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 集数 第0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696164935
备注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 第八集 始战

录入:浪花海月


【泣血邪魔洞】

[为取魔茧,帝鬼亲临泣血邪魔洞。]

帝鬼:记起朕了吗?朕的右手,妖神将!

(魔茧发动攻击)

帝鬼:嗯……(抬手化去,步步向前)你的不安是为何?你的攻击是为何?你变成这般模样,是为何?

(魔茧卷起地上角龙兵器袭向帝鬼,帝鬼接过扔在一旁)

帝鬼:朕要带走你。

(魔茧飞出攻击)

[面对帝鬼强势压逼,魔茧似有意识,飞跃腾挪,展开反击。]

帝鬼:退下!(一掌压下)无论你怎样拒绝,朕要你臣服,你只能跪拜!

[豪语甫落,魔茧低头!]

(魔茧逐渐裂开)

帝鬼:还没到你出世之时,继续沉眠吧。喝!(施力压下躁动)


【树林】

[暗夜荒路,为情痴狂的中谷大娘锁定了她的第一个目标。]

中谷大娘:哈哈哈哈!冽风涛,我会让你后悔这样对待我!

幻幽冰剑:你这个疯婆,存心找麻烦吗?

中谷大娘:女子四德,你只有妇容还称得上可以。想来,你也是靠着这张凡俗皮相才将涛君迷住。

幻幽冰剑:在批评别人之前,先看自己有多见不得人吧。

中谷大娘:嗯!

幻幽冰剑:喝!(提剑便刺,划下一截衣袖)下一剑,落下的就是你的人头了!

中谷大娘:那也要你用得了剑啊。

幻幽冰剑:啊……

[一声惊呼,幻幽冰剑突感身软乏力,颓然倒地。]

幻幽冰剑:啊,怎会?啊呃……

中谷大娘:如何?我特制的麻沸散是不是很有效呢?

幻幽冰剑:啊,是什么时候……

(回忆起方才交战瞬间)

(中谷大娘拎起幻幽冰剑,提起金梭在其脸上划下)

幻幽冰剑:啊!

中谷大娘:它最大的特色,就是不会让人失去神智跟身体的感官,甚至还能提升触感,让痛觉更加敏锐!(连划数下)

幻幽冰剑:呃……啊啊——!

中谷大娘:有感受到了吗?这个痛楚,这个绝望,以及只能承受的无力感?这些年来,我所遭受到的一切,你一定要好好的体会啊。呵呵呵呵哈哈哈……


【地下河】

[欲找寻藏镜人与千雪孤鸣的尸身,女暴君施展轻功,踏崖壁借力,一路深入千丈地缝之中。]

女暴君:这个地下,竟然有水脉。(向前探查)血迹?找不到尸体。要下崖已经是极端的困难,何况是摔落。嗯……沿着水脉下游前进。

        地上有爬行的痕迹……依此方向继续寻找。

[女暴君沿着水脉一路前行,直至尽头。然而——]

女暴君:没路了,这……那罗碧与狼主的尸身去了哪里?莫非是沉入水底?进入一探,喝!

(跃入水中,不久便返)

女暴君:水底没路,亦无他们两人的尸首,奇怪 ,难道是被人救走?但我下崖至此,已经是千辛万苦,普通人哪能抵达,而且还要背着两个人攀岩回去,更是困难。莫非是被野兽吞噬?这种地方也不可能有野兽出没。嗯……先回报王上再说吧。

(就在女暴君离开之后,神秘之门再次出现)


【地牢】

煞魔子:师兄。

梁皇无忌:煞……魔子。

(煞魔子打开牢门进入)

煞魔子:来到人世之后,我第一件事情便是找你。如果昏在贪魔殿外的你不是先被我找到,你早就死了。

梁皇无忌:为什么不将我交给帝尊?

