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1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013953294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十五集 泣血之泪

录入:小懒鹿
校对:叶清眉


【荒野】

[血红落日照黄沙,肃肃凄风卷残云,对立的双影各自怀愁。]

宫本总司:空无之境,冥月血煞,你真正做到了。

月牙泪:来吧,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战。

[断了心,绝了情,失了光明,心,却是未曾有的坚定。至亲、挚友,做下决择,就不许自己再迷惘。]

宫本总司:这招,将是我们的结局。喝——

[昔日的并肩,今日的对敌,森冷杀气取代热血情义,此招过后,胜者,是否真能无悔?]

宫本总司:神魔非我!

月牙泪:冥月血煞!

[忘情之招,绝然之姿,豁尽全力的一击,毫无反顾。极端过后,是更沉重的静寂。]

月牙泪:为什么,动摇?(重伤跪地)

宫本总司:对你,我无法绝情。啊……(血液爆体而出)

[血雾散,生命终,这场绝情之战,念情人注定失败。胜利,原该欣喜,但此刻,却成了压抑不住的苦涩。迈入黑暗的步伐,藏匿着不该存有的希望。]

月牙泪:总司……

(虽因伤重而站立不稳,但仍匍匐前行爬向总司的尸体)

[温暖的躯体,已失了生命的热度,纵是无眼,心伤仍化成血红泪雨,伴随着歉疚而落。]

月牙泪:你永远,是我的兄弟……望九泉之下再聚首。(艰难离去)


【西剑流之外】

[雪白身影决断前行,伤弱之躯不曾迟疑,顾守西剑流将士不禁疑问,一人,何以有万军之威?]

赤羽信之介:单枪匹马闯来西剑流,该说你有胆识,或是太愚昧?

(手势一出,众人围上,何问天射月弓蓄势待发)

赤羽信之介: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鲁莽!

俏如来:原来西剑流,不过是一个无胆无信的流派!

赤羽信之介:嗯?

炎魔幻十郎:你会因为这句话,付出代价。(化光出现)杀你,只在弹指之间。

俏如来:流主现在要杀人灭口,只怕太迟了。

炎魔幻十郎:嗯?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你现在所居之地可是西剑流的地界,最好注意你的言行。

(神田京一按剑)

何问天:谁敢动他?追星箭必取其命!

炎魔幻十郎:凭你?

俏如来:炎魔,你若无愧于心,又何必怕人说呢?

炎魔幻十郎:你不过是本座指上的蝼蚁,顷刻便让你灰飞烟灭,但你勾起本座的好奇心了。说吧,本座杀你,是灭什么口?

俏如来:为何破坏约定,进攻中原?

炎魔幻十郎:约定?哈哈哈……为什么我要对中原人守信?中原已如本座囊中之物,风云碑的进行与否,根本不重要。

俏如来:这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炎魔你心知肚明。你确实有实力,却不是最强!

炎魔幻十郎:哼,你要我踏平中原来证明吗?

俏如来:征服中原,是西剑流总体的实力,非你个人的实力。如果西剑流真能在五五对战之上,取得胜利,证明炎魔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证明西剑流每一位战将,都是超越中原的强者。风云碑,是西剑流征服中原最快的良策,这原本是你们的算计,但是——

炎魔幻十郎:但是怎样?

俏如来:但是你与黑白郎君交过手,你明白自己并无胜出的把握,更明白中原人才辈出,西剑流无法在风云碑取胜,所以,只能用阴谋算计,毁约群斗的方式,来取得中原。我说的是吗?

炎魔幻十郎:哼!(身上发出气劲)可惜本座打败黑白郎君那一刻,你已经无缘再见。

赤羽信之介:<不妙,不能让他再与流主深谈。>

俏如来:可惜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现在,我话已说完,你可以杀人灭口了。

赤羽信之介:允你,杀!(众人欲动手)

炎魔幻十郎:住手。

赤羽信之介:流主!

炎魔幻十郎:我知道你这种人,抱着梦想、奇迹出现,杀你,会让你死在自己的美梦当中。

赤羽信之介:<流主受激了。>

炎魔幻十郎:你想激我,是因为你将希望寄托在黑白郎君,认为他能打败本座,但本座乐于让你的美梦破碎。

俏如来:那就打败黑白郎君,证魔炎魔你自己才是真真正正的天下第一,证明西剑流的人才,远远驾凌在中原之上!

赤羽信之介:黑白郎君恢复之日遥遥无期,你想藉此来拖延时间吗?

俏如来:风云碑主战之时,我会让你们见到完整的黑白郎君。

赤羽信之介:哈,天下风云碑还有效力吗?

俏如来:风云碑既起,当然有其效力。

赤羽信之介:我主要对付黑白郎君,何必非要在风云碑之战?毫无意义的战斗,对西剑流无丝毫的利益。

俏如来:当然不同。流主私下决战黑白郎君,纵然得胜,武林中人是否清楚,是西剑流倾一门之力打败黑白郎君,还是炎魔个人的能为?

赤羽信之介:嗯?

俏如来:但是风云碑万人注目,以中原的领地为注,在天下英雄面前,炎魔独战黑白郎君,彻底破灭中原的希望,或者被中原的希望破灭。在那之间的差别,需要我解释吗?

