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0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396001135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六集 佛劫再临


录入:醉笔倚风
   蜜函(欲星移、风逍遥、铁骕求衣部分)
   原随云(赤羽部分)
   余生(北冥觞部分)
   流丨丶年(缺舟部分)
   凤歌松露(雁王部分)
   千年等__蛇(锦烟霞部分)
校对:LINGGin


【金雷村】

(剑无极对上梦虬孙)

剑无极:来喔!

梦虬孙:欠电!喝——!

剑无极:真着急!赫——!

[莫名挑衅,无由的战端,剑无极、梦虬孙,兵器交接,点点星光照亮夜色!]

梦虬孙:还来啊!

剑无极:还差一点!

梦虬孙:讲什么?!

剑无极:一剑……(收剑入鞘)

梦虬孙:找死!八景江湖……

剑无极:无极!

梦虬孙:归帆定风波!

(剑无极冲上,双剑交击)

梦虬孙:还……

剑无极:飘渺!

[招叠招,势接势,飘渺剑法紧续在后,如行云流水,绵绵无尽!]

梦虬孙:(被剑无极一招击退)啊!

剑无极:喝——!

梦虬孙:<不同的连招,原来他……>赫——!(出剑)啊!(被剑无极压制)看到鬼!

(抓准机会,梦虬孙一脚踹倒剑无极后,用拳脚将其逼退。)

剑无极:哇靠!你你你……痛痛痛……这啥啦!

梦虬孙:哈,这叫做乞丐学狗翻跟斗!想学吗?我教你!(起身收剑,挂好自己的零食袋)

剑无极:又不是剑法取胜,是在嚣张啥!

梦虬孙:不是剑法又怎样?就凭这步,矮仔丛还有道域来的那个,也吃了我不少的闷亏!倒是你!

剑无极:怎样?

梦虬孙:刚才的剑法,以前没看你用过,但现在我很确定,当初你故意牵我去针对九算之时,没认真跟我打。

剑无极:啊,刚才不是用了,计较这么多要干嘛?

梦虬孙:以前不用,现在用?

剑无极:……(看天看地不看他)

梦虬孙:啊,臭小子你拿我试剑!

剑无极:喂喂喂,讲试剑就太难听了,这是朋友之间的切磋,计较这么多,不够潮。

梦虬孙:老实讲,刚才的剑法,很适合你。

剑无极:唉,这听到耳朵就要流脓了。

梦虬孙:但是你用起来,还是有一点犹豫。怎样,手抽筋喔?

剑无极:你才中风咧!

梦虬孙:中你的头!(拔剑)

剑无极:(架住)喂,你……(身上剑谱掉落)

梦虬孙:嗯?那啥?

剑无极:啊?没……

(梦虬孙用剑将书册挑到手中)

剑无极:做什么啊!(欲抢回)

梦虬孙:换你紧张了喔!

剑无极:还我!

梦虬孙:(腾挪闪躲)借看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嗯,这是……飘渺剑法,任飘渺的剑招!(剑无极沉默)你不想解释,那就算了,虽然我不知道细节,但是串联一下,应该还是能猜一个大概。

剑无极:别在那随便猜,我跟任飘渺,绝对不是好朋友!

梦虬孙:我现在,很讨厌飘渺剑法。所以我认真给你建议,留下对你有帮助的一小部分,别全学,然后,超越!(将剑谱扔回)

剑无极:(收起)别光是讲我,你的剑法,也很适合你啊。

梦虬孙:上一个讲这句话的人,现在变成我的死敌。

剑无极:这……

(梦虬孙转身欲离,剑无极冲上挑走零食袋。)

梦虬孙:啊?你!

剑无极:谁叫你跟我使脸色!

梦虬孙:讲不听!

(争抢中两人的剑都被震飞,换成拳脚搏斗,零食袋被抛上天空,零食四散。)

梦虬孙:我的东西!

(腾身上空,瞬闪接住,只剩一个烧饼远远飞出去。)

梦虬孙:啊啊啊!烧饼!

(追去捡,结果是锦烟霞接住后递还梦虬孙。)

梦虬孙:啊,多谢。哼,我应该找时间,把这个袋子缝在我的身……啊!(抬头才意识到是锦烟霞)看到鬼!(嘴里叼着烧饼,秒退)

剑无极:是锦烟霞,你怎会在这。

锦烟霞:我一直都在。

剑无极:一直……我们怎么都没注意到啊。别这样一直看我,我会不好意思呢。

锦烟霞:我与冰剑谈心之时,她说了你与那位姑娘,还有任飘渺的事情。

剑无极:冰剑竟然这么多话。

锦烟霞:在我被封印一百年的期间,天下风云碑,也该开启两次了,如今的天下第一剑,已是秋水浮萍任飘渺,岁月不待人啊。

剑无极:为什么有一种讲古的感觉。

锦烟霞:还有你。

梦虬孙:啊?!我,怎样?

(锦烟霞突然霸气,震飞两人。)

剑无极:啊!你……

梦虬孙:你做啥!

锦烟霞:你们两人,进招吧。


【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在下缺舟一帆渡。

俏如来:缺舟?

缺舟一帆渡:你很疑惑,为何你会来到无水汪洋找我?

俏如来:我来找先生?

缺舟一帆渡:坐。(两人坐下,缺舟沏茶)这茶,为你而沏。

俏如来:初次会面,让先生如此费心,俏如来受宠若惊。

缺舟一帆渡:你有佛缘,所以值得。

俏如来:俏如来还俗已久。

缺舟一帆渡:还俗,不代表还缘。而此缘,不只佛缘,尚有机缘。

俏如来:是何机缘让俏如来来到此地呢?

缺舟一帆渡:你来了,就是机缘。

俏如来:可是俏如来非是自愿。

缺舟一帆渡:那机缘来时,可曾问过自愿?

