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395719170
备注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三集 佛劫来临

录入:余生、千年等_蛇(锦烟霞部分)
校对:LINGGin


【还珠楼】

[意外的访客,意外的巨变,飘渺剑气瞬间爆射!]

(轮椅温皇变身任飘渺,剑气击向雁王。)

雁王:(挡住)再见故人,这样的招呼也太过直接了。(任飘渺变回温皇)

凤蝶:主人!你是谁?为什么主人见到你会突然产生变化?

雁王:在下雁王,与温皇先生有数面之缘。

凤蝶:你来还珠楼做什么?

雁王:只是拜访故人,别无他意。

凤蝶:你……

雁王:凤蝶姑娘不用担心,我并无敌意,我只是前来叙旧,并且回答温皇先生一个问题。

凤蝶:他现在变成这样,怎样与你叙旧?又怎样回答你的问题?

雁王:嗯?看来这几年你改变了不少,若否,怎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改变你的人,就是她吗?(指凤蝶)我也想不到,你竟然会有与师尊见面的一天,他是否如你所想的一般,但是,你与他终究不可能成局,对吧?八年前,你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回答你——是!

凤蝶:你到底在对主人讲什么?

雁王:你想知晓?那是危及生命的问题啊。

凤蝶:嗯?(护住温皇)

雁王:不用戒备,放轻松吧。

赤羽信之介:(与神田京一进入)他说的没错,放轻松吧。

凤蝶: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雁王阁下,我们又见面了。

雁王: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赤羽信之介:你也认识温皇?

雁王:比赤羽先生更早几年。

赤羽信之介:所以雁王阁下今日前来只为叙旧?

雁王:其实,无论我讲什么,赤羽先生都会存疑,那又何必多此一问?

赤羽信之介:哈,说的是,那雁王阁下打算离开了吗?

雁王:四方山再会了,请。

赤羽信之介:请。(雁王离开)

神田京一:军师!

凤蝶:赤羽先生,这个人是谁?

赤羽信之介:雁王,羽国之主。

凤蝶:方才主人看到他,竟然化身成为任飘渺。

赤羽信之介:什么?凤姑娘请详细说明。

凤蝶:详情听说……


【浮生桥】

雪山银燕:小心!

[飘忽的身影,瞬移的脚步,飞渊急速而冲,欲通过浮生桥。]

飞渊:啊,这是?(浮力漩涡将飞渊升至半空)啊,浮力!

雪山银燕:姑娘不了解浮生桥的危险,请尽速退回!

飞渊:这种小问题还难不倒我。

忆无心:银燕大哥,这个姑娘人比你还冲动呢。

雪山银燕:(化出啸灵枪)无心,抓准时间,救人。

忆无心:嗯,我知道。

雪山银燕:哈啊!(飞身上桥)

飞渊:嗯?背后偷袭,下流!(出剑交手)

雪山银燕:姑娘不愿退回,那雪山银燕只能将你击退!

飞渊:那要有实力喔。你分明就是怕我抢先一步。

雪山银燕:姑娘想要硬闯,这种方法行不通,哈啊!

飞渊:意思就是,你们也有方法?

雪山银燕:但是不是你这种方法。

飞渊:没试看看你就能肯定我的方法没效吗?

雪山银燕:你这是送死!

飞渊:谁死?谁会死还不知呢!

忆无心:银燕大哥,时辰到了。

飞渊:时辰?什么时辰?

雪山银燕:(纵身至飞渊身前观察)来了!

飞渊:谁?谁来了?

雪山银燕:是刀风阵来了。雪燕回空!哈!(阻挡刀风阵)

飞渊:<这……难道这个所在是机关阵?>

雪山银燕:你不知道浮生桥是机关阵吗?

飞渊:<我心内在想什么他怎会知道?>

雪山银燕: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头壳到底在想什么!

飞渊:哈?真幻,这样你也知道?

雪山银燕:无心,现在!

忆无心:是!七彩云珞•金石盾!(石盾挡住刀风阵)

雪山银燕:无心,快过来!哈啊!(推石盾走)

忆无心:快通过啊!

飞渊:(回神)对啊……我早就跟你们说有这个机关了,一起通过。

雪山银燕:跟上!


【达摩金光塔外】

[达摩金光塔之外,燕驼龙、脚仔王欲观察变化。]

脚仔王:老大仔啊,有钟声呢!

燕驼龙:真正有……这么小声喔。

脚仔王:啊?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啊?

燕驼龙:不是那个……啥?(已被钟声洗脑)我们回去正气山庄啦。

脚仔王:喔。


【金雷村房内】

(锦烟霞忽然醒来,惊见一步禅空幻影)

锦烟霞:一步禅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步禅空沉默不语)

锦烟霞:我找你找得很久了,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讲话?

一步禅空:烟霞……

锦烟霞:你想说什么?

(锦烟霞上前想要拉一步禅空,一步禅空后退一步躲开)

锦烟霞:你究竟是怎样了?如果你遇到困难,讲出来,我帮你。

一步禅空:唉……(指了指颠倒梦想)

锦烟霞:颠倒梦想。你要我带上?

(一步禅空点头,转身走出)

锦烟霞:等我……


【金雷村】

(清伯扶着封婶散步,常欣走来)

常欣:清伯,封婶怎样了?

阿清:没什么,只是又随便乱跑了。

常欣:封婶很久没这样了。

(常欣看到锦烟霞)

常欣:锦烟霞,你怎会还没休息?

