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0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407389281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剧集预告《兄弟决裂》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七集 兄弟决裂

录入:恋白、白发、鱼头、蜜函(风逍遥部分)
校对:LINGGin


【太虚海境•潜龙崁】

申玳瑁:师相?

北冥殇:一言不发,是不知如何辩解,还是正在思考如何脱罪?

欲星移:臣不敢妄自揣测太子的心意。

北冥殇:却能擅自决定延迟父王入殓的时机。

欲星移:太子既为继任者,自当兼程回朝奔丧,而后登上大宝以安国心。

北冥殇:言下之意,是为了尊重我。

欲星移:这是成规。

北冥殇:这是狡辩!(威严震慑)师相,别以为我皆不知情,关于你的风声,我可是听得分明。若非你没阻止父王出海境,又怎会发生此等悲剧?师相,你的心真如黑潭深水,不见渊底啊。

欲星移:若太子想将臣治罪,不如先返回鳞族王居,待国丧结束,太子便能以王的身份处置欲星移。

午砗磲:师相,唉,太子,请容……

北冥殇:右文丞不必多言,因为再多说一句,不是师相再添一罪,便是你同罪论处。

午砗磲:这……

欲星移:太子何必迁怒旁人?

北冥殇:因为压不住怒,导致旁人遭殃。而这个愤怒是师相一手造成。

欲星移:臣无法反驳。

北冥殇:我没心情在言谈上作文章。实话说,就算我尚未登基,依照阶级职权也能将你治罪。但现下国丧为重,你们即刻前往大殿准备,我很快就会回去。

欲星移:臣领令。

北冥殇:最后一点,整个事件的过程必须详述,不准有所隐瞒。

欲星移:是。恭送皇太子。(北冥殇离开)

申玳瑁:想不到皇太子竟然真正回归了。

欲星移:再不回归,就真正无法无天了。

午砗磲:但是皇太子他……

欲星移:不用惊惶,这本就没你们的事情。正如同我先前所说,大不了换一个师相。

申玳瑁:啊,师相何时说的?

欲星移:我跟右文丞讲的。

午砗磲:师相……

欲星移:好了,别再耽搁,先回大殿吧。


【太虚海境•大殿】

午砗磲:师相,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皇太子怎会还没出现?

欲星移:等。

午砗磲:但皇太子比我们更早离开潜龙崁。

欲星移:等。

午砗磲:师相真的还不紧张?

欲星移:等……(申玳瑁进来)到了。

申玳瑁:师相。

欲星移:不用禀报,吾已明了。

(一枚戏珠袭向欲星移)

北冥殇:听琵琶,随波逐浪风流计。赏绝艺,骇浪惊波入酒茶。

申玳瑁/午砗磲:皇太子!

欲星移:欲星移恭迎皇太子回归。

北冥殇:多余的礼数就免了。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欲星移:是。

北冥殇:父王亲征是谁的主意?

欲星移:王。

北冥殇:你没阻止?

欲星移:没。

北冥殇:理由?

欲星移:王的决定就是决定。

北冥殇:哼!凶手呢?

欲星移:魔世剑者玄狐。

北冥殇:为何不报仇?

欲星移:只有俏如来的止戈流能杀。

北冥殇:若他失败?

欲星移:请太子定夺。

北冥殇:在定夺之前,你必须接受一项判决。剥除相位,戴罪立功,你服是不服?

欲星移:服。

北冥殇:哦?接受得如此轻易,完全不辩驳?

欲星移:相信太子已经找到适合接任相位的人选。

北冥殇:吾自有定夺,或者你的堂弟很适合。

欲星移:梦虬孙啊?臣没意见,倒是……

北冥殇:你不是没意见?

欲星移:臣要说的,是另一件事情。毕竟在臣卸位之前,还是能使用属于师相的职权吧。

北冥殇:不是重要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欲星移:太子出宫将近两年的行踪,怎会不重要。

北冥殇:微服出巡,游历海境腹地,是上位者分内之事。

欲星移:在始帝陵崩塌当下,趁乱跑出王宫也是分内之事?

北冥殇:哦?现在是追究此事的时机吗?

欲星移:臣怕没有多少时间能以下犯上了。

午砗磲/申玳瑁:师相……

欲星移:臣明白,右文丞替皇太子压下不少事情。右文丞什么都没讲,只是在臣面前,他很少瞒得住任何事。

北冥殇:而在你的面前,我也没必要向你报告任何事,除非父王亲自下令。你,能做到吗?

欲星移:臣不是神,无法事事皆如皇太子所愿。无论如何,臣将再次打开浪辰台,王就倒在内中,等待皇太子归来。皇太子要马上前往吗?

北冥殇:再给我……一点时间。

欲星移:既是如此,臣等就先告退。(与午砗磲、申玳瑁一同离开)

北冥殇:父王,儿臣……不孝!(向王座鞠躬)


【苗疆•铁军卫大营】

风逍遥:如果皇室没内乱,那铁军卫就算建立……啊?老大仔,是你……是你献策给祖苗王?

铁骕求衣:你是这样认为?

风逍遥:这个语气,看来不是。

铁骕求衣:你这样想?

