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1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013990595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十七集 光与影

录入:小懒鹿
校对:叶清眉


【天允山】

雪山银燕:雪花伴孤云,山白不知春,银庄蜘蛛恨,燕城无情君。

俏如来:啊,银燕!

赤羽信之介:雪山银燕,你想搅乱?

雪山银燕:邪马台笑!

邪马台笑:喔?

赤羽信之介:慢!雪山银燕,你这是什么意思?

雪山银燕:我要挑战邪马台笑!

赤羽信之介:挑战?你要用什么身份挑战?今日是我西剑流,出战名人帖天下第一枪,你有何立场插手?

俏如来:百武会一致认同,中原这方,改由银燕出战。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雪山银燕是风云碑认定的天下第一枪吗?若不是,对战规则之中,可有允准换人?

俏如来:这……

赤羽信之介:既然不是天下第一枪,那雪山银燕就没资格出战风云碑。

雪山银燕:你要资格,我就给你资格!

(银燕气劲袭向风云碑,碑上现名)

赤羽信之介:嗯?

俏如来:风云碑认可,天下第一枪为雪山银燕,代表中原出战。军师大人,还有问题吗?

赤羽信之介:怎会这样?

雪山银燕:你们料想不到,前辈早已将天下第一枪传授予我了吧!

赤羽信之介:哼,中原的天下第一,真是任何人都能替之。

雪山银燕:那你怕了吗?

赤羽信之介:嗯?

雪山银燕:若不是,为何要暗中杀害前辈?

赤羽信之介:你能证明雷狩之死,是我们西剑流所为吗?

雪山银燕:(握拳)事到如今,你们还要狡辩?!

邪马台笑:哈,那个老的,确实是被我所杀。

赤羽信之介:邪马台笑!

邪马台笑:一人做事一人当,俺做的事情,俺自己承担!

雪山银燕:很好!

邪马台笑:想要为老的报仇……

[话语未毕,报仇枪式已到。]

邪马台笑:哟,很急怎样。

[雪山银燕怒战邪马台笑,啸灵枪威震四界,斩马刀势压八方,一嚣狂一沉劲,互不相让。]

雪山银燕:雪燕回空!

邪马台笑:雷火破云!(两式交接,邪马台笑掌中流血)嗯……小子有些实力,再来!

[第二回合,双方弃守主攻,纵是负伤,仍不见丝毫退却。]

雪山银燕:接下来,就是胜负之招!

邪马台笑:正在等你。

[眼,不敢稍移;身,凝神静立。紧窒的气氛压逼,在场众人亦感沉重。]

邪马台笑:三界刀雷!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焰龙、雷虎,交击缠斗,四周焰爆雷击不断。]

(邪马台笑露出败势)

赤羽信之介:啊?

[雪山银燕不顾伤势,一心决杀邪马台笑。就在胜负生死之间……]

(天海光流的暗器打断战斗)

众武者:哦?赢了赢了啊!雪山银燕赢了!

雪山银燕:该死啊!

(银燕欲下杀手,赤羽出手阻止)

赤羽信之介:胜负已分。

俏如来:银燕,快住手!

邪马台笑:俺竟然败了。

天海光流:(笑。)

邪马台笑:光流,你为什么插手啊!

俏如来:西区之战,由中原胜出,今后西剑流不准踏上西区领地!

赤羽信之介:哼,回西剑流!(化光离开)

雪山银燕:雷前辈之仇,我不会轻易就算了!

(邪马台笑惭愧不语)

天海光流:(下一次由我奉陪!)

(西剑流众人退去)

俏如来:银燕,幸好你及时赶到。

长空长老:是啊,若不是你,西区领地就被西剑流夺去了。

雪山银燕:我只是不希望雷狩前辈,死得这般冤枉。

俏如来:雷狩前辈在天之灵若知,相信也能得安慰。此战得胜,实拯救了不少的中原人士。

雪山银燕:啊……前辈。

俏如来:银燕,不如随我们一同前往九脉峰,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众人吧。

长空长老:如此甚好,中原被西剑流欺压已久,风云碑连胜两场之事,必会让众人十分欢喜。

俏如来:银燕……

雪山银燕:啊……好吧。

俏如来:走吧。(三人离去)


【九脉峰外】

[九脉峰西面,女暴君与赫蒙天野带领苗疆大军,将出入口包得滴水不漏,意杀藏镜人。]

女暴君:众人不可懈怠,罗碧随时有可能出现。

众苗兵:是是!


[同时,九脉峰东面,百武会为首,中原武林人士也将出入口层层围住,意欲一举杀除史艳文。]

何问天:按照计画,再等六个时辰,若是史艳文未出现,我们就全部杀入,铲除史艳文!


