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 集数 第1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731242366
备注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 第十集 战祸来临

录入:浪花海月


【锋海】

[唇染朱红,面如冠玉,锋海主人翩然现身。]

侍女:参见主人。

锻神锋:退下吧。

侍女:是。

锻神锋:许久不见了,丑孔明。(苏厉闻言抚上右脸)你的面具完美无瑕,但当你做出那个动作之时,再怎么完美的面具也都遮掩不了你内心的丑陋。

苏厉:锋海主人的眼光一直都是很犀利,苏厉拜服。

锻神锋:你口中的拜服,更多的是内心的恨怒吧。说吧,你的主人怎么有再派你来的颜面?你又是哪来的勇气踏入锋海?

苏厉:主人有事相求。

锻神锋:在欺骗了吾之后,还有事相求。他若想求,为何不自己前来呢?

苏厉:主人并未欺骗先生,他说目的达成,他会让铁军卫退出锋海边界。

锻神锋:铁军卫尚未离开,贵军长铁骕求衣对锋海仍是虎视眈眈。

苏厉:主人的目的也未达成啊。

锻神锋:苗王已死,北竞王登基,是事实。

苏厉:国葬大乱的消息,莫非还没传到锋海吗?

锻神锋:锻神锋只在乎诺言,不在乎哪一个王是正统。

苏厉:先生……

锻神锋:离开。

苏厉: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先生既然已经为主人铸造了魔之甲的赝品,如果现在抽身不是白费心力吗?

锻神锋:你在提醒吾,取你的人头,聊表安慰吗?

苏厉:小人的人头,值得几何?比得上先生牺牲的锋海神铁、三十六种异金、七十二稀木,还有无数的心血吗?

(锻神锋闻言一怒,气劲爆发,苏厉见状急忙后退)

锻神锋:收敛,收敛,恫吓有失吾高贵的气质,一招取命才是我的本色。你可以更失态,这样,我才能更失态。

苏厉:先生贵为苗疆第一铸手,锋海珍藏无数奇铁,原不该受限于此……啊……(右膝遭袭跪倒)

锻神锋:吾失态了,抱歉。

苏厉:一个魔之甲的赝品就能让中原震荡不安,以先生之能,大可名震天下……(左膝被袭)只要再完成这件事情,锻家必能超越鲁家,成为战朝之后,天下第一铸造名家。

锻神锋:总算有一句中听的话。

苏厉:(站起)主人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但是主人需要你,现在……先生放弃主人就等于放弃铸造魔之甲的心血,放弃超越鲁家的机会。

锻神锋:怎么超越鲁家?

苏厉:数千年以来,鲁家都铸造不出超越墨狂的护世之兵,但是先生却有这项东西。(取出狼王爪)

锻神锋:王骨?

苏厉:请你替主人完成这件事情,主人一定会完成允诺,让锋海自苗疆独立。

(锻神锋沉默不语)


【龙虎寨外】

北竞王:北龙归心号苍穹,竞曰风云山河。辕门策令战骁驰,尽下一步干戈。

奉天:真的是北竞王。

北竞王:你该称我苗王。

奉天:你要我叫我就一定要叫喔,想得美,在龙虎山上,只有一个王,那就是我。

山贼:老大,不是吧,你前几天,才被人从王椅上踢下来而已,降级成为手下,已经不是王了,说谎话是会掉牙齿的喔。

奉天:我哪有在说谎啊,虽然我现在失去了王位,但是早晚有一天,我会将我的王位再夺回来。我只是先预告一下,未来会发生的事情,才不是在说谎呢。

山贼:这样好像是在偷跑喔,作弊呢。

奉天:管他那么多,输人不输阵,这是我的地盘,当然也要让我展现一下气魄,不然,让一个外人在这里嚣张,能看吗?

山贼:听起来是很有道理,但是就是不知道哪里怪怪的。

奉天:是在怪什么啦,哪有什么好奇怪的啊,像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有办法了解本王的想法呢?