风逍遥:喂,话别这样讲一半,到底是不是讲清楚。

铁骕求衣:是,也不是。

风逍遥:老大仔,讲正经的啦!

铁骕求衣:是,不是,不是取决事实,而是取决在信与不信。

风逍遥:啊?

铁骕求衣:当所有的人都相信的时候,不是,也是。所有的人都不信的时候,是,也不是。你能排除这种可能吗?我在皇室内乱,撼天阙遭擒之后崛起,这是事实。皇室内乱之时,我未参战,这也是事实。我出自墨家,而这手段是墨家所长,更是事实。

风逍遥:你当时的身份应该只是一名高级将领,如果真正是你献策,以先王的个性,绝对不会让你活命。

铁骕求衣:吾可是九算,要献策,会留下把柄吗?

风逍遥:所以就算是,也没证据。照你讲的理论,没人知晓,那就不是了。

铁骕求衣:证据可以湮灭,证据,当然也可以制造。在苗疆地界,只要有王的支持,就算老五与雁王联手,也无奈我何。如果失去王的支持,又失去追随我的墨者,那铁骕求衣,只是一个武夫!

风逍遥:唉,你讲得我心头乱糟糟了。总之,王未必会怀疑你,而且以他现在的心性,就算是被人挑拨,也不一定会对付你。

铁骕求衣:你肯定?

风逍遥:这……

铁骕求衣: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王的底线,你真正了解?


【黑水城•破窑】

废苍生:你说玄狐没死?

锻神锋:其实你很清楚,用死这个字眼,并不准确。

废苍生:现在不是计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人在哪里?

锻神锋:离开了。

废苍生:去了哪里了?

锻神锋:不知。

废苍生: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是怎样的存在,还是这根本就是你的目的?

锻神锋:你既然知晓他是怎样的存在,你就该知晓,根本无法拦住他。

废苍生:将他找出来。

锻神锋:然后呢?用止戈流再一次对付他?

废苍生:嗯?

锻神锋:止戈流已经是最后的一步,若没新的方法,靠武力,现在的玄狐,无人能敌!

废苍生:错了,我错了!到底是哪里出错?不可能!止戈流一定能散尽他身上的魔气与宿念。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锻神锋:你何必在意,也许他根本就对其他的人无害。

废苍生:赌一个拥有这种力量的魔,不会滥杀无辜?

锻神锋:诛魔之利,不就是对魔的灭世之武?你们,同样将这种力量交给一个人族保管。

废苍生:谬论!诛魔之利的传承,是经过何等严苛的考验,与玄狐怎能相同?

锻神锋:是否谬论,你心中自有一把尺。

(俏如来与雪山银燕前来)

雪山银燕:啊,是你,金锋仔。

俏如来:是锋海锻神锋前辈,俏如来有礼了。前辈来此正好,俏如来正有事情要找前辈。

废苍生:俏如来,你可知玄狐还没死。

俏如来:啊?!

雪山银燕:怎有可能!

废苍生:到底是为什么玄狐会活下来?他到底还有什么宿愿未了?


【金雷村外】

常欣: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玄狐:我有事情要问你。

常欣:什么事情?

玄狐:什么是,人的感情?

常欣:你讲你想了解什么?

玄狐:人的感情。

常欣:你为什么想要了解这个?

玄狐:我感受到了,在四方山,在与俏如来的交战之中。那强烈的情绪,那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有衰弱的惧怕,有失去思考的无力,有冲突激烈的脉动,有向天嘶吼的欲望。那就是感情,那就是你们能领悟的原因吗?

常欣:你在讲什么?这种感情,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吗?

玄狐:没,我从未得到这种感觉。这么激烈,这么……难以言喻!

常欣:你不曾哭过吗?悲伤的时候。你不曾怕过吗?恐惧的时候?

玄狐:恐惧,有。也是在对战俏如来的时候,一阵内心的紧缩,不可止的颤栗。我感觉……我会消失,我会失去自我。

常欣:原来,你也会怕。

玄狐:这种体验,吾要更多。

常欣:让你用来领悟剑招?

玄狐:剑招,我不需要了。

常欣:啊?

玄狐:我想了解,我想理解这所有的一切。

常欣:这是天性,你怎能连这一点天性都没?天性是要怎样教,这……

玄狐:你也帮不了我吗?

常欣:你现在……嗯,你现有怎样的感觉?

玄狐:好像,掉了一块东西。

常欣:这叫作失落。其实,你还是有感情的啊。我可以帮你,让你得到感情。

玄狐:嗯。

常欣:嗯,就这样。

玄狐:怎样?

常欣:你从失落到有机会,你应该有另外一种情绪啊。

玄狐:什么情绪?

常欣:高兴啊。

玄狐:现在的心情,就是高兴吗?

常欣:我怎知晓你现在是怎样的心情。

玄狐:毫无波动。

常欣:唉,这……唉,你为什么要找我?

玄狐:我没其他的人可找。

常欣:这样吧,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先跟我约定一件事情。

玄狐:什么事情?

