

法涛无赦:请说。

魇将:尚同会的逼杀太过密集,是否能再派更多的人去接应魔兵。

法涛无赦:难。

魇将:为什么?

法涛无赦:第一,出天门接应魔众是一步禅空的个人行为,天门只负责收容,这牵涉到佛国的内部问题;第二,今日是一步禅空出面才顺利让你们来此,换成其他的人说不定早就被你们所杀,如何达到目的?

魇将:这……那这样我亲自去找其他的魔兵方便众人聚集,至少有我出面,也许他们能听劝。

法涛无赦:小心为上。

魇将:多谢。

(魇将出发去寻魔众)

天门弟子A:金刚尊,弟子仍有疑虑,魔兵聚集若是心怀不轨,那该怎样办?

法涛无赦:抱持慈悲心应对吧。


【中原某地】

(满地尸体,两个魔兵小心翼翼隐藏行踪)

魔兵A:还……还有。

魔兵B:嘘。

魔兵A:好像没有。

魔兵B:趁现在。

(魔兵看到被酷刑凌虐的同族心惊不已)

魔兵A:怎……怎会?

魔兵C:放……

魔兵B:好…我马上过去放你下来。

魔兵C:放……放过,放过我。

魔兵A:别再动了他死了……

魔兵B:我……我想回……我想回去修罗国度……我想回去。

魔兵A:冷静冷静……我们快走啊。

(尚同会群侠逼杀而来)

武敛君:回去,你们从地狱来,当然是要回地狱,方向是没错,只差一步。

(魔兵被尚同会群侠抓住)

魔兵A:放开我们,放开我们啊。求……求你,求你别……(手指被武敛君踩住)啊……

魔兵B:你……

武敛君:(一脚将魔兵踢飞)哼,贱虫。

(魔兵又被另一个名群侠踢飞)

武敛君:他们交你们。

魔兵A:别,别过来……

群侠A:怎样现在会怕吗?你们杀我们亲人和朋友的时候,可有想过他们也会怕?!

魔兵A:饶……饶命,我们这样做是上级派下的任务,我们一定要服从,如果……如果我们不做就会死啊,拜托别……请住手……住……

魔兵B:让我走……拜……拜托你们。

群侠B:哈……很好听的哀嚎声,一只指头一条人命很轻了,但你们应该不只杀了十个人吧!

魔兵B:饶……饶命。

群侠C:放心,这不会要你的命。

(几名群侠虐待魔兵,围观的群侠拍手称快)

群侠C:我们没你们这么残暴,这是最后一个考验,只要你能挣脱这条绳,你就可以走了。

群侠D:怎么不会走了,刚才不是很想要走吗,走啊……走啊……哈哈哈……

魔兵A:别杀我……

群侠B:喔,你也不想要死啊。

魔兵A:我……我想死,让我死把。

群侠B:好啊,这是你要求的喔。

魔兵A:你们做什么……

群侠D:奇怪还没死啊,这样可能太小力,(踹一脚魔兵)死了吗?(群侠对魔兵拳打脚踢)死了吗?,死了吗……

(一步禅空步行至此)

一步禅空:嗯,好浓重的血腥味。啊……(一步禅空看到魔兵被虐杀的惨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风中声声佛诵,尘上历历血濛,眼下隐隐哀恸,心底默默哀钟。]

(一步禅空为魔兵收埋尸体)

一步禅空:没时间了,唉,阿弥陀佛。

(日唱寡魄带领魔兵逃窜)

群侠A:杀啊……杀啊……

日唱寡魄:可恶。

(群侠和魔兵拼杀互有死伤)

群侠B:还敢杀人,不知悔改,众人杀啊。

群侠A:砍下他们的人头为亲友报仇啦。

魔兵A:将军。

日唱寡魄:我掩护你们,快走。

魔兵A:这……

日唱寡魄:走啊!(与群侠缠斗)可恶啊……


【中原某地】

(杀生鬼言极力隐藏自身)

群侠A:奇怪他明明就是跑入这片树林,怎么没看到人啊。

群侠B:一定是在这个附近,全部散开用包围的方式,看到就杀。

杀生鬼言:奇怪我的伪装明明这么完美,他们怎么还追得到我?一定是那个医生出卖我的,可恶啊,没办法帮我削掉这些角就算了,竟然还跑去通风报信,无耻!太无耻了!惨,太紧张肚子痛痛,不能是现在啊。(杀生鬼言肚子疼无法忍耐)天绝我也!