煞魔子:交给帝尊,你只有死路一条。但放走你,让你与帝尊作对,你同样也是死路一条。师兄……

梁皇无忌:投降就能免于一死吗?帝尊的个性,吾比谁都清楚。在魔世攻无不克,享有战修罗美名的帝尊,对待反叛者的处置,只有一种。

煞魔子:魔世通道被镇国龙脉影响,修罗国度的士兵无法全数送至人世,帝尊因此震怒。如果献出解决方法的人是你,戴罪立功,加上我的请求……

梁皇无忌:放弃吧,我们已经不同。

煞魔子:为什么?

梁皇无忌:吾心在灵界,非属魔世。

煞魔子:魔就是魔,何苦痴心求道?

梁皇无忌:妖神将说过与你相同的话。

煞魔子:难道不是吗?

梁皇无忌:一心为魔,道亦是魔;一心入道,魔亦成道。道与魔,只差一线。

煞魔子:这有什么好处?

梁皇无忌:心安而已。

煞魔子:师兄!

梁皇无忌:抛弃杀戮,抛弃仇恨,舍去大喜大悲,舍去癫狂贪嗔,唯得心安而已。

煞魔子:你……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让我亲手了结你!喝!(欲攻又收手)你怎会变成如此?

(梁皇不语)

煞魔子:你对镇魔龙脉了解多少?

梁皇无忌:镇魔龙脉复杂非常,夺天地造化之功,内含阵法相克,繁琐复杂。若没有建筑图,根本无法了解。

煞魔子:建造蓝图在哪里?

梁皇无忌:就算我知道,你以为我会说吗?

煞魔子:师兄,你这样也只是螳臂当车而已。

梁皇无忌:就算人间不是魔世的对手,我相信他们也会抗衡到最后一刻,创造奇迹!

煞魔子:在魔世,创造奇迹的人始终的帝尊。

梁皇无忌:他创造的那种东西,不叫奇迹。在人界,我们称之为浩劫!

煞魔子:师兄,你若是想拯救人世,还有一个最好的方法。

梁皇无忌:嗯?

煞魔子:回到帝尊的身边,夺取藏在他体内的鬼玺。修罗国度只相信强权,修罗众只认鬼玺为主。魔世之内种族繁多,但无论是任何种族的任何人,只要拥有鬼玺,就是修罗国度的统宰者。为免鬼玺被人所夺,帝尊将它收纳在自己的体内。只要你夺得鬼玺,让修罗国度奉你为尊,就能保住人世。人魔两界的出口,是在修罗国境之内,修罗国反能成为守护人世的永远的屏障。

梁皇无忌:嗯……

煞魔子:而这一切,只有等你回到帝尊的身边,才有可能进行。你好好思考吧。


【血色琉璃树】

史艳文:仗义……他还没死,他还活着!

俏如来:啊,二弟他真的还活着?!父亲见到他了?

史艳文:是。

俏如来:太好了,太好了!

史艳文:上天怜见,让艳文失而复得。免去了这一生永远的遗憾。

俏如来:银燕知晓此事了吗?

史艳文:还没。

俏如来:我去告知他。

史艳文:精忠,且慢。

俏如来:父亲为何阻止我?如果能让银燕知晓小空平安无事,他对我们的心结或许就能解开,我们一家终于能可团聚。

史艳文:仗义他……他被魔世操控,现在已是魔世的杀手。

俏如来:啊,所以……是啊,若非有状况,父亲怎会不将小空带回。父亲,你能想办法将小空救回吗?

(史艳文不语)

俏如来:父亲为何不说话?难道……

史艳文:现今的仗义已经脱胎换骨,父亲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精忠,父亲一定会救回仗义,但父亲不希望你对这件事情插手。

俏如来:为什么?

史艳文:你必须协助你的师尊,继续率领中原群侠对抗魔世。

俏如来:师尊他……他不需要我。

史艳文:你是现今中原台面上的领导,也是最有号召力与说服力的人。默苍离先生设下的三道防线,需要由你主持。精忠,仗义的事情就交由我跟银燕处理吧。

俏如来:这……我不能。

史艳文:精忠,不可因私而忘公啊。

俏如来:父亲,你对师尊所设下的三道防线没有任何的疑问吗?

