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3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653927516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三十一集 最终的圣战 上半篇


录入:擦擦的擦镜布
校对:LINGGin


【地门】

[反攻地门最终战,锦烟霞率领雪山银燕等人攻向地门深处。]

众僧:制住他们。

锦烟霞:集中前进。

幻幽冰剑:阻止恶徒前进。

万雪夜:冰剑。

幻幽冰剑:嗯?

万雪夜:你们前进,这个地方交我。

雪山银燕:万雪夜。

万雪夜:相信我。

雪山银燕:恩。

锦烟霞:走。

银蛾:休走。

万雪夜:来吧。


【意识之境•龙涎口】

一步禅空•伪:你们想破坏无垢之间。

欲星移:我的直白让你意外吗?

一步禅空•伪:非常严重的错误。

欲星移:你认为不可能。

一步禅空•伪:立论一开始就产生错误,怎样得到不可能的结果。无垢之间从来就不是我们的肉身。

欲星移:人脑难道不算肉身?

一步禅空•伪:那只是思想的容器。空壳毁去,意念永存。你能确定毁掉无垢之间,意识,便会就此消灭,或者意识借由其他的方式,转移到不同的生存机制之中?

欲星移:何不一试。

一步禅空•伪:无用矣,无垢之间坚若磐石难以毁坏。

欲星移:所以,我来了。

一步禅空•伪:就算从意识方面着手,百名僧慧,千年累积,你们强行突破,不过虚耗心神,以卵击石。不管有形或者无形,我们皆不怕你们的破坏,但你就不同了。(扬手一挥,龙涎口水面出现剧烈震动)你,不是毫无顾忌。

欲星移:连地门也想对龙涎口动手吗?

一步禅空•伪:善哉。危及一界人命之事,佛门中人不愿为之,只是提醒施主,为何施主会来到此地——因为挂心,因为恐惧,因为不能放下。但迫使施主做如此想法者,根源何在?

欲星移:你想说服我。

一步禅空•伪:除尽纷争,了却仇怨,大同之中乃见真境。你不想受到威胁,却又阻止地门弥平俗世纷扰的大愿,难道你心中真无一丝矛盾以及自我质疑?

欲星移:当我踏上这条路,就不容质疑了。你们该最能了解这种感觉,也就是你们最不想面对的——执着。

一步禅空•伪:阿弥陀佛。你想掩饰自己的不安,所以用激烈的言辞反击,但你的心绪已经出卖了你自己。如果你真能坚定,无所质疑,我们又怎样会再见面。原因,你自己清楚。

欲星移:哈。眼前这片龙涎口,不是真正的龙涎口,你又自诩菩提尊,却也非是真正的一步禅空。你只是一个镜射,一个窃取我脑中记忆的形象,如同波旬假佛面目,毁人修行。

一步禅空•伪:波旬意在毁佛,地门旨在成就,如何相提并论。以形象论初衷,施主已然着相,倒不如扪心自问,为何站在你面前的会是我,会是一步禅空。一步禅空是青奚宣,亦非青奚宣,欲星移是法海,亦非法海。一步禅空不一定是青奚宣转世,却承载了青奚宣的因,偿青奚宣的果。这个形象所代表的不是轮回,而是因果体现,就如同紫金钵最后仍借着你们的因果纠缠回到佛国。

欲星移:既然你已经提到了因果,那你应该知晓当初盗走紫金钵的高僧,一脉相传的法海,他们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守护紫金钵,阻止地门。这是法海的责任,如果我真承接了法海的因果,那也该有始有终!

一步禅空•伪:是俏如来告知你关于法海一脉的传承。

欲星移:他也正好在不同的路上与我们同行。

一步禅空•伪:但施主却只能到此为止。

欲星移:哦?

一步禅空•伪:施主还是没有解开眼前谜团。一步禅空与青奚宣的因果,欲星移与法海的因果,真是我们见面的原因吗?其实,你已知晓答案,只是你不敢面对,也许在你眼前的,不是因果,而是,心魔。


【意识之境•无水汪洋】

俏如来:你是大智慧。

上官鸿信•伪:也是雁王。

俏如来:虚拟的人格。

上官鸿信•伪:你可以这样认为。

俏如来:缺舟先生的意识在何处?

上官鸿信•伪:你的问题应该是——你要如何赢得这场战争。

俏如来:你认为我无法取胜。

上官鸿信•伪:毫无胜算。

俏如来:如果你真抓到我们的战策,就不用如此虚张声势。

上官鸿信•伪:你用变灵器侵入我们的思维世界,减缓我们的思能,让主力由外入侵,破坏无垢之间。你们还有更高明的战策吗?

俏如来:实力就是最好的战策。

上官鸿信•伪:你认为,有人可以战胜缺舟。

俏如来:也许这次,缺舟前辈会是我们的助力。

上官鸿信•伪:你有说服他的把握。

俏如来:我相信他愿意见我,更相信他能理解。

上官鸿信•伪:那……太遗憾了。缺舟,消失了。

俏如来:你讲什么?

上官鸿信•伪:质疑消失了,地门的意念一统,救世彼岸就在眼前。现在,回到最原始的问题……你,要如何赢得这场战争。(俏如来身上出现光点逸散)小心啊,一旦意志动摇,意识就可能散离。这不只是一场武战,也是一场论战、策战与心战。你动摇了吗,你的意念?

