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1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78749054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剧集预告《父与子 仇与情》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十八集 父与子 仇与情

录入:由己

校对:LINGGin


【树林】

废苍生:我不能让你毁掉小玉!(攻上)

鲁缺:我才能成就她!

废苍生:放屁!

鲁缺:连燕娘的绝学也没传授给她,你对得起燕娘吗?

废苍生:小玉必须远离废字流。

鲁缺:那我呢?

废苍生:像你这种废物,继承不了废字流。

鲁缺:对,对,二十几年来,在你的眼中,我就是废物,永远不成才啦!

鲁缺:小玉是我的,谁也不能带走!

废苍生:小玉不能跟你!跟着仇恨,活她的人生。

鲁缺:你就是仇恨的源头,害死燕娘的源头啦。萧山九恨•湘湖云影深。

废苍生:废剑诀•千锤百炼。

鲁缺:燕娘还我!小玉还我!将我的一切,还我啦!

[句句带恨,声声怒吼,鲁缺,废苍生,战得狂热,横互在父子之间无解的结,好似唯有一方倒下,方能休止。]

废苍生:废剑诀•顽铁无光。

鲁缺:萧山九恨•十里白雪飘。

废苍生:<缺儿,你又怎会明白,我肩上背负的是什么。>

鲁缺:<杀了你,我就不会再痛苦,一切,都会回来,都会回来。>

废苍生:小……小玉人呢?

鲁缺:在这,(摸着心口)跟燕娘一样,在这,谁也抢不走。

废苍生:为什么你非要恨得不死不休?

鲁缺:问你啊!

废苍生:唉,废剑诀•恨铁不成钢。

鲁缺:萧山十恨•去你大爷的废字流!

(一边凰后举起了枪)

鲁缺:杀!

(废苍生一剑刺中鲁缺)

废苍生:鲁……(弃剑欲扶鲁缺,鲁缺挣脱开)

鲁缺:真……真的,真的下雪了,你,你看!

(回忆:

燕娘:夫君,你看,好美的雪!

鲁缺:是啊,白苍苍一片。

燕娘:只有附近十里有下雪,好美的颜色。

鲁缺:什么意思?雪不都是白色的吗?

燕娘:哈,笨夫君。)

(鲁缺倒下)

鲁缺:<燕娘,你看,原来恨,在雪中,是红色的,你会静静陪我看这片……红雪吗?>

[漫天白雪,遍地血红,从己所出,就该从己而终,要怎样割舍,又怎能割舍,废苍生不由一叹。]

废苍生:唉。

鲁缺:哈哈哈……哈哈哈……(鲁缺又爬起)

废苍生:你……

[乍闻一声巨响!]

废苍生:闪开!(推开鲁缺,中枪)

鲁缺:是谁?给我出来!

凰后:找我吗?

(凰后出现在废苍生身后)

鲁缺:你……

(凰后一脚踩在废苍生小腿,枪口直抵废苍生后脑)

鲁缺:裂羽铳,你就是凰后。

凰后:你想杀废苍生,我来帮你如何?

鲁缺:他的命,轮不到你来拿。

凰后:是吗?

鲁缺:你敢伤他分毫,我会让你的人全数死尽。你敢跟我配吗?

(凰后用力踩废苍生小腿)

凰后:还看不清情势吗?鲁缺。

鲁缺:你知晓我是谁?

凰后:你说呢?回答我三个问题,第一,你帮雁王打造什么物品?

鲁缺:哼。

(凰后一枪打穿废苍生左肩)

鲁缺:广,广泽宝塔。

凰后:这是不可能的啊。

鲁缺:以广泽宝塔的碎片熔铸,做成鲁家增灵器的形状,对我不难。

废苍生:鲁缺,你……

凰后:我信了。第二个问题,你还能再造出同样的物品吗?

废苍生:哼,他不能。

鲁缺:像裂羽铳一样,我要有几支就有几支。

凰后:那下一个问题就不用问了。

[一瞬的杀机,一瞬的机会,废苍生见状,趁隙反击!]

废苍生:你走啊!

(回想:

废苍生:不灭火快要爆发了,缺儿,你们走啊!)

鲁缺:啊!我,我不走!

废苍生:鲁缺!

凰后:鲁缺。

废苍生:走啊!(一击将鲁缺震飞)

废苍生:照顾小玉!

鲁缺:废苍生!(鲁缺最后看到凰后把枪指着倒在地上的废苍生)

(凰后开枪,却只射在地上,转身欲离)

废苍生:等……等一下,你,为什么不杀我?

凰后:杀了你,谁帮助俏如来?锻家吗?(离开)

废苍生:鲁缺。(负伤离开)我,我一定要找回小玉,鲁缺。鲁缺的血迹,不,不见了。(昏倒)

风间始:师父!

修儒:前辈!


【佛国外】

风逍遥:感觉怎样?

万雪夜:头仍有一点晕。

风逍遥:再休息一阵,俏如来有吩咐过,进入之前要先将重要的事情记录下来,若是发生意外还能记住关键。我们现在很需要了解自己忘记了什么。笨牛,我们要准备离开了。

雪山银燕:等一下,还没看到大哥。

风逍遥:这是集合的地点,我们已经等超过三个时辰了,俏如来如果逃出……

雪山银燕:老贼头,你们先离开吧,我要在这等大哥。

风逍遥:笨牛!别乱了!(抓住银燕手臂)

雪山银燕:我要等大哥!