女暴君:再等六个时辰,大举兵进,杀入九脉峰。

苗兵:是!


【九脉峰内】

[意外相会,瞬间无声,同样惊异的神色,宛如镜射的面容,却满载不同的心思,情感挣扎难忘,仇恨矛盾难休。]

史艳文:你、你真正是我的胞弟。

藏镜人:不要说得这么好听。你史狗子是我罗碧之敌,你们史家杀我交趾子民万万人,血仇海深,如何抹灭!

史艳文:不是这样说,你我是血缘至亲的兄弟啊!

藏镜人:哈哈哈……血缘算得了什么!难道就因为我与你有血缘关系,你就要与我握手言和、把酒言欢?史狗子,你太虚伪了。

史艳文:交趾之战,双方各有死伤,我无法平反。但相信你应该最清楚,我从来就不想与你为敌。不管是罗碧也好,是藏镜人也好,我认为仇恨无法弭平所有的问题。更何况,你、你确实是我的胞弟。

藏镜人:闭嘴!不要再这样叫我!

史艳文:藏镜人,我不相信这一切对你来说,全然无意义。

藏镜人:怎会没意义?若不是这张面孔,藏镜人何来?若不是这个血缘,藏镜人又何在!

史艳文:这、啊……可以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让我明了吗?

藏镜人:知道之后你又能做什么?你能让我的人生重来一次吗?!

史艳文:那……你想重来一次吗?

(藏镜人沉默)

史艳文:你不答,我也明白,你虽然不想说,但是,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藏镜人:你的问题关我何事?

史艳文:藏镜人,我明白你心中的怨恨与矛盾,我自己也是十分的煎熬。我想不到与我对战多年,仇恨我多年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胞弟。

藏镜人:哼,你真的明白吗?明白这种见不得光的心情,明白自己与世不容的感觉吗?

史艳文:你若愿意说,我就愿意听。你我争斗这么多年,除了你对我的仇恨之外,艳文对你所知有限,就如同你所了解我的一样,我也想同样的了解你。(伸手欲触摸那远处的背影,无奈将手收回)唉……

(两人背对沉默许久)

藏镜人:这一切,都要自当年交趾与中原的战争,开始说起。


【九脉峰外】

(何问天等人守在洞外,俏如来与银燕等人来到)

何问天:啊,是俏如来。

俏如来:情况如何?

何问天:史艳文已经进入九脉峰之内,至今尚未出来。

俏如来:嗯。

何问天:要进入吗?

俏如来:不用,时候未至,众人暂且在此等待。明日辰时史艳文若没现身,再行进入追捕。

长空长老:为何非要等到明日辰时?

俏如来:九脉峰内毒瘴猛兽甚多,贸然进入只会折损人力。但每日辰时,毒瘴便会自动散去,那时进入,才不会受到毒瘴影响。

牛峰:嗯,好,那我们就等到明日辰时。

何问天:俏如来,风云碑第二战结果如何?我们赢了吗?

俏如来:虽有意外,但最后银燕还是打败了西剑流。

武者一:哇!太好了!又赢一场了!

武者二:这样赢下去,说不定我们真的能将西剑流赶出中原。

武者三:什么嘞说不定,是一定啦!有俏如来带领,我们一定能打败西剑流啊!

武者四:对啊对啊,俏如来真的好厉害啊!

俏如来:但是炎魔不除,就算胜了风云碑,也是白忙一场。唯有杀掉炎魔,中原才能从西剑流的肆虐之中解脱。

长空长老:俏如来言之有理,炎魔不除,中原永无宁日。

武者五:这样我们应该怎么办才好啊?

俏如来:只有让黑白郎君恢复,我们才有胜算。

长空长老:嗯……

俏如来:接下来,我必须专心处理黑白郎君之事,所以围杀史艳文的任务,就烦请长空长老全权指挥。只要史艳文一出,格杀勿论。

长空长老:我明白了。

俏如来:另外,风云碑第三战是由何前辈出战,为防止西剑流再使卑鄙的手段,请何前辈带部分百武会之人,随同前往天允山。

何问天:我不需要别人的保护,若是西剑流的人敢来,我一定会让他们好看!

俏如来:前辈,风云碑之战兹事体大,容不得有所闪失,请前辈不可推辞。

何问天:好吧,我听你的便是。

俏如来:多谢前辈体谅。

何问天:那我这就前往天允山了。

俏如来:万事小心。

(何问天带领部分人离开)

俏如来:我还需要前往灵界帮助,此地便麻烦两位长老了。

长空长老:俏如来,这一路的奔波,真是辛苦你了。

牛峰:是啊,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史艳文脱逃。

雪山银燕:哼!

