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1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012922826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十四集 血染江湖

录入:小懒鹿
校对:叶清眉


【神蛊峰下】

[尘沙四扬,风啸萧瑟,做为赌注的对决,岂能由己?]

剑无极:喝,杀啊!

雪山银燕:喝——(两人对决)

[血红眼,无极剑,剑影挥动,不见鲜血不回转。]

(两人在宫本总司眼前交锋)

剑无极:剑三、剑四、剑五……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闭嘴,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至极之剑,剑之至极。


任飘渺:萧无名,这场赌约你满意了吗?

宫本总司:你做得过分了。

任飘渺:只有胜负的赌约,并无教导形式的限制,我只等待我满意的结果。

风间始:你太过冷血!

任飘渺:(饮酒)那你的血又有多热呢?

风间始:你!(欲上前)

宫本总司:冷静。(拦阻)


剑无极:杀啊!

[失控的剑芒,染血的刀尖,腥味引得杀意更加浓烈,激端赌战,已难摆脱生死之关。]

雪山银燕:<此战关乎师父的性命,我绝不能败,但是要我杀了剑无极,却又是万无可能。>

[内心矛盾,纠结难平,苦闷的情绪也逐渐狂乱。]

风间始:这样战下去将是两败俱伤,宫本大人请你出手阻止这场战斗!

(宫本总司摆手示意)

风间始:啊……(看向剑无极)大哥!

[狂乱的杀性弥漫四周,剑意越加攀升,过招越见险恶。]

剑无极:杀啊!哈哈哈……伤我,我就要你万倍偿还!

[凶恶狰狞的神态,已容不得半分留情,银燕身形乍分。]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剑无极:虚绝灭!

[至极之招,宛如天地开展,磅礡气啸,尽掩耳目。]

(两人口角呕红)

剑无极:神田京一啊,再来,再战啊!来喔!

(宫本总司从背后出手点昏剑无极)

风间始:啊,大哥!(接过剑无极)

雪山银燕:师父。

宫本总司:撑得住吗?

雪山银燕:可以。

宫本总司:嗯,一旁调息吧。(银燕点头退至一旁)

(宫本总司走近任飘渺)

宫本总司:此场结果已出,剑无极我要带走。

任飘渺:难道你认为你能医好他?

宫本总司:我没把握,但我绝会顺剑无极的意识而行。

任飘渺:所以,这是说我教导的方式不对了?

宫本总司:不是不对,是有违人性。

任飘渺:无法控制自己的人,还配拥有人性的对待吗?

宫本总司:人,我定要带走。

任飘渺:只能打成平手的废物,我要之何用,但在那之前,你我的约定该做一个总结了。

宫本总司:此战终结一切,出招吧。

任飘渺:难得爽快,这个结果,你是不能让我再次失望。


【西剑流】

炎魔幻十郎:天允山之上,让史藏两人脱身的刀气与术法,查出是谁所为了吗?

赤羽信之介:禀流主,刀气来源可以推测,是与史艳文早有共识的天下第一刀独眼龙;至于术法,非是中原奇门遁甲之术,其中似有魔邪之气存在,依出云所说,很有可能是梁皇无忌。

炎魔幻十郎:灵界的梁皇无忌……

衣川紫:灵界叹悲欢被我们所杀之时,梁皇无忌曾经自破封印,泄出雷同的魔源,若不是他,也必然与他有关。

炎魔幻十郎:魔源……

赤羽信之介:灵界却有魔性之人,梁皇无忌的来历确实十分可疑。

炎魔幻十郎:此人值得再探虚实,若确定是他,本流主将亲身消灭灵界,我倒要看传说中的中土魔界,到底存不存在。

赤羽信之介:是,流主,如今天下风云碑名存实亡,失去领导者,五方之战也无意义,现在正是彻底消灭中原余党之刻。月牙泪已奉流主之令,率众前往寻找叛徒宫本总司,我们也派人针对中原各流离派门进行攻击,现今我有一计,请流主斟酌。

炎魔幻十郎:嗯,说。

赤羽信之介:现在史艳文已是众叛亲离,他虽有意让俏如来脱离嫌疑,而出掌攻击,但史家人的信用已崩毁,立场已失,中原已无智者领导。面对我方的袭击,暴怒之下,必会聚众反击,只需排下半数兵力,在外围布下术法陷阱,请君入瓮,敌军一到,杀他措手不及,更能一举铲除反对势力。

炎魔幻十郎:嗯,此事由你安排。

赤羽信之介:是。


【山洞】

[锐眼如鹰,剑尖锁定目标,天下第一弓,誓要诛灭武林败类。]

(何问天射箭中伤史艳文)

[单弦箭快,双弦箭奇,三弦箭欲取命,射月弓巧妙难测,攻得对手应承不暇。史艳文负伤在身,难以近敌,加以出路被阻,犹如笼中之鸟,无处可逃。]

史艳文:喝!

