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2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878146529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二十一集 久别的风采


录入:余生、丧球球(废苍生部分)
校对:LINGGin


【还珠楼外界】

神蛊温皇:(起身后慢慢转身,无双挟带轮椅碎片袭向藏,被藏截住)风满楼,卷黄沙,舞剑春秋,名震天下;雨飘渺,倦红尘,还君明珠,秋水浮萍。

(瞬身至藏面前,手握无双,变为任飘渺)

[再起的温皇,再现的任飘渺,一代剑界传奇,剑眉朗目,似视,更似无视,微扬的嘴角,似笑,更似蔑笑!]

藏镜人:神蛊温皇•任飘渺!

任飘渺:原来你还认得我啊,好友。

藏镜人:我与你,有这般交情吗?!看到你的脸,就忍不住想教训你!

[当世最顶尖的高手对决,初交接,剑气瑰丽,掌劲纵横,激荡乾坤失色,山河震动!]

剑无极:(奔向凤蝶)凤蝶!

(任转头看了凤蝶一眼)

任飘渺:破空飞灭。

藏镜人:这种招式,也想应付藏镜人。

任飘渺:虚绝真玄。

藏镜人:飞瀑……怒潮!

任飘渺:剑九•轮回!

[强招一招摧过一招,四处满目疮痍!]

(凤蝶又开始走向地门,被剑无极及时拉住)

剑无极:凤蝶!凤蝶啊!

[心神略分,杀招随即又来!]

(藏一招打到任右脸边,任吐血)

任飘渺:气消了吗?

藏镜人:哼!还不够!

[双掌交接,各自而退,任飘渺随之纵身。]

任飘渺:十一……

[极招在前,藏镜人不敢怠慢!]

藏镜人:怒潮袭天!

[然而……]

任飘渺:涅槃!

[剑气飞纵,直射远方广泽宝塔。]

藏镜人:(收招)广泽宝塔!(向广泽宝塔方向奔去)

(任飞身下来,变回散发温皇)

神蛊温皇:好友,下回再见了。凤蝶……

凤蝶:主……主人……

神蛊温皇:真是毫不欣喜的再会,剑无极。

剑无极:怎样?

神蛊温皇:走吧。

剑无极:走?要走去哪里啊?整个还珠楼都被广泽宝塔包围了,你是要回去三杰团聚,顺便凑兵力给地门喔?

神蛊温皇: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回去。(离开)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剑无极:刚好起来就全都你的气势,自己会走就顾自己走,(转身关心凤蝶)凤蝶,你还好吧?

凤蝶:我……还可以……主人,等我!(追向温皇)

剑无极:哼!(同离开)


【广泽宝塔】

(藏镜人赶到,见一地碎石废墟)

藏镜人:广泽宝塔被毁,可恶!又被他骗了!嗯?又?哼,苗疆边界已经封锁,苗军无法进入,大智慧的计划,又往前迈进了。(离开)


【金雷村外】

欲星移:终于拔剑了,所以,准备好清算了吗?

玄狐:闪开!

欲星移:哈啊!

[心乱,剑慌,玄狐急欲冲过,却是一时无章。]

玄狐:我说闪开!

欲星移:你与鳞族之仇,无从化解。

玄狐:先将常欣还来!

欲星移:还能回稳攻势,不差。但……杀害吾王的狠劲呢?(玉如意变换沧海珍珑)从来,没人看过相星九绝最后两式,也从来,没人看过鳞族师相用剑杀人!

[珍珑逞锐,沧海掀涛,玄狐更显急躁狂暴。]

玄狐:剑劫——

欲星移:相星九绝——

玄狐:竞魔跨限!

欲星移:左辅掀洞庭!

玄狐:啊!(不敌而退,欲星移趁势再攻)

欲星移:不用剑十一与一剑无悔,你就这等能耐?或者是我高估你了?

玄狐:你想见剑十一?简单!(攻上)

欲星移:(挡而后退)杀我简单,只是,你会从此失去常欣的消息。

玄狐:我可以自己去地门找。

欲星移:你连俏如来都找不到,还能找到常欣?

玄狐:谁说我没找到俏如来?只要我肯,我就能找到。

欲星移:哦?你没证据。

玄狐:需要什么证据?我就是在俏如来面前将锦烟霞的石像带回。

欲星移:谁知这不是你根本没找到俏如来的借口?

玄狐:闪开!

(常欣自后走出)

常欣:玄狐……

玄狐:啊?常欣……常欣!(快步迎向常欣)

(欲星移收剑离开,玄狐也收剑)

玄狐:你没你去地门?

常欣:为什么……

玄狐:啊?

常欣:为什么你要骗我?你不是说你最讨厌欺骗,但是你……你却……

玄狐:你都……听到了?我……我杀人了。

常欣:啊?!

