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 集数 第0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696085990
备注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 第二集 魔之始动

录入:小懒鹿


【百武会】

[魔世忽开攻势,帝鬼七先锋之一,空之军势,殁神翼,率军直逼百武会!]

殁神翼:帝鬼麾下七先锋,七先锋,殁神翼,这个首功,我夺下了。

(众魔兵攻向百武会)

俏如来:众人小心!

百武会众人:杀啊!

俏如来:众人不可恋战,守命为先,伺机而退。如来圣印!

(双方激战,百武会众人欲退)

殁神翼:逃得了吗!(挥手出现众多飞禽,攻击百武会侠士)

[俏如来发掌掩护欲退,然而空之军势速度奇快,群侠难以脱身,短短片刻,整个百武会,竟满是断肢残骸,尸横遍野。]

俏如来:恶魔……你们这班恶魔!喝——如来圣焰!(灭掉一些飞禽)佛言锁关!(袭向殁神翼)

殁神翼:嗯?(避开攻击)不差嘛,(袭向俏如来)死来!

俏如来:啊!(避过,殁神翼一爪打在石壁上)

郭筝:啊,盟主!(挡在俏如来前面)盟主,快走!

俏如来:你说什么?

郭筝:走啊!(推开俏如来,孤身战魔兵)

殁神翼:走得了吗!(利爪袭向俏如来)

百武会义士一:掩护盟主!

百武会义士二:盟主你快走啊!杀啊!(转身与魔兵奋战)

百武会义士三:保护盟主!

殁神翼:蠢!(杀向百武会众义士)

[已知不敌,百武会残余会众,竟是不顾性命前仆后继,直扑魔将魔兵,只为拖延片刻逃生时间。]

(百武会众义士与魔兵混战,惨状万分)

俏如来:啊!啊!(欲冲去杀魔兵)

郭筝:(拦住俏如来)盟主,走啊!走啊!(拖着俏如来一路杀出去)不能让众人的牺牲白费啊,只要你活着,你活着就能重建百武会!

俏如来:啊……啊……(内心悲愤不已)

[牺牲的壮容,不再听闻一声哀号,俏如来却在这一天,看到了地狱。]

(郭筝拖着俏如来逃命,殁神翼欲追去,被百武会一躺在地上的义士抱住腿)

百武会义士:哈哈哈……盟……盟主……盟主走了……

殁神翼:牺牲这么多人,只为了救一个人,这就是专属于人族的愚蠢。

百武会义士:因……因为……因为有一天,他会代替我们,报……报仇……哈哈哈……

殁神翼:(漠然将此人头颅砍下)继续进军。(众魔兵前进)


【正气山莊】

燕驼龙:是魔将,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这里?

脚仔王:啊……魔魔魔……魔将,我溜。(跑开)

燕驼龙:喝——(攻击魔将)

[来者不善,燕驼龙出手便攻,然而对手不言不语,或挡或避,燕驼龙攻势虽猛,却是全然徒劳。]

燕驼龙:看我这招,风水雷电,化雷成气,化气成冰,喝——(对手闪避开)

脚仔王:(拿出大槌子)吃我这槌!(对方单手挡下,脚仔王扑地上)哇……

燕驼龙:太上台星,应变不停,五雷退敌!(对方单手承下攻击)啊……

[就在燕驼龙震惊之时,对手,开口了。]

魔将:杀生鬼言,喝——(周身腾起一阵魔雾)

燕驼龙:阴阳相生,五雷护体。(护身气罩护住周身)

魔将:碎!(燕驼龙护身气罩被震碎)

燕驼龙:风生地起,空行之术。(腾空而起)

魔将:杀生鬼言,困!(燕驼龙被困住落地)

燕驼龙:<是言灵禁术……>

魔将:杀生鬼言,折!

燕驼龙:啊……(周身骨关节被折断)

脚仔王:大仔,大仔啊!我跟你拼了,呀——(冲向魔将)

魔将:杀生鬼言,轰!(脚仔王被轰飞落地)

燕驼龙:脚仔王啊!