史艳文:精忠,跟在苍离先生身边的人是你。假若有任何的疑问,也应该是由你提出。

俏如来;我……

史艳文:仗义的事情,我会提醒银燕。燕驼龙呢?他的伤势是否已经无碍?要让小空恢复,可能需要他的帮助。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与脚仔王已经前往魔门世家,找寻与魔世相关的线索,至今尚未回来。

史艳文:嗯,精忠,跟着苍离先生身边好好学习,中原需要你。

俏如来:啊,是。

(史艳文离开)

俏如来:(拿出羽国志异)师尊他……

(默苍离回返)

俏如来:师尊。

默苍离:你招募来的群侠都已经集结了吗?

俏如来:已经依照师尊的吩咐,将他们集结在天擎峡周围,暂时还没与苗兵会合。俏如来稍后便出发,与群侠……

默苍离:不用。

俏如来:不用?但是……

默苍离:还有其他的消息吗

俏如来:是,还有一事与魔世有关。是关于吾弟小空之事。

默苍离:嗯?史仗义?

俏如来:是,小弟尚存人间,师尊听说……


【鬼祭贪魔殿】

殁神翼:啧啧啧。

角龙:你是在看什么?

殁神翼:我有一个疑问想问你,不知你愿意回答吗?

角龙:什么问题?

殁神翼:连兵器都可以失落,我想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持你活到现在?

角龙:你……可恶!喝!

殁神翼:(闪过)呵呵呵,恼羞成怒了?回答我嘛,一个战士连兵器都失去,你一定有很坚强的内心跟无比的勇气,才能活得这么灿烂耀眼。要是我,唉,自杀是不会啦,我很爱惜生命,但是我有准备这个东西。(拿出面具)我就戴着这个出门。你需要这个吗,新的哦。

角龙;你!

七重峦:这个给我。

殁神翼:七重峦!

七重峦:帝尊说过,失败也是战争的一部分。

殁神翼:(拿下面具)不好玩。

(劲风吹入,帝鬼带着魔茧回来)

殁神翼:帝尊回来了。

三人:恭迎帝尊。

帝尊:嗯。(进入内殿)

(帝鬼把魔茧安置一处)

帝尊:妖神将,朕不知你为何变成这样,虽然你失去魑鬼,但朕仍将你视为左右手。当你再度醒来之时,无论你遗忘多少,你终将记起朕。否则,朕……将使你长眠。(划破手心血洒在魔茧上)享用吧,这是朕赐的酒,敬你的忠心,敬你的骁勇。朕等待你的苏醒。(离开)

(大殿上)

角龙:参见帝尊。

(帝尊将武器掷给角龙)

角龙:多谢帝尊。

帝尊:惭愧吗?

角龙:是。

帝尊:妖神将是朕的左右手,你现在还是远远不如他。

角龙:角龙会努力精进自己。

帝尊:畸眼族的族人不多,但唯一创造魔世,一统局面的元邪皇,却是畸眼族人。同为畸眼族的你我,都不该辱没元邪皇。

角龙:是!

帝尊:鬼玺,就在朕的胸口,将来刺穿这个胸膛的,朕希望会是你!

角龙:角龙会全力以赴,不会让帝尊失望。(跪下)

帝尊:天悬红练与煞魔子他们回来了。

角龙:是。

帝尊:叫他们进来。

角龙:是。(离开)

(天悬两人进入)

帝尊:如何?

天悬红练:三百里内已经净空,余下的也生擒,查探了不少关于人世的情报。听说幽灵魔刀被苗疆所夺,现在还在苗疆境内。

帝尊:有重要的人物吗?

天悬红练:属下已经让杀生鬼言去认人了。

帝尊:嗯,煞魔子,你呢?

煞魔子:我以术法探测地脉,影响果然是来自万里长城,也是镇国龙脉的所在之处。

帝尊:镇国龙脉绵延千里,是在哪处?

煞魔子:龙首之处。

帝尊:炎饕餮已率领火之军势出发,你继续观察。

煞魔子:是。

帝尊:天悬红练,将会武功的挑出,喂食妖神将。剩下的,囚禁。

天悬红练:是。

帝尊:让殁神翼率领空之军势,绕路前往苗疆,夺回幽灵魔刀。

煞魔子:是。

帝尊:退下吧。


【龙虎山】

撼天阙:很久没来了。龙虎山!

