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1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407503515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十一集 王者 亡者


录入:醉笔倚风
   蜜函(风逍遥、铁骕求衣部分)
   凤歌松露(雁王部分)
   千年等__蛇(锦烟霞部分)
校对:LINGGin


【万里边城附近】

[局势反转,以寡敌众,是自己一手训练的菁英,也是自己带入的墨者,而今,兵戎相向。]

风逍遥:人数不少,所有混入铁军卫的墨家人马都在这了。

铁骕求衣:我的背后,就交你看守了。

风逍遥:老大仔,你的酒窖交我,我的背后交你。

孟赫:哼!想以寡敌众?妄想!众人!杀!

小兵甲:杀啦……

小兵乙:杀!

小兵丁:杀!

风逍遥:哈啊!

[无可懈的信任,无须挂虑偷袭,专注在眼前的敌人,杀,杀在血路之中。]

铁骕求衣:我训练的铁军卫,只有这种实力吗?

孟赫:这……远君辞,这跟你讲的不一样!这跟你讲的不一样啊!

远君辞:上啊!一个接过一个,别让他们停下!

小兵:杀啊!

远君辞:(拭去额间冷汗,走到孟赫身后)孟偏王,想报仇,你该出手了!想办法拆开他们两人!

[猴群虽是张舞爪牙,绵如惊涛,但补风腾龙却是如冲霄凌云,不能遏止。]

风逍遥:哈啊!

铁骕求衣:哈啊!

风逍遥:(喘气)人越来越多了,老大仔,援兵什么时候来啊?

铁骕求衣:我让你失望过吗?

风逍遥:我是担心你身上那个洞。

(兵长身上伤口崩裂流血)

远君辞:你们以为能守到援军来临?

铁骕求衣:让事实讲话吧!哈啊——(刀劲振飞围杀的小兵)副军长跟上!腾龙诀•炎龙焚天!(开路)

[焰火如腾龙,刀式如焚风,绝式过处遍地尸骸,岂料来招竟是反守为攻,擒贼擒王。]

孟赫:他来了!哈啊!(被铁骕求衣刀招震退)

远君辞:呀啊——(被铁骕求衣一掌击退)

小兵:杀啊!

孟赫:碎龙拳•轰!

铁骕求衣:啊!(被拳劲振起石头击中,受伤)

风逍遥:(扶住踉跄后退的铁骕求衣)啊!老大仔!

孟赫:好机会!哈啊!碎龙拳•破!

(风逍遥迎击孟赫,过招后顺势而退,杀伤小兵)

风逍遥:拳劲不弱!

孟赫:铁骕求衣,任凭你们再如何强悍,总有力尽之刻,死来吧!碎龙拳•灭!

铁骕求衣:哈啊!

孟赫:啊!

铁骕求衣:旋龙——震天击!

孟赫:啊!(死亡)

铁骕求衣:兵法,虚虚实实,现在还有谁?<老五,你还不现身吗?>


(某处,凰后走向陈列的裂羽铳)


【万里边城附近】

(众小兵围住铁骕求衣风逍遥)

风逍遥:老大仔,这没拿酒来喝,顶得住吗?

铁骕求衣:还未结束呢。

风逍遥:我知道,我是怕你顶不住,援军应该来了吧?

远君辞:哈哈哈……铁骕求衣,你所训练的铁军卫果然精良,军失主帅,仍是不慌不乱,用来对付你正好。众军继续逼杀!

小兵:杀啊!


【华凤谷】

[另处,苗王,雁王,初次对垒,一股难以捉摸的气息,在氛围中无形流转。]

苍越孤鸣:请阁下,全力应战。

雁王:利用空隙,求取情报,将计就计,以自身为饵,推算大战必在围地,藉援打围之策,欲一举歼灭潜伏的墨者。苗王率领的人马,现在已经包围华凤谷了吧?

苍越孤鸣:人数不多,足够拦阻你。(丢下手中信封)一切都在军长掌握之中。

雁王:嗯,用少量的精兵,避开了墨者眼线可能造成的情报外泄,避免目标脱逃。铁骕求衣连这步都想到了?看来,我孤立之计失败了,但是……

苍越孤鸣:嗯?

(雁王取出兵符,扔到苍越孤鸣脚下)

苍越孤鸣:铁军卫的兵符!

雁王: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因为失败,总是成功的垫脚石。


【树林】

叉猡:加快行军速度!

小兵甲:叉猡将军,后方铁军卫步伐延迟。

叉猡:铁军卫?

[就在叉猡心生疑惑之刻,突来飞箭暗袭!]

小兵乙:有伏兵啊!

(飞来乱箭射伤小兵)

小兵丙:是铁军卫!

小兵丁:铁军卫倒戈了!

叉猡:是谁在胡言?

(一伤兵跑来)

伤兵:是铁军卫!

小兵甲:为兄弟报仇啦!

小兵乙:不是,是王宫的人马倒戈了,救军长啊!杀啦!

叉猡:不对,有人挑拨,众人冷静啊!

小兵丙:王宫的人马,杀啊!

(又一小兵来报)

小兵:将军,铁军卫七营九营的队长率队由后方杀至。

叉猡:怎会?

小兵甲:消灭王宫叛党,杀啦!

(王宫人马被乱箭射杀)

伤兵甲:铁军……反……

叉猡:快随本将军歼灭叛军!(在人群中发现陌生面孔)嗯?!你,不是苗疆的人,哈啊!(将其斩杀)糟了,中计!