常欣:从今以后,你不能再杀人,一个也不能,无论任何的情况之下,你都不能杀人,你要答应我。

玄狐:这并不困难。

常欣:答应得这么轻易,有一句话叫作轻诺寡信。

玄狐:制服对手而不杀人,对我,简单。

常欣:如果,你违约呢?

玄狐:你想怎样?

常欣:我怎样,我……我就永远永远不会原谅你。真正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不会再跟你讲话了,不理你。

玄狐:你不理我,对我是很重要吗?

常欣:以后不知道,现在一定很重要啦。

玄狐:我会遵守。

(此时传来两个人的声音)

锦烟霞:常欣!

剑无极:常欣,你在哪里啊?

常欣:啊,他们来了,你先离开。

玄狐:我们的约定?

常欣:你遇到剑无极一定会吵架,我之后会想办法解释。

玄狐:嗯。(离开)

常欣:剑无极,锦烟霞,我在这。

剑无极:常欣啊,你不是被臭狐狸抓去了?那只臭狐狸怎样都打不死就对了,可恶!

常欣:我没事,他来找我一下,就离开了。

锦烟霞:我讲过,你不用担心,玄狐不会伤害常欣。

剑无极:是啊,常欣又不会剑法。喂,臭狐狸找你做什么?

常欣:没什么事情啦,他只是对我讲,他以后不会再伤害人了,也不再追求什么剑法。

剑无极:啊?

常欣:是啊是啊,没事情了,我们先回村内吧。


【黑水城•破窑】

俏如来:玄狐未死?

雪山银燕:为什么就是杀不了他,可恶!

废苍生:如果连止戈流也阻止不了他,他还要追求什么?更上层的剑法?

俏如来:也许玄狐一直追寻的不是剑法。

废苍生:什么意思?

俏如来:俏如来还不能确定,但四方山一战,俏如来确实感受到一点玄狐的意识。

锻神锋:是王骨感应。

俏如来:此事虽然要紧,但另有一事必须趁着锻神锋前辈在的时候处理。

锻神锋:何事?

俏如来:(拿出颠倒梦想递给锻神锋)这口剑。

锻神锋:这是……

废苍生:你讲这是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希望两位前辈以铸造上的眼光鉴定这口剑独特之处。

锻神锋:哈哈哈……俏如来,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废苍生:这……根本,不是剑!


【地门•狼主居所】

千雪孤鸣:你……(钟声响起)

银娥:夫君,怎样了?

千雪孤鸣:我只是感觉这个人好像有一点面熟。

万雪夜:在下万雪夜。

千雪孤鸣:哦,我叫千雪孤鸣,欢迎啊。

银娥:哈,才说面熟,结果介绍起来却是这么生疏。

千雪孤鸣:只是面熟,又不一定真正见过面。

银娥:那叫做装熟。

千雪孤鸣:喂,给我一点台阶下嘛。

万雪夜:其实我也感觉你很面熟。

千雪孤鸣:你看,他也这样讲了,那就是叫作什么来的啊……啊,缘分啦!

银娥:你说服我了,我先去准备。来,七巧,来帮我一下。

七巧:好。(两人离开)

千雪孤鸣:来来来,来者是客,坐啊。

万雪夜:多谢。

(银娥端上酒菜)

千雪孤鸣:喝酒吗?

万雪夜:嗯。

(千雪孤鸣持壶倒酒,二人对饮)

千雪孤鸣:你是从哪里来的?

万雪夜:无水汪洋。

千雪孤鸣:不曾听过。那你走多久了?

万雪夜:多久?(沉思)

千雪孤鸣:算了算了,好像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你说你叫作万雪夜?

万雪夜:是。

千雪孤鸣:缘分啊!我们两个,一个千雪,一个万雪,看是不是能再找到什么十雪、百雪的刚好凑一桌。

万雪夜:啊……

银娥:哎呀,你看你,酒没喝三十斤就在那胡言乱语,客人都不知道怎样反应了。

千雪孤鸣:讲一个玩笑嘛。对了,还没问你为什么会走来这?

银娥:都忘记说了,他正在游历佛国,刚好路经此处。

千雪孤鸣:游历?为什么想要游历啊?

万雪夜:一个提议,一个念头。

千雪孤鸣:哈!这是在打禅机吗?阿弥陀佛,空空大师受教了。

万雪夜:空空大师?

千雪孤鸣:对啊,一个空是四大皆空,两个空就是双倍,这空空啊,正合佛国八门,万象皆空。

万雪夜:嗯,好禅机。

千雪孤鸣:哇咧,随便乱讲你就信了?

万雪夜:如果佛国全境皆能有此认知,便能太平。

千雪孤鸣:现在的佛国,不够太平吗?

万雪夜:总是有人想兴战。我不明白,佛说法门万千,无一不通觉悟、不证大道,却因宣扬理念不同互相攻击,如此分别心,岂非违背修心?

千雪孤鸣:恩,就一般的眼光来看,是这样没错。但若是用一般的眼光来测度不同的眼界,然后产生排拒,又是谁先产生分别心?

万雪夜:我知晓佛门当中亦有大解脱之道。

千雪孤鸣:所以啊,在还没看到结果之前,谁也没办法轻言定论,选择自己相信的,可能是唯一解。

万雪夜:可能?

