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1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123025415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十八集 一着之差

录入:小懒鹿
校对:叶清眉


【九脉峰外】

藏镜人:<银燕,啊……>(史艳文声)

雪山银燕:藏镜人,纳命来。呀喝!

[倾尽全力的攻势,是不容生路的狠绝,啸灵枪动如山海蛟龙,劲似林涧虎豹,史艳文处处寻隙欲脱身,却每每被阻,虽陷于危境,却心感宽慰。]

藏镜人:<银燕的功力又更为精进了。>雪山银燕,你以为你杀得了藏镜人吗?

雪山银燕:今日雪山银燕誓要取下你的性命!

藏镜人:有本事,就来吧!

[同为血脉相连,认、不认,皆会伤及一方,既然到了这步,便无回头之理。纵然面对父子相残,史艳文也只能承下。]

藏镜人:<银燕,原谅父亲的自私,但我实在不能再让藏镜人,面对这样的人生。>

(两人激战)

藏镜人:飞瀑怒潮。

雪山银燕:焰龙无双!


【九脉峰内】

(昏迷的藏镜人醒来,发现自己身穿史艳文的衣服及地上的一封书信)

史艳文:啊?这……嗯?

(藏镜人拿起信来到亮处看:

史艳文:藏镜人吾弟,你的恨,你的怨,为兄已经明了,虽然你不肯认我,但我们的血缘是断不了。为兄希望你能明白,这些年来,母亲大人未曾将你忘却,母亲大人不只一次,向为兄提起你的存在。若是可以,母亲甚至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回你的平安。天允山上,当为兄知晓你还活着,内心的激动实难以言喻,同时,也有深深的愧疚,为兄有多希望时间能回头,由我来代你承受这些痛苦。藏镜人吾弟,当年的错失,现在就由为兄来弥补,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活出自己的路。)


(九脉峰外银燕刺穿史艳文胸口,山洞内的藏镜人同时感到心口疼痛)


史艳文:啊……史艳文啊!(急急冲出洞穴)


(与银燕激战的史艳文倒下,啸灵枪上沾满鲜血)


(藏镜人冲出洞穴,只见地上一摊血迹)

史艳文:(握拳)为什么?为什么?……不应该啊!


【不归路】

[邪氛垄罩不归路,诡异的身影,伴随着妖戾的诗号传入。]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越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梁皇无忌:网中人已完全蜕变。

白狼:喔?

莫前尘:起法阵,凝心神!

梁皇无忌:混沌三界,九九归元,无极天地,易法乾坤!

[梁皇无忌、莫前尘,双双催动灵气,引动天地人三界之力,汇聚至黑龙白狼之身,准备融合两人的意识。]


网中人:凭你们三人,挡得住网中人的飞丝吗?

独眼龙:俺的金刀从不让步。

网中人:我就先拿你们开杀。喝——

[独眼龙、俏如来、何问天三人护阵,合力挡住网中人前进的脚步。而另一边——]


百里潇湘:哼!

月牙岚:休想通过。

[欲趁虚而入的百里潇湘,对上有备以待的月牙岚,受到灵力洗礼锻炼,月牙岚身法更上一层。]


[法阵之内,三界气流交旋,阴阳之气逐渐形成。]

莫前尘:天地人,三灵融合!

梁皇无忌:阴阳无尽生太极,太极两仪化阴阳。

[三界混元阵法催动之下,白狼黑龙两人意识之合,进入关键时刻。]


[外围之战,俏如来三人配合无间,尽力锁住网中人的行动。]

网中人:杀!

[网中人以一敌三,未见下风,出招反是越加凌厉。]

俏如来:<嗯?完全蜕变的网中人,肉体变得更加强韧,刀剑掌气虽能伤之,但在真气运作之下随即复原。如此久战消耗,对我方不利……不对,观网中人之态,外伤复原似乎更加消耗真气,虽是难缠,但应可拖至黑白郎君恢复。>

[佛焰、金刀、流星箭,三方威逼,网中人邪网飞杀丝毫不见退却之色。]

网中人:嗯?

独眼龙:天道仁斩。

[意在黑白郎君,但前进之路被挡,网中人心念一转,已有算计。]

网中人:黑白郎君,你敢邀战,却不敢与我一战吗?

白狼:网中人!

网中人:哈哈哈……想不到南宫恨只会躲在他人身后。

黑龙:网中人!

