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2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880391946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二十七集 空门 死门

录入:鱼头、白发、蜜函(风逍遥、铁骕求衣部分)
校对:LINGGin


【树林】

燕驼龙:灭却之阵!喝!

忆无心:喝!

欲星移:剑后雷池,纵使你大智慧也同样,越不得!

苍越孤鸣:是吗?喝!

[面对强逼,欲星移急运沧海珍珑,剑芒虽是凌厉,却感威力层层消弭。]

梦虬孙:嗄!

欲星移:相星九绝!

梦虬孙:八景江湖!

苍越孤鸣:轮回劫——!

欲星移:锦烟霞!

(白发立马缠上苍狼周身)

苍越孤鸣:锦烟霞,你忘却了,那一战,你们是怎样败的吗?

梦虬孙:看到鬼!

欲星移:小心!

苍越孤鸣:破乾坤!

欲星移:拖住他!

[群战无利轮回劫,苍狼以一敌三,借力还力,丝毫不落下风。]

欲星移:<必须争取时间。>

燕驼龙:<这次没颠倒梦想,必须耗费更大的力量。>

俏如来:大智慧……

燕驼龙:精忠啊,别分心。无心啊,催下去。

忆无心:我知道。

锦烟霞:他的实力不若却舟,撑住。

梦虬孙:多讲的,嗄!

苍越孤鸣:太天真了。虚空灭!星辰变!

梦虬孙:啊!

欲星移:梦虬孙!

北冥觞:(双拐背后偷袭)师相……

欲星移:哼。(抢先点住北冥觞,继续攻向苍狼)杀!

梦虬孙:看到鬼,现在到底是怎样?

欲星移:他被控制了,快开阵!

忆无心:我好了。

燕驼龙:金刚四将,水火风雷,呀!

燕驼龙/忆无心:开——阵!

(远处雁王冷笑观视,欲星移正将北冥觞推进阵法,猛然惊觉)

欲星移:不对!

(锦囊内的断云石急速射向连忙护住北冥觞的欲星移)

欲星移:小心!

(雁王:鲛人一脉,能救人,却无法自救。)

欲星移:原来……

(雁王:听过断云石吗?)

欲星移:他的目标……

(雁王:因为死得最快的往往是……不自知的人。)

欲星移:是我……

(欲星移瞬间重伤,众人大惊)

锦烟霞:欲星移!

梦虬孙:欲星移!

(苍越孤鸣趁机击退锦烟霞与梦虬孙)

欲星移:撑……住……

(视线模糊中雁王缓缓走来,欲星移终于不支昏迷)

俏如来:先生!呃!

(阵法生效,俏如来的血纹魔瘟、北冥觞所中的控制之法皆受影响)

[突来变数,欲星移遭受断云石重创,锦烟霞、梦虬孙战力受损,准备拼死护阵。]

锦烟霞:将他也逼入阵内!

梦虬孙:嗄!

锦烟霞:磐毁倒须弥!

梦虬孙:晚钟荡回梦!

苍越孤鸣:徒劳无功。轮回劫•碎苍穹!

锦烟霞:啊!

梦虬孙:呃!

苍越孤鸣:俏如来。

(阵法中的俏如来痛苦难当,过去一幕幕不断在脑中闪过)

俏如来:呃啊……师叔……前辈……无心,还有……

燕驼龙:精忠小心啊!

俏如来:苗王,不对……大智慧!

雁王:还有我。

俏如来:雁王……

锦烟霞:他就是……

梦虬孙:雁王?

苍越孤鸣:你,该回来了。哈——!

[危机之刻——]

(雁王挡招)

苍越孤鸣:嗯?你!

[随即,战局反转。]

雁王:寰羽诏空•雁翼回翔。

苍越孤鸣:虚空灭•皇者——啊……(左脚被白发卷住)

梦虬孙:嗄!

苍越孤鸣:哼。

(打退梦虬孙,苍越孤鸣再次冲向雁王,却险险被另一粒断云石打中)

凰后:(在高处)呵。

[战局再生变数,一瞬的拖延,灭却之阵,已经尽全功。]

苍越孤鸣:<大势已去……>(离开)

(雁王亦消失)

锦烟霞:他……离开了。

梦虬孙:知道怕了喔?呃啊……

燕驼龙:精忠啊,你有怎样吗?

俏如来:记忆已经完全恢复。

忆无心:太好了,精忠大哥。

(锦烟霞突然绑住俏如来)

俏如来:锦烟霞姑娘?

锦烟霞:压制魔瘟的术法必须重新设置。

俏如来:多谢,让众人担心了。现在先将师相安置妥善。锦烟霞姑娘、梦虬孙也必须疗伤。

燕驼龙:好。

俏如来:太子,你还好吗?