俏如来:哈,先生说得是。

缺舟一帆渡:你的身上,有史家人的背负,这些背负为的是争黎民安逸,争天下太平,这个争,是执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执着,你不能要求每一个人的执着都相同,所以,争就变成了纷争,甚至恶化成战争,而这些局面,源出同一个起念。

俏如来:伤害,就是在这一来一往之间所造成的。

缺舟一帆渡:那你还相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俏如来:这并不轻易,即便俏如来也无法轻易就能说原谅。

缺舟一帆渡:现在的你也该领悟了。难,不在造者,而在受者,真正的屠刀,是冤冤相报。一步禅空的大愿,你可记得?

俏如来:菩提尊?

缺舟一帆渡:宽恕是放下自己,放下执着,放下恨,但人却有七情,这些情绪是来自痛苦的记忆,那群失去至亲、爱人、朋友的受害者,不是做不到原谅,而是他们还记得,就如同现在的你。

俏如来:我?

缺舟一帆渡:为什么你会认为玄之玄罪无可逭?因为他不知悔改,但若他真正悔改了,你真该给他一个完全自新的机会,就算你真给他了,你也会认为愧对受害者而被良心折磨。

俏如来:我又如何判断他的悔改是真是假?纵虎归山,以直报怨,对错之间的抉择,总是难以取衡,怎样的智慧才能分辨人心?

缺舟一帆渡:如果真正让一个人改过呢?

俏如来:俏如来愿意相信能。

缺舟一帆渡:其实你没错,一步禅空也没错,只是缺少关键。

俏如来:怎样的关键?

缺舟一帆渡:忘却仇恨,或者,说放下。俏如来,你迟疑了。

俏如来:我只是在想,佛国有洗去记忆的方法,而熟稔此法的菩提尊最后却选择以肉身承受尚同会众人的攻击。

缺舟一帆渡:菩提三悟中的来处惹何埃,恐怕只能对单一的个体施用。

俏如来:或者是菩提尊认为,这不是悟。

缺舟一帆渡:你认为的悟,是什么?

俏如来:不能放下的,一切刻骨铭心的经历,所以才有今日的俏如来。

缺舟一帆渡:既知痛苦,为何还惦记痛苦?

俏如来:昔时世尊出身释迦族王脉,权势在握,享尽富裕,更有妻儿相伴,却因一次外出巡游逢遇生老病死景象决心寻师求道,之后才成就了菩提尊树下的释迦牟尼。

缺舟一帆渡:因为世尊悟了。

俏如来:不经苦,如何了苦,不知爱恨,如何明说爱恨,顿悟是一瞬,但在这一瞬之前,早已不知经过多少累积,功成一篑,焉可忽视九刃之基。妄想强行剥离七情六欲,不也形同为了逃避而遁入空门,这样还算是悟吗?

缺舟一帆渡:哈,果真苦海无涯。

俏如来:汪洋无水缺舟,却见一帆渡航,先生不也有执?

缺舟一帆渡:哦?怎样的执?

俏如来:处处彼岸。

缺舟一帆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执着。

俏如来:先生可愿指点一二?

缺舟一帆渡:这样是你自己的悟吗?

俏如来:看来仍要从颠倒梦想找出答案。

缺舟一帆渡:真是好悟性。也许,你能帮我。

俏如来:以先生的能为,俏如来要如何略尽绵薄?

缺舟一帆渡:助我同登彼岸。

俏如来:这样是先生的悟吗?

缺舟一帆渡:哈,答案本身往往是另一个问题,与佛国相关者,不只有鲁家。啊,茶都凉了,你我却未对饮言欢,是说现在要言欢恐也困难。(起身走向崖边)

俏如来:(起身步随缺舟)先生方才所说似有后话。

缺舟一帆渡:你的见解深得吾心,与你一谈让缺舟受益良多。至于地门与大智慧之事,锦烟霞会向你说分明。

俏如来:大智慧,地门?那天门与摩诃尊……

缺舟一帆渡:悟了。(取出卷轴交给俏如来)

俏如来:(接过)嗯,这是?(瞬间回到居处)


【尚同会】

燕驼龙:担心归担心,我看喔,你还是先将伤养好,让大家安心啦。

俏如来:嗯?(环顾四周)这……

燕驼龙:俏如来啊,你怎会一副吓到的样子?

俏如来:啊,没事。多谢前辈关心,俏如来会好好养伤,请前辈也休息吧。

燕驼龙:好啦好啦,本龙也不打扰了。(离去)

俏如来:方才的现象,似真似幻,难道是意念的瞬间转移?意念、记忆……嗯?(手上拿着羊皮书轴,打开)啊?!这……不是梦!

画外音:[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没故事的妖怪,他没有自己的故事,所以很羡慕别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钟声)


【村庄】

众村民与脚仔王: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金雷村】

梦虬孙:看到鬼!现在是怎样?

剑无极:不知道,她突然就抓狂了。

锦烟霞:不进攻,那就我先了。喝——!

[战生突然,剑无极,梦虬孙被迫接战,却感白发气劲,似是暗藏剑势之利。]

梦虬孙:<这是……>

剑无极:<剑气啊!>

锦烟霞:风雨尽寒涛!

剑无极:可恶啊!一剑……

梦虬孙:八景江湖……

剑无极:无尽!

梦虬孙:落雁连群影!

(锦烟霞挡下攻势后收招)

剑无极:哇咧,现在又是怎样了!

梦虬孙:就是啊,又突然不打了!

锦烟霞:古岳剑法,残雪封桥!

梦虬孙:嗯?!你……

锦烟霞:当初李沉渊让你看的,应该是此招无误。

梦虬孙:看到鬼,你怎会知道,我去过古岳派交流啊,这件事情,连王跟欲星移都不知呢。

锦烟霞:我与古岳派有一点关联。

梦虬孙:这我知道,但我可没将这招融入我的剑法。

锦烟霞:这种细微的差异,只有我与奚宣能察觉。

梦虬孙:伯祖父!

