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1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013975608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十六集 生死由吾不由天

录入:小懒鹿
校对:叶清眉


【天允山】

[漫漫尘沙,沉沉肃杀,中土五方之战,划开争端。]

(神田京一攻向独眼龙)

[以守为攻,以退为进,一刀流激战无极剑,胜负就在刀剑来去方寸之间。]

神田京一:一剑无极。

独眼龙:仁道一斩。

[平分秋色的一招,两人心中各自明白,今日之战,只有全力求胜。]

神田京一:一剑无尽。

独眼龙:天道仁斩。

[无尽之剑,天仁之刀,化成万千剑影刀光。]


赤羽信之介:<独眼龙的一刀流确实有其不凡之处,不过,仍是难以抗衡无极剑法第三招。>


神田京一:你若能接下无极剑法第三招,那我就真正悲哀。

独眼龙:尽管来吧。(闭上眼睛)

神田京一:闭上独眼是什么意思?……看你弄什么玄虚。

[神田刀式转换,欲扰独眼龙,就在无极剑法第三招将出之际,独眼龙忽出异举。]

(独眼龙取下眼罩)

[紫光乍现,现出了紫瞳灵睛,瞬间,意识凝冻,电光石火,胜负已定。]

(在神田京一意识凝冻之际,独眼龙攻势已来,神田京一败)

众武者:赢了!独眼龙赢了!赢了赢了!

独眼龙:一日之内,西剑流人马全数退出北方。(将取下的刀扔到神田跟前,转身离去)

神田京一:军师、我……

赤羽信之介:不用说了,没人想得到独眼龙,竟然暗藏这种奇招,你在剑法并未输他。

神田京一:可是,输了北方之地。

赤羽信之介:输的只是面子。西剑流所属,退!

(西剑流众离开)

众武者:太好了太好了,中原赢了中原赢了!


【树林】

众武者:杀啊杀啊、杀啊!

(中原众义士围杀史艳文)

[俏如来布计,百武会为首,中原武林人士奋力围杀史艳文,面对万千之众,史艳文出招频频,却是只伤不杀。]


(藏镜人遭苗兵围杀)

[另一方面,藏镜人也陷入女暴君所指挥的包围之中,赫蒙天野率众猛攻,藏镜人掌起掌落,宛如怒狮出闸。]


[眼见正面难以突破,史艳文转而边战边退,意欲寻隙脱身。]

(史艳文扬起沙尘,趁机逃跑)

俏如来:啊……追吧。

牛峰:众人追。(中原义士追去)


[甫脱包围,却是再遇伏击。]

众武者:杀啊杀啊!

(史艳文再遭众人围杀)


[无意恋战,藏镜人趁机借势脱离包围。]

(藏镜人逃走)

女暴君:众人追杀。

(众苗兵追杀藏镜人)

[忽然。]

(万千箭矢袭来,藏镜人身中数箭,藏镜人折断箭矢,继续前行)


(史艳文飞奔,却踩到地雷,身后众人追杀而来)


(藏镜人荒野急奔,身后众苗兵追杀)

众苗兵:杀啊杀啊!


(众中原侠士围住史艳文)

牛峰:史艳文,伏诛吧!


众苗兵:杀啊杀啊。

赫蒙天野:藏镜人你逃不了。

(女暴君、赫蒙天野率苗兵围住藏镜人)


[昔日的英雄,今日的寇雠,浴血苦战之下,只见两人身上伤口不断增加,鲜血不停流出,命运的变化,竟显现了江湖情义的无奈。]

(史艳文、藏镜人浴血奋战)


【河边】

雪山银燕:<大哥真的相信父亲做了奸恶之事吗?否则他的态度为何这样的坚决?但他又提到史家的责任……>

(雷狩提着一壶酒走来)

雪山银燕:啊、前辈!前辈怎会来此?

雷狩:我听闻了史艳文的事情,想说你的心情一定很差。

雪山银燕:啊……

雷狩:很艰难吧?(银燕不语)那这坛酒就没白来了。

雪山银燕:这是?

雷狩:这是我珍藏已久的百里春,原是不轻易拿出,但看你这么郁卒,我就牺牲一下,陪你好好喝一场。

雪山银燕:前辈……

雷狩:来,(将酒递给银燕)让我看看你的酒胆,是不是跟你的武胆同样。

(银燕仰头饮酒)

雷狩:哈哈哈,果然是好气魄,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银燕将酒递予雷狩,雷狩接过饮下)

雷狩:与友共饮,美酒更显滋味。(再饮,递给银燕)所以,你的大哥不但不想查明真相,还决心要杀你的父亲?

雪山银燕:我不能明白,大哥,一直是最尊敬父亲的人,为什么……

雷狩:银燕,你相信你的父亲吗?

雪山银燕:当然啊!

雷狩:那你就更要相信俏如来。既然你觉得艰难,那俏如来一定比你更加艰难。

雪山银燕:啊!

雷狩:身为史家人,有很多事都不能由己,你是聪明人,只要静下心来,必能有所体会。

雪山银燕:多谢前辈的提点!