梁皇无忌:<黑龙与白狼的战意越来越强,趁机催化意识融合。>

[梁皇无忌催动全身灵力,加速阵术催化,黑龙与白狼的意识,在网中人不断刺激之下,开始融合了。]


[百里潇湘意在破坏,急于求进,眼见阵法强烈波动,心知时间紧迫,绝式上手。]

百里潇湘:凌云破空!

月牙岚:灵属之器,月牙旋刃!

[强烈绝招对撼,震荡三尺黄土。一者欲进,一者力挡,双方对战,越加难分难解。]


[同时,阵法之内,阴阳气旋,转动加剧,意识之合逐渐形成。]


[缠斗持续,月牙岚故露空门,百里潇湘趁机而出。]

百里潇湘:凌霄绝影。

月牙岚:岚月灵牙斩!

百里潇湘:啊!(负伤溅血)

黑白郎君:哈哈哈!

百里潇湘:黑白郎君……离开!(离去)


[忽闻狂笑之声传来,网中人瞬间怒意升腾。]

网中人:南宫恨……挡我者,全数杀尽!

[玄色流火翻搅而出,黑焰白丝飞射而来。]

独眼龙:仁道一斩!

俏如来:如来圣焰!

何问天:龙腾九天!

[招式接触刹那,竟是尽数爆裂,分裂出更加细密的焰丝。]

(众人化消焰丝,瞬间网中人击飞何问天)

俏如来:啊,何前辈!(接住)何前辈,撑住啊!

(网中人欲冲入阵眼)

月牙岚:到此为止了。

网中人:在邪郎面前猖狂,你还不够格。


何问天:俏如来,恐怕我无法再帮你了。

俏如来:啊,何前辈,你一定能撑下去。

何问天:不用再安慰我,我只想知道……黑白郎君,黑白郎君真能打败炎魔,保住中原吗?

俏如来:你放心,黑白郎君会打败炎魔,保住中原。

何问天: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

俏如来:何前辈。


黑白郎君:哈哈哈!

[网中人再度邪性狂发,全力猛攻。就在危急之际,三界之灵,阴阳之气,乍然失控,反噬梁皇两人。]

莫前尘:啊!

梁皇无忌:啊……(口角带血)

月牙岚:梁皇!

独眼龙:失败了?

[气流爆冲,天地昏荡,忽闻。]

黑白郎君: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行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


俏如来:啊,黑白郎君恢复了!前辈,黑白郎君恢复了!

何问天:呃……啊……(身亡)

俏如来:啊,前辈、前辈啊!


黑白郎君:呀喝!(击飞网中人)

网中人:啊!

黑白郎君:蜕变完成,功体却大不如前,还想与我一战?黑白郎君不与残缺者交手。

网中人:谁是残缺者!(袭向黑白郎君被打回)

黑白郎君:不完全就是残缺,你不敢承认吗?

网中人:如此说来,今日之前的黑白郎君,竟是两名残缺者。

黑白郎君:现在的南宫恨,才是真正的黑白郎君。

网中人:哼,胆敢接受完整者的挑战吗?

黑白郎君:强者挑战,才是黑白郎君的眉角!

网中人:完整的网中人,将会一洗今日之辱。

黑白郎君:南宫恨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永世,你的挑战,永远是不断的失败再失败。

网中人:十日后,擎天关。(离去)

黑白郎君: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离开)


俏如来:今日有赖各位之助,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黑白郎君总算也是顺利恢复。

梁皇无忌:俏如来,下一步,你打算如何做?

俏如来:五方之战,我要放弃第四战。

梁皇无忌:我伤势无碍,稍做调理,便可出战。

俏如来:施此阵术已让前辈耗损过多灵能,又受阵术反噬受创,相信短期内难以痊癒。若是出战,也许未必败阵,但却也无法避免再次受创,俏如来不愿前辈冒此风险。

梁皇无忌:但是,弃战将失五方之一,对你的名望与声誉必然有损。

俏如来:关键在最后一役,只要能败炎魔,声誉又算得了什么?

梁皇无忌:嗯,我尊重你的决策,但若你改变心意,我随时能上天允山。

俏如来:梁皇前辈先回灵界疗养吧,如有需要,我会再请人通知。

梁皇无忌:嗯,告辞了。

(灵界三人告退,莫前尘临走前拍拍俏如来的肩膀)

俏如来:我要先安葬何前辈,再与百武会众人会合。

独眼龙:需要俺陪你吗?

