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0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395979846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五集 佛杀如来

录入:鱼头、恋白、白发、原随云(赤羽部分),丧球球(锻神锋部分)
校对:LINGGin


【四方山】

雁王:有失败的开始,才有成功的一步。

赤羽信之介:啊!(惊觉)

雁王:让玄之玄取代俏如来,你认为如何?

赤羽信之介:看来此战,到此结束了。请。(欲离开)

雁王: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想挽留赤羽吗?

雁王: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我的目的是什么,布局杀玄之玄,却又设计让玄之玄杀俏如来,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俏如来说不定可以多支撑一刻,而这个答案必然关键。

赤羽信之介:你的答案,也未必是真正的答案,谎言带出的只会是骗局。请!(飞速离开)

雁王:谎言带出的只会是骗局,哈,是啊,这句话当真没错。

赤羽信之介:<玄之玄未死,欲星移是隐瞒还是受骗?这样做,对雁王以及最后的九算,有何好处?他们到底在图谋什么?>

(另一边)

[掩护退路,神田京一、剑无极两人对上九算凰后。]

神田京一:神田京一,这次让你悲哀。

剑无极:来喔!

凰后:无极剑法……

[首度配合,系出同源的无极剑法配合得完美合宜,虽是联手,犹有竞争的意识,抗敌同时更是一场竞速较量。]

神田京一:速度跟上来。

剑无极:怕你太慢!

神田京一:我还没开全速。

剑无极:我也才刚开到二档而已。

凰后:快,毫无意义。(同时震退二人)

剑无极:那这招一定有意义!一剑——

神田京一:——无极!(两人同时攻向凰后,被其躲过)哦,本事不差。

剑无极:现在准备要打三档!

凰后:你们现在的目标,是拖住我,还是,杀我?

剑无极:这算是挑衅吗?

凰后:拖住我,可以省一点气力;杀我,你们需要用更高深的武学。

神田京一:我是不爱杀女人。

剑无极:因为你会被女人打。

神田京一:没你这么多次。

剑无极:用嘴讲的没效啦,拿出本事见真章!

神田京一:好啊,那就……本事尽展!

剑无极:来喔!

[谈笑轻佻的言语,代表两人取得共识,眼前人是必须铲除的后患。]

凰后:很好,下定决心了。

[神态沉着,身形阿娜,却展现出一股暗藏的霸气,眼神似是睥睨,更似不屑。]

神田京一:一剑——

剑无极:飘渺——

神田京一/剑无极:——无敌/无极!

[雄力爆发地形丕变,脚步虽是受阻,杀招仍是不变。]

神田京一/剑无极:啊/啥?

[迎面而来的反击快逾闪电,生死刹那之间——]

凰后:天女散花!(断云石彻底锁住两人攻势)就这样,想杀我?

神田京一:啊浑帐,真是卑鄙!你故意引诱我们跳去空中!

剑无极:好在哥的反应快,不然直接倒在这啊。

神田京一:小心她那两颗。

剑无极:你是说哪两颗啊?

神田京一:啊随便啦!

[险中陷阱,神田京一与剑无极加强戒备,准备稳中求胜,发动新一波的攻势。]

赤羽信之介:住手!

神田京一:军师。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有危险,先离开!

凰后:游戏结束了吗?请。(行礼)

剑无极:这样就放我们走?

凰后:尽快吧,也许还来得及报仇。

赤羽信之介:快离开!(三人飞快离开)

(俏如来一边)

俏如来:而今,俏如来不逃不避,就要亲手,终结你!

玄之玄;来吧!

[不逃不避,不再压抑之怒尽展在俏如来面上,万般绸缪,百计千方,便为立身光明之下,玄之玄内心一般汹涌。伤在前,疲在后,根基更是不如,首招交接,俏如来弱势频现。]

玄之玄:墨改•夕照古峰!

俏如来:圣印六式,入剑!

[纵是有心,实力便是差距,实力便是鸿沟,俏如来步步支绌,步步败退,反击,只是加添身上伤痕。]

玄之玄:你很压抑,你很愤怒,你恨我,但是,我同样愤怒!

俏如来:为了权利,为了私欲,你害死多少人!

玄之玄:那又如何!失败者才会负担罪恶,胜利的人永远是我!

俏如来:你赢了又如何,用俏如来的身份活下去,这一生仍然活在黑暗之中,玄之玄,早就死了!

[一语刺中,玄之玄更是怒火炽盛,随形剑杀得更狠。]

(回忆:

 影形族前族长:影形影形,有影无形,世人要利用我们的多变,同时也厌恶我们的多变,我们注定不能活在光亮之下。
 默苍离:你不够安分。
 玄之玄:愚蠢的族长,你们跟着我,我会证明,影形也能站在阳光底下。
 影形族族人:今后我们就是你的影形,我们的生命愿意为你牺牲。)

玄之玄:现在的俏如来,未来的玄之玄,我赢了,俏如来就是玄之玄。

俏如来:这样的玄之玄,到底是俏如来还是玄之玄?站在阳光底下的,到底是俏如来还是玄之玄?

玄之玄:你提醒我了——师侄,你死后,我会杀死雪山银燕,杀掉所有与你史家有关的人,败尽你们史家的名声,再用一个新的身份取代俏如来!