(山寨内)

奉天:那些想要抓苍狼臭小子的人,怎会一下子就走的一干二净。是事情被揭穿了吗?老婆已经离开好几天了,不知道人有没有平安。她对苗疆不熟,会不会找不到路,不知道要怎么回来啊。越想越不对,不行,我要下山去接老婆回来。现在就去。

山贼:大王,不好了。大王啊,不好了!

奉天:我擦!

山贼:我闪!什么大王不好了,你是在诅咒本王死吗?

山贼:不是啦,真的不好了。有一群人杀往山寨来,马上就会到了。

奉天:什么?

山贼:啊……

撼天阙:撼天无道,唯吾嚣狂。逆宇掩宙,再创神荒。

奉天:你们……你们竟然打伤我的小弟们!拿我的刀来!

山贼:大王啊,你的刀来了。

奉天:敢上龙虎山挑衅,我就让你知道我奉天的厉害。


【村庄】

俏如来:前辈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吗?

独眼龙:俺已经无恙。

冥医:谁说的?你先是被赫蒙天野重创,伤势还没复原就又对上冽风涛。现在外伤虽然是痊愈了,但是休养还是不够。照我的计算,至少啊,还有十五天才能够完全复原。

独眼龙:俺已经可以应战。

冥医:你别太过逞强。

独眼龙:俺了解。俏如来,可有万雪夜的消息?

俏如来:自九脉峰一战之后,他便不知踪影。郭筝壮士也至今未回,让人忧心。

冥医:别烦恼啦,以万雪夜的实力,要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啦。他本来就没有属于任何哪一个势力,也许中途去了其他的地方。

(邪马台笑两人回返)

冥医:你们也回来了,新的兵器到手了吗?有好用吗?

邪马台笑:还不错,比以前顺手多了。

冥医:(看见天海手中的暗器)这是什么?

邪马台笑:不知道。光流,你一路上研究了半天,到底是知道这个东西要怎么用没有呢?

天海光流:(大概吧。)

邪马台笑:什么大概?你别到时候上场却是泄气啊。

天海光流:你才会泄气。

邪马台笑:独眼龙啊,你的伤势也恢复了?

独眼龙:嗯。

邪马台笑:那战力完全了,哈哈哈。魔世,这次要给你们好看!

(默苍离来到)

邪马台笑:喂,低头族啊,不是,默苍离啊,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进攻魔世了?

默苍离:百武会的人都在天擎峡驻守。

邪马台笑:天擎峡,我记得那个地方,上一次,我就是在那边扛石头。

默苍离:但是,你们现在要前往葬骨岭。

邪马台笑:为什么啊?

俏如来:师尊,如此在天擎峡的众人就没人领导。

默苍离:我知道。

俏如来:徒儿还没将他们统整,更未发号施令,现在是一盘散沙,无法应敌啊。

默苍离:那是吾的问题吗?

俏如来:师尊!啊,那让徒儿前往……

默苍离:你想主持这场战局,吾就交给你来策划。

俏如来;师尊……

冥医:知道了,我们马上过去。

默苍离:亡命水,已经制造完成了吗?

冥医:嗯,都已经制造好了。

默苍离:也一并送去葬骨岭。

冥医:了解,交我便是。

(默苍离离开,郭筝来到)

郭筝:盟主。

俏如来:郭筝壮士,你终于回来了,我正在担心你。你的父母家人,是否已经平安?