魔将:哈哈哈……杀生鬼言,斩!

[生机已无,燕驼龙闭目待死。]

史艳文:(飞奔过来,承下攻击)喝——

魔将:史艳文。

燕驼龙:艳……艳文啊!(晕过去)

史艳文:燕驼龙!

脚仔王:史……史艳文啊!(晕过去)

史艳文:脚仔王!<他们两人身受重伤,必须急救。>

魔将:杀生鬼言,轰!

史艳文:(承下攻击)<嗯?古怪的力量。>纯阳一气,喝——(迅速带着燕驼龙与脚仔王离开)

魔将:杀生……(纯阳一气袭来)啊……


【某村庄】

[魔世攻势快如闪电,地形地势了若指掌,以灵界为基准,快速向北推进,苗兵虽少,各具异能,沿路村民,武林人士,无论反抗与否,皆遭屠戮。]

村民一:救命啊……啊……(被杀)

村民二:可恶的妖怪,看我的,啊……(被杀)

村民三:快跑,快跑啦!

村民四:啊,谁抓住我的脚?啊……(被拖入水中,随之河水被染红)


【荒野】

村民五:热,怎么会这么热啊?

村民六:水……我要喝水……好热……好热啊……

(随之村民全数热死,尸体很快变为骷髅)


【龙虎寨外】

女暴君:阻挡奴家,可是非常危险的动作啊。

雨音霜:我们拖住她,你快走!

苍狼:走……走去哪里?

雨音霜:活下去,才有希望啊!

女暴君:去陪你的父王跟王叔吧。喝——

(随后雨音霜,风间始与女暴君及美人阁之人混战,苍狼不动)

风间始:你在做什么?难道,你真的要等死吗?

(苍狼有所感触,仍是不离开,雨音霜受伤)

风间始:啊,霜姑娘,喝——

[苍狼战意全失,雨音霜与风间始两人拖战女暴君,却是难敌女刑。]

美人阁小兵:杀!(雨音霜阻拦,受伤)

风间始:啊,霜姑娘!(腹背受女刑袭击)啊!

雨音霜:(转身对苍狼)你这个懦夫,你要是死在这里,谁替你的父兄报仇?

苍狼:(握紧拳头)报仇……(站起来)报仇!我要报仇!(拔刀杀向小兵,但身上伤口处血流不止)

雨音霜:终于是清醒了。

苍狼:皇世经天,星辰万变,苍河星转,喝——

女暴君:强弩之末,银邪盘首。

[苍狼潜力爆发,全力一击,女暴君轻敌太过,守势被破,雨音霜抓准时机,新招乍现。]

雨音霜:樱!斩!(对上女暴君,风间始趁机背着苍狼离开)走!

女暴君:想走,没这么容易。(追去,行至路口)奇怪,这个地方是怎么一回事,岔路众多,蜿蜒兜转,地势起伏不定,嗯?你们,往那边去。(众人分头行动)

(不久之后)

美人阁小兵:主人。

女暴君:你们怎会又到此地?

美人阁小兵:不知怎么又绕回原地。

女暴君:看来这山势并不寻常。

美人阁小兵:主人,现在该怎么做?

女暴君:<王爷继位在即,我需先回王府参与登基大典,同时商讨援兵。>你们所有人,守在山下,团团包围,别让人逃出。

美人阁小兵:是。


【龙虎寨大厅】

奉天:老婆,你怎能这样丢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开啊!(泪流不止)

(雨音霜、风间始、苍狼三人回来)

奉天:老婆,你回来了。

雨音霜:闪开!(一拳打过去)

苍狼:啊,父王……王叔……

雨音霜:你还要继续消沉。

苍狼:为什么,祖王叔……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捶地)

风间始:苍狼王子,别这样。

雨音霜:怨天尤人,什么也无法改变。(苍狼停下)你方才不是说要报仇,展现你的能耐,让我看看吧。(离开)

