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0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407444677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九集 无法回头的选择

录入:鱼头、蜜函(风逍遥、铁骕求衣部分)、丧球球(锻神锋部分)
校对:LINGGin


【地门•无水汪洋】

[无水汪洋,不能回头的选择,万雪夜面临抉择。]

缺舟一帆渡:我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选择你重视的人,就是留下,与独眼龙、冰剑过着你们三人平静快乐的生活,或者,带着回忆以及所得,离开——此地!

万雪夜:我需要妥协吗?

缺舟一帆渡:你可以杀我。

万雪夜:你有自信我杀不了你。

缺舟一帆渡:无论下手与否,对我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万雪夜:你确定?

缺舟一帆渡:其实你非常清楚,下手,就是选择前者。选择前者的方式,太多、太轻易。后者只有一条路,但转身离开,对你而言,却困难了。为什么?

万雪夜:我要带回独眼龙与冰剑。

缺舟一帆渡:记起一切的你,明白并没第三条路。

万雪夜:有!

缺舟一帆渡:如果我不再帮你,也是徒劳。

万雪夜:你在帮我?

缺舟一帆渡:你只能这样相信。

万雪夜:你究竟是谁?

缺舟一帆渡:无水汪洋当中,缺舟一帆,渡谁?以后也许还有别人,但现在,是你,所以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重新选择。

万雪夜:念荼罗又是怎样一回事?

缺舟一帆渡:如你所见。

万雪夜:我所见的,是真实的吗?

缺舟一帆渡: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还记得我们的对话吗?关于你所经历的人生。

(万雪夜:我经历的人生,是发生在我的身上的事情,造就我这个人的一切。)

缺舟一帆渡:我的答案,也早就告知你了。

(缺舟一帆渡:发生过的事情,真正发生过吗?

万雪夜:那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

缺舟一帆渡:所以也可以说,只有记忆中的事情,才是发生过的,没在记忆中的事情,就算没发生过。这就是人的一生,对吧?

万雪夜:这算是一种哲理吗?

缺舟一帆渡:可能也是一种真理。)

缺舟一帆渡:但你的答案,至今还能如此肯定吗?

万雪夜:能。

缺舟一帆渡:但你尚未记起一切的时候,也曾肯定过另一个答案。所以,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哪一种都是虚幻,也可以说,哪一种都是真实。既然无关真伪,不相冲突,剩下的,就只有选择。世人相信,轮回殿前,饮下孟婆汤,重启一段人生,谁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但现在,你有。选吧,你考虑的时间,够多了。

万雪夜:我……(忆起万曙天、聆秋露、恋红梅、冰剑、独眼龙)我经历了很多回忆,有痛苦,有悲伤。

缺舟一帆渡:选择留下,便无痛苦。

万雪夜:但是我……无法放下!

缺舟一帆渡:理由?

万雪夜:这就是理由。

缺舟一帆渡:刀上太多鲜血,太多仇怨。

万雪夜:还有恩,还有情,还有义!

缺舟一帆渡:在无穷劫中,执著,无意义。

万雪夜:人的一生,从来不是为了你口中的无穷劫而奉献。人死后,才会前往轮回殿前听判善恶。如果改换记忆,是再造轮回,那不也形同杀死一个人,这样继续存在,还有意义吗?(见缺舟拾起日记本)你……?

缺舟一帆渡:选择第二条路,就带上吧。

万雪夜:(接过日记本收好)你说错了,我所选的——不是任何一条路!

缺舟一帆渡:你还有问题?

万雪夜:但不会有答案。

缺舟一帆渡:说吧。

万雪夜:你给我选择的机会,那也会给每一个人,相同的机会吗?(离开)


【地门边界】

(燕驼龙受无我梵音影响,俏如来顿陷腹背受敌)

俏如来:叔父!

燕驼龙:擒下!喝!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

[燕驼龙再被操控,攻势虽强,然而俏如来却知真正的威胁来自——]

藏镜人:不用与他纠缠,退开!喝!

俏如来:唉啊……叔父!

藏镜人:你背的东西,是恶法邪障!

俏如来:颠倒梦想……喝!

藏镜人:小辈,束手就擒!

[正当俏如来受擒之际——]

雪山银燕:藏镜人?!

藏镜人:你叫谁?

(受史家兄弟前后夹击,藏镜人丝毫不惧)

雪山银燕:大哥,怎样一回事?

俏如来:先想办法离开再说。

雪山银燕:燕驼龙前辈!

燕驼龙:罗碧啊,需要我帮忙吗?

藏镜人:不用,喝——!

(俏如来、雪山银燕同时见血)

俏如来:如来圣焰!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燕行千里!

藏镜人:哼,神魔如来,儿戏一般,喝!飞瀑——怒潮!

俏如来:纯阳贯地!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极招相对,俏如来、雪山银燕双双败退,被藏镜人与燕驼龙同时擒下)

俏如来:前辈!

(一转身却发现自己又来到先前的陌生房间,身后燕驼龙躺在床上)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

雪山银燕:大哥!

俏如来:银燕,你也来了?

雪山银燕:我回到尚同会,会众说你前来村落处理村民失踪之事,我担心你,所以跟来了。我们怎会出现在此?方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俏如来:你没印象?

雪山银燕:我记得我被藏镜人所擒,之后……就站在这了。

俏如来:那剑无极呢?你不是去找他了?

雪山银燕:剑无极……别再提起他了。对了,燕驼龙前辈怎样了?

俏如来:先别打扰前辈,这个地方,我来过。

雪山银燕:啊?

俏如来:笛声……(如之前一般来到无水汪洋,见到缺舟)先生。

缺舟一帆渡:我们又见面了,俏如来。

雪山银燕:大哥,这位前辈是?

缺舟一帆渡:在下缺舟一帆渡,称呼我缺舟即可。

雪山银燕:缺舟前辈。

俏如来:多谢先生出手相救。

缺舟一帆渡:我救了你们,是这样吗?

俏如来:是,也可能,不是。

缺舟一帆渡:哈,请坐。你探询过地门了?

