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2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879123420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剧集预告《沸腾的杀意》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二十四集 沸腾的杀意


录入:醉笔倚风
   蜜函(欲星移、风逍遥、铁骕求衣部分)
   余生(温皇部分)
   流丨丶年(缺舟口部分)
   丧球球(废苍生、锻神锋部分)
校对:LINGGin


【金雷村】

忆无心:爹亲!

藏镜人:你在叫谁?

锦烟霞:小心,他失去记忆了!哈啊——!

藏镜人:呀啊——!

[蛟龙会战神,锦烟霞、藏镜人,再次恶战。]

藏镜人:女流之辈,也敢冒犯!哈啊——!

锦烟霞:连自己的亲人都忘却了,你枉称人父!哈啊——!

藏镜人:呀啊——!

[白发纵横如狂风暴雨,藏镜人却似袭天之浪,层层叠叠,掩天铺地,突破重重封锁,锦烟霞先受一创。]

锦烟霞:啊!

藏镜人:飞瀑•怒潮!哈啊——!

忆无心:爹亲,快住手啊!金石盾!(不敌)啊!

藏镜人:哈啊——!

忆无心:爹亲!

藏镜人:啊?!

锦烟霞:哈啊——!

[一瞬错愕,换来一连串紧密反击,藏镜人步步退后!]

藏镜人:趁虚而入,哪有这么轻易!

锦烟霞:<此人悍勇简直不可理喻,但是……>

藏镜人:喝——!

(忆无心挡住藏镜人,藏镜人及时收招,见此锦烟霞用白发将其震退)

锦烟霞:果然……

藏镜人:哼!

(锦烟霞与忆无心对视一眼)


雪山银燕:这杀意,与之前截然不同!

万雪夜:小心!

千雪孤鸣:喝——!

[全然不同的杀意,地门决心全力扫荡阻碍,笑藏刀,刀中藏杀!]

千雪孤鸣:呀——!

雪山银燕:赫——!

万雪夜:喝——!

雪山银燕:赫——!

[一方犹有顾忌,一方毫不迟疑,更拉大彼此差距,战况让银燕与万雪夜更添不利!]

千雪孤鸣:喝——!

万雪夜:赫——!

雪山银燕:喝——!

千雪孤鸣:星辰变•狼影回空!

万雪夜:飞鳞破甲!

(双刀交击,雪夜不敌后退)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燕穿霄!

千雪孤鸣:呀啊!想拼力气,我还没输过咧!喝——!

[雄力对神功,星辰变爆发一点,周围景物遭摧!]

雪山银燕:赫——!(一拳揍在狼主脸上)啊!(随后被狼主一脚踹出)

万雪夜:银燕!

雪山银燕:我没事!就是抓准我们下不了手,就是抓准我们还有顾忌!这就是你们的天堂?大智慧,你给我出来,出来啊!

千雪孤鸣:嗯?

雪山银燕:牺牲了无辜的生命,让亲人朋友相残,这算什么慈悲,这算什么善良!

千雪孤鸣:你……

雪山银燕:想要我的生命吗?好啊!我跟你没任何关系,死在谁的手中,都不会有遗憾!苗疆狼主,来啊!喝——!神魔一念•燕行千里!

万雪夜:霜星坠地!

千雪孤鸣:星辰变•破空千狼影!

千雪孤鸣:呃!冻气入体!

万雪夜:喝——!


梦虬孙:为常欣的死,偿命来!

冽风涛:梦虬孙!

梦虬孙:嗄!

冽风涛:喝——!

独眼龙:嗯!

[虬龙怒,风涛旋,一招一式,打的是天道不彰,打的是命运不平!]

梦虬孙:归帆定风波!

冽风涛:翻天一袖!喝——!

独眼龙:喝——!

梦虬孙: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呀!

冽风涛:啊!

(独眼龙震开洞庭韬光,金刀砍向梦虬孙空门)

冽风涛:小心!(梦虬孙后退,金刀不能触及,独眼龙见状向后挥刀,划伤冽风涛)啊!

梦虬孙:什么!啊!(被独眼龙一刀斩退)可恶!(拔剑)

独眼龙:执迷不悟,只好……来生再修!

梦虬孙:看到鬼!嗄!你!

冽风涛:赫——!啊!

梦虬孙:你没事吧!

冽风涛:不可小看独眼龙!

独眼龙:伏诛吧!

梦虬孙:啊!(再攻,脚被砍伤)啊!

冽风涛:你……

梦虬孙:都受伤了,别计较这么多!

独眼龙:速决吧。

梦虬孙:决你的头!八景江湖!

独眼龙:仁道一斩!

(化消剑气,冲向梦虬孙)


【金雷村】

逾霄汉:喝——!

欲星移:只有这样?你们……会承受不住!

逾霄汉:哼!嗯?!这……

[惊愕,为何眼前之剑,凌厉无情,如鬼吞境;诧异,为何眼前之人,满眼悲痛,怒海蒸腾?]

逾霄汉:赫——!

欲星移:不够,不够绝望!

逾霄汉:(受伤)啊!<他在虐杀我。>刀听,万古愁!喝——!(被欲星移的剑尖刺伤)你!

欲星移:呀——!