俏如来:嗯,多谢前辈。银燕,你随我来。(离开,银燕随后跟上)


【泣血邪魔洞】

[幽暗的魔洞之内,魔气流窜,邪氛充斥整个山洞,越来越浓厚。]

(燕驼龙与脚仔王顶着树枝来到洞外)

脚仔王:大仔啊,扮成这样真的有效吗?

燕驼龙:放心啦,我都查过了,蜘蛛的眼睛都很差,我们躲在树叶里面做掩护,绝对看不出来。

脚仔王:这样我再多插几枝。

燕驼龙:不要再玩了啦,赶快办正事,办完快来溜。

脚仔王:喔,好啦。

燕驼龙:这里有够近了,开始。

脚仔王:OK!(拿出大喇叭对着泣血邪魔洞喊)里面的网中人听着,本人代表黑白郎君前来挑战!

燕驼龙:是在乱讲什么!什么挑战!

脚仔王:啊,不是啦。本人代表黑白郎君来下挑战书,两日后,不归路上,不见不散。

燕驼龙:嗯,很好,继续。

脚仔王:好胆你就来,怕死就不要来,怕输就不要来,黑白郎君会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

燕驼龙:不错不错。

脚仔王:大仔啊,要再继续喊吗?我已经开始软脚了。

燕驼龙:真是没用啊,才喊没有几句就在软脚。

脚仔王:是说大仔啊,为什么里面都没反应啊,(望向洞内)难道说网中人没有在家吗?

燕驼龙:嗯,我感应一下。(向前走几步,忽洞内魔茧震动,杀气袭来)唉哟!(赶紧后退)

脚仔王:大仔啊,是怎样是怎样啦?

燕驼龙:消息他已经听到了,收工!

脚仔王:哇,快点来去吃中餐。

燕驼龙:你整天只知道吃而已。(两人飞速离开)


【西剑流大殿】

(炎魔愤怒,出掌击伤邪马台笑)

天海光流:(笑……)

炎魔幻十郎:这次,你们又有什么理由?

邪马台笑:流主,请赐死吧。

炎魔幻十郎:没错,本座说过,再失了本座的面子,就只有死!

(炎魔欲出掌,光流跪下)

天海光流:(流主。)

炎魔幻十郎:嗯?(收掌)

天海光流:(流主要杀笑的话,就连我也一起杀吧。)

邪马台笑:光流,你!是俺一人的失败,就由俺自己承受。光流啊!闪开!

天海光流:(我不要!)

邪马台笑:光流!

炎魔幻十郎:既然你这样维护他,那成全你陪他一起死吧!

赤羽信之介:流主!这次战败错在我身,属下自愿代他们受过!

炎魔幻十郎:哼!违抗本座之令,事前下手,竟还是失败这战!你,确实该死!

衣川紫:流主,军师大人并非有意违抗命令,他一切都是为了西剑流,请流主赦罪啊。

炎魔幻十郎:再说情者,一体同罪!

众人:请流主赦罪!(跪成一排)

炎魔幻十郎:你们这是在反抗本座吗?好、很好!我就重整西剑流!

(炎魔运气,祭司连忙上前))

祭司:失去主要战力,征服中原将会有困难,请流主三思。

炎魔幻十郎:反心之人,留之何用?

祭司:只要流主宽恕他们这次,他们必会对流主感激万分,对流主更为尽力。

炎魔幻十郎:你是在教训本座用人之法吗?

祭司:属下不敢,只望流主再给他们一次的机会,战败虽然有过,但他们长期以来,都立下不少的血汗功劳,只望流主手下开恩!

炎魔幻十郎:嗯?(收招)你若自愿接受封神噬灵加身,他们就有一次的机会。

邪马台笑:有错的是我,为什么要牵连到守的身上?

祭司:住嘴!请流主惩处。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

祭司:流主已愿网开一面,你们还不知感恩吗?请流主施法。

(炎魔施法,祭司痛苦万分)

鬼夜丸:师尊!

祭司:我没事。

炎魔幻十郎:明日之战若胜,本座就解开封神噬灵,否则,桐山守就必须代你们受死——但也要桐山守撑得到那个时候。

赤羽信之介:……遵命。

炎魔幻十郎:西剑流是由我所创,我不介意将其毁掉再造!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司:啊……(痛苦不已)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你没事吧!

