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 集数 第0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731124912
备注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 第九集 腥风再起

录入:小懒鹿


【龙虎山·大殿】

(撼天阙与战兵卫两人决斗)

[王者、战神,并列为苗疆传奇的两人,分隔三十年后的重逢,尽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对垒局面,曾经的相知,曾经的携手,也只是记忆中的曾经,彼此,已然陌生。]

撼天阙:拿着那口刀,你不会感到有愧吗,还是你已厚颜无耻到完全无感了?了结吧。喝——(两人继续决斗)


【北竞王府外】

(殁神翼带领魔兵杀进来)

步霄霆:皇宫宝地,岂容妖魔撒野,若非魔世以为苗疆软弱可欺吗?

殁神翼: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成为帝尊的奴才,现在杀几个奴才,小事。

步霄霆:夸口,喝——

殁神翼:(挥手示意)杀!(魔兵对上苗兵,殁神翼对上步霄霆)

[空之军势来势汹汹,苗兵虽众,却非对手,转眼便死伤惨重,但苗兵源源不绝,数量惊人,空之军势竟也难以进犯。]

众苗兵:杀啦!杀啦!

殁神翼:人多又如何,乌合之众,喝——(挥掌杀死不少苗兵)

[殁神翼身形奇速,步霄霆旧伤未愈,颓势立现。]

(步霄霆硬受殁神翼一掌退开后,女暴君女刑对上殁神翼)

殁神翼:嗯?

步霄霆:参见苗王。

北竞王:姚明月,你保留太久,该在孤王的面前,表现一点实力了。

女暴君:哈,遵命,呀——(攻向殁神翼)

[接到指令,女暴君不再隐藏实力,女刑灿若蛟龙,殁神翼攻势虽快,却难以近身。]

殁神翼:<必须逼近距离。>(攻向女暴君)

[殁神翼欲欺近敌身。]

女暴君:要你的命喽,喝——

殁神翼:喝——(两人交手时北竞王突出手抓住两人手阻止)

女暴君:王上?

殁神翼:放手!(出手攻击北竞王,北竞王避开)哦,还有一点本事,再来。

北竞王:停战吧,你轻军深入敌军重地,若是侵略,不是轻敌便是无谋,若非侵略,必有他图。

殁神翼:哼!(挥手示意魔兵停战)

北竞王:<好骁勇的魔兵,如果大军压逼,铁军卫守得住吗?>说吧,你有何目的?

殁神翼:交出幽灵魔刀,投降之日,帝尊可以容你做一只豢兽。

北竞王:幽灵魔刀。(回头斜眼看向女暴君)

女暴君:哈,想不到魔,竟蠢得可笑。

殁神翼:嗯?

北竞王:魔刀已被中原人取走,不在苗疆。

女暴君:王上。

殁神翼: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北竞王:你能攻下苗疆,再来辨别真伪。

殁神翼:正有此意!

北竞王:如果获取情报,就能减少死伤来达到相同的目的,我相信,这才是你的主上乐见的。

殁神翼:嗯,留你们几日的安宁吧,哼!(挥手示意魔兵撤退,离开)

女暴君:王上,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吗?

步霄霆:单是一名魔将,就为我们带来这样的伤亡,(捂着伤口)王上,魔世的实力,不可轻视,放走一名,就是一大威胁啊。

北竞王:他侵犯王宫,已经踏入死局,孤王大可杀他,也应该杀他,但为何孤王不杀他呢,为什么呢?

女暴君:难道王上想与魔世合作?

北竞王:女暴君,你在武力上的实力,已经展露了,但在智力上,孤王很不愿意见到你一再的自爆其短,若不是隐忧在前,孤王只会协助中原对抗魔世,还会蠢得与虎谋皮吗?

女暴君:幽灵魔刀已经交给大祭司,大祭司正在帮助中原对抗魔世,王上想让魔世与中原两败俱伤。

北竞王:女暴君!别再胡思乱想,照命令行事即可。

女暴君:啊,是。


【万里边城】

焱饕餮:(看见幽灵魔刀)幽灵魔刀,夺!

苗疆大祭司:妄想!