群侠A:他在那个方向,杀啦。

杀生鬼言:救……救人喔。

(杀生鬼言和逃窜的魔兵撞到一起)

魔兵A:杀生……杀生鬼言。

杀生鬼言:啊,怎么回事你们啊。

魔兵A:太好了,有救兵了,寡魄将军掩护我们逃出追杀,赶快跟我们回去帮助他。

杀生鬼言:寡魄将军,<原来还有将军层级的人,正好……>

群侠A:找到了。

杀生鬼言:杀生鬼言,轰。(杀生鬼言击杀追来的群侠转头对魔兵说)快带我去。

魔兵A:好。

(一名黑瞳潜伏在暗处,将一切收入眼底)

赵参:是杀生鬼言他们,要去汇合吗?但连首领都放弃我们了。如果……

群侠A:奇怪啊,赵参怎会又不见了。

赵参:怎会追得这么紧。

(日唱寡魄与几魔兵断后)

日唱寡魄:真是恼人。

魔兵:将军。

群侠:他们快败了,杀啦。

日唱寡魄:(日唱寡魄看到魔兵被击杀冲到前面)休想。

(杀生鬼言带着魔兵来援)

杀生鬼言:杀生鬼言,斩。(群侠不敌,开始撤退)

日唱寡魄:嗯,是你。哈……救兵来了。

杀生鬼言:是啊,救兵。

(更多的群侠到来)

群侠:找到天恒君了。

杀生鬼言:救兵,交给你们了。

日唱寡魄:嗯。

杀生鬼言:杀生鬼言,困。

(杀生鬼言困住日唱寡魄与魔兵)

杀生鬼言:去杀他们啊,别针对我。

(杀生鬼言扔下魔众自己逃走)

日唱寡魄: 可……可恶。

群侠:众人将他们就地正法。

(魔众脱离杀生鬼言的术法与群侠拼斗)

一步禅空:不生不灭,无德无功,一念缘起,一步禅空。

(日唱寡魄危机之时,群侠被菩提尊震飞)

群侠:你是……

一步禅空:施主,放下屠刀,阿弥陀佛。

群侠:你是在说什么,放下屠刀,他们是魔耶。

群侠:你不是来救他们的吧?

一步禅空:达摩金光塔才是他们的归处。

日唱寡魄:达摩金光塔。

群侠:帮助封印魔世的那座巨塔,你是那边的人?

一步禅空:盆僧一步禅空,正是佛国之人。

群侠:喔,那大师说要带他们去达摩金光塔,是要去那边处死吗?

(日唱寡魄听之怒极,抬手攻击一步禅空,力量不敌被一步禅空震飞。)

魔兵:将军。

群侠:真是执迷不悟,大师啊,我看你就不用那么麻烦了,直接在这里处死,省事事省。

一步禅空:盆僧来此不为杀,只为渡。

群侠:啊?

一步禅空:在场魔众请往达摩金光塔,天门会给你们庇护。?

群侠:等一下,你真正是来救他们的。

一步禅空:正确来说是阻止没必要的杀戮。

群侠:讲什么疯话。

群侠:他们杀害中原的人,凭什么得到庇护啊,他们一定要付出代价啦。

群侠:杀……杀啦,别说那么多,杀啦。

群侠:我看你根本不是佛国的人,甚至啊,还是一个假和尚!

群侠:闪开喔,否则连你也有事情。

(一步禅空岿然不动)

群侠:你!你真的要找死吗!为什么要保护这群该死的魔啊。

一步禅空:是,他们屠戮生灵无数,罪该万死,所以盆僧并未替他们开脱,但以血洗罪不是唯一途径,你们也没必要如此造下杀业,如果你们坚持动手,一步禅空愿以此身,承担所有罪孽。

(一步禅空运转佛力散出光华)

一步禅空:达摩金光塔就在原先的魔世入口处,你们知晓该怎么走。

(日唱寡魄带着魔兵撤离)

群侠:可恶啊。

(群侠提刀便砍,菩提不动,刀剑加身,鲜血淋淋)

群侠:你……你真的找死?!

(群侠欲砍第二刀,奈何下不去手,冷汗淋淋丢下手中兵器。)

一步禅空:放下屠刀,心中有佛,阿弥陀佛。


【达摩金光塔附近树林】

魇将:那是……日唱寡魄!果然是你,竟然伤成这样……

日唱寡魄:无碍,嗯?为何只有你一人,其他的兵众呢?难道……

魇将:他们都很安全。

日唱寡魄:那你……

魇将:我是来叫你们去那个地方避难。

日唱寡魄:莫非是……达摩金光塔?