(北冥觞看着地上的锦囊和燕驼龙背上的欲星移,仍难以相信这发生的一切)

雁王:做得很好。

北冥觞:啊……

雁王:(将墨狂递给俏如来)记得,收回你的东西。你知道哪里能找到我。(离开)

燕驼龙:奇怪了,为什么雁王会帮助我们啊?

俏如来:伤患要紧,众人先回去吧。

(高处的凰后收好枪)

凰后:重蹈覆辙。老三,珍重。


【地门】

藏镜人:别阻止我。

千雪孤鸣:没大智慧的命令,谁也不能离开地门。

藏镜人:闪!

[一心离开的藏镜人,一意拦阻的千雪孤鸣,地门之中,展开一场激战。]

藏镜人:飞瀑——怒潮!

千雪孤鸣:星辰变•贯地狼突!你你你……你跟我来真的?

藏镜人:你知道我的个性,罗碧要做的事情,谁也不能阻止!

千雪孤鸣:为什么这么坚持?

藏镜人:被问这么多,闪!

[随着互不退让的脚步,战斗越趋激烈。藏镜人怒火越炽,千雪孤鸣阻意越坚。]

藏镜人:绑手绑脚,如何是我的对手?喝!

千雪孤鸣:呃……今天你要离开,就要踏我的尸体过去!

藏镜人:你……

千雪孤鸣:星辰变•破空——千狼影!

藏镜人:暴雷狂涛!

千雪孤鸣:啊……

(藏镜人伤到即止,转身欲走,千雪孤鸣挡在前头)

藏镜人:你!

千雪孤鸣:拿出杀招!否则,下一式,你没胜算!

藏镜人:为什么这么坚决阻止我?

千雪孤鸣:因为……我有一种感觉,感觉这次你离开了,下次我们就是敌人了……不管这么多了,反正就是不要让你出去!来吧,星辰变——!

[心意已定,千雪孤鸣运动宝典武学,星辰变,气势磅礴。]

藏镜人:你……怒潮——袭天!!

千雪孤鸣:万狼——啸天绝!!

[极招已出,藏镜人却是留手不发,狼主急收刀势,内力反冲之间——]

(藏镜人趁机一掌打在千雪后背)

藏镜人:想阻止我,就一定要抱着杀我的想法。

千雪孤鸣:罗……碧……(昏去)

藏镜人:你说错了。(置好千雪)罗碧宁死,也不会与你为敌。(离开)


【黑水城】

(燕驼龙从内走出)

俏如来:前辈,师相的状况?

燕驼龙:修儒现在在看,放心啦。

俏如来:辛苦前辈跑这一趟了。

燕驼龙:小意思啦。对了,我到黑水城的时候才知道锻神锋也在那里作客呢,所以啊我就将文帝剑先交给废苍生了。

俏如来:锋海主人也在?(此时锦烟霞、梦虬孙走出)锦烟霞姑娘、梦虬孙,你们的伤势?……

锦烟霞:有最近开始觉醒的蛟龙之力护持,已经无碍。但梦虬孙还没……

梦虬孙:我多吃一些东西就没问题了。

(修儒走出)

燕驼龙:修儒啊,看好了吗?

修儒:这……生命迹象暂时稳定,不过,炸伤他的东西很特殊,无法加速处理。

俏如来:可有需要什么辅助?

修儒:可能让我想一下,给我一点时间。

燕驼龙:无心啊,你怎么看起来恍神恍神啊?

忆无心:啊,没……没事……<初始力量没有反应,是因为开阵用掉太多能量吗?唉,如果能帮上忙就好了。>

俏如来:前辈、无心,你们开阵消耗甚多,应该好好休息。这里有俏如来,不用担心。

燕驼龙:这样喔,这样也好啦。那本龙就先去养精蓄锐。

忆无心:精忠大哥,你也别太累喔。

(燕驼龙与忆无心离开,又有两人来到)

俏如来:是冽风涛,还有……

飞渊:没错,就是我飞渊,好久不见了。幸好啊我在路上遇上这位大哥,才知道你们都在这里呢。啊,果然阿觞也来了。咦阿觞,为什么你的脸色看起来怪怪的?

梦虬孙:原来你们认识喔。

飞渊:什么认识而已,我们啊,一见如故同甘共苦,我还去过海……

冽风涛:俏如来你恢复记忆了?

俏如来:是,辛苦众人了。

冽风涛:但你们为何聚在房外?

俏如来:师相受到重创,目前昏迷不醒。(接过冽风涛递来的一物)这是?