【华凤谷】

雁王:被墨者掌控的铁军卫,一共有四营,三四两营的破绽是我故意留下,四个营人数虽少,但只要军心浮动,就可以轻易煽动哗变,是谁让军心浮动?是你,你拔了铁骕求衣的军职,欺骗了所有的人,包括你的军民。是谁调动部队?仍然是你,你给孟赫的兵符。

苍越孤鸣:你讲什么?

雁王:哼,不会有援军了。孟赫用了你的兵符,对铁军卫下令,以勤王名义,七营,九营率先响应,突击了王宫兵马,吾再让墨者假扮王宫人马袭击铁军卫,你的援军正在自相残杀。苗王为防援军之内的墨者,两军并进,就已是最致命的错误。

苍越孤鸣:犯下致命错误的人,不只是孤王,也包括你。

雁王:在这个时候动手,真是让愚蠢的气息弥漫整个华凤谷。


【高峰】

(凰后来到,纵观战场)


【华凤谷】

雁王:动手吧,或许你杀得了我,但你必须赔上风逍遥、铁骕求衣,以及叉猡与所有的苗疆精锐部队,或者,收起那愚蠢的气息,用你仅存的一点点时间,阻止军队哗变,救援铁骕求衣。

苍越孤鸣:你的名字?

雁王:雁王,上官鸿信。

苍越孤鸣:孤王,此仇必报!(转身疾奔而去)

雁王:善用能人,也要有能人可用。苗王,你的股肱,保得住吗?(离去)

苍越孤鸣:(飞奔中)军长、叉猡,你们一定要撑住!


【万里边城附近】

(搏杀仍在继续)

风逍遥:(喘气)老大仔啊,援军再不来,敌人会被我们杀光喔。

铁骕求衣:哈!

风逍遥:哈啊!

远君辞:你们还有多少体力可以消磨?继续杀!

小兵:杀!杀啦!

风逍遥:比你想的还多!

铁骕求衣:<为什么援军还没来?老五为何没出现在此?>


【高峰】

凰后:老二,等得心焦了吗?我……来了。(组装裂羽铳)赫——!(填充断云石,开枪,击向铁骕求衣)


【万里边城附近】

铁骕求衣:小心!(以刀面挡下飞临的断云石)断云石!(闪避时被连发而至的断云石所伤)

风逍遥:老大仔!(抱住受伤的铁骕求衣)

(东门朝日从风逍遥背后出招,过招刺伤风逍遥)


【树林】

小兵:杀啊!

[苗兵内乱,互相践踏,叉猡难以收拾,死伤惨重!]

叉猡:众人冷静!冷静啊!<根本无法分别敌我!>可恶!这样下去来不及救援了,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伤兵:将军!

叉猡:怎样了?

伤兵:东方……王宫守卫死伤惨重,拜托,拜托将军救援!

叉猡:啊!什么!(急奔,被伤兵从背后偷袭)啊!(转身杀小兵)可恶!(被众黑衣人包围)


苍越孤鸣:(树林中疾奔)军长,风逍遥,叉猡,你们撑住,孤王马上赶到!


【野外】

雪山银燕:嗯?杀声。

俏如来:在苗疆地界。银燕!

雪山银燕:嗯!(两人朝杀声方向飞奔)


【树林】

叉猡:可恶!你们……

杀手:杀啦!

叉猡:是杀手!

小兵:将军负伤了,保护将军!

[无计可施,又无法信任,叉猡彷徨无依,不能逃,逃便是有负王命,伤口虽浅,心神大乱。]

叉猡:(杀手从身后偷袭)啊!(受伤)

[忽然——]

(啸灵枪飞入,刺杀与叉猡交战的黑衣人)

雪山银燕:雪花伴孤魂,山白不知春,银庄蜘蛛恨,燕城无情君。(杀黑衣人)

叉猡:俏如来,雪山银燕!

俏如来:叉猡将军,到底发生何事?为何苗军会自相残杀?

叉猡:有内奸混入,现在军长危险了。

俏如来:啊?<与四方山逼杀相同的情况。>叉猡将军,下令所有的人,未反者,弃械而坐;妄起者,以谋反论处。

叉猡:弃械而坐?这样不是束手待毙?

俏如来:岂有三军皆反之理?墨者虽众,混入者必然少数,铁军卫精锐乱而不慌,只要遵守军令,马上便能让内奸现形。内奸若不撤退,将军再一声令下便能擒抓。

叉猡:好!

俏如来:银燕,协助叉猡将军清除战场上的杀手。

雪山银燕:是,大哥。

[令至即行,苗兵闻言,纷纷席地而坐。]

叉猡:哈啊!(斩杀违令者)

俏如来:五师叔与雁王的魔掌伸向苗疆了吗?那……二师叔……


【万里边城附近】

风逍遥:没中……要害!哈啊!(抽出插入东门朝日体内的刀,将他踢开)

东门朝日:啊!(伤重)

风逍遥:老大仔……唉啊……(捂伤口)

铁骕求衣:断云石,无声步,这杀局还有时间……(呕血)

风逍遥:援军,援军真的会来吗?

远君辞:不会有援军了,你们的一切举动都在凰后的掌握中,军心大乱的铁军卫,现在只怕已经自相残杀殆尽。

风逍遥:啊?你讲什么?

远君辞:让你们指望援军,你们才会固守在此。现在,不需要了。所有在苗疆的墨者,都集结在此,杀你这个叛徒!

风逍遥:老大仔,他讲的是真的吗?

铁骕求衣:援军……会来!君不疑臣,臣不疑君,我相信,王上!

