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122407966
备注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三集 百年情仇

录入:北龙归心、叶清眉、萩萤
   千年等_一蛇(禅霞部分)、掉光了节操(赤羽部分)、蜜函(风逍遥部分)
   柠檬要加蜂蜜(荻花题叶部分)、云出岫心(荻花题叶部分)
校对:叶清眉


【天门】

[一个充满背叛的回忆,一张挥之不去的面容,翻搅百年盛怒,驱使锦烟霞,再闯金光塔。]

锦烟霞:锦烟霞今日,断情,杀佛!

一步禅空:嗯……

(一步禅空上前)

法涛无赦:禅空。

一步禅空:她的目标,是贫僧。

锦烟霞:终于不再逃避了吗?

一步禅空:贫僧从不逃避。

法涛无赦:何必与魔物多言。

一步禅空:法涛,让贫僧单独与她一谈。

法涛无赦:这……

一步禅空:天门状况,交你发落。

法涛无赦:给你一天解决。

一步禅空:尽量。 

(法涛无赦离开)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锦烟霞:一声佛号,忘却前尘,你与那名秃驴,当真同声一气,荒谬,太荒谬了!当初雨中借伞,是错误开端,让你有了背叛我的机会。今日,我要修正错误!

一步禅空:借伞……背叛……

锦烟霞:纳命来!青奚宣!

(锦烟霞气劲爆发,菩提尊不闪不避,被击退后数步)

一步禅空:贫僧一步禅空,平生未闻青奚宣,你来得的莫名,说得莫名,最终,只能讨个莫名。

锦烟霞:你忘了我今日的目的。

一步禅空:你要断情杀佛。可惜今日你,断不了情,杀不了佛!

锦烟霞:哈哈!狂言,不只你,整个鳞族,我也不会放过!

一步禅空:鳞族……贫僧确实非你口中的青奚宣。

锦烟霞:面容、声音,无一不同,只是多了令人更厌恶的佛气。

一步禅空:无一不同,太不合常理了。

锦烟霞:嗯……

一步禅空:百年过去,沧海桑田,如果他还活着,也不该是贫僧这副皮相。既然贫僧非你欲追讨之人,你又要如何断情!

(锦烟霞气劲勃发,击得菩提尊再退)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施主,放下执著,方能堪破迷障。

锦烟霞:迷障?是谁定义的迷障?佛门中人,总以为世人被蒙蔽,自己所修行的才是世间至道,因此誓愿渡化凡尘愚众。在我看来,你们不过是提高自己的姿态,嘲讽世人无知,认为七情六欲阻人得悟,甚至意图断绝众生情根,但当世间无情,还剩下什么?这样的佛,该灭!

一步禅空:就差这一步了。

锦烟霞:妖言惑众,便想阻止我杀佛,愚昧! 

一步禅空:不用阻止,杀佛,你,作不到!

(锦烟霞气劲再袭,一步禅空被逼退两步,又向前迈出两步,停下)

锦烟霞:既想反击,不再进吗?

一步禅空:退两步,进两步,贫僧只是走回原本的位置。现在我们的距离,又回到交谈的最初了。

锦烟霞:我们之间的立足点,从来不同。

一步禅空:不如来作一个试验,你用贫僧的立场,重新体会你对佛门的体悟。

锦烟霞:毫无意义!

一步禅空:贫僧说了,只差一步,而这一步,足可证佛。

(一步禅空自足下冒出金光照耀全身,一闪而逝。)

锦烟霞:我会让你,无佛可证。

一步禅空:你可知晓,为何你杀不了佛?

锦烟霞:你口口声声说我杀不了,那我一路所染的僧血,又是什么?

一步禅空:就算杀了我,杀了僧侣,杀了天下人,你也杀不了佛。因为,天下无佛。

锦烟霞:嗯……



【中原?无极山】

[无极山武林大会,玄之玄乍然现身,要推举新人武林盟主]

玄之玄:诸位,在下玄之玄,此番召开武林大会是希望能推出一位武林盟主。

群侠一:武林盟主?

群侠二:又是要推举新的武林盟主?

群侠三:上次我们不是有一个百武会,更早还有一个天部地部,结果还不是死光了?

玄之玄:诸位,请安静。

群侠一:先听他要讲什么。

玄之玄:诸位对推举武林盟主一事,或者尚有疑虑,无论天部、地部、百武会等等,后来都落得残败伤亡,甚至可说,不得好死。

玄之玄:但是详细思考,这群人,当真都是不得好死吗?天部地部,虽遭覆灭,仍然牵制了西剑流;百武会虽然屡遭重创, 但网中人初攻灵界,百武会起了救援的作用,九龙天书之局,牵制了女暴君的部队,就算后来亡于魔世的急袭,却也救出了盟主俏如来,领导我们打败帝鬼。

(群侠纷纷点头赞同)

玄之玄:若无这群先人的牺牲奉献,俏如来早亡,中原也早落入西剑流的掌握,魔世之战,虽然我们伤亡惨重,却也取得缓冲的时间,救了不少村落免于战火之殃。这种精神,难道不该延续?这次武林大会的目的,便是如此。推举的武林盟主,更该是众人的公仆,非是权力的表征,所以玄之玄衷心奉告各位,怕死,就莫加入这个新的团体。

群侠一:他讲得很有道理。

群侠二:是啊……

群侠三:不过他到底是谁啊?

群侠一:听讲是俏如来的师叔,在这次对抗魔世的行动,出了还多力。

(赤羽信之介、欲星移,俏如来出现)

群侠一:是俏如来。

群侠二:真的是俏如来,太好了。

群侠三:那史君子呢,史君子人呢?

(群侠接近俏如来,俏如来后退几步回避)

俏如来:诸位不可靠近!

(俏如来摘下帽子露出血纹魔瘟)

群侠一:啊……那是什么?