[忽地,史艳文掌气连发,激起四周沙尘飞扬、烟雾弥漫。]

何问天:嗯?

[视线受阻,烟尘中,史艳文身影忽隐忽现,何问天以耳代目,全神戒备。]

何问天:狡猾的人,以为这样就能逃出射月弓的准星吗?<左边……右边,还是……>在上面!

(射月弓朝上射出,却是击落一块石头,而身后已是史艳文剑指抵背)

何问天:史艳文你!……今日落败,是我学艺不精,来日必有其他义士了结你的罪孽,你动手吧!

史艳文:唉……(收手)

何问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史艳文:回忆迷惘杀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走出山洞)

何问天:嗯?(再次拉起射月弓)


【河边】

[沉,如夕阳坠落的黑暗;重,似泰山压顶的威势,正是赫蒙天野释出的战意,更是藏镜人内心的写照。]

(两人交手)

[横扫之刀锐不可当,交手数回,无奈重创未愈,藏镜人尽落下风。藏镜人欲强悍提招,却是处处受制,宛如已被透彻。]

藏镜人:将藏镜人研究得如此透彻,你是第二人。

赫蒙天野:曾经的战神,是礼敬。

藏镜人:现在的罗碧却是苗疆的叛徒、苗疆的仇敌!哈哈哈!

赫蒙天野:宿命,就此终结。

[一道宿命之线,会是藏镜人的终点吗?]

藏镜人:宿命,藏镜人绝不受命运摆布。飞瀑怒潮!

赫蒙天野:奔雷之野!

(藏镜人被打飞)

[曾经是狂傲的苗疆战神,回想罗家两代的奉献,自身一世的付出,却敌不过这一张面皮,情比纸薄,恩轻如烟,最终全数飘散、淹没。]

(藏镜人落水)

赫蒙天野:嗯?(出招,河水瞬间干涸,却不见藏镜人身影)水遁。


【还珠楼】

黑龙:副楼主已经将你的伤势医治好了,你觉得怎样?

白狼:哼!

黑龙:会生气,应该是没事情了。

白狼:有什么话就直说!

黑龙:为什么那一日,你要自己一人挡住所有的攻击?

白狼:答案在你的身上。

黑龙:这是什么意思?

白狼:哼!面对目标,黑白郎君都是全力以对,从无留手的习惯,与其拖拖拉拉自损实力,不如放手一搏。生死,南宫恨不曾怕过!

黑龙:我不是怕死,我只是……不想杀人。

白狼:笑话!死在黑白郎君手中的人,早已不知有多少!

黑龙: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珍贵的。

白狼:好了!省下你那套说词!

(网中人到还珠楼外,两人感受到气息)

黑龙:真是恐怖的气息。

白狼:是他!(迅速离开)

黑龙:等一下啊!

(两人来到还珠楼外)

网中人:终于来了。

白狼:哈哈哈!果然是你,网中人!

网中人:哈哈哈……

黑龙:啊……好惊人的妖魔之气。这种感觉……这是、这是什么感觉啊?

网中人:黑白郎君,网中人自地狱前来取命。

白狼:哈哈哈!这次,我会将你打得永不超生!


【树林】

神田京一:杀。

[西剑流再起杀戮,四部率兵推进中原武林各派,尽灭反抗不降者,顿时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流主,各部动作顺利,剿灭的动作,必会引起中原人士更加愤怒。目前中原的主事者乃是百武会,相信他们必会聚集群众,以反抗为号召向我们进攻。

炎魔幻十郎:愚蠢的中原人,留也无用。

赤羽信之介:已在外围设下亡惑术,以及涅灵咒阵,加上其他四部配合,无论来数多少,将可一举歼灭进攻者。

炎魔幻十郎:嗯,很好。


【荒野】

[离开藏身之所的史艳文,一路向前,路上,却是疮痍满目,以及遍地尸骸。]

史艳文:啊,西剑流,你们、你们实在太可恶了!呃……

(重伤身形摇晃)

史艳文:现在风云碑之约已无效用,西剑流必然大举进攻,两军交战,伤亡惨重。俏如来、我儿……父亲那一掌,必定让你痛彻心扉,但我真正的用意你可知晓?那是史家人的责任,你要明白,更要承担,即便那是如何的无奈与心痛,你也要一肩担起。


【树林】

俏如来:咳咳咳……

(身形摇晃)

史艳文:<追至此地,依然不见何帮主的踪迹,未知他是否已寻得父亲的下落?父亲大人,你千万要平安无事啊。(吐血)父亲受人陷害,我该如何替他洗清冤屈?现在的我,到底该怎样做才好?>啊……俏如来,为什么你就是想不到一个好办法呢?

