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集数 第0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362024062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剧集预告《亲脉断情》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一集 亲脉断情

录入:叶清眉


[西剑流之乱,史艳文、藏镜人,联手诛杀西剑流创始者炎魔幻十郎。]

史艳文:纯阳贯地!

藏镜人:怒潮袭天!

炎魔幻十郎:一起……下地狱吧!

[然而中原元气大伤,百武会领导者、史艳文之子俏如来暂时成为武林共主。然而乱世未平,中原之内尚有魔世余孽,欲打开魔世通道,外有世仇苗疆虎视眈眈,苗王颢穹孤鸣欲趁三百年气运一转之机,夺得龙脉地气,却导致魔世意外开启。]

帝鬼:吾带来尸山血海,天劫地灾,吾带来魔祸人灾,神叹鬼患。吾,帝鬼,一统人魔两界!

[魔世入侵,墨家钜子默苍离以铸心计,传承诛魔之利。]

默苍离:我讲过,我要为你铸智,铸计,这是最后一项——铸心。杀了吾,你就会明白,这最后一点。

[回忆:

默苍离:说出你的要求吧。

俏如来:我的要求便是,请前辈——收我为徒!]

俏如来:师尊……

[回忆:

俏如来:为何前辈要帮助我呢?

默苍离:因为你是可造之才。]

(俏如来弑师)

俏如来:因为……这是史家人的天命…

(俏如来开止戈流真阵)

帝鬼:这是?!

俏如来&默苍离:止戈流——开阵!

[俏如来顺利击杀帝鬼,但仍然无法阻止魔世大军入侵,史艳文二子史仗义改名戮世摩罗,成功夺得鬼玺之后,成为魔世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帝尊。]

戮世摩罗:我——戮世摩罗,修罗国度的帝王!

[戮世摩罗领导修罗大军,展开征伐杀戮,人界,顿成炼狱!此时苗疆内战——]

铁骕求衣:铁军卫决定支持,北竞王!

北竞王:孤王是苗疆的天命之子。

撼天阙:做出这种大逆无道之事,还配称作天命之子?!皇世经天·虚空尽灭!

北竞王:皇世经天·轮回穷劫·众生灭!

撼天阙:啊……

北竞王:孤王用自己证明自己,纵然天不予命,孤王也——要得天命!

苍狼:何谓天命?不屈于天所安排的命运,为之天命啦——!

北竞王:孤王的小苍狼学坏了。

苍狼:是你教我,人必须比狼更残忍!

[中原沦陷。]

炽阎天:准备献祭了吗?

邪马台笑:你是在哭爸喔?祭你的死人头啦!

炽阎天:八荒灾焰!

邪马台笑:三界刀雷!

(邪马台笑、天海光流牺牲)

独眼龙:就算不能回天,俺也要力挽狂澜!天诀最终式——斩无赦!

网中人:魔网天诛!死吧!(重伤独眼龙)

[修罗国度在戮世摩罗领导之下,更先后击溃反抗组织胜邪封盾与梅香坞。中原历经艰辛,终于在鳞族、苗疆、黑水城、中原各方势力联手算计之下,在达摩金光塔展开反抗魔世最后一战。]

俏如来:弟子俏如来,求进——达摩金光塔。

[抗魔最终战,结合鲁家机关与佛门至高圣力,达摩金光塔缓缓飞升。目标——魔世通道处,鬼祭贪魔殿!]


【达摩金光塔】

[封魔行动开启,达摩金光塔,天门两位诅咒你和,结合万千僧众,暮鼓晨钟,齐心颂佛,雪山银燕、剑无极、梁皇无忌,护法抗魔!]

雪山银燕:二哥!

戮世摩罗:喔,怎样了,又心软了吗?叫得这么亲密,结果还不是要杀我?实在一点吧,你叫我修罗帝王,我叫你雪山银燕!别牵兄弟情义,拿出战场上的现实,来,来相杀!

剑无极:笨牛,不会到这了才动摇你的决心吧?

雪山银燕:呃……修罗帝王!喝——


梁皇无忌:不曾见过的魔,你是修罗国度的新员?

锦烟霞:你以为有谁能号令吾白练飞踪锦烟霞?谁也阻止不了我杀这群秃驴!

(二人交战)

梁皇无忌:<这魔气……如此强大的魔,为何不曾在魔世听闻?>


【金光塔外】

[而金光塔外,联军各大高手,分别对上修罗群魔!]

网中人:你以为你能阻止我?

铁骕求衣:魔世通道即将被封闭,再不投降,你们如同帝鬼一般,被困在人世成为孤军!

网中人:帝尊能阻止达摩金光塔,而你,会死!

铁骕求衣:让事实讲话吧!

[魔丝纠缠,纵横交错,铁骕求衣成竹在胸,不与网中人硬接,欲借佛气消耗对手体力,不攻而胜。]

网中人:堂堂铁军卫军长,只能防守吗?