冽风涛:温皇为欲星移准备的药丹。

俏如来:修儒,麻烦你了。

修儒:好。

俏如来:冽风涛,你怎会去见过温皇前辈?

冽风涛:这件事情,要从查探广泽宝塔扩散的速度开始讲起。

俏如来:师相的吩咐?

冽风涛:嗯。他还提醒我,可能有看不到的宝塔在地底运作。目前以达摩金光塔为中心的范围已经超过五百里,我一时担心,转往神蛊峰,凤蝶便将此药叫交我,说是温皇交代。

俏如来:看来这段时间,师相与温皇前辈见过面了。剑无极也在神蛊峰对吧?

冽风涛:你想找他?

俏如来:只是确认。我想,就让他暂时留在那里吧。

修儒:醒了!他醒了!

(北冥觞踌躇不动)

飞渊:阿觞,你怎么还不进去?去看你们师相啊。

北冥觞:我……

飞渊:走啊。(推着北冥觞进屋)

锦烟霞:梦虬孙?

梦虬孙:没死,算他命大!(反方向跑开)


【金雷村•房内】

欲星移:咳咳……

俏如来:师相感觉如何?

欲星移:先别管我。冽风涛,这段时间你的查探直接向俏如来说即可。

冽风涛:方才已经说了。但还有一事。

俏如来:何事?

冽风涛:这段期间,我听到几处广泽宝塔被摧毁的消息,听说闯入者是一名善用双拐之人。

飞渊:哇,很好很好,你有听王上的话来帮欲星移的忙。

欲星移:我明白了。如果没事,请各位先离开,我想静养,顺便与太子独处。

俏如来:那就不打扰师相。俏如来也想暂时离开去一些所在。锦烟霞姑娘,可否请你相陪?

锦烟霞:我明白了,走吧。

(房内只剩欲星移与北冥觞)

北冥觞:有什么事情吗?

欲星移:臣未曾见过太子修练兵器,太子所持双拐从何而来?

北冥觞:问这个要做什么?

欲星移:只是有兴趣。

北冥觞:哼,无可奉告。

欲星移:是吗?那……臣要养伤,恭送太子。

北冥觞:你!……

欲星移:臣没问题了。太子此番出海境,经历风波,也该好好休息。

北冥觞:欲星移!你是讽刺本太子,还是看不起本太子?本太子对你造成的伤害,你怎可能没意见?这几日来,我的行动,你不想知情吗?方才在飞渊姑娘面前你不拆穿本太子,是何居心?你怎会不责备……

欲星移:太子万金之躯,臣本不敢冒犯,哪来拆穿,何况责备?请原谅臣起身不便,就此恭送太子。

(北冥觞恨恨离开,欲星移强忍住的伤势发作,咳嗽出血)


【金雷村】

锦烟霞:常欣,我们来……看你了。

(身后俏如来将花放在墓前,眼前浮现出与常欣的点滴,不禁落泪——

俏如来:和平是很好的日子,常欣姑娘,请了。)

锦烟霞:俏如来……

俏如来:是俏如来,回来迟了。

锦烟霞:等得到的,永远不迟。

俏如来:我想再往龙涎口。

锦烟霞:你想见玄狐?

俏如来:这段期间所有的事件我都记得。玄狐他……不同了。

锦烟霞:云海过客有与欲星移谈过。

俏如来:云海过客……嗯,路上说明吧。


【金雷村•龙涎口】

锦烟霞:玄狐。

俏如来:那一招斩武道,与止戈流运使原理相似,却截然不同,是你自己悟的剑招?如果常欣也在,一定会很高兴,至少,她不用怕你再伤害我而与你有所争执。

玄狐:你的记忆……

俏如来:我去看过常欣了,你……不去看她吗?

玄狐:看她……(取出安龙瓶)常欣在这啊,常欣……在这……

(俏如来将瓶轻轻按回玄狐心口,锦烟霞转身拭泪)

俏如来:锦烟霞姑娘,我要去另一个地方。告知众人不用担心。

锦烟霞:你要去见雁王?

俏如来:嗯。

锦烟霞:这个人十分危险,你真要单独前往?

俏如来:请锦烟霞姑娘放心。

锦烟霞:嗯,我明白了,一切小心。


【黑水城】

(雨水不断,墨雪撑伞来到欲星移屋外)

欲星移:是老二要你来?

墨雪不沾衣:探问你的伤势。

欲星移:尚可自理。外面雨大,入房避雨吗?

墨雪不沾衣:不用。

欲星移:如此雨势仍是拒绝,看来我真是做人失败。你也是墨者吧。

墨雪不沾衣:算是。

欲星移:你会过凰后吗?

墨雪不沾衣:会有那一天。

欲星移:他需要什么情报?