(何问天走来)

俏如来:是何前辈!(上前)前辈!咳咳咳……

何问天:俏如来啊,你为何不留在百武会休息?

俏如来:前辈,父亲他……你、你见到父亲了吗?

何问天:俏如来,你相信你的父亲吗?

俏如来:相信!

何问天:就算他这样对你,你也相信他?

俏如来:父亲必有用意。

何问天:唉,是啊,一个连敌人都不愿杀的人,怎有可能杀害自己的儿子呢?

俏如来:啊……前辈,你找到父亲了?

何问天:没错,而且还败在他的手上。我原本已有觉悟,却料不到史艳文并没杀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俏如来:这是因为父亲,并非是西剑流所说,这一切皆是阴谋。前辈……你愿意相信父亲吗?

何问天:唉,我只是一个莽夫,不擅长动脑的事情,这么复杂的情况我实在无法判断,现在的我,仍无法相信史艳文。

俏如来:啊……

何问天:但我可以选择相信你。

俏如来:啊,前辈……

何问天: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信任你。

俏如来:既是如此,前辈可否愿意随我回百武会解释?

何问天:有何不可?


【神蛊峰下】

(任飘渺化出佩剑无双)

[两名剑界顶锋,一个生死战约,杀气,沉重得令人窒息。而在神蛊峰下,却有另一群不速之客。]

出云能火/夜叉瞳:破!

[鬼咒双部联手破阵,神蛊峰结界顿失,月牙泪立时带兵探入。]

任飘渺:喔?看来有人比我更要你这个结果。(收剑)我们的赌局再寄下吧,如你无法脱身,你也没资格做我的对手;至于那个废物就送你,我倒要看你能分暇保住几个人。

(任飘渺离开,霜走来)

雨音霜:啊,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啊,结界被破,你走出来了。

(西剑流侵入)

雪山银燕:师父。

夜叉瞳:嗯?雨音霜,为何你会出现在此?

雨音霜:我、这……

夜叉瞳:难道你也背叛西剑流了?

雨音霜:我没、不是,我……

夜叉瞳:被敌人保护,你还想辩解什么?

雪山银燕:好一个西剑流,连解释的机会都没,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同志吗?

夜叉瞳:西剑流轮不到你来评断。

月牙泪:总司,受罪吧。

宫本总司:泪,你的目标是我,放过他们吧。

雪山银燕:师父!

夜叉瞳:叛徒、敌人,岂有放过的道理?

月牙泪:凡是西剑流之敌,皆不能留。

风间始:怎能让你们称心如意!

出云能火:嗯?控灵术竟然被解除了。

月牙泪:这次,你不能再逃避。

宫本总司:泪。

月牙泪:你早该料到今日。

宫本总司:预想与面对,全然不同啊。

月牙泪:很多事,是不能由己的。

夜叉瞳:对叛徒还讲什么?杀!

[眼看西剑流众人蜂拥而来,银燕众人正欲对战,忽尔……]

宫本总司:退下!

[喝声起,剑气随心而走,暴射十方。目标虽众,剑气却是只伤不杀,显见剑者无上修为,月牙泪内心一凛,即刻挥刀掩护部属。却见宫本总司,浮身上空,发丝具扬,神态狰狞似魔,却暗藏正气如神,尤其一股惊天剑意,自内而外,沛然不息。]

雪山银燕:这,是神魔一念!

宫本总司:银燕,注意看,神魔一念,以魔入心,以神出招,心法极意,不在魔心控杀,而在神意止杀。

月牙泪:此招非同,众人凝神接招。

宫本总司:忘情忘仇,亦神亦魔,神魔非我。

月牙泪:残月之泪。

[西剑流众人合力一击,残月之泪力抗神魔非我之招,剑流暴动,气芒迸射,震动整个神蛊峰。]

(西剑流众人不敌)

雪山银燕:这……这就是师尊的修为!

雨音霜:这剑气的威力不下于炎魔的掌功,他怎能这么厉害?

月牙泪:我想不到,你会进步如斯。(口角带血)

宫本总司:你知道为什么吗?