撼天阙:不如你说给我了解吧。(走出)

奉天;大王啊!大王啊,刚才我说的那些都只是在开玩笑,你别放在心上呢。

撼天阙:(不睬奉天)如我所料,你果然来了。

北竞王:孤王的贴身护卫,险险被你所杀,孤王怎能不来呢。

撼天阙:背主的走狗,就算死千万遍,也不足惜。

北竞王:但你真的没杀他,不是吗?

撼天阙:一条无耻的畜生,不值得污秽我的手。

北竞王:这样形容自己过去的部属,太过不该。你所创下辉煌的功绩,不也全是因为有他在一旁的辅佐?

撼天阙:忘恩伤主,见势反逆,如此没节操之人,你倒是珍惜。

北竞王:战兵卫的忠诚无可怀疑,若不是你犯下弑君大罪,他岂会落入此境?

撼天阙:这样说来,倒是我的不对了?北竞王:是非对错。永远是得势者所决定,你不是已经体验过了?

撼天阙:那我也给你一个忠告,小心有一天,被自己所饲养的狗,回头反咬,那可是十分的致命啊。

北竞王:关于此点,孤王倒是更为担心你啊。论杀伤力,狼可是远胜于狗,尤其是一只负伤的孤狼。

撼天阙:相同的错,我不会犯下第二次。

北竞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现在能吞忍下你的羞辱,是因为你有利用的价值,等到他不需要你的时候,你想,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呢?别忘却了王族亲卫,只听命于王的直系。他们现在会替你做事,全是因为苍狼的命令,这其中的差别与风险,你应当清楚。对那六名亲卫来说,你始终是敌人啊。

撼天阙:想杀撼天阙,他们也要有那个本事。

北竞王:孤王相信你有支撑这个自信的本领,但若有更安适的选择,你又何必将自己置于险境之内?

撼天阙:你想给我另外的选择?

北竞王:虽然失去了政治立场,你终究还是王族,孤王可以让你回归王室,将当年事件的真相,昭告全国,洗清你的冤屈,并让你跟孤王一同治理苗疆。文武双君,苗疆必能一统天下,岂不甚好?

撼天阙:当年事件的真相?哈哈哈!当年事件发生之时,你方几岁?你能了解多少的真相?

北竞王:全部。

撼天阙:嗯?

北竞王:这件事情,不是全无破绽,至少,在我眼中不是。

撼天阙:你的意思是,就算当时你不足九岁,你仍是看出破绽,了解真相?

北竞王:孤王就是在那一年开始染上恶疾,至今方好,你说呢?

撼天阙:莫怪老头常夸耀你的聪明,你倒是深明避祸之道,在颢穹眼下藏了这么多年,做龟孙这个本领不差。

北竞王:不是避祸,而是隐忍。颢穹得位不正,多疑善忌,你的党羽被他一一铲除,若不假病装虚,小王能活吗?

撼天阙:就算你明了真相,事情会这样容易吗?

北竞王:苍狼若继续活着,此事确实不易达成,

撼天阙:喔?

北竞王:只要苍狼还活着,苗疆就无法尽归一统。一个分裂的国家,要如何谈霸业?更何况,他还掌握了王族亲卫这样的战力,只要苍狼死,亲卫覆亡,苗疆便可安定,你也可以取回你失去的权位。

撼天阙:哈哈哈哈!想以权位利诱,借吾之手,除去阻碍,换作是别人,也许会答应,但撼天阙不是你能交易的对象。文武双君,颢穹没有让你学会,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吗?

北竞王:你就一点也不替苗疆着想吗?魔世正乱,苗疆的分裂对谁都不是好事。

撼天阙:我被夺走的东西,我就能亲手夺回。我夺来的天下,我就不惜亲手毁掉!这大地敢背弃我,我就能践踏它!

北竞王:孤王真不能明白,颢穹如此对你,为何你还要帮助其子,你的恨,只有这样吗?

撼天阙:手刃仇人,得到的,只是一时的快慰,欣赏着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凄惨模样才是终极的复仇。而你,早晚也是会死在我的手上。

北竞王:只有宣战一途了?

撼天阙:你唯有认败一路。(离开)

北竞王:看来是不能纳为己用,可惜咯。

(龙虎寨内)

苍狼:做什么?

