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1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407551650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十二集 扩散的救赎

录入:醉笔倚风
   蜜函(风逍遥、铁骕求衣部分)
   凤歌松露(雁王部分)
   流丨丶年(缺舟部分)
   千年等__蛇(锦烟霞部分)
   丧球球(废苍生、锻神锋部分)
校对:LINGGin


【地门边界】

(佛国一隅,藏镜人、菩提尊、金刚尊在障壁前对峙)

一步禅空:施主。

法涛无赦:回头是岸。

藏镜人:梦幻泡影!你们才该……重登彼岸!喝——!

(运起掌气,三人缠斗,菩提尊对上藏镜人掌劲)

藏镜人:哼!<实体?不可能!>

(藏镜人再次试探,掌气掀起地上石头)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接住石头,金刚尊击回)

[眼前两人,配合无间,罗碧游走真实虚幻,不明真伪,更感出手劲力遭卸。]

藏镜人:<卸劲手法!>哼!

法涛无赦:金刚般若——

一步禅空:菩提明镜——

藏镜人:妄想啊!(提掌对上两人)

[突然,金刚四正,再出奇招!]

法涛无赦:照见诸法——喝!(运招与菩提尊合力)

藏镜人:不对!(被逼后退)


【光明殿】

念荼罗:化力转劲,修补障壁,果然是有计划的陈设。菩提尊与金刚尊的佛力,重现尘环,该有凭藉。

(回忆:梵海惊鸿曾将一串佛珠放在障壁前的石头上)


【地门边界】

藏镜人:原来如此!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罗碧强行借力,威撼反扑!]

藏镜人:雷公炽焰!赫——!

(金刚尊菩提尊后退,藏镜人推动两块巨石前行)

一步禅空:小心!

(双尊不敌,石破之时,掌气打在双尊身上,顿时受创,佛珠毁,障壁破;双尊恢复僧人的真实身份。)

藏镜人:地门净土,不容残孽顽抗!

(钟声响起)

藏镜人:嗯?大智慧!

僧众: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藏镜人:嗯?(拾起地上的卷轴)这是……地藏师一脉,是你们在暗中牵线吗?哼!回报大智慧。(离开)


【苗王府•大殿】

苍越孤鸣:军长他……以身殉国了。

风逍遥:(震惊)什么!你讲什么?老大仔,死了?我不信……(双膝跪地)我不信!(起身欲离)

苍越孤鸣:副军长,你要去哪里?

风逍遥:找凰后,与雁王!

苍越孤鸣:你一个人能报仇?

风逍遥:王上不会坐视不管。

苍越孤鸣:我们需要智囊。

风逍遥:俏如来,俏如来可以帮忙。

苍越孤鸣:我已经见过俏如来,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风逍遥:要我忍吗?我怎样忍得住!

苍越孤鸣:孤王讲了,我们需要智囊。军长虽死,但孤王身边,还有新的智囊。

风逍遥:现在要去哪找这个人?

苍越孤鸣:为你介绍,孤王新的军师……

风逍遥:啊?

苍越孤鸣:百镇雄关御兵韬。

(烟尘起,御兵韬出场)


【锋海】

莫听:是谁?(银燕出现)啊,是主人的好朋友,笨牛。

何妨:为何只有你一人?剑老小没跟你来?

俏如来:(来到)在下俏如来,与锋海主人有约,特来拜访。

莫听:与主人有约?稍等一下。

(莫听进去请出锻神锋)

锻神锋:俏如来,你来了。

俏如来:关于之前俏如来委托之事。

锻神锋:废苍生那边呢?

俏如来:尚未完工。

锻神锋:哈,永远慢了一步的人,何能称巧。东西已经完成,但是你另一项要求……

俏如来:先生真不能割爱?

锻神锋:允诺协助,已经是我的底线,但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俏如来:虽有人选,但是……只怕还不足。

锻神锋:嗯,有需要时,派人来锋海通报。

俏如来:如此,仍多谢先生。

锻神锋:最后,关于玄狐的动向,你可知情?

俏如来:听说他最后出现在金雷村,并无其他的动作。

锻神锋:玄狐未死,他已经得到你的止戈流剑印,你明白,他若不除,将是人族的大患。他身上的风华绝代,是锻神锋毕生的得意之作,记住,将这件事情了结,是我助你的条件。

俏如来:现在只怕连俏如来也无能力对付他了。

锻神锋:一定会有办法,他不是真正的魔族,只要找到方法,就能将他打回原形。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只是地门之祸迫在眉睫,实在无暇分心此事。

锻神锋:只要你记住,与我的交换条件即可。

俏如来:是。

(俏如来与银燕离开)

莫听:主人,是什么事情你们讲的这样神神秘秘?

锻神锋: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俏如来无法阻止,也许我们,都不再是自己了。

莫听:啊?!什么意思?

(锻神锋不语,离开)

何妨:难得看到主人脸上有这种犹豫的表情。

莫听:他对那名年轻人的口气也很好。

何妨:是啊,真难得。


【树林】

雪山银燕:大哥,现在要回苗王宫还是尚同会?