雷狩:这一坛酒就能让你醒悟,酒啊酒……你的牺牲真正有价值了。

雪山银燕:多谢前辈!

雷狩:再喝。

雪山银燕:是。

(二人对饮)


【泣血邪魔洞】

(天恒君被吊在树上,网中人前来)

网中人:哈哈哈……

[受伤落难的天恒君,被网中人捉回山洞,正当网中人欲将其吞食之际!]

(网中人被天恒君身上魔源力量震开)

网中人:魔源。(吐出蛛丝将天恒君包成茧)哈哈哈……


【树林】

[北区之战失利,西剑流人马在中原武众的监视之下,撤出北方。]


【西剑流】

(神田京一跪拜在地)

神田京一:请流主赦罪!

炎魔幻十郎:失了一方势力,你还敢求本座原谅?

祭司:流主请息怒。

炎魔幻十郎:看来月牙泪的下场,并不能让你们有所警惕。

衣川紫:流主……

赤羽信之介:流主,此次败因并不全在神田的身上。

炎魔幻十郎:嗯?

赤羽信之介:无极剑法前两式尚能压制独眼龙,若最后一式展出,败的将是中原。

炎魔幻十郎:为何不用最后一式?

神田京一:属下未料到独眼龙竟会使用瞳术,意识一时受到控制,所以,不及使出最后一式。

炎魔幻十郎:你要以此做为失败的理由吗?

神田京一:属下不敢。

赤羽信之介:流主,神田战败虽然有过,但此乃因我方不知独眼龙身怀瞳术,所以派出以剑术为主的神田,所以在估算之上也有过失,非因神田技不如人,请流主从轻发落。

炎魔幻十郎:喔?鬼夜丸。

鬼夜丸:属下在。

炎魔幻十郎:你认错吗?

鬼夜丸:属下不知犯了何错。

炎魔幻十郎:情报收集一事可是由你负责?

鬼夜丸:是。

炎魔幻十郎:很好,将鬼夜丸与神田京一带至校场,斩首示众!

(众人惊)

赤羽信之介:流主!

祭司:流主,此举恐怕会影响军心,请流主三思!

赤羽信之介:流主,现在西剑流不宜再失战力,既然他们两人同承一罪,当可免死,但需受戒灵鞭两鞭之罚,以儆效尤。

炎魔幻十郎:哼!

赤羽信之介:其实流主,风云碑之战,不过是中原拖延之策,现在中原正对史艳文进行逼杀。以流主之能,率领西剑流进攻中原,胜券在握,何必随他们起舞?

炎魔幻十郎:你的作为,好似打败就弃战,西剑流是这般无用吗?

赤羽信之介:原是没必要的赌约,流主何必执着?

炎魔幻十郎:我要血洗中原,就从来不在意什么风云碑,失去的地盘,我也终会夺回。但就算要杀,我也要在风云碑战胜之后再杀,这是一个游戏,我不只要赢,也要中原败得绝望!

赤羽信之介:这既然是游戏,流主又何必动怒?

炎魔幻十郎:就算是游戏,我也不许输!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下一战,邪马台笑。

邪马台笑:流主,下一战,俺会让中原彻底心惊。

炎魔幻十郎:你们还值得本座信任吗?再失了本座的面子,你们全部都要死!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看向鬼夜丸与神田)至于你们,各惩戒戒灵鞭两鞭。

(赤羽施鞭)

炎魔幻十郎:本座暂时留下你们的命,退下吧。

神田京一:是。(踉跄离开)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司为鬼夜丸疗伤)

祭司:将药服下,这段时日你先好好休养,让身体恢复。

鬼夜丸:师尊,我实在无法再忍受这种无理的对待了!

祭司:流主只是心急,失去北方的地盘,对我们的影响不小。

鬼夜丸:但他也不能这样喊杀就杀啊,他就不能多替我们设想吗?

祭司:只要夺下中原,流主就会知晓我们的价值。

柳生鬼哭:真是这样吗?(进入)守……

祭司:鬼夜丸,你先回去休息吧?

鬼夜丸:是。(离开)

祭司:鬼哭,为什么你不能接纳流主呢?

柳生鬼哭:因为他不够格。

祭司:他是东瀛的魔神,是西剑流的创始者,他若不够格,还有谁有?

柳生鬼哭:自始至终,我只忠于一个人。

祭司:执迷不悟的人,究竟是谁呢?

柳生鬼哭:我们皆被自己的执着所困。

祭司:鬼哭……


【西剑流?校场】

赤羽信之介:神田伤势如何?

衣川紫:虽然严重,但他还挺得过。

夜叉瞳:差一点又要失去两名的同志了。

衣川紫:流主越来越残暴,以后我们该如何是好?

天海光流:(邪马,下一战你别拖累大家啊。)

邪马台笑:放心吧,我不会再失了西剑流的面子!

衣川紫:我们对神田也很有信心,结果……谁知这名雷狩,是不是又有什么奇特的招式?

