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0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208446420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九集 最后的决杀

录入:小懒鹿


【正气山莊】

[夕阳斜照,恶斗将临,为捉忆无心,西剑流兵、道双部踏上正气山庄。]

天海光流:(@(*$!^&^@#)

白狼:说什么鬼话!

天海光流:(交出忆无心。)

燕驼龙:讲话讲成这样,不知是中风还是神经病。(光流神色黯然)

邪马台笑:他说,交出忆无心。

天海光流:(否则开杀。)

燕驼龙:麻烦请翻译一下,这句又是什么意思?

邪马台笑:否则,杀无赦!呀!(长刀挥舞)

白狼:又是西剑流!

天海光流:(@(*$!^&^@#)

燕驼龙:呛声呛成这样,我看你还是别开嘴比较好。

邪马台笑:这阵我来就好,光流,一旁看戏去。(光流走开)

白狼:你的自大将为你带来失败!

邪马台笑:(长刀拄地)是吗?凭你们区区三人,就以为挡的住俺?

白狼:是不是挡的住,用命来试!(袭向邪马台笑)

[白狼厉掌快攻,邪马台笑横刀身前,硬承此击。]

邪马台笑:喔,有些来历。(长刀砍向白狼)

燕驼龙:白狼啊,不可硬挡!(推开白狼,长刀劈裂地面)

俏如来:<好恐怖的力道。>

邪马台笑:怎么会这样?还是老的你识货。

白狼:多事,闪开!(凝招袭向邪马台笑)

[怒气上升,白狼凝气於掌,全力进逼。白狼强猛不灭,无奈幽灵魔刀不在,无法全力施为。]

邪马台笑:喔,看来这趟中原之行,我能得到不少乐趣。可惜,(看一眼忆无心)若没任务在身,我很乐意与你一斗。喝——(刀势袭向燕驼龙)

俏如来:啊,危险!(冲向燕驼龙身前)

[眼见燕驼龙危急,俏如来防御之势已到。]

俏如来:啊!(后退,手掌流血)

[就在此时。]

(天海光流披风扬起,万千暗器飞出,直指忆无心)

邪马台笑:中计了。

白狼:忆无心!(冲向忆无心)

邪马台笑:来不及了。呀!(长刀扬起碎石,袭向白狼,白狼闪身避开)

燕驼龙:俏如来啊!

俏如来:圣印莲焰!(向前结印挡住飞来的碎石,邪马台笑趁机飞速来到忆无心身后)

白狼:忆无心!(与俏如来冲向忆无心)

[白狼倾全力欲救忆无心,谁知,漫天镖雨随之落下,阻断救人步伐。]

(众人被拦,无法向前,邪马台笑迅速带着忆无心回到光流身边)

俏如来:忆姑娘!

白狼:可恶!

(白狼欲攻击邪马台笑,邪马台笑勒住忆无心脖子,白狼止步)

邪马台笑:这样的动作很危险喔。

燕驼龙:白狼你别冲动,小心石头仔啊。

邪马台笑:哈!

天海光流:(你真慢。)

邪马台笑:比你的暗器快一点。好好记住邪马台笑这个名字。

天海光流:(还有天海光流。)

邪马台笑:与我的同伴。

天海光流:(我的名字呢?)

邪马台笑:任务完成。(带着忆无心化光离开)

天海光流:(天海光流。)

(光流随即离开)

燕驼龙:哇哇哇哇,惨了惨了,这下是要怎么办?

白狼:邪马台笑!(欲走)

燕驼龙:(拦住白狼)等一下等一下,啊没你是要去哪里?

白狼:西剑流!

燕驼龙:你现在去是要去找死吗?

白狼:我要去杀掉邪马台笑,救回忆无心。

燕驼龙:别傻了,能杀掉他,刚才人就不会被救走了。这要救忆无心是绝对要的,但现在看起来西剑流不但埋有暗棋,更有炎魔幻十郎坐镇,我们实在不能贸然行动,以免发生危险。

俏如来:是,白狼,救忆无心之事必须从长计议。

白狼:哼!懦夫的行为,非黑白郎君之举,闪开!(推开燕驼龙,径直往前走)

俏如来:白狼!切勿冲动啊!(白狼离开)

燕驼龙:说到这个白狼喔,真正是不受教啦。但是无心这次被西剑流捉去,不知道是不是有生命危险。

俏如来:既然西剑流如此大费周章捉走无心,相信应该不会轻易伤害她才对。

燕驼龙:嗯,本龙也是这样认为,我看喔,我们还是等艳文他回来,再共商对策。

俏如来:不过白狼他。

燕驼龙:啊,别骗骗那么多啦,本龙相信喔,白狼他也知道,他自己跑去西剑流一定没胜算,现在只是面子挂不住,跑去旁边躲起来闹别扭而已啦。我们先回正气山庄,搞不好等一下他自己就会来了。

俏如来:这……

燕驼龙:走啦走啦,我们先回去啦


【还珠楼】

(赤羽与百里潇湘对坐饮酒)

赤羽信之介:他的下落,有一个方向值得注意。

百里潇湘:喔?赤羽大人认为,还珠楼查了多年的任飘渺,远不如你西剑流的消息清楚了?

