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2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880446859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二十八集 云海惊雁

录入:余生、流丨丶年(缺舟部分)、丧球球(废锻部分)、蜜函(欲星移部分)
校对:LINGGin


【尚贤宫】

云海过客:嗯?呀!

[尚贤宫内龙争虎斗,初步的交接、试探,更是展现自身的能为。]

云海过客:呀!

雁王:哈啊!

[战至分际,雁王借势退出尚贤宫,云海过客紧追不舍。]

云海过客:想走?有这么容易吗?

雁王:你到底是谁呢?(被阻,召唤手下来到)

杀手:杀啦!

云海过客:问我是谁?喝!

[喝声起,云海过客手中乍现神器,通体晶莹,看似平凡,却藏深机。]

杀手:杀啦!

云海过客:梦琐琼楼枕无忧,千古流芳别寒秋;夕照云舟恨归晚,几度争锋几度休。(众杀手被消灭,无声步悄然出现)

雁王:嗯?哈啊!

[断云石夹击而来,如雷轰电闪,更添局势凶险!]

云海过客:冒失鬼,闪!(无声步被打退)哈啊!(攻向雁王)

[此时——]

雁王:寰羽诏空•雁翼回翔。

云海过客:四海千山皆拱伏。

雁王:寰羽诏空•神物任化。(断云石变化狼王爪)

[惊险时刻,断云石变化护身,巨力交错,气劲横扫四野,阻挡致命一击!]

(雁王受伤,云海过客后退及时护住脸部,雁王疑惑间趁机逃脱,众杀手围上)

云海过客:休走!

杀手:杀啊……

云海过客:九幽十类尽除名。(击退杀手)可惜。(摸摸脸后离开)


【金雷村外围】

(大智慧以增灵器欲洗脑忆无心与藏镜人)

苍越孤鸣:忆无心,随我们回地门吧。(钟声起)

忆无心:爹……爹亲,我……追……追随……

藏镜人:将你手中的东西放开!哈啊!

苍越孤鸣:你做什么?

[藏镜人怒阻大智慧,纵然内心迷惘,掩不去护犊本能,然而钟声催急,转眼将过。]

藏镜人:哈啊!(将大智慧手中的增灵器击至半空后攻向大智慧)

苍越孤鸣:虚空灭•狼王印!(藏镜人被打退)啊,来不及了。

藏镜人:呀!——

[就在钟声即将结束之时——](突来一枪,击毁降落的增灵器)

雪山银燕:雪花伴孤云,山白不知春,银庄蜘蛛恨,燕城无情君。

忆无心:银燕大哥!

雪山银燕:哈啊!(收回啸灵枪,攻向大智慧)

忆无心:爹亲,快帮助银燕大哥!(藏镜人听后亦攻向大智慧)

[变故屡生,大智慧功亏一篑,千年不动之禅心,瞬间,竟起波澜!]

苍越孤鸣:为何,你们一直不了解我们的苦心?轮回劫•破乾坤!

藏镜人:哼!

苍越孤鸣:皇世经天•(化出唐刀)星辰极变——

藏镜人:银燕,全神应招!

苍越孤鸣:万狼啸天绝!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藏镜人:怒潮袭天!

[万狼齐声同啸天,藏镜人挺身在前,怒潮袭天力抗宝典绝学!](二人不敌受伤)

苍越孤鸣:跟我回去,罗碧。

藏镜人:收起你命令的口气,大智慧!没任何人可以指使我罗碧,没任何人可以看轻我罗碧,没任何人可以拦阻我,万恶的罪魁藏镜人!纯阳行左,飞瀑走右,阴行阳招,阳行阴招,袭地贯天!呀啊!(发出极招后不支昏迷)

忆无心:爹亲!(冲过去扶住)

苍越孤鸣:皇世经天•轮回穷劫•虚空灭!

[轮回劫难卸阴阳融合之势,苍狼再转虚空灭。](苍狼受伤)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燕行千里。

(苍越孤鸣不敌再次受伤,而银燕此刻想起往事下不去杀手)

苍越孤鸣:星辰变•破空千狼影!

忆无心:银燕大哥!

[一瞬故旧之情,一瞬胜败之机,苍狼颓势逆转。]

苍越孤鸣:总是执迷,总是不愿意放下,执着……对你们真的这么重要?

雪山银燕:若不是执着,若不是放不下情感,你方才早死了,你还不明白吗?真实的事情就是真实,幻影永远只是幻影!无心,带叔父先走!

忆无心:银燕大哥。

雪山银燕:走,最少保住叔父。

苍越孤鸣:那只是你们还没悟,一切都是梦幻泡影,是真,也是假!(地震)嗯?无垢之间。

雪山银燕:无心走啊!