俏如来:应该说,是达摩金光塔的外围,现在已经被地门控制了。

雪山银燕:大哥,到底发生何事,为何藏镜人会出现?我们又为何出现在此?

俏如来:银燕,稍安勿躁,之后大哥会一一向你解释。如果,还有解释的机会。

缺舟一帆渡:上一回谈匆匆,此回,定要让你一品缺舟的茶艺。

俏如来:多谢。

缺舟一帆渡:如何?

俏如来:平凡的茶叶,简单的水质,质朴中却蕴含千变万化。茶道很难,先生却能在轻描淡写间,让最普通的东西发挥出最不凡的滋味,如说是天人合一的妙境,也不为过。

缺舟一帆渡:天人之境,那是多少岁月光阴的追逐啊。

俏如来:多谢先生。

缺舟一帆渡:谢什么?

俏如来:谢先生的提点,关于颠倒梦想,关于锻家,还有,关于俏如来。但是俏如来仍要冒昧问一句,先生,你的立场?

缺舟一帆渡:我是地门中人,地门的立场,自然是我的立场了。

俏如来:那先生帮助俏如来,是帮助地门?还是,这就是地门的立场?

缺舟一帆渡:换一句话讲,缺舟的立场,就是地门的立场。

俏如来:所以只要先生一句话,地门佛劫,便可终止?

缺舟一帆渡:佛劫?你怎会用这个词?

俏如来:佛门带来的浩劫,难道不该称为佛劫?

雪山银燕:他就是幕后的主使者?

俏如来:应该不是如此单纯。先生对俏如来帮助甚多,如果是幕后的主使者,那为何愿意给俏如来关于地门关键的线索,这……就是俏如来想不清的地方。

缺舟一帆渡:帮助你,因为你是俏如来。

俏如来:嗯?

缺舟一帆渡:地门中人记忆中的你,非常特别。

俏如来:这句话指的人,包括叔父,还有谁?

缺舟一帆渡:你需要的东西我都已经给你了,剩下的,是你自己的取决。

俏如来:嗯……

缺舟一帆渡:道,不证不明;悟,容易执迷。俏如来,这经历过的人生,是你的责任与选择。

俏如来:俏如来还有一个请求。

缺舟一帆渡:说吧。

俏如来:可否将燕驼龙前辈交还给俏如来?我相信他留在俏如来身边,对前辈也有用处。

缺舟一帆渡:即便你不说,我也没理由留住他。俏如来,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希望第三次见面时,你会有不同的想法。

俏如来:第二次见面……缺舟先生,我们从来不曾见过面啊。

缺舟一帆渡:哈,你当真悟性过人啊。

(缺舟起身离开,四周瞬间回到之前的地门村落)

雪山银燕:这……怎会?大哥,这是怎样一回事?啊,燕驼龙前辈。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没事吧?

雪山银燕:嗯,只是昏迷而已。

俏如来:先回尚同会再作商议。银燕,这一次,只怕非同小可。

雪山银燕:啊?……嗯。


【苗王府】

北冥觞:实行一名王储该为之事,恳请苗王归还始帝鳞。

苍越孤鸣:阁下是要孤王负责?

北冥觞:不是对本太子负责,是对海境负责,别误会了。

苍越孤鸣:误会?

北冥觞:哈,方才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别介意。

苍越孤鸣:你在讲玩笑?孤王以为,阁下是因此事慎重,才会亲自前来苗疆一晤。

北冥觞:咳,确实该慎重。据闻先前欲星移为抗魔之事与苗疆北竞王达成协议,其中一项便是寻回被千雪孤鸣盗走的始帝鳞。

苍越孤鸣:略有耳闻。

北冥觞:本太子想听的不是这个答案。还是苗王认为,易主之后,约定便可不用遵守?

苍越孤鸣:阁下妄自猜测,不只失礼,更预设了敌意,请收敛吧。

北冥觞:抱歉,我只是认为,时间拖太久了。

苍越孤鸣:能请动阁下亲自到来,料想海境对此事的急迫。苍狼虽不知始帝鳞流向何方,却有一个线索。

北冥觞:洗耳恭听。

苍越孤鸣:先前孤王与雪山银燕对战,发现苗疆王骨狼王爪与他的兵器啸灵枪发生感应,表示枪中融有王骨,虽然不能肯定是何种王骨,但仍不失是一个方向。

北冥觞:雪山银燕?史艳文三子,俏如来之弟,多谢告知。既是如此,本太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苍越孤鸣:但说无妨。

北冥觞:据闻先前中苗鳞三界曾签订和平条约,却未真正了解彼此风俗民情,加上欲星移数度来此,只为公事,行止匆匆,未能建立更深的交谊,让条约流于表面,未见真诚。

苍越孤鸣:阁下是想继续留在苗疆作客?

北冥觞:苗王果真明察。若是不方便,本太子仍想请苗王勉强一下。

苍越孤鸣:一连几日,苗疆琐事繁杂,需要孤王亲身处理,恐怕怠慢。

北冥觞:本太子自便无妨。

苍越孤鸣:阁下真是任性自为。

北冥觞:苗王明眼识人,在海境时,很多人都这样称赞本太子。

苍越孤鸣:哈,既是如此,师相那方面……

北冥觞:不用特别知会。

苍越孤鸣:嗯,孤王了解了。叉猡将军。

叉猡:王上有何吩咐?

苍越孤鸣:准备上房,招待贵客。此人是鳞族皇太子,不可怠慢。

叉猡:是。

北冥觞:本太子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苍越孤鸣:方才一席话,阁下说了两次据闻先前,皇太子微服出巡,孤王也是该尽地主之谊,不会随便惊动海境。

北冥觞:那北冥觞就在此谢过苗王了。

叉猡:这边请。

苍越孤鸣:<此人八面玲珑,言谈中可感未全然吐实,必须再观察。>

北冥觞:<如此,欲星移便无法掌握我的行踪,父王未死之秘也可避免外洩,哈。>


【苗疆•王府花园】

(叉猡带着北冥觞走过花园)

北冥觞:姑娘,在下有一个请求。

叉猡:什么请求?