千雪孤鸣:别将话讲得太绝对,这也是理念啊。

银娥:哈,平时很少听你讲这些,怎样今日突然开释了?

千雪孤鸣:哎哟,这就叫作顿悟,我空空大师耶。

银娥:好……空空,哈哈。

七巧:哦,阿爹空空。

千雪孤鸣:诶,啊怎会突然听起来怪怪啊?

万雪夜:哈。


【苗疆•铁军卫大营】

(一个苗兵在向铁骕求衣报告事情,风逍遥步入)

铁骕求衣:下去吧。(苗兵离开)

风逍遥:老大仔,叫我什么事情?

铁骕求衣:月凝湾疑案你有什么想法?

风逍遥:咳咳咳……我感冒了,喉咙沙哑。不行了,全身疼痛,要请病假。(想溜走,被铁骕求衣抓住)

铁骕求衣:月凝湾环境清幽,风景宜人,最适合你养病。

风逍遥:哪有啊,月凝湾遍地毒沼野兽,哪里宜人了?

铁骕求衣:不在那里养病,那就在那里办公吧。

风逍遥:其实……新调任的小尉长穷千秋谨慎果断,胆识过人,身手也不错,处理事情也漂亮,老大仔不如……

铁骕求衣:我一开始就是派他去的。

风逍遥:那应该没问题了。

铁骕求衣:穷千秋若真能解决,为什么至今尚未讯息回报?铁军卫军纪,守时覆命。这一点小尉长一直做得很好。

风逍遥:看来月凝湾并不单纯,这么危险的任务,老大仔你真的不要亲身处理吗?

铁骕求衣:因为没人比你更合适这个任务。

风逍遥:为什么是我?

铁骕求衣:等你回来,我会向你说原因。也许……在途中,你就会找到答案。

风逍遥:小尉长一去不回,我若是再放任不理,那就说不过了。

铁骕求衣:既然决定了,有什么需要援助吗?

风逍遥:嗯……风月无边十坛!

铁骕求衣:二十坛。

风逍遥:哇,这么干脆,不像你啊。

铁骕求衣:能回来,二十坛,回不来,一百坛!

风逍遥:我若是没办法回来,一百坛是在喊心酸的喔。

铁骕求衣:墓前,我会陪你共饮。

风逍遥:算了,墓前是倒在地上的,太浪费了。我也是老实一点,回来喝好了。

铁骕求衣:若无疑问,现在出发吧。

风逍遥:唉,烧酒命烧酒命,为着烧酒来拼命。(绕军长转了一圈后离开)


(风逍遥走出铁军营,见一名苗兵坐在一旁看着书)

风逍遥:这么闲在这看书摸鱼,是没装备可保养是吗?

小兵:呃,参见副军长!

风逍遥:嗯,你是在看啥书啊?(夺走小兵手上的书)宫禁录。(翻看)这是……你怎会有这本书啊?

小兵:不知道,最近军中很流行这本书,大家都在看。

风逍遥:传令下去,铁军卫内中禁止传阅此书。由三营、四营的军官负责收集此书,交给军长处置。

小兵:遵命。(离开)

风逍遥:要通知老大仔,但是老大仔离开铁军卫了,这……等处理完月凝湾的事情,回来再问老大仔的看法。


【黑水城】

雪山银燕:大哥,你要回尚同会了吗?

俏如来:是。银燕你呢?你有何打算?

雪山银燕:我这次留在黑水城是为了处理恢复不灭火的事情,剑无极现在守在金雷村,我想先去与他会合。

俏如来:嗯。

雪山银燕:大哥,怎样了?

俏如来:也许今后,会有需要你的地方。

雪山银燕:是什么事情?

俏如来:还不能确定。(忆无心走到跟前)无心?

忆无心:精忠大哥。

俏如来:无心,你我虽是堂兄妹,但一直没机会好好相处,我们的父亲现在都不在身边,你要坚强。

忆无心:嗯,我知晓。

俏如来:飞渊姑娘,你怎会来到黑水城?

飞渊:这讲起来有一点复杂。我也不知道你是银燕与无心的大哥。

忆无心:她是因为找寻古燐原晶与我们熟识的,帮了我们不少的忙。

飞渊:没错,行侠仗义,吾辈本色,不用挂怀。

俏如来:多谢姑娘对银燕他们的帮助,俏如来告辞了。(离开)

飞渊:啊,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要做和尚?

雪山银燕:其实大哥——

忆无心:其实精忠大哥嗯……是一个很好的人,对吧?(摇了摇银燕的手臂)

雪山银燕:啊,是啊。

飞渊:唉,罢了罢了。人生嘛,有什么过不去的啊。(离去)

雪山银燕:无心,为什么不让飞渊姑娘知晓大哥已经还俗的事情?

忆无心:我想……还是别讲比较好啦。


【尚同会•屋内】

燕驼龙:俏如来啊,你在做什么?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我在写日记。

燕驼龙:你这么闲还有时间写日记喔。

俏如来:正是因为忙,所以必须写。(收起日记)前辈,你真正忘记脚仔王了吗?