(忆无心带走藏镜人,苍狼欲追)

[忽然——]

(白发挡关,拦阻苍狼,燕驼龙等人赶到)

燕驼龙:好在来得及。

梦虬孙:又是你,大智慧。

苍越孤鸣:<这肉体伤势沉重,无垢之间又出事……>嗯……(离开)

梦虬孙:别走!(欲追,被锦烟霞拦下)你要做啥?

锦烟霞:他是苗王,生擒不易,又不能杀之,若是他作困兽之斗,对我们毫无好处。

梦虬孙:银燕,你怎样了?银燕!

雪山银燕:我……没事。

燕驼龙:他们两个都伤得很严重,赶快带回去医治。


【神蛊峰】

神蛊温皇:八年前,我去过羽国,考察了当地的民情,我却发现羽国子民,并不知晓策天凤的存在。

俏如来:墨家,一向隐于历史当中。

神蛊温皇:为了查探策天凤的真相,我约了雁王单独一见。

俏如来:雁王是一国之君,单独约见,会有这么简单吗?

神蛊温皇:我设计让人呈上羽国志异,果然,雁王赴约了。


(回忆——

(雁王来到,温皇起身行礼)

神蛊温皇:英姿勃发,气宇轩昂,草民神蛊温皇,见过雁王阁下。

雁王:(把羽国志异放在桌上)赤兀,已经照你的吩咐,将这本书交我,你该为众人解去蛊毒了。

神蛊温皇:解药在此(拿出解药放桌上),金盏蛊易受酒气所驱,一个月内不得饮酒,否则即便痊愈,也恐受风疾所苦。

雁王:单身匹马,便让羽国文武众臣一百七十三人身染蛊毒而不自知,(站起)你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犹然设下迷局,引吾来见,你的智谋非常人,你之自信,更非常人。

神蛊温皇:在下神蛊温皇,来自苗疆,请坐(一起坐下)我设下谜题,王上依然解破谜题,找到吾了。

雁王:算不上难的谜题,作为试验,也太草率了。

神蛊温皇:虽然草率,但天下能解破者,只怕也是屈指可算。

雁王:进入正题吧,你的目的。

神蛊温皇:那我便单刀直入,此回拜访王上,是有几个问题请教。

雁王:我有需要回答吗?

神蛊温皇:没,所以王上也可以拒绝回答。

雁王:说吧。

神蛊温皇:请问王上,策天凤的下落。

雁王:一本伪书,先生较真了。

神蛊温皇:闲游四海,考古访迹,亦是人生一乐,更何况羽国志异如此出奇,当中情节怪诞虚妄,曲折离奇,有不近人情之处,却有蛛丝马迹,透漏弦外之音,怎能教人不好奇呢?

雁王:你既然来羽国,便当知羽国无策天凤此人。

神蛊温皇:也许是故意隐藏了自己,也许是被人所隐藏了。

雁王:世上并无策天凤此人。

神蛊温皇:那换一个问题吧,霓裳公主的死因。

雁王:(看向温皇,沉吟半分)病死。

神蛊温皇:死在霓霞之战之前,之后,或者是……之中?

雁王:我想以先生的睿智,何必多此一问?

神蛊温皇:这是回答前一个问题,还是回答现在这个问题。

雁王:事不过三,我已回答先生两个问题,若这是第三个问题,那第四个问题,便要先生付出代价了。

神蛊温皇:是怎样的代价?

雁王:回答吾一个问题即可。

神蛊温皇:王上请问。

雁王:在中原羽国交接处的村落,有一位名唤凤蝶的小姑娘,她与先生有何关系?

(气氛微凝,温皇沉吟片刻)

神蛊温皇:只是一名侍女而已。

雁王:王妹死在霓霞之战同时,这样,先生所有的问题,吾已回答,(起身)先生,请了。(转身离开)

神蛊温皇:(起身)第四个问题……(雁王停下,半转头)

雁王:先生真是坚持。

神蛊温皇:如果你没回答,这个问题就不用付出代价。

雁王:我若回答了,你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神蛊温皇:威胁的口气。

雁王:看你的判断。

神蛊温皇:每一个问题都要付出代价,王上能付出发问的代价,神蛊温皇自然也能付出,最后一个问题……雁王是不是已经死了?

雁王:回去吧,你会在中原找到你想找的人,但你与他,永远不成局。(离开)

神蛊温皇:雁王,真是勾人兴趣的对象,哈。)


凤蝶:原来当时我已经被人监视了。

神蛊温皇:雁王动作之速,判断之准,出乎我意料。

凤蝶:那如果他回答了,我不是早就死了?

神蛊温皇:凤蝶如此聪明机智,(起身走动)羽国的杀手肯定无法得逞。

凤蝶:哼!但是这跟你们讲过的,死第二次有什么关系?

神蛊温皇:今日的俏如来,与数年前的俏如来,还是同一个人吗?