北冥觞:可否将脚步放慢?

叉猡:是怎样了吗?

北冥觞:在下有隐疾。

叉猡:原来是这样,我失礼了。

北冥觞:失礼的是在下,因为在下尚未自报名号便已悉知姑娘芳名。

叉猡:这……

北冥觞:在下北冥觞,在此有礼了,叉猡姑娘。

叉猡:不用这样称呼我,叫我叉猡就好了。

北冥觞:直称佳人名姓,是一种俗不可耐的冒犯,依照职称,至少也该称呼一声将军。

叉猡:嗯……比起欲星移,你谦逊许多。

北冥觞:是吗?那将军是否愿意为了这份谦逊,应在下邀请,月下对酌?

叉猡:这……如果你想有人陪你喝酒,我可以请示王上,替你安排。

北冥觞:这是在下对将军个人的邀约。看来,将军是不肯赏光了。

叉猡:不是不肯,而是要务在身不便耽搁。

北冥觞:是怎样的要务让将军没有丝毫的闲暇应在下邀约?

叉猡:苗疆之事海境也想管吗?

北冥觞:如果将军愿意让在下分忧解劳?

叉猡:你真是一个怪人!啊,抱歉。

北冥觞:将军的抱歉何来?

叉猡:方才那句话,我不是有意的。

北冥觞:不用紧张,此地只有你跟我,我不会跟苗王说这桩事情。将军心系国事,不为私约害公,苗王得此巾帼是他之幸,在下再不识相,便是厚颜无耻。

叉猡:多谢你的体谅。

北冥觞:将军心上有人,在下该是体谅。

叉猡:心上有人?

北冥觞:是啊,苗王。

叉猡:你在胡说什么?!

北冥觞:苗王之令便是苗疆国事,既然将军心在朝纲,苗王之令自是时时刻刻在心,在下不明白方才是哪一句话,是哪一点触怒将军?

叉猡:是你先说误导的话!

北冥觞:误导什么?好吧,看来又是在下口不择言,误触苗疆宫内规矩而不自知。

叉猡:我自己也有错,也许真是我误会你了。

北冥觞:方才之事,在下不会让苗王知晓,包括将军你的情绪。

叉猡:这……多谢。

北冥觞:唉,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对等,在下实在过意不去。

叉猡:你是贵客,是海境皇太子,本就与我不对等。

北冥觞:在下所说不是阶级,而是人心,就如同将军与苗王,虽有职别,心却互相扶持,甚至不分彼此。

叉猡:叉猡不敢僭越。

北冥觞:在下只是欣羡将军与苗王的信任而已,啊有了,不如将军也替在下保守秘密,这样,不就对等了吗?

叉猡:你没必要这样做。

北冥觞:将军连这也要拒绝?

叉猡:唉,随便你吧,想讲就讲吧。

北冥觞:让在下放慢脚步的隐疾药石罔效。

叉猡:海境没良医吗?

北冥觞:隐疾本身就是药方。花前月下,美景,还有……美人。(叉猡语塞)抱歉,耽搁将军了,请将军继续带路吧。


【月凝湾•洞内】

巧灵:月凝湾血凝湾,小人拿物很困难,血凝湾月凝湾,一个转身无人还。哈哈……

风逍遥:<这个女童……>

巧灵:血凝湾月凝湾,一个转身……无人还。哈哈……

风逍遥:小朋友,你怎会一个人蹲在这?

穷千秋:啊,原来是你啊,巧灵,差一点就吓死我了。

风逍遥:巧灵?原来你们认识啊。

巧灵:是千秋阿叔,咦,另一名铁军卫的阿叔呢?

穷千秋:啊!

风逍遥:人,不见了。

穷千秋:又来了……又来了!这,副军长!

风逍遥:小朋友啊,你可以叫我逍遥叔,请问你刚才念的那两句话,是谁教你念的?

巧灵:巧灵不知道,逍遥叔说的是哪两句话?

穷千秋:巧灵啊,就是刚才你念的那个啊!

巧灵:巧灵刚才没说话啊。(穷千秋、风逍遥诧异)我想回去了,千秋阿叔带我回去好吗?

穷千秋:这……

风逍遥:不要紧,小尉长,你先带巧灵回去找她的家人吧,我等一下就与你们会合。

穷千秋:是,副军长。(上前带巧灵离开)

风逍遥:一个人不可能凭空消失,但如果是继续变小的话……只有我与小尉长的脚印。那个兵士的脚印到这就完全消失了,看来,我猜想得不错,那个士兵并没有继续变小,有很大的可能就是,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或者空间。我记得花痴的阴阳学宗之内也有类似的术法,但是这个术法是……(回想手记内的图)嗯,先探地形。


(洞内的另一边)

水伯:你看你,又在担心了,放下吧,巧灵这个孩子很聪明,她会记得回来的路。

苗姨:已经出去很久了,若是她像我们女儿一样消失呢?

(水伯上前拍肩安抚她,此时穷千秋和巧灵回来)

穷千秋:村长,苗姨啊。

苗姨:唉哟,原来巧灵是去找小尉长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穷千秋:苗姨啊,我们还是会继续找寻那些失踪的村民。

苗姨:多谢你喔小尉长。

穷千秋:这是我们铁军卫该做的事情,对了,村长,我们有救了。

(风逍遥来到)

风逍遥:小尉长。

穷千秋:副军长,你怎会这么慢啊?

风逍遥:没什么,这两位是……?

穷千秋:他们是水伯和苗姨,自从巧灵的家人不见之后,就是他们在照顾巧灵。两位啊,这位是铁军卫的副军长风逍遥,他是来救我们的。

水伯:原来是副军长。我是月凝村的村长,这个洞穴的地形啊,我比较熟悉,若是有什么需要,就尽管跟我说。

风逍遥:多谢你村长。现在,我想先四处看一看。

水伯:对了,如果没有必要,不要走往深处。

风逍遥:深处?村长,这个洞穴是你们自己挖的吗?