赤羽信之介:但担保人史艳文已经不在,我们怎能相信你们的承诺?

俏如来:这个意思是,只要有人担保,你们就会遵守约定?

赤羽信之介:你们还能找出,比史艳文更有力的背书人吗?

俏如来:单独一人的话,没有。但是我有更具公信力的东西——(取出同意书)这是百武会与中原各派门,共两百零七位掌门的联署同意书,可以吗?

赤羽信之介:(震惊)这……<俏如来身为史艳文的儿子,竟在事情爆发之后还能得到信任……>

俏如来:西剑流之主,风云碑之战,你们有胆识继续吗?

炎魔幻十郎:这就是你的目的吗?猖狂的小子!喝——(袭向俏如来)

何问天:俏如来!

[眼见炎魔掌袭俏如来,何问天一箭化三,急施援手。炎魔掌势狠勇无匹,俏如来却丝毫不为所动。]

(炎魔掌气在接近俏如来的一刻偏移)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好气魄,我允你的挑衅。后日天允山上,风云碑第一战照常进行,哈哈哈!(转身离开)

俏如来:流主且慢!

炎魔幻十郎:嗯?

俏如来:做为交换承诺,西剑流是否也该交予信物,做为背书证明?

炎魔幻十郎:赤羽。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离开,赤羽将信物交出)

赤羽信之介:你冒险而来,舌灿莲花,终于达到目的了。

俏如来:多谢军师,请。(离开)

赤羽信之介:<史艳文之子,俏如来,非是池中之物。>


【荒野】

[荒野之上,黑白无常索命,森然杀机垄罩。再遇围杀,面对还珠楼诡异杀手,藏镜人凝神应战。无常剑,无常刀,默契天生,一守一攻,一往一返,配合无间,加上飘忽的身法,逼得藏镜人难以反击,步步闪退。瞬间,计由心生。]

(三人激战,藏镜人击伤其中一人)

武者一:剑!

藏镜人:这种身法,藏镜人还不放在眼内。

武者一:黑白无常誓要勾你入地狱,无常地狱火!

武者二:无上阎罗威!

藏镜人:爆雷狂涛!

(两杀手爆体而亡,藏镜人伤口不断渗血)

藏镜人:已受我一掌所创,竟还有此威力。未杀史艳文之前,这地狱,我还不想要去。


【树林】

[暗袭眨眼到来,刹那间,便是生死一线。]

(两人欲偷袭史艳文,史艳文一掌将桑姑推至养蚕人面前)

养蚕人:史艳文,你好深沉的心机。

史艳文:艳文十分爱惜自身性命,所以无法将命卖与还珠楼杀手。

养蚕人:你如何看出破绽?

史艳文:在我欲探脉之时,察觉老婆婆的呼吸与心跳,不似虚弱者该有。

养蚕人:哼,马上解开采桑姑身上的禁制,否则,你将要毒发身亡。

史艳文:嗯?(抬手,掌心发黑)

史艳文:你竟然在自己同志的身上抹毒?

养蚕人:采桑姑不畏此毒,此毒却会先攻入你的心脉,然后慢慢腐蚀你的五脏六腑,一入心脉,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采桑姑:养蚕人,不用救我,能换得史艳文一命,已十分值得。(无法动弹)

养蚕人:女人闭嘴,说什么废话啊。史艳文,你换或不换?

史艳文:此毒并不难解,史某有幸,曾经得到药神赠送的一颗药丹,只要不是天下三大奇毒,都能解之。

养蚕人:啊,你竟然有药神的解毒丹!

史艳文:是,不过,我仍愿意替采桑姑解开禁制,换取解药。(解开采桑姑禁制)

采桑姑:史艳文,你……

养蚕人:我们虽是杀手,但也懂得信义。(取出解药,史艳文服下)

采桑姑:你既不怕毒,方才便有机会杀了我们两人,你为何不杀?

史艳文:杀人,徒添罪孽,也不是解决事情的好办法。

养蚕人:杀不了你是我们技不如人,你走吧。

史艳文:多谢,再会。(离开)

采桑姑:养蚕人,这样我们要如何向楼主交代?

养蚕人:只是一次任务失败,楼主应该不会怪罪。

采桑姑:希望如此。

养蚕人:走吧。

(两人欲离开,被剑式抹喉)

养蚕人:流光一剑……(两人倒下)

流光一剑:任务失败,唯有死。(收剑)


【神蛊峰下】

剑无极:贼人!(醒来,神态疯狂,抓住风间始)

风间始:大哥……大哥,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始啊!

剑无极:(恢复神智)始……

风间始:对,是我始,是我始啊!

(剑无极坐下,看着风间始)

风间始:大哥你认得我了吗?从小时候,是你用这双手,牵着我、护着我,比划着每一招、每一式,将东剑流的剑术一一传给我。一开始,你怕我不小心伤了自己,也是用这双手,削了一支木刀给我用。

(雨音霜来到)

风间始:人人讲我资质差,你也常常骂我笨、骂我憨,但是……你还是很有耐心的教导我,你虽然不曾夸过我,但只要我有所进步,我看得出来,你甚至比我还高兴。记得十岁那年,我不小心将父亲的宝剑弄断,你拼命护在我的身前,不让我挨到父亲的鞭打,那一次,你陪我在屋外跪了一天一夜,结果,你发烧昏迷,醒来,还一直替我向父亲求情。大哥,你记得吗?