凤蝶:当然是,就算俏如来个性变了,他的本心仍是不变,仁慈的本心,才是俏如来这个人的价值。

神蛊温皇:但是过去的俏如来已经死了。

俏如来:经过铸心之后,过往的雁王已死,这个问题他大可回答,但他无法回答。

神蛊温皇:回到我原本的问题,雁王何时死了第二次。

俏如来:这……

神蛊温皇:当和平降临,当盛世再来,一片祥和的世界,住着一群愚蠢无知的百姓,以朽为净,以香为臭,将罪恶当成施恩,将善意视为当然,你可曾纳闷,值得为了这群人付出吗?

俏如来:不是值不值得,而是该做而做

神蛊温皇:智者最大的悲哀,是看清了人的软弱,而知愚昧无解,当这点质疑产生时,越是挖掘深思,越是感到可悲无力,最后,就会坠入这股深渊当中,雁王本身便是这个深渊,吞噬自己,也吞噬他人,第二个雁王,就是坠入这深渊当中,死去了。

俏如来:这是错误的想法,师尊他明察人性,但到最后,仍是坚持救世之心

神蛊温皇:那他为何在壮年之时,选择你作为他的继承人!(俏如来大惊)铸心之后的你,确实比以前更加坚强,因为唯有舍得一切,才能无私奉献自己,如果有所质疑,最后,你就是第二个雁王,无私的救世所对照的,就是单纯的破坏!

俏如来:师尊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所以才会排下必死之局来铸心,但是雁王逃过了他的杀局

神蛊温皇:就这一点来看,他就是最可怕的对手。我与默苍离永远不能成局,因为我们不可能在同一个棋盘上落子,所以永远不会有胜负,而雁王,谁也无法赢过他。

凤蝶:这句话是包括主人你吗?

神蛊温皇:当然,因为他已无注可输,你要怎样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手上赢得赌注?在这一点上,他比俏如来更接近默苍离。

俏如来:单纯的破坏,就是他的想法。

神蛊温皇:那也未必,或者有一天,你们……有可能会联手。

凤蝶:这怎有可能?!

神蛊温皇:在雁王这种人身上,没任何事情不可能,更何况,你与雁王本就是一体两面。

俏如来:嗯……(沉思)

神蛊温皇:对于雁王这个人,我已说得够多了,最后之战即将开启,去处理你该处理的事情吧。

俏如来:多谢前辈,凤蝶姑娘,请。(离去)

凤蝶:雁王与俏如来联手,有这种可能吗?(看向温皇,温皇不语)


【荒野】

(凰后来到)

凰后:想不到那名云海过客,竟然能伤到你。

雁王:可惜,你不能。

凰后:因为断云石对你无用吗?呵,也许你太高估自己了,若否,怎会被御兵韬所伤?

雁王:你确定我是真的受伤?还是,这是一个针对云海过客的诱饵?

凰后:比起猜测你的虚实,我更有兴趣的是云海过客的真面目。

雁王:你认为呢?

凰后:老八的兵器不是杖。

雁王:以前你的兵器,也不是裂羽铳。

凰后:你认真认为他是老八?

雁王:他一定很愿意你这样想,而你,也一定非常愿意这样想,如果他真是老八,当年你们的失败就有了很好的理由。

凰后:绝对不会怀疑的叛徒,就是已经死去的人。老八原本负责的位置,是九界当中的魔世,魔世未启,他便一直留在尚贤宫,与钜子的关系紧密。

雁王:当然,这更能解释,钜子为何要对一具尸体讲话。

凰后:只剩下一个问题,他是如何诈死瞒过我们的?

雁王:也许这算不上问题。

凰后:老七给了他影形的脸皮,但老七为何要帮助他?

雁王:他总有自己的办法,玄之玄也有自己的理由。

凰后:嗯,合情合理。

雁王:我讲过了,云海过客一定很愿意你这样想。

凰后:需要确证。

雁王:你打算查?

凰后:无论是合作或者敌对,这个人都必须查。

雁王:在那之前,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凰后:嗯?

雁王:再见一次大智慧。


【无垢之间】

苍越孤鸣:无垢之间怎会受到影响?

缺舟一帆渡:我讲过了,你太过依赖紫金钵的力量。

苍越孤鸣:哼。

缺舟一帆渡:你动怒了,千年来,还是头一遭。

苍越孤鸣:众生太过执迷。

缺舟一帆渡: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多次。

苍越孤鸣:无垢之间的状况。

缺舟一帆渡:如果地气继续流失,无垢之间可能要毁于天灾了。

苍越孤鸣:一定有处理的办法。

缺舟一帆渡:暂时停止无我梵音。

苍越孤鸣:没六个时辰一次的无我梵音,地门众人会重回苦海。

缺舟一帆渡:如果这是天意,你也不能违逆天意。

苍越孤鸣:缺舟,我需要你的力量。

缺舟一帆渡:嗯?你可知晓你在讲什么?