锦烟霞:常欣。

封婶:是佛祖,佛祖啊……

阿清:封婶又发作了。

锦烟霞:他不是佛祖,他是一步禅空啊。

常欣:你说什么?

锦烟霞:等我一下,我来了……

阿清:她讲话怎会怪怪啊,哎呦,好像要去祭台呢。

常欣:锦烟霞,你等一下……啊!(惊见一步禅空)

阿清:巫女啊,你是怎样了?

常欣:是……

阿清:是什么啊?

封婶:佛祖,是佛祖。

(常欣追锦烟霞)

阿清:巫女啊。

幻幽冰剑:(来到)怎样了?

阿清:刚才巫女看到锦烟霞往祭台去,就跟过去了。

(冰剑也追去)

常欣:锦烟霞,等一下。

锦烟霞:怎样了?

常欣:你想做什么?

锦烟霞:一步禅空找我。

(常欣拦路)

锦烟霞:常欣,你。

常欣:别去。

锦烟霞:但是,一步禅空他……

常欣:拜托你,别去。

锦烟霞:你是不是想说什么?你们果然有事瞒我,对吗?

常欣:我……冰剑姑娘,快,快来。

(锦烟霞快速穿过)

常欣:锦烟霞。

幻幽冰剑:常欣。

常欣:快,快阻止她啊!


【龙涎口】

剑无极:生角的啊,那不是你那个无缘的伯祖母吗?

梦虬孙:啥?

幻幽冰剑:你们快阻止她。

锦烟霞:你们要做什么?

梦虬孙:我才问你要做什么,来这做啥?

锦烟霞:是一步禅空叫我来的。

梦虬孙:看到鬼!

剑无极:哎呦,说不定是真的喔。

(冰剑欲阻锦烟霞)

锦烟霞:嗯?你!

幻幽冰剑:常欣很担心你,跟我走吧。

梦虬孙:讲这么多做啥,来硬的啦。

剑无极:给我停……啊!

锦烟霞:一步禅空,你怎又不见了,一步禅空,一步……(看到金身)禅空……

梦虬孙:现在又是怎样?

剑无极:要趁机带她离开吗?

(金身现禅空相貌,锦烟霞撕心吼叫,长发爆冲。)

幻幽冰剑:小心!

[一眼百年,前尘席卷,被沉埋的种种,尽在当下的这一刻爆发,如浪如涛,摧心裂魄。]

锦烟霞:(回忆往事,抱头痛哭)一步……禅空……一步禅空……

剑无极,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幻幽冰剑:可能是记忆瞬间恢复,承受不住了。

梦虬孙:直接强行带走。

幻幽冰剑:剑无极,小心。

剑无极:锦烟霞,你没事吧。

锦烟霞:别,别过来……只差一点,只差一点点……我要记起全部。

幻幽冰剑:可是你。

锦烟霞:我……承受得住。

锦烟霞:我,我怎会……怎会……(回忆龙涎口诀别)怎会……忘却……

(锦烟霞痛哭,泪水滴在颠倒梦想上,一步禅空幻影出现)

一步禅空:烟霞……

锦烟霞:一步……禅空……

一步禅空:抱歉。

锦烟霞:真正是……你吗?

(一步禅空用手指颠倒梦想)

锦烟霞:颠倒……梦想……

一步禅空: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回忆:一步禅空: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锦烟霞:记得,我一直……都记得。

一步禅空:记得一切,这对你……太残忍。

锦烟霞:我知晓你的用意,多谢你,多谢你……

一步禅空:此后……保重……

(锦烟霞伸手将触到禅空之时,幻影消失。)

锦烟霞:我会……


【金雷村】

常欣:锦烟霞,你……没事了吧,来去休息了,好吗?

锦烟霞:常欣,我……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常欣:你真正都……想起来了?

锦烟霞:嗯。

常欣:抱歉,我们会阻挡你,是因为……

锦烟霞:我知晓,让你们担心了。

常欣: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锦烟霞:都是痛苦的回忆。

常欣:我知道。

锦烟霞:但是……

(锦烟霞冲过去抱住常欣)

锦烟霞:能全部想起,真正……太好了……

(泪水流下,常欣轻轻抚摸锦烟霞的后背秀发)

常欣:没事了,都没事了。


【还珠楼】

赤羽信之介:你说他是来找温皇叙旧的,而温皇竟化成任飘渺对他反击?

凤蝶:是,主人自瘫痪以来,没过任何反应,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形。

赤羽信之介:他对温皇说了什么?

凤蝶:他说八年前的问题,他的回答是……是。

赤羽信之介:八年前的问题?是西剑流之乱方始的时候。凤蝶,你对八年前温皇的行踪有印象吗?

凤蝶:印象,疑问的应该只有那次……我记得,当时主人看了一本书,然后一向慵懒的他竟然对我讲他要旅行。

赤羽信之介:嗯?如果对照温皇以前的态度,这真是让人意外。他去了哪里了?

凤蝶:当时我尚未艺成,他带着我离开神蛊峰,往东北而行,地势越走越高,在某处村落,他要我留下来等他回来,这也让我很意外。

赤羽信之介:如今想来,温皇当时所看的书便是羽国志异,而他前往的所在,便是羽国了。

凤蝶:他这一去便是半年,再回之后……

赤羽信之介:怎样?