墨雪不沾衣:思能装置。

欲星移:思能装置已近完成,就请老二预先做好准备,也请他善自保重。

墨雪不沾衣:请。(离开)

欲星移:咳咳……


【黑水城】

废苍生:专注,尚差最后一道阳刚烈劲。

鲁缺:来。

[喝声同起,鲁家双铸烈劲击向颠倒梦想,登时,思能装置发出耀眼光芒。]

废苍生:收。

鲁缺:完成了。

废苍生:只能算是半成品。

鲁缺:足可平衡颠倒梦想所发出的思能。

废苍生:仍是不足。

鲁缺:我不这样认为。

废苍生:颠倒梦想所发出的思能散乱,能可扰乱靠近之人的心智,控制不好只会弄巧成拙。

鲁缺:我们对锋海异铁的掌握度仍是不足,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已是不易。

废苍生:所以需要试验与调整。

鲁缺:试验,那谁是试验品?

废苍生:锻神锋。

鲁缺:他喔,我看很难。

废苍生:依照欲星移所说的时间推算,他被钟声影响并不深,只是被洗去了戾气而反转了个性。若这座实验品无法将他恢复,这样计划就无法推动了。

鲁缺:恢复后,又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我怕我会失手将他的头扭下来。

废苍生:他现在的模样,更顾人怨。

锻神锋:废先生鲁公子。啊,美好的清晨。是两位在呼唤在下的名字吗?废先生鲁公子,在下有礼了。

鲁缺:就他了。

废苍生:唔,时间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你去找风间小子说那件事情。我与锻神锋,有事要先处理。

鲁缺:<嗯?是在搞什么把戏?>

废苍生:<以后你会明白。>

锻神锋:公子有礼。

鲁缺:啊闪啦!

废苍生:现在,是你与我的时间了。


小玉:风间大哥,你已经练习两个时辰了,稍微休息一下好吗?

风间始:师尊要我练习落锤的力道掌控,但是……我一直都做不好。

小玉:不要太心急啦,慢慢练就好了。

风间始:大家专心在对付地门,师尊跟与缺阿叔最近也是因为这个忙碌,我想帮上他们的忙。

鲁缺:这样的铁,落槌时要前重后轻,重三分轻半分,就像这样。(手把手教风间始)换你。

风间始:啊,是……

鲁缺:再一次。再一次。资质不够,就反复练习,记住这样的感觉。

风间始:是。

鲁缺:先休息,我有话要对你说。

风间始:缺阿叔,有什么吩咐吗?

鲁缺:我要带你进入黑水城里面的生死一线。

风间始:生死一线,这是什么地方?

小玉:听名字就这么危险,黑水城里面有这种地方?我怎会没听过?

鲁缺:鲁家本姓公输,废字流为了生存与延续,舍弃了原姓。除了铸术的传承,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定的武力保住黑水城。所以先人建造黑水城时,便有了生死一线这个地方,藉此磨练废字流的传人。

小玉:我也是鲁家的人,为什么阿公都没跟我说过这个地方?

鲁缺:因为这一百年来进入生死一线而平安回归的人,只有两个。对,就是我们父子两人。

小玉:啊?这么危险?风间大哥,你别去。

鲁缺:要锻炼自己的铸术、武术、机关、阵法,有时候环境比自己的师父还重要。进入生死一线的人,轻者伤,重则残,甚至死。你断了一只手,风险更大。如果你若是不愿意,也可以放弃。墨狂已经完成,废字流不需要传人。

风间始:我……要去!

小玉:风间大哥!

风间始:我相信师尊的安排。

鲁缺:哼,臭小子眼神不错。好,这几日我会教你在里头所有用得到的心法,你的师尊在空闲时也会过来。你要用心牢记,因为每一项都可以在生死一线救你一命。

风间始:我知晓。

小玉:风间大哥……

风间始:小玉,你放心,我一定能平安过关!

鲁缺:剩一件事情了。


锻神锋:先生方才书字在纸上要吾照念,是否另有深意?

废苍生:没,只是想留住这种特殊的回忆。

锻神锋:哦,原来如此。废先生已将在下当成挚友,那是我的荣幸。

废苍生:或许……有一天我会怀念现在的你。

锻神锋:现在还有什么事情吗?

废苍生:没,站着别动,屏气凝神。

[话甫落,废苍生、锻神锋亲身一试思能装置,颠倒梦想发出强大思能,锻神锋脑中一片混乱。]

锻神锋:啊……

[废苍生思能加催,原已破碎的记忆重合,锻神锋心智似被割裂,痛苦难当。]

废苍生:成功了!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废苍生:哈……哈……锻神锋,你还记得什么?