月牙泪:因为中原值得你守护?

宫本总司:因为我,不想再杀戮了。走吧。

雨音霜:我……

宫本总司:回去,你还有命吗?你难道不了解西剑流?(离开)

月牙泪:<总司……>


【还珠楼外】

[宿敌相见,杀意高涨,战斗,不由分说。]

网中人:杀!

[夜雾掩色,网中人诡谲身影,忽隐忽现,蛛丝布下天罗地网,白狼怒掌,破开重重飞丝。]

黑龙:为什么这个妖邪让我这么心惊?为什么我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我的头,疼、真疼……啊!

[银丝密布,邪掌接连而来,网中人刻意拉开对战距离,致使白狼难以近身。战况激烈,忽然——]

黑龙:杀!(冲进战局)

白狼:来得好!

[黑龙杀性忽起,白狼狂性未减,两人联手,致使网中人渐难接应。]

(三人交手不久,网中人消失踪影)

网中人:待我蜕变大法成功,就是南宫恨的死期。(声音)

白狼:哼,想找死尽管来。

黑龙:可恶的网中人,我势必杀你,不要走!(追去)

白狼:嗯?是怎样了?追。(追去)


【百武会】

武者一:我们已经派出人马,誓要将史艳文诛杀。

长空长老:此等祸害,绝不能让他再存活。

(俏如来、何问天来到)

三清道长:是俏如来。

俏如来:咳咳咳……

长空长老:俏如来你伤势未好,怎可下床走动?

俏如来:咳咳咳……晚辈是来代父亲向诸位前辈解释的。

三清道长:解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天允山上大家是看得清清楚楚,史艳文跟藏镜人根本就是双生子,而且还意图串通西剑流出卖中原,白纸黑字为证,岂容狡辩?

俏如来:此事必是西剑流所安排好的阴谋,意在分化中原以及苗疆的势力,一举取下两地,请诸位前辈明察。

牛峰:那一模一样的面容,怎有可能是西剑流的诡计?

俏如来:此事尚存疑点,首先必须确定藏镜人的身份。

三清道长:史艳文当场便已承认,何须再查?

长空长老:史艳文与藏镜人交手多次未果,原来是意在操弄武林局势,自立为王,此等狼子野心,实不可留啊。

俏如来:父亲为中原竭尽心力,所做所为皆是为天下而想,绝非、咳咳……绝非循私啊。咳咳咳……

何问天:俏如来啊,你别太激动。

牛峰:俏如来,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就算再不愿相信,也必须接受。虽说父母恩重如山,但也不可轻纵其过,我能体谅你护亲之心,但史艳文却未必与你同样。

三清道长:是啊,你身上之伤可说是拜他所赐,像这种心狠手辣的父亲,不值得你这样对他。

俏如来:前辈……(看向何问天)

何问天:在全面追杀之前,是不是应该让他有一个辩解的机会?

长空长老:嗯?何帮主何以改变态度呢?

何问天:实不相瞒,我已经与史艳文交手过了。(讲述经过)

三清道长:哼!他不过是想作情予你,让你替他说话。何帮主啊,你未免太过轻易中计了吧?

牛峰:既然已有史艳文的下落,怎能轻易放过?来人!

俏如来:啊……

武者二:长老长老,不好了!(急奔进入)

长空长老:何事这般慌张?

武者二:西剑流突然对中原进攻,已经有不少的派门被灭,死伤者不计其数。

长空长老:什么啊?

武者一:长老啊,现在要怎么办?

牛峰:这个西剑流真是太猖狂了,竟然完全不将风云碑之战放在眼内,擅自发兵,伤我中原人士,这次绝不能在忍耐了!

三清道长:若不是史艳文硬要实行风云碑之战,现在怎会变成这种局面?

长空长老:指责已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应该如何处理西剑流的进犯?

牛峰:他们既然这样明目张胆,我们就正面迎击!

长空长老:嗯……

俏如来::万万不可啊!咳咳咳……

牛峰:为何不可?

俏如来:西剑流选在此时进犯,必是已有计谋,贸然反击易中埋伏。

三清道长:现在人家都已经杀到门口了,你难道要我们视而不见、任人欺凌吗?

俏如来:晚辈非是此意,只是在此时节,西剑流大举动作,内情定不单纯。

牛峰:俏如来,在你犹豫之时,已有无数中原人,命丧西剑流之手了。

俏如来:但无谋而往只会牺牲更多人。

牛峰:哼,那你们就坐着等敌人上门吧!我牛峰现在就率领西岳联盟,向西剑流开战!