俏如来:新的身份,谁呢?还是玄之玄吗?

玄之玄:玄之玄只是一个名字。

俏如来:无论用谁,都不是你自己,永远不会是你自己,不是你自己的样貌,不是你自己的名字!

玄之玄:你影响不了我的决心!<一步,只要这一步……>

(回忆天门酆都月之乱、围战摩诃尊:

 玄之玄:经过此役,墨家离目标又前进一步。
 玄之玄:<一步,就只差一步。>)

玄之玄:<这是最后一步,我就要舍去影形,立身光明底下!>墨改•潮信双涛!

俏如来:止戈流•鬼破!(被震得踉跄后退,伤上加伤)

玄之玄:师侄你忘却了吗,止戈流对上人族只是二流剑法。

俏如来:唉……啊……你……你是人吗,是墨,还是……魔!

玄之玄:(衣上突然因出大片血迹)啊……怎会!为什么止戈流能伤我!怎……怎有可能?!

俏如来:你问过俏如来,为什么当日忘师叔翻脸我会选择保你,这……就是原因!(呕红)

玄之玄:血纹……魔瘟……

俏如来:当时你为了嫁祸于我,屡次吸收血纹魔瘟,虽然你能抵御魔瘟,但魔气已经,在你的身上生根了。

玄之玄:我是人,不是魔!我是人,不是魔啊!

俏如来:魔气、魔心,是人还是魔,怎样分别?唉啊……虽然……虽然止戈流不能在你身上全功,但也已经有足够的威力,能杀你!

玄之玄:啊……一心诛魔的墨家,太荒谬了,这太荒谬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玄之玄爆发最后一招,誓要证明自身的正确。]

玄之玄:墨改•流萤逐月!喝——!!

俏如来:止戈流•破日!

(极招对冲,两人各自负伤,玄之玄急急上前欲补刀,二剑交接,随形剑却不慎脱手飞出。)

[踏得太急的一步,失去身法的瞬间——]

俏如来:玄之玄,为你所残害的无辜性命,以及被你利用的武林群侠,天门众人,金刚尊,一一偿命来!纯阳——一气!喝————!

(饱受纯阳一掌的玄之玄狠狠撞上石壁,滚落后还没站稳,随即被飞来的随形剑钉入石壁。)

玄之玄:……我……我不信……我不信,我……我不会输,我这样的人……怎可能会输,你们……你们都是愚蠢的人!轻易就可以拨弄……轻易就可以利用,只有我……我才是领导者,我才有资格掌握权力!……

俏如来:师叔,你从来不曾掌握权力,而是你……一直被权利掌握。

玄之玄:你……你问我,我……我赢了,是俏如来活着,还是玄之玄活着,我……我死了,仍是英勇牺牲的尚同会盟主,武林的……伟人!你的师尊,却仍是……人人唾弃的阴谋家……你说,你说是谁赢了,谁输了!哈哈哈……这太阳……太,太刺眼了……

俏如来:金刚尊,俏如来……为你报仇了!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

俏如来:赤羽先生……俏如来没事……

赤羽信之介:你伤得很重,怎能说是没事?

俏如来:俏如来……支撑得住……

剑无极:啊那个是!

神田京一:矮仔猴玄之玄?他不是死了,怎会?

赤羽信之介:神田,检查他身上是否有骨痕。

神田京一:是。他的身躯很干净,没什么骨痕,也没什么异状,这真的是玄之玄吗?

俏如来:玄师叔,真是百年难见的奇才。神田壮士,请你将他的尸体火化,别让人发现。

剑无极:等一下啊,为什么要火化?俏如来啊,这个矮仔作恶多端,尚同会还将他当作是英雄,现在有他的尸体可以作证,是不是可以证明他是阴谋家的身份啊?

俏如来:如果让尚同会知晓他们的英雄是一个阴谋家,那群侠……如何面对过去自己所做的事情?

剑无极:这样刚好啊,顺便给他们一个反省的机会。

俏如来:那尚同会就会消失了,一个有机会维护武林和平的组织,就不存在了。

剑无极:这……没道理,这太没道理了!

赤羽信之介:神田,照俏如来的吩咐去做。

神田京一:是。

燕驼龙:(赶至)俏如来啊,你怎样伤得这么严重啊!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追兵呢?

燕驼龙:那群肉脚根本就不是对手,三两下就清洁溜溜。

俏如来:太好了。

燕驼龙:我刚才来的时候哦,有看到尚同会的群侠往这个方向在集合了。

俏如来:嗯,与众人会合之后,先回尚同会吧。


【锋海】

玄狐:为我,试剑!

[乍起的玄狐,口出试剑之语,锻神锋,面临逼命危机。]

锻神锋:怎会这样!

[危急关头,锻神锋急化文帝双剑,启动机关,玄狐身形一顿。]

锻神锋:你找错对手了。

(却见玄狐竟重新站起,迅速攻向锻神锋,锻神锋回过神来玄狐已经收式,顿时冒出一身冷汗。)

锻神锋:你不试剑了?

玄狐:我试过了,方才,已经分出胜负。

(锻神锋松了一口气,玄狐离开。)

锻神锋:我到底……让怎样的怪物出现?