锻神锋:嗯?吾不是正在前往黑水城的路上?怎会在此?

废苍生:<看来,他这段时间的记忆消失了,很有可能是颠倒梦想的思能压抑不足。>

锻神锋:铁骕求衣前来求助,要吾出借锋海异铁可以,但是……

废苍生:锻神锋,你端看详细。

锻神锋:锋海异铁?!这……怎有可能?

废苍生:是你笨到被地门钟声影响,怪不得我。

锻神锋:说,你是怎样得到锋海异铁?

废苍生:你自己双手奉上的。

锻神锋:不可能!

废苍生:现在锋海异铁已经被我做成思能装置,计划,你非参与不可。

锻神锋:哼,区区锋海异铁,我多得是。

废苍生:这样说来,是不肯合作了?

锻神锋:一个人无法完成,你也可以退出来证明你的无能。

废苍生:我若做不到,你更别想。

锻神锋:哼,不知是谁遇到困境求助锋海?

废苍生:话都是你自己在说的。

锻神锋:除非鲁家诚心承认锻家乃是天下第一,否则,锋海主人不屑与废字流合作。

废苍生:这样就想要走?我这还有你这段日子的画押。

锻神锋:哼,那又怎样?

废苍生:没怎样,我会遣人将你的画押送至尚同会、苗疆,甚至鳞族。

锻神锋:……让锋海主人失态的后果,你的人出不来黑水城!

废苍生:你想要背信?

锻神锋:太天真了,废苍生,你以为你真能威胁锋海主人?区区画押,哈,未免可笑!

废苍生:要赌吗?

锻神锋:赌什么?

废苍生:赌锻神锋最后一定会留在黑水城协助计划。

锻神锋:那你已经输了。

废苍生:是吗?(发动绘影留声)

锻神锋:啊——!!


风间始:啊,是破窑的方向,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玉:不会是阿公出事了吧?

鲁缺:乖乖待在这,我去看看。


鲁缺:发生什么事情?

锻神锋:哼!(大步离开)

鲁缺:他恢复了。

废苍生:但是他被洗脑之后的记忆完全消失了。

鲁缺:是颠倒梦想造成的影响?

废苍生:没错,而且使用思能装置极费精神。

鲁缺:要完全掌握锋海异铁,调整颠倒梦想的思能,需要那个锻失态。

废苍生:这是问题吗?

鲁缺:他不会答应啊。

废苍生:他答应了。

鲁缺:啥?你答应他什么条件?

废苍生:没任何条件。

鲁缺:一定是记忆恢复得不够彻底,不然就是脑去伤到了。

废苍生:都不是。

鲁缺:要不然勒?

废苍生:因为有这项东西。

鲁缺:这是……绘影留声?

废苍生:还是用多出来的锋海异铁所成。

鲁缺:这样刚才锻失态那声大叫?

废苍生:我记录了锻神锋的一句话,有兴趣听吗?


锻神锋:<荒谬,太荒谬了!这种荒谬的事情,怎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村民甲:锻仔啊,我房子前面麻烦再给你扫干净。

锻神锋:嗯?锻仔是叫谁?

村民甲:嗯啥?锻仔啊,你今天是怎样了,怎会怪怪?

锻神锋:称呼我,锋海主人。

村民甲:什么勒锋海主人,锻仔就锻仔。

锻神锋:叫我…锋海主人!

村民甲:呃呃……锋海主人,锋海主人……

锻神锋:快离开!

村民甲:这样……我们房子前面要叫谁扫?……

锻神锋:离开!!(村民慌忙跑开)敢毁我一世名誉!地门,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金雷村外】

北冥觞:飞渊姑娘……

飞渊:阿觞,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北冥觞:你是何时离开海境的?

飞渊:我什么时候离开的,很重要吗?

北冥觞:这……父王……有什么事情交代的吗?

飞渊:喔……原来你还记得王上交代的事情喔。

北冥觞:我……

飞渊:我只是提醒你,又没有什么恶意,你是紧张啥?

北冥觞:你并没紧张,只是……

飞渊:被利用了?还是被设计了?

北冥觞:飞渊,你这是什么意思?

飞渊:还是被威胁了?不好意思讲还是不敢讲?

北冥觞:我……这件事情很复杂,在下一时间也无法解释清楚。

飞渊:所以……是共谋了?(按剑)

北冥觞:飞渊,你一定要如此咄咄逼人吗?

飞渊:我最讨厌一种人,阳奉阴违,乌龙踅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做啥!喝!你这样的做法对得起王上的一片苦心吗?

北冥觞:这是我的事情,你无权干涉。

飞渊:说的很好,我本来就没权利,但你已经造成伤害,我也不能容忍你。呀!