(欲星移于暗处观察)

玄狐:对,我违反约定,杀了很多人。

常欣:怎会……

玄狐:你说过,只要我杀人,你就不会再理我,那……现在呢?我为了救出锦烟霞杀人,现在你还希望我去救俏如来,然后再杀更多人?是不是只要能救出俏如来,你不在意我杀多少人?

常欣:为什么一定要……

玄狐:所以是要我别反抗,就算死在地门,只要俏如来平安就好,说!你说啊!

常欣:啊……我……我没这个意思……(流泪)

玄狐:常欣……我不是……

常欣:对不住!(跑走)

玄狐:故意的……(落寞离开)

欲星移:嗯?

(欲星移出来看见地上的血迹后离开)


【地门边界】

独眼龙:让他通过,否则,俺就亲自护送他离开。

真眉:天护,你真要违反大智慧的旨意?

独眼龙:这也是大智慧的旨意。

真眉:我没接受到这个指示。

独眼龙:俏如来,我们走。

俏如来:是,独眼龙前辈。

真眉:得罪了!喝啊!

独眼龙:哈啊!(独眼龙以刀开路)刀无眼,得饶人处且饶人。路难行,风霜何必计前程。进一步,世途崎岖意难伸,退一步,海阔天空……任吾行!

俏如来,走。

僧人:追!

真眉:且慢。

僧人:武佐。

真眉:我们不是天护的对手,阻挡他,只是自讨苦吃,一切等大智慧的指示。

僧人:是!(众人离开)


【树林】

[半途受阻,眼前人身如燕,鹰爪逼命!]

忆无心:你们是谁?为什么攻击我?

擎掠鹰:江湖人不是杀人,就是人杀。哈啊!

忆无心:哈啊!

(七彩云珞光芒一闪,擎掠鹰视线受阻,燕妹飞刃随即袭来,忆无心侧身躲过)

忆无心:你们想要杀我?

擎掠鹰:鸿飞九霄!

忆无心:金石盾!

擎掠鹰:呀!

燕妹:离燕归巢!

忆无心:水石变!

擎掠鹰:(见忆无心遁走)燕妹,无恙否?

燕妹:我没事,快追!

擎掠鹰:嗯。

燕妹:小娃儿,还真有本事,追!

(另一边,无心遁出)

忆无心:走!

[时间紧逼,忆无心迅速逃离,欲赶回黑水城,无奈……]

擎掠鹰:忆无心你走哪里去!

燕妹:哈!

擎掠鹰:哈啊!你逃不了!

忆无心:你们到底是谁?我们有仇怨吗?为什么一直纠缠不休?甚至还要杀我!

燕妹:你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呢?

忆无心:因为……(七彩云珞闪光)

燕妹:嗯?

擎掠鹰:嗯?

忆无心:我不想要伤害你们,哈啊!

(运起七彩云珞,擎掠鹰二人后退戒备)

忆无心:(七彩云珞出问题)这是什么情形?初始力量……初始力量!

擎掠鹰:疾鹰掠空!

燕妹:堂前燕返!

[就在忆无心危急之刻,一道人影,从云层之中飞纵而出!]

云海过客:梦锁琼楼枕无忧,千古流芳别寒秋,夕照云舟恨归晚,几度争锋几度休。

(云海过客自天而降,气势震伤鹰、燕二人)

擎掠鹰:啊,燕妹!

燕妹:鹰郎。

忆无心:啊,你是……

云海过客:请离开吧。

忆无心:嗯,多谢帮忙。

云海过客:两位,请离开吧。

擎掠鹰:你……是何人?

云海过客:话不说第三次,得罪了。哈啊!(翻手一击,二人再被伤退)

云海过客:无心,我们离开吧。(带无心来到一处断崖)

忆无心: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云海过客:云海过客。无心,你是不是有事情需要赶紧处理?

忆无心:啊,是啊,我有一件急事。对了,你为什么知道我叫无心?

云海过客:你比外表看起来更坚强,忆无心,记忆犹深的名字,(拍拍无心肩膀)方才追杀你的那两个人是这样称呼你的。

忆无心:哦,原来如此。啊,时间紧逼,我要先赶往黑水城,感谢你的帮助,请了。

云海过客:无心。

忆无心:啊?

云海过客:你走错方向了。

忆无心:是这样吗?

云海过客:后面这个方向才对。

忆无心:后面?那是……断崖呢。

云海过客:既然赶时间,我送你一程。

忆无心:啊……

(带无心跳下断崖,行于云端)

忆无心:这是怎样一回事?为什么我们怎么会在天上飞?我的脚底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我怎会看不清楚?

云海过客:腾云驾雾而已。

忆无心:等一下……方向不对了,黑水城不是在这个方向。

云海过客:不是?

忆无心:你走的这个方向是以前黑水城的位置,黑水城换位置了。

云海过客:黑水城换位置了……

忆无心:要往这边才对,(往后指)时间紧逼,拜托你了。

云海过客:嗯……那就加速吧,哈啊!——


【黑水城房内】

修儒: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大匠师前辈!