【落陨之谷】

[初始力量,一个被封印的古老名字,传说中的火神,应声降临大地。]

忆无心:啊,真正是石头人!

飞渊:它为什么没攻击我们?

雪山银燕:不可松懈,提高警觉!

飞渊:这个魔神仔看起来真恐怖,应该不好对付。

忆无心:它真正是古燐原晶吗?为什么我的七彩云珞都没感应呢?

飞渊:看起来真难打,你们想要怎么做?直接用打的吗?

雪山银燕:你说这是阵法,为什么你知道?难道你有什么办法能可对付它?

飞渊:别忘记了,我们是竞争者,保密是我应有的权利。

雪山银燕:好,那现在你先还是我先?

飞渊:你这样说是想要去旁边纳凉吗?那你就准备恭喜我了。

雪山银燕:我是准备再救你一次。

飞渊:太无礼了。

雪山银燕:谁先?

飞渊:对了,我叫飞渊。

雪山银燕:你已经讲过很多遍了。

飞渊: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飞渊吗?

雪山银燕:你到底想要讲啥?

飞渊:如果我一个没小心,请你将我送回故乡,替我向父亲讲,女儿不孝,没办法参加他明年七十岁大寿。还有我的母亲,请你……

雪山银燕:真是够了!我先来吧!喝!

飞渊:喂!没礼貌,我的故事还没讲完咧!

[为探虚实,雪山银燕率先动作,银枪飞舞横扫,欲寻破绽。]

飞渊:需要我帮忙就直接讲,别不好意思喔。

雪山银燕:燕子回旋!(攻击无效)再来!

飞渊:<阵法不破,难伤分毫,这阵眼究竟设在何处,为什么都找不到呢?锁神灵阵……锁神灵阵吗?>

忆无心:飞渊姑娘,你在想什么?

飞渊:我在想……我应该先来走才是。

忆无心:啊?这么快就放弃了?不抢了吗?

飞渊:这粒石头太硬,若不小心去被撞到,是会被毁容呢。

忆无心:毁容?

飞渊:嗯,事不宜迟,先行一步,再见,告辞,请了。

忆无心:喂,你走这么快做啥!真正莫名其妙呢。


【谷外小路上】

飞渊:幸好走得快,都没人追来。时间宝贵,赶紧找才是。(掏出一大摞书)到底是哪一本,为什么有这么多本书呢!(找来找去)嗯,应该就是这本,我记得在这本书上面有看过这个阵法。《阴阳古秘录》,锁神灵阵,锁神灵阵……有了,就是这页!锁神灵阵简介,集天地之精气,运五行之原理,祭灵人之术法。啊,太长了,再念下去,等一下就睡着了,直接看后面比较快。用途,保护物品,避免有有心人的恶意抢夺,这根本就不是保护物品的方式,是准备害死人的方式。破阵,用眼找寻,这是什么意思啊?废话嘛,我根本就是用眼睛在找,但是都找没啊!注意,还有注意喔,要看出阵眼,必须开启阴阳双瞳。最重要的为什么不写在前面,气死人了!


【落陨之谷】

[凝聚雄浑气力,持续不断攻击,可是初始力量刀枪不入,雪山银燕久攻不下,体力逐渐流失。]

雪山银燕:燕穿霄!(被挡住)真的无法被破坏吗?(被击退,啸灵枪脱手)

忆无心:银燕大哥!银燕大哥,你有怎样吗?

雪山银燕:我没事。

忆无心:初始力量,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初始力量捡起啸灵枪扔向忆无心)

雪山银燕:小心!

忆无心:请你别生气,我们来这找你并没恶意。

雪山银燕:无心,用你的心灵术。

忆无心:我试看看。七彩云珞!不妙,我的灵能无法与他相通,这……

(初始力量突然攻向忆无心)

雪山银燕:无心!(带着忆无心躲过)

(随心不欲出现)

飞渊:我来了!你们两个无恙否?

雪山银燕:不用担心。喝!(拿起啸灵枪)

飞渊:我要破阵了,准备好了吗?

雪山银燕:你找到方法了?

飞渊:用阴阳双瞳看就对了,喝!(运起剑气攻向阵眼)掩护我!

雪山银燕:燕回千里!

飞渊:神人持剑•破!(阵法被破,初始力量停止攻击)有效了吗?

雪山银燕:好机会!

飞渊:它是我的!

忆无心:啊,有反应了,七彩云珞有反应了!

(千钧一发间,初始力量突然消失)

飞渊:人呢?怎会不见呢?

雪山银燕:是无心的灵能。


【意识空间】

忆无心: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

初始力量:你是何人?

忆无心:我,我是忆无心,请问你是什么人?

初始力量:你竟然有办法破解我的锁神灵阵?

忆无心:我,这阵法不是我破的,而是……请问你是锁神灵阵的施法者吗?

初始力量:拥有良心的人,才有办法与我交谈。

忆无心:人心本就是善良的。

初始力量:傲慢、嫉妒、贪婪、虚伪,人心何曾善良?

忆无心:我相信这只是一时的偏差,只要肯悔改,绝对有回归善良的机会。

初始力量:初始的力量,是最单纯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名叫善良。

忆无心:前辈你讲的是什么意思?