铁骕求衣:善兵者,先求不败,而再求胜!

网中人:不过是无能者的借口,飞织邪罗!

铁骕求衣:腾龙决·开山破碑掌!(接住飞丝重创网中人右手)投降吧。


荡神灭:无知的小辈!

[荡神灭魔威赫赫,掌力摧震天地,风逍遥步法奇幻,忽前、转后、刀光旋摆不定,白日无迹则是出手诡谲,剑影变化曲折,以巧取力,荡神灭收到佛力影响,体力消耗更剧。]


万雪夜:一年前的旧账,该归还了。

神田京一:再不投降,魔世就要悲哀了。

炽阎天:手下败将也敢猖狂?

万雪夜:因为败过,所以才能战你!

[曤日重巧,虎徹快利,两种刀法,呈现不同意境,炽阎天加催炎流,周围再成火海。]

炽阎天:八荒灾焰!

神田京一:这么火大?

万雪夜:一夕飞霜·三丈雪封。

[万雪夜插刀入地,霜寒之气凝结成冰,驱散焰流。]

炽阎天:嗯,你缩小冻气范围,抗拒我的炎流。

万雪夜:三丈之内,是我的地盘。

神田京一:漂亮。


[战火仍炽,心知变异的曼邪音率领杀生鬼言与魔军,欲突围赶往鬼祭贪魔殿,然而在圣气笼罩之下,魔兵战力受损,妖魔海支离散乱,战况极端不利。]

杀生鬼言:杀生鬼言·破!

群侠:啊……

杀生鬼言:我的杀生鬼言怎么变得这么弱了,这个圣气弄得我很艰苦。早了,太危险了,还是想办法赶紧逃走才是。

(曼邪音被联军逼杀)

曼邪音:<我被禁锢太久,功力大损……可恶!>(突然击出双环反攻)


【达摩金光塔】

 [烽火起,战声动,一场人魔大战,在杀声中揭开序幕,也将在此战作下收幕,总和所有战力的一战,谁也不能战败!

从没想过,自己终要对兄弟生死相对,银燕悲,悲这个结局,银燕怒,怒兄弟残暴,但现在,就是现在,挥舞的啸灵枪,只存阻魔意念!]

戮世摩罗:单打独斗,你们连三尊都不如,联手就想胜过我?

雪山银燕:因为我们有信念!

剑无极:相打又不是算术,是天真还是白痴。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燕穿霄。

剑无极:一剑无极。

[雄力之后的快剑,戮世摩罗受招同时,坚不可破的魔之甲,竟现裂痕。]

戮世摩罗:怎会?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雪燕回空!

戮世摩罗:修罗魔决·万鬼魔焰!魔之甲竟然裂开……

剑无极:怎样?想不到吧?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很多!

戮世摩罗:我想不到连最后的兄弟也背叛我,我还以为史家总有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

雪山银燕:背叛……修罗帝王,是谁先背叛了谁?

戮世摩罗:一个想杀自己儿子的父亲,一个见死不救的大哥,我替大家从史家的名声中解脱,不好吗?史家人的名声,你不会背得很重吗?

雪山银燕:父亲对不起你,大哥对不起你,但是天下人没对不起你,这么多的杀戮,这么多的牺牲,就是为了你的报复?!

剑无极:为了你,银燕也恨过他的父兄,但是他从没选择报复在无辜人的身上,你的痛苦,从来就不是转嫁给他人的借口!

戮世摩罗:报复,谁说我要报复了?真是一厢情愿。侵略、抵抗,再侵略、再抵抗,这不停重复的世界太烦人,我要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国家、一个王,侵略会消失,抵抗会消失,始帝能做到,元邪皇能做到,我戮世摩罗同样也能做到!我若为魔,魔世天下;我若为人,人间魔土;我若为王,天下尊皇!若要史家人背起天下安危,就该将天下交给史家人,这才是公道,这就是我的正义。

剑无极:没救了,真正没救了。

戮世摩罗:嗯?

剑无极:你的正义不是别人的正义,将杀人的真相包装成自以为是的理想,如果每一个人,都要为别人的理想牺牲,那这个世界再多十倍人都不够死。

雪山银燕:父亲,大哥,他们要做的,从来就不是想得到什么,不是想做,不是别人要他们做,而是该做,所以他们才去做!

戮世摩罗:好吧,当各自理念道路不同之时,雪山银燕、剑无极,赢的人就是对的!

剑无极:那你是错定了!


【天门附近某处高地】

[揭穿九算身份,俏如来、赤羽、欲星移、玄之玄,四方智者各自盘算。]

俏如来:现在谁帮谁,谁与谁联手,谁又会对谁动手?