奉天:这个声音……还真是是你啊。堂堂一名王子,现在却沦为一只狗,真是可怜喔。我问你,我老婆呢,你们不是一起离开的?为什么我没看到我老婆的人影?(苍狼不答)我在问你呢?不应声是怎样,装大尾吗?

苍狼:她已经回去中原了。

奉天:什么啊,回去中原了?你为什么让她回去啊?

苍狼:你已知道答案了,别再烦我。

奉天:(欲走又转回)给我等一下,现在是怎样,一只狗还敢在那边大小声。

苍狼:你!

奉天:我有说错吗?还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扯住锁链)哈哈,你之前不是很嚣张,很大牌吗?现在你王子的威风,跑去哪里了?(苍狼站起,奉天一扯,迫其跌倒)还想要站起来,你别忘记了,你现在是一只狗,狗就要有狗的样子,给我趴着!

(此时回旋镖飞入,将奉天击倒)

奉天:呃,是谁偷袭我?

叉猡:王子。

奉天:是你,你这个疯女人,存心要找麻烦吗?

叉猡:(扶起苍狼)王子,该怎么处置这个冒犯者?

奉天:怎样,要杀就来,我才不会怕你。

叉猡:我就成全你!

苍狼:算了,杀他毫无意义,留下他,还能有用处。

叉猡:是,还不感谢王子的宽宏。

奉天:要我感谢他,做梦比较快啦。(女子飞出武器)我闪,哈哈没打……(飞镖擦过飞回)

叉猡:无脑猪公。

奉天:你这个蛮女,你竟然又打我!

叉猡:对王子不敬,这样的处罚算便宜你了。下次,就不光是这样了,还不赶快离开。

奉天:好啊,你给我记住!(离开)

苍狼:叉猡。

叉猡:王子,有何吩咐?

苍狼:多谢你。

叉猡:这是叉猡该为之事。

苍狼:看到我这般狼狈的模样,你们一定觉得我,不值得你们的效忠吧。

叉猡:王子的决心,我们皆亲眼所见。我们对王子,只有折服,毫无轻视。

苍狼:这段时间要委屈你们了,在成功复国之前,先压下你们的不满,暂时顺从他的意思。事成之后,我会让你们如愿。

叉猡:是。王子不用太过忧心,北竞王单身前来,这是他的愚蠢。

苍狼:嗯?

叉猡:司空知命、慕云追逸、冽风涛,他们已经行动了。只要他死,再解决撼天阙,王子便可以顺利复国。

苍狼:啊,你们太过莽撞了,竞日孤鸣是怎样的人,他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不可能亲身犯险啊。

叉猡:嗯?


【树林】

[苍郁树林之中,杀机暗藏。]

北竞王:真是莽撞了。

慕云追逸:弑君贼子,纳命来!

(率先攻击,被北竞王击回)

慕云追逸:喝!

(同时铁拳出手)

司空知命:喝!

北竞王:来得好,喝——

[铁拳钢腿,快攻连环,北竞王身姿潇洒依然,举轻若重,震退来者。]

(此时,铁胆飞来,北竞王接过)

北竞王:好险啊,喝啊!(掷回)

慕云追逸:杀!

[冽风涛杀招被破,三人形成夹攻之势,招招致命,丝毫不让。]

北竞王:杀!

冽风涛:喝!

北竞王:皇世经天,轮回劫,破乾坤!

(瞬间击退三人)

慕云追逸:怎会?<我们三人的夹攻竟然没效?>

北竞王:身为王族亲卫,却连镇国神功也不了解吗?你们还真是……(轻拂披风)自找死路啊。

女暴君:喝啊!

(苗兵杀入)

冽风涛:有伏兵!

北竞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危急间,风声作响,骨镖断首而来。]

苗兵:呃啊……

女暴君:呀!

叉猡:退!

苗兵:追啊。

女暴君:不用追了,退下。

苗兵:是。

女暴君:女暴君,为什么不追呢?

女暴君:王上不是明知故问,树林既然可以埋伏吾等,当然也可以埋伏敌人。王族亲卫若是到齐,奴家若追去,岂不是送死了?

北竞王:嗯,你的判断力正确,倒是让孤王失落了。

女暴君:王上为何失落?