郭筝:他们已经没事了,好险还来得及。我已经将他们撤出三百里外的安全地带。(默苍离听闻停步)

俏如来:真是太好了,你……

默苍离:你也一同去葬骨岭。(离开)

邪马台笑:俏如来。

俏如来:邪马台壮士。

邪马台笑:我是听你的。

(俏如来不语)

独眼龙:俺担心万雪夜,葬骨岭若没事,俺想先去找他。(欲走)

冥医:等一下,你们在打什么主意,我一清二楚。俏如来啊。

俏如来:诸位,不可冲动。烦请听师尊的……吩咐。

郭筝: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俏如来:一路上边走边谈吧。


【树林】

[满身血污,伤痕累累的幻幽冰剑,靠着坚强的意念,在荒僻野地之中求生。]

幻幽冰剑:啊……呃……

[血液流失,带走仅存的体力,幻幽冰剑终是无力再前行。]

(万雪夜出现)


【春桃村庄】

(风间始两人回返)

风间始:我们回来了,嗯,这是?

村民一:是霜女侠跟风间大侠,你们终于回来了。

村民而:你们离开这么久,一点消息也没有,我们实在很担心。今天看到你们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雨音霜:这些人是?

村民二:这些人喔,自从前一阵子,那个严重的地震之后,南方就出现了一群可怕的妖魔,见人就杀,十分的凶残,死者伤者不计其数,不知道有多少村落都被他们毁掉。

村民一:这些人啊,都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幸存者,因为没地方可以去,我吗就将他们收留下来。可是人数实在太多,我们只好在外面搭建几个布帐,让他们暂时有地方可以住。

风间始:你们这样无私的付出,真是令人感动。

村民二:呃,呵呵,说起来实在很惭愧啦。换成是以前啊,我们只会将人赶出去,以免受到牵连。是剑大侠跟春桃改变了我们自私自利的心态。

村民一:啊,对了,说到剑大侠,差一点忘记跟你们说。几天前,剑大侠跟他的朋友有回来找你们,但是,他们一听到南方有妖魔作乱,马上就又离开了。

风间始:啊,大哥。

雨音霜:银燕。

村民一:虽然剑大侠武功高强,他那个朋友看起来也很厉害,但是,对方是妖魔鬼怪,万一……

村民二:呃,呸呸呸,剑大侠吉人天相,有福星在庇佑,绝对不可能出什么事情的。我对他,是有绝对的信心。

村民一:对啦对啦,像剑大侠这样的好人,一定会平平安安活到一百二十岁。管他什么妖魔鬼怪,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雨音霜:多谢你们的告知,你们继续去忙吧,不用在意我们。

村民一:这样啊,好啦好啦,那我们回去了喔。(两人离开)

风间始:霜姑娘,我很担心大哥他们,我想要去找他们。

雨音霜:我知道你的担忧,但现在我们还不清楚状况,我们要相信他们,他们一定会没事的。反倒是这个村庄,更需要我们的保护。

风间始:嗯,霜姑娘,还是你想得周到,也不知道苍狼王子现在怎么样了。

(雨音霜不语)


【天擎峡】

(群侠汇集)

武者一:俏如来盟主叫我们守在这个地方,却迟迟没来,是怎么了?

武者二:是啊是啊,现在大家都聚集在此,不然找一个人去通知盟主如何啊。

武者一:去哪里通知啊?

武者二:正气山庄啊。

武者一:正气山庄没人啦。

武者三:啊,枉费正气山庄盖得这么漂亮,结果几十集用没几次,真是浪费。

武者一:你是在说谁浪费啊,随便乱说话,小心性命不保。

武者三:不会啦,不会啦,怎会变得这么热。(火焰窜出)哇啊……

武者一:啊,还真的死了 。

武者二:是魔兵,魔兵来了!

(魔兵杀出)

炎饕餮:杀!

魔兵:杀啦杀啦!

炎饕餮:喝!

[火之军势席卷而来,魔兵骁勇善战,加之中原群侠群龙无首,转眼便溃败逃亡。]

炎饕餮:咿呀!

武者:快走快走!撤退!快退啊!(逃走)

炎饕餮:人世都是乌合之众,哼,前往万里边城,找寻可疑之处。


【树林】

(冽风涛独行,路遇拦路者)

女子:真慢。重拾自由,让你忘了当初的誓言了吗?

冽风涛:王族亲卫,以命为誓,此誓永存。

女子:说得好听,那你离开苗疆的这些日子,是去做了什么了?