欲星移:赤羽大人,自然是站在俏如来那方了。

赤羽信之介:呵呵……如果你能提出够有利的条件让吾倒戈,那赤羽信之介也可以袖手啊。

玄之玄:二对二,我们胜算依然。俏如来不堪一击。

俏如来:那谁负责牵制赤羽先生,谁来负责杀俏如来,请两位尽快决定。你们可以慢慢商议,俏如来决不趁隙逃脱,如果无法决定,俏如来也建议,你们可以抽签。俏如来保证,束手就戮、绝不还手。

玄之玄:老三,你容得下这个小子如此猖狂吗?

俏如来:俏如来只是尊敬两位师叔,如果这样还不够,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如何?

俏如来:请你也不用出手援助,让两位师叔杀我便是。

赤羽信之介:既然你如此要求,赤羽信之介也只能允诺,赤羽保证绝不插手。两位,请自便吧。

俏如来:两位师叔,俏如来已经退至极限,再退下去只能自尽。诛魔之利如果无法顺利血继,就会自己寻求最靠近的血亲成为继承者,如果还是银燕还放心,如果流入戮世摩罗体内那就麻烦了。

玄之玄:你如此好整以暇,夸下这般大口,如果老三与我实力相差甚远,我大可先败他、再杀你,你的自信就变成自打嘴巴的妄言。

俏如来:啊,师尊是不是对师叔讲过,与你讲话让他很艰苦?

玄之玄:哼!

欲星移:佩服……佩服……我原以为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却不知晓你的师尊将你调教得这么好。方才那番话让你得到不少情报吧。

俏如来:师叔你们并没讲什么。

欲星移:没回答也是一种回答啊。

俏如来:哦?

欲星移:一开始你就在确认,九算之间是否团结,我与玄之玄没联手,这最少证实了我们在杀你这件事情之上并未有共同合作的利益,也就是我们同样对钜子之位有兴趣。

赤羽信之介:师相睿智依然,赤羽也不禁佩服。

玄之玄:你开口让赤羽袖手,要我们决定谁来杀你,而我们仍无动作,表示了我与老三彼此忌惮,最少,我们两人谁也没把握在以一敌三的情况之下杀你。这样,你就可以初步估计我们的实力落差,为你自己拟定后来的方针,要联合谁、对抗谁。

俏如来:玄之玄师叔想太多了,俏如来算不上是战力,能一对二就够了。但是依据你之前的发言,可见你在这一步之上的思考仍然慢了一步。较之三师叔,玄师叔,你要好生珍重自己。

欲星移:唉……一开口又挑拨,师侄,要尊敬师长,尊敬师长啊。

俏如来:我相信与师尊相处甚久的师叔你们,应该已经习惯这种口气了。

欲星移:那真算不上是很好的回忆。你的师尊若是承天授命,死后留下的王骨,一定是钜子舌。言归正传吧,我倒是好奇,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师相请说。

欲星移:欲星移哪里露出破绽了?

赤羽信之介:没,毫无破绽。

欲星移:那……师侄,请为师叔解惑如何?你是如何看破我的身份?

俏如来:关于这个问题……啊,达摩金光塔已经渐渐靠近鬼祭贪魔殿。魔军突围了。

赤羽信之介:喔。

玄之玄:就算魔军突破了达摩金光塔的圣法范畴,被圣气影响的战力也不会即刻恢复。

赤羽信之介:局面还在掌握中。

欲星移:最后,仍要看剑无极与雪山银燕,能不能杀败戮世摩罗。你的兄弟正在杀你的兄弟,无论谁输谁赢,你的兄弟都要死一个,俏如来,在这一点上面,你是否真能如你的师尊一般铁石心肠?

俏如来:师叔,你是哪里露出破绽?

欲星移:嗯?

俏如来:师尊常讲,用思考代替发问。我们先观战,让师叔多一点思考时间,看能不能想通。

欲星移:也好。



【金光塔外】

[曼邪音一路血战,魔军终于脱出包围,杀向鬼祭贪魔殿。]

曼邪音:<鬼祭贪魔殿是通道入口,只要守住通道,修罗国度就还有机会……>喝!


[突围之战,网中人攻得劲急,逐渐移动的战圈脱离了圣光笼罩之所。]

网中人:千蛛万丝!

铁骕求衣:腾龙决·啸武九州!

[一反守势,铁骕求衣攻势忽起,连番重手,竟是逼得网中人不得不退。]

网中人:嗯,开始反击了吗?

铁骕求衣:先求不败,而后求胜,在达摩金光塔,你受到圣气影响,又为了突围消耗了大量的气力,兵者,天时地利人和,魔军此战三者皆失,你们一开始就失去所有胜算。败你,理所当然!腾龙决·旋龙震天击!

[势如狂龙啸天,轰如雷霆震地,连击一出,鬼愁神惊。]

(二人近身交战,网中人的蛛丝缠上铁骕求衣,限制行动)

铁骕求衣:嗯?