(剑无极脑海中浮现山洞中任飘渺断风间始手足的画面)

剑无极:手,断了……足,断了……救不了,我救不了啊!(无力跪地)

风间始:大哥,我们是真正的兄弟,是永远断不了的手足。我被西剑流控制的那段期间,我感觉,好像是身置一片灰色的世界之中,我可以看到外面彩色的世界,却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可是大哥,我仍然一直记得你,记得你曾经教过我的一切,我也相信你一定还记得我,记得我这个小弟。是不是呢?大哥!

剑无极:小弟?……始。

风间始:我是,我是始啊!

(剑无极大喊一声将风间始打飞)

风间始:啊!

剑无极:你竟然杀了始!该死啦!

风间始:大哥!

(霜救走风间始)

剑无极:可恶啊!神田京一、任飘渺!纳命来!

风间始:大哥,大哥!为什么……大哥,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认得我了?我真的救不了你吗?啊……

雨音霜:<兄弟、姊妹……>


【灵界】

莫前尘:追查了几条线索,却仍查无离尘石的讯息。

梁皇无忌:也许时机未至,爱灵灵扭转了月牙岚的命运,是以自己的命为代价。而我们要挽救爱灵灵之命,便需要天意赐予契机。

莫前尘:嗯?灵友来访。

(打开结界,独眼龙、黑龙、白狼进入)

莫前尘:你们三人同来,还真是特殊的组合。

独眼龙:事关黑白郎君。(讲述)

莫前尘:竟是因网中人而激出原有的记忆。

独眼龙:所以俺认为,再一次让他们两人合体,应该能顺利恢复黑白郎君。

梁皇无忌:我先问一事,黑龙未恢复意识之前,你们两人曾经短暂性合体,当时是在与敌人对战的情况之下,但是否白狼的意识为主导?

白狼:没错。

梁皇无忌:当黑龙自主的意识显现,是否就再度分离成两人?

黑龙:是啊,几次都是这样。

梁皇无忌:这便是问题所在。先前你们无法真正成为一体,原本在于两人意识,无法形成共同的频率,只要能达到一致,就能逐渐融合。但是,现在黑龙自我意识恢复,你们可说是形成两个独立的意识体,就算有了共同的意识,要合成一体,却是难上加难。

白狼:你这段废话等于没讲!为什么现在有了共同的意识,又不能合体?

梁皇无忌:你们的意识分离不于一般,更何况,你们是善体与恶体之分,两极相斥,这个道理应该不难明白。

独眼龙:灵友之意,是两人的意识独立,会演变成本能上的互相排斥。

梁皇无忌:正是。

莫前尘:嗯?今日访客不少。

(打开结界,俏如来、何问天进入)

俏如来:诸位前辈,打扰了。

独眼龙:俏如来,俺正好有事找你。

俏如来:龙义士可是想问家父史艳文之事?

独眼龙:没错,你……

俏如来:抱歉,家父之事俏如来心中已有定论,龙义士若愿意相信我,就毋庸多说其他。

梁皇无忌:<嗯……直接、果断、气韵凛然,俏如来已有领导者之风范。>

独眼龙:好,俺信你,有任何需要,俺都可以协助。

俏如来:啊,俏如来由衷感激。

莫前尘:你负伤前来灵界,必有要事。

俏如来:是,炎魔已应允再开天下风云碑之战。

梁皇无忌:以一己之力,让中原各派信服,再游说炎魔,你用心良苦。

俏如来:此乃俏如来本所当为,如今风云碑之战再启,中原一方正需要五名人选应战,俏如来在此恳求梁皇、独眼龙、何问天三位前辈为中原而战。

梁皇无忌:我们三人自是义不容辞,另外两名人选呢?

俏如来:之前天下第一枪雷狩早已留名,关键却是最后一名人选——黑白郎君。

黑龙:我们也是为恢复而来,但依方才梁皇所言,我们两人要恢复成完整的黑白郎君,有很大的困难。

俏如来:有困难,并不代表不能,梁皇前辈相信已有方法。

梁皇无忌:方法确实有,但危险性很高。

白狼:废话少说!怕死的就不是黑白郎君!快说!

梁皇无忌:网中人。(众人惊)你们两人已成独立的意识,善恶相斥是天性,所以要找出能让意识高度相合的契机。

俏如来:要让两个意识高度相合,就要找一个在黑白郎君心中,最在乎的人事物。

梁皇无忌:对黑白郎君而言,网中人是永远的宿敌,最能激起两人共同的刺激。

白狼:哈哈哈!这个方法我喜欢!

梁皇无忌:激出共同的意识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你们两人必须同时提取体内的真元,来让你们各自的意识融合。

白狼:这样要如何与网中人对战?

梁皇无忌:无法对战。

白狼:嗯?