北竞王:唉,自从遇上默苍离之后,孤王总想着要欺负别人,否则,真不知该如何维持自信啊。

女暴君:哈,王上说笑了,王上总有击败默苍离,取他性命的一天。

北竞王:击败他,取他性命,唉,孤王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哈。(转身离开)

女暴君:王上。


【树林】

武者一:你们有听说了吗,那个神奇的救命水。

武者二:救命水?那是什么?

武者一:那是俏如来的师尊默苍离为了对抗魔世,特别准备的灵药。不管是什么严重的伤势,只要人还没死啊,喝一口救命水,马上就可以痊愈呢,精神跟体力也会恢复喔。

武者三:你说的是真的还假的啊,真的这么神奇喔。

武者一:千真万确啊,我亲身喝过 ,亲眼看到身上的伤口自己复原了。

武者三:这么神奇喔,是说……这么强烈的药,不会有后遗症吗?

武者一:你看我现在好像一尾活龙,哪有什么后遗症啊。

武者二:是呢,有了救命水,我们就不用怕受伤了,对抗魔世一定会赢的。

武者三:这样我也决定了,我也要来去帮助默苍离对抗魔世。

武者二: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众人奔走相告)


【天擎峡】

[消息传开,众多英豪纷纷赶往天擎峡。]

俏如来:竟然会有这么多人聚集,怎会……

默苍离:如果能力许可,每一个人都希望成为英雄,但是人同时也很爱惜生命,这互相之间的抉择,就是人性。在必要的时候,你需要推他们一手。

俏如来:师尊,救命水到底是什么?

默苍离:救命的水,救你,救中原其他的人。

俏如来:其他的人?那这些侠客……

默苍离:他们选择了成为英雄。

俏如来:……师尊!

默苍离:备战吧,马上便要开战了,照我的吩咐进行布置。


【地牢】

煞魔子:师兄。

梁皇无忌:你又来了。

煞魔子:你考虑得如何,重新回到帝尊身边。我想,这是对你最好的结果。

梁皇无忌:你说得简单了,帝尊不可能放过叛徒。

煞魔子:但是帝尊惜才,你与妖神将是他不能取代的左右手,只要你再建立一点功绩,他就会给你机会。

梁皇无忌:你能放我离开吗?

煞魔子:你所想的只有逃脱吗!

梁皇无忌:那你要我如何建功?

煞魔子:你知晓镇魔龙脉吗?

梁皇无忌:嗯。

煞魔子:有人在镇魔龙脉之上,建造了一座高塔。

梁皇无忌:高塔……魔世的通道,呈现了不稳定的状况吗?

煞魔子:两者果然有所关联。

梁皇无忌:那是封邪之塔,接续镇魔龙脉的应急措施。万里边城是巨大的阵法,集数十万人百年之功,连接地气天险,难以破坏也难以取代。当镇魔龙脉受损之时,封邪之塔可以代替使用。

煞魔子:原来如此,如果不毁封邪之塔,又会怎样?

梁皇无忌:龙脉可能会被封邪之塔逐渐修复,数个月后,魔世的通道就可能再度闭塞。没了灵界的封印,帝尊仍可以利用自己的魔力,随时打开通道,但是要运送修罗军前来人世,将是一个极端困难的工程。

煞魔子:镇魔龙脉会被修复,通道会再度关闭……

煞魔子:与妖神将战后,九龙天书现世,根据后来的查探与研究,我认为通道的稳固,与魔世是否得气有关,但是这一次通道开启,并非是因为魔世得气,而是镇魔龙脉遭受破坏,封印失效,所以通道才会形成。如果通道出现的原因,是镇魔龙脉,那通道封闭的原因,也必然出自龙脉。

煞魔子:封邪之塔与龙脉有何不同?

梁皇无忌:封邪之塔,不似龙脉工程浩大,需要大量的灵力来源支撑,而且容易破坏。

煞魔子:只要毁掉封邪之塔,就可以让通道恢复吗?