网中人:你有你的战略,我也有我的,你早就被我识破,我要败你,只要留下一招的气力——魔网天诛!喝——

铁骕求衣:啊……(被蛛丝层层包裹)

网中人:茧式·刑——

[突然——]

铁骕求衣:腾龙决·烨龙啸空!

[礊龙刃破招而出,迎面反扑。]

网中人:呃……(被震飞吐血狼狈逃走)


[逐渐移动的达摩金光塔,慢慢靠近鬼祭贪魔殿。]

[随着时间流失,炽阎天越感焦急,随时受到属性压制,重黎挥舞,仍是扑面炽热。]

炽阎天:根基的差距,你不可能压制的了我。烈焰掌!

神田京一:一剑无尽。

炽阎天:啊……

万雪夜:飞鳞破甲!

炽阎天:你的小小冰霜阻止不了燎原之火!十方炼狱,杀!

万雪夜:雪夜曙光——

[烈焰寒霜交汇,万雪夜集中一身冻气,扑灭炎流。]

炽阎天:怎会?

万雪夜:我讲过了,这三丈,是我的世界!

炽阎天:受死!喝——

[就在伤势交换的瞬间……]

炽阎天:冻气入体?

神田京一:一剑——无声!

[眨眼之间的动作迟缓,刀已近身,刀已入身!]

(炽阎天重创)

神田京一:万雪夜,你怎样?

万雪夜:呃,没事。

神田京一:火黎仔,你输了。


【天门附近某处高地】

欲星移:看来有两处战场已经分出胜负了。

俏如来:我希望能保持修罗国度最大的战力让他们回归。

玄之玄:抱持这种想法,不怕当初你私放西剑流之事重演?这次,可没宫本总司替你顶罪,还是你想一个一个慢慢向遭受魔世屠戮的中原子民解释沉沦海彼端的状况乃至不得不放的苦衷?

赤羽信之介:要劝告一个带着仇恨的人尚且困难,何况是千千万万抱着仇恨的人。

俏如来:不劳师叔费心,俏如来不介意这个问题,倒是三师叔的疑问……

欲星移:愿意讲了吗?你是如何识破我的身份。

俏如来:我并未识破,从头至尾,师叔就不曾露过破绽。

欲星移:嗯……

俏如来:一开始我就相信,联军当中一定有某一位师叔暗藏其中。

欲星移:如何推断?

俏如来:你明白我怎样推断。

欲星移:我想听,听你亲口解释。

俏如来:魔世现,墨家必动,魔世的出现,就是墨家最好的机会,魔世必须强大,必须具备威胁,必须能让中原恐惧,魔世的危害越大,以墨家之名击溃魔世的英名就越大,这样,只要再说师尊只是墨家的叛徒,墨家的污名就能被洗去,重新掌握权力。为了达成这个目的,玄师叔化身黑瞳接近戮世摩罗取得信任,为他绸缪,这份绸缪信任,当然也是为了日后操控战局,引诱戮世摩罗掉入陷阱的准备。

玄之玄:合理的推论。

俏如来:那联军方面呢?统合这场战事的人,如果没一个墨家之人,会是谁成为最后的英雄?为了避免被发现身份,墨家一向用迂回的方式进行对历史的干涉,我相信此回也是同样,为了承接这份功劳,必须有一个墨家中人成为英雄。

欲星移:你的玄师叔可以千变万化,他要成为英雄不难,再说,你真能确定九算都有介入这场战局?也许从头到尾介入的人只有你的玄师叔。

俏如来:喔……师叔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并非所有的师叔都必须参与这场战局。

欲星移:唉,让你再活十年,真不知有多危险。

俏如来:本来我还有怀疑,但我看到赤羽先生给我的纸条,这封信并非我所写,那是谁送出的?送出这封信的人,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信上写了十二个字「魔世入侵,中原再会。神蛊温皇。」这看似是一封求援信,为了怕赤羽先生不来,信末还署名了神蛊温皇,但是樱吹雪前辈回到东瀛之时,尚不知九龙天书之局的结果,赤羽先生,再来请你解说了。

赤羽信之介:我接到这封信的时候,看到这十二个字,只有一种想法——九龙天书之局,银燕与剑无极战败,俏如来无力阻止神蛊温皇开启魔世,中原因此大乱,而这十二个字是神蛊温皇对吾的挑衅!为了帮助俏如来,一偿当年之恩,也为了再与温皇一分胜负,吾才前来中原。

俏如来:所以,在赤羽先生第一次接到信的时候,他所看到的十二个字「魔世入侵,中原再会。神蛊温皇。」并不是一封求援信,而是一封挑战书!

赤羽信之介:但我来到中原之时,才明白原来信中内容并非挑衅,而是求援,这就是盲点。任谁也会以为是自己误会,却没想到,是有人故意让我误会。

俏如来:赤羽先生,为何寄信的人要你误会?

赤羽信之介:他知我收到此信,为温皇,为还你的恩情,必会重回中原。

俏如来:九算既然做好布置,为何却要向你求援?