阴九玄:呀喝——(示意苗兵攻向焱饕餮,被焱饕餮火势尽杀)喝——(攻向焱饕餮,手掌被伤)大祭司。

苗疆大祭司:你对付魔兵。

焱饕餮:(看见又跟石柱闪过光芒)<那根石柱。>

苗疆大祭司:喝——

[大祭司对战焱饕餮,掌术合一,虎虎生威,焱饕餮反击凌厉,一时僵持。]

焱饕餮:吞天焰,喝——

苗疆大祭司:昊正断邪,喝——

(令狐千里带着苗兵过来支援)

众苗兵:杀啊!杀啊!

[苗疆援兵到来,再开第二波的战局。]

(令狐千里与大祭司两人对战焱饕餮)

[一对二,焱饕餮纵然善战,已然左右支绌,加之苗兵蜂拥而至,焱饕餮心知难取,急令撤兵。]

焱饕餮:退。(与众魔兵离开)

苗疆大祭司:不能让他们逃走,令狐千里。

令狐千里:交我吧,追。(带着部分苗兵追去)


【神蛊峰】

[神蛊峰之上,中谷大娘为爱欲杀凤蝶。]

中谷大娘:涛君啊,等我将你身边的狐狸精都解决掉,你就会思念起我的好,思念起我们过去的恩爱。

凤蝶:你误会了,我与大哥,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关系。

中谷大娘:大哥……叫得这么亲密,你是想气煞谁呢,哈哈哈……

凤蝶:请你听我解释……

中谷大娘:你这种人的口中,哪会有真话呢,等我撕下你那虚骄的面皮,你才会知道忏悔,喝——

[不容解释,中谷大娘舞拳袭向凤蝶,凤蝶解释不成,只能闪避,然而面对连番取命的攻势,凤蝶终是被迫出手了。]

凤蝶:剑一,破!

中谷大娘:(闪过)狐狸精的剑法但是不差,可惜剑法再好,使不出也是同样没效。

凤蝶:为何你不听我的解释,剑五,虚。(剑气袭向中谷大娘,中谷大娘并不闪避,挥洒药粉)

中谷大娘:嗯?你……你还能动。

凤蝶:嗯?

中谷大娘:不可能,我的药不可能失效!(更多药粉洒向凤蝶)

凤蝶:药粉。

[中谷大娘故技重施,麻沸散欲瘫痪凤蝶身躯,怎料凤蝶竟不受影响,依然行动自如。]

中谷大娘:(闪过凤蝶攻击)没效,为什么对你没效,那些剂量,足够让一个城镇的人口,尽数麻痹有余,为什么你还能行动!啊,(看见石壁上刻的神蛊峰)神蛊峰,神蛊温皇,你是百毒不侵之身!

凤蝶:你的药粉对我无效,收手吧,大哥也一定不希望你这样做。

中谷大娘:你是想向我炫耀你在涛君的心中有多重要吗,无论涛君是怎么希望,我依然会扯下你的面皮,让你知道这些年来,我是怎么过的,血华蝶舞!(无影金梭化作万千蝴蝶袭向凤蝶)

[蝶群虽艳,却暗藏杀机,凤蝶不敢轻忽,飘渺绝式再展。]

凤蝶:剑七,真!(剑气冲过蝶群将中谷大娘击飞)

中谷大娘:啊!

凤蝶:啊,惨了,(观察四周,已看不到中谷大娘身影)不小心收不了剑势,希望她不会伤得太重,否则,我该如何向大哥交代,啊。


【树林】

中谷大娘:啊,我不甘愿……我不甘愿……涛君是我的,是我的,能留在涛君身边的人只有我,我才是应该跟涛君白首偕老的人,那些女人算什么……那些女人算什么……(吐血)你等着吧,这些伤,这些血,我一定会奉还于你,百倍,千倍,万倍啊,哈哈哈……


【龙虎寨】

(奉天正指导下人清理大厅,冽风涛与叉猡进入)

奉天:怎么又有人来了,刚才那个来找大王定孤支的,才刚打走而已,现在又跑来两个……

叉猡:王族亲卫全员到齐。(与冽风涛恭敬向撼天阙行礼)

奉天:原来是自己人啊。

冽风涛:敌人已经探上此山,是否该另寻据点?

撼天阙:哈哈哈……你们认为你们,能比我清楚苗疆的地形?