俏如来:诸位,俏如来身上沾染魔气,不能与诸位接触太久。玄之玄是俏如来的师叔,此番对抗魔世,师叔暗中策划行动,居功厥伟,请大家信任。

欲星移:我乃鳞族师相欲星移,也足可证明,玄之玄先生的功绩。

群侠二:真正可以信任这个人吗?

浮云子:我赞同,在下浮云子,对这次对抗魔世战役,只是响应号召的群侠当中小小一员,中原经历了几次大战,衰落破败,虽有志士,但群龙不能无首。诸位可曾记得,在失去史贤人与俏如来之后,中原是怎样一败涂地?

(群侠点头赞同)

浮云子:苗疆有铁军卫,鳞族也有部队,中原如果没一个领导,如何整理战败之后的残局,既有天地双部与百武会的先例,那此回,同样也可以建立一个新组织,一同维护武林和平。

群侠一:那谁要做武林盟主?

群侠二:是啊,是谁作武林盟主?

玄之玄:论声望功绩,自是以俏如来为首,史贤人一家为武林鞠躬尽瘁,杀帝鬼在先,驱赶戮世摩罗在后,全是史家人之功,史贤人更因此在魔世失踪……

群侠一:啊……史贤人失踪了

群侠二:怎会……

玄之玄:而俏如来手刃默苍离,为墨家除害,所以我认为,武林盟主之职应该由俏如来掌理。

俏如来:师叔,唉……那俏如来只好却之不恭了。

玄之玄:(大惊)俏如来!

俏如来:虽然俏如来想这样讲,但在下身上有血纹魔瘟在身,无法与各位长久相处,一个不能在自己位置上的盟主,对武林能有何贡献?武林盟主一职我推荐由师叔出任。

玄之玄:哼……怎敢。

俏如来:师叔客气了。玄师叔对抗魔世有功,又有鳞族师相担保,我相信师叔的能力,而且师叔正在绸缪一件大事,那便是中苗鳞三族的和平条约,这件大事唯有师叔能可胜任。

群侠一:中苗鳞三族的和平条约?

群侠二:我们跟苗疆是世仇,甘有这么简单?

群侠三:真正可以跟苗疆和平相处吗?

玄之玄:关于中苗的和平,或许各位有所疑虑,但现今苗王苍越孤鸣仁慈善良,愿意释出善意。只要中原推举出一位代表,相信能可与苗疆进行交涉。

欲星移:如此重任不可轻忽,既然众望所归,还望玄之玄不可推辞。

玄之玄:天下之大,或者尚有能人。

欲星移:若有能人,不在魔世之战站出,却要在现今之刻领导群雄,谁能心悦诚服?而谁又能代替你,前往苗疆与苗王缔结和平条约,难道是赤羽先生吗?

侠士甲:这……讲的也有道理。

浮云子:俏如来与师相所言有理,在下浮云子,参见盟主。

侠士乙:参见盟主!

群侠:参见盟主……

(俏如来、赤羽信之介离开)

玄之玄:感谢诸位的爱戴,玄之玄不胜惶恐,墨家宗旨,力主兼爱非攻、尚同于天,那此盟可称作尚同会。

侠士甲:我要加入尚同会。

侠士乙:我也加入尚同会……

玄之玄:浮云子。

浮云子:盟主有何吩咐?

玄之玄:我要前往苗疆,烦你收罗愿意参加尚同会的同志。同时这本书,(把书交给浮云子)是我暗中查访在魔世之祸中,或明或暗,对抗魔世的武林同道,请你商请这些人加入,以壮五尚同会之声势。

浮云子:是。

玄之玄:诸位,请了。

欲星移:欲星移也告辞了。(离开)


【无极山】

赤羽信之介:玄之玄如愿坐上了武林盟主的位置,你这步棋,是妙也是险。

俏如来:以我几位师叔的能耐,不可能看不破,玄师叔走的也是一步险棋。

赤羽信之介:你用武林盟主的位置困住他黑瞳的身份,坐上武林盟主之位,等于接下你的战书。关键就在……

俏如来:黑瞳!

赤羽信之介:黑瞳的领导者,只要证实这件事情,他就受你所制。但相对的,为了彻底抹去他黑暗的过去,那他必然会对黑瞳下手。

俏如来:那就比谁先揭穿对手的底牌。

赤羽信之介:你那张牌……稳吗?

俏如来:嗯……

(赤羽信之介身上突现魔瘟)

赤羽信之介:呃……

俏如来:嗯?(后退)赤羽先生与我接触太久了。而金刚尊先前所赞佛力效力似乎有所减弱。

赤羽信之介:这血纹魔瘟的感染力竟然如此之强,我还以为我能压制!

俏如来:我们暂时不能碰面了。

赤羽信之介:嗯……你小心行事。

俏如来:赤羽先生也是,请!

(俏如来躬身道别离开)



【天门】

锦烟霞:你说天下无佛?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锦烟霞:那你所念的,又是什么?你所信的,又是什么?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锦烟霞:嗯?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锦烟霞气劲挥洒袭向一步禅空,一步禅空错步闪开)

锦烟霞:再说啊!

一步禅空:方才说到哪里,嗯……天下无佛,另外,贫僧不信奉佛。

锦烟霞:哦……

一步禅空:这样说吧,施主的佛,不是贫僧的佛。请问施主,什么种的事物需要证。

锦烟霞:我对禅机没兴趣。

一步禅空:这不是禅机。

锦烟霞:别消磨我的耐性。

一步禅空:无,才需要证。因为已经存在的,不会因为辩证就消失,但不存在的事物,却需要透过辩证,确立存在。 

锦烟霞:世人对有罪、无罪的宣判,与你所说的冲突。

一步禅空:有罪,或者无罪,是属于概念的范畴。经过辩证,你能确定有罪或者无罪这个概念,然而罪业本身,却不一定与审判绝对相关。

锦烟霞:所以,佛是一种概念?