初始力量:人因为善良而反抗,人也因为善良而愤怒,运用善良的力量,便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忆无心:善良的力量?

初始力量:锁神灵阵不止是封印原晶,也是封印着我的遗志。

忆无心:遗志?难道前辈你……已经死了?

初始力量:传承遗志,莫忘初心。(消失)

忆无心:啊,前辈,前辈啊。


【落陨之谷】

雪山银燕:无心,无心!

飞渊:真奇怪,为什么打到一半,火神就无缘无故消失去了?然后就看到无心小姑娘手上已经拿到这项东西了。

忆无心:(醒来)啊。

雪山银燕:无心,你醒了。

忆无心:银燕大哥,飞渊姐姐。

雪山银燕:你已经昏迷很久了,怎样叫都叫不醒。

忆无心:嗯?这是……古燐原晶吗?

雪山银燕:应该就是古燐原晶没错。

飞渊:唉,这个东西,我们两个都没抢到,结果被无心小姑娘轻易拿到了。这样的话,我是不是输了?

雪山银燕:若没有你的帮忙,要取古燐原晶也非易事,你有一半的功劳。

飞渊:一半喔?银燕,商量一下,这古燐原晶可以分我一半吗?

雪山银燕:如果是你先拿到,你会分我一半吗?

飞渊:哪有可能!啊!

雪山银燕:爽快的回答。

飞渊:哎哟,我干嘛说话这么快啦。

忆无心:飞渊姐姐,你刚才不是讲要走,怎样又回头了?

飞渊:我喔,我是想说你们没我不行,江湖人总是要讲几分义气,更何况我又是一个侠女。你们之前在桥上帮过我,我当然也要还你们恩情啊!

忆无心:那为什么你一开始不帮忙,跑出去又回来之后就知道怎样破阵了?

飞渊:那个喔……最主要是我悟性很高,其次就是我需要一个人单独的思考空间。(掉下一本书)

忆无心:那本书是什么?

飞渊:(慌忙捡起)什么书?哪里……哪里……在哪里!

忆无心:你刚才收起来的那本啊。

飞渊:你说刚才那个喔,其实,行侠仗义的侠女孤身出门在外,带一本书在身上解闷,这是非常合理,刚才那本是三国演义。

忆无心:但是我刚刚看到好像是五个字呢。

飞渊:是五个字吗?啊对!是西游记。

忆无心:飞渊姐姐,西游记是三个字耶。

飞渊:无心小姑娘,西游记怎会是三个字,你注意听,是……西游记记记,所以啊一共是五个字!

忆无心:不就是西游记?

飞渊:所以说啊,你平常古册书典要读多一些,这样才能增广见闻。

忆无心:好了,好了……我不问就是了。

飞渊:但是古燐原晶被你们拿走了,唉,我只好继续留在这找,看有没有其他的古燐原晶。

雪山银燕:今日,银燕欠了姑娘一份恩情,若非古燐原晶太过重要,雪山银燕必然割爱。姑娘,你找此物的原因到底为何?如果有其他帮得上忙的方式,雪山银燕必定尽全力相助。

飞渊:就讲是秘密了。

雪山银燕:那……这样如何?古燐原晶的用量多少,我们并不明白。姑娘如果愿意,可以随我们回黑水城,如果还有余下,我会尽力向前辈争取给你。

飞渊:黑水城,那是什么地方?有好玩的吗?

雪山银燕:玩?姑娘,你不是想要古燐原晶?

飞渊:啊,对啊!这才是重要的事情,你们不要整天都在想玩知道吗,我们马上出发。(离开)

忆无心:真是趣味的姐姐。


【尚同会】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虽无生命危险,但需要时间疗养。剑无极,烦你先回金雷村,等俏如来伤势稍愈,再前往询问锦烟霞。

剑无极:需要将锦烟霞叫来吗?

赤羽信之介:不用了。一来,尚同会众人对锦烟霞还有一点误会,避免麻烦。二来,不差这一天,先让俏如来安心疗伤吧。

剑无极:那好,我先来去。

神田京一:对了,军师,为什么你要我看玄之玄的尸体?上面没骨痕,就代表他是真正的玄之玄?

赤羽信之介:易骨神典是改变骨骼结构,所有影形若修练易骨神典,都有骨痕。玄之玄虽然歹毒,仍是天纵之才,如果有例外,此人必是其一。他不一定有骨痕,而若无骨痕,就可以肯定他是真正的玄之玄。因为普通人,是无法伪装成为他的模样。

神田京一:他这么矮,当然模仿不了。

燕驼龙:也可能是玄之玄发明了改良的易骨神典,可以让属下修习啊。

赤羽信之介:那之前假冒玄之玄的身上,就应该没骨痕,这样才能更加取信众人。

神田京一:这样讲起来,上次他在假的玄之玄尸体身上找骨痕,就是故意让我们相信玄之玄的身份。

赤羽信之介:九算彼此猜忌,我想玄之玄不会将这个秘密告知其他的人。他们应该在杀害玄之玄之时,就察觉不对劲了。

神田京一:无论外表怎样改,武功根底是改不了,这跟玄之玄交手过的俏如来他最清楚了。不管怎样,矮仔丛终于死了,也解决一个心腹大患。

赤羽信之介:嗯,未来的敌人可能比玄之玄更加难缠啊。


(屋内,昏迷的俏如来醒来)

赤羽信之介:(观视)醒来了?