赤羽信之介:其实这个人,还珠楼早已注意。

百里潇湘:愿闻其详。

赤羽信之介:正是还珠楼百般刺探的人,神蛊温皇。

百里潇湘:原就有所怀疑的人,似乎不成交易。以赤羽大人的智慧,应不会犯下此错,除非……(饮酒)赤羽大人已确定了他的身份。

赤羽信之介:楼主认为呢?(饮酒)其实,神蛊温皇是否是任飘渺根本就不重要。

百里潇湘:喔?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与任飘渺之间必定有所关系,但究竟是何种的关系,真有查明的必要吗?

百里潇湘:嗯……

赤羽信之介:楼主应当知晓,明日便是天下风云碑开启之日,风云碑提前开启的条件,便是要四名天下第一共同破之。目前除了史艳文与藏镜人之外,其他天下第一尚未有所动作,当然,这也包括天下第一剑,秋水浮萍任飘渺。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究竟想说什么呢?

赤羽信之介:在我西剑流刻意安排之下,温皇必须为风云碑之战做见证,开碑之时他必然到场。

百里潇湘:那又如何?

赤羽信之介:楼主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吗?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之意,是希望还珠楼对上温皇。

赤羽信之介:我这是为楼主制造机会啊。

百里潇湘:以西剑流之能,杀温皇犹如探囊取物,为何还要还珠楼出面,而不自己动手?

赤羽信之介:任飘渺之於西剑流,只是可能的阻碍,但对楼主而言,却是心头之患。西剑流能放纵任飘渺,还珠楼却容不得他在世。

百里潇湘:但是温皇这个人,却是对西剑流最大的阻碍,非是还珠楼。

赤羽信之介:阻碍利用得当,亦能成助力。但对还珠楼,任飘渺唯害无益。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真能如此肯定?

赤羽信之介:如果温皇真是任飘渺,他会针对还珠楼还是西剑流?我赢的起温皇只是温皇,楼主输的起温皇不只是温皇吗?

百里潇湘:为了借还珠楼之手铲除敌人,军师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但这种程度的恐吓,只是会让人感受到藐视的不悦啊。

赤羽信之介:楼主言重,何不说是联手互惠,铲除共同的敌人呢?神蛊温皇若真是任飘渺,那楼主便能遂了心愿,就算不是,杀掉他,交结了我西剑流这个庞大的组织。所以,不管是何种的结果,对楼主皆是有利。

百里潇湘:这笔交易赤羽大人算的精妙啊。

赤羽信之介:楼主之意是接受这项提议了?

百里潇湘:华儿,送客。

华儿:(颔首,走向赤羽)先生,请。

赤羽信之介:(起身)赤羽期待楼主的消息。(转身离开)

百里潇湘:<好一个赤羽信之介,句句皆切中我的要害。不过……>(饮酒)借刀杀人,只怕刀伤自身啊。


【神蛊峰之下】

(月牙泪与鬼夜丸、风间始来到)

宫本总司:好久不见了,泪。

(月牙泪挥手示意,鬼夜丸、风间始分至两旁)

[平淡的问候,是诉不尽的无奈。]

月牙泪:流主亲令,处决叛徒。

(总司环视三人,发现风间始)

宫本总司:(凝指成剑)来吧。

鬼夜丸:始。

(风间始听到令下,率先攻向宫本总司)

[宫本总司以指成剑,单手应战,进退之间,挥洒自如。风间始虽势猛如虎,却未能伤及宫本总司分毫,鬼夜丸见久取不下,随即加入战局。]

鬼夜丸:幻魔诀十一·冥河波动。

风间始:烈炎狂涛。

宫本总司:一剑无极。

(月牙泪摘下帽子,取出龙牙,攻向总司)

[月牙泪式式追魂,宫本总司紧守防线,无意强攻。]

月牙泪:残月之泪。

宫本总司:一剑无尽。(脸被划伤)你又更上一层了。

月牙泪:如同你不断精进。

宫本总司:这让我忆起过去,互相切磋砥砺的日子。

月牙泪:回不去了。

[风静、心沉、人不语、杀意升。]

月牙泪:血月之雨。

[月牙泪杀式再起,刀如旋风,宫本总司沉着依然,手法异改。]

(宫本总司制住风间始,将其带离)

鬼夜丸:始!可恶啊。(与月牙泪急追,被结界挡住)这是……是结界。

月牙泪:(收起龙牙)先回西剑流。

鬼夜丸:可是……

月牙泪:结界不破,做什么都是徒劳。

鬼夜丸:我明白了。(两人离开)


【神蛊峰】

(任飘渺独坐,神蛊温皇来到)

神蛊温皇:为了你的计划,我冒险深入虎穴,差点送命,你却这般闲情逸致。不知该说你对我太有信心,还是我误交损友。

任飘渺:你这不就安然回来了吗?(喝茶)

神蛊温皇:是啊,一切都是托你的福。(走到石桌旁坐下)

任飘渺:西剑流一行可有收获?