风逍遥:银燕啊……

雪山银燕:大哥一定会回来!会!他一定会回来!

风逍遥:失踪的不只是你大哥,还有王上,还有锦烟霞,狼主,藏镜人,很多人都没回来,银燕啊,认清事实吧!他们都没逃出来!

雪山银燕:大哥这么聪明,他一定会想办法逃出,他只是忘记了在哪里集合了。是,他只是忘记了,如果他出来了,找不到我们,他会担心我们,我留在这等他,接应他,如果遇到敌人,我能替他断后!

风逍遥:银燕啊,你别想不开!

雪山银燕:老贼头,你们先走吧,让我在此等大哥。

风逍遥:如果到了现在你还不能接受现实,那谁跟外面的忆无心讲这件事情?无心现在守在外面,她还在等她的爹亲回来,亲人被困在里边的人不只是你啊!你这样是要怎样安慰无心?

雪山银燕:无心……

风逍遥:银燕,笨牛,接受现实吧。

万雪夜:风逍遥讲的没错。再来,有机会救俏如来,有责任救俏如来的人就是你了。你必须接受现实,你必须担起责任。

雪山银燕:所以大哥的计画失败了,我们……(双膝跪下,捶地)失败了!

[不能接受,终归要面对现实。失败了,这场战争失败了。赔上了所有的人,再一次,失陷了自己最敬重的大哥。]

(御兵韬抱着尸体走来)

风逍遥:啊!老大仔!

雪山银燕:(猛起身上前问)有大哥的消息吗?

铁骕求衣:留在外围的苗兵在周围搜索了三个时辰,没,没找到其他的人。

雪山银燕:啊……

风逍遥:老大仔,你抱的这是?

铁骕求衣:有人送来这具尸体。(放下尸体)

风逍遥:面熟面熟,他是?(回忆在月凝村与穷千秋交谈的画面)想不起来,气死!老大仔,你还记得多少事情?

铁骕求衣:他叫做穷千秋,是我派去监视雁王与凰后。他终究不如白日无迹,没办法躲过凰后的耳目。

风逍遥:穷千秋……啊!小尉长!有模糊的记忆。可恶!他是谁杀的?

铁骕求衣:这就是我思考的问题。这伤口是凰后造成,凰后没理由杀他,更没理由亲自动手再派人将尸体送来此地。

风逍遥:老大仔啊,你直接讲结论好了,现在我们的脑袋没办法去想这些根由。

铁骕求衣:凰后在传达讯息,她想说我们的一举一动她都知晓。她为什么要讲这句话?她在提醒我要防备她,我派出小尉长,自然是防备她。挑衅?也不可能,所以凰后要我防备的人不是她,而是……雁王,介入这场战争。

雪山银燕:你讲什么?

铁骕求衣:为何退出五十里外还会听见钟声?雁王施展了某种诡计,甚至可能已经与大智慧达成合作关系。王上与俏如来的情况不乐观。

风逍遥:但是……凰后不是跟雁王联手?为什么要告知我们这些事情?

铁骕求衣:这只是推测,我还不能判定。

风逍遥:这……那现在我们该怎样做?

铁骕求衣:即刻退军!

风逍遥:什么啊?但是王上现在还失陷在里头,苗疆现在无主,我们就这样回去?这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一不小心,整个苗疆将会动荡不安。

铁骕求衣:就因为这样,我们才要赶回。

雪山银燕:难道就这样放弃大哥?

万雪夜:大智慧不会想杀人,俏如来一定还平安。银燕,离开才能再度救回所有的人。

雪山银燕:啊……

铁骕求衣:半个时辰内,我们必须马上撤离这个地方。军长!

风逍遥:有什么事情要交办?

铁骕求衣:有一件任务要你去处理。


忆无心:银燕大哥,雪夜大哥!我看到苗兵都撤退了,而且还走得很急,怎样,消灭大智慧了吗?爹亲呢?俏如来大哥呢?

(雪山银燕,万雪夜低头无言)

忆无心:(惊)千雪阿叔,锦烟霞姑娘,他们……人呢?(流泪)

雪山银燕:无心……

忆无心:不……不会吧。

雪山银燕:大哥,叔父,他们……他们都没出来。

忆无心:爹亲!(冲出去)

雪山银燕:(急忙拦阻)无心……

忆无心:我要爹亲,我要找回爹亲!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爹亲,我不要……我不要!

燕驼龙:怎么会这样啊,连俏如来也……他不是有颠倒梦想,为什么还跑不出来啊。

雪山银燕:叔父还平安,我们还有办法。

忆无心:什么办法,还有什么办法。已经来这么多人了,连苗王都来了,我们还有什么办法!

雪山银燕:我不知道,我……

忆无心:(推开雪山银燕)让我进入!

雪山银燕:无心……无心!进去了,(挡在忆无心前面)你就不再是你自己了!

忆无心:但是我就能留在阿爹身边了!

雪山银燕:无心,(握住忆无心手腕)你不想救回叔父了吗!失去记忆,失去你自己,就算留在叔父身边,还是你自己吗。就像黑白郎君,与黑龙白狼的关系,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忆无心回忆:

黑白郎君:如果他们真是黑白郎君的一部分,那他们也该拥有坚定的自我,他们抗拒黑白郎君的感情,应该一如我藐视他们两人的态度一般。黑白郎君不想做什么黑滤滤跟白烁烁,他们也应该同样不愿承认黑白郎君就是他们自己。你口口声声是他们的朋友,难道连这一点也没察觉吗?)