冽风涛:质问,不该由你发出。我也不需要向你解释。

女子:不过是一个男人,竟然这样对我说话。跟我回去,大家都在等你。

冽风涛:大家?你们离开七恶牢了?为何?

女子:王死了,但王储仍在。

冽风涛:王储?不是新王吗?

女子:发生了很多事情。

冽风涛:嗯……

女子:你没质疑的权力。

冽风涛:非是质疑,走吧。

(女子转身前行)

冽风涛:<小妹,相聚时短,大哥就要与你分别,或者……大哥根本不该与你相认。希望未来,我们还能再见。>


【苗疆王宫】

(大殿)

北竞王:没有找到尸体?

女暴君:是。

北竞王:唉,现在孤王当真夜不安枕啊。小千雪与罗碧都受了最致命的的伤害,又摔落千丈峡谷,怎么说,他们也没有活命的理由。不管如何,这都是以后再来思考的麻烦。眼前最大的困扰,还是我那个大王侄,他可是麻烦的人物。

女暴君:国葬之上,有一个人挺身保护了王上,他也是一名高手啊。那个人到底是谁?

北竞王:你听过战兵卫吗?

女暴君:战兵卫?苗疆的首代战神?

北竞王:是死去的战神啊。一件一件处理吧。


(花园)

[坐于石上的武者,全心护养着手上的宝刀。专注的眼神中,掩藏了深重的情感。]

(北竞王来到)

北竞王:你倒是心静如水。苗疆全国上下,现在可是为死者复活的事情而人心惶惶啊。

(战兵卫不语)

北竞王:一名是早就死在围杀之下的弑君恶人,一名是原该重伤身亡的除恶英雄。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双双现身。这是要宣布他们死讯的王室,将颜面置于何处?(战兵卫仍是不语)被关押这么久,他的势力早已无存。想要帮助苍狼争王,就需要一个稳固的据点。你是最了解他的人,他的想法跟选择,你自然清楚。孤王与苍狼的斗争是无法避免的局面,你若不想让自己难做,就先去处理好你跟他之间的问题。(离开)

(战兵卫看着手中的刀,忆起过去——

战兵卫:喝!(刀断)

天阙孤鸣:又断了?

战兵卫:孙王子。

天阙孤鸣:这是第几支了?你这样三天两头就用坏一把刀,根本是在浪费军中的资源。拿去。

战兵卫:(接刀)这是……

天阙孤鸣:一个人练武不会无聊吗?我们也很久没有过招了,来打一场吧。顺便让我试一下新刀,注意了,喝!

(几番会合后)

天阙孤鸣:不错,真的有够硬。还是大智的比较顺手,那支小支的,就给你了。我给你的东西,你要是敢再还我,你就试试看。

战兵卫:但是无功受禄……

天阙孤鸣:作为我的随身侍卫,却拿着小兵的佩刀,能看吗?而且你立下的功绩,早就超过了这把刀的价值。能配得起你的功力的,只有这把刀,而能配得起我的身份的,只有拿着这把刀的你。)


【龙虎山山寨】

奉天:呜哇哇……我的王座啊……恶魔。你不是人,将我的王座还来啊。

撼天阙:现在这座山的王是我,不需要第二个王。只有向我臣服的人,才能留下性命。你们怎么选择?

山贼:我们……

奉天:哼,要我们向你臣服,这绝对……

山贼:愿意啊,愿意!

撼天阙:正确的决定。你呢?

奉天:别以为我会跟他们一样。

撼天阙:哦,很有骨气。

奉天:大王万岁万万岁!

山贼:老大,你是哪里不同了?

奉天:我比较有创意,我有加万岁,比较有诚意。<找机会,一定要把你做掉。>

撼天阙:都退下吧。

奉天:多谢大王。

苍狼:撼天阙。呃啊……

撼天阙:你要叫我主人,知道吗?

苍狼:呃……主人。

撼天阙:跪着说话。

苍狼:(跪下)……主人。

撼天阙:嗯,说吧。

苍狼:你不是允诺我,替我……报仇。

撼天阙:你很心急?