冽风涛:此地能守,便不会受袭。

苍狼:方才那个人,确实来得太轻易。

撼天阙:吾跟他,曾经一同驻守此山,但他能入山,不代表其他的人也能。

苍狼:但是他若领人前来……(撼天阙拉扯铁链)啊……

撼天阙:一只丧犬,竟敢质疑我吗?

冽风涛:你。(欲上前)

苍狼:退下。苍狼错了,苍狼不该质疑主人。

撼天阙:叫你的走狗下去,他们让我心烦。

苍狼:是。(转身)你们先退下吧。

叉猡:是。

冽风涛:是。(两人离开)

撼天阙:你们也下去。

奉天:遵命。(带着人来开)

(撼天阙回忆:

(两人交战后战兵卫单膝手持刀跪地)

撼天阙: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么硬气,(战兵卫口角流血)但你的功力,确实大不如前,(战兵卫起身)我有允你起身吗?(发招攻向战兵卫)

战兵卫:啊。(不躲,硬受攻击,再次跪地,口角流血)

撼天阙:是你老了,还是安逸的日子过久了,让你疏懒,以前,你可是能与吾斗上数个时辰,甚至……在那时伤败了吾!在我最挫败无力,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让我最信任的你,竟然拿着我亲手送你的刀,直接指向了我,是你!竟然是你!你的绝不背叛呢,你的永远追随呢!我是这么的信任你,将你当做亲兄弟,但你呢!你的回报是什么,是什么!不说话,是无能辩驳,还是惭愧无言,这三十年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会背叛我,但始终找不到原由,现在,这个答案是什么却已经不重要了,喝——(挥刀欲杀战兵卫)

[怒刀斩落,确实辟地留命。]

撼天阙:哈哈哈……想用死来脱除罪恶感,没这么简单,(坐回椅子上)我不杀你,现在还不杀你,我要将你留到最后,我要你看到最后,在我将一切结束之时。

(战兵卫起身离开))

苍狼:<那个人……那个眼神……>


【树林】

默苍离:今后,对战魔世,由吾领军。

俏如来:师尊。

武者甲:但是我们……我们真的能对抗魔世吗?

武者乙:是啊,魔兵那么厉害,而且……

默苍离:照吾的战策排布,众人即刻回到天擎峡两方,伏于左右两路,一旦见到魔军,三方夹攻。

武者甲:三方?不是左右两方吗,哪里来的第三方啊?

默苍离:届时便知。

武者甲:好,我们就听你一次。

默苍离:众人马上出发,俏如来。

俏如来:师尊。

默苍离:你随吾观战。

俏如来:是。(众人分头离开)


【天擎峡】

[焱饕餮率军撤退,行至天擎峡之处,忽闻震天杀声。]

(众原众义士攻向魔兵)

焱饕餮:有埋伏。

(随即令狐千里率军到来)

[三方夹攻,佐以人海,魔兵终有折损。]

焱饕餮:可恶。(对上俏如来)炽地火,喝!(大火挡住攻击)众人退。(带着魔兵离开)

众义士:追啊!追啊!

默苍离:勿追。

武者甲: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武者乙:我们击退魔军了,太好了,哈哈哈,原来魔世也没有多可怕嘛。

武者甲:都是默苍离领导有方啊。

武者乙:是啊,是啊,这次真的是他的功劳。

默苍离:令狐千里,你既然来到,就暂时守在此地吧。

令狐千里:了解。

武者甲:嗯?这不是苗军吗,你们进入中原做什么?

默苍离:苗军暂时与中原合作,对抗魔世,众壮士请勿担忧,先将受伤的人接送至葬骨岭,让冥医替众人医治。

武者甲:是啦,魔军强悍,受伤的人很多。

默苍离:俏如来。

俏如来:师尊。

默苍离:我们离开。

俏如来:是。(两人离开)

武者甲:这个俏如来的师尊,看起来比俏如来还可靠多了。

武者乙:也不能这样讲啦,俏如来毕竟年轻嘛,他的师尊比较厉害那也是正常的。

武者甲:但是我看……俏如来跟他师尊的感情,好像不怎么好呢,那个默苍离对俏如来都没什么好脸色。

武者乙:嗯,好像真是这样呢,先别管那些了,赶快将伤患送到葬骨岭医治吧。


【树林】

默苍离:你有疑问。

俏如来:在学习的过程中,师尊教过我,战局之决,不是胜在多次,而是胜在关键,十多次的小胜利,也比不上一次决定性的关键胜利,只要赢得关键一战,就算败了十几次也无妨。

默苍离:没错。

俏如来:这一场胜利,根本没有必要。

默苍离:哦?