燕驼龙:不知他死去哪里了。

俏如来:前辈找我何事?

燕驼龙:是这样啊,有一群村民前来求助。


(尚同会堂上,一群村民跪在地上)

村民甲:盟主,盟主救命啊!

俏如来:(扶起村民)老丈快起,发生何事了?

村民甲: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失踪了!

俏如来:失踪?

燕驼龙:如果只是失踪一个人,叫附近的尚同会群侠帮忙找寻就好了,来找盟主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

村民甲:我已经拜托过了,但是连去找寻我的儿子的侠客,也跟着失踪了。

村民乙:还有我的丈夫,我丈夫也不见了。

村民乙的儿子:阿爹,阿爹去了哪里了……呜呜……

燕驼龙:你们都是住在同一个的村落的人吗?

村民甲:是啊,自数日前开始,就有外出的少年人失踪,我们以为是去遇到意外,派人去找寻结果也是找不到人。后来失踪的人越来越多,连派去寻找的人也跟着失踪了。

俏如来:你们的村落是否靠近之前的灵界?

村民甲:盟主你怎会知晓?

俏如来:之前魔世入侵之时,曾净空三百里地。你们是三百里内还是之外?

村民甲:我们的村落就三百里的交接处。盟主啊,你要替我们处理啊!

俏如来:<三百里了,这么快!>老丈请勿担忧,俏如来必当处理此事。再问一个问题,村民在失踪之前是否有异状?

村民甲:这……

俏如来:是否有精神恍惚,失去记忆的现象?

村民甲:这样讲起来,是有一点。我那个儿子啊,那几日忘东忘西,但是他一直都记得向我问安之后才出门。

俏如来:我明白了,俏如来稍后会亲自处理。

燕驼龙:亲自处理?精忠啊,这种事情有这个必要吗?

俏如来:有!

燕驼龙:这样本龙陪你去。

俏如来:不用麻烦前辈。啊……也好,有劳前辈了。诸位,请回吧。

村民甲:多谢盟主,多谢盟主啊!


【黑水城】

飞渊:(保养武器中)原来书上写的都是真的,原来真的会爱上杀父仇人,好在阿爹还活着,保佑他长命百岁。(叹气望天)“同心石一共有两颗,当它们彼此靠近之时,就会互相吸引,所以,等我!等那天到来之时,我会……找到你!”啊,真是美丽的誓言,如果这个女主角是我的话,那……

(幻想:

飞渊:连送我这最后一程,你也不来吗?还是,你有事情耽搁了?……真是幻了,为什么等了这么久都没人来?

雪山银燕:很抱歉,我来迟了。

飞渊:啊,你……你终于来了!

雪山银燕:请你紧紧握住它,保重,还有……

飞渊:这是同心石吗?这是普通的石头,不是同心石啊!

雪山银燕:同心石能将我的思念灌注在内中,我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讲,但不知从何讲起。

飞渊:这种普通的石头路边随便捡就有了,你是将我当成白痴喔!好啦,不然这样啦,你别送我石头,你送我别种礼物好了。

雪山银燕:这是我的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飞渊:啥?鸡腿?还是咬过的!你可以有点诚意吗?

雪山银燕:还有这个。

飞渊:榴莲?感觉刺刺的……

雪山银燕:请你,紧紧握住我的真心!

飞渊:啊痛痛痛……手刺到了!啊!)

飞渊:(惊醒)我竟然擦剑擦到睡着了!流血了……(风间始打不远处走过)那是……捆工兄弟?

(风间始没有看到飞渊。他停了下,看看手中的匕首,似乎下定了决心,又继续走。)

飞渊:嗯?(尾随风间始身后)<拿着刀鬼鬼祟祟,在做什么?>

风间始:(拿着信默念)<小玉姑娘,你听过苗王与霜姑娘的故事吗?他将第一次打猎取得的兽骨项链送给霜姑娘作为纪念。这是我第一次铸造出来的东西,我送给你,希望能留下纪念。>这样写……好吗?

<小玉姑娘,这是我第一次铸造的兵器,请你笑纳!>这封信更简单!不行!

<小玉姑娘,与你相处的这段时间,我深深感觉你是一个非常善良美丽的人,你就像是天边遥不可及的星斗,让我高不可攀,你……>这封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糟了!竟然还写错字。我检查的时候怎会没发现啊!现在来不及改了……用信,是不是太没诚意了?应该亲口说才是。对,这样才有诚意!我要勇敢,(深吸几口气)走!

飞渊:<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黑水城•后山】

风间始:小玉姑娘还没来?是迟到了还是有事情耽搁了?……还是她根本就忘记了?她是不是不要来了?我还是走好了!等下一次!等等……但是她若是来了,找不到我是不是会生气?但是她若是没来,我傻傻的等不是很像白痴?怎么办……

小玉:风间始。

(风间始一惊之下紧张至极,不禁连连后退,险些摔倒)

风间始:小小小……小玉,姑姑姑……姑娘……

小玉:风间大哥,你是怎样了?

风间始:我我我……这……啊、啊……

小玉:你找我来有事吗?

