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1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78662377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十五集 光明中的黑暗战役


录入:余生
   蜜函(铁骕求衣、风逍遥部分)
   丧球球(废锻部分)
   流丨丶年(缺舟部分)
   风起梨花落(雁王部分)
校对:LINGGin


【地门】

(玄狐与千雪孤鸣交战)

[高手过招,眼神交汇,刀,缓缓而拔。举步轻踏,剑,隐隐而动。就在寒芒闪烁照映瞬间,只闻一声重喝!]

千雪孤鸣:喝!

玄狐:喝!

[初会的第一招,气劲四射,催变石木皆非,震撼在场众人!]

银娥:夫君。

(真眉招呼众僧围上)

千雪孤鸣:狼牙破空!

玄狐:剑劫•始界洪荒!

千雪孤鸣:呃啊!(受伤)

真眉:天护!

银娥:啊,(欲上前扶被千雪拦下)夫君,你受伤了。

千雪孤鸣:小伤而已。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退后。

真眉:<能伤到天护,此魔真不简单。>

千雪孤鸣:热身过了,现在才是重点。(活动筋骨)再来。

玄狐:(看天)时间到了,为什么没信号?

千雪孤鸣:什么信号啊?你说的是刚才那位小姑娘吗?

玄狐:她人呢?

千雪孤鸣:她很安全,大智慧会教化她,只是你在打什么主意?

玄狐:兵法失败了。

千雪孤鸣:什么兵法?啥?那种的方式叫兵法喔?

玄狐:飞渊失败了。

千雪孤鸣:嗯?

玄狐:我要救常欣,我要救村民,飞渊失败,我,不能失败。喝!——

千雪孤鸣:众人别靠近!


【高处】

北冥觞:(观察情势)中苗联手,而且是苗王亲自率众出征,连锦烟霞姑娘也加入战线,嗯……俏如来所言属实,但此役成败未知,如此,广泽宝塔扩建的方向以及范围也必须关注。

那……啊,不对,那个地方……(匆匆离开)


【地门边界】

北冥觞:<可恶,预感成真了,广泽宝塔确实有往金雷村方向扩建的迹象。嗯……虽然太虚海境正式入口地处偏远,但现在尚有龙涎口能通往海境。若地门影响无远弗届,只怕……>

嗯?(踩到地上之前飞渊弄的纸团)这么多纸团,究竟是……(捡起翻看)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都是相同的内容……(捡起一个青蛙纸团打开)总算有一个能用的讯息,果然啊。(转身离去)


【地门】

千雪孤鸣:众人别靠近!

玄狐:喝啊!

[心念把定,玄狐意欲强行突破,狼主察觉对手心意,刀锋游走,阻挡玄狐脚步。]

千雪孤鸣:你想干嘛?

玄狐:我不能杀你。

千雪孤鸣:你以为在剥花生喔?杀我,有这么简单吗?

玄狐:我不能让你拦阻我。

千雪孤鸣:逆刃•回狼影!

玄狐:剑劫•竞魔跨限!

千雪孤鸣:破空千狼影!

[故技重施,玄狐以伤换路,然而前方又是新一波的拦阻。]

银娥:湘水式•皇仪。(水袖缠住玄狐,被玄狐震断)

[突破失败,玄狐内心有一股不明的躁动,一种情绪。]

玄狐:别……让我……

千雪孤鸣:小心!

(北冥觞来到,戏珠袭出,击退众人)

北冥觞:哈啊!这边交我,你去破坏宝塔。

玄狐:嗯。(纵身离去,狼主紧跟)

千雪孤鸣:别跑!

北冥觞:现在,是本太子向你们宣战,全部齐上吧。


(另一边追逐战)

千雪孤鸣:叫你别跑!

[目标在前,无心恋战,即便负伤,脚步丝毫不受影响。]

千雪孤鸣:为什么执迷不悟?

玄狐:我不知道。

千雪孤鸣:停下脚步,专心应战。

玄狐:你很厉害,停下就走不了。

千雪孤鸣:你……

(玄狐不断受伤)


(另一边战场,众僧摆出阵法)

北冥觞:阵式不差,只可惜。

真眉:众人齐上。

[一声令下,众武僧阵式排开,脚步挪移,长棍纵横齐出。]

北冥觞:哈啊!(轻松打败众僧并点穴)罗汉身不动,意谓金刚,本太子虔诚拜侯。

银娥:有来历。银月式•嫦舞!

真眉:怒放眉山!(二人齐攻向北冥觞)

北冥觞:默契不差,搭配巧妙,虽有空门,又能适时补上,极妙的合攻。

(战得激烈,却仍是不敌混天拐威势,双双呕血)


(另一边追逐战,玄狐快要接近广泽宝塔了)

千雪孤鸣:停下来,我敬你是一条汉子!别逼我!

玄狐:我要救常欣。

千雪孤鸣:那没办法了。星辰变•万狼啸天绝!

(玄狐停下回身迎战)

[万狼啸天,万千刀浪如惊涛裂岸,临空降下,玄狐硬受这股浩瀚之力,重伤飞出!]

玄狐:呃啊!

千雪孤鸣:他是故意吃我这刀!不妙!

[负伤借力,甫落地,玄狐忽感背后风声乍响。]

玄狐:啊?