忆无心:啊,对了,黑白郎君,我们可以找黑白郎君帮忙。

万雪夜:找黑白郎君?

雪山银燕:且慢。

忆无心:银燕大哥,怎样?

雪山银燕:黑白郎君独来独往,不受控制,如果没好的计划,就让他参战,那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能预料。

燕驼龙:对啊,银燕讲得对。我们已经失去这么多高手了,如果黑白郎君突然冲进去被洗脑,那地门啊,真的要九界联军才打得下来了。

雪山银燕:无心,再忍耐一阵。

燕驼龙:就是这样讲,但这次真的糟了,找这么多人帮忙,竟然还落得这样的下场,,这场战,是要怎样才打得赢啊。我实在想破头,也想不出一个头绪。

万雪夜:听御兵韬的说法,雁王介入了这场战争。

燕驼龙:雁王,又是他,那现在呢?

万雪夜:先前往金雷村,等进一步的消息。

燕驼龙:为什么是金雷村,不是尚同会,也不是黑水城。

万雪夜:尚同会可能有谮伏的墨者,御兵韬不希望我们的下一步被泄露。留在金雷村,是为了方便联络。

忆无心:那爹亲呢?爹亲要怎么办。

雪山银燕:无心,银燕大哥答应你,一定,一定会救出大哥与叔父。

忆无心:银燕大哥,多谢你,无心明白了。

燕驼龙:对啦无心啊,你不要担心哦,我们一起想办法,我们先走吧。

(无心握了一下银燕的手,随后跟燕驼龙离开)

万雪夜:你做得很好,让无心安心不少。

雪山银燕:我真是……一点用也没有。


【地门】

(银娥为千雪孤鸣包扎)

七巧:阿爹受伤了。

银娥:你看你,这么不小心,连七巧都替你担心。

千雪孤鸣:我一直很小心啊。(转身看向罗碧)罗碧啊。罗碧啊!(罗碧回过神)是在想什么想到恍神。

藏镜人:好像,想起什么,又忘记什么。

千雪孤鸣:心情不好啊。

银娥:昨夜好不容易才击退了侵犯地门的敌人,应该是高兴才对。为什么你们两个心情都这么坏的样子。

千雪孤鸣:击退了侵犯地门的敌人……

银娥:夫君。(抱住千雪孤鸣)

千雪孤鸣:是怎么了,突然反应这么大。

银娥:银娥真的怕了。

千雪孤鸣:是在怕什么。

银娥:很害怕失去你,很怕你不在我的身边,很怕你抛弃我们母女,让我……孤独一人活着,那银娥一定会死。我不想,不想一人活着。

千雪孤鸣:哎呦,你是在怕什么啦,(拍银娥肩膀)我以后一定会小心一点,不会再受伤了,不会了。好了好了,罗碧在这,会不好意思啦。(银娥松开)罗碧啊,你的侄子人呢?怎么没看到他啊。

藏镜人:侄儿……你讲……俏如来。


(俏如来打开门,风吹着落叶飘进来。抚一把桌上的尘土,若有所思,然后开始打扫地面,眼前出现了雪山银燕的身影。洗了抹布擦拭镜子,镜中映出了默苍离的脸庞,转身,镜子里映出一个女人同时转身。走到书架前,取下一本书,史艳文看书的身影同时出现,随后消失。打开门,风还在吹,转身合上,离开。)


【琉璃树】

(雁王走过来,取下一串琉璃。)


【山洞】

北冥殇:<守株待兔,隐而不动,你们在筹划着什么,究竟盘算着什么。飞鸟之摯也俛其首,猛兽之擭也匿其爪,虎豹不外其爪而噬不见齿,当你们将本太子当成猎物的时候,实际上,本太子才是真正的猎人,哈。>

飞渊:我睡着了,真的睡着了。你为什么坐在那,你……都没睡吗?

北冥殇:在下守护姑娘的安危,不敢深眠,稍作休息而已。

飞渊:所以,你一直都坐在那,自己饮酒?

北冥殇: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在下并不孤单。

飞渊:听这个意思,你是不是想要找我喝酒。

北冥殇: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佳人共饮。

飞渊:当然好啊。(走过去坐下)

北冥殇:(倒酒)此乃中原难得珍藏名酿,云州女儿红。

飞渊:云州女儿红,这个名字真特殊。

北冥殇:姑娘不知女儿红的由来吗?

飞渊:这……以我走踏武林的经验,一定是绝对听过,只是记太多,一时突然想不起来。

北冥殇:没关系,在下稍后再唤醒姑娘的记忆。头一杯,在下先干为敬,

飞渊:嗯,好。来,干杯!(一口喷出)

北冥殇:这女儿红需要细细品尝,豪饮而下,必然呛到。

飞渊:真失礼,我这个人哦,讲究的是喝酒的姿势跟格调,无论什么酒,豪爽的一饮而下,就是我的风格。喷到你,失礼,抱歉啦。

北冥殇:无妨,姑娘不用介意。

飞渊:阿殇啊,我帮你擦脸,你千万不要生气哦。

北冥殇:感谢姑娘。方才说要提醒姑娘,女儿红的由来,在下现在解释。

飞渊:恩,你讲。

北冥殇:女儿红,是父母对子女的寄托,在中原有一些地方在生下子女的时候,就会埋下一坛黄酒。如果是男,他成人之时,就会将酒取出,称为状元红,如果是女,在出嫁之时,这酒就是宴客酬宾之用,被称作女儿红。