俏如来:魔军骁勇精锐,群侠能以少胜多,天擎峡之前的牺牲根本多余,而一旦退出了包围圈,追击,只会加添伤亡,所谓的胜利,不过是杀了几个魔兵,伤了一名魔将,对魔世造成的影响不大,牺牲了这么多人,只为了这一点胜利,徒儿认为……太过不该。

默苍离:你认为我错了,你如果认为我错了,吾便将决策交还给你,继续退居幕后。

俏如来:徒儿不是这个意思。

默苍离:你拜我为师,这段日子,我为你铸智、铸计,但最重要的一项东西,你还没学得。

俏如来:师尊所说为何?

(默苍离不语,转身离开)

[静默无言中,俏如来突然察觉,师尊的背影,竟是如此模糊难辨,原来两人之间,始终有着怎样也拉不近的疏离。]

(俏如来默默跟着走)


【村庄】

剑无极:村民收留难民还照顾伤患,真的是贴心又仗义。

(风间始和雨音霜一起看到剑无极与银燕两人)

风间始:啊,大哥,你们回来了。(走近)啊,你们受伤了。

剑无极:只是一点皮肉伤而已,不算什么,对了,前几日我们有回来,你们却不见人影,是跑去哪里啊?

风间始:冥医先生要我们去九脉峰附近救援苍狼王子,过程中,发生了很多事情,一言难尽。

雪山银燕:苍狼王子,是苗疆的王子,为什么要你们去救援他?

雨音霜:事关王位之争,其中的用意,我们也不清楚,冥医先生只请我们尽力保全他。

风间始:自大哥你们去不悔峰修炼后,我们就没见面了,好不容易才见到面,我稍后再慢慢的跟你说,啊,对了,听说樱吹雪前辈离开了。

剑无极:是啊,到了最后,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真的是装神弄鬼假神秘。

雨音霜:邪马台大人也说他在东瀛没听过樱吹雪这个人。

雪山银燕:她不是西剑流四天王之一的天宫伊织吗?

雨音霜:我也向邪马台大人请问过伊织大人的事情,但是邪马台大人说……

剑无极:说什么?

雨音霜:他说伊织大人,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女人,不但非常温柔,脸上还总是挂着笑容,对每一个人都是和颜悦色,在西剑流深居简出,一副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模样,是西剑流的女神。

剑无极:(回忆起樱吹雪)不是,她连山寨版的天宫伊织也称不上,不然啊,就是我们遇到的方式不对。

雨音霜:但是邪马台大人也说,他没看过伊织大人出手,所以不知道她的武功路数,只知道大家对她非常的敬重。

剑无极:现在讨论这个也没什么意义了,始,将你这几日的经历,讲给大哥follow一下,一定是很好听的故事。

风间始:嗯。


【荒野】

(万雪夜独坐一旁,幻幽冰剑已被包扎好伤口躺在地上)

幻幽冰剑:啊……啊……(醒来)

万雪夜:你醒了。

幻幽冰剑:啊……(挣扎欲起身)

万雪夜:别乱动,你的脚筋跟手筋都断了,何必浪费气力,以这样的身躯,在荒地之中艰困爬行求生,你的意志,确实使人佩服,但是在应该寻求帮助之时,还要坚持一个人处理面对,就未免太过顽强了。

幻幽冰剑: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万雪夜:你需要别人的帮助,而很不巧,现在可以帮助你的人,只有我。

幻幽冰剑:我才不会求你!你别妄想了!

万雪夜:那就当我求你吧。

幻幽冰剑:别拿我开玩笑!