(玄狐转身,冰剑长剑已到)

玄狐:冰剑。(狼主追到)常欣,很担心你。

幻幽冰剑:你……

千雪孤鸣:别杀他。

玄狐:我终于,到这了。(抽出冰剑的长剑)哈啊!

千雪孤鸣:啊?这个剑意。

[只见玄狐飘然而起,剑气凝千化万,正是——]

玄狐:魔剑十一!

[魔剑十一,剑气纵横瑰丽,直击广泽宝塔,宝塔瞬间崩裂!]

千雪孤鸣:危险,快退!(带离冰剑)


北冥觞:成功了。

真眉:怎有可能?广泽宝塔毁了。

银娥:夫君。(二人匆匆离开)

北冥觞:嗯?好强烈的剑气,那个人是谁?为何剑法造诣如此甚高?难道。(见玄狐抱着飞渊飞身离开)嗯?金雷村。(跟去)


【树林】

(重伤的玄狐背着飞渊回来,将她放在树下)

玄狐:啊……(受伤,身体发出黑气)常欣。

常欣:(出现)玄狐,是你吗?你怎样了?你受伤了?

玄狐:不是,我不会流血。你……是原来的常欣吗?

常欣:我不知道,我有一点头晕。还有飞渊姑娘,飞渊姑娘怎样了?

玄狐:我找到她,她……没事。

常欣:我们先回金雷村。玄狐,你自己还能走吗?

玄狐:可以。

北冥觞:(来到)你就是玄狐?

玄狐:是你。

常欣:你是之前那名鳞族的人。

北冥觞:太虚海境皇太子,北冥觞。(气势散出)

常欣:(戒备)你想要做什么?

玄狐:他帮过我。

常欣:啊?

(一旁的飞渊悠悠转醒)

飞渊:啊……我的头壳为什么这么晕?为什么我会在这?

北冥觞:嗯?(上前关心)姑娘还能走路吗?

飞渊:我头壳很晕,爬不起来了。

北冥觞:让在下服务其劳,扶送姑娘一程。(温柔扶起飞渊)

飞渊:你真主动,对我这么好。但是我为什么看不清你啊?

北冥觞:姑娘体力尚未恢复,稍后再看未慢。

飞渊:嗯。

(四人离开)


【锋海】

(锻神锋与鲁缺针锋相对,气氛紧张)

鲁缺:拔剑,否则,死!

锻神锋:你是哪里来的自信?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杀气弥漫整个锋海。就在风停叶落的瞬间!]

鲁缺:喝啊!(拔刀出,攻上)

锻神锋:呀啊!(运掌攻上)

鲁缺:不算太差。

锻神锋:世人皆知锻神锋剑法、铸术双艺称绝,但……

鲁缺:但我就是没听过!萧山九恨•钱江观浪潮!

[萧山恨招出,钱江浪潮翻,鲁缺刀走极端,式式连环,猛若天将。]

锻神锋:这不是刀法。

鲁缺:呿,拿刀就要用刀法吗?

锻神锋:你来锋海有何目的?

鲁缺:文帝剑。

锻神锋:谁要你来?

鲁缺:出剑。萧山九恨•响天竹风涛!

[刀锋乍变,面对鲁缺进逼,锻神锋翻袖御气,竟成落叶成剑之景。]

锻神锋:四诀•咏竹成剑•啸月舞风影。

鲁缺:<嗯?难道……>

(锻神锋负伤)

鲁缺:若是你早听我的话,在铸造上,早就超越废苍生了。

锻神锋:锻神锋有自己的原则与作风,胜要光明,败要磊落,今日,算是还你当年一言。

(鲁缺收刀)

鲁缺:连剑都不用,别在那里假高尚。

锻神锋:墨狂已经完成,世上再无需要废字流,你当年的目标,也已无意义了。

鲁缺:我不在乎。早就……不在乎。

(鲁缺离开,行至一半)

鲁缺:对了,锻失态。

锻神锋:锻神锋!

鲁缺:若是又有下一次,我会杀你。(离开)

锻神锋:嗯……鲁缺突然到来,又莫名离开,必然有事,是谁敢针对锋海?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地门】

千雪孤鸣:是不是有人伤亡啊?

银娥:虽然众僧受伤,但并无伤亡。只是广泽宝塔被毁,难免愧对大智慧。

千雪孤鸣:无妨,世人沉沦苦海,大智慧授意建造广泽宝塔之时就预知了外界的反抗,这只是一时的受挫,广泽宝塔可以再建,大智慧不会责怪我们。真眉,你先看顾众僧者伤势。

真眉:是。(离去)

千雪孤鸣:冰剑,你也去休息吧。

幻幽冰剑:那个魔……

千雪孤鸣:嗯?

幻幽冰剑:他讲了我一个熟悉的名字,常欣。

千雪孤鸣:你认得常欣?

幻幽冰剑:她是金雷村的村民,我未皈依大智慧时曾被人追杀,被她所救,这次我来到此地支援,也是想再会故人,但是却被那个魔物所阻。

千雪孤鸣:嗯……那你在迟疑什么啊?

幻幽冰剑:为何我那一剑没刺过要害。

千雪孤鸣:哈,我还以为你在迟疑什么,你被大智慧感召,早已厌倦杀戮,下不了手杀人,那也是正常的。

银娥:但是那个魔,没本事杀人吗?