飞渊:对啦对啦,我想起来了,就是这样。但是……要是嫁不出去要怎么办。

北冥殇:如果子女不幸夭亡,就被称作花雕,取花凋之意。若是二十岁时,仍无法婚嫁,便成为太雕。

飞渊:唉,这真是令人悲伤。一坛酒还有这么多学问哦。

北冥殇:对父母而言,女儿红是父母对子女的关爱,是感情的寄托,也是期盼着子女长大成人的殷殷期盼。

飞渊:父母对子女的殷殷期盼……

北冥殇:姑娘想起令尊了。

飞渊:唉,是啊。我阿爹七十岁的生日,我都没回去陪他,又偷跑出来玩,他一定很烦恼。唉,想一想,我真是不孝啦。

北冥殇:令尊高龄七十,飞渊姑娘却是二八年华,在下猜想,姑娘应是掌上明珠,备受爱护才是。

飞渊:父亲确实非常的疼爱我,而且对我的家教也是非常的严格,只是……其实我的父亲今年才五十七岁,七十岁是听起来比较好听,有高高在上的感觉。

北冥殇:哈,原来如此。不过见姑娘思父伤情,令在下也想起了父王。

飞渊:对啊,阿殇,你是太子,你的父王一定也对你很好。老实讲,你到底娶几个老婆了。

北冥殇:身在帝王家,万般不由己。在下并无姑娘所说,后宫佳丽三千,然而一身该背负的是,如何治理海境的责任。

飞渊:这就幻了,怎有可能。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要等登基之后,才找皇后。

北冥殇:父王之前虽有赐婚,但全然被我拒绝。在下无能与父王相较比拟,唯有勤学父王之德,才是在下心中首要之事。

飞渊:赞!阿殇真是一个好男人,我已经欣赏你了。

北冥殇:感谢姑娘厚爱。对了,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启程了。

飞渊: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北冥殇:劳烦走踏武林的女侠客,飞渊姑娘保护在下回转太虚海境。

飞渊:没错,这是身为一名女侠客应做的行为。

北冥殇:有劳飞渊姑娘了。

飞渊:我知道,走吧。


【太虚海境】

(欲星移正和鳞王交谈,午砗磲入)

午砗磲:禀王,苗疆副军长风逍遥有急事求见

北冥封宇:快请他进入。

午砗磲:但是……

北冥封宇:本王明白,请他进入吧。师相,交你了。

欲星移:臣领令。

(鳞王离开,午砗磲退下,风逍遥入)

风逍遥:鱼仔,好久不见了。可是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发生大事情了。

欲星移:慢慢说。

风逍遥:还慢什么?俏如来、苗王、锦烟霞全数沦陷在地门。

欲星移:沦陷……地门?

风逍遥:啊?你怎会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欲星移:地门此名莫非与天门有关,也是佛国的一部份?

风逍遥:啥?你真的没听过喔?还是你也被影响了?算了,我从头讲起。(讲诉事情经过)

欲星移:佛国竟有如此剧变?

风逍遥:老大仔要我先来告知海境,让你们有一个因应,我要马上赶回苗疆,帮老大仔处理后续。

欲星移:帮我转达,苗疆失主,请军长留心,珍重。

风逍遥:我听懂了,是讲,现在应该叫他军师。

欲星移:嗯?

风逍遥:对了,我有遇到你们的皇太子,但他现在不知又跑去哪里了,梦虬孙也正在找。

欲星移:若有消息,劳烦……

风逍遥:多讲的,还有,鳞王之事,节哀。好了,我先来去。(离开)

欲星移:王。

(鳞王走出)

北冥封宇:本王全听到了。

欲星移:外面的局势竟产生如此变化,失算。

北冥封宇:为了保护海境,师相封锁本王仍在的消息,还分神肃清海境墨者,已是劳心。要说失算言重了。

欲星移:终究是臣的决策,先前凰后与雁王布局,让臣不得不采取这个策略,却赔上了对外情报,但是,至少还有一点点值得欣慰。

北冥封宇:师相是说……觞儿?

欲星移:然也。臣可断定皇太子必曾前往苗疆作客,从方才风逍遥的言谈也可发现他们不知王未死之秘。

北冥封宇:看来觞儿还是懂分寸。

欲星移:但臣怕这份苦心会毁在臣的手中。

北冥封宇:什么意思?

欲星移:现在的中原群龙无首。经过此役,地门恐将无人能阻,洗脑范围必大肆扩展,这是一个遍及九界的计画。臣……

北冥封宇:不用顾及本王,想帮助他们就放手去做吧。

欲星移:王可知这代表什么?

北冥封宇:海境不可能无人坐镇,在本王驾崩,皇太子未继位的情况之下,师相不可能离开海境,最坏的状况,让凰后以及雁王知晓本王未死,海境也将可能再次面对外界的威胁。此番分析,是否足够安定师相的心?

欲星移:哈!