一步禅空:施主说是,那便是了。

锦烟霞:但你却不信佛。

一步禅空:佛,不是用来信奉的。

锦烟霞:嗯……

一步禅空:贫僧的佛,不是施主的佛,请问施主心中,是哪一种佛?

锦烟霞:哈!好个奸诈的秃驴,我的心中,无佛。

一步禅空:如我所说,既然无佛,如何杀佛?

锦烟霞:哼!

一步禅空:恭喜施主,这一步踏出了。

锦烟霞:你用话语玩弄我!将心中有佛者,全数杀尽,便是真正的天下无佛。

一步禅空:当这群人被你所杀,在死亡关口,心念不因此动摇,便是证了他们心中的佛,那所谓的无,便能得到另一种的诠释——无所不在。大千世界,无论哪一个方向,皆能通往空门。施主已踏在门槛之上,为何不敢踏出这一步?

锦烟霞:你想渡我?

一步禅空:施主满身佛缘,贫僧一目了然。

锦烟霞:我对这虚无的佛,只有恨。

一步禅空:这个恨,让你对佛穷追不舍,便进入了达摩金光塔,这就是缘;出身魔族的你,相较其他魔族,似乎更能不受佛气影响,这就是缘;贫僧的面容,促使你再次踏上佛国,才有方才一席交流,这就是缘。

锦烟霞:你的面容,是佛的玩笑,就如同你们高高在上的姿态,佛,就是用这种方式,将世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一步禅空:所以现在,施主认为佛存在了。

(锦烟霞一声暴喝,凝气一掌击退一步禅空)

锦烟霞:你……让我厌烦了!佛!也是!

一步禅空:你进入达摩金光塔,只是为了见我,或者该说,你是为了见青奚宣。

锦烟霞:我改变主意了。

(锦烟霞出手怒打一步禅空)

一步禅空:你想杀贫僧?

锦烟霞:想求饶吗?

一步禅空:你对佛气虽有抗性,却非全无影响。

锦烟霞:那又如何。

(交战间,两人错身而过,锦烟霞腰间的木箫被击飞空中,一步禅空接住伞柄)

锦烟霞:呃……

一步禅空:啊……抱歉!还你。

(一步禅空递回去木箫,两人手掌接触,锦烟霞回忆起当初与青奚宣借伞的场景)

一步禅空:施主实力高强,却被贫僧打退,表示施主已受佛气干扰。何况天门不只贫僧,还有方才的金刚尊,以及少室古刹等宗脉的众武僧,在天门动武,你占不上便宜。

一步禅空:施主,回头吧!

锦烟霞:回头,那就回头。我会在人世,杀遍所有修佛之人,你们又能救多少,我锦烟霞,拭目以待!

(锦烟霞退走天门)

一步禅空:且慢!

一步禅空:唉!

(法涛无赦走到一步禅空身边)

法涛无赦:就这样放她走吗?

一步禅空:你都听到了。

法涛无赦:你与她,究竟是何关系?

一步禅空:除了亲眼见到梁皇无忌将她击退,今日,是第二次见面。

法涛无赦:就这样?

一步禅空:就是这样。

法涛无赦:看你们交谈,总有一种相识很久的感觉。

一步禅空:佛缘吧。

法涛无赦:嗯……但放任不管,终成祸患。

一步禅空:其实,有一个念头,曾在贫僧脑中浮现。

法涛无赦:什么念头?

一步禅空:引她探入魔世。

法涛无赦:嗯……通道封闭之后,一劳永逸。

一步禅空:贫僧很快就推翻了这个念头。

法涛无赦:本座倒是认为,这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一步禅空:同是那句话,贫僧认为她与佛有缘。

法涛无赦:你不是说,天下无佛。

一步禅空:俏如来也说,天下无魔族。

法涛无赦:禅空。

一步禅空:鳞族有麻烦了。

法涛无赦:嗯……

一步禅空:你先回圣顶吧,贫僧想在天门各处洒净,毕竟这次锦烟霞闯入,又有不少的僧侣牺牲了。

(一步禅空离开。)

法涛无赦:禅空,你的心,浮动了吗?



【夜晚岸边】

 [踏上神舟的神秘人,缘溪入湖,进入一处神秘的所在。]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从远处走来)

荻花题叶:挥笔点墨卷再开,醉仰观岚景悠哉。倾向兰曰敬邀曰,叹矣自笑一字呆。 

(提笔写出一个‘呆’)

禹晔绶真:绶真见过昊辰学长。

荻花题叶:孤血斗场一事办得如何?

禹晔绶真:突来变数,未能圆满。

荻花题叶:嗯..……风险未及评估,申诫一支。

禹晔绶真:小学弟未能即时撤退,让事情演变到更为复杂。

荻花题叶:嗯..……督导不周,小过一支。 

禹晔绶真:然后小学弟又自作聪明杀了大掌柜。

荻花题叶:任意妄为,小过一支。无端杀人呢,大过一支。

禹晔绶真:学长,接下来的过程,绶真可以用写的吗?

荻花题叶:因何呢?

禹晔绶真:我实在拢听无,学长到底是在扣我的学分,还是将帐算在小学弟的身上。

荻花题叶:言之有理,那就直接用退学的方式来办你。你想这样做好吗?

禹晔绶真:啊?学长不可啊!我可以继续讲下去。

荻花题叶:懂得变窍,识时务,真好。

禹晔绶真:接下来,就接到苗王欲亲临孤血斗场的消息。于是……

荻花题叶:直接与苗王动手了?