千雪孤鸣:我认为他身上还有一股力量,他在压抑不肯使用,那是一种很恐怖的力量。

银娥:众僧只有受伤,无人死亡,这,一点也不像残酷杀戮的魔。

千雪孤鸣:但是他无法追随大智慧的感召,而且……

银娥:夫君,怎样了?

千雪孤鸣:没什么,既然这个宝塔被毁,那我们退回下一个宝塔的地方吧,之后等待大智慧的旨意重建。

银娥:嗯。

千雪孤鸣:<他击碎广泽宝塔之时所用的剑法……>


【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又一处广泽宝塔被毁。奇特的魔。


【光明殿】

念荼罗:不被无我梵音影响的魔,是特例,还是……此魔身上藏着一股大能,这大能之强,足可匹敌俏如来身上隐藏的渡世愿力!但相似却又不同,他一直在压抑这股愿力,不想伤人。而其心思又是什么?他如果是九界特列的存在,这样的特列,多吗?如果他是唯一,他身上的大能,将是极端可怕。足以威胁地门的存在。嗯……俏如来方面,为何至今还未有接近光明殿的感应?


【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嗯?那是?


【地门】

风逍遥:攻下宝塔!

铁军卫小兵:杀啊!

僧人:众僧,齐力护法!

雪山银燕:众人随我冲杀!

[苗兵,尚同会群侠,兵分多处,攻击各处广泽宝塔,地门僧众难以对抗,宝塔据点被一一攻陷。]


【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集结兵力的俏如来,并未攻击光明殿,而是转向其他方向,彻底断绝中间地带的广泽宝塔。妙,甚妙,只要最靠近地门的广泽宝塔被摧毁,在外层的广泽宝塔就会失效,这段日子以来,地门所扩建的地盘就会完全失去效用了。误以为对方会直取光明殿,大智慧将所有重将调回光明殿准备决战,现在无重兵勇将的各处宝塔只会被轻易摧毁。大智慧,你要如何应战呢?


【荒野】

苗兵:报,西方已经攻下三处广泽宝塔。

群侠:启禀盟主,东方也有三座宝塔遭受摧毁。

俏如来:还未到六个时辰,已经攻下六座宝塔,贵国军……师果然善于用兵。

苍越孤鸣:军师御兵韬是孤王现在之股肱。

俏如来:真是来历不明的军师。

苍越孤鸣:哈。

俏如来:说到苗王现今的军师,俏如来不禁想起另外一个隐忧。

苍越孤鸣:雁王与凰后?

俏如来:是,他们的目的至今仍也不明。

苍越孤鸣:你认为他们会与大智慧合作吗?

俏如来:大智慧想洗涤九界,无论哪一个方面看,这个举动对雁王以及凰后都是不利,他们没帮助大智慧的理由。而且大智慧也不会想寻求与他们的合作。

苍越孤鸣:军师也认为不能对他们掉以轻心。

俏如来:上回我会面苗王,便有告知此事,相信军师已经做了安排。

苍越孤鸣:有尚同会盟主的背书,苗军方能顺利进入中原不受怀疑,此事军师确实做了安排,现在先以救回王叔之事为先吧。

俏如来:嗯,六个时辰将至,大智慧应该发现不对了。

苍越孤鸣:大智慧,会如何应战呢?

俏如来:照俏如来的估计,应该是……

(钟声响起)


【光明殿】

藏镜人:嗯?

独眼龙:对方没攻向光明殿。

逾霄汉:不妙。(三人速速离开)


【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派四大天护前往救援,这真是一个好办法吗?

(吹笛,念荼罗感应来到)

缺舟一帆渡:坐吧。

缺舟一帆渡:想不到战局,变得复杂了吧?

念荼罗:我们终究会获胜。

缺舟一帆渡:你们不是擅长兵法诡道的人。俏如来,却是经历无数险恶的风波争斗,才活到今日。

念荼罗:我们拥有智慧。(缺舟不语)为什么不讲话?

缺舟一帆渡:想起几个人。

念荼罗:谁?

缺舟一帆渡:你知晓。

念荼罗:萨埵三尊。

缺舟一帆渡:他们皆有智慧,却无谋略。智慧不等于聪明,更不代表善于斗争。

念荼罗:但智慧,却是圆融无碍。

缺舟一帆渡:如果你输了,是代表你的悟,只是一种执念。

念荼罗:我一直希望能慈悲渡世,也希望慈悲渡世能一直下去。

缺舟一帆渡:你,起了杀心。

念荼罗:如果有必要,我也会不惜现出韦陀愤怒之相!

缺舟一帆渡:杀,怎会是慈悲,怎会是救赎。

念荼罗:摩诃尊。

缺舟一帆渡:那不是你的悟。

念荼罗:那不是大智慧的悟,却是大智慧的觉悟!也许你该警告俏如来。

缺舟一帆渡:也许我会。

念荼罗:这是关键一战。你的警告,可能让战局逆转,危害到大智慧的存亡!

缺舟一帆渡:如果这能证明,你们的错误。

念荼罗:这样你证明不了了。踏入陷阱的人,未必是我们。


【地门】

独眼龙:人称一流刀一流,刀称一流人一流。

苗兵:什么人?将他擒下!(小兵冲向独眼龙)

独眼龙:正是一流的。

苗兵甲:啊!