锦烟霞:你有想要变强的欲望,却排斥自己最适合的飘渺剑法。

剑无极:若是要说教就免了,还有啊,生角的也有讲他想要变强啊。

梦虬孙:喂,看到鬼!别牵到我这里来。

锦烟霞:想变强是好事,但也需明白强的定义,如果只是望着眼前的高墙,或者欣羡,或者不服,到头来,你们也只是看到那堵墙,而无法触及墙后的世界。风云碑所选出的天下第一剑是强者,那打败天下第一剑的人,是否更强?

剑无极:那是当然啊,不对,你这样问肯定有陷阱。

锦烟霞:我与奚宣亲眼所见的实例,有兴趣吗?

剑无极:所以是当年的天下第一剑。

锦烟霞:对方是数十年难见的奇才,却恃武跋扈,践踏败者尊严,我与奚宣既看不惯,更感惋惜。本想在名人贴底定之后,找对方一谈,岂料……

剑无极:被你所说的另一个人打败了,对吧。

锦烟霞:纸上谈兵,但一笔一划,一字一句,无不精妙破解,本该傲视群伦的剑招,甚至功体命门也被透析。

剑无极:原来不是直接比武啊,是谁这么有本事?

锦烟霞:李沉渊的父亲。

梦虬孙:啊?!听讲当时的古岳派,只是一个小派门,竟然有人有这种本事。

锦烟霞:就是这种心态,让败者甚感难堪。他们夫妻因此受到追杀,我与奚宣便出手相救。

梦虬孙:这桩事情,我曾听别人讲到,当时的侠侣并没留名,前一阵子我才知道,那两个人就是你与伯祖父。

锦烟霞:那时,李氏夫妻,已将镇派剑谱改良泰半,但因缺乏实战经验,尚差临门一足,我与奚宣便多事了。

梦虬孙:难道那式残雪封桥……

锦烟霞:九式补一,乃至十全。你握剑柄的力道以及施力准度等关窍,仍有沿袭,虽然经过拆解,却难逃吾之眼。

梦虬孙:唉,这我还真正不曾听过,毕竟也没人主动提起。

锦烟霞:剑谱十招编成期间,李沉渊诞生,在我被封印百年之内,他更用那本剑谱,成了一代宗师。现在,明白了吗?你,还有你。将剑谱借我一观吧。

剑无极:这嘛……啊,好啦。

锦烟霞:(阅读)我与奚宣游历江湖之时,见过不少剑法,但这么精妙的剑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剑无极:连你都称赞这套粗俗的剑招了,那我没话可讲。

锦烟霞:找到适合你的方式,比学起适合你的剑谱,更加重要。夜深了,你们也该休息。强,不是躁进可得。(将剑谱还给剑无极,离去)

梦虬孙:看到鬼!什么夜深,都已经要天亮了!唉,都是你啦,没代没志抢我的袋子,虽然也听到不少有用的东西就是了。


【黑水城】

(银燕、忆无心带飞渊来到)

飞渊:这个黑水城里面还非常的大呢,虽然要钻狗洞,坐云梯,但是眼前这片开阔明朗的景色,真是令人赞叹。

雪山银燕:黑水城并没有对外开放,请飞渊姑娘来此一定要安份守己。

飞渊: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惹祸的人吗?

(银燕、忆无心对视一眼)

雪山银燕/忆无心:很像/有像。

飞渊:你们这样讲,太让我伤心了。

忆无心:飞渊姐姐,黑水城不是随便给人参观的地方,你答应不会去影响到别人的生活,我们才带你进来。

飞渊:雪山银燕,我是客人,你应尽的地主之谊呢?

雪山银燕:我不是此地的主人,别误会。

飞渊:那我算是你的朋友吗?

雪山银燕:算是吧。

飞渊:那……你能继续带我参观其他的风景吗?

雪山银燕:我必须先将原晶做后续处理,无法奉陪。

飞渊:哈?姑娘主动开口叫你作陪,你竟然不答应。你就这么忍心,放我在此地只影孤单,自生自灭吗?

雪山银燕:黑水城还没活人被饿死的历史,你免烦恼。

飞渊:一点也不好笑!(上前推了银燕一把)

雪山银燕:无心,飞渊姑娘就劳烦你了

忆无心:嗯,银燕大哥,你放心吧。

雪山银燕:请。

飞渊:啊,真的这样就走了。

忆无心:飞渊姐姐,我带你去参观吧。

飞渊:哈,那边有人。(兴冲冲的过去了)

忆无心:啊,飞渊姐姐,飞渊姐姐等我啊!(追去)


【黑水城】

(风间始拿出手巾擦汗)

小玉:(来到)风间,你又在推煤车了。废叔公伤势才刚好而已,就又叫你搬东西喔?

风间始:啊,小玉姑娘。唉,没啦,这是我自己要用的,我想精进自己的铸术。

小玉:嗯?那条手巾,我之前不是送你一条手巾,你为什么不拿出来用?

风间始:啊,嗯,这……啊,因为……这……

小玉:是黑掉了还是破了?啊,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弄不见了。

风间始:没,没不见。(拿出)在这,在这啦。这条手巾,我一直都留作纪念,舍不得使用。

小玉:为什么?

风间始:嗯,这……是因为,这……

小玉:是不好用吗,还是你嫌丑?

风间始:都不是啦,都不是!是,是……

(小玉靠近风间始,两人对视,风间始退开。)

风间始:(鼓起勇气)小玉姑娘,晚上,你有空吗?

小玉:有啊,怎样了?

风间始:我……我有东西要给你。

飞渊:(从两人之间窜出来)什么东西啊?

风间始:啊啊啊啊啊!你……你是谁!

忆无心:风间大哥,她是飞渊姑娘,在我们寻找古燐原晶的时候,她帮了我跟银燕大哥很多忙。因为有需要废苍生前辈帮忙的地方,所以就带她回来了。飞渊,这位是小玉姑娘,他是风间始大哥。

飞渊:(一转身看到小玉的胸部)大……玉姑娘。

忆无心:是小玉啦,你是怎样听的啦。

飞渊:可恶,我没输……我没输喔!我只是包的比较紧而已!