梁皇无忌:这段时间,我们三人都是无防备的状态,任何人闯入,都能轻易取我们的性命。

黑龙:这……

梁皇无忌:我会设下一处封闭的结界,施以全功撑住阵术,直到意识完全融合……

莫前尘:那你有算过,两极意识排斥之时,所产生的力量吗?你有算过,若护法者守不住网中人,或其他人趁虚而入,你如何撑住?这根本就是在送死!

俏如来:外围护阵就交由我来负责。

莫前尘:我并不是反对,但是这个术法要提高成功率,就要选一个地形、环境,最接近网中人的所在。这就表示,那个环境,将是最有利于网中人的战场。

黑龙:这……

梁皇无忌: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外围既有俏如来相助护阵,那结界之内,能否请二师弟助我一臂?

莫前尘:你们都已经决定,我能说什么?

俏如来:外围护阵我会安排妥善,必不让任何人打扰。风云碑之战在即,此事可否暂且订在三天后进行?

梁皇无忌:可以。黑白郎君当是排在最后,那第一战出战的人选是谁呢?

俏如来:西剑流第一战所派出的,是神田京一。我想,是让独眼龙义士进行第一战。

独眼龙:没问题,神田京一我与他交过手,就由俺的金刀来拔头筹。

俏如来:相信独眼龙前辈必能得胜而归,俏如来另有要务处理,恕我无法前往观战。

独眼龙:安心等俺的好消息。

俏如来:另有一事,俏如来想向梁皇前辈请教。

梁皇无忌:请说。

(俏如来详述)


【还珠楼】

百里潇湘:消息传回,两组人马的任务皆已失败,温皇的计算,似乎有了差错。

神蛊温皇:史藏两人都是强弩之末,战力差别,是谁该检讨呢?

百里潇湘:还珠楼的杀手虽有实力,但并非全受我规划,没利益的买卖,我只能动用自己的人手。

神蛊温皇:或者楼主应该派出更有实力的人。

百里潇湘:嗯?

神蛊温皇:楼主迟疑了,是付不起这样的代价?

百里潇湘:非是付不起,而是这样的牺牲是否值得?

神蛊温皇:那就等任飘渺重回还珠楼之时,代楼主再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百里潇湘:这次的失败,让我开始思考这个计划的可能性。

神蛊温皇:不相信我,此事便作罢,我一向不强人所难。

百里潇湘:神蛊温皇之能,我岂会不信?也许可以由我亲自动手,避免损伤过大,同样又能达到必杀的目的。

神蛊温皇:那我当然要预祝楼主马到成功。

(幻幽冰剑出现)

百里潇湘:喔?有消息。嗯……

(幻幽冰剑将一封信交予百里潇湘后离去)

神蛊温皇:此时传来消息,必是大新闻了。

百里潇湘:俏如来与炎魔达成协议,重开天下风云碑。

神蛊温皇:嗯?哈哈哈……妙啊,想不到俏如来竟然能将局势引导至此。意外,真是使我意外,让我不禁想看赤羽当时的表情了。

百里潇湘:这就是你说的第三个方式?

神蛊温皇:没错,天下风云碑之战,以中原方土为赌,划分五方挑战,胜方将得到中原部份的领地。无论是中原或是西剑流,甚至苗疆,皆会关注在战斗胜负之上。若楼主能胜出一方,取得领地做为筹码,将之与中原、苗疆,甚至西剑流交易。

百里潇湘:所以只要取下一胜,用此领地换取任飘渺的人头吗?

神蛊温皇:任飘渺虽为天下第一剑,但挡得住炎魔、整个中原、整个苗疆的追杀吗?

百里潇湘:就算他有冲天之能,也要疲于奔命。

神蛊温皇:然也。

百里潇湘:这第三种的局势已成,还珠楼确实能有所得,那温皇精心盘算的利益,又在哪里呢?

神蛊温皇:左右胜负的感觉,不是很有趣吗?

百里潇湘:喔?那在胜负之外呢?史艳文与藏镜人,杀,或不杀?

神蛊温皇:他们仍在楼主掌握的胜负之中。

百里潇湘:嗯,风云碑之战为关键,我也不打算再继续派出人力追杀两人,倒不如将两人的行踪泄出,还珠楼就亏本一次,卖人情吧。

神蛊温皇:高明。局已成,计已订,接下来就看楼主如何妙招落子,神蛊温皇拭目以待,请了。(离开)

百里潇湘:<神蛊温皇,你的盘算真有如此简单吗?先诱我追杀史藏两人,现在又利导我参加风云碑之战,你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百武会】

长空长老:俏如来,你回来了。

牛峰:怎么只有你一人,何帮主呢?

俏如来:我另有要事拜托何前辈,他已经先去处理了。

长空长老:去西剑流交涉的结果如何?

俏如来:风云碑之战将如实举行。

武者一:俏如来真正让西剑流认了风云碑之战,这下中原武林有救了!

武者二:那第一战在何时举行啊?

俏如来:明日。

牛峰:明日?这也太过仓促了,何帮主不在,我们该派何人出战呢?

俏如来:前辈不用心急,独眼龙义士已答应出战,第一战我们势在必得。

武者一:你能保证独眼龙一定会赢吗?万一到时西剑流又使什么下流的手段,又该怎么办?

俏如来:甲子名人帖上皆是武林精锐,众人应更有信心才是。

牛峰:说得也是,若连他们也胜不了,那谁能呢?