苗兵乙:杀啊!

(独眼龙打趴数名小兵)

风逍遥:怎样一回事?

独眼龙:最后警告,退出地门地界,否则,仁刀开斩!

风逍遥:独眼龙。

独眼龙:你就是首恶?

风逍遥:啊?要讲是……呃,也算是。

(两人开战)

[地门反扑,独眼龙对上风逍遥。]

风逍遥:<进程受阻,不能继续前进了。>众人撤退!(小兵撤退)再来,就是你跟我的事情了。(再次交手)

[刀,走得风快,是一口风中抓不住的刀;刀,走得质朴,是一口仁心不杀稳重之刀。]

风逍遥:遇到难对付的。横步杀•惊鸿!

独眼龙:仁道一斩!

风逍遥:(被独眼龙击退)可恶,对上独眼龙有命能活就偷笑了,我还想要生擒,真的是白痴。

(独眼龙欲追击,风逍遥转身逃走)

[交接不利,风逍遥欲寻脱身,仁刀却是进逼随形。]

独眼龙:首恶不容纵放。

[缠斗间——](雪山银燕加入战局)

雪山银燕:独眼龙前辈,是我啊!我是银燕,雪山银燕!

独眼龙:雪山银燕,你便是次恶。(攻击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独眼龙前辈!

(雪山银燕、风逍遥连手与独眼龙交战)

风逍遥:叫得回来就不用打得这么辛苦了,还不走?(拽着雪山银燕手臂撤退)

(独眼龙离开)


(风逍遥、雪山银燕跑到安全地带停下)

雪山银燕:老贼头。

风逍遥:时间接近了,再不走,那麻烦就很多了!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现在事情的发展都还在俏如来的掌握之中。照计划行事才不会出错。是讲啊,你为什么会来到这?

雪山银燕:我在会合地点找不到你,所以就过来了。

风逍遥:你来得还真是时候,不然我被独眼龙困住,唉!这天下第一刀,果然名不虚传啊!

雪山银燕:我真心希望,能将前辈唤醒。

风逍遥:感情攻势有时有效,但有时候也要靠理智取胜。

雪山银燕:唉,我明白。

风逍遥:现在是地门反扑的时间,照计划行动,守住关卡。

雪山银燕:嗯。


【牢房】

(俏如来与苍越孤鸣来到)

留羽: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

俏如来:你还记得多少往事?有想起什么吗?

留羽:为什么又问相同的问题?

俏如来:我只是想了解你们。

留羽:同样的话,讲十次也是一样,你们来多少次都是一样。

苍越孤鸣:地门洗脑的影响当真无法根除吗?

留羽:你讲什么洗脑?我们追随大智慧,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俏如来:也许是观察的时间不够。毕竟他们可能已经被地门控制数年,甚至数十年了。

苍越孤鸣:王叔……还有恢复的希望吗?

俏如来:俏如来相信,一定能。

苍越孤鸣:嗯,俏如来,我们离开吧。(二人离开)

留羽:喂,别走,别走啊!白绮,你怎样不讲话?

白绮:我……(捂头)我感觉有一点头痛。


【荒野】

俏如来:王上仍在忧心?

苍越孤鸣:你说,你相信能可成功,我相信你。

俏如来:苗王如此信任俏如来?

苍越孤鸣:很让你讶异吗?

俏如来:确实受宠若惊。

苍越孤鸣:军师说你智计不凡,这是孤王所不及。孤王既然与你合作,信任会是比怀疑更好的态度。

俏如来:嗯。哈!

苍越孤鸣:盟主这声笑,让孤王有被轻视的感觉。

俏如来:苗王切莫误会,俏如来只是想起往事了。

苍越孤鸣:往事?

俏如来:就在数年前,王上尚是王子之时,还在梅香坞与俏如来对敌,俏如来笑,是笑人生变幻无常。

苍越孤鸣:数年前……很漫长的几年。

俏如来:确实是漫长的几年啊。对了,王上尚未说是何事忧心。

苍越孤鸣:我们讲的,不就是同一件事情?

俏如来:人生变幻无常。王上担心狼主恢复记忆之后,是否能面对剧变的苗疆?

苍越孤鸣:听万雪夜说,王叔在地门之中已经成家立业,如果救回王叔,却挽不回他的记忆,是否地门对他而言,是比苗疆更好的归宿?就算他记忆恢复了,这变故的苗疆,他愿意驻留吗?

俏如来:狼主与王上是双方最后的亲人,亲人的血脉是永远割舍不断。我相信狼主恢复之后,看到王上一定会很高兴。

苍越孤鸣:但愿如此。

俏如来:方才王上不是说相信俏如来?

苍越孤鸣:哈,就算是安慰,孤王也信了。

(御兵韬到来)

铁骕求衣: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该出发了吗?

铁骕求衣:是。

苍越孤鸣:俏如来,剩下的事情交你了。

俏如来:俏如来不会让苗王失望。

(苍越孤鸣、御兵韬离开)


【还珠楼】

(剑无极来到)

剑无极:哎哟生角的啊,才几天没看到,你又来了。

梦虬孙:怎样,不行喔?