俏如来:多谢前辈好意,但俏如来想独自送何前辈最后一程。

独眼龙:好吧,若有需要帮忙,就来灵界找我。

俏如来:多谢独眼龙前辈。(抱起何问天尸体离开)


【树林】

[萧萧风声,吹奏着凄楚的哀曲,抚慰失去光华的英魂。]

(俏如来将尸体火化)

[火焰吞噬冰冷的躯体,烧灼追思的眼神,俏如来漠然无语,静静伴随。]

俏如来:前辈……(捧起骨灰将其装入罐中)

[低声轻难,饱含着难以尽诉的情义,化成最沉痛的一滴眼泪,悄然落下。]


【天允山】

(俏如来拿着何问天的骨灰和射月弓来到,将其葬下))

俏如来:<前辈,我将你葬在天允山上,让你亲眼目睹,黑白郎君打败炎魔的那一刻。你的牺牲,绝对不会白费。>

(西剑流众人来到)

赤羽信之介:嗯?梁皇无忌呢?

俏如来:梁皇前辈有伤在身,无法赴战,这一战,中原弃权。

衣川紫:弃权?哈,中原人开始怕了吧?

(俏如来欲走)

赤羽信之介:(低语)恭喜你,目的达成。

俏如来:牺牲了这么多,何喜之有?(离开)

邪马台笑:怎么回事?

衣川紫:这还需要问吗?一定是上一场天海大展身手,让中原人胆寒而不敢再参战。

神田京一:真是这样吗?

天海光流:(我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邪马台笑:管他那么多,总之,这样的结果也不错。守没事,我们也不会被流主责罚,算起来,我们是赚到。

柳生鬼哭:赤羽,你认为呢?

邪马台笑:你是怎么了?能不战而胜不是很好?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方才你与俏如来说了什么?

赤羽信之介:中原敢弃战,只有一个理由。

邪马台笑:什么理由啊?

赤羽信之介:第四战已经没有打的必要了。

神田京一:没打的必要,这是什么意思?

赤羽信之介:意思是,第五战,也就是最重要的一战,他们的人选已经准备好了。

柳生鬼哭:第五战的人选?

赤羽信之介:黑白郎君。


【九脉峰】

[最后期限将至,百武会众人准备突入九脉峰,擒杀史艳文。]

长空长老:嗯……时辰已到,众人准备进入。

众武者:是!遵命啊!

(众人进入)

[毒瘴散,猛兽藏,长空牛峰两大长老率队一路挺进,众人在洞中盘旋往复,不放过任何迹象。]

(众人走到一处,看见雪山银燕抱着史艳文的躯体)

牛峰:啊?那是!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令人意外的一幕。]

雪山银燕:(冷笑)哈哈哈……我已经杀了史艳文,我、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俏如来,大哥,这样你满意了吗?你要我埋伏在此,我照你的话做了,你要我杀了父亲,我也做了!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满!你还有什么怨言吗!父亲、父亲啊……

长空长老: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抱起史艳文的躯体)去对俏如来说,从今以后,我与他,不再是兄弟!(往外走)

武者一:等一下。

雪山银燕:你们还想怎样!

武者一:你说史艳文死了,你有什么证据啊?

雪山银燕:人就在眼前,你们还要什么证据!

武者一:我们怎么知道他是真死还是假死啊?

武者二:对啊,你是史艳文的儿子呢!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来骗我们!

武者三:我们要验屍、验屍啦!

众武者:验屍验屍啦!

雪山银燕:你们!

长空长老:雪山银燕,我们只是要一个保障,请你配合。

武者一:如果你不敢,就代表你做贼心虚。

雪山银燕:……好。

(雪山银燕放下史艳文,牛峰上前查看)

牛峰:不是诈死,也不是替身,史艳文真正死了。

众武者:史艳文死了,死了死了!史艳文真的死了!

雪山银燕:这样你们满意了吗!

武者二:史艳文这个伪君子,欺骗了中原武林这么多年,就算死一千遍一万遍也不足为惜啦!

武者一:没有错,我们应该将他斩首示众,让天下人都看到他的下场才对!

众武者:是啦是啦!斩首示众、将他斩首示众!斩首斩首啊!