万雪夜:随你怎么想吧,你身上的伤,我已经包扎过了,但是那种伤势,不是我可以处理的,明日,我就带你下山求医,现在,尽你所能的留存体力,别再空耗了。


【村庄】

剑无极:竟然发生过这么多事情,那个北竞王毒过毒丝本(强力毒药),给他当王,对中苗的和平不是好事。

雪山银燕:冥医让你们前往苗疆,竟没有派支援,未免也太过冒险。

风间始:幸好还有霜姑娘,要不是她的沉着冷静,我们这一路,还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平安回来,苍狼王子还送她一条兽骨项链,作为纪念啊。

剑无极:兽骨项链,当纪念……你收下了吗?

雨音霜:有什么问题吗?

剑无极:没有,项链当然是没有问题,<送的那个人的企图,才是大问题。>嗯,对了,银燕,你不是也有礼物要送给霜。

雪山银燕:啊,有这回事吗?

剑无极:(将银燕扯到一边)笨牛啊,人家陪你在不悔峰这么久,照顾你这么久,没功劳也有苦劳,你连准备一点礼物,意思意思一下也不会吗,那个苍狼王子,都会给一个烂骨头当纪念了。

雪山银燕:这……那,霜姑娘,你有需要什么礼物吗?

剑无极:喂,(一头撞上银燕)笨牛啊!

雪山银燕:又怎么了?

剑无极:你这样的问法,跟那种直接送人家银两,叫他自己去买有什么差别!

雪山银燕:我若送到霜姑娘不喜欢的礼物,那不是徒然。

雨音霜:有心意就够了,礼物,不需要。

雪山银燕:你看吧。

剑无极:我实在是……(一拳将银燕打到边上)重点是,你可有感受到银燕的心意?

雨音霜:没有。

剑无极:你看,笨牛,还不赶快表示一下。

雪山银燕:啊,霜姑娘,这些日子,很多谢你。

雨音霜:嗯,也很多谢你救我的性命。

雪山银燕:不用客套。

剑无极:就这样?

雪山银燕:不然要怎样。

剑无极:雪山银燕!你……

雪山银燕:我怎样?

剑无极:我……我气到说你的口头禅了啦。

(史艳文来到)

史艳文:银燕。

雪山银燕:史艳文,你来做什么!

剑无极:客气一点,那是你父亲呢。

雪山银燕:哼,他不是我的父亲!

史艳文:是,艳文也不敢以你父亲的身份自居,你也可以厌恶艳文,但这件事情,你必须知晓。

剑无极:是怎么了?

史艳文:仗义他……他没死。

雪山银燕:什么!你说什么,(扯住史艳文的衣服)二哥他……他没死,那,他人呢?他人呢!

史艳文:他的巨骨症,可能已经痊愈,现在成为魔世的杀手,带着一支奇型的兵器,不言不语,对外界似乎毫无反应,宛如人偶。

雪山银燕:(回想起与戮世摩罗的对战)是他……他就是小空。

史艳文:原来你已经遇到他了。

雪山银燕:他是二哥……他是二哥……既然知道他是二哥,你为什么没有将他带回,你在做什么!你又在考虑什么!

剑无极:银燕,别冲动,先听清楚。

史艳文:我原本也想将他带回,但却发觉他的状况不对,好似受到异术的控制,无能将他带回,在来此的路上,我已经前往魔门世家,委托燕驼龙寻找解法,稍后他便会前来。

(银燕转身欲离开)

剑无极:喂,等一下,笨牛啊,你要去哪里?

雪山银燕:先将人带回,再想办法医治。

史艳文:银燕,魔世第一波的攻势,并未派出仗义出征,艳文推断,这可能是针对我们的行动,与其莽撞行事,不如等燕驼龙到来,一同会合观察再做决定。

雪山银燕:别叫我等,我一刻也等不下去。

剑无极:去了打不赢有什么用啊。

雪山银燕:一剑无悔不可能失败!

剑无极:哈,这真的是有拜有保佑了,上回要是成功,你现在不就要用一剑无悔自杀。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别再在那边你了,现在是要将人生擒回来,你当做在吃卤肉饭那么简单吗,生擒,就是不能给对方致命伤,出手就要很多保留,而且,你怎么知道小空的身上,没有其他的法术禁锢,那,现场就有一个实例让你参考,说到被控制,始他最有经验了。

风间始:啊,大哥。

剑无极:嗯,不用不好意思,说给他听。

风间始:呃……是啦,银燕,被控制的人很难处理,说不定,还有类似自爆装置的术法,一旦失控,就会自我毁灭,若是这样,反而害了小空啊。

雪山银燕:这……

史艳文:银燕,这件事情,我也会一同尽力,我们三人联手,擒下小空的机会就大增了。

雪山银燕:但你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因为,你终究还是做了对不起小空的事情!