忆无心:输什么啊?包什么?飞渊姑娘,你到底又在讲什么啦?

飞渊:啊!<不小心将心里话讲出来了!>大……啊不是,大家好!

风间始:哦,原来是帮助过你与银燕的女侠客喔。飞渊姑娘的年纪,看起来跟小玉差不多耶。

飞渊:这就幻了,我才十八岁呢。

风间始:十八岁,比小玉大一岁。

飞渊:(晴天霹雳)什么啊!比谁还大,比谁还小,那都没什么啦!人生啊,知足常乐就好了!

忆无心:唉,我就知,你一定不知又在想什么了。

风间始:啊,无心,既然你回来了,那银燕大哥呢?

忆无心:银燕大哥他先去找废苍生前辈了。

风间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他讲,我先去找他。小玉姑娘啊,我要来去了!(推着煤车跑离,经过时不小心撞了无心一下)

忆无心:啊!

风间始:啊,无心!抱歉抱歉!(离去)

忆无心:风间大哥是什么事情,走得这么急?

小玉:可能是霜姑娘的事情。

忆无心:啊!


【黑水城•破窑】

废苍生:回来了?

雪山银燕:古燐原晶已经到手,前辈。(拿出古燐原晶递给废苍生)

废苍生:总算在时限内完成。

雪山银燕:前辈,还有一事,我在寻找古燐原晶之时,遇到一位姑娘,详情听说……(诉说缘由)

废苍生:还有第二个人找寻古燐原晶?嗯……稍后叫她来找我。

雪山银燕:是,雪山银燕告退了。(离去时正碰到风间始)

风间始:啊,银燕!

雪山银燕:嗯,风间始,怎样了?

风间始: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知你。霜姑娘……唉,霜姑娘她明日就要回东瀛了!

雪山银燕:啊?!(握拳)


【黑水城】

飞渊:无心小姑娘,你走这么急要干嘛?是因为那位霜姑娘吗?

忆无心:(停步)霜姐姐要离开了,我当然着急啊。

飞渊:她是你很好的朋友吗?

忆无心:不止是我很好的朋友,她还是……她还是银燕大哥的爱人。

飞渊:(大受打击)什么啊!

(天降大雨)

飞渊:(开唱)不知道在遥远的天边,你是否还,深爱着,思念着,挂心着,孤单的我……

忆无心:啊,霜姑娘是银燕大哥的爱人,你反应这么大要干嘛?

飞渊:唉,只是刚好打雷下雨而已啊。(鸳鸯散音乐中撑伞漫步)

忆无心:唉……这雨伞又是哪里借来的啊?

飞渊:这喔,这跟阿霞借的啊。

忆无心:啊,哪一个阿霞?

飞渊:那菜市仔名啦,你又不认识。唉,又停了,这雨是专门下来作气氛的喔。(收伞,雨过天晴)

忆无心:你刚才唱的那是什么歌?

飞渊:路上听来的啊,感觉不错听,所以记住了。刚才感觉气氛有到,所以就唱出来了,你要继续听吗,我还可以继续唱喔。(开唱)好想你啊,好想你呀……

忆无心:唉,够了够了。

飞渊:唉,讲正经的啦,我真正是有一点失落啊。难得遇到一个不错的男人,竟然已经有对象了。

忆无心:自从我遇到你以来,你可能这句话最正经了。

飞渊:但是,你又讲霜姑娘要离开了,难道……他们要分手了?

忆无心:唉,不是啦,其实事情有一点复杂,因为……(讲述)

飞渊:啥?!银燕是霜姑娘的杀父仇人!

忆无心:飞渊姐姐,你小声一点啦。

飞渊:我跟你讲喔,我看五本书,就有三本书是这样写的,这剧本也太烂了吧。

忆无心:你平常到底是在看什么书啊?

飞渊:都是武功秘笈啊。

忆无心:啊?!哪一本的武功秘笈,会写这种东西啦。

飞渊:无心小姑娘啊,你见识少,大场面不曾看过。就是连武功秘笈,都有写这种剧情,你可看见多烂。

忆无心:唉呦,又被你耽误时间了,我要赶紧去找霜姑娘了。(离开)

飞渊:等我等我,我跟你一起去。我见识多,什么大场面都见过了,我去一定能帮上忙。(追去)


【黑水城•小屋】

姚金池:霜姑娘,你真的不再考虑了吗?

雨音霜:嗯,我心意坚决。

姚金池:唉。

雨音霜:金池姑娘不用感伤。在中原这段时间,有伤悲,有欣喜,这段日子非常的充实,就算到了东瀛,我也会挂记着你们。

姚金池:但是……你跟银燕……霜姑娘,你的心情金池完全能体会,虽然状况不同,但当初王爷与狼主……唉,事后留下的,不是恨,而是……遗憾。

(银燕来到)

姚金池:霜姑娘,我先离开了。(离去)

雨音霜:银燕。

雪山银燕:我听讲,你要回东瀛了。

雨音霜:嗯。

雪山银燕:我……啊,不能,留下来吗?黑水城,也有很多你的朋友,金池姑娘,小玉姑娘,还有风间始,还有……还有我。

雨音霜:金池姑娘很好,小玉也很好,她们都是我在中原的回忆,当然……你是最重要的。黑水城很好,但西剑流,才是我的家。

雪山银燕:如果你要一个家,我也能给你啊!

雨音霜:银燕,不是讲好了,再给我一点时间,让一切随缘。

雪山银燕:但是我有很多悔恨,有很多心情,我浪费了太多时间与太多的机会。对你,我有太多愧疚。我没好好疼惜过你,我还没回报你的付出!

雨音霜:银燕,你讲的东西,我都不需要,我想要的东西,你已经给我了。

雪山银燕:啊……是,那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握住霜的手)我的感情来得很慢,但是……你明白。

雨音霜:是,我明白,这份感情,就是最重要的。只要它不会随着时间与距离消逝,那我们,就有再聚会的一天。

雪山银燕:我知道你做下这个决定,一定是深思熟虑过后,其实你,一直比我成熟。

雨音霜:还未到年纪,就开始讲年少轻狂了吗?