风逍遥:老大仔,援军找不到我们,我们就去找他们!

铁骕求衣:(转身与风逍遥对视)没错,援军找不到我们,我们就去找他们!

风逍遥/铁骕求衣:杀!

小兵:杀啊!

[杀戮的战场,刀是最好的战友,战友是最好的刀!]

(两人豁命突围)

小兵:杀啊!

铁骕求衣:腾龙诀•飞龙破空!

众兵:啊!

[飞龙破空,刀气如旋风扫荡,近者披靡!]

风逍遥:老大仔,走!(背起铁骕求衣冲出)

[援军未至,战势急转直下,纵使身伤力疲,风中捉刀脚步不停,手中血刃杀出一路血雨飞花!]

风逍遥:老大仔,撑住!

铁骕求衣:小心远方的偷袭,断云石需要回气的时间。

风逍遥:刚才那颗子弹……哈啊!(杀敌)


远君辞:其实……我很喜欢对手背对我,这个距离,刚好。(拉弓搭箭)你们都不知,我毕生专攻的绝学是什么。


风逍遥:(边杀边冲)老大仔,你别死,你还欠我十坛风月无边,我不准你死啊!


远君辞:一同上路吧,追风箭!(发射,一箭贯穿两人)


铁骕求衣:啊!(倒下)

风逍遥:啊!(倒下)唉……(站起又跌倒,爬行至铁骕求衣身边)老大仔……

铁骕求衣:这次,拖累你了……

风逍遥:(按住铁骕求衣血流不止的伤口)伤口……血……谁叫你玩这么大?谁叫你玩这么大!唉啊……(捂住胸前伤口)

铁骕求衣:酒窖的钥匙,你知道放在哪里。

风逍遥:不够,你这次欠太多了,酒窖的酒……不够啊!

铁骕求衣:为了风月无边,拼命……逃吧!(昏厥)

风逍遥:老大仔,老大仔!我们,一起走!(背起铁骕求衣,艰难前行)一起走……你若敢死,你欠我的,下辈子……都不够还!


(小兵追上铁骕求衣和风逍遥)

远君辞:不用抢,因为你们只差先后,杀!


(铁军卫部队赶到)

小兵:冲啊!保护军长!

远君辞:啊?怎会!


风逍遥:啊……援兵,老大仔……老大仔,援兵来了,援兵来了!你撑住,你撑住啊!

远君辞:赶紧杀掉这两人!

小兵:杀啊!

[生死瞬间——]

(戏珠飞入,击飞小兵)

北冥觞:听琵琶,随波逐浪风流计;赏绝艺,骇浪惊波入酒茶。

远君辞:你是谁?

北冥觞:鳞族太子,北冥觞。

远君辞:鳞族?

北冥觞:问这么多,还不走,是想等死吗?

远君辞:退,退兵!

北冥觞:那个谁……(端详两人)啊?昏过去了。

(此时——)

叉猡:(率军赶到)铁骕求衣!啊?你怎么会这?

北冥觞:先为将军探路啊。

俏如来:二师叔!

雪山银燕:老贼头!他们昏过去了,快!快找人救他们!

叉猡:来人,快将军长、副军长送去医治。


【高峰】

凰后:(放下裂羽铳)俏如来,雪山银燕,还有不知名的……新面孔。(重新瞄准定位,天光大亮)慢了一步,(放下)罢了。(收起武器,离开)


【树林】

苍越孤鸣:啊?!都是苗兵尸体,叉猡人呢?

叉猡:参见王上。属下无能,让所率部队损失惨重!

苍越孤鸣:你平安就好。啊!军长!军长人呢?

叉猡:军长身受重伤,已经派人送回,但是……

(俏如来、银燕、北冥觞来到)

苍越孤鸣:是你们。


【金雷村】

(常欣为玄狐读故事)

常欣:好了,这个故事也讲完了。(合上书)唉,(擦眼泪)虽然看过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还是让人很感动。

玄狐:就这样?

常欣:不然还想怎样?现在,有什么感想了吗?

(玄狐思考)

常欣:不要紧,你慢慢……

玄狐:这个故事……

常欣:好,你讲,我听。

玄狐:那名男子到底是何时爱上她的?是知晓女子身份的时候,还是相处那段时间?

常欣:日久生情吧。

玄狐:所以,知不知晓那名女子的真面目,根本不重要。

常欣:这就是真爱啊。

玄狐:如果她不是女人,他也会爱她吗?

常欣:唉,这……

玄狐:这样后面的故事,不就是多写的了?

常欣:啊,这……这嘛……

玄狐:另外,他们相送了这么远的路,女子却不愿讲出真相,一定要等到男子登门造访才揭开一切。也就是说,故事最后的悲剧,是那名女子造成的,男子平白无故断送了性命。

常欣:唉,话不是这样讲的。

玄狐:最后,为什么会突然狂风大作?为什么坟墓会自动打开?为什么有那两只蝴蝶?是机关,是术法,还是布局?或者强大的剑意?是真死诈死,还是死后复活?

常欣:好了好了,别问了啦!唉,不行,真的不行。我投降,算我输你了。(把书放下)这已经是我以前偷偷出村时,所收集到全部感人的故事了,讲了这么多天,为什么你会问这种问题?

玄狐:那我应该问什么问题?

常欣:你之前,不是对锦烟霞的故事很有兴趣吗?

玄狐:所以……

常欣:所以我想,你应该听更多的故事。而且,我还担心你不识字,所以一本一本念给你听。

玄狐:我应该有所表示吗?