风间始:霜姑娘。


【地底】

藏镜人:(爬上岸)我……没死,呃……(吐血)伤势……比我想的还严重,我不能放弃,我要报仇,替狼主报仇,呃……

[复仇的意志,成就苗疆战神的信念,但伤疲的身躯,却早已不堪。]

藏镜人:(与狼主躺在岸上)高不见天,荒峡之地,哈哈哈……这就是藏镜人的葬身之处吗?万恶的罪魁,要死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这真是最好的结局啊,哈哈哈……(望向狼主)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今日,真要应验这句话了,千雪,来生,我们……再做兄弟。

(藏镜人闭眼,却看到无心,

忆无心:爹亲。)

藏镜人:啊,无心,呃……呃……不行,我还不能死,无心还在等我,我还不能死,千雪,我要将你带回去,我一定要替你报仇。

(藏镜人伸手去摸狼主,感受到狼主还有气息))

藏镜人:啊,还有气息……还有气息!我真是怒中无智,竟然没有察觉千雪仍有气息,呃……我不能倒在这里……我不能倒在这里,你还没死,我就更不能死,啊…………(艰难背起狼主)

[曾经顶天立地,曾经不可一世,而今,只想往前,竟是如此艰难。]

藏镜人:(艰难站起)我不能倒在这里,我要救你,我一定要救你,顺着水流,一定有出口,千雪,撑住,我一定会救你,一定!


【苗疆·校场】

[校场之上,大祭司与步霄霆,即将展开一场权位之斗。]

北竞王:比试,正式开始。

大祭司:喝——

步霄霆:喝——(二人交手)

[第一招,力道强猛之争,更是威示。]

步霄霆:怒碎百狱!

苗疆大祭司:玄天九重!

[招式交接,言语只是多余,眼前除了战,再无其他!]

步霄霆:破骨催魂!

苗疆大祭司:昊正断邪!(两人均受伤)

[是荣誉之争,是地位之斗,步霄霆一心夺胜,大祭司更不能败,任由伤势增添,犹是退却不能。]

(两人均受伤严重)

[气走沉,力渐虚,双方皆知,下一招,便是胜负之分。]

步霄霆:怒霆惊雷!

苗疆大祭司:万天炽!

[雷火交接,刹时白芒一片,刺得众人眼目难睁。]

(大祭司败,吐血,步霄霆欲取其命)

北竞王:停下,(步霄霆停手)战果已定,比试到此为止,这是胜负之局,不是生死之战,无需打得你死我亡,让苗疆痛失人才,大祭司,这局,你,心服吗?

苗疆大祭司:属下……心服口服。

北竞王:嗯,步霄霆胜出,任位,新任国师。


【地底】

[千丈之深的地脉之中,藏镜人背着狼主,一步一步,欲往下游寻找出路,时间,已分不清几许,只感觉,自己走了很久,很久……]

藏镜人:呃……呃……

狼主:藏仔……

藏镜人:啊,你醒了。

狼主:好冷……全身……湿淋淋的……

藏镜人:再忍耐一阵子。

狼主:这是……哪里啊?

藏镜人:我们摔落千丈深渊,现在是在地底之下,呃……呃……(身躯难以站稳,摇晃不已)

狼主:喂,你这是在走路吗?我用爬的,都比你还快。

藏镜人:再啰嗦,我就让你自己用爬的。

狼主:放我下来,自己……逃生……

藏镜人:有力气就安静养气,养好力气,等一下换你背我。

狼主:哈哈,好啊,我背你,呃……我……(吐血不止)让我再休息一下子。

藏镜人:哈,呃……(吐血)

狼主:藏仔,别两个都死。

藏镜人: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狼主:那就替我报仇……

藏镜人:救不了你,就一起死,话已说明,你知道我的个性。

狼主:你还要……照顾无心。

藏镜人:等你恢复,我们两人一起打死竞日孤鸣,就能救回无心。

狼主:藏仔……

藏镜人:别说话了。

[虽是口头逞强,但眼前一片黑暗,出路毫无希望,藏镜人内心一沉。]

藏镜人:我……不会放弃!