雪山银燕:哈。(放开手)

雨音霜:银燕,可以帮我收拾行李吗?

雪山银燕:嗯,当然。

(两人进屋,屋外,隐蔽树丛中的忆无心与飞渊走出。)

飞渊:你不是要劝霜姑娘留下来,怎样这样就走了?

忆无心:连银燕大哥都劝不下来,我去又有什么用。现在是银燕大哥跟霜姑娘最后的相处时间,我看,我还是别打扰好了。

飞渊:嗯……

忆无心:你在想什么?

飞渊:霜姑娘的心情啊,我其实也能稍微了解呢。

忆无心:啊?!

飞渊:我也见过一个背负着杀父之仇的人,他的父亲也是间接被他重视的人害死,那是很痛苦的挣扎。

忆无心:我明白啊,但是看他们这样,我很伤心。

飞渊:啊,对了,无心,你不是有操纵石头的能力吗?

忆无心:是啊,怎样?啊?!你该不会是想叫我用石头将船弄沉吧,这样霜姑娘就回不去了!

飞渊:啊唉,你怎会认为我有这种想法啊?黑白想!

风间始:(来到)无心,飞渊姑娘。

飞渊:哦,是你啊,捆工兄弟。

风间始:我不是捆工啦。是废苍生前辈叫我来找你,是关于古燐原晶的事情。

飞渊:啊,无心,你等我一下,我有事情要拜托你。

忆无心:哦,好啊。

风间始:飞渊姑娘请随我来。

(离开,飞渊跟上)


【尚同会】

(俏如来阅读卷轴)

画外音:[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没故事的妖怪,他没有自己的故事,所以很羡慕别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没故事的妖怪很羡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他吃掉别人的故事,他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虽然吃了很多很多故事,但他依然很苦恼,因为那都不是他的故事,他仍然没有自己的故事。没故事的妖怪,就送给每一个人一个新的故事,从此以后,大家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了。]

俏如来:没故事的妖怪,缺舟一帆渡。……地门、大智慧!

(军师带神田来到)

俏如来:赤羽先生,神田壮士。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嗯?这是……

俏如来:是一本童书。

赤羽信之介:这么闲情?(军师和神田凑过去看卷轴)没故事的妖怪。

神田京一:啊,没头没尾,这故事很烂。明明是讲没故事的妖怪,为什么后来又送给每一个人故事,这啥道理啊?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这本童书你从何得来?

俏如来:我……不知。

赤羽信之介:不知?

俏如来:似在梦中,又似真实。(转身放下卷轴)赤羽先生可知有什么方法可以眨眼千里?

赤羽信之介:术法之中有神行与缩地两术,上乘者转眼百里,如果能同时神行与缩地,理论上可以万里山河,来去自如。

俏如来:理论上?

赤羽信之介:因为神行与缩地,任一种要练至精深都已经困难,就算两种都练至极限,在缩地同时神行,那将超越人力极限。

俏如来:那有将其他人传送至自己面前的方法吗?或者将物品传送给他人?

赤羽信之介:那已经是进入神通的境界,非神则佛。

俏如来:那俏如来今日,可能真正见到神佛了。

赤羽信之介:此话何意?

俏如来:方才这卷轴的来历……(回忆)

神田京一:什么?一醒来卷轴就在你手上,这……俏如来,你是去遇到鬼哦。

俏如来:看来不是。

赤羽信之介:嗯……如果这不是神通,复杂的事情,也许有简单的答案。

俏如来:俏如来也是这样想。金雷村,锦烟霞姑娘应该能提供线索。

赤羽信之介:走吧。

俏如来:赤羽先生不是要回东瀛了?

赤羽信之介:还有陪你走这一趟的时间。集思广益,对你会有帮助。

俏如来:多谢先生。


【金雷村】

(军师、俏如来、神田遇到常欣)

常欣:啊,俏如来,你来了。

俏如来:常欣姑娘,又见面了,我们想见锦烟霞姑娘。

常欣:她等你们很久了,我带你们去。

神田京一:剑无极是不是也在这?

常欣:是啊。

神田京一:军师,我去找他。

赤羽信之介:嗯,你去吧。

俏如来:请常欣姑娘带路。

常欣:你们随我来。

(屋内)

俏如来:锦烟霞姑娘,天门内中到底发生何事?摩诃尊他……

锦烟霞:梵海惊鸿,已经牺牲了……

俏如来:啊!什么!(握紧佛珠)

锦烟霞:进攻天门的人,是来自地门,他们有一种邪术,可以洗去人的记忆,那一日……(回忆)天门,就这样沦陷了。(门外常欣偷听)

俏如来:啊……摩诃尊!

锦烟霞:摩诃尊拼死,就是要我将这口颠倒梦想带出,这内中一定藏有重要的讯息。他指名交你,俏如来,你应该明白原因。

俏如来:俏如来何德何能,值得摩诃尊的托付!

锦烟霞:你知晓如何打开吗?

俏如来:俏如来之前就曾经端倪过。燕驼龙前辈讲,剑上存有封印,强行打开,可能会毁坏内容。

锦烟霞:你也不知如何打开。

赤羽信之介:摩诃尊在剑上留下封印,却又指名俏如来接收,那就表示只有俏如来能可解开封印。

俏如来:但是俏如来与摩诃尊的接触不多,唯一……啊!(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赤羽)

赤羽信之介:试看看吧。

锦烟霞:俏如来,你想到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与摩诃尊接触不多,摩诃尊如果真设下只有俏如来能解开的封印,以摩诃尊对俏如来的了解,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血纹魔瘟,第二便是俏如来的武功。

赤羽信之介:血纹魔瘟虽然独特,但非是摩诃尊的专精,如果是俏如来所使用的佛门武学,摩诃尊更容易了解。

锦烟霞:既然你们有了推测,一试便知。

俏如来:愿不负摩诃尊的寄望。如来圣焰!喝——!