俏如来:嗯……先回黑水城,再到尚同会,若有需要,可能也要跑一趟海境。(走了几步后停下)今日,是中秋吧。

雪山银燕:嗯。大哥,你想起爹亲,还有……二哥。

俏如来:走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拉上兜帽前行,银燕跟上)


【地门】

(白绮看着远方广泽宝塔)

留羽:你在想什么?

白绮:没有。

留羽:你在想,如果上一次进犯者还敢来,就要将他们就地正法。对吧?

白绮:我就说没有。

留羽:你的个性,我太清楚了。别以为你能独吞这个机会。

白绮:哈哈。

留羽:哎哟,这声笑,是承认了。

白绮:大智慧不会想听到这些。再说,外层的广泽宝塔,也将近完成,我们即刻就要调离这了,保护更外层的宝塔。

留羽:当然。将你我的力量,用在正途嘛。守护地门理念,不就是正途。

(飞来两个酒壶,落地)

留羽:啊,没接到。(逾霄汉来到)喂,逾霄汉,你就不能丢准一点吗?

逾霄汉:这是慰劳。

白绮:你怎会来这?莫非大智慧有其他事情交办?

逾霄汉:没有。

(白绮、留羽两人捡起酒壶)

逾霄汉:白绮讲的,确实没错。大智慧不会想听到这些。

留羽:啊,原来你都有听到。那我的话,也没讲错吧!

逾霄汉:该受劝的,不只是你。(看白绮)出手,记得放轻。

白绮:只要对方识时务!

逾霄汉:你的个性,难改。

白绮:是没你的脾气好啦!

留羽:真有差错,相信你会用位阶阻止我们太过。

逾霄汉: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在你们的身边,向独眼龙学习吧。

留羽:啊?这也太没说服力了!你们四大天护,除了千雪孤鸣以外,生得一个比一个还凶残,尤其是独眼龙……

逾霄汉:人不可貌相。

白绮:确实。

逾霄汉:包括你们。

白绮:你这样说,我再否认,也没意义了。

留羽:啥,你屈服了?

白绮:以前,确实是逾霄汉不断提醒我们手下留情,但现在,我们可能遇到外界的侵袭,若再留情,未免软弱!

留羽:哈,赞成!(干杯)


【地门•狼主居所】

(藏镜人同千雪孤鸣一起饮酒)

千雪孤鸣:所以,你就去了?

藏镜人:你有意见。

千雪孤鸣:我又不像你这么爱打架,一样都是出任务,你打起来啊,就是特别狠,大智慧的安排很好啊。

藏镜人:我只是讨厌别人挡住我的前路,还有我的视线。

(狼主拿酒壶在藏镜人眼前晃,藏镜人按下狼主手臂)

藏镜人:你做什么?

千雪孤鸣:不是讲最讨厌别人挡住你的视线,我还以为你会将这个酒坛打破咧!

藏镜人:无聊。

千雪孤鸣:是很无聊啊!银娥带七巧去逛街了。罗碧,今日是中秋,月圆人团圆,你孤家寡人,就跟往年一样,来我们家,我们两个一起喝个爽快!

藏镜人:我们两个?如果再多一个人喝酒…

千雪孤鸣:再多一个人吗?(将脚架在椅子上)

藏镜人:千雪……

千雪孤鸣:不知道是怎样,我突然间很认同你的话。

藏镜人:是吗?

千雪孤鸣:对了,你将那个卷轴,交给大智慧之后,大智慧有说啥吗?

藏镜人:暂时观望。

千雪孤鸣:嗯……地藏师的人数,并没真的确定过,他们遍行佛国,必是在先前与天门的交流中,就暗中行事。

藏镜人:天门残众虽已归入地门,但其他法门,甚至散布各处邑地的宗脉分支,仍用不同的方式顽抗。

千雪孤鸣:这次你的动作必会让他们更加警惕。

藏镜人:若能让他们积极行动,那是最好。

千雪孤鸣:好战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啥。积极动作,暴露行踪,好让你一举捞起来,对吧?

藏镜人:他们终究是恼人的芒刺,地藏师一脉,谛听须弥藏。


【苗疆•王府花园】

北冥觞:良辰美景,香花美酒,尚欠……(叉猡来到)巾帼美人。(起身迎接)

叉猡:啊!是你。

北冥觞:将军失神了。

叉猡:没事。

北冥觞:将军将事写在脸上,还说没事?

叉猡:真的没事。你叫住我,是有什么需要吗?

北冥觞:今夜是中秋佳节,赏月怎能无伴?将军请坐。

叉猡:嗯?你……

北冥觞:将军不给在下机会赔罪吗?

叉猡:赔什么罪?

北冥觞:(取酒壶)当然是,(斟酒)未及护花之罪。

叉猡:哈?

北冥觞:战场上,在下本该直往将军的所在,却为解途中围杀而耽搁,只好改口为将军开道。这杯,(取杯)该罚。(一饮而尽)

叉猡:你救了副军长,是苗疆该感谢你,我个人,不在意这种小事。

北冥觞:但在下却是时刻挂心,将军不入座,是不想原谅在下了?

叉猡:这……啊。(入席饮酒)

北冥觞:将军果然豪爽。

叉猡:是你太过执着。

北冥觞:苗王也是这样称赞在下。

叉猡:王上?