苍越孤鸣:我需要你的力量,安定紫金钵,安稳地气。

缺舟一帆渡:这违反了当初的许诺。

苍越孤鸣:现在是非常时刻。

缺舟一帆渡:说服我。

苍越孤鸣:你!

缺舟一帆渡:将无我梵音的时间拖延至九个时辰一次,就足可支持地门的和平,你可以暂停一切扩张与俏如来谈判。

苍越孤鸣:谈什么?

缺舟一帆渡:和平共治,让愿意前往地门的人自由前往地门,不愿意留在地门的人自愿离开。

苍越孤鸣:你忘记了我们的理念。

缺舟一帆渡:你忘却了我存在的目的。

苍越孤鸣:你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我们的错谬,但经过数百年了,你仍然无法证明地门的方法有误,现在无垢之间遭受影响,眼看千年的等待便要毁之一旦。

缺舟一帆渡:百年、千年、甚至万年,成佛路上也不过弹指一瞬。如果千年的等待,只换得这短短数个月的成果,那……救世不过空谈。

苍越孤鸣:缺舟!

缺舟一帆渡:你不是没其他的做法,停止扩张。还是,动摇的人是你。

苍越孤鸣:哼!

缺舟一帆渡:再会吧。


【金雷村】

(忆无心正照顾藏镜人,藏镜人醒来)

忆无心:爹亲?

藏镜人:你……

忆无心:你想起来了?你想起来我是谁了?

藏镜人:我不认识你。

忆无心:啊?那……你为什么要舍身救我?甚至为了我对抗大智慧。

藏镜人:我不知道。藏镜人,只照着自己的意愿行动。

忆无心:不要紧,我知道你关心我,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够了。(难忍哭泣)

藏镜人:傻孩子,哭什么。(伸手给无心擦眼泪)

忆无心:是啊,能跟爹亲重逢,就算爹亲记不住无心,也已经够幸福了。我这是……高兴的泪水才是。

藏镜人:嗯。(起身)

忆无心:爹亲,你别着急起来,你受的伤还很严重呢。

藏镜人:帮助我的那名少年呢?

忆无心:你说……银燕大哥?

藏镜人:他怎么了?

忆无心:他还在休息。

藏镜人:走吧。

忆无心:嗯?要去哪里?

藏镜人:带我认识你的朋友。

忆无心:好!(扶藏镜人外出)


忆无心:锦烟霞姑娘,梦虬孙。

梦虬孙:无心是你,呃,他……

藏镜人:藏镜人。

梦虬孙:我认识你,你怎样恢复记忆的?

忆无心:爹亲还没恢复记忆。

梦虬孙:看到鬼!没恢复记忆,为什么跟大智慧打?

锦烟霞:也许是天伦本性吧。比起这桩事情,无心,你的记忆……

忆无心:怎样?

锦烟霞:你与银燕都有受到钟声攻击,你们的记忆是否有残缺了?

忆无心:是有一点头晕,但是还好,大部分的事情都记得。

梦虬孙:银燕就没这么幸运了,到现在还在恍神恍神。

锦烟霞:他受到太多次钟声的侵扰,又不似无心,天生有灵能保护。但不要紧,钟声的影响会慢慢退去。

梦虬孙:哼,我来去看他。(离开)

锦烟霞:无心,现在你打算怎样办?

忆无心:找燕驼龙前辈,用灭却之阵让爹亲恢复记忆。

锦烟霞:这桩事情还要找欲星移或者俏如来商量。

忆无心:我知道,爹亲,我们走。(离开)


【金雷村•房内】

(欲星移休息中,忆无心带藏镜人来到)

忆无心:欲星移。

欲星移:(坐起)忆无心,(望向藏镜人)嗯?

忆无心:我将爹亲找回来了,详情听说。所以我想用灭却之阵帮助爹亲……

欲星移:不行。

忆无心:啊?为什么?

欲星移:为了帮助俏如来恢复,你们最近才开过一次灭却之阵,你的灵能是否已经恢复尚未可知。

忆无心:我可以。

欲星移:就算可以,你也另有任务。

忆无心:什么任务?

欲星移:对抗大智慧。

藏镜人:为何要对抗大智慧?

欲星移:因为不想再增加像你这样的人。

藏镜人:你们要做什么吾不管,但是要对抗大智慧,你们第一个要面对的,便是罗碧!

忆无心:爹亲,你不是跟大智慧翻脸了?

藏镜人:那是我与大智慧的事情,如果让我发现你们是在欺骗我,你们要付出的代价将会让你们刻骨难忘。

忆无心:你听到了,爹亲这样根本不能帮助我们。我们需要爹亲的力量,所以……

欲星移:现在你的灵能比藏镜人更重要。

忆无心:啊?