风间始:(大喘气)<讲不出口,这次放弃!下次好了,下次好了……>(拿出匕首)小玉姑娘,我没事……

(飞渊突然冒出,几脚将风间始踹倒在地,匕首脱手而出)

小玉:啊,风间始!(连忙扶起风间始)

飞渊:哼,被我抓到了吧!带着匕首鬼鬼祟祟,将人骗来荒山野地。臭捆工啊,你是想劫财劫色还是想掳人勒索?正义的女侠——郁剑须臾•飞渊,绝对不会坐视罪恶发生!

风间始:呃,我不是啊!

飞渊:不是?不是为何拿着匕首鬼鬼祟祟,目露凶光?

风间始:那是因为……我……

小玉:飞渊,风间始不是这样的人啦。风间始,你找我干嘛?向飞渊姑娘解释一下。

风间始:啊……我……啊……我、我是……因为……

飞渊:哼,被抓到不敢说了吧!我还有证据!(强行从风间始怀里夺过书信)你刚才在看这几封信,一定有问题!

风间始:别啊!

飞渊:闭嘴!(读信)小玉姑娘,这是我第一次铸造的兵器,请你笑纳。欸不是这封。(另一封)小玉姑娘,你听过苗王与霜姑娘的故事吗?他将第一次打猎取得的兽骨项链送给霜姑娘作为纪念。这是我第一次铸造出来的东西,我送给你,希望能留下作纪念。嗯,这不是讲同样的事情?(又一封)小玉姑娘,与你相处的这段时间,我深深感觉你是一个非常善良美丽的人。你就像是天边遥不可及的星斗,让我高不可攀——等等这个攀字写错了——但是我仍想鼓起勇气,希望将星星摘下陪在我的身边。这口匕首是我第一次创作的完成品,虽然拙劣,但我感觉到废苍生前辈赞许的眼光,我想将它献给你,希望……欸?嗯……文笔通顺,言情并茂,值得给一个甲。只是有一字错字,以后继续努力,勤加学习,加油!

风间始:我又没叫你替我打分数……(看向小玉)现在,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吗?(转头)人怎么不见?

(小玉拾起散落一地的信件)

风间始:小玉姑娘!别看……(遮脸)对不住,我失礼了!(想捡起掉落在地的匕首,却被小玉抢先)

小玉:这……不是已经,送给我了?我会好好珍惜。

风间始:小玉姑娘……

小玉:叫我小玉就好了。

(风间始又是惊喜又是慌乱,背对着小玉小心翼翼伸出手)

风间始:这手……(被用力甩开)啊啊!废苍生前辈!你怎会出现在这?

废苍生:怎样?不能来吗?

风间始:不是,不是……

废苍生:这信是写什么?

风间始:(忙从小玉手中夺走)那喔,那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啦,没事的。

废苍生:没重要的事情就跟我回去,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风间始:啊,是。

废苍生:小玉,你还有事情要讲吗?

小玉:没,没啦。

废苍生:那……你可以回去了。

小玉:……是,废叔公。(边看着风间始边离开)

风间始:前辈。

废苍生:风间始,以后别乱跑,我可会时时刻刻,关注你!

风间始:是是。

废苍生:走。

风间始:是是!


【金雷村•屋内】

幻幽冰剑:锦烟霞姑娘。

锦烟霞:是冰剑。怎样了?

幻幽冰剑:上回俏如来来到,有讲到什么吗?是不是有更多佛国内部的线索?或者是雪夜的消息?

锦烟霞:很抱歉,还没进一步的线索。(冰剑叹气)你没事吧?

幻幽冰剑:没事,希望俏如来那边,能更快有进展。锦烟霞姑娘,多谢你了。


【金雷村】

(剑无极观剑沉思,脑中是玄狐的话:

 玄狐:但是你的无,是无形无相的无,这剑法却是无常无定,本质虽同,却有异形,浪费了,这剑法。)

剑无极:无常无定是无极剑法,无形无相是飘渺剑法,这当中的差别……快无常,走无定,一剑无极!变无常,隐无形,剑一•破!(收剑)臭狐狸虽然讨厌,讲的话却是有几分道理。无极剑法重在快利,是一种单纯;飘渺剑法千变万化,无可捉摸,是一份虚无。现在我所融合的飘渺无极仍是着重在无极剑法的基础之上,如何完整的融合两种剑法啊……我那个臭师兄都能自创一招一剑无敌了,我一定也能!无常无定,无形无相,嗯……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笨牛是你啊,好几天没看到你了,怎样,事情解决了吗?

雪山银燕:嗯,我替废苍生前辈取回古燐原晶,不灭火的事情总算解决了。

剑无极:谁在问那个老头啊,我是在讲霜。

雪山银燕:霜……她回东瀛了。

剑无极:啥?!你不是回去黑水城处理霜的事情吗?

雪山银燕:霜明白我,我也明白她,我们只是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

剑无极:缓冲的时间?为什么不能留在中原缓冲啊?笨牛啊,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留人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这是我与霜之间的事情。

剑无极:你是吃定她不会离开你吗?所以你就这样放手?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我没这样自以为是。

剑无极:那是什么原因啊?笨牛啊,你的幸福得来不易,你怎能这么简单就放弃?