北冥觞:是啊。先前在下向苗王提及与将军对酌之约,方才在下遇见苗王,便又提了一次,苗王便请人为在下备酒了。

叉猡:是吗。

北冥觞:其实,在下方才有邀请苗王入座。

叉猡:喝酒吗?但王上说……

北冥觞:他不想喝酒,还有……他想独处。(斟酒)


【苗疆•王府花园】

(苍越孤鸣独坐,过往历历在目——

千雪孤鸣:哇靠,桂花蜜有什么好喝的啊!男人才不喝那种娘娘腔的东西!啊,苍狼啊,你是在笑什么?

苍狼:父王爱喝金池姑娘的桂花蜜,祖王叔才让金池姑娘特别调制的。

千雪孤鸣:啊……唉……王兄……

颢穹孤鸣:千雪!

千雪孤鸣:我喝!我也爱喝!来十碗,我都包了!

苍狼:哈。

颢穹孤鸣:哈哈哈……

姚金池:哈哈哈……)

苍越孤鸣:(饮下桂花蜜,眼前仿佛出现昔日盛景)千雪王叔,孤王要你,再喝十碗。

千雪幻影:哇靠!苍狼啊,怎会连你也……

(北竞王与姚金池赏月之景)

千雪幻影:啊,好好……你们所有的人都欺负我,我喝,我喝啦!(取碗喝下)难喝,还是烧酒比较适合我!

苍越孤鸣:让孤王陪王叔喝吧。(再饮,和乐融融的幻影消失)<原来,那一年的中秋,只有我口中的桂花蜜,是甜的。>(流泪)


【黑水城•小屋】

(姚金池望月,将桂花蜜洒在地上,遥寄苗王王室)

姚金池:既然来了,想必是有要事,为何不坐下呢?

俏如来:俏如来打扰了金池姑娘的清静,望请金池姑娘海涵。

姚金池:不用客套。来,请坐。

俏如来:多谢。

姚金池:该说谢的人是我,若非是你之助,苗疆,也许又要面临另一波的劫难。

俏如来:俏如来不敢居功,真正的功劳者,是苗王。

姚金池:请用。

俏如来:(饮下)这是?

姚金池:苗疆的桂花蜜。

俏如来:嗯……

姚金池:我不知道,它在别人口中,是怎样的滋味。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

姚金池:你明白了什么?

俏如来:这桂花蜜的味道。

姚金池:这桂花蜜,究竟是什么味道?

俏如来:俏如来不能说。

姚金池:为何不能说?

俏如来:因为这个味道,金池姑娘心中自是清楚,俏如来怕说错。

姚金池:我想,你不是怕说错,而是怕讲出事实,对吗?

俏如来:酸甜苦涩,饮者自知;尚不知者,在于他心。

姚金池:俏如来果然聪慧。来找金池为了何事?

俏如来:已经有了狼主与叔父的消息。

姚金池:啊!(激动站起)他在哪里!他……为什么,不回苗疆?

俏如来:他已经想不起来了,过去的一切,狼主与叔父,都是。金池姑娘,希望你能忍住情绪,听俏如来讲完后续的事情。

姚金池:嗯,你说。

俏如来:(诉说事情始末)我曾经考虑过,是否该给无心知晓这件事情。

姚金池:你想保护无心,怕无心无法面对这个冲击。

俏如来:但如今,该是要揭晓这件事情的时候了,所以……俏如来欲请金池姑娘帮助。

姚金池:嗯,我尽力帮你。

俏如来:感谢金池姑娘。(讲解计划)


【黑水城•小屋】

忆无心:(回返见金池倒地不醒)金池阿姨,我回来了。啊?!金池阿姨!金池阿姨!(扶起查看情况)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金池阿姨!金池阿姨!

姚金池:唉……啊……有危险!无心,快……快走……(昏迷)

忆无心:啊!什么危险?!金池阿姨!

(暗处树林,俏如来、燕驼龙实施计划)

俏如来:无心入阵了。前辈,麻烦你了。

燕驼龙:看本龙的。风火雷电,阴阳双行,天地借法,升!(开启术阵)


忆无心:啊,这是?!

燕驼龙:雷破山行!

(天空落雷击下)

忆无心:啊!(闪避)

俏如来:无心年纪尚幼,经验不足,前辈,留一点缓冲时间给她准备。

燕驼龙:放心啦,本龙有分寸,我会在尽量不伤及无心的状况下,制造她的危机。

俏如来:她若无法控制情绪,就会如同在灵界大战时一般,虽然消灭了魑鬼,但也让她耗损过度,灵能大减。现在我们急需要她的力量,必须让她在关键时刻,能可顺利掌握灵力。

燕驼龙:嗯,缓冲时间有够了,该是要加强术法,继续催下去。喝——!


[为锻炼忆无心潜藏灵力,燕驼龙加强术法阵式!]

(落雷更密,无心艰难闪避)

忆无心:啊!(躲避不及,帽子被击落)

燕驼龙:压力加重了!

俏如来:无心的表现够冷静。

[就在俏如来沉思之刻,七彩云珞发出异芒!]

忆无心:七彩云珞•金石盾!

俏如来:无心的七彩云珞启动了。

燕驼龙:这么简单的防护,可能会挡不住本龙的阵法喔。

(金石盾不敌,破碎)

忆无心:啊!不妙!七彩云珞•水石变!