凤蝶:虽然他总是爱神神秘秘,假鬼假怪,但我看得出来,他透露出一种雀跃的神情。

赤羽信之介:如果是八年前的温皇,应该是找到了趣味的游戏或者人物吧。

凤蝶:我想也是。

赤羽信之介:他得偿所愿了吗?他在羽国与雁王交过手了?

凤蝶:这我就不清楚了。

赤羽信之介:嗯……

凤蝶:对了,赤羽先生为何突然前来还珠楼?

赤羽信之介:先讲关于雁王的事情。在羽国,温皇应该与雁王见过面,他们之间可能有交过手,或者有其他的关系,雁王回答的那个是,应该是他与温皇之间的过往。

凤蝶:但看他似并不想伤害主人。

赤羽信之介:你可曾想过,温皇为何突然变成任飘渺而对雁王出手?

凤蝶:这……

赤羽信之介:我听说,在玄狐找上你之时,有人使用了剑十一让玄狐得偿所愿而退。

凤蝶:除了主人,天下间根本没人会用剑十一才是。

赤羽信之介:就假定是你的主人吧。

凤蝶:但是主人并未恢复,我可以证明,他之前遭受致命危机之时也从未发生过这种反应。

赤羽信之介: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吾曾经讲过,温皇如果能恢复,关键一定在你的身上。他在自己的身上用蛊,如果照顾他的人不是你,他便甘愿受死,他将自己逼得这么绝又是为什么?如果是他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根本不足以让他恢复。

凤蝶:这……

赤羽信之介:只有在你受到致命威胁的时候,他才会恢复,这是目前唯一的解释。而雁王,该是温皇判断极为危险的人物,甚至比玄狐危险,所以他一现身,温皇为了保护你,即刻被逼出剑意。

神田京一:等……等一下,军师,你讲那个雁王比玄狐更危险,他有这种能力?

赤羽信之介:危险未必是武力,玄狐终究单纯,温皇与雁王照过面,对这个人的威胁性来自他的判断。

凤蝶:所以,只要我遇到危险,主人就会恢复,赤羽先生是这个意思吗?

赤羽信之介:这是我来还珠楼的理由。凤蝶姑娘,我即将回归东瀛了。

凤蝶:哈?你要回去了?

赤羽信之介:是,我与西剑流约定一年之期,若不回去,他们也会担忧。

凤蝶:也是,只是……俏如来失去你的帮助,以后遭遇强敌会更加困难。

赤羽信之介:凤蝶姑娘,其实你内心深处仍在犹豫是否要让温皇恢复吧?你担心恢复之后的温皇是否又会拨动局势的混乱。

凤蝶:赤羽先生,我该怎样做才好?你……你也赞同让主人恢复吗?

赤羽信之介:吾,为什么要赞同?

凤蝶:那赤羽先生是不赞同了?

赤羽信之介:为何问我的意见?赤羽信之介并非是掌握关键的人啊?

凤蝶:嗯……

赤羽信之介:还珠楼机关已破,是非总会被招惹,如果凤蝶姑娘不愿意招惹是非,深山退隐,远避红尘,会比留在还珠楼更好。

凤蝶:离开还珠楼吗?这……

赤羽信之介:回到原题吧,赤羽此来主要是告知你让温皇恢复的线索,再来,便是告别故人,还有……(转身威慑)示威!

凤蝶:什么!赤羽先生。(护住温皇后退)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自负智计,游戏人生,当年西剑流之战,俏如来横生干涉,你我未分胜负,但今天这个局面,你是赢了本师,或者无力回天。

凤蝶: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而今你命悬吾手,若想扳回这一城,他日,东瀛西剑流,赤羽信之介,恭候大驾!

凤蝶:赤羽先生,主人未必能听到你这番话。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吾就当他听到了。

凤蝶:赤羽先生,再会了。(行礼)

赤羽信之介:神田,走吧。

神田京一:是。


【金雷村房内】

(梦虬孙与剑无极观看颠倒梦想)

剑无极:你讲当初你有偷过这口剑?

梦虬孙:不是偷,是借!

剑无极:都同样啦。

梦虬孙:看到鬼!哪里一样?

剑无极:喂,我们是来看剑的,不是来吵架的耶。是讲啊,当初这口剑没反应,为怎样这次那个锦烟霞好像看到鬼,哎哟,我不是在学你喔,别误会。

梦虬孙:吵死了!嗯?(抽出洞庭韬光戳试颠倒梦想)

常欣:(进入)你们在做什么?

梦虬孙:做什么?看剑啊。

常欣:用眼睛看就好了,小心等一下锦烟霞生气。

剑无极:你也看到锦烟霞的状况了,那口剑一定有古怪,生角的会这样试啊,也是很正常啊。

常欣:其实,我好像有看到那个大师。

梦虬孙:看到鬼!

常欣:是不是看到鬼我不能确定。

梦虬孙:我不是那个意……

常欣:但是,至少她想起来了,就算真正是大师显灵,我也相信大师不会伤害她。

剑无极:你讲你也有看到,没你是会通灵喔?

常欣:我也不知,因为我只有看到一下子,那个时候,封婶也一直讲佛祖佛祖,说不定封婶也有看到。

剑无极:哇!你们这里的人怎么这么神啊!

梦虬孙:你们根本没在听我讲话!算了,哼!(走到一边)

剑无极:对了,怎会没看到锦烟霞啊?

常欣:她现在在祭台,刚才冰剑姑娘才说要去找她。

剑无极:啊?冰剑要去找她,不然是要去聊天喔?