梁皇无忌:是。

煞魔子:我会回禀帝尊,等事情了结,我会请求帝尊赦免你的罪行。师兄,你再忍耐一阵子。

梁皇无忌:我有一个疑问,为何帝尊这一次会这么迅速的来到人世?

煞魔子:因为杀生鬼言与戮世摩罗。

梁皇无忌:嗯?

煞魔子:杀生鬼言自人世来到,自称是妖神将的麾下,而他的身上也确实带着妖神将的魔气。当时通道不稳定,帝尊前往观视,捡到杀生鬼言与戮世摩罗他们两人,帝尊认为通道随时可能会开启,便调动七先锋随时候命。

梁皇无忌:杀生鬼言?戮世摩罗?<一个应该是天恒君,另一个……啊……>

煞魔子:师兄,我要回鬼祭贪魔殿了。

梁皇无忌:嗯。

(煞魔子离开)

梁皇无忌:<鬼玺,只要得到鬼玺,一切就能结束。>


【葬骨岭】

(万雪夜背着幻幽冰剑来到)

万雪夜:冥医。

冥医:是万雪夜,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这段日子你去哪里了?

万雪夜:养伤。

冥医:有伤怎么不来找我?前一阵子我都留在血色琉璃树,那你的伤势……

万雪夜:我的伤势已经痊愈,但是这位病人需要你,请你替她医治。(放下冰剑)我原想回村子找你,路上听闻你人在葬骨岭的消息,便直接来此地了。

冥医:原来如此。(上前诊视)<手脚筋脉皆断,容貌创伤难以复原……好残的手法。观其伤痕,对方下刀无所犹疑,甚至可说精湛,应该也是识医之人,莫非……>那个伤你的人是谁啊?

幻幽冰剑:一名半边毁容的疯女人,我不知道她是谁。

冥医:<半边毁容……>

万雪夜:冥医,她的伤可有办法医治?

冥医:当然有办法,但是此地随时会变成战场,不适合在此疗养,最好是能够送她到安全的地方,让她全心养病。

万雪夜:我明白了,我会将她送至村落。

冥医:嗯,那我先替她将筋脉接合,喝,织命针!(片刻后)好了,伤口不能碰到水,别太急躁的想要活动,照我的处方慢慢的疗养复健,半年后就能够好到七八成以上。

幻幽冰剑:半年?你这个庸医!如果是楼主,根本不需要三个月。

冥医:楼主……哼,难怪我觉得你有一点面熟,原来你是还珠楼的女杀手。我跟你说,你们楼主确实能医好我无法医治的伤,但是筋脉修补,谁赢一筹还不知呢。

幻幽冰剑:我要回还珠楼。

万雪夜:你的伤还没好,不能回去。

幻幽冰剑:你到底想怎样?

万雪夜:冥医,可以麻烦你找人送她到村子,再找人照顾她吗?

冥医:小事啦,不过你呢?你没打算要回去吗?

万雪夜:魔世有人欠我一次。

冥医:嗯,也好啦,有你的加入,一定能够提升不少的战力。

幻幽冰剑:喂,你们别擅自决定,我也没有答应。

冥医:病人安静休息,别吵。(点其穴)

幻幽冰剑:啊……

冥医:还有一件事情,她的脸……

万雪夜:嗯?

冥医:温皇如果在,也许有办法医治她的脸,但是这一点,我无能为力。能恢复四肢,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万雪夜:独眼龙有在此地吗?

冥医:你想要见他吗?

万雪夜:没有,只是关心一下而已。

武者:冥医前辈,外面有一位姑娘找你。

冥医:嗯……我知道了,万雪夜,我会派人送这位姑娘去村子,你自己自便。

万雪夜:多谢,请。

(村外)

中谷大娘:师兄。

冥医:茹琳,你受伤了?剑伤,这是……<飘渺剑法。>怎会这样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中谷大娘:是涛君,我见到他了,我见到涛君了!

冥医:那个毁婚失踪,多年无讯的负心汉。

中谷大娘:是啊,他人在神蛊峰,活得好好的,身边还跟着两个女人。我的伤,就是她们其中一人所为。

冥医:神蛊峰……<是凤蝶。>

中谷大娘:师兄,你跟神蛊温皇不是有所交情吗?你可知道,要怎样才能够破解他的蛊术?