(常欣扶额)

玄狐:你做什么?

常欣:我很苦恼。

玄狐:苦恼……

常欣:你想要知道什么叫做感情,却一直没办法体会,难道……不苦恼吗?

玄狐:苦恼……苦恼……(扶额)

常欣:嗯?你做什么?

玄狐:苦恼。

常欣:你知道苦恼的感觉了?

玄狐:方才你是这样做的。

常欣:哈?唉,我被你打败了!

玄狐:打败你,不难。

常欣: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转身看见小七拖着一个布袋经过)

常欣:嗯,小七。等一下。

小七:啊,是巫女。怎样了?

常欣:玄狐,你看小七。

玄狐:嗯……

常欣:他看起来很累。

小七:啊,不会啦。

常欣:你没什么表示吗?

玄狐:表示……

常欣:之前梦虬孙在的时候,看小七很累,都会帮忙扛。

小七:啊,但是梦虬孙他……

玄狐:他方才说不会累。

常欣:小七只是在客套。

玄狐:客套?

常欣:就是不好意思啦。明明累,却故意讲不累。

玄狐:那就是谎言。为什么要说谎?

常欣:这……

玄狐:我也遇过想欺骗我的人,俏如来就是。

常欣:哈?!

玄狐:还有其他的人,我都给他们相应的处罚。因为在魔世,对于欺骗你的人,就要对他报复,这样,就没人敢欺骗你。

小七:唉,我还是先走好了!你们慢慢讲喔。(拖着布袋赶紧跑了)

常欣:唉,玄狐,你……

玄狐:怎样了?

常欣:你之前不是因为我,所以将锦烟霞带来吗?为什么你看到小七,或者其他的村民,都不会帮忙?

玄狐:这有关联吗?

常欣:你不是讲,要学会人的情感。

玄狐:嗯……所以?

常欣:所以……

(苦恼扶额,玄狐有学有样)

常欣:我拜托你,别再学我了。

玄狐:复制,是我学习的方式。

常欣:我想休息一下。

阿清:(来到)别理他啦。喂,玄狐啊,你别再假了喔,你一直赖在我们村里,到底有什么目的?我警告你,你别以为我们怕你喔!

常欣:清伯,别这样啦!

阿清:巫女啊,魔世的魔杀人如麻,根本不能相信!

常欣:但锦烟霞,也是魔世的啊。

阿清:没有喔,那不一样。锦烟霞是在人世出生,而且她之前会这样啊是因为过去的痛苦。

常欣:啊!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清伯,多谢你。

阿清:啊?什么?

常欣:说不定,玄狐曾经受到什么打击才会变成这样,连以前的记忆都讲不清楚。难道是很痛苦的回忆?(玄狐不语)看来找到问题了,这样,就能解释玄狐为什么这么奇怪。玄狐,别放弃,我们一定会帮助你。

玄狐:我没……

阿清:金雷村真是怪人怪事越来越多了。

常欣:也没什么其他的怪事吧。

阿清:塔啊。

常欣:塔……啊,是那个东北方,大约五十里路外,那个新盖的建筑吗?

阿清:是啊,好像要盖好了。不知道是谁这么闲,我看,一定有鬼。

常欣:说不定是佛寺。

阿清:谁知道。

(看向广泽宝塔)


【村庄】

众村民: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向着广泽宝塔方向前行)


【地门•狼主居所】

千雪孤鸣:(背着七巧在玩耍)我的乖女儿啊!好玩吗?

七巧:很好玩啊!

千雪孤鸣:那就再玩一阵好吗?

七巧:好啊好啊!

千雪孤鸣:来……要飞了喔……

银娥:(走来)你们父女啊,是不会累吗?

千雪孤鸣:七巧讲很好玩嘛。

七巧:是啊!阿爹带我飞耶!

银娥:好好好……你慢慢飞,我去将桂花蜜收起来。

七巧:啊……桂花蜜!阿爹,快让我下去。

千雪孤鸣:啊——(放下七巧)

七巧:我要喝桂花蜜。

银娥:不急,先休息一下再喝,不然等一下噎到。

七巧:哦!

千雪孤鸣:银娥啊!你这招也太……

银娥:又不是只给七巧,你也来喝啊!

千雪孤鸣:免了免了,那种女人才喜欢喝得东西。

银娥:空空大师,你起了分别心了。

七巧:(拉住狼主衣袖)阿爹,陪七巧喝嘛!很好喝耶!

千雪孤鸣:好啦好啦……

(银娥捂嘴偷笑,三人来到桌前)

千雪孤鸣:来,七巧,坐这。

七巧:好!

(银娥给狼主、七巧倒上桂花蜜,二人一饮而尽)

七巧:哇!很好喝!

千雪孤鸣:唉!比起酒啊,是较没味,但还……

(狼主沉默)

银娥:嗯——?你怎样了?

七巧:阿爹不会是噎到了吧?(替狼主顺背)

千雪孤鸣:什么噎到啊?只是……感觉以前不知道在哪里有喝过呢。

银娥:哦——?

千雪孤鸣:奇怪?我应该是没去找过什么粉味的才对啊!

银娥:千雪!!!

七巧:阿爹,粉味的是什么?

千雪孤鸣:啊!唉……这啊……

银娥:七巧,别理你阿爹了,还要喝吗?

七巧:好!

(银娥再给七巧倒上桂花蜜)

千雪孤鸣:哎呀!七巧,慢慢喝,别急!(替七巧顺背)

银娥:啊……呵呵呵……(掩面轻笑)哈哈哈……我感觉现在…很幸福!