禹晔绶真:是...动手了。

荻花题叶:滋事生非,无端引战,再补大过一支。

禹晔绶真:但小学弟与苗王交战,惨受苗王一击。返回之后就不幸重伤身亡了。

荻花题叶:明知不能迎战,却有这种舍身成仁的气魄。好!佩服!再记大功一支。

禹晔绶真:学长,人都亡故了。这些功过是要记去墙壁吗?

荻花题叶:直属的学长受代其功。所以我要写在你的记录之中。

禹晔绶真:什么!为什么他做错的事情要算在我的头上?

荻花题叶:绶真啊,引起苗王注意,不对其一;再来杀了大掌柜得罪背后之人,不对其二。虽然小学弟已经身亡,但这日后的代罪羔羊,我想应该就是你无误了。

禹晔绶真:这……学长打算要怎样处理?

荻花题叶:拔除你的学籍,将你送至苗王的面前。承认你们所做的一切错误。

禹晔绶真:学长!你真正要这样做?!

荻花题叶:嗯……不是真正有想过,而是应该就要这样做。

禹晔绶真:唉……好吧!学长,你就将我送给别人处理好了!那血不染的消息,我也免说了!

荻花题叶:嗯……血不染?

禹晔绶真:正是血不染的消息。

荻花题叶:你故意将这件事情留到最后吗? 

禹晔绶真:学长,孤血斗场的事情后续该如何处理啊?

荻花题叶:孤血斗场之事,就由荻花题叶亲身收拾残局。

禹晔绶真:感谢学长!

荻花题叶:血不染之事呢?

禹晔绶真:详情听说……

荻花题叶:<血不染的剑气残留,能可真正运使血不染的人……应该是月没错。当年一战,月真正能保下生机吗?但月一旦保下生机,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传出?>绶真,准备再度进入中原,查探任何有关血不染的蛛丝马迹,尤其是月的下落。

禹晔绶真:但是他不是死了?

荻花题叶:如果他死了,那就查出是谁在使用血不染。

禹晔绶真:是,绶真即刻前往中原。

荻花题叶:不用急,待我离开之后的三个时辰,你再启程吧。

禹晔绶真:学长有什么用意吗?

荻花题叶:只是想将桌上的那个字送你,让你继续领悟那个字的意义。

禹晔绶真:啊……难道又是……

(禹晔绶真走上前看到桌上写的‘呆’)

禹晔绶真:果真又在指桑骂槐了,唉……

荻花题叶:哈……叹矣自笑一字呆也。

(荻花题叶离开)

禹晔绶真:绶真恭送学长。



【天门圣顶】

法涛无赦:禅空,听说你前往少室古刹藏经处,借调久未被翻阅的民间搜奇。嗯……(看到一步禅空手上的书册)《白娘子传奇》,你怎会突然对这种故事产生兴趣?

一步禅空:你只有这个问题?

法涛无赦:你请心音三僧出天门,是想带给玄之玄什么消息?

一步禅空:贫僧希望能借由他将锦烟霞的动向告知鳞族,让他们提早预防。

法涛无赦:你说鳞族有麻烦?莫非是锦烟霞?

一步禅空:她心中有恨,鳞族将被波及。现下中原势力,由玄之玄等人统筹,让他们去调度,是最快的方式,等待魔世通道封闭之后,我们也可以为此尽一份心力。

法涛无赦:说到封印魔世,雪山银燕与剑无极伤势已经恢复,而幽灵魔刀也准备交给梁皇无忌带入魔世。如此一来,元邪皇遗物便从此分隔两地不再相聚了。

一步禅空:长久的期盼,终于在紫金钵回归之后正式推动因果。此乃苍生之幸也。

法涛无赦:也是佛国的考验。紫金钵回归所代表的是什么,你我都很清楚。

一步禅空:酆都月之乱致使天门封锁消息,因此紫金钵回归当下,暮鼓佛力的波动尚未引起其他各门的感应,但达摩金光塔离开原处,已经正式宣告紫金钵回到佛国。待魔世封印之后,其他各门恐会以太平之世来临为借口设法进入天门,谒见初祖衣钵。

法涛无赦:他们要如此明目张胆,天门自有应对方式。

一步禅空:就算其他门没动作,尚有天门境内各部宗脉蠢蠢欲动。

法涛无赦:只能设法避免制造可乘之机。禅宗衣钵将陷争夺。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如今开枝散叶,所成之果,已非初祖能所预期。

一步禅空:八万四千法门,只要正信正念,哪一道门不能证佛?

法涛无赦:此说法的本意,是大开修行方便之门,但如今却成了变造修法途径的借口。每一个支脉都有坚信自身修法正确的权利,但如果曲解经典,甚至排斥其他法门,遵己为宗,又作何解?

一步禅空:附佛异说,外道丛生,尘世无法避免,佛国岂能独善?

法涛无赦:这个理由,也是外道所喜之说。

一步禅空:唉……禅宗本由心证,但一味求心,依归何来?无奈佛典藏书中,亦存伪经,防不胜防也。

法涛无赦:无论如何,天门决不能让步。

一步禅空:法涛,你执着了。

法涛无赦:执着,定念,一线之间,本座只需要你的支持。

一步禅空:你的决定,贫僧自然支持到底。但凡事需要未雨绸缪,我们必须设想更多的可能性。

法涛无赦:譬如说——

一步禅空:你忘了,还有一个人……(金刚尊神色了然)你的神色,藏不住你的心绪,都过了这么久了。

法涛无赦:都过了这么久了……由双尊者护持天门的制度延续至今,并未见撼动与不足之处。

一步禅空:你仍是避而不提。

法涛无赦:过了这么多年,谁也不敢保证,他另避蹊径求法的结果是什么,甚至不能排除他接触其他各门,我们经不起更多的变数。

虚尘:菩提尊,金刚尊。

法涛无赦:是虚尘,何事来到圣顶?

虚尘:菩提尊交代弟子找寻的书籍在此。

一步禅空:多谢。(接过书册)

法涛无赦:什么书籍?