北冥封宇:这笑声听起来不太真诚。

欲星移:到了这关头还让王怀疑,臣真是做人失败。

北冥封宇:这一次,本王占了上风,且看师相,如何逆转。

欲星移:王真是贵人多忘事,臣不只是鳞族师相,更是墨家九算。(转身离开)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绶冕,虹倪过处尽疆舆。


【金雷村】

常欣:是银燕,你们怎么来金雷村了。他们是……

雪山银燕:他们是我的朋友。

常欣:锦烟霞姑娘跟俏如来都没来吗?

雪山银燕:大哥跟锦烟霞姑娘他们……事情很复杂,我们想暂时先呆在金雷村,常欣姑娘,可以麻烦你先安置我几位朋友吗?

常欣:好,随我来。

玄狐:俏如来没来。

雪山银燕:你又想对大哥做什么!

玄狐:我不再追逐他的剑法了,他的剑法,我也得到了。

雪山银燕:那你为什么问他。

玄狐:我不知道,就是想问。

常欣:银燕大哥,众人已经安置妥当,但是……那几个人,还有你,你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是怎样了。

雪山银燕:这……大哥,以及锦烟霞姑娘……

常欣:他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雪山银燕:他们在地门……失踪了。

常欣:地门……(惊)是……那个洗脑的地方。

雪山银燕:是。

常欣:怎会这样,难道,你没想办法救他们,你……怎会这样。俏如来是不是也忘记了一切,他是不是也跟我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他,还会记得我吗……(转身)玄狐!玄狐,那座宝塔对你无用,你的武功又这么厉害,你可以帮我救出锦烟霞跟俏如来吗?

玄狐:我……我拒绝。

常欣:啊?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肯帮我救人。

玄狐:我不想。

常欣:为什么!

玄狐:我不知道。

常欣:玄狐,拜托你!(玄狐看了一眼银燕,离开)玄狐……玄狐!

雪山银燕:常欣,算了吧,我会再想办法。

常欣:我再劝劝他。玄狐!(离开)


【还珠楼】

修儒:还珠楼到了,终于到了。剑无极大哥,你在吗?我是修儒,有事情找你啦。剑……

剑无极:(打断修儒)你怎会来了。

修儒:剑无极大哥,太好了,你真的在这里。

剑无极:是有这么高兴吗,我刚在附近练剑完毕,要顺便进去还珠楼坐一下吗?

修儒:这……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凤蝶走出来)

剑无极:凤蝶,(跑过去)你是出来迎接我的吗?别这么黏我,在小孩子的面前我会不好意思啦。

凤蝶:我是听到有人找你,出来看一下,别自作多情。

剑无极:咳咳……真不给我面子。对了,为你介绍,他就是修儒,冥医的传人哦,未来会比温皇更厉害!

凤蝶:哦。

剑无极:什么语气啊。算了,修儒啊,你找我是什么事情啊。

修儒:这……虽然风间大哥叫我别将这件事情讲出去,尤其是你。但是,我认为还是让你知道好了。

剑无极:(抓住修儒)始怎样了?

修儒:他的手……被人斩断了。

剑无极:(惊)修儒,把事情讲清楚。始的手……他的手是怎样断的,被谁斩断的!(抓紧修儒)

修儒:剑……剑无极大哥,你的手……

剑无极:啊,抱歉(松开手,退后)

修儒:是一个叫鲁缺的人斩断的,他还抓走了小玉姑娘,现在,废苍生前辈还受伤,我们走到黑水城入口的时候,就叫风间大哥先将前辈扶进去,我就马上跑来找你了。

剑无极:废苍生也受伤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啊。

凤蝶:剑无极,还不赶紧去!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珠楼又不会跑掉!

剑无极:凤蝶……

凤蝶:俏如来那边的消息,我来就好了,不用担心。

剑无极:(抱住凤蝶)多谢你。(转身)修儒,路上再讲,我们走!

梦虬孙:(走过来)剑无极怎会走得那么急,是要去哪里,还有那位小朋友……

凤蝶:他是剑无极的朋友,他们有紧急的事情离开了。

梦虬孙:难道是俏如来!

凤蝶:不是。

梦虬孙:算了,那我没兴趣。对了,先前你不是讲过,那个广泽宝塔的事情。

凤蝶:怎样了吗?

梦虬孙:刚才我无聊,在附近绕的时候,看到大概南方四十里的地方,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石塔建筑。


【黑水城】

大匠师:<废苍生伤的这么重,昏迷至今,那鲁缺呢?唉。>

剑无极:始,(走进房间)大哥都知道了,你……(被大匠师挡下)

修儒:风间大哥,你该换药了。

(风间始拿起铁锤)

修儒:风间大哥。

风间始:药稍后再换。大哥,我们别打扰师尊休息,我们到破窑去吧。修儒,劳烦你帮我照顾师尊。

修儒:风间大哥,你放心啦,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风间始:多谢你了。(离开)

修儒:(走到废苍生床边)嗯?是小玉送给风间大哥的手巾,大匠师前辈,这……

大匠师:小玉未归,师尊昏迷,自己又断臂,那只铁锤对目前的他来说,确实太重要了。

修儒:修儒一定会尽力救治前辈。

大匠师:风间留下手巾,拿起了你的铁锤,废苍生,你没看错人。


【破窑】

剑无极:始,你的手臂。

风间始:哈,没了。(放下铁锤)

剑无极:为什么这件事情,不来还珠楼找我。

风间始:大哥,你怎会知道这件事情。

剑无极:是修儒。

风间始:我明明跟他讲……

剑无极:(打断风间始)你以为你能瞒我多久。瞒到我来吃你与小玉的喜酒,才发现我的小弟少了一只手吗?