冥医:你问这个要做什么?

中谷大娘:两个不知从何处跑来的野女人,可以这样独占涛君的爱,我不能接受,我不能忍受!涛君是我的,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将他抢走,我要给她们好看!

冥医:幻幽冰剑果然是你所伤,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中谷大娘:那是她自找的,另一名女人,原本也应该是那种下场,但是想不到她竟然百毒不侵。师兄,要怎么做,才能坏她的百毒不侵之身?

冥医:这个我不知道啦,就算知道,我也不会跟你说。

中谷大娘:嗯……

冥医:茹琳哪,放手吧,事情都已经过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看开了,天下间,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比他还好的,比比皆是,为什么为了他苦了自己?

中谷大娘:我只要涛君,任何人都比不上他,涛君就是我的一切。

冥医:你这般执着,你是能得到什么?一个心不在你身上的人,根本没有办法给你幸福……

中谷大娘:够了!你不想帮我就算了,但是我,绝对不可能放过那个女人。

冥医:茹琳啊!

中谷大娘:别以为没有你的帮忙,我就没办法,看着吧,我会向你证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离开)

冥医:茹琳,茹琳哪,唉。


【鬼祭贪魔殿】

(煞魔子来到)

煞魔子:参见帝尊。

帝鬼:怎样?

煞魔子:石柱之谜已解,果然是镇魔龙脉的代替品,只要破坏便可,详情听说……

帝鬼:嗯……

天悬红练:参见帝尊。

帝鬼:如何?

天悬红练:已经完全掌握中原人的行动,他们大量聚集在天擎峡,声势比以前更为浩大,几有数倍之众。

煞魔子:依据杀生鬼言所画的地形图,天擎峡,是通往镇魔龙脉的要地。如果绕路行军,容易被夹杀。

帝鬼:你们知晓朕的作战方式……正面冲击,重创对手,瓦解对方的士气,这是最有效的方式。他们现在信心满满,以为可以抗衡修罗国度,那就一次,让他们彻底幻灭!失去了希望,恐惧就会侵袭他们的心灵,就再也无能为力。玄影。

玄影:参见帝尊。

帝鬼:你率领幻之军势,乱其军力。

玄影:是。(退下)

帝鬼:角龙,杀生鬼言。

角龙:帝尊。

帝鬼:你们率领雷之军势,在玄影乱了对方军力之后,发动主力攻击。

角龙:领令。

帝鬼:七重峦、炎饕餮。

      炎饕餮领军攻第二波,七重峦率领山之军势镇住后军。

两人:领旨。

帝鬼:天悬红练、殁神翼。

天悬红练:帝尊有何吩咐?

帝鬼:既然正面无法攻至封邪之塔,那就从水路攻入,你率领水之军势,自天擎峡西侧的河流溯上。

天悬红练:水中世界,吾无敌,领令。

帝鬼:殁神翼,你利用空之军势的移动优势绕路配合天悬红练,攻击封邪之塔。

殁神翼:啊?领令。<真衰,跟这个小人合作。>

天悬红练:殁神翼,好生配合啊。(殁神翼不语离开)

帝鬼:煞魔子,你与戮世摩罗守住鬼祭贪魔殿。(起身)一战,朕就要人间绝望!


【苗疆皇宫】

(中谷大娘来到)

北竞王:你再度前来,是有何要求呢?

中谷大娘:神蛊峰的资讯,是你所提供的,你应该了解有关它的一切。

北竞王:那……就要看是什么事情了。

中谷大娘:有一个女人,她是百毒不侵之身,我要解她的百毒不侵。

北竞王:喔,你所说的,是神蛊温皇的女侍,凤蝶吧?

中谷大娘:凤蝶……

北竞王:孤王可以助你,但前情尚未偿还,是要孤王如何再施予后恩呢?

中谷大娘:开出你的条件,你要我做什么?

北竞王:真是爽快,那就这样吧……


【村外】

雨音霜:史君子,请喝茶。

史艳文:多谢霜姑娘。

雨音霜:你已经站在这里一天了,为何不进入村里休息?