修儒:织命针!

[织命针出,刺入鲁缺少商、天府两穴,鲁缺之血快速往体外流动。]

(意识中)

废苍生:好好照顾……小玉。

(现实中)

修儒:怎会这样?血,血逆流了,废苍生前辈,不可啊!

大匠师:废苍生!

风间始:师尊!

(意识中)

小玉:阿公!

(鲁缺冲上前抱住倒下的废苍生)

废苍生:墨狂,已经,已经完成了,鲁家……鲁家的责任,也……也……

小玉:阿公!

废苍生:第一次,第一次……真的为你们做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鲁缺:哈哈哈……哈哈哈……

小玉:缺阿叔!

(鲁缺抱紧废苍生,留下眼泪)

(现实中)

大匠师:修儒!

修儒:前辈强行逆转体内之血,废苍生前辈,他想要牺牲自己!

风间始:师尊!

修儒:无心!无心怎会还没回来啊?

(昏迷中的鲁缺眼角留下泪水)

大匠师:废……苍生……


云海过客:到了,下面应该就是你所说的黑水城。

忆无心:这么快就到黑水城了,太神奇了。

云海过客:我们还能飞十万八千里。

忆无心:十万八千里?那是哪里?

云海过客:无心,要小心喔。

忆无心:嗯,我知道,我会小心。

(忆无心着陆)

云海过客:无心,你无恙否?

忆无心:我没事,多谢你。

云海过客:夕照云舟恨归晚,几度争辉几度休。


忆无心:<真奇怪,为什么我对那个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刚才那又是什么情形,为什么在紧要的关头,我无法感应到初始力量,是因为那个人的关系吗?>

忆无心:初始力量。

(赶至黑水城房外)

忆无心:有反应了!有反应了!

风间始:无心怎样还没回来?

修儒:来不及了!

忆无心:废苍生前辈!

风间始:无心!

(意识中)

忆无心:怎会?

初始力量:你,还是来迟了。

忆无心:前辈,我需要你的力量。

初始力量:记得上次我所说的话,傲慢,嫉妒,贪婪,虚伪,人心何时善良。

忆无心:可是,废苍生前辈是善良的人。

初始力量:除了那名少女,另外两名,一个傲慢固执,一个怀恨岔怒,如今,只有一个人可活。

忆无心:失去天伦的痛苦,无心是最清楚的,现在小玉面对这样的困境,我希望我能帮得上忙。

初始力量:你需清楚,单凭善良,无法救每一个人。

忆无心:但无心相信,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尽力而为。善良自有天庇护。

初始力量:庇护?你有想过吗,有时候善良不也是一种代价的交换,废苍生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换取了小玉父亲的性命,这是因为他过去傲慢固执,造成今日的结果。

忆无心:不是,不是这样的,废字流背负的重担,是苦涩,是牺牲,他们的付出,救了很多人,废苍生前辈虽然固执,但绝对不是恶人,请前辈助我一臂之力,无心拜托你!

初始力量:是善,是恶,由谁判定?是你吗?

忆无心:前辈!前辈!前辈!

(现实中)

(忆无心手中七彩云珞显出三个光球,分别飞到废苍生、小玉和鲁缺三人身上)

(幻觉中,废苍生指导鲁缺铸造,大匠师一旁观看,小玉在风间始怀中)

忆无心:这是……小玉的愿望。

初始力量:记住,谁也无法为谁定义善恶,只有亲情,是最纯粹的善良之力。

(现实中)

忆无心:前辈!大匠师,风间大哥,小玉呢?废苍生前辈呢?

大匠师:好险你及时赶回,稳定了他们三人体内气血,修儒正进行最后的治疗。

忆无心:我……稳定……我什么都没做啊。

风间始:无心姑娘,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无心摇头)方才,你体内发出异光,七彩云珞一转动,你就晕倒了,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

(修儒走出)

忆无心:修儒!前辈他们,现在情况如何了?

修儒: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仍需要一点时间疗复。

大匠师:小玉醒过来了吗?

修儒:嗯。

忆无心:真是太好了!风间大……(一转头风间始不见了)

大匠师:修儒,废苍生与鲁缺呢?

修儒:他们的伤势已经好转了,休息调气之后,应该有体力可以下床。

大匠师:那就好。


【太虚海境】

鳞王:飞渊姑娘,多谢你。(躬身答谢)

飞渊:千万不可,(急忙扶起)王上乃是万金之躯,飞渊万万受当不起。

鳞王:本王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答谢,飞渊姑娘不用拘泥于礼节。

飞渊:这……我是阿觞的好朋友,安慰他、鼓励他,是一个好朋友应该做的事情,王上,你太客套了。

鳞王:觞儿贵为太子储君,个性骄纵傲慢,本王平时忙于政事,无法分心管教,是本王之失。

飞渊:但……从我跟阿觞近日的相处看来,感觉阿觞本性非是这样,反而,我认为他是在刻意表现,吸引王上的关心。

鳞王:觞儿想在本王的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本王也认同他保护太虚海境的心意,只是他,总是用错了方法。

飞渊:世道多变,方法是需要经验的累积,让他自由发挥不是很好?王上,愈是活在羽翼保护下的花朵,它越是叛逆,因为叛逆也是突出的一种做法。

鳞王:飞渊姑娘与觞儿交识不久,为何了解他的性情?