雪山银燕:够了!人死了还不够吗?你们还想污辱他的屍体!他为中原做了这么多,竟然连一个最后的尊严也得不到?!为了中原,我担下弑父的罪名,现在,我只想让父亲入土为安,谁若要阻挡我,雪山银燕纵然成为罪人也绝不留情!

长空长老:雪山银燕,我们无意与你起冲突,你将人带走吧。

武者一:长老啊。

长空长老:史艳文会有今天的下场,是他咎由自取,希望你不要因此失了理智,迷失了正道。

(银燕抱着史艳文离开)

武者二:长老啊,这样就要放他走吗?

长空长老:既然史艳文已死,我们也不用做绝,就让一个人子,去尽他最后能为父亲做的事情吧。

武者二: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做啊?

牛峰:先退出洞外,等待俏如来下一步的指示。

长空长老:嗯,走吧。

(众人离开)


【九脉峰东面】

(俏如来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

武者一:是俏如来,俏如来来了!

牛峰:俏如来,何帮主呢?怎么不见他与你同行?

俏如来:何前辈他……他已经捐躯了。

牛峰:啊?什么?

长空长老:怎会如此?

俏如来:啊,事情便是如此。(讲述)

牛峰:网中人。何帮主啊……

俏如来:黑白郎君恢复,风云碑最后决战即将展开,众人还是收拾心情,全神迎接这一战,务必要一举铲除西剑流,以慰何前辈在天之灵。

牛峰:好,一切都听你的。

俏如来:包围的情况如何?

长空长老:雪山银燕大义灭亲,史艳文已经伏诛了。

俏如来:……是吗?

牛峰:银燕已经将史艳文的尸体带走,俏如来……

俏如来:就让银燕去处理吧,现在他一定不想见到我,而且,风云碑之事更为重要。银燕,之后我会再行劝导。

牛峰:实在是难为你了。

俏如来:史艳文已死,九脉峰的包围也没有必要了,请诸位先回转百武会,等待决战时刻的来临。

武者二:藏镜人也在九脉峰之内,何不趁这个机会将他一并除掉?

俏如来:藏镜人是苗疆的问题,交给苗疆处理便可,我们不用插手。这段时间众人也耗神不少,还是先回百武会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最后的决战时刻。

长空长老:也好,众人先回百武会。

武者:是、是!

(众人离开)


【九脉峰西面】

[九脉峰西面,包围已久的女暴君,也准备进入九脉峰,追杀藏镜人。]

(一苗兵急急奔来)

苗兵:报!史艳文身亡,中原已经撤离!

女暴君:嗯?众人进入九脉峰。

众苗兵:是!遵命!

(众人进入)

女暴君:四处都没藏镜人的行踪。嗯……难道是?(女暴君化光离开)


【九脉峰外树林】

(女暴君拦住百武会众人去路)

长空长老:嗯?这位姑娘是谁?为何拦阻我等去路。

(女暴君转身)

武者一:<啊,好一个妖娇美丽的可人儿。>

武者二:<哇!是哪里来的美女啊?>

女暴君:嗯……你是俏如来是吧?(手指俏如来)

俏如来:在下正是俏如来,请问阁下是?

女暴君:好一个俊俏的娃儿。来,过来给阿婶抱一下。

(两位武者不自觉的向前走)

俏如来:姑娘请自重,究竟你是何人?

女暴君:我已经说了,为何你还故作不知?这不是难为我吗?

长空长老:俏如来,你认得她吗?

女暴君:我只是想找回我的夫婿,俏如来,你若知道他的下落,就别为难我。否则我若生气,唉……

武者一:俏如来啊!你是不是认识她啊?你若是知道她的夫婿的下落,就跟她说啊!

武者二:要不我来做她的夫婿也好。

俏如来:姑娘,我与你素不相识,更不认识你的夫婿。

女暴君:我叫你侄儿,我当然是你叔父的妻室。我是……女暴君!

武者一:女女、女暴君啊!(连连后退)

俏如来:嗯?女暴君,半途拦阻是为何故?

女暴君:我已经讲过了,我要找我的夫婿。

俏如来:藏镜人他不是在九脉峰之内吗?

女暴君:人已不见。

俏如来:那与我们又有何关系?

女暴君:何必与我演戏?你们不是有进入九脉峰之内吗?怎么有可能不知道藏镜人的下落?