常欣:重点是,现在要有人去通知俏如来锦烟霞已经恢复了。

剑无极:欠人手,就是要我去的意思就对了。

常欣:拜托你了。

剑无极:知啦知啦,来做一下通报份子哩。这个时候啊,就特别怀念那个脚仔王是怎样!(离开)


【金雷村祭台】

(冰剑来到)

锦烟霞:有事吗?

幻幽冰剑:抱歉,我无意打扰,只是听常欣说你又来到祭台。

锦烟霞:我……没事。

幻幽冰剑:嗯。

锦烟霞:(转身)你……有事。

幻幽冰剑:我……

锦烟霞:想问什么就问吧。

幻幽冰剑:嗯,听梦虬孙说,你应该是从天门出来的,但从俏如来的语气,天门似乎出了问题。

锦烟霞:我会丧失记忆,就是与此有关。详细情形,等俏如来剑决完毕,我会向他说明。

幻幽冰剑:能……先让我知道吗?

锦烟霞:你很紧急?

幻幽冰剑:我……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正在佛国之中找人。

锦烟霞:朋友?

幻幽冰剑:嗯,所以我很担心他。虽然他已经离开天门一段时间了。

锦烟霞:你说之人,可是万雪夜?

幻幽冰剑:你有见过他?

锦烟霞:并没见面。

幻幽冰剑:啊,是吗……(失落)

锦烟霞:我知晓失去记忆的痛苦,就算那是痛苦的记忆,所以,我不打算隐瞒你,有心理准备了吗?

幻幽冰剑:难道……(悲痛)

锦烟霞:梵海惊鸿曾经遇过万雪夜,但他们两人却无端干戈,根据判断,万雪夜有可能忘了一些记忆。

幻幽冰剑:与你一样?

锦烟霞:无不可能。

幻幽冰剑:啊……

锦烟霞:看得出来,你们之间有很深的羁绊,所以,你怕他忘了你。对此,我只有一个建议——让我们一同,唤醒他!除非你放弃,否则,我们一定会夺回一切,相信自己,也相信你能托付希望的执行者吧。

幻幽冰剑:多谢你……


【黑水城】

(赤羽与神田来到)

赤羽信之介:霜。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你怎样来到黑水城了?

赤羽信之介:吾是来告知你,我与神田要回东瀛了。

雨音霜:啊?这么快?

神田京一:一点也没快,我们这次来中原帮助俏如来已经要一年的时间了,西剑流也不是闲闲没事,现在回去也差不多了。对了,你的亲爱的呢?没在尚同会,也没在黑水城陪你吗?

雨音霜:银燕另有任务,不在黑水城。

神田京一:哦哦,我们离开之后,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是银燕敢欺负你,你一通信,我们就从东瀛赶回来替你教训他。

赤羽信之介:霜,你怎么了?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我……我决定与你们回西剑流。

神田京一:什么?你……

赤羽信之介:神田!让吾与霜单独谈谈。

神田京一:是。

赤羽信之介:你知道八刀痕之事了?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早就知道了?

赤羽信之介:如何能不知呢,你知晓吾为何不对你讲这件事情吗?

雨音霜:霜不明白。

赤羽信之介:起初,西剑流与中原乃是敌对状态,此事无说的必要,让你对银燕有多余的仇恨对你进行任务不利,之后,西剑流战败,承受了俏如来的恩情,无论如何,过去这桩仇,是要由你自己处置面对,西剑流无介入的空间。

雨音霜:嗯。

赤羽信之介:或者到了最后,我也不知如何启齿,霜,原谅赤羽这一点侥幸心态,或者也因为赤羽的失策,明知纸包不住火,从我口中说出或者能减少一点伤害。但是,我不愿去伤害你,最终,也无法避免你被伤害。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霜没怪你的意思。

赤羽信之介:吾讲过,人是要往前而行,不能被过去所束缚。西剑流无论过去与中原有怎样的恩怨,到了如今,恩尽仇还。现在是你自己的抉择,你必须深思熟虑,逃避,不能解决问题。霜,你一直是一个坚毅独立的女人,能可自己判断,感情的事情,不容我置喙,我也不会劝你,但如果这是你临时起意的判断,我会对你很失望。(霜沉默不语)放下艰难,也需要时间,西剑流是你的家园,随时欢迎你,但我不希望你是带着遗憾回到东瀛。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

赤羽信之介:吾再多给你一点时间考虑。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其实霜已经考虑很久了。

赤羽信之介:嗯?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说的没错,但霜不是逃避,而是霜认为,分离,是冷静最好的方法。霜依然爱着那个男人,虽然他鲁直、莽撞,虽然他总是冲动误事,连自己的心意也无法弄清,但是……就是因为不舍,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去处理。我不是无法面对银燕,但是每次见到银燕,就会让我感觉无法面对自己,这是需要时间,我只是想争取一点时间,剩下的,交给缘分吧。(深呼吸)也许几年之后,霜也会有新的人生。

赤羽信之介:你果然经过深思熟虑了。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人生总是很多无奈,不是吗?

赤羽信之介:这样说吧,或许是这些无奈才造就了人生的精彩。(拍拍霜的肩膀)


【尚同会】

沐摇光:盟主召见沐摇光有何吩咐?

俏如来:沐摇光,明日便是我与玄狐决战之日。

沐摇光:当此大敌,盟主更该养精蓄锐才是。

俏如来:我想问你,明日的四方山,你人会在哪里?