柳生鬼哭:守!(运功为其调息)

祭司:(推开鬼哭,被鬼夜丸扶住)不碍事。有鬼夜丸陪我便可,你们下去吧。

赤羽信之介:祭司。

祭司:下去吧。

赤羽信之介:是。

(众人退下)


【西剑流·校场】

赤羽信之介:可恶!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

邪马台笑:一切都是俺的错,是俺太不中用了!(跪下)赤羽,请你责罚俺吧。

赤羽信之介:错不在你,这是我的失策,你不用自责。

邪马台笑:但……

柳生鬼哭:笑,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并没有错,错的人是……炎魔幻十郎。

出云能火:柳生,你……

赤羽信之介:多说也挽回不了什么,下一战!

天海光流:(赤羽大人,我不会让你失望,也不会让祭司大人为我们受罪。西剑流的颜面,由我讨回。)

(众人愣住)

衣川紫:他说什么?

出云能火:是没把握吗?

天海光流:(一切有我,放心吧。)

衣川紫:邪马台笑翻译一下,听不懂啊。

出云能火:没信心就要快想办法。

天海光流:等等等……等一下,我、说……我我……

出云能火:啊?什么?

邪马台笑:天海,你会说人话了!

天海光流:绝绝绝、绝、对、会……

衣川紫:会怎样?

神田京一:差几个字而已,加油啊!

天海光流:(胜利。)

邪马台笑:俺说光流啊,你最后那句未免也太漏气了吧!

出云能火:坏兆头。

夜叉瞳:邪马台,你就别再作弄天海了,他能说出正常的话语,已经很不容易。

神田京一:是啊,这可能是自我出生至今,最令人震惊的大新闻了。

衣川紫:你进步不少啊。

赤羽信之介:天海,你的心意众人明白,下一战,绝不能败!

天海光流:(赤羽大人。)

邪马台笑:光流,替俺将面子讨回!

神田京一:我相信你绝对会让他们悲哀。


【九脉峰内】

藏镜人:这一切,都要自当年交趾与中原的战争,开始说起。当年,虽然交趾与中原朝廷交恶,在苗疆地界激战数年,但双方长久以来,都有祸不延家眷的默契,所以双方紮寨在战场附近的家眷,一直都是平安无事。可是有一次,明朝一位先锋的将领误判地点,不小心造成交趾国战士家眷的死伤,当时交趾国大将军罗天纵的亲人,也不幸在那次的意外之中被杀,罗天纵一怒之下,率领大军攻打明朝家眷的住处,誓要杀死主帅史丰洲的家人,为他的亲人复仇。战乱之中,史丰洲的夫人产下了一对双胞胎。这对双胞兄弟甫出世不久,罗天纵的大军便已杀到,史家人在慌乱之中,只能救走其中一名婴儿,而另一名婴儿,则被罗天纵擒得。罗天纵得知这名婴儿,是史丰洲的骨肉之时,原本想一刀砍死这名婴儿,来替他的家人报仇。但是后来,他想到了一个更狠毒的方式,来报复史丰洲——

史艳文:啊,难道这个方法就是……

藏镜人:就是将这名婴儿扶养成人,并将他教育成交趾的大将,最后派他出征,用这个孩子的双手,杀掉他的亲生父亲!

史艳文:(手捂心口)啊……好狠毒的做法!

藏镜人:但是在罗天纵要将婴儿,带回交趾的途中,遇上了史丰洲,激战之下,不幸被史丰洲砍下头颅。失去了头颅的罗天纵,竟然还能奔驰数百里,将这名孩儿带回交趾国。无头将军的名号,因此而生,而交趾国的国民,也误认罗天纵舍命带回的婴孩就是他的骨肉,而全力将这名婴儿养大成人。

史艳文:那,他是如何知晓自己的身世?

藏镜人:原本那个孩子,也一直认为自己就是罗天纵之子,是交趾国战神无头将军之子。在交趾国众人的关爱之下,他十分的崇拜自己的父亲,努力学习各种知识,不让自己有愧战神之子之名。但这一切,都在数十年前,一次交趾与明朝的战役之中,开始崩溃。

史艳文:数十年前……难道是那场,我首次与父亲一同出征的战役?

藏镜人:没错!就是因为你!(指着史豓文)当时,那名已经长大的孩子,随着罗天纵当年的副将一同出征,原本他想要在战场上立下战功,光宗耀祖,犒慰父亲在天之灵。但他永远也想不到,明朝阵中,竟然有一个长的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回想起与史豓文初次战场相见的情景)当下他内心的错愕、疑问、打击!反让他受了箭伤,而被救回交趾疗养。后来,他才自那名副将的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得知这无法接受的一切!

史艳文:既然你当时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为何不回来认亲呢?

藏镜人:认亲?哈哈哈……你叫他如何认亲?你叫他如何接受一个,自他有记忆以来就认定的杀父仇人?

史艳文:这……

藏镜人:(逐渐走近史豓文)你叫他如何背弃扶养他长大的交趾国民?如何背弃他自小就被赋予的使命、以及存活在这个世间的目的?你叫他如何不去怨恨,为何当初被罗天纵抱走的人,不是你!是他!