水伯:是我们挖通的没错,但其实,这个避难的洞很深,有很多村民不敢往里面走,因为去过深处的人都没回来,实在很恐怖。

风逍遥:去过深处的人都没回来?<是变小还是消失?>

穷千秋:副军长,你有想法了吗?

风逍遥:你们在这等我回来。(用刀在地上画一条界线,转身数步数)<一、二、三、四、五、六……>以前在修真院学习的时候,花痴常常碎碎念,空间转移需要强大的意念,若是我推敲的方向正确,这样那些消失的人又去了哪里?收集意念……

(回忆手记内容:来自祖灵的诅咒,全村庄的人都陷入疯狂,惊吓成了睁开双眼后的第一个情绪。夫子离开之后,每一个人都想离开,但……)惊吓……

(回忆:

 穷千秋:完了!
 风逍遥:啊?!
 穷千秋:为什么会这样啊!啊!啊!救命!谁来救我们!谁,谁啊!啊……)

风逍遥:是利用惊吓来汇集意念吗?(继续数步子)两百六十八,两百六十九,两百七,到这里刚好两百七十步。做一个小小的实验,若是真正惊吓会让身体变小,那就不能想太恐怖的事情。

(脑中画面:

 铁骕求衣:兵长,没酒了,该你跳舞。
 白日无迹:(手上拿着一套衣服)兵长,该跳舞了。)

风逍遥:唉,虽然是自己想的,但是我还是感觉有一点点恐怖啊。唔,不过应该是可以了,回头算看看几步。<一,二,三,四,五,六……两百八十二,两百八十三。比起刚才多了十三步。>

穷千秋:副军长,有什么发现吗?

风逍遥:<有心理准备的惊吓与一瞬间的惊吓对身体影响的程度不同,嗯,原来如此。>

穷千秋:副军长!

风逍遥:唔,小尉长,现在这个洞里有多少人?

穷千秋:这很难算,因为随时都有人消失。

风逍遥:你先通知洞内的村民,从现在开始,不管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请大家都先不要有怕的情绪。

穷千秋:什么意思?

风逍遥:你先照做,其他的,等你回来再说。

穷千秋:是,那我先叫大家尽量控制。

风逍遥:村长,你方才说的,去过深处的人都没回来了?

水伯:是啊。啊,突然忘记巧灵好像说她去过深处。

风逍遥:原来是……巧灵啊。

巧灵:逍遥叔啊,你怎会这样看我?

风逍遥:没什么。

(穷千秋回来)

穷千秋:副军长,已经都交代出去了。

风逍遥:很好,小尉长,现在我想往洞内深处查探。

穷千秋:啊?这……

风逍遥:有困难吗?

穷千秋:有很多兄弟去了都没回来。

风逍遥:但是一直窝在这也不是办法,既然人在洞内深处失踪,代表深处一定有什么脏东西。

穷千秋:好吧。副军长需要多少兄弟?

风逍遥:免了,就我们五人去就好了。铁军卫的兄弟留下照顾其余的村民。

水伯:这我反对,太危险了,而且巧灵只是一个孩子,别让她做危险的事情。

苗姨:对啊,副军长,巧灵还小。

风逍遥:巧灵是唯一进去深处又回来的人,村长则是对这个地方熟悉,所以要让你带路。(走到巧灵跟前)巧灵啊,你愿意带逍遥叔去里面玩吗?(巧灵点头)村长,苗姨放心,我会保护你们的安全。

水伯:这……

风逍遥:若是村长会怕,风逍遥不会……

水伯:笑话!我这辈子从来没怕过!

风逍遥:<从来没怕过……>

水伯:好,我就带你们进去深处,但是巧灵……

风逍遥:放心,巧灵绝对安全。

穷千秋:是啦,请村长放心,我也会尽力保护巧灵。

水伯:好啦。

风逍遥:走吧。


【锋海】

飞渊:锻神锋,我来了。

莫听: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何妨吟啸且徐行。

莫听:又是你!

何妨:锋海不欢迎你,请你赶快离开。

飞渊:等一下。

何妨:怎样?

飞渊:感觉有一点怪怪,但是哪里怪……你们刚才走出来的时候……对了!

何妨:你又是来乱的吗?

飞渊:等一下等一下,我说正经的,你们刚才在念啥?

莫听: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何妨吟啸且徐行。

飞渊:就是这,诗号。

莫听:怎样了?

飞渊:我记得锻神锋也有诗号,对啊,莫怪,莫怪你们两个刚才走出来的时候感觉这么呛,就是有诗号,才可以大声。我记得银燕、俏如来、锦烟霞姑娘……啊,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差不多都有诗号,就是这个原因。

何妨:你研究这个是要做什么?

飞渊:等一下,重来。(飞快退至远处)

何妨:这……究竟是什么情形啊?

莫听:真奇怪,这样就离开了。

何妨:坏年头,多疯人。

莫听:我们就看她玩什么把戏,不过她的身法真特殊,我们也是要特别小心。

何妨:嗯。

(飞渊步出)

莫听:又是你?

飞渊: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方。(莫听何妨目瞪口呆)<太好了,她们被我的气势震慑住了,有诗,果然有差。>

莫听: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何妨:她进去了,我们怎会没阻止她啊?

莫听:我听傻了,糟,主人会责怪啦!(连忙追上)等一下!

飞渊:两位姐姐又怎样了?

何妨:锋海不能擅自闯入!

锻神锋:无妨,是我叫她来的。

莫听/何妨:主人!

飞渊:我们约定好的喔,我这口剑,你要帮我改造。

锻神锋:锻神锋一言九鼎。

飞渊:要多少时间啊?

锻神锋:实话说,因为改造你的剑实属简单,不用太多的时间。

飞渊:你知道我的需求喔?

锻神锋:拿来吧。(接过飞渊的剑)剑名?

飞渊:随心不欲。

锻神锋:果然剑如其名。

飞渊:你还没将剑完全抽出,就能知晓这口剑的特性?

锻神锋:一日,只要一日,我就能改造这口剑。

飞渊:有这么幻?