【北竞王府大殿】

(大祭司、阴阳双部、步霄霆、女暴君、苏厉、渡江卿等人站在大殿两排)

[军民归服,文武朝圣,北竞王夙愿得偿,登基苗王。]

北竞王:北龙归心号苍穹,竞日风云山河,辕门策令战骁驰,尽下一步干戈。

众人:(恭敬)恭祝王上登基。

北竞王:起身吧。(众人起身)九龙气之争致使苗疆遭逢剧变,孤王登基仓促,于礼上或有失错,但现为紧急之时,望众人体谅。

女暴君:王上何出此言,国不可一日无君,苗疆唯今只有王上为首,礼教只是表征,为了苗疆,何来不妥?

苏厉:女暴君此言甚是啊。

北竞王:上任苗王战中不幸驾崩 ,理应由王储继位,未料苍狼竟是下落不明,孤王不得已,只能暂时担此重任,但是要还有一丝希望,孤王犹原盼望王储回归。

步霄霆:属下会要众人尽全力,找寻苍狼王子的下落。

北竞王:另有一事要众人多加注意,大祭司。

苗疆大祭司:在。

北竞王:魔世意外开启,苗疆虽非首当其冲,但探子回报,自昨夜九龙事变至今不到一日,中原百武会已遭毒手,魔兵攻势快忽寻常,随时会波及苗疆,你率领军马,前往通知铁军卫军长先王驾崩的消息,依旨调动百胜战营部分的战力,守住苗疆边界,令狐千里若回归,不用归建,直接率兵守在边疆。

苗疆大祭司:是。

北竞王:下去吧。(大祭司与阴阳双部离开)国师。

步霄霆:王上有何吩咐?

北竞王:魔门世家为魔世血缘,灵字分支是最后才放弃回归,应该保留最多关于魔世的典籍,速查相关记载,同时监视魔世行动,在烽火波及苗疆之前,马上动作。

步霄霆:是。(离开)

北竞王:其他的人若没事,各回其司,退下。

众人:是。(苏厉与渡江卿离开,女暴君未走)

北竞王:女暴君,你留下何事?

女暴君:听说金池与我那可爱的女儿一起失踪了?

北竞王:没错,就在昨夜大战之时,有人闯入王府,带走她们两人。

女暴君:王上认为是谁所为?莫非是史艳文来带走他的侄女?

北竞王:他没有分身的时间。

女暴君:那是……

北竞王:能识破吾计划的人,也不过少数,会是谁并不难猜,但无所谓,她们都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人。

女暴君:我那可怜的小妹,若是知晓她日夜用心看顾的竞王爷,竟然只是在利用她,她一定会非常的伤心,哈哈哈……

北竞王:女暴君,你是为了说这些而留下的吗?

女暴君:当然不是,王上,军长坐拥重兵,他得知苗王身亡,如有疑心……他对政事一向低调,但苍狼如果未死,他所坐拥的铁军卫,足可动摇我们的地位,而且大祭司等人尚未归心,恐怕有变。

北竞王:你想撤换他,由你成为新的铁军卫军长?

女暴君:除了奴家,还有谁有能力,又能让王上信任呢?

北竞王:以苗王的多疑,他还能坐拥百胜战营军权二十年,这样的人,不是极端稳重忠心,就是极端深沉莫测,前者现在不该换,后者现在不能换,你却要小王一纸命令撤换他。

女暴君:他忠心的对象,如果不是王上,那就算不上忠心,王上……(走过去依偎在北竞王怀里)难道王上竟忘了奴家的功劳跟苦劳了吗?