史艳文:我、我……

藏镜人:如果当初被抱走的人是你,那现在谁是史艳文,谁又是藏镜人呢!

史艳文:啊……谁是史艳文、谁是藏镜人……?

藏镜人:当他得知这一切之后,那名副将,便马上杀死所有知道这个真相的人,然后再自杀。因为那名副将了解,这是一个可以导致亡国的秘密,为了让他生存,为了让交趾的人民有一个精神的寄托,他背负着这数百条的人命,背负着交趾人民的期待,带着毕生的耻辱、不能接受的事实,苟且而活。为了不再看到这个令人痛苦万分的面容,他决定戴上冰冷的面罩、隐入黑暗,不再使用罗碧这个名字,取而代之,便是藏镜人的名号。

史艳文:(落泪)现在,我已经知道你是我的兄弟了,我们一同想办法、我们一同渡过!

藏镜人:哈哈哈!天真的史狗子,你如何了解这一生的悲哀?你如何感受这一世的痛苦?现在的我,就只是藏镜人。而藏镜人生存的唯一目标,就是亲手杀了你,史艳文!

史艳文:你我之间,难道只能对立吗?

藏镜人:光与暗,是永远无法并存。

史艳文:你对我的仇恨,真的没法化解吗?

藏镜人:你死了,一切仇恨就能化解!

史艳文:啊……我已经知道你是我的亲兄弟,我怎么有可能再对你动手?更何况,艳文亏欠你太多,如果时间愿回头,我希望被抓走的人是我,我愿意为你承担一切的痛苦!

藏镜人:藏镜人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与同情!尤其是你史艳文!

史艳文:我不是怜悯、不是同情……

藏镜人:够了!收起你的虚伪,时间不能回头,一切也不可能重来!

史艳文:我不想这样。

藏镜人:这世间,本来就有很多无奈之事,珍惜上天赐给你的一切吧!

史艳文:藏镜人!

藏镜人:全力的一掌,了结所有的情仇,定下命运的终点!

史艳文:我……藏镜人……我……

藏镜人:哈哈哈!你所感受的无奈,不及藏镜人的万分之一啊!

(藏镜人运气)

史艳文:我不能体会你一生所忍受的无奈,我也无法挽回命运所赐的一切,我只知道你是我的胞弟,如今……这若是你认为唯一能解决之法,那、这也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情。

(史艳文运气)

史艳文:来吧!

藏镜人:不应该啊!


【九脉峰外树林】

俏如来:银燕,你还在气我吗?你一定对我很不谅解,是吗?

雪山银燕:我可以明白你的难处,但我不能接受你的做法。

俏如来:银燕,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雪山银燕:你这是什么意思?

俏如来:众人皆知九脉峰内千回百转,唯有一条正确的通道,连接东西两处出入口。现在父亲与藏镜人皆被逼入其中,百武会与中原人士守住东面,女暴君与苗疆人马守住西面,表面上看来,父亲与藏镜人万无路可逃,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雪山银燕:大哥你……

俏如来:你可知为何我着急要铲除天恒君吗?九脉峰易守难攻,天地双部曾经有意在此成立据点,但内中毒瘴猛兽甚多,不宜久住,最后决定将其当做暂时的避难之所。如遇上西剑流追杀,全员便退入九脉峰,再利用预先挖好的隐藏通道逃出。可惜,天地双部竟意外覆灭,第三条出路也无所用了。

雪山银燕:这样说来……

俏如来:没错,这第三条出路,就是我为父亲安排的活路,所以在逼杀计划实行之前,我必须除掉知晓有第三条通道的天恒君,以免计划被看穿。

雪山银燕:大哥!是我错怪你了。(俏如来拍拍银燕的肩)大哥……大哥,那父亲知晓这第三条出路吗?

俏如来:我已将地图置入洞中,只要父亲找到地图,就能照地图中的指示走出。

雪山银燕:但藏镜人也在九脉峰之内,万一看到地图的不是父亲,而是藏镜人呢?

俏如来:所以,这就是我要交付给你的任务。(取出一封信)信中写有第三出口的位置,我要你前往该处等待,如果出来的是藏镜人,马上将人杀掉,利用他的屍体来假冒父亲,交给百武会,这样可以撤掉中原对父亲的追杀;如果出来的是父亲,就救他离开。(将信交予银燕)

雪山银燕:我明白了。

俏如来:记住,这件事情要秘密进行。

雪山银燕:好。(转身欲离)

俏如来:啊,银燕。

(银燕停步,俏如来靠近私语)


【苗疆王宫】

苗王:(拍椅背)你竟然在关键时刻救走罗碧,还有将孤王放在眼内吗!