赤羽信之介:因为时机到来之时,有一些事情只有我能作。

俏如来:我的师叔,个个有经天纬地之才,有什么是赤羽先生做得到,而他们做不到的?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一个用第三者的身份,能打破苗疆内战的僵局,打破万里边城僵局的人。

俏如来:为何其他师叔做不到?

赤羽信之介:因为他们都可能背负了自己的势力,譬如师相,就算他要打破僵局,也会被竞日孤鸣当做是筹码利用,被迫用自己的势力作为马前卒,但利用吾,便无此顾虑。

俏如来:可是一个没势力的第三者,只要伪装即可,对墨家而言不难。

赤羽信之介:来历不明的第三者会惹动竞日孤鸣的疑心,他可是最绝顶的智者,被疑心难保不露破绽。

俏如来:那也未必是赤羽先生你啊。

赤羽信之介:因为这名第三者,还不能夺走暗中操控者的功劳。以西剑流过往的罪孽而言,就算驱赶了魔世,也不能在中原人面前居功布恩。最后这份功劳仍要全部归属于这名背后操控者。

俏如来:啊,利用赤羽先生的能力打破僵局,事成之后,赤羽先生也只能默默回到东瀛,然后自己再接手所有的功劳,成为击退魔世的英雄。这真是非常人的巧妙布局。

玄之玄:哼,在墨家的历史当中,这不过是雕虫小技。

俏如来:而在这盘棋中,唯一能够位居首功的人,只有两个,铁军卫军长以及——鳞族师相,封鳞非冕欲星移!

欲星移:原来如此,到此你还不能确定谁是九算。军长要对付网中人,你明知玄之玄要杀你,便让赤羽带我来此,再故意拖延时间,借由玄之玄之口套出我的身份,是吗?

俏如来:就算失败了,我也不会损失什么,无论师相是不是师叔,都会助我击退玄师叔,再不济,我也有赤羽先生的保护,就算套不出身份,我也只要继续观察即可。

欲星移:老七,你被反将一军了。这一著如此巧妙,你该甘拜下风。

玄之玄:确实如此,但最大的问题你还未解决。

俏如来:哦,什么问题?

玄之玄:你的师尊不是常讲,用思考代替发问?继续观战吧,再来的几战,可不是这么简单了。


【金光塔外】

[魔威赫赫,面对铁军卫两大高手,魔之傲性、魔之倔强,却是顽抗到底。]

荡神灭:神毁意荡!

风逍遥:<就算占了上风,但他的斗志仍然顽强,而且根本不想与我们拖战……>

荡神灭:退下!

风逍遥:啊!<这样拦不住他……不得已了。>

白日无迹:兵长,你该喝酒了。军长要我们只伤不杀。

风逍遥:唉……(解下腰间酒壶喝酒)踏步杀·碎梦!

白日无迹:葬魂无踪!

[刀剑同出,欲阻阿鼻尊脚步,然而对手竟是——]

(刀剑透体而过,荡神灭却抓住风逍遥和白日无迹不放)

荡神灭:纠缠这么久,终于抓到你们了!十八地灭!

风逍遥/白日无迹:啊……(被伤飞出)

(荡神灭乘隙逃离)

风逍遥:啊……他受到重伤了。

白日无迹:他已豁出生命。

风逍遥:快追。

荡神灭:帝尊……荡神灭来助你了!


【达摩金光塔】

 [两个绝顶的魔,一为杀僧,一为护法,各展绝艺,各不相让。]

锦烟霞:还不差。

(交手间,锦烟霞又杀一僧人)

梁皇无忌:住手!

锦烟霞:你能救多少?(不断打飞正在诵念咒文的僧人,被梁皇无忌一一接下)

梁皇无忌: 你与释教,到底有何冤仇?

锦烟霞:你不用了解!我杀、你救,你能救几个,我就能杀几个!

梁皇无忌:你当真逼邪神将开杀?混元双极掌!

锦烟霞:鬼吟泣追风。


 [最关键之战仍在持续,幽灵魔刀、啸灵枪,虽能损坏魔之甲,却也消耗灵能。剑无极与银燕心知,胜利只在关键之刻,等待挥出那最关键的一击!]

戮世摩罗:修罗魔决·烈阳邪火!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剑无极:一剑无声!

(戮世摩罗心念一转,转而攻击天门双尊)

剑无极:啊,危险!

(剑无极挡下戮世摩罗的攻击)

戮世摩罗:杀人都做不到,还想救人?

[戮世摩罗改换战略,局势再变,银燕、剑无极护命守护双尊。]

戮世摩罗:被我料中了,你们的体力消耗奇速,最后,你们仍是要失败。

雪山银燕:<再支持一点时间……>


【通幽谷】

娇姨:修儒,你无恙否?

修儒:老前辈,修儒没事。

娇姨:还称老身老前辈吗?