沐摇光:盟主要我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俏如来:这个回答不对,五师叔留你在我身边监视,你也应该要有一点回馈,否则,我便无留你的理由了。

沐摇光:盟主何不直接向师者请教。

俏如来:早晚会相会的,不是吗?

沐摇光:属下不敢妄言。

俏如来:自玄师叔身亡之后,东门朝日便不见,他回到尚同会了?

沐摇光:他应该是有自己的任务,这非属下能知。

俏如来:是三师叔将你调教得很好,还是五师叔的吩咐,让你进退应退,都非常合宜。如果留你在尚同会,那便是留给五师叔通风报信的活棋,明日,随我前往四方山吧。

沐摇光:属下遵命。

(赤羽与神田来到)

俏如来:先退下吧。

(沐摇光领命退下,与赤羽互看一眼)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明日就是四方山剑决,此战凶险,你可有把握?

俏如来:从来没想过,俏如来也必须有负担武决的责任啊。

神田京一:你还能说笑,是真轻松还是假轻松啊?

俏如来: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发。

赤羽信之介:场上之战凶险,场后之战更凶险。

俏如来:嗯……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帮助你了,今后,善自珍重。

俏如来:雁王的目的……

燕驼龙:俏如来啊,我回来了。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你突然回来,达摩金光塔是否有状况?

燕驼龙:啊?达摩金光塔怎样了?

神田京一:啊?你不是讲要带脚仔王一同前往,怎会没一起回来?

燕驼龙:脚仔王啊,啊对啊,他跑去哪里了?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你还好吗?

燕驼龙:是怎样不好啊?

俏如来:脚仔王失踪,为何你一点也不着急?

燕驼龙:他这个人四处走跳,不知道是不是怕死跑去躲了啊。

神田京一:那俏如来要你前往达摩金光塔查探的事情呢?

燕驼龙:达摩金光塔没事啊。

俏如来:这……

赤羽信之介:与锦烟霞类似的状况。

俏如来:怎会……

(剑无极来到)

剑无极:俏如来!

神田京一:哇哇,一下全来了,又是怎样了?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剑无极:谁在理你是谁啊,俏如来啊,我来告知你,锦烟霞恢复了。

俏如来:哈?锦烟霞姑娘恢复了?

剑无极:没错,你要去见她吗?

(俏如来欲走,赤羽拦阻)

赤羽信之介:现在不是时机。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高手过招,丝毫之差便足以分出胜负,玄狐的能耐超乎寻常,在得到飘渺剑法以及无极剑法之后更是难以测度,现在你要做的是心无旁骛,静心养气来面对这一战。

俏如来:嗯。

神田京一:如果真正这么凶险,还跟他讲什么江湖规矩,玄狐杀害鳞王,还杀死矮仔玄这个尚同会会长,众人齐上,给他悲哀!

剑无极:呦……难得我会赞同你讲的话,虽然俏如来一定有办法,但是三支刀讲的啊,也是另一种办法啊。

俏如来:你们曾经试过杀掉玄狐,但是他却复生了不是?

剑无极:他又不是网中人,剁作肉酱,看他怎么活!

俏如来:就算是这样也是无用,要真正杀死玄狐,只有一种办法。

剑无极:你的止戈流。

俏如来:更精确的说法,是要满足他。

剑无极:什么意思啊?

俏如来:玄狐,非人非魔,只有满足他的追求,才能让他倒下。

剑无极:等等等……等一下,你刚刚是在说汉文吗?我怎会听得一头雾水。

赤羽信之介:玄狐是……物灵。

俏如来:废苍生前辈说,他是传闻中的铁精。

神田京一:啊?铁精?什么意思?

赤羽信之介:物灵是物品化作的精灵,东瀛传说之中亦有付丧神、九十九神之说。

燕驼龙:但是物灵怎会这么难缠啊?又怎有这样的执念啊?

神田京一:如果是妖怪,驱邪就好了,不是吗?

剑无极:龙仔啊,拿道铃来摇,这你专门科的。

燕驼龙:我是没看过玄狐啦,但是普通的物灵应该不难应付才对啊。

俏如来:但玄狐不是普通的物灵,这场对决,除了我与玄狐,也是废苍生与锻神锋两位前辈的神兵对决。如果我也杀不了玄狐……

剑无极:会怎样啊?

俏如来:玄狐可能就……真正天下无敌了。

剑无极:哇!这么严重!

赤羽信之介:现在,别打扰俏如来休息,燕驼龙,劳烦你随我来,让我检视。

燕驼龙:本龙很好,有什么好检查的啊?

赤羽信之介:如果你能说出脚仔王去了哪里,那才是真正没问题。

燕驼龙:脚仔王,对啊,脚仔王去哪了?

赤羽信之介:另外,剑无极你来得正好,有需要你的地方。

剑无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啊?

赤羽信之介:是为了俏如来。

剑无极:我听你的话。(剑无极与燕驼龙随赤羽离开)


【四方山】

玄狐:自己悟出的剑法……

(回忆:常欣: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剑招是人用出来的,而那些人也是从你所说的死物学会剑招的啊,为什么你自己不练,一定要打打杀杀?

 常欣:俏如来一定会击败你!
 常欣:所以,我能期望你改变吗?)

玄狐:为什么……我真正没自己的剑法吗?剑劫,我还有剑劫,这不是学得的剑法,这是我与生俱来的剑法。这样,是悟吗?还是……本性?什么才叫做悟?人与魔如果都能悟,为什么,我不能!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玄狐:是你。

锻神锋:讶异吗?正是锋海主人锻神锋。

玄狐:嗯?