风间始:大哥。

剑无极:是谁,谁碰你。他断你一条手臂,大哥就砍断他十双手脚!

风间始:大哥,我不要大哥替我报仇。

剑无极:始,你在说什么傻话啊。

风间始:我不是在说傻话,我在乎的不是报仇。

剑无极:但我在乎!手是剑者的生命,断了你的手,等于毁了你的一生,你叫我怎样不在乎!

风间始:大哥,我曾经被西剑流控制,害了很多人,连累你为我奔波。那时,你生病的时候,我又帮不上大忙。

剑无极: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说这要干啥。

风间始:一直以来,我其实都没帮上大哥什么,我一直都是你的包袱,你的负担。

剑无极:谁说你是包袱,谁说你是负担。你是始,你是我剑无极的小弟,好不容易,你能在黑水城远离江湖,好不容易,才等到你跟小玉有了进展。

风间始: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放弃。剑术上,有大哥继续精进,而我,我要继承废字流的铸术,在兵器之上,让我做大哥的后盾。这样,我才算帮得上忙,我不能永远让大哥照顾我,担心我。

剑无极:可是,(蹲下托起断臂)现在这样,你是要怎样打铁。

风间始:大哥,你曾说过你的资质差,为了剑术,别人砍一棵树,你就砍十棵,别人砍十棵树,你就砍一百棵,你曾说你练到手骨断了,也不曾放弃。而我,我是风间始,我是你的小弟,是天才剑者的小弟,我有可能会放弃吗?

剑无极:始。

风间始:大哥,你会支持我吗?

剑无极:哈,我这个笨小弟,自小就没什么成就,一直都是在大哥的羽翼与照顾之下长大,这十几年来,天真的个性一直都没变过。

风间始:大哥。(走到剑无极身边)

剑无极:可是……(扶住风间始肩膀)现在站在我面前这个人,他将来,绝对会让众人刮目相看。因为他,已经长大了。

风间始:(哭)大哥……

剑无极:所以,大哥不但支持你,大哥更加相信,相信你一定能做到,你绝对做得到。因为你正是,天才剑者剑无极的小弟,天才铸手风间始。

风间始:大哥(哭)。

剑无极:(偷哭)好了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看大哥我,我有哭过吗?大哥知道,现在你的内心相当的无助,挂念一个人,但是又要背负期待,自己又不想让人失望却很想亲自去找小玉回来对吧。

风间始:大哥,你怎会……

剑无极:给。(递刀)

风间始:啊?大哥,这……

剑无极:师尊留下的逆刀刃,交给你整修,小玉的安危,交给我。

风间始:啊?这……

剑无极:这段时间以来,大小的战役,逆刀刃一直使用却没好好维修,现在交你,我是最放心的。所以你也相信大哥,我绝对将小玉,毫发无伤的平安带回。

风间始:是,大哥。

剑无极:对嘛,这才是天才铸手该有的眼神,我出发了。

风间始:拜托你了,大哥。(两人拥抱)

剑无极:(离开)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为兄弟,救弟媳,一拔刀,洒热血。


【金雷村】

万雪夜:不用担心,我们……一定能救出俏如来,救出冰剑,还有其他的人。

雪山银燕:我会保持冷静,我一直强迫自己保持冷静。我很清楚自己的个性,我也很清楚只有强悍的武力无法突破现在的局面,所以我必须冷静。只有我能像大哥那样冷静,是不是就能代替大哥指挥?就算只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也好……

万雪夜:银燕……

雪山银燕:我们不能放弃希望,因为如果连我们都放弃了,就没人能救他们了。

万雪夜:我们需要策略。

雪山银燕:我正在想。

万雪夜:我们需要有人帮忙想策略。

雪山银燕:我正在想!抱歉……我……

万雪夜:不要紧,我知道你自离开地门之后就一直在压抑。

(常欣来到)

常欣:唉,还是没用。

万雪夜:怎样了?

常欣:玄狐还是不肯伸出援手。

万雪夜:你还想请他帮忙?

雪山银燕:那是不可能的,他之前与大哥是仇敌,还与我们生死决战过。

常欣:但是之前广泽宝塔出现在金雷村附近之时,是他和飞渊姑娘、皇太子帮忙破的啊。

雪山银燕:我不想依靠他。

万雪夜:银燕。方才你讲过……

雪山银燕:他愿意,我不反对,若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常欣:唉……

(欲星移来到,将一罈百里闻香摆放在地上。)

万雪夜:嗯?

雪山银燕:欲星移。

常欣:你怎会突然来这?

欲星移:为了送这罈百里闻香,专程从龙涎口游过来。苦茶静心啊,虽然只有一罈,但人数这么少,足够了。

雪山银燕:难道你……

欲星移:是,所有的事情风逍遥都告知我了。

雪山银燕:老贼头叫你来的?

欲星移:没,他没叫我来,但也许,老二希望我来。

雪山银燕:嗯?

欲星移:不管如何,现在中原苗疆失其主,地门计画若再拓展,九界必尽归他们的掌握。他们踏到那条线了。

万雪夜:你要帮我们?

欲星移:先确定一件事。常欣姑娘,玄狐会守在此地,是因为与梦虬孙的约定对吧?

常欣:嗯,而且先前他还破了金雷村附近的广泽宝塔。

欲星移:金雷村附近也曾出现广泽宝塔?能将情形详述吗?