俏如来:决战,现在只是开端。

上官鸿信•伪:胜负,却早已注定。

俏如来:你太有信心。

上官鸿信•伪:你会看到结果。


(锦烟霞等人的画面出现)

梦虬孙:万雪夜真能阻挡他们?

锦烟霞:我们有我们的任务。缺舟的强悍超乎想象,我们必须保存实力应战。打败缺舟,毁掉无垢之间,才能真正结束。


【意识之境•树林】

(雁王身后树上的鸟巢里掉下了一颗蛋)

上官鸿信•伪:他们正在前往无垢之间。

俏如来:所以?

上官鸿信•伪:神蛊温皇利用蛊毒拖延了三位天护的时间,只要在时间内攻入无垢之间,集中全力破坏,就算是缺舟,也未必能阻挡这么强的攻势,是吗?

俏如来:除非,温皇前辈的计谋失效了。

上官鸿信•伪:温皇的布局没失败,但是你们仍要失败。


【地门】

雪山银燕:苗王。

苍越孤鸣:退离,或者,留下。

雪山银燕:闪开!

[苗王亲身守关,锦烟霞、梦虬孙、银燕三人同时发动攻势。]

雪山银燕:必须击败他才能前进。

梦虬孙:又是他,麻烦。

[群攻难困轮回劫,意欲一决的苍狼,再无旁顾,实力更是惊人。]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燕子回旋。

梦虬孙:晚钟荡回梦。

苍越孤鸣:轮回劫•破乾坤。

锦烟霞:风雨尽寒涛。

[交错的身影觑准出招瞬间,然而——]

苍越孤鸣:虚空灭•霸王极。


【意识之境•树林】

上官鸿信•伪:连这关也无法闯过,你们谈什么胜算。

俏如来:嗯?(继续关注战况)


【意识之境•龙涎口】

欲星移:你是心魔?

一步禅空•伪:你在怀疑?

欲星移:我没必要否认心魔的存在,但我会不清楚自己的心魔吗?

一步禅空•伪:施主认为,自己的心魔不该是这种样貌,是吗?最初你有一个心魔,那是你的理想,也是你的选择。


<欲星移回忆:

鳞族甲:闪开,贱族!

鳞族乙:啊!

孩童:爹亲……爹亲!

欲星移:为什么你们甘愿承受这种屈辱?(握拳)

老者:谁叫我们是贱族,被人欺负也是应该啊。

孩童:是啊是啊,是我不对,是我不该妄想高攀贵族。>


一步禅空•伪:也许,你再有一个心魔阻挡了你。你记得他的形貌,就算他死了,仍是畏惧。经年累月,直到你能面对之时,认为已经克服心魔,实际上是因为有另一个更大的心魔产生,正如修行无止尽,突破一关,又见一关,登上彼岸,又成此岸。

欲星移:<所以……我仍是不如钜子!(握拳)啊! >然而你与我同在一个岸上。

一步禅空•伪:只因贫僧欲渡施主,指点施主迷津。

欲星移:就不知是谁的迷津了。

一步禅空•伪:施主难道不疑惑,一名慈悲为怀的僧者如何成为心魔?

欲星移:你不是菩提尊,更不是青奚宣,而我比你更了解他们,哪来你口中的疑惑。

一步禅空•伪:是,你不会疑惑,因为你很明白心魔从何而来。你信任一步禅空,受菩提大愿感召,无形中再次启动法海一脉的使命,意欲阻止地门。但可惜毫无改变,你,还是原来的你,师相。


<欲星移回忆:

锦烟霞(努力救常欣):我不会放弃,我绝不会放弃。

常欣:大家……对不住了……

欲星移:(助锦烟霞为常欣传入真气)别放弃,活下去。啊,常欣,拜托你,活下去啊!>


欲星移:啊!(倒退一步,踩入龙涎口边缘)

一步禅空•伪:菩提尊白费心机,贫僧,失败了。

欲星移:不是!

一步禅空•伪:只能,代你偿还。

欲星移:菩提尊不可啊!(冲向一步禅空•伪,却与梵海惊鸿掌掌相对)嗯?(场景变换)此地是?

梵海惊鸿•伪:方道邑。

欲星移:摩诃尊的心魔过往,与吾何干?(向梵海惊鸿•伪试探一击)<此地不是最开始的意识之境,我究竟到了哪里?>

梵海惊鸿•伪:(攻向欲星移)同样心魔指引,迷津不解,自渡难成,心魔既生,唯有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欲星移:(躲避攻击)<是更深层的意识之境。>嗯……

[惊觉已被拉入更深层的意识,欲星移亟欲脱困,却一时无解。]

欲星移:啊!(被击中)

梵海惊鸿•伪:阿弥陀佛。

欲星移:摩诃尊的心魔,非是我的心魔,此等言语惑心,未免低劣。

梵海惊鸿•伪:借由颠倒梦想的力量进入意识世界,这是你们该承担的风险。

欲星移:看来鲁缺告知你们不少事情啊。

梵海惊鸿•伪:这遍地尸首却非颠倒梦想所斩,你过往的杀业,就在眼前。要渡杀业,唯有请你们前往彼岸。

欲星移:我们的目的正是彼岸,一个你们到不了的彼岸。啊!(运掌)

梵海惊鸿•伪:迷津不解,彼岸何来?(运掌)

欲星移:彼岸现踪,津渡自成。

梵海惊鸿•伪:欲往彼岸津渡,必须成就佛身。欲成佛身,必须舍身。恭请施主立地成佛。(双方互击)先成佛身,再入彼岸。

欲星移:如果此处无法前往,何须立地舍身?