千雪孤鸣:怎会突然讲这句话啊?

银娥:不知道,就是突然有这种感觉。(眼泪流下)

千雪孤鸣:啊!银娥……

银娥:啊,我失态了!(擦去眼泪)

千雪孤鸣:别突然这样,若被人看到,还以为是我对你不好咧!

银娥:怎会呢!有你,有七巧,我们一家人,很幸福,这一切都要感谢大智慧。

千雪孤鸣:讲到大智慧,最近好像没听到什么紧急的传召,看来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这样,我也可以多陪在你们两个的身边。

银娥:是啊。


【地门•光明殿】

(大智慧与藏镜人单独谈话)

藏镜人:大智慧会找我来,就是因为千雪现在不适合出任务?

念荼罗:人伦,也是修行的功课。

藏镜人:也就是说,大智慧想派下的任务,本来是要让千雪执行?

念荼罗:因为只有他,有详细看过万雪夜的手记。

藏镜人:万雪夜,那名被独眼龙保下的刀客。嗯……大智慧不可能不知内容。

念荼罗:只是想尊重他。

藏镜人:千雪是我的兄弟,他的事情,我能处理。

念荼罗:你确实值得信赖。

藏镜人:那本手记,究竟有什么重要的讯息,值得大智慧关注?

(大智慧对藏镜人一番交代)


【龙涎口】

玄狐:(回返)嗯……

北冥封宇:(转身)难怪,师相对龙涎口的防御有信心,却坚不吐实,是因为本王讲过,你绝不可留吗?

玄狐:约定。

(冲上后,鳞王一掌将其挡退,玄狐抬手观视)

北冥封宇:与梦虬孙的约定吗?

玄狐:守住龙涎口!(再度攻上)

北冥封宇:(从容应对)说要守住龙涎口,却不知在此地动武,龙涎口同样危险吗?

(近身搏斗几回合后,两人停手,各自退开)

北冥封宇:而且会经由龙涎口来此,想也知晓是海境之人。不过放心,目前除了本王的不肖子以及师相,也只有本王会游过来。

玄狐:我见过你吗?

北冥封宇:还没认出,这样也好。玄狐,既然师相与梦虬孙愿意相信你,本王既往不咎,倒是有一事请教。

玄狐:何事?

北冥封宇:你对剑的执着,本王已经见识,但对你而言,剑的意义是什么,你又为何执着追求剑招?

玄狐:没有为什么,就是执着。

北冥封宇:所以,你是武痴。

玄狐:但现在,有比剑招更值得我追寻的。

北冥封宇:哦?是什么?

玄狐:感情。

北冥封宇:令人讶异的答案。可惜了,本来是想告知你,鳞族师相欲星移,剑术也是不差。

玄狐:是吗?

北冥封宇:看来你没什么兴趣。哈,师相啊师相,谁讲你做人失败。

玄狐:你懂感情吗?

北冥封宇:这句话唐突,却也很有意思,可惜并不精确。你想知晓感情,是哪一种层面?亲情,友情,爱情,甚至受惠他人的恩情,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玄狐沉默未语)

北冥封宇:啊,师相此时,也该发现本王消失了,本王没时间再继续与你交谈,你就谨记约定吧。也许,本王会收回对你的成见,对你曾经做过之事,稍稍释怀。请。(化光离开)

玄狐:亲情,爱情,友情,恩情……


【苗王府】

苍越孤鸣:(上座)这次多亏三位相助。太子阁下,为何你会前往帮助军长?

北冥觞:好奇。

苍越孤鸣:好奇?

北冥觞:昨日,将军与王忽然消失,王宫大部分守卫也离开,整个偌大的王宫,只剩下几名守卫。我想,这应该是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

苍越孤鸣:这整件事,并不有趣。

北冥觞:当然。是本太子失言了。

苍越孤鸣:俏如来,雪山银燕,孤王尤其要感谢你们。若没你们的到来,叉猡无法掌握战局,后果更难预料。

俏如来:中苗已是同盟,苗王对俏如来有恩,俏如来自当协助。只是俏如来此行,有一事欲告知王上,事关重大,俏如来也希望能与王上联手。

苍越孤鸣:嗯……你神色沉重,看来此事非同小可。

俏如来:此事,也与王上有关。俏如来无意中,寻得苗疆王叔狼主下落。

苍越孤鸣:啊?你讲什么?!(起身走下王位,激动地按住俏如来肩膀)

俏如来:王上。

苍越孤鸣:千雪王叔,你有千雪王叔的消息?

俏如来:王上,请勿激动。

苍越孤鸣:他人在哪里?这段日子为何都没他的消息?是出事了吗?还是……王叔人在哪里?孤王要即刻去见他!

俏如来:王上,先冷静。王上现在不能见他,就算他见到王上,他也认不得王上了。

苍越孤鸣:什么?!

北冥觞:你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位狼主现在是失忆了吗?

俏如来:是,但那是……人为的失忆。

北冥觞:人为的失忆……

俏如来:狼主失踪,是被佛国地门所救,而现今的地门,正在进行一项计划,而这个计划的影响,将遍及九界。所以俏如来非常希望苗王能伸出援手,同时也对苗王提出数点不情之请。

苍越孤鸣:俏如来你快请说。

俏如来:叔父藏镜人也身陷地门之中,如果他也被救出……

苍越孤鸣:嗯!