千雪孤鸣:话不能这样讲,罗碧他是……

苗王:孤王不想听你的藉口!

千雪孤鸣:好吧,事实就是如此,我也不想解释了。

苗王:你当他是你的兄弟,又将孤王当成什么!

千雪孤鸣:亲兄弟啊。

苗王:你!

千雪孤鸣:王兄啊,我们与罗碧的交情,又不是一年两年而已,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就能做得那么绝?

苗王:我讲过了,我不能坐视苗疆出现灭亡的危机。

千雪孤鸣:你这是在杞人忧天,毫无根据啊。

苗王:若能在危机未萌芽之前就消除,孤王会不惜一切代价。

千雪孤鸣:罗碧根本就不是你所认定的那种人。

苗王:是不是都无所谓,孤做的决定不容改变,违反孤王旨意,任何人也不容饶恕!

千雪孤鸣:唉,反正我人已经回来了,要杀要剐,随便你吧。

苗王:孤王理当严惩你!你……哼!赫蒙少使!

赫蒙少使:在。

苗王:执孤王手令,将千雪孤鸣压至苗北,委由北竞王管教。没有孤王的手令,不准他离开苗北!

千雪孤鸣:喂,不是吧,王兄啊,你——你要将我送到那个地方,叫他管教?!那不如让我死了比较痛快!

苗王:住口!你想再次违背孤王的命令吗?

千雪孤鸣:你要将我斩首也好,关进地牢也好,就是不要将我送到苗北啊!

苗王:哼!你不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吗?

千雪孤鸣:王兄啊,你明明知道……

苗王:你再多说几句,若让王叔知情,有你受得!有王叔管教你,我也省心,免得再给孤王惹祸。赫蒙少使,此事由你亲自压送,立即执行。

赫蒙少使:属下遵命。狼主,请。

千雪孤鸣:王兄,你这招有够狠。


【路边小摊】

(脚仔王与燕驼龙经过一处路边摊)

脚仔王:店小二,好吃好喝的都快准备过来,这边赶路!

店家:是是是!

(燕驼龙与脚仔王坐下)

燕驼龙:这顿你自己付帐。

脚仔王:大仔啊,我喊到软脚,就是肚子饿啊!

燕驼龙:骗肖仔,明明就是怕死。

(店家将菜端上来,同时邻桌几位武者正在谈论风云碑之事)

武者一:风云碑五场挑战,中原已经赢了两场,我看五场全胜也不是问题。

武者二:哪有可能,你做梦吧!西剑流最强的人是炎魔,这个世上有谁能打败他?当初连史艳文和藏镜人联手,都打不赢他了。

武者一:可是,我听人讲,(环顾四周,小声说)听讲黑白郎君能够打败炎魔。

武者二:黑白郎君,拜托嘞,这种小道消息可以信吗!黑白郎君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凭什么打败炎魔?

(脚仔王听到愤愤不平走过去)

脚仔王:谁讲的!两天后黑白郎君就要在不归路重现……(被燕驼龙一脚踹飞)哇啊!

燕驼龙:抱歉抱歉,刚才我这个小的只是随口讲讲的啦,他的偶像是那个黑白郎君啦,所以啊,不想任何人污蔑他的偶像,所以才会随口讲这个,黑白郎君重现江湖,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将菜钱放在桌上)告辞告辞。(离开)

店小二:老板,方才那个人讲黑白郎君将重现不归路。

店家:这个消息很有价值,刚才阻止脚仔王继续讲的人,我若没看错应该是燕驼龙,所以这消息应该正确。

店小二:那要将消息传回组织吗?

店家:当然啊。

(老板在纸上用笔画几笔,幻幽冰剑现身)

幻幽冰剑:消息正确度?

店家:百分之九十。

幻幽冰剑:嗯,我会再确认。(拿出银两)这是赏金,内中另有任务。

店家:是。

(幻幽冰剑离开)


【九脉峰内】

(史艳文抱着昏迷的藏镜人,回想刚刚发生的事:

藏镜人:史艳文,今生的恩怨情仇,此掌了结!喝——

史艳文:藏镜人!觉悟来吧!喝!

藏镜人:史艳文,今生欠你的,还你了。但愿,不要有来世。

(藏镜人收掌,气劲减弱,史艳文见状伸手点昏)

藏镜人:啊,史艳文……你!