梵海惊鸿•伪:狡辩!(再打)

欲星移:(接掌,后退泄劲)若是摩诃尊该以何为渡?

梵海惊鸿•伪:剑为渡,斩为渡,怒目为渡!

欲星移:这是你了解的摩诃尊。

梵海惊鸿•伪:这是我了解的法。

欲星移:此法又渡过几人?

梵海惊鸿•伪:恒河沙数,无以量计,而你,不过微尘而已。


【意识之境•铁军卫军营】

苗兵:(持信)军长,尉长急报。

铁骕求衣:呈上。(看信)你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白日无迹:我要留下明月一条生路。>

铁骕求衣:想用这个理由让我接受吗?

<白日无迹: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但我……会为她付出一切。>

铁骕求衣:留下她,将会为苗疆埋下一个不安定的变数,你能掌控?

<白日无迹:我……不能。>

铁骕求衣:那就全是废话。

<白日无迹:但……老大你能……>

铁骕求衣:嗯?你想利用忆无心的心理战法唤醒她可能的良知。

<白日无迹:战争所运用的手段就没有所谓的光明与黑暗,我只要达到目的。>

铁骕求衣:兵行诡道,我能认同。但王上已经成长,焉能轻易瞒骗过关吗?

<白日无迹:王上保有仁慈之心,圣女峰,明月唯一的生路,我有十足的把握。>

铁骕求衣:(振碎信纸)但姚明月罪无可逭,我,不可能答应你。

<白日无迹:老大!>


【思能装置边】

铁骕求衣:<大智慧,读取我的记忆是想要彻底了解我。>

大智慧:你在思考,要如何战胜我。

铁骕求衣:<我的杀意,你们能承受吗?>

大智慧:请。


【意识之境•铁军卫军营】

铁骕求衣:十冷寒风啸九方,披戎衣,八月吹霜。万里血足踏千浪,杀意起,百城尽殇。

逃虚子:西风飞锡度如舟,来向湖山作胜游。七十二峰青一色,君看何处独宜秋。

铁骕求衣:你就是大智慧?

逃虚子:居其一,也是最后的大智慧。

铁骕求衣:你是最后一名加入的僧者?

逃虚子:百年之前,寻得佛国,踏入地门。

铁骕求衣:(走向逃虚子)那铁骕求衣请招了。

逃虚子:战,武决是最后方式,却并非是唯一的方式。

铁骕求衣:哦?

逃虚子:贫僧亦略通兵法,以兵法切磋如何?

铁骕求衣:如何切磋?

逃虚子:军长不用心急,因为贫僧……会给你三次机会。

铁骕求衣:嗯?

逃虚子:请。(化出红黄令旗与坐垫)你我两人,各有步兵三千,弓兵五百,骑兵五百,至于地形,(盘坐,拢沙作丘)山阴处是深林沼泽,山阳处黄沙遍野,这是军图。(化出)

铁骕求衣:(看军图)双方阵地皆是孤山荒岭,断水无粮,死地。但这……不过纸上谈兵而已。

逃虚子:虽是纸上谈兵,但不同一般。你善能用兵,动念即知,伤亡多少,谁也无法隐瞒。

铁骕求衣:可惜,前任钜子不在此地。

逃虚子:军长对自己没把握吗?

铁骕求衣:或者能让他明白十杰之中谁是兵法第一。

逃虚子:哈!军长,请。

铁骕求衣:(坐下)步兵三百,前行,一百弓兵,待命。(布黄旗)

逃虚子:三百步兵是试探吗?步兵五百,待命。(布红旗)

铁骕求衣:步兵五百,沿山路急行。

逃虚子:弓手三百,鹤翼阵射住出路。

铁骕求衣:方圆阵,退往山腰。

逃虚子:骑兵两百,锋矢阵,冲军乱阵。

铁骕求衣:弓兵一百,稳阵,骑兵三百,增援。

逃虚子:步兵三百,入林纵火。估算至今,我方损失弓兵一百,步兵两百,骑兵五十人,而你……

铁骕求衣:损失步兵一千,弓兵四百,骑兵三百。

逃虚子:看来第一战的局势明显了。

铁骕求衣:我不曾轻敌,却从未遇见你这般的将领,敢问大师法号。

逃虚子:贫僧,逃虚子。

铁骕求衣:<道衍大师!>


【意识之境•不悔峰】

神蛊温皇:我实在想不到,大智慧竟是这般没创意的人。

宫本总司•伪:萧无名,曲无名,声悠悠,声悲鸣。心何闷,情何困,眉深锁,孤独行。

神蛊温皇:如果这算是心魔,真是投吾所好,能重温旧梦,那让人激动的……愉悦。

赤羽信之介•伪:如果这不是心魔,那又当如何?许久不见了,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一次两个,是大智慧对我的抬举。

宫本总司•伪:或者是因为你是进入的人当中,唯一肉身未受伤的人。

赤羽信之介•伪:也可能是你意志异常坚定,视人命如草芥,视众生为玩物。

神蛊温皇:从赤羽先生的口中讲出这种话来,真是让人不适应。

赤羽信之介•伪:吾变了,你变了吗?

神蛊温皇:唉,别说得好像是本人一般的口气。一个斗智,一个斗武,这么麻烦的工作,我还来得及出去吗?