俏如来:俏如来希望苗王,能可放下仇怨。

苍越孤鸣:俏如来,你先谈私事,再谈公事,是为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并非别有居心,而是局面复杂,俏如来必须了解苗王的真心,方能拟定战略。俏如来明白苗王与叔父深仇,但也想尽力保住叔父,让他为这场佛劫,尽一点心力。

苍越孤鸣:嗯……


【尚贤宫】

(凰后返回)

雁王:你慢了一刻。

凰后:铁军卫已不成威胁,此战重创苗疆战力。(坐上椅子)

雁王:新的兵器,称手吗?

凰后:竟然能将断云石的特性,发挥到这种威力,那个人,当真名门之后。

雁王:他不会想听你讲出这句话。

凰后:痛恨自己的出身与传承,真是多余的情感。

雁王:如果,你想用感情来刺探我,太肤浅了,我会对你很失望。

远君辞:(来到)师者。

凰后:潜伏已久,辛苦你们了,下去休息吧。

远君辞:是。(退下)

雁王:这回藉着他们之手,内耗苗疆,钳制了苍越孤鸣,以及铁骕求衣。接下来……

凰后:俏如来吗?


【树林】

雪山银燕:唉。

俏如来:你在担心风逍遥。

雪山银燕:老贼头伤得很重,虽然有人照顾,我仍担心,他最近事情太多了。

俏如来:你若担心,何不暂时留在苗王宫?

雪山银燕:他已经有人照顾,但是大哥需要我的保护。何况,雁王与凰后先后对墨家中人出手,说不定他们正在监视你,等待你落单的机会。

俏如来:凰后与雁王,嗯……他们的目的,是要消灭台面上所有墨家的传人吗?还是……至今,我仍不清楚他们的动机,他们何时会来搅局,又会以什么方式出手,毫无头绪。

雪山银燕:为什么军长不带兵直接攻入尚贤宫,或者苗王不进行报复?

俏如来:如果他们两人没先做好防备,怎敢轻易对军长出手?这样的举动,不只躁进,更是无谋。

雪山银燕:你们算计的太多。有时,无谋就是最好的做法。

俏如来:哈,银燕,你说得是,或者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但现在,苗王也不能轻举妄动了。

雪山银燕:因为地门之事?

俏如来:嗯。地门有雄厚的实力,单靠我们的力量取胜不易,这次来到苗疆,也是希望得到苗王的协助。

雪山银燕:啊……

俏如来:我希望在事情恶化之前,就能在地门之战中取得优势。

雪山银燕:你这次及时帮助了苗王,相信他一定会很感谢你。

俏如来:可惜,来得不够及时,让无辜苗民受害。

雪山银燕:你再怎样聪明,再怎样有责任心,你也是一个凡人,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是你能知晓与掌握的。还是大哥,你真当做自己是钜子,要维护九界安定吗?

俏如来:九界的安定……

雪山银燕:其实你跟老贼头都一样。风花雪月的事情,他跟军长的事情,明明是兄弟,却是坚决自己处理,从头到尾,都不想向我求助。你还是我的亲兄弟耶,难道什么事情,你们都只能往自己的肚内吞吗?

俏如来:如果是你,就会向我们求助吗?

雪山银燕:我……

俏如来:我们的心思,都是一般啊。

雪山银燕:唉,作人的烦恼,真的太多了。

俏如来:去执着,断烦恼,这就是地门的动机。

雪山银燕:大哥,自上回开始,我就有一种感觉,其实,你不是这么排斥地门的做法。

俏如来:我曾是佛门中人,明白众生难渡。地门的理想,是期望真正的和平,众生喜乐,无罪无业的和平。

雪山银燕:所以,你真的赞成这样的做法?

俏如来:遗忘,抛弃,所有的责任与痛苦都不存在,这样轻易的人生,太不负责了。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机会,就是因为这样,才显得可贵。正因为我曾是佛门中人,才会如此反对地门的做法。

雪山银燕:嗯……

俏如来:走吧,该前往锋海了。

雪山银燕:选择人生的机会。

(两人离开)


【尚同会】

锦烟霞:选择……

万雪夜:嗯?

锦烟霞:你为何选择离开地门?

万雪夜:为何有这个疑问?

锦烟霞:冰剑为了你而进入地门,明知会失去记忆,她是为了什么?

万雪夜:她想救我,或者想找到我。

锦烟霞:你的武功比她强上许多,又失去记忆,找到你,也救不了你。

万雪夜:也许只是探听状况。

锦烟霞:如果不是呢?

万雪夜:那是什么?

锦烟霞:如果她认为地门中,会有你与她的幸福呢?

万雪夜:这太荒唐。

锦烟霞:如果你们两人同时失去了记忆,地门中的大智慧,又会做何安排?或者这样想,如果留下你与独眼龙,地门中的大智慧,又会如何安排你们的关系?

万雪夜:难道你认为……冰剑是不想让我找到独眼龙。

锦烟霞:或者,是让她有一个机会,最少不能让自己失去机会。

万雪夜:地门赋予的,从来不是选择的机会。

锦烟霞:那你的选择,又会是谁?

万雪夜:嗯?

锦烟霞:她?或者他?

万雪夜:为何问我这个问题?