[不计代价,不惧刀势,沧海珍珑驭风千回,一剑,是杀,再一剑,更是决杀!]

逾霄汉:哼!大智慧说得没错,面对恶徒,仍需恶法!

欲星移:恶徒?是!我是恶徒!

逾霄汉:没必要留你了!刀平六道!喝——!

欲星移:你以为你……(压下逾霄汉持刀之手)

逾霄汉:嗯?!

欲星移:在对谁讲话!

逾霄汉:呃!啊……(遍体鳞伤,连连后退)呃!<只剩一招的机会……>

欲星移:没了,没机会了!你们的机会,在来生!

逾霄汉:为了大智慧,为了地门的理想,我不能败!喝——!

欲星移:大智慧?地门理想?那……杀你何须考虑!赫——!

逾霄汉:由衷之刀!呀——!

欲星移:相星九绝!喝——!


【太虚海境】

飞渊:欲星移的剑式只有两招?

北冥封宇:相星九绝最后两式,只有听闻,没人看过。

飞渊:连王也是?

北冥封宇:师相说,他不希望本王看到那两式剑招,尤其是……


【金雷村】

欲星移:右弼……破隐神!喝——!

逾霄汉:呃啊!(受伤飞出)呃啊……大……大智慧……地……门……念荼罗……独眼龙……

(逾霄汉回忆——

独眼龙:这是什么地方?

逾霄汉:佛国。

独眼龙:有佛的国度?哈!

逾霄汉:你有缘进入,可惜,走错方向。

独眼龙:俺不需要什么渡化。

逾霄汉:一身杀业,你需要真正的明路。

独眼龙:俺的路,会用这口豹眼镶金刀斩开。

逾霄汉:去吧,去天门,若有缘,我们会再见面。

独眼龙:凭你也想指点俺?喝——!)


梦虬孙:啊!呃!噗……真的…要作鬼了。

冽风涛:梦虬孙……呃……啊!(身上伤口血洒大地)

独眼龙:结束了。(举刀)

梦虬孙:啊……哈……(闭目)

独眼龙:(正欲斩下之时,波音传来)嗯?!(撤走)

冽风涛:呃……怎会…

梦虬孙:看……看到鬼……

冽风涛:梦虬孙……

梦虬孙:哼,我没……事……(昏倒在地)

冽风涛:梦虬孙!梦虬孙!呃!啊……(背起梦虬孙离开)


逾霄汉:呃……啊……

欲星移:我讲过,你们的机会,在来生!这是,报复!(取命一剑被挡下)嗯?!独眼龙!

独眼龙:哈啊!

欲星移:你!

独眼龙:走!

(挥出一刀,欲星移挡下刀气,独眼龙趁机带走伤重的逾霄汉)

欲星移:(环视四周,人已不见)嗯!

(气得发抖,愤怒挥剑,气劲迸发,平静后)

欲星移:玄狐,还未出手吗?(收剑离开)


(独眼龙背着逾霄汉逃跑)

逾霄汉:呃……啊……

独眼龙:还没死,真是万幸。

逾霄汉:独……眼龙……

独眼龙:好了,别讲话。

逾霄汉:我们……真的是……朋友吗?

独眼龙:你怪俺太慢来救你?

逾霄汉:你不只不会救我,还会……杀我……现在的你,很好,也……不好……

独眼龙:有什么话等你伤好再讲。

逾霄汉:伤好……再说,哈哈哈……


【金雷村•龙涎口】

玄狐:呃!

[云海过客意外一掌,玄狐顿时受创!]

云海过客:谁能料到,消灭地门的关键,竟然毁在我的手中。

玄狐:呃!噗……

云海过客:血?!

玄狐:你……是地门的人!(身上紫色魔气笼罩)

云海过客:你?!

玄狐:我不会在这动武,这是……我与常欣的约定!喝——!

云海过客:呀——!(挥扇挡下,借力腾空)<怎会这样?!>(借势而退)

玄狐:喝——!(追去)


【金雷村•祭坛】

玄狐:赫——!

云海过客:呀啊——!

玄狐:喝——!

云海过客:(空手接白刃)住手!我不是地门的人!(玄狐不为所动,发力催剑)你没察觉你自己的变化吗?你,流血了!(玄狐再发力)魔世,干山,竞锋岩,不摧铁。

(玄狐忆起竞锋岩,云海过客趁机避开剑锋)

云海过客:真是好险好险。

玄狐: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想伤害我!

云海过客:让你更了解自己。想报这一掌之仇,你有时机,但是,你也察觉,这边的不对了。

(玄狐抬头看天空,空中密布声波)

玄狐:这是?地震?!

云海过客:呀——!(纵身上空,坐到木鸢上)救人要紧,一人一边,稍后再会了。

玄狐:嗯!(向一个方向疾奔)


雪山银燕:呃啊!地震?!

万雪夜:难道是龙涎口出事了?!

千雪孤鸣:喂,注意这里!坚持不降,你们就要受死了!

雪山银燕:你还记得苍狼吗?

千雪孤鸣:苍狼?你认识苍狼?

雪山银燕:他因为你在地门失陷,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你的心,真的一点也想不起过去?