赤羽信之介•伪:当然,先生来去自如。

神蛊温皇:但是……这么有趣的挑战,一生难寻,我……怎能轻易就放弃。幸好,这是意识世界,而我对于扮演两种身份,得心应手! (化出任飘渺之身)

任飘渺:风满楼,卷黄沙,舞剑春秋,名震天下。雨飘渺,倦红尘,还君明珠,秋水浮萍。

赤羽信之介•伪:嗯?

宫本总司•伪:嗯?


【意识之境•方道邑】

欲星移:你想自称摩诃尊,那我便称呼你为摩诃尊吧。

梵海惊鸿•伪:嗯?

欲星移:摩诃尊信誓旦旦欲渡痴愚,但可曾立身彼岸之上?

梵海惊鸿•伪:成就佛身,自得彼岸。

欲星移:摩诃尊手持屠刀,是否为前往彼岸之法?

梵海惊鸿•伪:我已放下屠刀,你没看到吗?

欲星移:那我也已舍去此身,摩诃尊可有见得?

梵海惊鸿•伪:那你成佛了吗?哈!(进攻)

欲星移:五蕴无体,四大皆空,垢净,生灭,增减,皆无所分别,本无此身,何来舍身?执着于佛,遑论成佛!(双方交掌)

梵海惊鸿•伪:你是谁?

欲星移:我是欲星移。

梵海惊鸿•伪:你是谁?

(欲星移退,梵海惊鸿•伪追击)

欲星移:我是法海。啊!(被打伤)

梵海惊鸿•伪:你是谁?

欲星移:我……是我!

梵海惊鸿•伪:你的悟性非同一般。

欲星移:你们不是说,我是法海吗?

梵海惊鸿•伪:法海一脉执迷不悟,你,没必要。

欲星移:同样的话,欲星移奉还摩诃尊。(掩鼻)<血腥味怎会愈来愈浓?>

梵海惊鸿•伪:被你遗忘在内心深处的血腥让你喘不过气了吗?但其实这样的你才能得渡。(欲星移惊异)人命在你心中,有了份量。

欲星移:看来我墨学不精。

梵海惊鸿•伪:这样的你还能前行吗?

欲星移:我无需前行,只要阻挡你的前路。

梵海惊鸿•伪:好毅力,但……(树上有血滴落)你的肉身,还能支持多久?


【思能装置边】

(欲星移唇边朱艳与树间血同步滴落)

废苍生:(跳到思能装置上)欲星移遇到麻烦了。

忆无心:师相……

燕驼龙:意念之斗凶险不下于武斗,只要意念动摇,不但肉身死亡,甚至啊……连意识也会被大智慧卷入,变成大智慧的一员呢。

忆无心:啊!

废苍生:忆无心,别分神。(握住颠倒梦想剑柄)

忆无心:是。(催动术法)


【意识之境•不悔峰】

神蛊温皇:武对武,智斗智,这样精彩绝伦的一局,怎能让我不心动呢?

赤羽信之介•伪:那……让我们先观战吧。

[意识世界,重回过往的情景,任飘渺再战宫本总司!剑锋交错,卷动风走云疾,绝代的剑者,睥睨的风采,重现昔日不可一世之战!]

任飘渺:破空飞灭!

宫本总司•伪:一剑无极!

赤羽信之介•伪:久未再见,先生剑法更胜以往,回到昔日不悔峰再战,总司未必能再占上风。

神蛊温皇:这有几种可能:一者,是我果真进步如斯;二者,是我熟悉了无极剑法的变化;三者,大智慧制造的宫本总司,不能代表真正的宫本总司。终究,这只是大智慧的映射,就算宫本总司突然使出藏镜人的武功,我也不会感觉意外。

赤羽信之介•伪:虽然只是镜射,也参考了你自己的判断。剑十一、一剑无悔谁高谁低,这个问题,相信你很想再次验证。

神蛊温皇:哦?那要尽快进入结果吗?

赤羽信之介•伪:这是温皇期望的结果,知音难觅,对手更难。再杀一次的宫本总司,再尝那寂寞如雪的滋味。

宫本总司•伪:一剑无尽。

任飘渺:剑九•轮回。(受伤)啊!

赤羽信之介•伪:或者,你应该多回味这种难得的快感,以及追逐胜败的刺激。

神蛊温皇:一个人沉浸太多的回忆,就会阻却自己的脚步!

赤羽信之介•伪:嗯?

神蛊温皇:我不在乎剑十一与一剑无悔的胜负,即便宫本总司的一剑无悔确实超越了剑十一。

任飘渺:剑十•天葬。

宫本总司•伪:一剑无声。(受伤)

赤羽信之介•伪:你甘心承认,剑十一不如一剑无悔?

神蛊温皇:存在于记忆中的,只有本我的认识,我不够了解一剑无悔,同样,你们,也不能。那你们怎能为我们定义一剑无悔与剑十一的优劣?说到底,这只是一场意识之争。

任飘渺:哈——

[只见任飘渺一声爆喝,剑气纵横瑰丽,不可方物!]

任飘渺:剑十一!

宫本总司•伪:一剑无悔!

赤羽信之介•伪:你说赤羽变了,那温皇何曾没变?赤羽之变,是因为败,温皇之变,却是因为胜!回首一生,如果能败,又当如何?

[剑十一再会一剑无悔,极端剑气,不悔峰再受摧折,崩塌倾落,满目疮痍!]