牛峰:我们确实有进入没错,但我们并没看到藏镜人。

女暴君:千万不可包庇藏镜人,那……可是会惹我生气啊。

牛峰:不知道的事情你要我们如何说?

女暴君:嗯?

俏如来:且慢。女暴君,多年来藏镜人一直与中原为敌,你认为我们有可能包庇他吗?

女暴君:连我也会对自己的夫婿不忍了,你也可能看在血缘的份上,就对他软心了。

俏如来:我连自己的父亲都杀得了了,一个藏镜人又算得了什么!

女暴君:嗯,我就姑且相信你,千万不可欺骗女人啊。

(女暴君将武者二吸入掌中)

俏如来:你想做什么!

女暴君:你刚才不是说,要做我的夫婿?

武者二:我我我、我不敢!

女暴君:不敢?那你就是欺骗我!

(武者二爆体)

俏如来:啊,女暴君!

女暴君:呵呵呵……这就是欺骗女人的下场啊。(化光离开)

牛峰:啊!好残忍的女魔头。

俏如来:啊……长老,晚辈还需要前往擎天关,与黑白郎君一会,此地就暂时交由两位长老代理,恕晚辈先行告退。

长空长老:嗯,你先去吧。

(俏如来颔首离开)


【西剑流·赤羽房内】

(赤羽打开柜子)

赤羽信之介:兄弟,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赤羽拿出月牙泪的灵位)

赤羽信之介:无法让你入土,我心内一直有愧,如今,黑白郎君恢复,风云碑最后一战,谁也无法预料结果。胜,将是西剑流的天下;败……

(赤羽看着灵位)

赤羽信之介:曾经,我以为西剑流会是我们的归属,但却想不到,总司会莫名离开,而你……竟然成了这样的下场。留在西剑流,你也不能安心吧?我虽无法为你立坟,但,我可以将你送回亲人的身边。

(赤羽拿起一个小木盒)

赤羽信之介:泪,你的遗念,我会代你传达给月牙岚,你,安息吧。

(赤羽带着泪的灵位和木盒离开)


【灵界外】

(赤羽背身站立,月牙岚出来)

月牙岚:啊,为什么是你?兄长他人呢?

(赤羽转身,手里拿着月牙泪的灵位)

月牙岚:啊!

[满心期盼见面的人,这刻间,竟成了冰冷的三字。]

月牙岚:(步伐沉重走向赤羽)兄长……(接过灵位)为何会这样?

赤羽信之介:他不该让流主失望。

月牙岚:炎魔幻十郎!(忿怒欲离开,被赤羽拦阻)闪开!(被赤羽击飞)我叫你闪开。

赤羽信之介:想死,我现在就能成全你!(凝招)

月牙岚:你……

赤羽信之介:若不是泪一心护你,本师根本不会让你活到现在!

月牙岚:啊!

赤羽信之介:你的命,是泪保下,你若想白白糟蹋,不如由我来结束!(月牙岚低下头)泪为你所做的牺牲,远远超出你所想。(将木盒交给月牙岚)仍有选择的人,就不该再糟蹋自己的人生!(转身离开)

月牙岚:兄长……

(月牙岚抱着牌位,打开盒子,其中是一颗眼珠,眼前现出月牙泪的幻影)

月牙岚:啊。(走近)

[眼前的幻影,真实得让人不敢再前进。]

月牙泪:岚,难为你了。

月牙岚:啊,兄长。

月牙泪:我们俩兄弟,两人总是聚少离多,我一直以为你还是一个孩子,想不到在不知不觉中,你已经成长到足已独当一面。我的一生都奉献给西剑流,对你,不但从未尽到做兄长的责任,反倒让你倍感压力,是我没照顾好你。

月牙岚:不是这样!我知道兄长一直很关心我。

月牙泪:当我知道你背叛了西剑流,除了震惊以外,还有更深的不舍。格杀令一出,我明知你一定会感觉很受伤,但,我还是自愿接下了这个任务。因为,我实在无法见到你死在别人的手上,这是我的自私。

月牙岚:啊……

赤羽信之介:听到你还活着,我真心为你感到高兴,同时,也燃起了一丝的希望。我们月牙一族,一直为西剑流牺牲奉献,不曾有过属于自己的人生,现在,你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我希望,你可以过着自在的人生,不要再被职责与忠诚所困,别像我一样。

月牙岚:兄长……

月牙泪:岚,不用为我伤心,只要能让你继续活着,一切我都心甘情愿。

月牙岚:啊……

月牙泪:岚,保重。(幻影消失)

月牙岚:啊!兄长!兄长!兄长……


【荒野】

[茫然若失的藏镜人,独行荒林山野,往事历历,记忆却渐模糊,他已经不知自己是谁。]

(一樵夫路遇藏镜人)

樵夫:啊!史贤人!史贤人啊!(藏镜人默然继续向前走)啊……你是史贤人没错吧?