千雪孤鸣:我听你在乱讲!苍狼自小在地门出生,他就是大智慧!

(银燕、万雪夜怔住)

雪山银燕:<与大哥讲的一样!>那你的兄长苗王,北竞王,你都忘记了吗?

千雪孤鸣:北竞王?谁啊?

雪山银燕:你!

万雪夜:银燕,这没用,我经历过,他根本无法唤醒。

千雪孤鸣:真的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啥!好了好了,时间拖延够了,来解决吧!赫——!

雪山银燕:喝——!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万雪夜:雪夜曙光!

[负隅顽抗,银燕、万雪夜各出极招,顿时冰火交融,两种截然的属性,形成阴阳合围之势,千雪孤鸣不敢大意!]

千雪孤鸣:皇世经天•星辰极变……喝啊——!

[忽然——]

(三人被剑气震开,烟尘散去,战圈中玄狐现身)

雪山银燕:玄狐!

玄狐:地门!

千雪孤鸣:万狼啸天绝!

玄狐:灭世之武!摧日!

雪山银燕:啊!

(受到波及,与万雪夜同被震退)

[不可知的力量,沛然不能抵挡,星辰变宛如蚍蜉撼树,顿时爪牙尽摧,万狼肃静!]

千雪孤鸣:啊!

玄狐:喝——!

千雪孤鸣:赫——!啊!(被玄狐剑气抽飞)

雪山银燕:<这是什么?!>

万雪夜:<超乎寻常的力量!>


藏镜人:嗯!

锦烟霞:你带着杀意而来,为何不敢动手?

藏镜人:不敢?哈!

锦烟霞:是不是你的心中,还有疑虑?

藏镜人:什么疑虑?

锦烟霞:问你自己,这个女娃儿,是否对你很重要?

忆无心:爹亲!

藏镜人:别叫我爹亲,我不认识你!

忆无心:你一定记得我!你答应过我,你会回来我的身边!爹亲!(冲向藏镜人,被锦烟霞拦阻)

藏镜人:闪开!否则,一同受死!

忆无心:我不闪开,我不!

藏镜人:嗯!

(身上同心石发出光芒)

忆无心:啊?!

(身上同心石有所感应,同放光芒;忆无心拿出石头)

忆无心:同心石!爹亲,你身上有同心石!

藏镜人:又怎样!

(忽闻——)

云海过客之声:不怎样。

藏镜人:你是谁?

云海过客:你的同伴都已经撤退了,相信你很快就会收到撤退的讯息。

藏镜人: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

云海过客:云……海过客。

藏镜人:云海过客!

云海过客:你已经失去战意,再会吧。

藏镜人:嗯?……

(地门传来讯息)

藏镜人:下回,你们不会这么轻易!(转身离开)

忆无心:爹亲——!

云海过客:藏镜人。

藏镜人:嗯?

云海过客:希望你早日,回到我们的身边。

藏镜人:又是一个胡言乱语的人。(大步离去)

忆无心:爹亲啊!(欲追)

云海过客:(拦住)你叫了这么多声,他有理你吗?

忆无心:有,他有反应,他不愿意伤害我。

云海过客:但是叫也叫不回来,何必呢。

忆无心:但是……

云海过客:但是他不愿伤害,表示他内心深处,还有挂念你的地方,这表示他的意志力,超乎寻常的坚强。所以,你要冷静,等待机会,将你的父亲唤回。


【金雷村•祭坛】

(师相等待,锦烟霞、玄狐来到)

欲星移:其他的人呢?

锦烟霞:他们都受伤了,我让他们先休息接受修儒的医治。

云海过客:(走来)地门的动作真快。

锦烟霞:此地已经不安全了,金雷村的村民,都曾经被洗脑过,如果继续下去……

欲星移:先将居民撤出附近百里。

锦烟霞:那龙涎口的安危?

玄狐:交给我,我不会让任何人破坏龙涎口。

云海过客:啊?你讲这句话时,为何看向我?

玄狐:为什么偷袭我?

欲星移:嗯?

云海过客:这……

欲星移:云海过客,我相信你应该有一个很好的解释。

云海过客:要说解释,需要解释的事情很多,就不只我一个人要解释了。

欲星移:哦?

云海过客:比如说,明知晓地门即将攻来金雷村,也知晓地门可以不依赖广泽宝塔便发动洗脑,为什么你还要众人留在金雷村?

欲星移:你怎知晓我明白这些事情?

云海过客:你的布置,根本是早有准备。

欲星移:现在不是该我回答问题的时候。先回答我,为何偷袭玄狐?

云海过客:人讲智者最能沉得住气,你现在的气质,与之前的形象大不相同啊。

欲星移:欲星移不希望有太多变数,如果有可疑份子,自然也要小心排除。

云海过客:可疑份子,我吗?

锦烟霞:别想转移话题。

云海过客:如果我讲,现在还不能回答呢?

欲星移:我想你不会有这种回答。

云海过客:嗯……

锦烟霞:正在编织理由吗?

云海过客:就算编织理由,也要瞒得过师相才可以。我对玄狐动手,是因为……他,变了。

玄狐:嗯?

云海过客:你身上不该流血,这就是我最担忧的一件事情。也许,你不能再抵抗地门的钟声了。

玄狐:什么意思?