(燕驼龙与俏如来走出,为姚金池施术)

燕驼龙:嗯,本龙早就料到她会用这步了。

(姚金池醒来)

俏如来:金池姑娘,辛苦你了。

姚金池:俏如来,无心呢?

俏如来:已经脱困。

姚金池:那她有受伤吗?

俏如来:金池姑娘请放心,无心的安全无虑,只是第一阵的测试失败了。

姚金池:失败了?

俏如来:如果成功通过考验,应该能将金池姑娘一同带离现场。她在施展水石变之时,掌握的不够准确,可知她当时非常慌张而出错。

姚金池:那接下来呢?

俏如来:准备开启第二阵。如果连第二阵的测试也失败了……

燕驼龙:这样无心再来要面对的锻炼啊,就非常的艰苦啰。俏如来,我先来去布置。

俏如来:感谢前辈。

燕驼龙:请。(离开)

姚金池:可否让我随行观视?

俏如来:金池姑娘若不放心,可随俏如来前往。

姚金池:嗯。(两人离开)


【树林】

忆无心:啊,糟了!水石变竟然没将金池阿姨一起救走,怎会这样啊!不行,我一定要赶紧回去救金池阿姨!(往回走,踩中阵法)啊?!这是……

(无心闭目,失去意识,俏如来三人来到)

燕驼龙:这是考验她情感的一关啦,对她情感的冲击,会非常的大喔。

俏如来:我相信无心。前辈,劳烦你了。

燕驼龙:嗯,那本龙就即刻开启第二阵。喝——!(施法点向忆无心额头)

(幻阵中,意识世界)

忆无心:嗯?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睁开眼,虚幻的藏镜人出现在眼前)哈?爹……爹亲!是爹亲!爹亲,你为什么在这?爹亲,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你为什么不理我?我很想你……我很想你!(抱住藏镜人的幻象,眼泪滑落,牵起藏镜人的手)


(阵外,现实世界)

燕驼龙:哈,无心看到藏镜人了。(暂停施术)

俏如来:无心,原谅大哥这样做。(替无心拭去眼泪)

燕驼龙:俏如来啊……

俏如来:前辈,请施法吧!

燕驼龙:好哩!赫——!

(幻阵中,意识世界)

忆无心:啊?!爹亲!你为什么推开我?

藏镜人:喝——!

忆无心:啊!(倒地)爹亲!(艰难起身)你为什么打我?为什么打我?我想要和你说话,你清醒啊!

藏镜人:赫——!

忆无心:啊!


(阵外,现实世界)

燕驼龙:无心并没反击,她在情绪波动的时候,更无法控制自己的灵能,虽然已经在我们的预料之中,但若照这个情形这样发展下去,真的危险呢!甚至,有可能会伤害到无心,所以本龙会看情形解开阵法。

(幻阵中,意识世界)

忆无心:啊!(身受重伤)爹亲!你到底是怎样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一定要唤醒你,我一定要唤醒你啦!爹亲!你醒来啊!醒来啊……

藏镜人:飞爆怒潮!

[正在忆无心彷徨无依之时,七彩云珞飞出一点红色光芒!]

忆无心:啊?!这是?啊——!

[光芒握入手中,一股异能顿时贯穿忆无心全身!]

忆无心:这……这是什么?!这个力量……

藏镜人:喝——!

忆无心:爹亲啊!(朝藏镜人攻去,意识世界崩毁)


(阵外,现实世界)

忆无心:(睁眼)爹亲啊!(身上放出红光)

燕驼龙/姚金池/俏如来:啊!(三人被震退)

燕驼龙:啊!怎会?!这是阴阳术法,无心的身上,竟然有这么大的阴阳术能!

忆无心:啊!啊……(身上力量散去)

燕驼龙:啊!无心啊!

忆无心:啊……(倒下)

姚金池:(接住忆无心)无心!无心你怎样了?

忆无心:啊……啊……爹亲!爹亲他……呜呜…

姚金池:无心,没事,没事了,你只是做梦。

忆无心:金池阿姨,呜呜……

姚金池:别哭,别哭了!那只是在做梦,没事了!

燕驼龙:是啦!无心啊!刚刚那是我用术法所做出来的幻象,不是真的啦!

忆无心:这……这是怎样一回事?俏如来大哥,燕驼龙前辈!你们……你们怎会在此?

俏如来:无心,抱歉!是大哥的不对,现在已经没事了。

燕驼龙:无心啊!你刚才爆发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啊?不是你天生的灵能耶!

忆无心:那……那是初始力量,是我在寻找古燐原晶的时候,得到的。

燕驼龙:是阴阳术法存留的法力,为什么阴阳家的术力,会出现在中原啊?不管怎样,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你学会操纵这种的能力。

忆无心:刚才……你们都是在试验我?

俏如来:无心,这是大哥拜托燕驼龙前辈这样做的。

忆无心:精忠大哥,什么意思?

俏如来:再来大哥讲的话,希望无心你能冷静听。

忆无心:是什么事情?

俏如来:叔父藏镜人的下落,我们已经找到了。

忆无心:哈!(赶忙跑到俏如来面前)父亲,父亲在哪里?父亲!(忍住悲痛)

俏如来:虽然已经找到叔父,但你要有心理准备,叔父,可能如你方才在幻景一般,已经认不出你了。

忆无心:不可能!父亲一定会记得我,他一定会记得我!