修儒:弟子修儒叩见太师娘。(行跪礼)

娇姨:(扶起修儒)好好,没事就好。你是怎样认出老身的?

修儒:是大哥身上银针的手法,虽与织命针不同,但是却是类似的手路。

娇姨:嗯……很好。(对无情葬月)感谢你的出手。

修儒:是啊,幸好是大哥及时出手,否则……

娇姨:修儒,你先过来。

修儒:哦。

娇姨:无情葬月,你心中的疑问,老身还是一句话,我,全然不知。

无情葬月:是不知,还是不愿讲?

娇姨:血不染,是不愿染血,还是执着染上了太多的鲜血?

无情葬月:这是吾告知你的吗?

娇姨:你真能放下心中的执着吗?

无情葬月:真正是你救我的吗?

娇姨:是机缘,也是尘缘。

无情葬月:你想感化我?

娇姨:也许,这才是老身唯一能帮你的。

无情葬月:啊……

修儒:大哥!

娇姨:放心,他没事。

无情葬月:时间又至……

娇姨:真抱歉,是老身无能。

无情葬月:替我保管……

娇姨:老身答应你。

无情葬月:感谢。

娇姨:那老身要取出银针了。

无情葬月:慢……让修……啊……!

修儒:大哥,你别激动,让修儒替你诊治!

无情葬月:修儒……啊……

(娇姨上前取出银针,无情复又昏迷)

修儒:大哥,大哥……(搭脉诊视)

娇姨:不用担忧,他的脉象四平八稳,是正常的。

修儒:嗯……太师娘,可否让大哥进入茅屋中休息?

娇姨:将他放在地上即可。

修儒:啊?这……

娇姨:老身修行之所,不愿杀戮甚多之人进入。

修儒:杀戮甚多之人……太师娘,大哥是为了救我才杀人的。

娇姨:保留你心中的疑问,还有很多的事情,非是你能确实了解的,甚至说连老身也不能理解。

修儒:难道太师娘知道大哥的过去?

娇姨:你想再次陪他吗?

修儒:是啊,修儒想要陪伴大哥。依照方才诊察的情形,大哥应该在不久之后就会苏醒。

娇姨:嗯……好好照顾他。(收起血不染)

修儒:太师娘,修儒……

娇姨:这是医生的本分,做好自己的本分,无妨。

修儒:感谢太师娘。


(片刻过后,无情葬月醒来)

无情葬月:你做什么!

修儒:大哥!

无情葬月:又是大哥,你整天叫我大哥很烦啦。

修儒:我……我是修儒啊,你又忘记了?

无情葬月:哈哈 ……你是修儒哦?

修儒:大哥,你想起了吗?哎呀!(被无情葬月打了一下)

无情葬月:你随便乱抱随便乱摸,你欠打啦!

修儒:我……我哪有……

无情葬月:警告你,我喜欢的人是公主不是你,驸马爷,请你自重。

修儒:真正又发作了。唉……

无情葬月:发作甚么?咦……你为什么在这?我想一下。大哥你不是被抓去了?

修儒:对啊,但我正想要对你讲是你将我救回来的。

无情葬月:原来是我救你喔。

修儒:是啊,大哥,你还记得吗?

无情葬月:凭我这种高手,要救人是很简单的事情,重点是——我是怎样救你的?

修儒:我……<大哥所有的症状表现与我所料不差,我该如何出手医治,如果用药物控制,甚至是……但是,太师娘似有难言之隐,究竟是何原因?大哥又为什么会在通幽谷附近出没,他的来历究竟为何?之前我救了摩罗帝尊,已经放下大错,如果我再出手救了大哥,这……>

无情葬月:我讲过,有事情用说的别用想的。

修儒:喔,没事啦,大哥,我是在想……

无情葬月:警告过了,再想我会杀你喔!这首诗是最瑰丽的……

修儒:大哥,冷静,冷静,我是修儒,是修儒啊!

无情葬月:最瑰丽的什么,我又忘记了……哎哟,你想要做什么?(看到修儒手上的针)啊……这是哪里?啊……这是阿嬷住的地方,我……我为什么会在这?我为什么会在这?

修儒:大哥,放心,这非常安全,没人会伤害你。

无情葬月:嘘……嘘……我跟你讲,这里面有一个阿嬷真坏,跟疯子一样,整天只会吃菜拜佛,而且又将我心爱的人藏起来,非常的恶毒。

修儒:这……

无情葬月:此地不宜久留,大哥,我先行一步。

修儒:等一下,大哥,你想去哪里?

无情葬月:嗯……我想到再和你讲,再见!阿嬷接招,喝——(发招打开房门,而后离开)

修儒:大哥!病得这么严重,我该如何是好……


【苗疆·苗王府】

苍狼:国师,中原战况?

忘今焉:魔军受到联军伏击,现在铁军卫还占了优势。

苍狼:墨风策的推行进度如何?