(菩提尊专注翻阅)

一步禅空:嗯……想不到民间流传的版本与天门藏书有所出入。

法涛无赦:莫非也是白娘子传奇?

一步禅空:你看。(递给金刚尊翻阅)是相同的故事没错吧?

法涛无赦:确实,但内容……(察觉到一步禅空离开)嗯……禅空……禅空!


【鬼祭贪魔殿】

俏如来:梁皇前辈。

梁皇无忌:俏如来。啊……

俏如来:此番魔世之乱,最后还要劳烦前辈作为结束,只是……连累前辈不得清修。

梁皇无忌:在魔世之中传授灵真,也不失是一件好事。毕竟,那是邪神将的故乡。

俏如来:前辈不用安慰俏如来。

梁皇无忌:你脸上的血纹魔瘟……

俏如来:得天门两位尊者相助,压抑了不少感染性,目前还能控制。

梁皇无忌:时刻压抑着这身魔气,为难你了。

俏如来:俏如来会找到解法,前辈不用担心,今日前来,除了拜别前辈,也有一事想请前辈协助。

梁皇无忌:何事?

俏如来:是关于父亲。

梁皇无忌:史君子?魔世之乱,史君子一直迟迟没出现。难道……他还留在魔世?(俏如来点头)你想拜托我什么?

俏如来:请前辈以修罗国度帝尊的身份拜访帝女精国,就向精国公主说,俏如来不曾怪她,也请她体谅。

梁皇无忌:我会如实转达。

俏如来:另外也请转达公子开明,我没打开千魔浮屠的第三座门,破绽在吊魂林那次会面,所以是三比二。

梁皇无忌:嗯……

俏如来:这样讲,他就会明白了。

梁皇无忌:我想我明白你想转达什么了。

俏如来:多谢前辈,俏如来告辞。此回一别,再会无期,前辈善自珍重。

梁皇无忌:你要回哪里?

俏如来:正气山庄已荒废许久。

梁皇无忌:嗯……去吧。

俏如来:啊……(离开)

梁皇无忌:嗯……通道将近关闭,大部分的魔兵已回到修罗国度,但仍有散落的魔兵在外,希望能及时赶回。倒是天恒君完全不知下落,看来他不敢回到修罗国度了。

忆无心:大师兄!

梁皇无忌:无心。

忆无心:我很想你,很久没见到你了……

梁皇无忌:嗯,几经战乱,你我皆错失碰面的机会,我听讲你的事情,这段日子你成长不少,嗯……你怎会与银燕他们一同回来?

忆无心:我在来的门口遇到银燕大哥和剑无极就一起进来了。

雪山银燕:前辈。

剑无极:这是飞在头壳顶那两位大师请我转交给你的东西,

梁皇无忌:幽灵魔刀,这件事情我知晓了。达摩金光塔要我将幽灵魔刀带回魔世,彻底分割元邪皇的遗物。

雪山银燕:前辈,你真要回魔世?

梁皇无忌: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剑无极:那个老阿婆跟那只火焰头甘会服你?

梁皇无忌:别小看了邪神将的能耐。要保住鬼玺,吾还有能力。

雪山银燕:前辈……保重。

梁皇无忌:你们也保重。

忆无心:(哭腔)大师兄,无心不舍得离开你。啊……

梁皇无忌:别悲伤,修罗国度之乱终于结束,这是好事,银燕。

雪山银燕:前辈。

梁皇无忌:戮世摩罗还未死,但你不用勉强自己,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雪山银燕:前辈……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可选择去做或者不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梁皇无忌:嗯……你也成熟不少。

雪山银燕:前辈,银燕告辞了。

梁皇无忌:还有一事,你的大哥……

雪山银燕:啊……大哥,大哥来过了?

梁皇无忌:他回正气山庄了。

雪山银燕:多谢你,梁皇前辈。

剑无极:笨牛啊,我们也去。

雪山银燕:无心,你呢?

忆无心:我想留在这,再陪大师兄一阵。

剑无极:梁皇啊,(深鞠躬)我好听话不大会讲,总之,一切的一切,多谢。

(黑白画面闪回——梁皇无忌帮助救回被控制的风间始)

梁皇无忌:剑无极。

剑无极:多谢。(离开)

梁皇无忌:啊……

忆无心:大师兄。

梁皇无忌:笨丫头,回黑水城吧,你的金池阿姨会担心你。

忆无心:但是……

梁皇无忌:去吧,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你若在,会让我更不舍。

忆无心:唉……大师兄,保重,我回黑水城了。

(黑白闪回——梁皇无忌在灵魔大战中的作为、对灵界的付出和对忆无心的照拂)

梁皇无忌:保重。


【正气山庄】

[曾经是中原枢纽的正气山庄,久无人烟,如今,已是荒废。]

雪山银燕:啊……(触景生情潸然泪下)

俏如来:你回来了。

雪山银燕:大哥,我……我……啊……

俏如来:一起收拾吧。

雪山银燕:(擦去泪水)嗯。二哥,他还未死。

俏如来:嗯……

雪山银燕:父亲,会回来吗?

(回忆——

史艳文:(急切)精忠你快走啊!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精忠你一定要回到人世,走啊!纯阳贯地——!)

俏如来:为了救我,父亲没办法离开魔世。

雪山银燕:你有亲眼见到父亲的尸体吗?如果没,那他就可能再回来,你能,父亲也能!大哥,别放弃希望,这个家需要你,也需要父亲,你不能放弃希望。

俏如来:银燕……

雪山银燕:大哥。

俏如来:父亲的书房交你整理。

雪山银燕:好,交给我。

俏如来:整理好了,我们再一同去祭拜宫本师尊。


【正气山庄】

剑无极:我最讨厌这种气氛,好像人家的小三一样。唉,是讲笨牛一进去就这么久,不知几时会出来,这样我很无聊。(一坛酒飞来,剑无极接住。)哇!(风逍遥走入)风月无边,你会舍得喔?