赤羽信之介:中原暗伏的名人不少,这名雷狩我们很陌生,不可轻敌。

邪马台笑:安啦!

赤羽信之介:邪马你与光流两人即刻出发,先一步找到雷狩。

邪马台笑:嗯,军师?

赤羽信之介:你们两人联手,必可稳操胜券。

邪马台笑:我拒绝!这样太不光彩了。

天海光流:(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邪马台笑:你们就不能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吗?

衣川紫:如果要寄托希望,我比较愿意寄托在军师的身上。

邪马台笑:衣川紫!

赤羽信之介:邪马台笑,我知道你有武者的尊严,但是对于没十成了解的对手,不能再以你们的生命为赌了!

邪马台笑:……好吧。

赤羽信之介:其他的人也回去自己的岗位吧。

众人:是。(离开)


【百武会】

(长空长老与何问天正在研究地图,俏如来进入)

何问天:如何?

俏如来:计划十分顺利。

长空长老:史艳文真会依照你的布计而行吗?

俏如来:当然。这次围杀的地点在赤竹林,我虽未出手,但一直站在赤竹林北面,史艳文面对重重包围,不可能甘冒危险再对我下手,所以他一定会往南面而退。


【花园】

(神蛊温皇摆弄棋局)

凤蝶:主人为何推算藏镜人,会持续往北潜逃?

神蛊温皇:包围网不只是看一处,而是要看全局,一路上布陷阱、布奇阵,再加上伏击与暗袭,自然能逼他持续往北前进。

凤蝶:怎样布?

神蛊温皇:啸风谷最适合布雷火阵,连续不断的雷火阵,能大量削减藏镜人的体力,所以藏镜人若要保存体力,就不能走往东西两面的天地峰。南方有追兵,自然要继续北进。


【百武会】

俏如来:枯栳林两旁有刺网陷阱,会逼得史艳文不得不往飞天崖而行,一到飞天崖,又有落石暗袭,要闪过落石,就要走东南向;东南向的卧龙岗,正有刀门剑门弟子联手伏击。

长空长老:这样劳师动众,埋伏围杀的用意在哪里?

俏如来:兵法有云,逼则反兵,走则减势,紧随勿迫,累其气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

何问天:确实,人若陷入死地之时,往往就会产生无穷的反抗力量。若不这样层层连环逼杀,恐怕追踪一两次就被脱逃了。

俏如来:如此连环围逼,恐怕尚难取下史艳文之命。

何问天:喔?为什么?


【花园】

凤蝶:为什么这样的伏杀计划还是失败?

神蛊温皇:因为,有不可预知的暗棋存在。


【树林】

(赫蒙天野率苗兵与残疾人激战)

[层层围困,连环逼杀,藏镜人数度濒临危境,就在生死一瞬,凶猛刀流卷啸而入,划开生路。]

千雪孤鸣:走啊!(带着藏镜人快速离开)

赫蒙天野:熟悉的刀路。

苗兵:赫蒙将军,现在要继续追吗?

赫蒙天野:前路只剩一条,追!


【花园】

凤蝶:啊?既然两人都能脱身,又为什么会踏上共同的终点?

神蛊温皇:他们要躲避追兵,求得暂时的喘息,就只剩一个方向。


【百武会】

俏如来:就是九脉峰,九脉峰内有九十九条通道,错综复杂,可说是一处天然的迷洞,要在其中找到一个人太过困难,所以便能暂得喘息。

何问天:所以不管怎样逃,只有进入九脉峰才有一线生机。

俏如来:没错。

长空长老:我们就任他在内中调息休养吗?

俏如来:并非如此,九脉峰内暗藏无数陷阱、毒虫野兽,以及极为难缠的瘴疠之气。一般人进入,绝无可能在内中生存超过三天。


【花园】

神蛊温皇:而这九十九条通道,只有一处入口,一处出口,分别在九脉峰的东面与西面,自东面进入,就只能由西面而出。中原、苗疆,必会在出口埋下必杀阵,九九归一,就是只有一个结局——两端异命,生死同关。


【百武会】

长空长老:史艳文进入九脉峰,对我们而言有极大的地利存在。

俏如来:是,所以先前我才只请牛峰前辈,领众伏杀。如今按时间推断,计划成熟,天时将至。何前辈,请你前往九脉峰与牛峰前辈会合,依计行事。

何问天:没问题!

俏如来:至于长空长老,则要麻烦你带人前往风云碑,准备为五方之战的第二战做见证。我则必须先处理黑白郎君合体之事。

长空长老:好。

俏如来:我们分头进行。

(三人分头离开)


【荒野】

千雪孤鸣:这次一定会被叫回去,回去要用什么藉口啊?嗯,先直接否认,与我无关……这招肯定是无效。天野那个小子太死心眼,认出我是正常,出卖我也是正常,而且这次啊,又是那个姐仔领兵,好像不管怎样说都脱不了啊。

藏镜人:你后悔救我吗?(站起)

千雪孤鸣:后悔?你是哪一只眼睛看到这两字啊!这两字是污辱我的人格、污辱我的尊严、污辱我的感情啊……

藏镜人:这样还需要什么藉口!