(任飘渺、宫本总司•伪同时受伤。神蛊温皇脚下突然一空,转身目视赤羽信之介•伪悠然落入另一空间)


【地门】

锦烟霞:啊。

雪山银燕:可恶。

苍越孤鸣: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投降吧。

锦烟霞:玄狐……怎样还没来?

雪山银燕:难道他背叛我们了?

梦虬孙:看到鬼,我就不信。


【意识之境•树林】

俏如来:银燕、锦烟霞姑娘、梦虬孙壮士!

上官鸿信•伪:这就是战局。你们的算计是拖住四大天护让玄狐深入,用灭世之武对抗缺舟甚至毁掉大智慧吧。

俏如来:啊。

上官鸿信•伪:失败。你们的战力太弱了。(俏如来周身散出荧光)四个人,你们只有四个人,就想牵制一百零八名高僧,(一颗鸟蛋掉落)太可笑了。你们拖延不了多久,只要任何一人失败,当钟声再度响起,就是你们再一次的全军覆没。

俏如来:那你,又想与我谈什么?既然你们已经胜券在握,又何必牵制我,或者,你们一百零八人根本就没法摆脱我们四个人的纠缠。

上官鸿信•伪:你可以猜测,但我建议你接受现实。

俏如来:现实就是我们牵制已经成功,你们根本无法再度敲动钟声。

上官鸿信•伪:那就让你接受更残酷的现实。


【地门】

众僧:杀啊……

[力战群僧,坚决不杀的万雪夜,虽以极冻刀气瘫痪群僧,但面对人海战术,也渐渐力不从心了。]


俏如来:万雪夜!(无法帮助)


幻幽冰剑:你坚决不杀,实在不像是一个坏人。加入地门,让大智慧引导你吧。

万雪夜:引导?因为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所以交给地门决定,这是你的想法。冰剑,过去,我一直,没办法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但今天,无论生死,我都要让你知道,我的抉择。

银蛾:到底在胡言乱语什么。

真眉:冰剑,动手。

[内力消耗加剧,一对三,虽是下风,但万雪夜仍是顽强死战。然而体力随着血液一点一点流失,终至——]

万雪夜:飞鳞破甲。

真眉:冻气……

(银、真二人倒地,冰剑趁机刺向万雪夜)


俏如来:万雪夜!(欲阻冰剑,却透体而过)万雪夜!


(万雪夜被冰剑一剑贯穿)

[不可置信,无法置信,眼前的这一幕。难道自己,又错了一次,又错了一次。]

上官鸿信•伪:这……就是更残酷的结果。

万雪夜:我一直都希望唤醒你,但现在,我希望你永远别再想起……我。(倒下)


【意识之境•树林】

俏如来:(荧光散出)大智慧!利用人的善良杀害深爱的人,这就是地门,这就是你们的慈悲吗?!

上官鸿信•伪:半个时辰,距离你们再度失败的时间,只剩下半个时辰。


【意识之境•方道邑】

梵海惊鸿•伪:心智损耗,累及肉身,何况你在进入意识境中之前早已受创,至今仍未全复。

欲星移:是雁王所说的吧?

梵海惊鸿•伪:萨陲三尊与你皆有一段交流,甚至同路,念及佛缘,我并不想做绝。

欲星移:你知晓你与摩诃尊不同的地方吗?

梵海惊鸿•伪:嗯?

欲星移:你不够果决。哈!

梵海惊鸿•伪:可叹。摩诃五趣!

欲星移:相星九绝•破军荡天下!

梵海惊鸿•伪:人众归老境。

欲星移:(二人交手)啊!(吐血)

梵海惊鸿•伪:你赢不了!(击向欲星移面部)


【意识之境•天门暮鼓】

欲星移:又被拖入下一层意识之中了吗?(捂心口)此地是暮鼓……(法涛无赦•伪出现)也是,有菩提尊,摩诃尊,怎能少了你呢?

法涛无赦•伪:师相。

欲星移:金刚尊。

法涛无赦•伪:或者该说,法海。

欲星移:法海会法涛,倒是一番趣味。

法涛无赦•伪:违心之论。你明白,为何会再见到本座。

欲星移:同样的话语,那又与见到菩提尊有何分别?

法涛无赦•伪:不同。一步禅空是属于你的因果,而法涛无赦的结局,则是你种下的因,换来血腥的果。

欲星移:连这也被挖出了吗?哈。

法涛无赦•伪:本座从未怪你,这是本座妥协的结果。如果本座不同意让出一半的领导权,也等同放弃一步禅空与梵海惊鸿的交托。失了天门,留存残身,又有何用?师相,你……已经尽力。

欲星移:我……

法涛无赦•伪:至少,你让梵海惊鸿回到天门,做了他该做之事。然后,他送出颠倒梦想,虽然途中几番波折,但最终,颠倒梦想仍回到你们的手中,你才会来到此地。这,就是因果。无可逆转的因果,在你眼前体现数次,你传承了法海的意念与天门结缘,便是宿命。

欲星移:那你们的再现也是宿命吗?

法涛无赦•伪:师相。

欲星移:为了你们变质的初衷,你们借用萨陲三尊的形象对我的思能进行攻防,却徒具其形不解其意。菩提尊、金刚尊、摩诃尊的精神,你们全然无法体悟。或者,你们这千年来的共修早就让你们不知悟是何物。

法涛无赦•伪:阿弥陀佛。你还是不了解。

欲星移:错了!现在,我什么都了解了。杀掉这个形象是最快的方式。

法涛无赦•伪:你想杀我?