(藏镜人昏迷倒下))

史艳文:我弟,你能了解,你求死之心,已经被我洞析了吗?或是在我说出,「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话语之时,你也洞析了我的心呢?你说的没错,人生确实处处无奈、步步悲哀。我恨我不能做一个尽责的父亲,我恨我不能改变过去,我恨我自己是史艳文。如同你一样,我也只是活在别人的期待之下,众人的眼光之中。这世间战火不断,谁能称正?又能定谁为邪?就像你我一样,正邪,只不过在那一线之间。命运所造成的遗憾,我们只能承受,而人生,就由我们自己决定!

(史艳文互换两人衣装)

史艳文:我会先引开追杀你的苗兵,只要藏镜人一死,苗疆对你的追杀,将会到此为止。这封信……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用意。我的胞弟,别再为他人而活,为自己活下去吧。乾坤乙定不休功,卦卜将来绝对空,蹙额连思兼叹息,(变为藏镜人声)徒然命运不亨通!

(史艳文迈着步子离开)


【天允山】

(碑上写着天海光流和何问天的名字)

[烈日当空,战意炽炽,为挽救祭司生命,天海光流誓败天下第一弓。]

何问天:小子,注意了!

天海光流:(这战,将是西剑流的胜利!)

何问天:讲什么,听不懂啦!

[何问天首箭直攻天海光流,意在以快夺胜,天海光流披风微扬,暗刃已出。]

(光流暗器打下何问天之箭)

[一剑失利,何问天随即再攻,一化三,三化为九,同出不同速,分别袭向敌手。箭风疾扫,银镳飞闪,现场刹时银光一片,令人眼花撩乱。]


祭司:啊……(痛苦万分)

鬼夜丸:师尊!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


[眼见祭司生命垂危,天海光流眼神一变,全力进击。何问天数箭连发,欲抗此阵,怎料真正杀着暗藏其后。]

(光流甩开披风,发出暗器先伤何问天手掌,幻影移至何问天身前,何问天攻击落空,被光流真身一掌重伤,俏如来连忙上前扶住)

俏如来:啊,前辈!

赤羽信之介:胜负已分。(走到炎魔面前)请流主解开禁制。

炎魔幻十郎:哼。

(炎魔解开祭司身上禁制,祭司不支昏倒,鬼哭接住)

鬼夜丸:师尊!

柳生鬼哭:守。


何问天:你们在讲什么疯话,讲我输了?我还能再战!

赤羽信之介:你已败了,逞强也是无用。照规则所示,南区所有的派门,都要臣服我西剑流。

武者一:说什么疯话!都还没打完,怎么会是我们输了?

武者二:对啊对啊,输赢都你们在讲,哪有这种道理!

武者三:何帮主讲他还能再打,这样不算,再比再比啦!

俏如来:请各位勿急躁,众人……

炎魔幻十郎:烦人的蝼蚁,喝!

(炎魔出掌,瞬间众武者爆体而亡)

俏如来:啊,炎魔你——!

炎魔幻十郎:胜了两场,就开始得意忘形了吗?西剑流不是你等无知之辈惹得起。

何问天:炎魔!(欲上被俏如来阻止)俏如来。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

(西剑流众人离开)

俏如来:我们回去吧。(与何问天离开)


【灵界外树林】

何问天:啊,我太惭愧了,风云碑一战失利,不但输了中原领土,也输了天下第一弓之名。

俏如来:输赢本是兵家之常,再说,风云碑之战,领土为赌,本就是拖延之举而已。前辈,性命尚存,加上差距并不大,天下第一弓何尝不再有逆转的机会呢?放宽心吧。

何问天:对,输了就再赢回来,我会再来好好研究,变化不同的招式与战术。

俏如来:何前辈的弓术已是精妙无比,若再有进境,必将更加出神入化。

何问天:俏如来,你的安慰我也知道,失志不是我的作风,积极精进才是做人的道理。

俏如来:俏如来非是安慰,而是尚有许多之处,需要仰仗何前辈。

何问天:哈哈哈……没问题,需要我帮忙尽管说!

俏如来:黑白郎君恢复之事,与日后百武会的行动方针,俏如来都需要何前辈协助。

何问天:这是自然,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黑白郎君恢复之事。

俏如来:是,已到灵界了,在与梁皇前辈讨论之后,细节便能拟定。

何问天:嗯。

(二人进入灵界)


【灵界内】

梁皇无忌:不归路上的阵局已布置完成,只待网中人一到,我与二师弟便会立即启动阵局。施法过程中,阵内的人,我与二师弟、黑龙与白狼,皆是处于完全无防备的状态,只要有人进入阵内,轻轻一掌,皆能置我们于死地,这点我必须再强调一次。

俏如来:我们明白护阵的重要性,一切关键皆在是否能守住阵法。能请梁皇前辈详述此阵的特性,好让众人做下严密的防范。

梁皇无忌:可以。此回我所施用的,乃是三界混元法阵,此术将牵动天地人三界之力,藉由三界之力,减弱善恶两极相斥的原始力量,然后引发自然界中阴阳两极之力,让黑龙与白狼两人意识进行融合。

俏如来:那此阵之阵眼,或者防护最薄弱的地点又在何处?