云海过客:你不再是以前的玄狐,如果在不确定你状况的情形下,对地门发动攻势,甚至对你过度的依赖,那你这张王牌,将是地门对我们最大的威胁。

欲星移:玄狐的变化在哪里?

云海过客:他根本不该流血。

欲星移:为何他不该流血?

云海过客:因为他的本质,是魔世的一块不摧铁。

欲星移:你为何知晓这么多事情,莫非你来自魔世?

云海过客:你们以为,没人知晓关于魔世内部的事情吗?其实,远古之前,魔世与人世通道并未关闭,当时就有人记录了关于魔世的山川风情,并著书传世,只是你们一直没发现而已。这本书便是……山海经。

欲星移:嗯……

云海过客:玄狐特殊的体质,让吾一眼便识破他的身份,他是一块铁精,地门的钟声能影响人类,甚至影响魔族,但是他们不能对没生命的东西发挥作用,所以钟声对玄狐无用。

玄狐:我是……铁精。

云海过客:铁精成人,虽然匪夷所思,但是,如果玄狐不再保有铁精的本质,他是否能抵抗地门的钟声?谁又能确定?

锦烟霞:玄狐,你……

玄狐:这就是你偷袭我的原因?

云海过客:这是必须。

玄狐:毫无意义。

云海过客:嗯……

玄狐:无论我是人,是魔,是铁精,地门都无法改变我现在的意志。我就是……玄狐!(离开)

云海过客:这……

锦烟霞:虽然你说得头头是道,但是,我仍无法相信你,你……太可疑了。

云海过客:这……

欲星移:我相信你。你相信吗?

云海过客:看起来我暂时无法进入你们的信任圈了。罢了,云海过客,也比较适合独来独往。

锦烟霞:嗯?俏如来前往尚同会,为何还未回来?

云海过客:啊!先再会了!

锦烟霞:(看欲星移转身走)欲星移。

欲星移:俏如来会自己面对危机,保住尚同会的战力。(离开)


【尚同会】

村民: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燕驼龙:这这这……怎会这样啊?!

众侠士:盟主,现在要怎么办啊?盟主,盟主啊!

俏如来:这……

燕驼龙:唉呦,看向这来了!

村民一:擒下俏如来!

村民二:杀啊!

侠士一:保护盟主啊!

侠士二:杀啊!

(尚同会群侠冲上与地门众混战)

俏如来:住手!快住手!

燕驼龙:俏如来啊,我保护你逃出去!

俏如来:不行!诸位,往金雷……各自退开,往正气山庄方向集合!燕驼龙前辈,为我开路!

燕驼龙:好哩!金刚四将,水火风雷,给你去啊!

地门众:啊!

(被术印击飞,俏如来趁机带人逃出)

村民二:追,擒下俏如来!(追去)


【树林】

俏如来:喝——!

地门众:啊!

燕驼龙:俏如来啊,这边不是正气山庄的方向耶!

俏如来:他们的目标是我,我必须先引开他们。

燕驼龙:但是你这样很危险呢!

俏如来:那就只能仰仗前辈了。

燕驼龙:听你讲这几句话,总算有以前俏如来的感觉了!

俏如来:啊!

燕驼龙:糟了,被包围了!啊,只好杀出去了!

云海过客:(疾掠而入)别动不动就喊杀。

燕驼龙:是你喔!

云海过客:跟我走。(带走两人)

村民二:人跑掉了!

村民一:快追!


【山崖】

燕驼龙:唉,你怎样跑到这来啦,前面是悬崖呢!

云海过客:别怕,算到三,跳!

(带两人跳崖)

燕驼龙:啊啊啊!不是讲算到三!

云海过客:我讲了啊,‘算到三’,跳。

(木鸢接住落下的三人)

俏如来:这是……

燕驼龙:我听无心讲过,这是你的坐骑。哇哦,竟然这么奇特啊,木造的风筝,我还是第一次看过呢。

云海过客:来去正气山庄跟群侠集合,我们需要对抗地门的战力。

俏如来:多谢前辈。


【地门】

(温皇带着剑无极继续深入地门境界,至一处地方停下)

剑无极:这里就是地门?没什么特殊之处啊!

神蛊温皇:就是因为没,才叫你来,如果有,你还有本事离开?

剑无极:啥意思啊?!

神蛊温皇:(转身看天色,再回头)在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第一次钟声还不会完全洗去你的记忆,距离下次钟声,还有两个时辰。

剑无极:地门都没人固守?

神蛊温皇:我在讲话,你要详细听,若是听漏了,我是不会帮你恢复记忆。

剑无极:阿不就好棒棒!重点是什么啊?

神蛊温皇:撑下去。

剑无极:啊?!撑什么啊?

神蛊温皇:吾要离开了,你站在这不能离开。

剑无极:为什么?

神蛊温皇:讲了你又会忘记,为什么要讲?

剑无极:喂!你叫我听话,你话又讲一半!

神蛊温皇:如果你感觉站不住了,有一个办法。

剑无极:我实在真不爱问!

神蛊温皇:那就不用讲了。(摇扇走远)

剑无极:好啦!什么办法啦?