三清道长:南岳联盟也不愿坐视以待!

武者一:是啊是啊,我们怎能任西剑流欺压?忍这么久了,我们要反击!反击啦!

众武者:反击反击啦!

俏如来:啊……诸位切莫冲动啊。

长空长老:好了,此等事情无须你来操烦,你尽管在此养伤便可。

俏如来:既然诸位前辈不愿听俏如来之劝,俏如来留下何用?(离开)

长空长老:何帮主,你不与我们共敌吗?

何问天:我认为俏如来所言有理,希望你们也能详思,请。(离开)


【树林】

独眼龙:<史艳文背叛中原之事已经传遍武林,看来事情恐怕已无圜转。>

(独眼龙回忆:

史艳文:风云碑之战,我与藏镜人的对决,可说是西剑流一手促成,因此我们两人不管谁胜谁败,西剑流必是另有后手,名人帖上之背书,相信会是他们最好的利用工具,以迫使我沦为中原之罪人。

独眼龙:既然如此,当初你又为何要签?

史艳文:不签,万千无辜生灵将遭战火洗礼,豓文一人名声坠地,却能挽救这数万生灵,当然值得签之。

独眼龙:嗯,所以,要俺在天允山上协助你吗?

史艳文:非也,风云碑这一战,你万万不可出手。

独眼龙:为什么?

史艳文:无论何种情况,豓文总有自救之法,所以,我必须请你保住俏如来,群龙不能无首,前有西剑流虎视眈眈,后有苗疆隐而未发,因此中原绝不能失了引路明灯。我相信我子精忠有经天纬地之能,豓文也许负了天下人所托,但精忠乃是栋梁良才。

独眼龙:可是这样,你……

史艳文:独眼龙义士,请你务必答应我!)

独眼龙:唉,但想不到史艳文与藏镜人竟然会是双生子,这个事实,连史艳文本身也震惊不已吧?不过也肯定了,这是西剑流布好的阴谋。现在,史艳文受不白之冤,正受万教追杀,俺真要坐视不管吗?

(黑龙荒野急奔)

独眼龙:嗯?杀气。

黑龙:网中人!纳命来!

(攻击独眼龙,被独眼龙一掌当下)

独眼龙:黑滤滤,你是怎么了?

黑龙:我要杀,杀杀杀啊!

独眼龙:他的神智异常。

黑龙:杀啊!

(独眼龙打昏黑龙,白狼追上)

白狼:你!

独眼龙:他只是昏迷。

白狼:没事就好。

独眼龙:黑滤滤怎么会突然神智失常?

白狼:不清楚,问他。

(黑龙醒来)

独眼龙:你感觉如何?

黑龙:我我我,我想起来了。

独眼龙:想起什么?

黑龙:网中人、南宫恨。

独眼龙:网中人?看来黑滤滤的失常,是受到强烈的刺激所引发。

黑龙:不是黑滤滤,黑白郎君只是黑白郎君。

白狼:终于想通了?

黑龙:我想这次一定能恢复,不如再前往灵界一试。

独眼龙:黑白郎君若能恢复,俺乐见其成。

黑龙:灵界对外一向封闭,独眼龙对灵界比较熟悉,可以替我们引路吗?

独眼龙:也好,俺就陪你们走这一趟。

(三人一起离开)


【还珠楼】

(百里潇湘品茶,温皇进入)

神蛊温皇:品茶先闻香。(坐下饮茶)嗯……可惜,还是少了一味。

百里潇湘:喔?哪一味?

神蛊温皇:最后的回甘。

百里潇湘:已过三泡,难有回甘之味。

神蛊温皇:是吗?

百里潇湘:神蛊温皇算无遗策,策动苗疆,摆弄西剑流,搅乱中原,让史艳文、藏镜人皆已无前路可行,无后路可退,如此凄凉之景,哪来回甘?

神蛊温皇:就要看楼主最终的目的在哪里了。

百里潇湘:中原武林已乱,百武会成不了气候,还珠楼只想安稳立身。

神蛊温皇:想要安稳,就要先拔背上刺。

百里潇湘:这刺深入皮肉,难拔,拔之恐伤自身。

神蛊温皇:百里楼主经营还珠楼多年,难道没有旁力可用?

百里潇湘:若是真正的楼主印玺一出,多年心血也成云烟。

神蛊温皇:那最省力的做法,就是借力使力。

百里潇湘:借谁之力?

神蛊温皇:群众之力。

百里潇湘:喔?如何借?