千雪孤鸣:对啊,凭你我兄弟这么多年来的感情,救你还需要什么藉口?哼。是讲,藏仔啊……你可还有办法向王兄解释一下?这样啊,相信这事情也不会闹到这种地步。

藏镜人:解释?哈哈哈!天允山上未审先判,再多的解释又有何用?藏镜人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苗王……他将会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

千雪孤鸣:哇,看来事情已经无可转圜了。我只担心,经过今天的事件,王兄恐怕会……直接下令叫我来杀你。

藏镜人:那就来吧!我等你!你救我一命,藏镜人还你一命又何妨!

千雪孤鸣:藏仔啊……

藏镜人:藏镜人这一生不曾求过人,但只求你一事。

千雪孤鸣:啊?什么啊?

藏镜人:帮我救出我的女儿,忆无心。

千雪孤鸣:救侄女当然是没问题,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藏镜人:不用,只要你答应,我就安心了。

千雪孤鸣:罗碧啊!你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一向不认命的吗?

藏镜人:藏镜人自会向天争命!(向前走)

千雪孤鸣:藏仔啊!藏仔啊!唉……你是不要想不开啊。

(藏镜人离开)

千雪孤鸣:唉,藏仔,这条路,我也只能帮你走到这里了。


【九脉峰外】

[遭逢追逼的史艳文,一路奋战,不觉之中被逼向九脉峰。]

(史艳文被众人追杀,燕驼龙与脚仔王途径此地,正好看到)

脚仔王:大仔啊,那个好像是史艳文呢!

燕驼龙:这还需要你说,还不赶快追!

脚仔王:喔。

(史艳文避开追兵,暂时坐下喘息,脚仔王与燕驼龙来到)

史艳文:嗯?啊……是龙兄。

燕驼龙:艳文啊!只要你没事就好了。现在全武林都在追杀你呢,你可知道我有多烦恼啊!

史艳文:啊,让龙兄你担忧了。

燕驼龙: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史艳文:继续逃命。

燕驼龙:不能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了吗?

史艳文:解释,只会让事情更为混乱。

燕驼龙:所以你就甘愿担罪吗?

史艳文:若能换取中原的和平,我甘愿。

燕驼龙:你怎么会这么傻啊!

史艳文:艳文该当为之。

燕驼龙:好啦好啦!既然那群没生眼睛的废物,一定要你的命,那本龙就先给他们好看!

史艳文:万万不可啊。

燕驼龙:为什么不可啊?他们只不过是听信了谣言,就将你对中原的贡献全部抹去,一心想要置你于死地。像这样的人,你还在为他们担心什么啊?

脚仔王:就是说啊,我脚仔王也看得气到受不了!

史艳文:啊……这一切,艳文甘之如饴。

脚仔王:啊?这么高尚的情操,我崇拜你!(扑到史艳文身上)

燕驼龙:闪一边啦!(扔走脚仔王)

脚仔王:唉哟喂呀。

燕驼龙:艳文啊,你这样我实在不放心,我决定要跟你结伴,免得你被别人欺负。

脚仔王:大仔、大仔啊……(抱住燕驼龙大腿)大仔,你要跟艳文结伴,这样我可不可以回去魔门世家?

(燕驼龙踩脚仔王)

脚仔王:大仔啊!很痛,快放脚!快放脚啦!

燕驼龙:什么回去,你也要一起来。

脚仔王:什么啊、不要啦……大仔,我会死呢。

燕驼龙:只要是为了艳文,死有什么好怕!

史艳文:龙兄,你的心意艳文明白,但艳文不能让你陷入危境。

燕驼龙:你这样说就是见外了,我们是兄弟呢!

史艳文:龙兄,你若因此有了万一,艳文怎能安心?

燕驼龙:艳文啊……

史艳文:龙兄有更重要的任务,必须替艳文完成。

燕驼龙:什么任务啊?

史艳文:就请龙兄代艳文照顾精忠与银燕。

燕驼龙:这……

史艳文:多谢龙兄了。另外黑白郎君一事,还烦请龙兄帮手,务必让其恢复,否则,将无人可以对付炎魔。

燕驼龙:我……

史艳文:龙兄,拜托你!

燕驼龙:好啦好啦,我等一下就走一趟灵界。艳文啊,你自己千万小心呢。

史艳文:我知晓,龙兄,你快离开吧。

燕驼龙:唉。

脚仔王:ByeBye!

(两人离开)

武者:那边找看看啦!

史艳文:啊……(赶紧逃走)

武者:(看到史艳文身影)找到了!别走!别走啊!别走别走啊!(众人追去)


【雷狩家外】

(雷狩正坐在屋外擦枪,邪马台笑与天海光流化光来到)

雷狩:嗯?西剑流,真是想不到,不过是输了一场,就被逼到这种地步了吗?