俏如来:赤羽先生,我休息多久了?

赤羽信之介:只有一夜。

俏如来:啊,已经一夜了吗?(起身欲离开)

赤羽信之介:你要去哪里?

俏如来:金雷村,还要向锦烟霞姑娘,探问关于天门之事。

赤羽信之介:吾已经让剑无极先回金雷村了。争,不差这一天,现在你更该好好休息。

俏如来:但是我担心佛国内部。

赤羽信之介:现在我更担心你。

俏如来:赤羽先生,俏如来无恙。

赤羽信之介:吾讲了,争,不差这一日。

俏如来:这……嗯。(回去休息)

赤羽信之介:最后这局,虽然是以玄之玄伏诛作为结果,但算起来仍是我们棋差一着。棋差一着不算什么,胜败本属常事,但这当中透露的讯息,却是最大的不安。我们至今仍不知雁王与最后一个九算的目的。

俏如来:如果玄师叔真正杀了俏如来,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赤羽信之介:他们暗中策划杀害玄之玄,看其状况绝非勾结。但他们布置如此杀局,只为了成全玄之玄。

俏如来:嗯?

赤羽信之介:你今日情绪异常波动。

俏如来:俏如来没事。

赤羽信之介:不用瞒我,在与九算交手的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压抑内心的悲伤以及情绪。今日能杀掉玄之玄,也算是让你的情绪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俏如来:九算非常人,太多的情感表现只会让他们找到攻击的机会,俏如来明白进退。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在这个所在,在今日,你可以不用压抑。(上前拍拍俏如来肩膀)

俏如来:赤羽先生,俏如来只是有一点遗憾,遗憾自己不能及早破解玄之玄的阴谋,让魔瘟害死无数无辜;遗憾自己急进,让众多群侠被玩弄;遗憾自己失策,牵连金刚尊惨死;遗憾……遗憾啊……(落泪)俏如来,为什么这么无用……啊……(赤羽默默走开)俏如来失态,让赤羽先生见笑了。

赤羽信之介:能让情绪适当地宣泄,是一件好事。

俏如来:师尊千辛万苦为我铸心,我却如此情绪波动,枉费了师尊的教诲。

赤羽信之介:我想他应该会很安慰,因为你始终介意着所有的人命,这……才是我所熟悉的俏如来。反正你今日的失态也只有赤羽信之介看到,我回归东瀛之后,中原就无人知晓这个秘密了。

俏如来:俏如来是否该讲,只有死人才会永远保存秘密?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现在的你,回到平常心了。

俏如来:多谢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回归正题吧,为什么雁王要亲手布置这个对他毫无好处的局来对付你?

俏如来:他们的目标是俏如来的生命吗?

赤羽信之介:我也有这样想过,但他们杀你的理由,欲星移、铁骕求衣已经证明了九算与你可以和平共存,雁王与凰后为何要你的性命?

俏如来:如果是为了诛魔之利?

赤羽信之介:那不该让玄之玄得手。

俏如来:玄之玄杀了我之后,就会化身成为我的模样,他掌握这个秘密就能掌控玄之玄。

赤羽信之介:玄之玄可不是轻易被掌控的人,更何况,他身上无骨痕破绽,再退一百步,玄之玄的易容术随时可以抽身而退,只会更难掌握。

俏如来:雁王与五师叔的动机?

赤羽信之介:动机,在智斗之中,有时比情报更为重要,知晓对手的动机与目的,才能有一个方向。当初西剑流入侵,吾便因对温皇的动机不明而落于后手。初对玄之玄之时,也因情报与动机而错判。而到了今日,我也想不到雁王会如此绸缪,竟然只为了成全玄之玄的机会。若不想重蹈覆辙,就必须及早判断出雁王的动机以及目的。

俏如来:报仇。

赤羽信之介:报仇?因为你师尊的关系吗?

俏如来:也许……但是,如果只想杀我,雁王应该有更好的方式。

赤羽信之介:如果是仇,是怎样的仇?仇恨是强烈的情感,如果他会因迁怒而杀你,那他更可能针对银燕、剑无极与你周遭之人下手。

俏如来:但是目前还看不出他有这样的行动。

赤羽信之介:如此,太被动了。

俏如来:唉……

赤羽信之介:也罢,俏如来,你先休息吧。

俏如来:多谢赤羽先生。


【尚贤宫】

雁王:玄之玄失败了。

凰后:枉费我们替他制造机会。

雁王:失败者。

凰后:进行下一步吧。

雁王:慢。

凰后:嗯?

雁王:我想,多欣赏他一段时间。

凰后:哦?你有兴趣?

雁王:我不急,这场战争可以维持很久,很久。师弟,尽情地,猜测我吧。


【龙涎口】

梦虬孙:你回来了?怎会去这么久?

剑无极:俏如来赢了,玄狐死了。

梦虬孙:死了,那只臭狐狸死了?爽!等一下,那为什么你脸这么臭?

剑无极:心情郁卒啦。

梦虬孙:郁卒啥?