欲星移:把握休息的时间,用你自己的方法帮助你的爹亲,灭却之阵不会再开了。

忆无心:欲星移……

欲星移:离开吧,我也要离开了。

忆无心:你要去哪里?

欲星移:准备最后的布置。

忆无心:唉……(与藏镜人离开)


【金雷村】

忆无心:师相不愿意我们再开启灭却之阵,这该如何是好。

藏镜人:没需要。

忆无心:爹亲。

藏镜人:如果你真是我的女儿,如果你讲的是真,那罗碧,一定会想起一切。

忆无心:爹亲。我相信爹亲,爹亲不可能忘记忆无心,绝对不可能。


【金雷村•房内】

(铁骕求衣入内)

铁骕求衣:我听说藏镜人的事情了。

欲星移:他的记忆还未完全恢复,对抗大智慧,不能将他列为必然的战力。

铁骕求衣:解决大智慧之后还有问题。

欲星移:哦?

铁骕求衣:藏镜人杀害了前任苗王,与王上有不共戴天之仇。

欲星移:苗王想报仇?

铁骕求衣:王上虽然禀性善良,但也不可能放任杀父之仇,不过,只要藏镜人不回苗疆,王上也不主动追究责任,这是他们的约定。

欲星移:是俏如来与苗王谈的条件吧?

铁骕求衣:给双方一个缓冲。

欲星移:中原也容不下他,苗疆也容不下他,到头来,一代战神,竟落得孤苦无依。

铁骕求衣: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物伤其类吗?

欲星移:我做人是失败,但不是脆弱,交际多了,会让自我迷失。

铁骕求衣:走到这一步,你果然做人失败。

欲星移:哈!你来的目的?

铁骕求衣:询问你进攻的时间。

欲星移:中苗边界被地门封锁,有多少精锐可来?

铁骕求衣:主力必须驻守苗疆以防内乱,也许参战之日只有我一人。

欲星移:有更多的坏消息吗?

铁骕求衣:我的伤尚未痊愈。

欲星移:你能测度雁王的伤势吗?

铁骕求衣:不能,但是,不轻。

欲星移:有一个人会是足够的战力,但是还无法完全相信他。

铁骕求衣:云海过客。

欲星移:你的情报真快。

铁骕求衣:神秘的面孔,有查探的必要。

欲星移:那你认为当初尚贤宫内战,除了我们五个人,还有其他的人存活吗?

铁骕求衣:嗯?

欲星移:他是墨家的人。

铁骕求衣:或者真有出类拔萃的墨者,但使徒名册在老五手上,无法证实他的身份。

欲星移:他看过墨武战韬。这是九算层级的墨家典籍,除了九算、钜子亲自栽培的传人之外,一般墨者无法翻阅。

铁骕求衣:我并不认为当初内战还有其他的存活者。

欲星移:如果他就是我们当初心心念念想找寻的叛徒呢?

铁骕求衣:你是说……

欲星移:如果真是叛徒,那也好,最少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人,但如果不是……

铁骕求衣:我知道怎样做。

欲星移:嗯。(前行)

铁骕求衣:老三,别太勉强。

欲星移:我一向不会勉强自己。(离开)


【荒野】

(俏如来独自前行,云海过客来到)

云海过客:精……俏如来。

俏如来:先生是……

云海过客:云海过客。可能有一点陌生,不过,你要相信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人。

俏如来:多谢先生仗义相助。

(银燕与梦虬孙来到)

雪山银燕:大哥!大哥,你没事吧?

俏如来:我很好,不在的时间发生什么事情了?

雪山银燕:叔父藏镜人回来了。

俏如来:啊?

(欲星移于暗处窥视)

梦虬孙:虽然差点被大智慧收去,但这次多亏银燕了。

俏如来:嗯,银燕辛苦你了。

雪山银燕:对了大哥,这位是……

云海过客:我自我介绍过了,我叫云海过客。

雪山银燕:其实他……

云海过客:咳咳。

雪山银燕:他是一个好人。

梦虬孙:如果坏人可以被你认出来,那个人不是不够坏,就是有够笨。

雪山银燕:梦虬孙,你讲话越来越像剑无极。

梦虬孙:我是实话实讲。原本是担心你失忆,看起来恢复得不错,既然你不爱听,我先来走,你们兄弟慢慢叙旧。

雪山银燕:我不是这个意思。

梦虬孙:知道啦知道啦,是故意留时间给你们兄弟。(离开)

俏如来:师相的伤势如何了?

欲星移:(出现)我没事,已经痊愈大半了。

云海过客:就算修儒妙手回春,也不可能痊愈大半。

欲星移:你见过雁王了?