俏如来:我相信你一定会与叔父重逢,只是……是在怎样的情况下重逢。

忆无心:哈?!

俏如来:我会对你慢慢细说,但希望你这几日,能尽量学习掌握这种灵能,因为来日,若要与叔父相见,无心,你至少要有自保的能力。

忆无心:精忠大哥,你这样说,让我更担心了。

俏如来:无心,别担心,大哥一定会想办法让叔父恢复。燕驼龙前辈。

燕驼龙:这是本龙专科的,就放心交代给我。

俏如来:再次劳烦前辈。俏如来稍后要去见废苍生前辈,无心就请前辈照顾了。

燕驼龙:好哩。

(姚金池带着忆无心离开)


【黑水城•破窑】

废苍生:我累了,换你了。

风间始:啊?!换我?我来接手?

废苍生:怀疑?

风间始:啊!没,不是,我来接手。

废苍生:手势错了,落锤要精确,力道要适中,手稳是关键。

风间始:是。

废苍生:没吃饭吗?(风间始更加用力)跟小玉的进展怎样?

风间始:啊?!

废苍生:专注!

风间始:是!

废苍生: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风间始:啊……

废苍生:不准分心,我的问题要马上回答!跟小玉进展得怎样了?

风间始:没进展。

废苍生:没进展是进展到哪里?

风间始:还没牵到手。

废苍生:手断了就不用牵了。

风间始:啊?

废苍生:我是叫你别敲到自己的手。

风间始:是。

(过了一会)

风间始:前辈,已经好了,请你观视。

废苍生:嗯。

废苍生:差得太远了,丢掉。(扔到一边)

风间始:啊?前辈……

废苍生:怎样?

风间始:前辈,我……我在废窑,已经帮忙了一段时间了,所以……所以我想……

废苍生:想什么?想走了?

风间始:不是不是,我想……风间始想学习铸术,请前辈收我为徒!(跪下)

废苍生:你想学铸术?

风间始:是,虽然我没才能,也没天分,但是,我会努力学习!

废苍生:你的才能天分不是问题。

风间始:啊?真的吗?

废苍生:当然,等到你的体力、功力、悟性、学习能力、专注力都达到标准了,才能跟天份不足的这两项,才开始算是你的问题,现在操烦这些,还差太远了。

风间始:所以,前辈不愿意收我为徒了?

废苍生:你为什么要学铸术?

风间始:我对铸术有兴趣,从无到有的创作,是一种乐趣,虽然我的武功低微,无法在战场上帮助大哥与银燕他们,但是,我可以为他们铸造兵器宝甲,帮助他们。

废苍生:看到你的成品用来杀人,也是乐趣吗?

风间始:杀人的兵器,也有正邪之分。如果,为正义,为守护而杀,我认为,这就是正义的兵器。

废苍生:你能保证你铸造的兵器,一定会落入正义之士的手中?

风间始:会。

废苍生:这种不可能的担保,显示你的轻忽。我不收徒弟,你起来吧。

风间始:前辈不收徒弟,那……废字流的传承?

废苍生:护世之兵已经完成,这世上,已经没废字流了。

风间始:但是,前辈也没改名叫作鲁苍生啊。

废苍生:嗯!

风间始:啊!

废苍生:我是不会收你为徒,起来吧。

风间始:前辈若不答应,我就一直跪……

废苍生:起来!

风间始:啊!是!

废苍生:废字流,到我这代,就可以终结了。总之,我不会收你为徒,你安安分分做你的捆工吧。

风间始:唉……<为什么又是叫我捆工?>

(俏如来出场)

俏如来:废苍生前辈。

废苍生:你来了。锻神锋那边的东西?

俏如来:已经完成了。

废苍生:嗯,他一定认为我比他更慢吧?

俏如来:是。

废苍生:他高兴就好。俏如来,你将地门之事,公诸天下了吗?

俏如来:俏如来不想引起恐慌,只告知几个关键人物。

废苍生:有把握吗?

俏如来:此战,不容有失。

废苍生:嗯……最后关于玄狐方面,你有消息了吗?

俏如来:这……锻神锋前辈也曾提起这桩事情,关于玄狐……


【金雷村外】

飞渊:从今天开始,你教我剑法,我教你人的感情。虽然常欣是一个好姑娘,但她教书啊,没系统,没观念,所以事倍功半。但是本姑娘不同,本姑娘上课是提纲挈领,划重点、讲要项,详细听了。(翻开一本书,念)感情的第一课,是最重要的一课,首先是爱,爱是人类最伟大的感情,爱情,就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情感。你要明白人的感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爱。

玄狐:我听常欣讲过,但是不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飞渊:不明白喔。嗯……要怎样形容……这样,你看到你爱的人,你会脸红、心跳、紧张、全身血脉贲张,你会喘不过气。如果,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待你,你会带有一点点慌张,又期待,又怕受伤害。(扔掉书,双手捧脸)啊,这种感觉……(陶醉)啊,最重要的,你会对他非常执着。

玄狐:心跳,紧张,恐惧,怕受伤害,对他非常执着,嗯……有一个人曾经给我这样的感觉。

飞渊:哈!是真的吗?真的吗?谁?是谁啊?