飞渊:嗯……不怕王上笑话,正因为飞渊也是这种人啊。

鳞王:哈,看来飞渊姑娘也很有感慨。

飞渊:是啊,因为我没经过父亲的同意,就自己跑出来游山玩水了。

鳞王:本王对飞渊姑娘的来历甚感好奇。

飞渊:嗯……不敢欺瞒王上,我乃出身仙舞剑宗,家父正是仙舞剑宗的持剑长老。

鳞王:道域,本王之前曾听师相说过,道域四宗内战,生灵涂炭,民不聊生,自我封闭之下,断绝与外界交涉。

飞渊:因为天师云杖回归,致使道域体制回归正轨,四宗重新协议,天元抡魁再度举行,而我就是此次代表仙舞剑宗出战的弟子之一。

鳞王:那飞渊姑娘离开道域的目的真是如此单纯?

飞渊: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故事之中的世界,与道域大大不同,我非常好奇,所以偷跑出来,一不小心就玩过头了。

鳞王:嗯,最后本王尚有一个疑问。

飞渊:王上请说,飞渊绝对不会隐瞒。

鳞王:飞渊姑娘为何会对本王吐实?

飞渊:额,这……因为王上对阿觞的关怀,令飞渊想起了家父。

鳞王:原来如此。飞渊姑娘,请随我来。

飞渊:嗯。

(随鳞王来到大殿,北冥觞来到)

北冥觞:儿臣叩见父王。

鳞王:太子北冥觞接旨。

北冥觞:儿臣听旨。

鳞王:如今地门之乱大起,未免海境受到牵连,本王命太子北冥觞会同龙子梦虬孙,协助师相欲星移,共平地门之祸,以护海境周全。

北冥觞:<要我协助欲星移。>

鳞王:觞儿。

北冥觞:啊,儿臣领旨。

飞渊:太好了,这样你就能名正言顺离开海境了,你高兴吗?

北冥觞:当然,父王,我不会辜负你的期待,一定会阻止地门,保护海境。飞渊姑娘,我们走吧。

飞渊:好啊。

鳞王:且慢,飞渊姑娘留步。

飞渊:嗯?怎样了吗?

鳞王:你背上的剑,拔得出吗?

飞渊:这……

鳞王:留在海境,也许本王可以提供协助。

飞渊:你要教我功夫喔?

北冥觞:太好了,飞渊姑娘,父王武功盖世,一定会对你有所帮助。

鳞王:孤王不会用剑。

飞渊:啊?

鳞王:但是你留下,孤王能教你如何拔出那口剑,届时,你也能给觞儿更多的助力。

飞渊:多谢王上。

北冥觞:这……飞渊姑娘,期待再会的日子。

飞渊:放心啦,我学东西很快,很快就可以去找你了。

北冥觞:儿臣此行,绝不让父王失望。飞渊姑娘、父王,儿臣先行告辞。(离开)


【地门】

(独眼龙与俏如来同行)

俏如来:多谢前辈协助。

独眼龙:算不上什么。

俏如来:不知为何,这种被前辈护送的感觉,让俏如来倍感温馨,有一种熟悉之感。

独眼龙:你在地门与世无争,哪有这种机会。

俏如来:嗯。

(前方遇逾霄汉挡关)

独眼龙:换一个方向吧。

俏如来:是。

(逾霄汉亦换方向阻拦)

逾霄汉:大智慧有旨意,不能离开地门。

独眼龙:俺也是受到大智慧的旨意,要护送俏如来离开地门。

逾霄汉:既然想法有冲突,那就等待大智慧裁夺吧。

独眼龙:俺没这个时间。

逾霄汉:独眼龙,别逼我。

独眼龙:逾霄汉,这是大智慧的命令,你才别逼我。(带俏如来强行闯关)

(二人双双拔刀相对)

独眼龙:逾霄汉。

逾霄汉:退回,等大智慧的旨意。

独眼龙:别阻挡俺,哈!

俏如来:前辈。

[一者欲行,一者欲阻,变造的友情,由变造的任务,再度生变。]

独眼龙:俏如来,你离开。

(俏如来往另一方向离开)

逾霄汉:休走!

独眼龙:先过俺这关。

(不料疾行的俏如来却遇上前来阻挡的大智慧苍越孤鸣)

俏如来:哈啊?

苍越孤鸣:俏如来,你要去哪里?