剑无极:郁卒就是郁卒,有什么好讲的啊!

梦虬孙:别郁卒!呐,请你吃鸡腿。

剑无极:我就想没,你这个袋子里面怎有这么多吃的啊!我也想没,为什么你这么能吃!吃吃吃……都不知吃去哪里啊!好像你的胃是通到这个袋子一样啊!

梦虬孙:吃是享受。小时候饿太久,现在要补吃回来。是讲啊,你还没讲你是怎样郁卒。

剑无极:就那个矮仔玄啊!

梦虬孙:他不是早就死了?

剑无极:他没死,啊不对,他死了,但是刚刚才死。总之啊,我就是度烂他死了还是英雄啊!

梦虬孙:揭穿他。

剑无极:俏如来叫我别。

梦虬孙:你气俏如来?

剑无极:我为什么要气俏如来啊,俏如来有他的理由,我很理解,但是啊……啊反正让我度烂一下是不行喔?不行喔?

梦虬孙:别生气,这种心情我很理解。我也有这种对象。

剑无极:该不会是讲你那个……


【太虚海境•潜龙坎】

午砗磲:师相。

欲星移:右文丞有何要事?

午砗磲:王的躯体……

欲星移:已经讲了很久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午砗磲:啊?但再这样下去……

欲星移:我知晓,所以我才会暂时搬来潜龙坎,让王好好倒在浪辰台。

午砗磲:这次是鲛人一脉有质疑的声浪。

欲星移:那应该更好讲话,报上我的名号就好了。

午砗磲:但是他们讲……他们讲……

欲星移:很难听的话吗?

午砗磲:唉,他们说……师相独断独行,迟迟不将王的躯体入殓,是想挟王座而拥权……

欲星移:哈,这么严重的指控啊,看来我真是做人失败。

午砗磲:师相!

欲星移:皇太子不回朝奔丧,众人不想办法迎回便罢,还将质疑转向我这边来,鲛人啊鲛人,真是骄傲的种族。

午砗磲:再这样下去……

欲星移:右文丞,这句话你方才讲了。还有,浪辰台现在被我封闭,有人想闯请便。但莫怪我没事先提醒,踏过那条线,师相的职权,将会使他们……后悔莫及。你相信他们的指控吗?

午砗磲:唉,这……

欲星移:实话讲,你应该存在质疑,无论是对他们还是对我。鲛人一脉说穿了,就是想顾忌族脉颜面,还有对这个相位的兴趣,大不了换一个师相。

午砗磲:师相千万别这样说。

欲星移:别紧张,因为更该紧张的是鲛人一脉,他们很清楚一旦我的相位被卸除,他们要面对是最不想面对的竞争。

午砗磲:师相的意思是……

欲星移:梦虬孙。

午砗磲:龙子?但他是混血……

欲星移:有一半鲛人血统的混血。

午砗磲:却不具备鲛人或者宝躯的特质。

欲星移:龙是更远久的血统,这对注重族脉阶级的海境来说,也许会重新洗牌啊。

午砗磲:但皇太子会怎样想?

欲星移:相信鲛人一脉会想得更多。他们啊,只是不愿承认古老的血统,是经由混血所产生。

午砗磲:若不是龙子混有鲛人血脉,恐怕会更凄惨吧。

欲星移:啊,右文丞你讲出真心话了。

午砗磲:啊,请师相赦罪!

欲星移:你触怒的又不是我,是鲛人一脉。只要我不说就不会有人知晓。其实你也是聪明人,只是与我相比所知甚少,尤其是鲛人一脉。该做的、不该做的,可是一件也没少过啊……

午砗磲:师相。

欲星移:没事的话就先退下吧。大殿还需要你右文臣坐镇啊。

午砗磲:师相折煞微臣了。那午砗磲先告退了。(离去)

欲星移:哈,如果我没成为九算,这一切还会改变吗?福祸相倚啊。


【龙涎口】

梦虬孙:就算他没改变,也没我的事情。

剑无极:你讲那只墨鱼喔。

梦虬孙:啊没还有谁!

剑无极:我讲一句老实话,你别生气嘿。

梦虬孙:不会啦,讲。

剑无极:虽然我对九算实在没什么好感,但听你讲了那只墨鱼那么多坏话之后啊,我却感觉他对你还不错,他好像为你做了不少事情啊。

梦虬孙:看到鬼!我生气了!

剑无极:你明明就说了你不会生气。

梦虬孙:因为你讲了不止一句!

剑无极:哦?所以你是希望我停在哪里啊?我对九算实在是没什么好感这句喔?

梦虬孙:内行气的!

剑无极:你没气的!

梦虬孙:不然你今天是吃错药了?竟然帮他说话!

剑无极:你知道吗?上一次啊我送鳞王的尸身……(捂嘴)

梦虬孙:不用怕提到鳞王的事情,继续讲下去。

剑无极:哦,总之啊,我送回去的时候,跟欲星移有小小呛声一下,结果啊……你猜一下。

梦虬孙:大概是没力气跟你吵架吧。

剑无极:啊?你怎会知道?

梦虬孙:王跟他同岁,是自小时一起长大的,他是王的伴读,没多久又变成帝王师,还年纪轻轻就接替相位。

剑无极:这么呛啊?