玄狐:嗯……俏如来,所以我爱的人是俏如来。


(响起甘愿的路BGM,返回听到这句话的常欣惊掉手中的茶盘)

(飞渊内心小剧场——

飞渊画外音:竟然,竟然是俏如来。(玄狐与俏如来深情对视)难道……难道书上写的都是真的?男人跟男人……(玄狐摘掉俏如来兜帽)啊!为何,(玄狐凑近俏如来欲亲吻)爱情这么伟大……)

(突然出现的常欣分开两人,飞渊已经陶醉在自己的脑补中)


玄狐:我执着于与他比剑。

(飞渊脑洞泡泡破掉)

玄狐:四方山剑决,我深切感受到恐惧、紧张,第一次,我感受到死亡离我如此之近,也是第一次,我会怕他伤害到我。这就是你口中的爱吗?

常欣:不是这个意思啦!

玄狐:不是这个意思?

飞渊:那是什么意思?

常欣:我才要问你是什么意思。

飞渊:我没什么意思啊。唉……原来玄狐讲的爱,不是那种爱,真是没意没思。

玄狐:这不是爱?

常欣:这是很多不同情感的综合,不是爱。

玄狐:嗯……

常欣:我才去倒一杯茶水而已,你们竟然就讲来这了。

飞渊:教书要教重点啊,我这是划重点,从爱开始。

常欣:(无力扶额)唉,我输你了。罢了,要日落了,我们先回村庄。

飞渊:哦,好啊。玄狐,晚上你要教我用剑。

玄狐:嗯。(三人回村)


【金雷村】

阿清:你……

常欣:清伯,玄狐他是准备回去顾守龙涎口。

阿清:啊……对了,你是玄狐,突然忘记你的名字。欢迎你来到金雷村玩,村民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我们是庄稼人,包涵一下。

常欣:清伯,你……

阿清:啊,这位是?

飞渊:我喔,我叫飞渊,是常欣玄狐雪山银燕跟俏如来的朋友。

阿清:哦,欢迎欢迎啊。唉,我有事请先来走了,大家请自便,自便啊。(离开)

飞渊:哇,你们村庄真是热情啊。

常欣:奇怪,清伯怎会突然对玄狐这么友善?

飞渊:是怎么了?友善不对喔?

常欣:清伯,一直很讨厌玄狐啊。

飞渊:为什么?玄狐这么可爱,为什么要讨厌他?

常欣: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唉……总之一言难尽。

小七:(经过)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飞渊:嗯?(叫住)年轻人,你是在念啥?(小七不理睬,继续往前走)喂,年轻的,等一下!(追上打了小七肩膀一下)

小七:啊!(停下)

飞渊:喂,方才我有听到你在念什么追随什么,救世什么的。

小七:啊?我没讲话啊!这位阿姐,你听不对了。

飞渊:什么阿姐!没礼貌!

小七:啊!抱歉,抱歉。

飞渊:我的耳朵很好,绝对没可能听不对。

小七:咦,对了,你是谁,为什么会在金雷村?

飞渊:我叫飞渊,是常欣玄狐雪山银燕跟俏如来的朋友。初次来到金雷村,请大家多多……

小七:原来是这样。金雷村是一个很好的村庄,欢迎你来作客。(离开)

飞渊:嗯,真幻。常欣啊,你们村里的人,都这么热情吗?

常欣:这……

村民:(走过)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飞渊:嗯,又来一个碎碎念,你们这个村庄,怎会那么奇怪啊?这位阿婶,你是在念啥?(不理睬,追上拦住)喂,阿婶啊,你是怎样了?

村民:啊……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的肩膀?

飞渊:你好,我叫飞渊,是常欣玄狐雪山银燕跟俏如来……

村民:原来是巫女跟玄狐的好朋友。欢迎来到金雷村。(离开)

飞渊:哎,我话还没讲完呢。

村民:(边走边自言自语)是说刚才,我不是出去捡柴,怎会一个恍神就回来村里了?奇怪。

封婶:(经过)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常欣:封婶,你在念什么?

玄狐:昨日的清伯,刚才的小七与村民,都是念这句话。

常欣:啊?!这是怎样一回事?封婶!

封婶: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常欣走到面前)啊!有妖怪(躲在树丛后)啊!不是不是,有佛祖!啊,不是不是,是妖怪!是佛祖!啊!别靠近我!(躲到玄狐身后)走啊!(跑掉)

常欣:封婶!封婶……啊!这……怎会变成这样?

玄狐:嗯……我要前往龙涎口顾守。常欣,你陪我。

常欣:啊?为什么突然叫我陪你?

玄狐:我有这个希望。

常欣:为什么?

玄狐:不知道。我感觉你需要。

常欣:说起来,我从没亲眼看到龙涎口长得怎样。

飞渊:龙涎口在哪里,我也可以去吗?

常欣:这……你保证,你不会乱来。

飞渊:嗯?怎会这样讲?我一向很安分啊。

常欣:嗯,好吧。(三人前往)


【苗疆•王府花园】

风逍遥:老大仔!

御兵韬:你叫谁?

风逍遥:叫你啊!