史艳文:只要你与小空能平安,那才是最重要。

雪山银燕:哈哈哈……从一个亲手杀了自己儿子的人的口中,说出这句话,真是何等的讽刺矫情!

雨音霜:银燕,你说得过分了。

雪山银燕:我……哼!(离开)

剑无极:呃……笨牛的个性就是这样,史君子啊,你别放在心上,他绝对不是那个意思啦。

史艳文:多谢你,剑义士,艳文不要紧,银燕……就再麻烦你们三人多费心了。

雨音霜:那你呢?

史艳文:我去村外等燕驼龙到来。

风间始:为什么不在村里等就好了?

史艳文:我想银燕应该不想见到我,请。(离开)

剑无极:啊——(大嚎)

风间始:大哥,你是怎么了?

剑无极:真烦啊!始,你跟村民说,今晚我要吃牛排。(离开)


【北竞王府·某房间内】

(北竞王站于房内,战兵卫负伤进入)

北竞王:看你负伤而回,孤王是该意外还是不该呢,情字误人,爱情是这样,友情跟亲情,何尝不是,人总会不自觉的被感情左右,唯有能掌控自身情感的人,才有资格称王,你与他,都太过重情,才会无法狠绝,才会让颢穹得手,才会陷入这个境地,你会负伤是必然,而他没有杀你,则正是孤王所期盼的结果啊。(离开)

(战兵卫回忆:

撼天阙:在我最挫败无力,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让我最信任的你,竟然拿着我亲手送你的刀,直接指向了我,是你,竟然是你,你的绝不背叛呢,你的永远追随呢,我是这么的信任你,将你当做亲兄弟,但你呢,你的回报是什么!是什么!)

(战兵卫回忆,年轻说的时候:

战兵卫:(拿着撼天阙送给他的刀正在练刀)<原来这就是得心应手的感觉吗,即便是父亲所赠的刀,也没有这般顺手,若非是替我量身铸造,根本无法如此应和我。>孙王子,为了不辜负你的期望,我会让自己,配得上你身边那个位置,(收刀回鞘)在孙王子跟王子同去边疆视察回来之前,我要完全熟练这支刀。

希妲:(慌忙进人)大哥……

战兵卫:希妲,你怎么了?

希妲:啊,大哥,拜托你,去就王上将天阙放出来好吗,那种地方,根本不是人在住的,虽然天阙说不能让你知道,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他,他已经被关十多天了,他一定会死的啦。(低声哭泣)

战兵卫:希妲,你讲话说详细,孙王子怎么了?

希妲:天阙被王上关入地牢里面,已经十几天了。

战兵卫:地牢?你不是说孙王子跟王子一同去边疆视察了,为什么会变成是关在地牢里面?

希妲:天阙不想让你知道,所以要我骗你,为了让大哥你有适合的刀可以用,天阙擅自将太祖传下的宝刀熔毁,重新铸造成两支新刀,王上知道了以后,非常的生气,要他将太祖的刀恢复归还,但是天阙却怎么都不肯,他还对王上说,死人留下的死物,有比活人的性命重要吗,然后,王上就将天阙关起来了,王上说,除非天阙愿意归还太祖的刀,不然,他别想要被放出来。

战兵卫:啊,什么!

(地牢处,孙王子被关在里面,战兵卫来到)

战兵卫:啊,孙王子!(抓住栏杆)

撼天阙:嗯?你怎会跑来这里?你……希妲,我不是叫她不准让你知道的吗?

战兵卫:别怪希妲,她只是担心你。

撼天阙:你不会相信她说的话吧,在军中,我们也常常吃糠睡地,别说死,就连生病也没有半次过。

战兵卫:你……你怎能隐瞒我,为什么,纵然我是你的贴身侍卫,但,也只是一名侍卫而已啊,你是孙王子,是未来的王,怎能为我受困牢狱。(拿出刀)

撼天阙:我说过了,我给你的东西,你若是敢再还我,你就试试看!