史艳文:(停住脚步)嗯?你是?

樵夫:(左右看,没人)我是住在马鞍山上的乔民。有一次苗疆人马杀来,是你带人救了我们全庄的人。

史艳文:啊?我……我不是史艳文。

樵夫:史贤人啊,你是我们庄的大恩人呢,我们怎么可能忘记你呢。你不用担心啦,我已经听说了,现在啊,有人讲你与藏镜人勾结,要来危害中原。但是啊,我一点都不相信啊!

史艳文:啊、不是,我……

樵夫:那次若不是你,我们一家人都要死在苗人的手上呢,我一直记得你的恩情,现在终于找到机会来报答你了。

史艳文:你,记得我?那你,恨苗人吗?

樵夫:唉,那也没什么好恨的啦,仇恨是过日,欢喜也是过日,何必这样记恨记得自找苦吃,对吧?放下过去就是放过自己啊。

史艳文:放下过去,就是放过自己……

樵夫:是啦是啦,你若是不介意,请你到我家住几天好吗?暂时避一下风头也好。

史艳文:这,只怕不便。

樵夫:你是担心会牵连到我喔?若没你,别说我,我们全家早就死光光了。这条命,不算什么,而且我的房子这么破,谁会想到那大名鼎鼎的史艳文,会躲在这间破房子里面?对吧?走啦走啦。

(樵夫带着藏镜人来到自己家)

樵夫:牵手的,快出来啊!快来看是谁来了!

樵夫妻:(开门出)唉哟,是史贤人啊!你怎么这样突然就将史贤人带回来啊?我房子里面都还没打扫,也没有准备啊。

樵夫:刚才在路上遇到的,快点快点,赶快准备酒菜款待贵客。

樵夫妻:好好,我马上准备喔。

(三人进入屋内)

樵夫:来,史贤人啊,请坐请坐。

(藏镜人坐下,樵夫给他倒茶)

樵夫:史贤人啊,请用茶。

(藏镜人手欲拿起茶杯,停住)

樵夫:怎么了?(藏镜人摇头)啊!抱歉抱歉!我忘记这茶已经冷了,我都喝习惯了啦,我再重泡一壶热的来。(欲将茶拿走,藏镜人拦阻)

史艳文:不用,冷茶也别有滋味。(端起)这茶一点也不会冷。(喝下)

樵夫:我们山野粗人啦,比较不会讲究,粗茶而已,希望史贤人你不要弃嫌。

史艳文:是我打扰了。

樵夫:你不用和我客气啦,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樵夫之妻端菜进入)

樵夫:史贤人啊,这酒跟这菜都是自家的,你吃看看。

史艳文:你们也一起用吧,我一个人不习惯。

樵夫:好好。(三人一起坐下用餐)

史艳文:<世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西剑流大殿】

赤羽信之介:参见流主。

炎魔幻十郎:战果呢?

赤羽信之介:中原不战而败。

炎魔幻十郎:喔?哈哈哈……很好,看来上一战的胜利,终于让这群蝼蚁看清了现实。接下来,就是本座与黑白郎君交手的时候了。赤羽,若是黑白郎君没有如期出现,马上率领西剑流全军,血洗中原不留情。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


【还珠楼】

(百里潇湘负伤归来)

神蛊温皇:怎么受伤了。

百里潇湘:被月牙岚所伤。

神蛊温皇:月牙岚?现今是灵界之人,你怎么会与他起冲突?难道,你未参与风云碑之战?

百里潇湘:哼!你何必明知故问?

神蛊温皇:是啊,我明知你不肯参与天允山五方之役,而是选择与西剑流合作,所以跑去破坏黑白郎君的恢复,才会这样的狼狈而回。

百里潇湘:你!