锦烟霞:在金雷村的日子,冰剑讲过你的故事。原本冰剑以为她的对手,是一个过去,是一个记忆,只要她在你心中安下位置,就会有一个栖身之所。后来,她对你游移不定的举动感到不安,她感受到她的对手是现在,是一个未知,随时,她就会失去自己的位置。

万雪夜:不是选择了谁,就必须抛下谁。

锦烟霞:她没赢的把握,所以放弃了自己,将自己交给大智慧。讽刺吧,将自己交给别人选择,就是她选择的机会。其实你最爱的人,不是聆秋露,也不是冰剑,更不是独眼龙,而是你的父亲,万曙天。独眼龙太像你的父亲,所以你将对你父亲的恩情与亏欠,都投注在独眼龙的身上。移情也是情,但你分辨得出,你与独眼龙之间的情,是哪一种吗?

万雪夜:感情,可以顺其自然。

锦烟霞:魔的情感总是激烈,大喜大悲,狂爱狂恨。或者,我能帮你找到答案。

万雪夜:怎样帮我?

锦烟霞:问你自己,恨过万曙天吗?

万雪夜:你讲什么?!我为什么要恨父亲?为……

锦烟霞:恩重反成仇,太过复杂的情感,总是难以抉择。或者冰剑没做错,无法选择的时候,就让别人替她抉择吧。


【树林】

(燕驼龙等待)

尚同会侠士:(来到)启禀燕驼龙先生,我们照盟主的吩咐,在远处注意达摩金光塔周围。他们现在,正在更外围建造新的宝塔。

燕驼龙:嗯,远远在高处观察就好了,别太靠近啊。还有啊,拉起警戒线,在宝塔周围百里,不准任何的百姓侠客靠近。

尚同会侠士:是。(离开)

燕驼龙:果然,自佛国向外扩建的宝塔,便是将地门钟声传递出去的中继站,不知道他们盖了多少支了,他们越是扩张,加入他们的人就越多,盖得就越快。但是,领地变大,需要的宝塔数量也会变大,照俏如来的吩咐,别让更多人被他们所利用,就可以减缓他们建造宝塔的速度啦。嗯……这件事情算是没问题,但是另一件事情……啊,真的有办法成功吗?唉,事到如今,只能相信俏如来的安排了。先来去黑水城找废苍生问一下状况。

(离开,暗处隐藏监视的墨者走出)


【尚贤宫】

(墨者回报)

雁王:达摩金光塔,地门。

墨者:是。最后燕驼龙走向黑水城的方向去了。

雁王:尚同会里头的墨者,传出什么讯息?

墨者:俏如来在极力隐瞒,但天门内部有变,几可确定。

雁王:佛国周围,可有发生冲突?

墨者:没,没听说哪里有发生战斗。

雁王:嗯……退下。

墨者:是。

雁王:再来一点线索吧。


【树林】

飞渊:(疾奔)<前面就是金雷村,不知道雪山银燕离开了没?我必须加快速度,嗯,用飞的较快!>(运功从树上掠过)


【金雷村】

玄狐:你讲,有时人有一种寂寞的感觉,这是怎样的感觉?

常欣:简单来说,就是孤单与冷清。

玄狐:孤单与冷清?

常欣:这种感觉,通常是都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出现。

玄狐:你有村民的陪伴,从来不是一个人,为什么你会感觉孤单?

(此时——)

飞渊:唉呀!(从树上跌落,摔倒在地)

玄狐:嗯?

飞渊:(爬起来,摘掉头发上的树叶)没事情,没要紧,没问题!

常欣:啊!姑娘,你真的没事情吗?有受伤没?

飞渊:没没没!我想试验你们的临时反应,想不到,你们临危不乱耶~值得我赞许!

玄狐:你是谁?

飞渊:自我介绍等等再说。这位阿叔啊,为什么你这么不会讲话?

玄狐:阿叔?什么意思?

飞渊:我为什么会掉下来试你们的临时反应,就是你不会讲话。应该是讲啊,你讲话太冷了,冷到我受不了了。

玄狐:我不理解你的问题。

飞渊:你才有问题啦!什么叫做寂寞,你不知道喔?哼,听清楚喔,这么简单的问题,我解释给你听。所谓寂寞的感觉就是……嗯……唉……寂寞啊!

玄狐:你是剑客,带武器来金雷村,嗯!(手按剑柄)

飞渊:哇,讲输人就想要拔剑啊!现在正是自我介绍的好时机!(摆姿势)走踏武林道,行遍江湖关,正义的女侠客,郁剑须臾——飞渊!(欲拔剑却拔不出)啊?!啊……

玄狐:嗯……

常欣:玄狐,且慢。

玄狐:我答应过,要守护金雷村。

常欣:飞渊姑娘,玄狐没恶意,请别见怪。请问,你为什么来到金雷村?

飞渊:原来你叫玄狐。(努力拔剑)哎哎……等一下等一下!为什么这么紧?气死我了

玄狐:嗯……(走上前,握住随心不欲剑柄)

飞渊:你要做什么?

(玄狐取过剑,轻松拔出)

飞渊:啊?你能拔出我的宝剑。难道……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有缘人?

常欣:啊?!这是哪里来的结论啊?

飞渊:只是开玩笑的啦,但是,你是怎样拔出来的啊?(上前拿回)

玄狐:就只是拔剑。

飞渊:(再试,还是拔不出)哎哎……你再用一次!

(递给玄狐,玄狐拔剑)

飞渊:等一下等一下,你的手势……

玄狐:怎样?

飞渊:(端详)你手势是……怎么用的?

(玄狐将剑入鞘后再拔出)

飞渊:(观视许久)根本一样啊,看不出来有哪里不同。

玄狐:不同。

飞渊:哪里不同?

玄狐:你拔剑的手势,歪了。

飞渊:哪里歪了?

玄狐:手。

飞渊:哪有啊!不然怎样才是正确的?