战兵卫:我会将刀交给王上,让太祖的宝刀复原,放你出来。(欲离)

撼天阙:那我就将复原的刀再铸回成你我的刀,无论他复原几次,最终,还是会被分成两支刀,专属于你我的佩刀。

战兵卫:那可是苗疆的镇国宝刀,是属于王的刀啊,到底是为什么……

撼天阙: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被自己的兵器害死!

战兵卫:孙王子……

撼天阙:已经太多次了,在对战当中,你所拿的兵器,因为配不上你的功力而损坏,太多次了,我看着你,在生死一线之时,因为兵器而险险没命,你是我的侍卫,豁命保护我,誓死追随我,但我却无法配予你一支适合的兵器,我找了很久,就是没有一项兵器能完全的适合你,不久之前,我被授予太祖的宝刀,一个想法也同时形成,我问自己,一个死人留下来的死物,有比活人的性命重要吗?因为那个答案,我将太祖的刀,交给一名铸剑名手,依你我两人的属性,将刀分铸为两支。

战兵卫:那个答案……是什么?

撼天阙:你!你就是那个答案!你,不只是一个侍卫,你,是我最亲的兄弟,我心甘情愿,你也值得!

战兵卫:(声音哽咽,拿着刀)夙,将视此刀如同性命,并永世追随孙王子,绝不背叛!)


【北竞王府·大殿】

(苏厉,步霄霆站于两侧,北竞王进入)

众人:参见王上。

北竞王:(手里拿着一木盒)这是狼王爪,交给你了,苏厉。

苏厉:(接过狼王爪)王上为何将狼王爪交给小人?

北竞王:步霄霆,你还记得你带着九龙天书与孤王初次见面的时候吗?

步霄霆:当然记得。

北竞王:你献上九龙天书,想要光大魔门世家分支,然后孤王拟定了之后九龙天书之局,虽然此局遭破,但也成功取得王权。

步霄霆:是,王上英明睿智,一切尽在王上的掌握之中。

北竞王:要开伏羲深渊,必需王骨,但是孤王不能妄动,不能让颢穹起疑,所以孤王不直接参与争夺,而是带你去见那个人,那个人,你们都清楚是谁。

苏厉:<魔之甲赝品的制作者。>

北竞王:孤王再来吩咐的事情,你们要听清楚。

众人:是。

(北竞王交代事情)


【葬骨岭】

(众多伤兵来到葬骨岭)

冥医:一下子就来这么多的伤兵,我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喂,里面的啊,出来帮忙喔。

(邪马台笑、光流、郭筝出来)

邪马台笑:是在大声什么,唉哟,怎么会来这么多人啊?

冥医:别只站在那边看,帮忙照顾伤患。

邪马台笑:哦。

(默苍离与俏如来进入)

默苍离:给他们救命水即可。

冥医:你说什么?

默苍离:给他们救命水。

冥医:你在开玩笑吗?

默苍离:杏花。

冥医: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拿药物给你们医治伤势,郭筝啊,来帮忙。

(不就搬来亡命水,冥医拿瓢舀起来)

冥医:一人一口,不能多喝。

武者甲:一口,喝一口我们的伤势就会好喔?

冥医:没错,就是一口,不能多喝。

武者甲:啊,我先来。(喝一口)、

武者乙:我也来。

武者甲:(身上伤口复原)啊,我的血……我的血没有再流了,伤口完全好了,精神也都来了。

武者乙:这是什么神仙药水啊,真的是太好用了,我现在整个身体都有力气,再来多少魔兵我看我也都不怕了。

武者丙:是啊,有了这样东西,就算是受伤也不用烦恼了。

默苍离:冥医,请你将救命水分装,让众人带上战场,并继续制作药水,我们会很需要。

冥医:嗯,我明白了。

默苍离:众人痊愈之后,就回到天擎峡驻守,也请各位继续号召武林群侠,一同加入对抗魔世的阵容,默苍离,替苍生向诸位说谢。

武者甲:默大侠啊,别这样说啦,有你的帮助,中原就有希望了,什么魔世,哼,我们没在怕啦。

武者乙:是啊,是啊,我们一定没问题的啦。

默苍离:多谢诸位,苍离还要拟定战策,诸位请随意,以后受伤,就来到此地疗伤即可,只要没死,救命水,必能救各位一命。

武者甲:了解了,没问题啊。(默苍离离开)

冥医:郭筝,亡……救命水就交给你了,俏如来啊,你跟我来。

俏如来:啊,是。(两人离开)


【树林】

俏如来:冥医前辈。

冥医: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师尊,最近有一点怪怪的?