神蛊温皇:耶,不用说我也知道你又失败了。

百里潇湘:我的失败岂不是正中你的下怀?

神蛊温皇:唉,你的失败确实未出我的意料,只是,你的智慧,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愚蠢。

百里潇湘:神蛊温皇!还珠楼不是你撒野之处!

神蛊温皇:说你愚蠢偏不承认,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给你这么多次的机会,你却是一次也没有把握住。

百里潇湘:哼!你诱导我杀史藏,参与风云碑之挑战,明面上要协助我对抗任飘渺,但是你所提的每一个方案,根本是不可行。

神蛊温皇:你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找藉口吗?

百里潇湘:我是质疑你的目的何在。

神蛊温皇:喔?你质疑我,是因为你还怀疑我是任飘渺,所以不信任我所提的计划,所以认为我另有目的,藏有祸心。

百里潇湘:你不是任飘渺,但我也不信任你,而你的目的,你自己最清楚。

神蛊温皇:唉,我的目的一直是很简单,就是希望你能让我刮目相看,但事实显然不是如此。

百里潇湘:这种藉口是将我当成三岁童蒙吗!

神蛊温皇:你认为我别有用心,是什么用心?夺你还珠楼?害死你百里潇湘?我哪一个计策有此用意?

百里潇湘:你与藏镜人乃是至交好友,为何你要我泄漏他的行踪,陷他于死地?这一切太过不合理。

神蛊温皇:藏镜人的绝路是天意注定如此,我不过顺天意而为。

百里潇湘:这个藉口更差。你不肯对我吐实,还要我信任你吗?

神蛊温皇:藏镜人之事姑且不论,难道你认为我有心害你?

百里潇湘:这……

神蛊温皇:我再问你,你怎样认定我不是任飘渺呢?

百里潇湘:如果你是任飘渺,你大可将我杀掉,何必继续与我周旋?

神蛊温皇:喔?

百里潇湘:你会与我周旋,就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但若是任飘渺,除了剑术之外,他根本就没任何的需求。

神蛊温皇:你就没想过人总是会变心?

百里潇湘:是,但绝不是他。

神蛊温皇:哈哈哈……百里潇湘,我该说你愚蠢得可爱,还是天真得可笑呢?

百里潇湘:神蛊温皇!我今日剖心与你交谈,非是要听你屡次的污辱取笑!

神蛊温皇:唉,可惜你的剖心来得太迟了。方才我已经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但是你还是错失了。

百里潇湘:此话何意?

神蛊温皇:这世上,任何人也找不到,任飘渺就是温皇的证据,因为不存在的人是任飘渺,而非温皇。

(温皇化为任飘渺之貌)

任飘渺:我本想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但你愚蠢得让我失去耐性,连我来到你的身边,你还懵懂不知。

百里潇湘:啊?来人!快来人啊!

(任飘渺换回温皇)

众杀手:楼主!(冲入)

百里潇湘:将眼前这个人,立刻格杀!

众杀手:是!

神蛊温皇:(亮出令牌)谁,才是真正的楼主呢?

杀手一:还珠楼无上令牌!

(众人见令牌行礼)

众杀手:参见楼主!参见楼主!

神蛊温皇:众人退开。

众杀手:是!(退下)

神蛊温皇: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

百里潇湘:你你!这一切,都是你的圈套!你定下的计策!

神蛊温皇:无法通过考验的人,如何掌理还珠楼?

百里潇湘:你根本就不想要让我掌理!你只是在玩弄我!

神蛊温皇:唉,你到现在才明白,真是可惜,你只剩一招的活路空间。来,出招吧。

(百里潇湘虚晃一招逃走)

[逃逃逃,百里潇湘仓皇逃离还珠楼,但是,前方已无生路。]

(任飘渺挡住去路)

百里潇湘:啊?

任飘渺:你竟是选择放弃最后一招的机会。

百里潇湘:你不打算给我活路,我又何必听你的摆布!

任飘渺:你连一招的勇气都没有吗?

百里潇湘:一招的勇气?