俏如来:现在就请诸位将这个消息告知众人,顺便统合各方势力,以便调度。

武者一:好,我们现在就来去!

武者二:好啦,现在来!

(众人离去,三清道长也欲离开)

俏如来:道长请留步。

三清道长:什么事情啊?

俏如来:晚辈有一事要与道长商议,请道长随我来。

(两人进入室内)

俏如来:道长与西剑流的关系,我已明白了。

三清道长:你在胡说什么?我与西剑流哪有什么关系?

俏如来:明人之前不说暗话,其实我此次前往西剑流,表面上虽是商谈风云碑之事,事实上是向西剑流投诚。而何问天也让我献给西剑流,做为归顺的诚意,否则以何问天的个性,怎可能轻易放过第一战?

三清道长:俏如来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俏如来:为了让父亲存活,我也只能加入西剑流。

三清道长:别在我的面前演戏,你若真加入西剑流,又怎会推动风云碑之战呢?

俏如来:应下风云碑之战,不过是为了松懈百武会的戒心,军师大人已有所安排,今晚就要一举歼灭百武会。

三清道长:我要将这件事情告知众人!(欲离)

俏如来:道长请看,(取出西剑流信物)此物乃军师亲托。

三清道长:这……<确实为西剑流之物。>你说的可是真的?

俏如来:千真万确,绝无虚言。今晚,请道长带人在燕河河畔等我,顺便联络天恒君前来会合。

三清道长:你连天恒君的事情也知道?

俏如来:这是军师大人的吩咐。

三清道长:既是军师大人的吩咐,那本道必会达成。

俏如来:麻烦道长了,若天恒君有所疑虑,就请道长以此牌做为信物。(将信物交予三清道长)

三清道长:本道这就去联系天恒君。(离开)


【西剑流】

(月牙泪进入)

赤羽信之介:泪!你的眼睛——!

神田京一:啊?怎会?

炎魔幻十郎:任务完成了吗?

月牙泪:是。

炎魔幻十郎:做得好,这次你总算没让我失望。

月牙泪:流主,宫本总司已死,流主是否能放过月牙岚?

炎魔幻十郎:喔,你还真是挂心你的小弟。

(炎魔突然出掌打飞月牙泪)

[无预料的一掌,重创月牙泪!]

月牙泪:呃!

赤羽信之介:流主!

炎魔幻十郎:闪开!(击退赤羽)荒魂枯血断脉。(打中月牙泪)

(赤羽欲上前,祭司拦住)

月牙泪:流主……为什么……?

炎魔幻十郎:功不抵过,你已经让本座失望太多。

神田京一:<月牙大人。>

柳生鬼哭:<炎魔幻十郎。>

(赤羽信之介暗自握紧拳头)

炎魔幻十郎:看在你成功杀了宫本总司,本座就送你痛快上路!你不用担心你的小弟,凡是背叛西剑流的人一定要死,宫本总司是,月牙岚也是!

月牙泪:啊?!

(炎魔杀死月牙泪)

赤羽信之介:泪!

(柳生、赤羽、神田三人欲接月牙泪倒下身躯,被炎魔震开)

炎魔幻十郎:再靠近一体同罪!将尸体弃之校场,用以为戒!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风云碑出战的人选已定了吗?

赤羽信之介:第一战,将派出暗部,神田京一。

炎魔幻十郎:嗯。(神田上前)取下胜利,让中原明白我西剑流之威!

神田京一:是!


【燕河河畔】

(天恒君等在河畔,三清道长率领武者来到)

天恒君:啊,道长啊,是什么事情这样紧急的要找我?

三清道长:今晚,我们要一举歼灭百武会。

天恒君:啊?真的吗?道长啊,你打算要怎么做?

三清道长:俏如来已经计划好了,现在只要等他来,我们就能行动。

天恒君:俏如来?道长,是对还不对啊?俏如来怎么有可能帮助我们消灭百武会啊?

三清道长:你应该知情史艳文被追杀的事情吧?俏如来为了保住史艳文,已经加入西剑流了。

天恒君:这、这可是真的?

三清道长:此事千真万确,他不但替西剑流除掉何问天,连消灭百武会的计划,也是军师交代他处理的……(取出西剑流信物)这就是军师交给俏如来的信物。

天恒君:嗯,这确实是西剑流的令牌。

三清道长: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天恒君:哼,这个俏如来,之前还一副清高的模样,到最后还不是投靠西剑流了。

(俏如来来到)

三清道长:俏如来,你来了。

俏如来:道长,让你久候了。

天恒君:俏如来啊,既然你已经归顺西剑流了,那今后我们就是同志了。(伸出手)之前的事情你就当做是误会一场,以后我们就好好合作,共同为西剑流尽力。

俏如来:嗯,真是辛苦你了。

(俏如来与天恒君握手,趁机将符纸贴在他身上)

天恒君:啊以后都是同志,别这么说啦。

俏如来:——我终于能为云前辈与众人报仇了!

(百武会众人一拥而上)

三清道长:啊?何问天,你没死?!

何问天:该死的人是你!