神蛊温皇:(取出协议书)拿去。

任飘渺:(打开观看)开出这种条件,西剑流果然奸诈。

神蛊温皇:这样不是正合你意?

任飘渺:游戏若是太过单调,那就不好玩了。

(任飘渺覆手复制另一份卷轴,温皇但看不语)

任飘渺:有事?

神蛊温皇:(取回卷轴)你究竟想怎样?

任飘渺:现在才问不会太迟了吗?

神蛊温皇:我会帮你是因为我们的交情,所以我才不过问你的意图,但现在你竟然连他的事情都拿来利用,我实在无法认同。

任飘渺:那件事情只是我的推测。

神蛊温皇:推测总有依据,万一事情真如你所推测,那我们还对得起他吗?

任飘渺:我自有分寸。

神蛊温皇:你不怕他到时怒潮袭天吗?

任飘渺:就是怕,才更要做,让他袭向西剑流。

神蛊温皇:唉,说不过你,风云碑之事完结之后,你自己去处理。

任飘渺:知道了。(取出一封信交与温皇)这是最后一件事,其他,我会亲身向他解释。

神蛊温皇:好吧。

任飘渺:放心吧,他活的好好。

神蛊温皇:喔……真让人料想不到,但你真正要栽培他?

任飘渺:我有出现要栽培他的迹象吗?

神蛊温皇:没吗?

任飘渺:有吗?

神蛊温皇:你不怕他回头杀你?

任飘渺:凭他的资质嘛……


【正气山莊】

(俏如来与燕驼龙站在院内,史艳文进入)

燕驼龙:艳文啊,我终於等到你回来了。

史艳文:龙兄话中有异,莫非有事发生?

燕驼龙:都是西剑流啦!(叙述事情经过)

独眼龙:什么!西剑流抓走无心?

燕驼龙:是啊,我实在很担心。

独眼龙:无心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孩,西剑流为何要抓她?

俏如来:我与燕驼龙前辈反覆推敲,西剑流擒抓忆姑娘的理由,可能与白狼相同。

独眼龙:你的意思是,黑白郎君?

俏如来:炎魔为东瀛第一高手,自然有其高傲与自尊,若能打败像黑白郎君这样的高手,更可彰显他的强大。但现在黑白郎君分化为黑龙白狼双体,功力亦余下一半,就算炎魔打败他两人,也无法证明他比黑白郎君高强。既然忆姑娘,是让黑龙肯与白狼合体的要素,那炎魔抓走忆姑娘的动机便很明显了。

史艳文:嗯,很合理的推断。

燕驼龙:现在我只怕石头仔在西剑流会有危险,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我还有什么面去见灵界的人?

独眼龙:再担忧也是於事无补,我看还是去一趟西剑流,设法将人救出才是。

燕驼龙:我跟你去。(两人欲离)

史艳文:且慢,炎魔既然是为了黑白郎君才擒捉忆无心,在他的目的未达成之前,无心应是不会受到伤害。

燕驼龙: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谁知道西剑流那些人会怎么做呢?

俏如来:啊,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离开忆姑娘的身边,都是我太过莽撞,才会害忆姑娘身陷西剑流。

燕驼龙:当时的状况也由不得你,对方根本就是有意要引你离开,而且你若没及时出手,现在我早就到阎王身边做小鬼了。

俏如来:但我救不了云十方前辈,还害忆姑娘被擒,甚至无法阻止西剑流为乱中原,让无数义士命丧西剑流之手。为什么我这么无能?(握拳)

史艳文:精忠,世上无完人,每一个人都有不足的地方,明白自己的缺失,找到自己可以发挥的强项,改善精进才会进步。一味苛求自己做到尽善尽美,只会让自己无法喘息,迷失方向。你还年少,身边也有许多的前辈能得请教,别将自己逼的太过。

俏如来:是。

脚仔王:我来罗!(声音传来)

燕驼龙:呿,枉费这剧情正感动,突然来这声,真是败笔。

脚仔王:(冲到燕驼龙身后)大仔啊!很久不见了,你知道我有想多想你吗?(蹭)

燕驼龙:你别跟本龙来这套啦。

史艳文:这位是?

燕驼龙:艳文啊,这个没路用的东西喔,就是本龙不小心收到的小弟,叫做脚仔王啦。

独眼龙:幸会。

脚仔王:幸会幸会。

史艳文:脚仔王你好,在下史艳文。

脚仔王:哇,原来你就是云州大儒侠史艳文。

史艳文:大儒侠三字史某实不敢当。

脚仔王:您好您好,(握住史艳文的手)我从小就看你的戏长大的呢!(燕驼龙一个拳头过来)唉哟喂啊!大仔,你怎么又巴我的头?

燕驼龙:巴你算客气啊啦,没我问你,本龙交待你的事情,你是办好了吗?

脚仔王:这这这……

燕驼龙:好了好了,本龙喔,看你看透透啊啦。

脚仔王:大仔!这次不是老小仔我,不去收拾那个天恒君啦,这实在是有原因的啦。

燕驼龙:啊没是什么原因啊?