逾霄汉:大智慧。

独眼龙:嗯?(转头看)

俏如来:俏如来想离开地门。

苍越孤鸣:为何突然有这种想法?

俏如来:这……

(此刻传来缺舟笛声)

苍越孤鸣:是你的主意。

(逾霄汉独眼龙二人受笛声所扰,双双攻向大智慧)

苍越孤鸣:嗯?轮回劫。

[变外再生变,缺舟笛声牵引,独眼龙、逾霄汉,同时合攻苍狼大智慧!]

俏如来:走。

苍越孤鸣:哈啊!

[借力打力,轮回劫无惧合攻之势,但面对两大顶尖高手包围,苍狼也无能脱身。]

俏如来:<即将离开地门了,离开地门之后,我要去哪里?同心石……就要到了。>

[就在俏如来即将离开地门境界之时!]

(无我梵音响起,再次被洗脑,回转地门)

独眼龙:嗯?发生何事了?

逾霄汉:是大智慧宣召我们来。

独眼龙:嗯,大智慧宣召俺等前来是有事情要吩咐吗?

苍越孤鸣:罗碧进攻苗疆的事态有变,希望你们能适当给予支援。

独眼龙/逾霄汉:是。

苍越孤鸣:没事了。两位天护请自便。(二人离去)

缺舟一帆渡:我们有约定,你不会再改变俏如来的记忆。

苍越孤鸣:你不该介入,逼我不得不这样做。

缺舟一帆渡:这表示你创造的记忆,不是完美。

苍越孤鸣:就算他真有疑心,也是你推波助澜,这不是他自己所选的道路。

缺舟一帆渡:你又如何知晓?深入他的脑识查探?

苍越孤鸣:我答应过,不会这样做。

缺舟一帆渡:既有出尔反尔的先例,难保没其他的惯例。

苍越孤鸣: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可以查探我的脑识。

缺舟一帆渡:这样,是你在妨害我,还是,你动摇了?

苍越孤鸣:这是和平的道路,修行的道路,建立一个佛国净土,更是初祖大愿,大智慧一往无悔,怎会动摇?

缺舟一帆渡:或者事实证明,拥有自主意识的人会想离开地门,这样,也算是净土?

苍越孤鸣:也有不愿意再恢复记忆的人,你知晓我讲的是谁。

缺舟一帆渡:这是每一个人都希望走上的道路吗?

苍越孤鸣:如果世人皆知晓怎样才是正确,路又何必大智慧指引。

缺舟一帆渡:嗯?

(俏如来来到)

俏如来:参见大智慧。

苍越孤鸣:免礼。

俏如来:缺舟先生怎会在此?我记得与你一同游览山水,一时失途走散了。

缺舟一帆渡:再会就好,无妨。你还有想游历的地方吗?

俏如来:暂时没了。

缺舟一帆渡:乘兴而来,兴尽而归,我们离开吧。

俏如来:是,大智慧请了。

苍越孤鸣:请。

(俏如来随缺舟离开)


【金雷村】

万雪夜:冽风涛,你说你拦阻我们是欲星移的意思?

冽风涛:嗯。

梦虬孙:这只臭墨鱼,到底又在搞什么鬼?

(常欣抹着眼泪回来)

万雪夜:常欣。

梦虬孙:(转身看)你没事……嗯?你怎会在哭?

雪山银燕:玄狐呢?(常欣不语)

梦虬孙:难道是他欺负你?啊不对,你不是被欲星移抓走吗?现在是在演哪一出?欲星移呢?

冽风涛:他有交代,他去向一个人赔罪。


【神蛊峰】

神蛊温皇:(换装)万事无如退步人,孤云野鹤自由身,松风十里时来往,笑揖峰头月一轮。(披衣步出)


(温皇躺椅上看书,剑无极来到)

剑无极:哼。

神蛊温皇:凤蝶怎样了?

剑无极:你不会自己去看喔。

神蛊温皇:你希望我去看?

剑无极:免!她很好,虽然有一点昏沉,记忆也有一点失落,但好在,有我跟她难忘的甜蜜过往,刺激她慢慢地恢复记忆了。

神蛊温皇:雪山银燕呢?

剑无极:为什么每一个人遇到我都要问他啊?!

神蛊温皇:嗯……

剑无极:喂!(过去抢书未果)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看书啊?

神蛊温皇:休息的时间,是读书最好时机。

剑无极:坐两年的轮椅了,还歇不够喔,剁掉你的腿,让你坐一辈子怎样!

神蛊温皇:嗯,很好的提议,每次休息的时候,这双腿总是不知放在哪里好。

剑无极:你……

欲星移:(步入)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绶冕,虹蜺过处尽疆舆。

剑无极:欲星移啊,你怎会来这?(吃惊)你怎会知道要来这?!