北冥觞:喝!

飞渊:不敢出招伤我吗?你已经伤害这么多人了,有差我一个?

北冥觞:够了!我不想要伤害你,你别逼我!

飞渊:逼你?究竟是谁在逼你啊?剑舞剑法•神虹开道!

北冥觞:无奈啊!破!

(混天拐停在飞渊颈侧)

飞渊:为什么不动手?犹豫什么?

北冥觞:你这么不谅解我,那就请你先动手。

飞渊:我会为朋友伤心,但我不会伤害朋友。

北冥觞:飞渊……(飞渊收剑离去)我……让你伤心了吗?

飞渊:你……已经没资格了。(离开)


【金雷村•常欣墓前】

飞渊:我才离开没几天,你就……你就……常欣,你一定要原谅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否则,我一定会马上赶回来金雷村,陪你……

(下雨了,飞渊依旧倚着常欣墓碑哭泣。一把伞出现在她头顶,北冥觞站在身旁)

北冥觞:对不住,有很多事情,无法预料,也无法阻止。

飞渊:请你别来打扰我和常欣说话,好吗?

北冥觞:那就请你视在下为无物,让在下站在这,可以吗?


【琉璃树下】

(雁王依靠在琉璃树下)

雁王:来了。

俏如来:这是多余的问句。

雁王:那……你想通了吗?

俏如来:你让墨家门徒擒抓太子,是为了告知欲师叔,太子已经被你针对,知晓这点的欲师叔自然会对太子留心。之后,你又将断云石赠送给太子,诱导他有恃无恐对付地门,加强他独自行动的信心。你知晓,只要太子独自行动,就会被地门所擒。再回归的太子,果然被师相轻易看出破绽。知晓你与地门联手的师相,势必在开阵之时将太子留在身边。除了保护,更为了监视。在开阵时再让太子恢复,你便借此机会暗算了师相。

雁王:还未抓到重点。事后推算计谋是基本,最重要的一点,我的动机。

俏如来:你的目标从来就不是我,我只是诱饵。你让师叔他们相信我是你针对的目标,其实你的目标一直是诸位师叔。设局让玄师叔杀我,其实是要借我之手杀玄师叔。你在苗疆引起动乱,目标也是军长。这最后一局,更是针对师相。你要的,不是他们的生命,只是削弱他们的能力,你要他们在对地门之战的时候,无法保全完整的战力。因此,你让我失陷在地门,又控制了大智慧行动的进程,让你有足够的余裕设计对付他们。

雁王:其实他们有机会放弃,玄之玄可以放弃暗杀你,铁骕求衣可以放下墨之一国,欲星移也可以别救北冥觞。

俏如来:你明知他们不可能放弃!

雁王:为什么?

俏如来:因为这是他们的信念!

雁王:(缓缓站起)要他们的生命对我而言,太容易了。而今地门之战将启,他们要如何决断?抱着受伤的残躯,冒着生命危险对抗大智慧?还是退缩等待时机?这才是考验。

俏如来:这考验毫无意义。

雁王:那不是意义,而是需要。每一个英雄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是谁?是英雄吗?错了,是我!是我让他们有机会成为英雄,有机会为了自己的信念而牺牲。

俏如来: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雁王:师尊的一生,有求过好处吗?

俏如来:他是为了九界和平、安宁而奔走!

雁王:那我……就是为了动荡九界二存在。

俏如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雁王:哼,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无功。世人不需要你的名字,你所维护的正义,会随着时代变质。唯一留下的,就只有英雄的名字。

俏如来:真正的英雄不需要这个称号!

雁王:那……他就不是英雄。再会了,我的师弟,与师叔同样,尽力成为一个英雄吧。

(就在擦肩而过之际,一枚镜子掉落在两人之间)

俏如来:一切,都是因为他吧!曾经羽国志异记载的仁君,却颠覆师尊的期望。其实你,根本无法摆脱你对师尊的崇拜,所以才会模仿师尊的语气,模仿师尊的算计,我讲得对吗?我终于明白,为何师尊会收你为徒,又为何会在最后布下一个双死的局面为我铸心。他不希望我成为第二个你。

雁王:策天凤一生,只错过一次。在最好的时机,他没杀掉我,再来就没机会了,你能做得比他更好吗?

俏如来:能!因为你,不过是没通过师尊铸心的失败品!

雁王:哈,将师尊的遗物好好收起来吧,这是你最后能记住他的东西。

俏如来:你比我更需要它。

雁王:你想激怒我,有这种想法,很好。但是我若真的怒了,九界承受不起!去找温皇吧,他能给你更多的线索,关于我。(离开)


【地门】

(大智慧回到地门,听闻笛声,转向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罗碧已经离开地门。

苍越孤鸣:你为什么没阻止他?