锻神锋:嗯?

飞渊:这段时间,我留在这喝茶吗?

锻神锋:莫听、何妨。

莫听/何妨:主人!

锻神锋:闲杂人等,不该留在锋海。

莫听/何妨:是!

飞渊:什么啊。

何妨:姑娘,请吧。

飞渊:真是小气。


【金雷村】

梦虬孙:喂。

剑无极:哎哟,吓一跳。

梦虬孙:你这几日是怎样了?听小七讲,你还自己喝闷酒。

剑无极:上回想找你喝,结果你跑回海境。

梦虬孙:我又不喝酒,让我猜一下,跟情人吵架喔?还是跟兄弟闹别扭?

剑无极:就讲了,没事。

梦虬孙:原来是那只牛啊,兄弟之间是有什么不能说的?

剑无极:唉,我跟他啊,都需要冷静,其他的多讲也没设么用。别说我了,听小七讲,自你从海境回来就变怪怪的,怎样,发生什么事情了?

(梦虬孙回忆:欲星移:王未死之事万勿宣扬,否则海境难逃算计,切记。)

剑无极:生角的啊,不然你也应一声啊,突然不讲话很不够意思耶。

梦虬孙:因为没什么好讲的。对了,关于玄狐……

剑无极:你主动提起他,真难得啊。

梦虬孙:我听小七讲,他还没死,而且还曾经带走常欣,是真的吗?

剑无极:对啊,而且常欣还讲,玄狐以后不会再伤害人了,也不再追求什么剑法,老实讲,我还真不相信。对了,上回那个北冥觞到底是谁啊?他从龙涎口出来,表示他也是海境的人对吧?

梦虬孙:啐,他是我们家的皇太子。

剑无极:啥毁?他就是让你们头痛的那个皇太子喔?老实讲,他比金锋仔还作,真的令人讨厌。

梦虬孙:别再讲了,现在我还被下令要将他找回,真是嚥气。

剑无极:下令?臭墨鱼的命令喔?

梦虬孙:……是,是啊……

剑无极:你这句话怎会听起来这么……

梦虬孙:你实在管很多耶!

剑无极:你刚才不是一样?

梦虬孙:现在是在互呛就对了?

剑无极:还不知道是谁先挑衅谁的!

梦虬孙:来啊,怕你喔!

剑无极:不是来啊,是来喔!

锦烟霞:要动手就到村外。

剑无极:啊!

梦虬孙:看到鬼!

剑无极: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会都没出声啊?

锦烟霞:我是听小七说,你们回来之后情况皆不对劲。

梦虬孙:又是小七!这个人怎会这么多话!

剑无极:别看我,有事情的人是生角的啊。(快步走开)

梦虬孙:喂,喂……你……

锦烟霞:梦虬孙?

梦虬孙:我也没事情。

锦烟霞:但我正要找你,听小七说……

梦虬孙:又是小七,看到鬼!他到底讲啥?

锦烟霞:你正在暗中观察常欣,对吗?……是跟玄狐有关?

梦虬孙:看到鬼,小七连这也知道?!

锦烟霞:这是我自己推测的。而且我发现,你对玄狐这件事情的态度有一些转变。我不知道这个转变从何而来,但感觉得出你想找出他不是为了生死决战。

梦虬孙: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锦烟霞:方才,常欣正要藉着沐净的名义出村一趟,但这个动作,以往只有安龙祭期间才需要实行。我知晓常欣隐瞒什么,该怎样做,我相信你自有分寸。

梦虬孙:为什么你不自己做?

锦烟霞:因为我不需要,但你,需要。

梦虬孙:……多谢。(离开)


【金雷村附近山洞】

常欣:玄狐呢?玄狐……玄狐?

玄狐:我在这。

常欣:你是跑去哪里了?方才都找不到人。

玄狐:我一直都在……

常欣:那就好了。

玄狐:……附近。

常欣:你别乱跑啦,如果被梦虬孙还是剑无极看到,那就惨了。

玄狐:你不是带他来了吗?

常欣:哪有?带谁来?

玄狐:他。

常欣:啊梦……梦虬孙,你怎会……别这样,玄狐你快走,你快走啊……

梦虬孙:原来真正还没死!

常欣:你听我解释……

梦虬孙:免!锦烟霞早就看出来你有事情隐瞒大家了。

常欣:锦烟霞……我……

梦虬孙:安静!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

玄狐:对不住。

梦虬孙:啊……?你讲什么?

玄狐:常欣说,我应该对你感到抱歉,应该对你讲这句话。

梦虬孙:一句对不住就想一笔勾销,不会太简单吗?!

玄狐:她还说,我应该尽力补偿你。常欣还说……

梦虬孙:看到鬼!又是常欣说,不然她是你的代言人喔!啊你咧,你自己又是怎样想?讲出来听看看!

玄狐:我……(转头看常欣的手势示意)

梦虬孙:哼,你讲你想要补偿我,是真的吗?

玄狐:嗯。

梦虬孙:什么条件都答应?

玄狐:嗯。

梦虬孙:你说不再杀人,也是常欣的意思?

玄狐:嗯。

梦虬孙:哈,抓到了,看到鬼!

玄狐:抓到什么?

梦虬孙:抓到你啦。我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觉得后悔以及愧疚,还是你与常欣之间做了什么协议,反正讲好要补偿我就不能反悔。

常欣:你想对他做什么?

梦虬孙:不然你是替他紧张啥?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守护龙涎口!

常欣:啊?守护……

玄狐:好。

梦虬孙:看到鬼,答应得这么爽快,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这样我能相信你吗?

玄狐:这很简单。

梦虬孙:什么简单,守护的意思是不能让任何人去破坏,连同金雷村也在保护的范围,所以必须一直待在金雷村。

玄狐:我知晓。

常欣:玄狐……

梦虬孙:那就走吧。(回头看到常欣与玄狐对视)看啥?走啊!


(三人走出山洞,剑无极等在洞口)

常欣:啊?你……

梦虬孙:看到鬼,你怎会来这?