神蛊温皇:抬头看天,然后吸一口气。

剑无极:吸一口气是要干啥?

神蛊温皇:喊救命。

剑无极:喂!

神蛊温皇:不喊你连凤蝶都忘了,我也省事。

剑无极:这……这救命是我这个天才剑者在喊的吗?!

神蛊温皇:这就是你的考验。

剑无极:我看是你在玩我!

神蛊温皇:唉……吾温皇一向以诚待人啊。(步离)

剑无极:你!……

神蛊温皇: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离去)


【光明殿】

苍越孤鸣:<金雷村的守护,比预料中更强,连俏如来也脱走,难道,真是我的行动太过仁慈了?还有玄狐……>

(回忆——

缺舟一帆渡:万雪夜、锦烟霞、燕驼龙、俏如来,到现在,每一个恢复记忆的人,都不想再回到地门。我的质疑,更深了。而你,慌张了。)

苍越孤鸣:我会证明!


【地门•狼主居所】

(银娥为狼主包扎)

千雪孤鸣:呃!啊……

银娥:夫君……唉,七巧,帮我拿一盆水过来。

七巧:啊,好!

千雪孤鸣:呃啊……让你操烦了。

银娥:讲什么话,我们是夫妻啊。

千雪孤鸣:啊,呃……是啊是啊,我们是……

(钟声响起)

千雪孤鸣:夫妻啊。

(银娥受到影响,手中纱布滑落)

千雪孤鸣:啊,你怎样了?

银娥:啊!啊——!

千雪孤鸣:银娥?(被她一把推倒在地)啊!啊——!

银娥:你……啊!不是……不是!

千雪孤鸣:啊?!你是怎样了?

银娥:不是!你不是……你不是我的夫君!

千雪孤鸣:啊?!

银娥:啊?!这是……这是哪里?!我,我……啊!啊!(痛苦捂头)

七巧:(端着水盆来到)阿娘,水来……

银娥:啊!(挥手打翻水盆)

千雪孤鸣:银娥啊,你做什么啊!

七巧:阿娘!

银娥:我不是你的娘亲!

千雪孤鸣:啊?!你是在乱说什么,她是我们的女儿耶!

七巧:阿娘,你是怎么了?

银娥:你不是我的女儿!

七巧:(委屈落泪)阿……阿娘……阿娘是讨厌七巧了吗?是……是因为我水端太慢吗?

千雪孤鸣:银娥啊,你到底是在讲什么啊?

银娥:我不认识你们,我不可能认识你们!我……我要离开!我……

七巧:阿娘,别讨厌七巧,好不好!别……

银娥:闪开!

七巧:啊!(摔倒)

千雪孤鸣:啊!七巧!银娥,你……

七巧:阿娘……阿娘!

千雪孤鸣:七巧!

七巧:阿爹,阿娘她是怎么了?她……她是不要七巧了吗?

千雪孤鸣:乱讲什么!七巧……乖,阿爹去将阿娘找回来,你别乱跑。

七巧:但是……

千雪孤鸣:听话喔。

七巧:阿爹……阿爹不会也不要七巧了吧?

千雪孤鸣:讲什么傻话啊。记住,别乱跑喔。

(七巧点头,狼主离开)


【地门】

银娥:我,我要离开这个地方……我,我要找我的夫君,我的女儿……夫君,女儿,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哪里啊!啊!


千雪孤鸣:银娥!银娥啊!呃!可恶啊,她怎么跑这么快啊!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啊?银娥……银娥啊!


银娥:夫君!女儿!夫君……


千雪孤鸣:银娥啊!


【地门•悬崖】

银娥:女……女……儿……还来,将他们……还来啊!

千雪孤鸣:银娥!

银娥:我……什么都没了……都没了!(后退,掉落山崖)

千雪孤鸣:啊!银娥啊——!

(冲上却拉空)


【光明殿】

银娥:啊……啊!这……这里是……光……明殿。啊!啊!为什么!为什么……

苍越孤鸣:你……想起来了吗?所以,你才会出现在地门。

银娥:地……门……

苍越孤鸣:一个没痛苦、没悲伤、没怨恨的地方。

银娥:也没我的夫君与女儿。

苍越孤鸣:所以,我们给你一个夫君与女儿。还是,你想带着这个痛苦,离开这个世间?

银娥:我不在乎,我本来就想死,我想……去陪他们……

苍越孤鸣:你本来是该死了,却在跳落崖谷的时候,与地门接触。难道你忘了当初所下的愿望?

银娥:与夫君和女儿……团聚。

苍越孤鸣:地门旨在救渡众生,要我们杀你,达成你的愿望,我们做不到,但是我们可以给你一个全新的人生。你失去夫君,我们给你夫君,你失去女儿,我们给你女儿。

银娥:但……他们不是我的夫君与女儿。

苍越孤鸣:不是吗?那这段时间的相处,又算什么?

银娥:我……我……

苍越孤鸣:就算你真选择死亡,又真能与你原本的夫君与女儿团聚?死后的世界,又怎能料得?如果你们没相遇,是否又要再一次承受痛苦?空有武功,却无法救助亲人的无奈,你,又能再承受多少?