玄狐:这样。(入鞘)

飞渊:是哪不同啦?

玄狐:手歪了。(拔出剑)

飞渊:你这样讲是鬼听得懂喔!

常欣:唉,你别见怪,玄狐他不善言词,只是对剑比较研究。玄狐,你快将剑还给这位姑娘。

飞渊:<啊对了,剑已经拔出了,我只要别收回去就没问题了,谁讲剑一定要有剑鞘。啊,我实在是太聪明了。(接过常欣交还的剑)啊,很好,这次有小心,没将心声说出来。>

常欣:飞渊姑娘,你是拔不出你的剑吗?

飞渊:哈!怎有可能!(挽了个剑花,收剑回鞘;反应过来后,内心顿时晴天霹雳)唉——!

常欣:啊,你怎样了?

飞渊:啊啊……没事,突然感觉,对自己的行为,有一点悲伤而已。

常欣:对了,金雷村很隐密,你是怎样来到这?

飞渊:啊,险险忘记正事了。我是来找雪山银燕的,不是要来这惹事的。

常欣:原来你是雪山银燕的朋友。

飞渊:是啊。你也认识雪山银燕吗?

常欣:我叫常欣。

飞渊:常欣姑娘你好,你知道雪山银燕人去哪里了吗?

常欣:雪山银燕大哥早就离开金雷村,回去黑水城了。

飞渊:哈,这么快就离开了?!我在黑水城跟他分别,他就是讲要来金雷村找一个叫剑无极的人。

常欣:嗯,没看到他呢。现在剑无极也离开了,金雷村突然少了一群人,感觉有一点寂寞。

飞渊:会是又回去黑水城吗?对了,你们刚才在讲话,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寂寞吗?

常欣:啊,是啦。玄狐,他想了解人的感情。

飞渊:哈?!他不是人类?!

常欣:他是魔族。

飞渊:什么?!(走到玄狐面前)这么幻,上一次锦烟霞姑娘也很美,这只玄狐也很英俊。魔族,种都这么好吗?

常欣:你认识锦烟霞姑娘?

飞渊:啊,你也认识喔?

常欣:金雷村与锦烟霞姑娘有一点渊源。

飞渊:这样啊。(思索,看到石头上的书)嗯……我决定了,我暂时要留在金雷村。

常欣:啊,你要留在金雷村?

飞渊:我看你剑法好像不错,我教你人的感情,你教我剑法,我顺便陪伴常欣姑娘,这样,你就不会寂寞了。这样不是一举三得?好了,就这样讲定了。走,回去村里。(率先离开)

常欣:唉,怎样看,都感觉会出问题。

玄狐:麻烦。

常欣:啊?你也知道麻烦?那,算是有进步了。(看到清伯经过)嗯,清伯。

(清伯不语走过,身上隐隐现出光芒)

玄狐:他在讲话。

常欣:你说他在讲话,他在讲什么,我怎么没听到?

玄狐:他讲……

(画面一转)

阿清: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苗王府内】

风逍遥:(梦见作战场景)杀!杀啊!(惊醒)老大仔!(猛然坐起,摔倒在地)啊……啊……此地是……苗王府。老大仔呢?老大仔呢……

(修儒端药碗揭帘入内,将药碗放于桌上)

修儒:风逍遥大哥,你先躺好。

风逍遥:修儒,你不是讲要回黑水城,怎还留在这?老大仔呢?他现在……

修儒:大哥,你的伤势沉重,不能随便动啦。

风逍遥:修儒,先跟我说老大仔人呢?

修儒:唉……他的伤势很严重,外伤……也很严重,可能……

风逍遥:啊!(转身飞奔出房)

修儒:啊!大哥!大哥啊!(追去)


【苗王府•大殿】

叉猡:王上,他仍是不肯用膳,再这样下去,恐怕……

苍越孤鸣:唉,如此忠诚之人,要他如何接受自己的孩儿叛国?待事情完结,孤王会与他一谈。军长的后事安排好了吗?

叉猡:诏书已发,两日后举行国葬。

苍越孤鸣:苗疆的隐忧虽除,但这个代价……(握拳)仍是太大了。

风逍遥:(奔入)唉,啊……参见王上。军长他……

苍越孤鸣:军长他……以身殉国了。

风逍遥:啊!


【地门边界】

[佛国一隅,障壁笼夜,是无声的抵抗,突然——]

(掌气袭来,打在障壁之上)

藏镜人:(步入)天门少室古刹余孽,竟敢暗处煽动各脉顽抗!四大天护,罗碧,不准你们阻挡前路!

(掌气被障壁化开)

藏镜人:苟延残喘,你们能化消多少气劲,哼!(运掌之际)嗯?!

(菩提尊、金刚尊迎面走来)

一步禅空:不生不灭,无德无功,一念缘起,一步……禅空。

法涛无赦:魔由心,慧刃斩红尘。恶无赦,法轮护修身。

藏镜人:天门双尊!

一步禅空:施主。

法涛无赦:回头是岸。

藏镜人:梦幻泡影,你们才该,重登彼岸!


[悬疑悬疑悬疑,藏镜人欲肃清佛国,竟使不存于世之人再现,是幻境,是阵法,还是最后一丝执念?

苗疆乱后,元气大伤,铁骕求衣以身殉国,又将使局势产生何种的变化呢?雁王,凰后,是否再次趁虚而入?

广泽宝塔异变,蔓延至金雷村,过去种种,将成消失的故事,俏如来能否及时察觉,同时寻得援助,解除危机?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十二集——扩散的救赎。]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