欲星移:第二次再会,幸会了,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果然是你的设计。

欲星移:不敢,欲星移这点小小算计,自料瞒不过高人法眼,所以前来请罪。

神蛊温皇:你成竹在胸的模样,一点歉意也不见。

欲星移:一点功,一点过,功过相抵,功不足邀,罪不至死。

神蛊温皇:那我就先还恩,再还仇,恩是一点人情,仇是一条性命。

欲星移:讨得温皇这点人情,欲星移的性命又何足道哉。

神蛊温皇:以退为进,就是要骗我出手,无奈神蛊温皇个性疏懒,恩也寄下,仇也放下,师相请回。

欲星移:失去了还珠楼,还有神蛊峰,没了神蛊峰,温皇又要往哪里退去?

神蛊温皇:我想是……魔世吧。

欲星移:太遗憾了,魔世入口就在达摩金光塔内中。

神蛊温皇:想不到两年过去,不但世道变了,连地形也都变了。

剑无极:喂喂,你们是够了没,从刚才到现在,你们就没说一句人话,欲星移啊,你是什么时候跟他结下冤仇的,你……又是什么时候欠他人情的啊?

欲星移:是我鼓动地门,先封锁苗疆,包围还珠楼,然后引走梦虬孙与冽风涛,孤立凤蝶。

剑无极:什么?!你讲什么啊?你这样是害凤蝶入危机耶。

欲星移:凤蝶的危机,就是温皇的转机,有过,也有功,有仇,亦有恩。

神蛊温皇:剑无极,你先下去吧。

剑无极:没你现在是在喊小弟是不。

神蛊温皇:有求于人时,就要懂得听话,学不会察言观色,这便是你这两年来丝毫无进步的一点。

剑无极:哼,神神秘秘,装模作样。

神蛊温皇:你怎知晓,凤蝶的危机能让我恢复?(看向师相,眼神凌厉)

欲星移:九龙天书终战,你明知施展剑十二必会经脉尽断,我相信以温皇的深谋远虑,必定用了某种蛊术来保证自己的恢复,但蛊非万能,寄主,便在你唯一信任的凤蝶身上。

神蛊温皇:相思蛊作为蛊引,确实是好物。

欲星移:而恢复的条件,就是凤蝶受到生命危险时,刺激你的意识,让你恢复。

神蛊温皇: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你怎样知晓?

欲星移:玄狐之战,剑十一横空出世,雁王到来,你的恢复,都指向同一件事情。

神蛊温皇:地门并不想要凤蝶的性命。

欲星移:雁王也没要凤蝶的性命,危险是一种感知,而失去记忆,某方面而言,就等同杀了一个人。

神蛊温皇:寻丝攀线,巨细靡遗,师相不愧是九算之一。

欲星移:看来温皇昏迷的这段时间,对外界也非全然无知。

神蛊温皇:意识虽然失去,对外界也有感知,所知虽然不多,勉强也能串联一点。

欲星移:那欲星移再卖一点人情,将剩下不足的情报告知温皇了。

神蛊温皇:你真是千方百计,要将吾拉下这滩浑水。

欲星移:地门之中,不只有藏镜人,还有千雪孤鸣。

神蛊温皇:嗯?洗去记忆,重塑人生,罗碧抹灭了戾气,千雪也不用回忆痛苦,这也不是坏事。

欲星移:智者总是言不由衷。

神蛊温皇:温皇一向以诚待人。

欲星移:就当作欲星移讨人情吧。

神蛊温皇:九算在前,温皇这点能为又怎敢献丑。

欲星移:温皇出山,九算又怎敢僭越。

神蛊温皇:那自断一臂,当作是你赔罪之礼吧。

欲星移:这真是太好了。

神蛊温皇:哦?

欲星移:地门之战何等凶险,吾失一臂,便要退居二线,再也不能深入冒险,失一臂而全一命,有何不好?

神蛊温皇:如此说来,你倒是赚到了。

欲星移:手臂寄下,地门之乱终止,欲星移亲手奉上。

神蛊温皇:那……就这样说定了。(拿起书继续看)


【地门】

(藏镜人正与千雪讲诉之前一战的情况)

千雪孤鸣:啥?你这样就让他毁掉一座宝塔,然后逃走了?

藏镜人:神蛊温皇,剑法不凡。

千雪孤鸣:难得会听你夸奖别人。

藏镜人:但也是令人讨厌的人。

千雪孤鸣:哇!我常常听你讲看谁不顺眼,但是很少听你讲你讨厌一个人。

藏镜人:不知为何,看到他,总有一股想怒打他几拳的感觉。

千雪孤鸣:是长得很欠槌喔?

藏镜人:剑眉朗目,俊雅风流。

千雪孤鸣:你都这样讲了,肯定是生得人模人样。

藏镜人:但是惹人发怒。

千雪孤鸣:你常常也在发脾气,那没啥要紧啦。

藏镜人:但是……

千雪孤鸣:是怎样了?

藏镜人:没事。

千雪孤鸣:没事就好了,我们要随时注意苗疆那边的动向,别让他们的大军又再驶过来了。

藏镜人:嗯。


【破窑】

废苍生:留下萧山九恨的秘籍以及铁臂的设计图,你就要离开了吗?