雪山银燕:我没放弃!你别太过自以为是!自见面开始你就一直在发脾气,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

剑无极:喂,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雪山银燕:你不是霜,也不是我,你怎能理解我们之间的心情?霜离开,最痛苦的人是我跟霜,不是你!

剑无极:雪山银牛啊!

雪山银燕:好了!这件事情别再提了!还有一桩事情我要告知你,玄狐未死。

剑无极:这我有听过啦,他还来找过常欣。

雪山银燕:赤羽与神田京一都回东瀛了,大哥的身边没人,我想回尚同会帮助大哥,我相信大哥应该会有办法应付玄狐,我们走吧。

剑无极:呃……等一下。

雪山银燕:怎样了?

剑无极:呃……呃……

雪山银燕:为何吞吞吐吐?这不像你。

剑无极:我想啊……其实我们不需要每次的行动都一起啊。

雪山银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剑无极:呃,两个人一起,只会耽误了自己的脚步,你有需要,到还珠楼或者金雷村找我就可以了啊。

雪山银燕:你讲什么?!……原来、原来如此,难怪你会这么担心我跟霜的事情。好吧,我不用你操心,你自己保重!

剑无极:你给我等一下!你讲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啊?

雪山银燕:放心,我不会打扰你跟凤蝶姑娘。

剑无极:你以为我是这种人?!

雪山银燕: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幸福了,我绝对不会去打扰你。

剑无极:雪山银燕!!你将这句话给我吞回去!

雪山银燕:你讲得对,自己走自己的路,才不会阻碍进步的脚步,我是你的拖累,以后你不用照顾我,你照顾凤蝶就好了!啊,我……我的意思是……

剑无极:对啊,你知道我在照顾你就好了!除了冲,你还会什么?你连自己的幸福都抓不住,你一个人又到底可以做啥!你可以照顾你自己吗!哈哈哈……真的是笑死人!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难道不是吗!整天封闭在自己的头壳里面,忽视别人的情感,你就是过太爽所以才会不知道别人为你付出多少!

雪山银燕:怎样,要我为你的帮助说谢吗!如果要讨人情,就当作是雪山银燕欠你的!

剑无极:我需要向你讨人情?哈哈哈……笑死我了,我堂堂的剑无极需要你的人情?!

雪山银燕:你问我为什么不留下霜,因为就算八刀痕对她没亲情,她也对杀父仇人不能释怀!霜没办法像你这样潇洒,还能在还珠楼对着温皇面不改色!

剑无极:……你是这样想的?!

雪山银燕:是!

剑无极:你是这样想的?!

雪山银燕:是!!

剑无极:这样好!

[一言失和,银燕、剑无极大打出手。]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燕穿霄!

剑无极:一剑无极!

[彼此熟悉的两人,武学皆已透彻,意气之争,胜败一时难分。]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燕行千里!

剑无极:一剑无尽!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剑无极:你这只臭牛,你有什么本事我都很清楚!飘渺剑式•虚绝真玄!(双剑攻势下银燕登时见血,随即战败跪地)这样你有清醒一点没?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你……你用任飘渺的剑法……打败了师尊传授给我们的武功?我不接受,我不接受这种事情!是我无能,是我没用!(捶地)没将这武功练好……!

剑无极:我不是这个意思,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这种彻底的汙辱,我感受到了……你真行,你真行!剑无极!(踉跄离开)


【太虚海境•浪辰台】

欲星移:许久未回到浪辰台了,王啊……今夜,是最后一夜,计划,成了。

午砗磲:师相。

欲星移:来了吗?

午砗磲:正从大殿走出,不刻便至。

欲星移:可有带上海皇戟?

午砗磲:一切遵照成规办理。

欲星移:嗯。左将军,你的方面?

申玳瑁:军容已备,随时恭迎王躯入殓。

欲星移:辛苦你们了。

(北冥觞手捧海皇戟走来)

午砗磲:是皇太子。

申玳瑁:恭迎皇太子。

北冥觞:父王。

(欲星移突然从背后发难,北冥觞不及反应,海皇戟脱手飞出,插在王躯前的地上)

午砗磲/申玳瑁:师相?!

北冥觞:嗯?你……?

欲星移:连皇戟也无法紧握,如何登上大宝,继任鳞族王脉,北冥觞?

北冥觞:大胆!竟敢直呼我的名讳!嗯?……啊,中计!欲星移!

申玳瑁:发生何事?

北冥觞:护驾!

欲星移:是君亲上浪辰台,便请皇太子入瓮。


【地门】

千雪孤鸣:人说相逢就是有缘,真正不需要我带你四处走走吗?

万雪夜:一个人习惯了

千雪孤鸣:这么客气喔,七巧很喜欢你耶,如果你肯多待几天,我看她会很高兴。

万雪夜:若回程时有经过,我会再拜访。

千雪孤鸣:嗯?你拿那是啥?

万雪夜:记录沿路所见所闻。

千雪孤鸣:这么费工喔。是说我也很有兴趣,能借我看一下吗?