剑无极:喂,口气未免太差了吧。难道你又踏到机关了?

梦虬孙:看到鬼,是你马子放我进来的。

剑无极:那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没追到你们那名皇太子,对吧?

梦虬孙:哼!

剑无极:哈,被我猜到了。那尾太子鱼还真滑溜啊。

梦虬孙:本来看到他和俏如来在聊天,还想说这次他总算是跑不掉,结果……可恶,一想到就生气!

剑无极:不然他是跟俏如来在讲什么啊?

梦虬孙:啊知,之后我想说去尚同会找俏如来,看是不是可以碰一个运气。

剑无极:结果呢,俏如来讲啥?

梦虬孙:他不在尚同会,问里面的人也没人知道俏如来去哪里。

剑无极:啊?

凤蝶:不但如此,梦虬孙还讲,尚同会转告俏如来的指令,要避免接近广泽宝塔以及达摩金光塔。

剑无极:广泽宝塔……啊,是之前情报网所讲的最近出现的塔状的建筑。

凤蝶:我之前讲过,还珠楼派出的情报探子有人已经连日未归。

剑无极:蝶蝶,你认为跟那些怪塔有关?

凤蝶:别乱叫!俏如来慎重其事,两者,恐有关联。

梦虬孙:原来你们这里人手也欠缺,我本来还想说要请你们帮我找皇太子的下落。

剑无极:哇,帮不上忙了。

梦虬孙:不要紧啦。不对。

剑无极:怎样了?

梦虬孙:俏如来交代尚同会众,却没详说内容,还自己跑出去,看来佛国之事不只慎重,恐怕还很危险。

剑无极:你的推论也跳太快了吧。

梦虬孙:因为我现在才想到啊。去尚同会之时没看到锦烟霞。

剑无极:稍等一下,我记得之前,她说要去找俏如来……

凤蝶:俏如来只带了精锐的战力。

(剑无极欲走,被梦虬孙拦住)

剑无极:不然生角的啊,你挡住我要做什么?

梦虬孙:我才问你想要做啥?

剑无极:你们讲得这么明显,我当然也是做得很明显吧。

凤蝶:俏如来没来还珠楼寻求支援,表示他有自己的盘算,也可能是还不想底牌尽现,我们还是等吧。

梦虬孙:剑无极你看,连你马子的头壳都比你清楚,先别冲动。

剑无极:喂,从你的口中讲出别冲动怎会这么没说服力啊。

(冽风涛来到)

冽风涛:嗯?这位是……

梦虬孙:我记得你,曾经跟胜邪封盾的成员一起来海境做过客。你好,我叫梦虬孙。

凤蝶:大哥,你不是说要去找苗王,关心苗疆后续,怎会这么快就回来?

冽风涛:王上不在苗疆。

剑无极:啊?那只狼跑出去喔?

冽风涛:不只如此,现任军长风逍遥也不在苗疆。

剑无极:老贼头也没看到人?

冽风涛:听说他们调动一批苗兵进入中原了。

梦虬孙:看到鬼,派兵,太不寻常了。

剑无极:不然现在是怎样?俏如来不在尚同会,苗王也不在苗疆。

凤蝶:难道……

冽风涛:你想到什么?

凤蝶:佛国,以及广泽宝塔。


【山头】

雁王:东南三十里,西北西五十里,正南方三十里。波长影响的范围,仍在扩张。面对如此绵长的战线……俏如来,准备好你的对策了吗?

(鲁缺到来)

雁王:你来了。

鲁缺:我去会过锻神锋了,他没出剑。或者……

雁王:哼,这样就够了。

鲁缺:要我去找锻神锋,绝对有你的目的,说吧。

雁王:面对一名好对手,引导战势,埋线设伏,情报掌握,甚至让他料吾一子之先尚不够。

鲁缺:上官鸿信!要鲁缺帮你,最好直接讲人话!

雁王:哼。我要你替我……(讲述)


【树林】

(众人会合,褪去伪装)

苗兵:参见小尉长。

穷千秋:前方就是尚贤宫,其他部队的情况。

苗兵:已经潜入尚贤宫周围,总共一千五百名铁军卫精锐。照军师的吩咐,先派一百名敢死部队进入。

穷千秋:如果有进无出,就继续监视这个地方,如果里面有地雷火炮,那就撤退,如果……

(一名苗兵来到)

苗兵:启禀小尉长,尚贤宫中没半个人。

穷千秋:果然,他们真的撤退了。

苗兵:现在该如何是好?

穷千秋:先守在此地,等待王上进一步的指令。

苗兵:是。(众人退下)


【尚贤宫】

(凰后踏步而来,坐于位上)

雁王:外面,很热闹。

凰后:老二的徒子徒孙。

雁王:铁骕求衣,已经死了。

凰后:御兵韬还活着。

雁王:在原先尚贤宫的密道之外,又另外挖了一个地下密室,还布置如同上面一般,你真是好雅兴。

凰后:留在尚贤宫的日子太长,总要消磨一点时间。倒是你,你这次的动作,倒是积极。

雁王:我介入的部分不多。

凰后:这样的布局,就为了俏如来一人,你不怕玩出火来?

雁王:我不在乎。

凰后:受地门同化之后的世界,是你所盼望的世界?

雁王:我,无所谓。

凰后:哦?一个和平无冲突的世界?