俏如来:这……俏如来确实看不懂师尊在做什么,那个救命水……

冥医:那不是救命水。

俏如来:啊!

冥医:非到最后必要的关头,别碰那个东西。

俏如来:前辈……

冥医:别问了,总之啊,你要记住我的话。

俏如来:啊,前辈,霓霞之战,师尊究竟是怎么取胜的?羽国志异的作者,盗才生又是谁?

冥医:啊,你看了那本书了。

俏如来:前辈是不愿俏如来看吗?但是之前前辈也说过,愿意借羽国志异给俏如来一观,不是吗?

冥医:啊,(后退几步)是啊,毕竟你终究还是会看见,罢了,这已经不重要了。

俏如来:俏如来心中千结万绪,不能理解,这段日子,师尊虽然教我很多,但是,俏如来始终感到与师尊之间有所隔阂,更无法看出师尊的情绪,前辈,你是师尊的朋友,你可以解开俏如来心中的疑惑吗?

冥医:我只有一件事情能对你说,你一定要记住,绝对要记住!

俏如来:啊!

冥医: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情况是怎样,你一定要相信你的师尊,一定要相信他,一直到最后,你都要相信他,俏如来啊,拜托你了。(鞠躬)

俏如来:前辈,你……你这是做什么?俏如来明白了,俏如来一定会相信师尊,啊。


【鬼祭贪魔殿】

帝鬼:万里边城,巨大的石柱,幽灵魔刀,煞魔子,你认为呢?

煞魔子:那根石柱大有问题,或者与通道不稳有关,我要再测算过,方能知晓。

帝鬼:嗯~前往万里边城,必须经过天擎峡,如果只派七先锋,很有可能遭遇埋伏,看来战争是必须了,小小的一场胜利,就让人界得意了吗?

焱饕餮: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要即刻进攻吗?

帝鬼:不用急,如果对方的乌合之众,只是一个诱饵,等你大军压逼之时,再派出真正的主力痛击你,你又当如何?通知天悬红练与杀生鬼言,我需要更多的情报。

焱饕餮:是。

帝鬼:吾既不畏战,何需急战。


【锋海】

[苗疆极东之地,一处静僻的地方,流水潺潺,鸟语花香。]

苏厉:就是此地。

侍女甲:何人擅闯锋海?

(侍女乙拔剑袭向苏厉)

苏厉:小人苏厉,受苗王吩咐,特来拜会锋海主人。

侍女甲:无论是何原由,擅闯锋海者,杀!(拔剑指向苏厉)

锻神锋:(声音)慢。

[只见一人面如冠玉,华冠锦服,自锋海之中缓缓踏出。]

两侍女:主人。


【龙虎山】

奉天:没有王可以做,还被叫来这边守山喂蚊子,我怎么会这么不幸啊。

山贼甲:有人往这边来呢。

奉天:是什么人啊?会不会是我的老婆回来了?

山贼甲:不是呢,那个人好像是……啊……

奉天:你是怎样了啊,看到鬼喔。

山贼甲:啊……是是是是……是北北北……

奉天:你是在那里巴什么巴不停,是那么想被人巴喔。

山贼乙:北竞王!是北竞王!老大,北竞王来了!

奉天:北竞王。

北竞王:北龙归心号苍穹,竞日风云山河,辕门策令战骁驰,尽下一步干戈。


[北竞王亲临龙虎山,面对苗疆王族第一高手,他可有胜算,在这场王权争夺中,他又会使出怎样的心机,布下何种的计谋呢?

锋海主人又是何人?他会对这场王权之争,造成什么样的变化与冲突呢?

魔世攻势即将再临,默苍离,究竟是正是邪?俏如来又察觉了什么了?

燕驼龙能否找到医治小空之法,帮助小空重回正道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第十集——战祸来临。]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