万雪夜:可以。

千雪孤鸣:嗯嗯……

藏镜人:千雪,你怎会在此?我正好要找你。

千雪孤鸣:罗碧啊,我是来送朋友的。

藏镜人:朋友?

千雪孤鸣:是啊,刚认识不久的朋友。

万雪夜:在下万雪夜。嗯?

千雪孤鸣:是怎样了?

万雪夜:有一点……

藏镜人:熟悉。

千雪孤鸣:连你都这样?现在是在演哪一出?(独眼龙走来)哟阿龙啊,你怎会往这边来啊?

独眼龙:我想找逾霄汉,只是路经此地。嗯?

千雪孤鸣:欸欸欸……等一下,你们两个不会也觉得对方有一点面熟吧?

万雪夜:你是……?

独眼龙:出现在圣战中阻挡前路的刀客。(千雪与藏镜人一震)你为何来到地门?

万雪夜:这里是地门?

(万雪夜突然出手想夺回千雪手中的记录本,被千雪闪过)

千雪孤鸣:哦,差一点就被你溜掉了,看起来有必要好好做一下身家调查。

藏镜人:说出你的目的!否则……


【月凝村】

风逍遥:已经接近月凝湾了。地上有食物……这个村落应该有人居住,为什么走到这一个人影都没?王上将忘今焉葬在月凝湾,事隔不久便发生疑案。(拾起地上的馒头,轻捏几下)硬邦邦,看起来这个馒头丢在此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丢弃手中馒头继续前行)。

穷千秋:副军长,副军长!副军长!

风逍遥:是谁在叫我?(顾盼四周)没人。先入草屋看看。(走进前方草屋)这门怎么这么低?

(稍加犹豫,弯腰推门而入,点燃桌上蜡烛,见墙上有字)

风逍遥:是用刀所留下的刀痕。初九,初十,十一……这……

(打开的小窗门突然关闭,烛火熄灭,烛台倒落,风逍遥扶刀警惕)

穷千秋:副军长危险,快走啊!

风逍遥:这到底是哪里传来的声音?(桌上书页翻动)那是……

(小窗门吱呀摇动,风逍遥再次点燃蜡烛,阅读桌上的手记)

(手记内容:来自祖灵的诅咒,全村庄的人都陷入疯狂,惊吓成了睁开双眼后的第一个情绪,夫子离开之后,每一个人都想离开,但……)

风逍遥:夫子,是忘今焉?

穷千秋:别再翻了,快走啊,不然就来不及了,副军长啊!……

风逍遥: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啊,是这本奇怪的手记吗?

(手记内容:生活真是越来越艰难了,连邻居的草屋都变得遥不可及。)

风逍遥:这不像是一个人的笔迹。

(手记内容:留在村庄的人开始不见了,是不是,我也快要不见了?)

风逍遥:怎会写到这就断掉了?(观视地上毛笔,联想掉落轨迹)所以写这本手记的时候椅子上面没坐人。(翻揭几页空白页后看见几个深浅不一的小脚印)这个一点一点的痕迹是……脚印?啊!难道……

(连忙冲出草屋,回望草屋门,惊觉门已变大)

风逍遥:馒头?(双手捧起地上馒头)哪有可能?!这玩笑也开太大了!

穷千秋:副军长,副军长啊!

风逍遥:小尉长!

穷千秋:完了!

风逍遥:啊……!(转身看见巨型馒头)


【达摩金光塔前树林】

幻幽冰剑:<达摩金光塔,雪夜,见到我,你还记得我吗?>


【广泽宝塔附近村庄】

村民甲:两位先生是?

燕驼龙:老丈啊,你今天不是跟俏如来才见过面而已,怎会一下就认不出来了?

村民甲:见面?哪有啊,我们住在村内,平常根本就没在出门的啊。

燕驼龙:你是在说什么?

村民乙:阿爹,天气冷了,这两位是谁?

燕驼龙:这个你儿子喔?你不是说你儿子失踪了?

村民甲:什么我儿子失踪?我儿子就在这,你这个乌鸦嘴,呸呸呸……

燕驼龙:明明还有一个。(望见身后另两个村民)

村民丙:让你担这么多水,辛苦你了,夫君。

燕驼龙:啊?怎会这样啊?

俏如来:终于扩散到这了吗……(望到不远处的一座塔)那是……

燕驼龙:俏如来啊,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啊?

俏如来:现在不方便解释,待回到尚同会之后再向前辈解说吧。现在,我们先前往那个地方一观。

燕驼龙:走。

(此时钟声响起)

俏如来:钟声?啊!

众村民: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俏如来:前辈小心!

燕驼龙:……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燕驼龙眼中异光一闪,与众村民合攻俏如来)


[异变的村庄,俏如来身陷危境,地门影响力逐渐扩大,俏如来该如何抵抗大智慧的侵袭;

踏入月凝湾的风逍遥,又会有怎样的诡异遭遇呢;地门之中,万雪夜身份遭受质疑,这场冲突将如何了结;

雪山银燕与剑无极这对兄弟是否从此走向不同的道路呢;浪辰台中针锋相对,欲星移有何算计排布?

欲知一连串精彩后续,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八集——月凝湾的秘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