魇将:你也知道?

日唱寡魄:方才我们遭受到尚同会的追杀,有一个自称一步禅空的和尚出面阻挡,还指点我们前往达摩金光塔,你又从对向走来,加上你的描述,我才会这样推测。

魇将:原来……他是真心想帮助我们,真想不到……

日唱寡魄:怎样了?

(魇将沉默不语)

日唱寡魄:你怎样了。

魇将:啊,没事。你先带兵前往求取庇护,我想再找一下看是否有其他散落的魔兵。

日唱寡魄:但尚同会……

魇将:我会小心,有一件事情先提醒,到了达摩金光塔,请遵照他们的规矩动作,他们不会伤害你们。

日唱寡魄:嗯。我也有一件事情提醒你,杀生鬼言已经背叛我们了,看到他就杀!

魇将:哦,哼!我知道了。

日唱寡魄:众人继续前进。


【尚同会】

(东方秋雨向玄之玄回报情况)

玄之玄:嗯,在不悔峰的魔族剑客。

东方秋雨:是,他的剑术精妙非常,我根本没办法看清他的剑路,就让众多义士枉死。

玄之玄:嗯,现在难除之魔,一是锦烟霞,一是这名玄狐,而魔世余孽也尚未完全铲除。

(浮云子回到尚同会)

浮云子:参见盟主。

玄之玄:免礼,浮云子何事回报?

浮云子:我们进行的魔族余孽扫荡,发现魔兵与天恒君的踪迹。但是……(浮云子回报情况)

玄之玄:达摩金光塔的高僧保住了魔兵。

浮云子:是。

玄之玄:残酷的慈悲啊。

东方秋雨:盟主现在该怎样办?

玄之玄:缓办。

东方秋雨:啊!

玄之玄:历经魔劫,中原损伤惨重,之前成名的侠客或者失踪或者战亡,而今的尚同会缺乏如独眼龙、万雪夜这般高手,然而银燕、剑无极等俏如来一派的抗魔义士也并未加入,现今中原正在重建,同时面对多个强敌,对我们而言太过吃力了。

东方秋雨:但是魔兵逃亡达摩金光塔怎能让人甘心?

浮云子:而且现在的魔兵好像正在彼此宣传,大有向达摩金光塔撤退的趋势。

玄之玄:这样很好啊。

浮云子:啊!

玄之玄:我讲,这样很好!

浮云子:盟主?

玄之玄:浮云子,请你召集尚同会会众,我打算……一举扑灭。


【苗疆王宫客房】

(修儒正在研读医书)

忘今焉:修儒还没休息吗?

修儒:啊,原来是国师。

忘今焉:不用多礼,来,坐下吧。这么晚了,还在看书,修儒真是认真。

修儒:苗疆的医学藏书有很多呢,修儒应该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才是。

忘今焉:嗯,不用心急时间尚多,慢慢读就好了。

(忘今焉看眼北风传奇)

修儒:国师是不是好奇大哥的来历?

忘今焉:修儒是如何遇上这个精神有异的壮士呢?

修儒:国师详情听说。

(修儒与忘今焉讲解如何遇到北风传奇)

忘今焉:真是善良乖巧的孩子,王上已经交待铁军卫全力调查,一旦查清事实也许修儒就能放心医治你的大哥了。

修儒:其实,我也很怕日后所得到的消息,不是我心中所期望的一样。

忘今焉:天生是好人,那他永远就会是好人。

(北风传奇惊醒)

北风传奇:你们说话实在很大声,吵到我睡不着。

修儒:大哥,别失礼。

忘今焉:哈……无妨,来人。

(侍女端上一碗药)

北风传奇:这是啥?

忘今焉:冰丹雪莲。

修儒:这是安神宁气的圣品,怎好意思。

北风传奇:听起来好像很珍贵的样子。

(北风传奇端起药一口气干到底)

北风传奇:哇,真是好喝。

修儒:国师,多谢你。

忘今焉:何必客气呢,时候也不早了老朽也该离开了。

北风传奇:阿公,这茶真正赞呢。

忘今焉:哈……

(忘今焉离开,北风传奇躺回床上休息)

修儒:哼,大哥,你实在非常没礼貌。

(烛光摇曳,修儒已经睡着,北风传奇忽然醒来,看了修儒一眼之后离开了卧室)


【王府花园】

叉猡:北风传奇,你鬼鬼祟祟的,想要做什么?看啥,不会讲话吗?