邪马台笑:你怎样讲,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雷狩:是要钉孤枝,还是车轮战,还是……两个一起上?

(天海光流向前,被邪马台笑阻挡)

邪马台笑:让俺来领教一下天下第一枪的实力!

天海光流:(笑,你在做什么,军师要我们一同出手。)

邪马台笑:就算身不由己,也让我保留一点尊严吧!

天海光流:(你若败,我就出手。)

邪马台笑:哼!不会有这个机会!

雷狩:小子,你们是最可怜的人种之一,无法拥有自我。

邪马台笑:老人家就是爱碎碎念,出招吧!

雷狩:那老朽,今天就教你们如何敬老尊贤。

(两人激战)

[斩马刀扫,力撼山川,燕戟灵动,游走自如。]

邪马台笑:不愧天下第一枪,真希望与二十年前的你交手。

雷狩:遇到二十年前的我,小子你就没站在此地说话的余地了。体验我的神枪一绝,分神入心!(两人交手)反应很快,有够格。

邪马台笑:换我了。邪炎怒斩!

雷狩:神枪一绝,游龙破日!

[刀炎怒啸如猛虎,单枪腾挪似游龙,一来一往,又是平分秋色。]

邪马台笑:这一战,真是痛快!

雷狩:可惜。

邪马台笑:可惜什么?

雷狩:可惜你这样的人,却留在这样的组织,做这样的事情。

邪马台笑:老人家凝神出招吧!

雷狩:那就痛快结束吧。神枪三绝,神穿灵台。

邪马台笑:三界刀雷。

[神枪啸动,引动劲流强烈震荡;刀雷飙闪,引发电流狂暴窜动。交会瞬间……]

(斩马长刀刺进雷狩身躯)

邪马台笑:遗憾,差了一寸两分。

雷狩:是吗?只差一寸两分啊……我没遗憾了。

邪马台笑:那就好,老人家,一路好走。

(两人离开,天降大雨)

雷狩:咳咳咳……天下第一枪,看不到你的表现,才是……才是我的遗憾。

[回空的孤燕,传来细雨的滋味,心中充满平静与安宁,一生的骄傲已足,指望燕,能永远自在遨翔。]

(雷狩持枪身亡)


【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楼主想与西剑流做何种的买卖?

百里潇湘:自然是对你我双方皆有利的买卖。

赤羽信之介:喔?楼主竟然专程送利益前来。

百里潇湘:对等的回报,相信赤羽大人也会有兴趣。

赤羽信之介:是吗?是否真符合西剑流的利益,尚不可知。

百里潇湘:还珠楼可以奉送一件消息做为诚意,任飘渺带走剑无极的目的,是因为西剑流的叛徒宫本总司,剑术之争。

赤羽信之介:这个消息的代价,是要西剑流对上任飘渺吗?

百里潇湘:如何对付叛徒,相信赤羽大人心中自有主张。不过,我相信也许贵流主,更有兴趣想了解详情。

赤羽信之介:你的盘算恐怕是算差了。

百里潇湘:绝无算差,这件事情只是利息,另一件消息对赤羽大人意义更大。赤羽大人心中所疑者,我皆能为你解答。

赤羽信之介:何种消息竟令楼主如此重视?

百里潇湘:先从近日风云碑五方之战说起吧,俏如来身为史艳文之子,史艳文已被视为中原叛徒,他如何能在短短期间之内,取得中原领导者的地位?在父亲面临危难的打击之下,他又如何在短期间内彻悟中原处境,孤身上西剑流说服炎魔,再开风云碑之战?这背后是否有耐人寻味之处?

赤羽信之介:你在暗示什么?

百里潇湘:暗示吗?我以为是明示了。

赤羽信之介:嗯?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认为,这个消息有多少价值呢?

赤羽信之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又要如何确认?

百里潇湘:那就要看赤羽大人,愿意交换的代价有多少了。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非是任人要胁之处。

百里潇湘:我自始至终皆是以利益交换为题。

赤羽信之介:说说你的要求吧。

百里潇湘:我的要求一开始就已说明。

赤羽信之介:这个要求未免太大。

百里潇湘:代价如果对等,可以再加一件做为支付。

赤羽信之介:喔?眼下也许有一事可以让楼主协助。


【灵界外】

莫前尘:嗯?人来了。

俏如来:独眼龙前辈首战凯旋而归,俏如来代中原向前辈致谢。

独眼龙:俺也是中原的一份子,本就是该做的事情。

俏如来:如今第二战将至,黑白郎君恢复之事,也要尽快进行了。

梁皇无忌:阵术布置已经准备妥善,随时可以开始。

俏如来:不知将布置于何处?

梁皇无忌:不归路是网中人与黑白郎君最为熟悉的地方,也是最好的地点。

俏如来:嗯。

(燕驼龙、脚仔王来到)

燕驼龙:俏如来,你也在这喔?

俏如来:是燕驼龙前辈。

莫前尘:灵友,为何前来?