雁王:世上所有的冲突,皆源自于执着。至今,无人可以完全放下。

凰后:但那非是我乐见。

雁王:那届时,也是你我两人的事情,不是吗?

凰后:对局势的掌控,你真以为能赢过所有的人?就不怕我介入,破坏你的计划?

雁王:我不介意,只要你做得到。

凰后:在互不冲突之下。

雁王:各凭本事。

凰后:同意。

雁王:(站起)现在,吾该一见大智慧了。


【地门边界】

黑衣人:此地非常靠近达摩金光塔,嗯,照吩咐行事。

(前进几步)

黑衣人:大智慧,主人想要见你!大智慧啊,主人想要见你!

(大智慧化绿光出现)

黑衣人:(惊吓)你!

大智慧:你的主人,嗯……


【树林】

鲁缺:被破坏的广泽宝塔遗迹。


【乱石岗•山洞】

(小玉陷入阵法转来转去不得其门)

小玉:我就不信,我一定要趁缺阿叔还没回来之前回到黑水城。对了,只要做记号就能分辨哪一条路走过。(捡起石头,划下记号)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时间过去,依旧无解)

小玉:(喘)啊,是我刚才做的记号,这哪有可能!

(继续闯关,回身惊见鲁缺)

小玉:缺……缺阿叔,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回来的?

鲁缺:七秀连环阵,是你的娘亲所创,对你来说就这么困难吗?

小玉:什么连环阵,我听不懂啦。

鲁缺:你没学过阵法?

小玉:阿公跟废叔公从来就不让我接触机关阵法。

鲁缺:哼,燕娘一身阵法绝艺,一把机关能手,废苍生竟然一点也没传授于你!

小玉:你跟我的娘亲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好像很了解我的娘亲,还有废叔公?

鲁缺: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小玉:嗯……缺阿叔,我……我真的想回去黑水城,我很担心风间大哥。

鲁缺:黑水城就这么值得你惦念?

小玉:我是在黑水城长大的,黑水城是我的家,缺阿叔,难道,你没自己的家吗?

鲁缺:家,当然有。但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小玉:这是什么意思?

鲁缺:你不是想回家吗?那就先学成这本书吧。(取出书给小玉)

小玉:燕环八阵?

鲁缺:书中第六页,就是七秀连环的阵法排设,以及机关原理,学不成,就给我安分点,乖乖待在我的身边。(离开)

小玉:缺阿叔,我……

鲁缺:你的娘亲做得到,你就做得到。


【还珠楼外】

[还珠楼附近,剑无极沉心修炼飘渺剑法。]

剑无极:<八式往复入轮回,嗯……>哈啊!<苗疆大军都进发了,事情一定很复杂。>自生而灭谓天葬。<哼,那只笨牛的事情,我才不想要理咧。>哈啊!啊?歪掉。

(凤蝶来到)

剑无极:哟,蝶蝶啊,你是几时来的啊?

凤蝶:就叫你别乱叫了,在外面站很久了,我看,你暂时还是别练了吧。

剑无极:对啊,我也是这样感觉,总是要休息一下,充一下电,保持身心健康,这样才会容易进步。蝶蝶,再用你带电的双眼电我一下,这样我才会全身舒爽,事半功倍。

凤蝶:讨皮痛吗?你根本没在专心,这样练怎能练出结果?

剑无极:谁讲的啊?剑九、剑十我都有一个水准在了。

凤蝶:怎样的水准,我看得一清二楚。你如果担心雪山银燕,就去看一下。

剑无极:你说那只笨牛喔,不管他是被人抓去做牛排还是作牛肉面,我都不想要理他。

凤蝶:那你就不担心俏如来吗?

剑无极:对啊,俏如来,俏如来若是被笨牛拖累到,遇到危险是要怎办?我还是……

凤蝶:怎样了,不放心我?

剑无极:你若是有危险,下次说不定温皇就会气到从椅子弹起来,我只是想……

凤蝶:想什么?

剑无极:我想我还是继续练剑吧。

凤蝶:又怎样了?

剑无极:俏如来又不是笨牛,他现在身边有苗王、铁骕求衣、老贼头这样的高手帮忙,我是去插什么花?

凤蝶:我听不出来你是赌气还是认真,是自卑自大还是自暴自弃,还是你怪俏如来没找你帮忙?

剑无极:都不是啦,我是认真在想,要帮,就要帮得上大忙,要作就要作英雄出场。等我这支刀练得够利了,一出手,就是份量!

凤蝶:你这只嘴,就是不肯说出心里话。算了,只要你能专心练剑就好了。

剑无极:人讲士别三日刮目相看,要看我剑无极用刮的还不够,我就是要人用挖的,将眼睛挖出来看。我的努力,放一百二十颗心吧,天才剑者不是在叫假的。哈啊!继续练!


【乱石岗•山洞】

(小玉进入)

鲁缺:为什么来了却不说话?

小玉:嗯,缺阿叔,这本燕环八阵有一些地方我还是看不懂。你……可以教我吗?

鲁缺:嗯?

小玉:没……没事。(被吓到)

鲁缺:傻孩子拿过来。

小玉:啊?

鲁缺:是要不要学啊?