忘今焉:依照微臣与王上商议的方法,先宣传,后教化,薄葬节用,休养国力。

苍狼:嗯……真是太好了。

忘今焉:王上,但有一事,微臣仍要禀告。

苍狼:国师直说无妨。

忘今焉:废除孤血斗场一事的进行,受到阻碍。

苍狼:孤王所办法的政策不妥吗?

忘今焉:非也,只是不少部落贵族联合上疏,认为王上废除孤血斗场不妥,孤血斗场是不少部落贵族闲时观看娱乐的所在,更是苗疆提拔勇猛斗士的重要管道之一。

苍狼:所以呢?他们想看人相杀,就要将人命送到他们手上任他们玩弄吗?

忘今焉:微臣尚请王上定夺。

(岁无偿欲言又止)

苍狼:岁无偿,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岁无偿:一切听凭王上旨意。

叉猡:无论王上作什么决定,叉猡与岁无偿均会支持。

苍狼:既然苗疆要改革,孤血斗场的存在只是玩弄人命而创造他人娱乐的牺牲品,没存在的必要。

岁无偿:王上,孤血斗场的主人背景复杂,让岁无偿领兵。

苍狼:这段时间,安内攘外,你们的辛苦是孤王亲眼所见,如你所说,孤血斗场背后有不少部落贵族支持,孤王必须亲身处理,才能免去非议。

叉猡:让叉猡陪同保护王上。

苍狼:叉猡,你放心。孤王亲自前往便可。

叉猡:这……叉猡遵旨。

苍狼:国师,宣告王旨,墨风策中,自有拔擢良才之法,不需要孤血斗场,部落贵族若有其他提议,请叫他们来孤血斗场找孤王禀告。

忘今焉:微臣遵旨。

(苍狼离开)


【苗疆·暗夜路上】

二掌柜:王上饶命,王上饶命啊……王上,请饶命,请饶命……

苍狼:你是何人?

二掌柜:在下孤血斗场二掌柜,听闻王上欲亲临孤血斗场,料知必有责罚,所以……赶紧前来求王上饶命。

苍狼:求孤王饶命,你手上所提何物?

二掌柜:这是……这是大掌柜的人头。(解开包裹)听闻王上正在推行墨风策,大掌柜不知好歹,竟敢与王上作对,所以……

苍狼:所以你就杀了大掌柜,欲保自己小命是吗?

二掌柜:大掌柜一意孤行,坚持不与王上妥协,草民愿听从王上之政策,杀了大掌柜,再来归顺王上。

苍狼:孤血斗场的人员呢?

二掌柜:孤血斗场的人员,皆在草民的控制之中。

苍狼:是谁授意你这样做的?

二掌柜:没人授意,是草民自己做的。

苍狼:嗯……请起。(上前假作欲扶,暗藏掌劲于后,靠近来人时突然发招)暗中窥视的人,你不现身吗?在孤王面前使这种手法,太低劣了!狼影回空!

(暗处藏身之人未及反应,招已中身)

苍狼:你是何人?

蒙面人:听闻现今苗王,不过是一个小子,倒也有一点功力。

苍狼:非吾族类,滥杀吾的子民,你准备好承受孤王的责难了吗?

蒙面人:你……为何知晓我不是苗疆的人?

苍狼:因为你称呼我苗王。

蒙面人:哈,真是一语失言,喝!

苍狼:轮回劫·破乾坤!

蒙面人:啊……(重伤飞出)

苍狼:看来他才是真正的凶手。

二掌柜:(跪下)王上饶命,王上饶命啊。

苍狼:向孤王解释清楚。


禹晔绶真:血迹斑斑,狼狈而回,看来调查的任务又失败了。

蒙面人:是。

禹晔绶真:是就好,剩下的不用多说了,以免自曝身份。

蒙面人:学长,接下来呢?

禹晔绶真:接下来,是吾要去向学长交代,不是你向我这个学长交代。

蒙面人:呃……(吐血)

禹晔绶真:伤得真重,我可否猜测,你又乱下决定了?

蒙面人:我……我杀了孤血斗场的大掌柜。然后……

禹晔绶真:我又猜对了,你实在无药可医。

蒙面人:啊……(伤势发作身亡)

禹晔绶真:嗯……?(化身出现)皇世经天宝典,果真不凡。(收起尸体)


【通幽谷】

娇姨:唉……小杏花走得安详吗?

修儒:太师娘,是修儒无能救回师尊。

娇姨: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相信小杏花在天之灵也会含笑而归。修儒,你是幽冥家最后的传人,你可否清楚知晓,身为一名医生该有的职责与理念?

修儒:师尊以身示范,修儒知晓。

娇姨:那你还想医治无情葬月吗?