御兵韬:在下御兵韬。

风逍遥:老大仔,你是在演哪一出给我看?(抓住御兵韬肩膀摇晃)

御兵韬:啊,咳咳……

风逍遥:你看,还在装蒜?你的伤势太明显了。

御兵韬:我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你也该休息。

风逍遥: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御兵韬:铁骕求衣必须死,墨风政策才能继续推行,为此,我可以死。

风逍遥:因为狼朝宫禁录的关系?

御兵韬:墨风政策,原本大逆苗疆习俗,因经历内战困顿,方能推行,现在民心已疑,铁骕求衣不死,无以服国民。铁骕求衣既然死了,恶首伏诛,宫禁录里头的真相,是真是假,也不重要了。

风逍遥:那……那个雁王与凰后,为什么要这样针对你?

御兵韬:凰后也许,是为了真正掌握整个墨家。也许……

风逍遥:只是也许?

御兵韬:他们的动机,只能存在猜测之中,任何臆测,都只是臆测。

风逍遥:但是铁军卫,伤亡太重了。

御兵韬:让铁军卫内耗,是他们的目的。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经过这一次,终于也彻底洗清了铁军卫内中,绝大部份的墨家内奸。

风逍遥:这原本,就是你这个局的目的,你打算引出背叛的墨者一次清除,他们打算孤立你,然后围杀。所以,你们各自跳入对方的陷阱。

御兵韬:我没死,他们就不算通赢。

风逍遥:你什么时候感觉有问题的?

御兵韬:吾早就预知他们会动手,当我见到孟偏王在祭鼓节的发难,我便确定。狼朝宫禁录、羽国志异,老五的手段,一向如此。

风逍遥:所以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月凝湾事件有问题了?

御兵韬:引走你,才能专心对付我。

风逍遥:你明知是调虎离山还放我去?你就这么笃定我会及时赶回来?

御兵韬:我相信你的能力。

风逍遥:如果,我赶不回来,或者死了呢?

御兵韬:对局势的误判,本就该付出代价。

风逍遥:所以,原本要回黑水城的修儒,也被王上留下来以防万一。那王上,他是几时知晓计划的?

御兵韬:王上并不知晓计划,我到最后一刻,才将计划写在辞呈之上,交给王上配合。

风逍遥:王上愿意相信你?

御兵韬:君不疑臣,臣不疑君。(风逍遥饮酒)而今,你已是军长,经此一役,铁军卫元气大伤,新的精锐,必须由你训练。

风逍遥:那你要作什么?

御兵韬:御兵韬,是军师。

风逍遥:军……师……(对着御兵韬上看下看,随后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把羽扇)那……你这个身形,这个样貌,麻烦一下,拿这比较有军师的气势。(将扇子塞到御兵韬手中)嗯,如果多一顶帽子又更像。

御兵韬:胡闹!(丢掉扇子)

风逍遥:对了,当年那件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

御兵韬:被人相信的事情,才是真的。

风逍遥:嗯……

御兵韬:还有问题吗?

风逍遥:有!你欠我的风月无边!

御兵韬:铁骕求衣已死,前债已了,无牵无挂。(调头走)

风逍遥:喂!喂!你明明还没死啊!我的风月无边还我!还我啊!(追去)

御兵韬:我讲过了,被人相信的事情,才是真的。


【苗疆•大牢】

苍越孤鸣:老师。

参政司:啊!参见王上。(跪地行礼)

苍越孤鸣:听闻你已经数日不食了。(参政司不言)子过不该由父承,孤王放你离开,回家乡安养天年吧。

参政司:臣子叛逆,臣教子不严,罪该万死,但是,那封信却是真的,真真正正存在的!铁骕求衣,确实……

苍越孤鸣:信上并无署名。

参政司:但是除了他……

苍越孤鸣:还有很多可能。

参政司:王上,铁骕求衣包藏祸心,昭然若揭。

苍越孤鸣:真正的祸心……(转身)又怎能轻易看出呢?(离去)


【尚同会】

(俏如来返回)

雪山银燕:大哥。

俏如来:银燕,交办你的事情如何了?

雪山银燕:地门之外,果然盖起了第二层的宝塔,影响范围更大了。

俏如来:两座宝塔的距离?

雪山银燕:大约五十里。

俏如来:嗯……如果以五十里为中心画圆,层层叠叠,可以找出一个圆心,这个圆心,可能便是大智慧所在的光明殿。之后若进入地门当中,万大侠,关于地门的地形图……

万雪夜:我照你的交办,已经画出所知的地形图,我曾在佛国游历,了解地形不少。只是……

俏如来:你怀疑自己的记忆。

万雪夜:嗯,我怕记忆未必是真。

俏如来:现在可知宝塔之间的距离,我们必须在六个时辰内,攻下第一层!……之后等待下次钟声响起,再攻下第二层,第三次之时,便直逼地门!每次攻击,都必须保留半个时辰的撤退时间,以防万一!只要攻下光明殿,破坏内中的中枢,就可以解除这场危机。

锦烟霞:没这么容易吧。我看过四大天护的实力,更不论光明殿深处里面的大智慧,我们四人率众攻入,闯关不易。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所以,这是俏如来之后的作战方式……(讲解战略)


【尚贤宫】

(雁王,凰后各自返回,落座)

雁王:俏如来。

凰后:已经离开苗疆,去过黑水城之后,回到尚同会了。

雁王:嗯……(低声)

凰后:完全看不出情绪。你很接近他。至少,在遇见俏如来之前。我……是这样认为。

雁王:有一个人,他住的地方,有一个深坑,有一日,他想了解这个坑,到底有多深。他放索而探,而索短绌;他投了石,一去无声。他很好奇,他太好奇了。你认为,该怎样,才能满足他的好奇?