脚仔王:我收到大仔你寄给我的信的时候啊,我马上就出发,四处寻找那个天啊恒君。

燕驼龙:接下来呢?

脚仔王:正当老小仔我,找到那个跤趾边界的时候啊,遇到一群跤趾的村民,在路边愁眉苦脸的。大仔你时常教导我,说我们若遇到人有困难,我们就要去帮助,对吧?俏如来,你说对不对?

俏如来:是,见人受苦,我等如有能力,岂能不帮。

脚仔王:就是说嘛就是说嘛,我当然就上前去问这些村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罗,这不问还好,一问,哎呀!

燕驼龙:哎啥?快说啦。

脚仔王:喔,原来那个附近啊,出现一个神秘的山洞,而且这山洞里面,好似住着一只吃人的魔物。

史艳文:吃人魔物?

脚仔王:是啊,当时我一听到喔,我就决定前去这个山洞看看,看能不能顺便替这些村民,将这只吃人的魔物收拾起来。

燕驼龙:后来呢?有收起来吗?

脚仔王:呜呜呜呜……大仔啊,不但是没,老小仔我还差一点被牠收去了。

燕驼龙:没被吃去还真可惜。

脚仔王:大仔!你怎么这么说啦!

俏如来:出现吃人的魔物,不管如何,我们都不能坐视不管,以免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民受到伤害。

史艳文:是,可是明日就是风云碑开碑之时,艳文与独眼龙义士,实在无法在此时前往查看。

燕驼龙:啊,不要紧啦,这小小事情喔,就交给本龙,和我这个无路用的小弟去就好了。

史艳文:可是……

燕驼龙:好罗好罗,艳文啊,你不用在跟本龙客套了。就如你所说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应付明天的天下风云碑开碑的事情,你和独眼龙喔,好好的休息,其他的,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史艳文:多谢龙兄。

燕驼龙:三八的才这样说。脚仔王啊!

脚仔王:YES SIR.

燕驼龙:来,带路。

脚仔王:随我来啊。(两人离开)


【西剑流】

炎魔幻十郎:还珠楼是如此回应?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嗯,神蛊温皇暂由还珠楼去处理,你专心负责天允山之事。

(泪与鬼夜丸入大殿)

月牙泪:参见流主。

炎魔幻十郎:人头呢?

月牙泪:逃脱了。

炎魔幻十郎:喔?鬼夜丸,说明当时的情况。

鬼夜丸:嗯。(详细述说)

赤羽信之介:嗯?宫本总司带走风间始。

炎魔幻十郎:你知道他的用意吗?

赤羽信之介:宫本总司向来极不认同以术法控制人的手段,属下猜想,他应是想替风间始摆脱控制。

鬼夜丸:嘿嘿嘿……我的控制之术岂是这般容易解除。

炎魔幻十郎:为何不想办法突破宫本总司的结界,继续追击。

鬼夜丸:这是月牙大人的意思。

炎魔幻十郎:你做何解释?

月牙泪:结界之术非是属下的专长。

炎魔幻十郎:所以你就自做主张,放过宫本总司?

月牙泪:检讨、加强、再战。

炎魔幻十郎:检讨、加强、再战?哈哈哈哈!废物!任务失败不知悔改,放你们一次,你们却对本流主得寸进尺!桐山守,这就是你管教出来的西剑流四天王吗?

祭司:流主息怒,是我管教不当,桐山守自愿请罪。

炎魔幻十郎:哦?违背组织之令该当如何?

祭司:这……

月牙泪:(单膝跪下)一人做事一人当,月牙泪该受诫灵鞭之刑。

赤羽信之介:<泪,这并不是私放的觉悟。>

炎魔幻十郎:你有觉悟?

月牙泪:是。

炎魔幻十郎:很好,西剑流要的就是这种担当。(接过赤羽递过来的戒灵鞭)依西剑流戒律,天王纵罪双倍罚之,需受两鞭,你站起来。

(月牙泪起身,炎魔戒灵鞭却是挥向祭司)

祭司:啊!(吐血)

月牙泪:啊?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

鬼夜丸:师尊!(过去扶住祭司)

祭司:退下。(鬼夜丸退下)第二鞭,请流主责罚。

月牙泪:是我的失败,罪由我受。

炎魔幻十郎:对,她的错,要由她承担。你的错,由你承担。(将鞭子交给月牙泪)你们都有受刑的勇气,可是没执行任务的觉悟,既然下不了手杀死叛徒,那就要对自己人下手,剩下的一鞭,你自己动手吧。

月牙泪:(颤抖)是我的错,何必牵连祭司?

炎魔幻十郎:杀鸡儆猴,才能让你们知情,对敌人的留情,就是对同志的残忍。本流主已经对你们网开一面,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祭司:动手!

(月牙泪手持戒灵鞭挥向祭司之后,立马扔掉戒灵鞭,扶住祭司)

炎魔幻十郎:下回,你们还会再失败吗?

祭司:绝对不会失败,你们说呢?