燕驼龙:本龙是受某人的请托,特别来关心黑龙跟白狼的情况的。

俏如来:<父亲……>(暗暗握拳)

燕驼龙:现在正事比较重要啦。恢复黑白郎君的进度,不知道怎么样了?

梁皇无忌:现在有一个方式……(稍作解释)

燕驼龙:这样啊,引网中人前往不归路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脚仔王:大仔啊,这样好吗?那个网中人很恐怖呢!上一次,我们险险就要被他拆吃入腹了,这次再去,稳死的啦。

燕驼龙:还没做就想死,你想死,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啦!(拿出大锤)

脚仔王:不要啦,大仔啊,我不敢了啦。

俏如来:其实,引网中人的方法并不难。网中人一心要与黑白郎君决胜,只要让网中人知晓黑白郎君即将恢复,而且恢复的过程功力大减,他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杀掉黑白郎君的机会。

燕驼龙:散布消息就可以了喔?这还不简单?我叫脚仔王,四处去放一些风声就好了啊。

俏如来:我希望消息只传至网中人的耳中,因为此回的行动风险甚大,避免节外生枝,不宜张扬。

燕驼龙:这就真正有难度了,不过不要紧,本龙一定会将事情处理好。

俏如来:有劳了,而且期限只有三天的时间。

燕驼龙:好,我马上来办,到时等我的消息,再会啦。(与脚仔王离开)

独眼龙:俏如来,第二战出战的人选是何人?

俏如来:天下第一枪雷狩,我正欲前往天允山观战。

梁皇无忌:嗯,我先让白狼与黑龙前往不归路熟悉阵势与环境。

俏如来:好,那我先告辞了,请。(离开)


【西剑流大牢】

邪马台笑:俺来了。(提酒进入)

忆无心:有事吗?

邪马台笑:替你送酒。

忆无心:我不喝酒。

邪马台笑:那真是可惜,你失了一项人生的乐趣。(将酒倒杯中,递予忆无心)真的不喝?(忆无心摇头)哈。(自己将酒喝下)

忆无心:你心情不好。

邪马台笑:别乱讲!我心情很好。

忆无心:心情好,为什么一个人喝酒?

邪马台笑:你又不喝酒,你怎么知道一个人喝酒,是心情好还是不好?

忆无心:那你为什么不笑?

邪马台笑:哈哈哈。

忆无心:你的心情果然很不好。

邪马台笑:我懒得理你。(一人独自喝酒)

(天海光流来到)

天海光流:(你到底要怎样?)

(邪马台笑不回应,继续喝)

天海光流:(我不是照你的意思,让你一个人对付雷狩,你还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邪马台笑:够了够了!我一个人喝酒也碍到你们了!问题这么多!(起身欲离)

忆无心:啊,等一下。

邪马台笑:(停步)又怎么了?

忆无心:上次那个人……就是与史艳文长得一样的那个人,他后来怎样了?

邪马台笑: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是挂念这件事情?你很关心他?

忆无心:不是。我只是、我只是感觉对他很熟悉,就像是有一种牵绊。那种感觉,与我当初看到黑滤滤的时候,非常的相近,但多了一股亲切。就好像是……家人一样。

邪马台笑:哼!如果是抛弃自己的家人,你还存有奢望吗?

忆无心:我虽然没自己的父母家人,但我有照顾我长大的灵界同志,我有一见如故的好友黑滤滤。我相信每一个人,都需要亲情的支持,就算是你们也一样。

(邪马台笑一惊,神色黯然)

天海光流:(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邪马台笑:唉,其实啊,我们也不是像你想的这么残酷无情。虽然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很可怜,但有时候,知道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就像他!(指向光流)他的身世可是比你可怜很多啊。

天海光流:(啥?)

邪马台笑:你可知道为什么他说话,会这样不清不楚?其实,这背后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天海光流:(什么!)

邪马台笑:天海他,他的父亲无恶不做、杀人无数,在东瀛是一个受人憎恶的大魔头。所以,自小他就与父亲一同被人追杀,浪迹天涯、无处为家。

天海光流:(哪有这回事!)

邪马台笑:后来,在一场围攻当中,他的父亲死了,但是他的苦难才开始。父亲死后,他到处躲避,隐姓埋名,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日子,受尽饥寒。他不想报仇啊,他只想要活命,但因为他是魔头之子,所谓东瀛的正道怕他为父亲报仇,而想斩草除根。有一天,他终于被人找出,还被下毒,所以才变成哑巴。

天海光流:(你别乱讲!)

邪马台笑:终于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投靠了西剑流,找到了一个安身之所。交了几个朋友。要不然啊,不管他到哪里去,都会被人看不起。

(光流抓着牢门柱子,看向忆无心)

天海光流:(你别相信他!)

邪马台笑:你看,每次提起他的过去,他都十分的激动。

天海光流:(你——!)