欲星移:在意识境中,摩诃尊能对欲星移动武,欲星移又何尝不能与金刚尊武力相向。

法涛无赦•伪:但你也明白,在意识之中动武,会大量消耗思能,若我们轮番上阵,你们抵挡不了。

欲星移:内外交迫,你们也未必有绝对的胜机。

法涛无赦•伪:你的目的,无非是想拖住我们。不如这样,回到最原先的交谈模式,对你负担也少。

欲星移:现在轮到第几个大智慧与我交谈了?

法涛无赦•伪:对谈是消耗,分神思考亦是消耗,想拒绝好意,只有可惜。

欲星移:披上这样的形象对谈,算是好意,还是恶意。

法涛无赦•伪:你也可以设法再进一步。

欲星移:本来想,现在不想了。

法涛无赦•伪:哦?为何?

欲星移:再进一步,我便会如同尊者,深陷困境之中。

法涛无赦•伪:你能解开这个困境吗?

欲星移:尊者不如道出难题,也许我能助一臂之力。

法涛无赦•伪:反客为主,好胆识。

欲星移:请出题吧。

法涛无赦•伪:彼岸在哪里?解脱有何法?

欲星移:彼岸就在此地,解脱自存心中。

法涛无赦•伪:曾有一人亦作此想,结果就是百年思索,至今仍不得其门,进不了,退不得。

欲星移:同理我若再进一步,便无转还的余地。

法涛无赦•伪:错了,现在的你,早已陷入危境而不自知。世人欲寻彼岸度脱,蓦然回首,却发现彼岸已远。来时之路化作浩瀚汪洋,另一头则如绝崖峭壁,立身之所,势如险地,却是难以抽身,乃至不能自救。

欲星移:无船可渡,失桥断行,身在其中,着实难见盲点。

法涛无赦•伪:道理人人可说,以为眨眼之间,如同梦幻泡影,但举目所见,仍是无所凭依。所谓参透禅机,不过是经过矫饰的表面工夫罢了,没有实践的理想,不过空谈。

欲星移:欲星移不道玄虚之禅,不言浮泛之机。

法涛无赦•伪:如此,你看到了什么?

欲星移:现今之势,进则坠落叫唤深谷,退则沉入修罗苦海,却也必须作出抉择。

法涛无赦•伪:欲往彼岸却不得彼岸,反而自困其身,如何解得?

欲星移:已有答案。

法涛无赦•伪:这么短的思考时间?

欲星移:退回原路。

法涛无赦•伪:嗯?如此便入苦海之中,也不见得能重登彼岸之路。

欲星移:悬崖那端,尚有尊者坐持,但苦海之中却无一人引渡,因此我选择折返,愿为迷津之鉴。眼观形而自困,耳闻声而自惑,百年思索者,不知何人,但困住尊者之人,却是欲星移。<现在,尊者已经离开,而欲星移,同样不在此地。>


【意识之境•西剑流遗址】

欲星移:此次简单了,这一路总被找到间隙,拖入更深层的意识,难得一胜,却也耗费一番心神。仍不能确定是维持在同一层意识,还是又坠落一层,做人失败啊。(步行)这……前方是西剑流遗址,难道……

梁皇无忌•伪:许久不见了,先生。

欲星移:梁皇无忌。

梁皇无忌•伪:你也可称呼我大智慧,若你不愿承认这个形象。陪吾走一段路吧。先生可知,这段路往哪里?

欲星移:路,始于足下。你想往哪里就往哪里。

梁皇无忌•伪:却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欲星移:就如同现在的我。

梁皇无忌•伪:还有我。

欲星移:嗯?

梁皇无忌•伪:为何会是梁皇无忌来见你,这一点,先生尚未参透。

欲星移:你不是我熟悉的梁皇无忌。

梁皇无忌•伪:确实。因为现在的梁皇无忌有你还不明了的情报——魔世,再度蠢动了。

欲星移:你讲什么?

梁皇无忌•伪:用大智慧的身份来说,出家人不打诳语。魔世入口,如今正由达摩金光塔镇压,佛国虽身不由己,却也尊重天门的抉择。而且事关苍生,再怎样没有选择的余地,也不可能有第二条路,但这道封印,恐怕面临变数。

欲星移:征兆。

梁皇无忌•伪:现在我们才知晓,有人在窃取九界地气。

欲星移:先前频繁的地震,不是地门所为?

梁皇无忌•伪:你们知晓云海过客的真实身份了吗?

欲星移:他已经对俏如来坦承身份了,俏如来叫我们要相信他,看来俏如来已知原由。

梁皇无忌•伪:一名魔世之人,千里迢迢来到人界,迂回行事,所求为何?他又是从何处进入人界?俏如来说要相信他,莫非魔世之中另有变乱,甚至强大到此人必须来到人界。种种臆测详加串联,恐怕会得到最令人胆寒的答案。

欲星移:酆都月,枯髓咒怨,紫瞳灵睛,魔心鉴,以及尚未得手的幽灵魔刀。

梁皇无忌•伪:若已得手呢?

欲星移:元邪皇。

梁皇无忌•伪:你出自墨家,当知墨鲁两脉长久以来的责任。现在我只问,先生可愿奉献心力助我们对抗魔世?

欲星移:你想用这个理由逼我们就范?