云海过客:我也见过了。

欲星移:嗯?

云海过客:虽然没办法将他收拾,但也许他身上的伤势并不轻。

欲星移:与老二之战,确实让他受创了。

云海过客:可以这样判定,当然,他也有可能是故意示弱,毕竟我还未将他逼到绝境。

欲星移:那这个情报可能会造成误导。

云海过客:但也可能代表最终战雁王无法插手。

欲星移:作这种打算,若有失误,是坑杀了谁?下次全军覆没还有救回的机会吗?

雪山银燕:欲星移,为何你这么针对云海过客?

云海过客:银燕,我来历不明,师相难免怀疑。

雪山银燕:但是你……

云海过客:不要紧。

欲星移:俏如来,你没休息的时间,随我来。

俏如来:嗯。银燕,我与师相先离开了。

云海过客:俏如来,(走到俏如来面前,伸手给他整理衣服)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俏如来:不会,俏如来自当该为。

云海过客:希望这场佛劫早日平定。

俏如来:嗯。(与欲星移一同离开)

云海过客:走吧,去看你的阿叔。

雪山银燕:嗯。


【荒野】

欲星移:你也见过神蛊温皇了?

俏如来:是,也对雁王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欲星移:原本以为只要知晓动机,他的下一步就不难预测,结果……

俏如来:即便知晓动机,仍也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

欲星移:因为他是失序的存在,一个人太过聪明,就难免走向众叛亲离的道路。

俏如来:师相……

欲星移:想安慰我?

俏如来:俏如来没这个能力。

欲星移:你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俏如来:是黑水城。

欲星移:如果对手是雁王,我相信你会有赢过他的一天,因为他……

俏如来:师相?

欲星移:用你熟悉的名字吧,默苍离,最终仍是选择了你。

俏如来:但温皇前辈说的没错,他比我更接近师尊,连师尊也无法在离开羽国之时收拾他。

欲星移:我并不这样认为。

俏如来:啊?

欲星移:羽国需要一个治国之君,霓霞之战之后,羽国局势已定。雁王死,羽国便要再度陷入动荡,也许钜子考虑了这点才自愿离开,而你就是钜子留下,用来对付雁王的一步棋。别让你的师尊失望。

俏如来:啊!(地震)


【荒野】

(雁王独行,大智慧来到)

雁王:地震,近来的次数频繁了。

苍越孤鸣:你还敢出现在地门?

雁王:有何不敢?

(大智慧攻向雁王,两人交战)

苍越孤鸣:你欺骗了我。

雁王:是又如何?

苍越孤鸣:你到底有何目的?

雁王:帮助你。

苍越孤鸣:为何救走俏如来?

雁王:他不在必要的名单当中。

苍越孤鸣:我还会相信你吗?(双方退后)将你耳中的断云石取出,彻底加入地门。

雁王:你想操控我?你连俏如来也无法掌握,更况是吾。

苍越孤鸣:只怕由不得你。(三位天护来到)你还能脱身吗?

雁王:四大天护来了三名,加上大智慧,这样留客,天下间还有留不下的人吗?

苍越孤鸣:愿意乖乖束手就擒了?

雁王:如果真有那个人,那……一定是我。

苍越孤鸣:嗯?

[四颗断云石分袭四方,大智慧等人闪避之间,急速的破空声响——]

(凰后于高处伏击)

苍越孤鸣:还有伏击?

雁王:我证明了,我能安然离开。

苍越孤鸣:你证明了,你不该错失这个关键的机会。

雁王:我虽然对你的智慧不曾期待,但你总能展露出超越我想象的愚蠢。安静吧,在你自取灭亡之前。静静听我讲话。

苍越孤鸣:嗯?

雁王:我从未答应你,会给你全面的帮助,也没允诺过你什么,但是御兵韬、欲星移,确确实实被我削弱,新的增灵器,也帮助你突袭各处。我早就提醒过你,你的决心不足,这一连串的失败,是因为你自己的无能。

苍越孤鸣:你为何救走俏如来?

雁王:你该庆幸,你没得到俏如来,因为我会始终站在俏如来的对立面。俏如来帮你,那我,会很快毁灭你。

苍越孤鸣:你以为你能做到?

雁王:我不用做,眼睁睁看着你被自己的无知淹没,只是时间的问题。

苍越孤鸣:哼。(招呼三位天护退下)现在你又能给我什么帮助?

雁王:还记得锻神锋吗?

苍越孤鸣:当然记得,你预知了他会前往黑水城,要我特别对他加强洗脑,却不引导他进入地门,放任鲁家制造威胁无垢之间的变灵器。

雁王:他就是一个饵。

苍越孤鸣:什么饵?