邪马台笑:明明是一个什么都没做的孩子,就要因为父亲的缘故,不见容于世上,真是可怜啊。

天海光流:(邪马台笑……)

忆无心:(走到光流面前)被过往束缚住,是得不到真正的解脱,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是你,你的父亲是你的父亲,虽然你流着与你父亲同样的血,但你的人生,唯有你能决定。

天海光流:(我……)

(光流流下泪水)

忆无心:将你的痛苦哭出来吧,不要独自承受。

邪马台笑:你怎么能体会他的心情!换做是你,你会这么轻易就释怀吗?

忆无心:虽然,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人生,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如何面对。

邪马台笑:哼!与你们说话真是无聊至极!(气愤走出)

忆无心: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天海光流:(你别问了。)

(光流追着邪马台笑来到一处平地)

天海光流:(笑,别再喝了。)

(光流抢过笑手中酒坛)

邪马台笑:哈哈哈……光流,你是不是觉得俺真悲惨、真可怜?俺身为不老族一员,却因为父亲的作为,不但被族人流放,遭受唾弃,甚至还被人追杀。若不是加入西剑流,现在的我……(握拳)看到忆无心,就让俺想起自己的身世。虽然俺知道她说的对,但俺,就是无法释怀啊。

天海光流:(笑,放过自己吧。)

邪马台笑:哈哈哈……


【雷狩家门前】

(银燕来到雷狩家门前)

雪山银燕:<风云碑第二战将至,不知前辈目前状况如何?>(转身看到雷狩躯体伫立在风中)啊!前辈!(奔向雷狩)

[残乱的景象,染血的躯体,诉说着一场惨绝的战事。]

雪山银燕:啊……前辈!是谁?到底是谁!

[交手亦交心,短暂相处,情谊深厚,怎料转眼,却成天人永隔。]

雪山银燕:啊──(抱起雷狩躯体)前辈,雪山银燕誓要为你报仇,你安息吧。


【血色琉璃树】

俏如来:<不知那名前辈是否还在此?上回受他提点,竟是不及道谢,希望此回能再见他一面。>(看见血色琉璃树)啊!是血色琉璃树。(看见树后一蓝色身影)前辈!

冥医:(拨弄手中算盘)很可惜,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俏如来:啊,抱歉。

冥医:你是史艳文之子俏如来?

俏如来:是。

冥医:面色苍白,气息紊乱,动作略显迟钝,你内腑受创甚深,虽多次调养,却成效有限。拖着这副残败的躯体,你想强撑到何时啊?

俏如来:啊!

冥医:不用觉得讶异,我行医数十载,你的内伤我一眼便可看出。

俏如来:不知这位前辈怎样称呼?

冥医:叫冥医就好,冥是幽冥的冥,不是名人的名。你是来这找人的吧?

俏如来:是,冥医前辈可认得那位先生?

冥医:嗯,算是吧。

俏如来:可否请前辈替俏如来引见?

冥医:慢,你找他要做什么?

俏如来:一者为他上回提点之恩致谢,二者,现在中原有难,俏如来亦希望先生能伸出援手,共谋大举。

冥医:说谢是可以,但请他出手,你还是再斟酌吧。

俏如来:为何这样说?

冥医:这你就不用问了。

俏如来:那先生是否交托了任何事物,要给俏如来?

冥医:耶?你怎么会知道?

俏如来:只是猜想。冥医前辈既然在此,一见面又猜我就是俏如来,可见先生是在等我。在此处等我,又认识那位先生,俏如来斗胆猜测,是前辈受了那位先生之托,有事要叮嘱俏如来。

冥医:聪明,真是聪明。(取出三粒药丸交给俏如来)这就是他要我交给你的东西。

俏如来:三颗药丸?

冥医:这红黑白三粒药丸,功效各自不同,白色的吃了能活,黑色的吃了会死,红的吃了以后,是不死不活。现在都交给你了。

俏如来:让人生,让人死,还有不生不死的药丸。嗯,那位先生可有交代其他事情?

冥医:没了,就这样。

俏如来:那这三颗药丸的用途?

冥医:别问我,我不知,至于你要找的人,等你三颗药丸都用完,他就会出现了。

俏如来:嗯,多谢前辈。

[俏如来服下红色药丸,随即气走全身,催动药力。]

(俏如来吐出淤血)

俏如来:不用半刻,淤血散尽,内伤痊癒,果真千金之方,多谢前辈。

冥医:喂喂,你也太单纯了吧?我说什么你就信,你就没想过我是骗你的吗?我们今天可是第一次见面啊。

俏如来:前辈若有心骗我,就不会对我解说这三粒药丸的用途,只需一粒毒药便可。

冥医:那为什么吃这颗不死不活的药?