风逍遥:我就知道你在这,就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无聊。

剑无极:现在要讲啥?(开酒)

风逍遥&剑无极:干杯!(喝酒)


【山洞】

(医生被网中人打飞)

网中人:这些医生都是废物!臭小子还未清醒,可恶……呃……<他身上魔之甲受到损坏,护身气罩大大减弱,虽然仍有一部分的防护功效,但不再坚不可破,找了几个医生,都无法为他医治。嗯……修儒,黑水城的高手太多,现在的我不宜硬闯……>先找一个地方安置臭小子。

(抱起戮世摩罗离开)


【万里边城】

[依照约定,万里边城今日三方代表前来,准备拟定和平条约。]

玄之玄:俗世何曾分黑白,庸贤石上覆苍苔,一抔黄土评愚圣,半夜人间冷月来。

欲星移: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受冕,虹倪过处尽疆舆。

苍越孤鸣:苍生何晓几危安,鲲鹏欲展风间,惊鸿敢与天对立,雄翼中,握世皇权。今日由吾苗疆作东,希望共同拟定这份合约,能可为这个天下,带来真正的安乐。

玄之玄:苗疆与中原的战火,能在此划下句点,日后又能迈向互相扶持的地步,此乃两境居民之福,玄之玄也倍感欣慰。

苍越孤鸣:孤王在此恳请各位先生,三境协助,天下止战。

欲星移:苗王真是客气,鳞族亦是认同这个三境协助,天下止战的理念。

玄之玄:这是吾所拟定的和平协议,请国师过目。

苍越孤鸣:国师,麻烦你了。

忘今焉:三方互不侵犯,和平共处,当然是以此前提,自是当然,然则尚同会请求协助恢复中原,苗疆内战方休,目前资源欠缺,实难相助。

欲星移:鳞族远避烽火,就让鳞族全力相助吧。

玄之玄:可以,就照此立案遵办。

忘今焉:那剩下的条约,不知两位先生,是否还有异议?

欲星移:若无异议,那三方和平条约,该是签订的时刻了。

玄之玄:中原方面也无异议。

忘今焉:请王上过目。

苍越孤鸣:嗯……那这份和平合约,孤王以苗疆天子之名,在此签订。(执笔签约)

欲星移:欲星移代表太虚海境,和平合约在此签订。(上前签约)

玄之玄:玄之玄以中原尚同会盟主之名,和平合约,在此签订。(上前签约)

忘今焉:感谢各位,三境协防和平合约,终于成功了。哈哈哈……



【尚同会】

[尚同号名,天下归心。群侠汇聚,别开新局。]

群侠:啊……盟主回来了。盟主……

玄之玄:诸位稍安勿躁,我有一件要事宣布。关于此次前往苗疆,协调和平条约的结果——他们,同意了。

侠士一:盟主果然厉害啊。

侠士二:能说服苗疆,盟主真有办法。

侠士三:是啊……盟主厉害啊。

浮云子:盟主,浮云子有急事禀报。这段期间,佛国捎来讯息,请盟主过目。(将书信交给玄之玄)

玄之玄:<锦烟霞再闯天门,言语中牵涉鳞族。嗯……此事该让老三知悉。>我知晓了。另外,我要你请来的人,可有找到?

浮云子:等待许久了。

(东方秋雨走出)

玄之玄:抗魔游离战线,留命百里之首——东方秋雨,今日初见,幸会。

东方秋雨:小娃儿,你就是尚同会盟主?

玄之玄:正是,蒙昧始觉玄之玄。

(东方秋雨突然出手,玄之玄接下,二人过招)

浮云子:大胆,竟敢袭击盟主。

玄之玄:不碍事。

东方秋雨:哈哈哈,实力不差。临事处变不惊,我倒是小看你了。

玄之玄:我会将你请来,自然是对你有一番了解,当然也知晓你的个性。虽然抗魔期间,留命百里的战力,不若胜邪封盾有组织。但在你的带领之下,仍是造成魔世不少困扰。

东方秋雨:没办法,其实留命百里数度想要与胜邪封盾接触,却是不得其果。

玄之玄:如今胜邪封盾解散,他们的领导者也担起带领魔世永绝人界的重责大任。但重建武林秩序,尚同会仍需要更多助力。东方秋雨,未知你是否愿意,为了我这个小娃儿贡献一份心力?

东方秋雨:盟主言重了。既然盟主需要助力,是否可容东方秋雨,再推荐一人?

玄之玄:哦……?是谁?

(走出一名男子)

侠士一:这个人是谁?

侠士二:不知道,我也没见过。

东方秋雨:就是此人。

玄之玄:请问侠士名号?

(男子沉默不语)

侠士一:喂……盟主在问你话!(上前)嗯……你。(伸手按住男子,被一掌击飞,站起身)你……可恶!

玄之玄:停手。

东方秋雨:他名唤武敛君,我遇见他时,他正在不断找寻门路想要亲自一见盟主,也积极表明想加入尚同会。他说他的目的是为了赎罪。

玄之玄:哦……你何罪之有?

武敛君: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曾经加入百武会,但他却死了。

玄之玄:为了对抗魔世而亡吗?

武敛君:是魔世逼他自杀。

玄之玄:我知晓了,现在你是尚同会的一员了。而我正要宣布另外一件要事。一个组织,想要顺利推行各项要务,首须建立内部权职。现在除了鳞族师相相助,我本欲再设文武两职。现在我必须稍作调整,增设职位,一文两武。浮云子,从现在起,你便担任文职书令,主要负责我所传达之令。

浮云子:(行礼)是。

玄之玄:武职方面分立左帅右魁,左帅自是东方秋雨,至于右魁,武敛君,你可愿承之?