剑无极:不然你们当作我是笨蛋喔,一个比一个还鬼祟,我就知道一定有问题啊。

梦虬孙:先讲好喔,是我发现常欣有问题的。

剑无极:是啊,藏这么大只的狐狸,我看……你都要被气死了。

常欣:我又不是故……

梦虬孙:咳,这我来讲就好了。

剑无极:生角的啊,你真的怪怪的呢。啊最近你主动提起玄狐,莫非……

梦虬孙:以后龙涎口就交给玄狐镇守,这样我也可以放心离开去找人了。

常欣:你要离开了?

剑无极:稍等一下呀,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啊?

梦虬孙:刚才。

剑无极:是常欣说服你的喔?

梦虬孙:是我。

剑无极:啊?你……?

梦虬孙:怎样,不行吗?

剑无极:啧啧啧,你是转性了吗,竟然会相信一个你恨不得生吞活剥的仇人?

梦虬孙:有常欣在,没问题。

剑无极:……这样啊,好啊,那我也要离开了。

常欣:连你也……?

剑无极:是有意见吗?既然生角的没意见我又何必坚持,何况我也这么久没回去还珠楼了。

锦烟霞:你要回还珠楼?

剑无极:连你也跟来了?

锦烟霞:看到你跟着梦虬孙出来,我担心出事,便随后跟上了。

剑无极:你最近好像很喜欢学冒失鬼啊。

玄狐:龙……

剑无极:说啥?

玄狐:两只龙,但火候差很多,你比他强。

梦虬孙:谁要你的评断!等一下,她也是龙?

玄狐:嗯。

锦烟霞:回到正题,既然你要回去了,就顺便看冰剑是否已在还珠楼。

剑无极:她离开金雷村了吗?

梦虬孙:这样说这两日好像真的没看到她呢。

常欣:我竟然没注意到这点。

梦虬孙:你一直都在关心玄狐,哪有时间去管别人?

常欣:我也有关心你们啊

剑无极:好了好了很多了,不用再讲了。我是不知道你在弄什么玄虚,但既然你不要紧,我也不想要管。

梦虬孙: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讲吧。

剑无极:哼,再见不送!(离开)

梦虬孙:(拍拍玄狐肩膀)记得我们的承诺,金雷村和龙涎口出事情,我同样会找你算账!

锦烟霞:以玄狐的实力,足可担任此任,那我也能放心离开。

常欣:你也要离开了?

锦烟霞:佛国之事未解,俏如来会需要我的协助。

常欣:俏如来……唉,若是这样,请你帮我转达,我很关心他,请他……一定要平安无事。

锦烟霞:当然。常欣,保重了。

梦虬孙:我也要来去了,免送。(与锦烟霞一道离开)

玄狐:你怎样了?

常欣:相处这么久了,突然间都要走,有一种寂寞的感觉。

玄狐:寂寞的感觉……


【苗王府】

(苍越孤鸣正看着狼朝宫禁录)

苍越孤鸣:<如果对方的目标是军长,那这本书上不可能毫无破绽。当年弑王事件发生之时,军长人在何处?>(收好书)

叉猡:启禀王上,军长与孟偏王在宫外等候求见。

苍越孤鸣:宣他们进入。

铁骕求衣/孟赫: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孟偏王,有事奏上来。

孟赫:启禀王上,以军队入查百姓村庄须王令批准,但今日铁军卫手无王令,却如此横行,于军权干政有何不同?这一点向来是王朝大忌,若按苗律,便该诛灭九族!

苍越孤鸣:铁军卫知情不报甚至越权处理之事责无旁贷,虽是这样,孤王仍要给军长一个辩驳的机会。

孟赫:素有耳闻,铁军卫只听铁骕求衣一人号令,我孟赫再怎样也要提醒王上,若真是有人想要湮灭证据,掩盖过往丑事,那当真……其心可诛啊。军非一人所私,今日能专断独行,他日,哼哼。

苍越孤鸣:孟偏王,你此话太过了,我相信军长会有一个很好的解释。

孟赫:臣只是挂心苗疆,请王赦罪。

苍越孤鸣:军长,查缴宫禁录真是你所下的命令?

铁骕求衣:是,确实是臣所下的命令。

苍越孤鸣:军长,你知道你在承认什么罪名吗?越权执法,以军扰民,这不是小事。

铁骕求衣:那本宫禁录里头的内容有损王上甚至整个王族名誉,臣为防此事扩大,更防有心人士刻意操弄,(看孟赫)所以,未及等待王旨便行命令,请王上赦罪。

孟赫:哈哈哈……军权干政,还要王上赦罪?军长啊军长,你太天真了,若是全苗疆的军人都打着维护王族声誉便能挑战律法,甚至以下犯上,那王权的威严何在,王上的威严何在!军权干政,该诛九族,请王上明鉴啊!

苍越孤鸣:两位都请起吧。

孟赫:(看了铁骕求衣一眼)哼。

苍越孤鸣:军长,你有什么要为自己辩驳的吗?

铁骕求衣:没有,臣该当此罪。

苍越孤鸣:嗯……铁骕求衣。

铁骕求衣:臣在。

苍越孤鸣:孤王命你即刻归还铁军卫兵符,未来铁军卫任何调动必须经过孤王批准。另外削减俸禄三年,尽归国库,军长一职暂且保留,以儆效尤。

孟赫:王上啊,这样的处罚太轻了!若王上一再包庇军长所为,恐怕会惹来非议,请王上三思啊!

苍越孤鸣:军长确有越职之举,但此本狼朝宫禁录污蔑先王与祖王,实为谤书。军长将其销毁不过先斩后奏,深合孤王之意,念起过往功勋,仍是过不掩瑜,倒是……孟偏王从会议开始至今,一直对孤王所持的看法有所意见,难道,这是对孤王所下的决定不服?或者,孟偏王,你是在教导孤王如何执政?

孟赫:这……孟赫不敢……

苍越孤鸣:军长留下,其他的人退下休息。

众人:是。

苍越孤鸣:查缴谤书之事,不是军长所下的命令吧?