(银娥落泪)

苍越孤鸣:我们尊重你,所以恢复了你的记忆,但你却再一次选择跳崖。现在,你有重新选择的机会。留在地门,继续拥有现在美满的生活;但如果你不能接受这种安排,执意放弃,那……从此,便与千雪孤鸣、七巧,再无缘分!你,离开吧!

银娥:我……我不要痛苦,我要快乐!将我的幸福还给我!将我的夫君与女儿还给我!让我回到地门……让我回到地门!


【地门•悬崖】

千雪孤鸣:银娥啊!

银娥:夫君!(受钟声影响,伸手抓住狼主之手)

千雪孤鸣:呃啊!抓紧啊,不可以放手!你真是不小心啊,竟然会跌落悬崖!

银娥:啊!啊!是啊,我……

千雪孤鸣:是怎么了?(银娥擦眼泪)啊,你是怎样了?有伤到没有?

银娥:没有,我只是……只是感觉,好像作了一场梦,很恐怖的噩梦,但……怎样都想不起来。

千雪孤鸣:那就别再想了,而且这是地门呢,哪有什么噩梦啊。来,我们先回去吧,七巧还在……

七巧:(跑来)阿爹!阿娘!

千雪孤鸣:七巧。啊,小心啊!

唉,你怎会跑出来啊,不是叫你在家里别乱跑吗?

七巧:天要黑了,没看到阿爹和阿娘,七巧担心嘛。

千雪孤鸣:你看咧,让我们的乖女儿担心了。

银娥:呵,好好好……我们回去吧。

(三人离开)


【地门•树林】

缺舟一帆渡:短时间内,驱动两次钟响,太胡来了。

苍越孤鸣:你心急了。

缺舟一帆渡:心急的人,是你。

苍越孤鸣: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所以应该用我们来形容会更适合。我们的理念,又更进一步得到证实。

缺舟一帆渡:就为了这个理由?

苍越孤鸣:如何?不愿面对银娥所作的选择?

缺舟一帆渡:所以我说,胡来!

苍越孤鸣:当初将这个机会,接连给了万雪夜与俏如来,就不胡来吗?

缺舟一帆渡:今日的震荡。

苍越孤鸣:我会注意。

缺舟一帆渡:那就别再滥用无我梵音。

苍越孤鸣:不得不为!(离开)

缺舟一帆渡:是对,或错……(亦离开)


【山崖】

御兵韬:(来到)老三。

欲星移:对付雁王的局,你已在筹谋了?

御兵韬:只欠东风。

欲星移:希望这阵东风,不会吹太久。

御兵韬:思能装置,进展如何?

欲星移:两项计划同时进行,鲁家方面,恐怕力有未逮,需未雨绸缪。

御兵韬:锋海,我会前往。

欲星移:苗疆自上次一乱后,情况如何?

御兵韬: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

欲星移:苗王陷于地门,我曾想过,如果我是你,如何控制苗疆局势,要如何救出自己的王上?

御兵韬:有结论吗?

欲星移:有,而且我相信,你也做了。

御兵韬:嗯?

欲星移:雁王,不会是一个好对手。

御兵韬:对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无从估计。

欲星移:智者不与命斗,不与法斗,不与理斗,不与势斗。

御兵韬:局势总能逼他低头。

欲星移:希望如此。

御兵韬:你不是一名如此伤怀的人,是有何顾虑?

欲星移:直到现在,我仍不相信老五。

御兵韬:现在的九算,还存有信任二字吗?

欲星移:老二,多谢你。

御兵韬:我该回苗疆了。(转身离开)

欲星移:谨慎。

(御兵韬一顿后,继续走离)


【锋海】

莫听:嗯?你有感觉到吗?好似有地震。

何妨:真的呢,怎会这样?

御兵韬:(步入)狂涛风险掀波澜,战骑扬幡兵道寒,御韬号令万军势,雄镇百川跃狼关。

莫听:停步!覆面进入锋海,非奸即盗。

御兵韬:<嗯?不寻常的地层震动,停止了。>

莫听:你是何人?

御兵韬:苗疆的军师御兵韬,代表苗疆前来,求见锋海主人。

何妨:主人已经休息了,请回吧。

(御兵韬继续往前走)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何妨:主人!

锻神锋:无妨,下去吧。

莫听/何妨:是。

锻神锋:铁骕求衣,如此装扮,你在玩什么把戏?

御兵韬:这样你也认得出?

锻神锋:锋海主人的眼睛,岂是尔等能蒙蔽的?说吧,来锋海所为何事?

御兵韬:御兵韬欲请锋海主人协助打造一物。

锻神锋:协助谁?打造何物?

御兵韬:协助鲁家,打造对抗地门的思能之器。

锻神锋:我拒绝。

御兵韬:相信方才的震动,你也感受到了。

锻神锋:那又如何?

御兵韬:这是来自地门的威胁,对九界的威胁。

锻神锋:地门?与锋海何干?

御兵韬:动作已经伸到苗疆,苗王已身陷地门,锋海位处苗疆,若苗疆失陷,你以为此地,还可能偏安一隅吗?