梁皇无忌:阵术中心,三界之力交汇处便是阵眼,乃是黑龙与白狼所待的方位,而我与二师弟,则处于阴阳两极元的位置,防护最薄弱之处,也是在这两极元的位置。

独眼龙:也就是说,我们要把守两方。

莫前尘:但是不归路的地形有利于网中人,如果分成两方,只怕力分则弱。

俏如来:不用分力,网中人的进攻点,只有一处。

莫前尘:为什么你这么确定?

梁皇无忌:此阵既分阴阳两极,网中人性质属阴,当然会专攻对他有利的一处。

莫前尘:啊、对,没错。若走阳极之处,网中人将被阳气所克,功力大受折扣,对比另一端有利功体的优势,真没攻向另阴极的道理了。

梁皇无忌:但也需要提防网中人兵行险着。

俏如来:而且,只怕此事还有变数。

梁皇无忌:变数?

俏如来:想杀黑白郎君的人,不只是网中人啊。


【西剑流大殿】

炎魔幻十郎:你们这些废物,总算给本座赢了一场。桐山守呢?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伤势沉重,鬼夜丸与衣川正在为他疗伤。

炎魔幻十郎:嗯……下一战由谁出战?

赤羽信之介:禀流主,下一战是由柳生鬼哭对上梁皇无忌。

炎魔幻十郎:喔?还需要本座再提醒你该怎样做吗?

柳生鬼哭:你若敢再伤害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炎魔幻十郎:是吗?夺胜回来,她就可以安然。

柳生鬼哭:我会让你见识我的能耐。

炎魔幻十郎:本座十分期待。

柳生鬼哭:<守……>


【花园】

(温皇正在摆弄棋局)

神蛊温皇:棋下到此,结局将至。

凤蝶:可是主人,这盘棋还未能看出胜负。

神蛊温皇:关键的时刻,一步,就能决定胜败的结果。

凤蝶:下一步,主人打算怎么样下呢?

神蛊温皇:我嘛,不下了。(起身)

凤蝶:啊?为什么?

神蛊温皇:棋局的乐趣,是在胜负未明之时,享受着操纵胜负的感觉。再下一步,胜负分明,这盘棋就失了乐趣了。

凤蝶:可是没有胜负的结果,不就是残局?

神蛊温皇:残局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不过,这关键的一步非是我下,我也在等待看胜负的结局。

凤蝶:主人是指?

神蛊温皇:哈,你关心的俏如来,他近来的表现确实不差。

凤蝶:关键在俏如来身上,那不就是史——

神蛊温皇:嘘。是死、是藏、是活,就要看下棋的人,能否走对这关键的一步。走对了,就是活路、明路;走错了,将是……满盘皆输。

凤蝶:(看向棋局,惊)啊!


【九脉峰】

[九脉峰之内,与藏镜人对换身份的史艳文,循着地形图,往出口而行。]

藏镜人:嗯?是出口!

[一步踏出,强大气劲迎面袭来,史艳文即时反应,出手挡下。]

(银燕现身)

藏镜人:啊……

[嚣狂的杀气,高涨的敌意,史艳文内心激动不已,却不能言明。他的觉悟,容不得一丝反悔。]

藏镜人:银燕。

雪山银燕:藏镜人,纳命来!喝——(银燕挥动啸灵枪袭向史艳文)


【不归路】

[风沙漫漫,不归路上,气沉,肃穆。为让黑白郎君恢复,梁皇无忌、俏如来等人,皆是全神戒备,以待网中人前来。]

百里潇湘:螳螂捕蝉,雀趁其后。(步入)俏如来,你真大意了吗?

月牙岚:见其利而不见其害,你是雀,或是螳螂呢?(走到百里面前)

百里潇湘:嗯?

[后方战事将起,前方,不归路上风沙凝滞,突然一股剧烈魔氛扫向黑龙与白狼。]

梁皇无忌:来了,众人凝神。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越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意外意外,不归路上,完成蜕变的网中人强悍而来,独眼龙、俏如来、何问天三人,能否完全挡住网中人的脚步呢?

关键之刻,合体之局,又会产生什么变数?黑白郎君能再次重现江湖吗?

史艳文与藏镜人身分互替,守在九脉峰之外的雪山银燕,是否将误杀亲父?

是命运将再次错弄,是苍天引动风云变局,还是计谋彻底的失控?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十八集——一着之差。]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