梦虬孙:他们的感情很好,只有这件事,我不会刺激他。

剑无极:怎会讲到现在好像是我不对了?

梦虬孙:其实我也怀疑过,他有可能在利用王,甚至在你我面前演戏。但现在我不敢太肯定……哈,我梦虬孙竟然也有为他讲话的时候,看到鬼!

剑无极:看起来你也鬱卒。

梦虬孙:大概是很久没喝到百里闻香了吧。

剑无极:你是说那个喔?

(梦虬孙转身一看,四五坛百里闻香放在身后。)

梦虬孙:啊?什么时候?

剑无极:你看,我就讲欲星移对你还不错吧。

(梦虬孙气得全身发抖,一脚将百里闻香踢进海里。)

剑无极:你是在干嘛?

梦虬孙:欲星移!!你给我出来!出来啊!

剑无极:生角的啊!

梦虬孙: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出声!为什么不现面!我宁愿我们互骂,我骂你让王自己跑出来,你也可以骂我没保护王,害王驾崩!你都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讲吗?你真正不想要骂我吗?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你这样偷偷的来,算什么!算什么啊……!

剑无极:好了好了。生……(歪头,见梦虬孙泪珠夺眶而出)角的啊……

梦虬孙:(擦干泪水)我……我一定要……变强……

(剑无极回忆:凤蝶:只有力量的强悍是不够的,现在你的心也应该够坚强了。)

剑无极:(掏出凤蝶给的剑谱)变强……


【地门•树林】

白绮:又想自残了吗?

逾霄汉:是你们。

留羽:白绮,就算是在私底下的场合,讲话也别这样不客气。

白绮:扣除天护、武佐这种上对下的关系,我们可是朋友。

留羽:朋友之间也该互相尊重。

白绮:我很尊重逾霄汉。

留羽:那就别将他苦修的法门讲得这么难听。

白绮:留羽,你这是分别心。何况这是他不尊重我们,难得来探视朋友,结果连话都不应一声。

逾霄汉:颠倒梦想……异样的感觉。

白绮:什么意思?

逾霄汉:我也不知,也许,等大智慧下令寻回颠倒梦想,届时便能明了。

独眼龙:几次与颠倒梦想交锋的你,也受于困扰了吗?

留羽:是天护。

独眼龙:私底下不用对俺这么拘谨。

逾霄汉:有要事吗?

独眼龙:没,只是来找你喝酒。

逾霄汉:没看你带酒。

独眼龙:怕白跑一趟。

逾霄汉:是怕不够喝?

独眼龙:一起来吧。

白绮:恭敬不如从命。

留羽:面皮真厚。(众人一同跟上)

白绮:就当成是帮天护接风洗尘吧。天护离开地门数年,一回来就被派往关注边界动向,根本没时间跟逾霄汉好好叙旧。

逾霄汉:任务为先。

白绮:真冷淡,枉费你们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倒是……天护在外这几年经历了什么,我们都很有兴趣。

独眼龙: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白绮:啊?那真是可惜了。

留羽:可惜什么?

白绮:逾霄汉曾讲过,当初天护离开之时乃是受大智慧所托,找寻法门广扬之机。这么多年了,总不会一无所获吧?

留羽:白绮!唉,天护请原谅他讲话这么过分,他只是在不平当初出去的人不是他。

白绮:啊?别乱讲,只是这么多年以来,地门也都经历三四次的事件,外界应该比地门更乱,总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吧。

逾霄汉:也许是不值得被记住。

独眼龙:知俺者,逾霄汉也。俺在外这几年还没数年前我们一同平定方道邑之乱的记忆那样清晰。

逾霄汉:方道邑?

白绮:这件事情我也记得,当初我与留羽率众前往之时,天护以及逾霄汉早已和平镇压毁佛恶众,之后他们便被大智慧感化,从此向善修行。我还记得逾霄汉欠天护一命。

独眼龙:男儿交义,没有所谓的欠。(逾霄汉突然停步)怎样了?

逾霄汉:地门之内有方道邑这个地方?(众人闻言皆惊)我们的交情究竟有多深?

白绮:逾霄汉,这是什么禅机?

逾霄汉:我也不明白,这个疑惑从何而来。

独眼龙:说不定这是得悟的开始。

逾霄汉:是这样吗?

白绮:咳咳,看来颠倒梦想对你的伤害不轻啊。早知道圣战之时,我或者留羽应该跟你去夺回紫金钵,也好有个照应。反正那个突然出现的白发刀客,也不一定是天护的对手。

独眼龙:白发刀客?

逾霄汉:怎样了?

独眼龙:没……没事。


【地门•另处树林】

(千雪孤鸣和藏镜人对饮)

千雪孤鸣:这种生活才是真正的快活啊。

藏镜人:哈。

千雪孤鸣:笑什么。罗碧啊,现在大智慧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计划,没战场给你发挥了,你欠我的一场战,该不会下辈子才还我吧?

藏镜人:如果等不及,我们打一场。

千雪孤鸣:啊?为什么要打,好战份子。

藏镜人:如果你等得及无论过几辈子,罗碧该还的一定会还你。

千雪孤鸣:说不定再投胎,我们会变成真正的兄弟喔。

藏镜人:还没死,就着急要投胎了吗?