梁皇无忌•伪: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此时开战,无异内耗。

欲星移:内耗?九界各自为政,就算同心,也该是合作,而非合并。

梁皇无忌•伪:但消弭纷争,一直是地门大愿,甚至未来,连魔世,也不是敌人。牺牲,自然也不存了。先生,这次,别再算计,(欲星移侧身避过常欣,二人擦肩而过)别再牺牲。

欲星移:你……


【意识之境•太虚海境】

北冥封宇•伪:师相,你怎样了?最近师相总是心不在焉,莫非有事挂怀?

欲星移:啊……没……没事。

北冥封宇•伪:元邪皇乱后,魔世平定,俏如来也担起钜子责任,巡回九界,怕是师相一身懒散,所以脑筋钝了。

欲星移:哎呀,被王反将一军了。

北冥封宇•伪:哈,对了,先前未贵妃替殇儿物色了一个好姑娘,殇儿似乎很满意,眼看喜事有谱,不如……

欲星移:王,别将主意打到臣的身上。

北冥封宇•伪:本王是说梦虬孙方面……

欲星移:王果然英明。

北冥封宇•伪:你看你,捉弄堂弟不遗余力。但他最近正与螭龙交流,不好打扰,不如就委托你吧。

欲星移:王……

北冥封宇•伪:好好好,本王自己设法,可以了吧。

欲星移:如此好意,臣却之不恭。

北冥封宇•伪:你啊,哈……

欲星移:说到螭龙,鲛人一脉方面……

北冥封宇•伪:他们没什么意见,宝躯一脉也大力赞成你的方针。海境诸多规条也已经依照墨学而修改。本王打算殇儿成亲那一日,同时宣布新政推行,届时,还要仰赖师相。

欲星移:仰赖不敢,臣已劳心劳力,想安养天年。不如趁着新政推行,也一并推举新的师相继任。

北冥封宇•伪:等殇儿接任王位,师相再偕同本王退居幕后吧?

欲星移:这……啊,果然是我做人失败,王还是不放过臣啊。

北冥封宇•伪:不用这么感激本王,这是你应得的。(向欲星移伸手)

欲星移:哈……王?

北冥封宇•伪:未来,还请多多指教。

欲星移:嗯。(牵手)

北冥封宇•伪:师相。

欲星移:臣讲过,能认识王,是臣毕生荣幸。

北冥封宇•伪:本王也是。

(二人同行)


【思能装置边】

(欲星移昏迷)


【意识之境•铁军卫军营】

逃虚子:步兵五百,左翼,偃月阵,骑兵三百,右翼,锋矢阵,后军,三百弓兵以圆阵掩射。至此,你五百骑兵全灭,弓手损伤四百,步兵千二,你还有胜算吗?

铁骕求衣:道衍法师名不虚传,铁骕求衣拜服。

逃虚子:兵法不过岐道,何足挂齿?

铁骕求衣:(起身)兵者,凶器,但善兵者,能拯民于水火。

逃虚子:拯民于水火不过一时的和平,不能永世解脱。

铁骕求衣:所以以大师之能才会加入大智慧。

逃虚子:你想说服我,先专注于眼前的战局吧。

铁骕求衣:步兵三百,沿林埋伏,弓兵一百,候命。

逃虚子:先生用兵如神,但这一著实无意义。

铁骕求衣:兵法之道,千变万化。

逃虚子:但先生已经败过一阵了。

铁骕求衣:我有三次的机会,赢,只在关键一著。

逃虚子:这毫无意义的一著,只有一种可能,你本人,便藏身在这三百步兵当中。你知颓势难胜,想混身三百步兵之中,让我大意,突袭我军主营,靠你本身之能斩帅夺胜,对吧?五百步兵,鹤翼阵守于林前,骑兵两百,入林索敌。请先生应战。

铁骕求衣:一百弓兵,上火箭焚林。

逃虚子:恩?你与三百步兵尚在林中,此时纵火,你要玉石俱焚?

铁骕求衣:要战,就要一绝死战。


【意识之境•天允山】

神蛊温皇:天允山,天下风云碑。

神蛊温皇•伪:命运的分歧点。

神蛊温皇:宿敌之后,是自己吗?大智慧仍是了无新意

凤蝶•伪:主人!

神蛊温皇•伪:在这个地方,你伤了凤蝶。

神蛊温皇:嗯?刺探人心的怪物,想试探怪物的人心吗?这种被窥视的感觉,真是令人不悦。

神蛊温皇•伪:一切,都是为了竞逐快感,一切,都是为了追求极限的突破。剑十之后,是剑十一,剑十一之后呢?(化出任飘渺•伪)你总能超越自己,即便付出任何代价。(任飘渺•伪刺向凤蝶,神蛊温皇幻化出任飘渺阻挡)

神蛊温皇•伪:就算知晓是幻境,但是你,仍有牵挂。这样的你,战胜得了过去的你吗?

神蛊温皇:作为高手的身份,败给过去的自己,那真是可笑了!

神蛊温皇•伪:唉,讲出这样的话,还是以诚待人的温皇吗?

(交战)


【地门】

(众人苦战)


【意识之境•树林】

俏如来:(荧光散出)银燕,梦虬孙,锦烟霞姑娘!

上官鸿信•伪:我讲过:结局,早已注定。你们阻止不了我们,甚至无法阻止,我们敲动钟声。(蛋掉落)三个时辰到了,天护已经恢复,战争……结束了。(钟声响起)


【地门】

雪山银燕:钟声?怎会?