雁王:废字流如果有办法独立制造变灵器,就不会向锻家求援。如果锻神锋恢复,就表示变灵器已经完成。

苍越孤鸣:那又如何?放任一个威胁被成功制造,对地门有何助益?

雁王:如果你能掌握锻神锋恢复时间,是否就能确定对方进攻的时机?如果你能完全透析变灵器的构造与效用,是否更能反将一军?我可以为你效劳,只有一个条件。

苍越孤鸣:什么条件?

雁王:放走俏如来,或者,留住俏如来,与我为敌。

苍越孤鸣:何种深仇,让你如此念念不忘?

雁王:若你有能力深入我的记忆,那……自己去找寻吧。

苍越孤鸣:还有一个问题。

雁王:只有一个问题,为何我会感到如此讶异。

苍越孤鸣:近来的地震,影响到无垢之间,无我梵音的催动必须放宽时间。

雁王:原因。

苍越孤鸣:也许与紫金钵的过度使用有关。

雁王:通达千年的大智慧,有时候我会想,你是否将太多的脑力放在缺舟的身上了。

苍越孤鸣:嗯?

雁王:缺舟是质疑你的人,也是俏如来的帮手,你所有的计划,是否缺舟也能明了?

苍越孤鸣:我们可以选择,是否交换的情报,如此才能保证缺舟的完整独立。若非如此,上回俏如来进攻地门,怎会险险成功?

雁王:这最后一战是成王败寇的关键一战,只要联军再度失败,你的理想世界就在眼前。现在,你需要什么,就该去取得什么。

苍越孤鸣:你的意思是……我不该这样做。

雁王:还在顾忌,将你的双手伸向最脏污的深渊,让他沾满洗不净的鲜血,你必须承认,你早已……满身污秽了。(离开)


【黑水城】

俏如来:废苍生前辈。

废苍生:东西已经完成,你们可以带走了。

俏如来:多谢前辈,此物无疑是对抗地门的一大利器。

欲星移:只怕没这么简单。

俏如来:师相认为雁王会插手。

欲星移:先将东西带走再说。

俏如来:嗯。

欲星移:锻神锋人呢?

废苍生:已经离开了。

欲星移:嗯?不对!俏如来,你速将变灵器带回众人所在之地,废苍生,劳烦你保护俏如来。

(欲星移急忙离开)

废苍生:发生何事了?

欲星移:变灵器一事是师相负责,俏如来不曾参与,也无从得知缘由,师相必然是想起什么了。前辈,劳烦你了,我们尽速离开。

废苍生:我去准备东西。


【荒野】

(欲星移急急而奔)

欲星移:<锻神锋,他们的目标是变灵器的构造,这又是雁王的计谋。>


【金雷村】

(飞渊落寞而行,北冥觞随后追上)

北冥觞:飞渊……要怎样你才会原谅我?

飞渊:你需要的不是我的原谅。

北冥觞:啊?什么意思?

飞渊:去向欲星移说抱歉吧。

北冥觞: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要对他道歉,我是君,他是臣,就算我有不对,他也不该……

飞渊:你知道吗?遇到你之前,我还以为我很幼稚了,原来你比我还幼稚。

北冥觞:为什么,为什么对的都是他,不对的都是别人?他就……不会犯错吗?

飞渊:就算他犯错了,也不是在这件事情之上犯错,他是为了救你,还是你的命比较伟大,值得牺牲他来救你?

北冥觞:我没叫他这样做。

飞渊:你……

北冥觞:啊,抱歉,是我失言了。

飞渊:我在海境苦学,本以为回到中原可以看见你跟师相联手抗敌,我听到你去破坏广泽宝塔,还以为是师相授意的,因为这样我还高兴了一阵,后来才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你总是对欲星移带有这么强的敌意?

北冥觞:飞渊,我们可以别讲这个问题了吗?你要我去向欲星移道歉,我会去,只要你原谅我。我们别再谈这个问题了。

飞渊:你的道歉是真心,还是口头上的一句话?

北冥觞:飞渊……

飞渊:书上写的果然都是骗人的,找到王子的女人早晚会被王子气死。

北冥觞:你心目中的王子难道不是雪山银燕吗?

飞渊:本来是有一点感觉,可惜他名草有主,现在,我还是感觉雪山银燕确实不错。

北冥觞: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反省,时间到了,我会向师相赔罪。

飞渊:真心?

北冥觞:若不是真心,就不需要时间了。

飞渊:嗯……好吧,我相信你,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喔。

北冥觞:太好了。(上前欲牵飞渊手,飞渊害羞躲过)


【金雷村】

雪山银燕:嗯?叔父。

藏镜人: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是。

藏镜人:照理说,你可能是我的侄儿,但我……并无印象。

雪山银燕:其实,我们原本也不熟识,虽然叔侄相称,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却是敌对的关系。

藏镜人:包括你的父亲?