小玉:好。

鲁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的娘亲当时集合诸家所长,在七秀连环的最中央布下反太极,让此阵反复运行,周而复始。

小玉:什么是反太极?

鲁缺:炁温团感,左旋,由内而外发放,放射能量,为正太极。炁凉丝丝,右旋,由外而内吸入,吸纳能量,为反太极。

小玉:<啊,缺阿叔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鲁缺:还有问题吗?

小玉:那……这……(难以开口)

鲁缺:嗯?

小玉:这样全部合起来是什么意思?

鲁缺:哼,八面石壁对着中间的反太极,他们之间的距离相等,分别朝着东、南、西、北、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八个方向排序,以反太极吸纳能量,由外而内的磁力让石壁移动成阵。

小玉:缺阿叔,我怎感觉,你在解释的时候有一种很骄傲的感觉?

鲁缺:有吗?你小孩子是在说什么啊!我在教你根本就没在听?

小玉:缺阿叔,我已经很累了,可以让我休息吗?

鲁缺:休息?

小玉:是啊,我刚才在外面已经走快两个时辰了,而且……

鲁缺:才两个时辰,给我出去再学!

小玉:啊,好啦好啦。(被吓到,急忙出去)

(山洞外)

小玉:哼,说什么反太极,什么东南西北,(扔掉书)唉,被困在这,也不知道风间大哥现在怎样了,还有阿公和废叔公。缺阿叔的脾气这么坏。

鲁缺:捡起来!(自内传出的声音)

小玉:啊,这个声音是……

鲁缺:我说,把书捡起来!

小玉:缺阿叔,你是冒失鬼喔?你这样偷听人说话很没礼貌呢。

鲁缺:(出现)为什么偷偷休息?

小玉:我的脚已经很累了,而且这本书我一个人也看不懂。

鲁缺:我不是都有解释原理给你听过了?

小玉:话是这么说。

鲁缺:你鲁玉,是这样轻易就放弃的人吗?

小玉:当……当然也不是。我一定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鲁缺:总算有一点你娘亲的样子,我要开始铸造新品,在还没学成之前,皮绷紧一点!(进去)看不懂就来问我。

小玉:一下子说要铸造,一下子又说看不懂去问他,我看缺阿叔喔,很有可能是头壳坏掉。

(山洞内,鲁缺正在打铁,小玉进入)

鲁缺:这样就放弃了?

小玉:看这本书对我来说,就好像在看天书,真的不知道在写什么。

鲁缺:看不懂为什么不问啊?

小玉:有很多地方啊,不是我问你讲,我就可以学会的啊,而且……

鲁缺:是哪来这么多理由啊?我已经很有耐心了!(小玉被吓到)为什么连燕娘最基本的八阵你都学不会?

小玉:我就是学不会嘛,你这么凶干嘛?

鲁缺:出去再学!

小玉:哼,哼!出去就出去!(跑走)

(小玉反复进来问,然后跑走)

鲁缺:出去!

鲁缺:再学!

鲁缺:不对!是什么脑袋让你理解成坎七走八?给我出去!


【黑水城•破窑】

废苍生:出去,别挡路。

修儒:废苍生前辈,风间大哥不是在此地吗?

废苍生:臭小子不在房内吗?

修儒:我方才去看过了,他不在房内,他的伤口,要换伤药了,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废苍生前辈,其实……其实风间大哥很在意你的看法,他也……

废苍生:与你何干?

修儒:唉,废苍生前辈,那我去找风间大哥了。(离开)


(黑水城内,修儒正四处寻找风间始)

修儒:风间大哥的伤这么严重,是会跑去哪里啊?嗯?打铁的声音,来去看看。


(某处石桌,风间始正单手奋力打铁)

风间始:啊……(手腕伤口再度出血)

修儒:啊,风间大哥!你别再打了,你不能继续打铁了,你的伤……

风间始:(强忍疼痛)修儒,我没事,我可以……我可以。

修儒:不行,我是医生,你是我的病人,你必须听我的,风间大哥!

风间始:修儒,这支铁锤对我来说已经很重了,你可以别再阻挡我吗?

修儒:你再这样下去,若是不小心感染。

风间始:(拿起铁锤)我武功低劣,上了战场没办法为大哥、俏如来他们分担工作,但……我若是学成铸术,就算是一点点也好,我也想,我也想出上这一点点的力量。

修儒:但是……

风间始:如果我自己也放弃了,那前辈就更加不可能认同我,让我学他的铸术。

(修儒回忆:

修儒:师尊。

冥医:我从来没收你作过徒弟。

修儒:我学医,只是为了分担你的工作,只是不想要让你这么操烦,我学医,是为了你,为了你啊!)

风间始:就算……就算我资质驽钝,我也不会放弃!永远不会放弃!哈啊!(打铁)

修儒:风间大哥。哈啊!(针出,为风间始止血疗伤)

风间始:修儒。

修儒:风间大哥,你放全心的打铁吧,你的伤势,交给我来守护!

风间始:嗯!