神蛊温皇:一者,杀史艳文,可收中原众人之心;一者,杀藏镜人,可纳苗疆之情。拢络一方也好,结盟一方也好,都是最佳的助力,能可帮助楼主,除掉那即将穿透心窝的芒刺。

百里潇湘:若是神蛊温皇,又会选择哪一方?

神蛊温皇:史藏两人皆已是重伤之躯,自是双管齐下,两方示好。不过,这两个方式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百里潇湘:难道还有第三种的方式?

神蛊温皇:有。只是如今的局势,没办法导向这第三种。若是有人能做到,他的智慧才真正是算无遗策。

百里潇湘:你讲得如此的神秘,倒是让我好奇这第三种的选择了。


【树林】

俏如来:<西剑流选择在此时大举进攻,分明有意引起中原混乱,等我们自投罗网。现下联军已成,局势真无法挽回吗?>咳咳咳……

何问天:俏如来,方才的状况你也无能为力,别再伤心了。

俏如来:但若父亲在场,必有办法劝阻,都是我太过无能了,我、咳咳咳……

何问天:我现在就回去阻止他们!(转身欲离)

俏如来:前辈。(何问天停步)前辈的心意俏如来铭感五内,但请勿因我而坏了前辈你们的情谊。

何问天:俏如来啊……

俏如来:前辈,让我一人静静吧。

何问天:这……好吧,那我在此地等你。

俏如来:多谢前辈。(独自前行)

[失意的俏如来,踽踽独行,前进的步伐,寻不到明确的方向,心中一片茫然。]

俏如来:<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父亲……>

(俏如来听闻声响)

俏如来:嗯?

(俏如来循着声音,进入一处结界,看见一株血色琉璃树)

俏如来:<声音是由此传来。>血红色的琉璃树,真是奇特。嗯?

(一男子独坐树下擦镜)

俏如来:啊……在下俏如来,被这株血红色的琉璃所吸引,不慎误入,请前辈海涵……前辈?

神秘智者:你是史艳文的儿子?

俏如来:正是。

神秘智者:我听闻,史艳文恶罪滔天、穷凶恶极,纯阳功体天下无匹,他在天允山打你一掌,为什么你没死?

俏如来:家父并无意伤我,他是为了保护我,所以未出杀手。

神秘智者: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你没死?

俏如来:嗯?父亲打我一掌,是希望能与我划清界线,让我保持有用之身,继续为武林尽心尽力。

神秘智者: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为什么还没死?

俏如来:因为……(恍然大悟)啊!原来……!(转身前行,忽而回身)前辈!(琉璃树已消失)多谢前辈提点!(回走,拉住何问天直走)

何问天:俏如来啊,你是怎么了?

俏如来:回去,现在!

何问天:回去哪里啊?

俏如来:百武会!


【百武会】

[为讨伐西剑流,百武会联军齐聚,旌旗飘扬,气势浩荡,准备要向西剑流进军了。]

俏如来:不准去!(进入)自现在起,我要你们全部听我的号令!

何问天:俏如来啊,你想要做什么?

俏如来:我要带领中原对抗西剑流!

牛峰:我们现在,不正是要去跟西剑流开战吗?

俏如来:你们只是去送死!

长空长老:那你有何看法?

俏如来:与其跟西剑流拼得你死我活、鱼死网破,不如延续天下风云碑之战,用五对五取胜。

武者一:这样可以打得赢吗?

俏如来:那你们这样去就肯定能赢吗?

何问天:还没打怎么知道打不赢?就算最后打不赢也没要紧,大不了学西剑流,翻桌不认帐。

武者一:可是炎魔这么厉害,我们有人可以跟他打吗?

俏如来:炎魔应下风云碑的目的,便是要与黑白郎君一战,我会让黑白郎君恢复,让他与炎魔交手。黑白郎君绝能破解魔之甲,打败炎魔!

长空长老:但是现在西剑流都出兵了,他们还会认天下风云碑之战吗?

俏如来:是不是只要我让西剑流认天下风云碑之战,并让它继续进行,五人合战分天下,让中原胜出,你们就听我的?

武者一:为什么我们要听信叛徒史艳文的儿子啊?

(话音未落,追星箭从天而降,插在武者一脚边)

何问天:我信!谁不信他,就是不信我!

武者二:俏如来跟史艳文终究是父子,如果史艳文以亲情煽动俏如来,从中作手,那又该怎么办?

俏如来:关于这点,我会给众人一个交代。我与银燕会与他划清界线,并亲手杀掉史艳文!

(众人大惊)

何问天:俏如来你!