任飘渺:其实,以你的实力,就算负伤,三招之内我也杀不了你。但你却迷失了自我,沉沦在恐惧之中,失去斗志、失去镇静。所以,现在杀你,(化出配剑)易如反掌。

[一招,剑气纵横,无坚不摧,方圆十里林木尽毁。剑招之后,潇然世路终结,倒下的是临死幡悟之心。]

(百里潇湘亡)


【还珠楼大殿】

[还珠楼大殿焕然一新,隆重气派显露无遗,酆都月已率领众人,欲恭迎楼主回归。]

任飘渺:风满楼,卷黄沙,舞剑春秋,名震天下;雨飘渺,倦红尘,还君明珠,秋水浮萍。

酆都月:恭迎楼主回归。

众人:恭迎楼主回归。

酆都月:恭请楼主指示。

任飘渺:百里潇湘代我掌理还珠楼,却是诸多失职,更包藏狼子野心,欲取我而代之,依我楼规处决,同时不希望日后再有此等情况。

众人:是!

任飘渺:一个游戏结束,另一个游戏仍在继续。俏如来,你给我的期待,可是更胜百里潇湘许多啊。


【擎天关】

(黑白郎君在此等待与网中人的决战,俏如来来到)

俏如来:在此空等,你能证明什么?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需要证明吗?

俏如来:当然,与网中人之战,就是一种强者的证明。

黑白郎君:没错!这就是黑白郎君生存的意义!

俏如来:天下强者何其多,岂止于网中人?

黑白郎君:有心人,直说你的目的。

俏如来:俏如来的目的很简单,只想知道天下第一的强者何在。

黑白郎君:喔?你在质疑黑白郎君的能力?

俏如来:非也,在中原,众所皆知黑白郎君乃是第一人。但天下之大,强者如林,天下第一之名却未必然永远是南宫恨。

黑白郎君:实力,决定一切!

俏如来:正式如此,甲子名人帖存在的意义便是在此。但如今天允山风云碑重新开启,东瀛第一高手炎魔幻十郎意图挑战,这天下第一之名也许将沦落外邦之手。

黑白郎君:哈哈哈!炎魔幻十郎会是黑白郎君下一个目标!

俏如来:不归路之上,网中人耗损过多精力,必然非是黑白郎君的对手,这样岂不是胜之不武?

黑白郎君:十日之后,将有堂堂正正的一战!

俏如来:但风云碑挑战之日早前已定,将在三日后展开,三日后若无人挑战,炎魔幻十郎便视中原无其对手。

黑白郎君:笑话!异邦狗子也敢在中原猖狂?

俏如来:俏如来有愧,确实无能与炎魔抗衡,才让炎魔在中土横行多时。

黑白郎君:哼!我会让他知道中原地一人的黑白郎君,也是天下的第一人!

俏如来:那三日后的天下风云碑之战……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要战就战,风云碑的规则由我来定!今日,就让异邦狗子命留天允山!(化光离开)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


【天允山】

[明月高挂,夜色如墨,空寂的天允山,有着风雨之前的宁静。]

黑白郎君:哈哈哈!

[笑声起,一道伟岸的身影凭空而降,挟着嚣狂的霸气,震撼天允山。]

(天下风云碑改为宣战天下的字样)

黑白郎君:来吧!谁能赢得了黑白郎君!哈哈哈!


【树林】

[武林道上喧嚣不断,各方人士纷纷传递着黑白郎君宣战天下的消息。]

武者一:黑白郎君现身了!黑白郎君真的现身了!

武者二:太好了!太好了!这下中原有救了!


【天允山】

[风云碑之上,黑白分明的人影迎风而立,睥睨天下。]

神蛊温皇:好个宣战天下,好个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哼!你是谁?

神蛊温皇:唉呀,认不得我了吗?真是教我伤心。也罢,我就重新自我介绍,我,神蛊温皇,或者叫我……

(化为任飘渺)

任飘渺:天下第一剑,秋水浮萍任飘渺。是你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对手。

黑白郎君:哈哈哈!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做为快乐啦!


[极端极端极端,剑术之巅,绝世之狂,两大天下第一,极端相会,开启最至极的天下第一战。在天允山上最后鼎立的人,到底会是谁呢?

神蛊温皇、秋水浮萍任飘渺,一个人,两种身分,他到底有何目的?又为何向黑白郎君宣战呢?

史艳文真的死于雪山银燕之手了吗?被误认为史艳文的藏镜人,又将受何种的命运考验呢?

天允山风云碑最终战,会是西剑流的胜利,还是中原的全面逆袭?

一连串的悬疑、紧张、刺激,即将掀起最后的高潮。

欲知结果,请继续观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精彩第十九集——天下第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