赤羽信之介:绝无失败。

炎魔幻十郎:很好。

赤羽信之介:<炎魔幻十郎,原来早已洞穿我等对祭司是绝对忠诚,而他不说一体同罪,因为泪根本不畏死亡,可是牵涉到祭司的生死。泪……>

(邪马台笑、天海光流进入)

邪马台笑:怎么会这样?现在是什么状况?

炎魔幻十郎:任务失败的下场。我只听喜不听忧。

邪马台笑:禀流主,人关入地牢了。

炎魔幻十郎:这才中听。(起身离开)

赤羽信之介:恭送流主。

鬼夜丸:师尊!(扶住祭司)

邪马台笑:守!你怎样?

祭司:不必多问,你与天海先随流主回覆任务。

邪马台笑:好吧,你是别又逞强啊!(两人离开)

祭司:好了。(推开鬼夜丸)

月牙泪:是我的错。

祭司:宫本总司,不会再回到西剑流了。从今以后,对於叛徒不能再手下留情,知道吗?

月牙泪:绝对。

赤羽信之介:祭司。

祭司:你想说什么我明白,但非常时刻,流主有令,不能违背。(众人沉默)我的话你们也不听吗!

赤羽信之介:不敢。祭司大人,无论如何,让衣川为你疗伤。

祭司:不用。鬼夜丸,扶我回灵唤大殿,你们各自去执行任务。

月牙泪:但是……

祭司:全部退下吧。

(赤羽、月牙泪离开)

祭司:呃!(吐血)

鬼夜丸:师尊!我不能接受流主这样对待你!

祭司:住口!

鬼夜丸:师尊……

祭司:先回灵唤大殿。

鬼夜丸:好啦,这个时候,柳生大人怎能不在。

祭司:别胡说。


【西剑流大牢】

炎魔幻十郎:你就是忆无心?

忆无心:是。

炎魔幻十郎:<一个普通的小娃儿,真有同时掌控藏镜人,与黑白郎君的身价吗?>

忆无心:你有什么事情?

炎魔幻十郎:你不怕我?

忆无心:我应该怕你吗?

炎魔幻十郎:只要我一句话,你很有可能马上人头落地。

忆无心:你不可能杀我。

炎魔幻十郎: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忆无心: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炎魔幻十郎:喔?

忆无心: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杀我对西剑流来说易如反掌,但我现在却还好好活着,这就代表西剑流需要我,在你的目的达成之前,我的生命不会有危险。

炎魔幻十郎:就算是这样,之后你不是一样要死?

忆无心:人只要还活着,就有机会。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看你小小年纪,竟能如此稳重,见解非凡,不愧为名人之后。

忆无心:啊,(向前)你、你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炎魔幻十郎:看来你很在意你的身世,放心吧,你很快就可以知晓了。哈哈哈……


【神蛊峰】

藏镜人:敢开口要我速速自苗疆赶来,你最好有完美的理由。

神蛊温皇:当然。第一、你的轻功独步天下,只有史艳文能一比;第二、事关你心心念念的决战,我已经安排好了;最后的第三,我被西剑流监视,一去苗疆必是引起不必要的风波、麻烦。这三个理由你感觉如何?

藏镜人:人不勤奋就老实承认,东西呢?

神蛊温皇:(取出协议卷轴)你要的文件。

藏镜人:(拿过打开观看)西剑流的规则。

神蛊温皇:重点在史艳文的背书。

藏镜人:你答应用西剑流的规则?

神蛊温皇:死穴就扣在人家的手头,不答应可以吗?

藏镜人:谁抓得住你的死穴?

神蛊温皇:是我吗?

藏镜人:你会为别人担吗?

神蛊温皇:唉啊,真是世事凉薄、人情如纸啊。

藏镜人:若敢要胁我藏镜人,西剑流就准备消灭了!

神蛊温皇:就是这样。

藏镜人:他们的筹码是什么?

神蛊温皇:到时候你就会明白。

藏镜人:嗯,但以中原势力为赌,史艳文敢签,必有原因。

神蛊温皇:指定史艳文背书,旨在陷其罪,西剑流端的心是必胜,史艳文落败成为中原公敌。就算是输,回到原点继续交战,於西剑流来说并没差别,於史艳文一旦战败,他就要负起全责,甚至是以死谢罪。

藏镜人:史艳文不可能没想到这层。

神蛊温皇:所以你的动向成为最后的王牌。

藏镜人:他赌我会向西剑流开战。

神蛊温皇:你不会吗?

藏镜人:不管是史艳文、西剑流,这次,都要付出最惨痛的代价!哈哈哈……

神蛊温皇:所有的计划有九成皆顺利进行,明日天允山之事千万不能有失。

藏镜人:剩下的一成呢?

神蛊温皇:变数。

藏镜人:还有什么变数?

神蛊温皇:苗疆,苗疆方面由谁出战?

藏镜人:藏镜人一人足够了!