锦烟霞:俏如来没拖住他们。

梦虬孙:我们失败了。


【意识之境•黑暗中】

俏如来:你想欺骗谁呢?大智慧!意识瞬息万变,这三个时辰的幻境确实动摇了我,但在广泽宝塔里头发生的真相,根本就不是这样!


【意识之境•铁军卫军营】

逃虚子:步兵五百,林外待命。

铁骕求衣:残余前冲,单骑,突围。

逃虚子:单骑突围?你的骑兵已经全灭。

铁骕求衣:骑兵入林,遇火必乱,马失归路,必寻出路,夺马杀出。

逃虚子:就算你单骑突出,又如何?

铁骕求衣:不如何,只求一试,试吾是否……能一骑当千!


【意识之境•太虚海境】

欲星移:这是一段很美的梦,果然是……慈悲为怀的……大智慧!(出沧海珍珑刺穿北冥封宇•伪)这是意识的最深处了吧,为了让我彻底相信,用了这么多心力,创造完美的未来蓝图,却没想到到了这种时候,正是你们思能防御最脆弱的时刻。啊!(抽剑挥砍)

北冥封宇•伪:(倒退)你……

欲星移:(追击)我明白在意识境中动武耗损更巨,现在我具化武器,更是不智。但我,一定要回去,因为他们……在等我回去!

(北冥封宇•伪消失)


【意识之境•西剑流遗址】

梁皇无忌•伪:你……

欲星移:魔世的讯息……


【意识之境•天门暮鼓】

欲星移:我会自己带回!(斩杀法涛无赦•伪)


【意识之境•方道邑】

梵海惊鸿•伪:(挡下沧海珍珑)嗯?

欲星移:相星九绝•左辅掀洞庭!哈啊!(杀梵海惊鸿•伪)


【意识之境•龙涎口】

欲星移:现在你还是坚持我称呼你为菩提尊吗?

一步禅空•伪:意识之间,转瞬一念。

欲星移:而你们大势已去。

一步禅空•伪:你的意志,超乎我们的评估。

欲星移:是,我回来了,也带来一个答案。

一步禅空•伪:看来是毫无共识的答案。

欲星移:我的目的已经达成。

一步禅空•伪:你是何时察觉的?

欲星移:不是察觉,是赌,摩诃尊那关,我决定,让你们将我拖入意识的最深处,那才能造成最大的损伤。这是一步险棋,但……有价值。

一步禅空•伪:耗费思能,值得吗?

欲星移:你们已无心思听这个答案了。

一步禅空•伪:阿弥陀佛……(化为龙涎口中菩提石像)

欲星移:这才是……我熟悉的菩提大愿。(吐血脱力)咳咳……我……我还要去找他们……


【意识之境•天允山】

神蛊温皇:斗智斗武,在意识中化出具象兵器,你们花费了最多的心力来阻止我,对吧?那要阻止我,你们还要付出更多的心力,若否,我就将你们的意识……

任飘渺:在此消灭!


【意识之境•黑暗中】

俏如来:我所看到的景象,如同你们所创造的地门,都是一个虚幻的现实。真实的世界,已经落入颓势。所以你才会急于让我妥协,让你敲动钟声。破绽,就在细微之处。因为师相等人的牵制,(回忆鸟蛋的数次掉落)让你们的思能无法顾及全部,一个全然复制的微小细节,不断重来的时间,暴露了你们只是在同一个意识空间上演不同戏码的诡计。你们的虚伪早就被识破了!


【地门】

(众人安好)

万雪夜:冰剑,我们,回去吧。

苍越孤鸣:你们在拖延我。

雪山银燕:当然。

锦烟霞:玄狐已经进入地门深处了。


【地门深处】

鲁缺:你。不准前进!

玄狐:谁?

剑无极:看到这只刀还要问,你真的失忆失到脑坏去。当然是……我这个天才剑者剑无极。

鲁缺:剑无极。

剑无极:蝶蝶,你拿椅子坐在旁边乘凉,这是我的事情,这边先看我表演。

凤蝶:打不赢,就出声。

剑无极:喂别给我漏气!来哦!无极剑,剑无极,招招缥缈无敌,入地门,逞英雄,一拔刀,救亲家。


【意识之境•黑暗中】

上官鸿信•伪:你真的对自己这么有把握?

俏如来:师尊没教过你,策战无绝对的必胜,风险与机会并存。算,只能提防变数。

上官鸿信•伪:你有我算不到的变数。

俏如来:如果你是真正的雁王,也许没。但是你——拙劣的仿制品!

上官鸿信•伪:哈。

俏如来:连你也开始用笑声掩盖心虚了吗?

上官鸿信•伪:停止你的猜测……

俏如来:别再模仿了!你不是师尊,更不是雁王,甚至你连自己都不是!就算是虚拟的人格,在背后推动的,仍是大智慧。也许你见过雁王所见到的地狱,但是你……从来没真正感受到地狱!(捶地,一抹绿色身影悄然而立)


【无垢之间】

大智慧:(以缺舟一帆渡的肉身行动)来到了,那是地门无法控制的异数,就在,光明殿外。嗯?(停步看向大脑)是你在从中作梗。原来如此,就算回归了,仍不放弃质疑。


【无垢之间外围】

独眼龙:必须守住光明殿。

千雪孤鸣:我先来。

玄狐:常欣,我照你的希望,来了。

逾霄汉:怎有可能。

千雪孤鸣:这是……

玄狐:灭世之武。哈啊——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高潮最终集——最后的圣战。]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