修儒:我感觉疯大哥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想医治疯大哥。

娇姨:你就没想过,你师尊能指点你来这通幽谷,就表示他知晓这个所在,自然,他也可能认识无情葬月,那以他的医术会无法医治无情葬月?

修儒:啊……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大哥恢复?

娇姨:你听过风花雪月吗?

修儒:修儒不曾听过。

娇姨:关于风花雪月的故事,正如无情葬月所言,它是一个谜,它的真相也许是不堪入眼的。

修儒:修儒之前就有感觉太师娘似有难言之隐,修儒斗胆可否请太师娘告知实情?

娇姨:这个故事的源头,真正的来源者,正是你的师尊。

修儒:是师尊救了疯大哥的?

娇姨:真正救了无情葬月的人,是小杏花。但不愿医治无情葬月的人,也是小杏花。


【鬼祭贪魔殿外】

[突破重围,曼邪音率领残兵魔将,终于赶回鬼祭贪魔殿。]

曼邪音:终于赶回来了,杀生鬼言人呢?怎么不见人影?(荡神灭踉跄赶来)荡神灭!你伤得很严重。

荡神灭:(推开曼邪音)妖神将,炽阎天人呢?

曼邪音:不见他们来会和。

荡神灭:帝尊,帝尊人呢?

曼邪音:达摩金光塔还未降下,帝尊仍在其中。啊……

[巨大壮观的宝塔,飞行至鬼祭贪魔殿顶端,随即,缓缓降下。]

荡神灭:他们想要用达摩金光塔直接镇住魔世通道!

曼邪音:可恶,那群秃驴!

荡神灭:帝尊……现在,只能寄望帝尊了。


【天门附近某处高地】

玄之玄:照时间推算,达摩金光塔已经抵达鬼祭贪魔殿了。

俏如来:师叔方才讲的,俏如来尚未解决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玄之玄:你还未想通?

俏如来:恕俏如来愚钝,还未想通。

玄之玄: 第一,你如何在众人面前,放走修罗国度的战士?第二,你要如何阻止我们。

俏如来:啊……

玄之玄:对抗整个魔世,从头至尾,你俏如来就不曾正面出手,赤羽信之介是西剑流的人,更无公信力,试问,你要阻止我们成为英雄?

俏如来:原来是这个问题,莫怪俏如来想不通——因为对俏如来而言,这根本不是问题!

欲星移:嗯?

玄之玄:嗯?

俏如来:墨家要走入光明,那就走入光明。师叔,你要做武林盟主,那俏如来——就将你推上武林盟主的宝座!


【达摩金光塔】

[目标改变,戮世摩罗欲杀双尊,随着体力的消耗,剑无极、雪山银燕,两人渐渐不支,然而戮世摩罗同感焦躁,战斗即将步入尾声!]

戮世摩罗:我真不明白,为何这么重要的一关会让你们两人把守!如果你们输了,整个局面等同失败,修罗魔决·烈焰狂涛!

(雪山银燕、剑无极受创)

戮世摩罗:嗯……


锦烟霞:又是地震!

梁皇无忌:时机到了。


【鬼祭贪魔殿外】

荡神灭:啊……

曼邪音:又是……这种佛气!


【达摩金光塔】

戮世摩罗:没时间玩下去了。

剑无极:笨牛,下定决心了吗?

雪山银燕:我一直很有决心!

[回忆:

废苍生:你们没渡世大愿的加持,只要用一次一剑无悔便会耗尽体力,而这一招,又需要你们心念一致。]

雪山银燕:修罗帝王!

戮世摩罗:嗯……?

雪山银燕:我曾经是最希望一家团聚的人,我曾经是最希望保住你的人!但最后,却是要由我了结,决定的人,竟然会是我!

戮世摩罗:小弟,这是宿命!

雪山银燕: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犹豫、怀疑、挣扎、痛苦,但在这一刻——我只有,前进啊!

戮世摩罗:绝望吗?我也是!万鬼枯血断魂荒!

剑无极:飘渺无极!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

剑无极/雪山银燕:一剑无悔!

[惊世剑招再现尘寰,不坏神甲魔之甲应声而破!随即——]


雪山银燕:二哥……喝——!(啸灵枪穿透魔之甲刺中戮世摩罗,鬼玺掉出)

戮世摩罗:啊……银燕……呃……结果到了最后,是你……杀我啊……哈哈哈哈……没要紧,我习惯了。我真正……习惯了……

雪山银燕:这一枪,我……无悔!


[雪山银燕、剑无极斩杀戮世摩罗,一剑无悔,是否真能不悔?取得鬼玺的人世要如何弭平魔祸,让修罗兵众退回魔世?

孤血斗场之内又暗藏怎样的阴谋?

风花雪月又是怎样的故事开端?

俏如来再出惊人之语,他真要将墨家推上武林宝座吗?欲星移、玄之玄,九算已现其二,其他三人又是谁,他们又在暗中排布怎样的阴谋?

欲知新档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二集——风花雪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