神蛊温皇:嗯,藏镜人,后面的话当我多虑,此战最终旨在两败俱伤,你一定要确立苗族军权。

藏镜人:放心,最后的胜利是属於苗疆。

神蛊温皇:好。

藏镜人:哈哈哈……


【荒野】

(燕驼龙与脚仔王走向泣血邪魔洞,燕驼龙突然停步,脚仔王撞到他)

脚仔王:唉哟喂呀,喔,大仔啊,你怎么每次踩刹车都没通知啦?

燕驼龙:嘿,这愈想喔,本龙就感觉愈奇怪呢。

脚仔王:有什么好奇怪的。

燕驼龙:你说那个山洞内,有一只吃人的魔物?

脚仔王:是啊。

燕驼龙:你可知道牠是怎么吃人的?

脚仔王:嗯……这应该是用吸的。

燕驼龙:啊,用吸的?

脚仔王:是啊,那个时候,老小仔我单独一人进入那个洞内,突然之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入,然后身上好像有东西在吸我,但是吸没几下我就被吐出来了。

燕驼龙:吐出来啊。

脚仔王:呜呜呜……啊都那个魔物嫌我难吃啦。

燕驼龙:嘿嘿嘿……喔,想不到,那只魔物还会挑嘴呢。

脚仔王:大仔啊,我被嫌难吃已经很难看了,你还亏我。

燕驼龙:好啦好啦好啦,嗯,不对啊。

脚仔王:什么不对啊?

燕驼龙:你是怎么知道这只魔物是嫌你难吃,才把你吐出来的?

脚仔王:啊牠会讲话啊。

燕驼龙:会讲话,那牠长成什么模样?

脚仔王:我也不知道。

燕驼龙:啊你会不会太夸张,你差一点就被对方吃掉,连对方长成什么模样,你都不知道喔。

脚仔王:那从外表看起来是一颗怪蛋,但是蛋里面长成什么模样,我就不知道了。

燕驼龙:<蛋……难道会是他?应该是不可能才对啊。>

脚仔王:大仔啊,你是怎么了?

燕驼龙:没事啦,我看,我们快点赶路吧。

脚仔王:YES SIR。


【还珠楼外】

(白狼来到)

白狼:南宫恨,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毁了还珠楼!喝——(凝招于掌)

百里潇湘:住手。(现身,白狼收掌)

白狼:叫黑龙出来!

黑龙:(化光出来)你是又怎么了?

白狼:跟我走!

黑龙:要去哪里?

白狼:灭西剑流!

黑龙:啊,我不要。

白狼:由不得你!(拉住黑龙,百里潇湘出手阻止)碍事!

百里潇湘:你的行为已经同等与还珠楼为敌了。

白狼:黑白郎君只有敌人没朋友!来吧!

百里潇湘:先前我将黑龙留下,你虽不满,但尚肯妥协。为何不到一日,态度却有了这样大的转变?

白狼:与你无关!

百里潇湘:你虽狂妄自负,但总有一定的限度,可观你今日之表现,只有蛮横无理,好似失了冷静。

白狼:(看黑龙)真正不走?

黑龙:我要等副楼主回来。

白狼:好!忆无心死了,你别后悔!(转身)

黑龙:啊!稍等咧,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狼:她被西剑流所擒。

黑龙:啊!怎会这样?

白狼:想救她,只有完全的黑白郎君南宫恨才做得到!南宫恨,你要继续痴呆吗!

黑龙:这这……一定有其他的方法能将石头仔救出来!

白狼:那忆无心就等死吧!(转身离开)

黑龙:石头仔……(取出身上信物)楼主,虽然我答应过你要亲自对副楼主说明,但是现在事态紧急,能否请楼主代为解释?

百里潇湘:这嘛……

酆都月:不用顾虑我。(与一剑随风回来)

黑龙:副楼主。

百里潇湘:终於回来了。

酆都月:所有的事情我都听到了。黑龙,救人要紧,快去吧!

黑龙:多谢副楼主!

酆都月:西剑流险恶之地,自己小心。

黑龙:嗯!(黑龙离开)

百里潇湘:这么简单就放他走吗?

酆都月:先做好人情,日后才好讨回。

百里潇湘:我的心机果然是比不上你啊。

酆都月:楼主你过奖了。

百里潇湘:哈哈哈……不愧是他的心腹,杀人不用刀,利啊。

酆都月:彼此彼此,请回楼吧。


【神蛊峰下】

(雨音霜昏迷躺在石上,银燕在一旁看顾,宫本总司回来)

雪山银燕:师父。

宫本总司:嗯?是霜,她怎会伤成这样?

雪山银燕:我发现她坠落山崖,身受重伤,我无法见死不救,这才将她带回。

宫本总司:哈!你我果然是师徒。

雪山银燕:师父何出此言?

(宫本总司转身,风间始昏迷躺在石上)

雪山银燕:是风间始!他怎会在此地?

宫本总司:你也认识他?