常欣:嗯,没问题。

(常欣、万雪夜讲述事情经过)

欲星移:五十里。

雪山银燕:这个距离大哥也有讲过。

欲星移:除了万雪夜口述的记录,我需要更多的情报。

雪山银燕:这已经是我们所知道的全部了。

欲星移:那剩下的一部份我自己处理吧。

雪山银燕:你说的是哪一部份?

欲星移:你们没带出的部份。


【苗王府•大殿】

铁骕求衣:<现在只能依靠你了,老三。>

风逍遥:老大仔,你要我传的话我都传到了。但是为什么我一路走来,整个苗疆的要道、关卡,到处都是军人,有的部落还有驻兵呢?

铁骕求衣:这是我下的命令。

风逍遥:你下的命令,你知道你这样做是……

铁骕求衣:没错,这就是我急着赶回的原因。今日起,整个苗疆,军管。

风逍遥:啊?

(叉猡入)

叉猡:铁骕求衣!

铁骕求衣:叉猡将军,请称呼我军师御兵韬。

叉猡:铁骕求衣,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派出铁军卫监视各个部落又派兵巡守?王呢?为何你回来一日,将所有进入中原的部队都调回了,却不见王的身影?为何王宫之中的守卫都被你遣散了?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风逍遥:哇,问题这么多,一次答得完吗?

铁骕求衣:王上还有事情必须暂时留在中原处理,会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

叉猡:你怎能将大军调回,放王一人在中原?

铁骕求衣:王上不希望部队跟着他,而我派兵巡守,监视各部落,是因为自今日起,苗疆暂时由重新整顿的铁军卫接管。任何部落若有妄动,不需上问,即刻处决。

叉猡:你讲什么?你这是造反!

铁骕求衣:只是暂时接管!

叉猡:原来如此,你将王上藏在哪里?

风逍遥:叉猡将军啊,你误会了……

铁骕求衣:(打断风逍遥)你想做什么?

叉猡:铁骕求衣,别以为你换一个身份就能一手遮天,叉猡势必揭穿你卑鄙的阴谋!哼!

铁骕求衣:至于我遣开王宫守卫……(猝然出招击昏叉猡)

风逍遥:啊!老大仔……

铁骕求衣:军长,将叉猡押入大牢,遣心腹看守,对外宣称王上染病不能见客,所有朝政由军师御兵韬待议。

风逍遥:老大仔,有必要做到这个程度吗?

铁骕求衣:最短的时间内要杜绝所有可能不安的因素。这样才能争取时间,救出王上。(转身离开)

风逍遥:唉……是。


【树林】

飞渊:这一路上,太平静了。

北冥殇:我们已经在明,他们在暗,提高警觉,小心行事。

飞渊:我的警觉性一向很高,有什么状况,就交我处理,你先走就对了。

路人:下雨了,这个天就要下雨了,快找地方躲雨啊。(撞到北冥殇)

飞渊:喂,你是故意的哦,你没看到这有一个病人哦。

北冥殇:飞渊姑娘,请息怒。

路人:抱歉抱歉,一时紧张,不小心去撞到你们,你们有没有怎么样。

北冥殇:不要紧,飞渊姑娘,我们走吧。

飞渊:拜托一下,这条路这么大条,你还会撞到我们,你是眼睛长在头顶吗?

路人:是是是,是我不对啦,姑娘别生气,别生气。

飞渊:哼,阿殇,我们继续赶路,别理他。

(路人偷偷看两人离开,留下记号)


飞渊:那个人啊,根本就有问题,天气这么好,哪有要下雨了。

北冥殇:只是在下的伤势,越来越严重了。

飞渊:我明白。(两人继续走)后面有人。

北冥殇:一直都有。

飞渊:是谁,给我出来!

掠鹰:尊驾可是太虚海境,皇太子殿下。

北冥殇:你是何人,为何知晓我的身份。

掠鹰:墨家门徒,掠鹰。

北冥殇:墨家。

飞渊:墨家!

北冥殇:<为何飞渊姑娘听到墨家如此气愤。>在下与贵门并不相识,请问阁下为何要跟随在后。

掠鹰:听闻太子殿下身受重伤,主上要我暗中保护殿下安危。

北冥殇:敢问阁下的主上是。

飞渊:忘今焉……(拔剑,失败)

北冥殇:飞渊姑娘。

飞渊:阿殇,这个恶徒交我来对付,你先离开。

掠鹰:姑娘误会了,在下并非恶徒。

飞渊:误会,你们墨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人啦。

北冥殇:飞渊姑娘且慢激动,让在下……

飞渊:(打断)阿殇,别跟他废话了,快走啊!(踹飞北冥殇)新仇旧恨,怎能不报。仙舞剑宗,飞渊,在此领教!

掠鹰:你是仙舞剑宗的人!

(飞镖划过,出现一女人)

飞渊:暗箭伤人,卑鄙!

燕妹:夫君,这个人交我应付,你去保护太子。

飞渊:休想!

北冥殇:<墨家动作频频,是发现什么了,还是怀疑什么。>(走到水边,扔下戏珠)<试探,擒抓,好一招双管齐下。本太子的伤势,也必须继续拖延,才不会露出破绽。>

掠鹰:在下唐突,让殿下受了惊吓。

北冥殇:飞渊姑娘人呢,你们将飞渊姑娘怎样了?