[射月弓三弦满张,追星箭疾走如雷,三清道长运掌抵抗,却闻一声哀号。]

三清道长:啊!(被追星箭穿身爆体而亡)

武者一:啊、道长!道长啊!

何问天:接下来,轮到你了。

天恒君:别杀我、别杀我啊!

武者二:可恶,杀啊!

牛峰:今日你们谁也走不了!

[俏如来巧布妙计,一干叛徒无所遁形,全数被歼灭。]

长空长老:畜孽,老纳今日定要了结你的罪行。

天恒君:你们不要逼我,不要逼我啊!喝——

(天恒君欲变魔身却失败)

天恒君:怎么会这样?(俏如来默念咒文,之前贴在天恒君身上的符发挥效用)这是……

俏如来:万圣天华,逆体封魔,敕!

天恒君:(飞出)哇!你你你……

俏如来:意外吗?

(天恒君欲逃)

何问天:走哪里去!

天恒君:哇!(被追星箭击中落水)

长空长老:众人顺着此河搜索,生要见人,死也要见尸。

众武者:是,追啊!

牛峰:真是想不到,三清道长竟然会是西剑流的奸细。

长空长老:若不是俏如来及时发现,我们还不知要被他瞒骗到何时。俏如来,你没事吧?你身上的伤未痊愈,可有影响?

俏如来:多谢长老关心,晚辈没事。

牛峰: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风云碑之战还需要你来排策。

俏如来:但天恒君……

长空长老:老朽会派人处理,你先将身体养好才是重要。

俏如来:多谢长老。

何问天:我陪你。(两人离开)


【西剑流?校场】

鬼夜丸:师尊对流主的行为有什么想法?

祭司: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鬼夜丸:徒弟只是觉得,月牙大人死得有一些冤枉啊。

衣川紫:祭司不觉得流主过份了吗?

邪马台笑:唉,做人的手下,总是要吞忍一些。

衣川紫:可是,连四天王的月牙大人都是这种下场,那我们……

夜叉瞳:害怕的话,就不要再失败了。

衣川紫:哼,你以为你很安全吗?

神田京一:现在最该担心的人,应该是我吧?

邪马台笑:打赢不就可以了?

神田京一:月牙大人不也赢了?

柳生鬼哭: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他复生。

祭司:你这是在质疑流主吗?

邪马台笑:俺觉得鬼哭说的没错,流主回来之后,大家都一直提心吊胆,日子过得不比以往舒适。

祭司:为了西剑流的霸业,这是必要的牺牲。

柳生鬼哭:那也包含无理的对待吗?

衣川紫:对流主来说,我们到底算什么?

鬼夜丸:就算只有师尊,也能带领西剑流一统天下,根本就不需要……

赤羽信之介:住口!对西剑流来说,忠诚就是一切!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

邪马台笑:这个时候还说什么忠诚?月牙泪死了,你一点都无所谓吗?

衣川紫:你认为月牙大人之死,最伤心的人是谁!

赤羽信之介:紫!

衣川紫:……是,信之介大人。

赤羽信之介:没了纪律,没了服从,缺了忠诚的西剑流还剩下什么?!全部退下!

(众人退下)

祭司:赤羽,月牙泪一再失败,惩处是必要的。

赤羽信之介:我能明白,但泪终是杀了总司,罪不及死……

祭司:流主必须建立他的威信。

赤羽信之介:这种做法,只会让军心动摇。恩威并济,流主才能拉拢人心。

祭司:我会向流主进言,你退下吧。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司:一路跟随,有事吗?

柳生鬼哭:你还认为,炎魔是值得效忠的君王吗?

祭司:鬼哭,小心你的言词。

柳生鬼哭:今天是月牙泪,明天呢?之前他甚至还伤了你!

祭司:这一切都是为了西剑流。

柳生鬼哭:你真认为,这样是对西剑流最好的?

祭司:炎魔是最强的战神,他能领导西剑流登上顶峰。

柳生鬼哭:但他却不是一个好的君王,你真要这样沉迷下去吗?

祭司:鬼哭,这是我长久以来的心愿,这些牺牲都只是为帮助流主站上顶点。

柳生鬼哭:再这样下去,我怕会对你造成伤害,守,放下这一切吧!

祭司:你要让我多年来的心血化为乌有吗?鬼哭,你说过会永远支持我。

柳生鬼哭:我明白了。


【苗疆巫家庄】

(一人坐在院内喝茶,藏镜人进入)

藏镜人:巫商,还记得我吗?

巫商:当然当然啊,罗碧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有可能不记得?当年经商至苗疆,有罗碧大哥替我打点,现在巫家庄能小有成就,大半都是罗碧大哥的功劳。

藏镜人:今日来此,是要你助我。

巫商:罗碧大哥的事情我义不容辞。大哥啊,你神情憔悴,看来是奔波好多天了,我先带你到后院休息,其他稍后再谈也无妨啊。

藏镜人:也好。

巫商:大哥请……(藏镜人向前走几步)大哥,请你永远留在此了。(亮刀,背后刺向藏镜人)

藏镜人:(避过)你!

(众人苗兵出现围住藏镜人)

巫商:为了巫家庄的未来,苗王的命令,我不得不从。杀!(众苗兵杀向藏镜人)

藏镜人:该死啦!