铁骕求衣:王上……

苍越孤鸣:是副军长吧?

铁骕求衣:风逍遥不是如此莽撞之人,有人从中拨弄,曲解话意。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谢王上宽厚。

苍越孤鸣:此次孤王夺你兵权,虽为安抚民心的权宜之策,但现在孤王想知晓,你认为这次事件是谁在背后操弄?


【苗疆•王府花园】

(入夜,苍越孤鸣仍在后花园)

北冥觞:看来,尚未完全解决。

苍越孤鸣:是皇太子。

北冥觞:也是未来的海境之主。

苍越孤鸣:是。

北冥觞:完全可以理解,叉猡将军为苗王分忧,确实非简单之事。那名孟偏王虽不好应付,但苗王的决策也确实会惹来异议。

苍越孤鸣:你知晓方才发生之事?

北冥觞:承蒙王上待吾如入幕之宾,就在本太子自便的这段期间,不小心听到,也不小心看到,当然,多数是由孟偏王口中听到的描述。

苍越孤鸣:孟偏王会对阁下说明?倒是令孤王意外。

北冥觞:数步之遥,并未碰面,就听到他私底下的抱怨,深知此人藏不住怨恨以及秘密。

苍越孤鸣:阁下是在提醒孤王,这件事情会在短期间内继续扩大?

北冥觞:还有微薄的建议。

苍越孤鸣:更好的处理方式吗?

北冥觞:苗王果然明察。无巧不成书,先前本太子方遇过相似的事件。

苍越孤鸣:是师相?

北冥觞:又被苗王猜中了。当时本太子的判决非常简单直接:剥除相位,以及戴罪立功。

苍越孤鸣:哦?如此相位空悬,朝纲之事由谁把持?

北冥觞:海境尚有左将军、右文丞,若忧及统合,本太子心中亦有人选。

苍越孤鸣:阁下若继任为王,选择新任辅弼也将列为首波政绩。若那名人选不能让人心服,阁下又会如何?

北冥觞:用能力说服他人,当然还有个人的操守。

苍越孤鸣:能力与操守若只能选其一,将以何者为重?

北冥觞:海境人才济济,必能找出兼顾之人。

苍越孤鸣:孤王相信海境地灵人杰,不虞匮乏,那再退一步想……

北冥觞:为何要退一步?

苍越孤鸣:将要件简化,更能看出实际需求。

北冥觞:苗王想出考题,本太子也乐于接招。

苍越孤鸣:客气了。假若王之才能不若臣下,又要如何驭下?

北冥觞:此时个人的节操便是关键,操守有缺,拨其位,反之,有何担忧?

苍越孤鸣:确实是最简单明快的判断与做法,若是两年前,孤王可能会将这个答案列为首选。(抱拳)孤王期许阁下未来继任之时,能不忘初衷。

北冥觞:苗王客气了,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苍越孤鸣:理所当然有时,就只有理所当然。

北冥觞:这句话,讲得也太有世故跟感概了吧。

苍越孤鸣:哈,最少孤王知晓,你一定不是师相的弟子。

(叉猡领着苗兵走来)

叉猡:启禀王上,有人捎信入宫,约王上在十里外的树林单独见面。

北冥觞:原来苗族王上是任何人都可以约见面的吗?

苗兵:他讲只要王上看了此信便会明白。

苍越孤鸣:这笔迹……太子,孤王要暂时离开王宫,失礼之处,还请海涵。叉猡,请你代为款待贵客。

叉猡:王上,让叉猡陪同保护王上安危。

苍越孤鸣:放心,代孤王陪贵客吧。

叉猡:王上……!


【尚贤宫】

雁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但把守秘密,往往有一条底线。

凰后:换成是你,你会如何选择?

雁王:那,要看从哪一个角度出发,苗王、铁骕求衣、还是……


【树林】

苍越孤鸣:是你约孤王见面?

前参政司:微臣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啊?老师不用多礼。

前参政司:王上还记得老臣?

苍越孤鸣:当然,参政司一手书画妙笔,孤王年少之时便是参政大人教导孤王书法,往事历历,今日孤王一见笔迹便知晓是老师你。

前参政司:王上长大了,当年老臣还在前王身边做事之时,王上年纪尚少,如今王上已经贵为苗疆之君了,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苍越孤鸣:参政司大人乃三朝重臣,亦是孤王启蒙良师,虽已告老还乡,但苍狼无一日或忘。不知今日老师为何突然约见孤王?

前参政司:老臣是为了一桩重大的秘密而来。

苍越孤鸣:秘密?

前参政司:军长谋权之事已在苗疆传开,但一直缺乏直接有力的证据对吧?

苍越孤鸣:老师……

前参政司:证据……一直在老臣的手中。相信王上还记得臣乃昔日祖苗王御史,内外书信皆经由吾手。臣现下有一封信,能可证实狼朝宫禁录的内容是真。

苍越孤鸣:信在哪里?

前参政司:在此。

(苍越孤鸣拆信观视,信中内容:王子在上,臣乃万里边城无名守将,近观王孙天阙扫荡边疆各族时暗藏兵力,培养亲信,累积威望掌握军心。祖王子为人重信诺,不服尊上,有勇略,却无仁心。臣唯恐祖王子怀有二心之意,请王上慎之、防之,有一谋……)

苍越孤鸣:……此信并没署名,你认为,这封信是军长所写?

前参政司:臣得此信乃属意外。太祖王上遭刺驾崩,王宫大乱,臣在整理书信之时,无意中得之,心胆俱寒。献策之人善谋能断,巧于心计,连串逼杀,布局更是绵密。臣深以为此人绝非凡夫,但始终猜不到这个人是谁,直到禁书出现,前后串连,方知是军长。

苍越孤鸣:那也只是老师的推测,何况笔迹并不相符。

前参政司:能想出此等计谋之人,怎会不改变笔迹?

苍越孤鸣:那老师此时来到之意?