[只见俏如来运起佛门元功,颠倒梦想如受感应,瞬间——]

赤羽信之介:成功了。

(颠倒梦想被破,金色字体四散房中。)

俏如来:哈?这是……

[卷轴打开,法音忽响。]

法音: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俏如来:是心经!

赤羽信之介:这就是摩诃尊所留下的讯息。

俏如来:这是……(金字合成卷轴)


【金雷村】

(剑无极与梦虬孙交谈)

神田京一:(来到)啊,师、弟,我们又见面了。

剑无极:什么,原来是有取名障碍的师兄啊!啊对了,你不是要回去东瀛了,怎有空来金雷村啊?

神田京一:就是要离开了,所以才来跟你打一声招呼。(打量梦虬孙)这个……这个生毛带角的,是你新的麻吉喔?

梦虬孙:看到鬼!谁跟他麻吉!看你带的兵器,真正跟他是师兄弟喔!

剑无极:生角的啊,大家都看得出来你很想给我做麻吉了,免拍谢啦。还有啊,师兄,找我是特别来打一声招呼,跟我告别,是要我送你一程吗?

神田京一:啊,师兄弟有这个心,放在心底就好了,就算你没来送行,我也接受到你的心意了。讲到这,上一次我回去之前,跟你打了一次,因为……

剑无极:因为当时有伤在身,又因为看我发疯可怜,所以没用全力,现在要回去了,所以特别来找我验收一下,看我这个师弟功夫有进步没。唉!想讨回面子直接讲,拐弯抹角,曲曲折折,要面子又怕被削面子,这样龟龟鳖鳖,一点也不是纯纯的男子汉!

神田京一:哼,你若是怕输,这次可以放弃,你可以自我安慰,我这个师兄不是你的对手,一辈子精神胜利也是胜利!

剑无极:好啊,正合我意!那就别打!嗨!我赢了,我赢你了,我赢过你了!你一辈子都是我的手下败将,输了,你输了!大家听,神田京一输了,他认输了,神田京一是剑无极的手下败将喔!

神田京一:剑无极!

剑无极:怎样!不爽要输赢吗?生角的啊,稍微闪一点,不然被剑风扫到,我是不会赔你喔!

梦虬孙:叫我闪我就闪,那我不是很没面子!你们两个,又不是三岁小孩,要打就打,讲这么多废话,幼稚!

剑无极:啥?!

梦虬孙:没读书喔,意思就是你幼稚!若是听我这句话不爽,(手按剑柄)算我一个!

神田京一:喂,我们师兄弟在输赢,关你屁事啊!

梦虬孙:听者有份,还是你怕输?(倒拇指)

神田京一:谁怕谁!来!

剑无极:不是来,是来喔!

梦虬孙:看到鬼!

[意在切磋之心,犹有争胜之意,竹林之中,只闻三口一声——]

剑无极/神田京一/梦虬孙:喝——!

(三方混战)

梦虬孙:<看到鬼!这个人的剑速,可能比剑无极更快!>

神田京一:<剑无极的刀速慢了,变化却多了这么多!>

剑无极:<这个生角的啊,怪招这么多!>

[一者快利,一者多变,一者诡怪,各自逞能!]

神田京一:进步不少嘛!来!(红柄虎彻出鞘)这一招,要让你们悲哀!一剑……无敌!

梦虬孙:归帆定风波!

剑无极:飘渺……无尽!

[最终一招,刀光剑影,在不及眨眼之间,胜负底定!]

剑无极:什么?!我最输喔!

神田京一:你这是什么剑法?

剑无极:不爽用的剑法!

梦虬孙:看到鬼!这个时候,你竟然还给我用新招,还是未完成的!

剑无极:唉,我们两个要输赢还有机会啦。(各自收剑)至于你,师兄,给你带一个美好的回忆回东瀛。

神田京一:不算,再来一次!

剑无极:别打了别打了,打来打去都是那几招,你的无极剑法啊,我是不可能超越了。去给你送行这种恶心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去做的,但若是有机会再见面……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才剑者!(离开)

梦虬孙:最输的还走得这么有气势,真正看到鬼!(亦离开)

神田京一:<看你这样的转变,相信师尊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欣慰。而我这个你不愿意承认的师兄,也为你感到高兴。>

(前方剑无极停步)

神田京一:嗯?

剑无极:唉啊……(握拳,微微回头)师……兄。(神田惊讶)一路保重!

(低头行礼,两人同时忆起这一年在中原经历的种种。)

神田京一:啊?!……是!


【黑水城•破窑】

风间始:前辈,人我带来了。

废苍生:这没你的事情了。

风间始:是。

废苍生:你就是飞渊?

飞渊:你就是他们讲的废苍生,你也是铸剑师喔?

废苍生:你为什么要找古燐原晶?又为什么知道,什么是初始力量?

飞渊:诶,这是秘密,恕我不能回答。

废苍生:是不敢回答吧?讲吧,你与锻家是什么关系?

飞渊:没关系。

废苍生:你没说谎话?

飞渊:有就有,没就没,我不用欺骗你。

废苍生:那是锻神锋要你去找古燐原晶了?

飞渊:你认识锻神锋喔?

废苍生:真正是锻神锋要你去找古燐原晶?

飞渊:啊糟,不小心说漏嘴了,这样……可以麻烦你帮我讲一下情吗,替我向锻神锋拜托一下啦。

废苍生:拜托什么?

飞渊:我听说,锻神锋是天下第一名匠,我想……请他替我改造兵器。

废苍生:哈,天下第一,轮得到他吗?将你的兵器拿给我观视。

飞渊:你要替我改造喔?

废苍生:让我看。

飞渊:喔,好啦。(飞渊正欲取下佩剑,突然——)

锻神锋:我不准!(锻神锋出场)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飞渊:锻神锋,你怎会来了?