千雪孤鸣:我是顺着你的话讲,别占我便宜。

藏镜人:老实说,我总觉得我们认识很久了。

千雪孤鸣:这句算废话。

藏镜人:我的意思是,我们在结交之前,好像就有了过命的交情。

千雪孤鸣:我也是这么感觉。

藏镜人:明明在圣战之前,我们未曾并肩作战过。

千雪孤鸣:但是却好像能将自己的生命交托给彼此。

藏镜人:圣战之时,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千雪孤鸣:但是我们可没有并肩喔,你将我赶走了。

藏镜人:照顾好你的妻子,也是你的责任。

千雪孤鸣:知啦知啦,有够啰嗦。

藏镜人:我竟没向大智慧说这件事。

千雪孤鸣:什么事情让你挂心?

藏镜人:在你护银娥离开战场之后,有一道白色身影进入战场。


【地门•光明殿】

念荼罗:还记得啊。(笛声响起)别做过头了。


【地门•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太过轻易,难证大道。捷径,不是真理归途。修行啊,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脚踏实地,不失为好方法。


【佛国某处】

万雪夜:又是护罩。(掏出纸笔记录)<加上此地,已经有三处了,佛国之内竟有不止一个对外防御的区域,他们到底是在防谁?>(走近护罩,被弹开)在下万雪夜,来自无水汪洋,未知是哪处名山宝刹,可否一访?(未见任何反应,转身离开)


【地门•某处村庄】

万雪夜:<没有重兵,没有战祸,却强烈拒外,甚是不寻常。回程路上,又见到一处池中突然盛开红色莲华,沿溪数里,更见水灯漂流,但一回头,又不见明灭,这些现象……好像没人察觉。>请问,西北方三里的山口是通往什么地方?

村民甲:听说是一群高僧修行的圣地。

万雪夜:为何不能进入?

村民甲:唉哟,那有什么好问的?

万雪夜:只是好奇。

村民甲:他们有他们的修行,太过打扰,不好吧?

万雪夜:但我在来此路上有看见……(猛然察觉不对劲)这……(脑海中出现自己与这些村民搏斗的画面)啊……

村民乙:这位大侠,你是怎样了?

万雪夜:没事。(离开村子)<方才是什么感觉?那些画面从何而来?>嗯?那是……(拾起掉落在地的一卷竹简)这个东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钟声响起)钟声……

念咒声:唵钵囉末邻陀宁娑婆诃。

万雪夜:这个声音?石像?方才没注意到,这里怎会有石像?

僧人:阿弥陀佛,喝!(将万雪夜团团围住)回头是岸。

万雪夜:你们是谁?(僧人也不回答,齐齐攻上)<他们想夺此物?>啊?石像不见?你们……(僧人夺走了竹简)留下!……莫名之战,又无端撤退。究竟是……(又一次掏出纸笔记录)


【金雷村外】

梦虬孙:三更半夜,你叫我出来干什么?

剑无极:你还记得我在海境的时候,你晚上覆面来偷打我的事情吗?

梦虬孙:怎样?现在想报老鼠冤?

剑无极:来!陪我打一场,认真的!

梦虬孙:我早就讲我对你没兴趣了。

剑无极:但是我很有兴趣!

梦虬孙:没心情!

剑无极:乞丐鱼怕输?

梦虬孙:激将法对我无用。

剑无极:饿死鱼没东西可以吃啰。(掏出梦虬孙随身的布袋)

梦虬孙:那是……你几时偷走的?!

剑无极:啊,这烧饼不难吃。(从布袋里掏出烧饼)

梦虬孙:停住,不准吃!

剑无极:我偏要吃!

梦虬孙:你讨皮痛!

剑无极:认真了,这样才好!

梦虬孙:打死别怨叹!

剑无极:输赢要甘愿!来喔!


【尚同会•房内】

燕驼龙:俏如来啊,你的伤势怎样了?

俏如来:多谢前辈关心,俏如来没事。

燕驼龙:没事就好啦。别操烦,你多休息一点。

俏如来:俏如来担心锦烟霞姑娘与佛国之事。

(转身后惊觉自己不在原来房内,燕驼龙也不见。)

俏如来:啊?这……

(正要拿起桌上卷轴,一阵风将门吹开,吹熄蜡烛,俏如来将它重新点上,打开卷轴。)

没故事的妖怪: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没故事的妖怪,他没自己的故事,所以很羡慕别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俏如来:笛声?

(循声走出屋子,似乎没注意到墙上的许多刮痕,屋外竟是无水汪洋。)

俏如来:你是……?

缺舟一帆渡:在下,缺舟一帆渡。


[奇奇奇,俏如来瞬入无水汪洋,这是缺舟一帆渡的奇幻手法,或者另有神秘?

俏如来面临记忆净化首度危机!万雪夜佛国之行,又会有怎样的收获;

神秘的地门是否将对中原伸出魔掌;再出的玄狐又有什么目的呢;

得到古燐原晶的黑水城是否能恢复动力?初始力量,忆无心意识中的传承遗志又是什么?

欲知延续悬疑,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六集——佛劫再临。]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