【血色琉璃树下】

神秘智者:就算你明白了你父亲的用意,但走在这条路上,你的艰难现在才开始。


【西剑流】

(月牙泪、出云能火、夜叉瞳进入)

月牙泪:参见流主。

炎魔幻十郎:宫本总司人呢?

出云能火:属下无能,让他逃走了。

炎魔幻十郎:一群废物!

赤羽信之介:为何会让他逃走呢?

出云能火:宫本总司一招,将众人轰出战圈,然后我们再追上之时……

月牙泪:是我要他们放弃追击。

赤羽信之介:为什么?

月牙泪:宫本总司的功力胜出以往,继续缠斗,我无法保证我能保住鬼咒双部。

赤羽信之介:纵是如此,你也不该收兵。泪,你这是辜负了流主对你的信任。

炎魔幻十郎:无法完成任务的废人,留你何用!(凝招)

赤羽信之介:流主,月牙泪虽然失败,但仍是值得一用的战力,不如以罚代杀,让他将功赎罪。

炎魔幻十郎:你这是想要保他吗?

赤羽信之介:属下只是为大局设想。

炎魔幻十郎:既然你杀不了宫本总司,那就用月牙岚的性命来代替,这样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月牙泪:流主,请你再给我最后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杀掉宫本总司。

炎魔幻十郎:你若能赢,宫本还能活到现在吗?还是说,之前你存有二心,没有全力出战?

月牙泪:之前,我并不清楚宫本总司的实力,而这一次,我有了觉悟。我会使出冥月血煞!

炎魔幻十郎:冥月血煞,你已经练成了?你真的达到空无之境?

月牙泪:(点头)所以,请流主放过月牙岚。

炎魔幻十郎:你这是跟我谈条件吗?

月牙泪:这是流主之前的提议。

炎魔幻十郎:哼!这是最后一次的机会,你好好把握!

(众人离开,只剩赤羽、泪两人)

赤羽信之介:泪,你真练成冥月血煞了吗?据我所知,冥月血煞需要绝对的无心无情,以求对攻击范围内的人一击必杀,这是月牙一族的终极武学,练成此招之人,百年不出其一。

月牙泪:对上现在的总司除了此招,我没其他胜算。

赤羽信之介:你真能绝情吗?可知这招若是失误,就会反噬自身?

月牙泪:相信我。

赤羽信之介:为了救自己的小弟,而选择这条路的你,教我如何放心?

月牙泪:这不只是为了岚,也是为了我自己。(离开)

赤羽信之介:泪……


【神蛊峰下】

(宫本总司将剑无极放在大石上)

风间始:大哥。

(霜伤口处流血)

雪山银燕:你的伤……

雨音霜:不用你管!

雪山银燕:你为什么就是不愿好好静养?

雨音霜:我会变成这样,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若是早点放我走,我就不会被视为叛徒,现在,你要我如何回去!

宫本总司:留下又何妨?事以至此,怪罪也无用,不如随遇而安。

雨音霜:说得好听,你以为我与你同样吗!

宫本总司:那就用我们的人头换回你的清白,如何?

雨音霜:你以为我不敢!

宫本总司:那就要问你自己了。

雨音霜:你!(转身离开)

雪山银燕:(拦住)你要去哪里?

雨音霜:与你无关!(推开银燕走出)

宫本总司:不用担心,她知道分寸。

雪山银燕:啊……师父,剑无极的情况如何?

宫本总司:唉,他神智俱丧、走火入魔,完全疯了。

雪山银燕:啊!

风间始:宫本大人,不能再去灵界求梁皇救兄长吗?

宫本总司:他的情况与你不同,就算找梁皇也没用,现在只能寻求名医,看是不是有办法让剑无极恢复。

雪山银燕:那我现在就去找寻!(转身欲离)

宫本总司:等一下,你现在有更加麻烦的问题,在天允山风云碑之战……(讲述)

雪山银燕:啊!怎会这样?父亲跟藏镜人,这……他现在情况如何?

宫本总司:我也不清楚,但现在武林中风声鹤唳,包含苗疆在内,都要追杀你的父亲与藏境人。

雪山银燕:这算是什么!就因为藏镜人与父亲面容相同,父亲多年的善心义举,就要被一并抹煞,遭受质疑吗?

宫本总司:银燕。

风间始:吉人自有天相,银燕,你的父亲一定会没事。

宫本总司:现在你要怎么做?

雪山银燕:我想要先去见大哥,再做决定。

宫本总司:嗯,去吧。

雪山银燕:多谢师父。(似有所虑,停步回身)

宫本总司:放心,剑无极有为师守护。

(宫本总司收到飞信)

宫本总司:嗯?(阅信)唉……

(宫本总司术法结起结界)

风间始:宫本大人?