雪山银燕:是因为剑无极……(讲述第一次与剑无极遇到风间始的情形)西剑流屠杀百姓,我与剑无极赶去救援的时候,遇上了八门的鬼夜丸,交手之时,从风间一刀流的刀法,确定了他就是剑无极的小弟,风间始。但是剑无极所说,风间始已死了,为什么会死而复生,甚至是被西剑流操纵,这完全不能明白。而后来,连剑无极也被他控制了。

宫本总司:这点已经不用担心了。

雪山银燕:师父指的是剑无极吗?那风间始他呢?他来此地必是要暗算师父吧?

宫本总司:解开他的禁术,他就不会再助纣为虐。

雪山银燕:师父有法可破?

宫本总司:无。

雪山银燕:啊?

宫本总司:总会有人有办法。

雪山银燕:谁呢?

宫本总司:西剑流禁术虽强,但万法有解,中原必有奇人可破。

雪山银燕:术法,燕驼龙前辈。

宫本总司:可以一试。

雪山银燕:嗯。

宫本总司:有什么问题吗?

雪山银燕:我觉得不应该问,因为剑无极从来没说过。

宫本总司:银燕,其实你是一个很体贴的人,但不善言辞这点,十年如一日啊。

雪山银燕:师父教诲的是。

宫本总司:那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救他,甚至传授他无极剑法吗?

雪山银燕:嗯。

宫本总司:一份连我都受到影响的决心与毅力。


【西剑流】

(温皇进入大殿)

神蛊温皇:降士参见流主,军师大人。

炎魔幻十郎:事情办成了吗?

神蛊温皇:史艳文已经签名背书,请流主过目。

(赤羽结果协议卷轴交予炎魔,炎魔打开过目)

炎魔幻十郎:废物还是有用之处。

神蛊温皇:谢流主赞美。

赤羽信之介:温皇,本师看,你好像有那一分的不同。

神蛊温皇:怎么说?

赤羽信之介:你的膝盖更加的柔软了。

神蛊温皇:因为温皇是一名贪生怕死之徒啊。惰性坚强的人,遇上生命攸关,也只能勤於奔波了。

赤羽信之介:是吗?哼哼哼……那你应该没忘却另一个条件吧?

神蛊温皇:藏镜人已答应出现天允山,而史艳文也将会同独眼龙前往。

赤羽信之介:但你所说,开碑需要四名中原的天下第一,如今尚欠一人。我说,那个人,该不会是你吧?

神蛊温皇:承蒙军师大人的抬爱,我想这第四个人,自然会与史艳文同时出现,毕竟史艳文不是一个会屈身受制的人,必会找来高手应援。

赤羽信之介:喔?所以你是真心投效,要为西剑流立犬马功劳了?

神蛊温皇:若是有表现的机会者。

赤羽信之介:很好,那你加入西剑流后的第一件任务,就是随流主前往天允山,宣战天下!

神蛊温皇:温皇领命。

炎魔幻十郎:真是爽快,那怎样利用忆无心控制藏镜人的方法,也可以说了。

神蛊温皇:不过一日,流主便擒得忆无心,西剑流真是效率过人。

炎魔幻十郎:废话少说。

神蛊温皇:要让藏镜人屈膝投诚,只要这样做……(述说)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果真是无情无义。

神蛊温皇:欸,只是冷血心肠。

炎魔幻十郎:神蛊温皇,你是让我重用,或是让本流主亲手格杀,明日见真章。

神蛊温皇:万般皆是命啊。

炎魔幻十郎:哼!说得好。哈哈哈……


【路边茶摊】

(一桌客人正在讨论,雷狩坐在一桌喝茶)

客人一: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客人二:这当然是真的,这天下风云碑,听说明日就要提前开启了。

客人三:哇,这可是天下武林的大事件啊。

客人一:就是说啊,这甲子名人帖上的天下第一,才在十数年前好不容易订下来,现在竟然马上就要开启,看来这天允山一定会很热闹。

客人二:这还用说,这天下第一,平时想看到一个就难如登天了,更何况开碑之时,数位天下第一同时到场,这目的还是要对上西剑流,这场面一定是很盛大啊。

客人三:废话少说啦,我们现在就出发。

客人一:嗯,出发。

客人二:出发出发。(三人留下茶钱后离开)

雷狩:<看来天下风云碑将再开一事,已在武林中传开。不知中原是否能真如燕驼龙与史艳文所说的,将团结一致、共同奋战,而将西剑流赶出中原,还是会进入另一个更混乱的局面呢?唉,算了,尽人事,听天命吧!>嗯……老小仔自从当日一别,说是要去处理一事之后,便音讯全无,实是令老朽担忧。我看,不走这一遭,确定老小的安危,老朽是无法安心了。(留下茶钱离开)


【灵界】

(白狼与黑龙来到灵界外)

白狼:到了。

黑龙:啊?这里是灵界,我们要怎么进入啊?

白狼:啊——(释出气息,内中传来一声狼嚎,两人随即进入)

梁皇无忌:嗯?燕驼龙与忆无心呢?为什么他们没一同回来?

白狼:忆无心让西剑流的人抓走了!

梁皇无忌:能在你们三人的手下带走忆无心,除了他们的身手不凡以外,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亦是原因之一。

黑龙:请问,你知道为什么西剑流的人,要抓走石头仔吗?