(暗处废苍生默默观察)


【乱石岗】

小玉:肚子有一点饿了,缺阿叔又这么凶,哼!还是别回山洞了。哈?有烤鸡!嗯?缺阿叔是什么时候出那个山洞的,奇怪……嗯……很香呢。

(大快朵颐后睡着,鲁缺拿来大衣为她披上)

小玉:(梦话)风间大哥、娘亲。

鲁缺:家吗?已经,远了。


【尚贤宫外】

穷千秋:<这么久的时间,尚贤宫怎会都没动静。>

(苗兵来报)

苗兵:启禀小尉长,第七小队还未回报消息。

穷千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留守在此,让我前去。

苗兵:是。

(小尉长离开去查探,发现众人皆被杀,凰后正悠闲坐于尸体之上)

穷千秋:哈?(大惊)

(同时破空声响,小尉长身后两名苗兵皆被洞穿)

穷千秋:怎会?哈啊!(攻向凰后)

[意外遭袭,穷千秋察觉实力差距,欲退出战场寻找援军。]

穷千秋:走!(转身急奔)

凰后:想走吗?(起身,一枪打穿小尉长小腿,小尉长摔倒爬行,凰后瞬身至)

穷千秋:呃啊……

(凰后高跟鞋踩小尉长腿上伤口,枪口对准小尉长脑袋)

凰后:你比前任差太多了。老大杀掉白日无迹总是有一点效果。

穷千秋:你……你想做什么!

凰后:苗兵这样大张旗鼓进入中原,是与尚同会联手了?他们的目标,是地门吧。

穷千秋:我什么都不会讲!

凰后:苗疆来了多少人,苗王,新任的军师,风逍遥,还有谁留在苗王宫?

穷千秋:我……我不会泄露任何情报!

凰后:那替我带一个情报给你们的军师吧。

穷千秋:什么……

(枪声起,小尉长身亡)


【金雷村】

(北冥觞来到玄狐门前)

北冥觞:等了这两日,差不多也该恢复了吧。(散出杀气)

玄狐:(出门)你是故意用杀气引我出来。

北冥觞:小姑娘不在,比较好处理。你的伤势?

玄狐:痊愈了。

北冥觞:那你可知晓本太子的目的?

玄狐:知晓。

北冥觞:玄狐,你欠本太子一个交代。

玄狐:抱歉。

北冥觞:一句毫无诚意的抱歉就想要单纯的化解、抵消这一切?

玄狐:嗯?

北冥觞:桀骜不驯,视若无物,那本太子也不用对你客套。


【地门】

[地门反扑,四大天护各自率领众僧,反击中苗联军。]

僧人:赶走侵略者!

苗兵:杀啊!

逾霄汉:守住地门。

独眼龙:退出地门领地,否则,仁刀不留情。

群侠甲:是独眼龙,真的跟盟主讲的一样,他被地门洗脑了。

群侠乙:这这这……这一战很危险啊。

独眼龙:一流的。


(另一边)

苗兵:杀啦……

僧人:保护地门,追随大智慧。哈啊!(双方交战)

藏镜人:恶徒。(一掌击飞小兵)唯有以恶制恶!哈啊!(掌劲袭向众小兵)

苗兵:杀啦!

藏镜人:总有人想阻挡我的脚步。(一手截断苗兵的刀)他们的身上,只会留下被我践踏的脚印,哈啊!(震飞缠身的众兵)

铁骕求衣:十冷寒风啸九方,披戎衣,八月吹霜,万里血足踏千浪,杀意起,百城尽殇。(以气劲稳住被藏镜人击飞的小兵)

藏镜人:高手,值得一战。

铁骕求衣:罗碧,前任战神。

藏镜人:战神,从未卸任!

铁骕求衣:那,请招!


(另一边)

千雪孤鸣:(一掌震飞小兵)气死人了,才离开一阵,地门之内就出现这么多杂鱼。我说罗碧到底是有没有在认真顾家啊!

(前方苍越孤鸣现身)

千雪孤鸣:你是……

苍越孤鸣:能再见到王叔,孤王……原本该是怎样的高兴,但是……王叔,你还认得孤王吗?

千雪孤鸣:你是谁?

苍越孤鸣:王叔,你这句话,已经刺痛了苍狼。所以孤王一定要……将你救回!


【尚贤宫】

雁王:回来了吗?

(黑衣人变成念荼罗)

念荼罗:你想见我?是准备接受我的渡化吗?

雁王:到了现在,还弄不清局势,大智慧这个名字,是在不如大天真贴切。

念荼罗:嗯?你想激怒我。那是徒劳无……

雁王:安静!听我讲。这一战,俏如来将完全取得胜利,你,即将一败涂地!


【荒野】

俏如来:<目前仍照计划进行,大智慧,果真没留有后步?>

(笛声起)

俏如来:笛声?(转身)缺舟先生。

缺舟一帆渡:在下缺舟,初次见面,幸会。

俏如来:缺舟先生为何亲身到来?

缺舟一帆渡:因为这一战,大智慧将取得完全胜利。你将……全军覆没!


[紧张紧张紧张,地门之战迈入最后关键时刻,俏如来、大智慧,谁是这场战斗最后的胜利者?

从中插手的雁王与凰后又会为这场战斗带来怎样的变数呢?

面对被地门洗去记忆的狼主,苍狼是否有办法唤回失去的真情?

藏镜人、铁骕求衣,战神会军神,武斗之极,谁,才是苗疆最强的武神?

北冥觞为仇对上玄狐,他们两人之间的冲突又会如何化解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十六集——最后的王牌。]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