史艳文:多谢霜姑娘的好意,艳文在此等就好,相信燕驼龙很快就会赶来。

雨音霜:你们毕竟是父子,没有什么心结不能解开。

史艳文:银燕是血性男儿,他对艳文的怨怼,艳文完全可以理解。

雨音霜: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史艳文:真是这样吗?这句话虽然说明了父母对孩子的关心,却不能抹灭了为人父母也会犯下的过失。艳文所做的事情,并不值得被原谅。天下间没有一个人,能比银燕与精忠更有资格恨我。

雨音霜:唉。

(燕驼龙赶到)

燕驼龙:艳文哪。

史艳文:啊,燕驼龙,有消息了吗?

雨音霜:我去通知他们众人。

燕驼龙:呼,呼,我将魔门世家整个翻过来,总算找到了一点点关于魔世的记载,但是资料杂乱不全,脚仔王留在那里继续处理,我看,我要找一个时间去找那个步霄霆,问看看他那边有什么,尤其是那个诛魔之利,到底是什么?

史艳文:诛魔之利?

燕驼龙:这是野史的记载啦,传说,当年始帝,除了镇魔龙脉之外,还叫人制作了诛魔之利,流传后世,但是这项诛魔之利非常的特别,听说它是用三项东西打造的,但是这三项东西听起来都十分的古怪呢。

史艳文:是哪三项东西?

燕驼龙:血之禁印、渡世大愿、护世之兵。

史艳文:血之禁印?渡世大愿?护世之兵?嗯……

燕驼龙:艳文哪,你有什么想法?

史艳文:暂时还没有头绪,那有封闭魔世通道的方法记载吗?

燕驼龙:除了修补镇魔龙脉之外,还找不到相关的记载,我认为,魔门世家有一部分的典籍落在分支的手上。等这边结束,本龙一定要去找那个步霄霆,好好的研究研究,可惜梁皇无忌失踪,我想是凶多吉少啊,不然他在的话,多少还能了解一些魔世的事情。

(几人赶到)

雪山银燕:燕驼龙前辈,你终于来了,你有办法救小空吗?

剑无极:笨牛啊,你别这么着急呀。

雪山银燕:你叫我怎样不急?

燕驼龙:小空的事情,艳文已经跟我说了,但是没看到人,我不能做下结论。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让我观察小空的情况。如果可以,最好将他生擒下来,抓回来慢慢的研究。

雪山银燕:要怎么抓?(看到史艳文忙转过头)

剑无极:若是要抓他,没有这么简单啊。

史艳文:他先后分别针对我们三人攻击,艳文想,他可能是受到某种指令,看小空的情况,并没有自我的意识,也许我们前往魔世,他就会出现。

剑无极:但是魔世人很多呢。

史艳文:最近魔世会异常空虚。

剑无极:喔,你这么有把握?

雪山银燕:那还等什么,即刻出发前往魔世。

燕驼龙:我先陪你们走这一趟,再来去找那个步霄霆。

雪山银燕:走。

剑无极:霜,村落就交给你跟始了。

雨音霜:你们放心吧。银燕(银燕停步),小心。

(银燕不语离开)


【镇魔龙脉】

大祭司:<这个默苍离,到底是何来历?这根镇魔龙柱,为何能产生作用,竟然连我也推敲不出原理根由,实在太古怪了。>

阴九玄:大祭司,你在想什么?

大祭司:我在想,这个世间果然能人辈出。这支镇魔龙柱,竟然能转化地气稳固龙脉,我们却看不出它的原理。

阴九玄:哼,那个默苍离古古怪怪,调走了令狐将军,又要我们交出……

大祭司:阴九玄!

阴九玄:啊。

大祭司:面对魔世,谁也难以自保,为免战火延烧到苗疆,我们只能尽我们自己的责任。

工民:你有听到消息没有?听说苍狼王子没死呢。

大祭司:(一惊)你方才说什么?

工民:呃,大祭司,没有啦,我们没有说什么啦。

阴九玄:你们方才不是说苍狼王子没死?

工民:呃,你们听到了喔。是啦,苍狼不只没死,听说还在国葬的时候,大闹了一场,跟现在的苗王翻脸了。

大祭司:啊?苍狼王子没死,难道……王上真的得位不正?