梁皇无忌:也许,他们想从她的身上,调查灵界的事情。(看黑龙与白狼两人)

黑龙:我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梁皇无忌:相同却不协调的频率,就像被拆成两部的一首曲,失了原音,难以入耳。

白狼:你曾说,要助我们恢复成黑白郎君,要怎么做?

梁皇无忌:拆分的意识要重新整合,最重要的关键,便是两个意识要达到一致,信念相同,就不会产生排斥。

白狼:这么简单!

梁皇无忌:说是简单,要做到却非易事。你们虽是自同一个意识,分化出来的个体,却拥有独立的思想,本就难以同调。而且意识统合,不只是想法相同,就能合并。

白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皇无忌:除了信念一致以外,你们自身的频率,也要与原生意识的频率相同,才能成功合体。

黑龙:是什么频率?

梁皇无忌:世上万物,皆以一种巧妙的平衡在运作,而协调这种平衡的,就是频率。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专属於自己的频率,用以与世界相系。你们虽出於同一意识,各自承袭原生意识一半的频率,但,你们在自行发展之中,原始的频率亦产生变化,无法结合成原生频率,自然会有差异。

白狼:难道就没法强行统合吗?

梁皇无忌:我能利用术法,将你们两人的频率,调合至原生意识相同。但,这只是辅助,要成功合体还是要看你们两人。

白狼:既然有方法,那我们还等什么,(坐下)快点动手!

黑龙:只要能救出石头仔,我愿意试试看。(坐下)

梁皇无忌:八方清灵动。(运功)

[梁皇无忌运起灵界妙术,将白狼与黑龙的意识合统为一。]

梁皇无忌:喝——


【泣血邪魔洞】

(脚仔王与燕驼龙来到洞外)

脚仔王:唔唔啊啊,大大大……大仔啊,我们到了,就是这里。(浑身颤抖)

燕驼龙:嗯,这洞果然有怪异。(看洞内走去,脚仔王上前拦住)

脚仔王:大大大仔啊,你你想要做什么?

燕驼龙:当然也是进入看一看。

脚仔王:大仔啊,可以不要吗?

燕驼龙:呿,讲到你,没路用就是没路用啦,走啦,有你大仔在这,你是在怕什么!

脚仔王:喔。(战战兢兢跟着燕驼龙往洞内走)

[就在此时,泣血邪魔洞突然产生异变。]

脚仔王:哇哇哇……(吓得不敢动)

燕驼龙:嗯?

(洞内一光团飞出,传来可怕的笑声,神秘魔物现身)

魔物:哈哈哈哈……

燕驼龙:哇哇哇哇……这下踩到大尾的啊,拼你啊!(攻向魔物)


【天允山】

(众武林人士已站在天允山下)

[天允山上风云起,甲子盛会十年期,武林侠士闻讯前来,静谧山林满是喧嚣。]

(百里潇湘率领哑剑残声等还珠楼众杀手来到)

[时辰未至,天允山下已聚满人潮,议论之声四起。]

百里潇湘:嗯?天允山巅穿霄入云,功力低者难登绝峰,哑剑残声随本楼主登上,其他人在此待命。

众人:是是!

(百里潇湘与哑剑残声登上天允山巅,西剑流赤羽与温皇等人已在)

[睨眼天山巅,脚踏云雾台,东瀛魔神军临天允山。]

(炎魔来到)

百里潇湘:<嗯?炎魔幻十郎带西剑流人马来此,并不意外,但温皇,竟与之同行。>

神蛊温皇:还珠楼主也大驾莅临,我看这次天允山风云碑也要失色了。

百里潇湘:如此盛会,还珠楼岂能缺席?而我也相信,天允山云雾散尽之时,我所等待的人将会出现。

神蛊温皇:我也万分得期待啊!你说是吗,军师大人?

赤羽信之介:哼,本师始终感觉没那么简单,所以我更期待这场武斗的最高潮。你,还有多少的能耐?

神蛊温皇:拭目以待。

[风起云涌,时辰将至,远处,两道人影飞纵而至。]

藏镜人:顺我者生,逆我者亡,哈哈哈!

史艳文: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

独眼龙:人称一流刀一流,刀称一流人一流。

炎魔幻十郎:史艳文、藏镜人、独眼龙,一对三太轻易了。第四个人呢?

神蛊温皇:今朝一会,天下风云,将再掀高潮。


[风云碑未满甲子而开启,中原武林将掀起何种动荡?

这场以中原为赌的战约,又会有什么种的发展?

面对强势的炎魔,史艳文真能让藏镜人放下仇恨而合作吗?

百里潇湘欲除温皇,炎魔幻十郎威胁在前,双层危机,三方周旋,神蛊温皇如何布计?

西剑流又要如何利用忆无心,来操控藏镜人呢?

史艳文史艳文,不动如山的史艳文,内心又是什么算计?燕

驼龙一探泣血邪魔洞,洞中恐怖的人影究竟是何来历?

梁皇无忌施动灵术,黑白郎君真能恢复吗?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十集——风云辟易。]

avatar