前参政司:王上,墨风政策大违苗疆故习,苗民颇有怨对,铁军卫对墨风政策的支持让过去被铁军卫扫荡过的游离部落更生不满。狼朝宫禁录只是一个爆发的借口,甚至老臣怀疑,军长会如此推行墨风,原因并不单纯。

苍越孤鸣:嗯。

前参政司:铁骕求衣狼子野心,为私欲设计皇族内斗,罪不容赦。王上,臣已年老,别无所求,多年来,始终挂心这个阴谋家将会动荡苗疆,坐立难安。禁书虽是诽书,却也证明了天阙王孙的清白,以及背后的阴谋家铁骕求衣,此信足可证明铁骕求衣的罪状,王上,请你处置。

苍越孤鸣:这封信,你可有另外留存?

前参政司:微臣不敢。

苍越孤鸣:为什么这么多年老师没将此信交出,而是选择在此时?

前参政司:我一直不知道背后的阴谋者是谁,为了保命不敢轻举妄动,才会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如今墨风政策与狼朝宫禁录已经动摇整个苗疆的民心,王上也下令夺军长兵权,所以……

苍越孤鸣:你退……

前参政司:王上,你要老臣告退了吗?

苍越孤鸣:老师是一个人前来见孤王?可有告知他人来由?

前参政司:事关重大,是单独前来,不曾告知他人。

苍越孤鸣:有臣如此,孤王深感欣慰。

前参政司:臣不解王意。(苍越孤鸣紧紧握拳不语)王上?


【尚贤宫】

雁王:苗王吗?他没选择的权利,因为他是,王。

凰后:让你想起什么了吗?呵,还没成王时,可以分别对错,但成为王,就无关对错。他若让信公布,那我们的下一步就轻易了。

雁王:这样,保不住铁骕求衣,王权正统的问题又要浮出台面。他的选择,唯有一项。

凰后:老二想建立墨之一国,不就是需要这样的王,政治,永远是披着和平的假象所建立的残忍事实。

雁王:一个人越想得到的时候,就会越怕失去,可悲的是,想得到的越急切,失去的可能就越大,这是人性的弱点。

凰后:嗯。


【苗疆•闹市】

(民众围观布告)

民众甲:奉天承运,苗王即昭,参政司昨夜病逝王宫之外,尸体寻获。参政司历任三朝,功在苗疆,忠于王族,追封忠义侯,其后血亲,沿袭封地十里,封金百两,赏银千两……

民众乙:好了好了,不用念了啦,大家都有看到。

民众甲:王上以仁施政,敬老尊贤,真是苗疆的明君啊。

民众丙:是啊是啊,参政司还算是亲民的一个好官,王上追封,更厚待他的子孙,这真是王上的气度啊。

远君辞:各位,事实不是这样啊!我是参政司的儿子,爹亲是惨死的,是被铁骕求衣灭口的啊!

民众甲:啊?你在说什么啊?

远君辞:这里,这是我爹亲的亲笔密函。他昨夜说,只要隔日他没回来,就要我公开铁骕求衣谋权的全部证据!


【尚贤宫】

凰后:保不住了。

雁王:苍越孤鸣,铁骕求衣,你们要如何反击呢?

(东门朝日入)

凰后:看俏如来的动向,已经有消息了。

雁王:佛国,达摩金光塔,哈。


【还珠楼】

凤蝶:你拜托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线索了……

剑无极:凤蝶,我回来了!(揭帘而入,竟见到铁骕求衣)啊?!你怎会在这啊?!


【尚同会】

俏如来:是锦烟霞姑娘与万雪夜。

万雪夜:我离开中原已久,回来时才知晓发生这么多事情。俏如来,我自地门归来,冰剑,独眼龙都已失陷在里面了。

俏如来:冰剑姑娘,独眼龙前辈?

万雪夜:还有两个人,藏镜人以及狼主。

燕驼龙:什么?藏镜人也在里面喔?

雪山银燕:前辈你不是……(被俏如来阻止)大哥?

俏如来:所以,现在这四人被困里面?

万雪夜:我在里面游历所得的记载。(将日记本交给俏如来)俏如来,救他们出来,也许,那算是救吧。

俏如来:所有地门的初步密要已经串联了。

燕驼龙:俏如来,你讲半天,我还是都听不懂耶。

俏如来:我会向你们一一解释,这口颠倒梦想,就是关键。


【月凝湾•洞穴深处】

穷千秋:副军长……

风逍遥:休息一下,水伯,将巧灵交给我照顾。

水伯:不用了。

风逍遥:还是让我来吧,来。(背起巧灵)<没理由这么重。>我们继续走吧。

(怪物出现)

苗姨:啊!

风逍遥:小心!(将水伯拉到身后,欲拉回苗姨,而苗姨凭空消失)快离开!(巧灵在他背上画咒)<巧灵变重了。>村长,巧灵,你们有印象吗,要走那一边?

巧灵:逍遥叔啊,先放我下来好吗?

风逍遥:好。(放下巧灵)

巧灵:应该是左边。

水伯:副军长,这边我有印象,让我走前面这样比较安全。

风逍遥:好,大家别离太远。

水伯:照顾好巧灵啊。

风逍遥:水伯,小心啊。

水伯:放心啦,这边我知道路。(失足滑下深坑)

风逍遥:啊!(飞身抢救)危险!

水伯:救我——(消失)

穷千秋:啊!村长人、人又……

风逍遥:冷静!

(回忆:巧灵:月凝湾,血凝湾,小人拿物很困难,血凝湾,月凝湾,一个转身无人还。哈哈哈……)

风逍遥:(转身不见穷千秋)小尉长……小尉长!我知道你,会吸收恐惧的意念,那愤怒呢?就算你是鬼,但你……捉得住风中的刀吗?


[身中邪术的风逍遥,即将查出月凝湾的异变根源,究竟这是一桩阴谋,或是一个意外;

地门之密即将揭开,俏如来要如何阻止这场惊天佛劫;

雁王、凰后张开蛛网,逐步将苍狼与铁骕求衣困住,铁骕求衣要如何策划反击,苍狼又要如何面对来自九算的政谋?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十集——始战佛劫。]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