雪山银燕:嗯。叔父过去与父亲长期对敌,几次将父亲逼至险路。

藏镜人:想不到过去的我如此残暴。

雪山银燕:啊……呃……

藏镜人:怎样?

雪山银燕:其实……跟现在……

藏镜人:如何?

雪山银燕:没事。

藏镜人:那一日,你的表现很有胆识,但为何没抓住我为你制造的机会?

雪山银燕:临战时,想起往事,我亏欠苗王太多,因此没下杀手。

藏镜人:你认识大智慧?

雪山银燕:他不是大智慧,他是现今的苗王,与叔父你相同,都是被真正的大智慧所控制。

藏镜人:面对强敌,不屈不惧,生死关头,犹能不负恩义,你是一名血性男儿。可惜,武功太差了。你所使用的武功叫什么?

雪山银燕:是宫本师尊所授,神魔一念的内功根底,讲究魔心开杀,神意止杀。

藏镜人:如果你心中有魔,你就不该半途念旧。

雪山银燕:师尊讲过,神魔一念的精髓是止杀,而非开杀。

藏镜人:将你的招式演练一遍。

雪山银燕:是。(化出啸灵枪,暗处云海过客退去)


【荒野】

云海过客:看来事情还算是顺利。嗯?

(御兵韬来到)

铁骕求衣:狂涛风险掀波澜,战骑扬幡兵道寒,御韬号令万军势,雄镇百川跃狼关。

云海过客:啊,是现今苗疆军师,该称呼是御兵韬还是铁骕求衣才好?

铁骕求衣:你惯于哪个称呼?

云海过客:以你现在的身份,是御兵韬军师吧?

铁骕求衣:是习惯这个身份还是习惯这个称呼?

云海过客:讲得有一点复杂,你这样杀气腾腾又是为了哪桩?

铁骕求衣:你在墨家是哪位师者门下?

云海过客:看来我不但没洗清嫌疑,还增加了嫌疑了。

铁骕求衣:现出真面目,才能真正得到信任。

云海过客:我不就生成这样,不信你来摸看看,看我是不是有贴人皮面具。

凰后:要拆脸皮,我可以代劳。(从天而降)封侯盛世灯宵,权衡天下,百代风骚;功名不过传谣,回眸一笑,举步烟硝。老二,难得这次我们又有共识了。

云海过客:又来一个。

凰后:现出你的真面目吧,老八!

云海过客:误会,误会啊。

铁骕求衣:现出真身吧,云海过客!


【黑水城】

小玉:风间大哥,你进入生死一线,千万要小心。

风间始:小玉,你放心吧,我一定能闯过关卡,平安回来。

鲁缺:若是怕死,那就放弃。

风间始:就算怕死,我也不会放弃!

鲁缺:这段日子,该教的关键我都教你了,你若不怕,那就进入,给我感觉,你会是一个值得小玉依靠的好女婿。

风间始:嗯,前辈,开门吧。

[大门开启,生死一线,风间始即将踏入未知的前程。]

小玉:风间大哥,我会等你回来。(风间始进入生死一线)

雁王:(悄然自小玉背后出现,手搭上小玉肩膀,以她为挟)不用太过紧张。


[同一时间——]


【荒野】

锻神锋:可恶的地门,让锻神锋一世英名扫地,此仇,锻神锋必将加倍奉还!(钟声响起)啊……


【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你来了。为何停止意识交流,选择亲身来到?

苍越孤鸣:我认为,质疑应该结束了。

缺舟一帆渡:什么意思?

苍越孤鸣:我要取回这个肉身,完整我们的力量。

缺舟一帆渡:说服我。

苍越孤鸣:你我心意相通,千年来,我已尝试说服你多次。

缺舟一帆渡:你选择了另一条路。

苍越孤鸣:让天意证明一切。

缺舟一帆渡:我小看了雁王,他竟能将你引导至此。

(众天护现身)

苍越孤鸣:千年的目标,就在眼前。

缺舟一帆渡:等了千年,却等不了这一时半刻。

苍越孤鸣:藏镜人的事情,你知晓了,世人执迷太多。(更多手下来到)

缺舟一帆渡:我仍是那句话,你若以理服我,我便以理而回,你若想以力伏之,那……缺舟就只能……以力抗之!


[大智慧反扑缺舟,面对地门巨大战力,缺舟一帆渡是否能闯过此关?或者从此回归大智慧?

锻神锋、鲁缺同时遇袭,变灵器的设计图是否将流入大智慧的手中?中原反扑之日何时到来?

脱离地门的藏镜人,是否能顺利重拾记忆?他会是最后一战的关键,或者败因?

凰后、御兵韬两大高手欲解开云海过客身份之谜,他真是九算之一,或者另有来历?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二十九集——苦海沉舟。]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