北竞王:孤王怎会忘却,孤王能顺利登基,全靠你啊,但是你的任务,到现在仍未完成。(一把将女暴君推开)

女暴君:王上,你真是粗鲁,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北竞王:龙虎山是默苍离精挑的地点,地形诡谲,追杀苍狼之事,只能让孤王的亲信进行,你带着苏厉与渡江卿还有步霄霆的手下前去,女暴君,想得到孤王的疼惜,不能依靠过往的功劳,而是要看未来的表现啊。

女暴君:那下次,王上可要好好怜惜奴家啊。(离开)


【树林】

(郭筝与俏如来静静走着,俏如来捏紧了拳头)

郭筝:盟主。

俏如来:是俏如来无用,全是俏如来太过无用了,啊!(口角流血)

郭筝:盟主,你要保重自己,失去你,百武会才是真正的覆灭,你要振作,要想办法对抗敌人,才不会让众兄弟白白牺牲啊。

俏如来:啊……

郭筝: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正气山莊吗?

俏如来:先找师尊,向他报告这件事情。(急急离开)

郭筝:盟主。(跟去)


【血色琉璃树下】

(史艳文站在琉璃树下,俏如来与郭筝来到)

俏如来:父亲。

郭筝:是史贤人。

俏如来:父亲,你……你没事了?

史艳文:嗯,这以后再说,精忠,你怎会来此?难道……百武会也遭受攻击了?

俏如来:也遭受攻击,父亲的意思是……

史艳文:我回到之前是正气山莊,想请燕驼龙与脚仔王疏散靠近魔世附近村落的居民,想不到,魔世已经攻至正气山莊了。

俏如来:啊,为什么魔世的攻势,会来得这么快,自魔世打开至今,不过几个时辰,他们却连接攻上百武会与正气山莊,他们是如何知晓中原的地形与重点?

史艳文:莫非魔世当中有了解中原情势的人?

郭筝:啊,那此地安全吗?

俏如来:师尊一向低调隐密,应该安全。燕驼龙前辈与脚仔王的状况如何了?

史艳文:啊,他们伤得非常的严重,冥医正在为他们治疗。

俏如来:粱皇前辈呢?父亲可有看见粱皇前辈?

史艳文:不见粱皇下落,只怕……凶多吉少。

俏如来:啊!

郭筝:盟主,史贤人,魔世的入口,是在我们与网中人决战的灵界没错吧?

史艳文:是。

郭筝:啊,我的故乡……我的故乡在那附近啊,盟主,史贤人,我要先回故乡一趟,同时疏散沿路的居民,你们想办法对抗魔世,一定要阻止他们!

俏如来:我陪你一同前去。

郭筝:不行,盟主,你不能涉险。

俏如来:我也不能让你涉险。

郭筝:那是我的家人,不是盟主的家人,我可以为自己的家人牺牲,但盟主,要替天下间所有人的家人牺牲,盟主,你的责任更重,别辜负……辜负了众人的心意啊,请。(离开)

史艳文:精忠。

俏如来:父亲,你的脚已经完全好了吗?

史艳文:我已经完全没事了,这要感谢冥医高超的医术。

冥医:(出现)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夸奖我呢。

俏如来:冥医前辈,燕驼龙前辈他们的伤势如何?

冥医:非常的严重,要不是遇到我,稳死的,但是就算是我,他们的伤势也不是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好的。

史艳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通知其他的人,魔世入侵的消息,他们的动作太快。

俏如来:啊,邪马台笑,天海光流,还有万雪夜,他们都有可能前往百武会跟正气山莊会合,还有独眼龙前辈。

冥医:独眼龙已经回来了,现在在里面休息,但是他的伤势,没有好到哪里去,至少也要疗养一阵子才能够恢复战力。

俏如来:在大战过后,这种局面……

史艳文:精忠,冷静。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人力有限,必须分头进行,你先疏散村民,依照魔世进兵的速度,灵界周围三百里,已经不能抱任何的希望,三百里外,将所有的居民都引导向北撤退,我前往百武会,救援要回头的人,冥医先生……

冥医:我知道,我负责救人医治,还有散播消息。

俏如来:魔世兵将勇悍异常,前辈遭遇,千万不可对战,我们对他们太不了解,百武会群侠,一战……便全数捐躯了。

冥医:我知道了,(一手搭在俏如来肩头)别心急,别慌张,我跟你的师尊,都看过比这更坏的局面。

俏如来:师尊,他尚未回来吗?