锻神锋:哈!你太低估锋海主人了。锋海能可独立于苗疆,自有纵横之能为。

御兵韬:吾来,不就是因为锋海主人的能为?莫忘了,你尚欠铁骕求衣一个人情。

锻神锋:人情?你所指的是,当初那四千丈的弓弦。

御兵韬:没错,若非当初吾来相寻,四方山消灭妖魔海之大战,背后的功臣就是鲁家,锻家又如何成就今日千古美名,荣耀苗疆?

锻神锋:哼!几句话就想再占一次的便宜,铁军卫军长,只有这般嘴上的能耐吗?

御兵韬:也不是。

锻神锋:哦?

御兵韬:若是我能说服鲁家,向你低头呢?

锻神锋:他们会肯?


【黑水城•破窑】

(父子二人打铁)

鲁缺:喝——!哈……

(废苍生递水给鲁缺)

鲁缺:多谢。(接过饮水)

废苍生:你的手路进步了。

鲁缺:多少年了

废苍生:什么意思?

鲁缺:这句赞赏。

废苍生:你期望过吗?

(鲁缺不答,继续打铁)

鲁缺:咳咳……嗯,你好吗?呃,我是说……这几年。

废苍生:现在好,就好。

鲁缺:嗯。

(父子继续打铁,大匠师来到)

废苍生:黥铁目前的状况如何?

大匠师:你们已经尽力了,城内黥铁的密度不够,已不能再继续冶炼,更不禁敲打,否则前功尽弃。

鲁缺:(一怔)<雁王手上的增灵器,总共有十三支,影响范围只怕……连黑水城也无法幸免,再怎样,我也不能连累黑水城!>

废苍生:缺儿。

鲁缺:我没事。

废苍生:铁精密度的方面虽有难度,但不是全无办法。

鲁缺:什么办法我们都试过了,继续重复错误,只是浪费时间。

废苍生:思能装置,既是要连结颠倒梦想,就需要最柔密的铁。缺儿,你怎样看?

鲁缺:现在,我可以想到的,只有锻失态他们家的锋海异铁。

废苍生:锋海异铁确实为上选,又与颠倒梦想有部分契合。

鲁缺:这样还在等什么?

废苍生:我不想去找他。

大匠师:恐怕不行,燕驼龙方面有消息传回,地门的动作越来越快了,我们没太多的时间。

废苍生:这……

鲁缺:伯父说的没错,就算不找他,我们还是需要一名人手。那个臭小子风间呢?

废苍生:不行,小子火候还不够,机会时间皆不多,我们不能赌这个风险。

鲁缺:说到底,还是要锻失态。

废苍生:哼!(锤子重重的放在铁块上)他不会答应与鲁家联手,而且以他的假掰,我用膝盖也可以想到他会说什么。

鲁缺:他会说什么?


【锋海】

锻神锋:哈哈哈……他们愿意承认,锻家铸术天下第一,那锻神锋不但能出借锋海异铁,还会不吝纡尊降贵,帮助弱者。


【黑水城•破窑】

鲁缺:我听他在放屁!

废苍生:他绝对会这样说,你们还想去找他吗?

鲁缺:找?哼,找他大爷啦!

废苍生:还有一个办法。

鲁缺:还有什么办法?

废苍生:等他过来,他若不答应,就用强的!


【苗疆】

苗兵一:大王,前方就是南渠了。

奉天:(踹)废话啊,我有眼睛啦!这次,若不是风逍遥拜托我来协助军管,我才不要来呢!也不知道他们在想啥!

戎格之声:我要见王上,我要见王上啦!

奉天:不然前面是啥情形啊?

(前去查看)

戎格:凭什么军管这么久?王上的诏书呢?出示啊!

幺罗女:说要接管便接管,要禁足便禁足,南苗部落不服,幺罗女也不服!

铁军卫军官:再造次,就莫怪铁军卫武力镇压!

奉天:干什么……干什么!

戎格:喔,原来是承乐亲王。

奉天:戎格啊,你想怎样?

戎格:已有传言,王上被你们用阴谋所害,是不是真实的啊?

幺罗女:叉猡将军也不知所踪了,难道你们真正的目的,是想谋夺王宫政权?

奉天:给你老爸闭嘴,嘴给我放干净点!

(双方剑拔弩张)


【苗疆•铁军卫军营】

士兵:禀军长,东苗南苗部落,陆续有人借故不服军管,武力反抗。

风逍遥:又来了。现在的情况呢?

士兵:目前暂时镇压,但骡族已聚集成众,再这样下去,恐怕……

风逍遥:啊我知道了,你先带三队王府士兵,前往协助镇守南渠。

士兵:遵命。

风逍遥:<上次被雁王凰后陷害之后,铁军卫已无实力,新一批精锐虽已训练,但人员短缺,唉!苗疆境内军管所需兵力,比预期还多,麻烦。>(御兵韬步入)老大仔啊,你总算是回来了。

御兵韬:发生何事?

风逍遥:军管时间太久了,苗疆各部落开始流传各种谣言。

御兵韬:什么谣言?

风逍遥:大概是说,我们要谋夺政权这样就对了。

御兵韬:<老三的顾虑……>

风逍遥:老大仔啊,你打算怎样处理?

御兵韬:这是有心人在背后操纵。

风逍遥:又是凰后?