缺舟一帆渡:父女天性,如何割舍?

苍越孤鸣:在地门同样能享受天伦。

缺舟一帆渡:你着急了?

苍越孤鸣:我为何要着急?

缺舟一帆渡:因为在地门中的人,一个一离开,却又不曾回头。

苍越孤鸣:如果不迷失,又何必大智慧相渡?这只能证明,世间需要大智慧。

缺舟一帆渡:真正该渡的人,你却与他联手。你知道我讲的人是谁,你被利用了。

苍越孤鸣:雁王?

缺舟一帆渡:你明知他是最危险的人,却又愿意与他合作。如果你想利用他的智慧,你就要能完全掌握他。

苍越孤鸣:我最希望的军师人选是俏如来。

缺舟一帆渡:不行,俏如来是我的。

苍越孤鸣:哼。

缺舟一帆渡:我渐渐相信一件事情了。

苍越孤鸣:何事?

缺舟一帆渡:善良,不足以救世。


【金雷村】

燕驼龙:唉,这个俏如来,一恢复就马上离开,到现在也不见人影,实在让人烦恼。

忆无心:精忠大哥就是这样,我想,他一定有自己的主意。

燕驼龙:他的父亲就已经是劳碌命了,他比他的父亲还苦命。唉……

雪山银燕:无心,燕驼龙前辈。

忆无心:银燕大哥。

云海过客:嗯?看你们两人眉头深锁,发生何事了?

忆无心:精忠大哥恢复了。

雪山银燕:是真的吗?太好了!他人在哪里?

忆无心:他又离开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云海过客:俏如来恢复是好消息,为何你们两人眉头深结?

忆无心:是因为师相受了重伤,详情听说。

云海过客:原来如此,嗯……让我一观师相的伤势。银燕,你暂时留在这等我。(离去)

燕驼龙:真奇怪,这个云海过客真不知道打哪来的,本事这么大,又神神秘秘。

雪山银燕:我有感觉,也许,他就是我们熟悉的人。


【金雷村•房内】

欲星移:咳咳……

云海过客:(缓缓推门而进)师相何必试探?

欲星移:身体微恙,不便招呼,只是瞒不过高人耳目。

云海过客:没人来看顾你吗?

欲星移:修儒。

云海过客:除了医生之外。

欲星移:除了医生之外,还需要谁?

云海过客:怎样不开窗?

欲星移:受伤,特怕再染风寒。

云海过客:还是打开吧(开窗)。外面有风有雨,还有光。

欲星移:你到底是谁?

云海过客:云海过客。

欲星移:我一直在提防你。

云海过客:我知道你一直在试探我,也在防备我。

欲星移:除非你告知我你的真实身份。

云海过客:云海过客。

欲星移:出身?

云海过客:云海。

欲星移:来历?

云海过客:过客。

欲星移:你要我相信你?

云海过客:是。

欲星移:哈。(坐起)

云海过客:师相为何起身了?

欲星移: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休息够了,就该动身了。

云海过客:什么事情可让云海过客代劳?

欲星移:欲星移不在之时,请先生代为照顾众人。(下床欲离去)

云海过客:将兵者,四正四奇。正者,一曰心,二曰情,三曰名,四曰利。

欲星移:你看过……墨武战韬!

云海过客:心者,士卒为之共理;情者,士卒为之甘饴;名者,士卒为之荣辱;利者,士卒为之死命。得四正者,万军一心,是为将才。

欲星移:你到底是谁?

云海过客:与墨家有渊源的人,我只能讲到这了。

欲星移:但是现在的墨家,更让人不能信任。

云海过客:解决掉雁王,是不是能换取你的信任?

欲星移:嗯?

云海过客:这是最好的方法了。(离开)


【神蛊峰】

凤蝶:俏如来,你……

神蛊温皇:总算恢复了。

俏如来:俏如来见过前辈。

神蛊温皇:欲星移的伤势?

俏如来:沉重,但不致命。

凤蝶:欲星移受伤了?

俏如来:不只是师相,军长也受创不轻。

凤蝶:连军长也……那对抗地门之事,不是更加困难了?主人,都是你!

神蛊温皇:我?

凤蝶:你不是答应帮助师相?

神蛊温皇:我一直在帮助他,用自己的方式。

凤蝶:除了拿颠倒梦想,我只看到你坐在神蛊峰看书。

神蛊温皇:看得见做事是做事,没做事也是做事。

凤蝶:是,这是你的风格,我早就清楚了然。

俏如来:我想,这也是师相与前辈的默契。

凤蝶:哈?