锻神锋:不讶异我为何来找你?

玄狐:我该讶异?我不想知晓原因。除了剑,其他的事情我不关心。

锻神锋:你脸上有不相称的表情。

玄狐:什么意思?

锻神锋:为何你有疑惑与苦恼的神情?除了剑,你应该没关心其他的事情。

玄狐:我关心的事情,只有剑。

锻神锋:明日便是你与俏如来对决的日子,也是风华绝代打败墨狂,锻家超越废字流的日子。我关心此事而来,却看到你心中存惑,我不该关心吗?

玄狐:你能解答我的疑惑?

锻神锋:什么疑惑?

玄狐:我看过你的剑法,你的剑法怎样来的?

锻神锋:嗯?你为何问这个问题?

玄狐:我想知晓。

锻神锋:锋海密传剑谱,由我领悟改良,成就惊才绝艳之美。

玄狐:看剑谱,还有领悟。

锻神锋:嗯?

玄狐:怎样才能领悟?为什么我无法用剑谱习剑?

锻神锋:你……发生什么事情了?

玄狐:与你一起那个人。

锻神锋:与我一起的,谁?

玄狐:另一个剑客。

锻神锋:废苍生。

玄狐:他说我不能参悟,他又说,没感情就不能成就最上的剑法,他又说,我不是魔。

锻神锋:<废苍生,你真是做了多余的事情。>

玄狐:告知我,你是怎样领悟剑法的?

锻神锋:天分不同,我能,你未必能。你能仿袭所有的剑法,其他的人不能,这是你的天资。领悟是一种,学习又是另一种。

玄狐:那为何我不能依靠剑谱学剑?我身上的剑劫,又是从何而来?

锻神锋:你浪费太多心神了。

玄狐:嗯?

锻神锋:明日,你即将对战俏如来,如果你认为死亡对你而言不过是一个昏迷的过程,那这一次,你要有不同的觉悟。

玄狐:什么意思?

锻神锋:俏如来的止戈流是诛魔之利,是墨、鲁、阴阳家三家合力之大成,是最终的诛魔之招。就算你是特殊的存在,止戈流也可能将你消灭,那你就会面临死亡,死亡,就是消失,你所得到的剑招,也会消失。你逐剑的一生,就是一场空。

玄狐:真正的死亡,那是什么感觉?

锻神锋:不再有任何感觉的感觉。

(玄狐回忆:竞锋岩有魔对决,不断在铁身留下剑痕。)


【尚贤宫】

凰后:就是明日了。

雁王:杀棋,在哪里?俏如来、赤羽信之介,你们找到了吗?

凰后:哈。


【树林】

飞渊:好不容易才闯过,这座桥还真奇怪,多谢你们了。

雪山银燕:举手之劳而已。

忆无心:方才有听这位姑娘在讲,你也在找古燐原晶。

飞渊:嗯,我叫飞渊,也准备要前往落陨之谷找寻古燐原晶,小兄弟,你那手聚石阻挡的功夫真正特殊。

忆无心:小兄弟……很久没人这样叫我,有一点怀念这个称呼。

飞渊:嗯?你神色有异,难道……啊,抱歉了。(上前牵无心小手)

忆无心:没要紧啦。

飞渊:只是长得幼齿,年纪比外表更大,对吧?你的手很软,胸肌却不小块,(摸无心胸)哇!这么软……让我再捏一下!

雪山银燕:(阻挡)姑娘请自重。

飞渊: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姑娘,刚才只是开玩笑的。

忆无心:真正是开玩笑吗?

飞渊:小姑娘怎样称呼?

忆无心:我叫忆无心。

飞渊:那你勒?

雪山银燕:哼。

飞渊:我叫飞渊。

雪山银燕:你介绍过了。

飞渊:我十八岁。

忆无心:那跟我差不多。

飞渊:哈?哪有差不多啦!(摸摸自己的胸)

忆无心:我……我是说年纪。

飞渊:我是一个姑娘。

忆无心:我们看得出来你是姑娘。

飞渊:人各有志,不用强求。

忆无心:我又没强求,唉,我为什么跟着你黑白讲,飞渊姐姐,你也在找古燐原晶?

飞渊:是啊,莫非你们两个是……

忆无心:是……

飞渊:是私奔的情侣,因为你未成年,所以才躲来这。

忆无心:不是啦。

雪山银燕:她是我的堂妹,我们也是来找古燐原晶。

飞渊:凶什么啦,我看得出来啊,刚才我只是开玩笑的。

忆无心:真正是开玩笑的吗?

飞渊:我叫飞渊,请多多指教。

忆无心:你介绍第三次了。

飞渊:啊?是喔,我只是开玩笑的。

忆无心:真正是吗?

飞渊:我叫飞……

雪山银燕/忆无心:够了!

飞渊:好啦,我知道我介绍过了,干嘛那么凶啦!我是来找古燐原晶。

雪山银燕:但飞渊姑娘并没了解,通往落陨之谷将会面临的危险。

飞渊:失误……是小小的失误啦。

雪山银燕:姑娘找古燐原晶有什么用途吗?

飞渊:秘密。

雪山银燕:秘密?那姑娘清楚古燐原晶的作用吗?

飞渊:你外公二表弟他老婆的初恋情人叫什么名字?

雪山银燕:啊?姑娘为何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飞渊:那就幻了,你也问很多奇怪的问题啊,大家都问问题,你先回答,我就回答。

雪山银燕:这……会问姑娘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真的需要古燐原晶。

飞渊:古燐原晶只有一粒吗?