众苗兵:杀啊杀啊!杀啊杀啊!

[连连受到背叛,藏镜人满心怨恨,怒掌连番而出,毫不容情。]

巫商:你你你……我是……

藏镜人:是兄弟嘛!

(出掌,巫商爆体而亡)

藏镜人:哈哈哈!哈哈哈!背叛者,永远没有解释的空间!(离开)

[满地尸骸,血骨堆叠,映在眼中,竟已无任何感觉。淌血的伤口,是再度破碎的希望。]


【荒野】

(一男子躺在树上)

冥医:等啊等啊~茫啊茫~想不到这个地方,竟然有十年一花的百蓉草,运气啊。

武者一:是史艳文,史艳文在那里!(声音传来)

冥医:嗯?有人声,看来……


武者一:快追啊,千万不能让他跑掉啊!

武者二:史艳文你已无路可逃,纳命吧!

[史艳文不忍动杀,对手却是毫不留情。]

(众人交手之间,不慎踩到百蓉草)

冥医:唉啊,我的百蓉草啊!以为捡到宝,害我白等了好几天,将我宝贵的光阴还来!将我宝贵的青春还来啊!……你们,罪不可赦!

(冥医将追兵都给打伤)

武者二:唉哟,我的我的手断掉了,我的手啊。

武者一:我的我的脚不会走了啦。

冥医:哼,这是惩治你们不识珍宝,毁了十年一生的百蓉草的代价!

史艳文:这位壮士,多谢。

冥医:等一下,还未轮到你。

(冥医走向武者二)

武者二:你你你、你想要做什么?别靠近我,别再打了啦。

冥医:依我的观察啊,你的手断了。

武者二:废话喔,是你打断的啊。

冥医:小伤,很快就会好了。

(冥医帮众人接骨疗伤)

冥医:嗯,这样就可以了。至于医药费,一人收你三两就好。

武者二:啊?什么啊,还要收钱喔?

冥医:当然啊,我是医生耶,我的原则是办事收钱,绝不能白医。

武者二:你打伤我们,又强迫我们给你医治,医完又强迫跟我们收钱,你到底是医生还是土匪啊?

冥医:那再打断一次好了,当做我没医!

武者二:不要啦不要啦,给你钱啦,我们给你钱就是了。

(忽然史艳文内伤发作)

冥医:现在换你了。你有内伤在身又强行运气,想找死也不用这样着急吧?来,坐下。

史艳文:嗯。(坐下,冥医为其疗伤)

冥医:调息一周之后再将药丹服下,你的内伤就能恢复五成。

史艳文:多谢你。

武者一:像他这种人,救他做什么?

武者二:对啊,史艳文是中原武林的叛徒,你应该要杀他除害才是啊。

冥医:喔?你是史艳文?

史艳文:正是。

冥医:嗯……

(冥医拿出算盘,飞快计算:37944482)

冥医:哈,这下欠多了。私人诊疗费五百两。

史艳文:啊、这……

冥医:我明白你现在处境困难,你可以先欠着没关系。这药可以治疗外伤,算我特别优惠。(递药)

史艳文:多谢先生。

冥医:叫我冥医就好。这些人我会处理,你先离开吧。

武者二:史艳文啊,你是走不了!

武者一:现在武林都在追捕你,你无处可逃啊!

(冥医拿药布贴住众人嘴巴)

冥医:有够吵。放心,身为一名大夫,我是不会杀病人的,而他们,也伤不了我。

史艳文:大恩大德,艳文来日必当回报。

冥医:只要记得将诊费给我就好了,你快走啦。

史艳文:多谢。(离开)

冥医:好了,现在……(取下众人嘴上布贴)一个人十一两,请付现。

武者二:不是说一个人药费是三两,怎么变十一两啊?

冥医:没错啊,一个人的药费是三两,加这张贴布一两,还有七两是我救史艳文的费用。

武者二:等一下等一下,为什么你救史艳文我们要付钱啊?

冥医:因为史艳文是公共财产,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我说吗?

武者一:什么公共财产啊?

冥医:只要史艳文一个人活着,就可以救很多人,我救了史艳文,等于救了那些人,所以每一个人都要付钱。

武者二:哪有这种道理?

(一阵白光,钱袋瞬间到冥医手中)

冥医:嗯,刚刚好。现在天下人还欠我,三百七十九万四千四百四十七两。(离开)


【苗疆王宫】

苗王:什么!又被罗碧脱逃?派出如此多的兵力,竟然连一个叛徒也处理不了,你们是怎样办事?!

(一苗兵领着幻幽冰剑进入)

苗兵:禀王上,此人来自还珠楼,说有罗碧将……叛徒的行踪消息。

苗王:还珠楼?要拿藏镜人的消息与孤王做买卖吗?

幻幽冰剑:非是买卖,是合作。行踪本楼提供,代价,藏镜人与史艳文之命。

苗王:我倒是不知,还珠楼与罗碧有恩怨。

幻幽冰剑:这点,是楼主之事,身为部属,不知情,也不用知情。

赫蒙少使:还珠楼是将苗疆当成杀人刃了吗?

幻幽冰剑:双方互惠。

苗王:好个互惠,但本王要如何相信?