侠士一:这……盟主,这个人毫无建树。

玄之玄:各位,相信玄之玄的判断。他,能作得很好。

武敛君:(跪礼)武敛君必不辱使命。

玄之玄:现在,使命已经来了。

(玄之玄将书信交给浮云子)

浮云子:啊……黑瞳名单!

玄之玄:抗魔期间,我暗中搜集的资料也是该公诸于世时候了。现在魔世即将封闭,若之后仍有顽劣魔众不愿退走,想继续为祸中原,便怪不得中原处置。在此之前……(几个人在树林中奔走逃避追杀)中原的背叛者,一个也不能放过!


【树林】

逃亡人一:啊……饶命。(被一刀斩杀)

侠士一:我们一定要为所有的人报仇啦。

(中原侠士继续追杀逃亡的赵参)

赵参:呼……

锦烟霞:<一步禅空,青奚宣,相同的面容,相同的声音,哼……>

(锦烟霞与赵参错身而过)

侠士一:他是往这边跑没错,找看看。

侠士三:嗯……没看到人。

侠士二:难道真正跑这么快?啊……(看到锦烟霞,上前)姑娘,你可有看到什么人往这个地方跑过来?

(锦烟霞径直走过众侠士)

侠士二:姑娘……

侠士一:她不理我们就算了,我们继续找吧。

侠士二:这个赵参是最卑鄙的黑瞳成员,李沉渊大师的死他难辞其咎。

(锦烟霞停步)

侠士一:没错,我们一定要用他的性命,祭吊古岳派众英灵。

(锦烟霞忽然冲向群侠)

侠士一:啊……姑娘……你怎样了?

锦烟霞:古岳派怎样了?(侠士未作答)我说,古岳派怎么样了?(蓄招待发)

侠士三:啊……她……她是魔……她是魔啊……

(侠士一向锦烟霞出手,被锦烟霞制服,勒住脖子)

锦烟霞:讲不讲?

侠士一:呃……

东方秋雨:放开他。(击断锦烟霞白绫,救下侠士一)

侠士一:是左帅,多谢左帅。

侠士二:左帅,那个妖女是魔啊!

东方秋雨:嗯……

锦烟霞:将方才的话说清楚,古岳派怎样了?

东方秋雨:<奇怪,古岳派明明就是魔世所灭,但此魔似乎不知细节。莫非她不是魔世中人?但方才她攻击众人之时,所散发的魔气……>

侠士一:左帅,不用跟她说这么多,我们……(被东方秋雨制止)

东方秋雨:(上前)古岳派已经被魔世所灭了,但真正的源头,乃是遭到我们在追捕的那个赵参出卖,而赵参也是黑瞳成员。古岳派乃是抗魔大宗,在魔世肆虐不久之后,古岳派为了举行朝锦,便委派联盟当中的其他派门,加紧巡夜防守。

锦烟霞:朝锦?

东方秋雨:那是古岳派百年的传统。传说在很久以前,李沉渊大师的双亲,曾受一对侠侣帮助而逃过仇家追杀。那一对侠侣以锦鲤、锦蛟为织,古岳派从此便以蛟鲤相缠为图腾来纪念这段过去。而朝锦仪式,也是为了感谢这对侠侣而设。而就在朝锦的那一夜,古岳派不知为何防线大开,遭受夜袭。李沉渊大师更为了保护剩下的人逃生一剑护关,却是难逃死厄。

锦烟霞:解开防线者,就是赵参?

东方秋雨:没错,这是之后所追查出来的。

(锦烟霞离开)

侠士一:左帅,就这样放走女魔?

东方秋雨:她可能不是魔世中人。

侠士一:啊……

东方秋雨:此魔疑点甚多,我会亲自禀报盟主,你们继续猎杀黑瞳。

群侠:是。


【树林】

(锦烟霞在路上行走)

[回忆,伴随婴儿的啼哭声: 

女子:恳请两位恩公,为我们的儿子取名。

锦烟霞:这……

男子:如果不是恩公出手,我们早就死了。这个孩子能平安出世,也是恩公所赐,所以……

青奚宣:沉若渊流,就叫沉渊,如何? 

锦烟霞:奚宣,你也太主动了吧?

青奚宣:烟霞,这就叫盛情难却啊。

男子:沉渊,李沉渊,好名!真是好名!多谢恩公……]


【通幽谷】

修儒:太师娘,修儒先回转黑水城了。路上也许顺便查探,是不是有风中捉刀的消息。

娇姨:嗯……你一路一定要小心。

修儒:太师娘,你也要保重喔。还有,也麻烦太师娘照顾无情大哥。

娇姨:嗯……快去吧。

(修儒离开,娇姨回到屋中)

无情葬月:哈哈,人都走了,好机会,心爱的,我来了!且慢,我那个大哥真爱黑白想,这种习惯若是不改掉,是会真危险。大哥又要去外面闯荡了,我应该暗中保护大哥才是。但是我要如何才能保护大哥呢?(拍脑袋)我又忘记了,我是高手,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好,应该来去找家伙。

(无情葬月奔进屋中,拿出一把扫帚)

无情葬月:心爱的,我终于找到你了。咦……我的心爱的是这只吗?我记得,长得真水才对啊。唉……原来是阿嬷将你折磨成这样,我真舍不得啦。(把脸埋到扫帚里)等一下,我是高手。人家说真正厉害的高手,都要盖头盖面的才对。(拿出面具遮住脸)

(无情葬月站到屋顶)

无情葬月:我就是威震天下的……(从屋顶翻下)等一下,我叫什么名呢?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呢?不管了,想不起来就自己号一个就好了。真正厉害的高手,都要有一个非常惊人的名号。我想想看,叫什么才好。(踱步)风,又是风,为什么我的头壳底一直有风这个字呢?好,有了,在下就是,北仔尾的传说,北风传奇是也!遇上我,就是你们的不幸,哈哈。这个名字有够杀吧?赞不赞?好,北风传奇准备来去暗中保护大哥。


【苗疆?某间茅屋前】

(独臂的暴雷拳正在劈柴)

岁无偿:一别十六年,好久不见了。暴雷拳,你的右手,果然如二掌柜所说的,完全失去了。

暴雷拳:鬼头刀,你是来耻笑我的话,现在你已经看到了,可以离开了。

岁无偿:我现在叫岁无偿。

暴雷拳:哼……连你也不愿想起那段在无间的日子,何况是我呢?