冥医:他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俏如来:没有看破北竞王的计谋,还在魔世入侵之时表现得荒腔走板,我的表现,一定让师尊很失望。

 冥医:不是我在褒你,但是你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你师尊的预期了,只是魔世开启,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交给他吧。

俏如来:为什么?

冥医:魔世打开,他就必须要动了,这是他的责任,做好准备,虽然这次要死很多人了,但是,最后一定会赢。(离开)

史艳文:精忠,我们分头行动吧。

俏如来:是。


【北竞王府大殿】

(北竞王坐在椅子上,一苗兵进入)

苗兵:启禀苗王,外面一人自称默苍离,要求见苗王。

北竞王:终于来了吗,请他进入。

苗兵::是。(离开,随后带默苍离进入)

默苍离:分别不久,我们又见面了。

北竞王:孤王方才登基,虽然不久,,但至少尊称一声苗王吧。

默苍离:是不是苗王,现在未定之天,九龙天书之局终结至今,还不到十二个时辰,你登基的速度之快,很难让他人不做联想。

北竞王:孤王也想慢慢来,登基得名正言顺,但是拜谁所赐,才必须弄得如此狼狈。

默苍离:还有补救的机会,吾来的目的不用多言,你的选择也不多,直接给答案吧。

北竞王:孤王仍想听你亲口说出。

默苍离:吾用苍狼,换你出兵帮助中原。

北竞王:如果不是你引动了苗疆内乱,孤王就能全力助你啊,这番局面,反是你自作聪明了。

默苍离:我倒认为,没有苍狼存在,你只会固守边界,更坐视中原与魔世内战,或者,也谈不到这么好的筹码。

北竞王:怎样好的筹码?

默苍离:将你认为所有怀有疑心,不够尽忠,随时有可能因为苍狼未死而变节的,所有的苗疆战力交给吾,吾能保证,他们在这场魔世大战中,无一生还。

北竞王:用苗疆的战力送死,孤王还要感谢你,是吗?

默苍离:亲自动手铲除大将,吾相信对你不难,苍狼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但你真要选择这样做吗?其实说到透彻,你换的是一个关键,你不帮吾,吾只好帮助苍狼,用最快的速度铲除你,来换得对魔世的援助。

北竞王:就算孤王王权不固,也别说得好像你轻易就能将孤王推翻一样啊。

默苍离:比对付魔世简单少许,一个月,只要一个月,吾就能将你,推下苗王的宝座。

北竞王:哈,方才有一瞬间,孤王竟然信了,掌握心理,挑衅,分析,交易,恫吓,引导情绪,你玩弄话术的技巧,用得出神入化还不能形容,孤王开始感觉,或者你一人,就比整个魔世更加可怕,孤王该不该在此杀你呢?

默苍离:你好好认真考虑。

北竞王:但是,孤王实在太需要你去对抗魔世,替孤王争取稳固皇权的缓冲时间,你开的这个条件太过诱人,孤王不得不接受啊。

默苍离:苗王子的生死,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北竞王:你派去保护他的那两个人呢,要留他们性命,难免绑脚绑手。

默苍离: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吾没有理会的时间。(离开)

北竞王:默苍离,嗯~


【神蛊峰】

(凤蝶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温皇回来)

[重回故地,感慨几何,曾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神蛊峰,是谁牵动心绪,是谁激起波澜,或者椅上的人,从来便是不甘寂寞。]

凤蝶:主人,我们回到神蛊峰了,你不再是任飘渺,你仍是温皇,我,仍是凤蝶,陪在你身边的小凤蝶。

(突然受伤的冽风涛出现)

凤蝶:嗯?你是谁?