阴九玄:我早就怀疑那个北竞王了,大祭司,我们不必要听他的,我们赶快找回苍狼王子,助他登基,重回天狼坛。

大祭司:先回苗疆探听状况再说。(离开)


【暗夜·树林】

阴九玄:步霄霆。

步霄霆:无礼之徒,你该尊称吾一声国师。

阴九玄:哼!

大祭司:(拦住阴九玄)国师拦阻何事?

步霄霆:你们的目的,是要前往王宫,询问关于苍狼王子的事情吧?

大祭司:苍狼王子真的没死?

步霄霆:犀明、犀照。

(众人冲出)

阴九玄:这是什么意思?

步霄霆:在你们死之前,我愿意回答你们所有的疑问。

大祭司:王……北竞王……果真弑君篡位?!

步霄霆:是,你又能奈何?哈哈哈。

大祭司:该死!


【葬骨岭】

郭筝:想不到中原还有再次跟苗疆联手的机会,令狐先生,劳烦你多加戒备。

令狐千里:嗯,哦。

[忽然——]

士兵:啊……

(幻之军势杀到)

郭筝:啊?看不见的敌人!

令狐千里:太不公平了,有会飞的,还有会隐身的,魔世到底讲不讲理啊。

郭筝:令狐先生,现在不是讨论这种事情的时候!

玄影:(现身)杀!


(高处,默苍离、俏如来俯观战局)

默苍离:终于正面开战了,俏如来。

俏如来:师尊。

默苍离:魔世七大军势,你已经了解,你认为该如何布置?

俏如来:对方必以奇兵突袭,强军冲击,护军掩后。空、幻两军势奇袭第一波,雷、火两军势居中强击第二波,山、暗两军势殿后护庇,将吾军逼至西路河畔,以水之军势伏杀,这是万全之策。帝鬼久经战仗,此为上阵。

默苍离:如果他们的目标,是镇魔柱呢?

俏如来:以水之军势走水路逆流而上,空之军势绕路奇袭,攻下镇魔柱。

默苍离:明白他们的布置之后,我们有胜算吗?

俏如来:……

默苍离:回答!

俏如来:没有,魔军太骁勇,群侠与苗兵毫无胜算。

默苍离:如果怕死,自然没有胜算。如果不怕死呢?一夫敢死,万夫莫敌!(俏如来一惊)回答我,如果有胜算,你该怎样排布?

俏如来:第一步,截流射鹰。

默苍离:帝鬼,你能纵横一生, 是因为魔世……没有默苍离!


殁神翼:再过不远,便能抵达万里边城了。

(突然,万箭齐发)

殁神翼:那是……

(众魔兵纷纷中箭)

魔兵:呃……啊……


天海光流:(射,用力射,全军发射!)

[而在天擎峡西方的河中——]

邪马台笑:来了,就是现在,推啊,呀煞!

[巨石落水,隔绝水路,一声尖啸,天悬红练被迫现身。]

天悬红练:呜哇。

邪马台笑:退开!(众兵退下)

天悬红练:手下败将,竟然是你。

邪马台笑:哈,你欠的这只手,今天,我就要讨回!


【魔世外】

(史艳文等人暗中观察)

雪山银燕:怎样了?

剑无极:魔世大军果然离开了。

雪山银燕:赶快找人。

(众人进入)

剑无极:这边已经很接近魔世了。

史艳文:小心,来了!

(戮世摩罗现身)

雪山银燕:啊,二哥!


[为救小空,史艳文、剑无极、雪山银燕欲擒戮世摩罗,燕驼龙暗处观察,欲窥破戮世摩罗身上的术法,他们四人能成功达到目的,弥补亲情的遗憾吗?

 帝鬼大军正面进攻,天擎峡谷展开一场剧烈争斗,究竟是魔世骁勇,还是默苍离智高一筹?

 苗疆内战,北竞王又会做下怎样的排布?

 锋海主人锻神锋,又是怎样的来历?诛魔之利又到底是什么?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路之剑影魔踪》第十一集——血战天擎峡。]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