雪山银燕:不能确定,但要找这项东西有一定的困难度,再加上时间的紧逼,所以只能希望姑娘……

飞渊:希望我别跟你们抢,对吗?

雪山银燕:我们并不清楚姑娘找这项东西的目的,如果姑娘没急在一时,那日后若有需要,雪山银燕必会相助。

飞渊:原来你叫雪山银燕。如果我清楚告知你原因,你会先将东西让我吗?

雪山银燕:不会。

飞渊:如果古燐原晶确实只有一粒呢?

雪山银燕:希望姑娘找其他的代替品。

飞渊:你真坚持,说话也很直,都不会拐弯抹角,听起来不错听。

雪山银燕:拐弯抹角非是我的个性,而且姑娘也坚持不说出原因。

飞渊:嗯……这样吧,我找我的,你找你的,我若是有找到多的,分你一颗。

雪山银燕:哈,那好,雪山银燕先在此谢过,如我也找到多的,也会分姑娘一颗。

飞渊:豪气!

雪山银燕:那我们先行一步,无心,我们继续赶路。姑娘,请。

飞渊:等一下……

雪山银燕:嗯?怎样了?

飞渊:再来要往哪一个方向才找有古燐原晶?

忆无心:你不知道就来了?

飞渊: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是知道一个大致上的方向。

忆无心:哪一个方向?

飞渊:差不多……东南西三个方向左右。

忆无心:那就是除了我们来的北方之外。

飞渊:嗯……其实我只是……

雪山银燕/忆无心:别再开玩笑了!

飞渊:好啦,其实我知道,只是一时想不起来,需要提醒。

雪山银燕:但是我们算是竞争关系,你这样问也太直接了。

飞渊:啊对喔,你们的目标跟我是相同的,这样问你们实在太过分了。好吧,那再见了。

雪山银燕:请。(银燕无心离开,飞渊悄悄跟上。)


【树林】

忆无心:那个姑娘真是趣味。

雪山银燕:她讲话很坦白。

忆无心:讲话坦白?

雪山银燕:她清楚表达对于古燐原晶无法轻易放手,虽然不愿说出真正的因由,但也是坦白的一种。

忆无心:嗯,确实是这样没错。

雪山银燕:无心,现在该烦恼的是如何找到古燐原晶。目前意外多出了一名的竞争者,你心内的方法究竟是有把握吗?

忆无心:这就是我不敢讲的原因,因为我们还没到落陨之谷,我无法感应到四周的环境,依照大匠师所说的,要找这项东西需要运用我的能力。但这种东西,毕竟已经很久很久没出现过了。

雪山银燕:方才那位飞渊姑娘,为什么会来找这项东西?她有把握吗?还是她也有方法?

忆无心:这也是我疑问的地方啊。

雪山银燕:你的疑问是怀疑飞渊会跟踪我们,趁机抢夺吗?(暗处飞渊悄然来到)

忆无心:可是,她看起来不像是那么有心机。

雪山银燕:我也认为她应该不会吧。罢了,天色将晚,我们必须在太阳下山之前通过虎豹林才是。

忆无心:嗯。


【尚同会】

(赤羽在为燕驼龙检查)

赤羽信之介:<仍是毫无斩获。>燕驼龙,你对在达摩金光塔周围发生的事情有印象吗?

燕驼龙:有耶,本龙去那边逛一圈就回来了。

赤羽信之介:脚仔王人呢?

燕驼龙:一回头就不见人影了,等我找到他,一定要好好给他教训一下啦。

赤羽信之介:有察觉什么异状、听到什么声音、见到什么人、服下什么药物吗?

燕驼龙:诶……没呢。

赤羽信之介: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燕驼龙:我讲赤羽啊,自我回来你就没头没尾一直问东问西,到底是怎样了啦?

赤羽信之介:你的记忆消失了。

燕驼龙:啥?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让你前往达摩金光塔观察,看是否有异状发生。

燕驼龙:有这回事吗?

赤羽信之介:若没,你为何会前往达摩金光塔?

燕驼龙:这嘛……我记不起来了。

赤羽信之介:这件事情暂且按下,燕驼龙,你身体无恙否?

燕驼龙:身体安康。

赤羽信之介:嗯,那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忙。

燕驼龙:要去达摩金光塔吗?

赤羽信之介:是四方山。


【虎豹林入口】

[时间拖延,银燕与忆无心急急而奔。]

(银忆二人停下,飞渊躲藏起来)

飞渊:<好险!好在我脚步够轻。>

雪山银燕:被耽搁了时间,还是来不及,天色已经晚了。无心,我们先在入口休息一晚,明早才通过虎豹林。

忆无心:嗯,好。

飞渊:<哈?要过夜喔,糟,忘记带干粮了,等一下要去打猎。>

(挑着猎物,看着地上的柴火)

飞渊:<等一下……我若是起火烤肉,不就被发现了?>

(看见银燕这边已起火烤肉)

飞渊:<看起来很温暖,很香,不行,我要忍耐!>

忆无心:不知道那位飞渊姑娘已经走到哪里了。

雪山银燕:前往落陨之谷,虎豹林也是必经之处,她可能走往另一个方向了。

忆无心:这样找有吗?