(幻幽冰剑拿出资料交予苗王)

苗王:喔?竟事史艳文与藏镜人,连日来出没的路线图。很好,还珠楼确实十分的诚意,本王应下了。

幻幽冰剑:静待苗王佳音。(离开)

女暴君:王上,接下来的行动,可否让我来指挥呢?

苗王:你想怎样做?


【百武会】

(俏如来与众人围着一张地图)

俏如来:根据还珠楼所提供的消息,他们曾经在此处发现史艳文的踪迹,而何帮主则是在此处与史艳文交手。依这两处位置判断,可以推断史艳文是往这个方向逃逸,只要我们在此布下重兵,就能将他逼向西方。

长空长老:西方,那不是苗疆的地域吗?

俏如来:没错,就是要将史艳文逼向苗疆。

(银燕来到)

雪山银燕:大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俏如来:我正在布计,准备诛杀史艳文。

雪山银燕:大哥,你疯了吗,他可是我们的父亲啊!

牛峰:史艳文与藏镜人联手瞒骗众人,还将中原出卖给西剑流,他甚至还对俏如来下杀手。这种奸佞小人,怎配做你们的父亲呢?

雪山银燕:此事我已听说,我不相信父亲会做出这种事情,这其中一定有内情。大哥,父亲的为人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

俏如来:银燕,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但现在我们还有正事要谈,请你不可打扰。(与众人继续)苗疆方面也在全力追杀藏镜人,所以他们一定会往中原推进,只要将史艳文逼往苗疆,在两方夹击之下,不论是史艳文还是藏镜人,都不可能轻易脱逃。此法一来,可以预防苗疆藉机入侵中原,二来也能与苗疆形成包围网,到时史艳文就犹如釜中鱼,插翅难飞。

(银燕翻桌)

何问天:俏如来!

俏如来:关于这个计划,还有任何问题吗?

(众人摇头)

俏如来:那就麻烦众人依计行事,此处交我便可。

长空长老:好吧,你们兄弟好好谈谈。

(众人离开)

俏如来:银燕,平息你的怒火吧。

雪山银燕:大哥,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应该是最了解父亲的人,但你竟然——

俏如来:银燕,你无法明白。

雪山银燕:没错!我确实不能明白,为什么你不替父亲洗清污名,反倒帮助外人来对付父亲?你怎能这样对待父亲呢?

俏如来:因为,这就是史家的宿命、责任,以及担当。

雪山银燕:什么鬼担当!(一掌打在俏如来身上)什么鬼责任!就因为这些,你就要牺牲父亲了吗?你为什么能这样冷血!你……你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大哥了!

俏如来:随你怎样想吧。现在,我有一个任务要你去做——杀了父亲!

雪山银燕:俏如来、你!做不到!

俏如来:做不到,也要做,你没选择!(转身离开)

俏如来:大哥,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泣血邪魔洞外】

(天恒君漂流到泣血邪魔洞,网中人蛛丝将其拉进洞内)

网中人:魔源,哈哈哈……


【天允山】

[天允山上再度聚满人潮,关注中原领土得失第一战。]

赤羽信之介:<五名人选,俏如来身旁能用之人不多,若想赢得头战,那么,神田将对上的人是……独眼龙。>

[石碑开,金芒现,战端再度掀起。天允山上云涌风动,风云碑前刀鸣剑啸。]

神田京一:败,不可后悔;死,不可埋怨。

独眼龙:一流也。


【树林】

(史艳文行走,被牛峰率众围住)

牛峰:史艳文,今天将是你的死期!

(史艳文纵身离开,却又遇见长空长老率军)

长空长老:史艳文,你已无路可退。

史艳文:啊……(转身)

何问天:史艳文,天罗地网已经布下,任你插翅也难飞。


【荒野】

藏镜人:嗯?

赫蒙天野:你的路,到此为止!

藏镜人:藏镜人要走的路,无人可挡!

女暴君:是吗?我不但要挡,甚至要你后悔走上这条路。

(众苗兵出现围住藏镜人)

藏镜人:我今生只后悔娶了你这个女人!

(女暴君袭向藏镜人)

女暴君:罗碧,你恨吧,恨你的命,恨你的血,恨你的面容。你这一生注定,是众叛亲离的结局!

藏镜人: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啊!众叛亲离的结局,我不服啦!

女暴君:杀!


【树林】

俏如来:父亲,请你伏诛吧。

史艳文:精忠,你未死?

俏如来:是,我不会死。父亲,莫再反抗了!

史艳文:我绝不会束手就擒。

长空长老:不用与他废话了,杀了这个小人!

众武者:杀啦杀啦!


[俏如来布计欲杀史艳文,在混沌的局势之下,至亲无奈对立,史艳文真会死在俏如来之手吗?

同时,众叛亲离的藏镜人,也面临女暴君重兵包围,他能摆脱苍天捉弄的命运吗?

双生之子,两端异命,情仇离恨,生死同关!史艳文与藏镜人这对双胞兄弟,将是顺天而亡,或是逆天同生呢?

天下风云碑第一战,金刀对快剑,这场攸关中原命运的战局,究竟会由谁夺下胜利?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十六集——]

藏镜人:生死由吾不由天!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