岁无偿:我们两人都是自无间爬起的人,一同从奴隶斗士的身份开始打拼。彼此勉励相处的那段日子,我永远记得。

暴雷拳:但你比较幸运,得到了王上的赞赏,成为了荣耀的贵族斗士。

岁无偿:我知晓你的痛苦。孤血斗场,已经废了。

暴雷拳:什么?

岁无偿:当今王上废除孤血斗场,大掌柜遭人谋害,二掌柜现在被囚,但他什么也不知情。

暴雷拳:哈哈……废了吗?与我同样,废了吗?

岁无偿:暴雷拳。

暴雷拳:你忘记了吗?贵族斗士、赏金斗士、奴隶斗士这三种身份差别的待遇吗?

岁无偿:我永远记得。奴隶斗士如同猪犬一样,畜生不如。

暴雷拳:你忘记了,你早就忘记了。当你被王上提拔成贵族斗士的那一刻,咱的身份早就不同了。

岁无偿:暴雷拳,我来此的目的是追查孤血斗场的案件。

暴雷拳:查什么案,孤血斗场真正不平等的是制度。你们虽然废了孤血斗场,但你有办法救赎这些身份永远比别人更低的奴隶吗?

岁无偿:孤血斗场机要的文件,甚至人员的名单,全数被烧毁,我认为这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暴雷拳:就算真正被你们查出什么秘密,你们能给我们这种残废者多少的帮忙?

岁无偿:我现在能帮你吗?

暴雷拳:用嘴说出的帮助永远都是不堪入耳的笑话。

岁无偿:我只想用我微薄的心力,改善你的生活。

(岁无偿拿出钱财放到石墩上)

暴雷拳:这算什么?(挥刀打落)好好奉侍你的主人就好。虽然我是一个重残者,但我剩下的能力在这个山林中生活,已足够渡过余生,实在不用劳烦你这个穿金戴银的大官来救济我。

岁无偿:你自己保重

暴雷拳:山路崎岖不平,大人,你就小心慢走,恕贱民无能相送。


【树林】

欲星移:唉……老七,你这封转交的信,送来得不是时机啊。(将信收起)<那只白蛟的仇恨,竟开始算到鳞族头上了。嗯……此次鳞族入世,断无收回之理。就算因事急撤,老七他们也不会同意。但我有义务保住鳞族,看来后续必须细想。>

锦烟霞:赵参,黑瞳,所有的背叛都不该存在。

(欲星移、锦烟霞相遇)

锦烟霞:啊……你……

欲星移:嗯……

(锦烟霞出手袭击欲星移,二人过招)

欲星移:姑娘,为何出手?

锦烟霞:先是奚宣出现,然后是你。

欲星移:你是锦烟霞?

锦烟霞:想起我了吗?可恨的秃驴!为镇压百年之恨,死来!


【不悔峰】

[不悔峰上,重回故地的俏如来等三人吊祭恩师。经历几番风雨变故,不由感慨。]

风逍遥:嗯……什么人?

(有一人自紫烟中走出)

[踏入的脚步不疾不徐,脸上无喜无悲,沉默而坚定。正是——]

俏如来:玄狐?

玄狐:约定的时间到了,拔剑吧。

雪山银燕:你想做什么?

玄狐:嗯……绝世的剑招,刀剑客,壁上留招者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剑无极:好说了!无极剑法嫡传首席大弟子剑无极。要比剑,俏如来他三脚猫的剑法,找他不如找我!

俏如来:剑无极!

(玄狐拔剑出手,俏如来连忙推开雪山银燕)

风逍遥:<好锐利的剑气!他还未出剑。>

玄狐:(奔向剑无极)出剑!

剑无极:玩真的?!来喔!

[玄狐欲寻俏如来,剑无极的挑衅会带来怎样的结果?闇盟三大剑手之一的玄狐,又藏有怎样惊人的实力?]


【鬼祭贪魔殿外】

[夜风凝肃,万籁俱静,鬼祭贪魔殿外已看不见屠戮战痕,似是将为乱世魔祸谱下终曲。]

众僧: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达摩金光塔】

[佛力神圣恢弘,藉由万千意念流转,催动整个达摩金光塔。随之携带着镇魔之威,搅动气流,庞然缓落。而在通道口,唯一伫立者是即将远离人世,道心之魔。]

梁皇无忌:即将结束了,魔世之乱,人间祸劫,还有,所有的一切。曾经,灵界封印着魔世。如今,佛国,交你们了。梁皇无忌,在此,拜别!

[拜别,是向谁拜别?讲不出口的话,只因该辞别者太多……太多…… 回忆,是刻骨铭心的历练。最后一眼人世,哪怕永不再见,也难阻坚定的脚步。魔之左手,灵界修行,帝鬼之盾,步履归程。]

梁皇无忌:回首纵横第六天,非神非佛非圣贤。夺命毁法虽本性,身属魔罗心向仙。


【达摩金光塔】

(佛像前一把剑飞起,发出绿光)

一步禅空:异常的巨震。

法涛无赦:波动的方向……暮鼓!

(二人赶往波动处)

法涛无赦:啊……枯髓咒怨消失!

一步禅空:啊……

(酆都月躯体再度站起)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四集——新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