鲁缺:你想留住我?

废苍生:十八年前留不住,现在……留得住吗?

鲁缺:秘籍与设计图替我转交风间小子,那是我该还的。

废苍生:要还,为什么不自己还?

鲁缺:我没时间了。

废苍生:那小玉呢?

鲁缺:我替雁王制造增灵器,凰后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小玉,不能跟着我冒险。

废苍生:雁王既然利用你,他就会保护你不被凰后所害。

鲁缺:没这么简单,雁王也不是在吃素的。

废苍生:明知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帮雁王?

鲁缺:江湖浮沉,身难自己。

废苍生:你欠他人情。

鲁缺:这次,也是。

废苍生:雁王也是默苍离之徒,他为何被放弃?与他为伍,绝不是好事。

鲁缺:被放弃?哼,也许我与他,是同一类人。

废苍生:你欠的,我还。

鲁缺:我找不到一个能留下的理由,但我给我自己一个必须离开的理由。

废苍生:什么理由?

鲁缺:我无法,像先前这样,恨你了。

废苍生:一直以来,是我欠你一句话。

鲁缺:放在心里吧。

废苍生:还会……回来吗?

鲁缺:父亲……(废苍生动容)你仍是我最崇拜的……英雄。(离开)


【山崖】

(铁骕求衣独自等待,欲星移来到)

欲星移:忏悔几时,拎剑挥沉,不省风波染一身;玩物丧志,无地埋根,人生何处不留恨。

铁骕求衣:接近苗疆领地,倒是招摇。

欲星移:你也正在等待啊。

铁骕求衣:等待鳞族师相,结果出现的是九算老三。

欲星移:只是怀念尚贤宫开会的日子。

铁骕求衣:真的怀念?

欲星移:怀念各种不请自来,虽然与地点无关。

凰后:既然怀念,当然就来了。

欲星移:老二你看,这才是招摇。

铁骕求衣:你的计划……成功了。

欲星移:算是为自己保命吧。

凰后:你跟老二若真对上,谁输谁赢,还在未定之天。

欲星移:这么粗劣的挑拨。

凰后:是事实,也是赞赏,毕竟你连最不该招惹的人也招惹了,何不说你来此之前,去了哪里……

铁骕求衣:神蛊峰。

欲星移:老二料事如神啊。

铁骕求衣:你该去,也必须去,否则,引火自焚。

欲星移:老二……(看了眼凰后)没有,没事,只是要提醒你,上回聚会之后,我……遇上雁王了。

凰后:重点不在是否遇上,而在他掌握了多少我们的动向。

铁骕求衣:那就要看你们了。

凰后:哈,猜忌的种子。

欲星移:希望别在新的土地萌发、抽芽。

铁骕求衣:有计划了。

欲星移:三项要素,第一项,吾已达成。

铁骕求衣:神蛊温皇。

欲星移:第二项,反制广泽宝塔,甚至地门所造成的影响。

铁骕求衣:钟声。

欲星移:思能。

铁骕求衣:你想直接针对大智慧。

欲星移:不釜底抽薪,再怎样做,永远失去先机。

凰后:废字流。

欲星移:不愧是老五,一点就通,制造对抗思能的装置,需要废字流出手。

凰后:第二项要素,我也算是推波助澜了。

铁骕求衣:你不只针对鲁缺,还针对废苍生。

凰后:这不是我的问题,如果他们懂得取舍,就知晓该救谁,大不了,再求助锋海锻家。

欲星移:老二。

铁骕求衣:他会很讨厌再见到我。

凰后:呵。

欲星移:接下来,笑不得了。

铁骕求衣:第三项要素,玄狐。

欲星移:老二,你的情报太快了。

铁骕求衣:扣掉被暗中肃清的墨者,尚能用者,至少百余。

凰后:善用兵力,是老二的专长,但老三,你选错人了。

欲星移:玄狐有不可被代替的特质,有了他,如虎添翼。

铁骕求衣:不肯配合,便是无用之兵。

欲星移:他虽是要素,但能促成的关键在……

凰后:讲不出口,是嘴软,还是心软。

铁骕求衣:苗疆已经失主,下一个,将是海境。

欲星移:唉,咄咄相逼。看来,你们都知晓了……经过试验,她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铁骕求衣:可有估计,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让关键推动要素。

凰后:要快,只有一个方法,这种事情,咱们不是做得习惯了。

欲星移:这是近日会面以来,难得有了唯一共识,没错吧,老二。

铁骕求衣:只要有人愿意配合,别让变数再次出现,同意吗,老五。

凰后:就怕有人开始思考,如何避免走到此步,你说呢,老三。

(三人转身离去)


【龙涎口】

(回忆——

玄狐:常欣,我不是……

常欣:对不住!)