宫本总司:我有事必须暂离,你就待在此地等我回来,切记,千万不可太过靠近剑无极。

风间始:我明白了。


【树林】

采桑姑:打探得如何?

养蚕人:目标就在前方不远之处。

采桑姑:准备。

(史艳文经过,两位老人开始演戏)

采桑姑:哎呀……(倒地)

养蚕人:桑姑桑姑,你是怎样了?

史艳文:啊,老人家发生何事?

养蚕人:唉,桑姑突然昏倒了。

史艳文:若不介意,可否让我一观?

养蚕人:这位侠士你真好心。

(史艳文查看采桑姑情况,养蚕人背后凝招欲发,采桑姑手中匕首准备)


【荒野】

[暗夜荒原,忽见两道诡谲烛火,飘飘荡荡,寻找必杀的目标。]

藏镜人:啊?鬼烛火!

(两道人影现身)

[荧夜鬼烛火光照,黑白无常索命来。]


【神蛊峰下】

剑无极:啊啊啊……

风间始:大哥。

剑无极:啊啊啊……

风间始:<虽然宫本大人交代不可太过靠近,但是……>

剑无极:啊啊啊……

风间始:大哥!(冲进结界,靠近剑无极)

(剑无极目露凶光,抓住风间始)

风间始:啊!


【西剑流之外】

[西剑流之外,六部率领灵忍,遵照赤羽指示各自埋伏,占据所有生路,等待中原方面自投罗网。]

(西剑流大殿)

赤羽信之介:<嗯?中原方面,应该已接到我方出兵的消息,为何至今未有动作?>

(一忍者进入)

忍者:报!

赤羽信之介:何事?

忍者一:中原方面有人来到。

赤羽信之介:哈,终是按捺不住了吗?

(俏如来、何问天来到)

夜叉瞳:嗯?怎会……!

天海光流:(这算什么?)

衣川紫:竟然有这种事情。

神田京一:喔?真是好胆。

[来自中原的攻势竟是——两个人。]

俏如来:咳咳咳……

(出云能火欲出招)

衣川紫:不可,小心有诈。

[坦然气魄,无惧的眼神,西剑流众人惊疑之间,不敢妄动,重重埋伏,层层机关,全然无用。]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俏如来,你当你自己是谁?竟敢这样闯来西剑流!

(手势一出,众人围上,何问天手持射日弓蓄势待发)

赤羽信之介: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鲁莽。

俏如来:我只想知道,西剑流到底有多少胆量!

赤羽信之介:嗯?


【荒野】

[伫立风中的人影,等待一个终结。]

宫本总司:泪……那一招,仍不能让你醒悟吗?

月牙泪:我不会再动摇。

宫本总司:你是最惜情的人,否则以你的资质,怎么会练不成冥月血煞?

月牙泪:是,我一直做不到无情,对你,对岚,对西剑流,对很多很多人,都是这样。

宫本总司:放下吧,炎魔不是值得你效忠的人。

月牙泪:那祭司呢?赤羽呢?伊织呢?将他们抛下的你,又算是什么?

宫本总司:我始终不愿面临今天这种的局面,如果这是无情,那我承受。

月牙泪:现在,我终于明白你进展如斯的原因了。真是可笑,我因为多情,所以无法绝情;却也因为多情,才能下心绝情。原来这世间,如你,如我,多情的人总是最绝情。(自挖眼珠)

宫本总司:啊!你这是做什么?!

月牙泪:呵呵呵……我真是悲哀,看不见你,我才下的了手杀你。喝——(旋身上空)

[耗尽生命的一切,到底是为情,还是为仇?]

月牙泪:空无之境……

宫本总司:泪!

月牙泪:来吧!


[有情,无情,多情人总是最绝情,月牙泪自废其眼,开启空无之境。面对倾尽一切的月牙泪,宫本总司要做何决定?他们两人之间又有何结局?

俏如来勇上西剑流,他真能再推动风云碑之战,避开江湖血杀吗?

已陷入疯狂的剑无极,是否会铸下大错,杀了风间始呢?

百里潇湘派出杀手,追杀史艳文与藏镜人,他们两人会就此魂归九天吗?

情情情,到底是亲情或是友情?还是兄弟无情?

欲知一连串精彩后续,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十五集——泣血之泪。]


月牙泪:也许月牙一族都是最惜情的人,但却永远无法活在有情的人生。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