御兵韬:嗯。

风逍遥:你所留下的百余名菁英,已经全部派出去了,人还是不够用啊。

御兵韬:意料之中。

风逍遥:现下南渠纷争最为严重,我已派人前往,王府……只能放空城了。

御兵韬:沉着应变,苗疆不能在此时自乱。能用的人不多了。

风逍遥:主要是骡族以及各部落族长。

御兵韬:嗯,那就用最快平息战争的方式。

风逍遥:擒贼擒王。好,这次换我去。

御兵韬:哦?难得你这么主动。

风逍遥:因为没酒了,而且我的骨头也要生锈了。老大仔啊,这次你要出几坛啊?

御兵韬:我回来前顺路去看过酒窖,酒都快被你喝完了。

风逍遥:什么啊?这样是要怎么办啊?

御兵韬:所以,我另外派人前往解决。

风逍遥:啊?谁啊?那个人信得过吗?

御兵韬:我的嫡传弟子……暗藏的王牌。


【密室】

(墨雪悄悄潜入密室)

族长甲:按照信中所示,就劳烦各位族长,保持苗疆军管与各部落之间的冲突,随时应变。

族长乙:这没什么问题,重要的是双方的利益,以及共同的敌人。

族长丙:南渠之争,已是在所难免,风逍遥毕竟不是铁骕求衣,何况,现在他守在王宫,想来也无能作为。

族长甲:冲突,他们要的就是冲突,当初支持孟赫的旧部兵马……嗯?是谁?

(众人回头,看到墨雪坐着喝茶)

族长甲:啊!你是怎么进入的?外面的人呢?

墨雪不沾衣:(放下茶杯)哦,你说此地,(起身)还有其他的人?(拔剑,身形瞬动,一道剑气射出,蜡烛熄灭,墨雪慢慢步出密室,门缝下鲜血缓缓流出)


【荒野】

(墨雪边走边用白绢擦拭双手)


【苗疆•铁军卫军营】

御兵韬:墨雪不沾衣,反转了墨子传承的剑法,式无守势,攻无不破。

风逍遥:剑法?老大仔啊,很少看你拿剑,他为什么会是你的弟子啊?

御兵韬:欲星移也不常持剑,剑法却是九算第一。

风逍遥:哦……

御兵韬:你在想什么?

风逍遥:这样说起来,他也是墨者了。

御兵韬:是,也不是,至少……他不在使徒名册中。

风逍遥:为什么都没听过老大仔你说过这个人?

御兵韬:他游历了很久了,你很清楚,在军中,不谈私情。

风逍遥:上次事情这么大,他为什么没来帮你啊?

御兵韬:他刚回来。

风逍遥:刚回来?你就不怕这段时间他被凰后策反,回来是另有目的。

御兵韬:目的?哼!当吾不用费心于武学精进,九算之中,谁称第一?

(与风逍遥详谈)


【树林】

锻神锋:<为什么接受鲁家的投降,却是要我亲自走一趟黑水城?哼,太没诚意了。>嗯!那是?!(地面裂缝中透出金光,随后开始震动)又是一波的震荡,看来……

(钟声响起)

锻神锋:我方才吩咐何妨莫听,备浴焚香,准备酒宴。嗯?那我为何会在此?

(钟声再响)

锻神锋: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地门】

剑无极:在这已经等两个时辰了,真无聊啊!

(身后真眉带武僧来到)

真眉:啊?你是……

剑无极:啊!(连忙转身,假装)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追随大智慧……

真眉:你是外人!

剑无极:哇靠!这样你也分得出来喔!

真眉:擒下!

僧众:赫——!

剑无极:喝啊!就这种程度,也想要我喊‘救命’?真的是……小看我(日语)!无极剑,剑无……

独眼龙之声:人称一流刀一流……

剑无极:啊?!

独眼龙:刀称一流,人一流!

剑无极:不会吧……

独眼龙:真眉,退下。

真眉:是。

剑无极:独眼龙啊!

独眼龙:正是一流的!

剑无极:啊,就算被你打断,我也要继续讲下去!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伤敌命。练新招,真厉害,一拔刀,(出鞘)败刀王!


【无水汪洋】

(缺舟凝视颠倒梦想)

缺舟一帆渡:新的面孔,来到无水汪洋了。

神蛊温皇之声:大智慧是专注在攻打金雷村,而你,是有意放行吗?

(缺舟转身,温皇缓步来到)

神蛊温皇: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缺舟一帆渡:在下缺舟一帆渡。

神蛊温皇:在下神蛊温皇,特来讨取一物。

缺舟一帆渡:是何物?

神蛊温皇:颠倒梦想。

缺舟一帆渡:我若不允呢?

神蛊温皇:那就……

(扇子扫过面前,温皇瞬间变为任飘渺)

任飘渺:请称呼我,秋水浮萍任飘渺!


[至极至极至极,任飘渺独上无水汪洋,面对缺舟惊世神通,任飘渺能顺利取回颠倒梦想吗?

地门加速进攻,锻神锋意外遭受洗脑攻击,锻废两家的联手,是否因此意外生变?

玄狐体质的变化,又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二十五集——神剑,剑神。]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