雪山银燕:难说,她对古燐原晶的消息也不够全面,那证明她是受人之托来找这项东西。

忆无心:我们也是受人之托,只是我们拥有的信息比她还充足。

雪山银燕:前辈曾经找寻过这项东西,但却无功而返。依照古书的记载,前辈的先人是在落陨之谷发现这种东西没错。

忆无心:但前辈的先人只说这种东西是机缘巧遇找到的,并没实际的方法能可找到。

雪山银燕:这就是给我们的考验。无心,你对石头有特殊的感应能力,为什么对自己的天赋这么没信心呢?

忆无心:古燐原晶虽是上古火流星所残留的碎片,但它的形态却不是碎片,而是一个四方形的结晶,而且这个结晶又有释放火能的特性,这……世上真正有这种石头吗?

雪山银燕:无心,你不是有一招焚石灼。

忆无心:是啊,但是这种能力是经由七彩云珞……对了!七彩云珞!我为什么没有想到。

雪山银燕:你想到什么?

忆无心:七彩云珞是废苍生前辈为我打造的,这里面一定含有古燐原晶的元素。大匠师一直强调要我用心去感应,原来不是单纯的运用自身的灵能,而是要经过七彩云珞催动,原来是这个意思。

雪山银燕:原来如此,但为何前辈不直接说明?

忆无心:也许,这也是给我的一个考验,让我自己更加了解自己的七彩云珞。

雪山银燕:嗯,无心,这个机会难得,一定要好好把握,精进自己。

忆无心:嗯,我知晓。

雪山银燕:先休息吧,明早还要很远的路要走。

忆无心:好。

飞渊:<睡了,我也很想要睡,但是……唉,很冷,我也想烤火。>

(深夜,银燕无心正睡着,有身影闪过,银燕警觉。)

雪山银燕:嗯?无心,无心,无心有状况!(发现人影,化出啸灵枪。)

忆无心:啊?

雪山银燕:别怕!躲在我的后面!

忆无心:银燕大哥,这是鬼吗?

雪山银燕:是人,有人在警告我们。

忆无心:啊?警告我们?

雪山银燕:若要动手,他们早就动作了。

忆无心:这……七彩云珞,哈啊!


【尚同会】

(赤羽来到)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该出发了。

俏如来:是。

赤羽信之介:四方山一共有四个出口,一旦离开四方山,便是一片平坦,无险可守,也无法埋伏。我让神田、剑无极、燕驼龙各自守在一个出口,由我把守最后一个通道,战斗结束之后,你即刻往东边撤退,由我亲自掩护。

俏如来:其他三路有发现异状吗?

赤羽信之介:没发现任何埋伏。

俏如来:嗯……

赤羽信之介:雁王与你的五师叔,处心积虑促成这一战,这背后一定有目的。

俏如来:希望这只是我们的多心。(一同离开)


【四方山】

(群侠等候,俏如来与赤羽来到)

群侠A:是盟主,盟主来了!

群侠B:盟主一定要替玄之玄盟主报仇啊!

赤羽信之介:替玄之玄报仇?哈。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吾也算是亲眼见证一个历史了。

沐摇光:恭请盟主。


【四方山西方出口】

[四方山外,剑无极把守西方出口,注视着周围变化。]

剑无极:一只蚊子也没,真正有人会来搅局吗?


【四方山南方出口】

[南方出口,神田京一也默默戒备。]


【四方山北方出口】

[而在北方!]

燕驼龙:不论是什么敌人来犯,都逃不出本龙的双眼。


【四方山内】

[而四方山之内,早就聚集无数尚同会侠客,誓杀玄狐!]

群侠A:该死的玄狐,该死啦!

群侠B:等盟主来收拾他!

群侠C:但是俏如来的武功……这可以相信吗?

锻神锋:<锻家、废字流,终于到了一决雌雄的时间。嗯?现场不见废苍生,哈,你不敢出来面对这残酷的事实吗?>

群侠A:盟主来了!盟主来了!

(俏如来、赤羽、沐摇光来到)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小心。

俏如来:嗯。

(赤羽观察雁王来否)

雁王:(自后而来)赤羽先生,在找我吗?

赤羽信之介:(转身)嗯?

雁王:我相信赤羽先生一定做好了布置。

赤羽信之介:见到你,我便安心了。

雁王:那是松懈的意思吗?

赤羽信之介:起码掌握了一个变数。

雁王:再次开战,可是会伤及无辜。

赤羽信之介:早就开战了。战场上,战场外。


【四方山】

[而在四方山上,来自魔世的挑战者正在等待着,期待许久的敌手到来。]

(俏如来来到)

玄狐:等了许久了。这一战,自我踏入人世开始。

俏如来: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玄狐:为了得到剑,任何事情都不算过分。

俏如来:这是你的执念吗?

玄狐:是执念,更是我对剑的恳求。

俏如来:抱歉,我不能让你活,因为得到止戈流的你,将是人间浩劫!

玄狐:止戈流,(握住身前的九尾风华)我一定能领悟超越止戈流,属于自己的剑法!(抽剑)来吧!

俏如来:哈啊!(飞来墨狂)墨狂,你准备好了吗?止戈流•开阵!


[俏如来再开止戈流,九尾风华、墨狂,两口神兵首次交锋!面对学得剑十一与一剑无悔的玄狐,俏如来是否真能取胜,消灭玄狐?

雁王的盘算又是什么?未现身的凰后是否又在暗中排布?
漏泄至天门之外的钟声,是偶然?还是代表地门势力的扩张?
银燕、忆无心、飞渊,他们三人又会有怎样的奇遇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四集——雁王开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