玄狐:我永远……都学不会了。

(发现身后的安龙瓶和道歉信,上前拾起观看,常欣与万雪夜在暗处观察后离开)


【乱石岗】

鲁缺:我又……回来了。

雁王:你回来了。

鲁缺:欠多少,讲,一次还清。

雁王:这三项东西。(取出东西扔在他面前)

鲁缺:(拾起观看)啊?你!你要这些东西,还是这么多的数量,你到底想要做啥?

雁王:用思考代替发问吧。欲星移差不多齐备了所有的要素,我也该行动了。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离开)


【牢房】

(银燕与万雪夜来到)

万雪夜:此地是?

雪山银燕:先前大哥率领攻打广泽宝塔,擒抓到两名地门之人。

万雪夜:就是他们?

雪山银燕:你在地门之中有看过他们吗?

万雪夜:全无印象。

雪山银燕:唉,他们是唯一的线索。

白绮:我记得……

万雪夜:嗯?

留羽:我也是。

雪山银燕:你们在说什么?

白绮:你们是对抗地门的人,找上我们,应该是为了套出一些情报,啊,更正,又为了套出情报。

留羽:我们可以给你们线索。

雪山银燕:是真的吗?

白绮:将我们放出,就帮助你们。

雪山银燕:我们怎知晓你们是不是真心?

白绮:不相信也可以,这样吧,我先给你们一点情报,如果有奏效,再谈合作怎样?

雪山银燕:(转头看万雪夜)可以。

白绮:我这里有一个东西,来拿吧。

(雪山银燕上前欲取东西,反被白绮留羽制住,勒住脖子)

雪山银燕:你们……

万雪夜:你们做什么?

白绮:就说放出我们,没听到吗?等我们灭掉地门的时候,说不定还有机会做朋友。

雪山银燕:灭掉地门……(被勒紧)

白绮:可恶的地门,竟敢愚弄我们这么久,我一定要连本带利讨回!

留羽:我对那名逾霄汉有兴趣。

白绮:那我就收下那个叫七巧的女娃儿了。

万雪夜:你们究竟是……

白绮:不用废话,快将我们……

雪山银燕:哈啊!(被勒得喘不过气的银燕爆发,震开束缚)

留羽:你……

万雪夜:银燕。(上前关心)

雪山银燕:我没事。

白绮:将我们放出,我们真的可以帮你们杀掉地门的人!还有那群可恨的秃驴!

留羽:不合作,当我们真的出去,连你们也杀!

雪山银燕:这两人的情况古怪,究竟是……

万雪夜:看来线索断了,我们走吧。

雪山银燕:但是……

万雪夜:走吧。

雪山银燕:唉。(二人离开)

白绮:你们不准走!给我回来,回来啊!

留羽:哼,大好的机会,很久没杀人了。

白绮:哦,你也是吗?看来是同道中人。

留羽:谁在跟你同道。

白绮:我们都是受害者,都喜欢杀人,不合作吗?

留羽:想办法出去再说吧。

白绮:何必这么冷情,先自我介绍,我叫白绮。

留羽:我知道你的名字。

白绮:还真是不领情啊。嗯?

(一黑影来到)

留羽:你是……

(牢房门被黑影打开)


【地门】

(云海过客行云来到)

云海过客:差不多就是此地了。广泽宝塔,果然是地门境界,哈啊!——梦锁琼楼枕无忧,千古流芳别寒秋,夕照云舟恨归晚,几度争锋几度休。

(自天而降,气震四方)

云海过客:听着,现在中原武林,由我领导。在下……云海过客。


【神蛊峰】

(温皇悠闲在喝茶,凤蝶来到)

凤蝶:主人,你还真有雅致。

神蛊温皇:还记得我是你的主人啊。

凤蝶:对啊,忘记了。

神蛊温皇:剑无极呢?

凤蝶:在练剑。

神蛊温皇:嗯?今日神蛊峰……有贵客。

凤蝶:贵客?我们回神蛊峰的消息,应该没走漏才对。

神蛊温皇:一名害吾失去还珠楼的贵客。(拿起茶壶准备倒茶)

凤蝶:难道是……

(此时风来,茶水吹偏了没倒进去)

神蛊温皇:唉……浪费了。

(雁王来到)

凤蝶:哈?!

雁王: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久违了,雁王。

雁王:八年前在羽国,你我初会,你曾说,男人是最受不起挑衅的生物。

凤蝶:你!

神蛊温皇:所以,你今天来是……

雁王:挑衅!(于对面坐下,气势震退凤蝶于石壁上)


[极端极端极端!雁王口出挑衅,雁王与神蛊温皇,有着怎样的过去,又会有怎样的未来冲突?

神秘的云海过客到底来自何方?他有怎样的身份?又带着怎样的目的呢?

欲星移口中攻破地门的三个关键是否真能击溃地门?俏如来又能否脱离地门掌握?

剧情进入极端,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二十二集——武智之斗。]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