俏如来:对付雁王,是墨家内部之事,我们真正的目标是地门。仍需要温皇前辈这关键一子,所以师相希望前辈能保留实力,尽量避开与雁王直接斗争造成的损害。

凤蝶:他真的会帮忙吗?

俏如来:为了狼主与叔父,我想温皇前辈不会坐视。

神蛊温皇:唉,为了谁,为了什么,理由都太过复杂。如果地门放弃侵占神蛊峰的念头,或者我会考虑袖手旁观。

俏如来:另一件事情,也是我来到神蛊峰的原因。

神蛊温皇:见过雁王了?

俏如来:是。

神蛊温皇:那你应该知晓他的目的。

俏如来:前辈让冽风涛预先送药给师相,难道前辈早就知晓雁王的目的?

神蛊温皇:猜测而已。直到欲星移未死,我才能真正肯定他的想法。

俏如来:前辈见过雁王?

神蛊温皇:你想了解这个人?

俏如来:不了解他,就无法对抗他。

神蛊温皇:简单说吧,第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死过两次,他会变成怎样?

俏如来:死过两次?

神蛊温皇:某种意义而言,你俏如来,也死过一次了。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前辈的意思。

神蛊温皇:死过一次的人,或者坠落至地狱,又或者浴火重生。那……死过第二次的人,会变成什么?你必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你,很可能就是下一个雁王。第二个问题是,雁王在何时死了第二次?八年前,为了查探羽国志异的真相,我去了羽国。我没找到渴望的对手策天凤,却见到了雁王。


【黑水城】

雪山银燕:啊,又地震了。

忆无心:最近不时都有地震。啊?

燕驼龙:无心啊,怎样了?

忆无心:同心石……爹亲!

藏镜人:找到你了!

燕驼龙:啊,藏镜人!

雪山银燕:又是地门来犯!

藏镜人:跟我走。

燕驼龙:无心啊,赶快通知众人!

忆无心:啊,这……你们快住手啊!

(啸灵枪停在藏镜人胸前)

藏镜人:为何不继续动手?你也认得我?

燕驼龙:银燕啊,别被他影响了,小心啊!

(雪山银燕猛然醒悟,继续出招)

藏镜人:太慢了!呀!(气浪震退银燕与燕驼龙,趁机带走忆无心)离开。

雪山银燕:无心!

燕驼龙:等一下啊!你一个人去,追上了也就不了啊!

雪山银燕:我怕错失了行踪。前辈,你赶紧去通知众人!(追去)

燕驼龙:银燕,银燕啊!你要小心啊!啊,赶紧来找人。

(藏镜人带着忆无心在树林停下)

忆无心:爹亲。

藏镜人:你为什么这样叫我?

忆无心:因为,你是我的爹亲,我当然这样叫你啊。

藏镜人:我不认识你。

忆无心:那……你为什么来找我?爹亲,你忘记我不要紧,我会慢慢跟你说,让你想起我,只要,只要……

苍越孤鸣:只要你们回到地门,你们就会想起一切。

藏镜人:大智慧。

(无心一惊,躲在藏镜人的身后)

苍越孤鸣:罗碧,我知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回到地门,你就会明白。

忆无心:爹亲,别回去,爹亲,保护我!

藏镜人:回到地门?她不愿意,大智慧,再给罗碧一点时间吧。

苍越孤鸣:她不愿意,你问过她了吗?

藏镜人:嗯?

忆无心:我……

(钟声响起)


【尚贤宫】

云海过客:尚贤宫,我没走错位置。初次见面,你好,我叫云海过客。

雁王:听闻过,最近在武林中活跃的人物。

云海过客:我该坐哪一个位置?

雁王:你选了一个很趣味的位置。最早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在还活着的时候,就被当成一具尸体了。

云海过客:天下无奇不有,说不定尸体也会活过来。

雁王:是有这种可能。那,来到尚贤宫,你想谈什么?

云海过客:要你的性命,你认为如何?

雁王:你想过,活过来的尸体有可能再死过一次吗?

云海过客:我死过两次了,多死一次,不算什么。

雁王:希望这次你不会失望。

云海过客:那就要请你多多配合了。


[云海过客兵行极端,尚贤宫中引爆一场龙争虎斗,雁王、云海过客谁能更胜一筹;

藏镜人、忆无心再遇大智慧,是忆无心换回藏镜人,或者是忆无心被地门同化呢;

温皇即将揭穿雁王过往,俏如来又会得知怎样的惊人真相;

欲星移、铁骕求衣先后负伤,地门之祸最终战即将开启,他们是否会成为下一波的牺牲者?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二十八集——云海惊雁。]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