凰后:就纵身跳入深坑,用亲身了解,这个坑,到底有多深。

雁王:你落地了吗?

凰后:哈。进入正题吧。

雁王:你认为俏如来出现在苗疆,是单纯为苗疆解危吗?

凰后:我没这样认为。

雁王:很好的判断。

凰后:这算是赞美吗?

雁王:自玄之玄死之后,我们便将注意力放在苗疆。在同一时间,俏如来也忙于佛国之事,但他在关键时刻,却出现在苗疆范围,这是为什么?

凰后:求援,或者……合作。

雁王:现在苗疆战力,内耗近半,苍越孤鸣,铁骕求衣已受钳制,这样的苗疆,还剩下什么?

凰后:或者说,俏如来需要什么,能藉以突破眼前佛国所造成的困境。前往佛国查探之人,除了东门朝日,其余的人,皆一去不回。

雁王:还记得,东门朝日回来时的异状。

凰后:哦?

雁王:这是一项很关键的情报。

凰后:看来你已经有安排了。

雁王:你说呢?

凰后:(起身)那就不耽误你了。(离开)


【龙涎口】

飞渊:呜呜呜……呜呜呜……真、真是太感人了!呜呜呜……我都不知道,锦烟霞姑娘的身上,有这么多,悲伤的故事!呜呜呜……

(玄狐递给飞渊纸巾)

常欣:你也哭得太厉害了吧。(上前给飞渊擦眼泪)

飞渊:讲到底哦,都是那个青奚宣不好啦!为什么,要封印自己的爱人!呜呜呜……

常欣:但他,也是为了海境跟金雷村啊。

飞渊:都是法海不好啦,关他屁事喔!

常欣:也不能这样讲啦。

飞渊:(开唱)等不到那个人,鸳鸯散,西湖畔,没人伴……

常欣:等一下,这首歌,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飞渊:路上听到的啊,不错听,就记住了。

常欣:你常常记住歌词吗?

飞渊:是啊,还有很多耶,要听吗?

常欣:啊,不用了。

玄狐:(忽闻龙涎口外众村民之声: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嗯……(离开)

常欣:怎样了?(看飞渊,飞渊摇头表示不知道)

飞渊:玄狐看起来怪怪耶。

常欣:跟他去看看。(两人跟去)


【夜晚•金雷村】

(三人回到村中)

常欣:啊?!

(但见——)

众村民:(举着火把游荡)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常欣:小七,清伯,封婶!大家……大家是怎样了?(欲上前)

玄狐:小心!(飞身挡在常欣面前)

(村民逼近,玄狐带着常欣慢慢退后,飞渊手按剑柄戒备。)


【地门】

白绮:这是第二层了。地门的理念,又贯彻得更深了。

留羽:只怕世人痴愚,执迷不悟!

守卫:啊!(被拍飞)

留羽:有人闯入!

万雪夜:(现身)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负霜刀魂。

留羽:又是你!

守卫:啊!(被拍飞)

锦烟霞:(来到)三千白发三千恨,八百红尘八百深。纸碎形余空伞骨,无情拆作鬼箫吟。

白绮:又多一个!

地门众:杀啦!

白绮:无知的背佛者,闯入广泽宝塔领地。白绮……

留羽:留羽……

白绮/留羽:决不轻饶!

锦烟霞:我也没打算饶过你们!喝——!

[佛国反扑第一战,锦烟霞、万雪夜首攻广泽宝塔,俏如来所拟定的到底是何计划,他们是否能可成功呢?]


【佛国】

[夜风簌簌,月照疑路。为探佛国情报,三名墨者乍然到来。]

墨者一:继续往东查探。

(钟声响起,墨者脑识受控,大智慧借机窥探。脑识之中唯有雁王身影,及不知缘由的恐惧情绪。)


【光明殿】

念荼罗:恐惧。你们为何而恐惧呢?


【佛国】

(钟声再响)

众墨者: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脑识被控,原路返回)


【尚贤宫】

雁王:来了。

众墨者:(来到)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雁王借被控脑识的墨者进入幻境地门)


【意识之境•光明殿】

雁王:地门,是吗?

念荼罗:你很特别。

(笛声响起)

雁王:他……才是特别。

(赫见意识之境一分为二,无水汪洋与光明殿明暗对立之景。)

缺舟一帆渡:你找的人……

缺舟一帆渡/念荼罗:是我吗?


[极端极端极端,雁王霸气深探地门,面对缺舟以及念荼罗,雁王,是下战书,是论阴谋,或是谈合作呢?三人之会,将会引导出怎样的极端?

异变异变异变,入侵的钟声,面对金雷村民突如其来之举,玄狐、常欣、飞渊,三人要如何面对这样的异变?

激战激战激战,俏如来布计反扑第一战,锦烟霞、万雪夜,面对地门武佐,将引发出怎样的激战呢?

剧情进入高潮,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十三集——光明无水两分界,鸿飞岂复计东西。]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