冽风涛:你叫……凤蝶,你,是我一直在寻找的……蝴蝶。


【荒野】

[离开九脉峰的万雪夜与邪马台笑三人,一路奔驰,却见沿路尸骸遍地,见者心惊。]

邪马台笑:一路走过来都是尸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天海光流:(是不是跟昨夜的地震有关?)

万朔夜:到百武会问俏如来。

邪马台笑:百武会跟我们不合,我们要去正气山莊等消息。

万朔夜:分头。(三人分开)


【树林】

[就在前往正气山莊的路上,前方——]

邪马台笑:嗯?有人。

七重峦:魔世七先锋,山之军势,七重峦,喝——

邪马台笑:小心,喝——(笑受伤)

天海光流:(笑。)

(众多魔兵出现围住两人)

邪马台笑:魔世……真的是魔世打开了。

天海光流:(小心。)

七重峦:杀!


【荒野】

(万朔夜回百武会的路上,看见不少干尸)

万朔夜:干尸,体内水分皆被蒸发而死。

[突然,周围气温乍升,泛起冲天红光。]

万朔夜:嗯?

炎饕餮:魔世七先锋,炎之军势,焱饕餮。

(众多魔兵出现围住万朔夜)

万朔夜:一起来吗?

焱饕餮:礼遇你,一对一。

万朔夜:原来魔,也有天真的嘛。


【苗疆边疆】

(令狐千里与众多魔兵固守边疆)

令狐千里:奇怪,为什么会打输那个拿大刀的,他的刀看起来这么重,却不是力量派的,但是要说快,那也不快,说是输在中计,好像也不是这么简单,下次见面,该怎么破他的刀势才好?

(突然苗兵受袭)

苗兵:有人闯入,众人戒备啊!(魔兵闯入)

苗兵:将军,令狐将军!

令狐千里:怎么了?(转身)这群人是谁?

苗兵:呃,将军啊,怎会是你问我们,我们又不是将军。

令狐千里:众人戒备。

苗兵:这句话我们刚才就说过了啦。

令狐千里:嗯?

殁神翼:(在空中)竟然杀到苗疆来,我进兵的速度太快了吗?

令狐千里:魔将。

殁神翼:经过了,就顺手灭了吧。(着地)


【地底】

(藏镜人仍旧背着狼主一步一步艰难行走)

狼主:还是……没路吗?

藏镜人:路就在足下,走过,就是道路,狼主,千雪,再支撑一下。

[忽然,藏镜人眼前乍现一座巨门。]

藏镜人:门,这种地方怎会有门?狼主,你看到了吗?有门,这个地方有人,(未闻狼主声)千雪!千雪!快开门求救。

(藏镜人背着狼主过去敲门)

藏镜人:开门!呃……(吐血)喝——

[一线生机,哪能放弃,为救挚友性命,藏镜人运动最后的功力。]

藏镜人:飞瀑……(口里血流不止)怒潮!

[豁尽最后一丝气力,仍是徒劳,万恶的罪魁最终……仍是倒下。(藏镜人与狼主倒下)忽然——]

(巨门开启,门内之声传来)

门内之声:地门掌无常,有入,没出;轮回忘过往,抛恩,舍仇。踏进此门,再世非人。


[神秘神秘神秘,千丈地底下的神秘巨门,里面到底通往何方,藏镜人,千雪孤鸣,能否逃过死劫?这扇门的背后,又藏有怎样的神秘呢?

危机危机,魔世进攻奇速,中原,苗疆同遭毒手,天海光流,邪马台笑,万雪夜等人,能应付魔世强悍的攻击吗?

冽风涛与凤蝶之间,又有怎样的关联呢,这当中,又藏有什么样的恩怨情仇?

面对魔世,默苍离又要如何运筹帷幄?史艳文要如何回天?俏如来又要怎样蜕变?雨音霜与风间始要如何保护苍狼王子,或者三人将一同死在苗疆?

欲知一连串精彩好戏,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最新强档《天地风云录之剑影魔踪》第三集——牺牲者。]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