锻神锋:你若将剑交给他,铸造之事,就不用再找我了。

飞渊:这……

废苍生:将剑交我,你就不再需要他。

锻神锋:天下第一只有一个。

废苍生:等你做到再来发言吧。

锻神锋:雪山银燕的啸灵枪,冽风涛的铁手,已经证明,在锻家之前,废字流不堪一击。

废苍生:哈,这样就让你得意了,没古燐原晶,你有本事替她铸剑?

锻神锋:为她重铸兵器,根本不需要古燐原晶。

飞渊:你骗我,替我铸剑根本不需要古燐原晶?

废苍生:他只是开一个不可能的条件隐藏自己的无能。

锻神锋:不过重铸一支兵器,有何困难。

废苍生:你能?

锻神锋:当然。

废苍生:嗯,我相信你能,飞渊,你的剑就交他处理了。(锻神锋一愣)

飞渊:多谢你了,什么时候替我动工?

锻神锋:哼,之后再来锋海找我,你先离开。

飞渊:这样好,再见了。(飞渊离开)

废苍生:你自己将东西送来,倒是免去我走一趟锋海,东西呢?(伸手)

锻神锋: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玄狐,没死。

废苍生:你说什么!


【金雷村】

(常欣与小七交谈)

常欣:他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也不能耽搁太久。

小七:你不会感觉很可惜,没机会好好跟他讲话。

常欣:有什么好可惜的?

小七:别假了啦,你不是对他……

常欣:能看他一面就很高兴了,不需要想太多。

小七:啊!

常欣:(转身,赫见玄狐)啊?!是你!玄狐,你没事!

小七:啊,你……你又想做什么!

常欣:小七,你别担心,他对我没恶意。

玄狐:吾有事要问你,跟我来!(迅速带走常欣)

小七:啊!巫女被抓走了!糟了,快去找人帮忙啊!


【铁军卫军营】

风逍遥:老大仔,连续几天了,你每日都在看军籍名册,到底是在看什么?

铁骕求衣:(合上军籍名册)你已经知道我是九算之一。

风逍遥:这不是新闻了,怎样?

铁骕求衣:你可知晓天下间有多少墨者?

风逍遥:带头的人不就是你们九算?对了,讲到这,九算还有一个还没见过。(铁骕求衣步出营账,风逍遥随后跟上)

铁骕求衣:墨者虽然不多,犹有数万之众藏身各处,钜子之下是九算。九算被称为师者,有自己的门人,每一个墨者虽然同属墨家,但最亲近者都是自己的师者。

风逍遥:这样讲我了解。道域虽然有神君,但四大宗派还是有自己的门人。

铁骕求衣:浮云子、东门朝日是玄之玄亲手栽培的门人,北杓三耀是欲星移栽培的门人,以前墨者都是听奉钜子的号令,墨家内乱之后,便各自追随自己的师者,除此之外九算也有自己培植的私人战力。

风逍遥:像是忘今焉的孤血斗场,玄之玄的黑瞳,这样讲起来……老大仔啊,你当初创建铁军卫难道是打算当作自己的私人战力?

铁骕求衣:兵者,拨乱治安,军权是君权,是国有,非是私有,但不可否认铁军卫中已经被墨家的门人渗透。

风逍遥:那不就是你?

铁骕求衣:以前,是,现在不是。

风逍遥:什么意思?

铁骕求衣:在其他九算集中心力内斗的时候,凰后早就暗中掌握了其他残存的墨者。

风逍遥:凰后,就是最后那个九算,是女的?

铁骕求衣:而铁军卫当中,也已经有不少的墨者存在。

风逍遥:你怎能确定?铁军卫都是你一手栽培的。等一下,等一下,该不会……

铁骕求衣:是,铁军卫中的墨者是我亲自带入的。

风逍遥:老大仔,你可以别讲得这么理所当然吗?既然是你带入的,我对你有信心,你的门人不可能背叛你。

铁骕求衣:玄之玄也有同样的信心,但东门朝日背叛了他,沐摇光也背叛了欲星移。凰后比你所想更能操控人心,而且我也不清楚她派了多少自己的门人潜入铁军卫。

风逍遥:老大仔,你是怎样这么确定铁军卫被渗透了?

铁骕求衣:当她对老三下手的时候,我就知晓,她想对付的人不止是俏如来,而是所有的九算。

风逍遥:啊?

铁骕求衣:要如何找出潜伏在铁军卫中的内奸,是现今的问题。

风逍遥:嗯……那,如果她能找出你的门人策反,为什么你不能找到她的门人策反回去?你们都是九算啊,她知道的人,你应该也知道啊。

铁骕求衣:数万名的墨者能全部了解?

风逍遥:那她怎样了解?

铁骕求衣:在尚贤宫中有墨家所有门人的名单。

风逍遥:啊?

铁骕求衣:她之所以一直留在尚贤宫,就是为了掌握全部的使徒名册。


【尚贤宫】

凰后:在钜子摧毁尚贤宫前,我已将使徒名册带走了,用了数年的时间,才将所有的墨者行踪掌握。

雁王:四万七千六百五十五名,渗透到鳞族、羽国、苗疆、中原、道域的墨者。

凰后:超过七成,已经是我们的追随者。

雁王:那,制造一点动乱吧?


【铁军卫军营】

风逍遥:既然怀疑军中有内奸,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们全部解甲,就算不能将所有对方的内奸解决,至少也可以消灭大部份。

铁骕求衣:这就是她的目的,拔除所有还忠于我的墨者。

风逍遥:现在苗疆已经奉行墨学,靠你自己的本事还有王的支持,就算没有这群墨者也不要紧吧?

铁骕求衣:如果王不再支持我呢?

风逍遥:哪有可能?上回欺君、造反王都放过了,还有什么事情比上回还大条?

铁骕求衣:如果三十年前皇室没内乱,现在的苗疆还有铁军卫吗?

风逍遥:三十年前啊?我想一下,这样撼天阙就不会逃亡,而且极有可能继任苗王,撼天阙如果作了王,就算建立铁军卫,那军长应该也是战兵卫。你怎会突然问这啊?(愕然)啊!