苍狼:急。

撼天阙:但我不急,你父亲让我受了数十年的痛苦,你这么简单就想解脱,是不是太过天真了?(苍狼不语)你现在只是我的一只狗,我什么时候要为你报仇,就要看你怎样表现你的忠心。你够忠心,我就会高兴。你越能取悦我,我就越快替你报仇。

苍狼:……是。

撼天阙:我累了,要休息,安静。


【树林】

[遭受突击的中原群侠,各自负伤,一路哀声悲鸣,逃退至天擎峡外围。]

武者:呃啊……呃……

(俏如来与默苍离来到)

俏如来:啊,各位壮士受苦了。

武者一:俏如来啊,你怎么现在才出现啊。

武者二:是啊是啊,你将我们派去聚集在天擎峡,说要对抗魔世,结果你怎么会不见人影,也没派人通知我们应该怎么应战?结果,害死这么多兄弟啊!

俏如来:啊……

默苍离:诸位壮士受苦了,请原谅俏如来。

武者一:你是谁啊?是什么人?

默苍离:吾名默苍离,是俏如来的师父。

(语出,众人皆惊)

武者三:俏如来的师父?

武者四:那样不就很厉害?

武者五:但是俏如来的师尊不是一个叫做宫本总司的东瀛人吗?

武者六:这个是中原人,中原比东瀛大这么多,这个一定更厉害啊。

默苍离:吾徒无能,拖延战局,错失军机,导致群侠受害,更让众人失望,教导不严,是默苍离的疏失。

俏如来:师尊……

默苍离:他犯下的错误,默苍离会尽力替他弥补,今日起,对抗魔世之战,由吾亲自接手。只要诸位听吾号令,必破魔军。

俏如来:啊?!


【万里边城】

[万里边城,大祭司与阴九玄持续以王骨灵能修补地脉。]

大祭司:嗯?为何气温突然提高?

(弥补杀入)

炎饕餮:找到了。炎之军势,炎饕餮,再夺一功!

大祭司:是魔兵,怎会这么简单来到这里?

炎饕餮:那是……幽灵魔刀,得来全不费工夫。

大祭司:妖魔鬼怪,休得猖狂!


【神蛊峰】

凤蝶:<大哥一去,便是数日无消无息。看他的神色,好似有很多难言之隐……这十一年来,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中谷大娘杀到)

中谷大娘:我失去的,就不能让别人拿到。涛君啊,等我将你身边的狐狸精都解决掉,你就会思念起我的好,思念起我们过去的恩爱。

凤蝶;是你!

中谷大娘:夺人所爱的妖女,该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凤蝶:你误会了,我与大哥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关系。

中谷大娘:大哥……叫得这么亲密,你是想气煞谁呢?啊哈哈哈!

凤蝶:听我解释……

中谷大娘:你这种人的口中,哪会有真话呢?等我撕下你那虚矫的脸皮,你才会知道忏悔!


【苗疆王宫】

[在苗疆王宫之外,魔掌已至!]

苗兵:什……哇啊……

殁神翼:苗疆王宫,真是太过轻易了。众人,杀!

(步霄霆赶到)

步霄霆:九天列宿黯淡,旭日破夜浩瀚。混沌沧溟初开,灵岳雄镇云关。王宫宝地,岂容妖魔鬼怪撒野@!

殁神翼:喔,终于来一个能打的了。


【龙虎寨】

[方易主的龙虎寨,又迎来一名高手。]

(战兵卫来到,将刀掷给撼天阙)

撼天阙:呵呵呵哈哈哈。啊哈哈哈!喝!(刀气袭向来人)你来,是忏悔,还是宣战?

(战兵卫拔出佩刀)

撼天阙:看来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龙虎山上龙虎斗,撼天阙与战兵卫究竟是何原因反目?他们两人的身上,又带有怎样的故事呢?

 为夺回情郎,中谷大娘杀上神蛊峰,她能听入凤蝶的解释,及时收手吗?

 魔世动作频频,默苍离真能阻挡魔世为祸吗?他的种种所为,到底是何用意?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路之剑影魔踪》第九集——腥风再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