掠鹰:那位姑娘是殿下的朋友,她的安全,请殿下放心。

北冥殇:你说你是来保护我的安全,你为什么知道我受伤了。

掠鹰:殿下纡尊降贵,亲报父仇,无奈不敌玄狐,身受重伤,主上在得知之后,即刻命令吾等赶来周护殿下安危,以示友好。

北冥殇:原来如此,请阁下替我转告你的主上,本王由衷感谢。

掠鹰:原来殿下已经亲政,在下不知,失敬在前,请王上恕罪。(偷偷化出鹰爪)

(北冥殇有所警觉,握住混天拐。)


【乱石岗】

小玉:(手持《七秀连环》来回走动)等一下,我又乱掉了,现在是要往……往……(听到鲁缺喘息声)嗯?什么声音。(放下书走过去,惊)缺阿叔,你……血……

鲁缺:(捂住小玉的嘴)嘘,你没听到脚步声吗?<一个……两个……三个……>

小玉:(帮鲁缺擦血)缺阿叔。

鲁缺:小玉,我只说一次,你要记清楚。

小玉:可是我……

鲁缺:专注。现在阵内大约有五十几个杀手,你也看到了,我的状况不能久战,我要你扶着我,发挥七秀连环的优势,一起回去山洞里,我们才能活命。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吗?你的母亲做得到的,你会做得更好,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我们的命就交给你了。

小玉:小玉知道了,缺阿叔,我们一起回去洞里。来,我扶你。

[纷沓的脚步声,宣示猎杀开始,鲁缺两人步步为营。突然……]

(一杀手飞扑过来,被鲁缺一刀劈死)

小玉:缺……(被鲁缺捂住嘴)

鲁缺:小玉别怕,缺阿叔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伤口崩开)

小玉:(惊)缺阿叔,你……你一直在流血。

鲁缺:冷静。人……人越来越多了。


【地门】

藏镜人:你又在这了。

俏如来:(起身)叔父。

藏镜人:为什么终日若有所思。

俏如来:没什么,俏如来只是感觉,内心平静。

藏镜人:只是感觉内心平静?

俏如来:太平静了,所以,有一点茫然。找不到方向,萧索得如同一片白茫大地。(钟声响)

藏镜人:是大智慧的传召,俏如来,你是大智慧的军师,一同前往吧。

俏如来:不用了,以大智慧的通达,怎需要俏如来的帮助。叔父,这是谁制作的,又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此。

藏镜人:我不清楚。

俏如来:嗯,叔父,一路慢行。(罗碧离开)你……(指向锦烟霞石像)是谁呢?


【光明殿】

千雪孤鸣:大家都到了,等你们叔侄呢。俏如来人呢?

藏镜人:他没来。

千雪孤鸣:为什么啊。

藏镜人:我也不清楚。

独眼龙:大智慧来到了。

(苍狼作为大智慧出场)

[踏入光明殿的脚步,不疾不徐,新任的大智慧,即将面世。]

大智慧:击退强敌,众天护,辛苦了。


【地门】

欲星移:<依照现有的情报,要再接近达摩金光塔,风险甚大,但一定有其他的方式……>

群众: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欲星移:<来了。>广大无边的智慧,能感应到我前来吗?我代表一个人前来,雁王。

(缺舟出现)

缺舟一帆渡:你代表雁王前来?

欲星移:在下欲星移。

缺舟一帆渡:我知晓,在别人的记忆当中有你。在下缺舟一帆渡,叫我缺舟便可。

欲星移:在那些人的记忆中,应该没我与雁王同时出现的画面。

缺舟一帆渡:所以,我该如何相信你?

欲星移:那你相信雁王吗?

缺舟一帆渡:与你同样。


【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请。(斟茶)

欲星移:看来是吃了不少雁王的亏。

缺舟一帆渡:不管过程如何,最后必登彼岸;不管怎样的黑暗,最后一定会得渡。

欲星移:佛者的胸襟,自信的眼界,确实非同凡响,不愧是大智慧。

缺舟一帆渡:你尚未说来此何事。

欲星移:只是来确认。

缺舟一帆渡:这种小事还要他人代劳?

欲星移:我也感到疑惑,所以自作主张。

缺舟一帆渡:雁王不知你来此。

欲星移:你也可让他知晓。

缺舟一帆渡:说出你想确认之事。

欲星移:九界当中,已经浮出台面者,中、苗、鳞、羽、道、佛、魔,除了佛国本身,中原已入智慧眼界,下一步,该是苗疆吧?

缺舟一帆渡:已近边界。

欲星移:七天。

缺舟一帆渡:五天。

欲星移:(起身,茶杯翻倒)太慢了!苗疆失苗王,你们却不趁此快速拓展,先机已失。

缺舟一帆渡:你的意见?

欲星移:三天。只要三天,无法伸及苗疆,地门计划(拿起桌上翻倒的茶杯磕碎,茶水飞溅)终止。


[欲星移口出狂言,三天期限,终止地门计划,欲星移究竟有何打算?

俏如来、苍狼双双沦陷,他们两人又要如何摆脱地门的操控呢?

针对北冥殇的墨家,是谁授意,又有何目的?雁王又在背后操控着什么?

鲁缺、小玉这两名父女的命运,又将如何演变?剑无极是否能及时赶到,解救小玉?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届之墨世佛劫第十九集,不及挽回的亲情。]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