【地门•荒野】

万雪夜:<佛国各处,不能通行的所在变多了。但也有突然能走的路线,只是放眼平和,并没异状。>

(经过的树上,悬挂着的念荼罗睁眼。)


【地门•树林】

万雪夜:此地亦是相同。嗯?

七巧:啊!(扑蝴蝶不小心摔倒)

万雪夜:小心!(冲上扶住)

七巧:啊,我没事啦。多谢你,大哥哥。

银娥:七巧,该回去了!嗯,你是?……

七巧:他喔,他是好心的大哥哥。

银娥:呵。应该是你在跑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别人了吧?

七巧:这……

万雪夜:无碍。在下万雪夜。只是在游历佛国。

银娥:哦?现在有这个闲情逸致,游历佛国的人可能不多。

万雪夜:我想也是。

银娥:但天色已晚,你可有落脚之处?

万雪夜:尚无。

银娥:这样吧,若不弃嫌,到寒舍暂宿如何?

万雪夜:这太打扰了。

银娥:还是你的居处离此地甚近?

万雪夜:确实有一段距离。

七巧:大哥哥,来嘛来嘛!

银娥:七巧好像很喜欢你。放心吧,不用怕打扰。

万雪夜:这……好吧。多谢!


【暗夜•狼主居所】

银娥:到了,就是此地。寒舍简陋,还请海涵。

万雪夜:客气了。(鞠躬)

银娥:夫君,我们今日有客人,我先去准备。

千雪孤鸣:(屋中闲坐)啊?客人,不会是罗碧吧?

七巧:不是罗叔啦,是一位好心的大哥哥。

千雪孤鸣:真是稀奇。(起身)嗯……(踏出房间,见万雪夜)


【太虚海境•潜龙崁】

申玳瑁:(步入)师相,你已经很久没上大殿了。

欲星移:有右文丞就够了,大不了再加上你。

申玳瑁:但师相不是说……

欲星移:等嘛,我在这里等就好了。

申玳瑁:属下明白了。

欲星移:只是,也太久了。

午砗磲:(步入)师相!

申玳瑁:午砗磲,你神色紧张。

欲星移:我想,应该是……他吧。

午砗磲:啊?!师相知道了?

欲星移:该回来的,总会……(戏珠飞入,三人侧身躲避)回来。

申玳瑁:啊,是戏珠!

皇太子:(步入)听琵琶,随波逐浪风流计,赏绝艺,骇浪惊波入酒茶。

午砗磲/申玳瑁:皇太子。

皇太子:师相。

欲星移:你,回来慢了。

皇太子:在质问本太子之前,一句话,你……该当何罪!


【海边】

俏如来:赤羽先生,这段时间,多谢你了。

赤羽信之介:你已经说过太多谢了,再说,便是陌生了。

俏如来:啊……

赤羽信之介:此回重赴中原,虽然屡经波折,总也稍偿当年之恩。可惜,达摩金光塔之事,赤羽信之介无法再助你一臂。此番再回东瀛,虽不比上回落寞,终也带着一丝遗憾。

俏如来:赤羽先生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意见,你为俏如来所做的已经够多了。

赤羽信之介:两年的时光,你的成长着实让人惊异。当年稚嫩的初生之犊,而今,已可独当一面。

俏如来:俏如来尚有许多需要学习之处。赤羽先生,(握手)保重。

(军师点头)

神田京一:啊……霜怎会还没来啊。是改变主意,不打算要回去了吗?

雨音霜:(来到)信之介大人,神田大人。

神田京一:哦,说人人到。霜,你真正要跟我们回去?

雨音霜:嗯,霜心意已决。

神田京一:那个银燕为什么没来送行?

雨音霜:他在途中被无心叫走了。

神田京一:叫走?这么重要的时刻,也不知道下一次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雨音霜:也许他不会来了。信之介大人,我们离开吧。

赤羽信之介:不差这一时半刻。

雨音霜:唉……

(忽闻——)

雪山银燕之声:霜!

神田京一:有没有,若没来还是不是人啊。

(银燕飞奔而至,无心,飞渊随后。)

雪山银燕:霜!很抱歉,我来迟了。

雨音霜:银燕,你来了。这是……(银燕给霜一颗漂亮石头)

雪山银燕:请你紧紧握住它,保重,还有……(握紧手)等我。

忆无心:赤羽先生,你曾经对我讲过,邪马台笑跟天海光流可能还活着。

赤羽信之介:嗯。

忆无心: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但是我相信有这个可能。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若是在东瀛遇到他们,请你替我转达,他们……他们永远永远是我的好朋友。

赤羽信之介:吾一定会替你转达。

忆无心:嗯,多谢赤羽先生。

飞渊:喂,姿势一百的啊,你也要保重哦。

神田京一:啊,我跟你有这么熟哦?

飞渊:气氛有到嘛,只有我没讲话感觉很别扭。

赤羽信之介:走吧。

俏如来:赤羽先生,请一路保重。

赤羽信之介:请。

[恩还仇偿,虽有不舍,终究是要离别的宴席。两次回归,不同的心情,自仇敌至知交,自生死相搏,而至亦师亦友。初别是仇,再别是恩,点点滴滴,冷暖在心。俏如来,赤羽信之介,同有感慨。]

(西剑流三人上船)

神田京一:霜,银燕是送你什么东西啊?

雨音霜:是一颗石头。(握住石头,石头发光)啊!

雪山银燕:霜,这是无心制造的同心石,能将我的思念,灌注在内中。我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讲,但不知从何讲起。……过去,我让你等待,现在,我不会再轻易放手。我不是等待的人,只是现在大哥还需要我,所以我不能离开,但是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们之间不会再有距离。同心石一共有两颗,当他们彼此靠近之时,就会互相吸引。所以,等我,那一天到来之时,我会找到你!

(过往画面不断闪回,霜、银燕握住手中同心石,船驶离港口。)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