俏如来:晚辈虽然有伤,一时不会死,自然利用不到救生之丹;晚辈更无寻死之理,也用不到致死之药;这不生不死之方,就是伤而无性命之忧。前辈初次见面便提点晚辈伤势,不正是提醒晚辈,现在正是用药时机?唯有身体恢复,才能面对未来的变局。

冥医:哇,真的是让人目瞪口呆,思绪敏捷、聪慧过人。但想了解一个人、信任一个人,并不是这么简单。

俏如来:嗯?烦请前辈代晚辈谢过那名先生,俏如来非常期待再与他一见。

冥医:我会转达。

俏如来:多谢前辈。(转身离开)

冥医:(拨弄算盘)唉,为了人情,这次我亏大了。


【神蛊峰下】

宫本总司:泪,这是我唯一能成全你的方式,也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一件事情。宫本总司已经被你所杀,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找到自己的路,为自己而活。

(宫本总司走回,看见风间始与雨音霜) 

宫本总司:嗯?

风间始:是宫本大人,宫本大人,你终于回来了。(看见总司身上伤口)你怎么会受伤?

宫本总司:只是去了结一桩私事,你们为何待在外面?

雨音霜:还不是因为剑无极。

宫本总司:剑无极?

风间始:宫本大人,大哥他……(讲述)

宫本总司:嗯,他的情况比我预想的要严重,看来必须尽早找寻名医医治。

(银燕归来)

雪山银燕:啊!师父,你怎么了?

宫本总司:稍做调息之后,不会有生命之危。

雪山银燕:啊!那就太好了。

宫本总司:嗯?银燕,你神色有异,发生何事?

雪山银燕:是雷狩前辈……前辈他、已经身亡。

宫本总司:啊?怎会这样?

雪山银燕:现场有打斗过的痕迹,对方应是使用长刀,而且气力惊人。师尊,你与雷狩前辈是旧识,他可有这样的仇家?

宫本总司:雷狩隐世已久,应没此可能。

雪山银燕:莫非是与风云碑之战有关?

宫本总司:是,西剑流使用斩马长刀唯有一人——西剑流兵部,邪马台笑。

雪山银燕:就是师父曾经提过的邪马台笑?

宫本总司:是。

雪山银燕:哼!(愤怒离开)

雨音霜:雪山银燕!

宫本总司:让他去吧。


【九脉峰外】

众武者:史艳文你纳命来吧!杀啊!杀啊杀啊!

[史艳文为避中原围杀,逃入九脉峰中了。另一方面,被苗疆追杀的藏镜人,也逃至九脉峰内。]

赫蒙天野:人已逃入山洞,分成三队追入查探。

众苗兵:是!(进洞)


牛峰:何帮主也来了。

何问天:嗯,我带来俏如来计画,以及九脉峰的地形图。因为内中太过复杂,不宜妄动进攻,所以我们先在外面守株待兔,六个时辰过后,若是不见人出来,我们依地形图进入,格杀史艳文。


苗兵:(从洞内出来)禀赫蒙将军,这个洞穴之内地形复杂,又有毒瘴气,非常可怕。

女暴君:有何可怕?(手持地图走来)九脉峰是一处天然迷洞,易进难出,而且出入口只有东面一个、西面一个。虽然不宜大举进攻,但我们能等他出来。不过……本座已取得九脉峰的地图,罗碧若不出来,我们就入洞取他首级。


【九脉峰内】

[九脉峰之内蜿蜒崎岖,似如蚁穴,史艳文身在其中,渐渐失了方向。]

史艳文:<此洞千回百转,难辨方位,如此下去,何时才能走出此地?>

(史艳文发现石上地图)

史艳文:嗯?这是!地形图。

[正当史艳文专心研究地形图之时,一阵脚步声自远处接近。]

史艳文:(转头)啊!藏镜人!

藏镜人:史狗子!


【天允山】

[天允山上,迟迟不见雷狩现身,中原人士不由心急。]

武者一:奇怪呢,这天下第一枪,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现?难道他怕了吗?

武者二:雷狩可真的会来?

俏如来:嗯?长老。(走向长空长老)

长空长老:俏如来,你来得正好。你可有见到雷狩出现?

俏如来:长老何出此言?

长空长老:我们在此等候多时,还没看到雷狩出现。

俏如来:啊,怎会这样!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时辰将至,为何还不见中原出战之人?若天下第一枪再不出现,那这一战,便是由我西剑流不战而胜。

俏如来:时刻未到,不用军师操心。啊!难道……雷前辈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赤羽信之介:<现在发觉已太慢了,哈哈哈……>

[就在众人担忧的同时,决战时辰已至!]

赤羽信之介:时辰已至,风云碑第二战,由西剑流拿下。

(一道气劲扫入,直击邪马台笑)

赤羽信之介:嗯?

雪山银燕:(携啸灵枪进入)雪花伴孤云,山白不知春,银庄蜘蛛恨,燕城无情君。

邪马台笑:喔?是硬角的喔。


[怒怒怒怒怒,雪山银燕为雷狩之仇,怒上天允山。啸灵枪再度面对恶马斩刀,失控的银燕,能否力斗狂霸的邪马台笑?

是相同的面容,是不同的心境,是何种的立场?在九脉峰,再次相逢的藏镜人与史艳文,是一场的无情死斗,或是一场兄弟相认?还是抗天搏命的意外之局?

剧情即将进入精彩最高潮,欲知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十七集——光与影。]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