(北风传奇指尖凝聚剑气)

叉猡:疯子加哑巴就是疯狗,你是听不懂我在骂你吗。

(北风传奇瞬身闪步,指尖剑气直指叉猡喉间命门)


【中原某处的茅草屋】

神田京一:沐林生,快出来。

沐林生:你是何人?为何知道我叫沐林生?

神田京一:别假了,你是黑瞳的高层对吧!

沐林生:啊!你!

神田京一:快随我走,我是来保护你的。

(沐林生慌张而逃,神田京一将起擒住)

神田京一:用说的真麻烦动手绑人比较实在。

(神田京一将沐林生用麻绳捆绑打包)

沐林生:放开我……放开我……

神田京一:如果我想要杀你,你早就死了。安静跟我走就是。

(神田京一带着沐林生转移阵地,花瓣随风飘落而来)

荻花题叶:封笔藏墨卷不开,啼笑梦初皆非哉,弑向迷曰斩邀曰,杀矣汝生一字哀。

神田京一:喔,最近的生面孔真多,又来一个不同的了。


【正气山庄】

(俏如来在门口处徘徊)

俏如来:赤羽先生追查黑瞳七人未见回报,不知进展如何。嗯。

[忽然,正气山庄华光乍现]

不知名的道者A:沧溟无极复而始。

不知名的道者B:七曜天罡号神令。

[两道人影身着道袍,夹带一股浩然罡气,乍然现身。]

俏如来:两位道者,何故来到正气山庄?

不知名的道者A:俏如来,墨家钜子。

不知名的道者B:即刻归还黓龙君所窃,道域神令天师云杖。

俏如来:俏如来不识黓龙君,更不知天师云杖是何物,两位道者是否寻差对象了。

不知名的道者A:你认识黓龙君,这只是他众多化名的其中一个。

俏如来:嗯,难道……

不知名的道者A:他为一己私利,窃夺天师云杖。

不知名的道者B:更是造成道域四宗,分崩离析生灵涂炭的幕后黑手。

不知名的道者A:也就是你的师尊,孤鸿寄语默苍离。

(俏如来一惊)


【达摩金光塔附近树林】

(魔兵聚集向达摩金光塔撤退)

[奔相走告,收到必杀而散行各处的魔众,开始往相同的方向前进]

魇将:众兄弟终于有一个安身的地方,哈。


【达摩金光塔入口】

魇将:日唱寡魄,你们怎么还没进入?

(魇将看到武敛君提着魔兵的人头站在达摩金光塔入口处)

日唱寡魄:你……

魇将:是尚同会!

(尚同会群侠与魔众对阵气氛紧张,大战一触即发)

玄之玄:正式送你们上路的人。中原这么大,追杀流离四散的你们太麻烦了。所以,我才放任你们集结,这才是更有效率的做法。

日唱寡魄:啊,原来是陷阱,我们受骗了!

魇将:不可能!达摩金光塔绝对不会同意他们的行为。

玄之玄:太可惜了,达摩金光塔近在眼前,你们却到不了,因为我们会在达摩金光塔察觉之前——将你们歼灭!动手!

群侠:杀啊!

(战争将起,一道金光佛气自远处乍现)

玄之玄:嗯,相同的手法这是第二次了。

(一步禅空华光而来,落在尚同会群侠与魔众之间)

玄之玄:菩提尊。

一步禅空:杀戮不止,罪业无尽,施主,请留一点慈悲。

玄之玄:这不是玄之玄一个人的决定。

群侠:杀掉魔族……魔族一定要死……

群侠:臭和尚快闪开,不然连你也杀。

群侠:闪开……闪开……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何苦相逼。

玄之玄:众怒在前,天门不该拂逆。魔众,必杀!

一步禅空:与天门无关,今日,贫僧愿以此身,独承众怒,护命苍生。


[金光塔之外,尚同会、菩提尊立场冲突,中原群侠执仇极怒,一步禅空誓愿渡化,在生与杀之间如何抉择,玄之玄又将采取何种的手段呢?

无情葬月无端疯狂,同一时间追查黑瞳的神田京一初逢荻花题叶,暗伏的危机逐渐浮出台面,风花雪月又将翻搅多少风云?

道域,道域,出自道域的新面孔寻上俏如来,这两人是否将揭开默苍离另外一则无人知晓的过往,道域又是怎样的地方呢?

局势扑朔迷离,结果变外生变。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七集——慈悲的代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